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470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黄艳红: 针刺麻醉向美国传播的若干史实的考证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11-01
更新时间:2009-11-01
浏览:2019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针刺麻醉向美国传播的若干史实的考证

黄艳红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100010)

摘 要 1970年代中美关系解冻的过程中,伴随着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
还有很多中美文化方面的交流,当时中国盛行的针刺麻醉的医学实践向美国的
传播也是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关于尼克松访华与针刺麻醉向海外传播的
关系有各种传说和故事。通过对这段历史的考察,理清了与此相关的事件,指出
这些传说和故事中的矛盾和缺失之处,并分析了这些说法产生的原因,认为针刺
麻醉是中美关系解冻过程中的一种添加剂,引起了美国人对中国的兴趣。

关键词 尼克松访华 针刺麻醉 赖斯顿 中美关系

中图分类号 N092∶R20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21441 (2009) 0220240208
   收稿日期: 2008209225; 修回日期: 2009205211

   作者简介: 黄艳红,女, 1975年生,湖南永州人,博士,现在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做博士后。

1971年7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Richard Nixon)通过电视宣布将访问北
京[ 1 ] ,这次访问成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事件,导致世界政治格局发生戏剧性变化。
而事隔四日, 7月19日,《人民日报》首次公开披露中国人成功“创造”针刺麻醉技术(简称“针麻”) ,声称这项成就是“中西医结合的光辉范例”[ 2 ] 。针麻在当时的中国风靡一时,是一项基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结合现代医学发展起来的独有的医学实践,刺激了针灸等传统医学作为主流生物医学的补充在世界范围的复兴和发展。一个是政治事件,一个是科学文化事件。这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却同时引起了全世界尤其是西方社会的广泛关注。

事实上,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针麻就像中国乒乓球一样,的确起了重要的辅助作用。不过,关于尼克松访华与针麻的关系的故事版本较多,这些故事大体可以分为三大
类:一类讲述的是尼克松访华时观看了针麻手术[ 3, 4 ] ,另一类讲述的是尼克松访华的随行记者赖斯顿(James Reston)亲历针麻手术后撰写了相关报道[ 5—7 ] ,还有一类讲述的是尼克松访华推动了针麻向海外的传播,但尼克松本人是否观看过针麻手术不能确定[ 8 ] 。此外,也有故事提到尼克松的随行医生回国后进行过宣传[ 9 ] 。遗憾的是,这些故事彼此矛盾却无人深究其根据,也没有认真的史学工作基于证据对这些广为流传的不同情节予以澄清。

本文的目的在于,依据原始文献,解决从上述不同版本的故事的比较中引出的以下问
题:尼克松本人此次访华期间是否观看了针麻手术? 赖斯顿是否是尼克松访华的随行记
者? 到底是哪些人向美国介绍了针麻? 尼克松访华对针麻向美国传播起了什么作用?

1 尼克松本人在访华期间没有观看针麻手术
1972年2月21—27日,尼克松代表团首次对华进行访问。尼克松此次访华的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中美关系正常化进行会谈,会谈的结果主要是三个《中美联合公报》(以下简称《公报》)的发表。在此期间,也进行了一些文化方面的交流。其中,由于中国针麻成功的消息在当时公布及后来的宣传,古老而又陌生的中国针刺术成为好奇的美国人感兴趣的内容之一。尽管得知尼克松即将访华的消息之后,当时的美国社会(包括尼克松本人)对其中国之行的期望并不高[ 10 ] ,但是《纽约时报》( The N ew York Tim es)擅长评论时政的专栏作家赖斯顿预料,“有可能进行一些文化、科学和医学———特别是中国古老的针刺疗法———方面的交流”[ 11 ] 。

那么,赖斯顿的预言是否就意味着尼克松在访华期间观看了针麻手术呢? 从《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的报道来看,尼克松的日程安排(表1)里没有这一活动,也没有这样
的时间①。按照当时的安排,周恩来与尼克松就有关的原则问题进行谈判,中国外交部副
部长乔冠华与此前曾两度来华为尼克松访华做准备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
(HenryAlfred Kissinger)就《公报》的内容进行谈判,中国外交部长姬鹏飞与美国国务卿罗杰斯(W illiam P. Rogers)就民间文化交流等问题进行磋商。一方面为了向美国传达其总统在华活动的情况(因为谈判过程不便拍摄和进行详细报道) ,另一方面也为了展示中国的友好和文化特色,中方为其安排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白天参观故宫、游览长城、检阅军队,晚上的宴会以及观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和乒乓球表演等等。尼克松夫人的活动主要是参观,内容就更多,还包括游览颐和园、参观动物园,甚至还有北京饭店的厨房。那么有没有安排尼克松夫人观看针麻手术呢? 当时的新闻中没有相关报道,为尼克松夫人访华期间担任翻译的章含之女士接受专访时的回忆里面也没有提到过[ 12 ] 。

