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718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柔一刀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痛宰小鬼子的感觉好极了——在美国学打网球(1)
作者:dokknife
发表时间:2007-01-21
更新时间:2011-05-12
浏览:2301次
评论:2篇
地址:165.
::: 栏目 :::
小材大用
医学图片瞬间定格
Med_Hx_医史典故杂
US/CAN_Med_Sch_美
EASTvsWEST_东西方
MedEdu_医学科普
Med_Arts_Social_医
MD_行医生涯
FELLOWSHIP_专科研
RESIDENCY_住院医学
MATCH_住院医申请/
USMLE_考版
他山之玉_好文收藏
刀客本色_温柔一刀
陈糠烂谷
胡说八道
附庸风雅
医学新闻与进展

痛宰小鬼子的感觉好极了——在美国学打网球(1)

力刀



  网球,曾被号称“贵族的运动”。没说的,那一定是在“旧社会”,只有贵族、富裕大户人家才玩得起的运动了。可咱在国内时,到大学毕业也没机会摸过网球拍上过网球场啊。偌大的省城也就省体育馆有一片网球场是给省队训练的。只有周末才对外。可这对外也就是有身分的人物们--如国家“公仆”官员们、大学教授和大牌儿医生们才有资格去玩的。医学院一帮大教授们嫌每周打一次不过瘾,到校办闹腾,才在学院开了个土场地,能平日里也准“贵族”一把。俺毕业留校当了外科医生,才有幸不时去与主任、大教授们玩一回,当过几次“替补贵族”。

  真正学和尽兴享受打网球的乐趣,还是“洋插队”到美国以后。

(1)百分之一BONUS交了网球入门学费

  95年转到芝加哥大学工作,瞧见校园里那么多质量上好的网球场,那么多学生、男女老少打网球,俺也心痒痒了:虽说“人过三十不学艺”,咱也眼瞧着奔四十去了,可冲这不要钱的好场地,咱也得过把“贵族”瘾再说。学!说干就干,当即开车奔体育用品店买家伙去。进门直奔挂展网球拍处,看都不看,二话不说就那最便宜的19.9美元一把拍子拿了就走--那时俺穷,连富农都算不上啊。

  俺刚开练,即不认识人,也不好主动拉人家陪俺练--水平太次,上不得场面呐!俺只是闷头自个单练发球,上百上千地发啊、发啊。由于大力发球最后发力来自右脚尖,俺又是到场上就要玩命的主,所以,才两个月一双NIKE鞋左脚那只鞋还挺新的,就把右脚那只磨得鞋尖穿帮露趾头了!球拍弦也不到两月就得换一次,光这两项就要开销50刀乐以上。夫人月底结账就叫开了:你这“贵族”玩法,俺可支付不起啊!不光夫人,俺自个也肉疼啊--才体会到“这网球是TMD有点”贵族“味道。咋办?穷有穷的玩法:球,俺就满世界捡人家不要的旧球;右鞋尖穿帮了,就垫块胶皮再贴上坚实的电工胶布。俺有个VISA卡,每花100刀乐就给俺1%回扣,包括俺用它支付其他帐款,如付房租、买车贷款等大款项开支。俺每月能攒个40-50刀回扣来。那个卡与SPORTMALL有合作,用它买体育用品则可得5%回扣。俺就在SPORTMALL的清理中心一次买它5双结实的NIKE、ADIDAS或REBOK篮球鞋,买5双则可得50%减价,划20刀一双。有可能,俺甚至多挑两三只右脚鞋--反正俺右脚总比左脚穿得费,! 2或3:1就能达最大效益。这样,一年的鞋就有了。球拍弦呢,挑DURABILITY是9号以上的最结实那类。这些,都是那1-5%的回扣包了。夫人就不再抗议俺去假“贵族”一把了。

  有了充足的粮草武器弹药,俺就有了“贵族”似的底气了,练得更上劲刻苦。两个月后,俺的大力发球很有威力了。一次,正自己练发球呢,旁边一位看了好一会,便主动要求与我对练,俺好开心啊:终于能上场与人对练了。从那以后,就常有机会与人对练了。半年后,能与人打上几个回合了。一天,与一位打完一局比赛休息时,他看见俺的球拍,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要用儿童拍?你要用我这样的成人拍子那你的发球和抽球就更猛了。俺才明白过来:网球拍子有成人和儿童型号之分!我只好老实告诉他:因为俺不懂,而且这拍子便宜!

  就是用这把儿童拍子,靠着VISA卡的1%回扣做学费,练了半年,入得网球的门!

