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1201000000 ~ 20130101000000


2012-12-26 21:09:23

主题: 【圣诞活动】孩子知不知道Santa的真相
和美国同事吃饭聊圣诞,才知道他们非常重视孩子写给Santa的信,想方设法满足孩子
的圣诞许愿。老板的儿子告诉Santa想要一个skateboard,还给妹妹要一个——五岁的
孩子已经会替兄弟姐妹着想了。skateboard容易买;让老板头疼的是女儿想要一根
magic wand,必须有真正的magic。老板遍寻不得。同事出主意说纽约时代广场旁边的
Disney Store有一种magic wand,用它朝店里的一面大镜子一挥,镜子里就飞出一个小
仙女,对孩子说一句all your dreams will come true。老板一听大喜,谢谢同事帮他
解决一大难题。

我一下子觉得美国人对小孩真是尊重。我们小孩逛商店看什么都想要,欲望无止境;我
就只挑我觉得对他们有用的东西买,或者什么都不买。我小时候家里没闲钱买小孩东西
,习惯了愿望得不到满足;有愿望也不会跟大人说,从小很自我克制。其实每年满足一
次小孩的愿望,小孩会非常高兴,也更有自信。看美国同事们回忆小时候的圣诞礼物都
喜笑颜开,充满快乐。

我问他们小时候是不是真的觉得是圣诞老人送来的礼物。他们说是。八九岁开始知道
Santa的真相。有个女同事说不记得自己知不知道,好像听说过,但前听后忘记。礼物
是最重要的;Santa是谁她不在乎。我家孩子似乎也这样,有时好像知道,但每次给
Santa写信时又很认真,盼望得很热切。小孩对真假、是非、道德等大多没有清晰的意
识,长大读书后才变得界限分明起来。看似懂事理了,其实不少是成人的成见。

受了同事的感染,我也去偷偷看了孩子写给Santa的信。周末去商店看到一种蹦床
racecar,会从跑道掉到蹦床、再翻个跟斗跳上对面的跑道。虽然不太符合孩子想要的
最大的racecar,但更新鲜。果然,孩子激动地组装、实验,调整蹦床和两个跑道的距
离,终于让两个racecars连续成功翻跃。我也玩得起劲,赞叹现在的玩具有创意。孩子
高兴得几次跑过来拥抱,自己的愿望成真和其他礼物毕竟不同。还有,他们果然一点不
关心是不是Santa送来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Zhejiang 版



2012-12-19 23:56:55

主题: 爱的力量——宫崎骏之《Kiki's Delivery Service》
宫崎骏这个动画片的中译名是《魔女宅急便》——这是什么日语假名还是港台中文?听
着像急着上卫生间一样……我看的是英文版,还是用这个英文片名更顺眼些。

和宫崎骏的其他动画一样,这个电影也是讲孩子的孤独心理,面对陌生世界的迷茫和失
落——宫崎骏的动画片之所以风靡一时,是不是因为这种基调特别投合现代人的心态。
影片中的Kiki是个将满13岁的见习小女巫,按行规单独去一个陌生城市驻守行巫一年。
从小在乡野长大的Kiki完全不适应大城市,被林立的高楼建筑东碰西撞而迫降,过马路
不看车辆差点撞死,城市的人对她冷漠又轻慢。小女孩处处受挫,顿感身处异乡的孤单
无助和凄凉。

不过Kiki是个积极乐观的孩子,她迅速发现她的飞行特长可以用作速递服务,替人救急
送物。她为自己能帮助别人、对别人有用而高兴,找到了安身立足之处,并和一个热爱
飞行、自做飞行器带她一起飞的男孩成为好朋友。他们一起努力而成功地飞翔起来的那
一刻是那么美好、自由,两人的心意如此相通,让人想起宫崎骏的另一部电影《哈尔的
移动城堡》,哈尔带着苏菲为逃避荒野女巫的追捕飞向闹市高空,他们的爱情也飞升到
一个自由而灵犀相通的境界。13岁的Kiki和小男孩还没有那么庄重正式的爱情,不过
Kiki很在意在他面前打扮自己,看到他和别的女孩一起说笑就很受伤,应该算是朦胧清
纯的初恋吧。

