当前在线人数9978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胡星斗:中国经济实力比美国仍然差太远了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9-09-12
更新时间:2009-09-12
浏览:526次
评论:3篇
地址:14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胡星斗文章:中国经济实力比美国仍然差太远了

送交者: 李东 2009年09月12日08:14:33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胡星斗,1962年生,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
  全球金融危机提升了中国经济的全球地位,国内外学者一片欢呼与称赞,什么中国GDP今年或明年超过日本,很快赶上美国;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进出口世界第二,即将成为世界第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而中国企业500强的利润超过美国500强和世界500强……给人的感觉: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了,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了,很快超越美国了。

  但是,我认为一方面我们应当肯定中国经济建设的巨大成就,另一方面还应当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表面的数据所迷惑,应当看到:中国比美国甚至比日本仍然差太远了。

  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的确可能很快超过日本,但是中国的GNP(国民生产总值)却与日本相差甚远。中国的GDP远远超过GNP,因为大量的外资企业、跨国公司的产值算进了中国的GDP,如果只算中国国民创造的GNP无疑将减少一大块。2008年,中国GDP为33700亿美元,GNP只有17000亿美元。而日本正好相反,由于日本人在全球生产与销售,其GNP远远大于GDP。比较两国的经济规模应当比较国民创造的GNP,否则给国人以中国超越了日本的错觉。

  所谓“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也有问题,只能说中国官方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但民间几乎没有外汇,而日本官方的外汇储备虽然只有一万多亿,但其民间还有两三万亿美元,日本才是真正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

  所谓中国的进出口世界第二,已经超过美国日本,即将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一,那是因为美、日在世界各地大规模地生产,在当地销售或向第三国销售;他们为了保护本国资源,减少了从本土的出口。而中国在海外生产很少,只能廉价出卖本国资源。如果美日将从国内海关的进出口与海外购买及销售加总,那么他们的广义进出口总量仍然远远超过中国。

  至于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我们必须看看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企业,都是垄断国有企业!这决非中国人民之福,而是中国人民之祸。这些垄断巨头对于民营企业产生了巨大的挤出效应,导致民营企业哀鸿遍野。而垄断的国有企业低效率、高浪费甚至高腐败难以避免,譬如中石油、中石化的效率只有世界同类同规模企业的 1/23,中石油团购住房,中石化一盏灯156万,中石化原老总陈同海平均每天消费4万多元,挥金如土,腐败不堪,等等。所以,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依靠国有垄断实现了现代化的,相反,斯大林和希特勒虽然通过国有垄断实现了暂时的经济超高速增长,但是他们最终不但与现代化无缘,而且给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祸害。要知道,现代化国家无一不是具有强大的竞争性的私人企业,中国也不可能违背经济学规律如科斯定律而创造另类的奇迹。目前我们只是在经济发展水平非常低而且由于人口众多、经济规模非常大的情况下,依靠国有垄断实现了暂时的GDP增长而已,而经济结构的低级化、产品低端化、国有企业没动力创新、民营企业被挤压没资金没能力创新、特权垄断造成腐败与两极分化、没有核心技术、缺乏品牌等问题将永远困扰中国。

  且不说美国垄断了世界最好的大学、研究所,美国的制度和文化具有自我调适、自我纠错、不断创新、不断改善的能力,单从经济维度来看,中国离美国也还相差十万八千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9-10-30 13:18:35 提到] [FROM: 140.]
“蚁族”生存现状透析,中国第四大弱势群体



                       商报记者:吴静 张高峰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最近很多人都在谈论“蚁族”。

  “蚁族”,是指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他们和蚂蚁有类似特点:高智、弱小、群居。

  一个北大博士后经过两年调查后提出,“蚁族”已成为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

  在郑州,也存在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聚居在城中村,受过高等教育,处于“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状态,但却始终坚守着梦想,一边憧憬一边奋斗,努力为自己的青春寻找一处安放之地。

  近日,商报记者走进城中村,对郑州“蚁族”的住宿、工作、感情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探访,并针对“蚁族”群体的现状及出路等问题与《蚁族》的主编廉思进行了对话。

  深秋的郑州,天黑得越来越早。

  傍晚6点多,街上霓虹灯亮了,到处都是蠕动的车辆,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像急着回巢的鸟儿,拥挤着往前冲。

