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879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三年饥荒人口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14-07-20
更新时间:2014-07-20
浏览:484次
评论:1篇
地址:209.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杨继绳:大饥荒年代的人口损失的讨论

发表于 2014 年 07 月 20 日 由 lixindai

——在华中科技大学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大饥荒对于中国六十岁以上的人来说,是
刻骨铭心的。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前,这
是不可谈论的禁区,家里饿死人也不敢说
是饿死的。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学
界才开始触及这个课题。研究中国当代
史,大饥荒是不可绕开重大事件。不仅是
因为大饥荒是少见的惨烈事件,也是因为
反右倾、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都与大饥
荒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对大饥荒的研究课
题是多方面的,如大饥荒程度,大饥荒深
层原因和直接原因,大饥荒年代的社会状
况,等等,《墓碑》共28章,其中除了展
示灾情的13章以外,其它15章都是专题研
究,可能还有更多的专题。大饥荒年代的
人口损失只是大饥荒这个课题的一个子
题,是《墓碑》28章中的一章。

大饥荒年代的人口损失这个课题,对单个
学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只能依靠国家
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所以,最先推动这个
课题的是当时的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
李成瑞主持了1982年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
查,国际同行认为这次人口普查是成功
的。在公布第三次人口普查成果时,也公
布了1949年以来历年的一些人口数据。其
中,1960年总人口比1959年减少了一千
万。这个数字使全世界震惊,日本一家媒
体说,这是和平时期最重大的人口事件。
用1982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绘出的塔图,明
显地表现出大饥荒相对应的年龄段出现了
巨大的缺口,说明这几年出现了重大的人
口损失:


用1982年人口普查数据绘制的年人口的年
龄结构与性别结构的组合图形。它以纵轴
表示年龄,横轴表示人口数量或比重。横
轴的左边表示男性人口,横轴的右边表示
女性人口。年龄最小的放在底层,然后逐
一将相邻各年龄组向上叠加。从图中可以
看出,在与大饥荒相应的年龄组留下了可
怕的缺口。

这个塔图是形象的,到底这几年有多少人
口损失?国外人口学家开始研究。李成瑞
在佛罗伦萨参加国际人口会议和外国学者
交流了这项研究。他回来后,就和当时的
国家计生委主任陈慕华一起推动了国内对
这个课题的研究。后来,李成瑞发表文
章,对美国人口学家科尔的结论进行了修
正,认为“超线性死亡”为2200万。他又和
计生委一起,设立了国家级课题,向学界
招标,西安交大蒋正华中标,他用生命表
的方法,得出结论非正常死亡1700万。

但是,上述结论没有终止学界的继续研
究。

一, 如果国家公布的人口数据准确的,那
就很简单。

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人口数据,如果这些数
据是精确的,那就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问
题,小学生也会计算。

计算公式连小学生都知道:

某年非正常死亡人口数=(某年死亡率-
正常死亡率)×某年平均人口

其中,“某年死亡率”和“某年平均人口”是国
家公布了的。“正常死亡率”可采用1957年
的死亡率,也可采用1955-1957年三年平
均死亡率,我是将大饥荒前三年(1955-
1957)的平均死亡率和大饥荒后三年
(1964-1966)的平均死亡率,再加以平
均。计算结果是:正常死亡率为10.47‰。

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计算的结果是:1959-
1961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总共为1619.92
万人。

但是,这个结论是不对的。因为国家公布
的上述数据有问题。

二,国家公布的人口数据很不准确

不考虑人口国际流动(当时国家是封闭
的,没有人口流动),如果国家统计局公
布的人口数据是准确的,则在全国范围
内:

当年年底人口-上年年底人口=当年出生
人口-当年死亡人口。即下表第3栏中的数
字应当等于6栏中的数字。7栏中的数字应
当为0。但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算出来
不是这样,见下表:

历年总人口数(年底数)和出生数、死亡数
(单位:万人)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司、公安
部三局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统计资
料汇编1949-1985》,中国财政经济出版
社,1988年,上表中总人口取自该书第2
页,出生、死亡数取自该书第268页

