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91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老幺:逃生的可能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06-16
更新时间:2008-06-16
浏览:1077次
评论:1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逃生的可能

                    ·老 幺·

           ——谨以此文献给汶川地震中遇难的百姓——

汶川地震后,我打电话给在成都的高中时好友,压惊之余,还问:地震当时,你在哪儿?在干什么?她说:在上班银行的高楼上,就钉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一动不动,双手紧抓扶手,心里急求老天,别摇了,别摇了,再摇楼就要垮了!又问:没想着跑出楼去?或至少钻到桌子下?她竟笑答:没有,脑子完全空白,不知怎么办,也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办。她还说,地震时有几个同事在八楼趁午休打牌,其中一人反应过度,以跳窗作为逃生手段,结果成为全公司那天唯一的牺牲者。

我用同样的话题“考问”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地震来了,你会怎么办?儿子一秒钟都没犹豫地说:赶快钻桌子底下呀!

不是八岁的儿子比我好友聪明多少,儿子的“机灵”完全归功于学校平时的“灾难教育”。进行火灾或地震演习是学校提供给孩子们的课程之一,请消防人员到学校现身说法也是孩子们的必修课。美国的孩子们从小就被“强行灌输”在火灾、地震或暴力事件爆发时应该如何有效地应对并保护自己的知识。“Stop,Drop,Roll”(停住,倒下,翻滚)是学校每个孩子在面临烈火袭身时立马想起的自我保护手段。

谁都不喜欢灾难,更不愿意成为牺牲品。面对天灾,如地震或火山爆发等,“人定胜天”的老毛语录一般不管用,有效的还是“杞人忧天”的古人法则。如果说,很多天灾人祸是我们不能“神机妙算”的,但事发后的应对却能考查一个人平常是否训练有素。

2001年2月28日,我所居住的翡翠城也闹了一场级别为6.8的地震,所幸震源较深,除把一些房屋震出裂缝外,竟无一人伤亡,堪称奇迹。当感觉到摇晃,并伴有“簌簌”漏沙般的声音时,我立马钻到办公桌下,还同时用眼睛瞄了一下那个装着“救生”食物和急救包的抽屉离我有多远。要知道,我这么做,并不表明我有多么镇静,只表明我已具备了“条件反射”的本能,而这种本能的培养,完全归功于工作场所那近乎强制性的隔三差五的地震或火灾演习(drill)。

在美国,那些在市中心高楼里上班的人都有体会,当你被告知某月某日某时要进行一次火警演习时,一旦那个时刻来临,楼道里的警报器会骤然响起,而你要做的便是冲出房间,关上房门,找到离你最近的楼梯口,然后就是依序而下。电梯是绝对不能用的,你必须知道那层楼有几个楼梯口,而你最好能选择一个离你不远且人不是太多的出口,在最短的时间内撤出。

如果是地震演习,警报拉响后,你需作的就是立马找到一个能藏身的坚固桌子,躲将起来,而不是依循火警通道逃到楼外。真正地震时,那些逃的人往往比不逃的人死得更多,因为楼梯处的结构是高楼里最薄弱的地方,这次汶川地震中许多学校的孩子死在拥挤的楼梯上就是一个例证。

我的同事中,也有不把各种预警演习当真的主儿,尤其是曾在加州住过多年的人,那里地震频繁,演习成家常便饭,久而久之,就不以为然了,所以警报响起时,他们或照样接电话,或照样盯着计算机不动,若无其事的样子。前不久的一次地震演习中,临近的同事“听”到我钻桌子的动静很大,事后都“取笑”我的认真,我虽也附和着他们的笑声,但心中却说:你们从小就有“灾难教育”,如今百炼成钢,都成了“精”;而我,前半辈子从父母到老师都没有谁告诉过我怎样逃火警,怎样避灾难,现在好不容易有一次“疑似”机会补补课,岂能错过,还是认真点儿好呀!

在灾难中逃生,靠本能,靠技巧,靠智慧,但更靠得住的是“准备”二字。除了上面提到的“心理”锤炼外,灾难发生后进行自救的“物质”准备也相当重要,所谓“有备无患”是矣。

五年前,刚到新单位上班没几天,秘书就发给我一个大塑料袋,袋上的标签写着:Disaster Supplies(灾难物资)。这些灾难袭击时的救难物资每人一份,内装可供维持三天的压缩干粮和水,一只防尘口罩,一个用于遮风挡雨的塑料薄膜被单,另外还有十个用于如厕的塑料袋。试想想,倘若地震发生,只要还活着,这些灾难物资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当然是生存的机会!

