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828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野山的呼唤; 余秋雨在向我们传达什么信息?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06-12
更新时间:2008-06-12
浏览:839次
评论:3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余秋雨在向我们传达什么信息?

     野山的呼唤



6月5日,人民网首页推出文人余秋雨的博客文章《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

此文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中国互联网如同发生了海啸,短短时间点击达到数十万,绝大多数网友是“愤怒的火焰在燃烧”,万炮齐轰余秋雨。余秋雨面对千夫所指,唯一的回应是将反对他的留言删掉了100多页。6月7日,天涯、凯迪等各大论坛接到上级通知:删除讨论余秋雨的全部帖子。

余秋雨在文革中,曾是个政治文化人,参与写过大批判文章。文革后,余秋雨一度钻研戏剧。以后,陆续发表散文,其文章少见政治色彩。在大多数人们的心目中,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文化人,发表的散文集《文化苦旅》等著作,一度洛阳纸贵。

但是,历史的包袱使他一直是个有争议的人物,纠缠在官司中。他曾感慨:“真理未必愈辩愈明,大众的眼睛未必雪亮,这就是世间的不公、人性的无奈。也许,这是上帝在用一种逆反方式重新提醒我有关知识分子的责任?”

没有想到的是,余秋雨会在当前敏感的时刻,对敏感的话题,发表了一篇政治色彩很浓的文章。他既不懂地质灾害,又不懂建筑;既不管教育和对外宣传,又不管司法,而且他又不在抗震第一线,对受灾地区的情况并没切身体会,因此不能不让人怀疑:文章中的观点,并非只是他个人的意见;文章的出笼有着一定的背景,带有极大的试探性。

对于余秋雨博客的批判文章很多了,许多网民是逐段批判,我就不重复了。在这里,我更感兴趣的是余秋雨文章的出笼及传达出的信息:

一、余秋雨强调:“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 “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我们不知余秋雨所指的国际地震专家是何许人,但余秋雨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这次地震的级别决定了“房屋都会倒塌”,不论是豆腐渣工程还是优良工程,不倒的“除非有特殊原因”,因此不要拿“倒塌的学校”说事。在八级地震面前,既然房屋都要倒,就不存在人祸问题,追究豆腐渣工程在理论上毫无意义,打官司也赢不了。

这是在用“权威”来堵灾民的嘴,阻挠灾民行使法律的权利。国内有媒体透露:宣传部门已向国家媒体列出了禁止报导的内容,其中包括伪劣的学校建筑。余秋雨的文章,从客观上和宣传部门加强舆论控制的措施遥相呼应。

二、余秋雨强调:有了八级地震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 政府有关部门“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

我在建设主管部门工作了8年,还主持过全国优质住宅小区工程评选,我知道,测定一个倒塌的建筑质量有无问题,要比一个完整的建筑简单,不需要很长时间,也不是他讲的“麻烦得多”。但是否能查出伪劣建筑后面的腐败问题,肯定要比单纯的质量问题复杂的多,麻烦得多。灾区有关部门能不能“腾出手”来检查处理,这不该由余秋雨来下结论。余秋雨不懂建筑,却摆出懂行的样子,不但讲出上面一大套糊弄人的理由,还以“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来忽悠失去孩子的家长,看得出他在鹦鹉学舌,是在代人而言。他释放出的信息是:除了八级地震这个主因,有关部门不可能论定出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也就是说,民众质疑的腐败问题被揭露出来的可能性很小。

三、余秋雨强调:“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

灾区人民什么表现是余秋雨心目中的“杰出”、“动人”?余秋雨没讲。余秋雨在这里指责灾民“横生枝节”,是冲着文章开头提到的:“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

在这里我并不想论述:遇难子女的家长在周围其它建筑没倒塌只有学校倒塌的情况下,有没有权利要求对学校的建筑质量进行质量检查?或者在确定质量有问题的情况下有没有权利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而这些要求是不是“横生枝节”?我只是感到奇怪,你余秋雨有什么权利在这里教导灾民“要做的是”什么!有什么权利警告灾民“避免横生枝节”?一个书生,如此口气,让人不能不怀疑,余秋雨在传递来自权力部门的警告。

