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501000000 ~ 20130601000000


2013-05-30 23:21:28

主题: 小狐濡尾
说起《易经》,就想到二十多年前,当初还是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有一次英文组的同事,曾经在楼道里,问我懂不懂《易经》。原因是,他要去给从国外来的一个长江漂流冒险队去当翻译。那个冒险队,还特地请人起了一卦,那些外国人告诉他结果是,用这位朋友的外国话说,“小狐狸湿了尾巴”。外国人问他吉利不吉利。那时正好在出版社的藏书室读着线装的一本《易经》,便告诉他,那不叫小狐狸湿了尾巴,《易经》的术语叫“小狐濡尾”。卦在《未济》。

《易经》说: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汔济,就是游泳过河,未济,就是没有渡过去。记得那本书中的解释大概是这样:狐狸尾巴很大,老狐狸有经验,过河游泳时,要杨起尾巴,一但尾巴被水打湿,整个身体就被很重的尾巴拖沉入水。小狐狸没有经验,湿了尾巴,所以“无攸利”也。
去水流湍急的长江源头,作漂流冒险,再也不会有比《未济》更不好的卦象了。我对朋友说,劝你的外国朋友放弃这个想法吧。 我的朋友后来告诉我,他们既然已经来了,还是要去,而且,他们觉得,卦象没有什么不好,去漂流,而说到小狐狸湿尾巴,是很美丽的形象,他们已经把船,命名为“濡尾狐”。当然是用的外国话:“打湿尾巴的小狐狸”,听着还挺浪漫。
《易经,否》卦中,说道: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讲的景象是,芦苇丛里的一种鸟雀,将巢悬在芦荻上,吊在空中,在风中摇晃,很危险,就要掉下来了!就要掉下来了!用来说明国家的命运处在危险中。
然而孔子辩证的说:危者,安其仁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 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又说,《易经》是知惧者所著,所以使用那些让人觉得危险的词汇,预感到危险,反而能获得平安,以为容易,掉以轻心,无加重视,反而会失败。应该“惧以始终,其要无咎”。
以后我便出国漂泊,再也没有得到关于那个冒险漂流小组的信息,可是每当读《易经,未济》这一卦,就会想到:那只湿了尾巴的小狐狸,因为得到《易经》的警诫,反而会知险而惧,一路平安吧。



2013-05-27 02:32:46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二十三
你不要以为我给你写信是为了议论气候怎么有点不同了,冬天怎么不那么冷了,春天怎么不那么暖了,不然就是天气怎么冷得比往年早了。这些纯粹都是无聊的闲话。我只写那些我觉得,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有用的东西。因此,除了激励你去赢得智慧,我还能做什么呢?你想知道什么是智慧的基础吗?不从空虚的事物中寻求满足。我说基础,其实是顶点,只有到达最高点的人,才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满足,才能不听从别人来评断自己的幸福。 一个凭任所有的希望所吸引的人,为随便什么期望都躁动不安的人,即便那希望对他是伸手可及的,易于实现的,从来不失所望的,他也总是处于痛苦之中,没有自信。尊贵的路西利奥,你首先应作的, 是学会快乐。 你在想,当我将偶然的财富与你分离,当我认为我们应该避开希望,这美人鱼甜美的歌声,我是要剥夺你很多享乐吗? 恰恰相反,我愿你永远不乏快乐。我的愿望是快乐永驻你的家中,并使它开始植入你的身体内。其他种类的快乐能消除脸上的阴云,但都是表面的,浮浅的,不满能足心灵的。除非你理解快乐就是在笑!不对,应该是心灵的觉醒,自信,是超脱处境之上的。相信我,真正的快乐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东西。你想一想,如果能够轻蔑死亡,对贫穷敞开大门,抑制享乐,锻炼承受痛苦的能力,对这一切,正像我们骄傲的年轻人所说的那样,永远表情轻松,眉头都不皱一皱,你会是什么感觉。将这些思想植入内心的人,就获得巨大的快乐,但并不是满面笑容!我的愿望是让你拥有这类快乐。有朝一日你懂得这种快乐发自什么源泉,便一得永得,永远与你相伴。轻金属的矿脉在表层,贵重金属的矿脉在深层,因此给开发者更大的报偿。普通大众为之所乐的那些都是轻浮表浅的,所有从外部输入的快乐都是缺乏基础的。我所说的,努力使你接受的快乐,是那种持续的,越膨胀越深入内心的性质的快乐。路西利奥朋友,我请求你以唯一可能的方式行动来获得幸福:拒绝并蔑视仅在外表闪光的, 取决于某人的许诺或某人的恩赐的财富。把真正的财富当成你的目标,寻找你之内的快乐。“你之内”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幸福源于你自身,自身最美好的地方。我们这具躯体,尽管无它什么也作不成,可以把它看成一件器物,不可缺少,但是并不珍贵。躯体以虚幻而短暂的快乐诱惑我们,这是种一旦结束就产生厌恶的快乐,倘若不极其节制有度,结果会变成它的反面。的确如此:快乐正处于悬崖的边缘,如果不适可而止,就会演化成痛苦。另一方面,保持那种我们觉得好的恰当的尺度是很困难的。然而对真善的欲望则不会有这种危险。如果你想知道何谓真善,由何而来,让我来告诉你:真善在于良知,在于诚实的目的,在于正义的行动,在于鄙视意外的财富,在于平稳的速度,始终如一而持之以恒的生活道路。那些不断地改换意图的人,不仅仅是改换,而且听任偶然的摆布,假使他们自己游疑不定,变化无常,如何能够落实在牢固而持久的基础上呢?极少的人能够深思熟虑地安排自己的人生。大部分人,像河流中的碎片,行不自主,随波逐流。假使水流缓弱,便静止不动,几乎死气沉沉,假使水流湍急,便猛烈地动荡,水流缓慢把一些滞留在河岸晒干,水流激越把另一些卷入大海。正是因此,我们应该一劳永逸地确定我们的所欲,并永远坚定地保持这个目标。
该是缴纳我的赋税的时候了。我可以引用你尊贵的伊壁鸠鲁的一句话,就算这封信履行了诺言:“永世处在生活的开端,是多么可悲!” 或许同样的意思可以这样表达得更清晰:“总是重新开始生活的人,活得不幸。”你不懂为什么吗?这句话的确需要解释。 所发生的是,这样的人的生活总是不完整的,因为他们还处于生活的开端,不能已经对死亡做好准备 。我们的态度应该是这样,任何时刻都已经生活得足够,这是那些永远为他们的生活寻找方向的人所作不到的。而且,你别以为处于这种境况的人是少数:实际上是尽数如此!甚至有的人于应该死亡的时刻开始生活。你觉得奇怪么? 那么告诉你一个看上去还要更怪诞的:有的人甚至还没开始,便已经死去!



