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501000000 ~ 20170601000000


2017-05-31 22:22:52

主题: 昆明之三:云师大和西南联大
上次贴了在昆明的最后一天转悠据说是西南联大地点之一——云南大学的照片: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0981.html

之二就是云南师范大学,联大的纪念碑、亭都设在这里。那天时间很紧,下午两点二十
分的飞机,朋友建议十二点半开车去机场。而我们离开云南大学已经十二点一刻。幸好
两个学校仅一路之隔。开车路过云大附中时我还掐了个校门: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74/34858724445_b22a5ceb4f_b.jpg
楚图南我听说过,但能记住这个名字绝对是因为楚昭南……

然后看到云师大的校门,也是毛体字: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6/34858725275_6d3ee9a5ec_b.jpg
右首还有西南联大旧址的题词。

进门但见校舍多为高大的现代建筑,和云大的民国建筑很不一样。倒是很容易就找到联
大纪念碑所在的草坪: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7/34015896814_3b68590019_b.jpg
旁边有三座三角亭,分别为北大、清华、南开所建,又叫三校亭。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67/34015928904_f4b7b08ef8_b.jpg
每座亭子都挂着一样的“西南联合大学纪念亭”红匾: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2/34472511810_429f2184c4_b.jpg
对联则各自撰写。北大联为“滇海笳吹心系中兴业,燕园弦涌胸怀四化图”: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2/34472513660_cbb8becfd8_b.jpg
又是四化,又是中兴,最是堂皇。

清华联为“西山苍苍清芬挺秀,南国煦煦华夏增辉”: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8/34015918794_64e1c2b242_b.jpg
最为俊逸。

南开我没拍正面,借张网图: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0/34015925384_7467ba38d4_b.jpg
其联云:
“误国恨愚顽,茅舍土阶,看寇骑纵横,南渡岂甘循覆辙
育才集贤俊,藜羹布褐,讲天下兴亡,北师终已奠神京”
这联最长,慷慨激烈。

查联大历史,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南迁湖南长沙,合
组为国立长沙临时大学。之后再度西迁,于1938年4月抵达昆明,并改称国立西南联
合大学。联大在滇八年,名流辈出,包括:
8位两弹一星元勋(赵九章、邓稼先、郭永怀、朱光亚、王希季、陈芳允、屠守锷、杨
嘉墀);
171-173位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院士(教师79人,学生92人,还有两个不同统计数
字的不明出入);
两位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李政道);
4位中国国家科学技术最高奖获得者(黄昆、刘东生等);
诸多名教授(吴大猷、周培源、王竹溪、陈寅恪、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刘文典、
陈省身、王力、朱自清、冯友兰、吴有训、沈从文、陈岱孙、闻一多、钱穆、钱锺书、
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吴宓、吴晗、叶企孙、饶毓泰、赵忠尧、赵九章、任之恭、
曾昭抡、李楷文、雷海宗、何炳棣);
及著名外籍教授燕卜荪(Sir William Empson)、理查兹(I.A.Richards)等。
抗战结束后,三校于1946年迁回原址。联大师范学院则留在昆明,独立建校,改称国立
昆明师范学院。解放后改名昆明师范学院。1984年更名云南师范大学。1988年,西南联
大校友于云南师大校园集资建三校亭。

——按以上记载,联大遗址应该只在云师大,而和云南大学无关?云大其时与联大并存
:“抗日战争時期(的云南大学)在著名数学家熊庆来的主持下也聚集了大批
学者,如严济慈、彭桓武等。一些知名学者在西南联大与云南大学两校兼职;许多活动
也由两校师生共同参加。”但没找到云大也有西南联大校舍或校园部分的记载。

另外,三校第一次搬迁为什么选择长沙,而不是武汉或其他地方?

已到十二点半,我们只得匆匆往回走。途经闻一多像: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9/34015929864_4fb11d0c49_b.jpg
抗战之前闻一多是母校清华大学的中国古典文学教授,抗战后在西南联大继续任教。
1945年任民盟云南省负责人,未随清华迁回北京。1946年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的李公
仆追悼会上做了最后一次演讲,当天下午被暗杀。这座雕像颇有鲁迅风格。

雕像身后有碧池一潭,上书“砚池”: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1/34015930844_4afb6aaf67_b.jpg
查为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书法家杨修品所书。砚池原为联大校园内天然水池之一,经梁
思成、林徽因夫妇重新规划设计,东与图书馆相邻,西与抗战后在日军轰炸的弹坑上修
葺的梅园(由清华校长、联大常委梅贻琦捐资修建)为伴,景色秀丽,堪比昆明的翠湖,
人称“小翠湖”。鹿桥所著的《未央歌》里也对该池有详尽描述。

砚池中心的石雕是无名女教师: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0/34015957864_bd5f9eeb3c_b.jpg

