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761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张功耀: 比毒奶粉危害更大的是毒中药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10-15
更新时间:2008-10-15
浏览:1880次
评论:1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比毒奶粉危害更大的是毒中药

  张功耀



  最近被揭露出来的毒奶粉事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是我国党风、政风
和社会风气已经严重败坏的标志,也是对我国腐朽的中医药文化根深蒂固,不断
沉渣泛起,使我们中国人长时期地对于食品和药品的安全问题麻木不仁的一种报
答。

  事实上,在我们中国,还有一种比毒奶粉危害更大的东西,那就是毒中药。
陈化粮、潲水油、吊白块、毒奶粉,这样一些东西,因为可能涉及到每一个中国
人(享受特供待遇的除外),所以,它能够激起差不多每一个中国人的义愤。由
于现在吃中药的人已经不多,加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至今还在为中药毒害做掩盖、
粉饰和辩护,所以,对毒奶粉恨之入骨的人未必会对毒中药有相同的觉悟。

  为什么说毒中药是一种更严重的毒害呢?

  一、毒中药害人是以有意或无意两种方式进行的。

  明明那中药都已经陈化、变质、发霉、虫蛀了,中医骗子一句“越陈越好”
的话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所有陈药卖掉。这种欺骗本属于“有意的欺骗”。可是,
我国那些愚昧得可爱的人,在理直气壮地接受“越陈越好”的歪理邪说之后,不
但不对这种“有意的欺骗”恨之入骨,而且还会对它感恩戴德,山呼万岁。

  中药毒害的更大一部分源自“无意的欺骗”。

  熟悉中医的知道,中医的医和药都没有实验基础。它是用“意”来决定“医”
的,即所谓“医者意也”。

  中医生的“意”来自两个方面:

  一是通过观察附会得到的“意”。孙思邈在《千金方》当中告诉读者,把蛇
蜕用一个绢带装好,扎在孕妇的腰上,就可以防止孕妇横生逆产。这其中的“意”
就来自对“蛇能够蜕皮”的观察。把这个蛇蜕皮的“意”附会到孕妇生产上,就
形成了用蛇蜕预防孕妇难产的“医”。附会到眼睛里边的翳,就形成了用蛇蜕除
翳的“医”。南宋的时候,江浙一带的农民学会了养蚕。中医生发现蚕虫也蜕皮。
于是,蚕蜕也被用来治疗妇女难产和为眼睛除翳了。再后来,中医生发现母鸡孵
小鸡的时候,那小鸡居然可以破壳而出,把这个“破壳而出”的“意”附会到妇
女难产,母鸡孵小鸡时留下的鸡蛋壳也用来为妇女催产。有人说,中医是“唯物
主义”,读者可以判断一下,这种“医者意也”的中医哲学究竟唯物到了什么程
度?

  中医形成“意”的第二个源头是《黄帝内经》之类的文化垃圾。中医推荐患
者吃屎和喝尿,其“理论依据”就来自这本混账透顶的《黄帝内经》。

  据《本草纲目》记载,“人中黄”(也就是人屎)可以用五种不同的方法入
药。中医生通常用它来治疗咳嗽、食积、劳极骨蒸、噎食不下、心腹急痛、解疔
疮肿毒,等等。

  中医推荐患者吃屎的这个医术,其“意”是怎样形成的呢?

  《黄帝内经·素问》第五篇《阴阳应象大论》中说:“清阳出上窍,浊阴出
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这里的“上窍”,
就是指耳、目、口、鼻头部七窍;“下窍”就是指的前后二阴。这里的“清阳”,
是指“上窍”发出的声音,和经由耳、鼻、口腔出入的各种气。“浊阴”也就是
大便和小便。由于最后修改《黄帝内经》的混蛋王冰,说了“清阳发腠理,浊阴
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食古不化的中医后生,就从这里得出一个
推论:既然浊阴是“走五脏”“归六腑”的东西,“人中黄”(人屎)和“轮回
酒”(人尿)可以入药,也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只要能够形成“意”,就可以采取与这个“意”对应的“医”,既不需要做
任何有效性实验,更不要做任何安全性实验,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先吃两付药试
试”,这就是所谓的“中医”。由于被中医生治疗过的病人,没有被当场毒死,
甚至还有不少中医医术与某些疾病的自愈性相偶合了,“治愈”了不少病人,于
是,麻木而愚顽的中医信徒就这样造就出来了。