  虽换了一把成人拍,可仍是最便宜的45刀一把。练的更刻苦。忘不掉,那是95年6月中的一天,芝加哥遭热浪袭击,气温华氏100度,光膀子练了3小时,喝掉2大罐水。回家看电视得知,那一天芝加哥热死了586人!有个球友说我CRAZY!我告诉他,这对俺不算啥,当年在河南上大学和在武汉读博时为参加全国大运会和部属院校蓝、排球赛,放暑假盛夏43-45摄氏度,俺们是穿着游泳裤头大晌午照练!

  俺常与一帮好在芝加哥大学网球场玩的黑兄弟们扎堆儿练摊儿干仗。那些夥计们各个一身腱子肉,又是玩网球多年的球痞。刚开始入伙,俺成了他们的拳击沙袋和陪练,打得俺满地找牙不分南北。可俺就是不服输,满场奔跑救球,NEVER QUIT UNTIL KNOKED DOWN。他们也喜欢我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每次我一去,总让俺优先打--尽管有的已排队等了好一会儿了。在与这些善良友好的黑兄弟交手过程中,俺的球技也大长,一年后就从刚入伙时的队尾巴将之一个一个赶超掰倒,打到八彪骑的地位,第二年进入五虎将,到俺离开芝大前稳坐上了第三把交椅。最后一次与他们相遇,告之俺要离开芝加哥到NY谋生去了,感谢他们的款待,珍惜与他们这几年结下的球场友谊。我们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赛完拥抱惜别。他们留言:C’OMBACK, LET’S FIGHT MORE!

  我至今仍很怀念芝加哥大学网球场上那些带我入门的善良友好的黑兄弟们。有机会回去,我还要去找他们痛痛快快地干一仗。

(2)痛宰小鬼子的感觉好极了

  到纽约长岛做住院医。刚来时特忙再加上环境不熟,也没球友,憋了3-4月没打球。待逐渐安定下来,球瘾就发作了。这时候,虽仍不富裕,可毕竟看到了光明的“钱途”,就鸟枪换炮了。趁商店大清仓时,一气以99刀/把处理价买了两把原零售价要$250的好拍子。医院旁边就有一网球场。没有对手,还是老法子:自己单练。没多久,就有人找上前来,以球会友或过招了。到冬季,室外不能打了,就去室内网球俱乐部打。可长岛尤其俺那医院附近都是富人居住区,室内网球俱乐部会员费和每次小时场地费哪是俺这才看到“钱途”但没钱的穷汉子住院医生可付得起的?没辄,开车到十几里外无年会员费、场地费也便宜得多的公众室内网球俱乐部去打,而且要到夜里11点以后的便宜时段。

  到室内网球俱乐部去打更是存在球友的问题。夏天室外打的球友不能在俺希望的时间打,俺晚11点去了又难碰到象俺这号没有固定球友来的流浪单身汉。俺主动找人问询,多是遭人白眼。那个让人难受劲啊!俺就跟乞丐差不多。一次,碰到三个彪悍的鬼子来打球,俺估计是打双打三缺一,就厚脸又凑过去问。正如俺所料,缺一!俺主动替补进去。当然,他们是很怀疑俺的水平,说:你先打着,反正那个夥计还没来。那意思是,先让你陪俺们玩,一会儿来了人,你就走吧。可一打,俺的水平比他哥仨不差不说,还高一点!他们轮换了搭档,最后又让最好的那个跟俺打一局单打,俺都胜出。其中一位还有点不服,自我圆场道:“俺腿老了,跑不快了。要不。。。”那意思是哪有你的份!俺问他多老。他说39奔40了。俺笑道:“夥计,俺真嫉妒您呐,您正当年嘛!俺都奔45去啦”!他不信,俺拿出驾驶执照让他看,唰,他闹个大红脸!这一战奠定了俺在他们中的领袖地位。打完球,交换电话号码、约定下次再战时间。得!俺从此就有了打球的固定搭档。

  虽说那公立室内网球俱乐部价格便宜,可也得每次20美元。这几个鬼子好赌,每次打球一场要10刀乐。以输者交场地费。正好!俺想俺可不是您几个的省油灯。俺还想省点钱呢!走马灯似地换对子打啊,打啊。一冬季打下来,算起来,俺赢多负少,基本上是他哥儿仨替俺垫了一冬季的场地费。
 
  5-10月是打网球的黄金季节。从长岛495的18号出口出来是MAURICE公园,一帮小鬼子们长年在那儿叫劲,一球友引俺到那儿下场子玩,参加他们自己搞的循环赛。

  第一次参加他们的循环赛,第一轮以两个6:0干掉一大洋马,那家伙被剃了秃头气得恼羞成怒当场摔坏两把拍子--那可是阿加西用的那种型号,零售一把要值180刀乐呢。让俺心疼的只想对他说别摔了,给俺拍子,俺让你赢算了。第二轮,打掉一20多岁的波兰人,气的那家伙也跳脚摔拍子(不过没摔坏),嘴里还叽叽咕咕地波兰语不停。