出校门已经十二点四十,飞奔机场,生怕时间不够,还去紧急签票口签票、托运行李。
结果登机后迟迟不飞,然后机长宣布北京天气不好,又有机场控制等原因,推迟两小时
起飞。早知道就在云大和云师大多逛一会儿了。写此文查资料时发现,不仅梅园没看到
,三校亭旁边的那块三角碑也不是联大纪念碑,纪念碑另有所在,应该和南开的那块一
模一样。另外还有一二·一烈士墓等民国遗迹。期待有机会重游补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s://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1273.html



2017-05-30 19:35:47

主题: 孩子们的Memorial Day游行
去年老大加入学校乐队,Memorial Day参加镇上的游行。我第一次旁观,感于军人的士
气、孩子的天真、marching music的振奋人心和沿路挥旗喝彩的美国人的爱国热情。今
年老二也加入乐队,我又去助阵。天其实不如去年热,但厚厚的制服和帽子还是压得老
二头发尽湿。候场一个半小时,游行半小时,到终点后老二一屁股坐在地上,以罕见的
利索的手脚三下五除二脱了衣帽,甚至把球鞋都脱了透透气。往回走的路上,老二感慨
地说:终于体会到了人生真谛(experienced the trueness of life)。我点点头说,
是不是感受到集体的力量。他摇摇头说不是,是在脱掉沉重的演出服装的瞬间,深切感
受到人生的美好……

上些照片: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4/34959819356_5ee5fbeed2_b.jpg
乐器丛中。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9/34950159006_16b57c66a1_b.jpg
最后彩排。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67/34602211140_e8e5a599e5_b.jpg
小朋友看到我拍照就对着我笑,甜得让人无法不爱。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75/34612474030_f0e763c4fb_b.jpg
女警帅气。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75/34179553443_fea1591e94_b.jpg
白马车俊气。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9/34147327894_78f6360192_b.jpg
英式仪仗队?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19/34147351864_d7940253c7_b.jpg
这是高中生乐队。大胖男生好玩,美貌女生窈窕。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3/34990130985_61c7ccc9ce_b.jpg
亮丽的女童子军。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0/34858174311_17f0cf4ef9_b.jpg
迷人的苏格兰短裙。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9/34157258544_25d5fd4ea6_b.jpg
神气的鼓槌!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2/34826699572_2aac9fa210_b.jpg
独立战争时期的革命军。带头大哥的鸣枪把我身后的小娃吓得哇哇大哭。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4/34602449900_8279221753_b.jpg
革命军家属——小男孩红唇白齿,像从画里走下来似的。可惜始终低眉顺眼,拍不到眼
睛。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7/34826927522_c0ce2d1d39_b.jpg
彩旗仪仗队有气势吧。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1/34826658072_83a5c7ffee_b.jpg
一卡车的孩子。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5/34990243335_1d97a87e08_b.jpg
一教堂的孩子。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4/34990310725_66a94116d6_b.jpg
一拖车的孩子。

美国没有儿童节,可Memorial Day从时间和精神上似都接近儿童节。老二长大后,会不
会像我记得白衬衫蓝裤子的歌咏比赛、篝火晚会、学雷锋做好事扫大街、宋奶奶送给每
个小朋友的两颗糖那样,记得他第一次领悟的人生真谛?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1207.html



2017-05-26 00:02:04

主题: 昆明之二:云大和西南联大
我的两个昆明朋友都是云大毕业的,怀念地说云大有不少老建筑。又说云大和隔壁的云
南师大都是抗战时西南联大所在,不过西南联大纪念碑设在师大。于是在离开昆明的那
天上午,我们匆匆草草逛了逛云大和云师大。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0/34015803274_4ae72d182b_b.jpg
云大门口的布局独特罕见,门后直接是宽广高深的石阶,除了参天的大树和幽幽的庭院
,什么建筑都看不见,大有神秘园之感。而一爬上石阶,迎头即见云大最高的会泽院: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74/34015803894_0c66784cf1_b.jpg
原来云大是在清朝贡院之上建立的。1922年,云南省长唐继尧创办私立东陆大学(30年
代改组为省立、国立云南大学),在原清朝贡院的明远楼旧址上修建会泽院,作为东陆
大学主体建筑,以唐继尧的籍贯(云南会泽)命名为会泽院。会泽院由留学法国、比利
时的张邦翰设计,说是中西结合——我看不出中式啊,除了坐北向南……楼高两层,
有地下室,东西南北皆有门。墙体砖石砌成,厚实坚固——抗战期间被日机轰炸,会泽
院两次中弹,而屹立如常。1936年蒋介石到昆明时曾住于此。抗战结束后的1946年,
王景贤设计加固会泽院,并在二层之上增建仰止楼。我的两个朋友说,他们读本科时就
在会泽院一楼上课,二楼是校长室。校内还有一条长长的银杏大道,女生们最爱流连和
拍照。虽已毕业多年,句句流露对母校的深爱。一方水土一方人,朋友给我的感觉也像
这个校园和这块土地,坚实又浪漫。抗战中云南伤亡惨重,但从九个月建成滇缅公路,
到远征军血战滇西,云南人无不全民齐上,无畏无悔。