除了每个人储备应急物资外,我们位处三楼的办公室还配备了逃生软梯,电筒,不需电池的手摇收音机,紧急情况下敲碎玻璃窗的铁锤。每个员工还清楚地告知紧急出口在哪儿,First Aid(急救处理)的用品存放在什么地方,AED(生命起搏器)又放在什么地方。每两年,还有“强制性”的CPR(心肺复苏)和First Aid(急救处理)的培训,每个员工都必须参加。

还值得一提的是:办公室里张贴了一张叫“安全伙伴”的名单,标明谁和谁组成一对一的安全伙伴关系。这张名单的用处是:一旦紧急情况出现,你不用满楼道乱窜或吆喝,你只需负责找到你的安全伙伴,然后一起逃离紧急现场即可。

说到底,灾难应对的策略不仅是物质和心理的准备,还是一种制度的健全,规章的完善,而制度和规章的准备不应该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更应该是落实到每个人、每个环节、每个步骤的行动。在灾难没有降临时,人们很容易轻视这些规章制度的存在,认为不过是诸多繁文缛节的又一层枷锁而已,但汶川地震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对大自然的敬畏,还让我们对自身的疏忽和麻痹有了深入骨髓的认识。

如果灾难无法避免,但我们是否可以在灾难面前完全无所作为呢?在灾难发生的瞬间,每个人到底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人们意识到他对自己的境遇有更多控制的话,在紧急情况下是否会表现更好?如果人们相信生或死其实是可以“讨价还价”的,是否可以激发人们在求生存路上更大的创造力?

或许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在这里讲一个故事,一个登在2008年6月9日美国《时代周刊》上的一个真实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Rick Rescorla(我暂且叫他R先生)生前是著名投资银行Morgan Stanley(摩根·史坦利)一个保安部门的负责人。9/11那天,他深信,只要给与适当的引导,普通人是可以取得很大成就的。他让Morgan Stanley的员工们承担起为自己生存负责的担子,而这是那天在世贸大楼绝无仅有的。

R先生行伍出身,是越战老兵,从部队退伍后加入保安队伍,但依旧军人本色,把占据了纽约世贸大厦第二座楼22个楼层的Morgan Stanley视为战时领地进行看护。早在1988年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在苏格兰城市Lockerbie上空被恐怖分子炸毁后不久他就开始担心恐怖分子对世贸中心的袭击。1990年,他向作为世贸中心管理当局的纽约港务局提出建议,要求加强世贸大楼停车场的安全警卫工作,但他的建议被当局置之不理。1993年,如R先生所料,一恐怖分子 开着一辆满载炸药的卡车冲进了世贸大厦的停车场。讽刺的是,这次恐怖袭击也为R先生赢得了信誉,他从这次灾难中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能够把那些遭遇突然袭击的办公室的员工们变成生存者,他相信普通人在极端情况下有把事情做得更好的能力,他目睹93年那次世贸中心爆炸案中人们是如何从楼道里撤出的,但又遗憾地发现:撤离的时间花得太长。

Morgan Stanley是世贸中心最大的租户,是一个建立在云端的村庄,R先生认为在紧急情况下依靠外来救援队伍救援他的员工是个愚蠢的念头,公司的员工必须知道如何照顾和援救他们自己。他命令他的员工们在真正紧急的情况下不要听从来自港务当局的任何指示,因为自从90年他的建议被置之不理后港务当局在他眼里就失去了合法存在的意义,他决定按他自己的方式对全公司进行频繁并出其不意的火警演习。他训练职工们在楼梯口之间的大厅集合,然后两人一组,顺楼梯下到第44层楼。

办公室坐落在第73层的那些视时间为金钱的投资银行家们对R先生的“打搅”自然很不感激,每次火灾演习把他们从电话上或计算机前拉走就意味着公司在金钱上的损失,但R先生仍一意孤行,他在军营里获得的经验教会他人类性格中一个简单的道理:人的大脑只有在经过事先无数次的重复练习后才能在极端紧张的情况下发挥正常。

