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8605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何清涟:“共同死亡原则”——一朵公权肆意扩张的恶之花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07-27
更新时间:2008-07-27
浏览:871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共同死亡原则”——一朵公权肆意扩张的恶之花

                ·何清涟·

杨佳事件发生之后,一篇题为“共同死亡原则”的旧网文再度广为流传。仔细阅读过后,内心的悲凉无以言说。这篇文章或是一人之作,更可能经过多位作者逐渐完善后臻此成熟水准。但该文作者对中国社会弊端有深刻的观察与体验这点,应该无可否认。

该文开篇就指出:“所谓公权的效用问题,就是指公民在资源竞争中能否得到公权的有效救济。公权对不同社会群体来说,效用高低不同。对既得利益者或官僚群体来说公权具有最高效用,能够给这些群体提供最大可能的救济和支援;对社会底层群体来说,公权表现出最低的救济效率,如对农民和工人”。这段话,与我近年来形容中国公共权力变质所用的两句话“公共权力私人化”,“政府堕落成自利型群体”表述的意思相同,对生活于中国大陆的国人来说,这就是他们今天身处其中的社会现实。

接下来,作者分析道:“在资源竞争中,由于种种原因,公权无法给矛盾双方当事人提供有效的公权救济的时候,双方当事人之间遵循共同死亡原则,有权采取任何方式进行自我救济,共同死亡是这种自我救济的终极方式。”这段话,我认为是作者对现实感到彻底绝望后的一种深思熟虑的表达,它代表了社会边缘阶层正在萌生的反抗情绪。

分析瓮安事件、杨佳事件以及近年来接踵发生的以政府部门、城管、警察等为攻击目标的事件,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官民矛盾极端尖锐化的产物。当公权力肆意扩张,侵吞了弱势者最后一丝生存希望,终于逼迫受欺凌者走上“你不让我活,我死也要拉上你” 的双输之路--“共同死亡原则”一文正是对这些社会现象的总结与思考。比如经常与城管发生矛盾的摊贩,这个群体的大多数是来自农村的流民或者城市失业者。他们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被排斥在一切社会救济之外,更无能力支付申办执照的费用及销售税。

如何让这群被“现代化列车”抛弃的弱势者获得一席生存之地,本是政府责任。但政府不仅不为这一人群的现实生存境状考虑,反而将他们视为城市的疮疤与垃圾,在“整顿市容”的名义下必欲除之而后快。这些生活朝不保夕的弱势群体,长年生活在城管动辄呵斥、没收物品、肆意殴打的暴虐之下,毫无人的尊严可言,心中怨恨早已郁积难平,在城管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他们挤压至忍受底线,采取暴力反抗势所难免。比如今年4月郧西发生70老汉孟凡明刀刺城管队长事件,当地民众竟称赞孟老汉是“为民除害”。最近瓮安党政官员在反思事件成因时,也被迫承认当地早就弥漫着“仇富、仇警、仇官”情绪。这所谓“三仇”当中的“两仇”是针对公权力的象征“官、警”而发,即使是“仇富”情绪当中,也多少含有仇恨公权力的因素在内——在中国,与权力结合是致富保富的捷径,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地区,资源的分配更不可避免地朝权力倾斜。杨佳杀警案件获得一边倒的支持,也是因为这些被杀警察在公众眼中只是体制的暴力象征。

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共同死亡原则”已被中国人反复实践过了。最早的“共同死亡原则”见之于《史记·夏本纪》。夏桀对民众残暴无比,还将自己比之为赐给民众阳光雨露的“太阳”。受尽欺凌的民众无法忍受,指着太阳咒骂:“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每次王朝末年的农民大起义就是“共同死亡原则”的一次践履。可以说,坏政治制度是共同死亡原则这朵“恶之花”产生的土壤,官吏腐败及横行不法则为其生长提供了丰富的养料。

毫无疑问,暴力复仇与现代法制不合,也绝非政治解决的手段。我对此文特别关注的原因,并非主张人们去践履“共同死亡原则”,而是想借此提醒中国执政集团,倘若他们还对国家(而非党)怀抱少许政治责任,就必须考虑改变中国恶劣的政治生态,这是为民众,也是为自己,因为并非人人都有机会移民他国。一场本应是庆典的奥运会最后却让政府与国民共处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军管状态,其中蕴含的警示已经足够多了。

□ 寄自美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7-30 13:16:35 提到] [FROM: 10.]
天子脚下,北京公安御林军为何霸气这么足?


                         作者: 孙嘉业

尚方宝剑在手,御林军霸气足

上周,北京公安在与香港记者冲突中展现的「超专业」水准令世界大开眼界。许多看过冲突录影的人士都会发出疑问:北京公安为何如此粗暴无礼?

