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bbs.com (Blog) 首页 分类讨论区 分类广告 移民专栏 新闻中心 精华区 未名博客 俱乐部 未名形象秀 未名黄页
在线[8393]  
 
首页 - 博客首页 - 不是郭靖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寻找姨妈(26 木房子)
作者:dude2010
发表时间:2012-12-12
更新时间:2012-12-12
浏览:1009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依据封在橱窗里的那张泛黄的village record,cc住的那栋木房子总该有一百多年了。cc给了我这栋房子的钥匙。好多个周末他都要在实验室加班,我就在这栋房子里用笨拙而无序的英文,去翻译豆瓣上的某篇置顶书评,去应付那个张嘴卡夫卡闭嘴福克纳的黑姐儿们。

翻累的时候,我喜欢煮壶咖啡,对着那张泛黄的village record发呆。透过咖啡的热气,我能够看到橱窗里那一百年的光阴,被八个不同的名氏逐段瓜分。有的名氏占了三十多年,有的则只有两三年。cc说,每次易主,要么有人结婚,要么有人离婚,要么有人降生,要么有人死掉,要么是升迁,要么是破产,要么就是干脆拿这栋百十来年的房子来赚点块钱。一栋房子,哪怕只是木头造的,也能在这个世界挺立个一百多年,人却不能。哪有什么海枯石烂,有的只是穷折腾罢了。嗯,cc常挂在嘴边的国破山河在,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如今这栋百年的木房子,却住满了异乡人。木房子法律上的主人Jim,虽说是香槟人,却被john deer派到德国法兰克福,都到了小老头的年纪,却也成了独在异乡的异客。Jim每次从法兰克福回来,先要在他乡下的女友家里住上一段,再回香槟来修整他百十来年的木房子,还有木房子前面的那块草坪。

一阵轰隆声之后,吸足了夏日阳光跟雨水的青草们,被齐刷刷拦腰割断。被拦腰割断的青草所散发出的味道,那种让你闭上眼睛便满是青绿的味道,混着刚刚熄灭的柴油味,被吸入我的鼻孔。香槟到了夏天,妙处不多,眼下可算其一。

Jim摘下那副露手指的翻毛皮手套,从冰镇的桶子里拿出瓶啤酒,仰脖朝天,连灌好几大口。在我身旁的cc,会用中文告诉我,装B且不卖老是Jim的天性,哪怕是在一个19岁姑娘可以做他孙女的姑娘面前。

Jim蹲下身来,抚摸着被拦腰割断的青草,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说,you see, the grass can grow like this, year after year, but I can’t. I don’t grow anymore. I even shrink.

Jim这话倒还算实在。有一次在给顶楼涂漆的时候,他跌了下来,落在cc二十万迈的Toyota顶盖上。

我当时在楼下给草坪浇水,吓了一跳。Toyota顶盖上的Jim却直起腰来,哈哈大笑:oh yeah, two old guys are bumping each other!从此以后,cc二十万迈的Toyota的顶盖,就凹出来个屁股形状。

cc倒并不以此为意,他告诉他的房东:hi Jim, take it easy, I’m sure my car is ok. I'm sure it's still running, not smoothly, but still running, and you make sure your ass is ok, all right?

小老头的Jim,ass虽然ok,但腰却不ok。眼看着顶楼上倒霉的涂到一半的漆,Jim只好捂着腰,悻悻地飞回到了法兰克福。

没想到入秋的时候,另一半的漆居然有了着落。这次出手的是另外一个异乡异客的老头子——老吴。

老吴当然是小吴的老爸。除了台湾人,cc还有一个室友,便是小吴。cc虽经常当面用“处男”来称呼小吴,但不管怎么说,他至少脸长的干净而端正,而且个子也比cc要高。小吴是清华的double E出身,大多数时候沉默寡言。偶尔也有侃侃而谈双目放光的时候,那就是他在试图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木房子的时候,我曾经偷偷跑到小吴的书橱:左边是对cc这个生物男来说匪夷所思的double E的那些书,右边是对cc这个生物男来说更匪夷所思的马克思黑格尔的那些书。难怪cc说,小吴天天夹在这两堆书之间,他得多牛B啊。cc还说,小吴最牛B的还不是被这两堆书夹在中间,小吴最牛B的是居然可以不找女人。