  由于中医生是依据他们想当然的“意”来决定“医”的,所以,每一个中医
生在采取某种医术的时候都十分盲目。这就导致了中医生无意地先将别人毒死,
然后又无意地将自己也毒死的荒唐故事。2006年8月,河北省行唐县龙岗卫生院
的阎山川老中医,先无意地将郝淑琴毒死,后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自己行医
几十年的医术”,用同样的中药将自己也毒死,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案例。

  二、政府对中医药毒害不只是麻木不仁,而是经常逆向作为。

  我们来看一个实例。

  早在1964年,江苏籍医生吴松寒就发表了“木通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的临
床观察报告。这篇文章发表在《江苏中医》杂志1964年第10期。1982年,前联邦
德国医生Mengs et al发表报道说,马兜铃植物中的马兜铃酸可致小鼠膀胱癌、
肾盂癌和输尿管癌。这些都没有引起经常吃中药的中国人的警觉。

  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医在国内陷入无可奈何花落去之后,不负责任地开
始向国外扩散。一些在国内被掩盖了的问题,终于在国外暴露出来了。其中,尤
以安全性问题和动植物资源保护问题最为突出。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早就知道这些问题。可是,为了扩大中医药出口,赚取外
汇,也就是“要钱不要命”,所有这些问题都在国内被继续掩盖下去了。

  但是,掩盖矛盾并不等于解决矛盾。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

  1993年,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学院肾脏学系教授J.L. Vanherweghem
报道了100例由于服用关木通(Stephania tetrandra)而引起的肾中毒,其病理
学表现为弥漫性肾间质纤维化,低分子蛋白尿、严重贫血,以及在1-2年内发展
为肾衰竭的终末期,即使停止用药也难以恢复。由于这种病与服用中草药有关,
因而曾经被国际医学界命名为“中草药肾病” (Chinese herb nephropathy,
CHN)。同年,日本医生Izumaotani T和 Ishimura E也发表了相关观察报道,证
实了相同的后果。因为这两位日本医生是从服用广防己中观察到这样的病变的,
所以,这两位日本医生把这种病命名为“获得性防己综合症”。1999年,我国医
生尹广、胡新伟在《肾脏病及透析移植》杂志,发表“木通中毒的肾损害”也证
实了比利时、德国、日本和我国在1964年发表的报道。

  这里所说的关木通、广防己,还有中国医生1964年和1999年报道的木通,都
属于马兜铃科植物。这类植物共计有8个属500多种。在中国,经常入药的马兜铃
科植物究竟有多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至今没有清理,当然也不可能公布。

  由服用马兜铃科植物而引起的中草药肾病,仅比利时一国就报道了115例,
致死43例,比服用三聚氰胺毒死的人要多得多。它曾经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中草药
的强烈愤慨。可是,在国内,它却被自我吹嘘起来的“中医中药正在走向世界”
假象掩盖着。一群不负责任的“专家”“学者”,从巴结官僚政客“向上爬”或
“捞取科研经费”(不“保持一致”的人往往得不到科研经费)的愿望出发,与
自私自利的中医生沆瀣一气,共同对中医中药的国际丑行文过饰非,一再欺骗国
人。

  面对中草药肾病这样的国际丑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干了些什么呢?

  他们没有清理全部马兜铃植物入药的情况,却急急忙忙做了一项更具欺骗性
的“科学工作”,那就是考证所谓的“正品木通”。在他们看来,只要把“关木
通”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里边清除出去,改用“正品木通”,一切也就可
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万事大吉了。可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没有来得及把
这个掩盖工作做完,中草药肾病被“出口转内销”了。

  2000年3月,北京市民李玲因为口舌生疮、“上火”(一个荒诞的伪医学术
语),到朝阳门医院去看病。这样的疾病,如果不是其它原因,如扁平苔藓感染,
本是可以简单解决的。对“上火”通常的病因判断就是缺乏维生素B2,医生只要
建议患者多喝水,多吃水果,补充一些维生素B2,就可以解决问题。可是,朝阳
门医院的中医生却给这位患者开了两盒龙胆泻肝丸,并告诉她,这是泻火良药,
很多患者吃了都不错,而且是同仁堂的。

  李玲当然不知道医生在跟她玩弄医疗欺诈,居然断断续续吃了四五盒这样的
药。结果引起了食欲不振、恶心等症状。待李玲再到朝阳门医院去检查时,她被
告知,患的是血液方面的病。李玲万万不信,一次轻微的“上火”,居然会演变
成血液病。于是,她又去北京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令她实在无法接受:尿毒症!