但是,据美联社的报道,尼克松夫人在1972年2月23日参观了一个农村公社,在这个农村公社医务所里,她看见一个妇女正在被施用针刺疗法,但不是针麻手术[ 13 ] 。

据有关记载, 1972年2月27日尼克松夫妇一行在上海逗留期间参观过一个上海工业展览会,其中医药卫生部分有三个大型项目,即“针刺麻醉”、“断肢再植”和“烧伤治疗”②。显然,尼克松本人只是了解了中国开展针麻活动的情况,但是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观看过实际的针麻手术。

那么,在尼克松访华期间,是否有其他人观看了针麻手术? 辛育龄教授在一篇回忆文
章中提到,尼克松访华代表团部分成员曾经观看过他主持的一场针麻手术[ 14 ] 。据辛育龄241①②翻开1972年2月21—28日的《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就可以得知,尼克松一行1971年2月17日从华盛顿启程,在夏威夷和关岛短暂停留,于21日上午抵达北京。尼克松在北京的活动日程见表1。从其活动日程可以看出,尼克松在北京基本上没有时间参观针刺麻醉。在杭州和上海的旅程同样也如此。

《上海卫生志大事记》,见: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网站http: / /www. shtong. gov. cn /node2 /node2245 /node67643 /
node67647 / index. html.
中 国 科 技 史 杂 志30卷
表1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在北京的日程1)
时间活动内容
21日
上午抵达北京,检阅三军仪仗队
下午会见毛泽东,与周恩来举行第一次会谈
晚上参加周为其举行的欢迎宴会
22日
上午在国宾馆与助手们磋商
下午与周举行第二次会谈
晚上参加文艺晚会,观看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
23日
上午在国宾馆与助手们磋商
下午与周举行第三次会谈
晚上在首都体育馆观看体育表演
24日
上午游览长城和定陵
下午与周举行第四次会谈(八时十五分结束)
晚上未见报道
25日
上午参观故宫
下午与周举行第五次会谈
晚上举行答谢宴会
26日上午离开北京前往杭州

     1) 作者根据《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的报道整理而成。
的回忆, 1972年2月20日,他接到外交部通知, 2月24日上午将有基辛格等人观看针麻
手术。2月24日上午,由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Alexander Haig)将军
(此前曾率先遣队来华)率领的尼克松访华代表团的部分随行官员和记者共30余人在北
医三院观看了一场针麻下右肺上叶切除术,而基辛格忙于谈判后来没有去①。这篇回忆
文章还提到有尼克松的私人医生和《纽约时报》的记者到场,却没有提及他们的名字。但至少可以看出,外交部的通知中没有提到尼克松,实际到场的人中也没有他。而事实上,就在这一天,尼克松夫妇正在李先念副总理等人的陪同下游览长城和定陵,这个消息不仅在中国报纸上以巨幅照片登出[ 15 ] ,也通过记者发回了大洋彼岸的美国。由此看来,盛传尼克松访华期间亲自观看了针麻手术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

2 赖斯顿不是尼克松访华时的随行记者
辛育龄教授提及的那位《纽约时报》记者是不是赖斯顿呢? 按照当时《参考消息》上
的介绍,赖斯顿是当时《纽约时报》的副社长,在美国新闻界地位较高,在政界也有一定影响[ 16 ] 。在尼克松访华之前,他曾经于1971年7月8日—8月26日对中国大陆进行了7
242① 24日上午尼克松夫妇登上了长城,一同前往的还有罗杰斯国务卿,基辛格是否同往并不清楚。但是下午他的确参加了与中方的会谈。

 2期黄艳红:针刺麻醉向美国传播的若干史实的考证
周的访问[ 17 ] 。其间他成功地采访了周恩来,并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全部谈话记
录[ 18 ] ①。在此次谈话之前,赖斯顿已经得知尼克松将要访华。当谈话快要结束时,赖斯顿提出是否有可能见到毛泽东主席时,周恩来总理回答说不太可能,但是认为他可以下次随尼克松总统一起来。赖斯顿当场就说他不打算来。还开玩笑说,从那时到尼克松访华之前,自己会为尼克松伤脑筋,他来了中国之后,就让周为他伤脑筋。