2013-05-22 03:49:31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二十二
你已经明白应该摆脱那些虚幻而有害的职务,但是不懂得怎样才能做到。你看,有些事只能在场才能给你指出来!医生也不能以书信决定什么时间适合洗澡,什么时间适合进餐:必须给病人号脉。有句古话说,角斗士只有在竞技场上,观察对手的表情,手脚的动作,身体的姿势,才形成自己的策略。对于风俗习惯责任义务的观察,有可能以普遍的方式作出,以文字写成,能够给不在场的人,甚至后世以忠告。但是对于做出具体决定的方式和时机,任何人都不能远距离出谋划策,必须面对特定情况,加以思考。恰逢其时,抓住机会,不仅需要在场还需要留心的关注。因此你要时刻准备好,一旦有机会,就眼明手快全力抓住它,最终脱离那些充满欺诈和谎言的职务。听清楚我的忠告:以我之见,你非得摆脱那类生活不可,不然肯定为之送命,别无可言。但是我也认为应该循序渐进,你受条件所限,陷入那只关系网,盘根错节,结宜解而不宜断,一下断除于你有害,但是假使没有任何办法松解那些关系的结扣,那么就一刀斩断。谁也不会那样胆小害怕,甘等失去平衡,一朝倾覆。当此之际,一开始,你不要再插手其他事物,满足于你已经承诺的工作,或者用你喜欢的话说,形势赋予你的承诺。你不应该为新的事业冒险,不然,你就别再借口说是形势所迫。像人们习惯的那样,你说:“我是迫不得已,虽然不愿意作,但是别无它路!”,其实不过都是虚假的辩解。谁也没有被强迫跑步去追逐幸福,哪怕我们不与命运抗争,至少我们该停住脚步,不听任命运的摆布,已经算不错的了! 
你不会生气吧,如果我,不仅限于给你提出忠告,而且求助别的权威,比起我来,他们更富有经验,当我被迫作出决定时,一向借重他们的意见。你可以读一下伊壁鸠鲁正是为这个问题写给伊多美纽的一封信。信中,伊壁鸠鲁鼓励他的朋友, 在某种更大的权威剥夺他退隐自由之前,尽快摆脱他的一切职权。同时,他还说,在没有遇到恰当的时机之前,不应该采取任何态度,但是当那个久久期待的时刻一到,便冲上去一下捉住它!他说,如果准备逃跑,就不应该躺下睡觉,即使是最困难的境地,也总会有得救的希望,时机不到,不能急切妄动,时候来临, 不能犹豫不决。我猜想,你此刻想知道斯多葛派的态度。任何人也没有权威来指责他们鲁莽:与其说斯多葛派勇敢,不如说更谨慎。 
也许你会期待别人这样说:“对责任压力的退让是一种耻辱,身负重任责无旁贷。一个强大有力的人, 不会逃避责任,相反,正是困难增加他的勇气!” 是的,这正是斯多葛派人的话语,但那是在当我们不必委屈求全,不愧为一个正直的人,当我们值得坚定地维持在我们职务的位置的时候。如果情况不是这样,一个斯多葛派不会堕落到做出没有尊严的,自欺欺人的举动,不会单纯为了保持职务而维持活跃。就连你期待看到所作的那些都不会去作,换句话说,不会持续忍辱负重,承受巨大政治阴谋的打击。