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649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芦笛: 莎朗.斯通与章子怡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8-06-02
更新时间:2008-06-02
浏览:967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莎朗•斯通与章子怡


芦笛


闻一多诗曰: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前段远离红尘,偶尔上网,看到了地震引出来的一系列从政府到人民的良性进步,令我惊喜莫名,转觉得中国还是有点希望的。前两天回家后,恢复了每日的爬网作业,又是“分开八片顶阳骨,倒下一盆雪水来”,免不得又想起了闻一多的诗,只是改动一字,藉此表示自己的感觉: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正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不对在什么地方呢?在灾难引出了国人的善良博爱的人道情怀同时,也为某些(远不是少数)国人充分暴露自己邪恶心术、狰狞面目提供了机会。对这些人来说,中国遭到了这场大灾难,只不过为他们创造了一个“意虐”与“情感讹诈”(emotional blackmail)的良机,适足让他们喷泄莫名其妙的深仇大恨与无边怨毒。

“意虐”这词是我生造的,它属于意淫的一种,即性迫害狂患者在想象中以施虐而获得巨大快感。此乃爱国愤青的国术之一,因言罹罪的好莱坞影星“晒软石”(Sharon Stone)就是他们“意虐”的最新对象。不信请到国内网上看看去,愤青们正在想象中将那倒霉的女艺人“奸”得痛快淋漓。这种任何一个正派人都无法容忍的兽行竟然是打着“爱国”的“高尚”旗帜,以“救灾”的“人道”名义进行的!哺育出这种“爱国匪类”的国家,是不是本身就有三分邪气,只配正派人唾弃?

那么,晒软石究竟闯了什么泼天大祸,要招来中国人民群策群力、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酣畅淋漓地意虐之?据说是她上了香港记者的圈套,老老实实地讲出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她开头觉得地震是天报应,后来见到她崇拜的达赖喇嘛以德报怨的高尚举止,才深受教育,云云。这就被爱国志士们理解为恶毒诅咒中国,要群起在公众场合白昼宣淫,进行性虐待了。

芦某孤陋寡闻,不知道原来流氓犯罪也可以是爱国壮举。奇怪的是,中国历史书从来不讲卢沟桥事变后不久发生的“通州事件”,在该事件中伪军听信了中央社的捷报,以为日本人被打败了,于是便起来“反正”,大肆屠杀日本侨民,在真实中而不是在想象中轮奸日本妇女。按共党刻下的爱国逻辑,连心直口快的晒软石都该活活被“奸死”,当年那些屠杀手无寸铁的日本侨民、强奸无辜日本妇女的罪犯们岂不更是爱国英雄了?

如果晒软石该被活活奸死,那该被蹂躏的中国妇女似乎就更多了。这“天报应”的话似乎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未便让鬼子掠我之美。台湾发生大地震那阵子,我恰好在国内,见国人喜形于色,奔走相告,都说这是上天给台独分子特别是李登辉的惩罚。自接待我的官员直到下面的“知识分子”们,无一人不拍手称快,口称“活该”,让我直觉得脊背冒冷气。

等到后来看到政府竟然趁火打劫,把同胞的灾难变成政治斗争的强大武器,逼迫台湾同意国际社会的救灾援助必须通过中国红十字会之时,我的愤懑和绝望就达到了顶点: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此何人哉!世上竟然有这种丧尽天良毫无人味的豺狼之邦,而我周围的人居然对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视若无睹,处变不惊!

太平洋再深有底,中国人的下作没底,台湾震灾引来的国人的狂喜,跟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全民狂欢比起来还真算不了什么。就连国外某些所谓自由知识分子如林思云之流,竟然也情难自抑,一再在网上撰文歌颂这大好消息,为本拉登呼唤“革命自有后来人”!

所以,爱国匪类们要“奸死”晒软石,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先得把自家女眷送出去。和尚动得,Q爷动不得?中国人可以幸灾乐祸,鬼子就不行?难道中国人的命是命,鬼子的命就不是命?咱们是哪儿来的单向施暴特权?圣人两千年前就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痛恨别人幸灾乐祸,以后在别人遇到类似灾难时就得稍微有点人味。

其实说痛恨别人幸灾乐祸还是抬举这些爱国匪类了。晒软石惹下大祸的真正原因,我看还是流露了对达赖喇嘛那“披着袈裟的豺狼”的倾慕。如果爱国匪类们之义愤确实是出于对死难同胞的心痛与珍惜,那为何他们对在六四中死于政府的冷血屠杀的烈士如此冷漠?同样是同胞,同样是死,为何死在自然灾难中就重于泰山,死在共军枪下和坦克履带下就轻于鸿毛?

