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287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歹徒袭击了中国科学界的监察者/美国《科学》2010年8月30日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09-02
更新时间:2010-09-02
浏览:3138次
评论:10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新语丝(www.xys.org)(xys4.dxiong.com)(www.xinyusi.info)(xys2.dropin.org)◇◇

  歹徒袭击了中国科学界的监察者

  记者:郝炘
  美国《科学》2010年8月30日

(翻译:ziren)

  自命的中国科学造假的揭露者方是民昨天下午在北京被袭击。方是民用他更
为人熟知的笔名方舟子在其网站新语丝和微博上揭露科学不端行为,戳穿各种医
疗骗局和伪科学说辞,揪出用虚假学位和无中生有的论文编造简历的骗子。

  有人曾借质疑方辛辣文风用数起名誉案打击方舟子。但是昨天的袭击——如
果与他讨伐造假有关——把事情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根据方发表在新语丝上的叙
述,星期天下午5点左右他和两名电视记者走出位于其复式公寓附近的一家茶楼。
这两名记者刚刚就自称拥有超自然能力的道士李一的问题采访了方。当方目送两
位记者上了出租车后,一男子从旁窜出,朝他面部喷洒不明物体。方立即奔向街
对面,另一男子手持铁锤紧随追击并瞄准其头部掷出铁锤。一击未中,该男子拾
起铁锤再次扔向方,砸在方的后背上致其瘀伤。方跑进小区之后马上报警,两名
男子也遂即离开。直到《科学》报道的时候,方舟子还没有回复采访的要求,身
份不明的凶手仍然在逃。北京警方确认已经展开调查。

  这起事件有令人不安的先例。今年6月,两名男子曾试图杀害中国《财经》
杂志的科学记者方玄昌。方玄昌和方舟子并非亲属关系,但他们是朋友并以揭露
中国科学界丑陋的阴暗面著称。方玄昌被袭的案件尚未告破。

  
http://new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10/08/assailants-attack-ch
inas-science.html
  Assailants Attack China's Science Watchdog
  by Hao Xin on 30 August 2010, 8:21 AM

  China's self-appointed science fraud buster was assaulted
yesterday afternoon in Beijing. Fang Shimin, better known by his pen
name Fang Zhouzhi, has used his Web site New Threads and his microblog
to expose scientific misconduct, debunk crackpot medicine and
pseudoscience claims, and catch cheaters who falsify resumes with fake
degrees and nonexistent publications.

  Fang has been slammed with libel suits contesting his
often-acerbic exposés. But yesterday's attack—if it was linked to
his antifraud crusade—takes things to a new level. According to
Fang's account posted on New Threads, he came out of a teahouse near
his apartment complex around 5 p.m. on Sunday with two TV journalists
who had interviewed him about Li Yi, a Daoist abbot who has claimed to
have performed supernatural feats. After Fang saw the journalists into
a taxi, a man walked up and sprayed something in his face. When Fang
ran across the street, a second man chased him with an iron hammer and
threw it at his head. Fang dodged the hammer. The man picked it up and
threw it again, hitting and bruising Fang in the back. After Fang ran
into his apartment complex, the two men left and he called the police.
As Science went to press, Fang had not responded to a request for
comment, and the unidentified assailants remained at large. Beijing's
police department confirms it has opened an investigation.

  The incident has a disturbing precedent. In June, two men tried to
kill science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of the Chinese magazine Caijing.
Fang Xuanchang is not related to Fang Zhouzi, but the two are friends
and renowned for muckraking the seamy underside of Chinese science.
The attack on Fang Xuanchang remains unsolved.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10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0-09-09 11:32:13 提到] [FROM: 140.]
美国《时代》周刊:中国新闻从业者处境雪上加霜

记者Austin Ramzy,北京2010年9月8日
(翻译:Yush)

  北京大街上,有人将乙醚气味的东西喷向方是民。方是民很明白随后将发生
什么,随即跑开。另一个人手持铁锤开始追赶。凶手挥舞铁锤但未命中,就将铁
锤扔向正在逃离的方是民,击中背部。方是民继续往前跑,并躲过了8月29日发
生的这次袭击,身受轻伤。

  方是民是一名自由新闻从业者,以“科学警察”闻名中国。他从事曝光抄袭
剽窃、可疑的科学主张以及名人的伪造简历。他最近意识到,他所做的工作最终
会招致曝光对象的暴力报复。“我认为那两名打手是某个骗局被我揭露的人所雇
佣的,”他在电子邮件中说:“我早就收到恐吓电话和电子邮件,而且以前还被
人跟踪、恐吓过。”

  中国很久以来就是对记者不友善之地。出版物面临政府严厉审查,逾规的记
者、编辑则被降级或解雇。据保护记者委员会,中国去年被监禁的记者达24名,
为世界领先。而据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编制的年度新闻自由指数,中国几乎垫
底(去年在17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第168位)。

  今年夏天北京发生的两次对新闻从业者的袭击则提醒人们,对新闻报道的威
胁已经不局限新闻审查,而是蔓延到赤裸裸地使用暴力。就在方是民在大街上被
追打前的两个月,6月24日,《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快回到家时,遭到两名挥
舞铁棍的人的连续击打,头顶上留下深长的伤口,不得不到当地医院缝合。

  方是民说,他认为这两次袭击与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有关。方玄昌被袭击后,
“很明显我将会是下一个目标。”方是民说。他们两人相互熟悉,并几次合作,
其中,科技界的欺诈是他们主要关注方向,而且,经济急速发展的中国就像当年
美国的狂野西部,为他们提供了层出不穷的揭露对象。从方玄昌在中国媒体《科
学新闻》和《中国新闻周刊》任职开始,他已经揭露了多个鼓吹医治癌症、尿失
禁等的可疑疗法的江湖医生。

  方是民笔名方舟子,在沿海省份福建长大,学习生物学,1995年在密歇根州
立大学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他创建了新语丝网站,最初主要
目的是文学和创作。他说,当他1990年代末回中国时,对“伪科学和迷信”的流
行感到震惊。他最后改变了他的网站的主题,与这种倾向作斗争,并倡导科学。
他说:“理想情况下,这项工作本应由一些更正规、有组织的监督机构来从事,
比如专业组织或政府机构。但中国没有这些,所以,个人监督成为必需。”

  最近,方舟子质疑了大型企业新华都实业集团CEO唐骏的简历,其中声称他
毕业于著名的加州理工学院。唐骏后来说,这个说法是别人搞的,他实际上是从
西太平洋大学拿的博士学位。不过,方是民进一步调查发现,西太平洋大学未经
认证,美国政府总审计局称其为文凭工场。而就在方舟子被袭击前,他刚刚接受
了关于著名道教大师李一的电视采访。李一声称具有超自然能力,后被发现是伪
造的。李一因涉嫌强奸前弟子而被调查,警方后来说这些指控没有根据。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原主编李大同说,像方舟子这样的新闻从业者“在
中国社会很少见”。除了受到来自政府审查的压力,收入低下的中国新闻从业者
还经常受到“红包”(商人和官员买正面报道的钱)的诱惑。这就给了像方是民
这样愿意与既得利益者作斗争的新闻从业者很多机会和责任。李大同说:“方舟
子触及了权势和商家,以及支持那些商家的官员,因为任何商家后面都有官员在
支持。因此,这是要勇于面对权势的问题。总的来说,中国的媒体没做好这项工
作。”

  与权势作对带来了危险。北京警方正在调查这两起袭击案件,但至今未抓获
凶手。案件未破,给调查性记者和揭发者带来了恐惧气氛。“我会继续做我正在
做的事,”方舟子说,“当然,我会采取一些安全措施。”然而,不幸的是,对
其他作敏感报道而面临同样危险的中国记者来说,最安全的措施,大概就是不做
敏感报道。

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2016353,00.html
In China, the Bad News for Reporters Gets Worse

By Austin Ramzy / Beijing Wednesday, Sep. 08, 2010

When the man on the Beijing street sprayed something that smelled like
ether onto his face, Fang Shimin had a pretty good idea what would
come next. So he ran. Another man began chasing him with a metal hammer.
The assailant swung and missed, then threw the hammer at Fang as he
fled, grazing him on the back. Fang kept running and escaped the Aug.
29 attack with minor injuries.

Fang is a freelance journalist who has come to be known in China as
the "science cop," specializing in exposing plagiarism, dodgy
scientific claims and fraudulent résumés of prominent figures. He
has recently felt his work would eventually cause one of his subjects
to lash out. "I think the hit men were hired by someone whose fraud
had been exposed by me," he says by e-mail. "I've received threatening
phone calls and e-mails, and was followed and threatened before."

China has long been an unfriendly place for journalists. Publications
face stringent government censorship, and reporters and editors who
push the boundaries can be demoted or sacked. The nation leads the
world in jailing journalists for their work, with 24 in prison last
year, according to 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And it ranks
near the bottom of the annual index of press freedom compiled by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the Paris-based advocacy group. (Last year
it was placed 168th out of 17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But two attacks on journalists in Beijing this summer serve as a
reminder that the threats to the press can extend beyond censorship to
outright violence. Two months before Fang Shimin was chased down the
street, Fang Xuanchang, an editor at Caijing magazine, was struck
repeatedly by two men wielding metal bars while walking near his house
on June 24. He sustained a long gash to the back of his head that had
to be stitched at a local hospital.

Fang Shimin says he thought both attacks were related to the men's work.
After Fang Xuanchang was attacked, "it was apparent that I would be
the next target," Fang Shimin says. The two men are acquaintances and
sometime collaborators. Scientific charlatanry is one of their main
interests, and the Wild West nature of China's booming economy has
given them no shortage of material. Beginning with his time at Chinese
publications Science News and China Newsweek, Fang Xuanchang had
exposed multiple quack doctors who promoted dubious cures for
everything from cancer to incontinence.

Fang Shimin, who writes under the pen name Fang Zhouzi, grew up in
coastal Fujian province and studied biology, receiving a Ph.D. in
biochemistry from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in 1995. He created his
New Threads blog as a grad student, originally to focus on literature
and creative writing. When he returned to China in the late 1990s,
Fang says he was shocked by the popularity of "pseudo sciences and
superstitions." He eventually changed the subject of his blog to
combat the trend and promote science. "In an ideal world, some more
formal and organized watchdogs ...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s or a
governmental agency would be in place," he says. "But China does not
have these, so individual watchdogs become essential."

Recently, Fang Shimin has questioned the résumé of Tang Jun, CEO of
the conglomerate New Huadu Industrial Group, which stated that Tang
graduated from the prestigious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Tang later said that claim had been promoted by others, and he had in
fact received a Ph.D. from the 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 But Fang
investigated further and noted that school was an unaccredited
institution that the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called a
diploma mill. Just before he was attacked, Fang Shimin had done a
television interview on the case of Li Yi, a popular Taoist master who
claimed to have supernatural powers that were later found to have been
faked. Li was investigated for allegedly raping a former student,
though police say those charges are unfounded.

Li Datong, former editor of Freezing Point, a groundbreaking
supplement to the China Youth Daily newspaper, says that journalists
like Fang Shimin, a.k.a. Fang Zhouzi, are "hard to come by in Chinese
society." Aside from the pressures of censorship, low-paid Chinese
journalists are often tempted by "red packets" — cash payments from
businesspeople and officials meant to buy positive coverage. That
leaves a lot of opportunity — and responsibility — for journalists
like Fang who are willing to confront vested interests. "Fang Zhouzi
touches upon power and business and the officials who support those
businesses, because with any business, behind it there are officials
in support," says Li. "So it's a matter of facing up to power. Chinese
media, generally speaking, don't do a good job of this."

Facing up to power brings risk. Beijing police are investigating both
journalists' attacks, but so far have made no arrests. The unresolved
cases contribute to a climate of fear facing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and whistle-blowers. "I will continue what I am doing," says Fang
Shimin. "And of course I will take some security measures." But for
other Chinese journalists facing similar risks pursuing a sensitive
story, the best security measure, unfortunately, might be to ignore it.

(XYS20100908)



  再来谈谈方舟子

  作者:奕豹

  (一)

  八年前,忘了是个啥子由头,我跟着贴了“也来谈谈方舟子”,最后收官如
下:
  “方舟子挑战的是一些有钱或有势之人的具体利益。我知道他的能力有限,
我不想为他喝彩。本来这里我想说句TAKE CARE。我在以往的帖子里用
过两次TAKE CARE,一次是95年3月的《也谈邓小平》,一次是20
00年9月的《中国共产党的存亡:从甲申三百年祭谈起》。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这话不吉利。我只想说,要我是方舟子,我得考虑是否买把零点三八?”

  但这话说的还是不吉利。

  舟子不像我,只会练太极,不会玩左轮。

  于是当遇到锤子和辣椒水的合击围剿,只能取三十六计之上计。

  (二)

  前些日子,舟子挑战了打工皇帝。

  打工皇帝比外科医生聪明,在犀利炮火前,他卧倒潜伏。于是乎,舟子只能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箴言兑现:事件不了而了之。

  坊间有流言说皇帝是锤子后面的锤子。我判断不是,因为皇帝只是想做做青
年导师而已。皇帝即使“导”不成“师”,荷包中的万贯万贯万万贯也断不会成
为煮熟的鸭子--飞了。锤子不会是打工皇帝的锤子。您不信,咱们可以往下走走
看唱本。

  (三)

  皇帝说他的成功可以复制,这不合情理也不是人间正道。如果身价10个亿的
成功可以克隆,那不要等到2012年,世界末日就来临了。

  当然如果有钱,比如有2245块老头票,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是
可以复制的。

  回国这些年,见证了不少“复制项目”的激情表演,从复制七岁的神童到复
制亿万的富翁…..。这是一种浮躁一种幻想,也是一种欺诈一种忽悠。

  皇帝的西太大校友在《一虎一席谈》上谈的更别有洞天:方舟子在没有什么
实证的情况下,让XX这个青年领袖和楷模的形象一夜垮塌,我们成年人倒没什么,
那些孩子们会怎么想?会给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看来西太大的博士学位不光得靠钱,还得靠诚信-西太大博士的诚信:“如
果说我们要在某一件事情上说实话,那不叫诚信,那叫傻瓜。什么叫诚信,我的
理解是,心中的那份坚持就是诚信。”

  (四)

  我觉得应该复制的是西太大博士们心目中的“傻瓜”,复制在日常工作中踏
踏实实的敬业精神,复制在平凡生活中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

  我对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00后的老朋友大朋友和小朋友们谈我一贯的观点: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家庭幸福,社会和谐和国家昌
盛基于范仲淹此类的民族精神的承前启后,而不是打工皇帝和西太大博士的复制。

  江西来的小刘在张江菜市场角落里租了个3平方的场地配钥匙,他一点做打
工皇帝的念头,他是社会中的普通一员,我们单位的钥匙全是他配的,1元钱一
把。前些天把钥匙忘在公寓里了,一个电话过去,小刘半夜骑着自行车赶过来,
把门打开了。我从冰箱里拿出黑啤两人干杯,我很感激,他也很高兴。

  芬兰留学回国的小柴,带着他的德国夫人,在高斯路转角上开一家小小的餐
馆。他掌勺,德国姑娘招待。干净整洁,价廉物美,小小的空间美味飘香,我时
常带我的外国朋友前去就餐,老板带着厨师高帽出来招呼,老板娘操着德国英语
张罗点菜,两个人一顿饭连饮品不到200元钱,皆大欢喜,充满温馨。

  我尊敬小刘小柴,也佩服舟子,在我认识的所有留学生中,他不以物喜,不
以己悲,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以他自己的方式潇洒极致地完善了自我。

  (五)

  有些人对舟子,比如说挑战皇帝,还是不认同或不完全认同。比如说央视著
名主持人白岩松有评论:“打假就是一个真还是假,而不是道德跟人格的升级,
因为在言谈举止里,如果流露出的恨,和对人格道德的侮辱的话,他很容易把打
假变成打架,”白岩松的例子是:“言谈举止有很多带有侮辱性的,比如说“野
鸡大学”这样的称谓,我觉得在打假过程中,它是不合适的。”

  我真的很奇怪,西太大不是“野鸡大学”还能是个什么其它品种的大学?

  白岩松“期待一个又一个“方舟子们”,将来更加理性的方式去打假。”

  白岩松作为央视《焦点访谈》和《新闻周刊》的著名主持人,无论在哪档节
目中说话,完全可以心平气和温良恭俭让,他想都不会想有哪个法院敢判他的言
论有错,敢到他夫人的帐号中去强行划款。有人如果敢动大锤伺候老白的念头,
这丫的纯粹是脑残了或活腻了。

  我还是引用朋友雪焰8年前的话(如果有人方便请代我向雪焰致谢致意):

  “假如你承认方的打假,揭露骗子,多数还是对中国有贡献的,那就自己掂
量一下贡献是不是大过人家再来说吧。有实际贡献又心态好的人当然让人福气。
不过真是心态好的人也不必成天嚷嚷着别人心态不好,以此表现自己心态好,还
真不如做点实事有说服力。”

  (六)

  时有文章将舟子比作堂吉诃德。如新京报的署名文章“方舟子的别名叫堂吉
诃德”。这是作者的功课不及格或者压根没读过《匪夷所思的拉曼查却士堂吉诃
德》甚至相关简介。

  百度百科:“堂吉诃德的名字已经变成一个具有特定意义的名词,成了脱离
实际、热忱幻想,主观主义,迂腐顽固,落后于历史进程的同义语。”“这个人
物的性格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是神智不清的,疯狂而可笑的,但又正是他代表
着高度的道德原则、无畏的精神、英雄的行为、对正义的坚信以及对爱情的忠贞
等等。他越疯疯癫癫,造成的灾难也越大,几乎谁碰上他都会遭到一场灾难,但
他的优秀品德也越鲜明。”

  而在当今中国社会所有人(不仅仅是方舟子)遇到的,让我数数:从基因皇
后、到草庵居士、巴林顿大学博士、到美联储首席经济师、到“联合国人民委员
会教育执行长”刘忠政,直到7月17日不敢“上一虎一席谈”的打工皇帝兼西太
大博士。这些大小忽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切切实实在实际生活中的客观存在。
舟子揭露这些忽悠根本不是代表啥子高度的道德原则,这些是社会的最低的道德
标准和要求。用景涛同志的话就是“八荣八耻”,这是每个人做人的基本荣耻观。

  舟子面对的不是幻想中的敌人或实际中的风车,是以前的法官法警和今天的
辣椒水和大锤!