  北环沿线的城中村也变得热闹起来。花园路上临近城中村的站牌,公交车一辆接一辆,一群群年轻的面孔从车上挤出来,融进附近的村庄里。

  高程每天就在这庞大的人流中来回穿梭,在这个容纳700多万人的都市里,他渺小而又忙碌,就像一只蚂蚁。

  居住: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都习惯了,同学也都这样……”

  马李庄,是北环汽配城附近的一个城中村。

  傍晚是城中村最繁华的时候,卖麻辣烫、炒面、烤鱿鱼的小摊点随处都是,昏黄的灯光下,老板热情地招呼着刚从外面回来的人们。

  这儿路很窄,楼挨楼,头顶上除了各色招牌,还有纵横交错的电线。

  尽管村落拥挤、零乱,但“配套”还算齐全,超市、饭店、理发店、诊所、网吧、澡堂一应俱全。

  楼道里,送煤气、修电脑的小广告随处可见。毕业两年多了,高程一直住在这里。

  2007年的6月,他从学校扛来了被褥和电脑,同学俩人在这儿落脚。

  这是一间7楼的一室一厅,房间三四十平方米。两张床并起来的“通铺”,一张桌子,一个折叠饭桌,一台会自动调台的电视,一个落满了灰尘的折叠储衣柜,凌乱而拥挤。

  饭桌上放着没来得及扔的一次性餐盒。高程说,他常在楼下买饭,晚饭3块钱就能解决。

  屋里没天然气没热水,卫生间狭小而阴暗,冬天洗脸洗头多用凉水。

  “都习惯了,同学也都这样,有的会买个‘热得快’烧水。”高程说,夏天在卫生间冲凉,地面潮湿会生虫子,冬天就去外面的澡堂洗,一次五块钱。这样的房子每月210元,水电费和房租俩人均摊。

  创业:为了生存,每天逼着自己拉业务

  ——“不想用人生最好的时间给别人打工”

  高程大学是学设计的,他卖过空调,推销过牛奶,也在广告公司做过设计。

  刚毕业时,他每月工资只有四五百元,勉强能生存。

  高程说,不想用人生最好的时间给别人打工,2008年他决定单干,在21世纪社区租了个标间做办公室,搬了自己的电脑,从旧货市场挑了桌椅,公司就开张了。

  公司只有他和同学俩人,他不仅要做设计,还要拉客户,管好钱。

  为争取到更多业务,高程对目标群体采取地毯式轰炸,从北环附近的汽配大世界,到南三环附近的汽配城,他几乎每家都拜访过。从北环到南三环,这样的路有时他一天要来回跑两趟。

  比起劳累,心理上的痛苦更折磨人。高程说,他是个内向的人,也没年龄优势,有老板根本不把他当回事,还有人为几块钱使劲压价。

  “怕遇上难缠的客户,但为了生存每天早上我逼着自己出去。”高程说,刚开始拉业务常常很恐惧。

  为保证公司运营,他要省吃俭用,要斤斤计较,“南三环汽配城从一端到另一端,坐摩的要6块钱,总舍不得”。

  “收入不稳定,有时只有几百块钱,好时会两千多。”高程说,尽管挣的不多,但他是在为自己奋斗。

  大学生创业听起来很美,但据省人保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国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仅2%,河南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仅1.5%,打工仍是绝大多数刚毕业大学生的第一选择。

  打工:“我不干,其他人也会争着干”

  ——“加班从没发过加班费,更不用提三金和保险”

  毕业一年多,晶晶换了三份工作。现在,她在一家装修公司做设计。

  “小公司没专门做设计的。”晶晶说,前几天有个小区交房,老板给了她一份单子,1300户业主的电话要挨个打一遍。

  一天她打了几百个电话,同样的内容重复了几百遍,语速越来越快。

  “你不能说慢点,像念经一样,哪个客户愿意理你。”老板训斥她。

  “客户烦,老板骂,我当时想撞墙,恨不得这辈子不再打电话……”晶晶说,1300户她打了不止一遍,就这样的工作每月还拿不到800块钱。

  “你喜欢这个工作吗?”记者问。

  “迟到要扣钱,生病请假要扣钱,三天两头加班却从没发过一分钱的加班费,更不用提三金和保险,这样的工作你会喜欢吗?”小姑娘伶牙俐齿,显得这个问题有些多余。

  当记者问她为什么不换工作时,她长出了一口气:“想听真话假话?”