以下按步行路线贴一些校内的省市级文物保护建筑及其故事。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1/34858704725_1658ae31db_b.jpg
至公堂是旧贡院的主体,是传统大殿式建筑,南北向各开一门,门两侧皆设窗棂,光照
极佳。云南贡院建于明弘治十二年(1499),中为至公堂,堂后原有蓝临、提调、监试
、考试四房,并列弥封、眷录、对读、供给四所。南明时期,贡院先是大西农民军四将
军之一艾能奇的定北王府;永历十年(1656)永历帝流寓云南时,贡院又成为“滇都”
皇宫。清初时的云南贡院仍保持明代布局。嘉庆二十四年(1819),林则徐任主考官,
在此主持云南乡试。东陆大学建校后,至公堂被用作礼堂。1946年7月15日,被暗杀的李
公仆的追悼会在此举行,闻一多即兴做了人生最后一次演讲,当天下午不幸亦遭暗算。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1/34858692535_c44c60f932_b.jpg
东号舍也是极少数保存至今的贡院建筑之一,始建于明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
号舍又称文场,为考生居住、考试之处所,建于至公堂东西两侧。东文场有号舍900间,
建在至公堂东(包括今昆三十中校园),现仅存云大这一排。西文场有号舍775间,建在
至公堂西侧(今钟楼花圃一带),已无存。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7/34695346282_a85fb1007e_b.jpg
朱栏黄墙是不是民国建筑的标志?我以前中学的民国旧校楼也是这样,很有味道。这幢
小楼是熊庆来、李广田故居,建于1938年。数学家熊庆来1938年至1949年任云大校长期
间居住于此。数学家陈省身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也曾在此寄居。文学家李广田1952年至
1968年任云大校长期间亦在此居住。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3/34695373932_f4b7b08ef8_b.jpg
映秋院于1938年由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夫人顾映秋捐款修建,始为女生宿舍,由梁思成、
林徽因设计。这个四合院建筑由平房、楼房、回廓、走道组成,东北设月宫门,西南建
瞭望塔。中西合壁,古朴典雅。画家徐悲鸿、“两弹一星”获奖者彭桓武院士等一批名
家曾在此居住。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8/34858707825_67760836b8_b.jpg
继龙云夫人顾映秋捐建映秋院后,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卢汉的夫人龙泽清也于1941年捐款
修建与映秋院相连的学生食堂——泽清堂。这座传统大殿式建筑也是梁思成、林徽因的
设计。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7/34695374482_916c3b6696_b.jpg
这是1955年理科实验楼建成后兴建的配套工程水塔,兼作钟楼,由云南大学土木系主任
姚瞻教授设计。钟楼共七层,高26米,连塔顶钢架共高30米。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73/34858723865_8e0a3e94bb_b.jpg
云南大学天文点是我国除北京观象台外唯一原测经纬度的确切点位。 
元代,云南有滇池测量所。
清代,全国在640处测量天文,云南有30处观测点。今已无准确标志可寻。清康熙四十
九至五十七年间(1710-1718)初测昆明的数据为:云南省昆明县北极高25度6分,京师
偏西13度38分。
民国二十三年(1934),云南省教育厅、云南大学和昆明一得测侯所组织在云大天文点
复测,历时三晚,测得数值二百余,公布昆明经度为东经102度41分58.88秒,纬度为北
纬25度3分21.29秒,精确度达0.01。
同年定此地为云南第一天文点。

云大一游,虽不懂建筑,却意外收获一堆历史名人八卦。坐在草地上休息之际,隐隐闻
到阵阵桂花暗香。家乡的桂花十月盛放;可现在才七月下旬。我将信将疑地循香四处找
寻,桂花虽香,花却甚小,躲在肥大的树叶之间,在一片绿丛中常常难找。不过这里的
桂树不少,被我找到好几棵。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3/34472473790_ab0b83b67b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5/34472475570_8c6975e262_b.jpg
后来在大理也闻见桂花香,惊喜而亲切。

接着赶往云师大,却发现西南联大好像只在云师大的地盘上,未曾占用云大?下回再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0981.html



2017-05-24 23:36:44

主题: 《甄嬛传》里的皇后口型是不是特别好看?
惭愧,甄嬛热播时我没看。最近应娃要求给他们排清宫戏,才发现宫中女子怎么请安、
左右手是上下还是并排、左右脚是前后还是并排等诸多细节我全然无知,赶紧找来甄嬛
补课。一看还挺吸引人,每天晚上有点时间就抓娃来一起学清宫礼仪,至今已看了十多
集。

后宫诸多佳丽中,最让我着迷的是皇后。最初是发现她的口型和台词对不上。看到第二
集里皇后念唐诗春词“菀菀黄柳丝,濛濛杂花垂”(youtube视频8:48处),“黄柳”
的口型是wong lau,“濛濛”是mong mong,“花垂”更是fa choi,当即确认演员蔡少
芬念的是粤语,国语版必有配音。