  西太大的博士们如是说:

  “如果说我们要在某一件事情上说实话,那不叫诚信,那叫傻瓜。”

  “你不真诚就很难成功。有的人说我们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靠花言巧语。你可
以蒙一个人,如果把全世界都蒙了,就是你的真诚蒙到了别人。你欺骗一个人没
问题,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就是一种能力,就是成功的标志。”

  这难道不是一种疯疯癫癫的话语?对这种疯疯癫癫的话语不群起攻之讨之,
久而久之将是一场灾难。

  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中戏话:唐骏现在最恨的人大概就是禹晋永了。

  我也借机挑拨方舟子,说你是堂吉诃德的,不像是个好人。

  (七)

  八年前,我想对舟子说TAKE CARE,想让他别卷得太深。

  如今的锤子上来了改变了我的想法,某些人和势力的核心利益已经受到损害。
没过河是一回事,舟子已经过了图穷锤子现的楚河汉界,成了过河卒子,剩下的
可行的路也只有勇往直前了。

  而如今与舟子一起向前向前勇往直前的,已早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支相当
大的队伍。

  我的学生们谈起方舟子,问我是否相识,我回答是朋友。小家伙们挑战我,
证实一下嘛。证实的方法是请他来座谈。

  同学如今在这里是个相当负责的中层干部,他每过一段时间就通过EMAIL群
发信息与民同乐。8月30日9:32收到他的“声援方舟子”的EMAIL。一天后我问他
如何声援。他说在网上向同学们同事们学生们传播。并顺口问我是否认识舟子。
我回答你准备请客吗?他马上回E: 那你要说话算数哦。

  回国这些年,与舟子交往过一次,在评审一个海归的长江学者申请时,对其
的学历和论文有些不踏实,时间又紧,情急之下,求救于舟子。不多久舟子回信
了,充分肯定了海归。

  以后舟子路过上海,我得请他到小柴的餐馆中和学生和同学们一起聚聚,让
老板模仿一哈佛跳墙,再喝一杯加热加姜丝绍兴加饭酒。

  20100907于伊斯坦布尔

(XYS20100908)


辽宁卫视瞭望评辨天下:方舟子遇袭,“打假”缘何反被打?

视频见: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0Mzk5MTgw.html

【导视】

打假斗士,反遭殴打。光天化日之下,是谁抡起了铁锤?专职打假,质疑警惕。
  追寻真相缘何换来血光之灾?民间打假,步履维艰。当质疑遭遇暴力,当强
权蹂躏真相。谁来护卫真理的“方舟”?
  敬请关注本期“瞭望评辨天下”——《方舟子遇袭,“打假”缘何反被打?》

主持人(张晓楠):
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瞭望评辨天下》,我是张晓楠。
就在前几天,被称为“打假斗士”的方舟子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家门口
被打了,虽然没有受非常严重的伤害,但是方舟子本身“打假斗士”的身份,还
是让我们对这个事件引起了无限的联想,是不是有一些人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而
采取的这种蓄意而为之的行为呢?打假这条路是不是方舟子要孤单地走下去,今
天我们就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本节话题:“打假斗士”被打 挑战质疑的权力

【短片】:

字幕提示:
8月29日下午17时许,方舟子被袭模拟拍摄。

解说:
近日,有“打假斗士”之称的方舟子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只不过这一
次被打的不是别人,正是方舟子本人。
8月30号下午,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区的住所附近召开了一次简短的媒体见
面会,讲述了一天前自己遭遇不明人士袭击而受伤的细节。
8月29号下午17时许,刚刚接受完某电视台的采访,正打算离开的方舟子却
遭到了两名陌生男子的突然袭击,喷刺激性液体、用铁锤砸,幸运的是方舟子逃
过一劫,只受了些轻伤。
一个小时之后,方舟子的夫人通过微博发布了方舟子被袭击的消息,迅速引
发网友关注,当晚便被转载17000余次,评论过万条。方舟子长期与伪科学、学
术腐败等社会现象做斗争的特殊身份,让这起看似普通的治安案件成了一起备受
注目的公共事件。
某网络媒体的一项调查显示,96.1%的网友认为,方舟子是因科技打假触犯
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报复而被袭击的;91.7%的网友对以方舟子为首的打假派
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表示,方舟子是在报假案,为即将出版的新书炒作。

【电话采访】: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袁钟

袁钟(中国医学科学院健康科普研究中心主任):
持不同意见者采取一些卑鄙的手腕,肮脏、很下三烂,愤怒啊,希望社会净
化,而且说真话、说直话,这种人应该给予保护的。有一句话什么叫“民主”,
就是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我誓死捍卫你的发言权,这种精神,这个是值得尊重
的。

解说:
事发当晚,北京市公安局便在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
调查,并将及时通报相关情况,依法及时处理此事。虽然事件的真相目前尚有待
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但在沸腾的舆论声中保持对真相清醒、冷静的态度尤为重
要。当质疑的声音遭遇暴力的攻击,被伤害的绝不止是一个方舟子而已。

主持人:
首先来认识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他们是:《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张天
蔚;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舟子法律顾问彭剑律师。在今天我们也跟方舟子
本人做了一个采访,我们先来一起看一下。

方舟子(科普作家):
就算再好的安全措施,也很难保证说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没办法,既然选
择了干这些得罪人的事,那么对发生的后果就有心理准备了。卖假药的、假保健
品的、假的高科技产品,还有涉及到一些企业界、商界的人士的,这里边就涉及
到很巨大的经济利益问题,像有一家保健品公司就说我对他们的这种揭露,给他
们造成了一个亿的损失。像这种涉及到巨大商业利益的,就有可能会恼羞成怒,
对我进行报复。所以这我都考虑到,但是你也不能说因此就不敢去做。

主持人:
彭律师,目前你们律师和法律的角度能做的是什么?

【彭剑】:目前尚不能诉讼 将积极推动案件侦破

彭剑:
作为律师,比较常规的行事业务当中有一项业务是作为被害人的代理律师,
向被告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案件根本就没进入审判程序。所以说现在
这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个业务,现在无从做起。
作为法律顾问来说,当然我们会积极地推动这个案件的侦破,与有关办案机
关进行协调。

主持人:
虽然现在没有定论,您觉得这个事可能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张天蔚】:打假触痛利益,狗急跳墙采取极端行为

张天蔚:
我们大家其实议论都很多了,最普遍的是,包括方舟子自己也说,可能是他
在打假的过程当中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了,而且这个利益可能触犯得比较重,对
方可能损失比较大。我们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说狗急跳墙了或者是什么,才用这
种极端的手段。有些网民也好或者什么,他普遍陷入这种阴谋论的思维里面去,
凡是出一个事就先猜测一番他是不是自我炒作。其实我想以方舟子目前的名气来
说,他不需要再去炒作完全可以卖书,所以他用这样一种自己受伤害的方式来炒
作他的新书,我觉得没有任何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对这种声音完全可以不予理睬。

【彭剑】:如报假案 需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彭剑:
  倘若这是方舟子炒作的话,这就意味着方舟子报假案,方舟子要承担相应的
法律责任。经过这么几天北京警方的介入,警方仍然没有发现这是炒作,是方舟
子的报假案。那么如果说炒作的说法成立,就等于推定出说北京的警方水平能力
很差。

本节话题:假伪来袭 呼唤更多慧眼“猛士”
【短片】:
解说: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自1999年以来他设立了新语丝网站,揭发科学界、教
育界、新闻界的虚伪腐败现象,并出版过许多以科普和反学术腐败为题材的著作。
从2000年揭露所谓基因皇后陈晓宁吹嘘的三大基因库成功,到揭露核酸保健品的
商业骗局,从揭露众多教授、专家学术造假事件,到揭露“肖氏反射弧”手术虚
假无效,其言论往往如一记重锤引发舆论极大争议。
最近一段时间,他针对“打工皇帝”唐骏学历造价门事件,以及神仙道长李
一所谓的“水下闭气”提出质疑,由于触及了某些个人和集团的利益,恐怕、威
胁甚至暴力袭击对方舟子而言早已习以为常。

方舟子:
2007年的时候有三个人跟踪我,一直跟踪到我住的地方进行恐吓。今年7月2
日的时候,我收到过一个恐吓电话,然后还收到过一些恐吓的邮件。

解说:
早在两个月前,《财经》杂志环境科技编辑方玄昌也在其住所附近遭遇两名
不明身份者的袭击。两名男子挥舞着钢棒在他的头部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引
人关注的是,据方玄昌向媒体介绍,他和方舟子合作的揭露性的报道大概有接近
十桩,方玄昌遇袭的的案件还未侦破,类似的袭击再一次发生在方舟子的身上。

【电话采访】:《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

方玄昌(《财经》杂志编辑):
如果我们把关联定义为性质类似,都是因为揭露性报道遭到报复,我觉得没
有什么可怀疑的。由于报道而遭到实质性伤害,受到威胁或者受到恐吓这类事件
发生很多,包括我本人之前也遇到过。我所了解的我的同事身上发生不止一起。

解说:
无论是个人还是媒体,作为质疑的发声者,他们的言论未必一定是真相。但
其所秉持的怀疑精神却是保持社会健康血液的净化剂,任何暴力行为的背后潜藏
的除了恐惧,更是对真相和良知的亵渎。

主持人:
可能其实方舟子不是他一个人,也有很多人从事在这个打假的第一线,你看
打了这么长时间,说实在的他们这个打假的路可能还要走得还是挺孤单的。

【张天蔚】:打假不能成为“一个人的战斗”

张天蔚:
做这类事情针对的是没有这种执着的、一打到底的性格可能也坚持不下来,
因为他们面临的压力,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暴力袭击已经是最极端的方式了,
他日常承受的压力其实比这个可能也更复杂得多。到目前为止,可能最让我们觉
得有点悲哀的,就是说这些斗士们都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说有很多斗士,但是
每个斗士几乎都是独自在战斗。

【电话连线】:社会学者司马南

主持人:
关于打假,我们来连线一位长期从事打假工作的司马南先生。司马南老师,
您好。

司马南(社会学者):
您好。

主持人:
方舟子在自己家门口被一些歹徒袭击了,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司马南:
我是觉得这件事情首先是一个长时间蹲守、有预谋的加害方舟子,试图夺命
的行动。你能想象吗,大白天家门口如果不是有预谋,这是不能解释的。方舟子
作为公民行使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如果你认为没有造假,可以行使你的言论自
由权利,唯独不可以采取的,整个文明社会都不能接受的,那就是你用锤子和麻
醉剂来解决问题。当他们举起锤子的时候,就说明他们认为自己那些道理是讲不
出口的。在方舟子之前,有一个朋友方玄昌也被打了,靠一己之力来维护自己的
安全实际上非常困难,一个知识分子、一介书生讲了一番正确的话,遭到一些人
行凶报复,难得这个悲剧是方舟子个人的,难道这个耻辱是方舟子个人的吗?

主持人:
您此前遇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司马南:
我曾经为了揭露一个神医胡万林,两次被人家袭击,社会文明进步需要有人
付出努力。但整个社会打假的重任落在一个公民个人身上,对这个公民来说意味
着一种残忍。但是这个残忍还不是全部,真正的残忍在于来自于社会的冷漠和来
自于社会的不理解。

【张天蔚】:“打假斗士”需社会强有力的后援

张天蔚:
其实那个造假公司侵犯的不是方舟子的利益,他们侵犯的是大众的利益,让
方舟子一个人去跟他斗,我觉得孤独就在这儿,包括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我们
知道有些记者也是坚持这种揭露黑幕什么的。比如说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王克勤,
是很著名的一个记者。他也是,他在甘肃报社供职的时候,他揭露当时证券交易
的内幕,他揭露之后演化成做黑幕的券商们对他的追杀,以至于他最后工作不保
跑到北京来就职。我觉得就让一个人,所谓“打假斗士”独自面对这些势力,没
有一个权力的后援,或者没有一个社会组织的后援,我觉得他们孤独主要是指这
一点。

【彭剑】:公权应是打假主力军

彭剑:
方舟子他的职业是自由撰稿人和科普作家,他其实也不是打假人,因为他没
有从打假中获取经济利益,他不是靠所谓的打假来谋生的,涉及到与科学问题不
是他沾边问题的打假,那是他独立的自由言论和自由评论。坦率地说,政府和广
大的媒体,还有相应的民间组织,这应该是打假的主力军。

主持人:
对于像方舟子,还有很多跟他类似的在从事打假工作的人来说,他们所做的
这些工作对社会来说的意义何在?

【张天蔚】:对造假,敢揭露更要深追究

张天蔚:
我们最早知道的产品打假是王海,消费领域是王海,他是个符号性的人物。
后来有一些其它的组织,比如说消协或者其它的组织,接过了王海的枪,维护消
费者权益实际上变成一个很声势浩大的活动。我觉得方舟子实际上是在学术打假
上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但是现在问题是我觉得比较遗憾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像消协这样一个组织接过王海的枪一样,有一个更庞大的群体来接过方舟子的枪,
能够把学术打假这件事情做得更深入、更轰轰烈烈一点。所以太多的矛盾集中在
他身上,利益冲突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才会有这种现象。中国之大,造假现象
如此之普遍,如果我们掰手指头就可以数过来,比如说方舟子、王海、王克勤、
方玄昌、司马南,如果我们两个手就可以数过来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少了。我想
他可能希望的一种状态,他揭露一个人之后,然后大家群起而攻之,追究,继续
追下去,一直把这个造假的人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揭露,最后可能受到一些相应的
惩罚。

本节话题:民间打假何时不再“一个人战斗”?

【短片】

解说:
熟悉职业打假人这一称谓,恐怕要从一个名字王海开始。这个被部分商家称
为刁民,却被公众称为打假英雄的话题人物,有人甚至称其为“中国打假第一
人”。从那时起,期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大到房子、车子、家用电器,小到食品、药品、日用百货,与假冒伪劣产品的斗
争艰难而持久地进行着。不止在消费品领域,近年来打假渐渐从食物领域深入到
科学文化等精神领域。
2010年7月,方舟子指正被喻为“打工皇帝”的唐骏学历造假、专利造假,
从而引发对公众人物、社会公信力的深层思考。

朱清时(中国科学院院士、化学家):
危害公信力最大的就是造假行为,造假行为和一个人来比较的话,好比一个
人身上的癌细胞一样,结果就可能把一个活活的机体给害死掉。

方舟子:
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学术打假,就是因为你看到造假的太多了,为什么造假
的会这么多,就是因为没有人去管。但是民间的力量,它就不可能有这种处罚的
权力,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应该及时地介入。

解说:
不仅限于民间打假人士的遭遇,即使是有着机构背景的媒体,当质疑指向某
些利益集团的时候,鸡蛋碰石头的悲剧总是让人心有余悸。
7月30号,霸王集团的四名员工闯入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上海办公区,围堵报
社大门,并向该报社记者推搡动粗。据调查,事件的起因是由于此前该报发表文
章质疑霸王集团创始人陈启元是否为中药世家,这一暴力行为让刚刚被曝产品中
二恶烷成分超标而闹得沸沸扬扬的霸王洗发水风波再起波澜。
而近年来,因为触及敏感报道,记者遇袭甚至被某些机构和个人不当动用公
权力进行干预的案例屡见报道,记者被警方带走甚至被通缉的事情也有发生。

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要加强制度建设,就是要使造假的成本增加,使得他不敢造假,不想造假,
不能造假。

解说:
在打假的战场上,无数的“方舟子”们凭借着对真相和科学精神执着的追求
不断斗争着,但作为个人力量难免略显绵薄,安全也很难有所保障。勇敢的发声
者们,用他们的坚持为社会前进的车轮添由加理,而他们的安全又该如何保障呢?

主持人:
那从王海到方舟子,个人打假不足、劣势主要在哪儿?

【彭剑】:受害人才可诉讼 举报人面临法律困境

彭剑:
涉及到很多的打假问题,是受害者才有资格以原告的身份提起民事诉讼。如
果这个人他并不是受害者,他只能是以举报人的身份,当然是否会受到这些国家
权力机关的受理,这个完全是举报人无权处理的问题。

【张天蔚】:公权介入严惩造假才能有所警示

张天蔚:
我们参考一下国外,比如像韩国的黄禹锡,就是韩国的“克隆之父”。一旦
有人揭露说他有学术不端、学术造假行为的时候,整个学术纠察体制、整个学术
共同体马上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发动起来,然后迅速就把整个来龙去脉查得非常清
楚,包括最后韩国司法界的介入,就会给相同可能有造假的行为或者造假念头的
这些人一个非常大的警示。

主持人:
谈到这个体制保障我们再一起来听一听司马南先生怎么说?

司马南:
首先是应当有制度,整个社会应当有一个机制,让那些造假者付出比较大的
代价。比如说像肖传国医生,他公然造假,并且造假造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边
缘。像这样的事情,他自己所在的单位,就没有这种监控能力吗?像李一这样的
事情,我们宗教管理部门就没有责任来把这样一个骗子清除吗?我们的工商部门
就不能够来管理工商管理违法的事件吗?我们的卫生监管部门就不能对他的非法
行医的行为进行制裁吗?如若前面道道环节都能够拦住,那方舟子想打假没得打,
那社会该有多好啊。我们必须说,在看到整个社会进步的同时,各种造假的行为
层出不穷。我过去打江湖上声称自己有特异功能的骗子,现在对于江湖上的骗术,
这些事情现在已经由各级政府、各级科普部门来做了,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也就没
有必要由我再来做。

【张天蔚】:应警惕利益冲突诉诸暴力

张天蔚:
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这种利益冲突,有一种诉诸暴力的倾向,就是越来
越频繁了,它既不走法律程序,它也不走谈判程序,就选择一种暴力程序。讨薪
的工人,他们是一些经济上的纠纷,最终也是资方雇人把讨薪的工人打了。我们
看到农村占地,由于占用耕地发生的纠纷,最后拆迁方也是派一群人把农民打了,
这是一方面,就是我们的制度渠道不够。再一个我觉得应该有公权力来介入这样
的利益纠纷,不要让这个利益纠纷都总是在民间,用民间手段来解决,那很可能
就会走向激化。

主持人:
公权力机关应当承担什么样一种责任?