几次演习下来,R先生嫌员工们在楼梯里动作太慢,他便开始用秒表计时,果然人们撤离的时间加快。他还告诉员工们一些基本的火警常识:从房顶上救人既罕见也危险,所以人们应该永远往下而不是往上走。

2001年9月11日那天上午,R先生听到爆炸声,同时通过窗户看到对面大楼在燃烧。纽约港务局的一个官员通过警报系统号召所有的人都原地不动,但R先生此时却抓起手提式扩音机,拿上对讲机和手机,开始有系统地命令Morgan Stanley的所有员工马上撤离。

公司员工们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就是那天在现场参加股票经纪人培训课的250名外来人员都知道到哪里去找寻最近的楼梯口。一旦灾难发生,人的大脑自动关闭,而那时重要的是知道往哪里撤,最不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灾难中进行思考。

9/11那天,如果有些死者生前听过R先生“永远往下而不是往上走”警告的话,他们本来是可以存活的。在缺乏信息的情况下,他们记得93年那次灾难中有些人是通过屋顶获救的,所以他们用生命中最后的几分钟努力往上爬,期望逃生,但却发现通往屋顶的门被紧紧地锁着。

当R先生在第44层楼继续指挥人们下撤时,飞机撞上他们所在的楼,而且撞在离他们头顶38层的地方,冲撞太剧烈,以致不少人被掼倒在地,R先生立即用扩音机命令:停下,别动,请安静,保持镇定。事后人们回忆:“(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或移动,就好像被R先生施了魔法似的。”

通过越战的经历,R先生知道人的大脑在恐惧状态下会表现很差,但同时又很容易被分散。他通过扩音机把当年在越战中引领自己士兵通过越共占领的中央高地时的歌在9/11那天拥挤的楼道里再次唱起。

唱歌的间歇,R先生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停止哭泣”,他说。“我必须把这些人安全撤出(这栋大楼)。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要你知道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是你成就了我的生命。” 几分钟后,他成功地把Morgan Stanley绝大部分员工撤出了世贸大厦。他随即又折回大楼,他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在大楼倒塌前不久,在十层楼的地方,向着往上的方向……

R先生教会了Morgan Stanley的员工们挽救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生命首先是自己承担,这份经验如今变得更加弥足金贵。当大楼倒塌的时候,Morgan Stanley只有13名职工没有逃出来,包括R先生和他的另外4名保安队员,其他2687人则都安然无恙地活着……


□ 寄自美国 华夏快递 6/16/0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6-17 11:08:36 提到] [FROM: 10.]
灾祸来临谁先走?


    ·季 吴·



汶川大地震牵动着全球华人的心,大家想到的是如何救助灾民,关注的是受难者和救灾中的英雄们,没想到一时间“范跑跑”却成了地震的新闻“名人”。本来,跑跑事件只是一个较特殊的个案,用不着多去追究,也用不着过多责难他,更说不上他犯了法。但他的“事迹”在电台和网上被炒得很热,对他在地震来临时该不该先跑是争论的焦点。口诛笔伐者有之,原谅者有之。有人骂他无耻,有人为之辩护;有人说他没有道德,有人说“这不是不道德,而是个人的自由选择”。问题还在于,在“人性化”、“自由”理念掩护下,同情者似乎越来越多,谴责范跑跑的声音反被谴责。而范跑跑本人似乎并没有“想通”,他在媒体上的一些讲话,在表示对不起同学和学校的同时,仍然强词夺理,自我炒作,认为自己没有错,而且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教师”。为他辩解的人的某些说法更是把人搞糊涂了。

的确,当灾害来临时,人的求生本能都会不自觉地想方设法逃避灾祸,我们自己也是一样。不过,如果将范跑跑的行为与另外一些突发事件中某些人的行为对比,就不难区分出美与丑、善与恶、高尚与低劣了。这里不防回放一些“镜头”。

