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2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Sdmd08: my internship 1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8-25
更新时间:2008-08-25
浏览:1475次
评论:2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sdmd08 (se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dmd08 之my internship 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4 00:19:13 2008)

Sdmd08 之my internship

Match: 当时报名有些晚,大概11月底才把材料弄齐,报了附近约15个内科program,拿
到6个面试。面试了2个university programs,1 community program,感觉应该没问题,
就把其余的面试取消了。

Match 到了first choice. Match 之后那个community program还寄来了一个问卷,询问
为什么没选他们program,我Match的program比他们好在哪儿。看来是对咱印象很不错啊!
就如实填了, 俺还是想去university program,并把他们的PD 及program 好好赞赏感谢
了一番。Residency 开始之前拿出考版的劲头做了10个月的实验(其实我自打到美国后就
一直是这个劲头),没有时间去做obsevership或医院的volunteer. 医学书也没再多看。
当时想毕竟科研是申请Fellowship的硬件,俺也想来个善始善终,再充实一下本已不错的
track record.

Internship: 大家都知道住院医的第一年是Internship,也是最苦的一年。进去前没有
感性认识。我已经10年左右没接触过病人了,进去之前也没机会去详细了解一下美国医
院的system,这些都为头两个月的磨难埋下了伏笔。这个program的IMG 基本上都没有
语言问题,基本上都一直在作临床,好多是刚作完resident过来的,一些是medical
school 刚毕业。 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目标是6个月之内站住脚,3年之后能成为
一个average resident 就心满意足了。但做梦也没想到头两个月的落差如此之大!

经过简单的orientation, BLS, ACLS培训之后,俺就成了一名光荣的但还没找着北的
intern了。我的大部分tough rotations 都排在前半年,连chief 都说俺是先苦后甜哪。
第一个轮转是最繁重的大内科,Senior 是一个很不错的IMG,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晚上
把我们3个intern召集到病房。简单讲了一下我们的职责:每天早晨各自打印一份
patient list,平均分配病人。Then read the charts, talk with nurses about
your patients, check labs, see your patients and write the progress note.

好消息是当时service 上只有9个病人(平时20-24个病人),所以每人3个。散伙之后我
去看了一下我的3个病人得病例。一看不要紧,差点没背过气去。每个人的病例都有20
几页,还是双面!(注:轻的病人都被上一个team discharge 了。) 都没有off
service note!病历的书写犹如天书一般,每读一页都要很长时间,而且信息量太大,
记不住!遥想当年实习时,所有的大病历 (包括实验室检查数据) 可都是要背出来的,
当时可是一点问题没有。可今天,光看懂一个病历就要半天时间,记也记不住!今晚肯
定还会有新病人收进来。怎么办?!怎么办?! 明天可就要正式开始了呀!直觉得头
脑发热,胸闷气喘,有了平生最严重的一次 Anxiety attack!花了20分钟才缓过劲来,
已经快九点了, 明天还要早起。只好回家睡觉,但内心万分焦虑。

知道了其他两个intern的背景,俺的压力更大了。一个是本校毕业的女AMG,非常聪明
并很努力,非常organized。她用卡片记录每个病人的入院病史及每天的重要实验室及
影像诊断结果。所以查房时对她病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已住院4,5天的病人,当主治问
起病人的即往史以及昨天甚至3天前的实验室数据时,她是对答如流。俺是只能干瞪眼-
---能记住当天的数据谢天谢地了(写了8到12 个notes之后,真的分不清张三李四王五
各有什么病,早上有什么结果了)。另一个是非洲来的女IMG,绝顶聪明,英语几乎是母
语,在母国做过住院医,具备超强clinical & communication skills (后来in-
training exam 99%!). 她一般是把3-4个病人的病历搬到一块儿,看完之后走一圈把
病人看完,再回来把notes一块儿写完。俺是两个一块儿看就有点混了。