【彭剑】:调查取证 态度决定一切

彭剑:
接到相关的投诉或者举报,或者是控告之后,相关的受理机关应该认真地进
行调查,而不应该敷衍了事。认真地倾听投诉者、申诉者的诉求,举报人的要求,
对案件这种调查的工作是很必要的。

【张天蔚】:对受害方充分救济 防止暴力解决矛盾

张天蔚:
发生冲突的时候对受害一方的救济一定要充分,比如我们看到三聚氰胺奶粉
的事件,三聚氰胺奶粉的受害者,他们的家长,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
害,他们提起诉讼的时候我们的司法对他们的救济应该是非常及时、充分的,让
他们在寻求法律援助寻求不到的时候,他们就只好转而直接面对奶粉生产厂家,
实际上就把这个矛盾变成一种民间的冲突了。你说这些家长们,当他们带着极大
的义愤,他们去面对奶粉厂家的时候,他们可能采取什么行动,其实你闭着眼就
可以想象。

主持人:
我在美国看到的情况,比方说美国录取学生,录取一个学生进行这个学生的
调查,他发现这个学生的成绩单造假,他不会就是说我不录取你了,我会给相关
跟他们学校类似的所有这些专业和学校发一封邮件,群发邮件说某某学生的成绩
单造假,因此期望你们也在审核这个学生的时候,考虑他的诚信,做出你们正确
的应有的判断。

【张天蔚】:利益至上 是造假行为滋生土壤

张天蔚:
当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以利益至上的时候,他为了获得这个利益进行学术造假,
我觉得是不难想象的一件事情。前不久揭示一个,有一篇论文曾经被六轮抄袭,
然后20多人抄的一个论文。那是一个什么论文呢?是一个助产士写的一篇关于在
接生的过程当中,怎么如何处理一些紧急事物。抄它的20多个人里边绝大部分都
是助产士,这些助产士都是他们在要评一个高级技师的时候抄这篇论文。后来我
就想为什么?其实助产士是一个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他每天就是在不断地做接
生这件工作。当他要评一个高级职称的时候,他必须有一篇或者两篇论文发在一
个什么什么样的刊物上,那么和他的业务有关的理论好像很好,好不容易在网上
找到了一篇,如获至宝,就把它抄下来。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就觉得这些助产
士也很可怜。

主持人:
就像卖油翁似的,我知道怎么倒油倒到铜钱上没有,但是你要让写一篇论文,
我可能就几个字,“无他,唯手熟尔”,别的我也写不出来了。

【彭剑】:深含制度性原因 需完善制度解决

彭剑: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的很多制度、机制,还在变革中、发展中,很多是
体制性的原因,本身有些制度设置得就不合理,才导致现在这种现象。

(XYS20100908)


我看“两方”遇袭案(二)拷问良知与智慧的试金石

  作者:陶世龙

  8月28日下午方舟子遭受预谋袭击,明眼人多能看出,极有可能是方舟子打
假矛头所向的利益集团所策划。因为无法用“封口费”收买;也不能进京抓人、
跨省或 跨国追捕,于是动用黑恶暴力。虽然这一切有待于公安部门侦察,真相
大白后,才能作出最终的结论,但这一袭击事件,无论出于什么 原因,都有恐
吓一切有正义感的中国公民,特别是记者们的作用:谁要敢出来查真相,说真话,
方舟子还有此前方玄昌的遭遇,就是你们的榜样!

  我以为这也是对中央政府宣布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坚决惩
治贪污腐败”,“支持媒体对违法或不当行政行为曝光”的一种 挑战。如媒体
人王石川先生所言:“温家宝总理在27日召开的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指出,
要依法保障人民群众直接监督政府的权利,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行政行
为进行曝光。话音刚落,在伊春就出现这样的扣押记者事件,不能不使人思索。”
(王石川:由“抓的就是记者”想到总理支持曝光 2010.08.30)如果将“两方”
遇袭与伊春扣押记者,陕西警察进京抓作家等事件联系起来看,更不能不认为事
出有因。

  事件发生后,舆论同声谴责暴行,网民脖友压倒性地支持方舟子,反映了民
心所向。因为他们懂得:
  由于价值和信仰的迷失,体制的行政化扭曲,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并固化,
诚信制度的缺失,造假已成社会沉疴――从草根到商界再到本不可亵渎的学术殿
堂,人妖共舞,人鬼莫辩,透支着公众对道德和法治的信任。

  当公民获得真相的成本已经高昂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的时候,这个社会还真需
要方舟子――尽管他的点射只能使个别造假者无所遁形,但却是对阻碍社会进步
的强悍黑恶势力的震慑,让他们有所忌惮。

  更重要的是,他会推动更多人以正义和良知的名义,不抛弃,不放弃,形成
可贵的合力,驱动制度的改良,形成更有效的社会监督,使那些玩弄大家善良、
践踏公众利益的人最终面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法治治理利剑。(谁欲灭
掉方舟子?谋杀方舟子事件曝潜伏利益链条,加拿大华人网,来源:石述思的博
客)

  值得注意的是,在凶手尚未抓获,真相尚为大白时,忽又传来一阵阵方舟子
被袭是“自我炒作”,是“苦肉计”,乃至是“报假案”的奇谈怪论;或没有这
样荒唐,但模糊是非焦点,反将方舟子作为道德审判对象,大做文章。本来早就
有人反对方舟子的打假 ,不足为奇,但在此时此刻出现,且着意于此,不能不
使人感到困惑和不正常。

  或为似乎温和的批评,如羊城晚报在昨天(9月5日)发出王国华先生的《对
方舟子打假遇袭的反思》就是一篇,说的是“在谴责暴力之余,我们也要反思一
下打假本身。”,看下去原来并不是王先生个人 或和“我们”在反思什么,而
是对方舟子打假的抨击,大概是要求方舟子反思吧。 反思是人人时时都需要的,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蒋介石写日记,很多内容是在反思,那么为何在
此时此刻单单突出方舟子需要反思呢?特别是为什么只要求打假的方舟子反思,
却不去要求那些反对方舟子打假的人反思呢?我以为腐败特别是学术腐败,与这
些人的谬论很有关系,因为它是搞腐败和不愿清楚腐败的各色人等有了他们的理
论依据。 我发出的一篇旧作《他们为什么要整方舟子?(2003)》可为佐证;
而炮制这些谬论的野鹤、刘兵教授等 人,有过反思吗?王国华先生在文中只字
未及。

  更令人遗憾的是,还看到一篇《笑蜀:我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方舟子》,
应该是 介入方舟子与于建嵘的争执时的旧作,因为正文中的标题是《不要学术
腐败,也不要麦卡锡——对方舟子与于建嵘之争的反思》 。且先不说笑蜀先生
的“打假,打假,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之。”对方舟子打假的认识是否正确。难
道笑蜀先生会认为今日之中国竟是方舟子相当于麦卡锡,而成为应该旗帜鲜明反
对的对象?我比较更相信这不是笑蜀先生拿来重新发表, 而是别有用心者所为。
因为如崔卫平教授所言,当前我们唯一的敌人是专制, 当然,近来是有些有些
自称在争取民主自由的人士,将体制内主张改革的力量作为主要攻击对象;将有
利于民,推动和平转刑的建议或措施,视为“毒招”。 但从笑蜀先生的言论来
看 ,并不以为然。而无论如何,这种打横炮的作法,总不能说是明智之举,究
竟为何,当继续观察。

  由于方舟子打假涉及的面广,关系错综复杂,容易受各种假象和个人情绪所
干扰,因此 ,如何对待“两方”遇袭事件,实是对人们、特别是对精英们的良
知和智慧的拷问。事件发生后,各种人物都在出来亮相,也给了公众一个识别他
们的好机会。

  “(方舟子遇袭)此事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声援者如云。 但有人肯定
很高兴――开怀畅饮、一醉方休的心都有。”(谁欲灭掉方舟子?谋杀方舟子事
件曝潜伏利益链条)石述思所言非虚, 眼下就可见新闻晨报驻京首席记者郭翔
鹤的反应是:方舟子早该挨点教训了;“‘仇家’肖传国 称:方舟子是在‘报假
案’”(信息时报:方舟子遇袭 质疑声一片)应属于这一类,但这种人为数很少
很少,大多数与方舟子有过摩擦,有的甚至是有积怨的对手,至少在这件事上都
挺方舟子, 因为谁都明白,此例不可开,守住了道德与良知的底线。
  不过仅止于此是不够的,我以为如何对待“两方”遇袭事件,还考验着一个
人修养的高低深浅,能将各种非理性的外来因素及主观情绪的影响排除到何种程
度。这些影响多一分,辨别是非的能力就会差一分。

  有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据记者杨猛的报道,刘华杰先生说:“方不在
现实中生活,常常一个人,像匿名发帖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应
该是网络的牺牲品!比如咱们是朋友,不能因为科学问题不要朋友了。但是方舟
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朋友。”说的 是大实话,(南方周末 - “方舟子是中国树
敌最多的人”)因为反过来说,那就是为了朋友可以不要科学,曾经是反伪科学
战士的刘华杰先生,和曾被宣传为于光远的“第五代传人”吴国盛先生后来都转
向了 倒是言行如一,虽然不见得就是为了朋友。

  “能够为了科学不要朋友”,我以为这正是方舟子可贵之处,盖如竺可桢言,
“培养科学的空气是什么?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是什么?科学精神就是
「只问是非不计利害」.这就是说,只求真理,不管个人的利害,有了这种科学
的精神。然後才能够有科学的存在.”(竺可桢:利害与是非 ,1935)“或为辽
东帽,清操历冰雪。”(《正气歌》)文天祥赞颂的是管宁割席,为了原则而不
要朋友。虽然这不是普通人包括我自己, 都能完全作到的,但总应该成为一个
努力的方向,而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贬低的对象。因此如何对待“两方”遇袭事件,
正好可以检验个人自身修养不足之处,而找到提升的着力点。

  还有些人质疑或反对方舟子,当因认识的差异,如仅止于此,我想在事实的
面前,在历史的检验中,只要是出以公心,会得到解决,还会有提高辨别是非能
力的效果,也不必急于解决。当务之急还在抓获行凶者,查明真相。 也要充分
估计其难度,群策群力,长期关注,勿使淡化。

(XYS20100908)
  维护我们说真话的权利

  作者:木鱼

  周一上班的路上,习惯性地打开收音机,收听成都电台一个叫“小刚方言”
的节目。主持人罗小刚诙谐幽默,上班的路上,常常能够让人会心一笑,而且在
一些社会热点话题上,主持人的观点颇能引起自己的共鸣,因此较为关注。

  节目中有一个互动环节,是邀请听众打进热线电话参与话题讨论,今天的话
题是“你认为方舟子被打是真的还是炒作?”我听到这个就忍不住停下车子仔细
收听起来。第一个打进电话的哥们笑嘻嘻不以为然:“既然是被两个人又是辣椒
水又是铁锤袭击,那他(方舟子)还能跑得掉真是不敢相信,另外被铁锤打到身
上不是青一块紫一块而是出血也很假,这种事太多了,我不相信方舟子,这肯定
是一次炒作。”

  我听到后感觉一股怒气直冲头顶,上班也不顾了,拿出电话不停地拨打电台
热线。几次三番之后终于打进,主持人介绍后,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听到第一
位听众的说法我感到非常的愤怒!”由于非常的气愤激动,电话中表述的意思也
支离破碎,大约意思是:方舟子十年打假无人关注,一朝被袭却被人拿来娱乐化
泼污水。我们的良知在哪里。最后顺带着批评主持人罗小刚做这个话题时没有做
好功课,没有查证明显虚假的污蔑之词,更没有体现媒体的责任感。

  热线电话时间很短,只有五、六分钟,但是挂断电话后自己心里久久不能平
静。方舟子被袭击,这本来是一个非常严肃非常令人愤怒的事件,但在短短几天
里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渲染成了一个仿佛自我炒作的娱乐事件。这不能不令人感
到痛心和愤怒。方舟子,一介书生,无权无势,十年打假凭借的仅有一腔正气与
科学精神。而他面对的不仅是有着庞大权势和影响力的对手,还有无数斜眼冷笑
的看客。

  这个电台节目呈现的现实让我感到一阵悲哀,忽然又想起鲁迅先生那个“铁
屋子”的故事,接着这个故事讲下去:沉闷的铁屋子里,一个较为清醒的人大叫
大嚷起来,叫醒了周围昏睡的几个人,一个人竟而大怒起来,拉扯住叫醒自己的
人,“我自睡我的觉,你来聒噪什么?!”一旁几个被叫醒的也恨恨的骂道:
“就是就是,看他就生得不像个好人,分明就是想炒作自己,倒来哄我们!打了
也活该!”

  我也是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个,但是这次我忍不住要发出声音,因为,支持
方舟子,就是维护我们说真话的权利。

  ——一个有英雄而不知道爱惜的民族是可怜的。

 
2   [USMedEdu 于 2010-09-06 19:52:49 提到] [FROM: 24.]
中国的揭丑者遭袭,凸显揭露腐败欺诈的风险

  中国的揭丑者方舟子在批评了其国内的一所医院之后被袭击。他说:“此前
我接到过恐吓电话和电子邮件,但这是第一次受到袭击”。

  By Peter Ford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10年8月30日

  (翻译:ziren)

  在北京刚刚发生了一起针对揭丑者、以曝光欺诈和伪科学著称的方舟子的袭
击。这次袭击虽未能完全得逞但还是引起了对中国学术腐败和公众轻信、易于蒙
骗这样困扰人们已久的问题的新关注。

  方舟子是一位科普作家和博客作者。星期天傍晚当他步行回北京的家时遭到
两名男子袭击;一个往他脸上喷洒化学药品,另一个用铁锤砸他。所幸他只受轻
伤,当晚即出院。

  方先生在电话采访中说:“此前我接到过恐吓电话和电子邮件,但这是第一
次受到袭击”。

  作为反腐败的活动人士,方舟子最近涉入一系列引发广泛关注的事件,其中
最引人注目的是质疑前微软中国总裁唐骏声称曾从久负盛名的加州理工学院获得
博士学位。

  唐骏曾将获得博士学位作为一项成就列在叙述他商业成功的一本书中,但后
来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博士学位出自西太平洋大学。根据美国总审计局2004年的一
份报告,这所大学实际上就是只卖文凭不开课的文凭制造厂。

  方舟子最近的一些博客文章集中质疑了著名道长、自称拥有超能力的李一,
他的弟子当中不乏娱乐明星以及商界精英。不过在受到强奸和逃税的指控之后,
这位李道士不得不在星期六辞去了其公共职务。

  谁袭击了方舟子?

  方舟子的律师彭剑认为这次袭击最有可能是河南郑州一家私立医院幕后指使
的。这家医院专门实施一项用于改善小便失禁但存在争议的神经系统手术。

  今年6月一位撰写过质疑这种手术成功率文章的中国记者遭到袭击。方舟子
在3个星期前的一篇博文中引用了一份美国杂志上批评这项手术的文章。接受这
项手术的一批病人认为手术给他们带来的损害大于改善,彭剑作为他们的代理律
师将这家医院告上法庭。就在这个月的晚些时候,郑州的一个法庭即将开庭审理
这起不当治疗案件。

  针对中国国内猖獗的欺诈还有很多要做

  去年中国教育部要求各大学从教工队伍中扫除抄袭剽窃者。这意味着通报抄
袭剽窃者,拒绝其申请科研经费,开除公职甚至可能提请法律制裁。当时有官员
宣称这些措施为了“保持学术界的干净”。

  但是今年新曝光度丑闻——包括在国际上受到尊重的政治学家汪晖被控抄袭
以及一名能源动力领域内的顶尖教授因涉入30余起抄袭而被开除——使得官方
《中国日报》在上个月发表社论称“截至目前,很显然国家需要更为有效的制度
来制止学术界的腐败行为”。

  方舟子表示赞同地说道:“政府做得还不够”。

  学术界既不是唯一遭剽窃荼毒的领域,也不是唯一不愿正视它的领域。今年
1月,当被证实提交他人作品参赛后,中国最高摄影奖的获得者桑玉柱被剥夺了
所获奖章,也丢掉了在摄影家协会的职务。

  但中国摄影家协会并不承认存在剽窃行为。桑的行为仅被官方指作是与另两
位摄影家“合作完成”,因而违反竞赛规则。

  
http://www.csmonitor.com/World/Asia-Pacific/2010/0830/Attack-on-China-
whistleblower-shows-risk-of-unveiling-corruption-fraud

  Attack on China whistleblower shows risk of unveiling corruption,
fraud

  China whistleblower Fang Zhouzi was mugged after his criticism of
a Chinese hospital. 'I’ve had threatening phone calls and e-mails
before, but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I have been attacked,' he says.


  By Peter Ford, Staff writer / August 30, 2010
  Beijing

  A bungled attack on a whistleblower famous for his exposés of
fraud and pseudoscience has drawn fresh attention to the vexed issues
of academic dishonesty and popular gullibility in China.

  Fang Zhouzi, a popular science writer and blogger, was assaulted
by two men as he walked to his Beijing home Sunday evening; one
sprayed a chemical in his face, the other beat him with a hammer. He
was only slightly injured and was released from hospital later Sunday
night.

  “I’ve had threatening phone calls and e-mails before, but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I have been attacked,” Mr. Fang said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The anticorruption activist has been involved recently in a number
of high profile cases, most notably questioning a claim by a former
president of Microsoft China that he had earned his PhD from the
prestigious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Tang Jun, who had listed his degree as an achievement in a book
recounting his success in business, later acknowledged that his PhD
actually came from 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 in California. That
institution was a diploma mill that sold academic credentials and
required no classroom instruction, according to a 2004 report by the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In a number of recent blog posts, Fang also poured skepticism on
celebrity Taoist sage Li Yi, who claims extraordinary feats of prowess
and counts pop stars and business luminaries among his disciples. Mr.
Li stepped down from his public positions Saturday, in the wake of
accusations against him of rape and tax evasion.
  Who attacked Fang?

  Fang’s lawyer, Peng Jian, said he thought the attack was most
likely ordered by a private hospital in Zhengzhou, the capital of
Henan Province, which specializes in a controversial operation on the
nervous system to control urinary incontinence.

  A Chinese journalist who had written an article raising doubts
about the operation’s efficacy was assaulted last June. Fang, in a
blog posted three weeks ago, cited an article in a US magazine
criticizing the operation. A court in Zhengzhou is due later this
month to hear a malpractice suit brought by Mr. Peng against the
hospital on behalf of a group of patients claiming the operation did
them more harm than good.
  More to be done on fraud in China

  Last year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urged universities to weed out
plagiarists from their faculties. This meant reporting plagiarists,
denying them research funding, sacking them, and possibly suing them.
The measures were designed to “keep the academic field clean,” an
official said at the time.