而且,在尼克松访华期间,《参考消息》转载的外国报刊的文章中,没有出现赖斯顿的
文章,只有1972年3月5日转载了一篇赖斯顿于3月1日发自华盛顿的对尼克松访华的
评论文章,评述了尼克松抵达华盛顿的机场演说。不过,《参考消息》却转载了一篇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关于美国记者在中国的消息,这是由一位名叫弗兰克尔(Max Frankel)的记者发回的报道[ 19 ] 。可见,随同黑格将军参观辛育龄教授主持针麻手术的《纽约时报》记者应该不是赖斯顿,有可能是弗兰克尔。以赖斯顿在当时中国的影响,《参考消息》不大可能漏掉他的有关文章,如果赖斯顿当时来了中国,他也不会不发文。而且,从《纽约时报》报社方面来考虑,他们也不大可能派同一个记者在短期内连续两次来中国。

还有,辛育龄教授在那篇回忆文章中提到,当时《纽约时报》的记者说“我不再认为是
神话了”,显然,这应该是第一次亲眼看到针麻手术而发出的感慨。如果是赖斯顿,他应
该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此前他在访问中国时,就已经至少参观过一次针麻手术了。这在
下文中将会得到详细阐明。

3 最早向海外报道针麻的不是赖斯顿
赖斯顿没有随同尼克松访华,更没有在尼克松访华期间参观针麻手术。那么,为什么
很多人在谈到针麻向海外传播的历史时会提到他呢? 有人考查了赖斯顿对针刺术的传播
和宣传的一段历史后指出, 1971年赖斯顿在华期间曾因患阑尾炎,接受过一次阑尾切除
术治疗,手术中使用的是常规药物麻醉,术后感到腹胀不适,接受了针灸治疗。回国后,赖
斯顿撰文在《纽约时报》上介绍了他的手术情况,这对针刺术在西方的传播起了较大的作用[ 20 ] 。事实上,在1971年7月26日的《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这篇介绍亲身经历的手术的长文中,赖斯顿仅仅提及了中国正在进行针麻[ 21 ] 。当然,以赖斯顿当时在新闻界的地位,又因为有亲身经历,足以引起美国人乃至整个西方对中国针刺术的关注了。并且,归国途中在东京逗留的时候,赖斯顿夫妇还接受了哥伦比亚电台的一次访谈,在访谈中也谈到了赖斯顿的手术和针灸[ 22 ] 。

在接受此次访谈之前,赖斯顿在发回《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讲述了自己和太太在上海华山医院观看针麻手术的情况,但是他认为自己在这方面不是专家,有些情况不大容易判断[ 23 ] 。

其实,此前《纽约时报》已经刊登了比赖斯顿更早到达中国的美国人发表的四篇有关
中国针刺术的报道,其中有两篇是关于参观针麻手术的。一篇是同为《纽约时报》记者的托平( Seymour Topp ing) 1971年5月23日报道的关于先到达中国的两位美国生物学家高尔斯顿(ArthurW. Galston)和赛纳(Ethan Signer)向他讲述的参观针麻手术的故事[ 24 ] 。243
① 这篇谈话记录很快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发表(《参考消息》, 1971年8月15日) 。

还有一篇就是随其父亲访华的西莫·托平的太太奥戴丽·托平(Audrey Topp ing) 5月12日发自武汉的报道,报道中她声称在武汉医院通过圆形观摩窗观看了针麻手术[ 25 ] 。还有文献称,最早在中国参观针麻手术的美国人是斯诺( Edger Snow) 。1970年,中
国方面为这位备受毛泽东欢迎的美国记者安排了3项有意思的活动[ 26 ] 。第一项就是在反帝医院(今协和医院)参观还处于保密状态的针麻手术;第二项就是毛泽东主席邀请他到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国庆典礼,后来这一照片被刊登在《人民日报》的显著位置[ 27 ] ,向美国政府发出意欲改善中美关系的微妙信号;第三项就是毛泽东与他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请他将有意邀请尼克松访华的意思转达给美国政府。不过,斯诺回美国后并没有立刻发表有关中国进行针麻的文章。他首先在意大利《时代》周刊上发表了他与周恩来的部分谈话内容,然后发表了与毛泽东主席的谈话,直到1971年4月25日他才发表一篇谈及中国医疗方面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描述了在协和医院看到的用针麻做的流产手术。他称其为“用针灸来麻醉”[ 28 ] 。有可能是因为斯诺的描述并不是很详细,当时人们主要关注他发表的前两篇有关政治的文章,并且文章发表在意大利而不是美国的刊物上,再加上此时中美关系仍没有得到缓和,人们还没有开始普遍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斯诺在中国参观过针麻手术并进行报道的事。当然,还可能因为赖斯顿是当时正活跃在美国新闻界且久负盛名的专栏作家,又有亲自感受中国针灸术的经历,加上他详尽的报道和电台的专访,人们更容易记住他对中国针刺术(包括针麻)的传播所起的作用。