  “你去人才市场看看,有多少人在找工作。”她说,她现在的工作当时就有几十个人应聘,学电子商务、酒店管理等不搭边专业的学生也都来了,“面试时老板问为什么来应聘,几乎所有人都说‘我喜欢这份工作’,其实去哪儿应聘都会这样说,只是生存需要而已。即使我不干了,肯定还有其他人争着干。”

  怀揣梦想 天天向上

  过来人鼓励“蚁族”:什么都可以放下,唯独不能丢弃希望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虽然生活现实得有些残酷,但还好有梦想支持着蚁族在城市里坚守。

  实际上,很多人都曾有着与“蚁族”相似的经历,一位过来人鼓励“蚁族”:暂时的困难并不可怕,人什么都可以放下,唯独不能丢弃的就是希望。

  娱乐:上网聊天打游戏是主要娱乐项目

  ——“生活很单调,没啥娱乐项目”

  周末没事时,晶晶常待在住处睡懒觉。

  “生活很单调,没啥娱乐项目。”晶晶说,在郑州的同学有十来个,平时大家各忙各的,偶尔打电话联系下,或者上网聊聊天,同学间偶尔会有小规模的聚会,几个同学一起说说工作,聊聊感情,但多选择在城中村。

  城中村吃饭,有很多选择,且价格便宜,找个小店或露天摊点,吃点麻辣串、烤鱿鱼,或要点小菜吃个烩面,三四个同学一顿饭二三十元,有男生时会要一两瓶啤酒。

  朋友聚会,吃完饭,去唱歌或看电影是常有的事儿,但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有些奢侈,他们的娱乐项目多是上网聊天、打游戏。

  “一张电影票最便宜也要20多块钱,俩人就得50块钱,够吃一星期的饭。”晶晶说,她没去过电影院,但是有同学请过她去城中村的KTV唱过歌。

  “同学也都这水平,基本上都是月光族。”晶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房租加水电每月150元,电话费和上网费一般七八十元,公交卡40元钱,吃饭每月240元,生活用品护肤品60元,偶尔请朋友吃个饭三五十元,如果再添件衣服几乎不剩钱。

  感情:寻找着面包憧憬着爱情——“生存都无法保障,

  根本没能力去谈爱情”

  艰苦奋斗的日子里,有人陪伴是件幸福的事儿。

  但对于高程来说,爱情是个奢侈品,渴望却不敢碰触。

  25岁的年龄并不大,但他父母似乎有些着急了。“每次打电话,爸妈都说谁谁结婚了,谁家的孩儿几岁了之类的话。”

  高程说,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没机会找女朋友,更重要的是他担心自己的经济能力。

  同学李杰就是个例子,经别人介绍认识个女孩,女孩儿这周看上件衣服,下周要买化妆品,情人节要送礼物,过生日也要有所表示,本来紧巴巴的日子更变得异常窘迫,有时李杰还要找同学借钱。后来,那女孩和他分手了。

  “就算不买东西,平时两人吃个饭,看场电影,少说也要百十块钱吧。”高程说,生存都无法保障时,根本没能力去谈爱情。

  高程的同学中也多数是单身,在这个城市里,他们寻找着面包憧憬着爱情。

  梦想:搬出城中村是“蚁族”共同的梦想

  ——“一想起即将搬离城中村的师兄,我就变得精神起来”

  城中村,像个大营盘,不断有人搬进来,也不断有人搬离。

  每个在这儿起步的年轻人,都怀揣一个梦想。

  这个梦想,让他们在生活中保持着乐观与积极,在艰苦的状态下更坚毅。

  小鹏正在一家公司做策划,他的梦想是能拿到三四千的月薪,然后在郑州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在这个他艰苦奋斗的地方安个家。