  次日下午气温华氏90多度,先鏖战2个半小时打掉一位三十岁的菲律宾人进入了决赛,决赛对手是一20刚出头白小鬼,昨天在他那个区先打出线,以逸待劳气势凶凶正急不可耐等着要斩俺下菜。俺歇了两个多小时后开打。开局俺手气不错6:2胜了首局,第二局俺有点体力下降,稀里哗拉就2:5落后,眼看要送他一局了。旁边的观众们也给他叫好助威。要知道俺是开了十几迈外来的“老”中,一个ALIAN,那帮鬼子们都是家住附近,是相互认识的公园常客,没一个认识俺更别说向着俺的。这一下可惹得俺杀性胆边生,俺看出小鬼子的喘气已不匀了,当然俺喘得更不匀。俺使出当年韩健大战林水静时使的牛皮糖战法,又削又吊,伺机反攻他反手位,再加上大力发球的威力,楞是把比分一分一分赶回来,打成6:6,TIE BREAK!俺救起的好球之多之绝,让旁观的替那小鬼叫阵的当地观众们和小鬼他老爹都叹为观止,为俺动容了!最后,俺7:5反败为胜,以2:0取胜,让全场围观的楞是佩服不已,连对手和他老爹都直摇头:“CAN NOT BELIEVETHIS”!赛后一聊,俺快和他老爹一般年龄!大他24岁!! 球龄才6年,而他打球已十年有余!

(3)再宰小白鬼

  一个月后又一轮循环赛开战。俺一路顺风,斩了一小白鬼子和一小日本鬼子,进入决赛,这次是俺先胜出,以逸待劳等着下半区的出线者和俺对决。这之前,先宰掉的小白鬼子跟俺打了个2:1不服输,在场下TRASH TALK,说俺的招法不规矩,俺也懒得理他,由他说去。俺接着打那个日本鬼子一小时内两个6:1解决战斗,打的小日本鬼子连东京在东边还是西边都不知道了,输得心服口服,跟俺又握手又点头的。那小白鬼子又偏偏是打不过这小日本鬼子的,在旁边看俺一脸杀气,如此轻松痛宰了小日本鬼子,老老实实地也过来向俺祝贺。再无废话。

  晚上刚下班回家进门就接到上次被俺打败的白小鬼的电话:他在下半区胜出,要俺与他今晚决赛。嘿,今天老刀当班操刀切了一天人肉,一身血腥气还没来得及洗净可就找上门来啦。扒两口饭,开车二十多分钟赶到赛场,小鬼正与他老爹和第一轮被俺宰了牢骚酸话不少的那位热身呢。小鬼子与他老爹同在下半区在半决赛相遇,老爹放弃与他之战,让小的少打一场节省体力,想这次好好宰俺报上次的仇。练了十分钟就让开打。第一盘俺一路顺风5:1领先,一不留神让他撵到5:4,俺喘喘气,定下神,四个发球均是直接得分,赢了首盘。第二盘几乎完全相同,又是5:1俺领先,他老爹和那帮旁观叫阵的看大势已去,不吱声离去了。又是到5:4,俺最后发球局结束战斗,这回一直压着他打,打得他服服贴贴。

  一个小时多点回到家,太座惊问今天怎么这么守时回来这么早,俺说完事了嘛。洗过澡,半个西瓜一吃,两瓶冰镇啤酒一喝,身段就柔软起来了,躺在沙发上看美国网球公开赛阿加西痛宰对手,那真叫舒坦!

尾声:进军雪城

  冬天在俱乐部玩耍久了,认识了另外几个老美,相互打得多了也对脾气,他们约俺参加他们的队伍打USTA的业余队式网球循环赛。俺当然一口答应。一个赛季下来,俺作为队里第一双打选手参赛7场全胜,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俺这只队伍竟然在有十二个队的分区总积分居第二位脱颖而出参加季后赛(REGIONAL PLAYOFF)。而四场季后赛,俺和一位南朝鲜华裔搭档获得二胜二负,我们的队伍终于获得纽约大都市地区REGIONAL冠军,得以参加在雪城(SYRUCCUS)举行的全纽约州决赛!