  New scandals this year however, including plagiarism accusations
against an internationally respected political science scholar Wang
Hui and the dismissal of a top professor of energy and power studies
found guilty of over 30 cases of plagiarism, led the state-owned
“China Daily” to editorialize last month that “it is by now evident
that the nation needs better regulations to counter the practice in
academia.”

  "The government is not doing enough," agrees Fang.

  Academia is not the only field to be plagued by plagiarism, nor
the only one reluctant to face up to it. Last January, Sang Yuzhu, the
winner of China’s highest photography award, was stripped of his
medal and his post in the Chinese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when it
was shown he had submitted other photographers’ work to the
competition.

  The CPA did not acknowledge the plagiarism, however. Officially he
was accused only of “joint collaboration” with the two other
photographers, in violation of competition rules.


连线方舟子美国导师 称愿给予其任何形式的支持

法制晚报 2010年09月03日

  “打假斗士”遭袭后通邮件安慰 称愿给予其任何形式的支持 曾警告过其处
境危险--
  方舟子美国导师:“他早晚会挨打”

  8月29日晚,“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回家途中遭到两人袭击,方舟子说,一
名男子向他脸部喷气雾,令他头晕脚软,第二名袭击者还用铁锤砸到了他的腰部。
方舟子说,袭击者要置他于死地。

  而在得知方舟子遭袭一事后,其在美国的博士生导师、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
的扎卡里·伯顿(Zachary Burton)教授也在博客中发文支持方舟子。

  本报记者随后电话连线采访了伯顿教授,他表示,早就警告过方舟子的处境
很危险,并说方舟子“早晚会挨打”。

  连线导师
  曾警告方舟子处境危险“早晚会挨打”

  扎卡里·伯顿(Zachary Burton):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
物学的教授。他1975年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理学士学位,1980年从该校获
得博士学位。

  方舟子在美国获得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伯顿教授是他的导师。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您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知道方舟
子被袭击的?

  伯顿教授:我是在上周日晚上知道方舟子被袭击的,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写邮
件告诉了我这件事。

  FW:他被打后,您跟他联系过吗?您怎么看他被打这件事?

  伯顿教授:我们互相通过邮件。这件事让我非常困扰与难过。我一直以来都
知道,方舟子充当“科学警察”的行为让他处境危险,我也早就警告过他,他这
样早晚会挨打。

  FW:为什么这样说呢?您如何评价他这些年“打假”的行为?

  伯顿教授:他很勇敢,他一直几乎单枪匹马地为在中国建立健全的科学标准
而奋斗。但他的工作很困难,也有很大的风险,他的很多行为其实是应该由整个
社会的力量共同来完成的。

  当然,我对这些行为的评判不一定是完全合理的。我对中国的科学、文化和
政治没有那么详细的了解。

  FW:在美国,有像方舟子这样的民间人士吗?美国是如何监管伪科学的?

  伯顿教授:在美国,很大程度上,科学行为是自律的。同时,也有像美国国
立卫生研究院这样的机构来监管。大学也肩负着保卫科学伦理的重责。

  一般来说,科学伦理问题是通过科学团体来举报的。例如,当某个实验成果
被抄袭,科学委员会会有多种途径来调查这种行为。

  我不能说我们的这种方法就是理想的,但在美国,我们确实对科学研究的诚
实性有很高的标准。

  FW:您作为他的导师,现在有什么建议给方舟子吗?

  伯顿教授:我想他已经非常成熟了,我没有什么建议给他。但我愿意一直给
予他任何形式的支持,我也会一直担心他的安全。

  方舟子回应
  感谢导师对自己的关心

  今天上午10点,记者连线了方舟子。他表示,他和导师扎卡里·伯顿教授一
直以邮件的形式保持着联系。伯顿教授也确实因为“学术打假”事件提醒过他可
能会受到人身伤害,要注意保护自己及家人。

  此外,在得知伯顿教授力挺自己的时候,方舟子表示感谢导师的关心。他还
会去看看伯顿的博客,以了解导师最近的动态。 文/记者王璐

  母校论坛声援
  “方舟子比科学家更应受到尊重”

  本报记者登录方舟子的母校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校园论坛,发现很多网友也都
在论坛上留言支持方舟子。

  网友里奇就说道,方舟子是个英雄,也是我的偶像,我因他所做的一切而支
持他。网友艾尔波特也表示,方舟子比科学家更应受到尊重。

  网友弗莱克也表示支持方舟子,称他是真正的中国英雄,袭击者应该被惩罚。
不然的话,袭击者还会为所欲为。

  还有一些网友更是力挺方舟子,并表示希望袭击者能早日得到惩罚,网友约
翰就说,这是方舟子的悲剧,太糟了,敌人反倒胜利了。

  外媒声音

  “打假斗士”遭”真打”也有先例

  以“科学警察”著称的方舟子被袭后,国外媒体纷纷关注,发表多篇文章在
力挺方舟子的同时,表示以个人身份”打假”存在诸多风险,政府需要针对这些
欺骗行为有更多的作为。

  新加坡《联合早报》在方舟子遭袭后刊文称,过去10多年来,方舟子因揭露
学术造假和一些名人造假而被誉为“打假斗士”,但在急功近利、浮夸浮躁的社
会大环境中,方舟子等少数人偶尔的打假胜利虽然赢得舆论喝彩,却不能遏制社
会造假之风和伪科学的泛滥,即使那些被揭露的造假者也大多平安无事。

  而一直对方舟子的打假行为比较关注的美国《科学》杂志在方舟子被袭后,
也发表了题为《歹徒袭击了中国科学界的监察者》的文章,该文章随后被方舟子
在其博客中翻译转载。方舟子还在其微博上感叹:“被歹徒袭击事件让我第三次
被美国《科学》报道。”

  《科学》的报道将前不久《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遇袭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报道说,方舟子这一事件有令人不安的先例:今年6月,两名男子曾试图杀害中
国《财经》杂志的科学记者方玄昌,方玄昌和方舟子并非亲属关系,但他们是朋
友并以揭露中国科学界丑陋的阴暗面著称。

  美国《纽约客》、《科学》杂志报道方舟子遭袭事件版面

  “个人揭欺”有风险政府需要更多作为

  众多媒体广泛关注方舟子遇袭事件的同时,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美国《纽约客》杂志发表了题为《“科学警察”被袭》的文章,力挺方舟子
的“打假”行为,并呼吁袭击者应该被逮捕,”当下正是中国努力改革创新之时,
保护这种提倡世界级科学标准的人应该是一种受欢迎的行为。逮捕袭击者是一个
比较顺应潮流的开始。”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认为,方舟子被袭击说明,“个人揭欺”行为
是有风险的。报道还指出,学术界并非唯一被剽窃等行为侵蚀的“灾区”,政府
需要针对这些欺骗行为有更多的作为。

  本版文除署名外/记者王燕

(XYS20100904)


境外媒体关注方舟子街头遇袭 “打假斗士”理应赢得喝彩

2010年09月01日新华国际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31日报道】题:方舟子:造假者想置我于死地

8月29日晚,打假斗士方是民(方舟子)接受记者采访后在回家途中遭两人
袭击。他怀疑是他揭露的一名造假者要置他于死地。他在博客中写道:“这显然
是某个被我揭露过的人雇凶报复,并已在我的住所附近踩点、守候多时。”

在内地网民中以“科学警察”而著称的方舟子说,一名男子向他脸部喷射气
雾,令他头晕脚软。第二名袭击者手持铁锤要砸他的头部,没有砸中,后来击中
了他的腰部。方说,攻击者要置他于死地。

方说,他相信这次袭击与《财经》杂志记者方玄昌6月遇袭有关。这名记者
的背部和头部被两名男子用钢板击打。袭击者仍逍遥法外。

方玄昌和方舟子共同调查一名专家在郑州—家医院推广新手术—事。方舟子
说,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泌尿学教授肖传国自称其自2001年起即为纽约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其实他是2005年起任纽约大学临床副教授。方还质疑 “肖氏反射弧”
手术的成功率。方舟子代表肖传国手术的受害者把这家医院告上法庭,首次开庭
将于下月举行。

最近,方舟子质疑道教名人李一的资质及其养生学说已成为新闻。他上月指
责李伪造资质,并在29日遇袭前刚刚接受—个地方电视台关于这个问题的采访。

这位43岁的揭发者已经习惯了一切形式的威胁。他在7月2日的微博中写道,
他接到一个电话,告诉他 “后面几天小心点”,因为“有人会收拾你的”。之
后又有类似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31日文章】题:方舟子街头遇袭

过去10多年来,方舟子因揭露学术造假和一些名人造假而被誉为“打假斗
士”。近几个月来,方舟子通过互联网频繁挑战一些涉嫌造假的知名人士和机构,
其中包括“打工皇帝”之称的原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中国世代投资集团董事局
主席禹晋永,中国道教协会前副会长李一。这些名人都拿不出有力证据反驳方舟
子的指控,最后闹得灰头土脸,声名狼藉。

但在急功近利、浮夸浮躁的社会大环境中,方舟子等少数人偶尔的打假胜利
虽然赢得舆论喝彩,却不能遏制社会造假之风和伪科学的泛滥,即使那些被揭露
的造假者也大多平安无事。

方舟子前天遇袭的消息引发舆论的高度关注,一些知名网站迅速开辟专题加
以报道。

【香港《太阳报》8月31日文章】题:打假斗士遭暗算 今后谁敢说真话

内地知名打假斗士方舟子,前天在北京住所附近遭歹徒袭击。方舟子以学术
打假闻名,以敢言直率著称。

最近—段时间,内地多位名人被揭开虚伪面纱,而每件丑闻曝光的背后,都
存—个瘦弱的身影。方舟子就像那个戳穿皇帝新装谎言的孩子,有他在的地方就
有铁骨铮铮的实话,正义凛然,大快人心。然而,说真话似乎总要付出代价,如
今作为打假先锋的方舟子,付出的是血的代价。

照理说,方舟子勇于打假,孤身而战,充当了社会排雷手,做了很多原本应
该是政府部门做却没有去做、或者根本做不好的事。方舟子本应得到鼓励与推崇,
但遗憾的是,这样一名有益于社会、功在百姓的打假斗士,居然日夜生活在暴力
恐吓之中,言语恐吓更是家常便饭。(来源:参考消息)

(XYS20100904)

 
3   [USMedEdu 于 2010-09-03 12:51:05 提到] [FROM: 140.]
专访方舟子:这次被袭击带来的压力前所未有

2010-09-02中国广播网

事件进展:警方成立专案组全力破案

  记者:从事发到现在,事件有没有什么进展?

  方舟子:进展我不能说的,现在警方不让我透露任何进展.

  记者:您这两天配合公安进行了哪些调查?

  方舟子:这些我都不能说。因为说了可能会影响到破案,我只能说现在警方
对这个事件很重视,因此成立了专案组,有大批的警力在破这个案子。

  记者:关于您此前说的歹徒背后的指使方,您的律师彭剑指出,9月开庭的
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的民事诉讼案可能与此事有牵连,并且此前受到过攻击的
方玄昌也曾报道过此案,您和彭剑的判断一致吗?

  方舟子:这些都是他个人的看法,我自己心里有一些重点怀疑对象,但是不
能公开说出来,究竟具体是谁干的,我觉得还是等警方侦破了(案件)再说,我
只能把我知道的线索提供给警方,让他们破案。

  这次被袭击带来的压力前所未有

  记者:您的夫人曾经说过,方舟子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打假,在打假的过程
中您会觉得孤独吗?

  方舟子:不会感到孤独,有很多人,包括这次事件发生以后,我收到很多的
电话、短信、电子邮件,包括网友在论坛上的留言多得我都看不过来,所以我还
是能够感受到大多数的人还是支持我的打假事业的,不会感到孤独。虽然有时候
好像是我一个人,但是在我的背后有很多人在支持。

  记者:十年来和您站在一起的人是否越来越多,这些人给您带来了什么实际
的帮助?

  方舟子:对,站在一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但是同时得罪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了,这个是没办法的。有很多帮助的,包括材料还有其他各方面的支持,包括现
在案件发生以后,很多人都呼吁警方要尽快破案,这些我觉得都是很实际的对我
的帮助。

  记者:在您的打假历程中,很多人都声称要告您,最后有多少和您对簿公堂?

  方舟子:有十几起诉讼,真正开庭,后来有结果的好像只有六起。

  记者:您参与的案子中您的胜率多大?

  方舟子:如果是在外地,比如在武汉或者西安告的他们就赢,但是在北京告
的他们基本上都输。

  记者:在所有的纠纷里面,这次的事件给您的压力是不是前所未有,您的感
受是什么?

  方舟子:是前所未有的,因为第一次有这种肢体的接触,以前有一些恐吓电
话,恐吓邮件,或者跟踪上门恐吓,但是这是第一次对我动手了,所以这种压力
不能说没有,但是我觉得我不应该因此而被吓住,就不敢再说了,那样他们的目
的就达到了,所以我至少在短期内该干嘛还干嘛。

  批判性的言语只不过是直率

  记者:在打假这一块给您带来的压力您是如何排解的?因为有不少人觉得您
在微博上会使用一些批判性的语言,这是您排解压力的渠道,还是本身的性格就
是如此?

  方舟子:不是说本身的性格,我那些批判性的语言都只不过是说了事实而已,
只不过比较直率、尖锐。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既然说是要打假,就应该把事实
直接说出来,不应该用什么比较隐晦的、婉转的、委婉的方式说出来,那还叫什
么打假呢?

  坚持打假不是为了名气

  记者:走到现在,因为打假您名气变得越来越大,名气的变大给您带来了什
么改变?

  方舟子:名气大了,说出来的话更有份量了,这对打假来说还是一件很好的
事情。同样一个事件如果由别人说的话,可能未必会引起重视,但是要由我来说
出来的话,可能效果就会不一样,这不是好事吗?当然是好事了。

  记者:可否理解名人的身份是您现在继续打假的动力之一?

  方舟子:如果说有人能证明出名是我打假的动力的话,我欢迎他来用这种方
式出名,同时请他面对因出名而带来的这种极大的人身安全方面的风险。

  记者:现在“打假”对您来说是精神动力还是精神负担?

  方舟子:我无所谓动力,也无所谓负担,这个就是属于碰上的,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没有说对此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或者什么特别的动力。

(XYS20100902)

学术打假需要司法支持
  ——声援方舟子

  全国上下都在关注钱学森之问,中国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的科学人员?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少大学学术造假已蔚然成风,对学术造假的处置不力。

  昨日,我们惊讶地获悉,著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在天子脚下,皇城根前,光
天化日之下,竟然遭遇两个歹徒的不明液体与铁锤袭击。联想到2个多月前《财
经》杂志编辑方玄昌,也遭到两位歹徒的钢棍袭击,我们深为学术打假的环境的
恶化而感到忧虑和关注。我们高兴地看到此案已引起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领导的
高度重视。我们期待北京警方,下大力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将幕后指使者揪
出水面,保障学术打假正常进行,保证学术打假人员的人生安全,我们呼吁当时
恰好在场的正义之士积极提供线索,协助警方早日破案。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为。学术打假肯定会触动某
些人的利益。这些人会狗急跳墙不惜以身试法,用卑鄙的手段堵住打假者的嘴,
置对方于死地。我们声援方舟子及一切人学术打假的正义行为。同时我们呼吁科
学共同体应该为打假工作提供宽广的平台,而公安和司法机关的支持是学术打假
能顺利进行的保证。

  马建平 何祚庥 庆承瑞 王垂林

(XYS20100902)


【方舟子按:对我恨之入骨、曾经天天在网上骂我的刘华杰、田松等“反科
学文化人”在《南方周末》上自作多情以“前朋友”的身份装模作样说风凉话,
想恶心我是吧?我和他们的冲突,既是学术问题,也是人品问题。我有的是有不
同学术观点的朋友。又,我想要翻译的是《物种起源》,不是《进化论》,练的
是杨式太极拳,不是陈式。】

  “方舟子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杨猛 发自北京
  2010-09-01南方周末

  方舟子“得理不饶人”、有“真相洁癖”的性格,得罪了从专家学者、政商
精英到普通民众等众多人物。

  方舟子遇袭击前的五天,豆瓣网上出现了一个叫“群殴方舟子”的小组,内
有网文称:“如果给你们一个机会接近方舟子3米内……要揍他的来报名。工具
自备,皮带鞭子棍子甩棍都可以,以打到瘀青打到肿为目标。”方舟子遇袭次日,
该页面已被删除,一如逃无踪影的凶手。

  论战中方舟子常显露出逼人气势。刘华杰说:“你见到他本人感觉一点也不
强势,但是文章则锋芒毕露。方只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常常一个人,像匿名发帖
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哥们。”周围的人都说
方舟子有“真相的洁癖”,从不“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树敌众多。

  网上惊现“群殴方舟子”小组

  8月30日,晚8时,北京石景山的一家酒店里,饭桌上的菜凉了,彭剑还是没
等到方舟子现身。彭是方舟子的律师,此时方舟子正和警察在一起,配合新一轮
取证笔录。方的手机关掉了,家人都无法联系上他。

  彭剑一连抽了几根烟,说:“8月27日晚,和方先生吃饭时,我还提到,最
近要特别注意安全问题。想不到这么快就发生了。”

  早间,彭剑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指控袭击方舟子的最大可能“来自肖传
国”。肖为武汉协和医院医生,方舟子指责肖传国的“肖氏放射弧”为骗局。
2005年肖传国竞选院士未果,被认为与方舟子举报相关。后来肖传国起诉方舟子,
武汉胜诉,而北京败诉。

  在外人看来,彭剑把矛头直指肖传国有些鲁莽。次日网上披露,肖传国欲告
彭剑诽谤。肖传国称,方舟子遇袭一事可能是在报假案、“这是一场闹剧”。

  但是彭剑坚持自己的判断。他说,和方舟子合作打假的《财经》编辑方玄昌,
早些时候组织调查过开展“肖氏放射弧”的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6月24日晚,
方玄昌被2名不明身份者袭击,两次手法相似。