  “我的理想有点俗,就是希望业务能多起来,多挣些钱,做自己想做的事儿。”高程有些腼腆,他说其实自己很不喜欢现在的状态,被生活牵制无法掌控自己。

  小鹏和高程都相信有那么一天,他们能够结束漂泊,过上稳定的生活。

  “我们师兄师姐,一开始也都在城中村住,拿五六百块钱的工资,现在也都逐渐好起来了,有人不仅买了房,还开上了车。”小鹏说,和他同在柳林居住的师兄毕业4年了,现在他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钱,今年初他和女朋友凑钱付了首付,明年3月就能住进自己的房子了。

  “一想起即将搬离城中村的师兄,我就变得精神起来。”小鹏说,师兄是榜样,是生活的动力。

  成功:一个“蚁族”奋斗的成功样本

  ——“正因为有过那段经历,才让自己知道什么是坚强”

  偶然在网上看到关于“蚁族”的讨论,曾经的“蚁族”老徐一下就想起7年前那碗热腾腾的面条。

  天色暗下来了,7年前的老徐徒劳奔波了一天后,买回1.5元钱的挂面,五毛钱的青菜,在租住的小屋里下面条吃。端起碗,老徐眼圈就有些热了:这样的日子持续4个多月了,啥时是个头?

  那时的老徐,大学毕业后就留在郑州,租住在东风路上的白庙。

  每月200元的生活费,是问家里要的,光房租水电就花去一半。除了求职应聘,老徐每天考虑最多的,就是这100元的伙食费该咋花才合理。

  当时,老徐工作没着落,只能打打短工,但屡屡被骗,逢月底老板就挑刺儿。老徐毕业后的5个多月,就是这么熬过来的。直到有同学搬来,两人分担100元的月租,老徐顿觉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后来,老徐在打工之余,开始沉下心来学电脑。虽然两人住,多了些乐趣,但日子并不好过,晚饭吃得最多的还是面条。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年,老徐的踏实肯干赢得一家公司老板的信赖。如今,6年时间过去了,虽然不到30岁,但作为这家公司的创业元老,他已被公司上下尊称为老徐。

  老徐前年买了房子,不久后私家车也有了。去年,老徐还结了婚,真正在这座城市营造起一个家。

  如今,老徐时常开车沿着东风路走上一遭,但那个曾经住满“蚁族”的白庙已不复存在,那儿成了中原地区最大的电子科技市场,周边数十栋三十多层的高楼正拔地而起。

  老徐说,“蚁族”的日子很辛苦,但也正是因为有过那段经历,才让自己知道什么是坚强,现在想来仍弥足珍贵,“一时的困难并不可怕,什么都可以放下,但唯独不能丢弃的,就是希望。”

  见证:一个房东眼里的“蚁族”

  ——“他们爱干净,有礼貌,

  见人就打招呼,从不拖欠房租”

  不出所料,听到“蚁族”这个词,房东张贵发和大多数人一样,滴溜溜转着眼珠反问记者:“啥叫‘蚁族’?”

  在他眼中,“蚁族”和其他租房户并没太大区别。不过见的租户多了,张贵发还是能琢磨出其中的不同。“他们爱干净,有礼貌,见人就打招呼,从不拖欠房租。”详细了解了这一群体的概念后,小学退休教师张贵发给“蚁族”加上这样的注脚。

  张贵发家的6层楼房建于2005年,在郑州市文化路北段的城乡接合部。10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如今,宽阔的马路从村子东头横亘而过,马路对面已高楼林立。

  张贵发印象最深刻的“蚁族”,是一对年轻恋人。两人3年前住进他家5楼的一个标间,这个面积不足20平方米、月租从刚开始的110元涨到目前160元的小房间,曾是这对“蚁族”恋人的婚房。

  “他俩老家都不在郑州,又没啥亲戚,有老乡过来,我这儿就是他们亲戚的落脚地儿。”张贵发介绍,这对恋人很爱干净,还很有礼貌,见人就笑,有时遇到干活男的会主动搭把手。

  “蚁族”恋人一直住了两年多,去年回老家办了婚事,回来继续住在这儿,还给邻居发了喜糖。“今年夏天才搬走,据说是一起换了工作。”张贵发说。

  除了这对恋人,其他“蚁族”住的时间都不算太长,印象不深。

  张贵发回忆,去年有个刚毕业的男孩子,早出晚归,不知忙什么,就连周末都很少在屋里,“对于他来说,租的房就只是个睡觉的地儿。”

  经过攀谈,张贵发对“蚁族”这个群体表现出很大的热情。他们确实很不容易,过得不好,但似乎也不打算让家人知道。

  张贵发认为,这两年这一群体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有打扮入流的年轻人来问租房的事儿。”

  村里的房子越盖越高,也和每天来租房的“蚁族”不断增多有关。这时,张贵发浑身一激灵:我们不就是在靠“蚁族”过日子吗?希望这群年轻人活得越来越好!