  自费路宿、与同学换了医院值急诊班次又到系里请了一天假凑够5天,奔赴雪城啦!最后,经过4场苦战,我们的队伍又是2胜2负,我和搭档也是2胜2负,以小分计算,我们获得了州赛亚军!俺这半路出家学网球,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参加USTA,居然闹了个州里亚军,没料到,更别提多高兴了。在球场上拼打,不论输赢,我都高兴,当然,若赢了那比我年轻得多的小伙子,俺就更高兴,更平地心底增长一份豪气:俺还不差于小伙子!

  虽说俺半路出家,别看40老几,球场上拼杀起来,俺可不只是尚能饭的。没瞧俺就拿了几个鲜灵活跳的小鬼子给俺这老鬼下酒啦。

  谁还说网球是“贵族的运动”呢?老刀的一番现场讲用还不能让你信吗?

  让我们都来打网球吧!


10/9/2003 寄自 美国纽约 <a href=http://www.dok-forum.net>刀客论坛</a> 刊登在《华夏文摘》,2003年,kd031012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Dao/)


板刀依旧宰老鬼,再夺纽约啤酒杯——在美国学打网球(2)

              ·力 刀·


还有两周,美国网球公开赛就又要在纽约开打了。这大赛之前总要有些热身赛什么的。这不,上周末在纽约皇后区USTA网球中心--美国网球公开赛的赛场,纽约网球赛“啤酒杯”之战就这么揭开了战幕。

自从去年俺的队伍勇夺全州亚军,老刀担任队里第一双打,回来就被人盯上了。俺那个队一散伙,就有人来拉拢俺。结果,今年换了另一个曼哈顿区3.5级队。可年初赛季刚开始才打了一场就伤了筋骨--为救一险球把大腿肌肉拉伤了。若当时就此停赛也许没那么严重,歇个把星期也能恢复。可当时杀兴正浓哪肯罢休,拖着伤腿打完比赛。回到家,下车就觉得腿不灵光了。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梦中,突然被刀娘子一巴掌扇醒,惊呼带狮吼道:交代吧,跟谁打架了?这腿怎么青成这样了?俺睡眼一瞄,不禁也吓清醒了--好家伙,整个右大腿后侧直到腘窝皮下瘀血青紫了!俺心里明白,这是昨晚楞充好汉,轻伤不下战场闹得肌肉拉伤加重局部内出血了。太座怒吼:你这打球哪是锻炼身体为革命?纯粹是伤身瞎玩命!得,至少两个月别打了!

结果,俺真的柱了一周拐子,瘸了3周才慢慢恢复正常步态。当然从这起也没再能为队里做贡献,只有当观众了,一家伙就是2个多月。其实,也是住院医生工作太忙,真赔不起那来回一趟加比赛就要花费4-5小时,2个月里要打十几场球的赛事。俺也算是借故溜号了。

谁想,俺那队伍7-8个人十来条杂牌老枪加新秀一路跌跌撞撞地竟然打进复赛圈,一不小心最后又进入纽约市3.5级队的决赛,争取今年进雪城全NY州决赛权了。白天上班时就看到队长向全队报告喜讯的E-MAIL,晚上刚回家,就接到他的电话:刀客(DOC),我们需要你!这次,你代替我打第二单打。俺立马回到: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刀娘子在边上对俺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哼了一句:瘸了回来,也得去买菜!

周六下午烈日炎炎,在USTA中心--当然不是那US OPEN的主赛场啦,在当年阿加西赛前热身的训练场地--和对手交火了。一公布名单,俺的菲律宾裔小伙子队长对俺悄声说:那边第二单打是个白佬老油子球痞,控球和底线抽杀很厉害。俺初赛输给他好惨,你得当心点。俺常规地谦虚道:尽力而为。俺俩进场最晚,才扎架开练热身,其他4场早就已打得热火朝天了。俺俩刚开打不久竟都偃旗息鼓结束了!全赛区中心里只剩俺和那老鬼一场死打活缠刚开张,两队队员和全体观众都来围观助阵。说 实话,我无论正反手进攻技术确实比那鬼佬弱,上来就被他一番底线猛烈抽杀打得只有招架之力,很快,他以5:2领先了。轮到俺发球,好运气,4个直接得分嬴回一局,顿时来了精神。俺想,比不过进攻,咱比防守吧,看谁能拖垮谁。于是就又采用当年韩建拖垮林水镜的“牛皮糖”战术,长抽短吊,让他前后左右满场奔跑。当然,那鬼子也同样对待俺,两人就马拉松地磨起来。就这样一分分扳回,最终俺竟然咸鱼翻身7:5赢下首局。俺士气大振,两方队友们加观众也都大呼小叫给俺俩鼓劲。第2局又打成6:6,TIEBREAK又打到5:5时,俺运气不佳以两分惜败,打成1:1。但鬼子体力已被俺折腾消耗光了,被拖得体力不支,肌肉抽筋,瘫在地上20分钟,请求暂停医疗救护。决胜局,按既定方针故伎重演,对手只有摇头叹气,几个球干脆就放弃不去救了。俺一路领先,最后10:5胜出!整场用了2小时50分。