4 尼克松访华对针麻向美国传播起了推动作用
我们的考证否定了尼克松本人参观针麻手术的说法。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尼克松
访华这一事件对针麻向海外的传播不起作用或者作用很小呢?

首先,尼克松访华代表团部分成员观看了针麻手术,回国后进行了宣传,这自然对针麻向海外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尼克松访华对针麻向海外传播的推动作用,应该说还不仅仅表现在这一件事上面。事实上,人们对赖斯顿等人的文章的关注,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总统宣布访华而引发公众对中国产生了兴趣。尤其在尼克松访华前后,美国形成了一股“中国热”,包括中国的食物、电影、服饰,毛泽东的书、医学(当然包括针灸)等等,都引起了美国人的强烈兴趣[ 29 ] 。而且,赖斯顿等人能够来到中国,也与通过“乒乓外交”中美关系开始解冻,尼克松要派基辛格来华为其访华做准备工作这些举动有关。

事实上,西默·托平和赖斯顿能够来华,也是周恩来的意思[ 30 ] 。当时,中国倾向于邀请对中国表示“友好”的人士来华。西默·托平是当时加拿大外交官朗宁(Chester A. Ronning) ①的女婿,赖斯顿以批评美国政府的政策而闻名,此前他们虽多次申请来华,但未获批准。

在他们之前被邀请来中国的两位美国生物学家也是反越战的重要人物,他们正是在去了
越南之后才得知可以顺道访问中国的。这些能够来华的人士基本上都是对中国比较好奇
和同情,或者是对当时的美国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他们来华之后多数受到了周恩来的
244
① 这位在中国出生的外交官先生与中国(领导人)一直保持着亲密关系。
 2期黄艳红:针刺麻醉向美国传播的若干史实的考证

接见。

尼克松访华代表团回国时还携带了一个针灸穴位人体模型,在2002年为纪念尼克松
访华30周年在北京和上海举行的《和平之旅》展览中曾展出过[ 31 ] 。再加上他们回国后的一些介绍,自然也吸引海外尤其是美国对中国针麻的关注。还有,此时包括针灸在内的替代医学开始受到美国人的关注。正如厄利特(George A. Ulett)所说的,尼克松访华回国后,把传统的针刺介绍给了对新时代思想和替代医学着迷的美国[ 32 ] 。

其次,更重要的是,尼克松访华开启了中美交流的大门。尼克松访华是中美关系向正
常化迈出的十分重大的一步,这也自然会促进中美文化的进一步交流。随后,越来越多的
美国人乃至整个西方国家的记者和学者才有机会来中国访问,进一步向世界传播中国的
针麻。1973年,美国科学家看到了关于两只兔子交叉灌流产生针刺镇痛的实验的彩色纪
录片[ 33 ] 。1973年,美国还曾派遣一个医学代表团来中国,其中还考察了针麻的机理研究和临床开展状况。

尼克松访华对于针麻在海外的影响,不仅仅涉及美国,而且波及全世界。从《人民日
报》的报道来看, 1973年及以后的几年中,几乎每一位访问中国的外国元首都观看了针麻手术。

