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553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南平“医闹”事件是是非非 /中国青年报记者 董伟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7-01
更新时间:2009-07-01
浏览:1167次
评论:0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南平“医闹”事件是是非非

本报记者 董伟
中国青年报2009-06-29

杨俊斌的哥哥杨俊仕在冲突中被打伤头部。本报记者 董伟摄

以养猪为生的农民杨俊斌,生前默默无闻,死后却惊动了福建省南平市。借
着他的死,潜伏在医患双方胸中的怒火喷发出来,演变为一度失控的暴力冲突、
堵街静坐。南平“医闹”事件遂举国知晓。

6月26日,当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进杨俊斌所在的杨厝村,杨家正在治丧。院
里是哀乐,门前是鞭炮。然而,杨俊斌的尸体还特意保留着,没有定火化的日子。
因为风波尚未结束。

分歧

杨厝村地处闽北群山之中,少有田地,村中人家多以养猪为业。50岁的杨俊
斌也经营着一个小养猪厂,存栏80多头,生活艰辛却也还过得去。前些日子,他
感到腰痛,不思饮食,人也瘦了下来。查后认定是肾结石。

6月18日,杨俊斌决定去南平市第一医院做手术,打掉结石。没想到,此去
竟然不回。

6月20日,杨俊斌交6000元费用,自己签了字后手术。手术非常顺利,随后
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然而,当晚21时左右,杨俊斌突然感到腰痛难忍,老
婆赶快叫医生来看。医生的答复是术后有疼痛感是正常的。但为了止疼,医生给
杨俊斌使用了安痛宁,不见减轻,又打了杜冷丁。不久,杨俊斌死亡。

杨家亲属根本无法接受这突然的变故。“我哥好好的一个人,走着进去的,
怎么就死了?!”杨的弟弟杨俊笃对记者说。他们遂扣住主管医生胡言雨和王波,
要求给个说法,并且拒绝移动尸体。纷争就此开始。

双方都打了110报警。第一医院副院长徐尚华赶到,与杨家亲属沟通,试图
对病历资料进行封存。此举惹怒了杨家亲属。“他们想拿走病例,我们就没有证
据了。”杨俊笃说,一个月以前,隔壁村有人家病例被医院收走后,就吃了大亏。

杨家的要求后来简单化为赔偿。额度一说是80万元(院方),一说是30万元
(杨家),但结果都无法达成一致。徐尚华答复说,需组织专家对患者死亡原因
分析讨论;由相关部门鉴定,在患者诊疗过程中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并视过错的
责任程度确定赔偿额度。

可是,杨家亲属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能够在鉴定中得到公正待遇。杨厝村村长
杨纯恩说:“我们是农民,大道理,听不懂,鉴定专家都是你们的人,我们不鉴
定。死了人,赔钱就是了!”双方争执不下。

21日晨,第一医院召集院内专家对此病例进行讨论,初步认为,诊疗过程中
医院未违反诊疗常规,杨俊斌的死亡原因不详,建议进行尸检。杨家亲属早已等
得按捺不住,听说还要把尸体开膛破肚,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当天7时30分左右,杨家亲属50多人,分两路,一路用“还我爸爸”“无德
医生”等白色大横幅将医院门诊大门封闭、摆满花圈、四处烧纸钱,弄得医院火
警报警器长鸣;另一路聚集在泌尿外科,封闭科室通道,将胡言雨拖至死尸旁进
行侮辱,要求他去亲吻尸体。

半小时后,来上班的医生张旭见状说,“你们这些乡下人没本事不要乱闹。”
此语招致众怒,张旭被扣住,遭殴打,被威胁从重症室——在 14楼——抛下。
此时,该病区36名其他患者(其中4名危重病人)已经无法得到正常治疗。杨纯
恩虽然否认医院事后的很多指控,但是也承认,“确有过激行为 ”,比如砸医
疗用品、器械等。

其间,医院还试图说服杨家尸检,走医疗事故鉴定程序。但杨家就认定一条,
好好的一个人死在医院里,就是医院的错,就要赔偿。“他们要是抢救及时,我
爸爸绝不会没了。”杨俊斌的儿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爸病发时,医生的态
度很冷漠,根本没当回事情。