四、余秋雨强调:“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

余秋雨不是不知道,“被反华势力利用”是一顶能压死人的政治大帽子。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饱受亲人离去痛苦的灾民心上再插上如此致命的一刀。

这种帽子,常常来自宣传主管部门和政法主管部门。余秋雨用“含泪劝告”这样的词句来形容自己发表此文的心情,传达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有关部门已经对请愿的灾民下了“被反华势力利用”的结论,如果这些灾民不听劝告,将会被列为社会不安定因素,其下场,不会比某功练功者、天安门母亲、蒙冤受屈的上访户好。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历来的民间反腐、民告官结局都不好,因为你面对的不是个别的腐败分子,而是一个庞大的、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

五、余秋雨指出,海外反华的“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1、是天灾,更是人祸;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4、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这是余秋雨凭自己的调查得出的结论还是有人指点,我们不敢妄猜。

余秋雨在国内,怎么能看到普通民众看不到的海外媒体报道?显然有部门给他提供了条件,他可以堂而皇之地告知天下而不会被追究。这是余秋雨写博客的背景。

余秋雨在社会上是个有影响的人物,其博客的点击率虽比不上年轻的文化人韩寒等,但也是排在前列的。何况余秋雨当年是个阶级斗争观念很强的人,信奉“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其立场、观念和现在的某些执政者很相近,由他代表政府出面劝告灾民再合适不过了。余秋雨写的博客是棉里藏针,有杀气而不赤裸,有影响而不张扬。

官方网站紧密配合,立即把余秋雨的博客文章放在首页,体现了高度重视,起到了迅速扩大宣传的效果。

当网上掀起强大的反对浪潮,海外质疑余秋雨说出了政府想说而不敢说的话时,宣传部门罕见地下令禁止讨论私人的博客文章,其背景绝非一般。

这一切,难道仅仅是巧合?

看得出来,余秋雨的博客文章已完成了对灾民施压及试探民意的使命。

天灾常常和人祸是连在一起的,天灾往往使人祸的问题凸现出来,天灾使百姓受难,人祸是几何级数地加大灾难。

尽管我不同意余秋雨的观点,但我要感谢余秋雨释放出来的信息让失去孩子的灾民和全国人民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有了思想准备。我们为这些灾民的命运担心。

我在这里对那些真正怀有爱心的网民深深地鞠一躬,也许因为你们正义的呐喊,有可能使那些失去孩子的灾民免予受到人祸的再一次残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6-12 15:27:41 提到] [FROM: 10.]
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震灾之最丑

--------------------------------------------------------------------------------

网络中文论坛 作者: 陈维健 2008-06-10 11:02:52

四川大地震过去已近一月,在此一月,经历了大悲大愤,灾难中虽然有邻里间的相互救持,亲人间的滴血爱护,更有老师为学生护难等人性光辉,但也看尽了中共和一些国人之丑。号称百万雄师的解放军三天进不了灾区,一位年轻的女导游却能从灾区带领二十几个游客,扶老携幼仅五个小时就逃出灾区,号称全天候作战能力的中国空中之鹰,却因天气条件不能在灾区降落。海内外捐款已达四百多亿时,有达一万多亿外汇存款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合起来所投入的灾区的资金还不到三百亿元。灾区民众还有不少人在塑料布下栖息时,大批救灾帐蓬却出现豪华住宅区。当灾区民众还在饥寒之中时,却有救灾物资被倒卖到商店。当民众对灾区民众发自内心的捐款,却被各级政府机构操纵成逼迫性摊派的敛财运动,那些少捐款和没有捐款的商家竟然受到围攻。 哀悼之日挥舞国旗,呼喊 “中国加油”“四川雄起”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仿佛这场天灾人祸,是海外敌对势力制造的,因而“群情激昂,同仇敌忾”。震灾来临之前高调宣传,中国对地震不但能够作长期预报,中期预报,短期预报和临震前预报的媒体,当地震来临时,连昔日吹嘘的文字还没来得及删除,就面无愧色宣称地震是不可预报的,并借国际之名称是海内外的共识。几万人的死亡,千万人失去家园,中共不承天担责,反把丧事当作喜事办。把灾难书写成英雄谱,以“多难兴邦”,之乱言,以对痛失亲人和家园的灾民。一个民族发生大灾难时,竟然有如此众多的丑陋和心智昏乱,让人不胜其悲。


