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854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BBC: 2009:中国群体事件高发年?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9-01-08
更新时间:2009-01-08
浏览:996次
评论:6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2009:中国群体事件高发年?



《瞭望》周刊认为,最近中国相继发生的出租车司机非暴力“罢运”显示抗议方式的进步。

中国官方新华社主办的《瞭望》新闻周刊在最新一期发表记者分析,指出2009年有可能成为群体性事件高发年,呼吁各地政府提高敏感性、早做准备,保证中国社会和谐。

这篇包含了新华社驻重庆、江苏和广东分社主要负责人观点的分析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社会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党政领导带来严峻考验。

文章认为,目前最敏感的问题是防止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下滑演化为社会危机。

文章提到,沿海出口企业的纷纷倒闭致使民工就业形势恶化,加上大学毕业生和下岗职工人数增多,中国2009年的就业形势尤为严峻。

文章特别指出,2009年的敏感时期一是春节后,看多少民工还能返城就业;另一个就是七月大学生毕业前后。

失业:一个定时炸弹?

由于中国至今没有放松农村土地所有权的集体所有,农民工在家乡都还保留着承包地,尽管经营可能已经全让给他人进行。因此,一般的分析认为,农民工失业后还可以退守家乡,不至对中国社会,特别是城市的稳定构成影响。

同时,中国高校产业化和盲目扩大招生造成的毕业生过剩问题也由来已久,是否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直接的爆炸性威胁也值得怀疑。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者丁学良教授接受"中国丛谈"采访时指出,民工大量失业和大学生毕业生找工作难确实使2009年中国的就业形势雪上加霜。

但能否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还取决于其他因素,比如中央政府今后在多大程度上还将继续容忍各地因经济和社会(不可能是政治)问题而进行抗议示威,以及对包括警察、武警、城管等力量的调动能力,而这方面中国政府无论在实力和技术上都是"世界领先"的。

不过,《瞭望》周刊的文章也指出,如果把群体性事件当成反政府行为去强力弹压,反而会加剧官民对立。

丁学良教授也表示,在中央政府指示地方"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控制"不安定因素"的过程中如果没有更好的法治和程序观念的话,悲剧性的流血事件可能会越来越多。

花钱买稳定的两难

《瞭望》文章谈到,地方政府处理群体性事件的一个突出教训是把自己和利益集团捆绑在一起,"为老板服务"、"为资本服务",动辄对老百姓使用高压手段。

可以观察到,在群体性事件这个问题上,中央政府在乎的是稳定,地方政府计算的是利益。而即便地方政府有意愿花钱免灾,用经济赔偿等办法买稳定,也经常没有这个力量。

丁学良教授说,税制改革以来,不少税收中的"肥肉"都被中央政府拿走,地方只剩下一些不太有利可图的税种。地方上一方面不得不直接面对民众的不满和诉求,另一方面能够用来"花钱买安"的资源又越来越有限。

不过,2009年即使群体性事件呈上升之势,丁学良教授指出,判断这些事件能否演化为全局动荡时,仍不能低估中国政府的控制能力和强硬态度。

□ BBC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4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9-01-14 08:28:55 提到] [FROM: 10.]
2008年,中国告别“类人孩”状态了吗?

                              寒山

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很多人在此之前就兴奋地说这次国际盛会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人礼。从物质层面来看,这个说法是非常谦虚的,因为就中国政府为这次盛会所耗费的人力和财力来看,中国的能力远远超过了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但在精神、心理甚至语言上中国人是否达到了"成人礼"的标准,还是非常有问题的。

北京作家余世存发明了"类人孩"这个词汇,形容那些在身体发育上达到了成人标准但心智和精神仍然处于幼稚状态的群体。用他的话说: "大致来说,类人孩跟民主国家的成年公民是不太一样的。在心智结构方面,类人孩尚不具有健全的文明理性,或说他们跟文明理性即交往沟通理性有很大的距离,他们难以正当有效地沟通。在外在权利方面,类人孩没有说话权、交友权、走路权等生命权力。"

不难理解的是,这种在文明发展水平上的"类人孩"状态不是遗传和病理问题,而是社会问题。换句话说,是社会因素阻碍了这个群体的正常理性发育。

这种"类人孩"状态的事例可以说举不胜举,所谓"北航最牛女生"风波就是一例。12月20日,温家宝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参加完一个官方仪式后,来到了这个学校的图书馆和一些学生短暂交谈。有一个学生后来把一段用手机拍摄的视频放上网,其中显示有一个女生在温家宝和在场学生交谈时连头都没有回,而是背对着他,似乎还在专心学习。