南平市卫生局、杨厝村所属太平镇领导赶到。双方协商,年近六旬的医生胡
言雨在经历11个小时的限制自由后被放出。出言强硬的张旭则仍被留在重症室,
还被搜走了手机。后来,有人称,张旭曾被杨家硬压着朝死者遗体下跪以及遭其
他人格羞辱。此事遭到了杨家的集体否认,而张旭则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警察哪里去了?从21日0:35分,警察一直都在。南平市延平分局巡警大队
接到南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转警后就赶到了现场。只是他们考虑杨家声称
“敢带走人就自杀”,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事态继续发展。

交锋

21日11时30分,医院联系不到张旭,逐渐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越聚越多的医
护人员听说张旭被扇耳光、被威胁扔下楼去,更加义愤填膺。他们找到警察,要
求解救被困的同事,被告之“在协调”。耐心耗尽之时,年轻的医生们召集同事、
实习生要强行救人。

双方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形成对峙。医生们齐喊“放出医生”、“放出张旭”,
杨家家属也不示弱,根本不理会放人的要求。很快恶言相向,很快有人向对方丢
东西——现在双方都表示是对方先动的手——玻璃杯、吊瓶、椅子、体温计乱飞。
这其中,杨俊斌的哥哥杨俊仕被不锈钢垃圾桶击中,倒地,血喷了出来。

此时,防爆警察出现,向现场喷了催泪瓦斯,医患两边都败下阵来。医生们
退到13楼。医院再次提出协商解决,再次被拒。

一个小时后,医生张旭的老母亲不知怎么来到现场。据一个青年医生回忆,
这个老人一遍一遍地问:“我儿子在哪儿?”有人骗她说,张旭回家了,但老人
就是不信。此情此景极大刺激了医生们本已绷紧的神经,他们准备第二次冲锋。

这次冲锋医生人数众多,分成两拨,一拨从前门冲,一拨从后门冲。医生们
很快把重症监护室门前做隔离的警察推到一边,和杨家厮打在一起。当时杨家家
属多去吃午饭,只有十几个人在场,明显不支,张旭和另一个人员被趁乱救走。
杨俊斌的堂叔头部受伤。医生中也有受皮外伤的。

“当时场景非常非常混乱!无法用语言形容!”一名实习生回忆道。医生把
张旭救走后开始撤离,张旭被转移安置到大楼的四层手术室。那里比较偏僻,不
易被发现。其他人则散开,有些向一楼去了。

下面出现了网络上广为传播的一幕:杨家家属(医生们说有社会闲散人员在
其中,警方未给予证实,记者也未能找到可靠证据)在得到亲人被打的消息后,
几十人拿着两米长的大棒和刀具冲进住院楼来。10余人的防爆大队瞬间被突破。
“他们见着白大褂就打。”

有医生一见不妙,跑上楼道躲过一劫;有实习生钻到椅子下面幸未被发现。
其他人则有被拳脚、棍棒击中的。一名余姓医生跑得慢了,被用木板打倒在地,
腰部被捅两刀,大腿也划开了两道长口子,至今在重症监护室。事后,在医生集
体请愿时,他打着吊瓶被抬到市政府门口。这场景被拍下传送到网上,算作“医
闹”不可原谅的证据。

杨家家属的愤怒似乎没在这次冲锋中得到缓解。不久,6辆小型中巴车载着
更多的村民来到第一医院,准备继续实施更大规模的报复。公安部门闻讯立即从
市、郊区抽调大量警力,在医院病房大楼前组成防护墙,全力防止双方再起冲突。

21日23时,杨家家属将医院门诊的候诊椅全部搬到医院外的中山路、滨江路
上,堵塞道路,致使交通中断。他们还封堵医院的所有通道,不许医务人员去上
班,致使急救通道也被阻断。

协议

关键时刻,市政府出面了。

据了解,南平市委、市政府派出了处置突发医疗纠纷事件临时小组,由政法
委书记胡祖林和分管副市长何三保带队。临时小组赶到后,采取如下措施:鉴于
再不尽快解决此恶性纠纷,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情况,要求第一医
院立即支付杨家21万元,并退还死者家属所交的全部医疗费用 6000元。

在临时小组的主导下,6月22日凌晨1时,医患双方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称,
甲乙双方共同协商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考虑乙方家庭困难,本着人道主义原
则甲方同意补助乙方人民币21万元整,其中甲方支付给乙方人民币5万元,由甲
方协调太平镇政府支付给乙方人民币16万元,补助金甲方承诺于2009年6月22日
支付给乙方,并同意退还乙方所交的全部医疗费用人民币6000元及减免所欠医疗
费用。