全队男女老幼冲进场内,和俺拥抱贴脸祝贺,亲得俺一脸湿呼呼的。也不知是俺的汗水还是口水了。队长对俺说,你刚才知道当时两队的结果吗?俺摇头否认。“2:2,就看你这场的结果啦!”。另一老枪说:幸亏带着硝酸甘油片来的,要不得心梗了。乖乖!俺成中流砥柱挽狂澜于不倒,在这谁赢“啤酒杯”谁去雪城决赛的关键时刻拯救了全队的英雄杀手。就这样俺们队获NY中区(曼哈顿)3.5级组冠军,进军雪城参加NY全州决赛啦!看着对面那瘫在地上接受治疗的老鬼,俺打心底过意不去,过去慰问他:实在对不起,您打得确实太好太猛,俺是没办法只得用这赖招让您受委屈了。他看着我:无力地摇头摆摆手:YOU KILLED ME,FORGET IT!

其实,当俺坐下换衣服鞋袜时,才看到脚底一大血泡,脚腕踝关节也扭伤肿了。回到家也蔫了,上楼梯都上不利索了,刀娘子一看就又一个劲地嘲笑俺那副惨相。俺不忿了:俺至少丢人丢在家里,没丢到场上吧!虽然俺赢的不是US OPEN杯,好歹还赚回来一套啤酒杯而不是饭桶吗!望着餐桌上那又新添的一套啤酒杯,刀娘子倒也就没再发难。

就这样,俺的队伍杀进了雪城,一鼓作气又夺得全州冠军。10月份要参加在亚利桑那州土桑举行的全国分区赛了!

俺的板刀依旧亮,我的队伍向太阳!


寄自美国 <a href=http://www.dok-forum.net>DOK-FORUM_刀客论坛</a>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82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11-05-26 15:46:49 提到] [FROM: 142.]
史无前例的一周--打进5.0双打队伍和超高密度训练


这是史无前例的一周,值得纪录下来纪念一下:

这十多年了,没有这样高密度打球了:

整整一周7天,4天是1小时高强度和我的老中搭档对打练习,其中一次还有半小时先和俱乐部白妹妹教练高强度对打半小时;一次5.0双打一小时然后和左撇子搭档半小时对打;两次一小时高密度高强度和我雇的陪练5.0小伙子对打,其中一次然后又与我的老中搭档打了一小时。

虽然每次1~2小时,但确实是真刀真枪高密度对打,每人身后放一筐球,兜里装4-6个球,手里拿两个,不停地打。这个总强度虽尚不及当年每周5次每次3-4小时,但密度是史无前例,强度也绝不小,效率比那3-4小时打双打比赛要高多了。

这大半年的反手强化训练很见成效,无论与白妹妹教练还是5.0小伙子对打,除个别时候,不再多用反手削球而是就是该反手抽就抽,应用很自然和随意了。

这样的一小时内高强度对打效率高,在完全疲劳动作变形之前就结束训练,感觉也好得多。其实在疲劳状态下,动作严重变形,跑动不到位,击球质量不高,并无太大意义。而且易增加受伤拉伤机会。练完,蒸汽桑拿一下,恢复也快得多。这样的短时高强度密度训练是俺老刀的新的练球方式。

今天,又跟俱乐部头号单打的校队小伙(右手)定下陪练合同,仍然$20一小时。这样,5.0~5.5校队和ACADEMY队员至少保证2次/每周陪练,一次5.0双打,2-3次与俺的固定老中搭档对打,呵呵,日程基本排满,能至少保证4-5次/周,够忙活的了。

又:看到这几个校队和ACADEMY的队员]每周不仅体能和技术训练,而且都要参加瑜珈班的训练,老刀也寻思是否也去参加了。俺家兄弟搞游泳而且瑜珈,柔韧性极佳,一直劝俺去瑜珈,看来是很有道理。