这次四川地震最让人怒不可竭的是因豆腐渣工程,数以千计的孩子倒在废墟瓦砾之中。当失去孩子的家长们群起问责政府时,绵竹市委书记竟然跪求阻拦家长前往政府部门。然而这种丑行还未仅仅停留在官奴之中,一些御用文人唯恐官家不力,以文相助,继而登台出演。以中国口红作家之称的余秋雨,也来了一场“含泪劝告学生家长”。余秋雨说:“请愿家长情绪激烈,所以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又劝告灾民说13亿人默哀了,一位佛学大师说有十几亿人的护持,这些往生者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孩子如果九天之灵,也一定已经安宁了。并且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看了余秋雨的“含泪”所感到的不仅仅是余秋雨的无耻,他的无耻是涵盖了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无耻文人的卑鄙。为了拍马与政府保持一致,竟然可以将灾民的问责说成是为反华媒体找到借口,而要他们闭嘴。

余秋雨的“含泪”一出,即成为中宣部推荐网文。只要打开中国的网站无不“含泪”相看。中国大地震后,中国的无依无靠的灾民除出依靠政府的一点施舍,被迫还以十分的感恩以外毫无办法。他们的痛苦和思想都被媒体随意编织成美丽的图画,汇编成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当灾民愤起发声,问责政府时,万岁的解放军则反目威胁阻拦灾民上访,更有余秋雨之流的文人含泪恐吓相劝。你们这样的行为是为反华媒体提供反对政府的借口。文人无行,为了半点利益平时写点花样文章,吹吹拍拍也就算了。在面对几千个孩子生命的冤祸,竟然还要将“反华媒体”加祸于这些痛失孩子的家长。则是到了天良丧尽已无做人资格的程度。还有那个所谓的佛学大师,不知道灾难之时斩妖除魔,竟然肋桀为虐,把死于人祸非命,死不瞑目的孩子骗说已在九天之灵得到安宁。在这位佛学大师看来,政府都为你们默哀了,你们都已升天成佛了,你们难道还不满意,还想造反不成。以一句升天成佛的话,为政府荡平几千个孩子的冤魂,这样的佛学大师已是欺善凌弱,拐骗妇女儿童之罪,不入火烧油煎之九层地狱佛也无道。余秋雨在文章中说他想象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我们更想象不出的是,余秋雨在灾区学校倒于豆腐渣工程的铁证如山之下,在失去孩子的家长悲痛欲绝之中,不但无一丝愤怒之情,半点侧隐之心,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著书立说包庇政府,阻拦问责灾民,可谓无耻之中也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

余秋雨在含泪之前,已有以导师身份对答网友有关“天谴”的来信。他说关于“四川地震是天谴”的谬论,不管是谁,提出这种谬论都是大恶。因为这种谬论把十三亿中国人当作了“天谴”的对象,把已经死亡的五万多同胞当作了“天谴”的对象,实在太让我们愤怒了!十三亿中国人做错了什么。五万多同胞做错了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天”在惩罚他们?如果真是这样,我要套用关汉卿的语言对“天”高喊一句:“天啊,你残害苍生枉为天!”如果说余秋雨是一个中共的普通干部那也就算了。但余是一个知名的中国文化学者。不会不知道“天谴”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文化中有关“天人感应,天人合一”之说。中国古代先民认为水灾,干旱,地震这些天灾都是执政者无道作恶不顺天理造成的,是上天对执政者的警示。如《竹書紀年》記載夏王朝末代皇帝桀。窮奢極欲,暴虐嗜殺。民眾的生活則十分困苦。夏代臣民指著太陽咒罵夏桀說:“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說,你幾時滅亡,我情願與你一起滅亡。另一方面中国历代的帝王也把天灾看作对自己执政的警示,每当天灾来临时都要反躬自审,然后祭天伏罪,书写“罪已诏”。天谴之说也反映了中国的帝王还把百姓当作自已的子民,老百姓遭灾就是对自已的惩罚。这些天谴的文化内涵余秋雨作为一个文化学者不会不知道。但是为了迎合中共,竟然不惜歪曲中国文化“天谴”的对象,把对执政者的天谴说成是对黎明百姓的天谴。说到此,我也不得不象余秋雨一样喊一声“天啊!中国文化竟然被汝之辈戗害到如此地步”