当一个斯多葛派发现处在受压制的,可疑的,模棱两可的境况,就应该后退,但并非转身, 而是渐渐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尊贵的路西利奥,逃离职务并不困难,倘若不赋予那些职权的利益任何价值的话。听任自己受职务束缚和羁绊的人,是出于这种思虑:“可怜的我啊!难道我非得放弃这么美好的前景 [1]? 难道非要在收获之前退出?难道非要被我的门客遗弃?我的轿子再没有扈从,我的门庭再没有宾客,冷冷清清? ” 人们拒绝放弃的原因正在这里:虽然厌恶公共生活的猥琐,却喜欢它的酬报。抱怨自己的野心,正像一些人抱怨情人:假使我们到他们的心里去分析一下, 找到的不是憎恶,而是一时的反感!这些抱怨自己所选择的生涯的人,这些大谈要退出他们离开了就没法过的境况的人,在他们内心的深处,你会发现其实在心底是自愿继续那种,听他们说起来,似乎只给他们带来痛苦和矛盾的活动!相信我吧,路西利奥:很少人甘愿为奴,很多人深思熟虑而后屈从为奴。至于你,如果你的意图是摆脱羁绊, 如果你诚心诚意的准备拥抱自由,如果你仅仅是因为提防某种未来的麻烦而推迟断绝公共生活,那么所有斯多葛派追随者都会为你鼓掌喝彩。所有的芝诺门徒和克里希波门徒都将会告诫你谦卑,诚实,崇尚自我完善。但是,如果你的迟疑不定是由于患得患失,计算能保有多少财产,维持赋闲生活需要多少金钱,你就永远不得逃脱:海难中谁也不能驮负着行李逃生!幸而靠众神的恩典,将你提升到更高尚的生活方式,这不是众神以庄严慈善的面容赐予虔诚信徒们的,那种虽然灿烂却是不祥的,仅仅为了给他们的祈祷偿愿的恩典! 
我已经在这封信上加盖了我的印封,现在还得再打开它,为了让它带给你惯例的礼物。也就是带去一句令人赞叹的话语。我的头脑里出现这句格言,不知是更钦佩它所表达的真理还是它的雄辩。谁的格言?伊壁鸠鲁:你瞧,我继续在别人的家里探寻。这便是:“没有任何人离开生活时,不是如同刚刚进入她。”你可以任意观察什么人,青年人,老年人,中年人:在所有人中都会发现他们面对死亡同样的恐惧和面对生活同样的无知。不管是什么,谁都不觉得做完了,所有人都将利益向未来延伸。依我看,没有任何一句格言如此恰当地斥责老年人的幼稚了。伊壁鸠鲁说我们离开生活时处于出生时同样的位置。这并不确切:我们死的时候,比出生时,要差得多。而在这个问题上,缺欠是我们的,而不是自然的。自然有权抱怨我们:“怎么竟是这样?我繁育出你们,不带野心,不带恐惧,不带迷信,不带邪恶,没有任何诸如此类的别的恶习。你们那样的出去,竟这样的归来!”一个人在死亡的时刻像出生时一样的无忧无虑 [2],这样的人便获得了智慧!可是,所发生的是,当危险临近,我们恐惧得发抖,心慌意乱,脸色苍白,泪流如涌,毫无用处。多么令人羞愧,当我们抵达永恒安全的临界,却听凭痛苦所控制!道理在于,真正的财产一旦皆空,于是我们便悲叹空耗了一生。任何一部分生命都不能永恒停留在我们的双手,生命于我们如同过客,云消雾散。谁也不关心活得好,而是关心活得长,归根结底,活得好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的,而长生不老却是谁也做不到的啊。



