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十里春风
作者: zuiqingfeng
域名: blog.mitbbs.com/zuiqingfeng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00801000000 ~ 20200901000000


2020-08-27 21:02:51

主题: 纽约时报:美国持续出口新冠病毒
6月18日,《纽约时报》发表《为什么说美国正在出口新冠病毒》文章指
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正持续不断地遣返数以千
计的“非法移民”,把病毒传播到境外。这些移民许多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但他们被遣返回的国家通常因为贫困而难以很好地应对疫情。

4月底,危地马拉政府报告称,该国近五分之一的新冠病例与被驱逐出美国
的人有关。在由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运营的一架航班上,76名被遣返者
中,有71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曾前往危地马
拉核查上述说法,他们随机挑选的12名被遣返者全部检测呈阳性。

除了危地马拉,其他接受遣返难民的国家,也面临着上述疫情问题 。

截至发稿,美国已经遣返了38275人,其中3月遣返18811人,4月9832人,5
月7411人,6月的前13天有2221人被遣返。



《纽约时报》称,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在全美各地的拘留中心关押了大约
32000名移民,这些拘留中心的设施很容易传播病毒,就像美国各地的监狱
一样,已经成为了新冠病毒的温床。媒体此前就已经多次报道过这些拘留中
心人满为患、环境恶劣。

5月13日,包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联合国难民署呼吁各国政
府暂停遣返。大多数欧洲国家已经暂停,但是美国的遣返航班并没有停飞。

根据美国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的数据,每月仍有数十次遣返航班,从美国飞
往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巴西、尼加拉瓜、厄瓜多尔、海地、多
米尼加共和国、哥伦比亚和牙买加等地。

加拿大新冠病毒系美国人传入。

加拿大邮报4月30日报道称,安大略、魁北克、不列颠哥伦比亚、艾伯塔省
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的早期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来自美国。




数据显示,安大略省到4月17日确诊了1201例有近期国际旅行的感染病例,
其中,404个来自美国。来自英国的是126个,国际邮轮的74个,墨西哥68
个,西班牙49个,伊朗19个,意大利7个。

在魁北克省,373个国际旅行经历的病例来自英国,151个来自法国,121个
来自波多黎各,117个来自奥地利。一个来自中国的病例都没有。

在艾伯塔省,有国际旅行史的感染病例中,36%都是来自美国。



2020-08-27 05:22:08

主题: 美国政客“甩锅”推责导致疫情大暴发
截至8月27日,美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582万,死亡人数接近18
万。美国人口占世界4%,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分别占世界的24%和
22%。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只有1例。2月2日美国对
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时,美国官方统计确诊
病例只有10余例。3月13日,美国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时,美国内公布的确诊
病例是1896例。4月8日,中方解除对武汉“封城”措施时,美国内公布的确
诊病例达40万。美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从1人到100万人,用了不到100天。



5月1日,美国疾控中心(CDC)网站发布该中心首席副主任舒沙特及“CDC应对
新冠病毒小组”撰写的报告称,美1月21日报告首例确诊病例后,疫情似在2
月份得到控制,但随后迅速加剧。持续旅行输入、大规模聚会、病毒传入高
危工作场所和人口稠密地区、检测规模有限导致隐性传播、无症状传播等因
素促使美疫情在2月至3月加速蔓延。

美国一些政客坚持“政治私利至上”“资本至上”,不惜淡化疫情,不讲科
学,甚至“甩锅”、推责,导致疫情大暴发,人民生命健康受到极大侵害。

今年5月美国媒体有关统计数据显示,美国31个州超过三分之一的新冠肺炎
死亡病例来自养老院。

美国民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焦虑情绪日益上涨,近期民调显示有81%的受访
者表示“非常”或“有些”担心。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和益普索公司8月4日公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约三
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应对情况不如其他国家。其中41%的
美国人认为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情况比其他国家差很多,25%的人认为差
一些。

益普索集团民调专家表示,美国处于很糟糕的境地,美国人希望看到彻底、
广泛且有力的应对举措。美国经济遭遇“休克式打击”,今年第二季度美国
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萎缩32.9%,为1947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

日前,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国际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由
“稳定”下调至“负面”。

美国政客将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

美国政客无视自身抗疫不力现实,频频抨击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福奇疫情防控建议,福奇近日透露其家人甚至受到反对者的死亡威胁,不得
不寻求安全部门的帮助。



7月下旬,超过3000名美国卫生专家签署联名公开信,批评白宫刻意败坏福
奇的声誉,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美国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但白宫刻意
“抹黑”福奇,将他“边缘化”,转移公众的视线,这种做法“十分危
险”。

签署这封公开信的包括两名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前局长、两名美国疾控中
心前主任、一名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前部长、一名美国前医务总监和多名
医学期刊的编辑。

《华盛顿邮报》7月20日评论称,在美政府引导下,许多美国人认为科学家
和主流媒体夸大了疫情严重程度甚至捏造疫情,对科学专家的抵触成为政治
议程的一部分。



《纽约时报》援引美方“吹哨人”海伦医生及其团队经历报道称,面对可能
是一个世纪以来都未曾见过的大规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并未做出灵活
的反应。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属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前局长里克·布莱特
的专业建议遭遇卫生部高官“不友好的对待”,他本人因未按政府指令扩大
药物使用范围遭报复性解职。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3月初停止更新并删除了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及死亡人数的
相关数据。



2020-08-27 05:19:20

主题: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与新冠病毒
弗州不明原因肺炎可能与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有关

美国广播公司(ABC)2019年7月12日报道称,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的
“绿色春天”(Greenspring)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了一种致命性疾病。




2019年6月30日,“绿色春天”社区首次发现这种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的
病例。截至2019年7月15日,该社区与该疾病相关的死亡病例升至3人,共计
63名社区居民患病,19名工作人员也出现了症状。

患者症状包括“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等,
也有患者出现肺炎症状。病亡的两名老年患者由于出现肺炎症状住院治疗,
本身的健康状况比较复杂。

ABC报道称,该社区距去年神秘关闭、今年又迅速重启的美国德特里克堡生
物基地仅一小时车程。有人怀疑去年社区暴发的疫情是新冠病毒,且与德特
里克堡生物基地病毒泄露有关。 

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前世今生

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最大的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建立于二战期间。在二战前是
美国的一个民用小机场,后来成美国飞行员培训基地。

1943年3月9日,美国陆军接管这处机场,并在这里建立了美国陆军生化武器
实验室,以应对德国与日本的生化武器。当时德国和日本生化武器研究已经
走在前列。远的不说,日本的731部队就是在我国一个生化武器研究所,也
是制造生物武器的主要基地。




面对德日的生化武器发展,美国也同步展开,而且与原子弹研究基本是同步
的。二战后,德特里克堡云集了来自德国等欧洲国家及日本的医学专家、生
化武器专家。特别是德日专家是美国在二战后从两国挖走的。

二战后,美国面对的是苏联威胁,因此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加快了建设速
度,美国甚至把德国纳粹集中营的生化实验数据都弄到这处研究所保存。

德特里克堡基地研究的炭疽杆菌最有名,在德特里克堡的470号楼里,就存
放着大量炭疽杆菌,被人称为“炭疽楼”。




尼克松任总统时,根据《日内瓦协定书》,他下令停止德特里克堡的生化实
验,并把德特里克堡基地移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控制,还要受美国
卫生部门监管。

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虽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实现军地双管,实际还是美国
军队主导。而且这个生化基地保密性极强。

德特里克堡基地之所以被世人知道,是因为病毒泄露。1989年,德特里克堡
基地的科研人员从菲律宾弄了只猴子进行研究,在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
埃博拉病毒。但由于研究人员的疏忽大意,造成病毒泄露,并在当地扩散。




美国CDC与美国陆军联合对此次病毒泄露进行防控,很快把病毒灭掉。这次
病毒泄露后,美国无法掩盖,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为世界所知。此处是美国
最大的生化基地,存放着人类已知大量的病毒,比如埃博拉变种病毒,非洲
的埃博拉病毒。


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突然关闭,但美国疾控中心却以“国家安
全”为由,拒绝公布关键信息。

《纽约时报》报道称,由于危险材料的处理问题,政府暂停了军方在前沿生
物防御中心的研究。据悉,暂停的研究中一共涉及67种“选择剂”和毒素,
例如引起埃博拉、天花,炭疽和瘟疫的微生物,还有引起毒蓖麻毒素的有机
体。

《纽约时报》援引了发言人凯瑞·范德·林登(Caree Vander Linden)的
介绍称,是因为新化学去污系统的机械故障以及泄漏招致了“终止令”。

美国生物基地与病毒相关的两条时间线

2020年3月10日,名为B.Z.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一条请愿贴,请愿者
列出了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与新冠病毒暴发有关的时间线,希望美国政府给
出合理解释: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流感”暴发,导致1万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情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事件201”——全球流
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流行病;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美国全球流行病演习2019年10月举办,与今天疫情发展的相似度颇高,引发
了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

据“事件201”官网介绍,当时演习的场景是:模拟了一种新型人畜共患病
冠状病毒(CAPS)的暴发。该病毒比SARS更容易传播,可能由症状较轻的个
体传播。这种病毒起初由蝙蝠传播给猪,再传播给人,最终变异为可在人与
人之间传播,从而导致一场传染严重的流行病。

是否是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泄露?全球流行病演习为何剧情跟现实如此类
似?随着美国疫情暴发,社交媒体上,对美国政府的问号越来越多。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承认: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2020年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承认: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

据美国《世界日报》《记录报》报道,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
梅勒姆(Michael Melham)4月30日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
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

梅勒姆认为,此前许多重症流感很可能就是新冠肺炎,他身边也有很多人曾
在去年11、12月生病且症状严重。

时至今日,新冠病毒的来源依旧无法确认。但全世界专家和科学家都认可的
观点是,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的来源。



2020-08-27 05:16:41

主题: 美国种族歧视严重 非裔新冠患病率是白人的5倍多
8月23日,美国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一名29岁的黑人男子遭到警察数次枪击
后受重伤瘫痪。

目击者用手机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布莱克拉开车门准备坐到驾驶座上时,
警察朝他后背开枪。视频中可以听到7声枪响。事发时,他的3个年幼的孩子
坐在车内,目睹一切。布莱克的律师本·克伦普说,23日事发当天是其中一
个孩子的生日。




3个月前的5月25日,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遭白
人警察暴力执法而窒息死亡。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让全美各地的抗议活动持续了三个多月,但随着美国警
察在执法中陆续重伤或打死几名黑人后,示威运动又被进一步点燃。

8月23日,布莱克案的视频发布到美国社交媒体后,再一次点燃了人们的怒
火。案发当晚,百余名示威者在基诺沙郡公共安全大楼门口,高喊着“没有
正义就没有和平”。




由非裔公民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抗议运动针对的是种
族主义,但其内在反映的是以非裔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对自身在就业、医疗等
领域所遭受的差别对待的不满,而这些不满恰巧被新冠疫情放大。

弗洛伊德之死撕开了美国种族问题的伤疤

目前,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582万,累
计死亡病例接近18万,而这其中大多是老弱、穷人、少数族裔。弗洛伊德之
死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美国令人绝望的不平等。

正如《华盛顿邮报》日前刊发的报道所言:“美国的抗疫成了一场国家批准
的杀戮……故意牺牲老人、工人、黑人和拉美裔人口。”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非洲裔美国人的患病率是白人的5倍多,死亡率也远
远高于白人,凸显美国的种族不平等。





可以说,种族歧视带来的问题远不止被警察暴力执法,此次美国新冠疫情的
大流行就已暴露美国种族歧视的严重性。在形势日益严峻的疫情之下,弗洛
伊德之死,撕开了美国种族问题的伤疤,凸显了美国人权存在的痼疾,点燃
了美国人心中压抑已久的熊熊怒火。

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I can't breathe”上了热搜,俨然是今日美国种
族和政治问题的一个黑色指标。可惜再多的怀念和愤怒都不能挽回逝去的生
命。

美国对少数族裔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缺乏保护

美国内少数族裔饱受欺凌排斥,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
面临长期、广泛、系统性的歧视。仅就美国印第安人而言,美政府对其长期
实行强制种族灭绝、隔离、同化政策。美国在其建国后的近百年时间里,通
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到20世纪初,美国范围内的印第安人
口已从1492年的500万骤减至25万。如今,在美印第安人数量仅占美总人口
的2%。

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人死亡、开枪射杀行为并不鲜见,仅2019年就达到1004
起。在2018年美国执法部门报告的7036起因偏见引发的仇恨犯罪案件中,
57.5%涉及种族族裔身份;而在涉及种族族裔身份的仇恨犯罪案件中,高达
46.9%的针对非洲裔。在种族仇恨犯罪案件的5155名受害者中,非洲裔高达
47.1%。




57年前,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的呐喊至今仍回荡在人们的耳
畔,而此时嘶吼着“I can't breathe”明尼阿波利斯市的黑人们,却依然
在种族偏见和歧视阴霾中喘息挣扎,陷入了对美国体制的深深绝望。

对他们而言,昔日“梦想”已遥远,当下现实太冰冷。



2020-08-17 20:56:30

主题: 澳政党网评:“法轮功”邪教是新冠肺炎反华战的急先锋
  核心提示:2020年4月22日,澳大利亚公民党(Citizens Party,前身
为公民选举委员会)网站(Citizensparty.org.au)发表该党全国执行委员
会委员、媒体发言人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长篇评论文章《疯
狂大纪元:危险反华战争议程的急先锋》(Loony Epoch Times fronts 
dangerous anti-China war agenda),文章指出,“法轮功”邪教组织喉
舌大纪元就新冠病毒疫情在英美等国暴发之际,假借新闻之名,极尽搅动反
华之言论。

 

  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澳大利亚公民党(前身为公民选
举委员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媒体发言人、国家研究主任、公民选举委
员会周刊《澳大利亚警报服务》(Australian Alert Service)主编

  武汉实验室的谎言

  当新冠肺炎在英国和美国暴发时,仅仅是谴责中国政府谎报真实数据以
掩盖政府治理不利已经远远不够了。盎格鲁美利联盟的战党派系开始指责中
国,要求中国赔偿因疫情对英美造成的损失。

  大纪元以一部所谓纪录片将一个早期的阴谋论“冷饭热炒”,即新冠病
毒若不是从中国唯一的P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无意泄露的,就
是被有意放出的。



大纪元的视频转向关注素有“蝙蝠女侠”之称的石正丽,称其为新冠病毒的
创造者。然而,石正丽涉及该领域的研究实则是和美国有密切合作的。原文
配图

  本文撰写之时,大纪元名为“追踪病毒源头”的纪录片已于4月7日在网
上首播,且迅速走红。在“法轮功”所属新唐人电台(New Tang Dynasty)
油管账号上,该片有350万次观看。新唐人电台拥有32.6万粉丝。该片播出
后,《华盛顿邮报》4月14日藉此发表报道,提到2018年美国匿名电报对武
汉实验室的安全标准表示担忧。次日,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特朗普政府
官员要求中国“坦白”。

  其实,只要对疫情和政治有所研究的人,都能轻易地看出该片的漏洞,
给予反驳,而普通观众则容易上当。篇幅有限,不便在此反驳缀述。我更想
说的是,正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US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马克
·米勒(Mark Milley)将军本人对《华盛顿邮报》重申,美国国防部的证
据权重显示,病毒来源于自然。美国国防部应该知道,美国实验室在美国国
防部的允许下开展此类研究,正如中国实验室也是在政府授权下进行的一
样。最重要的是,中美两国之间是有密切合作的。

  有个重要细节值得一提:大纪元故意隐瞒事实,有意“曝光”此类研究
是由国际蝙蝠新冠病毒顶尖专家石正丽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带头研究的。

  2014年,出于安全考虑,美国奥巴马政府发布禁令,宣布中止对SARS、
MERS和禽流感等病毒进行功能获得性改造等类似研究资助。大纪元却对此事
小提大作。功能获得性研究旨在增强病毒的传播性和致命性,以研究出人体
对病毒的免疫方法。此类研究,有可能会发展成为生化武器。

  预防此类研究演变成生化武器,是全球所有P4级别研究所共同的努力,
包括派遣本国顶级科学家到他国研究室参与工作。万一这些加强型病毒不经
意间从实验室流出,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生物研究安全性是永久的担忧。

  大纪元既没有指出奥巴马政府停止此类研究资助,是担心本国实验室的
安全,而非中国的,也未提及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已经取消对功能获得
性改造等研究资助的禁令。2017年12月19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题为《美国取消对加强型危险细菌研究资助
的禁令》的文章。

  相反地,大纪元却将矛头指向石正丽于2015年11月发表在《自然》医学
杂志(Nature Medicine)上题为《在蝙蝠中传播的冠状病毒构成的一个类
SARS病毒簇可能在人类中流行》(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的论文,企
图“揭露”石正丽正在开展功能获得性研究,包括创造一种嵌合病毒以及从
不同动物病毒身上重组蛋白。这些病毒更容易感染人。

  配着惊心的音乐,大纪元称这篇论文来自于“石正丽和她在武汉实验室
的团队”,却故意隐瞒了这篇论文共有15位作者,只有石正丽和她的同事二
人来自武汉实验室。15位作者中有12位来自美国,他们大多来自北卡罗莱纳
大学最前沿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传染病研究室。

  主战派

  这部大纪元视频暴露出来的是,它强烈依赖那些激进的反华人士,包括
章家敦和前美国空军上将罗伯特·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章家敦
因2001年发表的《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
而声名狼藉。他在此书中预测,中国的经济危机最晚将在2017年到来。然
而,别说是崩溃了,那时中国经济却是一路腾飞。

  斯波尔丁,曾任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主要负责美国对中国以及俄罗
斯两国战略方针的调整。他同时也是美国“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组织
(Committee for the Present Danger)的密切合作者。该委员会是美国新
保守派于2019年3月成立的,成员包括诸如能为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
编造谎言由头的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
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缩写NED)的代表成员。美国
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政府为针对目标国家的“颜色革命”提供资金支持的
组织,同时也涉入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UK’s Henry Jackson 
Society)的事务。这是英美建制中的战争派。