这段视频一公布,这个女生就被称为"北航最牛女生",引起了媒体网站的热议,为此叫好的网友认为这显示了新一代大学生的独立性,但持批评意见的人说这种行为是不顾起码的礼貌,也有可能是做秀。还有人说可能这个女生学习太专心,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个大人物来到了身边。

有关"北航最牛女生"的讨论在网上沸沸扬扬了两天后,北航宣传部出来澄清事实,说这纯粹是子虚乌有,网上的视频是断章取义。对视频完整的分析显示,那个女生后来也"转身注视总理,总理随即开始了长时间的讲话。在总理讲话的全过程中,这名女生一直注意力集中,听得非常认真。"毫无疑问,这是要告诉大家:北航并没有这么一个如此之"牛"的学生,对总理都不屑回头一顾。

这样热烈的讨论和严肃的澄清在中国是司空见惯,但对于一个在民主社会下长大、习惯于个人自由和尊严的人来说可能完全莫明其妙。总理来到图书馆停了一下,有一个学生仍然埋头在书桌上,不就这么丁点大的事吗,有什么深文大意值得如此讨论和澄清呢? 为这么丁点大的事动口舌费猜测还要答记者问,不是类人孩又是什么?

另一个随手拈来的类人孩事例是这么一个问题:“上级领导来视察,老百姓能不能给领导说句心里话?”这个问题听上去怎么也不像是出自一个刚完成了"成年礼"的人之口,就像那场"北航最牛女生"的讨论一样。但这个问题的背后的那个令人辛酸的故事却能让人明白是什么力量阻碍了中国人心智和精神的发育,把他们变成了余世存所说的类人孩。

这是一个叫田茂林的西安市临潼区的农民躺在病床上一直在想却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十多天前,几位省、市某部门的领导来到他所在的村子视察一个地方超市,他告诉这些领导说这里卖的根本就不是农民自己生产的东西,而是由乡镇干部的关系安排进来的商品。就为这句"心里话",几位乡镇干部说他"影响领导的情绪",当场把他拉开并用肢体语言教训了他一顿。结果他住进了医院,诊断是脑震荡。

"北航最牛女生"的讨论和田茂林的问题表面上看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无疑都告诉人们一个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离中国还很远。2008年的中国还是一个类人孩。


 
2   [dokknife 于 2009-01-14 07:25:40 提到] [FROM: 10.]
我们就是要持续盯着灾区


                            梁文道

四年前,南亚大海啸震撼全球。一时间,各国纷纷伸出援手,加上民间自发的募捐救助行动,结果创下了人类史上最大笔的善款数字,情景相当感人。然而,有过分冷静甚至冷酷的评论家不合时宜地在大家热透的头上淋冷水。当时就有这么一位专栏作者把大伙捐钱的行为比作中世纪的“赎罪券”——花了钱,良心安稳了,于是天堂之阶的砖也就铺得更加踏实。这话听来可恨,但他却预示了一个刺眼的现实:许多国家允诺过的捐助在两年之后仍未兑现,一些捐了出去的物资款项则莫名其妙地不知所终;至于一般热情如火的媒体,终于也渐渐凉了下来。一般大众,要不是到了周年纪念日,更是不会想起四年前那幅巨浪滔天的可怖画面。因为那里不再出新闻。

大众媒体不只是我们认知社会的一面镜子,它还根据外在的条件限制与自身的逻辑决定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方法。比方说 “事件”,对大部分人来讲,所谓事件就是新闻报道过的事。新闻出来了,事件就开始;如果新闻在逐步渐少,就意味着事件快要结束了。问题在于新闻事件并不完全对应活人的命运,往往电视上它形迹渐远,事件的主角犹自苦苦挣扎,悄无声息。例如“黑砖窑”。2007年最惊人的事件之一,如今看似尘埃落定,因为报上再也没有后续的报道;但当时失踪了的奴工真的全找回来了吗?有关责任人全受到彻底的调查和惩处了吗?

汶川地震是2008年最重要的新闻事件,它触发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民间自助运动。想当时,其实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志愿者,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真真正正是同舟共济。后来,我们陆续见到很多感人肺腑的英雄事迹,听到不少温情脉脉的重建故事。于是我们很容易产生一种幻觉,以为这件事快要过去了,因为原来的悲剧逐渐转成喜剧,一切都朝着正面发展。

真相却是我们的“事件”结束了,灾民的日子才正要开始。春节将至,他们这年该怎么过呢?隆冬已至,大雪飘零,大家夏天送去的物资现在还够用吗?因为急切,有些断肢的灾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好完整的手术,每天拖着脚走路;因为一时间的冲动,有些孤儿曾经迅即被人认养,如今则带着残障的身躯,伤毁的脸孔,静悄悄地回到老家……预料中的心理阴影终于浮现,有人每晚恶梦,话说得越来越少。