Kiki的飞行能力正是在恋情/友情受挫的时候丧失的:别的女孩打扮得花枝招展,她却
只能穿女巫的黑色筒裙制服,已经心理失衡、自惭形秽;唯一亲密的男孩又被那些女孩
叫去,和她们一起说笑一起玩,比她更有共同语言。她刚刚在这个陌生地方建立起来的
自信顿时垮掉,陷入极度的自卑和灰心,以至于连女巫的飞行本能都丧失了,再也不会
飞了。

Kiki和《哈尔的移动城堡》里的苏菲,是一正一反两个例子,证明爱情的力量:苏菲生
来自卑,自卑使她变成一个老太太。但哈尔的坚定不移的爱给了她信心,她和哈尔在一
起时产生超出个人的勇气和力量,她的容貌也变回年轻。而Kiki则是反证爱情失去后的
毁灭力:爱是极具侵入性的,是侵占你的整体的;失去爱时不仅是失去原先没有的、后
来添加进来的那份爱,而且连同原先所有的自信、能力、本能都会被一并夺走,整个人
都被掏空。此时唯恨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当初如果不曾相遇,至少还能保留原先的自
己。这里的爱情也可替换为友情:至交的决裂也和爱人的背弃一样具有灭顶的效果。

Kiki是通过找回她的爱来找回自信和自我的。她和女画家朋友聊天,画家以专业口吻断
定Kiki很美,一点不丑,给了她一点安慰。画家说自己热爱画画,就像Kiki热爱飞翔一
样,是一种发自本能的精神(spirit)。她也一度丧失信心,无法作画。她安慰Kiki不
要着急,放松,trust your spirit,等待你的灵感出现,就能恢复本能,重回天空。
而Kiki的灵感正是对男孩的爱:当男孩被失控的飞行船带到半空、生死系于一线时,
Kiki心里一急,立刻又会飞了。经过一番惊险,终于救了男孩的命,从而牢牢巩固了两
人的感情维系;围观人群热烈欢呼,Kiki同时迅速建立起群众基础。她从此在这个城市
站稳了脚跟,找回了爱和自信。

整个故事很简单,感情处理也轻盈,Kiki毕竟只是个13岁的小女孩,不像《哈尔的移动
城堡》里的苏菲爱得那么明确热烈。故事主线之外,我最喜欢的是Kiki的女房东和女画
家朋友的笑,她俩都是咧嘴、仰头,毫无顾忌、自然放肆地大笑很长一阵。能这么笑的
人,心地一定很宽;听到这样的笑,再紧张的心也会放松。


后记:又想起sasa和ifulemitbbs在我家一起看《My Neighbor Totoro》(龙猫)时,
sasa说宫崎骏的所有电影都是一个主旨,就是人和自然的和谐。ifulemitbbs连连称是
。可我看到现在,怎么看到的都是孤独?当然最终是克服孤独,找到爱和自信。或许这
个结局就是sasa说的人与自然、与他人、与万物的和谐统一?那么这些故事就都是寻找
的过程,寻找和谐统一,寻找人的安身立命之处。

2010/12/16



2012-12-13 23:48:56

主题: 【何去何从】记廖仲恺后代的一次讲座
上周预告廖仲恺侄孙、廖承志侄子廖子光来做关于习近平与中国贫富分化现状的讲座。今天去听了,廖子光满头华发,精神奕奕,容貌端正可喜:
http://img.jrjimg.cn/2010/09/20100915225406657.jpg

说话好像很反主流。首先说中国五四时期输入西方的民主、自由观念,以为民主可以致富、强大;殊不知democracy is the result of economic prosperity, not the cause. If you want fast economic development, you cannot afford democracy. 这两句倒是有不少听众点头。Q&A时有学生问中国现在有没有economically developed enough to afford democracy? if not, when? 他反问中国历史上有没有democracy?听众沉重地摇头。他说那就是了,民主是个很近代的观念,历史上只有古希腊在小范围的城邦实现过,和现在的所谓民主大不一样;现在只不过是借用那个民主的说法,pretending to be democratic. 民主自由当然好,他自己很享受美国的自由,但原因是他已经reasonably rich ——他是纽约一家hedge fund的头,并常给Asia Times撰稿。接着说了句耸人听闻的话:The way to be rich in the US is to be anti-democratic. 说他和Steve Jobs吃饭时Jobs也说the democratic system is ruining this country. 听众颇有摇头者,可惜时间太短,他也说不充分,别人也无法争论。