无论如何,这周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高密度训练,值得纪录下来,纪念一下。


俱乐部5.0初战

昨天第一次参加了俺这俱乐部5.0双打,三个场子从1-3按水平依次下降,俺是新人从最低打起。没问题,只要让俺进门,往上爬篡党夺权的机会就看俺自己努力结果了。先从最低组打起,一胜一负。确实都是些老油条球痞子,球感很好,但是,老球痞问题是跑就不如俺了,可惜俺的搭档是愣头小伙,1和2发一个蛮劲,双误多,3次发球局丢了2,俺自己的全保不说,除1-2个是搭档截杀,其他都是ACE,愣把老球痞们镇呆了,从没见过梅超风的白骨爪功夫,对于他们太邪门了,中了俺的招。5:7输了。

第二场配上从第一场输下来的左撇子老球痞,一路顺风6:2狂斩对手。又是ACE成堆的保发,再加近网DROP和LOB结合,打的对手完全没了感觉。一个小时结束。搭档还意由未尽,而且跟俺猩猩惜猩猩,就又对打了40分钟,俺正好希望多和左撇子对练。也是手热和手气好,竟然反手对他正手把他给暴力掉了。这可真是对于俺史无前例,看来,几周和校队左撇子对联大有成效。队长那场就挨着我,他也看到了我的COLOR,而且,老刀上了场,都是大呼小叫,满场都听到俺的吼叫。队长下来见俺就客气和热情多了。嗯,下次,争取打到1号场去,而且要坐庄。看来,再过个把月,可以雇那个5.5来当陪练了。


直接避开了4.5,进了5.0双打队伍,确实很爽,双打在4.5--5.0这个层次打起来有趣太多了。NND,今年俺也够资格参加老年公开赛了,届时,呵呵 。。。。。。。



看来走暴力男路线非得备至少4把拍子心里才踏实,这两个月已经3次一小时内打断2把拍子线,用第三把备用拍时心里只犯嘀咕生怕又断就没得打了,不敢再象开始一样暴力了。TNND,俺老刀就再添一把让人不屑的“老头拍”,四把应该应付1-2小时的暴力对抽了吧。好在穿线的人和机器就在俱乐部场边,断了随时送去也简单。衣橱里还放了把60年代的木头WILSON拍子--上次去USO爬梯见CC也闹了个老木头拍子耍,俺也就趁丫的赛儿时2刀买的当个古董原想摆家里呢,得了,还留在俱乐部衣橱里当最后防备拍子了。


呵呵,上周第一次进队做战就入了队长法眼,稳稳立足于队里,今天刚收队长邮件,下周二排名立即从最低段位的3号场转入队内头几号一直雄霸的第一号场了。
也值得纪录在案纪念一下。

又:看到这几个校队和ACADEMY的队员]每周不仅体能和技术训练,而且都要参加瑜珈班的训练,老刀也寻思是否也去参加了。俺家兄弟搞游泳而且瑜珈,柔韧性极佳,一直劝俺去瑜珈,看来是很有道理。



力刀 5/8/2011 于加拿大
MITBBS_美国医学教育博客(USMedEdu):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MITBBS美加临床医学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
http://www.mitbbs.com/club_bbsdoc/Pre_Resident_Club.html
 
2   [dokknife 于 2011-05-12 12:47:09 提到] [FROM: 142.]
我的网球搭当(之一)--在美国学打网球(3)

力刀



(1)风城球友

老刀是个性情中人,要玩就认真玩要打就照死里打,上场爱玩命的恶主儿。国内时从小学到博士毕业时无论是平素球友们玩耍,还是省市,部属院校和全国高校的比赛,三大球和羽毛球如此,现在奔天命之年玩网球同样。

在芝加哥刚开始学网球时,主要是和一帮黑哥们球痞练摊,让人当了拳击沙袋--那帮哥们年龄大的都是玩了几十年的老痞子,年轻的则如狼似虎各个粗壮有力,胳膊恨不得同我小腿差不多粗--俺属于国内美女眼里的3等残废,身高才1。74,短粗型的,练了多年,腿按说够粗的了。那里面的前3名高手也都是凶神恶煞,打起来,根本不给你客气,猛抽左右两大角,闹得俺是满场来回疲于奔命遍地找牙啊,但俺就是咬了牙跟他们缠,直到球被打死,否则我一定要尽力冲到位去争取捞它一拍子。多少次,对手以为球已肯定死了,却被我捞回来而搞得措手不及。就这样,“你能在PHYSICAL上打倒我,但MENTAL上你不能打屈服我”的玩命劲头赢得这帮黑哥们的喜爱和尊敬,也就这样在挨打中学会了打球,从第一年时排在最末尾到第3年俺离开芝加哥前敢和他们里面的第一第二高手(有USTA3。5-4。5水平)拼杀两场闹得他俩也要大喘擦几把汗,俺坐上了第3把交椅。他们知道俺工作比较忙,时间宝贵,什么时候俺去了,他们主动招呼俺“刀客(DOC),C‘OMN,PLAY!”让俺夹三儿插队上场打--尽管他们一帮子自己在排队接班轮流上场。