这一点我也是见识过的的。有一次台湾人把linguistic系里会讲中文的人——大多数都是女生——请到家里BBQ。会讲汉语的女生,一听说头发半白半黑的cc是个生物男,还是个佳木斯出来的生物男,在礼貌性地哦了一声之后,就再没理他。会讲中文的女生们,一听说脸白净而端正的小吴是个double E男,还是个清华出来的double E男,就都抢了上去。她们抢上去的方式,基本只有两样。一是上来就跟小吴没话套话,cc管这叫母猴子式的粗暴。二是用could you please cook a sausage for me这样的陈词滥调来试探小吴,cc管这叫母猴子式的调情。

不管是粗暴,还是调情,小吴用他特有的沉默无语,回绝了一切。就我经历过的party,所有人似乎都在blabla,所有人似乎都像在赶跑苍蝇一样赶跑冷场。小吴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简直是在故意制造冷场。小吴用冷场把所有靠近他的讲中文的女生都赶跑之后,捡了两个烤的黑乎乎的肉饼,就上楼去K他的黑格尔和double E去了,空留满园春花惜叹。

cc还说,小吴最牛B的也不是不找女人,小吴最牛B的是剋supervisor。据说来香槟之前,小吴已经在Purdue辗转了两个实验室。我来到这栋木房子的时候,小吴又在香槟换到第二个。小吴的历任supervisor们,有的是被同行弹劾,有的是funding被拒,有的是被公司挖走,有的干脆就是睾丸癌直接挂掉。总之,小吴在double E这个领域,就像是香槟的这栋百十年的木房子,被他剋掉的supervisor们就是那几个逐段割裂百十年光阴的姓氏。

Cc还说,小吴最牛B的其实也不是他剋supervisor,小吴最牛B的是他笃信science。小吴坚信,他的书橱左边的那些double E类书籍,可以解决人类的物质文明建设,右边的那些马克思黑格尔则可以解决人类的精神文明建设。这个世界如此问题多多,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人类的理性充分发掘并合理应用罢了。可以想见,抱有这种信念的小吴,肯定会对整天扯着自己头发的cc嗤之以鼻。依据我的观察,他对cc嗤之以鼻的方式,就是充满悲悯地看着十九岁的我出现在这栋木房子里。同样,cc对小吴也是嗤之以鼻。cc对小吴嗤之以鼻的方式,就是当面用处男这个词来问候小吴。或许正是有着这样的信念支撑,迄今孑然一身的小吴,在听到“处男”二字的时候才面不改色。或许正是有着这样的信念支撑,剋掉四五个supervisor的小吴,仍能面不改色的继续着他剋supervisor的漫漫征程。搞到最后,连cc也承认,你妹的,人总该有点信心,要不然实在没法活下去。其实我知道,cc虽然嘴上不说,但心底里却是十分羡慕小吴的。

然而不管cc是嗤之以鼻还是暗自羡慕,老吴却觉得小吴问题多多,不孝有三,其中尤以不找女人为最。老吴的脸很苍老,身板却很矫健。他的脸苍老,据说是和他年轻时候在部队混过有关。他的身板矫健,据说也是和他年轻时候在部队混过有关。在部队混过的老吴,如今孑然一身跑到美国,告诉自己笃信马克思黑格尔的儿子,马上找对象,马上结婚,马上生娃,要不然我就不走了。

对待女人沉默寡言的小吴,却没法用同样的方法对待自己的老爹。因为老吴也张口马列闭口共产的。我曾亲眼见到小吴曾在饭桌上对他曾在部队混过的老爹煞费苦心地解释,此马非彼马此列非彼列。老吴当时出离愤怒,指着他儿子的那张白净端正的脸痛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我就碰不着你妈,我碰不着你妈,哪儿来的你?上个破清华就轮到你在那儿说三道四了,毛主席说的一点儿没错,知识分子就是臭老九!