蔡少芬是香港演员。在youtube上找到一段拍摄花絮说她的普通话不行,导演怕她因说
话费力而影响表演,决定让她一个人用粤语母语表演,并说粤语演员用粤语和用国语的
表演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我深深赞同,以前听谭咏麟、张学友、黄耀明等唱粤语都比唱
国语更投入和自如。

再往后看,越来越觉得蔡少芬演的皇后最有优雅气质,举止端庄稳重,连发音口型都显
得比别人更中正好看,合乎皇后母仪风度。我很迷惑,难道粤语口型比普通话口型好看
?好看在哪里呢?努力观察和自我分析了一番,好像是o这样的圆唇音比较加分,比如
那句春词里的垂(choi)、濛(mong),嘴唇撮圆显得更端正好看?只知道粤语比普通
话更靠近古汉语,但从没想到口型也会带给人这么不同的感受。这是演员演技好而带来
的错觉,还是客观事实?

有人跟我一样觉得皇后最有风度吗?觉得她的口型好看吗?你觉得是因为蔡少芬演古装
贵妇胜人一筹(香港演员在这方面比大陆演员有优势吗?)带来的错觉效应,还是粤语
口型确实比普通话更有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0917.html



2017-05-23 19:43:06

主题: 昆明之一:桂圆传奇
本想整理丽江照片贴给Fishfishy参考,正好这几天昆明成热点,就按旅程顺序,先春
城后丽江了。

最近几年暑假两去昆明,真是个自然大冰箱,避暑旅游两皆宜。只是夏天玩昆明有个坏
处:雨水多,雨脚长,一下十来天。我们第一年去石林和第二年去金殿皆逢大雨,虽有
雨伞,鞋袜裙裤终是尽湿。

金殿并非昆明必游景点,但一打到昆明,就成了我最好奇最想去的地方之一。我们从机
场往翠湖宾馆方向开,路经云南大学、陆军讲武堂、莲花池——当地朋友说莲花池是陈
圆圆住过的地方,似乎有吴三桂的遗物;另一个叫金殿的地方则藏着吴三桂用过的大刀
和佩剑。美人英雄,千古传奇,竟还留存着生命的蛛丝马迹,岂能不去探个究竟……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0/33994257914_083ccfe1e2_b.jpg
金殿座落在昆明东郊的鸣凤山上,又叫鹦鹉山,故有鹦鹉春深的照壁题字。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6/33994258814_587d322646_b.jpg
2015年的金殿票价是40元,比2012年就170元的石林票价和蔼得多。山上古木深深,庭院
幽雅,的确是个好去处。就是游人如鲫,即便上午开始的雨越下越大直至倾盆,旅游团
还是一个接一个涌入,相机镜头里总是人头济济……

上山先经一二三天门: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75/33994261834_b9efc23cfb_b.jpg
就到太和宫大门。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69/33994269644_45dc7c3c8c_b.jpg
金殿又叫太和宫,是明万历三十年(1602)云南巡抚陈用宾模仿武当山而建。正殿从屋
顶瓦片到屋内梁柱以及供奉的真武神像,都是铜铸的。清康熙十年(1671),吴三桂重
建铜殿,据说是因为杀人太多,转而信佛。该殿总重250吨,是中国最大的铜建筑。

进了大门,先到金殿文物馆: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83/34705080001_21d8b60e28_b.jpg

走入四合庭院,左侧是我向往已久的刀剑室: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9/34705107201_c4b1ed611c_b.jpg
室内很难拍照,门、窗、玻璃柜俱反光。先看吴三桂大刀: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50/34705085331_8683ecd878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1/34705104101_c10fc2263d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66/34705088181_df2f483a77_b.jpg
虽比不上49.2公斤的青龙偃月刀,但也得身负神力之辈才能挥舞这长2米、重12公斤的
大刀啊!据说吴三桂重建金殿时留其佩刀在此,耀其武威。

而那把剑好像不是三桂所用之剑,是他给金殿供奉的真武帝君打铸的七星宝剑,剑身两
面镶七颗铜星;清《重修太和宫碑记》记载真武殿“慧剑高悬,常伏魔制怪”。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1/34027416453_b3a75efbb9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86/34027423283_9a22bb598a_b.jpg
像不像杨过的玄铁剑……

室内还高悬一帧三桂圆圆的长恨歌宽幅: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3/34027415403_ab53e3592a_b.jpg

刀剑室的对面即为桂圆馆: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7/34705108271_45f578e15e_b.jpg
墙上挂着十余幅连环画,抒写千古一代爱情传奇。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68/34705109061_24e0bb7eef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4/34705110741_a910bdafd2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28/34705112431_01fa3f712f_b.jpg
陈圆圆是江苏常州人(吴三桂祖籍江苏高邮,关外长大,是南北杂交),姑苏名妓,被
吴三桂纳为妾。1644年闯王攻破北京,手下刘宗敏掳走圆圆,使得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
,打开山海关引清入室。1659年,三桂进爵云南王,欲立圆圆为正妃,圆圆托故辞退,
吴三桂别娶。不想所娶正妃悍妒,对三桂爱姬多加陷害冤杀。圆圆遂独居别院,与三桂
渐渐离心。三桂曾阴谋杀她,圆圆得悉后,遂乞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
佛。1673年吴三桂宣布独立,康熙帝兵压叛军。1678年吴三桂在军中中暑中风中痢疾,
数病并发而死。圆圆得悉后,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