  就在中草药肾病“出口转内销”的过程中,2000年8月,英国医生Nortier
及其同事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发表文章,也报道了105例“中草药肾病”,并证实马兜铃科植物对于人体的致
癌作用。到2002年止,法国、加拿大、美国、波兰和台湾的医生均报道了类似的
马兜铃酸导致肾中毒的病例。这一年,先后有14个国家和地区宣布马兜铃植物为
这些国家的禁药。在国际国内的舆论压力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才不得不于2003
年4月1日发出通知,假惺惺地取消了关木通的用药标准,把原来的“关木通”改
成了“木通”。过了四个月以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再次通知,取消了青木香、
广防己的用药标准。

  这就算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待马兜铃科植物中毒采取的所谓“果断措施”
了!

  从我国医生吴松寒1964年发现木通有毒,到2003年4月1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假惺惺地采取“果断措施”,中间经历了40个年头。在这40年当中,有多少中国
人吃过木通、防己、青木香和细辛这一类的马兜铃植物?可是,被我国医学界报
道的马兜铃科植物中毒的病例只有一例!可见,我们中国人麻木到了何等程度!

  我为什么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对待中草药肾病问题上所采取的“果断措施”
是一项假惺惺的措施呢?

  第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取消原来用药标准,改用新的标准,没有经过任何
新的实验。

  假若我们知道在奶粉中加三聚氰胺是有害的,改加其它物质,不做任何安全
性实验,能保证那新加进的物质是安全的吗?同样道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取消
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的原定用药标准,改用新标准,未经任何安全性实验,
怎么可以保证新标准是安全的呢?此外,1964年和1999年,吴松寒、尹广、胡新
伟各自独立地报道木通有毒的时候,写的都是“木通”,不是“关木通”,对此,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至今没有拿出证据证明这些文献中的木通不属于马兜铃科植物。

  第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取消原来用药标准,改用新的标准,难免“换汤不
换药”。

  国际医学界指出的马兜铃科植物并不限于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这三种植
物。前面我已经提到,马兜铃科植物实际上有8个属500多种。有文献显示,它被
我国植物学界认识到的只有4个属70多种。无论500多种,还是70多种,马兜铃科
植物不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所公布的三种,这是不争的。大陆的中医和香港的中
医,在入药方面是相同或相近的。经常被中医生入药的马兜铃科植物,在香港被
明令“禁止使用”的有31种,被明令“暂停使用”的有10种(外带31个地方品
种),加起来,共计是72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取消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
种原来用药标准,怎么可以避免这72种马兜铃植物再次混入中药方剂之中呢?

  第三、对“正品木通”的“考证”科学依据不足。

  在中国,无论什么东西,都存在“名”“实”混乱的现象。相同的木通之
“名”,在《本草纲目》就有三种不同的“实”。其一是指葡萄藤幼苗;其二是
指通脱木;其三是指通草。李时珍写《本草纲目》以前,通脱木与通草是名实混
乱的。值得一提的是,我国《药典》里边记载的通草(Medulla Tetrapanacis)
与《本草纲目》记载的通草完全不符。我注意到,我国某些中医药研究者把“五
叶木通”的学名写成Akebia quinata也是错的。究其原因,是他们错误地把英文
的Fiveleaf akebia翻译成了“五叶木通”。其实,Fiveleaf akebia与我国的任
何一种“木通”都没有关系。

  对于一个生物品种进行双名法命名与分类,起源于18世纪的瑞士生物学家林
奈。原来的生物分类,主要依据比较解剖学、比较胚胎学和古生物学。现代生物
分类则要精细得多。它需要一些科学实验才能判断生物之间的亲缘关系。例如,
通过电泳技术比较不同动物血红蛋白的组成;通过对同功酶的研究或分析细胞色
素C等的氨基酸序列以鉴别各种生物的亲缘关系;通过DNA分子杂交技术确定不同
生物之间的相似程度。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表过任何
关于“正品木通”考证的实验报告。这就很难避免我国不明真相、不懂生物分类
学的患者被套进“正品木通”的陷阱中去。

