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201000000 ~ 20140301000000


2014-02-25 13:52:17

主题: 【奥斯卡】爱人为你穿鞋,情人为你脱鞋:《I am Love》(剧透)
http://fast.swide.com/wp-content/uploads/IAmLove2.jpg
 
第一次看小柯贴这幅意大利电影海报及剧情简介时没什么兴趣,豪门贵妇饥渴出轨、视
纵欲为自由的故事既俗且腻。年前又和小柯提到此片的主演Tilda Swinton,随后在图
书馆的推荐影碟架上看到,就借回来完成对小柯的许诺。看完很欣喜:我也能接受婚外
恋啦……
 
这个婚外恋故事的成功关键之一在于女人不轻浮。招蜂引蝶的女人出轨不稀奇;Emma却
是温和寡言的人。儿子比赛受挫、受到家族揶揄时,她抱以鼓励的目光;女儿突然转行
、受到家族冷遇时,她起身拥抱并肯定。她富有同情心,爱得不自私,不为个人或家庭
利益集团,用女儿的话说:“You’re the only one in the family who loves me as
 who I am.” 
 
影片没有小资地渲染她的孤独,只用了几次零碎又突然的闪回镜头,短促得令人无法确
定是否是她思念的俄罗斯故乡。但关于她的致命诱惑,镜头的描写是十足小资的:
http://1.bp.blogspot.com/_Y9eO_t0ZXcM/TDDL7W-h4PI/AAAAAAAAHAc/mreFLb5J-1U/s1600/i%2Bam%2Blove%2B5.jpg
那金黄灯光下的透明带血丝的虾分明是想表现性感,可我看了半天无动于衷;那蠕动的
唇舌、诱惑的音乐分明想表现情迷意乱,可我只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她被这道或许带有俄罗斯乡村风格的对虾俘获了,被每周四去农村种菜的年轻厨师俘获
了——他俩一共只说了三四句话。她冲动地找去农村——问个问题:她第一次遇到他、
以及去农村找他时,镜头都是俯拍,大头小身体的形象很变形,这是表达内心孤独还是
什么意思?
http://alabama.vaesite.net/__cache/a1354386653/journal/wp-content/uploads/2010/12/IAmLove.jpg
 
在农村“偶遇”后她去他家。他去小屋换衣,露出庄稼人强健的肌肉、黧黑的皮肤——
这分明是Lady Chatterley’s Lover嘛。镜头切换到正在爬山的她,愉快地眺望满山的
绿。然后镜头突然模糊,他走到她身后递上一颗葡萄,然后……What!我即使有所准备
仍不由瞠目结舌:他俩一句话都还没说!他怎么知道她愿意?!出轨真需要心有灵犀啊
,我要是他只觉得她热爱乡村,不会想到扑上去……我要是她一定一记耳光上去……
 
婚外恋的成功关键之二在于男人也不轻浮。厨师沉默寡言,只会用种菜和做菜表达他的
全部情感。他把她带进小木屋后无话可说,笨拙地替她脱鞋,脱衣,脱首饰。她也木然
站着不知所措,尴尬的站姿一点不美。直到被脱光了也不美,乳房下垂,皮肤松弛。可
正因为此,他们相爱的场面显得无比真实。后来在户外时导演调动花朵、蜜蜂、树叶、
爬虫以及小提琴来助兴,我倒没入戏。
 
然而那古希腊美少年般的儿子得知母亲的偷情后难以接受,推搡之间失足落水,头部受
撞而亡。葬礼上没有煽情的眼泪;迟迟才转身面对镜头的母亲毫无悲痛,而是满脸错愕
,冒雨疯跑,躲入一大理石教堂。尾随而至的丈夫替她穿上鞋,要带她回家——情人在
温热的小木屋里为她脱去木屐,丈夫则在冰冷的大教堂里给她穿上高跟鞋。随后,
她像所有欧洲电影女主角一样自剥道德外衣,向丈夫裸出真相。然后奔回家,换上旧衣
裤,在女儿含泪微笑的目光中离家出走。
 
在间接害死儿子后竟能转身私奔,而不是在毕生悔恨与缄默中埋葬真情;这像她出轨后
回家对镜埋脸、抬起头却是满脸笑容一样,伦理道德处处被扇了个巴掌。自由的转身,
道德的善终,你选择哪个?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4-02-23 19:37:41