我们这儿的传统是在每天的病程记录里都要完整得记录病人的全部用药,不止是名字,
还要包括确切的dose, route and frequency. 内科的病人有20多种药可不少见啊,我
一般光这一项就要花5分钟!所以早上看每个病人要花25-30分钟。7月1号是6AM到医院
的,第二就提前到了5:30AM。从第三天开始就5AM了。我们一般9 到 9:30AM查房,不
早起是看不完病人的。有一天要看11个病人,现在已经忘了当时是4点还是4:30 到了。

头几天不知道可以看着notes给主治汇报病史,试图背病史(像另外两个intern一样)。7
月1号我汇报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刚收入院的abd pain 2nd to慢性胰腺炎with
pseudocyst。讲的还不错,女AMG同事还凑到我耳边说:you did very well! 可到后来
汇报其他旧病人时就破绽百出了,senior 不知back me up 了多少次。真是无地自容。
后来知道可以看着notes给主治汇报病史,感觉真是绝处逢生!但还是感觉不如同组的
美国三年级医学生的水平。 另一个大问题是看不懂主治的草书,查房时 并不能完全
听懂主治的意见和计划 (当时对于药品的商品名是一窍不通,不知lopressor 等等为何
物!),所以早上有时得请护士帮忙破译主治或会诊医生的notes, 特费时间!

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跟着Attending A如履薄冰得干了十天。感觉与同组其他
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对自己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自信都动摇了,整天感受着史无前例
的humiliation (not intentional)。每天早晨起来时,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出门去医
院都像上刑场一样,但想想正在熟睡的爱人和儿子,无路可退,只能要紧牙关开车。查
房时时不时看看主治怎么写字的,每天回家之前都把自己所有病人的主治及新的会诊
notes看一下,不懂的就请别人帮忙看。每天都抽时间学习自己病人所用药的商品名。
不懂的多问senior 及另外两个intern,他们都是super-nice,俺心里是万分感激!

后来拿到Attending A 的评语:“I worked with Dr. sdmd08 during the first 10
days of his internship. At this point, I have concerns about his ability to
work as an intern. I believe that he is working hard to gain the skills
necessary to practice in a supervised setting. My concern is centered around
his ability to master the communication skills necessary to be a competent
resident. I am also concerned that he did not always show the kind of
attention to detail necessary for an intern. Specifically, it was necessary
for the senior resident to constantly confirm that tasks had been completed
on time and in the proper manner. Dr. sdmd08 is very personable and
professional in his manner so I am hopeful that these skills will develop
over time. ” 好几项分类评估是”marginal”.

虽已有心理准备,但这对我还是个shock,眼中无泪,心中流血,自信心荡然无存,开
始担心自己能不能保住这个费尽千辛万苦争来的位子。当时,一个Indian intern 在第
一个rotation 开始的一周之内 fail 了,on probation, 改作elective rotation.

还好,我后来很快想通了,自己所能做的就是把工作做好,担心也不管用。与同组的一
45岁的医三学生(伊朗人)聊天是说,我不跟别人比了,只跟自己比,如果我能比昨天做
得好一点点,懂得多一点点,就是胜利。他很有共鸣。实际上他在给主治汇报病人的病
程变化及处理时,凡是有我的credit的地方,他都再三强调,同病相怜啊!我也更加努
力,经常晚上回家时,儿子已经睡了,每周都工作120小时以上(虽然法定80小时)。7月
底Attending C 的评语已经成了“Very conscientious worker and diligent with
details. Fairly well read in terms of knowledge base. Participated in
discussions well.” 分类评估也只有一两项是”marginal”了.

