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bbs.com (Blog) 首页 分类讨论区 分类广告 移民专栏 新闻中心 精华区 未名博客 俱乐部 未名形象秀 未名黄页
在线[15423]  
 
首页 - 博客首页 - 溯源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女人心》【第二章 心有千千结】(二)(5)
作者:hcxy
发表时间:2012-12-13
更新时间:2012-12-13
浏览:841次
评论:0篇
地址:66.
::: 栏目 :::

(5)

第二次见到醉时,高峰已经在吧台一边的角落里坐了整整六个晚上。高峰选择这个有利的位置,是想细细地打量醉,并真切地听到醉的声音。

那晚,醉穿了一双黑色的半高跟儿皮鞋,一条黑色 的铅笔裤,一件黑色的纯麻的休闲式半大上衣。醉的上衣没有系扣,对襟处露出了白色的鸡心领的打底衫,还露出了黑色的丝巾。这一次,为了显得成熟一点,醉把 长长地披肩发挽成了疏松的发髻。由于鬓角两侧稍微短一些的头发自然下垂,导致发髻看上去多少有些凌乱。在高峰的眼里,这种若有若无的凌乱,恰到好处地把醉那白皙、消瘦的面庞衬托得看上去多了几分古典和神秘的色彩,而那条松松地绕在醉的脖子上的垂感极佳的丝巾,又使她多了几分飘逸的美。

与上次一样,醉刚刚一出现,高峰就看到了醉。他一边按捺内心的喜悦,一边轻轻地勾了勾右手的中指,在心里与醉打了个招呼:“嘿,丫头,你终于来了!”

这一次,醉没有像上次那样急匆匆地逃往吧台,而 是在缓慢地一级一级地走下台阶的同时,从容地环顾了四周,尽可能细致地打量了视线所及的人。高峰没能进入醉的视线,因为他所在的位置光线较弱,更因为他是 坐在吧台的一边。醉一直记着上次那个大男孩对她说的,吧台那里来往的人比较多,最安全,点酒水和小吃也方便。

如果说,上一次走下台阶的时候醉是一个涉世不深 的小姑娘的模样,那么,这一次走下台阶时醉就是一个气场强大、颇有几分明星范儿的一姐了。一姐式的醉缓缓地走下台阶,在吧台前的卡座上坐了下来,看了眼在 吧台另一侧忙碌着的小鸡仔儿,对正向她鞠躬问好的调酒师笑了笑,淡淡地说:“一杯扎啤,谢谢。”

刚刚还在细细打量醉的高峰,一下子就被醉的声音给迷住了。这是一种怎样的声音呢?不尖利、不脆生、不温柔、不嗲,甚至没有任何温度,它幽幽的、远远的、冰冰的、静静的,仿佛是来自远山的回音,又好像梦中隐隐的清唱。

就在高峰为醉而陶醉的时候,午夜场开始了。一个 伙子走向了醉,邀请醉跳舞。醉用那令高峰沉醉的声音拒绝了小伙子,这令那小伙子感到很没面子,禁不住上去拉醉的胳膊。看到这样的情景,高峰猛地醒过神,腾 地站了起来,想要冲过去帮助醉。可是,就在高峰腾地站起来的同时,醉一侧身,一把扳住了那个小伙子的胳膊,顺势向他的身后扭,与时同时,一边把小伙子向前 推,一边用脚尖向那小伙子的后膝处猛地点了一下,小伙子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在周围人还没有人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醉也蹲下身去,静静地说道: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快起来,一起喝几杯。”

周边的人一起哄了起来,纷纷嚷道:“喝酒,喝酒,喝酒。”

“嚷什么嚷,散开。”那个小伙子大吼了一声,拉着醉一起站了起来,一起坐在卡座上,又轻轻地问道:“大姐,练过?”

