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芦笛文集
作者: waterloo0165
域名: blog.mitbbs.com/waterloo0165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201000000 ~ 20150301000000


2015-02-28 01:24:15

主题: 一个法官中午喝了酒,下午坐到法庭上之后,问书记员:原告被告都到齐了吗?书记员答:到齐了。法官大手一挥:上菜!
一个法官中午喝了酒,下午坐到法庭上之后,问书记员:原告被告都到齐了吗?书记员答:到齐了。法官大手一挥:上菜!

知道为什么文科生和理科生不好恋爱吗? 因为“叶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是脱落酸。”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5-02-26 08:00:14

主题: 为什么不搞多党制?可能怕失去权力。为什么不搞司法独立?恐怕担心被审判。为什么不搞宪政?怕不能以权谋私。为什么要搞党国?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怎么能代表国家?为什么不搞新闻言论自由?怕民众不再被愚弄。为什
为什么不搞多党制?可能怕失去权力。为什么不搞司法独立?恐怕担心被审判。为什么不搞宪政?怕不能以权谋私。为什么要搞党国?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怎么能代表国家?为什么不搞新闻言论自由?怕民众不再被愚弄。为什么不搞直接选举?怕做不了官了。——1943年,共产党在《新华日报》痛骂国民党反动派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25 10:03:03

主题: 穆斯林分为激进派和温和派。激进派穆斯林希望将你斩首,温和派穆斯林希望激进派穆斯林将你斩首。
穆斯林分为激进派和温和派。激进派穆斯林希望将你斩首,温和派穆斯林希望激进派穆斯林将你斩首。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24 12:27:09

主题: 1.一辆宝马正拐弯,忽然一位大妈在车旁倒下,司机吓白了脸,我看见这一幕,义愤填膺,掏出100元,往大妈前面一扔“大妈,你的钱掉了,”大妈立马站起来,把钱捡走了,司机看着大妈 的背影,感动的对我说“真多
1.一辆宝马正拐弯,忽然一位大妈在车旁倒下,司机吓白了脸,我看见这一幕,义愤填膺,掏出100元,往大妈前面一扔“大妈,你的钱掉了,”大妈立马站起来,把钱捡走了,司机看着大妈 的背影,感动的对我说“真多亏你了,”说完掏出500元硬塞给我,看着远去的宝马,我掏出手机“喂,奶奶,下一个路口…”,时代在变,营销也需要不断创新。

2.老李怀疑太太耳聋,便走到她身后几米,然后问道。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没有答应,老李又往前走,说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依然没有应声,老李又往前走,到了太太身边,然后又问。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能,这是我第三次回答你了。

3.县长要带乡长去省城开会,乡长老婆也跟着挤上了小车。县长不满地问乡长:你老婆跟去干啥?乡长搓着手憨厚地笑:会议通知上不是写着“日用品自带”么?

4.某美女新婚,一周后感觉头昏心悸去看医生。医检查半天没头绪,猜疑:莫不是你自己吃了啥药了?女:吃下半瓶避孕药!医惊问:为啥吃这许多?怎不看看说明书?女:看了。说明书上,就是写着一日一片嘛!

5.一家三口同床。夜里夫妻想办事,夫担心孩子没睡着,随手从床头柜上摸过两枚一元硬币扔在孩子手心里,试探反应。孩子闭着眼睛撇嘴冷笑:两块钱就想办这事?人家楼上的张叔叔每次都是给五十!

6.小保姆嗓门特别大,主人叮嘱,今晚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话务必小声一点。吃完饭,主人客人玩牌,小保姆收拾完想早点休息,于是凑近男主人耳边轻声道:“那我先睡了哈。”

突然想想,吃药是最可怕的事情,都说中药治本,西药治标,看着我这喝的中西结合,想想就可怕,太狠了,居然想把我变成标本,甭想了!

亲们,有没有懂车的朋友,有没有熟人,帮我咨询一下价格在150万到260万之间的车,动力3.0T以上,外观要好看,最好是白色,德国车系最好,毕竟质量靠的住,内饰最好是全真皮的,带全景天窗。最好是越野车,通过性好些,自动手动的无所谓,关键是好看实用。有认识的推荐我几辆。 我要作手机屏保,谢谢!