主题: 咱们村的武术学校
娃儿们自从进了武术学校,尚武激情陡增。本地大学和中文学校的春节晚会上恰好都有
武术学校的表演,娃们看得如痴如醉。这个现场视频现在超越迪斯尼与电子游戏,成了
小弟弟的最爱。我也陪着他百看不厌,每次看都很振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FnYHGWBgFU
vhttp://www.youtube.com/v/zFnYHGWBgFU
我很喜欢开场时站在正中面对观众的那个女孩,眼睛小小,面无表情,出手如风,英姿
飒爽。穿蓝绸衣裤的是娃的武术老师,他们一看到他就乐坏了,姐姐说:“原来我们老
师是一只猴子!”弟弟指着倒立的老师大笑:“我看到他的肚脐眼了!”弟还喜欢三个
小男孩徒手格斗的那场,每次看到一娃以拳为匕首,往二娃的肚子乱捅,又抓住三娃的
头发往后一扯,并手如刀往脖子上一拉,就乐得咯咯直笑。男生好暴力……弟这个中文
差生,却把十八般武器背得滚瓜烂熟,每种武器出场时都喃喃自语:刀,剑,棍,双剑
……弟才初学,只练拳脚不练兵器;他不甘心地缠着我问能不能用树枝给他削一根棍子
……想起来我小时候的第一把剑是我妈单位里的叔叔用木头给我削的,让我倾心不已。
不过弟最着迷的还是三节棍、流星锤,总是无比佩服又惊奇不解地问:他们怎么能不砸
到自己?他要是练这个,一定把家里的灯泡一链子全砸了,这叫一个爽……

这些小孩只练了几年,虽不是什么高手,但一股英武气让人着实喜欢。贴给大家瞧一瞧
,尤其是版上的会家子。我这一阵经常和娃们对练格斗,自感眼手脚也比以前快一点…
…天行健,大家尚武不息!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Connecticut 版



2014-02-13 13:42:14

主题: 直见性命
以前看学中文的中小学生写的文章,总觉得好。前两天看到大学生写的文章,果然确然
更有水平。班里有华裔与非华裔两类学生,教了几十年的老师深有感慨:非华裔学生虽
然中文不流畅,但常常写的是个人的直接体验,最能打动人。华裔学生不知是因为教育
还是文化还是其他什么影响,容易写得一般化,没有个人的感受、特别的东西。有很多
壳(恸)。不如非华裔学生那样直接敞开心灵。所谓直见性命(惊)。

随后点评一位美国学生的作文。他写儿时的玩伴,给他们取了三个古怪的男人名字,却
称他们为妈妈。他从小没有父亲,心里渴望父亲,但从来叫不出口。这三个玩伴最后其
实是三个枕头。他为他们编排了63个家庭成员、四千多种人物关系,唯独没有爸爸。(
想起bos喜欢一些西方作家,也是因为他们一手遮天地开辟出规模宏大、细节逼真的虚
幻世界。)

从这篇故事,老师说起今年春晚登台的那位法裔魔术师朋友Yif。Yif的父亲以前是社科
院的,六四后携全家避难巴黎。因为身份敏感,少有社会交际。八岁的小Yif深感孤独
。不过自从上学之后,他每天回家都快快乐乐地向家人说起学校里的各种小朋友,包括
他们的身世、家庭,无不描述得巨细无遗,活灵活现。一个月后,忧心忡忡的母亲询问
同在巴黎避难的老师:是否该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原来所有的小朋友都是他的虚构。
(A Beautiful Mind)。老师说让他去吧,不要戳破,就让他在虚构中生活、在虚构的
世界里得到满足。学文学的老师便一直如此。(如果我是母亲,我无法释怀。)

怪不得他长大成了魔术师。

拜读了那位美国学生的作文,抄几段:
(开头)“从第一眼起,我一直认为Blungy是世上最帅的一个男子。他的面貌可爱,眼
睛辉煌闪耀(亮!),微笑让心脏变暖。虽然他毫无疑问是一个肥胖的孩子,但是他其
他的完美大大超过了他胖的难看。其实,我觉得他的肥胖让他变得更可爱。”
“……它的完美圆圆的、象牙白的闪亮的眼睛实际上是它枕套的塑料、死气沉沉的扁平
纽扣。”
(结尾)“……好像我生命中的空虚无意地调换到我的想象世界。我不知道怎么创造一
个爸爸,不知道爸爸做什么,只知道妈妈。”
文章里还有一个词:“虚枕世界”。我仿佛看见一个金光灿烂的黄粱梦。