所以,所谓“敢犯强汉,虽远必诛”,不过是意虐引发的巨大快感高潮中的谵语罢了,爱国匪类们说的其实是“敢犯我党,虽远必虐”。爱党就是爱党,爱国就是爱国,爱民就是爱民,只有敢做不敢当的????,才要把“爱党”冒充为“爱国”,把党国哺育出来的豺狼心性导致的对同类莫名其妙的憎恨,伪装为善良博爱的人道情怀。

据说晒软石和CNN都作了道歉(虽然我对CNN犯了什么法一无所知),这似乎确凿地证明了“手淫强身,意淫强国”的伟大真理,如今党国似乎真有点“敢犯我党,虽远必虐”的威风了。

可惜啊,要搞这套,美国黑兄弟比咱们更加弓马娴熟得多,君不见现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政治正确”就是他们反复抗议的结果?不但“黑人”不能说,只能说“非洲美国人”,就连黑板(blackboard)都得改称“粉笔版”(chalkboard)。类似地,在女权斗士的压力下,现在连男性的“主席”(chairman)都改成中性的“主席”了(chairperson)。女权运动是如此彻底,以致她们竟然连“经理”一词都看出性别来,以为manager前头那个man是指“男人”,准备改为“personager”,幸亏后来有人告诉那些文盲,那个词是从拉丁里来的,与男人毫无相干,这才免过了她们的手术刀。

稍知心理学的人都知道,此乃典型的自卑情结(inferiority complex),患者因为缺乏自信,变得特别敏感,非常容易被冒犯,为捍卫自己的尊严处处表现得咄咄逼人,富于侵略性。所以,抗议从来是弱者的专利。天下从来只见弱者抗议强者,无论国际国内都如此。可笑的是愤青们????到连这起码的道理都不懂,拉都拉不住地要去显摆自己的怯弱。

西方所谓“少数民族综合症“(minority syndrome)就是这么回事。我们系里原来有个印度女孩就这德行,最后是大家都怕了她,说她scary。所谓“怕”,其实是“嫌恶”的婉转表述。本来也是,人性都是相通的,除了沙漠,凡是有人群的地方,行为规范都大同小异,那种心眼奇小,处处“于无声处听惊雷”,莫名其妙地时时翻脸发难的人,谁耐烦侍候?谁天生贱了,爱看你那酸菜脸子?敬而远之,根本不理睬你,看你还有什么理由作怪?

同理,这么折腾下去,国际舆论界迟早要发现中国scary,惹不起,不但在国内厉行舆论管制,还要箝住国际悠悠众口,人家惹不起,总能躲得起这种无赖吧?从此晾????,绝口不提,看你还有什么理由发作?把中国乃至中国人搞成神憎鬼厌的厌物,是不是就是爱国匪类们的奋斗目标啊?

晒软石受辱同时,背叛祖国一头扎进美帝国主义怀抱的章子怡则出来大作爱国秀,下面这段话是从网友转贴的她的博客里的文字摘出来的:

“今天午餐的时候我到Eden Roc筹款,当我向一组人讲述汶川地震的情况时,发现他们对此一无所知!我气愤的像个疯子‘你们难道是白痴吗?你们衣衫楚楚,装扮得像是个与社会有共鸣的人,可你们连地球上正在发生什么都不知道,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过于强烈的愤怒使我失去了理智,我放声痛哭,不争气的我不停地抽泣,根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话讲完。对面的人被我的反应惊呆了,他们哪里想到自己的无知,让这个中国女孩受到如此之大的伤害!!!!!他们的无言以对,说明了一切,他们惭愧极了!几分钟之后,我渐渐平静了下来,抹干眼泪的我只说了两句话,‘对不起,我失礼了!这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赈灾捐款信息, God Bless you!’”

这段激情戏让我想起了两段旧事,其一就是老毛死时禁止全民娱乐达八九天,在国丧期间结婚者被抓捕毒打;其二则是南斯拉夫炸馆事件发生后,李大牙(当时还只是驻美大使,尚非外长)与美国其他官员学者等一道在电视上接受采访,他做张做致,装出世界上第一珍惜人命的模样来,嚷嚷道:现在的问题是死了人,出了这么大的灾难,再说什么都毫无意义!我当时就忍不住对着屏幕问他:六四死的人总比这两三个使馆官员多吧?你那时上哪儿去了?为何不把悲天悯人的人道情怀使出万分之一来?

我想请教章小姐的还是这个问题:您这段激情戏,为何要保留到现在才演呢?六四发生后为何不演?台湾发生大地震时为何不演?九一一事件后为何不演?用这种禁止娱乐活动的霸道方式实行情感讹诈强行募捐,能否适用于您本人?现在国内排出了“铁公鸡榜”,您富可敌国,既然有钱办移民,当然更有钱救济灾胞,咱们是不是也可以以人道的名义强迫您公布捐款数目,否则就要把您列入该榜,肆无忌惮地加以嘲笑?

2008/6/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6-16 09:47:22 提到] [FROM: 10.]
莎朗·斯通:每个人都过度反应得像疯子一般

--------------------------------------------------------------------------------

凯迪网络 2008-06-04 22:43:25

年届五十的美国女演员莎朗·斯通今日成了中文媒体和互联网的焦点。下面来看看莎朗·斯通是怎么说的吧。

记者问:你听说四川地震的事情吗?

莎朗·斯通回答:“我当然知道。”

记者追问:你有何感想?