前半段故事很熟悉,后半段故事我到昆明后才听说。莲花池就在城中,离云大不远,听
起来有鼻子有眼,可惜我没时间去实地勘察一下。据说清末时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
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
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
此际岂知非薄命,此时只有泪沾衣。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桂圆馆之后又看了魁星楼、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4/34027447133_f0fb80d0f7_b.jpg
钟楼、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1/34837146925_a621017ea1_b.jpg
三丰殿之三丰石刻、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0/34674091772_6cffdf738a_b.jpg
金殿等主要建筑。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4/33994413094_7dba327fd9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94/34027451333_349500234d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58/33994407804_22940dd6de_b.jpg
皆走马观花,过眼云烟。金殿至今留在我脑里的,只有三桂的烈烈雄刀、圆圆的曼妙身
影,和一曲跌宕婉转的桂圆传奇。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43/34674095062_31b94ae82e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203/34837141025_e715e361e0_b.jpg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80723.html



2017-05-14 20:20:17

主题: 哈红肠和上海红肠的关系?
最近群里有送法拉盛新世界超市的哈肉联红肠,说是正厂出品: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77/34277524490_114ca4958f_b.jpg
每包1.8-1.9磅,17.99美元。

买了一包尝试,包装是这样的: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86/34532361941_0e635ceb1c_b.jpg
切开是这样的: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65/34532363441_76d90915b3_b.jpg
娃非常喜欢,还没开饭就先一人抓一片、一片接一片地吃,眨眼扫光。我在哈尔滨住过
十来天,哈肉联和秋林红肠都吃过,不过还是分不出正不正宗。东北的朋友看着怎样?
吃上去还挺筋道有弹性,没有淀粉感。

然后我又想起来,娃在上海时也特别喜欢吃我小姨买的红肠。上海的红肠是这样的: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78/34277521650_665d7399fa.jpg
这种斜刀切的大片最常见。这个红肠口味也很鲜嫩,淀粉感更明显,西式风味更足,小
时候吃就觉得和一般的肉味不同。

两种红肠味道不同,不过都叫红肠,都是大红的肠衣,看着很喜庆。有没有什么渊源传
承关系?查到一种说法是上海红肠源于哈尔滨源于立陶宛:
“哈尔滨红肠,英文也称里道斯,是一种原产于立陶宛,用猪肉和淀粉等材料加工制作
的香肠。20世纪初,红肠进入哈尔滨,後传入香港,上海和其他城市。香港的烧味店均
有提供。”

但另一种说法是上海山林大红肠是维也纳厨师传授的:
“二战末期,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成立后,山林大红肠发明人饶甲中跟随其父饶弟锽(
黄埔军校第七期、国民革命军荣誉第二师副师长)自越南海防乘飞机经南京转往上海,
待命赴日驻守之际,其父所在军突然被临时投入内战战场,饶弟锽因抵制内战孤身辗转
至台湾,政治生涯受阻,生活清苦,靠经营家乡的卤味为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帮
助了一位维也纳厨师施瓦劳斯。感恩的施瓦劳斯将维也纳最有名的红肠制作工艺传授给
饶弟锽。饶弟锽几经改进做出了具有家乡风味的红肠。
……改革开放后,饶甲中带着老父的寄托回到上海,依照父亲的红肠制作工艺开发出了
具有浓郁上海风味的大红肠。”
我不知道这个牌子,也不知道我小姨买的是不是这种。上海的同学知不知道,上海红肠
是不是都是这种山林大红肠?哈红肠和上海红肠的起源到底有没有比较统一的说法?

起源查不出名堂,又查配方。最大的惊讶是哈红肠和上海山林红肠不仅都用淀粉,而且
比例基本都是90公斤的肉加20公斤的淀粉。以前一直以为哈红肠是没有淀粉的。其余成
分也相似;不同的是上海红肠多了奶粉两公斤和白糖4公斤。这就是上海西式味道的来
源吧。


附参考资料:
哈红肠的介绍、配方和做法:
http://www.meishij.net/%E7%BA%A2%E8%82%A0?page=2
上海山林大红肠的介绍、配方和做法:
http://baike.baidu.com/item/%E5%B1%B1%E6%9E%97%E5%A4%A7%E7%BA%A2%E8%82%A0/3239106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79903.html



2017-05-11 13:54:34

主题: 手碟为天,迪管为地:天地间的音乐
昨儿看了mane贴的动画片《卖猪》,里面有个陕北说书的盲人同时操作四种乐器:手弹
三弦,胳膊、腿和三弦琴头上又各绑一串击节木片,十分的好看。这让我想起两周前在
何韵诗讲座上听到的手碟迪管乐。