  2019年,8月21日,一篇题为《美国资助反华邪教开展大型支持特朗普
活动》(Anti-China Cult Gets US Government Money—Runs Large Pro-
Trump Ad Campaign)的文章透露,美国新保守派政权更迭机器同样资助了
大纪元和其他“法轮功”组织媒体平台。此文章正好解释了为何近几年来,
这些媒体一直公然支持特朗普,以求能改变特朗普想与中国停战修好的初
衷。他们多半是主战派,迫切渴望两国武装对峙。大纪元利用新冠病毒危险
地破坏中美关系,正说明了除非他们的宣传被禁止,否则在我们意识到之
前,全世界人民都会发现自己卷入了新保守派臆想的战争里。

  切勿喝下“法轮功”及其大纪元的毒鸡汤

  最讽刺的,“法轮功”这样一个坚信医学科学是邪恶的邪教,却甚是关
心新冠病毒公共卫生安全。“法轮功”组织可是相信真正的外星人正接管人
类的。1999年5月10日,“法轮功”组织头目李洪志在接受美国《时代周
刊》(Time Magazine)采访时表示:“外星人传入了现代机械,像计算机
和飞机。他们开始教人类学习现代科学,因此人们越来越相信科学,从而被
精神控制了。大家都相信科学家是靠自己发明东西,但实际上他们的灵感是
被外星人操纵的。从文化和精神的角度上来看,他们已经控制了人类。人类
生存已经离不开科学。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代替人类。如果克隆人成功的话,
外星人可以正式代替人类。”

  澳大利亚人、大纪元记者本·赫尔利(Ben Hurley),曾加入“法轮
功”长达十年之久,在亲睹朋友死亡后,离开了“法轮功”组织。随后,他
发表了题为《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
功”》的文章。本·赫尔利在文中详述了他的“法轮功”朋友发现自己得了
脑癌后,是如何拒绝就医的。他既没力劝朋友接受治疗,也不相信有肿瘤的
存在(这是“法轮功”所不允许的)。本·赫尔利揭露:“‘法轮功’内部
最邪恶的秘密之一就是,诸多学员死于一些本可治愈的疾病。”“许多‘法
轮功’学员因此丧失了生命。这也是中国政府最早对‘法轮功’的批判——
成千上万的信徒拒绝接受治疗,而死于一些原本可以治愈的疾病。”



原文网址:https://citizensparty.org.au/loony-epoch-times-fronts-
dangerous-anti-china-war-agenda



2020-08-16 21:28:11

主题: 美媒:“FLG”邪教利用政治黑金利益链勾结美国反华势力
  核心提示:2020年5月5日,美国主流媒体《野兽报》网站
(Thedailybeast.com)登载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民主化外交政策项目主
任、该报黑金政治调查记者伊莱·克利夫顿(Eli Clifton)的文章,曝光
从美国对冲基金原执行官罗伯特·默瑟—“法轮功”人员张华毅夫妇—美国
极右冀分子班农,以及“法轮功”媒体—极右冀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等一系列
政治黑金运作图。从文章可以看出,“法轮功”邪教从金钱运作和舆论宣传
上均介入美国政治尤其是美国即将来临的总统大选,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时
彻底沦为美国反华势力的打手。

  原文导语:张华毅不但曾为特朗普的金主罗伯特·默瑟工作过,他还像
这位原老板一样资助亲特朗普媒体。

 

《野兽报》相关报道截图

  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大金主
之一,其领导的秘密对冲基金似乎正将赚取的部分财富,通过一些彼此关联
的媒体对抗中国。

  一份未公开披露的税务文件显示,默瑟的长期员工张华毅(Huayi 
Zhang,音)曾领导过大纪元传媒集团的一个分支机构,并为其提供超90万
美元的资金支持。大纪元受反华组织“法轮功”控制,而张华毅此前曾在对
冲基金“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工作。

  大纪元的大部分报道,使用最恶毒的语言极尽丑化中国,而武汉新型冠
状病毒疫情,更是在他们的报道中直接成为中伤中国的工具。从2005年开
始,该报就已污名化在中国暴发的各种传染病。



制图:中国反邪教网

  不过,大纪元在其鹰派反华舆论战之外还扩展了阵地,目前已成为最多
产的亲特朗普媒体之一,其下属报纸大纪元时报更是成为“特朗普主义”的
可靠喉舌。2019年8月,脸谱网禁止大纪元传媒集团在其网站购买广告位。
此前该集团在脸谱网上的广告支出超过900万美元,其中包括投放了约1.1万
个亲特朗普广告,数量仅次于特朗普自己的竞选团队。脸谱网表示,大纪元
违反该公司的政治广告透明度规则:“包括我们所反对的联合造假行为、发
送垃圾邮件和进行虚假陈述等。”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曾大幅报道过大纪元在脸谱网上的亲特朗普
广告购买行为,以及脸谱网随后对其进行封禁的措施。新闻频道还采访了原
“法轮功”成员,这些原成员告诉全国广播公司说:“(‘法轮功’)信徒
们认为在‘世界末日’来临之际,那些被贴上‘共产党人’标签的将被打入
类似地狱一样的地方,而那些同情‘法轮功’的人将会幸免于难。特朗普
被‘法轮功’视为反共斗争中的关键盟友。”

  特朗普似乎并非“法轮功”或大纪元媒体的天然盟友。他的态度摇摆不
定,前一刻还在赞美中国领导人,下一刻又通过污名化新冠病毒取悦(美国
的)排外受众。尽管如此,“法轮功”媒体还是大张旗鼓地将重心转向替唐
纳德·特朗普宣传,又是买广告,又是通过其本身的报道和舆论为特朗普造
势。对于这个鲜为人知的新闻机构来说,这是一种重心和资源配置的巨大转
变。

  一个所谓的非营利组织“环球传播网”(Universal Communications 
Network),其运营名为“新唐人电视台”,是大纪元的数字媒体和电视制
作方。一份美国国税局的文件揭示了“环球传播网”的最大出资人身份,曝
光了大纪元的资金来源,以及该组织与数名资金雄厚的特朗普资助人之间的
暧昧关系。

  文件显示,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张华毅和张秀玲(Siuling 
Zhang,音)夫妇向新唐人捐款90.95万美元。张华毅还在2004年、2005年和
2007年至2010年担任新唐人电视台的董事会主席。2006年,他被列为董事。

  关于张华毅和张秀玲的资料非常少,不过,通过芝加哥
Architecture.org网站访问查询发现,2010年新唐人电视台网站上曾公布一
份张华毅简历,该文件现已被删除。简历称,张华毅曾在默瑟的对冲基金工
作过,他还与“法轮功”有关联。

  该简历写道:“张华毅博士是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张博士于
1989年加入开普勒金融管理公司(文艺复兴科技公司股权投资部门的前
身),并成为设计该公司数学交易系统的主要研究人员。张博士是东方学院
(Dongfang College)的校董会成员,也是亚洲愿景基金会(Asia Vision 
Foundation)的董事会成员。”

 

“法轮功”网站上有关其董事会成员张华毅的个人简历

  东方学院和亚洲愿景基金会亦与“法轮功”相关。

  从政治捐赠上来看,张华毅较为右倾。2012年,他向米特·罗姆尼
(Mitt Romney)的总统竞选活动捐款5000美元,2018年向共和党全国委员
会捐款500美元,2018年向纽约州的共和党众议员李·泽尔丁(Lee 
Zeldin)连任竞选活动捐款500美元。他的妻子张秀玲在罗姆尼2012年的竞
选活动上捐款1万美元。

 

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李·泽尔丁收钱后替“法轮功”宣传

  张华毅还在竞选捐款中把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列为雇主,这表明至少在
2018年之前他仍是该基金的员工。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是一家高度隐秘的对冲基金,专门从事量化模型指导
系统化交易,管理着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金。罗伯特·默瑟在2009年至2017
年间担任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他是特朗普的巨额捐款人。
由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是默瑟巨额财产的来源,该基金也因此臭名远扬。由
于默瑟在极右派的政治活动中极为活跃,因此他的公司遭到强烈抵制,他只
得从联合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上退了下来。

  默瑟的相关活动包括在2011年向当时由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
领导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资助至少1000万美元。布赖特
巴特新闻网是一个极力反移民和宣传阴谋论的媒体,它为特朗普的2016年总
统竞选活动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报道。默瑟还资助了《克林顿献金案》
(Clinton Cash)的出版。《克林顿献金案》是一本错误百出的书,还有同
名纪录片,它对克林顿夫妇的资金来源进行无端指控。另外,默瑟同样向
“立即保卫美国”(Secure America Now,简称SAN)捐款200万美元。“立
即保卫美国”曾发布模拟旅游广告,传播恐伊斯兰教阴谋论,声称穆斯林正
图谋颠覆法国、德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

  尽管张华毅和默瑟都与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有关联,同时各自与右翼媒体
(大纪元和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有关系,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双方合作来努
力推动强硬的反华议程,并在互联网上发展成两个高产的亲特朗普宣传渠
道。但是,这两个人的经历也太过于相似了:他们都有数学专业背景,都在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秘密量化交易系统中获取财富,并在意识形态上向右翼
政治倾斜。在亲特朗普的媒体圈中,这两个人的经历所带来的成果相似到令
人毛骨悚然。

  当被问及张华毅在环球传播网的主要捐赠人、董事长和董事会董事的身
份时,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组副总裁常珍妮(Jenny Chang)表示:“张华毅
在环球传播网或其他任何与大纪元媒体集团相关的实体中没有担任任何领导
职务。他与大纪元媒体集团至少有7年的时间没有来往。”

  常珍妮还称:“我们也不知道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任何其他员工有过任
何捐款。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也没有人参与任何与大纪元传媒集团相关的实
体。”

  我们请求张华毅就此事进行评论,但他没有回应。不过,默瑟和张华毅
的媒体资金都在为班农宣传助力。班农曾在特朗普的白宫担任首席战略师。
尽管据说与默瑟的关系密切度有所下降,不过班农还能继续从布赖特巴特新
闻网(默瑟的股权现由其女儿们持有)和“立即保卫美国”继续获得慷慨的
宣传报道。

  无独有偶,大纪元媒体对班农的宣传推广同样是极尽正面报道之能事。

  早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班农就站队极端民族主义、传播反华信息,
而且一直延续至今。在3月份的一期最新“立即保卫美国”播客节目中,班
农这样说道:“(新冠病毒的这种)破坏,不仅仅是(对)人的生命(的破
坏),这已经是非常可怕的,更重要的是对经济的破坏,对资本市场的破
坏,我们需要实打实十年的时间(来恢复)。我们将需要十年的时间,走出
中国政府对自由世界中其他国家的大屠杀。”

  去年10月,班农的新专题影片《红龙之爪》在亲特朗普的“一个美国新
闻网”(One America News Network)上首播,并对华为高管在加拿大被捕
后的法律对垒进行了独特解读。根据影片网站上的剧情简介,该影片讲述的
是一个明显影射华为公司的虚构公司——华信公司如何为“实现中国政府在
全球网络空间的霸主地位而努力的故事”,影片的结论是加拿大在与中国处
于发生冲突的边缘。

  据《每日野兽报》此前报导,新唐人电视台曾受张华毅资助并打点多
年,该电视台资助了《红龙之爪》的制作。

  而且,“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已经成为特朗普盟
友的重要平台,在这些平台上,他们可以受到友好采访,而且也不会因特朗
普当局的政策遭到批评。它们与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和“立即保卫美国”等与
默瑟有关的团体所发出的反华和极端民族主义信息基调相似。

  多名与特朗普关系亲密人士,包括特朗普的儿媳妇拉拉·特朗普(Lara 
Trump)、前总统副助理塞巴斯蒂安·高尔卡(Sebastian Gorka)、白宫美
国创新办公室主任布鲁克·罗林斯(Brooke Rollins)、前白宫战略通信主
任梅塞德斯·施拉普(Mercedes Schlapp)、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代理主任拉
塞尔·沃特(Russell Vought)、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幕僚长弗
雷德·弗利兹(Fred Fleitz)、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等,都曾接受过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在线访谈系列栏目的一
对一长时间采访。

  3月底,曾多次在大纪元媒体露面的班农,再次坐下来就新冠病毒疫情
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的半小时专访。班农似乎是在向那些企图推翻中国政府
的“法轮功”成员直接喊话。



2020-08-16 21:27:14

主题: 脸谱网将“FLG”制作的新冠肺炎疫情视频标为虚假信息
  核心提示:澳大利亚新闻网(News.com.au)2020年4月17日刊发作者杰
克·格拉门茨(Jack Gramenz)的文章,称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脸谱网
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视频标注为“虚假信息”和“垃圾”,并引用了在
油管上颇受欢迎的加拿大科学传播者蒂姆·布莱斯(Tim Blais)的观点,
深挖视频出镜者背后不可告人的秘密。

 

作者杰克·格拉门茨(Jack Gramenz)

  在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开始告诉网民“这是个垃圾”后,这条关于
冠状病毒的最新视频很难再传播了。

  近日,一段视频声称追踪到了冠状病毒来源,脸谱网的事实核查者们对
该视频亮起红灯,将其贴上了“虚假信息”的标签,限制它在这家全球最大
的社交媒体网站继续传播。

  这段视频在谷歌旗下油管网首播,此后已被浏览超过200万次。

  油管网上经常会推送些涉及阴谋论的奇怪“纪录片”,最近冠状病毒大
流行的有关内容对一些用户来说已经司空见惯。

  最近一个阴谋论将冠状病毒的蔓延归咎于5G移动网络的出现,虽然是错
误的,但传播甚广。

  传输手机信号的频谱所产生的电磁辐射极小,低于厨房微波炉或WiFi路
由器,且经过世界各国政府机构批准。这种电磁辐射给人带来病毒感染的机
会,或者将人免疫力降低到易被其他地方病毒感染的机会,几乎为零。

  近年来,油管和脸谱等网站虚假信息频现,促使社交媒体公司越发重视
对虚假信息的监管(至少表面如此)。

  油管还没有把这部视频下架,但在它下方有个醒目链接,建议网民“从
卫生部获取有关新冠病毒的最新信息”。按照油管网的规定,将相关信息指
向政府网站,旨在通过优先宣传政府和卫生机构的信息,从而打击新冠病毒
相关错误信息。

  推特已经禁止投放政治类广告,不过引导用户至同一地方获取所需信
息。

  脸谱允许用户免费打广告,但虚假信息过滤器仍然同时存在。而且,脸
谱网似乎对这部可疑的纪录片态度强硬,视频和社交媒体评论人士纷纷指出
这点。

 

  由于分享视频受限,引发油管网民激烈讨论。原文配图

  脸谱网的第三方事实核查机构对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信息进行了
审查,将这部视频定为“虚假”。(脸谱网市值超过5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它不会像以前那样出现在很多人的新闻推送中,就算出现了,
上面也会有警告标识。

  那些试图分享该视频的人也会收到警告。据了解,收到的通知告诉他们
“您分享的内容附有来自独立事实核查人员的‘补充报告’”。

 

  与油管上许多别的作品不同,这部纪录片来自大纪元,一家有点名气的
反华新闻媒体。

  该视频记录了2019年12月30日发布的一则通知,上面提醒:“华南海鲜
市场持续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两天后海鲜市场进行了一次彻底清查,大纪元调查记者约书亚·菲利普
(Joshua Philipp)称其是为了“毁灭犯罪现场”进行的“仓促”尝试。菲
利普的这个观点得到一位回应了(他的)关切的、被称为 “专家”的香港
人支持(并没有说是什么专家)。

  在油管上颇受欢迎的加拿大科学传播者蒂姆·布莱斯(Tim Blais)分
享了他对这部视频的看法,对此持反对意见。

  这部视频号称是追踪冠状病毒来源的首部纪录片,布莱斯在推特上分析
了片中使用的信源,他说:

  “我的父母观看了大纪元这部时长一小时的纪录片,是关于冠状病毒起
源的,这意味着我不得不看完。这是我的评论,请随意使用。如果你不认
同,别指望和我辩论,我不想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布莱斯认为,“大纪元决定只采访他们的‘老朋友’,这样了解这件事
(冠状病毒的起源)就有些‘先入为主’了”,这些老朋友“有些往事很有
意思但片中并未提及”,也没有出现在(视频中)他们的官方头衔旁边。

  他说,第一个真实出现在纪录片中“回应关切”的专家,肖恩·林博
士,是某反华联盟的执行主任,“好像是大纪元的老朋友”。

  说是老朋友,但林博士以前是“中国时事”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该节目
在新唐人电视台播出了四年,2008年停播。

  新唐人电视台与这部视频的油管发布账号“大纪元时报”同属于一个集
团。

 

  林博士并非新唐人镜头里的陌生人,事实上他已在那干了四年。原文配


  视频还强烈驳斥蝙蝠是此次疫情传播源的理论,反复指出市场上并未发
现蝙蝠。这个理论说,一只被蝙蝠叮咬和感染的穿山甲在市场上出售,成为
感染人类的宿主。

  视频中另一位出镜发表意见的专家是朱迪·米柯维茨(Judy 
Mikovits)。

  视频将其描述成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分子生物学家,她告诉菲利普:
“(蝙蝠是新冠病毒源头)这种观点传播得如此之快,就像它在海鲜市场中
传播的那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米柯维茨博士最引人注目的一项研究声称,慢性疲劳综合征具有传染
性,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该研究后来被撤销。

  后来发现,这项研究使用的是遭到污染的实验样本,其理论本身无法成
立。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病毒学家文森特·拉坎尼洛(Vincent Racaniello)
曾指责米柯维茨“只是在煽动恐惧”。

  这也为论文的合著者制造了大量的工作,他们随后不得不千方百计地验
证并否定他们之前所做的研究。

 

  朱迪·米柯维茨对冠状病毒在武汉市场上起源和传播的说法表示怀疑,
正如同科学界对她“慢性疲劳综合征会传染”理论的质疑。原文配图

  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米柯维茨博士的一则故事。这则故事始于2018年,称
她“研究发现致命的逆转录病毒已经通过疫苗传播给2500万美国人,因此被
捕入狱”。

  根据事实核查网“斯诺普斯”(译注:Snopes,著名揭批谣言网站)的
调查,米柯维茨确实被捕过,被指控窃取实验数据,并将数据从慢性疲劳研
究所的笔记本电脑上删除。研究所对她涉嫌操纵数据一事进行调查,近日将
其解雇。笔记本电脑数据最终恢复,指控被撤销。