饭桌上的痛斥,起于饭桌,也终于饭桌。老吴对小吴还是很关爱的。具体表现就是在小吴要找女人这件事情上。我不知道老吴看我每天在cc的房间出入作何感想。反正老吴逮住机会就反复对我说,姑娘啊,我们家小吴也挺好的,就是学习太用功了,清华出来的,将来是要想回北京的,你帮大爷个忙儿,抓紧给介绍一个,最好年龄小点儿,长相啥的倒不是第一,最关键是得愿意做饭。老吴总把这几句话挂在嘴边,以至于我都产生了错觉,以为清华出来的每一个男生都想回北京,清华出来的每一个男生都需要人给介绍女朋友。

十九岁的我。从深圳的女校跑到香槟,我从七大姑八大姨的成都跑到香槟,我跟cc而不是我的那帮大学同学们混在一起,就是为了图个清静。要求简单若此者却不可得。我能把这个部队混过的老头子怎么样呢?尤其是老吴在把我的自行车从头到尾给翻修了一遍之后。

老吴一边翻修我的自行车,一边告诉我,他以前在部队是搞机械的,修坦克的,修苏联人造的坦克的,小破自行车算个啥?老吴还问我,你瞅瞅,我就说他美国不行嘛,你看他这自行车质量就一般。我小声但愉快地告诉老吴,自行车是超市里的中国货。老吴愣了愣,却仍说美国不行。他认为美国不行的主要证据在于,美国没能给他提供一个愿意做饭愿意生娃的儿媳妇。老吴说,咱国家政府,你别看今天这个贪那个贪的,那以前是真给办事儿啊你知道嘛。老吴说,以前他能碰到小吴他妈,就是党和政府关怀的结果。老吴说,不信你去问一问,八千湘女上天山,有没有这回事儿?你知道为啥是湘女麽?湘女多情啊,湘女好看啊。我忍不住问老吴,那湘女愿意麽?老吴说,咋不愿意呢?你小你不知道,当时南方闹灾荒,在家都没吃的,上山进部队待几年,不但有国家的饭吃,将来还给解决工作户口问题,咋不愿意呢?我又问老吴,湘女那么多,部队男生又那么多,大家又得怎么分呢?小吴放下手里的螺丝刀,呵呵笑道:怎么分?排队分!女的按长相,都不用按胖瘦——当时都吃不上饭,谁敢胖?哪像这老破美国——男的就按军阶!

虽然老吴的这种关于排队的说法,在十九岁的我听来难免骇人听闻,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了cc。cc的说法是,排队这种事情很正常,跟这边绿卡结婚一模一样,彻底地还原了女人的商品属性。cc还说,假若老吴是个修苏联坦克的,那小吴他妈的长相,依照当时的标准,又该是个什么水平呢?cc还说,你完全能想象当时的情景,一边是天山上的八千子弟兵,虽说是按军阶排的,但还是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那他妈是要来女人了;一边是吃不上饭不分胖瘦的八千湘女,虽然说也许嫁给将军也许嫁给伙夫,但还是花团锦簇群情激昂,因为那毕竟是去吃饭是去支援边疆是去领城镇户口本啊。cc还说,怪不得老吴天天一大早对着电脑看新闻联播呢,他没准是等中央再下诏书,发配一湘女来香槟呢。

这就是我在香槟的那栋百十年来木房子里的生活。当我能用回忆来给自己重新剪辑重新编排这部分生活的时候,却是在北川县城客车站附近的一家叫做“人在旅途”的招待所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ude2010写信]  [不是郭靖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