周五,老婆翻看老公手机。

发现有一条老公发给一个漂亮女孩的短信,很平淡也很正常:“近来股市向好,建议持仓, 002291 000524 002467 002582 ”。

老婆平时也炒一点股,一看便知是股票代码,出于对推荐股票的好奇?便查了一下股票的名称。

居然是:“星期六‘’,‘’东方宾馆‘’,‘’二六三‘’,‘’好想你。”!

一电焊工开了个电焊铺,取了一个高大上的铺名:焊武帝,大家都夸这铺名起得好,他也很得意,逢人就炫耀……

这天他去隔壁的糖果店炫耀,糖果店老板拉着他看了看自己的店名:糖太宗,电焊工沉默了……

糖果店老板又指了指不远处糕点店的店名:汉糕祖,二人一起沉默……

这时,一个掏粪工骑着拉粪车从两人面前经过,二人仔细一看拉粪车上,瞬间就羞愧的面红耳赤,拉粪车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擒屎皇……

今天看见一对双胞胎小萝莉,目测也就5,6岁大,各种萌各种可爱。我问她们谁是姐姐,其中一个特高兴的承认了,我又问她们那谁是妹妹啊?另外一个对姐姐说:他是傻b吧...

有三个老友记去墨西哥癫,喝得烂醉如泥,在监狱中醒来,没人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事,只知早餐过后就要被执行死刑。

第一个老友被绑在电椅上,狱长问他还有什么要说。

他说:“我是个教徒,我相信上帝会还我一个清白,我死不了的。”

狱长按下电开关,那人好好地坐坐在电椅上,一点事也没有。于是狱长立刻向那人道歉,并将他放了。

第二个老友被绑在电椅上,狱长也问他有什么要说。

他说:“我是个律师,我相信正义,我死不了的。”

狱长按下电开关,那人也好好地坐坐在电椅上,一点事也没有。于是狱长立刻向那人道歉,并将他放了。

轮到最后一个,狱长还没发问,他就说:

我是个通讯兵,你电源还没插上呢!

-一个精灵出现在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跟前,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愿望。

“我要和我亲爱的丈夫周游世界。”

两张环球旅游的豪华游票出现在她手里。

几分钟后,男人说:“很对不起,我想要一个比我年轻三十年的妻子。”

卜!精灵挥动一下它的魔棒,那男人就变成了九十二岁。

胖妹对马场工作人员说:你们这怎么来了个骆驼,还是双峰的。 工作人员说:这不是骆驼,这是你上回骑得马。

话说某大当年先追的越剧名角傅全香女士的女儿;被拒。

后与将军结缡。

早上,一女同事收到10086短信。

惊呼:“哎呀!手机欠费啦!”

我:“叫老公给你充话费。”

女同事对着我:“老公!老公!老公!”

我:“……” 妹子,我真不是那意思。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5-02-24 11:18:59

主题: 突然想想,吃药是最可怕的事情,都说中药治本,西药治标,看着我这喝的中西结合,想想就可怕,太狠了,居然想把我变成标本,甭想了!
1.一辆宝马正拐弯,忽然一位大妈在车旁倒下,司机吓白了脸,我看见这一幕,义愤填膺,掏出100元,往大妈前面一扔“大妈,你的钱掉了,”大妈立马站起来,把钱捡走了,司机看着大妈 的背影,感动的对我说“真多亏你了,”说完掏出500元硬塞给我,看着远去的宝马,我掏出手机“喂,奶奶,下一个路口…”,时代在变,营销也需要不断创新。

2.老李怀疑太太耳聋,便走到她身后几米,然后问道。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没有答应,老李又往前走,说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依然没有应声,老李又往前走,到了太太身边,然后又问。老李:淑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太太:能,这是我第三次回答你了。

3.县长要带乡长去省城开会,乡长老婆也跟着挤上了小车。县长不满地问乡长:你老婆跟去干啥?乡长搓着手憨厚地笑:会议通知上不是写着“日用品自带”么?

4.某美女新婚,一周后感觉头昏心悸去看医生。医检查半天没头绪,猜疑:莫不是你自己吃了啥药了?女:吃下半瓶避孕药!医惊问:为啥吃这许多?怎不看看说明书?女:看了。说明书上,就是写着一日一片嘛!