研究大饥荒的学者和人口学家早就注意到
了上述差额。我在《墓碑》第23章中也对
这个问题作了介绍。

三, 对国家统计局数据差误的解释

在我从事这一课题研究的时候,1960年代
公安部原从事人口统计的人还有四位活
着:张庆五(户籍处长)、王维志(研究
员),还有两位年纪太大,头脑不清楚
(其中一位前两年已过世)。这些人都是
人口统计的专家,如王维志是莫斯科统计
学院人口统计专业毕业的,在公安部从事
人口统计多年,八十年代在社科院人口所
从事研究。

我多次向他们请教,仔细向他们询问了人
口数据的形成过程。张庆五介绍,人口数
由基层单位(农村是生产大队)填一个
《人口及其变动情况统计表》。统计表交
到县公安局户籍科汇总以后报省公安厅户
籍处。省公安厅户籍处汇总以后报公安部
三局四处。四处再汇总成全国的数字。从
1954年以来,每年出一本汇总的书。张庆
五从他的书柜里找到了表的样本,他说,
这就是。我一看,是1980年代的,说,不
对呀。他说,六十年代跟这是一样的,这
个表没有变化。我抄了下来(只抄表
头):

请注意,这个表只有“年末总人口”和“当年
人口变动”两大项。当年总人口比上一年总
人口增长多少没有显示,在这张表上也无
法算出。这样,各地填写这张表时,当年
总人口的增长和人口自然变动就无法核
对。上级单位将大量的这种表汇总时,也
很难一一核对。我想,这应当是当年总人
口的增长数和当年人口自然变动数不相等
的原因,即本文表中第7栏(差额)产生
的原因。

我和这两位老专家讨论过多次,他们认
为,这个差额是由统计误差造成的。不同
的年代产生误差的情况和原因也不一样。
计划生育的年代少报出生,大饥荒那几年
的误差主要是死亡漏报造成的。1960年-
1961年这个差额最大,主要原因是死亡的
人不报或少报。

死亡不报是利益推动的。人死后报告上
级,死人的那一份口粮就销掉了;死亡不
报,死人的那一份口粮还可以留给活人
吃。作为地方干部,死亡不报,还可以减
小自己的政治责任。《墓碑》中列举了各
地隐瞒死亡人口的事例。

死亡漏报是大饥荒年代统计数据误差的主
要原因,这在研究这个课题的学界几乎是
共识。

四, 孙经先用“严格的数学推导”证明,统
计数据误差与死亡漏报无关。

孙将人口统计误差称为“人口非正常变
化”。孙先生是怎样“用严格数学方法”得
出“人口非正常变化与死亡漏报无关”这一
结论呢?下面我抄录他的《人口统计学中
的虚拟人口理论及其应用》中有关数学推
导的一段:

证明:设某一年年初户籍人口数(即上一
年年底户籍人口数)为a人,当年出生b
人,死亡c人,由国内人口迁移产生的迁移
型虚拟人口为d人。

假定当年所有出生和死亡的人全部在当年
如实的进行了户籍登记,并且没有人补报
出生和死亡,则当年年底户籍人口数为
a+b-c+d,人口非正常变化数为d人。

 假定当年所有出生的人全部在当年如实
的进行了户籍登记,没有人补报出生和死
亡,户籍迁移情况不变,同时有m个人已
经死亡,但没有在当年进行死亡登记。在
这种情况下,年初户籍人口数仍为a人,当
年户籍出生人口仍为b人,由国内人口迁移
产生的迁移型虚拟人口仍为d人,但户籍死
亡人数因为有m人死亡漏报而变成c-m人,
年底户籍人口数变成[a+b-(c-m)+d],所以
这一年的人口非正常变化数为:
 [a+b-(c-m)+d]-a-[b-(c-m)]

即仍为d人。这表明虽然当年有m人漏报了
死亡,但这一事实对人口非正常变化数没
有任何影响。

人口死亡漏报m在算式中消除了,人口非
正常变化与死亡漏报无关,只剩下户籍迁
移的影响。孙先生大获全胜!

