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256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瞭望: 瓮安事件透支政府信用 动摇执政基石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07-08
更新时间:2008-07-08
浏览:800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瓮安事件透支政府信用 动摇执政基石

瞭望 2008-07-07 09:40:58

 最新一期《瞭望》新闻周刊发表文章,评论近期假虎照事件和瓮安事件。文章认为,以上事件充分暴露了相关机关和公务人员作风漂浮、纪律涣散、责任心缺失、依法行政意识淡薄等突出问题,可以说是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乱作为。在公众的质疑声中,政府信用严重受伤,直接威胁整个社会信用,威胁执政者与民众关系的存续。

  
文章称,喧嚣一时的陕西假虎照事件终于有了官方结论。一位大山深处中的农民主演的闹剧,演变成一起受到广泛关注的公共事件。伪照突破了三级部门、13名官员的把关,以省级政府主管部门的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予以确认发布,其对政府公信力的损害,可谓大矣。其间,所涉部门无不言之凿凿,胸脯拍得山响;更有厅级官员以“乌纱帽”作保,为“纸老虎”的登堂入室推波助澜。

  贵州瓮安的一个简单事件导致严重的打砸抢烧风波,亦出人意表。起先是家属对女孩死因鉴定结论持有异议,继而是所涉人员系官员子弟、死者亲属被打致死等流言盛传,终致引发严重冲突。贵州省委书记直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后有“深层次原因”。除却幕后黑手的操弄,在流言传播的过程中,民众对政府信任的稀缺,成为情绪发酵的温床。而近些年类似的一些案件,之所以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民声鼎沸,调查几经反复却不见信于公众,足见在某些地方,政府信用已被透支。

  文章称,政府信用是整个社会信用的基石。政府实际上是执政者与民众订约的产物。政府信用是决定这种关系的最重要因素。一旦出现信任危机,将直接威胁这一关系的存续。建国之初,毛泽东就明确表示,各级政府名称中一定要加上“人民”二字,可谓是对现代政治制度中这种关系和信用责任最直接的注解。

  政府信用缺失,其职能的实现就必然受阻,“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也就不足为怪。政府行为得不到社会和公众的支持与配合,严重时还会引起公众与政府的对抗。

  值得警惕的是,一些地方在行政过程中,信用意识依然淡薄,不作为、乱作为现象依旧存在。这些地方,或虚报浮夸,弄虚作假;或随意行政,朝令夕改;或违法行政,执法犯法;或权力寻租,贪污腐化,已伤及公众对政府的基本信任。

  因此,切实加强政府信用意识和行政伦理的教育,已相当重要。逐步建立起政府和公务员信用档案,加大对信用缺失行为的惩戒力度,亦是当下可供选择的现实路径。全面系统的政府信用体系建设,亦应尽快列入各级决策者的日程,作为政府信用的制度保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7-22 08:41:17 提到] [FROM: 10.]
何清涟:株连式拆迁——中国离法治近还是离人治近?

                         ·何清涟·

  近来,中国有关“株连式拆迁” 的报道突然多了起来。查阅后,方了解到这是一些地方政府为对付“死硬派”拆迁户而采用的“绝招”,其首创者是中共湖南省嘉禾县委和县政府。5年前,嘉禾县委、县政府办联合下文,要求全县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做好珠泉商贸城拆迁对象中亲属的“四包”工作,即“包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包签订好补偿协议、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包协助做好妥善安置工作;包不无理取闹、寻衅滋事,不参与集体上访和联名告状”,不能完成“四包”工作的将停工、停薪,直至降级、解除工作。

  这一绝招真是“出奇制胜”,不少人为保饭碗,被迫给亲属施加各种压力,以完成“四包”。但也有不听话的亲属,比如一对李姓姐妹的父亲不肯听从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女婿劝说,这对姐妹为免夫君受父亲的牵连,竟然被迫在同日离婚。不过,要求民众为国家利益牺牲个人利益本是中共党文化的基本原理,更兼这一招术不仅大大削弱了拆迁户可能获得的亲属支持,还非常有效地将政府与拆迁户的外部矛盾成功地转化为拆迁户亲属间的内部矛盾,软化了政府暴力,效率还远高于暴力拆迁。