  现状:郑州“蚁族”分布图

  郑州的“蚁族”群体有多大的规模?

  以“蚁族”较为聚居的郑州北环陈寨村为例,只有0.65平方公里的陈寨村,流动人口达到了9万人。

  记者通过查阅当地暂住人口登记数据发现,在这个河南省最大的城中村中,有超过1/3的流动人口均可列入“蚁族”群体,这部分人大多毕业于本省高校。从这一统计数据来看,遍布郑州城中村的“蚁族”,或有近十万之众。

  郑州“蚁族”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城北,庙李、陈寨、柳林、刘庄、杨君刘、马李庄等城乡接合部或城中村,是“蚁族”聚居的集中区域。城南的孙八寨、代庄、五里堡,城西的洛达庙、冉屯,以及典型城中村大小铺、关虎屯、枣庄、徐寨、韩寨等,也多有“蚁族”聚居,其中关虎屯一带近年逐渐演变为都市繁华圈,“蚁族”群体正呈现纷纷外迁趋势。

  2009年,全省有36.5万名高校毕业生,较上年增加4万多人。截至8月1日,全省高校毕业生签约率为76.8%。

  目前,2010年应届毕业生就业热潮已掀起,省政府表示,将全面落实大学生就业政策,确保年底前2009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率达到80%以上。

□ 河南商报

 
2   [dokknife 于 2009-09-29 12:42:18 提到] [FROM: 140.]
胡平:破除“中国幻想”——也谈“为什么资本主义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胡平

近些年来,中国问题越来越引起西方的重视,有关中国问题的专著也出了很多部。这里,我向大家介绍一本美国人写的关于中国的书。作者名叫詹姆斯·曼 (James Mann),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担任洛杉矶时报驻北京首席记者,现在是约翰.霍布金斯大学驻校作家。这本书的名字是《中国幻想》(The China Fantasy),副标题是“为什么资本主义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Why Capitalism Will Not Bring Democracy to China),由企鹅出版社(Penguin Books)于2007年出版。这本书篇幅很小,正文只有112页,但影响很大,值得推荐。

在导论里,作者说明,这本书不是讲中国,而是讲美国对中国的想法和看法,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对中国的想法和看法。长期以来,美国的政界、学界、新闻界对中国的看法大致可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由于中国的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将带动政治的改革,促进司法独立、人权改善和自由选举。这派观点强调中产阶级的成长以及他们对政治民主的要求,并举出亚洲四小龙的例子,预言中国也将走上民主之路。另一派观点是所谓中国崩溃论。按照这第二种观点,中国社会的矛盾正在激化,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群体事件层出不穷,民众的不满迟早要爆发,中共的专制制度即将垮台。按照这派人的观点,由于中国的银行坏帐如山,金融危机一触即发,很可能成为全面危机的引爆点。

詹姆斯.曼对这两种观点都不赞同。作者提出第三种可能的前景。他认为,在中国,经济改革并不会导致政治改革,资本主义并不会把中国带向民主。中国的中产阶级不但人数少,而且他们是依靠现行制度发展起来的,所以他们不会反对现行制度,甚至还有可能去阻碍现行制度的改革。中国的银行制度确实有问题,但是没有严重到把中国经济拖垮的程度。另外,中国和亚洲四小龙不一样,因为中国幅员辽阔,不容易受外界的影响,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能够对中国施加的压力和影响是有限的,所以中国不会重复亚洲四小龙的故事。与此同时,作者又指出,中国也不会崩溃,中国的经济仍有可能继续发展。基于这种判断,作者认为美国政府需要调整对中国的政策,不要对中国抱幻想。