2013-05-18 07:08:00

主题: 八卦与五行
最早提出五行是在 《尚书》中的《甘誓》: 启与有扈战于甘之野,作《甘誓》。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
但是我们不知道这里的五行,是否就是后来的五行概念。而真正明确的提出五行这一概念的,是在《商书》《洪范》中:武王胜殷,杀受,立武庚,以箕子归。作《洪范》。惟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箕子乃言曰:“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征,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従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従革作辛,稼穑作甘。
在这段话里,水火木金土,被认为是基本元素。值得注意的是,在八卦中,可以找到与水火木土相关的坎离巽坤,却没有金这一元素。可是伏羲八卦中没有金,而在《周易六十四卦》 中的爻辞里却多次提到金,这使我们觉得八卦确实是产生于新石器时期,也就是还没有发明冶金的时期。而六十四卦的《易》,则应是在夏的新石器时代末期与商的早期铜器时代所产生。
六十四卦的主卦卦辞都没有使用金的概念。在爻辞中,我们查到下面的几条:
 《蒙》:六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噬嗑》 九四,“噬干胏,得金矢。利艰贞,吉。六五,噬干肉得黄金。贞厉,无咎。
《姤》:初六,系于金柅,贞吉。《象》曰:“系于金柅”,柔道牵也。
《困》: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解》: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鼎》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象》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从这些爻辞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现象,金也就是铜的使用,在新石器末期铜器初期的时候,有这样的特点,用来做箭头(金矢,黄矢),用来做车轮的闸块(金柅),用来铸鼎。在发明青铜以前,黄金,也就是铜还不可能代替坚硬和锋利的石刀,石斧。只能作上面所提到的一些器具。这大概可以说明,为什么八卦中,认为金并不是那么重要到要列入主要元素。
在《井》卦中,有这样的话:“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井井,第一个井是动词,就是打水。羸其瓶,就是把陶罐打破了。可见那是个陶器社会。《鼎》卦中,多次提到“鼎颠趾”,“鼎耳革”,“鼎折足,覆公餗”可见这些鼎还都是陶器,很容易破损。同样在这一卦中,提到“鼎黄耳金铉”,铉是用来抬鼎的杠子, 这个鼎已经是金属的。
在《说卦》中,金被列入乾的属性。“乾为天,为圆,为君,为父,为玉,为金,为寒,为冰,为大赤,为良马,为老马,为瘠马,为驳马,为木果”。
产生于新石器时期的八卦,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直接的认识。甚至有可能就是结绳记事的遗存。因为卦,是“圭”与“卜”, 而有人认为“圭”就是玉串,我们不妨想象就是绳结组成的串挂,用来占卜的一挂绳结。发展到青铜器时代,人们对世界的认识的深入,已经超越了八卦的社会哲学思想,从而突出了它的占卜功能。在《尚书》《洪范》中,作为占卜手段的《八卦》或者《易》, 仅仅是决策手段之一。而其中,龟卜的比重要大于筮占“卜五,占用二”。大量发现的殷商卜骨,恰好证明这个看法。因此《易经》作为社会哲学的内容已经不在那么重要。人们已经有更系统的理论和学说,不再像易经里面那样,仅仅是一些笼统的原则,如《师》谈军事战争,《讼》谈司法诉讼。
还应该提到,在老子的《道德经》中,金字只出现过一次,“金玉满堂, 莫之能守”。而与五行有关的,则有“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这都是与 “五方”,“五祀”,“五脏”,这些由五行派生出来的五数观念有关。 说明在老子时代五行说已经很普遍的应用了。
因此,五行很可能产生于商代的末期,金属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青铜器制作的生产工具,礼器,兵器, 使青铜取代了石器并克服了陶器的弱点。材料革命为社会发展提供了崭新的一片天地。而五行说之所以在战国时期盛行,则与铁的冶炼与使用是有很大相关的。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记述了许多当时的富商,大部分都是以冶铁起家。包括著名的卓文君的父亲卓王孙。司马相如能受到朝廷的重用,谁说不可能是因为富二代女婿的原因呢。可见这种新技术在当时对经济的发展起到多么大的推动作用。
科学法展到今天,无论是伏羲八卦的天地风雷水火山泽、五行的金木水火土,还是西方的古代哲学观念的“地水火风”四大元素,都已经成为传统文化和古典神话的一部分。如同远古的人不可能想象今天我们所享有的科技知识和发展水平,今天我们也不能想象几百年,几千年以后的世界。用古人的眼光来看我们,如同生活在神话的世界,而只要我们发挥想象,我们的神话也终将化为现实。



