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705
首页 - 博客首页 - 芦笛文集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老兵驳斥极左分子苏铁山
作者:waterloo0165
发表时间:2010-06-07
更新时间:2010-06-07
浏览:568次
评论:0篇
地址:99.
::: 栏目 :::

请看极左 份子们的良知泯灭到何种地步
——驳《苏铁山:在历史大背景下的张志新案》致苏铁山书

铁山:

看到你的“高论”实在为你感到悲哀,同时又觉得好笑,你总是替暴政和暴君辩解和开脱,没有见过你同情“因言获罪”的被害者,替被残酷折磨而死的同胞们讲一句公道话,揭露和批判“以言治罪”的反动本质和残酷性。你这也叫革命?也叫红色?也叫马克思主义?红色是什么?难道是推翻一个独裁专制政权建立一个更加独裁专制的政权?你说““张志新案”在那个年代(1969——1975)是一个正常处理的案件”,那么那个年代又有哪个案件不正常?那么希特勒时代屠杀犹太人是不是也是他那个年代的“正常”?蒋介石杀害众多的革命志士也都根据“惩治奸党条例”,依你的逻辑也是蒋介石时代的“正常”?

你讲是 “割破声带”,不是“割断喉管”,并借此大做文章,请问,难道割破声带就不残忍?实施酷刑“割破声带”防止临刑前的“犯人”讲话,这意味着什么?就是在蒋介石时代,“不死的王孝和”也是高喊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政权!”的革命口号壮烈就义的,国民党反动派并没有割破他的声带,也没有用绳子勒住它的脖子。就是西藏农奴主、德国法西斯、美帝国主义和伊拉克现政权处决萨达姆,也都未见到用此酷刑,萨达姆刑前还发表了讲话并且嘲笑了前来观刑的伊拉克官员,从而捍卫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你号称共产党,马克思主义者,最彻底的人道主义,你竟然如此害怕一个临死前的囚犯讲话,不惜动用如此禽兽不如的酷刑,你到底是信仰什么,实行的又是什么,你创造了什么样的世界纪录?真是残忍之极,无耻之尤!

难道许多犯人被割破声带,张也被割就成为应该?“许多犯人都被割”,就更加证明那是时代与制度的残暴和罪恶,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文革的发动者,必须要对这种滔天的罪行负最大的责任!你对这样多的人被施以法西斯酷刑不仅是无动于衷,甚至还强词夺理,变相歌功颂德,你的人性哪里去了?虽然跟你是老朋友,但我也难压怒火,不得不表示我的义愤。因为,张志新案这类暴行太令人发指太令人震惊了,你竟在这件事上发难!

做为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首先就应当是一个民主主义者,一个人道主义者。连民主政治都反对,连最起码的人道主义都不讲,还侈谈什么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 一个根本不相信共产主义社会能够实现的人,却还标榜自己是什么“革命左派”,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

我认为,不管割破哪里,都是极端残酷的法西斯暴行,都是不可饶恕的罪恶,不管他是谁,不管他高喊着多么冠冕堂皇的“革命”口号,如果他干下了如此惨无人道的勾当,犯下了如此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那都是没有什么“阶级性”好讲的,那都是禽兽不如,那他决不是什么无产阶级,也不是资产阶级,就连封建统治阶级都不如,他就是豺狼虎豹,他就是魑魅魍魉,他就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和毫无人性的凶残罪犯!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试看将来之历史,必会将残害生灵的魔兽揭露到光天化日之下,让他们现出原形,必会将他们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接受人类的审判!

以言治罪,大兴文字狱、实行酷刑峻法,这种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直到今天还没有得到彻底清算,还在流毒于中国的社会。那些自封为“左派”的极右法西斯份子们至今还在对这些暴行唱赞歌。但是,乌云毕竟遮不住真理的太阳,历史是不会忘记这残忍与黑暗的一幕的,那些暴行与罪恶,是任何人也搬不走抹不掉的。而对于这一切暴行应该担负最大责任的人,必将会为此而付出应有的代价,那就是,他不可避免的一定会遗臭万年,谓予不信,就请拭目以待!