关于习近平没怎么说,因为从孙中山、毛泽东说到邓小平,没时间了。他肯定毛泽东的统一功绩,说没有毛泽东,the Chinese wouldn't be a nation. They'd be everywhere, like the Arabs, but not a unified nation. 又说是毛泽东让邓小平回到中央的——的确如此吗?政治家都是聪明人,但权力集中到一两个聪明人手里就会变得很可怕——这还符合主流观点;他希望中国的利益组织互相妥协、权力平衡。但接着的观点又很非主流:邓小平的开放政策他认为是unsustainable in every aspect,缺陷太多;之后的政策步步皆错。如果习近平沿袭开放政策,he won't last more than 5 years. 讲座拖的时间太长,我没听完就有事离开了,没来得及问他觉得应该实行什么政策。我也不熟悉这些政治概念,不知道他前面说的democracy和后面这个怎么联系。他好像比较反对美国式的民主?觉得邓小平走的是这条路?他想实行的是真正意义的社会主义?真正意义的社会主义应该是啥样的啊……

他说话并不学术严肃,闲聊颇有趣,在他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上交游广,八卦多,不时说和这个名人认识、和那个名人吃饭,可惜我都不认识。就是这些观点听着好像不太靠谱;我也不懂,姑存其说,期待指正。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Zhejiang 版



2012-12-10 11:22:22

主题: 【征文】宫崎骏的《天空之城》:强大而模糊的爱
宫崎骏的《天空之城》(Castle in the Sky)和另一部《风之谷》(Nausicaä of the Valley of the Wind)片名相似,对至高之爱的强烈歌颂也相似;看的时候都很感动,但不知怎么两三天后都记不清情节了。《风之谷》里的女孩舍生救小王虫、用爱化解一切仇恨等场景令人心弦相应,强烈感染,但情节的发展和推进似乎不是很有必然性,关联似乎松弛。《天空之城》的故事性好像更弱,模糊而不实在,叙事完全淹没在强大的爱的精神力量之下。看完虽然激动,却无从写起;影片已完全说尽。

有些零碎的感想片段:片中横行天下的空中海盗一家,与宫崎骏的另一动画人物“红猪”相似,翱翔蓝天的人都有自由不羁的灵魂。空中城堡也像美国动画片《Up》里的空中瀑布,都是前人遗下的照片里的世外仙境。天空之城是爱的理想王国,环绕着鲜花、音乐和透明无阻隔的墙壁。女孩和男孩找到天空之城时躺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开怀大笑,让我想起以前写和Karoun灌水无间,如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的两小无猜。公主女孩拥有的通往城堡的指路宝石是美德(virtue)的外化,让人有这样的联想:冥冥之中有一种最高的生命智慧,与之相共鸣的人就像掌握永生的秘密,都能在天空之城得到永恒。他们之间也心领神会,古往今来不分年代,精神畅通无碍。

同样打动人心的是与爱相对应的毁灭。公主从小背诵奶奶教的各种咒语,其中毁灭空中城堡的咒语最具破坏性,严禁使用;但奶奶说,为了不让魔力被坏人利用,必须学会这句咒语。万物相对,最高最包容一切的爱会在瞬间转变为最邪恶的力量。《幽灵公主》(Princess Mononoke)里的森林之神也是这样,这头《九色鹿》一般的神鹿养育、保护自然界的一切生命;当它被射掉脑袋后,却变成黑色汹涌、弥漫天地、吞噬一切生灵的毁灭之神。最高的爱神竟也会被伤害,最强大的正能量转眼蜕变成最强大的反面力量,直是惊心动魄。《天空之城》里的公主为了不让坏人利用城堡的神力,催动了毁灭城堡的咒语——耐人寻味的是,这是所有咒语中最短的一条。就像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里写的,千百代人辛苦积累的文明可以在瞬间毁于一旦,理性抵挡不住野蛮。毁灭城堡相当于毁灭爱和生命,是为悲壮感人的自杀。不过公主和小男孩并没有死,就像《风之谷》里舍生救人的公主也死不成一样,童话总让正面主角复活,增添积极乐观的亮色。