5 回顾与讨论
在中美关系解冻的过程中,针麻作为中国独有的文化现象被介绍给美国人。中方安
排美国人士参观针麻手术,自然也是将其作为对外宣传的一种手段。由于中国当时所处
的特殊国际环境,针麻就像乒乓球一样,是中国人在被世界长时间隔绝以后带给世界的震
惊,以及当时中国人认为能够拿出来向外人展示的东西。也像“乒乓外交”一样,尽管有
着重要的政治意义,针麻的参观宣传也还是属于文化交流的层次。但是,与乒乓球不同,
针麻不仅是现代人发掘出来的中国独有的文化资源,也被认为是在现代医学发展中具有
生命力和实用价值的事物。针麻手术多次被来华的外国人士(当然包括美国人)参观和
介绍。但是,“乒乓外交”得到了公开宣传,而针麻的参观却没有在中国进行广泛宣传。
这一方面由于“乒乓外交”是中美解冻的第一件文化事件,另一方面也许与当时针麻的机理尚不清楚仍然处于半保密状态有关。

与其他文化交流活动一样,针麻只是在中美关系解冻过程中的一种添加剂,它的作用
在于引起了美国人对中国的兴趣。所以说,那些关于尼克松访华与针麻向美国传播的不
少故事是一些中国人一厢情愿的结果。尽管参观针麻手术有可能是美方要求的内容①,
但是针麻仅仅是美国人对中国感兴趣的一项文化内容,不是中美关系的核心内容。我们
知道, 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核心任务是拟定和发表《中美联合公报》,明确中美政治关系的基本原则。然而,急于获得世界认可的心理使得中国人很容易将针麻当作尼克松访华本身的重要内容之一。
245
① 辛育龄在回忆文章中提到,在尼克松来华之前,周恩来曾事先派叶剑英去参观针麻手术,以便为应尼克松访华团的要求参观针麻手术做准备。

中 国 科 技 史 杂 志30卷
还有,当时来华的“友好人士”接受的是中国人精心安排的活动,而他们自己可能并
不清楚这些是精心安排的。1972年前后,这些外国人士来华后的几乎一切外出活动都是
安排好的。参观针麻手术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内容。且不说通过圆形观摩窗和使用镜子,
外宾们能否看到真实的情况,就算是在外宾的要求下,手术前察看病人,现场观看并询问
记录,会后还与有关医生讨论等等,这些外行人士能否辨别真假也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
题。所以,后来就有学者提出过质疑。庞瑟(Gary Posner)就指出了罗斯菲尔德(Rosen2
feld)博士以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为基础而发表的一篇文章[ 34 ]里一张照片的技术性错误,包括常识性的,如人的心脏的位置;还有外科手术方面的,如把整个胸腔打开,而没有呼吸机的帮助,病人不可能存活。

他得出的结论是:要么是罗斯菲尔德弄虚作假,要么他受到当时中国特殊情况下对外宣传手段的欺骗[ 35 ] 。赖斯顿等人也曾拍摄过针麻的照片,照片中接受手术的患者面带笑容。赖斯顿等人还描述了看到接受手术的患者还在手术中或手术后喝下桔子汁,手捧红宝书的细节。不过,赖斯顿指出, (当时)少数几个允许来华的美国人没有能力判断甚至不能理解很多中国所展示的事情,包括针麻[ 23 ] 。

对于针麻的有关历史,我们应该像赖斯顿对待针麻活动本身一样,如果无法判断,那么就尽可能地描述它。或者更应该像庞瑟对那种宣称针麻似乎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说法的具体细节提出质疑那样,对有关针麻的历史叙事也提出质疑,并寻找出更为清楚和准确的答案。