  米柯维茨在自己的书中提到这个故事。在书中,她还声称国家过敏症和
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美国抗击冠状病毒的主要发声者托尼·福奇博士在给同
事弗兰克·鲁塞蒂(Frank Ruscetti)博士的电子邮件中威胁说,如果米柯
维茨胆敢踏入国立卫生研究院一步,将被“立即逮捕”。

  福奇博士向“斯诺普斯”断然否认了这一点。

  他告诉事实核查人员:“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可以明确地说,我从来
没有给鲁塞蒂博士发过这样的邮件。我已让计算机管理员在国立卫生研究院
查找我所有的电子邮件,并没有这样的电子邮件。话说回来,我绝不会在电
子邮件中发表这样的声明:如果任何人踏足国立卫生研究院,他们将被‘立
即逮捕’。”

  布莱斯先生对一位所谓“亚洲事务专家”的证词进一步表示怀疑,他
说,这位专家多年来一直在“反反复复”错误地预测中国的崩溃。

  哈德逊研究所(中美关系智库,非澳大利亚哈德逊医学研究所)高级研
究员罗伯特·斯伯丁(General Robert Spalding)在推特上使用了污名化
及“北京隐瞒”的标签,布莱斯对此亦表示愤怒。

 

  罗伯特·斯伯丁认为,中国应该对每一例冠状病毒死亡负“直接责
任”。原文配图

  布莱斯接着对纪录片中的一些说法进行了事实核查,指出其中一些说法
虽然存在,但是视频中断章取义或言过其实。

  中国一家实验室对蛋白进行突变,以确定它们是否易受SARS感染,这一
“重大发现”并没有让布莱斯感到震惊。“所有这些冠状病毒S蛋白(结
合)在各自的宿主中。他们当然知道,大家都知道。”

  视频将这一发现描述为“打开跨物种传播之门的钥匙”。

  布莱斯表示:“不过跨物种传播已经发生过很多次。这不需要我们。从
蝙蝠到猪、骆驼、果子狸,再到人类,我们都能自然地看到它。”

  “重申一下,新冠病毒看上去是来源于自然。”

  布莱斯先生引用纪录片中的一段话,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真实情况给出
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我喜欢这句话:‘过去几周不断升级的宣传攻势旨在转移人们
(对抗疫不力)的指责。’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美国。”

  “人人都有处理不当,没有人希望背这个锅。”

  他在结束分析时称,该片“提出了好问题”,但“给出了错误的答
案”。

 

  原文报道截图



2020-08-06 20:58:36

主题: “FLG”邪教是“精神病毒”
1999年7月22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国家民政部依法宣布“法轮大法研
究会”及“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



“法轮功”邪教组织被取缔后,“法轮功”的核心人物和骨干分子纷纷潜逃
国外,投靠敌对势力,并转变破坏策略,进行国外策划、国内实施,遥相呼
应,联合造势。

为了显示其利用价值,换取生存空间,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法轮功”竭
尽反华之能事,从鼓吹修炼“法轮功”能治愈新冠肺炎到发展邪教成员,集
聚反动势力;从新冠病毒命名污名化中国到病毒溯源,一连串反华动作,让
世人看清“法轮功”不但邪而且毒。

制谣、造谣,借疫情兴风作浪

兴风作浪的“法轮功”,自疫情发生以来,亦步亦趋,追随西方反华势力,
造谣不断,屡出滥招,种种秕言谬说不绝于耳。

谣言一:1月25日,网上曝出一段视频自称是武汉汉口疫区名叫“瑾慧”的
一名医护人员,说武汉已有9万人感染。



结果,经咨询专业的医务工作人员,视频中的医生是个假医生,这个视频是
个假视频!而视频是“法轮功”媒体“大纪元”精心制造出来的,放到网
上,发给西方媒体,其目的就是扰乱视听,制造恐慌。

谣言二:2月1日,“法轮功”媒体发文造谣“四川宜宾有人因感染病毒当街
倒地死亡”。



宜宾警方出面辟谣。



谣言三:2月初,一段引爆国外网络的视频:一对小情侣先是抱在一起,其
中可以听到女方在哭诉着什么,周围则有一名打着雨伞的民警和两名穿着粉
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这段视频,被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成为渲
染中国的疫情“恐怖”、病患“没人权”的素材,而那对情侣则被说成已
“处理”掉。



▲境外网络视频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女子是来武汉旅行的,车辆是 征用环保监察来接她
去隔离点的,女子已在男友家居家隔离,根本不存在“法轮功”所说的“被
处理”。

谣言四:2月初,“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境外网站上传所谓武汉医生感染病
毒在手术中晕倒的视频。法国媒体法兰西24电视台
(observers.france24.com)对该视频进行了调查,确认该视频是“法轮
功”邪教组织利用一段发生在云南的视频进行“移花接木”捏造出来的,意
图造谣煽动,制造恐慌!



▲“法轮功”捏造武汉医生感染病毒晕倒的视频截图

谣言五:2月10日,“法轮功”媒体造谣“武汉大气二氧化硫爆表,是与大
量火化尸体有关”。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辟谣。



谣言六: 2月24日,“法轮功”邪教组织与郭X贵等反华分子接力炮制传播
了一段有关武汉疫情的视频。视频中,一名妇女自称在武汉一家医院亲眼目
睹重症冠状病毒患者被活活火化。还声称已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好几个病人
身上。这段视频在境外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结果,该视频被2009年普利策新闻奖得主、美国“政治真相新闻”网认定为
“虚假信息”!而该视频传播者之一为“法轮功”媒体“新唐人电视台”。

谣言七:5月,“法轮功”邪教媒体称“中国有2000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被
隐瞒”。其“依据”主要有2条,中国三大运营商用户今年1月至2月两个月
内减少约2000万;某知名作家在“日记”中说“殡仪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
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法轮功”境外媒体“大纪元网”油管(油管)帐号炒作

实际上,受疫情影响,很多实体营业厅不能正常营业,新增用户数量大幅减
少。随着携号转网在全国的实施和提速降费深入推进,部分原来有双卡或多
卡的用户,不再需要单独的流量卡,从而注销了号码。



“法轮功”邪教信奉“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认为只要不断地篡改事
实、扭曲叙事,就可以达到栽赃陷害、祸水东引的目的,这除与他邪教本性
有关外,更离不开他卖国求荣、为虎作伥的丑恶目的,可以说“法轮功”邪
教充当着反华势力在疫情面前想干而干不了事情的马前卒急先锋。然而,纵
然摇唇鼓舌、重复万遍,谎言依旧是谎言,在真实记录面前丝毫站不住脚。

时至今日,“法轮功”邪教组织依然造谣不断,在西方社会,利用其谎言媒
体疯狂推送新冠疫情阴谋论广告,派送新冠疫情谣言报纸,利用政治黑金利
益链勾结反华势力,诬告滥诉、煽动反华情绪,企图达到扰乱中国的目的。

诚如,美国新闻聚合网站(Patch.com)文章认为,“法轮功”的阴谋论和
洗脑术已被大众识破,“法轮功”这样的媒体组织,凭借制造谣言而兴起,
也必将因制造谣言而败亡。



宣扬歪理邪说,编造治病神迹

在疫情形势处在严峻复杂,防控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法轮功”邪教组
织趁机大肆宣扬所谓的“疫情”“神迹”,声称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就
能得救、保平安”,诚念“九字真言”就能逃过病毒劫难,“面对瘟疫,逃
生有秘诀”等,教唆信徒“走出去”“讲法”,于是乎,国内一些残存的
“法轮功”分子闻风而动。

多地公安机关抓获多名频频出来闹事的“法轮功”人员,收缴了大量“法轮
功”反宣品。



▲山东威海公安机关依法查处一名“法轮功”邪教人员



▲吉林永吉县公安民警在一“法轮功”人员家中搜查出大量有关新冠疫情邪
说反宣品

修炼“法轮功”真的能治愈新冠肺炎传染病?我们还是先用几个事例来确证
一下!

周安患有传染性疾病——肺结核,在修炼“法轮功”期间,不停地咳嗽,但
周安拒医拒药,相信修炼“法轮功”治病,结果患了晚期肺癌,终于被病魔
夺去了生命。

李军,修炼“法轮功”期间检验出患有传染性肝炎,在住院期间,拒医拒
药。终因慢性乙肝重病肝炎死亡。

丁招娣,自练上“法轮功”后,坚信“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医治百病。患
了感冒病毒,坚持不去医院、不吃药,结果病情越来越重,最终撇下自己的
亲人离开人世。

据山东省潍坊市反邪教协会2011年2月对该市“法轮功”人员死亡、患病情
况,特别是患病后因拒医拒药而死亡的情况进行专题调研得出结论:不论是
死亡的“法轮功”人员还是身患重大疾病的“法轮功”人员,传染病都是主
因。



▲部分“法轮功”精英骨干死亡名单

事实胜于雄辩,修炼“法轮功”照样死亡。“法轮功”吹嘘的“真言”“神
迹”“功力”不仅保护不了任何人,还会害人害己。

新冠肺炎其传染性不分种族,无论贵贱,真正打败病毒的是科学防控和科学
救治,绝不是“法轮功”所吹嘘的什么修炼“法轮大法”,诚念“九字真
言”“百毒不侵”等谎言、“神迹”,更不是念几声邪教咒语就能避免。

充当反华势力走卒污名化中国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法轮功”邪教为配合西方反华势力掩盖失职渎职除
制造了一系列谣言外,而新冠病毒命名污名化中国,“法轮功”则无所不用
其极,其真实意图无非是抹杀中国在抗击疫情所发挥的制度优势、治理优
势、文化优势取得的巨大成功,抹黑中国在抗击疫情中赢得的良好国际形
象,以莫须有的罪名惩罚中国、掠夺中国,消解中国迅速增长的国际影响
力,让中国失去发展的机会,配合西方某些政客“甩锅”中国,转移国内注
意力、掩盖自身防疫不力的责任,更凸显“法轮功”向主子表忠心,换取苟
延残喘,得以续命的手段而已,有着险恶的政治企图。

从1月6日,“法轮功”媒体就已开始恶意污名化中国,企图将病毒来源的帽
子扣在中国头上。

其实“病毒”命名早已有国际机构指导原则。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将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来源于corona(冠状)、
virus(病毒)以及disease(疾病)三个词,而19则代表这个疾病出现的年
份2019年。同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根据生物遗传学分析,将新冠病毒命
名为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

命名的原则是遵循世界卫生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联合国粮食
及农业组织(FAO)商定的准则,“必须找到一个命名,不涉及地理位置、
动物、个人或人群,而且这个命名也要易读,并与该疾病有关”。换言之,
无论是病毒名还是疾病名,都竭力避免对国家、地区、民族乃至动物贴上不
必要的标签。



而“法轮功”完全不顾国际组织的命名规则,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置于公
众利益和科学常识之上,偏执地污名化中国,使人们仇视中国,以卑鄙的手
法,诽谤的手段挑起种族歧视与反华情绪,入罪中国,污蔑中国,将中国与
“异类”“非我族类”划上等号,实施语言暴力,一概吠之咬之,实在无耻
且无聊。“法轮功”境外媒体在病毒污名化上已冲在最前面,充当了西方反
华舆论的急先锋。

其实,病毒“起源于哪里”并不意味着“谁就该为此负责”,新冠病毒究竟
起源于何处,目前依然没有科学定论。

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发生在武汉,但“没有证据表明源头也在
武汉,这是科学问题”。



来自日本的一篇研究就表示,通过比对病毒基因、建立病毒繁殖变异树状结
构, 推断出台湾、美国、日本等地病毒各自独立,“世界上其他地方传播
的病毒与武汉的病毒完全不一样”。

近日,英国牛津大学询证医学中心荣誉高级研究员、纽卡斯尔大学客座教授
汤姆·杰弗逊发表评论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在亚洲暴发疫情
之前就已存在于世界其他地方。



炮制疫情源头阴谋论,肆意栽赃、抹黑中国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发挥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取得了显著成
效,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为世界各国防控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做出了
重要贡献。

然而,见不得中国好的“法轮功”又炮制出“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一实验
室”,实际上,这一阴谋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法轮功”旗下的喉舌媒体“大纪元”从4月7日开始,在油管等境外主流视
频网站炒作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



这段视频在油管平台上获得了160万的观看量,在脸书播放量达7000万次。
由于内容太过离谱,脸书经核实后将其标注为“虚假信息”。



BBC科学编辑保尔•林康也辟谣称:“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来源
于武汉任何一家研究机构。”

“法轮功”这种毫无底线、无耻下作的行为,受到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批
评。

2020年4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其网站驳斥了“法轮功”谣言“新冠病
毒来源于武汉一实验室”,还揭出了最近两年来“法轮功”一再造谣的老
底。



▲“法轮功”邪教制作的虚假视频(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

 2020年4月19日,英国著名纪录片制片人、自由记者丹尼尔·沃尔夫
(Daniel Wolf)在专注记者行业的自媒体网站“文章”网
(thearticle.com)发表深度评论文章指出,针对中国产生的一系列阴谋
论,“都是未经证实的,难以服众,是一些人的癫狂之语”。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要以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
家去研究。

早在今年2月19日,27名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医学专家在国际专业医学权威期
刊《柳叶刀》上联合发表声明,指出:“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
引发该疾病的病原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
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他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
物。  



▲多国学者联合在《柳叶刀》上发表声明

该科学结论也得到了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院长及其所代表的科
学界人士的支持。”

3月17日,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学者组成的国际研究团队在科学
杂志《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发表文章称,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新
冠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该文章采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
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



▲国际研究团队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布4月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前媒
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着一些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谬论和阴谋论。所有已知证
据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动物。

多位医学专家也与世卫组织的观点一致。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一个团队
发表文章称,没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是实验室制造或以其他人为方式设计
的。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也发表博
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
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
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新冠肺炎疫情是“天灾”,是未知病毒对人类发起的突然袭击。病毒无国
界,疫情无种族,中国和世界各国一样,都是疫情的受害者。

病毒污名化,一颗抗疫舆论的“毒瘤”,一场群魔乱舞的闹剧。“法轮功”
借疫情散布阴谋论谣言,对中国肆意诬蔑栽赃,抹黑陷害,是罔顾事实、违
背科学的丑陋表演。其真实意图是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在各国滋生对中
国不信任情绪,瓦解全球共同战疫的努力,搅乱全球团结合作抗疫的大局,
其心可诛,必须予以坚决抵制!

除此之外,眼见西方大国成全球新冠疫情“震中”,民主国家形象轰然坍
塌,为了配合西方某些政客蝇营狗苟,“法轮功”还玩起了向中国索赔、追
责的鬼把戏,在此不一一而论。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中国抗击疫情公开、通明、负责,环环可考,甚至被
评价为是面向全球的“现场直播”,这就是中国态度!中国智慧!完全经得
起时间与历史的检验。

一场疫情,让“法轮功”的原形更加赤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新冠病毒损伤
的是人的肌体,是生理;而“精神病毒”损害的则是人的思想和行为,是生
理加心里,比自然病毒更甚。“法轮功”种种丑陋行径不难看出,“法轮
功”这种“精神病毒”是一种真正的“人造病毒”,它极大危害全球抗疫大
局,不仅加大了合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难度,还混淆科学正义的声音,蒙
蔽民众的心智,让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福祉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法轮功”邪教组织编造抹黑中国的一切“精神病毒”,在中国取得抗击疫
情胜利铁一般事实面前,必将撞得粉碎,必将被更多人识清其阴险丑恶,中
国必将更强、更好,朋友更多,抗疫的伟业必将载入世界史册,留下光辉的
一页。



2020-08-06 20:42:28

主题: Loony Epoch Times fronts dangerous anti-China war agenda
If you don’t want a bomb in your bathtub, start by not believing 
the Epoch Times. The fringe newspaper of the Falun Gong movement, 
suddenly ubiquitous online, churns out a deluge of anti-China 
diatribe masquerading as news, which is seeding wild accusations 
against China over the COVID-19 pandemic. According to former 
members of the Falun Gong movement the editorial policy of the 
Epoch Times has always been to publish any and all accusations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inciding with the election of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owever, the Epoch Times morphed into a 
slick multimedia machine which ingratiated itself with Trump’s 
campaign, becoming a megaphone for the war party faction of US 
politics and its dangerous agenda of stoking a conflict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That faction appears hell-bent on 
turning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into a casus belli, a cause for 
war.

There is little doubt that Chinese officials made serious mistakes 
in their early handling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in Wuhan:

The local and central governments refused to allow a doctor to 
test early cases of deceased patients to see whether they had been 
the first victims of the virus, until eventually the doctor defied 
the authorities and tested anyway, confirming her suspicion;
the main infectious disease authority refused to work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 developed a faulty test and 
stopped local hospitals from developing their own tests, delaying 
the effort to contain the outbreak by weeks;
despite knowing there was an outbreak, regional governments 
refused to stop local holiday festivities that became a vector for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virus;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elayed any serious response for more than 
a month, and the head of government didn’t even bother to attend 
the first five special security meetings held to assess the 
seriousness of the threat.
Actually, the first three of the above examples occurr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hile the fourth describes the response of the 
British government. Chinese authorities also made serious mistakes 
(elaborated below), but the above examples illustrate that whereas 
stuff-ups in other countries are treated as just that—stuff-ups—
when they happen in China, Western media seize on them as proof of 
the “evil”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ystem, or, worse, some kind 
of sinister plot.

China’s early mistakes included the management of the Wuhan 
hospital, where the outbreak was first detected, reprimanding the 
head of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 Dr Ai Fen, who first saw the 
tests showing a SARS-like virus on 27 December, for informing 
other departments without sticking to the protocol of going 
through the hospital management. According to a passionate 
interview Dr Ai gave to a Chinese publication in March (which by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appears genuine, although this has not 
been definitively verified by the Alert), she attributed the 
management’s bureaucratic officiousness to an initial wishful 
denial of the seriousness of the virus and a fear of spreading 
panic.

One of those whom Dr Ai warned the new cases were SARS-like was Dr 
Li Wenliang, the ophthalmologist who was reprimanded by local 
police for spreading the rumour to an online chat-group on 30 
December. This was another early mistake, whic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since disciplined by dismissing those involved, but 
sadly Dr Li, himself a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one of a 
number of Wuhan hospital staff who contracted COVID-19 and died. 
The Western press turned Dr Li into a cause célèbre in their 
campaign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it must be noted that 
these mistakes were made when the seriousness of the outbreak was 
still unclear, by authorities who would have feared that any 
comparison to the 2003 SARS outbreak, which had a 10 per cent 
fatality rate, was guaranteed to spark panic.