  在我国,以木通、细辛、防己之类入药的方剂和中成药多得不可胜数。其中,
著名的有龙胆泻肝丸,耳聋丸,八正丸,纯阳正气丸,大黄清胃丸,当归四逆丸,
导赤散,甘露消毒丹,排石颗粒,跌打丸,妇科分清丸,冠心苏合丸,新夷丸,
十香返生丸,济生结核丸,止嗽化痰丸,等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至今没有公布
这些富含马兜铃植物的方剂,更没有明令禁止。

  此外,台湾中医研究院公布了123个单味中药和200来个中成药的毒性。虽然
台湾当局没有明令禁止这些中药和中成药,但公布出来,提醒中医药消费者注意,
比大陆上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完全不作为,甚至逆向作为,要负责任得多。

  新加坡政府的中医药管理局恐怕是履行中医药管理职能最充分的。1978年,
新加坡政府就发布《毒药禁令》禁止了柴胡、延胡索、黄连、麻黄、雷公藤等有
害植物和朱砂、密陀僧等重金属。还有速效伤风感冒胶囊和银翘解毒丸等所有
“中西医结合”的复方药。谁违背《毒药禁令》,轻者罚款,重者取消行医资格。
可是,像新加坡这样负责任的中医药管理,在我国连尖尖荷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

  与台湾、香港、新加坡严格的中医药管理不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逆向作
为,可谓烧香摸屁股,——搞惯了手脚。

  —— 对于明知其有危害的中草药,既不禁止,也不提醒。

  —— 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还没有制定出重金属入药的安全界限。

  —— “中西医结合”的复方用药,在全世界都是严格禁止的,唯独中国至
今还可以大行其道。

  总之,对于中医药的国际丑行,能不报道尽量不报道,能掩盖尽量掩盖,掩
盖不住再为这些国际丑行做辩护,这就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中医药毒害的作为!

  三、科学被亵渎、人性被扭曲、人民不觉悟。

  在我国,科学已经被严重亵渎。这种亵渎科学的行为,来自我国政府的科技
管理部门和一些专业媒体,如《科学时报》、《科技日报》、中央电视台的《走
进科学》栏目,就是亵渎科学最狂热的几个“主流媒体”。他们错误地把全体中
国人民都当愚民看待,蔑视实验依据,蔑视逻辑公理,蔑视人类已经取得的成果,
在无端吹捧少数不良“专家”的同时,蔑视全体中国人的智慧,打压敢于站出来
维护科学尊严的人。他们屡屡把最典型的“中国愚昧”粉饰成“东方智慧”加以
弘扬。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贴上“科学”的标签,就向受众胡吹滥捧这样的“科
学”。在这样的“主旋律”影响下,人们的是非观念被搞乱了,人性被扭曲了,
中国社会成了一个“麻起胆子讲真话,理直气壮讲假话”,“解放迷信,亵渎科
学”的社会。于是,在中国这个社会,相互阿谀奉承,彼此都做“好人”的,越
来越多。敢于阐述真理,“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竺可桢语),甘愿当“恶人”
的,越来越少。

  本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异于独眼龙。可是,在我们这个社会中却多
有热衷于斯的独眼龙,不愿意做“睁大两只眼看世界”的正常人。中国这个社会
之所以人性被扭曲,就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睁大两只眼睛看世界”的正常人
太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独眼龙”太多。

  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群中,有一类是自己想当“好人”或至少自己不当
“恶人”的人。只要某种灾难性的后果,不具备落到自己头上的可能性,这些人
就会把“好人”做到底。既不打算做好人,也不打算做恶人的人,通常都是“事
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有一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其实是强盗。他们睁开一
只眼看作对方口袋里的钱;闭上一只眼去欺骗所有可能上当的人。用“祖传秘方”
骗皇帝,用三聚氰胺杀婴儿,就是这些强盗干出来的恶行。

  闭着眼睛骗人本来是一种“乱骗”。他们逮着谁就骗谁。逮着皇帝骗皇帝,
逮着婴儿骗婴儿。骗的方法也并不高明。然而,可悲的是,不少中国人对此并不
觉悟。不但不觉悟,每当有人指出这些“乱骗”的危害的时候,总有一些“爱国
者”“专家”“学者”“政客”起来誓死捍卫那些“闭着眼睛骗人,睁开眼睛数
钱”的骗子!