他们是俺的网球启蒙老师,也是我的真诚朋友和网球搭当。至今我仍很怀念他们,任何时候要是再去芝加哥,我肯定要带上拍子去寻找他们,在芝大球场上与他们相聚一场:淳朴的黑哥们,我的好搭当们。

说实话,从俺学网球到现在,俺的搭当里国人还真不太多,当初学时就混到那帮黑哥们队伍里,看不上其他的把网球当消遣玩耍的国内来的了。当然也是环境机遇因素,俺没能遇到合适的好手。前3年里,唯一的际遇是曾遇一位前清华网球队男双队员,俺俩对打了3年,从他那里我也学到不少经验技术。同样,第一年,他打我6:0,6:1不冒汗,若是6:2,那是俺超水平发挥或他不经意。第2年,我仍输不赢,但比分变了:6:3,6:4,7:5,甚至有时TIEBREAK出来了。他也要认认真真拼全力跟俺打了,否则就可能是2:1让俺闹翻一盘。到第3年,俺俩分手各奔东西前,俺虽是输多但能少赢了,有机会2:1赢他了。我俩打完,他常会感叹:我25岁,正经练过多年,可真看不出你才打了3年,而且是41岁的人了。You are crazy man!--那帮黑哥们也是如此说。

我很感激他,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我去NY做住院医生,他去MIT读PHD,也就失去联系再没机会交手。但后来他在华夏文摘上看到俺的两篇打网球文章“痛宰小鬼子”和“板刀依旧斩老鬼”,他从网上找到我的电话,联系上了。他祝贺俺拿了NY州冠亚军并表示要加紧练,好有机会再见面时,好好打一场。

除了这位清华的搭当,另一个中国人,是俺邻居,年龄也小俺近10岁,他虽然没俺球技好也不如俺的体力体能,但他知道俺的臭德性,所以找到俺对打时,总是也尽其所能玩命跟俺练摊--就像俺和那帮黑哥们练时一样。凭这点精神和劲头,俺也愿意和他摆摊,我们也常打,虽然对于俺多属于热身性质。我们也是排球场上的好友,曾一起组队夺过风城杯华人排球赛第一和第二名各一次。后来虽也各奔东西了,但仍常电话来往,交流网球心得和近况,狂砍US OPEN或温布尔敦赛事。他也组队参加了NY上州当地的USTA3。5级队式赛。俺在第一年住院医生时的感恩节到他家过节小住了几天,当然,少不了每天俺俩要到当地CLUB里摆摊开练两把。至今,他仍常来电询问何时能再到他那儿去过节小住?--醉翁之意不在酒,邀俺去过节明摆了是幌子嘛!不过,俺看着他的球技也见长。他也是俺的好搭当和球友。



9/25/2005 <a href=http://www.dok-forum.net>刀客论坛</a> 华夏快递KD050928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Dao/)


我的网球搭当(之二)——在美国学打网球(4)

                ·力 刀·

(2)圣城球友,人生的一课

老刀自从迷上网球,如吃药上瘾一般。托了互联网的福,到圣城WU做FELLOW之前就在几个网坛先贴了俺为了俩啤酒杯先“宰小鬼”“再斩老鬼”的光辉事迹讲用稿,然后就下帖希望能找场子和对手开练。人没到圣城,就有网友回帖和来E来电应战挑战来了。哈,比当年俺刚到纽约,人生地不熟,憋得几个月没人玩儿要幸福太多了。

安顿下来,工作之余,自然是打球唯此为大了。和两位应战的网友过招开练,其中一位兄弟是外出开会路过圣城下了飞机找俺来过招的,另一位则是搬家定居圣城的。于是乎,八九十度盛夏大晌午头,对杀得昏天暗地,老刀善使后发治人,以逸待劳,外加超斜线大力发球的一招封喉独门看家暗器,2-3小时鏖战把两位小伙儿先后斩于场上。过瘾啊!