False accusations
Whatever mistakes were made in China early on, it soon kicked into 
gear. On 29 December, China’s equivalent of the US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launched an investigation; by 
3 January they had notified the world, including the CDC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11 January China’s CDC published the genome 
sequence of the virus and shared it with the world. One of 
Australia’s top infectious disease experts told the AAS that once 
China’s CDC got involved they properly shared data on the 
outbreak.

China’s closest neighbours, including South Korea, Japan, Taiwan 
and Singapore, received the same information as the rest of the 
world, but they acted immediately to contain the outbreak, whereas 
many countries dithered, especially the USA and UK. According to a 
19 April Sunday Times report,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didn’t bother to attend the first five Cobra national security 
meetings about the crisis, delaying a serious response by five 
weeks until 2 Ma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Secretary Alex Azar first warned the White House in early 
January, after being notified of China’s 3 January warning to the 
CDC, but apart from an initial travel ba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didn’t take serious action until early March.

It wasn’t until the pandemic erupted out of control, first in 
Europe and then the United States, that accusations began to fly 
that China had covered up the outbreak, and was thus responsible 
for delaying an adequate global response. These accusations 
contradicted earlier Western media reporting of China’s lockdown 
of Wuhan as “draconian”—suddenly, China hadn’t been serious 
enough. The Epoch Times was in the vanguard of the accusers.

Some of the specific accusations relied on public ignorance. For 
instance, China was accused of controlling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 and therefore the WHO was involved in the 
cover-up when it tweeted on 14 January: “Preliminary 
investigations conducted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found no 
clear evidence of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dentified in #Wuhan, #China.”

In fact, while everybody would have suspected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from the beginning, the WHO and similar experts wait 
for absolute proof before making such confirmations. For instance, 
in a 26 January interview with ABC, Australia’s Chief Medical 
Officer Dr Brendan Murphy, knowing by then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had been confirmed within China, similarly claimed: 
“Again, isolated cases, no evidence of any human to human 
transmission outside of China.” Murphy wasn’t lying or covering 
for China; rather he was stating only what had been proven. COVID-
19’s incubation period of 14 days delayed the confirmation of 
human-to human transmission, which was confirmed a few days later. 
(Taiwan, which is politically dependent on the USA, has recently 
claimed it wrote to the WHO warning of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on 30 January, but that’s not true—the letter Taiwan published 
shows it asked about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but didn’t warn 
the WHO.)

China is also blamed for the WHO’s statement on 29 February that 
it opposed travel bans, after Donald Trump banned travel from 
China on 2 February. A 2017 pandemic simulation conducted by the 
G20, which can be viewed on YouTube, proves this announcement was 
not a cover-up and had nothing to do with China, as it features a 
simulated WHO press conference in which the WHO Emergency 
Committee similarly recommends against travel bans. While this 
policy may seem inexplicable to many, it wasn’t influenced by 
China.

Among other accusations,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Joe 
Biden claimed China did not allow US experts in to assess the 
pandemic. Again, untrue—Clifford Lane, deputy director at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a right-
hand man to NIAID head Anthony Fauci, was one of two US scientists 
to join a 13-person WHO delegation that toured China in 16-23 
February, which produced the most detailed report about the 
clinical course of COVID-19 and the epidemiology in China.

Clifford Lane’s account of that tour, and the report it produced, 
shows how open and cooperative China actually was. While China’s 
Hubei province was the epicentre of the outbreak, nobody outside 
of China seriously questioned its daily figures of infections and 
deaths, partly out of apathy, but also because there was no reason 
to assume China was lying—its more than 80,000 cases and 3,000 
deaths seemed bad enough. Given the outbreak started in China, 
both its national figures and the figures of its provinces outside 
of Hubei are proportionate to those of China’s closest 
neighbours, which had more time to take precautions. Lane 
described China’s progress in a 6 March interview with Science 
magazine: “In most of the provinces, it wasn’t a total shutdown
— it was a lot of restrictions, and it wasn’t that the city was 
shut down and people couldn’t go out. Public gatherings I’m 
assuming were all terminated, schools were closed. There was a lot 
of contact tracing, and a lot of isolation of the contacts, and 
self-isolation. And if you look at those epidemiological curves 
for those provinces, they’re basically close to a few cases a 
week now.”

The explosion of cases and deaths in Italy and Spain in March, 
however, provoked a serious effort to cast doubt on China’s 
figures. As much as anything, China’s “communist” regime 
couldn’t be credited with more successfully handling of the 
outbreak than developed Western economies. The Epoch Times led 
these attacks on China’s figures with a completely wild article 
on 24 March headlined: “21 Million Fewer Cellphone Users in China 
May Suggest a High CCP Virus Death Toll”. The article reported on 
official figures showing a nationwide reduction in mobile phone 
accounts in the previous three months from 1.600957 billion to 
1.579927 billion, a drop of 21.03 million. “Deaths due to the CCP 
virus may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high number of account 
closings”, the Epoch Times stated. The article quoted a supposed 
expert named Tang Jingyuan, only described as “a US-based China 
affairs commentator”, who said: “At present, we don’t know the 
details of the data. If only 10 per cent of the cellphone accounts 
were closed because the users died because of the CCP virus, the 
death toll would be 2 million.” The far more mundane but true 
explanation for the drop, confirmed by Associated Press, was a 
large number of China’s mobile workforce that used a second 
mobile phone for travel cancelled them due to the lockdown. 
Nevertheless the Epoch Times article predictably went viral, its 
hyperbolic claim even finding its way into the Washington-based 
foreign policy journal The Diplomat.

At this point it bears mentioning that were it not related to 
China, any reasonable person would have instantly dismissed the 
Epoch Times claims as ridiculous, given that there would be no way 
to hide 21 million deaths, or even two million. While China did 
expel some US reporters in a tit-for-tat altercation with the USA, 
there are plenty of other foreign reporters in China who would 
have noticed such a death toll. The numbers are also out of all 
proportion to the toll in South Korea, Taiwan etc.—put simply, if 
21 million had died in China, it would mean the virus is almost 
uncontainable and therefore Australia’s death toll would be in 
the tens of thousands by now. This author saw firsthand how widely 
this Epoch Times report was shared on social media by everyday 
people who gave it credence, and who frankly should check their 
assumptions about China that they would believe it. It is also an 
insight into the other claims by the Epoch Times and Falun Gong 
which people believe, including the outrageous claim that China 
conducts live organ transplants from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Lies about the Wuhan lab
When the COVID-19 outbreak started to explode in the UK and then 
the United States, it was no longer enough to simply accuse China 
of covering up its true figures to hide its own poor performance. 
The war party faction of the AngloAmerican alliance started 
blaming China’s supposed coverup for the toll the virus was 
taking on the UK and USA. The UK’s neoconservative Henry Jackson 
Society—which hosted Australian Liberal MP Andrew Hastie in July 
2019 when he compared China to Nazi Germany, and which has cheered 
on all of the disastrous Anglo-American regime-change 
interventions of the past two decades in Iraq, Libya, Syria—
demanded in a 5 April statement that China pay the G7 nations £3.2 
trillion in reparations for the damages inflicted by the pandemic. 
US politicians echoed the demand, attributing to China a more 
sinister motivation. Enter the Epoch Times with a slick 
documentary rehashing an early conspiracy theory that the virus 
either escaped, or was released, from China’s only P4-level 
biosecurity lab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Batwoman
The Epoch Times documentary focuses on Shi Zhenli, a.k.a. “bat 
woman”, as the alleged creator of COVID-19 as a synthetic virus. 
But the research in this area in which Shi was involved was 
conducted in close collaboration with the United States. Photo: 
Screenshot
As of writing, the Epoch Times documentary, “Tracking Down the 
Origin of Wuhan Coronavirus”, which premiered on 7 April (two 
days after the HJS reparations demand), has gone viral, with 3.5 
million views on a Falun Gong YouTube channel called New Tang 
Dynasty (NTD) that has 326,000 subscribers. This exposure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to give credence to 14 April 
claims citing concerns about the safety standards of the Wuhan lab 
in anonymous US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from 2018. The next day 
Trump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including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demanded China “come clean”.

The Epoch Times documentary is easily enough refuted, but only by 
people who have studied the details of the outbreak and the 
political context; the average viewer would likely be convinced by 
its claims. Space doesn’t allow a detailed refutation here, 
suffice to say that while US political officials with an agenda 
against China jumped on the claims, none other than the Chairman 
of the US Joint Chiefs of Staff, Gen. Mark Milley, responded to 
the Washington Post by reiterating the Pentagon’s knowledge that 
the “weight of evidence” indicates the virus is natural. The 
Pentagon should know, as the US labs that do such research operate 
under the authority of the Pentagon, just as China’s labs operate 
under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re 
is extensive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This was an important detail that the Epoch Times deliberately 
buried in “exposing” the research being conducted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by Shi Zhengli, a.k.a. “bat-woman”, 
regarded as the world’s leading expert on batsourced 
coronaviruses. The Epoch Times makes a big deal abou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putting a stop on funding for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on viruses like SARS, MERS and Avian influenza in 2014, 
out of concerns for safety.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seeks to make 
viruses more contagious or lethal, in order to develop ways to 
protect people against such mutations occurring naturally; such 
research also has the potential to develop biological weapons. The 
safeguard against the research being used for biological weapons 
is the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 between such P4 labs around the 
world, involving top scientists from the major countries working 
inside each other’s labs. Biosafety however is an ever-present 
concern, in case such enhanced viruses inadvertently escape into 
the community.

The Epoch Times did not point out tha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pause on funding this research was not due to safety concerns 
about China’s lab, but about US labs. Nor did it report that in 
December 2017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lifted the ban on funding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reported by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on 
19 December 2017: “US Lifts Funding Ban on Studies that Enhance 
Dangerous Germs”.

Instead the Epoch Times zeroed in on a paper published by Shi 
Zhengli in Nature Medicine in November 2015,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to expose she was conducting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which included creating a chimeric virus, combining 
proteins from viruses from different animals, that was more 
infectious to humans. To ominous music the Epoch Times attributed 
the paper to “Shi and her team at the Wuhan lab”, and 
deliberately failed to report that of the 15 authors of the paper, 
only two, Shi and a colleague, were from the Wuhan lab. Of the 15 
authors 12 wer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most of them from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under leading infectious diseases 
researcher Ralph Baric.

The war party
The giveaway of the Epoch Times documentary is its heavy reliance 
on aggressive China-haters, including Gordon Chang and retired US 
Air Force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Gordon Chang is infamous for a 
2001 book titled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which he predicted 
would happen by 2017 at the latest; rather than collapsing, in 
that period China’s economy has soared. Spalding is a former 
member of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responsible for 
reorienting US strategic policy towards confrontation with China, 
and Russia. He’s also a close collaborator of the new 
neoconservative project established in March 2019 called the 
Committee for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 involving personnel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neocon plot to fabricate lies to invade 
Iraq in 2003, such as Frank Gaffney,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 by which the US government 
funds regime-change operations against targeted nations; the NED 
is also involved in the UK’s Henry Jackson Society. This is the 
war party faction of the Anglo-American establishment. A 21 August 
2019 report on anti-regimechange blog Moon of Alabama headlined 
“Anti-China Cult Gets US Government Money—Runs Large Pro-Trump 
Ad Campaign”, revealed how the US government’s neoconservative 
regime-change machine also funds the Epoch Times and Falun Gong’s 
other slick media outlets. This explains why in recent years these 
outlets have adopted a blatantly proTrump position in order to 
influence him away from his stated position of wanting to get out 
of wars and be friends with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they 
are fronts for the war party who are itching for a military 
confrontation. The way the Epoch Times has used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to dangerously undermine US-China relations demonstrates 
that unless their propaganda is combatted, before we know it the 
world could find itself embroiled in the neocons’ fantasy war.

Don’t take medical advice from Falun Gong and Epoch Times
The supreme irony of the Epoch Times’ prominence in reporting on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a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is that Falun 
Gong is a bizarre cult that believes medical science is evil, as 
it is how actual aliens are taking over the human race. Founder 
and guru Li Hongzhi told Time Magazine in a 10 May 1999 interview:

“The aliens have introduced modern machinery like computers and 
airplanes. They started by teaching mankind about modern science, 
so people believe more and more science, and spiritually, they are 
controlled. Everyone thinks that scientists invent on their own 
when in fact their inspiration is manipulated by the aliens. In 
terms of culture and spirit, they already control man. Mankind 
cannot live without science. The ultimate purpose is to replace 
humans. If cloning human beings succeeds, the aliens can 
officially replace humans.”

Ben Hurley, an Australian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and Epoch Times 
reporter for 10 years before he left the cult after seeing friends 
die, went public in a 2017 article on Medium titled “Me and Li—
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 Hurley recounted how a fellow practitioner and friend 
died after developing a tumour on the side of her head for which 
she didn’t get treatment. Not only did Hurley not urge her to get 
treatment, he didn’t even acknowledge the tumour, as that wasn’t 
allowed. “That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frequently die from 
treatable medical conditions is one of Falun Gong’s dirtiest 
secrets”, Hurley revealed. “A lot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have died this way. This was on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earliest criticisms of Falun Gong—that thousands of Falun Gong 
believers had died because they had refused medical help for 
treatable conditions.”

By Robert Barwick, Australian Alert Service, 22 April 2020



2020-08-05 20:58:46

主题: “FLG”媒体洋高层黑暗发家史:开办假新闻网站传播阴谋论
核心提示:2020年5月26日,美国著名新闻评论网站“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登载伊莱•克利夫顿(Eli Clifton)的文章,曝光“FLG”
媒体高层克里斯•基茨(Chris Kitze)黑暗发家史。文章指出,基茨曾创
办假新闻网站,大量捏造奥巴马出生地阴谋论和所谓不明飞行物事件等。大
纪元时报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开始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宣扬各种有利于特朗
普的阴谋论,与基茨的种种经历和加入大纪元时报的时间颇为吻合。



原文报道截图

2016年美国大选后,一家媒体机构——大纪元时报加大了对特朗普的支持力
度,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一位前高管也悄然在大纪元时报担任领导
角色,此人曾创建过一个最早且颇为成功的假新闻网站。

彼时适逢特朗普的盟友寻求友好的采访、对美国政府政策不加批评的报道,
以及一个传播白宫激进的反中和极端民族主义信息的场所,大纪元时报作为
一家有利于特朗普的媒体,遂成为有影响力的角色。

在这一时期,大纪元时报因违反脸谱网(Facebook)平台有关政治广告的规
定而被禁止打广告,故而转向在油管(YouTube)上铺天盖地地花费了至少
100万美元。这些改变似乎均是在大纪元时报新一任副总裁克里斯•基茨
(Chris Kitze)2017年上任之际发生的,该报的收入也随之从2016年的380
万美元,跃升至2017年的810万美元和2018年的1240万美元。

基茨目前管理着一家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但在2017年和2018年的税务文件
中,他作为副总裁被列为“大纪元时报协会”(Epoch Times 
Association,经营大纪元时报的非营利组织)的六人董事会成员。而且,
基茨与大纪元时报互惠互利的关系远可追溯到2017年以前。从2010年起,基
茨的公司——一个早期的假新闻网站BIN(以下简称BIN),即开始宣传有关
时任总统奥巴马的阴谋论,并广泛报道特朗普2016年的“颠覆式”竞选,推
广大纪元时报,宣传已被中国取缔的反共灵修组织“FLG”。与此同时,与
“FLG”相关的媒体资源悄悄地推广了基茨包括加密消息平台Unseen在内的
其他商业活动。

克里斯•基茨的职业生涯贯穿了数不清的互联网风险投资,并在其中两个公
司陷入科技泡沫之际适时退出。他在“领英”(译注:LinkedIn,全球职场
社交平台)的个人资料显示了其1991年以来的职业生涯,令人印象深刻。他
成立了Acris Media,这是一家销售光盘剪贴画素材的公司;1995年至1996
年期间担任早期的搜索引擎Lycos的营销副总裁(基茨在“领英”上说:
“我领导Lycos营销团队完成了互联网界的首批公开募股。”);他创建免
费网站公司Xoom.com并担任董事长,促成了与NBCi的合并,NBCi是美国国家
广播公司创建并控制的互联网入口和登录页面门户。1999年至2000年,基茨
担任NBCi首席执行官。基茨在NBC之后的活动包括担任文件共享网络Yaga的
首席执行官,担任Wine.com的董事长。五年前,他将注意力转向了多家区块
链和加密货币相关的公司。

但基茨的公开简历至少有两处明显的缺失:2008年创立BIN网站,2017年被
任命为大纪元时报副总裁,并成为该报董事会成员。

BIN网站似乎在2009年初奥巴马就职后不久就开始运营了,网站一上线就直
接抨击新闻媒体对待奥巴马的方式,它引用当时的MSNBC(微软全国广播公
司节目)评论员克里斯•马修(Chris Matthew)在2008年3月发表的评论
——当时他说,奥巴马讲话时“我兴奋得腿直发抖”。

BIN网站的“关于我们”页面显示:

在2008年美国大选期间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新闻媒体患上了严重的健忘
症——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们没有向竞选公职的人提出尖锐
的问题,而是竭尽全力地煽动一些候选人“兴奋起来”,或者无视对政治职
位的宪法要求。

我们想提出一种观点,这种观点基于真理、同情和宽容的自然法则,充满希
望但又现实,却在主流媒体似乎极少看到。

但实际上,这意味着要迅速产生大量用户订阅的新闻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广
泛传播,并且没有编辑监督或事实核查。

该网站鼓励人人均可发表文章,标榜自己是“新闻公用事业——一个可以在
世界范围内托管和分发任何类型新闻的互联网平台”。

这个“关于我们”页面目前写道:“这些文章将通过所有主要的搜索引擎发
布。”

关于奥巴马的出生证、不明飞行物、新世界秩序以及即将到来的经济和社会
崩溃的阴谋论都登上了BIN的首页。

英国《卫报》2017年一篇关于脸谱网无法解决其平台上虚假新闻传播问题的
文章,特别提到了基茨和BIN网站:

运营BIN网站的克里斯•基茨声称,尽管他允许用户发布任何内容而无需进
行事实核查,但他并未注意到他的网站上有些文章被脸谱网标记为假新闻。

除了持续发布存在事实问题的内容外,基茨、BIN网站和大纪元时报似乎也
建立了良好的关系。2010年至2012年期间,BIN网站上刊登了20000多篇大纪
元时报的文章。

在大纪元时报2012年6月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基茨与“FLG”的关
系:2005年,基茨在纽约时代广场遇到“FLG”练习者,他在两年后自学了
这一功法,还练习了它的冥想技巧。

“FLG”在中国是被禁止的,这显然引起了基茨的兴趣。

大纪元时报说,基茨被“FLG”所吸引。

马修•图勒(Matthew Tullar)曾于2012年至2014年担任大纪元时报的发行
总监,并于2015年至2016年担任销售和市场总监,他回忆基茨曾在2012年旧
金山研讨会上与大纪元时报广告销售人员交谈。

大纪元时报长期进行反中报道,而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则呈现出更明显
的党派色彩,并逐步将美国政治作为报道重点,此外,还推出一系列新型冠
状病毒的文章和视频,提出一系列未经证实的所谓中国政府掩盖新冠疫情起
源的阴谋论。

该报编辑部甚至宣称:“如果有人不幸感染了病毒,我们建议他或她批评中
国,或许会发生奇迹。”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大纪元时报成为一家亲特朗普多产媒体。

脸谱网在2019年8月禁止大纪元传媒集团购买广告,随后披露,大纪元在广
告上的支出超过900万美元,其中包括(投放)约1.1万个亲特朗普的脸谱网
广告,仅次于特朗普竞选团队。

大纪元传媒集团否认购买了这些广告,但脸谱网表示,大纪元违反了脸谱网
的政治广告透明度规则,“多次违反我们的许多政策,仅举几例,就已包括
了我们针对协调一致的不真实行为、垃圾邮件和虚假陈述的政策”。

大纪元向亲特朗普立场的转变似与BIN网站支持特朗普的文章和基茨的阴谋
论相吻合。

2016年7月,基茨在一个以阴谋论为导向的播客《常识秀》(The Common 
Sense Show)上说:“(BIN)是第一批严肃报道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参选
情况的新闻网站。要知道我们对他很重视。”“我们认为他不会昙花一
现。”

2017年,基茨加入大纪元时报董事会,担任副总裁,其与大纪元时报的联盟
正式成立。但在大纪元网站、基茨的社交媒体个人简介或大纪元时报2018年
关于他的简介中都没有列出这种关系。他继续鼓吹未经证实或毫无根据的阴
谋论,似乎与大纪元“致力于真实报道”的声明相矛盾。

基茨不断提出最奇怪的右翼阴谋论。在2018年《常识秀》的一次亮相中,基
茨提到了“FLG”练习者所谓的“器官活摘”,他认为“FLG”练习者的器官
也被用于“撒旦式”的仪式目的,“就像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那些‘披萨门事
件’”。

基茨拿“披萨门事件”来类比,这实在令人感到讽刺。一年半前,一名持突
击步枪的男子在华盛顿特区一家披萨饼餐厅外被捕,他试图调查网上的一个
阴谋论:一个恋童癖团伙在克林顿夫妇的帮助下在餐厅地下室运作。

基茨接着回应了特朗普政府有关美墨边境贩卖儿童的说法(该说法基本已经
被揭穿),称:所有这些越过边境的孩子,因为民主党人的反对,他们中一
半人甚至没有和家人在一起。他们被贩卖了,天知道这些可怜的孩子最后会
去哪里。

自成立BIN以来,基茨一直专注与私密相关的产品,包括现在已关闭的安全
消息平台Unseen,以及创建了加密货币Flashcoin,这二者都在大纪元时报
2018年各种自我花式吹嘘中出现过,但仍未提及他在大纪元担任高层。

基茨没有回应其在大纪元时报担任副总裁的职责,以及目前与BIN的关系。
大纪元时报则对基茨在大纪元的角色给出了不完整和自相矛盾的答案。

大纪元时报发言人郑达娜(音,Dana Cheng)称:“7年多前,基茨先生对
大纪元时报的参与有限。大纪元时报与基茨先生及其BIN网站均无关联。”

当被问及基茨出现在大纪元时报2017和2018纳税年度的税务文件中时,她的
说法又与之前的声明相互矛盾。“是的,他曾在2017年和2018年担任董事会
成员,但参与度很低。他现在既不是董事会成员,也不是副总裁。”



关于作者:伊莱•克利夫顿(Eli Clifton)是美国昆西学院“民主化外交
政策”项目的研究主任,也是一名调查记者,主要关注政治和美国外交政策
中的金钱问题。本文同时登载于“治国方略”网
(Responsiblestatecraft.org,与QuincyInst.org同属美国昆西治国方略
研究所网站,主要登载该所研究出版物)。

原文网址: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nbc-executive-chris-kitze-became-a-
boss-at-epoch-times-pro-trump-outlet



2020-08-05 20:56:55

主题: 美媒:“FLG”媒体的邪恶宣传手段
核心提示:2020年5月27日,美国新闻聚合网站(Patch.com)登载贾斯汀•
塔特格尔(Justin Tategal)的文章,曝光“FLG”邪教背后的媒体网络特
别是大纪元时报的真实面目及其宣传手段。文章认为,“FLG”的阴谋论和
洗脑术已被大众识破,“FLG”这样的媒体组织,凭借制造谣言而兴起,也
必将因制造谣言而败亡。



近年来,“FLG”的媒体活动愈发频繁。表面上看,“FLG”总是一幅楚楚可
怜的无辜受害者模样,实际上却一直操控着一支组织严密、管理有序的媒体
队伍。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核查报告,大纪元媒体集团、“FLG”的外展
组织与“神韵艺术团”有着相同的活动目的。神韵艺术团以铺天盖地的广告
轰炸和令人不安的表演形式而出名。“FLG”的洗脑术混杂中国传统冥想、
神秘主义以及极端保守文化世界观,更加新奇和专业,事实上含有对个人领
袖崇拜主义和极端思维的微妙影响。“FLG”头目反对同性恋、女权主义和
流行音乐,宣称自己是“神”,能穿墙入室和悬浮空中。大纪元时报的所有
权和经营权,完全依“FLG”的发展策略来规划。

“‘FLG’是一个以推翻中国政府为目的的灵修组织。”前大纪元时报员工
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FLG”创始人(李洪志)称大纪元
时报是“我们的媒体。”

“FLG”背后庞大而关系错综复杂的媒体网络

在FLG媒体集团、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广为宣传的神韵艺术团背
后,是一个庞大的媒体网络,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非盈利性网络,也就是
“FLG”头目口中的“我们的媒体”。目前,已有多家美国媒体曝光FLG媒体
集团真实的运营情况,这些报道引用了大量的财务数据,详细描述了12家看
似独立的组织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些组织分享着同样的任务、资金链和
管理层,虽然它们的收入来源尚不明朗,但是每个组织的最新财务报表都显
示,它们的整体业务在特朗普时代均呈现蓬勃发展态势。

幕后,这些媒体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均与“FLG”这个以推翻中国政府为目
标的异端灵修组织息息相关。原大纪元时报的员工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
是出于这个目标,“FLG”开始向特朗普政府靠拢,此举既让双方获利,也
让“FLG”得以获取信息。这样一个秘密报纸,凭借它的那些夸夸其谈的精
神领袖们、政治阴谋论者以及忠诚的阴谋论拥趸们,造就了今天这个公开兜
售各类虚假新闻、天天推出阴谋论的数字化媒体。

虚假媒体的虚假报道

大纪元时报的文章中,充斥着诸如“据报道”“据透露”“据知情人士称”
“据内幕消息”等似是而非的词汇,却给不出任何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
等可以核实的信息,新闻的来源包括其出处、参考、(事件的)原因和结果
等,一概没有。可见,所谓“划时代的大纪元”新闻,是虚假的,政治立场
是丑陋退化的,报道的事件是扭曲的,甚至报道本身就是扭曲的。

“FLG”学员经营的一个栏目叫“奇迹边缘”(Edge of Wonder),它每周
两次发布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视频,目前观看次数超过3300万。该栏目除了
声称外星人绑架事件真实存在、毒品盛行系“深层政府”所为外,还散布各
种阴谋论,助推极右翼思潮。

此外,近期大纪元时报登载不少文章(其中包括伊万卡•特朗普谈从其父亲
身上学到的“五项原则”),涉及反接种疫苗、Canon资料外泄事件、“披
萨门”(译注:指代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借华盛顿一家披
萨店“彗星乒乓”经营儿童色情团体,已被证实为虚假新闻)、阴谋论以及
非法移民者如何杀害大学生(译注:2018年7月18日,美国女大学生莫莉•
蒂贝茨在户外运动的时候突然失踪,经查,被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24岁
的里维拉给绑架并残忍地杀害,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支持者借此案讽刺
民主党把犯罪分子都弄到美国)。“中国奇迹已经结束”以及诸多文章,对
特朗普近期面临的政治困境起到解套影响。眼下,美国新冠病毒疫情肆虐,
而特朗普政府却一筹莫展,在美国因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逼近10万之时,
“FLG”媒体却仍对特朗普吹捧有加。

“FLG”媒体不但对中国不友善,更显示了强烈的反华情绪,对俄罗斯也极
尽丑化之能事。大纪元时报新闻记者集中报道“间谍门事件”并刊发数篇文
章,声称“通俄调查”的实质是美国当局(指奥巴马政府)非法监视特朗普
竞选活动,并称这是“现代史上最大的政治丑闻”。然而,这些文章却鲜少
提及特朗普上台后困扰特朗普当局的种种丑闻。一位原大纪元时报员工说,
“FLG”组织将特朗普视为其反共战中一位重要伙伴。

真相败露,“FLG”阴谋论遭粉碎

“FLG”一直在努力包装自己,而大纪元时报也越来越像是一个新闻媒体,
它们甚至在招聘网站Indeed.com上打出广告,录用了七名与“FLG”组织素
昧瓜葛的记者。

此外,“FLG”还投入大量财力物力消除对自己的不利信息,大纪元时报却
吹嘘说消除的是一些假新闻和不真实的采访记录。同时,“FLG”同时动用
各种金钱手段、人脉关系和媒体资源,屏蔽或是删除对它不利的帖子、新闻
报道和文章。

根据多个媒体和个人反馈,一旦媒体上出现客观评价“FLG”的文章和帖
子,都会被毫无缘由地立马删除,所以现在我们能看到的相关新闻,实际都
充着粗糙的修改痕迹和陈词滥调。

越来越多的国际媒体已经察觉到这类虚假新闻及其后无法自圆其说观点的存
在,“FLG”媒体的阴谋论的一次次破产,更让人对其心生厌恶。

2010年6月23日,美国“资本纽约”网(Capitalnewyork.com)刊登了一篇
由《纽约客》杂志编辑贝齐•莫赖斯(Betsy Morais)撰写的、针对大纪元
时报的调查文章。该文章指出,大纪元时报就是一场骗局,它唯一的本事,
就是在一次次篡改真相时,一次次暴露自己虚假、丑陋的面目。贝齐•莫赖
斯在纽约街头报亭随机调查发现,大纪元时报备受冷落,无人问津。

德语版《新共和》杂志也对“FLG”表现出不满。在德国,大纪元时报被称
作是“在欧洲宣扬极右翼思想的无名媒体。”

2019年4月20日,俄罗斯政治分析家安德鲁・克里博科(Andrew Korybko)在
“欧亚未来网”发表文章认为,“FLG”邪教组织发起信息战,攻击新多极
化中的中国-俄罗斯-巴基斯担三方关系。他指出,大纪元时报属于“FLG”
喉舌媒体,它刻意歪曲一名俄罗斯学者所撰写的有关巴基斯坦的文章,以此
发动信息战,来挑拨俄罗斯、美国和中国三方关系。

2019年6月28日,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艾伦•罗斯(Rick Alan 
Ross)在其创办的“邪教新闻网”上发表文章,揭露大纪元时报是一家由
“FLG”主办的邪教报纸。“FLG”头目李洪志和拉尼尔(Lanier,美国邪教
“耐克塞姆”的头目)一样,都是自吹自擂者和操控他人者,而委身担任大
纪元时报撰稿人的马克•杰克逊(Mark Jackson),与耐克塞姆头目拉尼尔
(Lanier)一样,受到的是同样的类邪教组织教育。

2019年11月,印度作者Nishith Kumar在媒体及博客协作平台Medium上发表
文章,谈及西方观众对“神韵”的劣评:政治动机粗鲁、艺术水平低下,所
谓的演出舞台其实就是“FLG”邪教的宣传平台。

美国《高原读者》(Plateau Reader)杂志也曾刊发专稿,揭露“FLG”组
织的运作准则及其背后的欺骗性洗脑教育和阴谋论。

2019年8月20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登载了一篇标题为《凭借脸谱网崛起的
大纪元时报》的专题文章,引用详实的数据阐明“FLG媒体集团”背后的利
益关系。该文章引起巨大反响。

在大量重量级媒体曝光的同时,不少原骨干人物在认清“FLG”组织的真实
嘴脸后,也对其进行了曝光,表示后悔加入“FLG”。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是澳洲《大纪元时报》的创办者之一,他在《我和李洪志:作为
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FLG”》一文中,揭露《大纪元时报》
制造所谓内幕消息和虚假新闻、强行表决以及为“受欢迎”的“神韵”表演
来临而做的各种迎接准备,“FLG”的精神控制无处不在。越来越多的人被
这些“信徒”所唤醒,这表明“FLG”的阴谋论和洗脑术已被大众识破,
“FLG”这样的媒体组织,凭借制造谣言而兴起,也必将因制造谣言而败
亡。

原文网址:https://patch.com/ohio/cleveland/dark-propaganda-
strategy-behind-falun-gong-s-media-group



2020-08-05 20:50:30

主题: “FLG”和特朗普当局在新冠肺炎疫情上的双簧表演
  核心提示:2020年4月27日,美国知名记者韦恩•麦德森(Wayne 
Madsen)在其“韦恩•麦德森报告”博客网站(waynemadsenreport.com)
发表评论文章,指出“FLG”邪教组织在此次疫情蔓延之际,是如何与特朗
普当局狼狈为奸,诟病中国的。该文章被“战略文化基金会”官网
(strategic-culture.org)、Intrepidreport.com等众多网站转载。

  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有瓜葛并在中国被取缔的“FLG”邪教组织,在特朗
普办公室、美国国务院以及共和党拥趸者中产生了全面的影响。“FLG”媒
体《大纪元时报》享有参加白宫新闻发布会的权利。近期,该媒体一直忙于
各类活动,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上对中国发难。

  美国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特德•克鲁兹(Ted Cruz)、前
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以及右翼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
(Rush Limbaugh)便都中了“FLG”的圈套,无端指责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
制造新冠病毒生化武器。“FLG”组织同时怂恿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道夫•
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构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于2017年资助武汉
病毒研究所——可当时美国总统已是特朗普。

  朱利安尼发表推特称:“为什么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要在2017
年资助中国武汉研究所370万美元呢?”

  事实是,201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拨款给一个非政府组织,该组织正在武汉病毒研究所作研
究。这是经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同意的。其中70万美元由特朗普政府于
2017年授权。朱利安尼不仅与“FLG”组织牵扯甚深,与伊朗流亡团体“伊
朗人民圣战组织”(Mojahedin-e Khalq/MEK)也有所瓜葛。该恐怖组织总
部在阿尔巴尼亚,目标是武力推翻伊朗政府。

  “FLG”组织不仅频繁地活跃在美国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指责新冠
病毒来源于中国。同时,其宣传活动也渗透进了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该电台是美国政府宣传的一部分,由美国广播理事会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缩写BBG)赞助。密苏里州和密西西
比州出身共和党的两位总检察长更是费劲心思,就其在新冠疫情里所受损失
对中国政府提起诉讼,企图推进中美“冷战”重演。

  同时,“FLG”组织也对世卫组织进行一番言论轰炸。此举使得特朗普
政府暂停缴纳世界卫生组织会费,并毫无依据地宣称,世卫组织“以中国为
中心”。在其他几个右翼组织的见证下,“FLG”进行了同类性质的人格攻
击行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助理总干事布鲁斯•阿尔沃德博士(Bruce Aylward)和执
行官迈克尔•瑞安博士(Dr. Michael Ryan)均不幸成为攻击的靶子,被称
作“中国的代理人”。

  “FLG”组织的创始人和头目李洪志,宣称八岁在老家吉林得“上乘大
法,具大神通”。这些神通包括穿墙术和悬空漂浮。李洪志自称外星人已经
入侵了人类大脑,导致了腐败和人类对电脑的依赖。李还称,同性恋、女权
主义和环境保护论是“邪恶之源”,旨在使每个人都成为共产主义者。据
悉,李洪志目前住在纽约,并已悄悄地成为美国永久居民。

  “FLG”媒体大纪元传媒集团已斥资上百万美元在社交媒体的宣传上,
包括注册虚假账户力挺特朗普、散播阴谋论炮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Joe Biden)。脸谱网宣布删除600多个虚假“FLG”账户。“新唐人电视
台”和“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都归属大纪元传媒集团,他们都涉嫌向充
斥着阴谋论的右翼广播公司“同一个美国新闻网”
(OneAmericaNewsNetwork,缩写OANN)提供“FLG”反华宣传。总部设在圣
地亚哥的“同一个美国新闻台”和“FLG”都致力于宣传从QAnon流传出来的
极端阴谋论,后者是为特朗普撑腰的神秘右翼阴谋论社交媒体。“FLG”同
时和德国新纳粹分子和法国极右翼分子建立了紧密的联系。“FLG”忠实信
徒相信“特朗普是上天派来帮助他们的”。

  在《大纪元时报》近期的多篇报道中,“FLG”似乎借报道新冠病毒自
鸣得意,其言论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白宫国家贸易委员
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以及一些主要的国会共和党人的反
华言论相左。在3月11日及4月26日发表的两篇报道指出,新冠病毒并不是中
国政府制造的,病毒是想消灭中国共产党及其全球支持者。

  这些文章称:“根据病毒传播可以清楚地看到——它是有选择的将中国
共产党作为目标。中国境外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都是与中国有亲密关系
的,比如,有友好贸易和投资往来或是帮助中国竖立良好国际形象的国家。
同样的道理,那些亲华人士也更容易染上‘中国病毒’。”这些文章认为,
纽约之所以成为疫情高发中心,正是因为它在金融上与中国有密切关联,并
且是联合国和华尔街的所在地。后者被指控为“帮助中国的幕后金融家”。

  “FLG”文章还严重警告说,截止至发稿日期,纽约已有超过2万人死于
新冠病毒:“当务之急就是清除共产党在纽约的渗透。”但是,这种“清
除”是否含由邪教组织实施的、目标直指华尔街的大规模伤亡事件,包括摩
根士丹利、富时罗素、彭博巴克莱指数、摩根大通集团、联合国总部,以及
纽约市的“经济、金融、贸易、媒体、文化、教育以及华裔社区”?