(XYS20081010)

◇◇新语丝(www.xys.org)(xys2.dxiong.com)(www.xysforum.org)(xys-reader.org)◇◇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08-10-17 14:35:29 提到] [FROM: 10.]
回顾当年“凤凰”的大辩论

  作者:成冬


  随着胡一虎一声吆喝,《凤凰》组织的“反伪”与“废言”之争暂告落幕。
这场争论酝酿已久,《凤凰》这场也许只是开了个头。

  首场输赢自有公论。“废言”方弄出个身份可疑的丁小平就够现眼的,无知、
无耻和搞笑,让我想起窜红前后的何新及再后来的“芙蓉姐姐”。在阴险上,丁尚
不及何新老辣,脸盘和身条又不及“芙蓉”,只是口齿与一般的传销讲师有得一拼。
丁小平气急败坏遮不住色厉内荏,怎么看都透着邪性。见着伪科学仨字就哆嗦,绝
对就是伪科学。再添个五百年一出牛皮吹破天的蒋。蒋一句~数学所有问题都被
他解决了,左右居然就服气?这就是科学态度?科学精神?这个被丁拉出来的活宝,
不是现世的伪科学标本又是什么?如果说揭露和批判就是“打击伪科学”,如此无
耻、如此疯狂、如此愚昧,说明这种揭露批判、这种打击还不够多,不够狠。

  按丁所讲,又是犯罪又是行为,伪科学是实实在在的了。那为什么伪科学仨字
儿不能用呢?“废言”派想堵对方的嘴,先就矮了半截。

  “伪科学”源远流长,在本朝首先是盛行于大跃进年代,想必凡过来人印象深
刻;浩劫年代又略有抬头;八九十年代甚嚣尘上。三次发作无一不与当时的大气候
有关,民主国家则罕有,不赘述。

  源自一张字条

  伪科学仨字的发明权已不可考,于光远先生81年使用的是“反科学”,85年就
改用“伪科学”了。79年言禁松弛,久违的花边新闻又见诸报端,3月《四川日报》
报道大足男孩唐雨“耳朵识字”,其后各路童男童女粉墨登场,又不乏过气儿专家
推波助澜……这时于先生挺身而出了。“反伪”与“废言”之争实发轫于其时。

  童男童女之后大师纷纷悟道,各路神仙雨后春笋一般,不仅大兴安岭灭火少不
了他们,“永动机”、“水变油”……也此消彼长,放个“二踢脚”也得他们选定
黄道吉日。极盛时各地开坛布道财源滚滚,信众直逼九位数,就连中枢大员和强力
机关也不乏骨干,那时不仅光远先生被噤声,司马也是孤身犯险……

  核心悟过味儿,出手了。如云的神仙们作鸟兽散,远遁西天。今天的“废言”
派老专家,不过是当时孑遗的科学分支,不然“废言”派何至零落如斯?

  过气儿专家

  “废言”派大本营“天地生人”集聚了一拨过气儿专家,执著、强横、走火
入魔、神神叨叨……五百年一出的蒋、撸袖子的X、吞药片X为其出类拔萃者。我
谓之“过气儿专家现象”,以有别于“59岁现象”。此现象往已有之,像与达尔文
先后创立进化论,后来步入“神途”,搞降灵研究的华莱士;“领导面前是专家,专
家面前是领导”的钱学森。五八年的事儿,钱是政治投机是拍马屁,老来搞什么
“人体科学”为彻底堕落。反映了他们在熟知领域才思枯竭又急于搞点什么的无
奈和可悲。钱的妄图开创人体研究新领域,成为那些神功大师们的科学(伪科学)
精神后台,导师级领袖级的人物。

  科学昌明的目下,“过气儿专家现象”在西天已掀不起大浪,最多公众饭后一
哂而已。可本朝就不同了,专制的大气候适宜愚昧和伪科学的生长。政治、政体、
导向等等属禁地略去不谈,老专家多年又红又专的浸淫,极度缺乏西方科学体系的
教养(除钱学森等极少数外,他们所谓的西方科学体系以易北河为界)……故而坚
定、盲目、从众。有些盛年时事业有成,甚至官场得意,老年难免风光不再,强烈
的失落感及不甘寂寞驱使他们步入歧途。“所有的数学问题”、“八卦宇宙论”、
“天地耦合预测法”……就是他们热衷的课题。听见伪科学仨字,当然像和尚听
见“光”、“秃”一样产生条件反射。少壮派有些是起哄,有些是像丁那样想凭
此向“著名”靠拢。