2、乙方将死者尸体从甲方病房移走并由甲方送至火葬场,乙方将门诊横幅
及花圈撤去。

3、由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均有人员受伤,甲乙双方同意责任自行承担不予
追究刑事责任。

4、今后乙方应保证本人及家属不得以此事件再向甲方提出本协议以外的其
他任何医疗或经济补偿要求。

很快院方付钱,杨家撤离。

上访

杨家家属拿到钱走了,医生们却不干了。22日早晨,星期一来上班的医护人
员听说了纠纷的全过程后,纷纷自发到ICU看望了受伤的医生。“此情此景,看
望的人员伤心落泪。该起纠纷的的处理结果和受伤医生的情况令其他医生心寒,
并对医闹行为感到愤慨和极大的恐惧。”一名医生说。

据了解,近三年来,南平市各医院,除了一家军队所属医院外,都曾发生医
闹事件,第一医院自身也不是第一回遭到类似的冲击。

新的纠纷引发了过去的记忆。恐惧和委屈让医生们认为,如果政府再不采取
积极的行动,受伤医生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不少医生对医院在更权威的调查
结果出来之前妥协赔钱也表示不解。

当天下午,有20多名年轻医生要到南平市政府上访。第一医院领导发现后拦
住他们,表示医院会出面向政府反映情况,希望不要有过激行为。随后,医院向
所有医护人员连发两道命令,不得上访。南平市卫生局领导也在当晚到医院要求
不要上访。

然而,上述一切努力没能阻止医生们行动。23日上时7时30分,第一医院仍
有80余名年青医生“不听劝说,自发组织”,穿着白大褂到市政府门前静坐请愿。
他们打出两条横幅“严惩凶手,打击医闹”、“还我尊严,维护医院正常的医疗
秩序”,要求政府惩治伤人凶手,出台相关措施,确保今后医院安全的医疗秩序。

当天上午,市委副书记石建华组织召开了专题会议,会议要求:1、迅速化
解集体上访;2、坚决依法处置: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迅速制定宣传教育方案,做
好宣传教育工作;对“6·21”医疗纠纷事件中涉及的违法犯罪行为,公安部门
要加大加快调查取证力度,弄清事实,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对第一医院是否存在
医疗事故、有无过错进行调查。

其间,第一医院的领导们试图利用权威将请愿队伍带走,还和医生发生抢横
幅的场景,但还是没有成功。

下午5时30分,南平市委副书记石建华再次主持召开专题会议,认为医务人
员的诉求是可以理解的,答应开展取证工作,依法追究责任,对今后医患纠纷中
的违法活动给予坚决打击,确保正常的医疗秩序和医务人员人身安全。得到此种
承诺后,医生们逐渐散去。

轰动全国医卫界的南平医闹后续之集体请愿事件也就此结束。

尾声

虽然正面的矛盾平息了,但是它的影响和余波还在。根据第一医院一份半正
式声明,由于此次医闹事件,本来和该院已签订就业意向的10余硕士研究生纷纷
来电,“对我市的医疗环境表示担忧,其中3名硕士明确表示不会来我院就职,
请我院另请高明”。

杨厝村也不平静。听到市政府要求调查事件原委的消息,杨家虽然也治丧,
但是却不火化杨俊斌的尸体。“尸体也是证据,不能烧。”杨家一名亲属还拿出
封存好的病例说,“我们占理,不怕他们。”

记者另外获悉,杨厝村的杨纯楷到第一医院看病遭拒。

裂痕加深 呼唤医疗纠纷处理新机制
医患都需重塑形象

近几日,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助理袁钟一直关注南平医闹事件的走向,其
中发生的诸多极端现象让他非常忧虑。袁钟认为,医生安全行医的基本权利要得
到严格保护,不能纵容任何人肆意冲击医院秩序,威胁医生的安全。同时,他提
出,“医闹”事件反映出,现有的医患纠纷解决渠道已经坏死,根本起不到解决
矛盾的作用,必须尽快找到医患双方都认可的新办法。否则,医院无宁日,患者
没好处。

袁钟说,医生和患者应该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病魔。正是
依靠彼此的信任和合作,人们才能够去病除疾保持健康;正是依靠着彼此的信任
和合作,医生才敢冒险尝试新的治疗方法,医学才能不断地前进。然而,现状却
是:“战友”反目成仇、怨声载道。医闹的频频出现更是显示两者间的裂痕已经
达到了何种地步。

不过,无论医患矛盾多么深,袁钟都不认同杨俊斌家属的做法。“这是基本
底线问题!”他说,医生的生命安全遭到威胁,正常的行医得不到保证,事实上
侵犯了其他患者就医的权利。“一有矛盾,就摆花圈、设灵堂、围医院、打医生,
这在一个法治社会怎么可以想象?!”