5.一家三口同床。夜里夫妻想办事,夫担心孩子没睡着,随手从床头柜上摸过两枚一元硬币扔在孩子手心里,试探反应。孩子闭着眼睛撇嘴冷笑:两块钱就想办这事?人家楼上的张叔叔每次都是给五十!

6.小保姆嗓门特别大,主人叮嘱,今晚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话务必小声一点。吃完饭,主人客人玩牌,小保姆收拾完想早点休息,于是凑近男主人耳边轻声道:“那我先睡了哈。”

突然想想,吃药是最可怕的事情,都说中药治本,西药治标,看着我这喝的中西结合,想想就可怕,太狠了,居然想把我变成标本,甭想了!

亲们,有没有懂车的朋友,有没有熟人,帮我咨询一下价格在150万到260万之间的车,动力3.0T以上,外观要好看,最好是白色,德国车系最好,毕竟质量靠的住,内饰最好是全真皮的,带全景天窗。最好是越野车,通过性好些,自动手动的无所谓,关键是好看实用。有认识的推荐我几辆。 我要作手机屏保,谢谢!

周五,老婆翻看老公手机。

发现有一条老公发给一个漂亮女孩的短信,很平淡也很正常:“近来股市向好,建议持仓, 002291 000524 002467 002582 ”。

老婆平时也炒一点股,一看便知是股票代码,出于对推荐股票的好奇?便查了一下股票的名称。

居然是:“星期六‘’,‘’东方宾馆‘’,‘’二六三‘’,‘’好想你。”!

一电焊工开了个电焊铺,取了一个高大上的铺名:焊武帝,大家都夸这铺名起得好,他也很得意,逢人就炫耀……

这天他去隔壁的糖果店炫耀,糖果店老板拉着他看了看自己的店名:糖太宗,电焊工沉默了……

糖果店老板又指了指不远处糕点店的店名:汉糕祖,二人一起沉默……

这时,一个掏粪工骑着拉粪车从两人面前经过,二人仔细一看拉粪车上,瞬间就羞愧的面红耳赤,拉粪车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擒屎皇……

今天看见一对双胞胎小萝莉,目测也就5,6岁大,各种萌各种可爱。我问她们谁是姐姐,其中一个特高兴的承认了,我又问她们那谁是妹妹啊?另外一个对姐姐说:他是傻b吧...

有三个老友记去墨西哥癫,喝得烂醉如泥,在监狱中醒来,没人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事,只知早餐过后就要被执行死刑。

第一个老友被绑在电椅上,狱长问他还有什么要说。

他说:“我是个教徒,我相信上帝会还我一个清白,我死不了的。”

狱长按下电开关,那人好好地坐坐在电椅上,一点事也没有。于是狱长立刻向那人道歉,并将他放了。

第二个老友被绑在电椅上,狱长也问他有什么要说。

他说:“我是个律师,我相信正义,我死不了的。”

狱长按下电开关,那人也好好地坐坐在电椅上,一点事也没有。于是狱长立刻向那人道歉,并将他放了。

轮到最后一个,狱长还没发问,他就说:

我是个通讯兵,你电源还没插上呢!

-一个精灵出现在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跟前,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愿望。

“我要和我亲爱的丈夫周游世界。”

两张环球旅游的豪华游票出现在她手里。

几分钟后,男人说:“很对不起,我想要一个比我年轻三十年的妻子。”

卜!精灵挥动一下它的魔棒,那男人就变成了九十二岁。

胖妹对马场工作人员说:你们这怎么来了个骆驼,还是双峰的。 工作人员说:这不是骆驼,这是你上回骑得马。

话说某大当年先追的越剧名角傅全香女士的女儿;被拒。

后与将军结缡。

早上,一女同事收到10086短信。

惊呼:“哎呀!手机欠费啦!”

我:“叫老公给你充话费。”

女同事对着我:“老公!老公!老公!”