  科学和伪科学

  两个名词的定义再争一百年也还是各说各话,但不争的事实是~名词一定出
现在事物(广义的)之后,而不是之前。所以也一定是先有了伪科学,才产生“伪科
学”一词。“伪科学”一词出现后其内含和外延不断在变化,但基本的适用范围
有一定。依我理解,伪科学不是指过程,不是指后果,不是指动机,不是指人物……
那另有专用名词。伪科学指的是虚假的科学体系,反科学的科学体系。

  伪科学可以定义为~违背客观规律,冒充科学理论用以骗人的错误的知识体
系。伪科学至少要符合两点:①不是科学。②自称是科学或者被认为是科学。教
堂里宣传神创论,不是伪科学;课堂里教授神创论,就是标准伪科学。同理,舞台表
演“水变油”, 就不是伪科学;筹资投产“水变油”,就是标准伪科学。蒋那样恬
不知耻放言解决了所有数学问题,就是标准的地道的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何院士在评论中医时用语准确规范~中医的核心理论是伪科学。这里即没有
涉及动机也没有涉及行为和后果,更没有涉及具体的人。诈骗是诈骗、主观是主
观、犯罪是犯罪、行为是行为,这些有时会和伪科学有因果联系,有些则风马牛不
相及。

  所有的名词都是一样,其外延和内含是适用一定范围的,是依据客观需要产生
的,是不断变化以致消亡的。无限制扩大其使用,不是疯话就是宇宙语。人为限制
取消一个名词,那是皇帝干的事儿。你取消了“伪科学”,可你取消得了假科学、
不科学、反科学……?!不让说抓盗窃犯,就不能讲抓贼、抓小偷了?!没有了盗
窃行为,盗贼、梁上君子这类用语自然就退出口头和书面了。现实中没有了伪科学,
“伪科学”一词自然也就消亡了,你再玩命儿继承捍卫发展也不成。这样的先例
比比皆是。可人为限制一个用语,衍生出来的新东西,闹出来的大小笑话还少吗?

  有没有伪科学

  有是肯定的。“燃素”说是一例,“以太”说是一例。中医理论的阴阳五行
八卦是,恐怕蒋的洋文本本中也不少。今天的真科学日后被证伪的也会浩如烟海。
这都是天经地义的。天不变道亦不变是玄学,拿他当科学,就是伪科学。伪科学自
有其存在的必要,有的还起过积极的作用。燃素说、以太说、地心说、日心说、
阴阳五行八卦说莫不如此。但新的替代的科学出现,它们就成了伪科学。至于今
天的“念力医学”、“八卦宇宙论”就更甭提了。有没有伪科学,无需穷举,一例
足矣。

  至今我没见到敢出来信誓旦旦否认伪科学存在的, 就连发起“废言”的宋,
对此也是承认的。“废言”派强辩的往往是自己的“八卦宇宙论”、自己的“念
力医学”、自己的“五百年”、自己的预测、自己的中医宝贝、自己的……不是
伪科学。其实首场辩论一开始,就可以突出伪科学存在与否,一举击溃“废言”派。

  “废言”派都应该认认真真重温历来经典的伪科学标本,不仅丁有此需要,
“天地生人”过气儿老专家同样需要,以清理根深蒂固的专制遗毒和传统垃圾。

  科学“假说”和“伪科学”

  照着中文的字面看,两者差不多,假就是伪。实际使用中差别大了。前者比较
中性,还多少带着褒扬的味道。后者就得罪人了,没见又是吞药片,又是撸袖管,还
有打官司的。

  科学“假说”是科学理论在证实之前的一种通行的存在形式,一种专门等着
让人拍砖的存在形式。证实了,“假”字儿去掉。可往往一回不行,还得把个“假”
字儿帽子重新戴上。