第二个轮转是另一个大内科service,本以为会更上一层楼,可万没想到自己会到崩溃
的边缘……… (未完待续)

PS。前几天整理东西时有看到了residency期间的评语,看得我眼睛湿润,不知是要喜
极而泣还是当年没流的泪水终于找到了出口。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我当时很辛苦是因为
另外两个intern的起点太高了,她们应该是program里最优秀的两个。那个月也特别忙,
女AMG同事查房时晕倒两次,月底女IMG也说“Thank god, it is ove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24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8-28 09:07:07 提到] [FROM: 10.]
发信人: sdmd08 (se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dmd08 之my internship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ug 28 01:05:36 2008)

Sdmd08 之my internship3

主 治 D走 了 , 但 那 个 非 常 不professional的 senior还 在 。 接 下 来 的
日 子 ,却 戏 剧 性 坏 事 变 成 了 好 事 。 没 有 了senior的 支 持 , 我 的
不 足 都 暴 露 了 出 来 。 后 来 的 主 旋 律 就 是 attack! Attack! Attack!

语 言 : 1) 每 天 都 抢 着 汇 报 病 史 。 后 来 主 治 说 如 果 学 生 也 看
了 , 应 由 学 生 先 汇 报 , intern 补 充 。 查 房 时 我 就只 好 等 一 下
, 但 如 果 学 生 有 一 点 儿 犹 豫 , 我 就 不 客 气 了 , 由 我 来 汇 报
。 不 求 完 美 , 只 想 多 多 实 践 。2) 请 会 诊时 主 动 打 电 话,向 他 们
介 绍 病 人 的 情 况 及 会 诊 需 要 要 解 决 的 问 题。 3) 病 人 家 属 留
了 电 话 想 要 了 解 病 情 进 展 ,我 都 会 主 动 打 过 去 。 有 解 答 不
了 的 问 题 , 我 会 说 这 个 问 题 我 不 是 right person to ask, 要 跟 主
治 或 会 诊 的 医 生 请 示 后 才 有 可 能 有 答 案 。 病 人 家 属 一 般 都
理 解 及 感 谢 。 4) 关 于 radiology dictation, 多 听 , 在 transcription出
来 之 后 再 对 照 着 听 一 次 。早 上 查 房 来 不 及 就 让 医 学 生 去 听
并 记 录 下 来 。 4) 发 音 不 确 定 的 词 , 马 上 查 www.m-w.com. 5) 拼 写
不 确 定 的 词 查 www.google.com 或 www.m-w.com , 会 提 示 正 确 拼 写 。

医 学 知 识 : 1) 每 天 再 忙 都 要 抽 半 个 到 一 个 小 时 读 书 ,买 了
一 本 cecil essentials of medicine 。 想 一 章 章 得 读 , 每 次 都 是 10分
钟 之 内 睡 着 。 后 来 发 现只 看 跟 自 己 病 人疾 病 相 关 的 部 分, 很
实 用 也 最 有 效 果 。 Washington manual 也 是 一 个 很 好 的 参 考 书 。
2) 每 次 查 房 时 接 触 到 的 不 清 楚 的 疾 病 , 实 验 室 检 查手 段 等 等
时 ,不 要 就 此 作 罢 。 都要 见 缝 插 针 的 google一 下 , 会 有 很 好
很 简 洁 的 解 释 。 而 且 自 己 查 比 别 人 讲 要 印 象 深 。

临 床 技 能 : 1) 如 果 自 己 体 检 有 什 么 异 常 发 现 , 请 senior或 主
治 确 证 。 2) 同 组 其 他 人的 病 人 有 什 么 典 型 疾 病 病及 体 征 ,
查 房 时 一 定 要 凑 到 跟 前 仔 细 看 看 听 听 。 最 好 把 病 人 姓 名 ,病
历 号 码 记 下 来 , 查 房 后 再 回 来 好 好 体 检 。 有 时 间 研 究 研 究
病 人 典 型 的 EKG 或 CT等 等 。3)出 院 小 结 中 的 病 程 部 分 要dicatate
的 make sense. 包 括 presentation, admission diagnosis and supporting data;
Differential diagnosis that were ruled out, with supporting data; Reasons
for consultations and their recommendations; How was the patient treated
and how did he/she get better….我 一 直 认 为 这 对 强 化 自 己 的 临 床
sense很 有 帮 助 。4) 我 也 试 过 用 卡 片 整 理 病 人 的 信 息 , 但 最 后
还 是 觉 得 不 喜 欢 。 对 我 最 有 效 的 是 , 把 重 要 信 息 记 用黑 笔 记
在 patient list 的左 面 , 把 to do list用 红 笔 写 在 右 面 。 每 做 完
一 件 划 掉 一 个 。买 了一 个 clipboard, 把 前 三 天 的patient list夹 在
一 起 一 点 不 占 地 方 。 一 般 只 把 4-5天 前 的patient list 丢 掉 。