香港歌手何韵诗来美游访,不带乐队,只带了一个人给她伴奏。他叫HakGwai Lau,何
韵诗叫他HakGwai——这是广东话的“黑鬼”吗?他携带的乐器简单又神秘:先是一口
钢筋锅,形如飞碟,向上的表面有一圈规则的凹点,环绕中央的凸点。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59/34552086706_feaa38069c_b.jpg
这叫hand pan,是一对瑞士乐手2000年发明的打击乐器。

接着是一支长长的大管,叫didgeridoo、迪吉里杜管,是澳洲土著的木管乐器,用桉树
干做的: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86/33783271483_3ce17ef389_b.jpg

吹didgeridoo时,手上还有一串铃鼓,不知道是哪里的乐器: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60/34552088976_3bb57d8c04_b.jpg

手碟和didgeridoo齐奏时,铃鼓就挂在脚上: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162/34552096686_6eaab60744_b.jpg

先听一段纯手碟音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YV_La1hSt0
vhttp://www.youtube.com/v/3YV_La1hSt0
感觉如何?他一出手让我好惊愕,一口钢筋锅能打出那么好听的音色,那么丰富的乐声。

再加上didgeridoo的低音合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C-gXN_ZvGA&t=14s
vhttps://www.youtube.com/v/MC-gXN_ZvGA&t=14s
HakGwai说,手碟的音色对他而言如同天籁;而didgeridoo低沉浑厚的声音仿佛来自大
地深处,所以他喜欢把它架在靠近地面处,吸收地气。手碟和didgeridoo的结合犹如天
与地的结合,让他生出一种站在天地之间的共鸣。Didgeridoo还让我想起藏传佛教乐队
里的筒钦,个子更大,也架在靠近地面的木架上,声音一样的低沉庄严。筒钦是用铜做
的,音色可能更响亮锐利?

最后请听一段室外的手碟+didgeridoo+铃鼓的音乐,只是略有背景杂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APTfIZhz2k
vhttp://www.youtube.com/v/QAPTfIZhz2k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79763.html



2017-05-11 13:53:32

主题: 《La La Land》里的Mia实现理想了没有?
昨晚看《La La Land》,看到结尾实在难以理解:

Sebastian帮Mia联系到经纪人,面试成功,星运在望;Sebastian也决定创办自己的爵
士酒吧。两个理想青年共渡黑暗,终于面临曙光。虽然Mia要去巴黎三个月拍戏,但患
难与共的下一步难道不该是情比金坚吗?为什么对分离三个月的信心都没有?可以理解
命运未卜,对历经磨难的感情不置可否、不把话说满,但五年后的结局更违反逻辑。

五年后,观众看到Mia成为众人瞩目的好莱坞明星,住豪宅,穿华服,一副志得意满、
纸醉金迷的样子。这是实现理想的状态还是偏离理想的状态?Sebastian还是住着单人
公寓,兢兢经营着乐迷济济的爵士酒吧,俨然是导演嘉许的理想状态。编导明显想用物
质和精神的对比拉开两人的距离,暗示两人的分手;问题是五年前两人都在实现理想的
门槛上,为什么五年后的Mia变成招摇性感的无脑女星、享受安逸的豪门阔太?这和电
影前两小时营造的Mia形象没有半点接轨之处。

分手就分手,搞点小伤感有助健康。但分手到音讯隔绝、漠不关心,又大悖情理。
Sebastian路过Mia的大海报看都不看一眼;Mia更是完全不知道Seb’s酒吧的存在,直
到偶尔出门堵车,临时下高速找地儿吃饭。五年前互相扶持共度难关的情人即便分手,
会毫无联系或关心,形同陌路?

然后Sebastian钢琴演绎一段虚拟的两人美好世界,Mia听得热泪盈眶。一曲之后偕其体
面有钱的丈夫离开,不再继续听或跟Sebastian打招呼。如果两人各自实现理想却因事
业分手,那不该痛心无言啊,彼此祝贺事业有成才对。Mia到底实现了她的理想没有?
如果是放弃了理想成为花瓶拜金明星,五年前的那个契机那个夜晚岂不白费?

总之这个结尾有为赋新词强说愁、前后矛盾不自圆的毛病。还有两个吐槽:
作为高扬爵士的音乐剧,我没听到惊艳的爵士乐,只听到好莱坞歌舞片常见的热热闹闹
又有点俗气的歌舞音乐;
Emma Stone和《Passengers》里的Jennifer Lawrence一样过于卖弄性感,有违理想青
年之主旨。Ryan Gosling很不错,希望碰到好剧本。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79655.html



