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501000000 ~ 20100601000000


2010-05-03 20:07:03

主题: 中文系
前几天读了一个关于中文系的小说,不由想起我们大学的中文系。军训时我们系和中文
系分在一个队,所以混得较熟。

某哲学系教授在课堂上大骂学生说,八十年代这里是全校考分最高、精英最荟萃之地;
九十年代却是考分最低、从别的系调剂过来的庸众。这话很伤人,却也不是随便捏造。
当时的中文系,也有点像哲学系,灰灰的,颓颓的。不过不乏星星点点的金光闪烁。

中文系,出才子,出诗人。我有幸近距离接触过四个。一个是兰州人,家在诗意的一条
船儿巷,这个名字使得在兰州火车站抢劫我们的哥们都放下手中菜刀,津津有味地讲解
起巷名的由来。可见文学的力量。另一个是西宁人。暑假里我们一行六人杀到他家,他
英勇地包吃包住,九口人(连同他和父母)在一室一厅挤了三晚。毕业后兰州诗人进报
社当编辑,西宁才子读研留校,是中文系学生最顺理成章的两条出路。

一起杀到西宁的六人中又有俩中文系。一个是蒋介石的老乡奉化人。当我们面对浩瀚的
青海湖大呼小叫时,他平静地说这和我家后院的那口小潭子差不多。他瘦小的身影在我
们眼中顿时高大起来。然而他请我们去他家乡的承诺却一直未实现,因为不久他开了个
书店,以他的眼光,书皆一流;以他的才干,门面越做越大,直到占据文汇报的半个版
面做报道。我们的联系也渐少至无。同学往视之,说泯然商人矣。

第四个最是诗人,就是那种写花可以尖叫、种子充满欲望的充满通感的人,哎呀我学不
来,反正觉得他很神秘很敬而远之,玩起来才发现他很纯真。我们尽欺负他,气得他出
走龙羊峡。我们在雄伟的山顶声声呼唤,而后在山腰的悬崖峭壁间发现他渺小的腾跃身
影。会合时我们对他刮目相看,夸他胆大,他却一屁股摔在地上,面无人色地说吓死我
了吓死我了,尽显率真之英雄本色。回程的长途汽车满座,他和我们系一个童花头娃娃
脸的女孩,各撕半边报纸垫在屁股下,并肩坐在车门口的台阶上,那相亲相爱同甘共苦
的办家家模样,深刻我心。然而毕业宣告纯真年代的结束。诗人在日报报社当了编辑,
还不是副刊,是新闻版。后来竟成了副主任。后来竟娶妻生子。英俊少年,不复存在。

以上皆男生。和中文系女生好像没一起玩过,只记得她们常常浓妆艳抹出现在留学生楼
前,做中文家教。不过脂粉不掩巾帼。大三暑假里,三批中文系女生前赴后继去西藏,
最后一批只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中文系男生去过西藏。最后那个独行的女生拍照还特好
,布达拉宫不拍全景,只拍一个金柱一只鸟,一堵墙角一扇窗,很有味道。后来听拉萨
八角街修相机的师傅说,很多女孩单身走西藏,甚至在通往阿里的路上邀请她们搭车,
她们都拒绝,宁可背着沉重的行囊,走在无人甚至无路的路上。这之后我再看到巴荒的
单人走西藏写生集,就一点不惊讶了。

毕业时中文系女生集体外嫁,嫁日本,嫁韩国,嫁美国,还有一个嫁到吴哥窟,寄来一
张坐在破落的石洞前的美女照,美得荒芜。

若干年后读博,遇到最后一位本科中文系的师兄。他曾和卫慧同学,却只说了一句她很
普通,再不提供任何八卦材料。又有一次他宣称文学即将消失,和我在办公室门口热烈
地大吵一个晚上。后来得知他本科时是著名才子,钦定接班人,然而最终放弃文学,改
道科学。此所谓爱之深则恨之切。

最后总结:一,中文系很多高人;二,不少人选择了和理想相反的现实生活。

2009-1-8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