反 正 有 问 题 就 会 有 对 策 , 只 要 肯 动 脑 筋 摸 索 尝 试 。

第 三 个 月 是 在 community hospital, 轻 松 了 不 少 。 有 的 intern 开 始
偷 懒 , 在 学 生 的 SOAP 之 下 加 点 东 西 就 算 了 , 反 正 主 治 不 是
天 天 查 房 , 查 房 也 很 快 , 有 时 还 是 table rounds。 但 我 不 想 走
这 种 捷 径 , 每 天 都 写 很 详 细 的 病 程 录 。而 且 上 个 月各 种 努 力
都 一 直 保 持 了 下 来 , 并 成 了 习 惯 。非 常 aggressive 的 follow 各 项
检 查 及 会 诊 。 senior对 我 的 评 价 已 经 不 错 了 。

第 四 个 月回 到 了 university hospital, 不 再 紧 张 了 。 但 还 是 非 常
忙 碌 。 除 了 像 前 两 个 月 那 样 查 房 之 外 , 隔 几 天 大 家 还 要 分
头 查 一 些 经 典 的 clinical tial, 查 房 完 了 之 后 主 治 带 领 大 家 讨
论 。最 忙 的 一 周 有 五 天 只 睡 了 4小 时 /天 (回 家 查 完 文 献 再 坚
持 看 了 半 小 时 书 ), 在 开 staff meeting PD 讲 话 时 睡 着 了 , 不 过
他 也 没 有 不 高 兴 。

第 五 个 月 是 night float covering floor. 绝 大 部 分 问 题 都 可 以 自 己
独 立 处 理 了 , 只 是 处 理 完 后 给 NF3打 个 电 话 报 告 一 下 问 题 及
处 理 方 案 , 然 后 在 我 的 note 的 最 后 写 上 Above plans were
discussed with Dr. NF3 .

第 6 个 月又 回 到 了 community hospital。 第 一 天 是9: 30 AM table rounds
,我 接 收 了 7个 新 病 人, 早 晨看病 人 之 前 是 对 他 们 一 无 所 知
。 汇 报 时 我 已 经 可 以 只 靠 自 己patient list上 记 录 的 要 点 , 把
每 个 病 人 完 整 的 story讲 出 来 了 , 包 括 presentation, admission
diagnosis and supporting data; Differential diagnosis that were ruled out,
with supporting data; Reasons for consultations and their recommendations;
How was the patient treated and how did he/she get better and plans (change
of treatment and discharge plan…) (大 家 是 不 是 看 着 有 点 眼 熟 了 ?
)。一 点 不 需 要senior的 帮 助 。Table rounds 结 束 之 后 , 我 就 明 白
, 努 力 没 白 费 , 已 经 发 生 质 变 了 , 是 beyond the SEA 了 。 轮 转
非 常 愉 快 ,有 一 次 我 与senior对 一 个 病 人 的 诊 断 不 同 , 后 来 证
明 是 我 的 对 了 。 senior 就让 我给她 讲 了 讲 narrow complex
tachycardia 的 鉴 别 诊 断 !她 非 常 感 谢 。 有 一 些 病 人 的 心 脏 杂
音 我 都 是 先 自 己 诊 断 在 看 心 超 的 结 果 , 如 果 对 了 真 是 开 心
哪 ! 如 果 错 了 就 再 去 反 复 听 。