他认为,医闹会极大地伤害医生的感情,也会扭曲他们的职业行为,从而给
大检查和防御性医疗留下空间,也阻碍医学的探索精神。“那样的话,中国的医
学水平将退步,医疗费用却会飞涨。”

尽管袁钟不同意医闹的做法,但他也觉得,当前合法的医患纠纷解决渠道有
问题。据了解,2002年9月1起实施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是目前医疗事故技术
鉴定及医疗事故赔偿处理的唯一法律规范。该条例虽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主体
由原来的卫生行政机关改为了后来的医学会,但是鉴定的客观性、公正性依然备
受质疑。

袁钟说,医学会虽属独立社团法人,但还是和医生脱不开干系,难免有“自
己给自己鉴定”之嫌。其次,鉴定专家、鉴定过程的不公开,更是加重了人们的
怀疑。常出席鉴定会的医学专家,自身也会遇到医疗纠纷被人鉴定,正所谓风水
轮流转,今年到我家,难免促成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潜规则,患者的利益则被牺
牲了。

在南平医闹事件中,杨家家属典型地体现了对医疗鉴定的不信任。虽然院方
无数次要求走正常程序,但是杨家都坚决给予拒绝。“不能不说这种拒绝背后还
是有复杂背景的,并不完全是蛮横不讲理。”袁钟表示。

大多数患者认为,现在的鉴定工作效率颇低,一般人都是等不起的。一个医
疗事故的技术鉴定结论出台,需经历提出申请、抽选专家、召开听证会、做出结
论等一系列过程,怎么快也得好几个月以上。如果某一方对结果再提出异议,那
解决争端的日子就更遥遥无期了。

针对此种情况,袁钟建议,一方面要改革当前的医疗纠纷处理机制,使之更
加便捷、高效、低成本,另一方面也要尽快完善医疗责任保险,从而为管理医疗
风险、缓解医患矛盾、解决医患纠纷提供新的途径。这已成为发达国家的普遍做
法,解决医疗纠纷的功能显著。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卓小勤对南平医闹事件的关注和袁钟略有不同。他更加注
意政府各部门在其中的表现。卓小勤说,政府在南平医闹事件中的做法,尤其是
一开始的处理,是饮鸩止渴。

他认为,警方开始基本上是不介入,说是维持现场秩序,实际效果大家都看
到了。后来市政府领导出面,让医院赔钱,让家属撤走,也没理清是非,结果又
造成医生集体上访。为了稳定放弃法律原则,给双方的信号都不好。“对病人来
说,一闹就有钱,小闹给小钱,大闹给大钱,那谁不闹、谁不往狠里闹?对于医
院来说,政府既不保护他们的合法权利,也不细察他们医疗行为的责任,给钱就
摆平,那么这种导向又会生出什么样的后果?”

卓小勤说,目前各种因素使事情进入一个恶性循环。如果政府不能切实负起
责任来,建立合理、有序的规则,明确三方责任以及发生矛盾后各自的行为规范,
那么恶性事件必然“按下葫芦浮起瓢”。“这也是摆在医改面前实实在在的难题。
人的问题比钱的问题还要难办。”

他认为,政府、医院和患者都有一个重塑形象的问题,“现在最宝贵的彼此
之间的信任已经遭到了严重损害”,没有信任将放大分歧,激化矛盾,容易走向
极端。

南平医闹发生后,中国医师协会很快声明,对受到伤害的医务人员表示慰问,
谴责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行为。该协会会长殷大奎曾对记者表示,处理医疗纠纷,
工夫在纠纷之外。中国医师协会正在努力作医学科普和医生人文素养培训。

“医学是个高风险的事情,也是一个有局限的事情。不是说你把钱堆上去,
病一定就能治好,人一定就能救活。”殷大奎说,希望公众能够更加了解医学的
局限性,“ 医生,医生,为什么不叫医死呢?就是要把病人医活。但是,医生
不是神仙。现在,世界上的误诊率大概有20%~30%。”如果杨家家属了解这些
情况,或许能够在发生不幸时更加理智,医闹也就不会出现了。

此外,中国医师协会在努力培训医生的沟通能力,教会医生怎么平等地对待
患者,发生矛盾后怎么向患者解释以及当患者死亡时如何告知家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