莎朗·斯通回答:“Well, 你知道, 这说来话长(或译为:这话说起来蛮有意思的,但不会是地震蛮有趣)。因为首先,我不喜欢中国对待西 藏的方式,因为我觉得不应该对任何人不友善。”


“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很关注,我怎么样才能做些事情。因为我不喜欢这个样子。”

“我一直关注,我们该怎么样对待奥运会。因为他们中方对 达-赖 不友善。达 -赖是我的好朋友之一。恰好在这时,地震发生了,当时我想,这是业报(karma)吗?当你对别人不好的时候,坏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了。”(电视画面上的将“I thought, is that karma?”这句话翻译为“这该是报应吧”)

“然后,我收到一封西 藏基金会给我的信。他们要去(中国)灾区帮助救灾。这让我内心哭泣了。他们(西 藏基金会的人)问我是否可以考虑帮助做点什么事情,我回答说我会做的。”

“这给我上了一堂教育课。有时你必须学会低下头,去帮助那些原本对你不友善的人。这个事件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教训。”(笔者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香港有线电视台将莎朗·斯通下面的谈话截掉了)

“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很大的演变,也是我的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今天看报纸,得知达赖喇嘛将到欧洲各地访问,去与世界级的领袖会面。但这些世界领袖们却不愿见他。因为他们不愿因为与达赖谈话,而激怒中国人。我认为,这真是一桶 屁 话,每个人都过度反应得像疯子一般。”

记者:章子怡昨天对记者说,会因为赈灾而放弃某些行程。(笔者注:这只是香港记者问话的一小部分,不知道为什么香港有线电视台没将问话全部放出)

莎朗·斯通:谁?

记者:章子怡。

莎朗·斯通:“任何人都可以说出他想说的任何话,这是个可以自由发言和做事的地方,你可以说出你心中想说的话。但是,我觉得那些行为需要停止。你知道,中国人需要更友善,你不能够将自己孤立起来,爱滋病的事例也如是。当我们将同性恋者孤立起来的时候,那些爱滋病儿童正在不断地死亡,每分钟死亡一个,不可这样做。中国人也不应将别人孤立。否则,当他们自己有麻烦时,谁会去帮忙啊?不能孤立别人,这样做不友善,我们需要互相更友好。”

记者:我们应该照常观看奥运会吗?

莎朗·斯通:“那当然了。我们也不可孤立他人,我们应当友善,树立一个让人们知道怎样去做的模范,并期望大家都会做到。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尽力去做好,这是一个好人应该遵循的好路径(Way)。所以,你知道,我不认为抵制(Boycott)奥运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更友善,中国也应如此。” (笔者注:Boycott这个词有确切的中文对应词,大陆一般翻译为“抵制”,港台翻译为“杯葛”。这次,中国大陆媒体却翻译为“我不认为否定奥运是答案”)

记者:---------------(笔者注:这里,香港记者有一大段话,不知道香港有线电视台为什么将记者的文字隐去,以致听众难以理解莎朗·斯通下面的答话)

莎朗·斯通:“I don't think anybody should be anything. I don't think anyboby has the obligation to be anyway except kindness. Thank you. ”(笔者注:香港有线电视台的字幕将这段话翻译为:“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轻易改变自己,除了友善,人没有其他责任,多谢”)。

少年作家韩寒总结道:莎朗·斯通的错误,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媒体说了一场错误的表白,其中关键是错误的媒体。

 
2   [dokknife 于 2008-06-02 14:23:00 提到] [FROM: 10.]
莎郎史通的话与国内媒体说的有明显的区别

  作者:bluesea

  好吧,虽然我是厌烦在政治正确性做太多的表态。但是,这里还是有必要说
的,我这里不是打算为莎大姨做什么辩解,对一个自称是达/赖的朋友的人,脑
子被烧成怎样低下是可想而知的,只是傻大姐说话的原意多少与国内媒体的讲法
有区别,我想还原一下:

  在对方问傻大姨的时候,她开口就是:“你知道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她接着说:“一开始我不满中国人对西藏不好……达/赖是我的朋友(可以省略
的就省略了。)这算不算是一种报应呢?如果你对别人不友好的话。”她继续说,
“然后我接到来自西藏组织的信,他们也打算去参与救援,这让我感动的哭了。
他们问我,是否我要去做些什么。我说我会的。这对我来说一个很大的教训。”

  大致就是这样,显然傻大姐没有说地震是件有很有意思的事情,后面说到报
应的事情,她只是举自己的反例,说自己曾经有个错误的想法。就是这样。说她
当时的说话对地震没有任何同情心,这个呢有点偏差。不是这样。这个傻大姐只
是举了一个很不恰当的说法。

  说她借这次说话,愚蠢透顶的表示支持达/赖,这应该是成立的。就是这样。
或许我英文听力不好,大家自己可以去听一下,因为看到一直在美国听演讲的徐
小平等等人,都说傻大姐是在说中国人获得了报应。

  我觉得一是一二是二,傻大姐的话我们起码有必要还原一下,要定罪的话也
可以清楚,公正。

(XYS20080528)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