五,孙先生的这个推导正确吗?否。

  我们还是回到孙先生的这个等式:

  人口非正常变化=(当年岁末总人口
-上年岁末总人口)-(当年出生人口-
当年死亡人口。

  还是上述孙先生设定的条件设:当年
没有出生漏报和补报,没有死亡补报。本
年底人口数为A,上年底人口数为a,当年
出生人口为b,当年死亡人口为c,死亡漏
报数为m,迁移型虚拟人口还是d

  则:总人口增长为(A-a),人口自
然增长数为b-(c-m),
  人口非正常变化=(A-a)-[b-(c-
m)]+d=A-a-b+c-m+d

  人口死亡漏报m没有被消除。孙先生
的“人口非正常变化与出生和死亡漏报行为
无关”的说法不成立。

  孙先生的问题在哪里?本来,“当年年
末总人口”是生产队逐级上报的“总人口”的
汇总(即上式中的A),不是“上年底总人
口加当年出生人口减当年死亡人口加迁移
人口”(即孙先生说的[a+b-(c-m)+
d])。“当年岁末总人口-上年岁末总人
口”取统计局公布的两个年度总人口之差
(A-a)就行了,他偏要说成[a+b-(c-
m)+d]-a,无端引入了不应有m,为消除
自然人口增长中的m预设了条件。

他其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把人口统计实
践中两组独立采集的数据当成了可以互相
换算的数据。由此,他的“当年所有的出生
和死亡的人全部在当年如实进行了户籍登
记”的假定,不符合统计实践。

以上我从数学上(如果这么简单的运算也
能算作“数学”的话)推翻了孙先生的“死亡
漏报不会对人口非正常变化产生影响”的论
断。这个论断被推翻以后,孙先生的另一
论断“人口非正常变化只取决于户籍迁移过
程中所产生的迁移漏报、重报和虚报行
为”也就不攻自破了。

由于统计局的人口数据不准确,才出现了
不应有的差额。孙先生承认统计局公布人
口统计数据不准确,却用这不可靠的数据
推出这个差额与户籍迁移的漏报、重报的
数这“高度吻合”的结论,岂不荒唐?为了
求得“高度吻合”,他还把完全不同的1972
年-1974年的数据也扯进来了。更是荒
唐!

按照孙先生的“科学推导”,1960年和1959
年相比,总人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
了620万人!对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来
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五, 国家统计局数据的人口误差是户籍迁
移造成的吗?

孙经先用“严格的数学推导”否定了国家统
计局人口数据误差与死亡漏报相关以后,
为他下一个假设扫清了障碍。他的假设
是:国家统计局人口数据误差只取决于户
籍迁移过程中所产生的迁移漏报、重报和
虚报行为。1958年大办工业,有数以千万
计的农业劳动力进入了城镇。1961年-
1962年精简城镇人口时,有2000多万城镇
职工下放到农村。孙先生假定,正是这两
次人口大规模的迁移过程中,没报户口、
漏报户口,才造成数据的误差。从而引申
出大饥荒年代人口数减少也是人口迁移中
没报、漏报户口。所以,饿死三千万是谣
言。

几千万人口在两次迁移中可以不报或漏报
户口吗?请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
例:

1958年1月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
会第九十一次会议通过,1958年1月9日中
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1958年1月9日起
施行。

第十条 公民迁出本户口管辖区,由本人或
者户主在迁出前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迁出
登记,领取迁移证件,注销户口。
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
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
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
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
第十三条 公民迁移,从到达迁入地的时候
起,城市在三日以内,农村在十日以内,
由本人或者户主持迁移证件向户口登记机
关申报迁入登记,缴销迁移证件。
第十五条 公民在常住地市、县范围以外的
城市暂住三日以上的,由暂住地的户主或
者本人在三日以内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暂
住登记,离开前申报注销;暂住在旅店
的,由旅店设置旅客登记簿随时登记。