《中国幻想》这本书的重点,是反驳资本主义必将给中国带来民主这种观点。对此我深表赞同。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在中国,之所以经济改革不会导致政治改革,那是和六四密切相关的。在六四前,经济改革一度起到了促进政治改革的作用。因为经济改革就是改掉社会主义重建资本主义,这就在意识形态上颠覆了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所以它顺理成章地强化了政治改革的正当性,强化了人们对政治改革的要求。然而在六四和“苏东波”之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共产党的统治沦为赤裸裸的暴力统治,它只有凭着经济发展的成就即所谓政绩为自己的存在辩护。所以在六四之后,经济增长反而成了中共当局抵制民主改革的藉口。另外,由於缺少公众监督和民主参与,六四后的经济改革必然沦为权势者对普通民众的公开掠夺。这样的改革越深入,权势者们越不愿、也越不敢再进行政治改革。在这种畸形改革下成长起来的许多中产阶级成员,即便他们不属於分赃集团,即便他们也有政治改革的要求或愿望,但是由於他们清楚地意识到目前整个经济秩序是建立在极大的不公正之上,而自己的经济利益又和这种不公正的经济秩序有着难以分割的关系,他们担心政治的变革会引发经济清算,从而导致现有经济秩序的混乱乃至瓦解,从而也危及到自己的经济利益,所以他们对政治改革的态度常常是十分矛盾的,不积极的。

按照詹姆斯.曼的观点,中国的一党专制仍然有可能继续存在,而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仍然有可能继续发展。这就向我们提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个大国,中国不是古巴,不是北朝鲜。如果中共专制政权一旦拥有了超级大国的实力,那必将对整个世界和平与民主造成极其重大的影响。中国崩溃论把大变革的机会寄托在经济危机、尤其是金融危机的爆发。然而去冬今春开始的金融危机却是全球性的,非独中国为然。相比之下,中国的情况还不是最严重的。再说,金融危机、经济危机未必会自动地引发政治危机。所以,要推动中国的政治变革,重要的是坚持自觉的抗争。这不仅仅是中国人的事情,也是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与民主的人们的共同的事情。

□ 自由亚洲电台

 
3   [dokknife 于 2009-09-29 08:47:36 提到] [FROM: 140.]
美中学者:中国中产阶级崛起将左右国家未来(两篇报道)


                           记者:杜林

美中两国学者指出,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快速崛起让中国社会发生巨变,他们不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推动力,还必将在政治上发挥重要影响力。这个特定群体的作用能够左右中国的未来。

中国是否存在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在政治上有什么诉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演变,这个议题愈发引人关注。美中两国学者近期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个特定群体不但存在,而且正在推动中国发生巨大的社会变革。

**新兴中产阶级促巨变 必将发挥政治影响力**

美国国务院前近东事务助卿、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主任马丁·英蒂克(Martin Indyk)指出,历史证明,中产阶级在促进社会变革中都发挥过重要作用,中国也不例外。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中产阶级肯定会在政治层面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在气候变化和治理金融危机等国际领域正在发挥越来越积极的作用,中产阶级的影响力不可低估。

英蒂克说:“中国中产阶级的快速兴起,不仅直接影响这些议题,而且中国正在演变的国内情况从广意上来说是所有人都关心的,这些国内情况必将决定中国未来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作用的特性。”

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太事务资深主任、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说,弄清中国中产阶级的规模和组成,将有助于研究中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因为中产阶级本身就是中国发生的巨变。

李侃如说:“当今世界上没有什么要比中国的国内变化更重要的事情了,这些变化将决定中国的未来,这些变化之一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发展。”

**中产阶级趋向年轻、有房有车、教育上尤其舍得花钱**

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哈佛中国基金会主席、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柯伟林(William Kirby)教授用“复兴”一词形容中国的中产阶级,因为他认为1949年前中国上海就存在过中产阶级,只是这个群体现在规模更庞大。他说,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很难确定,有人估计在2600万左右。现在的中产阶级的特点是都很年轻,30-40之间的财富超过60以上的年长者;60%左右拥有房产,其中四分之三实际拥有,即没有房贷;三分之一家庭有一辆汽车,其余也想买车;他们喜欢旅行,国内、港澳台和海外都去;一半人购买股票,但股票和债券只占个人财富的10%,个人财富有一半投在房地产上,储蓄大约占20%。令李侃如吃惊的,是这个群体舍得在教育上投资、花钱,这在去年金融危机以后似乎没有减少。