如果问中国有什么直见性命的作家,你会说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4-02-11 16:24:28

主题: 天堂户口簿
每到月初,我会收到一份长长的上个月的逝者名单。我的工作是把他们从生者的数据库
里找出来,打上去世的记号,填上去世的日子,删除家庭住址与电邮帐号(这些会自动
保存到历史记录中);再从网上找到逝者的讣告,PDF存档。刚开始做时心有点沉重,
想着每个名字背后的一个个不再活生生的人。过一阵就适应了,不再自作多情。搜索数
据库要用逝者的姓,我渐渐对形形色色的有趣的姓产生了兴趣。姓Goodman、Richman、
还有Goodrich的多吉利。姓Poorman、Badman的会不会在心理和命运上受到影响?有姓
Superior,还没见过Inferior。Leisure, Riddle, Savage,Shoemaker姓得轻松愉快。
Love甜美,Sorrow沉静。有一次看到一个头衔是Very Rev.,他比一般的Rev.
怎么very?最头疼的是遇到这样的名字:John Smith, John Jones, William Williams
……这些重名或重姓的太多,要一个个核对数据库里的个人信息才能确认究竟是谁;
讣告也要小心,别张冠李戴。

每个去世的人都有讣告,在报纸和网上。钱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访问美国,发现这里的
报纸多地方琐事,少全国性新闻,更少世界性,往往只在分类栏的后幅有余地时羼入一
两条。钱穆推理美国人对外围世界没大兴趣,庶几类似各人自扫门前雪。我刚来时也有
同感,尤其看到整版整版的去世乡民的讣告,这些无名人氏的讣告会有人看吗?自打做
了这份工作,我想这是西式的对每个个体的尊重?讣告中常常写有逝者做过的社区服务
工作、对社区的作用和影响。他们是不是常扫自己和邻居门前的雪,世界的雪就顾不上
了?

这个月却碰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有一位逝者,找不到讣告。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
,一时间失了依靠,又不信,百般搜索。有好几个同名同姓的讣告,其中有个小孩头像
的讣告还很动人:“Riding around on puff /Finding the other side of the 
rainbow /You will be in our hearts forever.”可他们的死亡日期都不对。我打开
数据库的个人信息栏,想找更多线索。我的这位逝者出生于1922年,二战时参加空军,
后来数次给中国捐款,累计近万元。陌生的老人一下子变得很亲切。他是12月2日去世
的,系统收到通知的日期是1月15日。或许讣告有延迟?或许家人尚未举行葬礼,举行
后再发讣告?应该每个人都有讣告吧?会有人没有吗?

这几天继续寻寻觅觅,把名字记得很熟。老人家,我等你……



——孟婆,美国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4-02-10 13:26:27

主题: 雪莱
中文课文里有一句“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了”。这句化用英国浪漫诗人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是他的长篇诗《西风颂》(Ode to the West Wind)的结句。我给小朋友打印了原诗和查良铮的译文,指着黑板上的“雪莱”问:“谁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念?”

小朋友们可爱认生字了。一个小男孩高高举起手:
“我知道!雪菜!”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4-02-03 19:02:54

主题: 小孩的钢琴recital
上周末的钢琴recital正逢中国新年,班里所有的中国妈妈的颜色都是红、黑、白。这个近百人的私人钢琴班,中国孩子占了一半。

平时很少听古典音乐,每次听孩子们的recital总有惊喜发现。小孩演奏的曲子虽短,不超过两三分钟,但大都是名曲;近百首争奇斗妍的名曲中再有几首脱颖而出,让我刮耳相听,不知道是什么缘分。

第一位有缘人叫Friedrich Burgmuller, 网上说是1806-1874年的德国音乐家,好像不很出名。他有两首曲子很吸引我,一首是Arabesqu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REB2y9ow_s
vhttp://www.youtube.com/v/aREB2y9ow_s
另一首“Restlessness”标题很现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jC58q60bJA
vhttp://www.youtube.com/v/TjC58q60bJA

第二位是William Gillock,当代美国钢琴家与作曲家,93年去世。这首“Little Flower Girl of Paris”非常耳熟,真像俄罗斯音乐——我好几次把巴黎的手风琴搞成俄罗斯的手风琴,这首曲子是不是也像手风琴乐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hweJL_g9sE
vhttp://www.youtube.com/v/OhweJL_g9sE