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规定,户口登记由各
级公安部门主管。

城市和设有公安派出所的镇,以公安派出
所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乡和不设公安派
出所的镇,以乡、镇管辖区为户口管辖
区。乡、镇人民委员会和公安派出所为户
口登记机关。居住在机关、团体、学校、
企业、事业等单位内部和公共宿舍的户
口,由各单位指定专人,协助户口登记机
关办理户口登记;分散居住的户口,由户
口登记机关直接办理户口登记。

当年政治制度十分严密,每一个人都生活
在国家控制的某一组织之中,那时人口流
动性很小,户口和生活必须品的供应捆在
一起。执行户口登记的公安系统是强力部
门,这个部门有足够的权威、完善的网络
和充足的人力。所以,户口登记条例是能
严格执行的。户口登记条例证明,孙经先
假定的上千万人不报或漏报户口是不可能
的。孙先生这个假设不成立。

粮食统购统销是1953年开始的。实行统购
统销以后,城镇人口按户口供应粮食,农
村人口按生产大队的总人口和每人的口粮
定量标准留粮食。农民从生产队到城市当
工人,必从农村的公安部门办户口迁移
证,到城市以后,凭迁移证上户口,同时
办理粮食关系。

退一步说,即使孙先生的不报或漏报户口
的假设成立,那么,这些没有户口的人吃
什么?孙先生辩解说:“我国人口的绝大多
数是农村居民。对于农村居民的绝大多数
来说,他们自己就生产粮食,是不需要购
买粮食的,更谈不上需要‘凭票证供应’粮食
的问题。”“农村居民只要在生产小队参加
劳动,就会按照一定的‘人劳比例’从生产小
队中分得粮食。只要有了粮食,他们就可
以很好地生存下去。”

读了孙先生这段话,我怀疑他当年是生活
在中国。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农民生产的
粮食除了交公粮(即征农业税)以外,余
粮全部卖给国家(即购)。卖给国家的何
止是“余粮”?地方官员为了超额完成收入
购计划,有些地方连口粮、种子、饲料都
被收购了。一个生产队农民的口粮是按每
个人的定量和总人口决定留下的。国家全
部收购走了以后,就吃“返销粮”,即从国
库里返销给农民。返销粮是严格按人口计
算的。没有户口,就不能吃饭。这是六十
岁以上的农民和从农村出来的人都知道的
事实。

七,国内外的人口学家对国家统计局的数
据进行修正。

中国1953年、1964年和1982年进行了三
次人口普查。相对于年度人口数据来说,
人口普查数据质量要高得多。国家计生委
对大约100万人口中的约30万名15至67岁
的妇女进行了抽样调查,即对1940年以来
的41年的婚姻和生育史的回顾性调查。这
一调查是由计划生育人员挨家挨户进行访
问。可靠性较高。1983年,国家计生委公
布了千分之一生育率抽样调查结果。

国内外的人口学家就是以这四组相对可靠
的数据为依据,用人口学的方法,对出生
率和死亡率进行修正。从而则得出非正常
死亡1700到5000多万的多种不同的结论。

历史学家曹树基用采用人口学和历史地理
学的方法,以县级政区为基础,以虚拟
的“府”级政区为单位,重建1959-1961年中
国各地非正常死亡人口数。他研究的结果
是:三年大饥荒中,全国非正常死亡人口
合计约3245.8万。他另辟蹊径,他提供的
结果可与其它方法得出的结果互为参考。

八,官方的看法。

官方是承认大饥荒的,也承认大量饿死
人。证据有五:

1,1962年,刘少奇对毛泽东说:饿死这
么多人,历史上要写你我的,人相食,要
上书的。
2,在1980年出版的多种官方书籍中,多
次出现过饿死三四千万人的说法。
3,2011年出版的中共党史二卷承认1960
年总人口比1959年减少1000万。这说明什
么?如果没有大饥荒,按1957年人口自然
增长率23.23‰、1959年总人口为67207万
计算,则1960年总人口应当比1959年增长
1561万。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减少了1000
万,里外里减少了2561万,这说明1960年
非正常死亡在1500万以上。再加上1959年
和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数,也超过3000万
了。
4,蒋正华承担了国家课题,结论是1700
万,国家组织专家评审,认为蒋正华的方
法是科学的结论是正确的,这应算官方的
看法。(这是当年李成瑞告诉我的,孙经
先说,李老人家最近说没有组织专家评
审,我回来查当年我他交谈的记录,他是
说过蒋正华的研究结果是最科学的)。
5,作为国家统计局局长的李成瑞,提出
2200万的结论,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
官方的态度。

当然,官方的态度也不能说成是最后结
论,学界还可以继续讨论,但是,学术讨
论应当遵守学术讨论的规则。

九,不要将学术问题说成政治问题,更不
要依靠政权的力量对不同的学术观点进行
打击。学术讨论的前题是学术公平。

我一再声明,我不是人口学家,我在书中
说非正常死亡3600万,是采用中外人口学
家的研究成果,在理解他们这些成果的基
础上取一个中数。这就是《墓碑》第23
章。我在书中写各省的时候,也用了一些
各地饿死人的数字,但3600万不是用各地
方的这些数字求和而成。孙先生企图从否
定我书中某些地方的某些数据入手,从而
断定“饿死3600万是重大谣言”,这是文不
对题。即使我在写12个省中的数字全错
了,也不能由此否定饿死3600万。

孙先生们“花了很长时间”对《墓碑》“反复
阅读,逐一查证”之后,从我书中成百上千
个数字中,找出了他认为的十个错误,并
认定这十个错误是“篡改”、“伪造”。对他这
十个问题我已作答复。他提出的十个问
题,只有两个地区的数字问题对我的书修
订有帮助,但决不是他指责的“伪造”、“篡
改”,只是疏忽。除了这两个问题以外,他
的其它质问都是没有理由的。这说明《墓
碑》经受了对立面“反复阅读,逐一查
证”的考验。当然我不能说这本书已经完
美,还会找出错误,还需要修订。

孙先生要断定“饿死3600万是重大谣言”,
不能在个别地区的数字上挑问题,必须挑
战中外人口学家。他是挑战了的,但人口
学家们对他的挑战不加理采,为什么不理
采?人口统计专家王维志说:孙的文章“与
中国的人口统计不沾边!”

关于大饥荒饿死多少人的问题还要继续研
究。但研究中要遵守学术规范。学术问题
就是学术问题,不要扯到政治上去。谩骂
和恐吓不是战斗。投靠、借助政权的力量
打击不同学术观点的行为,历来为学界所
不耻。

孙经先在《马克思主义研究》、《社会科
学报》、《红旗文稿》、《党建》等多家
官方报刊上连续发表批判《墓碑》的文
章,说“饿死三千万是重大谣言”。对孙经
先的文章我回答了两次,但他一而再、再
而三地在多家官方报刊上继续发表文章,
重复已经被我驳倒的观点。

孙经先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党建》
杂志社主办的《学习》活页文选2013年第
32期上,发表题为《【墓碑】“中国饿死
3000万”的结论非常荒谬》的文章,
说“《墓碑》一书出现了大量伪造和篡改数
据的情况,该书引用的许多数据也都是没
有依据的、荒谬的。从学术价值来说,这
样的一本书本不值一提。”“是一本罔顾历
史事实、撒下弥天大谎的书。”“绝大多数
重要的非正常死亡数据都是虚假
的”,“《墓碑》中出现了许多伪造数据的
现象”,“《墓碑》大量篡改有关数据”。在
他的文章中十多次提到我“伪造数据”,十
多次提到我“篡改数据”。十多次说我“荒
谬”、“极为荒谬”、“完全错误”。