2013-05-14 11:04:20

主题: 不记得那天翻译的了
拥抱我
紧紧在你的怀中
也许这一夜
是最后的一次

抱紧我
让我感到温暖
我害怕从此
再也不能相见

亲吻我
再热烈一些
仿佛今夜
是永别的一次

吻我吧
吻我不要停
我只担心
再次把你失去

我要你紧紧的贴近
眼睛看着我
千万别离开

难道不觉得,也许明天
会离你而去
与你离得那么遥远

拥抱我
紧紧在你怀中
也许这一夜
是最后的拥抱

抱紧我
让我感觉温柔
我害怕从此
把你永远失去……



2013-05-13 12:56:58

主题: 幸福的去死
兑卦上兑下兑,六爻排列为阳阳阴阳阳阴。象辞说,麗泽,兑。八卦乾天,坤地,巽风,震雷,坎水,离火,艮山,兑泽。麗泽的麗,同“离者麗也”的麗。是说兑卦的上下两个兑泽,如同一双鹿角。(参见前面博文《离卦是依附吗》)
泽在古代,主要有两种含义,一是光泽,润泽,一是水草聚集的地方。比如云梦泽, 就是烟波晧渺的湖泊和沼泽湿地,在春秋战国时期,那里还不似今天的湖北平原,而是夏季洪水联成一片,秋冬春季水草丰满的沼泽。
彖辞说,兑说也,也就是“悦”也,幸福快乐的意思。如同用雷比喻发怒,车轮,用泽来比喻快乐,比喻羊羔,少女。内刚外柔。兑可以是一场晚会, 聚会, 骑射比赛,总之快乐的节日,灯火晚会。也可以表式朋友聚在一起讲习学问。
甲古文中, 兑是一个人开口大笑的样子。表示高兴快乐喜欢等等。
兑的彖辞提出了非常重要的社会心理学概念,幸福快乐感,是一种精神力量,顺乎天,而应乎人。追求幸福,是上帝深植在人的本性中的,有了幸福感,人们可以作出巨大的牺牲。

说(悦)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

首先把快乐让给人民,人民就会忘记辛劳, 让人民幸福着去挑战灾难,就会舍生忘死,快乐、幸福感之所以伟大,在于它能够鼓舞和激励人民的气势啊!这令人何等的感叹,这是何等精明的统治智慧。



2013-05-13 07:35:52

主题: 读水浒的感想
我在读水浒,颇有些感慨。以前觉得很多描写是艺术夸张,现在,看到现代的现实社会中的乱象,觉得那应该是属于写实主义的作品。水浒传所揭示的社会问题是国家公器的司法公正和上上下下的黑社会组织等社会问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是十分的艰难的。这仅仅是一篇提纲。也许不可能完成了这篇文章了。因为我觉得需要更仔细的阅读,实际上我没有这种耐心。
读水浒传和看连续剧的感觉是不同的。现在读和以前读的感觉也不同。对水浒的故事情节印象比较深的,有京剧野猪林,中学课文林冲雪夜上梁山,山东快书武松打虎,那时候读水浒,主要是注意情节。尤其是那些连环画。都是被处理过的,现在读起来原文的描写,觉得有些情节几乎是变态,而没有什么风趣。
现在重新读这部书,注意到了那些曾经被忽略了的许多细节,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比如关于吃人。或者以前读得时候,以为是故事的夸张罢了,但是,作者描写到吃人场景过于频繁,详细:鲁智深几乎被吃掉,武松几乎被吃掉,宋江几乎被吃掉,清风寨债主被挖心,烤食,李鬼被李逵杀死后,吃饭时,想到了“好肉”,割了李鬼的腿肉来食,占山为王的强盗们多次说到用人心作醒酒汤,作者还专门说明了如何吃心是“脆的”,真令人怀疑,他是否有吃人的经验。

人们都习惯说梁山聚义是农民起义。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头领中,几乎没有真正的低层农民,就连李逵也是戴宗手下的牢子。水浒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基本上是庄主,中下层官吏,武官,都头,营管,行业恶霸,占山为王的土匪,黑店主,赌徒,杀人犯。只有个别的人是手工艺匠人,无业游民,渔民。因此不是农民起义,而是属于黑社会集团的联合。

水泊梁山团体的经济来源本质上也是对下层劳动者的变相的掠夺。他们并不生产,而是打劫过往的商人,官员等的财富,如生辰纲,或者直接去打劫村镇。本质上说,祝家庄主,与孔家庄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所谓区别,就是与梁山有无仇怨和恩惠。就是说,把他们剥夺得的财产再夺来享用罢了。大称分金,成套分衣,所有这些财富, 都是经过事先在社会聚积,而被他们武力劫夺的。他们所说的替天行道,仅在入伙人之内,对平民百姓,往往是比官府还残忍的灾难。为了迫使别人入伙,他们去屠杀城郊的数百户无辜的平民,劫江州的法场时,众人跟着李逵来到白龙庙,问他怎么把大家带到绝路的江边,李逵说,他只是向人多地方向砍杀,谁让你们跟来。众人大笑。杀死百姓,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作者还告诉我们这样的黑店, 并不是特殊的现象,不止一家,宋江被押解到浔阳江的路上,也住进了李立的黑店。李俊和张顺是江上的走私犯和诈骗船客的江匪,张顺还是渔牙霸主。施恩与蒋门神的快活林之争,不过是大流氓和小流氓的关系,那里开的是酒店,妓院和赌场。蒋门神是恶霸,施恩也是。