柯伟林说:“他们的财富实际在中国社会中扎根,在当地扎根。在经济不景气时,比如去年,他们可以减少任何开销,就是教育开销不愿减。”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李成也认为,中国中产阶级的数字很难确定。他引用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1983年的明言解释说,“中国是新闻记者的梦想,却是统计学家的噩梦”。他说,中国出现中产阶级不等于出现中产阶级社会,但中产阶级意识近年来在中国确有增加,这是个新的现象,值得研究。

李成说,中产阶级可以帮助降低贫富差距,缓和社会矛盾,包括民族矛盾,成为一支社会的稳定力量。这对中国当今社会尤其重要。中产阶级虽然可以成为社会的稳定力量,但并不等于赞同政府的政策,因为中国社会学家多年的调查发现,中国城镇居民对中央政府政策的不满程度实际超过农村地区。

                    ※   ※   ※   ※   ※

                    中国中产阶级能否推动政治改革?

                          记者:杜林

中国经济强劲发展催生了一个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这支新兴的中产阶级队伍如何把他们的影响力从经济范畴扩大到政治范畴已经成为海内外专家学者关注的焦点。有些学者认为,中国中产阶级参政时机日益成熟,热情开始升高,可望成为政治改革的主要动力。但他们的参政热情能否转化为对民主的支持,还存在变数,需要继续观察。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李成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中产阶级参与政治活动逐渐增多,手段开始成熟,比如上海地铁、厦门化工厂等项目,就是由于中产阶级直接参与抗议,才阻止了这些工程。他认为,不久的将来,中国中产阶级参政会更加积极。

李成说:“以后我们会更多地看到,中产阶级在地区、地方选举当中也会逐步起作用。当然,并不是说中产阶级想要改变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逐渐参与政治上面,显得越来越明显。”

**律师对现状不满 支持政治自由**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助教刘思达指出,中产阶级参政最积极的是律师。他认为,中国律师总体对政治权利的重视要大于经济权利,对政治现状非常不满,强烈倾向于支持政治改革,是中产阶级政治改革要求的主要源泉。主要原因,是政府干预司法、插手律师办案的事例过于频繁,律师权益得不到基本保障,受到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双重夹击,迫使律师们的自由倾向超过中产阶级的平均水平。

刘思达说:“这些自由价值观念实际来自工作场所、来自律师在司法和政治体制中所处的边缘地位、以及律师楼、律师协会和司法局对律师提供的脆弱保护。其实是这些困难和脆弱层面致使律师支持政治自由、支持自由主义。”

**痛恨腐败不等于要求民主**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狄忠蒲(Bruce Dickson)近年来从私营企业家角度对中产阶级的参政进行了研究,结论似乎不同。他说,私营企业家参政程度确实增加,但不是这些人要求增加政治代表权,而是中共的同化战略。私人企业家大约40%是中共党员、大型私人企业由红色资本家控制,就是这种战略的体现。

他认为,很多人痛恨中共官员腐败,并不等于要求民主,而且他们对政权的支持,还取决于政府能否有效治理通胀与交通,能否支持企业发展。这说明政府可以通过改善统治,维持对企业界和中产阶级的控制,中共近年来许多政策,就明显瞄准这个目标。

狄忠蒲说:“共产党正在打赌,可以通过改善民生和生活质量,就可以获得继续执政所需要的公共支持,提前消除对政治改革的要求。当前政府致力于经济快速发展,促进和谐社会,至少迄今为止取得了成效,但是这些趋势是否继续,将取决于执政党目前的政策表现,包括未来打击腐败的效果。”

美国奥多明尼昂大学(Old Dominion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陈杰(Jie Chen)的研究发现,中产阶层对个人权益和公民社会意识强烈,需求也相对强烈,但大多数中产阶级成员对民主的热情似乎受制于社会经济利益是否得到充分满足。

陈杰说:“中产阶层大多数成员都赞同个人权利,但是他们回避政治权利,对民主体制并不感兴趣,对参与政府事务和参与政治也不热心。因此,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太可能支持潜在的民主化。”

□ 美国之音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