  于是各地政府都争相仿效,做法大同小异,但都是根据拆迁户亲属所在工作单位所属部门,把任务分解到各部门,让各部门强制本单位职工分头去做拆迁户亲属的工作,职工若完不成“任务”就停工、停薪、调离甚至失去工作。至今已经被曝光的已经有河南开封、江西丰城等地。而各地亦演出不少夫妻离婚、父母子女宣布脱离关系的戏剧,不过这些家庭悲剧不在政府考虑的范围之内。

  我于是希望新《城市房屋拆迁条例》尽快出台,帮可怜的拆迁户解困纾难。今年3月,中国民众被告知:由于1994年制订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的一些规定不合理,比如被拆迁人必须服从城市改造,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搬迁,以及政府角色失当是导致矛盾激化的根源等缺失,将在新的拆迁条例里加以修正。据宣布,新的拆迁条例将有三方面重大改变:一是只有因公共利益才能对企事业及个人房屋征收及拆迁;二是政府是土地征收与拆迁的惟一主体,过去那种开发商因商业利益而进行的拆迁被排除;第三,关于征收拆迁的决策、补偿程序也将随之变化。

  这三大“改变”当中,最关键的一大“改变”应当是“政府是征收及拆迁的惟一主体”。但仔细琢磨后,我发现这一“改变”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变动,只不过将以往地方政府的角色从躲在幕后当暴力拆迁的支持者转化成为地方政府可以在台前公开导演拆迁(不管是暴力还是非暴力),并且于法有据。我曾在“国家角色的嬗变——政府作为的非正当化趋势分析”一文中,在综合分析大量案例的基础上,总结出一个规律:各地政府的“拆迁办”与拆迁公司之间存在紧密的利益关系。在有些地方,地方当局为了掩人耳目,将“拆迁办”与拆迁公司从形式上分为两家;而有些地方干脆就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无论是北京、西安还是长沙,甚至上海、广东诸省,全国概莫能外。对这一事实,各地政府也毫不隐讳地公开承认。

  基于上述事实,可以说,将政府角色定位为“拆迁与征地的惟一主体”,无非是将以往政府拆迁办与拆迁公司合伙共谋下的暴力拆迁变成政府独家垄断而已,对旧拆迁条例所造成的“政府角色失当”根本不起任何矫治作用。而另外两大“改变”,即界定公共利益、决定合理补偿标准,其界定权与决定补偿标准权,当然也操之于各地政府之手。剩下的问题就是:民众能够期望各地政府来保护他们的权益吗?就算是新拆迁条例中规定不许暴力拆迁,各地政府也准有奇招应付,比如各地正在盛行的“株连式拆迁”,恐怕就是各地政府用来部分取代暴力拆迁的新招术了。

  现代法治的一个基本原则是追究责任仅止于当事人本人,其他人不论与其有什么关系,都不得受任何株连。但“株连式拆迁”的盛行,却只让世界看到,中国仍然是一个奉行“人治”的专制国家。

□ 寄自美国
 
2   [dokknife 于 2008-07-08 02:19:35 提到] [FROM: 10.]
陕西府谷发生群体性警民冲突警车被掀翻打砸
三秦都市报 2008-07-07 22:50:58

备受关注的府谷县“7·03”事件波澜再起:7月5日,跳河司机尸体打捞上岸后,在运尸途中,家属与交警队在府谷县黄河桥头发生抢夺尸体,引起许多群众围观,有人趁乱起哄打砸警车,当地政府紧急启动突发性群体事件应急处置预案,迅速控制局面,至7月6日凌晨1:30,局面得到控制。

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市长胡志强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分别作出批示,要求府谷县委、政府要严厉打击不法分子,全力做好稳控工作,妥善解决善后工作,认真做好信息报送工作。