蔡京,高俅,高衙内,梁中书,陆虞侯,董超,薛霸,镇关西,牛二,西门庆,这些人固然都是社会中的恶势力,而社会中的这些霸主,拦路抢劫的土匪,赌徒,也不能算什么好人,大恶小恶的区别罢了。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出路,看不到安全。
应该说,实际上作者对人吃人的社会现象是有一些一些看法的,他借十字坡的张清孙二娘之口说出一个原则来:三种人不杀来做人肉包子,一是和尚道士,因为一生没怎么享受,二是妓女,已经受了很多的苦,三是过往的徒犯,里面可能有好汉。在武松投奔鲁智深和杨志的二龙山入伙的路上,遇见黑庙,杀了道童,杀了强盗道士,却将观内的金银都给了被掠来的妇女,让她下了山。没有滥杀无辜。晁盖还对下山抢劫的人说,不要杀死那些商人,夺了财产就行了。黄泥岗劫生辰纲时,也没有杀死被蒙汗药麻翻的杨志和士兵。所有这些,朦胧中,都显示作者对人道主义的觉醒。但是光明太微弱了
究竟为什么形成了这样一种社会,谁又责任,用什么方法才能改变这样的社会,反贪官,替天行道,公平分配,很可能都不是办法,只有用人道主义的观念教育民众,不仅仅是社会上层和知识精英具备普遍的高贵理念,而是使孙二娘觉得宰人作包子的事情做不出手,使武松,李逵都觉得杀死那些无辜的人时下不了手。



2013-05-10 08:03:30

主题: 富以其邻
前面日记写到孚既孵, 转而生出信的意思。孚字还有另外的意思,比如玉的荧光,而在《易经》中,还表示俘虏。甲古文中的这个字所表示的就是直接以 “手捉子”了,为什么是捉“子”呢,大概说明远古时候并不实行人道主义,被征服的部族,成年男子或者要战斗到死绝,或者全部被杀。仅仅留下妇女和儿童。我们在易经的《小畜》一卦中找到了证据。

《小畜》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象》曰:有孚挛如不独富也。

“有”是得到,“孚”是俘虏,“孪如”,是用绳子系成一串。“富以其邻”难道不是,以邻致富,又是什么。而“不独富也”不是矛盾吗。正是这句话,证明了社会的进步和批判思想的产生。因为相比之下,《象》是较后期的注解,而爻词则更加原始。

《序卦传》说: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人类为追求食物,就会产生争端,就会发生群体事件,发生争斗战事,形成民众的聚集,大众的聚集,会产生党派,也就是“比”。比字是古代的从字。与“北”相反。在甲骨文中, 北字是两人相背,表示“叛”,“败”,因此产生“败北”这个词汇。而比则是两人相从而立,表示一致,用现在的话来说, 就是“站队”。结党,结盟。

比是团结一致的意思, 因此,《序卦》说,“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畜,就是积蓄,但是《杂卦》一篇中说, 小畜寡也。可见单靠勤劳致富,集体(比)狩猎,农耕生产,所积累的财富是不多的。《小畜》卦为乾下巽上,是风(巽)行天(乾)上,虽然“亨”可是“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只吹来密云却不下雨。这是要作而未作,但整幅卦象都充满刚健的志向,乾与巽的中爻都是刚健,现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他们要作什么呢?

卦爻中的九二,九三,六四,九五,上九,都描述了一场对相邻部落的征伐的画面:

小畜:亨。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彖曰:小畜﹔ 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 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
      亨。 密云不雨,尚往也。 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初九:復自道,何其咎,吉。
  象曰:復自道,其義吉也。

  九二:牽復,吉。
  象曰:牽復在中,亦不自失也。

  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無咎。
  象曰:有孚惕出,上合志也。

  九五:有孚攣如,富以其鄰。
  象曰:有孚攣如,不獨富也。

  上九:既雨既處尚得載婦,貞厲。 月几望,君子征凶。
  象曰:既雨既處得積載也。 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我们主要观察九二到上九的描述。

九二的牽復,可能说的就是拉着车,参见下一爻的“车说輹”,就是车脱了轴。夫妻反目是很有情趣的事情, 因为丈夫要去打仗,有死伤不说,如果胜利了,却也有另一种忧虑,因为会捉来女俘虏,当小三。

六四因为是阴爻,代表血,“有孚,血去惕出,無咎”是捉到俘虏,血止住就不那么害怕了,没有什么大危险。九五的内容便是这次征伐的目的。为了快速致富,来抢夺相邻的部落。俘虏很多少年男子,捆绑成一串。

上九是这次征伐的结果,雨停了,大车载着劫掠来的妇女,积载着财物,粮食,但是占卜的结果却是“险恶可怕”,于是“君子征凶,有所疑也”。如此残酷的杀戮,对不对呢,开始产生怀疑。因此,才有了《象》曰:有孚挛如不独富也。

多么伟大的原始共同富裕的思想!