  《大纪元时报》还提供了所谓“治愈”新冠病毒的“良方”——“远
离、谴责以及不再支持中国共产党,这可以让任何个人、组织以及国家减轻
甚至避免病毒的感染。”

  若新冠病毒并非源于自然,那上述这些言论便使“FLG”成为释放和散
播病毒的罪魁祸首。邪教组织素有生化恐怖活动的历史。比如日本奥姆真理
教(Aum Shinrikyo)于1995年3月20日,在东京地铁线发动沙林毒气袭击,
导致1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1984年,薄伽梵•室利•拉杰尼希邪教
(Bhagwan Shree Rajneesh)蓄意在俄勒冈州达尔斯市一家餐厅的沙拉自助
台投毒,使751人感染伤寒沙门氏菌中毒。2001年,有人利用美国邮政系统
作为传播途径,投入炭疽热病菌生化武器,致死五人,感染数人,真正的肇
事者一直没有抓到。

  2014年2月19日,英国国防科学与技术实验室(位于英国波顿唐)一篇
题为《英国最高机密》(UK Secret UK Eyes Only)的报告就警告说,有些
非国家行为者曾试图将致死率极高的埃博拉病毒作为生化武器。“FLG”岂
不正是非国家行为者吗?

  科顿、克鲁兹、哈利、黑利、蓬佩奥、纳瓦罗、朱利安尼、林博等人一
直在兜售“FLG”。作者认为,非常有必要对这些人的财政情况进行一番调
查,包括他们是否参与到“FLG”一些危险的生化恐怖活动。

  对于任何批评“FLG”是邪教的媒体,包括《大纪元时报》在内的
“FLG”宣传网络都会给予猛烈的反击,并称这是“中国当局”发起的宣传
战。

  “FLG”还散布说,勤念其所谓“九字真言”可以治好新冠病毒肺炎。

 

  关于作者:韦恩•马德森,生于1954年4月28日,美国知名记者和专栏
作家,专攻政治、情报和国际事务。2005年5月27日,韦恩•马德森开始推
出网络出版物“韦恩•马德森报告”,专事报道“政治不正确”和“政治尴
尬”事件,并追究政府官员的行为责任,亦有人称其为阴谋论理论家。

 

  原文网址:https://waynemadsenreport.com/articles/april-2728-
2020-cult-within-cult-falun-gong-and-the



2020-08-04 21:01:55

主题: How a Trump media dump mainstreamed Chinese lab coronavirus conspiracy theory
A conspiracy theory about Covid-19 escaping from China’s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is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Iraqi WMD. 
And the Washington Post’s Josh Rogin is playing the role of 
Judith Miller.
By Max Blumenthal and Ajit Singh

With US deaths from Covid-related complications peaking above 
30,000, allies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re taking their anti-
China public relations blitz to new heights of absurdity, hoping 
to legitimize a conspiracy theory blaming a Chinese biological 
research lab for engineering the novel coronavirus. 

The theory points to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as the 
culprit behind the pandemic, either through an accidental leak 
caused by unsafe research on bat coronaviruses or deliberately, by 
manufacturing a biological weapon. First deployed in January by 
the right-wing Washington Times, the conspiracy was dismissed and 
discredited at the time by journalists and scientists. 

With an apparent cue this April from a Trump administration 
desperate to shift the blame for its feckless coronavirus 
response, Fox News and the Washington Post have fished the story 
out of the right-wing’s political wet market and polished it off 
for public consumption.

Though neither outlet published a single piece of concrete 
evidence to support their claims, the story has gained traction 
among even fervently anti-Trump elements of the political 
establishment.

Regarding the real source of Covid-19, the conclusion by a team of 
American, British, and Australian researchers could not be more 
clear: “we do not believe that any type of laboratory-based 
scenario is plausible…. Our analyses clearly show that SARS-CoV-2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or a purposefully manipulated 
virus,” the virologists stated in a March 17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scientific journal Nature.

A group of 27 public health scientists from eight countries signed 
an open letter this March in the Lancet medical journal issuing 
support to scientists and health professionals in China and 
“strongly condemn[ing] conspiracy theories suggesting that COVID-
19 does not have a natural origin.” The letter states that the 
scientific findings to date “overwhelmingly conclude that this 
coronavirus originated in wildlife, as have so many other emerging 
pathogens.” 

Having spent the past four years railing against the “fake news 
media” and “deep state” elements in the national security 
bureaucracy for their campaign to paint him and his allies as 
Russian collaborators, Trump is now employing the same tactics he 
condemned to ratchet up conflict with China. By planting fake news 
about Chinese evildoing through anonymous US officials and dodgy 
document dumps, the White House appears to hope that an escalated 
conflict abroad will paper over its failures at home.

Trump’s deployment of conspiracy theories about a Chinese lab not 
only mirrors the tactics his opponents used to ramp up the 
Russiagate narrative, it recalls the successful disinformation 
campaign neoconservatives in the George W. Bush administration 
enacted when they planted a seemingly explosive revelation about 
Iraqi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with New York Times 
correspondent Judith Miller.

The august reputation of the Times conferred legitimacy on the 
bunk WMD story, enabling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to sell the 
invasion of Iraq to the Beltway political class across partisan 
lines. Miller was ultimately exposed as a fraudster and went to 
jail to protect her neocon sources, but not before thousands of 
American service members were killed in Iraq an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Iraqis died in the chaos they spawned.

Today, as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ratchets up its propaganda war 
against China to a disturbing new level, a neoconservative 
columnist at the Washington Post is filling Miller’s shoes.


The Washington Post’s Josh Rogin
From dormant conspiracy theory to Iraqi WMD-style disinformation 
weapon
The theory that Covid-19 virus escaped from a biological research 
lab in Wuhan, China was revived on April 14 in a dubiously sourced 
Washington Post column by Josh Rogin. A neoconservative pundit 
whose bio lists past work at the Japanese embassy, Rogin has spent 
years agitating for regime change against the countries comprising 
the Bush administration’s “axis of evil.”

Toward the end of his article, Rogin admitted, “We don’t know 
whether the novel coronavirus originated in the Wuhan lab.” Up 
until that point, however, he offered every possible insinuation 
that the virus had indeed emerged from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His article appeared to be an intelligence plant that 
depended heavily on documents dumped by US government officials 
eager to turn up the heat on China. 

The Post columnist’s hypothesis rested largely on a January 2018 
cable from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he claimed to have innocently 
“obtained.” The cable warned that “the [Wuhan] lab’s work on 
bat coronaviruses and their potential human transmission 
represented a risk of a new SARS-like pandemic.” But as we 
explain later, Rogin distorted the nature of the research in 
question and subsequently refused to publish the rest of the US 
cable when pressed to do so by scientists.

While shielding his credibility behind caveats, Rogin turned to 
Xiao Qiang, a US-backed regime-change activist deceptively 
identified as a “research scientist,” to argue the Wuhan lab 
theory was “a legitimate question that needs to be investigated 
and answered.” No virologists or epidemiologists were quoted by 
Rogin.

Rogin’s article came in for strident criticism by Dr. Angela 
Rasmussen, a Columbia University virologist, who called his claims 
about the Chinese lab “extremely vague,” and stated he failed to 
“demonstrate a clear and specific risk.” But by this point, a 
disinformation operation apparently guided by the White House was 
in full swing. 

On April 15, the day after Rogin’s op-ed appeared, right-wing Fox 
News correspondent Bret Baier published a remarkably similar 
article which stated, “there is increasing confidence that the 
Covid-19 outbreak likely originated in a Wuhan laboratory…”

Like Rogin, Baier offered no concrete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incendiary claim, relying instead on unspecified “classified and 
open-source documents” from “US sources,” which he admitted he 
had not personally viewed.

That evening, the arch-neoconservative Republican Senator Tom 
Cotton launched a carefully choreographed tirade on Fox News. 
“Bret Baier’s reporting shows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ponsible for every single death, every job lost, every 
retirement nest egg lost, from this coronavirus,” Cotton 
thundered. “And Xi Jinping and his Chinese communist apparatchiks 
must be made to pay the pri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ponsible for every single death, 
every job lost, every retirement nest egg lost, from this 
coronavirus. And Xi Jinping must be made to pay the price. 
pic.twitter.com/OLCj5Z5rrp

— Tom Cotton (@SenTomCotton) April 16, 2020

The well-timed spectacle of Cotton’s appearance suggested close 
coordination between his offic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nd 
their media allies to sell the conspiracy theory to the public.

Meanwhile, leading lights of the liberal anti-Trump commentariat 
burnished Rogin’s article with the sheen of bipartisan 
respectability.

After it was shared by New York Magazine columnist Yashar Ali, New 
York Times columnist Charles Blow expressed his own amazement at 
the supposedly revelatory column: “I didn’t see this coming.”

Buzzfeed’s Tom Gara went a step further, proclaiming the 
“escaped from a lab theory” to be “totally plausible” in a 
tweet sharing the op-ed.

Even the 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wrote that Rogin’s piece 
“contained bombshell new reporting,” ignoring the Washington 
Post columnist’s well-established history as a publicist for the 
neoconservative movement.

MSNBC host Chris Hayes also appeared to be taken in by Rogin’s 
conspiracy:

Yikeshttps://t.co/U45aHsMJuH

— Chris Hayes (@chrislhayes) April 14, 2020

On April 17,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elevated the baseless 
theory to the global stage when he stated, “We are still ask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allow experts to get into that 
virology lab so that we can determine precisely where this virus 
began.”

That same day, Trump declared that “it seems to make sense” that 
the virus had been manufactured in a lab in Wuhan. Like Cotton and 
Pompeo, he offered no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hunch.

TRUMP: "It seems to make sense" that COVID was released from a lab 
in China pic.twitter.com/mLDit5iAEL

— ᏔმƦ𝔢ჳ💤 (@mooncult) April 17, 2020

Six months away from a presidential election, and in the midst of 
a gruesome public health crisis that threatened to plunge the US 
economy into a depression, a fringe conspiracy theory had become 
the centerpiece of Trump’s culture war against China.

In fact, the story first appeared as a trial balloon launched by a 
right-wing newspaper in January, back when few in the US were 
paying close attention to the Covid outbreak.

The oddball origins of the Wuhan lab theory
On January 24, a shocking headline blared from the pages of the 
Washington Times, a right-wing paper owned by the South Korean 
cult known as the Unification Church. “Coronavirus may have 
originated in a lab linked to China’s biowarfare program,” the 
paper announced.

Its source for the remarkable claim was a former lieutenant 
colonel in an Israeli military intelligence unit named Danny 
Shoham. “Coronaviruses [particularly SARS] have been studied in 
the institute and are probably held therein,” Shoham remarked to 
the Washington Times, referring to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Though Shoham suggested “outward virus infiltration might take 
place either as leakage or as an indoor unnoticed infection of a 
person that normally went out of the concerned facility,” he 
ultimately conceded (as virtually every other expert has so far): 
“so far there isn’t evidence or indication for such incident.”

Shoham is currently a fellow at the 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a Likud Party-linked research center based at 
Israel’s Bar-Ilan University. A look at his work for the 
institute reveals a clear dedication to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s agenda, with a particular focus on 
containing Iran and pressing the case for regime change in Syria.

The Begin-Sadat Center has previously urged the West against 
defeating ISIS, positing the jihadist group as a “useful tool” 
in undermining the Syrian government and Iran. 

Besides Shoham, the Washington Times cited a broadcast report by 
Radio Free Asia (RFA) insinuating th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could have been the source of Covid-19.

Left unmentioned was RFA’s role as a US government news agency 
created during the Cold War as part of a “Worldwide Propaganda 
Network Built by the CIA,” in the words of the New York Times.

RFA is operated by the 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 (formerly the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a federal agency of the US 
government operating under the watch of the State Department. 
Describing its work as “vital to US national interests,” the US 
Agency’s primary broadcasting goal is to be “consistent with the 
broad foreign policy object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Larry Klayman, a right-wing Republican lawyer with a penchant for 
filing nuisance suits against political foes, quickly seized on 
the Washington Times story as the basis for a $20 billion class 
action lawsuit against China in US federal court. (Senator Cotton 
and the neoconservative Henry Jackson Society have since called 
for aggressive US lawfare actions against China over coronavirus.)

Days after the Washington Times article, the paper’s mainstream 
rival the Washington Post published a lengthy article quoting 
virologists who refuted the theory that Covid-19 had been 
engineered, testifying to the quality of research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and pouring cold water on the theory that 
the virus could have been a bioweapon. 

On March 25, two months after its report first appeared, the 
Washington Times added an editorial note to the article 
essentially disowning its thesis: “Since this story ran,” the 
note read, “scientists outside of China have had a chance to 
study the SARS-CoV-2 virus. They concluded it does not show signs 
of having been manufactured or purposefully manipulated in a lab, 
though the exact origin remains murky and experts debate whether 
it may have leaked from a Chinese lab that was studying it.”

That same day, Danny Shoham told the Israeli newspaper Haaretz, 
“As of now there are still no unequivocal findings that clearly 
tell us what the source of the virus is.”

The conspiracy theory seemed to have floundered. In its 
desperation to revive the seemingly dead story over two months 
lat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pparently turned to the same 
outlet that had initially debunked it: the Washington Post.

Spinning US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into sinister Chinese schemes
The April 14 column by the Washington Post’s Josh Rogin that 
brought the Wuhan lab conspiracy back from the dead read like a 
classic State Department document dump. Relying on a pair of two-
year old cables from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Rogin stoked 
suspicions about alleged safety issues at a lab studying 
coronaviruses 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IV). 

The Chinese facility is a biosafety level 4 (BSL-4) lab, the 
highest international standard of biosafety precaution. Dozens of 
BSL-4 facilities are in operation around the world — including 13 
facilities in the US alone as of 2013. “The ultimate goal of BSL-
4 research,” according to Scientific American, “[is] to advance 
toward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deadly diseases.”

Rogin based his fear-mongering about alleged safety concerns with 
the Chinese lab on a single, vague comment by US embassy officials 
with no apparent scientific expertise. “During interactions with 
scientists at the WIV laboratory,” the cable reads, “they noted 
the new lab has a serious shortage of appropriately trained 
technicians and investigators needed to safely operate this high-
containment laboratory.”

However, the main takeaway of the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dumped 
on Rogin undermines the columnist’s most sensational claims. In 
the documents, US officials put more emphasis on the value of the 
research conducted in the Wuhan lab to predict and prevent 
potential coronavirus outbreaks than they did on safety concerns.

“Most importantly,” the cable states, “the researchers also 
showed that various SARS-like coronaviruses can interact with 
ACE2, the human receptor identified for SARS-coronavirus. This 
finding strongly suggests that SARS-like coronaviruses from bats 
can be transmitted to humans to cause SARS-like diseases. From a 
public health perspective, this makes the continued surveillance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 in bats and study of the animal-human 
interface critical to future emerging coronavirus outbreak 
prediction and prevention.”

Dr. Angela Rasmussen, a virologist and associate research 
scientist at the Center of Infection and Immunity at the Columbia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pointed out that the cable 
“argues that it’s important to continue working on bat CoVs 
because of their potential as human pathogens, but doesn’t 
suggest that there were safety issues specifically relating to 
WIV’s work on bat CoVs capable of using human ACE2 as a 
receptor.”

Ultimately, Josh Rogin was forced to admit that there was no 
evidence to support his insinuations, conceding in the penultimate 
paragraph of the article, “We don’t know whether the novel 
coronavirus originated in the Wuhan lab.”

While Rogin claimed that it was an “unusual step” for US embassy 
officials to visit the lab in Wuhan, international exchanges are 
extremely common, as is collaboration between American and Chinese 
researchers. Since opening in 2015, WIV has received visits from 
scientists, health expert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from over a 
dozen countries. 

The facility in question, the National High-level Biosafety 
Laboratory, is the product of joint-collabo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France, and certified by authorities in both countries along 
with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O) 
standards in 2016. Since 2015, eight delegations of French 
government officials, scientists, and health professionals have 
visited the lab.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France, the country with the most 
experience with and knowledge of the Wuhan lab other than China, 
has strongly rejected reports that the novel coronavirus 
originated in the facility.

“We would like to make it clear that there is to this day no 
factual evidence corroborating recent reports in the US press 
linking the origins of Covid-19 and the work of the P4 [or BSL-4] 
laboratory of Wuhan, China,” an official at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s office said on April 18.

According to the WHO, “much investment was made in staff 
training”, with researchers being trained in the US, France, 
Canada, and Australia and then in house before the lab became 
operational. Chinese researchers have been forthright and 
transparent in their safety protocol, publishing, in May 2019, an 
overview of their training program for laboratory users in a US 
CDC publication on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Non-scientist Xiao Qiang at a gathering of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a US government regime change entity originally 
established by the CIA
Rogin’s faux “scientist” is a US government-backed regime 
change activist
Instead of discussing issues surrounding WIV with scientific 
experts, Rogin attempted to bolster his claims by relying on the 
speculation of anonymous Trump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and Xiao 
Qiang, an anti-Chinese government activist with a long history of 
US government funding.

Rogin referred to Xiao merely as a “research scientist,” 
dishonestly attempting to furnish academic credibility for the 
professional political dissident. In fact, Xiao has no expertise 
in any science and teaches classes on “digital activism,” 
“internet freedom,” and “blogging China.” Revealingly, Rogin 
completely omitted the real record of Xiao Qiang as an anti-
Chinese government activist.

For over 20 years, Xiao has worked with and been funded by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 the main arm of US 
government regime-change efforts in countries targeted by 
Washington. The NED has funded and trained right-wing opposition 
movements from Venezuela to Nicaragua to Hong Kong, where violent 
separatist elements spent much of 2019 agitating for an end to 
Chinese rule.