第 七 个 月回 到 了 university hospital, busy service. 已 经 可 以 脱 稿
给 主 治E 或 主 治 F 汇 报 nihgtfloat新 受 的新 病 人 了。 在 Attending G
组 织 的 EKG reading competition 中 , 我 成 了 我 们 组 的 主 力 。在
Attending G cover 我 们 组 的 4-5天 里 ,有 几 个 ICU及 FLOOR 上 的 重 病 人
,有 好 几 个 是 我 看 的 会 诊 并 给 他 汇 报 , 讨 论 并 一 块 处 理 的。

轮 转 结 束 看 到 了 评 语 (不 知 为 何 前 几 个 轮 转 没 有 主 治 评 语 )
Attending E: Very knowledgeable, professional, and hard working resident.
Did a very good job.

Attending F: SEA did very well during this rotation on the XXXXX service. I
previously worked with SEA during October 200X. It is very evident that he
has improved in the past few months. Specifically his medical knowledge base
has increased. If he continues to increase his medical knowledge at this
pace, he will perform very well as a supervising resident. In addition to
improving his knowledge, SEA is generally able to synthesize an appropriate,
evidenced based therapeutic plan. Furthermore he regularly completed
appropriate forms, such as the XXXXXX. He consistently had discharge day
forms completed accurately. His discharge summaries have been dictated in a
timely manner and have improved since October. SEA can further improve by
focusing on the "peripheral problems" that patients may have. These issues
include identifying the need for DVT prophylaxis, nutritional support, etc.
Overall SEA did well on XXXXX in January. He is well on his way to becoming
one of our better residents.

Attending G: Dr. Sdmd08 is outstanding! I didn't get much of an opportunity
to work with him (he was on the other team) but what I saw was impressive.
He has a clearly superior knowledge base, and more importantly, shows the
ability to problem-solve and work through more complex decision-making. He
has a slight language barrier, but actually his overall compassion to his
patients and rapport with team members should really rank him a "superior"
rating in that department. Probably one of the best residents in the group.

接 下 来 的 轮 转 都 很 愉 快 。 我 再 也 没 有 像 头 两 个 月 的 紧 张 感
了 。 即 便 是 在 ICU 轮 转 , 也 很 自 信 并 enjoy. ICU 轮 转后 期 , 早
上 我 都 可 以 在 查 房 前 根 据 ABG值 把 呼 吸 机 的 设 置 调 好 。 CNETRAL
LINE 也 一 点 没 问 题 了 。 我 非 常 自 信 的 感 觉 到 我 已 经 ready to
be a senior, 而 且 确 信 I will be a very good one!

PS 因 为 意 识 到 前 两 部 分 可 能 能 引 起 (少 数 )正 在 作 和 已 经 做
过 INTERN 的 人 的 共 鸣 , 但 对 广 大 正 在 考 版 的 XDJM 却 有 些
intimidating , 所 以 赶 快 写 完 上 述 文 字 。 让 大 家 了 结 一 下 我 的
苦 尽 甘 来 。可 以 负 责 任 的 告 诉 大 家 , 结 下 来 的 生 活 更 丰 富 ,
更 有 意 义 , 更 有 成 就 感!



Sdmd08 08/28/2008 12:58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241.]

 
2   [USMedEdu 于 2008-08-27 17:48:02 提到] [FROM: 10.]
发信人: sdmd08 (se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dmd08 之my internship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27 09:42:38 2008)