据最新消息说,7名参与起哄、打砸警车者被警方带走,同时当日6名执勤人员已停岗接受调查。

运尸途中起风波

7月5日晚,死者家属通过电话告诉记者,他们得知黄河对岸发现一具尸体,迅速前往查看。当他们行至对面山西省保德县境内距贺立旗跳水点下游约一公里的地方时,遇到一辆挂陕O·20452的警车,警车后边紧跟一辆三轮车,他们上去查看,发现三轮车上拉的正是死者贺立旗的尸体。他们将两车拦住,质问警察为何找到尸体却不通知家属。当晚20时左右,运尸车行至保(德)府(谷)黄河大桥府谷入城口时,警方坚持将尸体运往当地殡仪馆进行尸检,而他们坚决要自行解决遗体的存放地。由此,双方发生争夺尸体,他们将尸体抢夺到手后,抬走途中又被警方拦住,双方僵持不下,立即引来了不少群众围观。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他们接受了警方的劝说,离开了现场,尸体交由警方在殡仪馆存放。

7名起哄者被警方带走

记者得知,家属离开现场后,又发生了另一场风波。据现场目击者讲,约21时许,围观人员越来越多。家属离开后,有人开始借机滋事,煽动群众起哄闹事,事态迅速扩大。


围观的人群一哄而上,首先对黄河大桥现场一辆车号为陕08139警的警车进行打砸,紧接着又将该车掀翻,并谩骂殴打在场疏导交通的警方执勤人员。后来,围观群众越聚越多,整个街道被车辆、行人堵得水泄不通,现场一片混乱,甚至有人叫嚣着要点燃车辆。幸好消防车及时赶到,对掀翻的警车及泄漏的汽油进行紧急喷水和稀释,才避免事态恶化。

23时左右,围观人员又聚集到河滨路交警大队门前,拦截过往车辆,将正在经过河滨路的车号为陕K0591警的警车掀翻在街道上,堵塞交通。整个事件中,共有3辆车被掀翻和打砸,其中有一辆民用车。府谷县委、县政府采取措施,7名起哄、打砸警车者被警方带走。

交警队6人被停止工作

记者昨日就此事追踪调查得知:事发后,府谷县委、县政府紧急启动突发性群体事件应急处置预案,有关领导亲自赶赴现场调度指挥,控制事态。当晚,公安机关组织大批警力疏散围观群众,至昨日凌晨零时许,全面控制了局面,并使城区交通秩序逐渐恢复。据府谷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大队长张志鹏介绍,府谷交警大队共有工作人员141名,正式民警只有11人,其余130名均为协警。据了解,事发当天带队查车的是府谷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苏海荣,其余5名均为协警。当天执勤人员均身着警服,协警的编号开头字母为XJ。目前,该大队已要求当事的6名执勤人员停岗接受调查。

县委宣传部致函记者说明情况

昨日22:30许,府谷县委宣传部致函媒体说明情况。县委宣传部来函说:7月3日7时许,府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在发现检查一辆隐藏牌照并违法载人的农用车时,该车驾驶人贺立旗为逃避检查跳入黄河。事发当时,府谷县紧急调集公安、消防、医疗救护和天桥水电站专业潜水打捞救护人员,展开了打捞救援工作。经过50余小时紧张工作,于7月5日15时40分左右,将尸体打捞上岸。晚9时,在尸体运往殡仪馆途中,少数不法分子借机煽动不明真相群众,连续发生了两起阻断交通、对抗执法机关的严重事件。

事发后,府谷县立即召开县委常委会议,紧急启动突发性群体事件应急处置预案。会上成立了由县长张惠荣任组长的事件处置工作组,并决定在事件原因未彻底查清之前,责令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张志鹏向县委、县政府写出深刻检查,对当值交警予以停岗调查。同时要求继续积极主动地做好死者家属、亲友及村民抚慰和劝解工作,尽可能满足他们合情合理的要求,全力安排好他们的生活。对煽动不明真相群众进行阻断交通、对抗执法机关的少数不法分子予以严厉打击。会后,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和相关部门单位负责人立即赶赴现场,调度指挥,控制事态。公安机关组织警力全力疏散围观群众,将带头闹事的七名社会闲杂人员带离现场。7月6日凌晨1时30分,事态得到有效控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城区交通秩序得到恢复。

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市长胡志强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分别作出批示,要求府谷县委、政府要严厉打击不法分子,全力做好稳控工作,妥善解决善后工作,认真做好信息报送工作。

7月6日13时30分,县委、政府又召开紧急会议,召集相关部门单位,成立了事故调查组、维护稳定组、善后处理组、新闻宣传信息报送组等四个工作组。会议要求要尽快立案,调查取证,了解事实真相,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并按照市上领导指示精神全力做好各项工作。