镜头回放之一: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北川县礼堂正在举行“五四”青年创业大会,500多人济济一堂。当礼堂发生剧烈摇晃的那一刻,坐在主席台上的经大忠县长“想也没有想”,就用麦克风喊出一句话:“干部留下,让学生娃先撤!”300名中小学生涌向仅有的两扇小门,而在场的北川县百名干部,没一个转过身去,没一个挪动脚步。8分钟后,所有学生娃全部撤走,经大忠才带着干部们跑出濒临倒塌的礼堂……;与此对比的另一个历史镜头是,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数百中小学师生与市领导正在剧场举行欢迎“两基”(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基本普及义务教育)验收团大会,由于灯光过热将舞台幕布烧燃,大量有害气体释放,这时台上一位领导大喊:“学生坐着别动,让领导先走!”结果是,领导干部一个个冠楚楚离开了会场,而325师生窒息死亡,132人受伤(死者中288人是学生,另外37是老师、家长和工作人员)。

试想,如果范跑跑正好是北川的县长,或者是当年克拉玛依的市领导,他究竟会像经大忠那样高喊“干部留下,让学生娃先撤”,还是高喊“学生坐着别动,让领导先走!”这是显而易见的。说不定他也会在那大火面前不顾一切地夺门自逃啦?请问,人们将对“范县长”或“范领导”作何评论呢,如果他是那些先逃跑的领导干部,大家还会原谅他吗?

镜头回放之二:就在北川这个礼堂,带领学生参加大会的北川中学刘宁老师。当礼堂突然晃动起来,他立即叫学生就地蹲进铁椅子下。礼堂部分坍塌,沉重坚硬的横梁和砖头水泥雨点般向下砸,牢固结实的铁椅子起到了保护作用。正是刘宁老师在关键时刻的冷静,全班59名同学中只有两个受了轻伤。脱险之后,刘宁又跑回北川县第一中学与幸存的教职员工投入救援之中。5月14日7时30分,在该校念初三的女儿刘怡的遗体被从水泥断块下“掏”出来。当看到女儿遗体的一刹那,这个外表粗犷的坚强汉子,放声大哭……。

某位女士就范跑跑的行为辩解说:“请大家设身处地想想,你自己处在那种场合,你是先跑还是先救学生?”那么我也问问这位女士,如果学生中有你的孩子,但当时带学生的不是刘宁,而是范跑跑。他丢下你的孩子先跑了,你孩子遇难或受伤了,请问你是否还会为范跑跑“设身处地”想,而不责怪他没有尽职尽责吗?

镜头回放之三:重庆一位男子,正在看电视,地震发生了,他丢下妻子就往外跑,虽然地震没有给他家造成大的损害,但他妻子事后要与他离婚,认为这考验出他对妻子的不忠。

我也请问那些为范跑跑辩护的网友,如果范跑跑是你的丈夫或亲人,他不管你和父母的死活首先逃命,而且事后在论坛里自称“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它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那么你还觉得这样的男人仍然值得爱吗?

镜头回放之四:一位幼儿园老师,肉身挡住坍塌中的水泥块,挽救了四位儿童的性命,自己牺牲;教师苟晓超三次冲回教室抱出三名年龄较小的学生。就在他第三次冲向三楼,抱起两名腿部受伤的学生时,一根横梁从屋顶砸下来。当抢险的人们把他从废墟中扒出来时,他的双腿均被砸碎。由于失血过多,这位年仅24岁的老师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学生;在突如其来的灾害面前,700多名学生在教师的带领下,绝大多数顺利脱险。当学生从楼梯口蜂拥而下,英语老师吴忠红听到有学生掉队,便义无返顾从三楼返回四楼。这时楼体突然垮塌,这位老师被坠下的重物吞噬;在绵竹市的一所幼儿园,当救援人员扒开废墟时,发现一位女教师,她的姿势是用自己的背承受着水泥板的重压,身下却护卫着一个幼小的孩子。孩子活了下来,而这位年仅21岁的女教师却没能抢救过来。

与此相反的镜头:在克拉玛依那场大火中,有一位叫况丽的官员在事发后,自己跑到大火没有烧到的女厕所,把门反锁上,不让烟雾进来,门外有很多一同跑来的学生央求她开门,她没有开。结果,这位官员毫发无损地逃脱了,但厕所的门外堆了一百多具孩子的尸体。

以上两个镜头,人们肯定会说四川地震中那几位教师,不愧为英雄教师,而克拉玛依的况丽的行为不可饶恕。但是否也有人会为况丽“设身处地”作想,说她与范跑跑一样,“可以谅解”而原谅她呢?如果范跑跑自己的孩子也在被救之中,而牺牲的却是他的同事。请问,大家还认为范跑跑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教师吗?