Xiao served as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New York-based NGO 
Human Rights in China from 1991 to 2002. As a long-time grantee of 
the NED, he served as vice-chairman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of 
the World Movement for Democracy, an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networks” founded by the NED and “for which the NED serves as 
the secretariat.” Xiao is also the editor-in-chief of China 
Digital Times, a publication that he founded in 2003 and that is 
also funded by the NED.

Using “unverified theories” to smear a Chinese scientist
To slyly sugges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as the source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Rogin honed in on the record of Shi 
Zhengli, the head of the WIV’s research team studying bat 
coronaviruses, distorting her record to paint her as a reckless 
mad scientist. Rogin claimed that “other scientists questioned 
whether Shi’s team was taking unnecessary risks” an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had imposed a moratorium on funding” the type of 
research that Shi’s team was undertaking.

To back up his assertion, Rogin cited a 2015 article in Nature on 
a debate over risks associated with an experiment that created a 
hybrid version of a bat coronavirus. Yet the article did not even 
name Shi, referring instead to a study that took place in the US 
– not Wuhan – that was led by a team of American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ers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Shi 
contributed to the study as one of 13 co-authors, 10 of whom 
worked at American universities. 

According to Nature, the American-led study was “under way before 
the US moratorium began, and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allowed it to proceed while it was under review by the 
agency.” 

Out of concern that its article was being carelessly repurposed by 
conspiracy theorists to suggest that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in 
a lab, editors at Nature placed a disclaimer at the top of the 
article this March which stated: “We are aware that this story is 
being used as the basis for unverified theories that the novel 
coronavirus causing COVID-19 was engineered.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is is true; scientists believe that an animal is the most 
likely source of the coronavirus.”



In his zeal to spread Cold War conspiracism, Rogin conveniently 
neglected to mention the disclaimer.

Scientists question Rogin’s shoddy reporting, pundit melts down
Scientists have slammed Josh Rogin for failing to interview any 
experts and relying on vague insinuations in order to push a 
politically-driven agenda. 

Dr. Angela Rasmussen, the Columbia University virologist, 
criticized Rogin’s sensational claims about the Chinese lab’s 
safety protocols as “extremely vague,” stating that he failed to 
“demonstrate a clear and specific risk.” Dr. Rasmussen went on 
to knock Rogin for inaccurately representing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and “cherry-pick[ing] quotes” in order to 
advance his narrative. 

Dr. Stephen Goldstein, another virologist and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Utah School of Medicine, accused 
Rogin of “multiple substantive, scientific gaps” and relying on 
“unsupported innuendo.” Revealingly, Rogin rejected their 
requests to publish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in their 
entirety.

After being challenged by Dr. Rasmussen, Dr. Goldstein, and others 
over his irresponsible reporting and failure to consult scientific 
experts, Rogin claimed to have spoken with “top virologists,” 
but refused to elaborate or explain why he did not include the 
opinions of these alleged experts in his article.

It's irresponsible for Dr. Rasmussen to lodge ad hominem attacks 
when she doesn't know who I did or didn't talk to. There are lots 
of scientists with competing theories and competing analyses. Many 
have told me they disagree with you, including top virologists.

— Josh Rogin (@joshrogin) April 15, 2020

Which virologists? There are none named or quoted in the article. 
This is a simple question.

— Stephen Goldstein (@stgoldst) April 15, 2020

An April 17 Forbes article by Dr. Jason Kindrachuk, a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viral pathogenesis at the University of Manitoba, 
also undermined Rogin’s claims, asserting that no scientific 
evidence exists to support the theory that the novel coronavirus 
leaked from a Chinese lab.

A career of carrying water for militarists
While countless journalists have been driven out of mainstream 
media for challenging pro-war narratives, the Washington Post’s 
Josh Rogin has made a career out of publishing sensationalist and 
often factually challenged neoconservative propaganda dressed up 
as reporting.

After a stint at a Japanese daily newspaper and the embassy of 
Japan, Rogin earned his name carrying water for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state. At the Daily Beast, he teamed up with fellow 
neocon Eli Lake on a bogus 2013 story claiming al-Qaeda’s 
“Legion of Doom” gathered together for a “conference call.”

An obvious product of leaks by national security hardliners 
seeking to paint Obama as weak on terror, Rogin and Lake were 
ultimately forced to qualify the non-existent “call” as a “non-
telephone communication” after it came in for mockery and 
criticism from national security experts.

Two years later, Rogin promoted another fake story featuring 
photos of a column of Russian tanks resupplying pro-Russian 
separatists in Ukraine. The photos turned out to be years old, and 
depicted Russian tanks in South Ossetia.

Rogin’s upward failing trajectory led him next to Bloomberg, 
where he and fellow neocon cadre Eli Lake were rewarded with 
$275,000-a-year salaries to continue publishing stenography for 
foreign policy hardliners in Congress and the State Department.

Since Rogin joined the Amazon-owned Washington Post in 2017, he 
has pressured former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John 
Bolton to follow through on his “Troika of Tyranny” label with 
regime-change operations against socialist states in Latin 
America; seized on the US killing of ISIS leader Abu Bakr al-
Baghdadi to call for Washington to murder Syrian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clamored for the US to support extremist militias in the 
al-Qaeda-controlled Idlib province of Syria; and suggested a 
former Obama official should be prosecuted in federal court for 
lobbying for the private Chinese communications firm, Huawei.

At the start of what became a years-long crusade to denigrate Rep. 
Tulsi Gabbard for her opposition to the US proxy war on Syria, 
Rogin was compelled to publish a 70-word-long correction after 
accusing Gabbard of acting as “Assad’s mouthpiece in 
Washington.”

Despite his long record of gaffes and feverish rhetoric, Josh 
Rogin has managed to mainstream a conspiracy theory dismissed by 
scientists as pure bunk. Embedded at a paper that has built its 
brand on opposition to Trump, he provided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with the perfect vehicle to deliver New Cold War propaganda to the 
public. As the Post’s motto warns, “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


Max Blumenthal
Max Blumenthal is an award-winning journalist and the author of 
several books, including best-selling Republican Gomorrah, 
Goliath, The Fifty One Day War, and The Management of Savagery. He 
has produced print articles for an array of publications, many 
video reports, and several documentaries, including Killing Gaza. 
Blumenthal founded The Grayzone in 2015 to shine a journalistic 
light on America’s state of perpetual war and its dangerous 
domestic repercussions.

thegrayzone.com



2020-08-04 20:58:50

主题: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下)
  核心提示:美国独立新闻调查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2020年4
月20日刊发网站创始人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和记者阿基
特·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报道,揭示了美国政府和保守派记者移花接
木、混淆视听,将阴谋论“合法化”的过程。报道中提到,“有关新冠病毒
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
武器’”这里将全文翻译,并分三部分进行连载,此篇为第三部分。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上)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中)

  罗金口中的伪科学家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政权更迭活跃分子

  罗金没有与科学专家讨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事情,而是试图依靠匿名的
特朗普政府官员和被美国政府长期豢养的反华分子萧强的揣测来支持其论
点。

  罗金谎称萧强是“研究科学家”,试图为这位专业的政治异见者贴上学
术可信的标签。事实上,萧强在任何科学领域都不具备专业知识,只是在
“虚拟激进主义”“网络自由”和“博客中国”领域“传道授业”。罗金显
然完全忽略了萧强作为反华活跃分子的真实历史。

  20多年来,萧强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合作并长期受其资助。美国国家
民主基金会是华盛顿控制的颠覆其他国家政权的工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资助并训练右翼反政府组织,包括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
中国香港。香港分裂分子发生暴动,要求脱离中国政府领导的示威活动几乎
贯穿了2019年全年。

  1991年至2002年,萧强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中国人权”执行
主任。作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长期受资助者,他也是“世界民主运动”
指导委员会的副主席。该组织是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创立的国际“网络组
织”,其“秘书处正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萧强同时也是“中国电子时
报”的主编,该报于2003年创立,同样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提供资助。

  用“未经验证的阴谋论”抹黑中国科学家

  为了明里暗里诬赖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肺炎暴发的源头,罗金细细加
工了石正丽的实验记录。石正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团队的
带头人。罗金这样做是为了曲解她的记录,把她描绘成不计后果的疯狂科学
家。罗金宣称,“其他科学家认为石(正丽)的团队在冒不必要的风险”,
以及对于石正丽团队所进行的这类研究,“美国政府已经终止了资金资
助”。

  为了使自己的主张看上去更具说服力,罗金引用了《自然》杂志在2015
年的一篇文章。该文主要是针对一项实验所引发的风险提出了争议,该实验
创造了一种蝙蝠杂交冠状病毒。不过,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提到石正丽,讲
的主要是在美国(而非武汉)进行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由美国北卡罗来纳
大学传染病研究人员领导,石正丽仅仅是13名共同作者之一,这些共同作者
中有10人在美国的大学工作。

  根据《自然》杂志,这项由美国主导的研究“在美国政府终止(研究资
金)资助以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允许在审查
的同时继续进行这项研究”。

  《自然》杂志的编辑们担心,杂志上的文章会被阴谋家们不负责任地利
用,宣称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里面制造出来的。有鉴于此,编辑们今年3月
在这篇文章的文头加了一则免责声明:“我们发现有人利用此文作为引起新
冠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证据。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该理论真实可
信。科学家相信,此类冠状病毒最有可能的来源是动物。”



《自然》杂志论文上的免责声明

  而罗金为了更好地传播他的“冷战”阴谋论,故意没有提及这个免责声
明。

  科学家们质疑罗金拙劣的报道,评论区“沦陷”

  罗金没有采访任何专家,而且依靠各种暗示夹带私货,企图推动政治性
的议程。科学家们对此进行了强烈批评。

  罗金把中国实验室的安全隐患写得耸人听闻。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
吉拉·拉斯穆森博士批评说,罗金的说法“含糊不清”,因为他没有指出
“任何一项清楚、明确的实验风险。”

  拉斯穆森博士继续指出,罗金错误解读并片面引述有关“电报”的内
容,而且为了证明他自己的观点对别人的话“不加鉴别地拾人牙慧”。



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质疑罗金报道

  犹他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史蒂芬·戈德斯坦博士,也批评罗金的文章
“存在多处科学漏洞”,依赖“无依据的影射”。科学家们要求罗金全文发
布美国国务院的电报,罗金拒绝了。这很能说明问题。

  随着拉斯穆森博士、戈德斯坦博士以及其他人士发出反对的声音,批评
他报道不负责任、没有咨询科学方面的专家,罗金表示他曾与“顶级的病毒
学家”对话,但依然没有解释说明为什么他说他采访过专家,却没有把这些
专家的观点写进文章里。

  拉斯穆森博士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她又不知道我
做了什么、和谁对话过。现在有很多科学家持不同的理论、有不同的分析。
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和你意见不同,其中包括顶级的病毒学家。

  ——约什·罗金(@joshrogin) 2020年4月15日

  哪几个病毒学家?你文章里面没有任何名字或者引用。这问题不是很简
单吗。

  ——史蒂芬·戈德斯坦(@stgoldst) 2020年4月15日

  4月17日,《福布斯》杂志刊登了由曼尼托巴大学病理学助理教授杰森
·金德拉查克撰写的文章,同样给罗金的阴谋论当头一棒。文章指出,没有
任何科学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是从中国实验室泄漏的”。

  为好战主义摇旗呐喊的职业生涯

  由于不擅长鼓吹冲突的写作手法,数不清的记者已经被排挤出了主流媒
体。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的约什·罗金却靠着哗众取宠的报道,以及
经不住推敲、包装成新闻报道新保守主义的政治宣传成就了事业。

  他先是为一家日本报纸和日本大使馆工作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罗金
凭着对“美国国家安全状态”的吹捧,取得了一些名头(译注:“美国国家
安全状态”US national security state是一个冷战时期的用语,主要用于
鼓吹为战争做好准备,把经济和军事捆绑在一起)。在美国《每日野兽》网
站上,他与同样信奉新保守主义的艾利·雷克(Eli Lake)合作,写出了一
篇有关2013年的“辟谣”文章,宣称基地组织的“末日军团”其实只是一群
人聚集起来“为了开会”而已。

  很明显,这就是那些在国家安全政策强硬派炮制出来的产品,目的是为
了把奥巴马抹黑成恐怖主义面前的软脚虾。面对国家安全专家的各种嘲讽和
批评,最后,罗金和雷克只好承认他们文章中提到的“一通电话”并不存
在,其实是一次“没有通过电话进行的交流”。

  两年后,罗金又编造了一篇假报道,其中附有照片,照片内容是一列俄
罗斯坦克为乌克兰的亲俄分离主义者提供补给。后来这些照片被发现是多年
前的旧照,而且照片中的俄罗斯坦克其实在南奥塞梯。

  罗金一边向上爬,一边(在新闻道德上)继续堕落。接下来,他来到了
彭博社,与艾利·雷克分别拿着27.5万美元的年薪,继续为那些在国会和国
务院中的对外政策强硬派发表忠实于他们观点的文章。

  自从2017年罗金转投亚马逊旗下的《华盛顿邮报》以来,他就向前白宫
国家安全顾问约翰·鲍尔顿施压。当时拉丁美洲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在经
历政权更迭,罗金把原政权贴上了“暴政三驾马车”的标签,要求鲍尔顿跟
进;他抓住美国杀死伊斯兰国领导人阿布·巴克·巴格达迪的机会,要求华
盛顿谋杀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他叫嚷着要美国支持叙利亚伊德利卜
省境内的极端军事力量(当时该地区在基地组织控制下);由于一名奥巴马
政府的前官员为中国的通信公司华为游说,他还建议应该在联邦法院控告这
名官员。

  由于众议院议员图斯利·加伯德反对美国在叙利亚进行的代理人战争,
罗金对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污蔑诽谤。一开始,他称加伯德是“阿萨德在华
盛顿的喉舌”,后来不情不愿地发表了一份70个英文单词的勘误。

  虽然约什·罗金有着长长的黑历史,包括言行不慎、言辞夸张,尽管科
学家们认为都是胡说八道,他还是使(新冠病毒由武汉实验室泄漏)这个阴
谋论成为了主流。《华盛顿邮报》品牌的基调是反特朗普的,他通过将这种
阴谋论植入这份报纸,为特朗普团队提供了完美的工具,将“新冷战”的政
治宣传投向大众。正如《华盛顿邮报》的箴言所说,“民主死于黑暗”。
(完结)



  作者简介: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获奖记者,曾出
版多本著作,包括畅销书《罪恶共和国》《歌利亚》《五十一日战争》以及
《管理残恶力量》。他为多部出版物撰写文章,为许多视频报道撰写讲稿,
为多部纪录片写解说词,其中包括《杀害加沙》。由于美国不断陷于战争,
国内反响强烈,2015年,布鲁门塔尔创立了“灰色地带”网站
thegrayzone.com,希望能从新闻报道的角度带来一丝光明。

  原文网址: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
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



2020-08-04 20:52:24

主题: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中)
核心提示:美国独立新闻调查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2020年4月20
日刊发网站创始人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和记者阿基特·
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报道,揭示了美国政府和保守派记者移花接木、
混淆视听,将阴谋论“合法化”的过程。报道中提到,“有关新冠病毒来自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
器’”。这里将全文翻译,并分三部分进行连载,此为第二部分。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上)

武汉实验室阴谋论的怪诞起源

1月24日,一个令人震惊的刺眼大字标题登上了《华盛顿时报》的页面,这
家右翼报纸归韩国邪教统一教会拥有。该文称:“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与中
国生物战项目有关的一家实验室。”



《华盛顿时报》报道截图

这一说法来自于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一名前陆军中尉丹尼·索汉姆
(Danny Shoham)。索汉姆对《华盛顿时报》说:“冠状病毒(特别是
SARS)已经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且可能储存在那里。”他指的是武汉
病毒研究所。

尽管索汉姆表示,病毒向外传播可能通过两种方式,其一是发生泄漏,其二
是身处其中的人在未被察觉中被感染。不过,他最终承认(到目前为止,其
他所有专家都这样认为):“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了这种事情。”

索汉姆目前是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一名研究员,该中心位于以色列巴伊兰大学,与利库
德党(译注:Likud,以色列总理沙龙领导的政党)有关联。

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此前曾敦促西方不要阻挠伊斯兰国,认为圣战组
织是破坏叙利亚政府和伊朗的“有用工具”。

除了索汉姆的言论外,《华盛顿时报》还援引了自由亚洲电台(RFA)的一
篇报道,暗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是新冠肺炎病毒的源头。

用《纽约时报》的话说,自由亚洲电台作为美国在冷战期间创建的官方新闻
社,是“由中情局建立的全球宣传网络的一部分”。

自由亚洲电台由美国全球媒体机构(前身为广播理事会)运营,该机构是美
国政府的一个联邦机构,在国务院的监督下运作。美国广播公司将其工作描
述为“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其主要广播目标“与美国广泛的外交政
策目标保持一致”。

共和党律师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热衷于对政敌提起令人讨厌的
诉讼,他迅速抓住《华盛顿时报》的报道,作为美国联邦法院对中国提起
200亿美元集体诉讼的基础。(科顿参议员和新保守主义者亨利·杰克逊协
会此后呼吁美国就冠状病毒问题对中国采取激进的法律行动。)

几天后,《华盛顿时报》的主要竞争对手《华盛顿邮报》发表长篇报道,引
用了多位病毒学家的话驳斥了新冠肺炎病毒“被设计”的说法,证明了武汉
病毒研究所的研究质量,给“新冠病毒可能是生物武器”的理论“浇了一盆
冷水”。

3月25日,即报告首次发表两个月后,《华盛顿时报》在其初始报道中添加
了一篇社评注释,从根本上否认了其论点,该注释写道:“自从这篇报道刊
发以来,中国境外的科学家已经获得机会研究新冠病毒。他们得出结论,尽
管新冠病毒的确切来源仍然不明,没有迹象表明它是在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或
故意操纵的,但专家们还在争论它是否可能是从一家中国实验室泄漏出来
的。

当天,丹尼·索汉姆告诉以色列《国土报》:“截至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发
现能清楚地告诉我们病毒的来源。”