目前,死者家属情绪正常,全县社会稳定,生产生活有序。(来源:三秦都市报记者越奋刚)

“不法分子”对抗执法机关

7月3日7时许,府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在检查一辆隐藏牌照并违法载人的农用车时,驾驶人贺立旗为逃避检查跳入黄河。府谷县紧急调集公安、消防、医疗救护和专业潜水打捞人员,展开救援工作。7月5日下午3时40分左右,尸体打捞上岸。晚9时,在尸体运往殡仪馆途中,少数不法分子借机煽动不明真相群众,两次阻断交通、对抗执法机关。府谷县委、县政府缜密安排,采取一系列果断措施,妥善处置了“7·03”事件。

事发后,府谷县立即召开县委常委会议,紧急启动突发性群体事件应急处置预案。会上成立了由县长张惠荣任组长的事件处置工作组,并决定在事件原因未彻底查清之前,责令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张志鹏向县委、县政府写出深刻检查,对当值交警予以停岗调查,积极主动地做好死者家属及村民抚慰和劝解工作,全力安排好他们的生活;对煽动不明真相群众进行阻断交通、对抗执法机关的少数不法分子予以严厉打击。会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立即赶赴现场,调度指挥,控制事态。公安机关组织警力全力疏散围观群众,将带头闹事的7名社会闲杂人员带离现场。

凌晨1时30分,事态得到有效控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城区交通秩序得到恢复。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市长胡志强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分别做出批示, 要求府谷县委、县政府严厉打击不法分子,全力做好稳控工作,妥善解决善后工作。7月6日下午,府谷县委、县政府再次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事故调查组、善后处理组等4个工作组,要求尽快立案调查取证,了解事实真相,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目前,死者家属情绪正常,全县社会稳定,生产生活有序。(西安晚报记者杨永存)

无证司机逃避交警追赶跳入黄河生死不明

7月3日6时许,府谷县王家墩乡贺家堡村村民贺立旗驾驶自家农用货车去府谷县城,在阴塔新区(黄河边),被在此检查的府谷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拦住后,贺弃车离开,交警随后追赶。贺沿黄河岸边向上游跑去,突然跳入黄河,至今生死不明。

7月3日14时许,记者赶到现场看到,事发现场被警方拉起警戒线,十多名警察和几名打捞队员沿黄河岸边搜寻。据现场救援的山西保德县天桥水电有限公司潜水班班长高爱林介绍,7月3日8时,他们接到府谷交警部门求救,8时30分到达现场展开救援,但因电压不稳导致潜水空压机烧毁,后来又拉来一台,截至当日15时许,他们共潜水3次,在落水点上游下游500多米之间搜索,没有找到跳河者。

据贺立旗妻子高燕林讲,当时她在车上坐着,交警拦住车后,丈夫害怕被再次拘留,从车上下来,顺着河堤台阶下到黄河边,然后沿黄河边向东走。而执勤交警紧追其后,跑了200多米后,她丈夫进入涵洞下躲避。可是谁也没想到,交警还是紧追不舍。她丈夫从涵洞出来后继续朝东走,这时交警距离他丈夫很近了。交警对她丈夫说:“你上来,我们不抓你了。”但是丈夫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跳到黄河里,很快丈夫就被河水淹没的只剩下脑袋。

7月3日16时40分许,记者采访拍照时,遭到现场府谷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大队长张志鹏阻拦,多名警察将记者推离现场。某报记者被八九名警察团团围住,并对其推搡,几名警察抓住其衣服往河堤上拉。

据张志鹏介绍,贺立旗因无证驾驶,先后被交警部门拘留3次,罚款多次。事发当日,该大队在阴塔新区设卡查车,执勤交警发现其驾驶的车辆未挂牌照,遂将其驾驶车辆拦住,不料却发生了这一事情。

事情发生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许世祥,府谷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余振华等带领相关人员赶往现场,并紧急调集公安、消防、医疗救护等人员,展开了打捞救援工作和现场调查取证工作。

截至记者发稿时,搜救工作仍在进行,跳河者仍未找到。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