2017-05-09 08:54:45

主题: 《Les Miserables》音乐剧电影版
小时候看过《悲惨世界》的老电影,依稀记得把银烛台送给冉阿让的老神父纯善得令人
掉眼泪,诈骗勒索冉阿让的珂赛特养父母又恨得我咬牙切齿。中学一好友酷爱《悲惨世
界》连环画,于是我买来厚厚五册中译全本送给他当生日礼物。我先看,他后看,看完
齐叹真难看。后来在大学上世界文学课,《悲惨世界》是唯一引起全班大争论的小说:
正方说是浪漫主义,人物都那么极端和理想化;反方说是现实主义,因为书中动辄几十
页的对历史、战争、社会、道德的论述细致冗长——这正是当年让我和哥们头皮发炸的
东西。同窗切磋犹在耳,眨眼劳燕各分飞。告别中学、大学出国后,我又在伦敦看过一
次《Les Miserables》音乐剧。

以上是我和《悲惨世界》的往日因缘。昨天和小朋友们一起看五年前拍的音乐剧电影版
,依然深深为雨果笔下的强烈人性震动。尤感于并不淳朴善良的劳动人民。珂赛特养父
母这对人精还算个例。把芳汀从工厂赶走、使她沦为妓女最终死去的,正是嫉妒、揭发
、羞辱她的全体女工同胞;而当革命青年为“人民”浴血奋战、不敌政府军而撤退时,
昔日欢呼英雄的“人民”悄然把门窗紧紧关上,对绝望的敲门求救声充耳不闻。无论上
中下层人,自私终是本性,集体更是成倍扩大恶。革命又是如此混乱,理想主义的热血
青年和唯利是图的无耻小人并肩携手,善恶莫辨,而高尚注定活不过卑鄙。

不过雨果的悲惨世界充满悲悯,不仅有令人心寒的千丈黑渊,更有超越黑暗的万丈光明
。电影版的光明顶上站着男女两人:一是帅气的爱波宁(Eponine),甘愿舍弃爱与生命
来成全爱人。领导说伦敦的音乐剧里,当牵线搭桥的爱波宁在马利尤斯和珂赛特的恋曲
中低徊悲歌完毕,全场鸦雀无声,安静得只听到爱波宁的演员起伏的气息和轻叹。我记
不那么真切,不过电影中的爱波宁悲而不虐,哀而不伤,痴而不缠,敏而果敢,魅力远
超花瓶珂赛特。二是浪子回头的冉阿让,生于忧患,悟于劫难,大智大勇,幡然向善后
以清明的心智善待每一个人。他临终前的一句“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在他而言是那么自然真切,令听者全身心温暖;全剧就在这令人信
服的高潮中结束。

缺点是,音乐剧太不真实。米里艾主教引吭高歌几句,轻轻巧巧地就把银烛台送给了冉
阿让;冉阿让随即哭天抢地,立地成佛。巨大的道德力量和关键的人性突变缺乏铺垫,
显得轻飘和陈腐。之后芳汀和珂赛特的故事也有各种牵强矫饰。最大的神话是,冉阿让
一生几度创业,八年内从无名之辈崛起为一市之长,被识破后再次失踪、白手起家,九
年内又摇身变成腰缠万贯的慈善家。无论命运怎样把他打到谷底,他都能瞬间洗白、翻
转、反弹、冲高。与之相比,可怜的芳汀从女工,到流浪者、妓女、囚犯、病死,没有
片刻喘息和奋斗的机会。可以解释为芳汀的力场远逊于冉阿让;或者女性被压在社会底
层的底层,比男性更无翻身机会;或者作者要芳汀死,芳汀不得不死,否则冉阿让无法
得到珂赛特。无论是作者的刻意设计还是无意的社会写照,芳汀看得人十分郁闷。现在
打算把1958版的经典老片找出来跟娃复习:故事片比音乐剧更有真实感;尤其想重温老
神父送烛台那段。

最后说几个演员。我咋那么不喜欢大嘴Anne Hathaway呢?不好看,演技平,唱得单薄
。Russell Crowe演的沙威警长相当传神。英国小哥Eddie Redmayne在《Fantastic
Beasts》里的表演就很含蓄温暖;本片里的马利尤斯一样的一脸雀斑,微笑迷人。
Samantha Barks男装扮演爱波宁帅气冲天。最抢眼的则是张牙舞爪的珂赛特养母,她一
亮相,我和孩子一齐大叫:Bellatrix!Helena Bonham Carter演的乖戾女人总是可爱
得让人恨不起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79563.html



2017-05-02 17:36:33

主题: 《黄连厚朴》、中医和光绪之死
黄连和厚朴是两味家常的中药,黄连苦寒,厚朴苦温,两者都有泻的功能,药性却各有
不同。女作家叶广岑在她的著名短篇《黄连厚朴》里给中国男人们开了这两味恢复底气
和自信的药。女主角于莲舫在插队时与同村知青、清朝御医后代龚晓默相好并怀孕。龚
要求打胎,在私下打胎的过程中冷漠逃避。回城后两人虽然结婚,但于莲舫与当年帮她
打胎的另一知青张悦慢慢相投,约定各自离婚。于莲舫迅速与龚晓默摊牌离婚;张悦却
迟迟难向农村的老婆开口。龚晓默得知张悦即将升任卫生局副局长,写匿名信向卫生局
及张悦全家告发张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张悦急让于莲舫否认撇清。副局长终究没当上,
于莲舫也看透了“男人在特定环境中就会充分暴露他的本性”。而龚晓默的美国女朋友
也因此事与之分道扬镳。