2013-05-09 14:36:32

主题: 原来是个蛋
易经《中孚》由上巽下兑所组成,形成对称的一组阳阳阴阴阳阳。杂卦说,中孚,信也。孚与信是如何关联起来的呢。
甲骨文中,孚为“手子”的形象,我们知道,采字,原为手抓树木上的果实或采摘桑树上成熟的蚕茧。那么“手抓子”,如何与信联系在一起呢。
原来,这个孚字,本意是“孵化”的意思,上面的手爪代表禽类的爪,下面的子,代表卵。北方俗语,将鸡蛋称作鸡子儿,大概还是古代流传下来的。那么卵或孵化又如何与信联系起来的呢,又两种解释,第一,孵化是有日期的,到了预定的时间就会生出雏禽,第二,是什么禽类的子,就生什么禽类,有点龙生龙凤生凤的信用。这使得古代的领导人,在对部族的群众许诺时候,就说“我的诚信,就像孵化鸡蛋那样”。《诗经,大雅,下武》:永言配命,成王之孚。《说文,爪部》,孚,信也。注释说,孚信也,鸟之孚卵皆如其期。段玉裁注,鸡卵之必为鸡,凫卵之必为凫,人言之信如是矣。
总之,古人从鸟雀的卵中,看到了信誉。《中孚》一卦,的中字又何解呢。我以为,《中孚》就这一个巨大的蛋,内部的两阴爻,就是蛋黄,因此是柔软的,外面的四阳爻,则为蛋壳,或者还包括蛋清。《中孚》之意,就是将卵孵化。因此,在爻辞中多次提到鸟雀和关于孵卵的事情:
《中孚》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所描述的便是鹤在孵化了卵之候,快乐的鸣叫,新生的小雏鹤,与它和鸣。这是多么值得庆贺的快乐的景象,因此,“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喝一杯庆祝庆祝。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翰音是鸡,这乃是鸡飞蛋打之象。当然是贞凶。
孔子不失时机的宣讲他关于“诚信”的理念:“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
中孚这一卦,甚至可以解释老子道德经中:“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这句的含义。所描写的宇宙天地,就像一个巨大的蛋。



2013-05-08 04:11:13

主题: 离卦是依附吗
序卦中,关于离卦这样说,“坎必有所陷,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离就是丽。我们使用现代汉语的人,见到丽,不得不联想到美丽。而尔雅对这个字的解释则为“丽,附也”。传统的解释基本属于这一感念,依附,攀附,甚至直接说“附丽”。尤其最后这一解释,对我来说几乎等于没说。我想知道,“丽”,究竟是什么意思。
繁体的丽为“麗”,在甲骨文中,丽字是突出了鹿的一对角的鹿,或者意思就是“鹿角”。鹿的角,在动物的角中是比较特殊的,它除了除了美丽的装饰性,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性,给人的印象是高贵而优雅。麗字,在古代,可能不似现代汉语,使人首先想起它的第一语义“美丽”,而是想到一双鹿角。如果这个假设是有道理的,那么离卦,那两个阳阴阳(离火),则恰好让人们看到一对对乘的鹿角的形象。“离者,丽也”这句话,就应解释为,离,一对鹿角也。
我们还可以将“麗”用为动词,就成为“象鹿角一样美丽,如鹿角那样的装饰”,这样,彖辞,“日月丽乎天,百榖草木丽乎土”,就可以解释成,日月,象鹿角那样装饰在天空,百榖草木,象鹿角那样装点着大地。比起“日月附着在天空,草木依附于大地”,要通顺合理得许多了。



2013-05-07 18:47:14

主题: 贲卦何解
离下艮上
 
賁:亨。 小利有所往。
彖曰: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象曰: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
  初九:賁其趾,舍車而徒。
  象曰:舍車而徒,義弗乘也。
  六二:賁其須。
   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
  九三:賁如濡如,永貞吉。
  象曰:永貞之吉,終莫之陵也。
  六四:賁如皤如,白馬翰如,匪寇婚媾。
  象曰:六四,當位疑也。 匪寇婚媾,終無尤也。
  六五:賁于丘園,束帛戔戔,吝,終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上九:白賁,無咎。
象曰:白賁無咎,上得志也。
总体上来说,贲卦由艮上离下组成,上山下火。序卦中说,贲者饰也,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有些学者将这一形象描述为“火燎群山”。那么是山火的形象吗。我们寻找这个字的原始形象,只查到金文。
 