还有人祸。根据国家审计署的数据,救灾工作里有十四亿人民币的缺漏。记得当时网民争议抗震物资和款项会不会被人挪用,有人认为:“这么大的事情,全国都盯着,谁敢乱动?”现在恐怕难免失望。

盯着,我们就是要持续盯着灾区。不仅仅是为了让重建的过程透明,不使任何人有可乘之机;更是为了守住半年前那股信念,不让它彻底燃尽。2008年,大家的情绪被点起来了;2009年,热血应该转换成冷静、绵密、细致的长期工程。爱心不是购买“赎罪券”,良心消费过后就万事大吉;它是种深沉的责任,承诺过的,终要实现;付出过的,要看着它开花结果。

电视新闻节目的主持人都有一句口头禅:“现在让我们来关心一下……”仿佛“关心”真的只有一下,一则新闻播完了,关心也就可以停止了。但是我们晓得,媒介的消费者和社会的公民是两回事,而汶川地震并不只是媒体产业制造出来的一种商品。

所以,当我们即将阖家团聚,欢度一年一度的春节时,不妨也把目光投向灾区同胞,为他们担忧,为他们祈福。或许我们的关切,能让他们的节日多几分温煦。


 
3   [dokknife 于 2009-01-13 15:33:52 提到] [FROM: 10.]
访民在河北保定驻京办黑监狱受虐



                           记者:亚微

几位上海访民12月底进京纪念毛泽东诞辰遭到当局非法关押和毒打。访民维权活动人士指出,把访民关入黑监狱,已经成为当局打压访民越来越常用的工具。

上海市民曹义宝12月26号和其他几位上海市民一起,准备到天安门广场纪念毛泽东诞辰,但是,还没有进入天安门广场就被警方带走。警方发现他们曾经作为访民被登记在案后,通知上海市驻京办把他们送往河北省保定市驻京办的“黑监狱”关押。

*访民:保定驻京办黑监狱最臭名昭著*

曹义宝告诉记者,虽然她曾经因为房屋搬迁的问题上访过,但此次进京完全是为了纪念毛泽东诞辰,因此连上访材料也没有携带,但还是遭到当局控制起来。她回忆了自己被关押毒打的经过。

她说:“那个地方前面是一片大楼,后面是一排平房,专门关人的地方。他们对我们进行检查和搜身。我说了一句话:我不会自己拿出来,要搜你们自己搜。因为我手有病,不好动。他们说:拉出去!把我拖出去后,拖到走廊后面,便衣警察就劈头盖脸地,他们打我耳光,揍我眼部,一次次把我推倒在地。我喊救命,他们说:你还喊救命,你这草民,还救什么命!他们打得我眼睛凸出来,都睁不开了,声音也发不出了,到现在还在吐血。”

*肆意殴打虐待访民*

另外一位上海市民孙建敏也是因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准备纪念毛泽东诞辰时,被警察带走并送往河北省保定市驻京办私设的黑监狱关押的。他谈了自己被关押时遭到警察殴打的情况。

他说:“ 还没有进入,他们驻京办的一个块头很大的便衣指着我说:找的就是你。然后给我后脑一巴掌,另外,外号叫‘小山东’的跟我说:你过来。我过去,他就打我嘴巴。他说:你是老上访的,不懂规矩啊!我没有吱声,他让我进去。进去后,3个便衣和他一起打我,打完之后就搜身,搜身的时候就把我们的内裤都扒下来。他们搜到我21块钱。‘小山东’不相信,继续搜身,把我缝在衣服领子上的4百块钱也搜出来。搜出来以后又打我,说我不老实。”

北京访民维权活动人士周莉介绍说,各省驻京办几乎都设立了黑监狱,其中保定驻京办的黑监狱最臭名昭著,很多外地访民都在这里被关押过。

周莉说:“里边有高墙、电网和防盗的铁门,听说相当黑暗。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地方,在北京还有很多这样的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像京石高速公路上也有,就是河南驻京办事处,都有所谓的黑监狱。在黑监狱中普遍存在对人身自由的限制,甚至可能有些侮辱以及生活上的不便。殴打方面,可能是因为中央要求控制上访率,对他们压力很大,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偶然的或者说单一件事了。”

*怎么出现文革才有的黑监狱?!*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指出,所谓黑监狱是指未经过监狱法登记,不受司法机关管理的监狱。他说:“所谓黑监狱是各个街道、各个居委会、各个办事处没有任何手续把把访民关押,还不如监狱呢,监狱还有警察,还有管理制度和作息制度。但是,黑监狱随时可以设立,关进去没有手续,关多少天也没有手续,给什么伙食也没有标准。所以,黑监狱完全是法律之外的监狱。这是很可怕的,中国怎么出现只有文化大革命才出现的监狱呢?”