你“引经据典”,证明毛远新权位排在黄欧东之后,这管用吗?你难道不知,江青排在陈伯达之后,林立果职位远低于吴法宪,他们谁的实际权力更大,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意装糊涂?你瞪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欺骗现代无知的青年,公然利用国人的无知以售其奸,你还有良知吗?你口口声声说别人缺乏根据,那么你的根据在哪里?请你也把证据拿出来,怎么你的分析,你的调查,你的话就是真凭实据?张志新有缺点有错误就该杀?她也想活命就不值得推崇?李秀成、瞿秋白也曾乞活你知道吗?难道就不是英雄?列宁在遇到土匪时下令不准抵抗,让卫士们缴枪;“伟大领袖”在秋收起义失败后被俘,在押送途中,为了活命,他掏出几块大洋贿赂看押他的敌兵,乞求放他一马,并没敢英勇抵抗,没有舍生取义,更没有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这比张志新的乞活光彩多少?你“阳谋史学”家作何解释?是不是叫做“机智灵活”或者“曲线救命”?然而对于刘少奇,仅仅是接受了赵恒惕送的几本四书,就被他定性为“变节行为”,这是几重标准?你为了妖魔化一个仅仅是因为言论而被残酷杀害的弱女子张志新,无所不用其极,竟然拿出此事来贬损她,你还配做一个男子汉吗?

你借机把自己的“光荣”事迹宣扬了一番,好像你的一生无懈可击,像个英雄,果真如此?你的所谓“事迹”,其实根本无法与张志新相提并论,差的太远,有如天壤之别,要我讲讲吗?

如果要想妖魔化一个人,就把他所有的负面行为集中起来,再加以放大;如果要想神圣化一个人,就把他所有的正面行为集中起来,再加以放大,这就是专制暴政下的评价人物的法则。你对张志新,用的就是两项中的前一种,对她妖魔化。如果把你苏铁山做过的那些烂脏事集中起来,再加以形容描绘一番,吾恐你的形象就要比张志新的更加不如,不是吗?

你还说:“然而到了1979年却被别有用心的人 挖掘了出来,歪曲、篡改、编造,改写成否定“毛泽东时代”,否定“毛泽东”的“阴谋史学”故事。“张志新案”成为了他们抹黑毛泽东时代的工具。”,“…… 而是通过林彪、“王张江姚”和毛远新的“传递”,将目标最终锁定在“毛泽东时代”和毛泽东本人的身上。” 批判毛远新就是“非议”毛主席?即便就是直接针对毛主席,他有错误为什么就不能“非议”? 难道对于他只能歌功颂德?我问你,为什么同样是革命的领袖人物同样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其他人都可以被“非议”,甚至被他打成“反革命”而害死,例如刘少奇彭德怀,而他就连批评一下都不行,这是哪门子的“主义”?难道共产党、社会主义、革命“左派”也出了一个至高至尊至圣的“皇上”?

你们评判左和右的标准,就是“搞不搞信不信个人迷信”,信的就是“左派”,否则就是“右派”,这是你们的“土政策”,是根本不符合“左和右”的概念和定义的,是根本反马克思主义的,是根本不为国际国内共运和学界承认的,是完全荒诞不经的,是十分低级可笑的!

其实,按照你的逻辑,最大的“阴谋史学”是对“四人帮”的审判一案,特别是对江青,表面上是审判(毛主席夫人)江青, 实际上几乎每件事都与毛主席本人有关,那才是你所谓的更大的“歪曲、篡改、编造,改写成否定“毛泽东时代”,否定“毛泽东”的“阴谋史学”故事 ”;更更大的则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直接把“伟大领袖”给提溜出来,给他定性“晚年犯了严重错误”,其实何止是错误?还有,刘少奇案平反、彭德怀案平反、邓小平案平反、贺龙案平反、陶铸案平反、田家英案平反,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如果按你的逻辑,哪个不是“在那个年代(1969——1975)是一个正常处理的案件”,又有哪个不是你所说的“阴谋史学”?这些“阴谋史学”,个个都比张志新案大很多,你怎么就不去揭露“真相”?