余秋雨之流为中共真可以说二胁插刀,他们非常清楚,如果让冤死孩子的家长问责政府豆腐渣工程,必然牵出千千万万的贪官来,而今天家长可以问责豆腐渣工程,明天就可以问责地震局的预报,从地震局的预报又可以牵出中共政权对地震的瞒报。而一当瞒报地震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时,这样的惊天不赦之罪,中共必将完蛋。作为口红文人余秋雨在为中共政权涂抹口红时,他的身上也沾满子腥红。中国是一个有着历史悠久的国家,以中国历史之长,中国文人之丑也是不胜枚举,但是当无阻拦灾民告状的文人,我想余的含泪一文,必将以丑中之首,载入中国文人的丑史。

 
2   [dokknife 于 2008-06-12 15:07:01 提到] [FROM: 10.]
蒋书记的膝盖和余秋雨的泪花


送交者: 野狼之嚎 2008年6月11日12:23:17 于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蒋书记的膝盖和余秋雨的泪花


四川地震破坏力之大,震区损失之重,让人心痛。其中最让人痛心的是很多学童在倒塌的校舍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可以想象,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该是怎样的伤心。

地震后抗灾抢险的新闻报道让大家感受到中国军人和国内外抗灾抢险队的可敬和可爱,同时也把脆弱的学校建筑展示在世人的面前。人们有理由发问,为啥在离地震几百公里外的重庆市没有其它房屋倒塌,没有其他人员死亡,而单单只有两座小学出了事?难道这次汶川地震的地震波专门与学校作对?

面对这样的质疑,中国政府多次指出,地震后一定要追查有关人员的责任。人们相信,这些在校舍建设过程中贪污腐败的人一定会受到惩罚。同时,人们也担心,一旦这个倒塌的建筑废墟在灾后重建过程中被清理干净,一切证据都没有了。基于此念,一些人,尤其是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行动起来,依照中国公民持有的上访权利,想让上级领导尽早过问和解决问题,这本是一件无可非议的事。

可是这件事竟然也掀起了波澜。先看看这个报道(5月26日《南方都市报》):

“绵竹市(德阳市下辖的县级市)五福镇富新二小的教学楼在地震中坍塌,造成127名小学生不幸遇难。127名遇难小学生家长组队前往德阳市委反映问题,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跪倒在队伍旁,恳求家长留步。

据报道,市委书记蒋国华为极力劝阻死难学生家长不要徒步前往德阳上访,在绵竹中心广场突然跪倒在队伍旁,挥着手请求家长们留步,高喊:“请相信绵竹市委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不要走了!”可蒋国华的下跪并没有阻止住家长们上访的脚步。(ZT完)”

蒋国华这一跪让人跌掉眼睛。一个GCD的书记竟然给老百姓跪下了,逆了中国几千年来官民的尊卑。这下好了,人们的注意力一下子从学校质量问题转到了蒋国华书记的双膝上。有人说,蒋国华作为绵竹的书记,自身形象代表着党,代表着政府,他这一跪不就等于让党给人民跪下了。

除了过去的跪礼外, 跪这个姿势有几种意义,一种是崇拜,你太厉害了,俺对你五体投地,跪下了。第二种是谢罪,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心里忒过意不去,为表示这种忏悔,给你跪下了。蒋国华书记之跪肯定不是跪礼,也不是忒崇拜这些上访的民众,估计也不是干了对不起人民的事心里有愧。如此一来,他这一跪就完全没有意义也没有道理了。