撇开中国男性能力这个大命题不谈;我最好奇的是小说中多次引用的、既富有人情又神
乎其神的晚清御医医案是不是真的。作者说龚家的先祖龚廷贤是明代医林高手,著有《
寿世保元》等传世医书,十全大补汤的配方与用法也是龚家所创——这是真的。晚清御
医龚钟鹤——就是龚晓默的爷爷——留下了大量丰富多彩的诊病记录,包括诊病日的天
气、病人的穿着打扮、音容笑貌、语言行动、宫中活动……比如有一回,慈禧在储秀宫
听什不闲——这是莲花落的一种,最早是沿门托钵、要饭的唱的;后来加以锣鼓,成为
民间演唱形式;几度进宫演出。太后御览了“黄旗黄幌,万寿无疆”的什不闲拢子(曲
牌),不意着凉,恶寒发热。龚太医开了药性平和的葱豉汤,以解表通阳。但太后闻不
得葱味儿,又换了桂枝汤。可发汗太过,躺了三日不得起炕……

这条医案有鼻子有眼,不仅是中医,还是一部活灵活现的晚清宫廷和社会民俗史啊。

再看下一条龚老太医给光绪看病的医案,更是神奇地预测了光绪之死:
“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初六,申时三刻,予于仁寿殿为上请脉,其时太后亦在座,上之脉
象左尺脉沉迟,右关脉浮迟,脉十五次一停……”
据龚太医的儿子龚矩臣解释:
“左尺沉迟,肾已虚得厉害了,小便定为白浊,而且伴有耳聋虚鸣,右关浮迟乃胃寒虚
膨。这个皇上啊,先天肾水不足,后天脾胃失调,也是病人膏肓了,真难为了我父亲。
(于莲舫插话说这些症兆按西医的说法是肾小球肾炎,搁今天也是个难缠的症病。)脉
搏动十五次一停歇,说明胃气将尽,光绪死期当在半年之内,我父亲记录这点,可见已
料出大渐时限,只是讳于帝王尊严,不便直言罢了”。

光绪确实死于11月,果然在半年之内。于莲舫因此而怀疑慈禧毒死光绪的流行说法,认
为慈禧虽痛恨光绪搞的戊戌政变,将其软禁,但彼时的光绪已完全成了慈禧的掌中之物
。龚太医记录说帝后召见臣工时,光绪从不言语,慈禧命他说话才说“外间安静否?年
岁丰熟否”,只此二语。且“声极轻细,几如蝇蚁,非久习殆不可闻”。而慈禧对光绪
也颇有怜悯: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初六龚太医给光绪看病时,慈禧也在:
“太后亦在坐,将予之脉案索去细观,似有恸容,后太后劝勉皇帝鼓励精神,有顾恤之
意。并戒饬太监,以后帝来请安时,不可使久候于外,免他跪地迎送之礼。”
于莲舫因此认为以慈禧炙手可热的权势足可以驾驭这个病病歪歪的皇帝,何须毒害?

这篇小说发表于1997年。11年以后的光绪去世百年之际,央视、清史委员会、清西陵管
理处、北京公安局法医中心等联合验尸,发现光绪的衣领、头发、尸液均有高浓度的砒
霜,确定光绪因急性肠胃型砒霜中毒而亡。于莲舫的最后一条推理其实站不住脚:慈禧
活着时确实无需毒害光绪,但要翘辫子时生恐光绪掌权后对她鞭尸翻案,毒杀便不是不
可能了。

不过如果这些医案是真的,那么光绪在如狼似虎的年纪已经病入膏肓;如果中医确有脉
搏十五次一停歇即活不过半年的理论,那么即使没人下毒,光绪也死期已至。而小说里
龚太医的儿子龚矩臣初次与一位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中年总裁见面时,也神奇地预测
总裁将死于七日后夜间凌晨一时:
“此人表为夸夸其谈,动作夸张,实为心气盛而神有余,宜泻心火。号脉,却沉濡虚滑
,是肾来乘心,水克火,属大不治。观其色,面色虽赤,然额上发际起黑,至鼻梁,延
至两颧。这样的心病患者应死在肾对应的壬癸日,于时辰中,当是丑时,推算该是周日
凌晨二时至三时之间。这类病若戒酒色,少安毋躁,注意调养,黄连泻心汤加厚朴猛攻
,或许能有救,可惜人来时已人在心死,使医者无回天之力了。”

问一问懂中医和搞清史的朋友:
以上这些医疗记录——从光绪、慈禧到总裁——属于文学虚拟还是确有其事?中医确有
脉搏十五次一停歇即活不过半年的说法吗?能推算生死大限甚至精确到时辰吗?太神奇
了……


附《黄连厚朴》小说链接:
http://www.saohua.com/shuku/baihuajiang/mydoc015.htm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079139.html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