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320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征文】不是生蚝,就是石球——读莎剧《亨利四世》中译本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2-04-25
更新时间:2012-04-25
浏览:1285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上周去听莎学讲座,前一晚临时补习被称为莎士比亚最出色的历史剧《亨利四世》,翻开第一页:

“So shaken as we are, so wan with care,
Find we a time for frighted peace to pant,
And breathe short-winded accents of new broils
To be commenced in strands afar remote.”

一边查字典,一边仍不甚了了。于是重施大学时的故伎,从网上找来一个中译本,中英对照读得省力。中译本的第一句让我眼前一亮:

“在这风雨飘摇、国家多故的时候,我们惊魂初定,喘息未复,又要用我们断续的语音,宣告在辽远的海外行将开始新的争战。”

开首连用四个成语,似比英文更提升语言的雅丽;对我这样的中文母语者来说,中文勾勒出的战争背景、地理环境也更清晰(惭愧,是我英语不好!)。再往下看:

“我们决不让我们的国土用她自己子女的血涂染她的嘴唇;我们决不让战壕毁坏她的田野,决不让战马的铁蹄蹂躏她的花草。那些像扰乱天庭的流星般的敌对的眼睛,本来都是同种同源,虽然最近曾经演成阋墙的惨变,今后将要敌忾同仇,步伐一致,不再蹈同室操戈的覆辙;我们决不再让战争的锋刃像一柄插在破鞘里的刀子一般,伤害它自己的主人。”

一个忧心忡忡、又气宇轩昂的国王形象跃然纸上。这样的排比对仗,这样的信达雅畅,这样漂亮的翻译,令人爱不释手,读不释卷。网上没写译者,猜想是朱生豪;求证于友,朋友说不是生蚝,就是石球。梁实秋的译文也很雅驯,但似乎不如朱生豪汪洋恣肆般的流畅;朱生豪诗人出身,语言直如莎剧原作一样,气势磅礴,一气呵成,大俗大雅,丰富生动。不管是谁翻译的,我想说说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个翻译特点:

一是成语和骈偶对仗的大量使用。开头那段译文已经很有体现;再看下面这段:
“愿上帝给你一条循循善诱的舌头,给他一双从善如流的耳朵;让你所说的话可以打动他的心,让他听了你的话,可以深信不疑;让一个堂堂的王子逢场作戏,暂时做一回贼。因为鼠窃狗盗之流,是需要一个有地位的人作他们的护法的。”
原文如下:
“God give thee the spirit of persuasion and him
the ears of profiting, that what thou speakest may
move and what he hears may be believed, that the
true prince may, for recreation sake, prove a false
thief; for the poor abuses of the time want
countenance.”
与开头那段一样,中文的成语显得典雅,偶句的对仗读来琅琅上口。最近正好在读唐传奇、明散文,深感漂亮的prose语言一定要用成语,一定要偶句对仗——不一定要骈文的四六对仗,只要双句对偶,节奏、韵律就呼之欲出。一篇散文中穿插工整铿锵的对仗句,文采顿生。写文章如此,翻译亦如此。成语、对仗也有缺点,语言不如原作简洁;但更符合中文的文学特点。

二是大俗大雅,百无禁忌。剧中除了正襟危坐的国王,还有一位莎士比亚笔下最受人欢迎的喜剧角色、大腹便便的酒桶贵族福斯塔夫。看王子是怎么骂这位义父一般的随从的:
“这满脸红光的懦夫,这睡破床垫、坐断马背的家伙,这庞大的肉山——(this sanguine
coward, this bed-presser, this horseback-breaker, this huge hill of flesh,--)”
再看福斯塔夫是怎样滔滔回嘴的:
“他妈的!你这饿鬼,你这小妖精的皮,你这干牛舌,你这干了的公牛鸡巴,你这干瘪的腌鱼!啊!我简直说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你这裁缝的码尺,你这刀鞘,你这弓袋,你这倒插的锈剑——
('Sblood, you starveling, you elf-skin, you dried
neat's tongue, you bull's pizzle, you stock-fish! O
for breath to utter what is like thee! you
tailor's-yard, you sheath, you bowcase; you vile
standing-tuck,--)”
王子一边骂福斯塔夫滥用“下贱的比喻(base comparisons)”,一边吐出一串更长的下贱比喻……(“那个充满着怪癖的箱子,那个塞满着兽性的柜子,那个水肿的脓包,那个庞大的酒囊,那个堆叠着脏腑的衣袋,那头肚 子里填着腊肠的烤牛,那个道貌岸然的恶徒,那个须发苍苍的罪人,那个无赖的老头儿,那个空口说白话的老家伙/that trunk of humours, that bolting-hutch of beastliness, that swollen parcel of dropsies, that huge bombard of sack, that stuffed cloak-bag of guts, that roasted Manningtree ox with the pudding in his belly, that reverend Vice, that grey Iniquity, that father Ruffian, that Vanity in Years”)这成串不打结的市井流氓下三滥词汇是那么匪夷所思,活灵活现,让听众耳目一新,捧腹大笑。全剧就这样在凝重紧张的战争正史与滑稽搞笑的民生百态之间穿插轮换,高雅低俗,收放自如。