不过,也有一些人同情和理解蒋国华书记。他们认为,蒋国华之所以下跪来阻止这些人上访是从大局着想。他的意思是,学校倒塌这件事不需要上级领导过问,绵竹市自己就完全可以解决。尤其现在,大震当前,国家,省,和德阳市的领导都在救灾,你们这一去不是给人家添乱吗?另外,德阳那地方有不少外国记者,这事情要是让他们写成报道发到国外媒体上,不是给国家和民族丢脸吗?所以,在百般劝解无效的情况下,蒋国华跪下了。这一跪表现了一个有责任干部的爱国情操。俺再ZT一段别人的评论:

“由此看来,市委书记向上访群众下跪,丝毫无损其男儿形象,丝毫无损党和政府声誉,这一跪却因其对民众的真情实感,对政府的尽职尽责,使其人品官德得到升华。”

同样对于这件事,大作家余秋雨采取的方式就不同了,他根本就没有用肢体语言,只用他那只在文革时代就已经很犀利的笔三言两语就和蒋国华双膝跪倒异曲同工了。余作家含着眼泪,出一篇博文把这个“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给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说明白了(见附文)。

余秋雨作家和蒋国华书记都有一个火热的爱国之心,他们希望的是,这些家长们应该节哀顺变,不要再节外生枝无理取闹了。党和国家已经为你们这些灾民尽了最大的努力,你们去闹只能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了。

不过,由于余秋雨作家是含泪写的这段文字,免不了烟花头晕,道理讲得太粗,经不得细考。俺今天就从这堆粗鸡蛋里挑点细骨头来。

余秋雨说: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余先生不愧是名人,接触大师的确五花八门。不过这位大师的话实在不能说服人。别说是对中国广大持有无神论的民众,就是对一些佛门子弟来说,地震后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就让几万死难者都成了菩萨,简直就是是天方夜谭。俺接触佛教不过,但俺知道,要成为菩萨,必须经过多年严格的修炼。现在,余秋雨的大师朋友竟然说有十几亿人默哀,死者就成了菩萨,岂不是在挑战中国人的佛教常识? 估计中国的高层领导不会和余先生这样轻信,不然肯定会高兴得跳起来。按照他们的级别,死后十几亿人同时默哀是免不了的,这菩萨帽子还不是囊中之物?

当然,胡温他们不会相信这个大师的鬼话。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中国领导人设立这种默哀形式的理念很单纯,就是对死难者进行悼念,而不是在制造千万个保佑中国的菩萨。

另外,不知道余作家清楚不清楚,这些默哀者中有很多基督徒和信奉伊斯兰教的,如果告诉他们,这次他们参与默哀给佛教立了大功,壮大了菩萨队伍,他们肯定会哭笑不得。

俺不知道有多少家长会单纯地去相信余秋雨介绍的这个大师的诡言。我不信,估计余秋雨自己也不信,不然怎会有这一句:“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请教余秋雨,既然他们都成了菩萨,你何以还怀疑他们在九天无灵?

余秋雨还说: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余秋雨朋友遍天下,现在他又从宗教界转到了科学界。他此位朋友也很厉害,虽没有大师头衔,但“国际地震专家”的帽子也很吓唬人。不过这几个专家和那个佛教大师同样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本人就是学结构的,抗震设计别说是八级了,只要建设者有钱,抗九级,十级地震的建筑物都可以设计和建造出来。可以肯定,如果把成都市新建的个办公大楼放到绵竹那里当成学校,那些孩子根本就不会死亡。如果你要是不相信俺,你可以查查,中央四台前不久就有个节目,说三峡大坝是按照抗震十级来设计的。

此时,俺忍不住要问,余秋雨的“大师”“专家”朋友怎么都出现这钟常识性的低级错误?是余秋雨交友不慎,让人忽悠了,还是他想借这个虚拟的“大师”“专家”幌子来兜售自己的私货呢?