阴谋论似乎陷入困境。为了在两个月后复活这个看似已死的故事,特朗普政
府转向了最初揭穿它的媒体——《华盛顿邮报》。

将美国国务院的电报包装成中国的邪恶计划



萧强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活动上发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最
初由美国情报局建立,帮助目标国家“政权更迭”。原文配图

《华盛顿邮报》4月14日由约什·罗金撰写的专栏文章使武汉实验室阴谋论
死灰复燃,就像是美国国务院发起的一场经典的“文件倾倒”行动。罗金仅
仅依靠两份来自美国驻华大使馆两年前的电报,就煽起了人们对武汉病毒研
究所新冠肺炎实验室安全问题的怀疑。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采用了国际上生物安全预防措施的最高标准(也称
BSL-4实验室)。全世界有几十个这样的机构在运行,单单美国就有13个
(2013年的数据)。根据《科学美国人》杂志:“生物安全4级实验室的最
终目标就是促进致命疾病的预防和治疗。”

罗金抛出所谓的对中国实验室安全问题的担忧,借此制造恐慌,而这一切仅
仅来自于显然没有科学专业知识的美国大使馆官员一句模糊评价。电报中这
样说:“在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互动中,他们重点指出,这个高度隔离的新
实验室需要训练有素的技术人员和研究人员进行安全操作,这类人员非常短
缺。”

但是,美国国务院电报的外泄却削弱了罗金报道中最耸人听闻的指控。在文
件中,相比较安全环境,美国官员更重视在该实验室进行的预测和预防潜在
冠状病毒暴发的研究价值。

电报里称:“最重要的是,研究人员还发现,类似非典的不同冠状病毒可以
与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又称ACE2——互动。ACE2也是非典病毒的人体受
体。该研究明确表明来自蝙蝠体内的类似非典的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传播到人
体,引起类似非典的疾病。从公众卫生角度,这个研究结果使得持续观察蝙
蝠体内的类似非典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研究人与动物间的传播,对预测和预防
未来可能出现的冠状病毒暴发尤为重要。

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和免疫中心副研究员、病毒学家安吉拉·拉
斯穆森博士指出,电报文件中“强调持续研究蝙蝠体内新冠病毒很重要,因
为蝙蝠有可能就是人体新冠肺炎的天然宿主。但这并不意味着武汉病毒研究
所中,研究能将人体ACE2作为受体的蝙蝠病毒的实验室存在安全问题。”

最后,约什·罗金被迫承认没有证据证明其含沙射影的指控,他在文章倒数
第二段承认:“我们不知道新冠病毒是否来自于这个武汉实验室。”

尽管罗金称美国大使馆官员参观武汉实验室是“非同寻常”的举动,但该实
验室的国际交流和中美专家的合作非常普遍。自2015年武汉病毒研究所运营
以来,已接待了来自十几个国家的科学家、健康专家和政府官员的来访。

这个卷入争议的实验室是国家级高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中法两国合作的产
物,2016年通过中法两国ISO认证。自2015年起,由法国政府官员、科学家
和健康专家组成的8个代表团都到访过这个实验室。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是除了中国之外最了解武汉实验室的国家。法国也强烈
反对有关新冠肺炎病毒源自这个实验室的报道。

4月1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办公室一名官员称:“美国媒体近日将新冠肺炎
起源与中国武汉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联系起来。我们想指出,直至今日,没
有任何证据证明其真实性。

据世卫组织称,“在员工培训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研究人员在实验室正
式运营前都要前往美国、法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培训。中国研究人员在安
全协议上非常坦诚透明。2019年5月,他们在美国疾控中心(CDC)一份关于
新发传染病的刊物上发表了篇实验室用户培训计划的概述。(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获奖记者,曾出版多
本著作,包括畅销书《罪恶共和国》《歌利亚》《五十一日战争》以及《管
理残恶力量》。他为多部出版物撰写文章,为许多视频报道撰写讲稿,为多
部纪录片写解说词,其中包括《杀害加沙》。由于美国不断陷于战争,国内
反响强烈,2015年,布鲁门塔尔创立了“灰色地带”网站
thegrayzone.com,希望能从新闻报道的角度带来一丝光明。

  原文网址: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
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



2020-08-03 21:16:17

主题: 借新冠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境外“策源地”
  “惯性反华”把疫情中的西方推入衰退的大灾难。——英国伦敦经济与
商业政策署前署长John Ross

  放在两个月前,如果有人说新冠病毒将会感染近200万人,估计那时
候,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

  因为那时,病毒还在中国肆虐,90%以上的确诊病例也在中国。

  根据4月15日最新数据,211个国家累计确诊已超过197万,美国更是确
诊超过60万,成为全球疫情中心,仅纽约州就确诊20万余例,超过中国全国
确诊人数。



  反观中国,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已得到有效控制,武汉“解封”,复工复
产正在进行时。



  也是在近期,西方一些政客、媒体开始怪罪和污名化中国,对中国的大
规模防控措施进行“妖魔化”和“双标式”的炒作。

  他们或称病毒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散播“中国疫情源头
论”;亦或宣扬“中国不透明论”,污蔑中国隐瞒疫情数据。



  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的讲稿被记者拍下,稿
件中的“新冠病毒”被划掉,手写改为了“中国病毒”。



  一时间舆论哗然。就连一直以来戴着有色眼镜报道中国的CNN(美国有
线电视新闻网)都看不下去了,主播克里斯·科莫直呼:别再推卸责任!



  发表这些无端指责中国的言论,无非就是要将公众的注意力从政府控制
疫情不力中转移过来。而“法轮功”邪教则是境外多数反华不实消息的幕后
推手。

  从时间轴上看——

  1月6日

  “法轮功”媒体已开始恶意炒作“武汉肺炎”,企图将病毒来源的帽子
扣在武汉头上。这比3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武
汉冠状病毒”早整整两个月。



  而在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后的第三天,“法轮功”媒体就开始造谣攻
击中国。

  1月25日

  名为“瑾慧”的“法轮功”人员乔装为“武汉医务人员”在网上录发视
频称:“截至当日武汉已有9万人感染”,却被细心的网友打假。



  1月26日

  “法轮功”媒体发文炒作“病毒来源于武汉某实验室,是生化武器”谣
言。



  结果,众多科学家研究结果指出: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并非来自实
验室。



  ▲根据科学杂志《自然医学》发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
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

  2月1日

  发文造谣“四川宜宾有人因感染病毒当街倒地死亡”。



  宜宾警方出面辟谣。



  2月4日

  “法轮功”视频媒体帐号开始炒作“中国病毒”,比特朗普推文早42
天。(3月17日,特朗普发推文公开称病毒为“中国病毒”)



  同时,“法轮功”炒作“中国病毒”次数多、密度大,仅其在境外运营
的“大纪元网”一个网站便有200余篇稿件“点名”。



  2月10日

  造谣“武汉大气二氧化硫爆表,是与大量火化尸体有关”。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辟谣。



  2月11日

  世卫组织正式将新冠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表示反对对中国进行任何
形式的污名化。然而“法轮功”媒体不知悔改,继续炒作“武汉肺炎”“病
毒来源于中国”等恶意言论,继续攻击中国抗疫举措和成效。



  3月21日

  无耻的“法轮功”竟借“中国三大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手机用
户减少”及“方方日记”中“殡仪馆满地无主手机”的描述,造谣“手机用
户减少是因疫情造成近2000万人死亡”。



  4月8日,无邪君发表驳谣文章《2000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被隐瞒?网
友:无耻的你们想多了》后,“法轮功”媒体马上将造谣文章进行删除重
发,将其中造谣内容悉数删除。

  3月24日

  特朗普表示,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一说法,改用世卫组织的命名
后,“法轮功”仍继续炒作“中国病毒源头论”。

  3月27日

  自由亚洲电台(RFA,美国中央情报局创建)发文称“武汉七大殡仪馆
骨灰盒数量暴露死亡人数,与官方死亡数字相差甚远”,污蔑“中国隐瞒死
亡人数”。

  美国彭博社(Bloomberg)、《时代》杂志(TIME)、维思网
(VICE)、雅虎新闻(Yahoo! News)、《新闻周刊》(Newsweek)和福克
斯新闻(Fox News)等多家媒体也对该不实信息进行了报道。

  这可以看做西方媒体污名化中国的又一次“抱团行动”。并不意外的
是,背后的发起者中竟有“法轮功”。

  据名为“灰色地带网”的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称,尽管自由亚洲电台没有
披露该报道的来源,但这些报道的源头似乎来自邪教组织“法轮功”。



  维思网(VICE)的相关报道引用了名为“曾铮”的推特帐号发布的内
容,而曾铮正是境外“法轮功”人员。曾铮发表于3月26日的推特,比自由
亚洲电台的原始报道早一天。



  曾铮,以媒体人自居,实为早在1997年便加入“法轮功”的资深“弟
子”。

  2001年开始,曾铮担任“法轮功”反华媒体《大纪元时报》记者。她还
曾公开表示,支持美国“用美国标准、美国规则和美国模式约束中国的行
为”,并称“美国模式就是整个自由世界的通用模式”……



  ▲2019年9月19日,曾铮在美国某反华集会上发表演讲

  由此可见,“法轮功”媒体长久以来一直与西方暗中扶持的多个反华媒
体相勾联,已成为西方反华势力向中国“泼脏水”的共用平台。

  日前

  “法轮功”媒体还发布多篇文章,鼓动一些反华机构、人士、律师团体
向中国“追责”“索赔”,变着花样地向中国“甩锅”。

  ……如此这般,不胜枚举。

  面对“法轮功”等反华势力近乎疯狂地攻击,国际舆论场中也出现了完
全相反的声音——

  部分媒体人、独立学者发声谴责污名化中国行径:

  根据艾伦·麦克里欧德(Alan MacLeod)在《媒体公正性和准确性》
(Fairness and Accuracy in Media)上以及独立研究员余美娜(Yu Mei-
Na)的说法,最近这波针对中国隐藏新冠肺炎相关死亡数据的指控,只是美
国各大媒体就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的最新诋毁案例而已。

  世卫组织领导人盛赞中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

  在赴中国考察后,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兼疫情考察组外方组长布鲁斯
(Bruce Aylward)称:“如果我感染了,我希望在中国治疗……中国知道
如何让新冠肺炎患者康复。”



  世卫组织也驳斥了“中国造成全球范围新冠肺炎传播”的无理指责。世
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中国的)
行动实际上阻止了新冠肺炎传播到其他国家。”



  多家科学界权威期刊赞誉中国抗疫举措,呼吁停止对中国污名化:

  《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社论《立即停止新冠病毒污名化》,为曾将新冠
病毒与武汉和中国关联致歉。



  《科学》杂志刊文称,武汉的封城措施,以及中国其他城市采取的关闭
公共场所和禁止聚集等严格的防控措施,令全中国70万人免于被感染。



  ……

  中国是怎样做的呢?用实际行动回击——

  截至4月10日,中国政府已经或正在向127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包
括医用口罩、防护服、检测试剂等在内的物资援助。中国还向世卫组织捐助
2000万美元,累计向11国派出13批医疗专家组,同150多个国家以及国际组
织举行了70多场专家视频会。中国地方政府、企业和民间团体已向100多个
国家和地区以及国际组织捐赠了医疗物资。



  面对恶意挑衅,我们坚决回击;

  面对雪中送炭,我们加倍奉还。



2020-08-03 21:14:00

主题: 美媒:特朗普媒体如何将冠状病毒阴谋论“合法化”(上)
  核心提示:美国独立新闻调查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2020年4
月20日刊发网站创始人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和记者阿基
特·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报道,揭示了美国政府和保守派记者移花接
木、混淆视听,将阴谋论“合法化”的过程。报道中提到,“有关新冠病毒
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
武器’”。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并分三部分进行连载,此为第一部分。



武汉病毒研究所。原文配图

  一个关于新冠肺炎病毒是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阴谋论,已
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华盛顿邮报》的约什·
罗金(Josh Rogin)正扮演着朱迪思·米勒(Judith Miller)的角色。

  随着美国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攀升至3万人,美国总统特朗
普总统及其盟友正将其反华公关闪电战升级到荒谬至极的新高度,指责中国
生物研究实验室制造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希望将这一阴谋论合法化。

  该阴谋论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这场疫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要么是
因为对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的安全措施不当导致意外泄漏,要么是故意制造生
物武器。这一阴谋论最初出自右翼媒体《华盛顿时报》1月的报道中,当时
遭到记者和科学家的驳斥和质疑。

  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话里话外迫不及待地想转移对其应对疫情不力的
指责,福克斯新闻和《华盛顿邮报》于是便将这则报道重新包装,再次兜售
给公众。

  尽管没有一家媒体发表过任何具体证据来支持这些观点,但这种论调逐
渐在政界寻得市场,甚至一些特朗普的反对者也前所未有地站在了一起。

  3月17日,一个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研究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在《自
然》杂志发布文章称:“我们认为,任何基于实验室(合成新冠病毒)的说
法都是不合理的……我们的分析清楚地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的产物,
也不是能人为操纵的病毒。”



《柳叶刀》医学杂志上签署的公开信

  来自8个国家27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组成的小组3月也在《柳叶刀》医学杂
志上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向中国的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人员表示支持,并“强
烈谴责阴谋论”。这封信指出,迄今为止的科学发现,“新冠病毒就像许多
其他病原体一样,来源于自然界”。

  过去四年来,特朗普一直在和他指称的“假新闻媒体”和“深层政府”
角力,后者称特朗普及其盟友存在通俄嫌疑。现如今,特朗普政府正采用同
样的策略来激化与中国的冲突,借助匿名美国官员之口或几份可疑文件散布
丑化中国的假新闻。白宫似乎希望制造与别国冲突的升级,来掩盖国内应对
疫情的失败。



伊拉克战争照片。图源:美国《时代周刊》

  特朗普政府对这一阴谋论的运用,令人想起了小布什政府中的新保守派
与《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思·米勒合作,散播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的虚假消息。

  当年,《纽约时报》的声望赋予其报道的“合法性”,使小布什政府得
以跨越党派界限,向两党政治阶层兜售入侵伊拉克的主张。最后,事实表明
米勒就是一个骗子,被判入狱以保护其“信源”,但他们催生的混乱业已导
致成千上万美国军人在伊拉克丧生且更多伊拉克人死亡。

  如今,随着特朗普政府正将反华公关闪电战升级到荒谬至极的新高度,
《华盛顿邮报》的新保守主义专栏作家(即约什·罗金)正在填补米勒的空
白。



约什·罗金。原文配图

  休眠的阴谋论逐步转化为特朗普对华“文化论战”的核心

  4月14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专栏作家约什·罗金(Josh Rogin)
的文章,重提了新冠肺炎病毒是从中国武汉一个生物研究实验室中泄露出来
的阴谋论。罗金是一名曾在日本大使馆工作、多年来一直鼓动对“邪恶轴
心”国家发动政权更迭、以发表耸人听闻报道为业的新保守派“专家”。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虽然文章最后写道,“我们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汉实验
室”,但全文都充满了暗示,即该病毒确实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出现的。这
篇文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份由美国政府官员兜售、企图向中国施压的政府
文件。

  罗金声称,自己“无意”中获得了美国驻华大使馆2018年1月的电报。
该电报警告说:“(武汉)实验室正在进行关于蝙蝠冠状病毒及其向人类传
播可能性的研究,意味着可能会发生像非典一样疫情大流行的风险。”但是
罗金歪曲了有关研究的性质,随后却拒绝了科学家们提出的刊发美国电报所
有内容的要求,我们稍后会提到。

  为了保护自己的信誉,罗金转而求助萧强(Xiao Qiang),这是一位长
期接受美国资助的反华活动人士,被假称为“研究科学家”。罗金没有引用
病毒学家或流行病学家的话,却辩称武汉实验室理论是“一个有待调查和回
答的合理问题”。

  罗金的文章遭到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博士的猛烈批评,声称罗金对中国实验室的说法“含糊不
清”,并表示他“没有指出任何一项清楚、明确的实验风险”。即便如此,
这场显然由白宫指导的虚假信息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4月15日,罗金发表意见书的第二天,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发表了布雷
特·拜尔(Bret Baier)观点极其相似的文章,其中写道:“越来越多的人
相信新冠疫情的暴发很可能源于武汉实验室……”

  与罗金一样,拜尔同样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他的观点,而是依赖来
自“美国”、自己也没见过的“加密和开源文件”。

  15日当晚,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通过福克斯新闻发
表了一场精心安排、言辞激烈的长篇演说,要求中国政府为疫情的所有损失
负责。

  科顿出场的时机很微妙,表明他的办公室、特朗普政府及其媒体盟友之
间正密切合作,将阴谋论兜售给公众。

  与此同时,反对特朗普的一些自由派头号媒体评论员也纷纷转发罗金的
文章,一时间仿佛两派“惺惺相惜”。其中包括《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查尔
斯·布劳尔(Charles Blow)、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主持人克
里斯·海斯(Chris Hayes)。

  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的汤姆·加拉(TomGara)更过分,在推特上分
享文章,并评论称“(新冠病毒)从实验室中泄露的理论”是“完全可信
的”。

  就连《哥伦比亚新闻评论》也写道,罗金的文章“包含了爆炸性的最新
报道”,反而忽略了罗金长期鼓吹新保守主义运动的“悠久历史”。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4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这种阴谋论“带到国际舞台”,他说:
“我们仍在要求中共允许专家们进入那个病毒学实验室,以便我们能够准确
地确定这种病毒从哪里开始。”

  同一天,特朗普称,“看来”有关新冠病毒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内制
造出来的说法“讲得通”。与科顿和蓬佩奥一样,他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
支持自己的直觉。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还有6个月,这场可怕的公共卫生危机将使美国经济
陷入低迷。值此危急之际,一种边缘阴谋论已成为特朗普对华“文化论战”
的核心。

  实际上,这篇报道最初是1月由一份右翼报纸试水刊发的,当时美国鲜
有人关注新冠肺炎的暴发。(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获奖记者,曾出
版多本著作,包括畅销书《罪恶共和国》《歌利亚》《五十一日战争》以及
《管理残恶力量》。他为多部出版物撰写文章,为许多视频报道撰写讲稿,
为多部纪录片写解说词,其中包括《杀害加沙》。由于美国不断陷于战争,
国内反响强烈,2015年,布鲁门塔尔创立了“灰色地带”网站
thegrayzone.com,希望能从新闻报道的角度带来一丝光明。

  原文网址: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
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