  时针指向晚上10时,方舟子没有出现。中间,方舟子打来电话说,警方还要
继续做笔录,何时结束调查尚不清楚。等待打假英雄的人们渐次散去。

  次日,彭剑给记者信箱发来一个网址,以印证自己对肖传国的怀疑。这个名
为“虹桥科教论坛”的网站据称是肖传国经常“潜水”的地方。其中一个署名
wwww的医生发于2009年12月的帖子提到,“首恶是方是民,彭剑、方玄昌”。彭
剑称,高度怀疑wwww即是肖传国。

  8月30日下午记者打通了肖传国的电话,刚表明身份,肖传国即礼貌拒绝了
采访,挂了电话。

  方舟子遇袭,媒体和网络名人一片谴责之声。徐小平称:“袭击方舟子,是
对事实和真相的攻击,是对社会良知和准则的攻击。”柴静称:“拿不出事实的
人,才需要拿出铁锤。”

  而方的“仇家”则幸灾乐祸。豆瓣网上,网友惊讶地发现,一名为“行动代
号:群殴方舟子”的小组声称,“如果给你们一个机会接近方舟子3米内,你会
选择要签名还是揍丫一顿?我选择后者。要揍他的来报名。工具自备,皮带鞭子
棍子甩棍都可以,以打到瘀青打到肿为目标。”

  吊诡的是,此小组8月24日注册,5天后即发生了袭击事件。8月29日晚间,
袭击事件发生后,一个小组成员还在此发言,“挡别人路的狗只有死路一条”。

  次日,这个页面已被删除,一如逃无踪影的凶手。署名“没事闲逛3075”的
网友留言:“方舟子挨打,迟早的事。因为他触动的不是个人,而是体制。”

  袭击事件给方家人带来很大精神压力。10年打假树敌无数,连方舟子都无法
确定,谁是潜伏在暗处的敌人。他只是强调,“100%与私人恩怨无关,肯定是
触及某利益集团后遭报复。”

  彭剑2005年开始做方舟子的律师,他说,“方舟子的社交圈子其实很窄,和
人交往主要出于公事,他几乎没有多少私交的朋友,春节,假如能收到方舟子寄
来的用女儿照片制成的贺年卡,即表明他认同你是朋友了。”显然,彭剑是为数
不多收到过贺卡的人。

  “方舟子10年打假,把该得罪的人全都得罪了。”彭剑感慨地说,“方舟子
是中国树敌最多的人。”

  “方舟子为了科学不要朋友”

  44岁的刘华杰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是国内最早接触方舟子的人之一。
1999年前后,刘华杰、江晓原等一批青年知识分子组成的学术圈子,热情地把方
舟子介绍给国内读者。但是现在,他们形同水火。

  闻听方舟子被袭,刘华杰说,“打人肯定不对,就像骂人不对一样。但是说
句俏皮话,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方舟子也应该保护。这种人太少了。”言
语间的“刻薄”显示,双方有过极深的裂痕。

  1994年,方舟子在美国创办了世界第一份中文网路文学读物《新语丝》,开
始网络写作。2000年前后,刘华杰、江晓原、刘兵、田松等京沪科学人文领域的
青年学者,注意到了活跃在海外互联网上的方舟子,“他有生物背景,文笔也不
错,批学术腐败、批伪科学,当时我们都很欣赏他,甚至可以说喜欢他。”北师
大副教授田松说。

  1999年,刘华杰在网上采访了方舟子,文章发表在科学时报。属于较早推介
方舟子的文章。

  江晓原当年为方舟子的《溃疡——直面中国的学术腐败》一书写序,将方称
为快意恩仇的“少侠”。方舟子当仁不让,“这个称呼比较对我口味”。

  田松认为,方舟子一直有过去时代特有的那种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情结,一
如《天龙八部》的慕容复,有领袖欲。

  方舟子有生物学背景,对人文和科学问题感兴趣,他们认为方加入这个圈子,
学术上能起到互补。但实际双方并没有一拍即合。

  刘华杰说,从最初惺惺相惜,到后期分道扬镳是多种因素促成的。“过去的
很多事说不清楚,有很些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国内资深的科普作者陶世龙回忆,方舟子和刘华杰等人的分歧,根本原因是
学术的争议。

  导火索之一,2001年一次“科普图书奖”评比中,清华大学教授刘兵推荐了
一本《美梦还是噩梦》,方舟子给每个评委写信,说明这本书的作者并非权威,
而是一本站在反科学兼伪科学立场攻击遗传工程的著作。此事引发了方舟子和刘
兵及其学生的论战,后期刘华杰、田松等人也加入到对方舟子的口诛笔伐。方舟
子称对方为“反科学文化人”,指责刘华杰搞匿名攻击,“由反伪科学走向反科
学”。而刘华杰等人称方舟子用科学的帽子打压人。一场混战之后,双方就此别
过。

  刘华杰称,“现在朋友之间看法不一样的多的是!但是为什么我们之间没有
翻脸,为什么大家都跟他翻脸了?作为一家之言完全可以讲,但如果方舟子以科
学的名义,认为只有他的东西是对的,好像真理在握,那就不行了。”

  方舟子否认自己是一个科学主义者,强调:“在中国现在最缺的是科学,而
不是科学太多了。我们在需要用到科学的地方,就要讲科学。现在中国的问题是,
在必须讲科学的地方,他不讲科学,你跟他讲科学,讲道理,他就指责你是科学
主义。”

  刘华杰说:“开始我和方舟子一样,对伪科学恨之入骨,也是批斗打,很多
人找我算账。现在回头看,这么解决不是办法。这个社会是不健康,不然为什么
骗子都打着科学的旗号?邪教、迷信,都贴科学这个词。而方舟子,必须捍卫科
学这个词。”“有没有科学依据”,成为方舟子日后打假的一个支点,也成为他
为人诟病“一棍子打死”的罪证。

  这场争论仅限于文人式的笔伐。刘华杰等人和方舟子从没有发生面对面的争
吵,“大家见面还不会吵。方舟子结婚的时候我也去了”。

  论战中方舟子显露出的逼人气势让刘华杰记忆深刻,“你见到他本人感觉一
点也不强势,但是文章则锋芒毕露。为了真理完全不顾朋友。我说他不了解社会,
一直生活在网络上。因为虚拟世界不需要朋友。方不在现实中生活,常常一个人,
像匿名发帖一样,觉得有没有朋友无所谓,方舟子应该是网络的牺牲品!比如咱
们是朋友,不能因为科学问题不要朋友了。但是方舟子能够为了科学不要朋友。


  而柴静则认为,“方先生行文说话的风格有争议,但作为一个记者,我认同
他‘对真相要有洁癖’的说法,真相不能附加任何前提,不能强制要求真相长着
一张慈眉善目的脸,那样的结果很可能是普遍虚伪的产生。”

  “方舟子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方舟子的优点就是他的缺点,如果都去掉就
没他的特点了。”陶世龙说。

  由学术分歧到个人恩怨,方舟子没能归属于任何一个小圈子。他像无法找到
大部队的堂吉诃德,孤身挑战一个又一个风车。方多次表示,自己不适合按部就
班的生活。网络写作、打假、自由支配时间的这种工作方式最适合自己。

  得罪众人的打假

  方舟子自己最难忘的一次打假,是2001年上半年揭露核酸营养品骗局的案例。
这是他扬名立万的处子秀。

  他曾说:“当时刚刚开始打击学术腐败,涉及的案例还不多;这个案例牵涉
到了众多生物化学界的人士,一个学过生物化学的人都知道是骗局的东西,竟然
有那么多中国的生物化学家在为之捧场、狡辩,令我这个学生物化学出身的人感
到震惊。”这个案例涉及了广大消费者的利益,也引起了南方周末等媒体的监督
报道,各媒体的报道持续了近半年时间,后来连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都出来发
了通知,影响比较大。方舟子回忆:“美国《科学》杂志因为这个事件专文报道
了我在网上打击学术造假的事迹。很少有中国人有过这种殊荣。”

  新语丝几乎称得上中国最大的学术打假举报平台。一位匿名人士称,“为什
么大家都去新语丝举报,因为我们国家正常举报没有用。比如举报领导学术腐败,
基本是白费。所以人们匿名到方舟子那里举报,这样是最痛快的途径。换句话说,
是体制问题造就了方舟子,出现这样的人,是因为整个社会纠错机制出了问题。”

  方舟子至少成功开辟了两条打假路径。一是科研机构的学术腐败。这是方舟
子的长项,他熟知科研规则,从基因皇后,到论文造假,几乎弹无虚发。而另一
条战线则集中揭露伪科学、中医、风水,方舟子遭遇了来自民间的强大阻力。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研究员宋正海,曾经写过《令人深思的“蒋
春暄现象”》,推介航天工业总公司二院的蒋春暄高级工程师,称其数论成果堪
比诺贝尔奖。方舟子公开批评蒋春暄没有发表权威论文,没有得到学界认可,不
符科学规则,至多归为“民间科学家”之列。宋正海指责方舟子滥用了科学概念,
动不动就把民间研究、中医斥为伪科学。对中国的自主创新科研打击很大,他说,
“其目的是消灭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气象科学院研究员任振球认为地震可以临报,方舟子斥为伪科学。双方
多次公开辩论。任振球对方舟子耿耿于怀,“我怎么评价方舟子?他是汉奸,最
大的汉奸。他拿西方人的钱来反对中国的自主创新。”

  2005年之后,关于“伪科学”的争论越演越烈。2006年底,宋正海等人联名
给中央写信,要求从科普法中剔除“伪科学”,并和方舟子多次在公开场合辩论。

  记者参与过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在2007年初主办的一场电视辩论,方舟
子参加了第一场辩论。双方几乎发生了肢体冲突,现场充满火药味。反方的一位
老先生气得浑身发抖,中途退场。剧组甚至请来了医疗救护队以防不测。

  宋正海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对方舟子不满甚至憎恨?因为很多人一辈子的
研究成果,被方舟子用‘伪科学’一棍子就给打死了。”

  宋正海等人一度怀疑方舟子受到了来自美国敌对势力的资助,曾经去查,但
是也没查出什么。

  当时方舟子从美国回到国内结婚成家。最早主要靠写专栏和出书挣钱。2004
年,方舟子开始在《北京科技报》开设“方舟子快评”,这个栏目后来还获得过
北京市新闻奖优秀专栏奖,是当时方舟子在国内较早的科普专栏。但是他犀利的
文风和不留情面的批评,也引起一些人的反感甚至不满。甚至有订户打电话到北
京科技报社,抗议每周一篇的方舟子专栏,称如果不撤掉方舟子反中医反伪科学
的言论,就拒绝继续订报。

  这个阶段的方舟子毁誉参半。一方面针对打着高科技旗号的商业欺诈屡有斩
获,另一方面,因传统之名的风水、中医爱好者又对方舟子颇有怨言,展开集体
围攻。另一名老科普作家郭正谊还记得,实际上,当时方舟子已经面临人身攻击
的威胁。“方舟子当时在新华书店发布新书,头天夜里,就有4个人摸到方舟子
家门闹去了。”

  关于伪科学的争论,陶世龙说,中医、风水,在中国民间有着强大的土壤。
“(方)有些事不太策略,打击面大一些。有些事情不能急,要一步步来。中医
的问题,100年来都没解决,现在一下子也不能解决。要留给时间去解决。方舟
子花了很大力量批评中医,后来才渐渐少一些。我看他最近对中医的看法就好多
了。其实你抓唐骏、李一,这些社会效果更好。但是你不能这么要求方舟子。他
自己接触到看到什么就搞什么。如果都讲究策略就不叫方舟子了。”

  那个说真话的孩子

  “他就是一个喜欢说真话的人。”陶世龙说。也有人认为方舟子是一个在沉
默的大多数里,像安徒生童话中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

  北师大副教授田松学物理出身,在报社做过记者,“我接触过有权威的科学
家剽窃、伪造数据、压制学生和同行的案例太多了,但是国内媒体对此完全失语。
在2000年前后,方舟子利用新语丝,对中国的基本学术道德提出批评,把这些事
捅出来,在当时起到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是,田松认为:“自从2005年以后,
随着国内互联网的发展,个人博客的兴起,方舟子已经不是不可替代的了。并且,
由于方舟子的打假存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双重问题。他的打假对于制度建设没有帮
助,打假与打人、公仇与私愤,在新语丝分不清;甚至对某些人无中生有。所以
现在,方舟子的存在对于中国学术界来说,不仅毫无益处,而且有害。”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在越来越多的打假中,方舟子官司缠身。彭剑称,
最多的时候“同时有几个案子开庭”。后来新语丝专门成立了一个基金。彭剑称,
这笔钱主要用于支付因为打假败诉引发的赔偿。袭击事发后,律师正在考虑为方
舟子出行配备保安,但方舟子并没有过多担心,“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突如其来的袭击事件,多少改变了方舟子天马行空的生活,按计划,8月31
日晚上,方舟子要到中关村出席一个IT界的活动并发表关于互联网的演说。到了
下午,他临时决定取消:“这个时候去显然不太合适。”

  为了打假,遭遇肉体袭击,还失去了自由活动的乐趣,尽管有心理准备,但
是方舟子或许没想到会付出如是代价。

  刘华杰说,其实方舟子凭自己的才能,可以生活得很好,至少可以在高校或
者研究机构谋个职位,但是方选择了打假。他认为方舟子过得并不如意,连说,
“可惜了。”刘说:“写稿能挣几个稿费?科普书在中国也不会是畅销书。中国
传统社会是根本不讲科学的。所以你可以感觉到方舟子宣传科学,不是社会真正
欢迎的东西。”

  方舟子的生活很简单。开的是普通的丰田车,住的是二居室,物质上没什么
很高的追求。他以前最希望拥有的奢侈品都是一些篇幅巨大或非常昂贵的书籍,
包括《不列颠百科全书》、《牛津英语大词典》、《明实录》和二十四史,曾经
在图书馆看到一直想有一套,但买不起也摆不下。

  方舟子的作息习惯是下午睡觉,晚上工作。和“消灭中国传统文化”的指责
相反,方舟子对传统的陈氏太极拳很有研究,几乎每天习练,身手还算敏捷,所
以在此次袭击时得以侥幸脱身。

  方舟子多次表示,自己其实不愿意打假,最大的愿望,是重新翻译一遍《进
化论》。他说:“说实话,我有时候感到沮丧,因为在学术领域的打假,即使证
据确凿,一旦涉及到体制内的打假,很多都不了了之。”而新语丝被屏蔽,只能
通过镜像阅读,也被看作不被体制支持的例证。

  但是已然欲罢不能。从最早打学术腐败,后期方舟子的打假范围扩大至公众
人物,如唐骏、李一。方舟子开了微博,和新语丝并肩作战,刀锋过处如切瓜剁
菜。几乎每一次打假都给方舟子带来新的声望,但是危险也在悄然扩大和逼近。
好心人也在提醒方,“战线拉得太长了”,但是方舟子的微博上的留言将他的个
性展露无遗:没有兴趣听取关于为人处世的任何忠告。

  有评论说,“方舟子所处的险地,也是说真话者的险地。我们的社会,左耳
听着‘民无信不立’,右耳响着‘得饶人处且饶人’。”

  当记者问:你觉得打假究竟能给你带来什么?他回答:给我带来了无数的敌
人。沉吟片刻,又说,也给我带来了无数的朋友。

  方舟子夫人在微博上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
魔的那一天”。有网友说,这个理想很远,目前我们只能祝福方舟子面对谎言和
谎言派来的杀手,下一次跑得更快。

(XYS20100902)
 
4   [USMedEdu 于 2010-09-03 12:30:25 提到] [FROM: 140.]
【按:本来要为《中国青年报》的专栏写一篇关于小龙虾恐慌的文章,突然觉
得这个时候写这种文章有些无聊。想起两年多以前写的一篇旧文,略作修改。】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方舟子·

德国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一书的结束语写下了一句著名的格言,
后来被用做他的墓志铭:“有两种东西,我们越是时常反复地思索,就越是在心
中灌注了永远新鲜和不断增长的赞叹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法
则。”

但是个人的思索能力是极其有限的,即使是智者圣人也不例外。在康德的时
代,这样的探求往往会产生更大的困惑,最终会被归结到一种神秘的超自然力量,
试图用它来一劳永逸地结束思索。牛顿因为无法解决星体运行的第一推动力问题,
在那里给上帝留了个位置,而康德虽然不让上帝去推动星体的运行,却又认为
道德法则的存在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把上帝做为至善的化身。

这些论证当然已经过时。现代科学正在揭示大自然的奥秘,在那里并无上帝
的位置。科学固然还不能回答许多问题,而限于人类的认识能力,也不可能回答
所有的问题,但是科学毕竟是人类所能掌握的最可靠的探索方法,如果科学回答
不了的,没有理由相信通过其他途径能得到可靠的答案。把未知、无解的事物交
给神仙、上帝,不过是偷懒的做法。而道义就昭示在血写的历史之中,它是无数
仁人志士长期奋斗的结晶,是人类生存、幸福与进步的需要,无需上帝的假设。
如果真的有万能至善的上帝,人间就不该有那么多的邪恶。也正因为有那么多邪
恶的存在,道义才显得如此宝贵。

在星空之下,人体是渺小的,但科学让我们能够触及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在
历史之中,人生是短暂的,但道义可以让我们的精神融入历史的进程而获得永生。
只要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渺小、短暂的一生便不会迷失,不会虚度。道义
是天际的星光,科学是指路的灯火。道义让我们有理想,有激情;科学让我们有
理性,重实证。爱因斯坦的名言——“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脚的,没有科学的宗
教是盲目的”曾经引起了无数没有读过这句名言的上下文的人的误解,以为爱因
斯坦在支持传统的宗教,而其实爱因斯坦在这里所说的“宗教”,不是一般人所
说的宗教,而是一种追求真理的激情和信念。我们不妨把这句名言修改成:没有
道义的科学是跛脚的,没有科学的道义是盲目的。如果既无科学也无道义,则是
行尸走肉。

正是出于这样的信念,从中学时代起,我就同时保留着对科学和文史的浓厚
兴趣,这从当时沿用至今的这个笔名就可以看出来。两船相并古称“方舟”,
“方舟子”就是脚踏两只船的人。“方舟并骛,俯仰极乐”(班固《西都赋》),
我的梦想,便是同时乘坐科学与人文之舟,品味从古今中外的智者与仁者那里得
来的极乐。当我还在从事科学研究的时候,业余的兴趣在于文史,写作也以文史
方面为主。而在我离开科学研究之后,写作的内容反而逐渐改为以科学方面的为
主了。近十年来我因为揭露学术腐败而浪得虚名,以致有不少人误以为我除了写
写打假文章,就干不了或不该干别的事情。其实所谓打假不过是属于路见不平的
冲动,并非我真正的兴趣所在。而这种不平,正在于在我看来违背了科学与道义。
在必要的时候,我愿意捍卫我的信念,即使必须为此付出血的代价;但是在平常
的日子里,我更乐于传递我的信念,希望能够更为深入、持久地传播科学与道义。

没有人能够充当科学与道义的化身,但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科学与道义的
捍卫者和传播者,只要你愿意,有能力和勇气。

我亲爱的读者,在黑暗的日子里,让我们仰望道义的星光,点起科学的灯火,
携手同行,矢志不移。

2010.8.30

(《中国青年报》2010.9.1)


活着

  作者:方舟子妻

  今天是阿民被袭击的第四天。四天来,我震惊过,欣慰过,悲哀过,狂怒过,
现在我感到彻骨的荒凉,无边无际的虚无。

  也许我不该这么说,因为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支持方舟子,声援方舟子。当
我把他遭遇袭击的微博上传后,看到如潮的转发和动情的留言以及亲友的短信,
我感觉很温暖,为方舟子不孤而欣慰,高兴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想到这,
我的眼睛潮湿了。这就是正义的力量,这就是能让我们的孩子们活得更好的力量。

  看,我很容易满足,只要你们大家支持他。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无数次混乱
的笔战,无数个重复了又重复的采访。方舟子所图者何?还心存疑虑的人们,我
来告诉你,他只是为了这个失序的社会更健康,为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国家更美好。
这话听起来多么普通啊,每天你能在报纸上见到一万遍。可是这对我是多么沉重
啊,这个呆子,他每天的心思都在这里,他每天都实实在在这么做啊,只要给他
三顿饭吃——不,两顿半,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凝聚全部智慧和才华写出了那些
文章——给他一顿觉睡,他就能一直这么运转下去。活着而能倾全力做并做好自
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这何尝不是一种令我羡慕的人生?