余秋雨还说:
“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余秋雨先生非常重视荣誉,尤其是国家荣誉。早在文革期间,余秋雨就对邓小平他们所谓“造船不如买船”的卖国言论进行过严肃批判。不过,他的主子张春桥他们最后还是没有阻挡邓小平复出的步伐。

虽然非常婉转,但我们还是看出了余秋雨对这些上访人的批评。至少他认为这些人不是在为国家赢尊严。另外,余先生对那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非常警惕,一直认为他们“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

如果让余先生治国,他肯定会取消上访制度。因为消灭了这个制度,就从法律层面铲除了让中国失去尊严的机会。没有了上访,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怎能知道我们有豆腐渣工程,怎能知道我们有错,怎能有机会来颠覆我们?

如果让余先生治国,他也一定会禁止外国记者们进入灾区,更不会允许外国救援队,尤其是日本救援队到灾区救援。因为这样,即使我们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情,比如学校出了豆腐渣工程,国际上的人也不会知道。只要家丑不外传,我们的尊严就还在,那些错事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可是余作家忘记了,一个国家或一个人要是自己心里没有了尊严,面子上有尊严又有何用?

请教余先生,如果我们现在将那些倒塌的校舍清理掉,所有中国人都闭口不谈这些校舍的质量问题,所有敌对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可能有的豆腐渣工程问题,中国是不是就非常有尊严了?

俺试图理解一下余作家的尊严观。谁都知道,余先生在文革期间是张春桥手下上海写作班子“石一歌”的一只笔。四人帮倒台后,曾有很多人呼吁余秋雨忏悔。对此,余先生没有一言一字忏悔之意出来。并宣称:我不忏悔!

时隔多年以后,我们再看看维基百科怎样介绍余秋雨的文革经历:

“余秋雨的父亲余学文曾在文革时遭关押迫害达十年之久,叔叔余志士割脉自杀于安徽蚌埠。但有人认为他在文化大革命时曾是张春桥、姚文元麾下的“石一歌”寫作組的健筆,然而“石一歌”小组的几百次会议余秋雨一次都没有参加,而且其中相当长的时间余秋雨不在上海。1999年4月27日,《文藝報》發表余开伟文章《余秋雨是否應該反思》,揭起余秋雨的文革內幕。1999年第10期《四川文學》發表张育仁文章《靈魂拷問鏈條上的一個重要缺環》,文中指称余秋雨曾經是“紅衛兵”。余秋雨之后曾在《借我一生》一书中,详细回忆自己家庭当时被造反派打倒,全家老少八口人靠每月二十六元的救济求生的经历。”

读完这段,俺深为震动。这个在文革时吃香喝辣的余笔杆子现在竟然成为了文革的受难者了!

余秋雨一家文革中如此的遭遇,竟然没有动摇余秋雨当时随风附势紧追在张春桥身后,不知是不是也能反映他为国家的尊严而不顾自家的屈辱的高尚情操。当时当余秋雨龙飞凤舞祭出一篇篇大批判文章时,不知道他又没想过别人正用他的文章在批斗他的父亲,折磨他的叔叔。也许,他当时可能认为有个更大的尊严要他去维护,他可以大义灭亲。可是,今天余秋雨又把自己亲人在当时的遭遇展现给人,企图以此来说明他不可能追随张春桥的时候,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到他父亲和他叔叔的个人尊严?

现在,当余秋雨含泪劝告这些上访家长们要维护国家尊严的时候,他会不会想到失掉生命的孩子们的个人尊严。难道我们国家的尊严就是要牺牲个人尊严才能建立吗?

不管怎样,一群人自然会感谢余秋雨。这就是那些豆腐渣工程的制造者们。这些人此时肯定会表现出高尚的爱国情操,紧跟在余秋雨后面呼吁大家以国家尊严为重。等那些废墟消失以后,他们也想文革后的余秋雨一样东山再起,继续为国家建设更多的学校校舍。他们还会像余秋雨一样,找出自己七大姑八大姨的历史经历,完善地说明自己不可能偷工减料搞豆腐渣。


 
3   [dokknife 于 2008-06-12 12:46:16 提到] [FROM: 10.]
含泪劝告余秋雨先生:敬请您重新做人!