以上这些回放“镜头”,让我们看到,这灾难面前,每个人都不想死,都千方百计地设法逃生。但是在群众、孩子有危险时,究竟该让谁先走,该优先照顾谁?这的确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最直接而有力的考查。也是对国家、民族和亲人忠诚与爱戴深度的判断,是美或丑,善或恶的检验,这种考查、判断和检验是在那几分钟、甚至几妙钟内就用自己的行为做出了答案。

我们设想,如果范跑跑是一位官员,人们一定会将他骂得狗血淋头,说他不称职,贪生怕死,要求处分他。请看,那位被埋的副书记,仅仅因为喊说:“我是张书记,救救我!”从而遭到许多网友的批评,说他打官腔。尽管这位张书记被救出后立即投入了救援行动,还是有网友对他不依不挠,骂他“靠官气脱险”;绵阳市最近免去了几位救灾不力的干部,其中一位就是地震时首先跑回家里转移亲人,并且几天内拒不回县城参加救灾。

官员嘛,是人民的公仆,要求严格理所当然,某些官员的行为遭到大众的谴责无可非议。然而官员也是人,也有亲人和孩子,为什么官员就应当视死如归,要先救群众后救家人?有人会说,共产党员应当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先人后已。然而自称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教师的范跑跑,为什么首先逃跑就是“求生是人的本能,软弱也可以谅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英雄”呢?为什么就是:“你有救助别人的义务,但你没有冒着极大生命危险救助的义务,如果别人这么做了,是他的自愿选择,无所谓高尚!如果你没有这么做,也是你的自由,你没有错!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选择,但不是美德!从利害权衡来看,跑出去一个是一个!”也有人要网民作“换位思考”,问大家“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们的身上,你们真的会比他做的好吗?”

也许正是这些“鼓励”的话,让范跑跑自我感觉良好,他在石景山的演播厅内说:“教师职业并不神圣,但自己是一名称职的老师,而且应该是中国最优秀的文科老师之一。”还说他向学生道歉“跟自己的教师职业无关”。

人们不尽要问,难道“临‘震’逃跑“成了教师的优秀品德,是大家学习的楷模吗?有人说他的行为“他缺乏师德,不够一个教师资格”。笔者以够不够教师资格,不能以一时一事来认定,但说他师德欠缺一点也不过分,说他是个优秀教师更不敢苟同。

我们并不要求每个教师都要成为英雄,都要以牺牲来表示对职业的忠诚。但教师要有起码的职业道德,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的灵魂工程师,是天底下最神圣的事业。其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当一个人成为教师那天起,不仅要为人师表,成为学生的良师益友,而且只有教师“要爱生如子”,学生才会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感情。师生关系就是建立在这种如同契约一样的道德基础上的。每个教师在职业活中动中都应当遵循这样的职业道德,履行其职业所规定的职责。而范跑跑既然认为教师职业不神圣,却又说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教师。那么他的优秀岂非仅是在紧要关头能够丢弃学生而保存自己的本能吗?

我们承认,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因而在灾难面前也有平等的权利。但我们看到在同一灾难面前表现出两种不同的人格品质。同样是灾难,喊“干部留下,让学生娃先走”与“学生留下,让领导先走”虽然同样是为了人,但却有品德高尚与恶劣之别。前者体现了“吃苦在前,先人后已”的优秀品质。而后者则是“官大优先,草民下贱”的官本位意识。这绝不是说,只有自我牺牲,舍生取义才是唯一的高尚行为。但对那种不顾多数人的安危,“临难逃遁,草间求活”的高官们和“跑跑教师”,绝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至于那个在克拉玛依那场大火中为了自己而不顾上百名孩子生命的官员况丽,更是有罪。

孩子是一个民族的未来与希望,爱护孩子,首先抢救孩子,体现的是民族精神,而先“跑跑”体现的自私和个人主义。有网友说得好,须知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遇上这样或那样的不幸,如果你在关键时刻选择放弃别人,那么你就别指望能得到别人的任何帮助。可悲的是范跑跑不仅没有正视自己的行为不当,反而宣扬一套理论麻醉自己和迷惑他人。我们只能说这是道德的伦丧。请问,这样的教师能将我们的孩子教育成优秀的新一代吗?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