其实,以天子脚下「御林军」自居的北京公安向来自视甚高、霸气十足,连外地公安进京,都惧其三分。今次有奥运尚方宝剑在,北京公安更加肆无忌惮。在今次奥运保安中,中央实行「一票否决制」,即只看结果不问过程,哪怕你99%绝对安全,只要1%出事就要追究主要领导责任。在各级部门层层加压下,北京公安实行「有杀错无放过」,见到可疑分子先抓起来再说,见到不安定因素先镇压再说,至于善后工作等开完奥运再说。随着奥运一天天临近,目前北京公安眼中只有敌人,似乎人人都想破坏奥运会,加上一些基层公安素质极低,又无应付传媒经验,香港记者今次非常不幸,撞上公安的枪口了。

正是在此大背景下,中央有关部门对上周冲突事件已做出结论,该结论主要内容是:近期北京公安与香港记者发生多宗纠纷都是出于奥运保安需要,公安在事件中没有过错,因此不会公开道歉,以免影响公安士气。港澳办和记协等部门奉命出面打圆场,只是为尽快将此事平息。

对境外记者或更强硬

其实这个结论并无新意,同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早前对记者採访中被公安抢走相机和记忆卡一事所做结论如出一辙。官方新华社第一时间发稿,偏帮北京公安即说明问题。看来,北京公安在今次事件中有上面撑腰,又抓住香港记者踢伤公安一事大做文章,未来对待境外记者可能更加强硬。

□ 明报

 
2   [dokknife 于 2008-07-28 14:43:52 提到] [FROM: 10.]
中国最新流行词“国家罗汉”

           熊培云

转型期中国,迎来了“词语马戏”的大发展。拜互联网之所赐,继“打酱油”、“俯卧撑”、“拎酒瓶”、“祼体做官”等词语之后,“国家罗汉”近日又开始流行。

“国家罗汉”的“诞生”缘起于不久前的一场小冲突。因工程纠纷,江西抚州临川区人民法院公职人员芦涛在上班期间和一名包工头跑到工地上,对一位男子拳打脚踢。甚至,在公安、法院其他人员到场的情况下,还在指使一伙“不明身份”的青壮年对伤者进行更大规模围殴。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位公职人员的嚣张:“我是法院的,我代表国家罗汉,花100万弄死你这个农民。”

从构词法上说,当“国家”遇上“罗汉”,便有了“国家罗汉”。不过,若要想了解“国家罗汉”的深意,恐怕还得从“国家”与“罗汉”的意义分别说起。

首先说“国家”。自古以来,人们对国家(政府)的理解多种多样,既有工具论,又有神物论。相较而言,如今最为世人所熟知的国家印象莫过于托马斯•霍布斯笔下半神半兽的“利维坦”。而按照希伯来神话的原意,“利维坦”既会作为“人造的上帝”保一方平安,同样有其伤人嗜血的一面。简单说,国家是个好东西,但在其不受有效约束的情况下也可能变成坏东西。正因为此,经历了二十世纪腥风血雨的人类终于达成一个共识:为了让国家(政府)成为人类进步的保护者,就有必要将“利维坦”关进笼子里,避免其伤害它所要服务的人。

至于“罗汉”,据通常理解,本是佛界法力无边的护法者。不过,芦涛所说的“罗汉”显然没有“护法者”的意思,尽管“我是法院的”。在我印象中,在发生上述暴力事件的江西“罗汉”另有深意。比如我年少时就读的学校周围便是经常出没着一些“罗汉”的。江西本地人将这些流氓、混混、“赤膊鬼”统统称为“罗汉”或者“打罗咯”。这些人以打架、斗殴、敲诈勒索为风尚。离奇的是,有时他们还会像“那个时代的周杰伦”一样为不谙世事、渴望力量的学生们追捧。

就其出路计,当中有些人积习难改,便慢慢循着自己的“罗汉优势”三五成群发展成“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如上所述,“打罗”本来就有点“混黑社会”或争当“黑社会替补”的意味。所以,有些人也难免因此锒铛入狱。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心智的成熟,大多数“小罗汉”们还是走上了正道,有的甚至在居民小区里给业主们敬礼、护院,真做起了小区的“护法”。还有些人则通过关系被收编进入当地的权力部门。只是,其中不乏有人将权力理解为“拳力”,仍然恶习不改。时下人们批判的一些地方的城管动辄对小摊小扳大打出手,甚至有像湖北天门一群城管五分钟内打死魏文华的惨剧发生,想必也是与当地吸纳了若干大小“罗汉”有关。

现在我们可以看清“当国家遇到罗汉”的危险了。如果这些混入权力部门的大小“罗汉”们不思进取,而是以其“罗汉精神”继续胡作非为,结果必是祸国殃民。所谓祸国,即是让国家(政府)失去信用,积累祸端;至于殃民,则是让百姓深受其“罗汉权”的侵害。由此可知,当国家遇到“罗汉”,最要紧的是让任何“罗汉”都不能染指权力。否则,久而久之,再有生气的国家恐怕也都会沦为“罗汉国家”,而接下来就只剩下“有气生的国民”了。

身在“国家”,心在“罗汉”。尽管目前还不知道这位芦姓“国家罗汉”的来历,不知道他说的“国家罗汉”究竟是指“国家级罗汉”,还是“国家的罗汉”;不知道他是不是像《武林外传》里范大娘所说的那样“我上面有人”,但既然他自称代表“国家罗汉”,想必至少是和“罗汉”有些渊源的。至于其所谓“花100万弄死你这个农民”,则表明他不仅有权、有钱,而且还有对待“你这个农民”冬天一样残酷的铁石心肠。

令人生疑的是,这位公职人员竟声称自己“代表国家罗汉”。莫非他在污蔑临川区人民法院的其他法官和他一样也是“国家罗汉”?以我善良的本性,宁愿相信这定然不是临川这孕育了王安石与汤显祖的才子之乡的真相。若我的愿望属实,临川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便可以找这位惹事生非的“国家罗汉”讨要名誉权了。

□ 观察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