参 考 文 献
1 (美)尼克松. 尼克松回忆录[M ]. 裘克安, 等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79. 241.
2 我国医务工作者和科学工作者创造成功针刺麻醉[N ]. 中西医结合的光辉范例———欢呼我国创造成功针刺麻醉
[N ]. 人民日报, 1971207219.
3 杜野岚,李沛. 近代针灸在德国的发展[ J ]. 中国针灸, 2001, (6) : 379.
4 张维. 张香桐传[M ]. 上海: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3. 316.
5 韩济生. 针刺镇痛原理[M ]. 上海: 上海科技出版社, 1999. 1.
6 朱兵. 针灸的科学基础[M ]. 青岛: 青岛出版社, 1998. 277.
7 王本显,马文礼. 中医药及针灸在美国的历史、现状与展望[ J ]. 中国针灸, 1999, (8) : 503—506.
8 BealM W.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BodyWork: Traditional andModern Biomedical Concep ts in Holistic Care———Con2
cep tual Frameworks and Biomedical Developments [ J ]. Holistic N ursing Practice, 2000, 15 (1) : 78—87.
9 林声喜. 中医针灸在美国第一个州立法经过[ J ]. 中国针灸, 2001, (8) : 458—460.
10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刊登多克·巴尼特文章:《尼克松的中国之行———期望得到什么》[N ]. 参考消息, 19722012
21.
11 外电报道:赖斯顿抵香港发表谈话[N ]. 参考消息, 1971208228.
12 专访章含之:亲历中美“破冰之旅[N ]. 国际先驱导报, 2007203201.
13 外电报道:尼克松总统和夫人观看体育表演[N ]. 参考消息, 1972202225.
14 辛育龄. 记尼克松访华团参观针麻手术[ J ].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8, (9) : 515—516.
15 尼克松总统和夫人游览长城和定陵[N ]. 人民日报, 1972202225.
16 赖斯顿简介[N ]. 参考消息, 1971207207.
17 外电报道:赖斯顿抵香港发表谈话[N ]. 参考消息, 1971208228.
18 Transcrip t of Reston Interview with Chou [A ]. Durdin T etc ( ed) . The 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 C ]. New
246
 2期黄艳红:针刺麻醉向美国传播的若干史实的考证
York /Chica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81—106.
19 (美)弗兰克尔. 尼克松的中国之行:一位不速之客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访问[N ]. 参考消息, 1972202223.
20 吴根诚. 谈中国针灸术传向美国的一段史实[ J ]. 中国针灸, 2002, (12) : 845—846.
21 Reston J. Now, AboutMyOperation in Peking [A ]. The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 C ]. New York /Chica2
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304—311.
22 Eric Sevareidps Interview with James Reston [A ]. The 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C ]. New York /Chica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337—357.
23 Reston J. Faith inMao Is Part of the Cure [A ]. The 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C ]. , New York /Chica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314—317.
24  Topp ingU. S. Biologists Tell of Scientific Gains [A ]. The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 C ]. New York /Chica2
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289—291.
25 Top ing A. Acupuncture Used asAnesthetic in Heart Surgery[ C ]. The N ew York Tim es Report from Red China [ C ]. New
York /Chicago: A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72. 302—303.
26 卓爱平. 归去来兮:斯诺的几番中国行[ J ]. 党史天地, 1999, (4) : 13—15.
27 毛泽东主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N ]. 人民日报, 1970212225.
28 (美)斯诺. 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中国医疗革命[A ]. 美国友好人士斯诺访华文章[ C ]. 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1971. 21—26.
29 德新社报道:美国出现的“中国潮”[N ]. 参考消息, 1972202222.
30 (美)西默·托平. 在新旧中国间穿行[M ]. 原新牧译. 北京: 中国工人出版社, 2003. 1—5.
31 吴根诚,曹小定. 针刺疗法走向世界的历史与影响因素及几点思考[ J ]. 中西医结合学报, 2003, (4) : 247—251.
32 Ulett G A. Acupuncture, Magic, AndMake2Believe[ J ]. The Skeptical Inquirer, 2003, 27 (2) : 47.
33 BealM W.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BodyWork: Traditional andModern Biomedical Concep ts in Holistic Care—Con2
cep tual Frameworks and Biomedical Developments[ J ]. Holistic N ursing Practice, 2000, 15 (1) : 78—87.
34 Rosenfeld I. Acupuncture GoesMainstream ( almost) [ J ]. Parade, 1998, 16: 10—11.
35 Posner G. Questioning Dr. Isadore Rosenfeldps China Acupuncture Story[ J ]. The Skeptical Inquire, 1999, 1999, 23 ( 4) :
5—6.
Documen tary Research on the Spread of Acupuncture
Anaesthesia from China to USA
HUANG Yanhong
( Institute for the History of N atural Science, CAS, B eijing 100010, China)
Abstract During the thawing of China2USA relations in 1970 s, there were many cultural ex2
change activities between China and USA that went on along with Richard Nixonps visit to China in
1972. The sp read of a popularmedical p ractice, acupuncture anaesthesia, to USA was one of the ac2
tivities. It gave rise to all kinds of legends and storie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Nixonps visit and
the sp read. By reviewing this phase of history and clearing up relevant facts, inconsistency and lack
in the legends and stories are indicated, and origins for some p lots in the legends and stories are
found. Acupuncture anaesthesia actually acted as an additive in the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USA, and caused the American peop le to be interested in China.
Key words Nixonps visit to China, acupuncture anaesthesia, James Reston, China2USA rela2
tions
247


《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0卷 第2期(2009年) : 240—247
The Chinese 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Vol. 30 No. 2 (200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