  事发后我曾对媒体朋友说,方舟子这次是受了轻伤,还是受了重伤,甚至被
打死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袭击背后所暴露出来的极度社会腐烂。仿佛是对此话
的应证,在应该集中精力讨论中国社会病在何处而使方舟子这样的“英雄人物”
应运而生的时候,竟然有人说他炒作,说他苦肉计,说他报假案,甚至,当第一
轮报道过去后,有些媒体为了“有料”,开始把这些网络上边边角角的说法搜罗
出来,刊登,放大。本来清晰的事实开始混乱,罗生门重重复重重,再继续娱乐
化下去,方舟子就白遭此劫了。

  起初,因为这样的声音在网络上微乎其微,我以为谣言止于智者,大家都不
会把它当回事。我很早就看到了所谓“炒作大师”张一一的那篇“质疑方舟子炒
作新书的文章”,搜出来的,当时我嗤之以鼻,世上竟有这么下作的人物,我一
点都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造出这样荒唐的完全没有根据的谣言,显得他有思想
吗?谁会信他理他?后来我明白了,这才真叫炒作,而且他成功了,有记者就真
把这些话写到报道里去了,有电视台还真就把这当种说法播出去了。为了多得到
一种声音,连屡被证明说话不靠谱毫无信誉的人的“说法”,都能拿来就用吗?
记者要对真相有洁癖,这不是平衡报道,这是传播谣言和垃圾,我不得不说,这
些媒体太弱智,没脑子并且自甘下贱。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也要被人冠以和方
舟子一样的“说话刻薄,心胸狭窄”的标签了。

  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真的无可救药了吗?那些怀疑他炒作的人,在我看来是
多么的可笑。那些怀疑他动机的“质疑”,在我看来是多么的荒诞。朋友对我说,
要看主流。可是现在,主流不主,谣言却像模像样地在滚雪球。我体味着鲁迅所
说的“艰于呼吸视听”的悲凉。为什么我感觉无处可逃?媒体蜂拥而至,凝重的
探索渐渐被兴奋的爆料取代,方舟子被袭击成了娱乐消费对象。

  出事第一天,我的小宝宝哭着要去找爸爸,她柔软的小身体在我怀里愤怒地
拧着,意志坚决,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她也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爸爸。
第二天,她一整天没有吃饭,闷闷不乐……孩子,你感觉到了世界的不合理不公
平吗?几天后,我的情绪变得和她一模一样。

  这次我没有失去我的阿民,但我失去了快乐的力量,失去了支持他的目标。
在我第一次公开站出来为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说话的欲望。他一直在和谣
言、虚假和误解战斗,在他因为说真话而遭到取命的报复时,谣言、虚假和误解
仍然围绕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方舟子只能继续战斗。也许某一天他搭上了
性命,搭上了全家,但是无边的黑暗,他能击退几分?是的,我看到的,只有无
边无际的虚无。

  当一颗心不再相信另一颗心,你如何让他握紧你的手,让你的图腾烙在他的
手上?

(XYS20100901)

◇◇新语丝(www.xys.org)(xys4.dxiong.com)(www.xinyusi.info)(xys2.dropin.org)◇◇


 方舟子遇袭:正义接受挑衅

  作者:方玄昌

  8月29日17时41分,我接到方舟子电话:他在家门口附近遇到袭击,受轻伤;
没有遭到太重的打击,则是因为他反应敏捷,跑得快。

  消息令我震惊,甚至难以置信:他遇袭于17时左右,光天化日,且事发位置
不属于偏僻之所;此时距离我本人6月24日晚上受到袭击仅两个多月,新闻界依
然在高度关注我的案情进展之时——两个多月中,媒体已经广为报道,我所受袭
击很可能是因我与方舟子共同揭露学术腐败、学术骗局等事件而遭到报复。

  在这样的背景下袭击方舟子,论其性质,可以借用方舟子和我共同的一位朋
友的话:选择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间、采用这样的手段作案,这是邪恶对正义、
黑势力对社会公道的一种公然挑衅!

  两个月前,我遇袭受伤后,曾经有外媒据此问我:是不是中国的新闻从业环
境在恶化?我对此断然否决:恰恰相反,中国新闻从业环境更可能是在变好——
之所以有记者因为揭露性报道遭至报复与恐吓,或许正是今天媒体人揭露性报道
数量剧增的一个结果;今天方玄昌遭到报复,会在短时间内让全国乃至于全世界
知道,也正是媒体从业环境进步的一个结果。

  ——我本人因揭露性报道而遭到报复已经不是第一次,5年前某地方公安局
因我一起揭露性报道而对我“立案侦查”,就没有广为新闻圈所知,这也说明那
时的新闻透明性弱于现在。

  但现在,方舟子遇袭,却反映出了另一个问题。

  方舟子毫无疑问早已是一个名人;诚然,名人遇袭也并不罕见,但在另一桩
与受害人可能相关联的案件尚在侦破阶段、并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采用一种原
始的袭击手段对付一个名人,恐怕这还是第一次——与二三十年前甚至是仅仅十
年前相比,今天的城市监视系统、公安的侦破手段何止多出了数倍。

  两个月前我遇袭时,搏斗过程中两个歹徒完全不把围观的数十人、数十辆车
放在眼里,他们无视普通民众的存在;而现在,两个歹徒在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
堂而皇之地攻击一个有着广泛社会影响的人物,则完全是无视政府相关职能部门
的存在,无视社会公道的存在,甚至是无视整个国家机器的存在。

  是谁赋予了黑势力如此胆量?社会公器的震慑力何在?

  两个月前,我很不愿意地陈述过这样一个事实:假如我遇袭的案子最终破不
了,那么此事对于中国整个做调查、揭露性报道的记者群体来说将成为一种威胁:
黑恶势力从此将会更加地肆无忌惮,而我们的记者在报道时却或许会多出那么一
重顾忌。为此,我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将此案公之于新闻圈。

  而现在,更加恶劣的方舟子遇袭案发生了。可以相信,公安部门会倾尽全力
去追查这两个案子。但毕竟,对任何一个案子,谁也不能保证它必然会破。

  我个人对于此案两种结果的预后判断是:假如案子能破,此案将被看成是中
国学术界一个标志性事件;而假如此案最终石沉大海,对于那些了解此案、关心
此案的公众来说,则将是对存于他们内心深处的、守护正义的勇气的一次惨绝的
摧残。

(XYS20100901)

◇◇新语丝(www.xys.org)(xys4.dxiong.com)(www.xinyusi.info)(xys2.dropin.org)◇◇


书生的勇气

  作者:自闲

  世上本没神仙,也没神医,更不会有神迹。社会疯了,“神仙”就出现了。
在“神仙”的推动下,疯的人更加疯狂。象传染病一样,疯狂的雪球滚起来。可
见这些“神仙”简直是魔鬼。

  偶尔会有智者出来,呐喊呼号,企图用科学觉醒迷惑的人。但结果多是徒劳。
其中有的人,坚持不懈,以个人的力量,知识和勇气尽力抗争。英雄的出现是对
疯狂社会的反抗。智慧型的英雄也只会出现在这样的非理性社会。

  传说的和历史的英雄在选择他们的目标时就知道要付出代价。从这点看,他
们是计算过的。但他们平衡的砝码是对真理的执著,对社会的爱护,对科学原则
的推崇。因此,他们的勇气和行为不可思议。可以说,在疯狂的社会,他们保留
了道德的标准。

  方舟子昨天在住所附近遭遇伏击,这就是他10年打假的代价。10年来,方舟
子批邪教,揭造假,以个人的力量承受国家政权应该承当的责任。国家,社会公
众从舟子的揭露得益。不幸的是代价只能一个人,一家人承担。

  伏击方舟子,其动机不只是要从舆论上消灭批评者。凶手要“报仇”,要偷
袭,谋杀,制造恐惧,控制社会。这与普通犯罪有根本的区别:凶手的目标不是
一个人。不管用的是铁棍,铁锤,伪数据,假药,“仙丹”,手术刀,他们挑战
的是理性社会,要推翻科学原则,要摧毁诚信。凶手把目标集中在方舟子身上,
原因很显然:他们没有别的对手,国家没有制约他们的机制。甚至,他们制导国
家机构。这些犯罪集团要维护的是他们的利益、财富和权力。而保护这些人的又
是手里掌握公共资源的一群人。

  那么,国家承担什么责任?

  三十年的社会变革,地方政权多认同地方利益,利益团体不但没有相互制衡,
而是制度化。中央政权除了军事、外交政策和救灾工作外已经难以制衡地方利益。
甚至在司法这样最容易统一的重要部门也是这样,地方因素严重影响司法公正
(参看武汉地方法院对肖传国告方舟子审理结果,和武汉法院不远千里为肖“执
法”)。他们需要的只是他们短暂的地方利益,他们“和谐”的是他们自己利益
团体的关系。

  保护居民人身安全,不管在国内,国外,都是国家主权的基本责任。这方面,
国家的警察力量既强大又薄弱,就看如何使用。

  对于这一企图谋杀案件的调查,除非是北京警方跨省市,对几个重大嫌疑者
进行长期监控,不然这个案件不会有结果。有关当局是否动用强大的技术和资源,
这点我们等调查结果就可知道。国家有保护公民的责任,一日疑凶逍遥在外,方
舟子等就没有和谐的日子。

  中国这么大,难道容不下方舟子?

  最后,引用马丁.尼穆勒牧师的话:

  “开始,他们抓共产党人,
  我不吭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跟着,他们抓工运分子,
  我不吭声,因为我不是工运分子。
  接着,他们抓犹太人,
  我不吭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轮到我,
  但已剩无人可以抗声。”

(XYS20100901)

◇◇新语丝(www.xys.org)(xys4.dxiong.com)(www.xinyusi.info)(xys2.dropin.org)◇◇
 
5   [nile 于 2010-09-03 12:22:18 提到] [FROM: 65.]
Burton教授不知道他的弟子为什么拼凑电泳结果而且不显示分子量标志。当然他也不知道中国很多人质疑他的弟子又一次造假,假报被袭以博取公众。

科学杂志应该多关心论文的图表数据是真是假。少管这种真假不明的烂事。
 
6   [USMedEdu 于 2010-09-02 16:57:16 提到] [FROM: 140.]
方舟子遇袭

  作者:柴静

  一

  刚回到家,听到方舟子遇袭。

  给他夫人打过电话,说他现在人在警察局,稍后去医院检查。

  他眼睛里被喷了某种刺激性物质,腰部被锤击。受了轻伤。

  暴力想让人恐惧,但暴力的实质才是恐惧。

  它没有说理的能力,只能恫吓,这是何等虚弱的内心。

  二

  我和方舟子曾经因为干细胞研究一事,有过争论。之前我们有过多次节目的
合作,不影响他很激烈地批评我。

  之后我做浙大论文造假调查,采访他,谈到被举报人认为举报者的动机卑鄙,
他说过一句话“科学问题,应该不问动机,不问态度,只问事实”

  采访完送他出门,外面大雪,他打上车,回身招手柔和微笑,让我回去。

  第二天有批评我节目的文稿,他一样放在网站最显要的位置。

  这次他约我写新书的推荐,信中除了此事,就是对我刚播出的节目中一个细
节不留情面的批评。

  在科学问题上,不问动机,不问态度,只问事实,他践行这句话。

  拿不出事实的人,才需要拿出铁锤。

  三

  前一篇博客里我贴过对他新书的推荐,在这里再次贴出“方先生的行文说话
的风格有争议,但作为一个记者,我认同他‘对真相要有洁癖’的说法,真相不
能附加任何前提,不能强制要求真相长着一张慈眉善目的脸,那样的结果很可能
是普遍虚伪的产生。方舟子的观点并不代表正确,但唯有更精确的事实才能辩驳
他,唯有这样方式的辩驳,才能保证科学本身‘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自由。”
 
7   [USMedEdu 于 2010-09-02 16:56:10 提到] [FROM: 140.]
记念方舟子君被暗算

  作者:老赛仿鲁迅

  一

  公元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就是我在新语丝看到方舟子君头一天被暗算的
消息的那一天,我独在麻省大道上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
方舟子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
先生在新语丝的论坛发过了很多帖子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发出的帖子,都是风花雪月,还常常流于YT,但在俗
人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好在俗人一般都相信天道良心,方先生受到暗算的
时候,天道良心肯定是不存在的,事件发生以后兴高采烈的小丑更加是明证。我
应该是可以呐喊的,呼唤的,本来还可以上街走一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
此发贴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方舟子受伤流出的血,洋
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
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小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
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
意于我的苦痛,一大群人相同的苦痛的震慑,必定是它们快意后的颤抖。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
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腌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
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
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竟然还在这样的世上和谐地活着;在锤头和麻醉药到来以前,我觉得有
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方舟子君是当今世界上我最敬佩的人。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
有些踌躇了,其实是觉得羞愧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一点干货,一点实在的东
西,而不是几片帖子,几段文字。狗日的锤头,来砸老子吧。

  方舟子君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1999年收到反邪教的集体签名的邮件,
我很快就注册我的ID,后来就读着方舟子君的文章,看着皇后皇帝,核酸反射。
我为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有这样一个才华勇气齐备的英雄略感振奋,但是我知道
活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社会,这样的英雄却时刻要准备接受它们的流言蜚语和生命
的攻击。


  四

  早先就有过一些威胁,前不久还对方先生的同道朋友下过毒手。我向来是不
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它们竟会下劣凶残到
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方先生,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被暗算袭击呢?
但立刻接着就有流言,说这是自导的假案。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在民众的愤怒的声音里,这些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显然它们和当局的利
益在和谐的高度,有某种一致性。不公正地判决和执行方先生在武汉的案子,全
面封锁方先生自己办的网站,和它们使用的麻醉药和铁锤,有本质的不同么?有
么?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科学和理性,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
不过是到时候再吼一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供联军以饭后的谈资,或
者给CNN向世界直播一场闭幕式。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
这实在不过是进化的历程,尼安德特人不也曾经是人么。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这回也都在意料
之中。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
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方舟子君被暗算!