三是理解准确。福斯塔夫一行靠打家劫舍来花天酒地,王子说他们的钱来得快也去得快:
“a purse of gold
most resolutely snatched on Monday night and most
dissolutely spent on Tuesday morning; got with
swearing 'Lay by' and spent with crying 'Bring in;'
now in as low an ebb as the foot of the ladder
and by and by in as high a flow as the ridge of the gallows.”
我能明白“lay by”是打劫时让人放下钱包,但“bring in”就没理解过来;后面的ladder和gallows也模糊不清。再看中文豁然而解:
“凭着一声吆喝‘放下’把它抓到手里,喊了几回‘酒来’就花得一文不剩。有时潦倒不堪,可是也许有一天时来运转,两脚腾空,高升绞架。”
除了准确传达原意,这里再次使用多个成语来加强文学效果。

另外再看这句:
“Farewell, thou latter spring! farewell, All-hallown summer!”
中文译为:
“再见,你迟暮的残春!再见,落叶的寒夏!”
“All-hallown summer”的词义是the second summer,或者是All-Hallows-tide节日(又叫All Saints’ Day,通常在十到十一月)前后的summerly time。中文意译为寒夏,又添加“落叶”与前句相对,字面十分漂亮。真佩服这些早期翻译家,不知道他们怎么学的英文,看了多少莎剧注释本,怎能理解得那么准确;我们现在的资源和条件都更优越,却技不如人,文不如人,何等惭愧。

其他例子和趣处不再一一详述;最后解答一下标题里的问题:在网上查到朱生豪翻译的
莎士比亚全集,果然就是这个译本。朱生豪是浙江嘉兴人,少有诗才,中英兼修。因洋
人嘲笑中国翻译不了莎士比亚著作,是“没有文化的国家”,遂发愤翻译全集。朱君内
向寡言,常枯坐如僧;然下笔千言,文思奔涌。仅一年便译成《暴风雨》、《仲夏夜之
梦》、《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等九部喜剧。然逢日军侵略上海,流离逃难,
译稿两次被毁(第一次被日军焚烧;第二次补译后又在战乱中丢失),几乎要了他的命。
他坚决不为日本人做事,靠微薄稿费维生,闭门不出,全力继续翻译。因劳累过度,
贫病交加,在翻译《亨利四世》的时候突感肋间剧痛、痉挛,经诊断为肺结核。翻完此
剧便卧床不起,深自懊悔,还有五个半史剧没翻译完,“早知一病不起,就是拼着命也
要把它译完。”临终时犹自念诵莎剧英文台词。时年32岁。同窗爱妻宋清如亦是诗才傲
人,施蛰存赞她“琼枝照眼,不比冰心差”,学生骆寒超称她“比生豪先生都略胜一筹
”。她甘愿辅助朱生豪,“他译莎,我烧饭”(董桥《朱生豪夫人宋清如》);丈夫去
世后,她执笔续译完最后的五个半历史剧,使莎氏剧作译文完璧。朱生豪翻译的《莎士
比亚戏剧全集》是迄今最完整的莎士比亚作品中译本;197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第
一部外国作家全集——《莎士比亚全集》,其中的戏剧部分采用了朱生豪的全部译文。


补充:
朱生豪是浙江嘉兴人,嘉兴有他的故居。妻子宋清如是常熟人;朱生豪去世时,她才30,儿子刚满周岁。她先后在嘉兴秀州中学、杭高中、杭师、杭商校教书。杭高的总务主任是她以前的之江大学同学,帮她在杭高找到工作,两人感情发展,生下一女。但男人有家室,终未能离婚娶她。这里有两篇介绍宋清如的文章,第一篇写实,并有朱生豪故居的照片:
http://tieba.baidu.com/f?kz=93001815
第二篇抒情: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025/15/191190_63886656.shtml

朱生豪故居开放后,嘉兴《南湖晚报》2007年10月7日也有两篇介绍文,网上有四页,其中第二、第三页上有朱生豪宋清如的照片、朱生豪的手迹和故居照片:
http://nhwb.cnjxol.com/html/2007-10/07/content_53207.htm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Translation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