说穿了,最为货真价实的“阴谋史学”,就是你的这种神化个人,宣传神仙皇帝式的“考证”,一切功劳归于“圣上”,一切过错推给别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残酷暴政描绘成“太平盛世”,制造史学上最大的谎言。神化毛泽东,大搞个人迷信,是最大的最严重的“阴谋史学”。你们这样做,包括你的这篇大作《在历史大背景下的张志新案》,难道不是“别有用心”?我看是“包藏祸心”,是企图否定改革开放,把中国人民再次推入到文革暴政的地狱中去!

什么叫“别有用心”?“别有用心” 犯法吗?如果不犯法,那就意味着法律上是允许的,如果犯法,请你拿出法律条文来。“别有用心”,是阶级斗争年月用来整人陷害人的一根棍子,喜欢使用这一词汇的人,才是真正的“别有用心”,他们想用此办法,影射别人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是“帝国主义反动派的奸细”,是“混进来的阶级敌人”,目的就是把人家打成“右派份子、现行反革命、间谍、特务”,从而堵上他们的嘴,借以收“杀一儆百”之功效,使暴政得以通行无阻,这其实是“包藏祸心”。你铁山竟然堕落到如此热衷于使用这一早已臭名昭著的阶级斗争为纲时代的用于陷害别人的名词术语的地步,真令我这老朋友始料所未及!

你们极左份子们很喜欢给别人上纲上线,扣帽子,打棍子,偏偏要给自己戴上顶红帽子,自封“正统”,冒充左派,言必称“革命”,一副“左貌岸然”的样子,其实是形左而实右,是地道的极右法西斯份子,是不折不扣的反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派,我们也回敬给你们这两顶帽子,请你们戴戴看。你们到处编造谎言,瞪着眼睛说瞎话,胡说什么“大跃进以及庐山会议迫害彭德怀是刘少奇邓小平的主意”,“文革也是刘邓的所为”,“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人是反动派造的谣”,根本不予承认。你铁山还算“明智”,知道一概否认不行,承认了个“饿死六百万”。你今天说张志新案是编造出来的,明天就可能“考证”出张志新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你们的这些个胡言乱语该怎么定性?当然不能称作是“阴谋史学”喽,姑且叫做“阳谋史学”,其实就是“御用史学”,根本是“谎言史学”。 建议你下一篇大作题目就叫做《在历史大背景下的江青一案》,好吗?

你说“只有极少数人是因为偏见,自觉的“非议”毛泽东的。”,你经过调查了吗?你的调查数据出自何处?告诉你,老夫就是你所说的“极少数”,不过我知道我的同志们却很多很多。如果允许对“他老人家”的晚年错误认真清理和揭露,不似如今官方媒体还在继续个人迷信的宣传,我相信,我的同志们的数目会呈现几何级数的增加!

即便我们真的是极少数,难道数目少就代表错误?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都当过极少数你不会不知道吧?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拿毛泽东那个“一小撮”人,5%的“反革命”来吓唬人,恐怕不灵光了吧?

现在是21世纪了,“伟大领袖”离开我们已经33年,实践表明,中国不但没有垮台,而且也没有大量饿死人,许多方面甚至发展得更好。事实胜于雄辩,更别说是狡辩了。神化个人是荒谬的,把党的领袖偶像化,把党的领导神权化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本质上是反动的!希望你不要再宣传假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个人迷信了,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相信这一套了,世界上没有万能匠师,地球上没有谁地球照样转,也许转得更好!
老兵 2009/06/08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aterloo0165写信]  [芦笛文集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