  原作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语丝》周刊第七十四期
  改写发表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新语丝》论坛
 
8   [USMedEdu 于 2010-09-02 16:55:00 提到] [FROM: 140.]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专家分析方舟子遇袭一事

2010年08月30日法制晚报

  今天上午,针对方舟子遇袭一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专家梅建明教授
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案情:有预谋的故意伤害案件

  从方舟子对自己受袭过程的描述来看,他并没有携带贵重物品和大量现金,
受袭地段也并非偏僻之地,歹徒没有明显的侵财目的,不属于抢劫或抢夺犯罪。

  从歹徒的作案手法看,向方舟子喷射麻醉剂的目的应该是让方舟子暂时失去
抵抗能力,继而用铁锤行凶,很明显是一起有预谋性、报复性的故意伤害案件。

  另外,歹徒在袭击前与方舟子没有任何纠纷和争执,在没有与方舟子进行语
言交流、确认身份的情况下,直接实施袭击,显然歹徒事先经过了多次蹲守。

  后果:幕后主使要负刑事责任

  既然有人敢公开造假,就有人敢雇人行凶。方舟子长期坚持学术打假,可能
会得罪不少人。不排除被他揭露过的人或者单位中,有人想对方舟子实施报复。

  这些人出于名望、精力和能力等方面的考虑,可能会花钱雇人行凶。

  如果最终幕后主使被查出,虽然他没有直接实施故意伤害行为,但同样要承
担刑事责任。

  通过此案,梅教授想提醒一下,政府执法人员和业内竞争激烈的企业负责人、
技术人员,往往会成为被侵害的目标。

  由于这种犯罪的发生非常突然,所以这些人应该平时增强自我防范意识,必
要时可聘请私人保镖。文/记者 李奎

 
9   [USMedEdu 于 2010-09-02 16:54:20 提到] [FROM: 140.]
我遭遇两名歹徒袭击的详细经过

  ·方舟子·

  我妻子在我的微博上发了我遭到歹徒袭击的消息后,收到了许多电话、短信,
或表示慰问或要求采访,感谢各位的关心,但因为一直在配合警方做调查,没法
一一答复,现在抽空介绍一下经过,媒体朋友要报道,直接引用即可。

  今天(8月29日)下午3点我约好辽宁卫视“王刚讲故事”的两名记者在北京
住所所在小区的门口见面,然后一起走到附近一家茶馆(就是《中国企业家》详
细描述过其位置的那家)接受关于李一事件的采访。5点左右,采访结束,我把
两位记者送上出租车,转身才走两、三步路,只见一名男子突然窜到我面前,朝
我的脸喷射气雾,我闻到一股刺激性味道,头晕脚软,几乎要倒下,我立即屏住
呼吸,向路的对过跑去,后面另一个人追着我,手持铁锤要砸我头部,我拼命往
前跑,此人在后面追,没能追上,就把铁锤向我扔出,连扔两次,第一次朝我的
头部扔,没有砸中,我听到铁锤落地的声音,边跑边回头看了一下,此人又捡起
铁锤扔过来,这次击中了我的腰部,流了一些血。我跑了有一两百米,歹徒未再
追赶。我跑进小区后,报了警,警察很快来了。当时路边有一些人,警察立即去
现场寻找目击者。做完笔录后,到附近医院验伤,除了腰部有两处破皮出血外,
目前身体还未发现其他异样。

  歹徒所用的喷雾,我一开始以为是辣椒水,后来与法医探讨,觉得应该是含
乙醚成分的麻醉剂,我以前做动物解剖实验用过乙醚,现在想起来就是那种味道。
歹徒的计划,是一人先用麻醉剂把我麻倒,另一人再用铁锤置我死地,大概吸取
了上次让方玄昌逃脱的教训。幸好我反应敏捷,跑得快,躲过一劫。

  我本人没有私敌,这显然是某个被我揭露过的人雇凶报复,并已在我的住所
附近踩点、守候多时,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至于是谁干的,我不好妄测,我知
道的线索都已告诉警方。该案现在由石景山分局刑侦大队队长侦办,分局局长几
次打电话过问,看来警方比较重视。希望能够尽早破案,并同时也侦破方玄昌遇
袭案件。

(XYS20100829)

科普作家方舟子街头遇袭受伤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记者周宁 卢国强)科普作家方舟子29日傍晚遭遇不明
身份的歹徒袭击,腰部受伤,目前情况稳定。

  29日晚,记者在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鲁谷派出所见到方舟子时,他正在
接受警方询问。方舟子对记者回忆说,29日下午他在住所附近接受某电视台采访,
17时采访结束,他将两位记者送上出租车后,一名男子迎面跑来,朝他脸上喷了
不明液体。方舟子称,对方使用的液体有刺激性气味,被喷到后“感觉被麻醉”。

  方舟子称,随后又有一名陌生男子向自己抡起铁锤。“我闪开后向家的方向
跑去,对方将铁锤扔了过来,第一次没砸到,他捡起后再次向我扔来,击中了我
的腰部。”记者看到,方舟子腰部有一处明显的淤痕。

  记者从鲁谷派出所了解到,17时18分许,警方接到方舟子的报警后,迅速派
出巡逻车组赶赴现场进行处置。目前,石景山公安分局刑侦、派出所等部门正在
对此事展开调查。

  事发后,方舟子的爱人代他发表微博称,方舟子在北京住所附近遭到两个埋
伏歹徒袭击,受轻伤,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


方玄昌称方舟子被袭与自己被袭事件或有关联

来源:中国广播网 2010年08月29日

  中广网北京8月29日消息 (记者白宇)29日晚,“打假斗士”方舟子微博爆
出被打事件。中国之声记者采访了与方舟子交往颇多的《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

  方玄昌说:我把他当老师,实际上我们是在工作上合作的比较多。

  方玄昌说:上一次我遭到袭击的时候,可能有些人还在怀疑是误伤或是其他
的原因,今天方舟子被袭击事件发生之后,这样的怀疑可以打消了。

  方玄昌说:其次,这个事出乎我个人的意料之外,我觉得在我的事情发生之
后,警方已经在关注的时候,这么短的时间,他还是遭到袭击,我只能说这些黑
势力也太猖獗了,很难想象他们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方玄昌说:第三,方舟子事件和我上一次的事件可以连在一起看待,因为都
是类似的一些群体做的事。是不是同一个在幕后指示我们目前还没法下结论,但
是他们伏击的手段,上次和这次是非常像的,都是踩好了点然后就地伏击。

  方玄昌说:上一次我的事件发生以后,有媒体把我们此前共同做过的一系列
案例做过罗列。我们做的揭露性的报道大概有接近10桩,有一部分得罪的是一个
群体,只有少数的几桩是得罪的个人,就我个人的猜测来说,得罪个人的可能性
更大一些。因为故凶杀人,买通黑社会来报复的情况作为一个群体来干,这种可
能性太小了,得罪个人,他个人来买通黑社会来来干这种事,这种可能性是更大
的。

  方玄昌说:我希望公安部门尽可能下大力气去管,因为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伤
情鉴定就能追查案件的恶劣程度的,他的性质不一样,因为他对整个中国的新闻
圈造成了一种威胁,让我们同行感到了一种不安。


《财经》方玄昌:歹徒或与袭击我的是一伙人

2010年08月29日凤凰网

  方玄昌接受凤凰网连线时正在方舟子家等待,他说“我现在还没有看到方舟
子,跟他通了几次电话之后,他的手机就没有电了;现在我们找不到他,就只好
在他家里等他。他现在还在医院里,但不确定是哪家,找了几家医院都看不见他
的人。方舟子的妻子自出事之后还没有见过方舟子本人,现在在家接待记者。”

  凶器现在初步确定是辣椒水和铁锤。方玄昌说,辣椒水喷到了方舟子的眼部,
导致眼角膜损伤,并产生强烈的刺激,会导致其在一瞬间有腿软和意识模糊的状
况,所以现在方舟子还未能描述凶手特征。“具体情况需要法医进一步核实,法
医和警方的判断需要几个月之后才能出具,”方玄昌认为,方舟子现在问题应该
不大。

  袭击“二方”的有可能是同一伙人

  据2个月前媒体资料,6月24日晚22时50分许,《财经》杂志环境科技编辑方
玄昌下班后,在北京市海淀区增光路住所附近遭到两位歹徒的袭击。当时,那两
名男子持钢棍猛击方玄昌,其被钢棍多次击中,头部伤口深可见骨,背部有多处
淤青。该案至今未破。

  《新世纪周刊》科学记者李虎军写道,“方玄昌此前担任过《中国新闻周刊》
科技部主任和《科学新闻》杂志执行总编辑,与方舟子交往颇多,并撰写和编发
过多篇打假报道。”

  袭击“二方”的凶手是否是同一伙人,方玄昌表示,“有这个可能性,但现
在没有证据证明。方舟子的遇袭应该和更早时候的情况有关,现在只能把可疑对
象罗列出来,做一个排除法。”同时方玄昌认为此事对方舟子的工作不会产生太
大的麻烦,而他的学术打假阵地“新语丝”应该也会继续写下去。

  警方发微博称正展开调查

  此外,因为方舟子接受笔录调查的鲁谷区派出所一直无人接听电话,凤凰网
连线其上级单位石景山公安分局,该局表示方舟子一案现不能透露调查进程。

  北京市公安局就方舟子遇袭一事发表官方微博如下:“各位脖友:关于方舟
子遇袭一事,警方正在开展调查,后续情况会及时通报给大家。无论谁受到不法
侵害,都应该及时报警,警方会依法及时处理,最大程度的保护公民的合法权
益!”(李杨)


支持方舟子

  2010年8月29日下午,坚持10年学术打假和社会打假人士方舟子遭受袭击而
受伤,令众人惊愕与气愤。虽然警方还在进行事件调查,没有具体结论,但可以
肯定地是,历来打假者都会遭受那些造假者恐吓与怨恨,因为它直接损害了他们
的不当利益;而从另一方面说,正是这样的打假,才使人们了解事实真相而不再
遭受蒙骗与损失。如今打假者被打,应得到社会的同情和道义上的支持,这是一
个文明社会应有的道德和良知。

  目前学术造假和社会造假愈演愈烈,已成现代文明社会的诟病,污染了社会
空气。造假给社会经济、科学发展和学术风气带来的危害人所共知。它破坏了社
会经济、文化和科学发展以及学术繁荣的正常秩序,违背了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干扰了科教兴国的大计,最终腐蚀人的灵魂,腐蚀社会肌体。
但是对于各种假冒伪劣现象,国家有关机构的监督力度始终难以令人满意,因此
许多正义之士挺身而出,揭露这类丑恶现象,是我们社会之幸,这也应该得到国
家有关机构的支持与保护。

  方舟子打假,指名道姓,不留情面,表明他不模糊真相,是非鲜明;敢于签
署自己真名,说明他光明磊落,勇于负责。他打假“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正
义之举,是现代社会中难得的品格和态度。作为个人打假行为不可能像国家专门
机构那样,可以动用各种资源进行详细调查,只能针对现象提出看法,也不一定
都很准确,如果在揭发过程中触犯了法律(如诽谤罪),那也应该通过法律来解
决,不应该如网上某些声音那样苛责,甚或个人攻击。

  方舟子打假的意义在于,他发出了一个声音,呼唤社会诚信,呼唤坚持实事
求是的科学精神,特别是在名利不断冲击的条件下,他的行为对净化学术风气和
社会空气,有特殊的重要意义。我们相信任何有道德良知和坚持真理的公民都会
支持这种正义的行为,以共同营造一个诚信为本的社会环境。

  《科学与无神论》编辑部同仁
  2010年8月31日


中国科大上海校友会致方是民校友

方是民校友:

惊闻昨日您在京被歹徒袭击致伤,中国科大上海校友会全体成员对此深感痛惜,
并表示诚挚慰问,祝您早日康复。

您因揭露学术界、教育界的虚假现象,而竟招致歹徒以麻醉药和铁锤加害于身,
我们对歹徒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居此前进与落后糅杂,科学与愚昧并行,朴质憨直与道德沦丧相交,迅猛发展
日益趋新之中国,您独标异柄,不畏权贵、两袖清风,汲汲与各种学术腐败、
伪科学现象作斗争,为科普事业不遗余力的精神,是中国科学界之幸。您的某些
具体观点或有时而可商,但您的精神却向来令校友们敬仰,我们对您致力于澄清
学术界的不屈不挠精神表示一贯的支持。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质疑先生之用意者固不在少,然而
了解并支持先生者正多,望先生不以诽谤者之言为意,并祝您早日康复,为学术界
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校友会
二○一○年八月三十日

方舟子被打,但愿不是为真话付出代价

刘晶瑶(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
2010年08月30日新华每日电讯

打开新浪微博,屏幕上全部是转发方舟子微博的消息。这条发自18点19分,
只有124个字的消息,成了绝对的舆论焦点──“我是方舟子的爱人,代替他发
布这条微博。刚才在北京住所附近,方舟子遭到两个埋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
击,受轻伤。方舟子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
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
魔的那一天。”尽管眼下案情仍不明朗,但公众大多担心,他是因为说真话付出
了代价。

近一阶段,几乎所有揭开名人虚伪面纱的事件背后,都有这样一个瘦弱的身
影:唐骏、禹晋永学历造假事件,冒牌“养生大师”李一、美女总裁董思阳造假
等等。方舟子就像那个戳穿皇帝新装的孩子,有他在的地方就有铁骨铮铮的实话。
然而,说真话似乎总要付出这样那样的代价,如今作为打假先锋的他付出的是血
的代价。

作为方舟子的朋友面对这种暴力行径,纷纷发出了支援的声音。央视主持人
柴静给方舟子的夫人打过电话,听说他现在人在派出所,稍后去医院检查的情况
后,在博文中指出,“暴力想让人恐惧,但暴力的实质才是恐惧。它没有说理的
能力,只能恫吓,这是何等虚弱的内心。”

而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平安北京”,也发表声明称:“各位博友:关
于方舟子遇袭一事,警方正在开展调查,后续情况会及时通报给大家。无论是谁
受到不法侵害,都应该及时报警,警方会依法及时处理,最大程度的保护公民的
合法权益!”

方舟子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在科学问题上,不问动机,不问态度,只
问事实。”他践行这句话。而我们这个社会应该给说真话的人提供一个怎样的环
境,直接决定了社会未来的发展。

目前,无论是来自媒体朋友和大众舆论的支持,还是来自公安机关的权威声
音,都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暴力堵住人们诉说真相之口的无耻行径必须遭到
追究。说真话者,不应当付出鲜血的代价。人们拥有诉说真相的权利,因为这背
后是广大民众的知情权,是我们这个社会进步的依托。方舟子事件,我们期待一
个敢于说真话的人,得到一个真相。

 
10   [USMedEdu 于 2010-09-02 16:49:58 提到] [FROM: 140.]
评论:方舟子,你本不该成为英雄

  中新社北京8月30日电 题:方舟子,你本不该成为英雄

  8月29日,知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在其住所附近遭到不明身份男子的袭击。消
息通过微博等渠道发布后,旋即得到数以万计的网友响应。痛骂凶手行凶、声援
“打假英雄”的声音,在互联网上迅速汇集。

  然而,在宣泄愤慨的同时,人们再次清醒地看到,头顶打假英雄光环的方舟
子是何其孤独。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方舟子,你本不该成为英雄。

  “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
抗拒群魔的那一天。”这句话来自方舟子的妻子代丈夫发布的一条微博。短短数
语,不仅道出了方舟子的孤独,更让更多的人为之羞赧、为之深思。

  从某种意义上说,成就方舟子“打假英雄”美名的,就是他的孤独。多年来,
方舟子正是凭着那股异于常人的勇气与坚持,辅之以一套科学方法,揭开了一个
个巨大的黑幕。“打假英雄”这一称号带给他的,不仅有社会的尊崇与空前的知
名度,更有某些人的嫉恨与伺机报复。这一点,方舟子其实早有思想准备。

  也许有人会说,方舟子之所以频频打假功成,乃是因其本身便是科学家。但
国内科学界人士何其之多,其中不乏比方舟子造诣高深者,为何只有方舟子这样
为数不多的人站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给方舟子带来鲜花,同时也带来伤害的
这顶“英雄”帽子,本身就是一种无情揶揄!

  “英雄”无疑是孤独的,方舟子之所以进入凶手视野,就是因为他的太过
“显眼”。就在他跳离众生、一次次挥剑斩魔的同时,我们却都在低头忙着各自
的事,等方舟子凯旋了,我们才慵懒地抬起头,附和着高呼一声“英雄”,继而
照旧低头自顾。撇下一个孤独而疲累的英雄,只身面对残余魔影的悄然逼近,直
至悲剧发生。

  笔者无意去揣度方舟子此刻的心理,只是在盼其早日痊愈的同时,让其渐然
走下“英雄”的神坛,这个头衔本不属于他,正如这座神坛的架设并不属于一个
完善的公民社会。倘若我们每个人都能将打假当做自己义不容辞的使命并践行之,
倘若我们建立了一套完善的、足以惩戒谎言、鼓励真话的社会诚信制度,那么方
舟子等人即便不再被人以“英雄”相呼,相信也会倍感欣慰,而我们的社会,也
会因之而更美好。(石岩)

关注方舟子,曝晒见不得人的勾当

2010年08月31日中国青年报

8月29日傍晚,“打假斗士”方舟子的爱人发布微博称,在北京住所附近,
方舟子遭到两个埋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击,受轻伤。方舟子接受采访时称,
被打可能因打假遭到报复。(《新京报》8月30日)

“拿不出事实的人才需要拿出铁锤”,这是央视主持人柴静在得知方舟子遇
袭后在博客上的留言。所幸,方舟子只是受了轻伤,警方也已迅速介入此案。相
信不用多长时间,作案者以及其背后的主使、作案动机都可以一清二楚。

方舟子遇袭,不论是其本人,还是坊间的大多数推测,都认为是其“打假”
行为得罪了某些人,才招致某些人的疯狂报复。方舟子之所以为人熟悉,主要是
因为其近年来一以贯之的打假行为,指出国内知名学者的造假行为,以及最近质
疑“唐骏学历”和“李一神话”,方舟子以其“不问态度、不问动机,只问事实”
的精神,戳破了一个个包裹着神话的社会脓包。

由于长期“打假”,方舟子不仅经常接到恐吓的电邮和短信,甚至也常遭不
明身份的人跟踪。这次遇袭,从网络反应和网民跟帖来看,已成为一个公共事件。
很多知名人士公开发言支持方舟子,众多无名网友则通过发帖谴责报复者的暴行。
方舟子遇袭事件,让我们见证了一个公民社会成长的标本,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坚
守正义和良知,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日渐壮大。

袭击“打假斗士”方舟子,也足以证明某些被方舟子戳痛的人的恐慌与胆怯。
造假者永远不甘心自己的既得利益就这样消失,他们唯有用下三滥的手段来恐吓、
威胁当事人,以期维护自己“欺骗善良和公正”的行为。当然,这样的遇袭事件
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激浊扬清、坚守正义的窘境与无奈,社会需要给他们更多支
持。

解剖方舟子遇袭事件这个现实样本,再联系现实中正义之音总要经常被蒙蔽
与侮辱的怪诞现实,不难发现,事实和真相、社会良知与底线,这些本该让普通
公民最熟悉与获知的根本,很多时候却需要一个个堂·吉诃德式的英雄出现,去
抽丝剥茧、逼出真相。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那么多监管机构、相关负责人,
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虚假与欺骗、丑陋与龌龊逍遥于世。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
不作为和不负责任,也是袭击在正义身上的辣椒水和铁锤。

我们继续关注方舟子事件,期望案件尽早侦破,那些幕后的黑水和见不得人
的勾当,将会再次曝晒在阳光下。(邓为)

方舟子:我不愿沉默

【方舟子按:读了《南风窗》在我被袭击前两天登出的这篇报道,不胜感慨。】

2010年08月27日南风窗

  文_本刊记者 章剑锋 发自北京

  乍见之下,不免意外。生活中的方舟子,居然是那样一副风一吹就要倒的模
样。瘦弱?他的老朋友司马南说,方是瘦,但不弱。此言颇确。这个貌似弱不禁
风的人,干起事儿来一点也不柔弱。10年以来,长驱直入,捣了上千个“马蜂
窝”,常常弄得惊天动地。以他近期矛头所指的唐骏事件来说,因其牵扯甚广,
就让许多形迹败露的人乱作一团,狼狈不可收场。

  方舟子操一口闽人特有的腔调生硬的普通话。以他的才华,本来可以毫不费
力地成为一名出色的诗人或科学家,但在一个尚不具备自我净化能力,作假贩伪
者稍稍钻营即有可能摇身变作公众楷模的社会里,他选择了第三条路——一支笔、
一个网站,单枪匹马便创下了一种辩虚识假的剔除机制。