网上注解大概为,贝火。文饰。
这个字在甲骨文中,应该不是贝火,而是贞火,也就是鼎火。在鼎中燃火的形象。这肯定是一种祭祀的形式,对象是什么呢,我以为是火山。山下有火的形象不是大火烧遍群山,而是一座活火山。
这样我们便好理解为什么说“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賁,亨﹔柔來而文剛,故亨。分剛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 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 天下。”
一座活活山,就想一只巨鼎内燃烧着烈火。在可控的时候,是“柔來而文剛”,显得很温驯,但是那可怕的力量如果爆发出来,便是有着令人恐惧的力量。人们祭祀它,赞美它,在夜晚点燃鼎火,观看天文,考察天时的变化,引而观察社会人文,以使天下文明。这便是古人从火山的神秘力量和原始的审美哲学中所获得的启发。
如果这一解释成立,那么贲就不是一般的装饰, 而是一种宗教仪式性的装饰,如同西藏佛教中的那种沙画。是夜晚用熊熊燃烧的鼎火来装饰星空下的山野。象征地活的力量。
从初九到上九,所描述的正是火山从小的活动到喷发的情景。同时描述了对人们对火山的敬畏。



2013-05-07 02:52:51

主题: 负且乘,致寇至
负且乘,致寇至。语出《周易•解》:“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象》说:“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孔子在易经系辞中解释这句话, 说: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扛负重物是做工下人所作的事,车乘是贵族的器具,下人一样扛着财物乘着车,这是暴发户又守财奴的丑恶形象,强盗就对他下抢夺的心思了。这句话让人想起在法国飞机场被抢劫的中国旅游者。乘飞机旅游本来是享受休假观国之光的,结果大包小包的,肩扛手提,成了采购团,像秀水街上的俄罗斯倒爷。于是乎被贼们盯上。其实并不单单像媒体所说,是因为有钱的缘故。
最近有游客到香港因为车误点而抱怨,说花了许多钱,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不该如此的对待。还哭了。我以为这是件好事,说明开始关注自己的尊严了。还有,不少网上文章都在使用“贵族”,“名媛”,“素质”这类概念。说明在某种程度上开始关注礼仪和自己的社会位置。又比如上海宜家有顾客在展示商品上脱鞋盖被的睡大觉,成为一特色,不少人就感到丢了人现了眼。
易经序卦传中有这样说到社会的发展:“《比》必有所畜也,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比卦是地水,表示水在地上积蓄起来,于是发展成小畜,也就是小小的积蓄,有了积蓄,便会追求礼节。这符合管子衣食足而知礼仪的思想。俗话说,人穷志短,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还顾及到尊严吗。所以往往听到什么跪求讨薪的话。有了钱了,则财大多少气粗多少。不过想到自己的辛苦不觉还是辛酸。要求把自己看成有身份的人,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应该是由己而及人,而普及到社会,让大家都有尊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将来自己行使权力时,也要像个有身份的人,而别像个流氓。
其实,只有全社会都有了尊严,自己才能获得尊严,那些内心是小人的,却把自己看成贵族,名媛,把别人看成下等人,P民的人,“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2013-05-03 14:32:38

主题: 唐律这个案子怎么判
根据唐朝的律法,毒杀人至伤按谋杀至伤治罪,刑罚为绞刑
但是假使属于疑罪,就是有利证据与不利证据均等,情理通,缺乏实物证据,则属于疑罪,疑罪处罚按实际罪刑而交纳赎金。绞的赎金为120斤铜。
唐代律法规定有八议, 见《唐律疏议》八議:

   【疏】議曰:周禮云:「八辟麗邦法。」今之「八議」,周之「八辟」也。禮云:「刑不上大夫。」犯法則在八議,輕重不在刑書也。其應議之人,或分液天潢,或宿侍旒扆,或多才多藝,或立事立功,簡在帝心,勳書王府。若犯死罪,議定奏裁,皆須取決宸衷,曹司不敢與奪。此謂重親賢,敦故舊,尊賓貴,尚功能也。以此八議之人犯死罪,皆先奏請,議其所犯,故曰「八議」。

一曰議親。謂皇帝袒免以上親及太皇太后、皇太后緦麻以上親,皇后小功以上親。
二曰議故。謂故舊。

三曰議賢。謂有大德行。

四曰議能。謂有大才藝。

五曰議功。謂有大功勳。

【疏】議曰:謂能斬將搴旗,摧鋒萬里,或率眾歸化,寧濟一時,匡救艱難,銘功太常者。

六曰議貴。謂職事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及爵一品者。

七曰議勤。謂有大勤勞。

八曰議賓。謂承先代之後為國賓者。

【疏】議曰:八議之人,蔭及期以上親及孫,入請。期親者,謂伯叔父母、姑、兄弟、姊妹、妻、子及兄弟子之類。又例云:「稱期親者,曾、高同。」及孫者,謂嫡孫眾孫皆是,曾、玄亦同。其子孫之婦,服雖輕而義重,亦同期親之例。曾、玄之婦者,非。

按照这八议之条,假使嫌疑人被定为有罪,是要上报皇帝裁决的“若犯死罪,議定奏裁,皆須取決宸衷,曹司不敢與奪”。

因此根据唐律,嫌犯很可能被判缴纳赎金120斤铜。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