《天空之城》的配乐听过无数次,真正在电影里听倒不太有感触了。至今最喜欢的宫崎骏配乐还是《龙猫》(Totoro)里的《风之甬道》,如以前一位网友的形容,瑰丽如镀金,纯真如童年,恬静神秘如世外桃源。

最后说说弟弟的笑话。影片里的空中海盗一家奉母亲为首领,她大块吃生肉,专制狠辣(后来表现出多愁善感的善良内心);弟弟看呆了,喃喃道:She’s even tougher than my mom…前几天我们去图书馆借DVD,他乐颠颠地举着一个DVD朝我跑来,说I’ve got your favourite DVD! 我都不知道我的favorite DVD 是什么,他满怀自信地说I’m sure you’ll like it。接过来一看,封面是个怒发冲冠、昂首咆哮的狮子……标题是《Born Free》……


补记:昨天看的那个从小被领养、长大放归肯尼亚的狮子Christian的纪录片,里面正好提到《Born Free》,讲的是专门从事wildlife conservation的George Adamson从领养到放养狮子的真事。他的工作极有争议,尤其有过事故,一头放归自然的狮子回到驻地咬死一个饲养员,狮子也被枪杀,很悲惨。Adamson最后也是被当地歹徒枪杀,他妻子也被当地人谋杀。等看完《Born Free》后再来做汇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2-12-07 12:24:08

主题: 见到容闳的后代,还有廖仲恺的后代
版上聊过好几次容闳,中国近代第一个留美学生,耶鲁毕业,墓地在Hartford。有个合
集、照片帖在这里: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Connecticut/31191845.html
对了帖子里说“他的画像悬挂在耶鲁校园,与同样毕业于该校的布什、克林顿等政界名人肖像并排一起受学生瞻仰”——好像没有吧?只有Stirling Library进门左首有个容闳塑像;网上找不到图片,下次我去拍个照补上来。

昨天有人去听耶鲁关于中日关系的讲座吗?在那里遇到容闳的后代容应萸女士,容闳是
她祖父的堂哥。她说容闳这一支家丁不兴旺,只有一个孙子,现在新加坡;曾孙可能在
上海做生意。她祖父则生了十一个子女,后代众多,遍布各地。她本人在日本东京的亚
细亚大学社会学系做教授,现在耶鲁历史系访问一年,研究的课题是十九世纪中日两国
的留美学生的关系及和美国的关系。容闳是1847年留美的。容应萸教授说19世纪留学美
国的中日学生很多都是为了学习现代化,自强本国;但奇怪的是中日学生之间没有任何
交往。我瞎想一下,在70年代之前,中日都闭关锁国,互相没什么来往。1868年日本开
始明治维新,1871年和清朝签订友好通商协约,开始交往。但1872年就强占琉球岛,1874
年入侵台湾。虽然没打起来,但关系总是紧张的吧;90年代以后就更完蛋了。应该请容
应萸教授也做一个中日关系的讲座,这个话题一向热门。对了,容闳是广东珠海人,容
应萸女士个子也不高,很有两广人的特征。

廖仲恺后代下周四做讲座:廖子光(Henry C.K. Liu),廖承志的侄子、廖仲恺的侄孙
,出生于香港(容应萸好像也在香港长大,名人之后很多都跑到香港去了),哈佛建筑
与城市设计专业本科毕业,现为驻纽约某投资公司的头,经常给亚洲时代杂志撰稿,在
中美大学做兼职教授,是活跃的政治经济评论人。下周四的讲座话题是习近平与中国贫
富不均现状的出路:

China’s Transformation, Part II:
Xi Jinping and the Future of Wealth Inequality

Henry C.K. Liu

Thursday, December 13, 2012
4:30-6:00PM
442 Temple Street, New Haven

Please RSVP by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2 to [email protected] or 203-
432-0884. Limited seating available. Refreshments will be served.

附上海报,有更多介绍。有谁去听的话回来也写点八卦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Connecticut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