后来,却又有幸遇一4.5级的高手,他把俺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啊,但俺的暗器功夫和拼劲也足让这位高手由衷称许,猩猩相惜,他真诚指点和教了俺不少招数。俺从这高手处学到很多。可以说,与这位高手之战,是这3-4年来最痛快最有收获的几场,虽然俺被打得只有找牙之功。不是常言道:失败是成功的妈妈嘛。

然而,在圣城的球友中,有一位远不能与我较技的球友却给我上了深刻的人生一课。他虽球技不行,但他在球场上的精神和平素的生活工作态度却给我以从未有过的震动和感染。让我这个自认运动场上够玩命刚硬的汉子也打心底敬佩。

我到WU病理系进修第一周。一天,中国来的W老师也是我的老朋友介绍我与一位刚进屋的轮椅青年认识--他叫路易斯,也是本系的医生,爱好打轮椅网球。我俩很快相熟,聊起球经,自然各自是吐沫星子乱飞,手舞足蹈,并约定下周末开练。

周末,华氏90度大日头下,俺俩按时到了俱乐部摆摊开练,他按轮椅网球规则,球可以落地两次击回,俺如平常。当然,俺俩一上手就知道各自的水平斤两。我也准备了是陪他练来的--哪有身体健康之人与轮椅人真叫劲的?他是俺的老师,俺准备来陪他玩玩就是了。可是,他一脸严肃,高叫:嘿,刀,放马过来,把你真家伙亮出来,别玩虚的,否则,咱就趁早收摊儿!俺立马明白了:他确实是认真来打球的。俺更明白,俺不认真打那是对对手的不敬和侮辱!俺自己从不愿与不认真打的人同场较劲,今天,俺的对手也是与我同样德性之人。俺岂能做小人无德之举?俺立即认真与之对打,轮到俺发球,他要求我一定照样用俺那看家本事大力发球伺候,不管他能接得住否。那一天,俺俩在90度下打了2个半小时,他是如此玩命滚动轮椅救球,毫不客气与我对打,让我感动的是汗流浃背,满面泪还是汗也搞不清了。俺俩各自喝掉三大罐运动饮料,换了两次汗衫。那是我平生最受震撼,也是最感动我的运动场上人生一课:一位风华正茂的英俊小伙儿刚刚考入全美排名第5的WU医学院就因车祸而截瘫了!他凭着有力的双臂,风雨无阻,滚动着轮椅,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又在WU病理系完成了4年住院医生的艰苦训练--在住院医生期间,他如健康人一样,到手术室取标本,楼上楼下一趟趟跑,在解剖室做尸体解剖,该一人完成的事情绝不让任何人染指半点!他完满结束住院医生训练后又接着完成了一年更艰苦的外科病理专业FELLOWSHIP训练,以优异成绩和动人经历被留在WU任病理医生!

就是这样的一位不到30岁轮椅小伙子在烈日之下,认认真真地与我这个健康的4.0网球对手鏖战两个多小时!

这场球赛后,我们又打了好几次。每一次,我若要帮他拿个球包,搬个比赛轮椅什么的或为他搭把手,他都不让:刀,我知道你想帮我的忙,但我能做的,你就绝不要插手。我自己能行的。我说:路易,我不是在耍廉价的同情,我们是哥们朋友吗,我就顺便搭把手有什么嘛?No!他很坚决!从此,我再不贸然插手做要帮忙之举--在他那高傲自信的心里,自己能经历截瘫,能完成医学院,能完成住院医生和FELLOW训练,生活里这琐碎小事还在话下?我--从他那坚定的眼神,那我从未见过的与我场上交手超过很多健康人的轮椅人拼搏劲头和气势--明白我和他是同等的,我对他的尊重不是在这搭把手的事上,而是对他如同对其他健康人一样,认真与他对打!不把他看作残废人!!!

他其实经常参加USTA专为轮椅网球运动员们搞的比赛,他的客厅礼品柜里陈列着4-5个当地的,地区的,以及全国分区的赛事奖杯。看到那些奖杯,想到烈日下,他挥汗如雨奔忙于球场的拼劲儿,我深深地被感动了。

除了网球场上我们是对手,平素他是我的严师,对于我的工作要求认真一丝马虎和过失也不放过,象在球场上救每一个球一样认真负责--对病人,对我这个学徒。当我患重感冒,但仍想撑着干时,他坚决不让,要求我回去休息:刀,你不在状态!不能撑,我要对你负责,同样,这也是对病人负责!他尤其认真检查我的每一篇报告,不放过每一个单词的拼法和语句标点语法错误。

我很幸运我的人生经历中有这样一位球友,他给我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课:从他身上,我更鲜明地看到和理解了什么叫坚强和自信,什么是拼搏。人生最有意义和最值得当我们老去时回味的,就是我们曾经的对生活和自我的挑战。

从此,我有信心面对生活里任何挫折--无论是我截瘫还是失明,我都将会去努力,向我这位球友一样--

挑战人生,挑战自我。



寄自美国 DOK-FORUM_刀客论坛 (http://www.dok-forum.net) 刊登在 2006 华夏快递 kd060101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Dao/kd060101-6.gb.html)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dokknife写信]  [温柔一刀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