Sdmd08 之my internship2

谢谢大家对上一篇的跟贴! 看来各地不同医院的系统是大不一样。我们这里一点
scutwork 也没有,我插的几个NG tube还是我主动要求做的。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写医
嘱,NG tube placement (我都会加一个please). Then it will be done by RN. 不只
是university hospital, 我们轮转的community hospital也是如此。所以what you
have to do is just to learn how to be a good doctor (PD 原话). 不同之处是
university hospital 查房时间长,天天查房,一般3 到6 个小时,周末是2到4个小时
。虽然主治水平也有参差,但是都很喜欢教学。每天早上查房之间,intern必须把
progress notes写完,包括assessment and plan (主治想知道what YOU think)。整个
查房过程就是依次grill student, intern, resident, fellow (if any), 问倒大家之
后在teach一下。学生一般只看一部分病人,所以好多时候intern是 first line of
defense. 后来我们一回到university hospital,anxiety level 就明显升高。下面就
言归正传吧。


本以为survive了第一个月,接下来应该好一些了。可新的Attending 及 Senior的工作
作风是搞得我措手不及。第一个月下来我已经适应了拿着progress notes汇报病史。可
是Attending D是先把所查病人的note要过去,要我边汇报他边在反面写主治病程录。
我可是一点心理准备没有,讲了病人大概进展之后,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了。主治写着
写着抬起头问,他(病人)的钾是多少,我还好答上来了。马上就问magnesium是多少,
当时不知这是必问的问题,早上抄实验室数据时看了根本不敏感,note没了就根本想不
起来了。即便是有些印象,如果不是100%确定的话,我就选择沉默了。实际上好多数据
就在note另一面上哪,您翻一翻不就知道了吗,但当时可不敢这么说, 就卡壳了。如
果是上一个Senior,他肯定就jump in 了。可这个Senior就在那儿一言不发,如果主治
问他,大多数情况下他也得去查。后来逐渐清楚,这个Senior心理有问题,不会team
work, 认为大家在一起是competition。他告诉我们,如果Senior在你们之前发现了问
题并处理了,就是Senior beats 你们,如果Attending 发现了问题并不得不自己处理
,那就是Attending beats the team. 如果Senior水平很高,能在主治查房前解决大部
分问题,我会非常非常佩服并会想他的观点或许有一些道理,或许超过自己的理解力。
但后来很快就明白了,这人水平不咋的,他是在幻想intern 们能解决大部分问题,而
不是需要劳他大驾 (可能一劳他大驾他就要穿帮了)。他是个中东IMG,据说在母国行医
多年,我本以为他临床技能会很好,可结果很令人失望。而且他只会训斥我们,但并不
怎么指导。有一次他说我用药不对,他写了医嘱之后我问他为什么用这种药,这人居然
低着头作思考状,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走掉了。弄得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有问题page
他,他不回的情况居然超过4成!后来他很明确,3个intern 包括那个African IMG 在
内,都不合他意!其他intern曾经偶尔听到他在跟主治抱怨他的intern 们水平不行。