《墓碑》是否“极为荒谬”、“完全错误”,学
术价值是否“不值一提”,我不作评论,这
是孙经先的看法,读者会有公论,而且已
有公论。但孙经先说我“造谣”、“伪造数
据”、“篡改数据”、“撒下弥天大谎”,这是
十分严肃的问题。如果我的确像孙经先说
的那样,我甘愿接受法律制裁。如果我没
有“造谣”、“伪造数据”、“篡改数据”,没
有“撒下弥天大谎”,那就是孙经先对我的
诽谤,是对我人格的侮辱。用中共中央宣
传部旗下和社会科学院棋下的权威刊物,
广为传播对一个公民的诽谤,是法律所不
容的。

我在《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炎黄
春秋》2013年第12期)一文中对孙先生的
指责作了回答。他在2014年第1期《红旗
文稿》发表文章,再一次重复和加重对我
的诽谤。当我的回答不合他意时,就说
我“诡辩”、“徒劳的辩解”、“极端荒谬”;当
我举出的事实不合他意时,就说我“一无所
知”,“一窍不通”。他的文章字里行间充满
了语言暴力,语气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这那里是学术文章?简直就是文革中的大
批判稿嘛!他将我的《驳“饿死三千万是谣
言”》简称《谣言》,以后的行文中几十
次“杨先生《谣言》一文中说……”将我的
《脱离实际必然走向谬误》简化为《走向
谬误》,行文中多次说“杨继绳先生在《走
向谬误》一文中说……”经过文革的人都知
道,这是文革大批判中的小伎俩。用对方
文章中最不好的字眼来简称对方的文章,
以达到丑化对方的目的。没想到几十年以
后的今天,还有人将早已扔进历史垃圾堆
中的小伎俩用在学术讨论之中,简直是时
空倒置!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知道有很大的政治
风险,万一险遭不测,这本书也算是我自
己的墓碑。为这本书我连死都不怕,还怕
什么诽谤?!孙经先对我的大量诽谤对我
毫发无损,还帮了我的大忙。按过去规
定,国内掘进不能引用官方定为禁书的境
外出版物的内容,甚至不能提书名。《墓
碑》是官方的禁书,很多人不知道有《墓
碑》这本书。经孙先生等大张旗鼓的批
判,现在大家都知道有这本书,还千方百
计地找这本书。孙经先的批判文章发表以
后,支持我的人越来越多了,最近一年
来,收到支持我的信四五百封(超过了前
五年支持信的总和),网上的支持也不
少。孙先生大概也受到很大的舆论压力,
不得不发表声明,要求公安部门保护他的
安全。这是因为孙先生的文章激起了广大
读者的愤慨。我奉劝广大读者对孙先生宽
容,千万不要做出过头的事。本来,《墓
碑》出到第八版出版社就不想出了,孙经
先的批判文章发表以后,一年之内又出了
三版,现在要出第12版了。我在这里感谢
孙先生。

孙经先对我的诽谤对我毫发无损,但对孙
先生的形象的影响就太大了:人们从他的
文章中会看到,孙先生完全丧失了学者必
须具备的学术风范、学术品格。

《墓碑》是香港出版的,海关严格检查,
不能进入内地。有些地方,对偶尔进入内
地的《墓碑》通令查缴。孙先生等对《墓
碑》的批判是缺席审判。《社会科学
报》、《党建》发表诽谤我的文章,我投
稿辩护,全都粗暴地拒绝发表,在对我缺
席审判时,还不给经辩护的权利!这有一
点学术公正吗?没有学术公正,就不可能
有真理。

为了学术公平,我要求,允许在国内公开
出版《墓碑》,供全国人民阅读和批判。
给我以与批判者同样的权利,允许我在批
判《墓碑》的报刊上,发表文章,对批判
作出回答。

2014年7月3日晚写,9日改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4-08-01 21:43:16 提到] [FROM: 209.]
陈独秀漂亮女儿悲惨的传奇人生