上海市民曹义宝说,她被遣返回上海后,由于伤势很重,需要开刀手术,但她已经退休,按规定,如果被打,医保卡不能使用,因此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她说,她到当地信访部门反映情况,也始终得不到回复。上海市民孙建敏说,上海有关当局警告他们说,上访人员不得进入天安门广场。

孙建敏说:“我们是公民,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入,我们有合法证件。这个地方难道是以前的黄浦公园和法租界吗?华人与狗不能入内吗?但这次我们是悼念毛主席去的,即使我们上访,我们进入天安门官场地区,也是应该可以进入的。法律上又没有规定我们上访人员不得进入天安门地区。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剥夺我们公民的基本权利。”

*促当局彻查虐殴访民黑监狱真相*

曹义宝和孙建敏等遭到关押的上海访民强烈要求公安部彻查河北省保定市驻京办成为非法拘押、虐殴访民黑监狱的真相,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他们表示,胡锦涛总书记在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提出“不折腾”,但是,访民们带着对恶官罪孽体制的强烈愤慨跨入新年,这种愤慨正在深受侵害,在维权无望的民众中蔓延。

□ 美国之音

 
4   [dokknife 于 2009-01-08 16:52:27 提到] [FROM: 10.]
粤揭东警察强行抓捕殴打维权村民 记者: 张楠
北京
Jan 8, 2009



蔡坑村
中国广东省揭东县农民反映,星期四凌晨,几十名警察冲进该县登岗镇蔡坑村,强行抓走6名参与维权行动的村民,一人被打成重伤。这是由于征用土地引起的最新一起纠纷。

*破门而入且不出示法律文件*

维权人士和蔡坑村居民说,星期四凌晨2点钟,有关部门出动10多辆警车,数十名警察到蔡坑村,抓走了6名参与维权的农民代表。

知情者透露,整个过程,警方没有出示相关法律文件,均以破门而入的方式进行,并打伤了部分当事人及家属。

一位村民说:“他们直接踹门进去,有的爬墙进里面开门。有的现在给打得在住院,还昏迷不醒。有一个人,她那血迹,还在屋子里面,门外头整条路都是。”

被打伤的是目前人在东莞的王雪萍的母亲,她父亲也被警察抓走了。王雪萍说,“我妈妈打到头部流血,已经在揭东人民医院,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听家里人说都有生命危险了,催促我赶快去。”

*机场征地不对村民合理补偿*


揭阳潮汕机场施工现场
事情是由揭阳潮汕机场征地引起的。揭阳新闻网说,揭东县积极为征地群众谋划好发展出路,在安置、补偿上努力实现群众利益最大化,使各项工作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理解、支持和拥护。

可是,揭东县蔡坑村的村民说,他们根本没有得到合理补偿。一位村民说:“这个征地900多亩,钱应该是几千万嘛。到现在,直到开工了2、3个月,他才贴通告出来说,征地多少多少亩,现在钱的总数剩下2400多万。那为什么剩下2000多万?什么都没说。没有说我们人口多少、要分多少、什么时候到帐。什么都没有。老是说,钱不是我们的,我们拿不到钱。”

刚从蔡坑村考察回来的维权人士汪海洋说:“前不久,答应每个人发1000块钱。而且这个钱究竟是土地补偿款呢,还是什么款?没有说明白。听农民说是让先买米。你国家征收集体所有土地,应该置换,应该把土地买过来,然后再用作建设,给农民适当的安置。”

从去年12月起,当地农民开始采取行动维护自己的权利。汪海洋说:“方式非常原始,就是在田间小道上阻挡施工车辆不让施工。就那么简单,没别的动作。也没有聚众闹事,也没有冲击政府机关。”

一位王姓村民表示,抗议行动已经进行了20多天:“政府不给人家抗议。补偿款,它又不落实。动不动就抓人又打人。当地政府太黑暗了!”

*新圈地运动造成社会不稳定*

记者试图通过电话向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了解情况,但是对方均以“不清楚”、“正在开会”、“需要请示领导”等理由拒绝了采访要求。

征地引起的纠纷在中国屡见不鲜,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员为了从中渔利大肆掠夺土地,形成了一些学者所说的“新圈地运动”。

不久前的中共17届3中全会要求建立健全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但是反对在流转过程中侵犯农民利益。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