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701000000 ~ 20100801000000


2010-07-12 12:39:21

主题: 推荐一个西方文学史书单
版上前一阵在推荐书单,我来凑兴推荐一个长的。

我在国内读大学时上过好几回文学史的课,感觉总是泛泛,除了记住一些作家作品的名字和人云亦云的评论,具体作品读得少,没感觉。而且国内教材都有强烈甚至偏颇的政治意识形态。印象最深的两例,一是狄更斯的《双城记》,国内选本截取农家姐弟被贵族迫害致死的片段,颂扬作者的无产阶级革命情怀。后来我读全本才发现姐弟俩的妹妹长大后成了法国大革命中的暴民首领,对贵族充满刻骨仇恨,无论善恶,必杀之而后快。这种以暴易暴、冤冤相报、扭曲人性的革命,完全不是狄更斯要赞美的。另一例是把爱尔兰诗人叶芝介绍成革命诗人,歌颂他和女革命家Maud Gonne的革命爱情。事实上叶芝完全是因为爱美人才爱屋及乌地短暂革命了一下,而且马上失去兴趣,对革命从敬畏到冷淡甚至反对,十足一个反革命。不知道现在的国内教材是否仍这样断章取义地歪曲作家作品来迎合政治正确标准。

最后给我打开文学之门的是一个美国老师的文学史课,全部是作品阅读,而每一部经典作品又足以代表它那个时代,所以读后不仅对作品有切身体会,也大致掌握整个文学史的发展脉络。有个老师说,读文学要先熟悉文学史,搭好一个思想框架,然后再往一格格书架上填具体作品。不然读得再多仍零散不成系统,容易忘记。但熟悉文学史又离不开具体作品;我觉得外教那样精读经典、从作品掌握史的方式最有效。

以下是书单:

1. 圣经旧约
西方文学有两个源头:一是以古希腊文学为代表,描述众生百态的多样性,即人文性,是为“多”;另一个以圣经为代表,在“多”的基础上力求社会、宗教等方面的统一性,是为“一”。好的经典作品必然是“一”与“多”的结合。比如旧约虽是“一”的代表,但也充满人性(多样性)的反叛和斗争。故事生动,语言简单、质朴、有力,是初民文学的楷范(新约以歌颂耶稣为主,对教徒更重要,文学性则不如旧约)。尤其推荐创世记、约伯记、传道书、所罗门之歌等章节——最后这个老师说是色情作品,哈哈。

2. 荷马史诗
和古希腊戏剧一样,是西方文学人文性的“多”的源头,Iliad和Odyssey都突出个人英雄主义,但也强调天时神和的统一性,即“一”,可见这两大源头互相制约又结合。

3. 古希腊戏剧
其实非常现代,凶杀、色情、通奸、乱伦,所有现代剧的因素古希腊戏剧都有,而且更极端惨暴;所有现代人的感情古希腊人都有,而且更纯粹强烈——都说古希腊人是最敏感的民族,所以创造出最辉煌的文学。这些戏剧都比较短,容易读。我最喜欢Aeschylus的Agamemnon(阿伽门农)、Sophocles的Oedipus(俄狄浦斯)和Euripides的Medea(美狄亚)。

4. Virgil’s The Aeneid
古罗马最杰出的诗人写的最杰出的也是最后一部史诗,以后的文明社会再也出不了史诗了。Aeneas不再是古希腊式的个人英雄,而上升为建立统一帝国的社会英雄。但统一性并不抹杀个人性,全篇最动人的地方是Aeneas和女王Dido为了江山而牺牲个人的爱情悲剧,所以这又是人文性和社会性相结合的典范。因为这个故事,我后来第一次听说Dido这个歌手时就特别留意,她的声线的确哀婉如殉情自焚的女王——要是Dido翻唱叶倩文的《焚心以火》多好。

5. Augustine’s Confessions
古罗马后期基督教成为国教,Augustine的这部忏悔录是把宗教和人性结合得最好的一部作品。我现在只记得两句:”so small a child and so great a sinner”,和他说自己入教之前是”a cauldron of burning desires”,有了信仰才得到心灵的宁静。老师说cauldron就是上海博物馆那个鼎的外观造型。Augustine对人性非常悲观,但又充满宗教的悲悯(divine mercy),这种温和、同情的基调才使它成为文学,而不只是宗教政治宣传。

6. Dante’s Divine Comedy
这是意大利语言的奠基作,就像Chaucer的Canterbury Tales是中古英语的奠基作一样,这以前的知识分子都不敢用母语(等于方言)写作,只用拉丁语。我们没学英语的Chaucer,而学了意大利语的但丁,大概是因为他更符合西方文学那种个人和社会相结合的传统,既强调宗教的归化,又极富人性,完全没有古板的说教。就像The Aeneid中最感人的是Aeneas和Dido的爱情悲剧,《神曲》中最美的一段也是地狱篇里Francesca和Paolo因为相爱偷情而被杀的千古悲剧。情之误人,使他们同入地狱;但情之动人,连Dante听后都晕死过去。没有这种情,文学就不成其为文学;但没有更高的宗教或社会的统摄力量,任情恣意放纵,也不是好文学——从Virgil、Augustine到但丁都如是说。

7. Milton
我们另外有莎士比亚课,所以外教没教莎士比亚而选择Milton。Milton的失乐园、复乐园可能也更符合西方“一”与“多”结合的宗教人文传统(Christian humanism),既忠于宗教,又保持人性。这两篇我其实没印象了;我记得他失明以后的悼念之作《梦亡妻》,堪比苏东坡之《江城子》,归有光之《项脊轩志》,Eric Clapton之《Tears in Heaven》。

8. W. B. Yeats
以上的古典文学是一学期学完的;第二学期上现代文学,一共只有三位:Yeats, Eliot, Pound, 其中Yeats是重点。很多人认为他是现代文学中最优秀的诗人。他风格多样,田园、古典、神秘、民族、革命、反革命样样都有;尤其对爱尔兰革命反思的诗非常准确地抓住动荡的现代社会心态:Things fall apart; the Center cannot hold. 这个Center可以理解为西方文化中的“一”,是社会、宗教的精神中心,没有这个统摄,各种人性乃至兽性泛滥,一切分崩离析。

9. T. S. Eliot
Eliot诗性比Yeats差,哲学和理论性比Yeats强,作品中典故、隐喻、象征极多。看他的作品最好先读古希腊作品、圣经、但丁、叶芝,还有他的Tradition and Individual Talents等文学理论文章,就能理解他怎样在传统和现代、个人和社会、“一”和“多”之间调和。

10. Ezra Pound
我们上到Pound时只剩两节课,草草学了一点他臆测中国象形字含义的《The Cantos》(诗章),别的没学。所以Pound对我差不多是空白,写在这里希望有识之士来补充。这些课都是十多年前学的,有错误失忆之处也望指正。

最后推荐一本囊括以上所有作品之精华片段的文集:Norton Anthology of World Masterpieces. 名著选读本有很多,我喜欢Norton是因为它不仅选得好,而且每部作品前都有简短精辟的评论,对初学者尤其有指导作用。读节选本还可以节约时间,不用皓首就能差不多穷经——我们学了一年的课程,每周两次课。如果谁能每天读一点Norton,是我们上课进度的三倍,就能四个月学完英美文学史,何乐而不为……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