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1201000000 ~ 20110101000000


2010-12-11 19:46:35

主题: 重温《青蛇》
其实是重温我十年前读《青蛇》的笔记。因为找娜娜的棉棉的《糖》,把大学里的笔记翻出来,还是手写的。那时刚到香港,如入书的天堂。国内的大学也有书,但收藏不全,且破旧缺失,从不指望找到想找的书,看到哪本算哪本。香港学校条件好得多,几乎是想看啥就有啥。我成了暴发户,快乐得无以言喻,日日夜夜泡图书馆。毕业时算了一下,忘了是平均每三天读一本书,还是每周读三本书。

读《青蛇》之前,还不知道李碧华。在书架上看到她的小说还有《秦俑》、《霸王别姬》、《胭脂扣》,当即拜倒。《青蛇》的电影很迷人,王祖贤和张曼玉双双媚极。而且这是杭州的故事;人在他乡,格外想读一点家乡的东西。

小说开头便很吸引人,说蛇变人不易:“你要坚持直立,不再到处找寻依恋。”这是做人——尤其是现代人——的骄傲与悲哀所在:独立自主,却也孤单无靠。余秋雨的《西湖梦》更有发挥,说白娘娘做妖做仙都很容易,但她偏偏向往天堂与地狱之间的人间。追求不属于她的东西,是她的全部灾难之源。安徒生的美人鱼亦如此。李碧华和余秋雨,皆具现代作家之敏锐,把陈旧的故事,纳入现代人的语境,登时和我们息息相关,戚戚共鸣。

《青蛇》把白蛇许仙的单线恋爱故事,改编成白蛇青蛇、许仙法海交错纠缠的爱情,亦合现代人的口味。说复杂其实也简单,李碧华用了一句话总结: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我忘了白蛇青蛇各代表什么:世故与天真?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爱他(许仙)的与他爱的?许仙和法海,似乎是指爱和被爱的两者:“法海是千方百计博其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 不过许仙不太让人喜欢,连李碧华都说:“许仙简直便是叫杭州蒙羞的一碗不及格的桂花糖藕粉——糖太少,水太少,粘粘稠稠,结成一团,半点也不晶莹通透。”法海也似过于严酷。想起日前讨论的白瑞德和卫希礼、郝思嘉和韩媚兰,还有我更熟悉的安妮宝贝笔下的七月与安生,他们似乎更能代表每个人心里的两个男人/女人,或者说是每个人心里对野性与文明、激情与理性、漂泊与安宁、黑暗与光明等等的两极共存的渴望。

小说结尾也很现代。九十年代的小青提笔黯然:“我那么孜孜不倦地写自传,主要并非在稿费,只因为寂寞。”前两天看到网上戏编江南、今何在二重唱,江南的结尾唱词是:

“我会一直写下去……这是我生命中不多的意义之一”。

小青的“寂寞”,江南的“生命无多意义”,正是现代人的普遍心境。西北版的乐子兰心蕙质,把江南的唱词改写了一个字:

“我会一直灌下去……这是我生命中不多的意义之一”。

让人看得心酸,什么时候灌水已成了生命的意义所在。不过再一想,能找到有意义的事做,实在很不错了。那么我也改一下:

我会一直看书……这是我生命中不多的意义之一。

2009/2/9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