闫立秀作家!关注

阅读:487962014-07-24 07:33

标签:文化

陈独秀漂亮女儿陈子美,为躲避“文革”迫害,她请人把
自己绑在汽油桶上,扔进茫茫大海,冒着九死一生危
险,在海上漂泊了10个小时,终于“泅海”成功到了香
港,开始她悲惨传奇的一生……

X


陈独秀是中国新文化运动倡导者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
一,同时既是毛泽东当年走上革命道路前的引路人,也
是毛泽东年轻时最崇拜的偶像。
本文主要讲述的是陈独秀的漂亮女儿陈子美亲自经历的
那富有传奇故事色彩的悲剧人生,读后真是令人唏嘘不
已啊!
陈子美,中国新文化运动倡导者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
一陈独秀的女儿。2008年4月14日在纽约皇后区圣约翰
医院于冷清中离世,享年93岁,带着她那富有传奇故事
色彩的悲惨人生走向天国!
因跟前没有亲人,陈子美的后事少有人过问,拖了一月
有余才算是了结。噩耗传来,人们无不感到惊叹与大惑
不解:堂堂中共一代人杰之女,为何会落得这样的凄凉
景象?  
陈子美生于1912年,为陈独秀与妻子高君曼所生之女。
陈子美在陈氏兄妹中排行第五,父亲陈独秀一共娶过三
房太太,育有四子二女,两个哥哥在共产党与国民党的
斗争中死亡,另一个哥哥与姐姐早逝,唯一的弟弟在中
国大陆,现在生死不明。
陈子美一家人是在解放前从香港定居上海的。
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间,陈子美因其父亲陈独秀在中共历
史上所犯的错误,被打成“反革命牛鬼蛇神”和“中国最大
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孝子贤孙”被关进牛棚、游街批
斗,遭受了种种非人的磨难......
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她,一个年近6旬的老太太在经
历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人间奇迹后才彻底改变了她所面临
的生死存亡的最艰难处境......
1967年,中国的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正在进行,在一
个漆黑的深夜,广州珠江口有一位年近60岁的披头散发
又遍体鳞伤的老妪,用了她一生的积蓄和首饰,秘密请
人把自己绑在汽油桶上,然后扔进茫茫的大海里,冒着
九死一生的危险,在海上漂泊了10个小时,才冒死“泅
海”终于成功的偷渡到了香港……这位老妪,就是陈子
美。
自此后,陈子美生死不明,音讯全无,她在大陆的丈夫
李焕照也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投入大牢。
陈子美到达香港后,与先行偷渡抵港的与后夫生的小儿
子在港停留了短暂时间后,又去了加拿大,居住在华人
区,在华人开的医院当产科医生序中积累了些钱后,自
己开办了一家私人妇科医院。她的医道高明,很受华人
的欢迎。
1975年陈子美到美国定居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的
雷哥公园买下了一个合作公寓单元,不幸的是到了1991
年生病住院时被人偷走在寓所内的一生积蓄,她的生活
一下子陷入困境,年近9旬的她只好向联邦政府申请养
老生活补助救济金,然而,由于每月只有400美元,而
合作公寓每月的维护费就需400美元,因此,从1993年
起,她每月都无法缴清公寓的维护费,到期共欠14000
美元,于是,管理公司向法院起诉,她在面临判决被逐
出公寓的困境之时,被迫向媒体透露了她是中国新文化
运动倡导者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女儿的身
世,后在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摆脱了困境。
在被迫偷渡香港的30年后,即1997,陈子美奇迹般地
在美国纽约露面了,陈子美在大陆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
儿,得知母亲还健在美国,寻求外交部门的帮助,与久
别的母亲取得了联系。陈子美也曾想回到阔别几十年的
祖国看一看,与亲生女儿团圆,但因年事已高,一直未
能如愿。
另外,根据有关报道上看到,陈子美老人去世前闻知中
国政府拨巨款,正在整修陈独秀先生的墓。她听后,只是
淡淡地一笑,说:“又得花老百姓的钱了,说不定在什么时
候又被砸了!”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