      吴祚来


读了余秋雨先生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我突然要落下眼泪,我也想借题给我尊敬的余秋雨先生写同题文章《含泪劝告余秋雨先生》。

余秋雨先生看到的国外媒体里的新闻镜头,“反华媒体”是真实地拍下来的,还是造假的?如果是真实的镜头,那是新闻记者的责任与职业,他们由此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也是他们的一家之言,我们用不着上纲上线,将其定性为死心塌地的反华媒体。

余先生讲了国外媒体对华“诬陷性”的四点,其一是反华媒体说众多学生遇难,“是天灾更是人祸”,这是事实还是诬陷?余先生应该知道灾区刘汉希望学校,为什么没有倒塌?那些倒塌的校舍,当然是人祸,如果不是人祸,就是官祸,都是贪官惹的祸。

余先生讲的第二点,就是法院不受理遇难学生家长的申诉,这是反华媒体说的,但请余先生证明一下,法院受理遇难学生家长申诉的证据。余先生的意思是说,法院受理,但外国反华媒体却诬陷中国法院不受理?这条新闻是真是假,不由余秋雨先生说了算,而应该有法院或相关部门说明真相。余秋雨先生不是有关方面发言人。请余秋雨先生告知天下:四川有关法院正式受理遇难学生家长申诉的证据!

五个记者被短暂拘留,也许是盘问或质询,时间很短,没有必要造这个谣吧,如果是假的,也应该由相关部门来说明。余先生却将其定性为诬陷,余先生没有证据反证,怎么可能定性呢?还有“地震使中国民主了吗”,这是一句询问,询问是为了得到应答,但余秋雨先生也将其归纳到诬陷之说了。

现在国家第一要务,是救灾,是那些堰塞湖泄洪,是抵抗次生灾难,但中央还下派了纪检部门,强大的纪检力量正在审视着可能出现的贪腐,我们能不能将这些反贪的纪检人员说成是制造麻烦者?当然不能。各司其职。同样,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他们人生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孩子会不会像余秋雨先生深信的那样成为天上的菩萨,他们不关心,他们要的是真相,是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他们不仅仅是为自己的孩子讨公道,也是为天下的孩子讨正义,如果此罪不究,更多的贪官腐败者还会前赴后继,更多的孩子会成为天国菩萨,而不能与自己的父母同学成为地上的生命。

余秋雨先生说灾区政府无法腾出手来处理遇难学生家长问题,但我要告诉余先生,中央有关部门早已派出调查组调查取证,所谓刮风并不影响下雨,处理学校伪劣工程、学生遇难与救灾由不同的部门来处理,各行其实,我们没有看见要求法院与纪检人员全部都去一线泄洪或发放救援物品吧。在全民共愤中,在全世界的媒体关注下,让那些造伪劣工程的建设者与官员曝光,不会影响到中国的形象,只会给那些中国恶人以严厉地警告,告诉他们不对孩子与学校负责的官员与建设者会是怎样的下场。

余秋雨先生的文章里,我们看到他对一些外媒的敌意,似乎中国的恶是外国传媒人造成的,似乎外国媒体总在等着中国出现巨大灾难,既然外国人如此之恶意,为什么余先生要走遍世界?文化苦旅为什么不写孩子们的教育苦旅呢?以余先生的影响力,如果走遍了全中国危房学校,我想中国的孩子会得到更多的福祉。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攻讦余先生了,因为余先生对传统文化太多的粉饰,对现实太多的虚置。在他心中,失去孩子的悲苦,还不如所谓的国家文化形象的一付耳环或一抹口红重要呢。

更为严重的是,余秋雨先生将那些为自己孩子讨公道的人,置于不义的地位,就是这些人不能申明大义,不能替国家着想,你们的孩子已成为菩萨了,已在天国里护佑我们中华了,但你们却在如此危难之际给政府添麻烦,真是令人遗憾!

余秋雨先生,你置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于不义之地,是大罪孽呀!

我希望听见你的忏悔声!

对不起了,余秋雨先生,我希望你重新做人,重新做文人!

                    ※   ※   ※   ※   ※

                    附秋雨先生原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余秋雨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 是天灾,更是人祸;
2、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

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