大家估计可以猜出来那十天对于我是多么难熬。雪上加霜的是Attending D是当时面试
我的人之一,当时除了在我告诉他我的毕业年份时有5秒钟的沉默(原则上是只召毕业5
年之内的),他对我是非常赏识,评价非常高,期望值肯定也高了。所以在第二天时,
他有点受不了了,对我说 “Sea (sdmd08 之first name), I know it is the
beginning of your second month, but you should be on top of these things!”
主治公 开 表示失望,我的压力更大了。后来,天天我都争取把所有病人的主要数据写
在自己的patient list 上,但是由于sense不够,总是不能记下所有的重点,当然也没
有足够的时间及空间(在patient list 上) 写下所有的结果。所以查房时主治好多次不
得不干座着,等着我或者其他人查结果,当时不明白也不敢问为什么您不多看看note反
面。不过话说回来了,我当时是并不能在早晨收集全所有的数据及结果。例如放射科的
结果往往要听dictation,不然要等一两天才会有正式结果。我那时要听4-5遍还不能完
全听懂,所以早上就干脆放弃了。在第一个月时,都是Senior做了。第二个月,不知
Senior早上在干什么,每次主治查房时问他dictation有没有出来时,他都要去现听。
更过份的是,有一次我在那儿卡壳了,Senior居然沉着脸站起来到一边去跺步去了!主
治扫了大家一眼,生气的说 “I have a feeling we will round for 6 hours today!
” (他是属于查房快的,一般3-4个小时)。现在回想起来,那个Senior应该负很大责任
,但当时经验少,觉得千错万错全都是自己的错。当时觉得医院这个轰轰 运转的机器
都要因为我这个螺丝钉不合格而停了下来。每天度日如年,处于极度应激状态,而越紧
张查房时的表现就更差。 第九天查完房后,实在受不了,so ashamed of myself!本
来要写一个简单的医嘱,我却集中不了精力,居然看这病历同一页的同一个地方10分钟
都不知道自己要作什么。脑子里回放着这几天的遭遇,回想着在家里,爱人说“你看你
,天天不着家,孩子这周没见过你几次,我们不怪你。但是好不容易一家在一块儿吃顿
晚饭了,多给我们说几句话吧,别那么愁眉苦脸得了,好不好……. ”。回想着在周末
给爸爸妈妈通电话时,两位老人听出了我身心的疲惫,一直在安慰我,说咱是外国人,
在这儿作医生肯定要适应新的系统,还要过语言关,不过我们相信儿子这块金子一定会
发光的!可我能说什么哪?我怎么能让我最爱的,最亲近的人们来分担这种揪心的痛苦
与无奈呢?只是谈了一些不关痛痒的事情,但最后忍不住说了一句 “其实我并不是您
们一直认为得那么优秀……..”。想着想着,真想嚎啕大哭一场,可是眼里流不出眼泪
,只是胸口发闷,喘不上气来。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在护士台给在美国作科研时的老板
打通了电话。我与老板当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会是一生的朋友。当时,他得知我决意
去作医生时,非常disappointed and sad。同时很惊讶我在非常productive 的情况下
居然考了那么高的分数。但很快表示尊重我的决定,并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来支持我申请
。电话通了,我顾不上身边的护士们,给他简单讲了一下我的处境,说“the
expectation is too high. I can’t take it anymore. I can’t……” 他听了,很
严厉得说“SEA, You are the man of the family. There is no way back. I won’
t take you back to my lab. You must hang on no matter what! You must hang on
no matter what!”

因为终于宣泄了一下,心里 好受了一点。而且极端无助的人特别需要别人,特别是有
些权威的人给指引方向,即便这个方向自己也知道。我很庆幸在这时能有老板这样的朋
友可以打电话。


第二天是Attending D最后一次查房。早上因为时间不够,我有一个病人的关键数据没
来得及抄到我的patient list上。那个病人是最后一个要查的,主治让senior 及 其他
两个 intern去干别的事情,说只要我留下汇报就行了。他带着我到了一个角落坐下,
看着病历让我讲讲病人的情况。我简 单 的 汇 报 了 病 人 的 情 况 , 说 还 在
等 ID 会 诊意 见 (早 上 时 ID 还 没 来 看过 病 人 )。 主 治 指 着 最 后 一
页 病 史 记 录 大 声 说“Dr. ID has written a note today! ” (估 计 是ID 上
午 或 中 午 写 的 , 我 们 是 从 早 晨一 直查 房 到 现 在 , 当 时 已 经 到
下 午 了 )。 我 就紧张的再也说不出话了。主 治 再 问 问 题 时 , 我 就象 变
成 哑 巴 了 一 样, 脑 门 冒 汗, 一直呆呆地做在座位上看着 主治翻病历。
心想完 了 , 这个轮转肯定要重做了。这时senior 走了进来,主治看看他,用很平和
的语气说,“Sea did a very good presentation today. He covered all the
important points and I am impressed.” 我简直不相信我的耳朵,一点听不出讽刺
或其他意味。奇迹发生了!为什么主治要为我说谎哪?我说了非常感谢之后,就被获准
离开了。一直不确定我是不是在 作 梦 …… ……… (未完待续)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6.247.]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