醉淡淡地笑,静静地说:“不止。”

那个小伙子还想问什么,却猛地愣了一下,不禁转过脸去,对着吧台里的调酒师喊道:“上酒,上酒,每人三扎啤酒。”

高峰看得真真切切,那小伙子是被醉的眼神吓到了。醉 的眼睛稍稍有些凹陷,显得眼睛很大很深也很迷人,但她的目光清清淡淡,清得如同清水,哦,不,是淡得如同清风一般。那种清淡很容易让高峰联想到画中的人物 或者是雕塑的眼睛。醉微笑着,淡淡看着那个小伙子,她的目光里没有恼怒,没有责怪,甚至没有一点内容,可正是这种毫无内容的目光,让小伙子感到了一阵心 悸。

调酒师端上来六扎啤酒,那小伙子递给醉一杯,自己端起一杯,自顾自地说:“大姐乃女中豪杰,在下佩服。咱们干了这三杯酒,以后各自相安,互不打扰。”说罢,小伙子举起杯子,先喝了起来。

醉也不说话,同样端起杯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小伙子,一边像喝水一样,一连气儿气干了三杯酒。

醉先于小伙子喝光了酒,轻声地对调酒师说:“请再上两扎。”

那个小伙子连忙掏出钱,拍在吧台上,低声说:“大姐好酒量。您自己慢用,我先告辞了。”

这个时候,醉一扭头看到了坐在吧台一边的风,尽管风那边光线很暗,醉看不清他的面容,还是被他的轮廓惊了一下。醉收回了目光,静静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关注她,便匆匆地离开了迪吧。

看着醉离开迪吧后,小鸡仔儿跑到了高峰的面前,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低声问道:“峰哥,还做梦呢?”

“下次,你可以为我们开酒了。”高峰说着,端起啤酒,却一口也喝不下去。

在那之后,高峰断定了,醉一定还会来,而且肯定在周六的晚上,可他还是坚定地从周日等到了周六,从周日等到了周六,又从周日等到了周六。为此,小鸡仔儿笑着对他说:“峰哥,您都说了,那位姐姐肯定还是周六来。干吗要天天等啊?”

高峰瞪了小鸡仔儿一眼,假装严肃地说:“好好干你的工作。要不然,我天天让你请客。”

小鸡仔儿偷偷地笑,过了一会,又轻轻地说:“峰哥,您是不是没有恋爱过啊?看您现在这副模样,仿佛青涩少年一样啊。”

高峰被小鸡仔儿逗笑了,几分认真几分得意地说:“你哥我还真就没有恋过爱,我一直等着她出现呢。”

小鸡仔儿转过身去笑,嘟嘟哝哝地说:“我都恋爱过呀。您可真呆,真是一个爱做梦的人。”

高峰懒得和小鸡仔儿计较,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醉。在过去一个月的时 间里,高峰白天在画室忙活,晚上来迪吧等醉,迪吧散场后,他就回到家里画他那张已经画了十几年的肖像画。醉第二次离开迪吧后,整整三周没有出现。高峰每天 都在等,可他等得很安心,一点也没有为醉的不出现而感到急切和不安。今天,醉终于出现,可是,高峰觉得醉的出现是预料当中、理所当然的,他们的相遇不过是 彼此都如约而至,所以他并没有为醉的出现感到激动和欣喜。

现在,高峰与醉近在咫尺,他看得清她的眼睛,看得清她的面庞,看得清她清淡的目光,更听得清她如远山回音一般的声音。可是,他觉得眼前的醉就像摄影师镜头中的人物一样,随着镜头的拉长而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小得他看不清她的细节。

“嘿,我的大画家,真的找到画中人了?”正在这个时候,迪吧的老板肖世诚出现在高峰的身后,一边瞄着醉一边大声地说道,“据说,大才子经过了千年的等待之后,终于把仙子感动得下凡来赴约会了?”

听到这个声音,醉挺了一下脊梁,低下了头,紧盯着酒杯。

高峰站了起来,一边推着肖世诚,一边玩笑道:“世诚大哥,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您老人家就不要凑热闹了,快回家陪嫂夫人去。”

“酒逢知者饮,诗向会人吟。我们这个污浊的地方,能够迎来大才子和小仙子的光临,实在是荣幸啊。我怎么也得尽一下地主之宜吧?”肖世诚一边说,一边在坐在了高峰刚才坐的位子上。

醉刚刚听到肖世诚的声音时,已经觉得有几分熟悉,待风叫他为世诚大哥后,醉便断定了来者正是曾经邀她做人体模特的画家肖世诚。这让她极度地不安起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hcxy写信]  [溯源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