第三位更名不见经传,Carolyn C. Setliff查为Little Rock, AR的钢琴老师和作曲、编曲人。这首Rhapsody Royale开篇很震动我,是否都是4、7这些不稳定音组成的和弦?这叫小和弦吗?感觉很不安宁。后面倒挺抒情。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4ZLadtrDRY
vhttp://www.youtube.com/v/24ZLadtrDRY

最后一位是肖邦,从华尔兹到马祖卡,一般的清澈。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Connecticut 版



2012-08-26 16:10:25

主题: 杨绛写杨必
看完杨绛的小说《洗澡》,里面的女主角叫姚宓,名字很像杨绛的八妹杨必。上网一找
,杨绛写过一篇《记杨必》:
http://book.28833.com/2003new/da/y/yangjiang/000/037.htm
篇幅不长,很生动。比如说杨必小时候不肯洗脸,连声喊“逃逃逃逃逃”,“两脚急促
地逃跑,总被妈妈捉住”。文革中一觉睡去,没再醒来。“这回她没给捉住,干净利索
地跑了”。我想起来读过此文,这个“逃逃逃逃逃”很有印象。

杨绛写家人,总是很完美。杨必要强,翻译《名利场》极刻苦,终至累垮;完稿后“一
个字都不改”,虽是无力以继,却也是十分的自信。她笔名“心一”,可见用心之专;
但自己的作品“一篇也没留,全扔了”,又见其洒脱淡然。她有学问但不学究,相反还
很时髦,结交贵妇人(杨绛自云简朴,但看她早年和钱钟书在牛津的合影,画眉入鬓,
衣着也很入时);钱钟书说她最vain,她也呵呵笑承。宽以待人、严于律己,境界至高。

我知道杨必翻译《名利场》,却不知道她是复旦大学的教授。真是有眼不识祖师婆
。奇怪的是,从未在复旦名人传里见过她,也没听复旦老师提起过。照说她从52年院系
调整至复旦,到68年去世,在校时间不短。连杨绛也只字未提她如何当老师。杨绛写家
人,和她写别人相反,从来不惜溢美之辞。比如写女儿钱瑗当老师,就极言她备受师生
爱戴。或许杨必体弱,不太上课?和师生接触少?有机会要问问复旦的老前辈。

钱钟书说杨必vain,倒正应了杨必翻译的《名利场》(Vanity Fair)的书名,有趣。
我家里人曾嘲笑我八九岁时,坐在老藤椅上一本正经地看《名利场》。小时候没人管,
纯粹是瞎看。现在后悔有的书看得太早——《名利场》大概当识字本了;德莱塞的《珍
妮姑娘》、《嘉莉妹妹》等,既看不懂,又讨厌当时老式的印刷体(比如人名、地名都
有下划线),以至于长大以后,一直看不进德莱塞、辛克莱ּ路易斯这些控诉早
期资本主义罪恶的作家。也可能是他们和社会主义文学太相似。

反观杨绛杨必这样的书香世家,从小听唱Tennyson的《摇篮曲》,稍后又背《蜀道难》
,看元曲故事。从诗、词、曲入门文学,节奏、音韵这些基本功打得扎实,无怪乎杨绛
杨必的文字都炉火纯青。《记杨必》一文的开头说:
“(杨必)小时候,和我年龄差距很大。她渐渐长大,就和我一般儿大。后来竟颠倒了
长幼,阿必抢先做了古人。”
我也有妹,以前也把她当小孩训斥。直到她最近怀孕又流产,我也觉得她不仅和我“一
般儿大”,并且“颠倒了长幼”,比我经历得更多。杨绛文笔从来含蓄节制,言简意远
,让人想起一句英谚:Still waters run deep.

回到开头,《洗澡》中的姚宓,的确颇有杨必的影子。不仅是因为她俩都终身未婚。杨
绛写姚宓“眼神很静,像清湛的潭水”。写杨必开头就是“性情平和,很安静”;结尾
死时,更是“脸上非常非常平静”。这两人的“静”,让我想起平时看老照片,常有这
种感觉:似乎早些年代的人,脸上都有一种宁静。现在人的脸,似乎总有点浮躁。

借问校友,是否知道杨必先生在校的一二事?

2009/4/19
http://74.53.4.74/article/FDU/31179605.html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