  “他把自己的一生和这个绑在一块儿了,目前还没有其他人这样勇敢地站出
来,真刀真枪地冲在第一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说,“很多人
觉得在中国当科学家是很糟糕的。看到那么多问题,结果没人指出来。中国如果
没有方舟子,会更可悲的。有他,我们觉得还有希望。”

  从白衣飘飘年代走过来的方舟子,停留在属于自己的岸上,望断沟壑,只为
追问一渠清水。可惜察士难当,穷一己之力想要肃清寰宇,可能性微乎其微,他
和他身边的人,对此无疑是十分洞明的。

  “由于造假后会有丰厚的回报、海内外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以及社会浮躁、
人心不古,个人利益和部门利益最大化,致使学术造假在相当长时间和范围内不
会消失,而且会越来越严重。”司马南说,“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来做这件事,不
但是纯粹的,而且是重要的,任务无比艰巨,他做不完。他的历史刚刚开始。”

  破阵者之困

  现实面前,方舟子并没有胡子眉毛一把抓。

  “虚假的事物这么多,不可能都去管。我重点关注那些危害比较大而且没有
人管的造假,越是没有人说的我越不愿保持沉默。”

  借助一套科学方法,方舟子连揭社会疮疤,上到政府高级官员,名流贤达;
下至社会三教九流,奇人异士。疾风起处,往往会摇落一地鸡毛。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苍蝇什么是老虎,他拿标准一衡量,不对,上去就斗
争。”司马南说,一些政府高官,“科研成果中有不实之处,新语丝照样灭,这
些人恨不得弄死他。”

  一时之间,除了五花八门的贬抑舆论劈头盖脸扔过来,他还需要面对更为直
接的人身恐吓。在某次被跟踪入户之后,甚至连警方对此也爱莫能助,只好建议
他将采集到的监控录像等信息在博客上予以公开,希望可以起一点震慑作用。
2007年,又是一场无妄之灾。因打假而被告,官司败诉,妻子的账户上被静悄悄
地划走4万元不说,对方还扬言要报仇。无奈之下,只好带着一家老小借住到朋
友家里。

  现在他自己的一举一动需要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性命攸关。以前出门,
喜欢乘坐公共交通,觉得非常便捷,但在地铁里经常会被人认出来,出于安全考
虑,不得不放弃了这一出行习惯。

  “他的人身安全保障压力是比较大的,如果出现一些意外,我个人会建议他
出国,带着家属移居国外,轻易不要回来了。”方的朋友彭剑说,“不了解情况
的人,以为这种人身危险是多么遥远虚幻,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种危险有多大。”

  “做科普工作,是面向中国公众的,需要跟中国社会有一个密切的接触,做
讲座,在国内还是比较方便一点。”这个人对自己的处境好像并不是特别发愁,
“风险是必须要冒的,我只能是尽量小心。还不至于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把自
己整个都约束了,那样就更不值了。”

  彭剑打算设立一个专项的打假人士人身安全保障基金,通过募集得来的资金,
为方舟子雇请专职安保人员,此事在他那里看样子是势在必行。在最近的一次聚
会上,他公开谈到了这一点,但是方舟子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彭剑是一位律师,5年前开始主动向方提供无偿的法律服务。为了全身心地
支持方的事业,对于方所开罪过的群体或领域,他的律师事务所也力图避免与之
发生任何法律业务关系,杜绝利益牵涉,这成为他们执业中的铁杆定律。

  彭和方一样,目前卷进了一个看不见的危险漩涡。他要求方舟子能够将自己
的日程安排事先告知他,需要出门办事时便于布置专人陪护,但独来独往惯了的
方舟子,依旧我行我素,举止自若。

  方舟子的杀入,破坏了很多群体苦心构织的利益机制。虽然还不清楚他将付
出的最终代价是什么,但有一种不很乐观的情绪在他周围蔓延。

  “他一个人在斗牛场上表演,什么时候死在牛角之下、乱蹄之下,不知道
的。”司马南说,“我是扮演过这种角色的,日子很难熬。难熬到随时需要一个
惊叹号来结束这一切。”

  从反伪科学前线下来的司马南,讲起从前的血腥遭迹,仍不无惊心动魄之处。
事儿总是管不完的。50岁以后,他决定换一种活法,不再一根筋地玩命。只是事
隔多年,有些东西始终无法释然。

  起居的地方从来不对外人开放、在家里从不接听电话。这些传统一成不变地
保持下来。用于日常活动的书房,则独立在距家数里之外。这样做,是不想重燃
战火。

  “不要以为仇恨很容易消失。”司马南对方舟子说过,有些仇恨是刻骨铭心
的,“我希望他能够武运长久。”

  两年前,司马南与几位反伪科学健将一道,倡议设立了一个打假基金募集小
组,接受支持者的资金捐助,用以支付方舟子在打假过程中被告上法庭时需要付
出的费用。

  在这个募集小组的账户里,至今累计收到的捐款数额达到17万。这笔钱不光
要支付方惹来的官司费用,同时还要兼顾同类打假人士因其打假而产生的诉讼费
用帮扶,可以说还是杯水车薪。

  “有的人一次捐一二百元,有一位我猜是学校里的人,隔几个月就捐600,
最大一笔款也就是一个企业家,捐了1万块。”彭剑介绍说。他是募集小组的事
务秘书和账户实际控制人,所有支出由他负责具体操办。这件事对他以及几位发
起人的名声带来损害,有人指责他们意图借此渔利,但彭剑一副胸怀坦荡的样子。

  “让一个做好事的人,额外把稿酬拿出来去打官司,我觉得不妥。我愿意承
担任何责难,我认为我花的地方对,我能交代清楚。”

  要是呆在美国,事情也许不会弄得这么复杂,方舟子可以对那些虚张声势的
状告理都懒得理。但他和彭剑一样,认为对簿公堂也是一次普及科学理性、以正
视听的大好机会。

  “坦率地说,我们都是很盼打官司的,我们并不在乎官司的胜败,只在乎能
不能通过诉讼告诉公众更多真相,更加揭发欺诈行为。”在这件事上,彭剑是有
败诉记录的,“我们觉得虽败犹荣,只不过是会影响我一些声誉,但我也看开
了。”

  总体说来,方舟子保持了一种超然物外的状态。

  43年间,他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一个身心合一的自由人,啃了大半辈子书本,
来去俱从容。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一份固定工作,也不受雇或隶属于任何实体
机构。一个不受束缚的人,通常可以进退裕如、纵横捭阖,这也许是他10年不衰
的原因之一。

  “我在中国没有工作过,没有在社会上真正混过,没有社会经验和阅历,另
外有一个西方社会文化作为参照,基本上类似于一个旁观者。”方舟子说,“有
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对问题的认识反而会更清楚一点。”

  那些因为教职员工身负学术丑行而被新语丝曝光的大学,曾经要聘请方舟子
去担任兼职教授,方舟子不干,当场宣布辞掉落在自己脑袋上这一顶用意明显的
“帽子”。因为这犯了他的忌讳,只要不授人以柄,就不存在被控制的危险,为
此他宁愿置身于社会之外。一旦与这些机构发生瓜葛,他担心自己的独立性会遭
玷污。

  这也与他大半生不受羁绊的处世观念存在抵牾。人的秉性,天然地向往自由
不拘。方舟子想要自由自在地活着,除了思想自由,还要生活自由。1985年考入
中国科技大学,方舟子就一直在践行这一理念。那时候,早间的课一般不去上,
可以睡到中午12点才起床。这个作息时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1980年代末,出国风气席卷大学校园,中国科大此风尤盛。方舟子所在的班
上,总共46个同学,陆陆续续出国的竟有40个之多。风华正茂的方舟子,也看过
一些留学资料,知道在美国的大学里有一种终身教授,自由无比,当上了连校长
都管不了,觉得这实在是一件无比惬意的事情。心有所动,当即就做了人生规划
——要去美国的大学当一个教授,搞科研之余,还可以写写诗。

  留学生活自不必说有多舒爽。不过近距离观察,他发现美国大学里的教授实
际上并不自由,就算是终身教授,为了找科研资金也必须出面写报告拉关系。这
样的生活,他不愿意接受,仔细想一想,觉得还是当个作家比较自由。

  “我是不愿意工作的。1998年回国,开始给国内一些媒体写文章。我的第一
本关于进化论的书,也是香港的出版社出的,我就想靠写作也能养活自己。”

  早在中学时代,方舟子就有两样爱好:文学和生物学。舞文弄墨之余,就出
去采集各种各样的标本。及至决定卖文为生,就趁便把科普和写作结合起来,一
方面写点生物学类的科普小品,与此同时发现本专业范畴里的学术不端现象,就
附带曝曝光、打打假。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没有像那些埋首书斋、介于半隐状
态的文人雅士那样,对于社会的残酷一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有时候要参与社会事务,不要说当一个隐士,虽然你
可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但你对社会还是要有些责任心。”

  今天的方舟子,靠着稿酬度日。人皆不堪其忧,他却不改其乐。以致一年当
中偶尔几次圈内朋友聚会,到最后也是别人悄悄把单给埋了,自己根本没有掏钱
机会。也许是这种情形多了,他就干脆不再请人吃饭。

  “他的书很多也是送人的,科学的书,是老百姓不可读的,阅读圈子不大,
不可能畅销。”袁钟说,“日子肯定过得不好。”

  方舟子把从事科普写作和基于生物学范畴展开的学术打假视为一个整体,旨
在普及科学理性和科学方法。早年在大学时代,他就对中国社会的科学素养有所
观察。彼时整个社会,对于气功和特异功能的追捧有点走火入魔。大约是在1987
年,全国第二届特异功能大会在中国科技大学召开,方舟子临场观摩了两个最终
失败的表演,从此不再轻信这些玄而又玄的超科学现象。

  在美国的10多年留学生活,对方舟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他接受了一套严
谨规范的科学训练,知道了科学研究是怎么回事儿,也知道了与国外相比,国内
在这方面的差距。每周,他们会有一次论文介绍,从任意一本杂志中挑出一篇文
章讲解,之后大家进行推敲,讨论实验证据能否成立。此外,每周他们还有一个
实验报告,摆出证据以供深究,对于实验逻辑穷追不舍。

  “探索、怀疑、实证、理性,这四个方面跟科学是不可分割的。不要轻信,
要讲证据,你为了这个可以无所顾忌。”

  方舟子把这样一套科学方法带了回来,希望对中国的科学理性化进程有所裨
益。但在一个工于粉饰和伪装的社会里,虽然人们都认同科学的重要性,撒谎也
难免成其为风气,迷信或伪科学的东西泛滥。心术不正的人,轻而易举就可以登
堂入室,招摇过市。

  “这个社会就是骗子的乐园,造假成本很低。”彭剑说,“越是能忽悠,越
是能煽呼的人,反而是混得最好的一批人。”

  路遇不平,即刻就要拔刀相迎。方舟子从此走上了一条快意恩仇的路,然而
随后就陷入了一场抽刀断水水更流的纠缠和反复。

  混在中国

  在中国这样一个讲究一团和气的传统社会,方舟子在学术问题上的表现不够
客气与宽恕。身边的一些朋友就劝他,希望他可以表现得更为圆润、缓和并富有
技巧,但这毫不奏效。

  “劝他不行,会不听你的。”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纪小龙说,“也不是说
不揭露,揭露是对的。我们的意思是不要那么激烈,但对他来说无所谓,他还是
用他自己习惯的语境和风格。”

  纪小龙在医学界负有声名,方舟子遇到一些专业问题会咨询他。在他眼里,
方舟子天真而不世故。他们的第一次合作发生在2004年,当时四川雅安有一个老
中医在碧峰峡凌空悬挂,宣布绝食49天,堪为奇谈。司马南斥其为骗术。在一次
会商中,方舟子负责搜集国外类似魔术表演的揭示性材料;纪小龙负责从医学层
面解析49天绝食的毫无可能,司马南则通过拆解魔术的角度来揭穿迷局。那一次,
绝食一方要求司马南前去现场验证,但司马南江湖阅历丰富,没有被诓去。纪小
龙说,要是换作方舟子,他保不准就要去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踢几脚,一踢不就爆炸了嘛,踢完你自己也牺牲
了,何苦呢?我认为方舟子还是认死理,觉得理最重,不需要拐弯抹角。”

  面对来自世俗的熏染、挤压,方舟子理所当然地严阵以待,摆开了抗拒架势。
在微博上,他是“免”字牌高挂,“方舟子没有兴趣听取关于为人处事的任何忠
告”。

  “因为一直有人要来当我的人生导师,指导我应该干这干那,烦得很。如果
我的文章中有事实、逻辑错误,欢迎有根有据地指出来,如果只是要来指导我应
该怎么为人处世,我没有兴趣。我又不是未成年人。”

  在圈子里,方舟子的特立独行人所共知。这是一个闷闷的人,不擅于海阔天
空。当人们坐在一起聊及很多快乐的事情,火热异常,他却不过是一个听众,默
默地坐在一边,几小时可以不发一言。

  “他看上去是个害羞的人,我们都是喜欢开玩笑的,他也只是笑一笑。”他
的朋友方玄昌说,“没有特别的幽默细胞,不会主动来调动氛围。”

  新语丝正被各路人盯着,很多人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犯下的孽障报应在上面,
而这些人与方舟子又存在一种几杆子就能打着的关联,请托势不可免。

  4年前,袁钟在协和的一个朋友被新语丝点名批评,起因是学术简历造假。
近水楼台,袁钟两口子就约方舟子两口子出来喝茶,借机通一通款曲。

  “这哥们儿真是……我们两家关系是很好的,但在这个事情上,他有他的底
线,不能够跨越。”

  方舟子坚持当事人必须说清楚问题,并公开道歉。接受建议后,当事人又欲
索要举报人信息,被一口回绝了。这样的强硬是少有的。性格腼腆的方,拒绝别
人的方式通常是沉默以对,表明他是在保留态度。

  “我平时不愿意跟别人发生当面冲突。作为朋友,对对方的做事方式要理解,
要有互相的尊重和信任。”方舟子说,“有这么一次之后,他们就不会再来了。”

  举报人的信息,在方舟子那里是旁人不可碰触的禁区。长年累月,只有他一
个人处理投诉来稿。对这些秘而不宣又耗时费力的事务,彭剑曾不以为然,提出
可以将那些举报信息移交自己代为处理,方舟子不吭声了。

  “打假的来稿都是我一个人在看,举报人的信息,只能是我一个人知道,这
也是大家信任我的一个原因。”

  处理投诉信息,方舟子自成规矩。每有来信,会下载存储到个人电脑里,邮
箱里的信息要删除干净,不做保留。此举缘于之前邮箱被人攻破过,所幸里面的
信息事先均已移除,后来他就把密码设置得古怪很多,形同猜谜。

  方生活在一个全神贯注的世界里,每天要处理少则几十条多则上百条的举报
信息。一般来说,论文、履历造假是比较容易认定的,涉及具体的实验造假,倘
无特别渠道,有时则会无从追究,因为无法进入实验室核对原始数据。

  “不可能派人去,去了人家也可能不接待你,所以民间打假的局限性就在这
儿,权威性不够,被挡在门外也没有办法。”

  这种打假事务异常琐碎。按照他本人的兴趣,更愿意一头钻进纯粹的科普、
文史写作中去。这些年,他也在逐渐朝此方向转移,新语丝光是投诉来稿就登不
完,他要负责核实这些投诉,亲自执笔的打假文章不多了。这是由台前向幕后的
转变和接力,而不是退出。

  “握紧我的手,让我的图腾烙在你的手上”——20年前,当他还是一个傍海
而居、诗心初萌的闽南少年,就给自己起了“方舟子”这个笔名,意指驾驶两条
船的人,一条是科学,一条是文学。那时候小小年纪,他已为自己安排了一生。
年纪大了,他不再写诗,但仍以一双诗一样饱满的眼睛,凝视科学那光怪陆离的
一隅。他所搭建的新语丝平台,本是用来孕育诗人和温情的地方,如今却满满地
戳进了科学界的漏洞之中。双舟并驾,竟是驶往这样一角并不流绮写意的逼仄现
实。

  “平台建起来了,大家都信任你,你说不干了,对不起大家,很多人会失
望……如果这个平台没有了,那些造假的人可能就要松一口气了。”

美国导师为方舟子遇袭感到悲哀

这些年来,密歇根州立大学Zachary Burton教授一直在担心昔日弟子的安全。他
强调诚信和透明对中国科研至关重要

  【财新网】(记者 李虎军)“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北京街头遇袭后,其博
士导师、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Zachary Burton教授告诉财新记者,他为此深感忧
虑和悲哀。

  Burton教授说,自方是民(方舟子的本名)1995年离开自己的实验室以后,
两人始终保持联络。方是民有时会发过去一些相关新闻报道,告知导师自己所做
的工作。此外,Burton教授从美国《科学》杂志和英国《自然》杂志等学术刊物
的新闻报道中,也了解到方是民的动态。

  Burton教授还告诉财新记者,方是民推动中国科学变革的尝试,在国际科学
界广为人知,但不幸的是,此次遇袭事件还没有被西方媒体广泛报道,“我正在
努力,希望让更多新闻机构关注这一重要事件”。

  这些年,Burton教授一直在担心方是民的安全。他说,中国的科学研究和经
济发展正在崛起,中国人引以为豪,但诚信和透明对中国科学研究至关重要。如
果在科学研究上没有高度诚信,整个社会将不会信任科学研究上的发现,也不会
支持对科学研究的投资。正因为此,方是民的努力对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壮大是
一种有力支持。

  美国东部时间8月30日上午,美国《科学》杂志网站报道了方舟子遇袭事件。
报道称,方是民用他更为人熟知的笔名方舟子在其网站新语丝和微博上揭露科学
不端行为,戳穿各种医疗骗局和伪科学说辞,揪出用虚假学位和无中生有的论文
编造简历的骗子。而这起事件有令人不安的先例。今年6月,两名男子曾试图杀
害《财经》杂志的科学记者方玄昌。方玄昌和方舟子并非亲属关系,但他们是朋
友并以揭露中国科学界丑陋的阴暗面著称。

  Burton教授在这则报道后发表评论,并祝愿昔日弟子尽快康复,继续其事业。

  方舟子在其微博上感叹:“被歹徒袭击事件让我第三次被美国《科学》报道,
我应该高兴还是悲哀?连我的导师Zachary Burton都忍不住发表评论了。”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