  “伪科学”就是被彻底拍花了的“假说”。坚持固守被拍花了的“假说”,
像“地心”、“燃素”、“以太”、“阴阳五行八卦”、“特异功能”、“念力
医学”、“轱辘功”、“永动机”……毫无疑问,就是伪科学。有没有那拍错的,
有没有那外花里不花的,肯定有。怎么办,老毛说得好,掩埋好尸体,楷干净血迹,
接着练。只要是金子,总是能花光也总是能发光的。但有一条,是不是让科学的砖
头给里外拍花了,不能自己说同伙儿说,最终得别人说。还有,也不能过份学愚公,
子子孙孙无穷尽。像“耳朵识字儿”,左边不行换右边,老的不行换嫩的,男的不
行换女的,土的不行换洋的……那是矫情。有个科学归纳法,真拍花了得认,不然
何谈真假是非。楞不认,请将“假”字儿帽子重新戴上,重回科学“假说”。否则
就是图谋利用人类认识的局限性去反对科学的客观性。

  伪科学与“动机”何干?

  伪科学和“动机”完全不搭界。像“日心说”、“燃素”、“以太”……,
不论有没有人拿它诈骗或是干别的,毫无疑问都是伪科学。

  蒋那套东西已经有人证伪,不管老蒋有没有蒙人的主观故意,那套东西就是伪
科学。

  伪科学适用范围是科学本身,而不是人的动机和作为。至于诈骗、造假等等
另有好词汇伺候。拿“动机”说事儿,是偷换概念的狡辩。

  要不要打击伪科学

  伪科学误人子弟、伪科学造成过现实的恶果,一定要揭露打击。今天,“伪科
学”在科研和学术领域已经到了祸国殃民、坑害百姓、毒化社会、玷污科学的地
步。

  打击了货真价实的伪科学当然皆大欢喜(骗子可以不计),打击了超前的科学呢?
史上科学伴随的往往是荆棘,除了智慧和辛劳,还有失败、质疑、攻诘、禁锢、火
刑……在某种意义上,没有这些就没有科学。哪个严肃的科学工作者在成果公布
后不是期待质疑、批判呢?揭露、批判、质疑,对于科学不是打击,而是帮助、爱护,
是科学发展的手段之一。禁止打击伪科学,不仅会导致伪科学的遗患,也不会有科
学的发展,科学正是在和伪科学的较量中发展前进的。

  现在打击伪科学造成科学发展的停顿吗?没有。相反,停顿说明了伪科学的泛
滥和对此打击不力。丁说了,论文都发不了。虽然我们有文字狱的悠久传统,但造
纸和印刷术也是祖上发明的,目下舆论一律已成某些人的梦想和追忆。反伪“铁
三角”对蒋的论文下禁令啦?哪个出版和发行机构接到过呀?洛阳没有纸贵,甭怪
书商的慧眼,先瞅瞅自家是颗珠子还是颗马粪。只要是块材料,主流书商和地摊儿
书商没有嗅不着的,何况异端和禁制往往是码洋的保证,史上还有一禁难求的呐。

  反伪人士怎么啦

  近期反伪人士受到集中的攻击。但我所知,反伪人士既没有停发老专家的工资,
也没有收了他们的房子免了他们的职称,更没有割了谁的气管、缝了谁的嘴巴、
把谁送上火刑柱。他们做的不过是指出背后的真相,道出某些人刻意隐瞒的事实,
行使了宪法中的言论自由。据我所知,他们不是XX部的,至少现在都不是,没那本
事和条件去兴文字狱。

  现在弘扬法治,民告官都稀松平常,何况他们几个?不服尽管去告,不也有这么
干的吗。

  凭什么要“废言”?

  “废言”派完全没有三百年前洋人的勇气、风度和睿智,像还离不了“裹脚
布”、拖着“猪尾巴”,倒是面皮更厚了……

  废除了“伪科学”一词,就能够否认“伪科学”存在?一些歪理邪说,一些传
统迷信,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就可以打着“科学”的旗号招摇过市、兴风作浪?
“废言”,如果不是自欺欺人,就是掩耳盗铃。“废言”派中确实不乏某些鼓噪者
打着“废言”的旗号,从事“伪科学”,支持“伪科学”。某些人欲废除“伪科学”
一词,无非要在舆论上为“伪科学”张目,进而让“伪科学”登堂入室,愚弄百姓。
科学是真理,来不得半点虚假,若让“伪科学”以科学的名义大行其道,祸害的将
不仅是科学自身,而是整个社会。对此,我们绝不能麻痹大意。

  最后我劝“天地生人”老专家要承认现实,自娱自乐就算了,何苦跟些骗子搞
在一起,弄不好还得吞药片不是?

(XYS20081010)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