我:“……” 妹子,我真不是那意思。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Quant 版



2015-02-24 10:55:30

主题: 谨以本文纪念伟大的波旁王室复辟二百周年 花25 从纪元1789年叛军占领巴士底监狱,释放暴徒所引发的全面叛乱开始,到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终于于纪元1815年在滑
谨以本文纪念伟大的波旁王室复辟二百周年 花25

从纪元1789年叛军占领巴士底监狱,释放暴徒所引发的全面叛乱开始,到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终于于纪元1815年在滑铁卢为我们伟大波旁王朝的英勇盟军所击溃为止,忠于伟大的波旁王室的英勇将士们——经历了长达26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彻底平定了这场由劣等阶级的暴徒们发动的可耻叛乱。一百九十余年后的今天,我们回顾这一段历史,除了声讨罗伯斯庇尔、丹东、埃贝尔、富歇、科罗.德布瓦、拿破仑.波拿巴……这些双手沾满法兰西子民鲜血的罪刑累累的刽子手们之外,更加应该牢记伏尔泰,孟德斯鸠以及身为暴露狂兼同性恋兼手淫兼受虐狂兼妄想狂兼盗窃癖的卢梭等等这些鼓动叛乱的罪恶源头。

叛匪们总是鼓吹那场暴乱带来了所谓的“自由”,鼓吹所谓的“平等”、“博爱”,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他们以自由的名义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然而真理总是站在正义的王室一边的,上帝保佑法兰西!上帝保佑波旁王室!!!

在这里很有必要将叛匪们的谣言予以一一揭露。

一百多年的以后,当年的叛匪们的后代为了攻击其左翼政敌创造了一个名词叫做“红色暴政”来按到斯大林及其一党身上。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在“自由”的名义下对法兰西的子民们所犯下的滔天罪刑,对于马克西米里安.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波拿巴这两个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最大的恐怖分子、嗜血魔王、罪恶滔天的屠夫所犯下的累累罪刑,我们不妨也采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方法,姑且称之为“自由暴政”好了。

尽管回忆对于在叛乱中死亡的法兰西子民及其遗属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为了更好的警示后人,还是来看看这些罪恶的屠夫们在自由的名义下所犯下的滔天罪刑吧。

纪元1789年7月14日,长期受到异端思想煽动的暴民们挟裹大量不明真相的人群袭击巴士底狱,残忍地杀害了那些法国法律尊严王室权威与上帝意志的忠实捍卫者。并借此肆意将事态扩大化,进而在整个巴黎——甚至整个法国发动全面的叛乱,对王国各级政府文武官吏进行大肆屠杀。——虽然作为煽动叛乱的源头的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三人早在十几年前已经进了棺材。

可笑的是,卢梭这个人本就是同性恋兼暴露狂兼手淫犯兼盗窃癖患者兼妄想狂患者,这个患有多种为上帝所唾弃的恶疾者所说的疯话竟然导致这么多的法国子民被卷入长久的无谓的死亡当中。

而孟德斯鸠这个伪君子则更加可耻。作为波旁王朝的世袭贵族,他背叛了王室。这不是一群诚实的人,难道他们就不会为了在他们认为有需要的时候背叛你们所谓的“自由”么?

纪元1789年7月14日,叛乱的暴徒们鼓动手无寸铁的巴黎市民冲击用于关押匪徒的巴士底狱,直接制造了死伤超过200人的流血事件,他们应该对这些不明真相的平民的生命损失负责。他们将包括监狱要塞司令德.洛奈侯爵之内的七名勇于维护王国法律秩序的将兵残忍地杀死,甚至用贱民们那肮脏的手割下高贵的侯爵的头颅。——实际上这个建于14世纪的象征正义和秩序的庞大城堡内当时仅仅只关押着7名囚犯——可见波旁王室在上帝光辉照耀下实行的是真正的仁政,与后来暴徒们执政的时代,天天有成百上千的无辜百姓被送上断头台形成了鲜明的比较。由此也可见,在我们伟大的路易十六国王的治理下,法国其实处于一个历史上空前和谐稳定高速发展,子民权力充分得到保障的历史时期。

暴徒们随后以武力挟裹制宪会议制定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简称《人权宣言》),然而在随后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面,这些《人权宣言》的制订者们一遍又一遍地以武力制造的恐怖将其扔在地上,再肆意将其踩烂。

我们来看下面的例子:《人权宣言》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行罪行法定主义和无罪推定原则。

然而从斐扬派到吉伦特派到山岳派(雅各宾派左翼)到平原派到忿激派到无套裤汉到热月党人们有谁认真贯彻执行过这一原则呢?

1789年11月2日,制宪议会以多数票(568∶346)通过了没收天主教教会教产的决议。接着对全国的教会组织进行强迫改组——为了使天主教会完全从属于国家政权。1790年7—8月间,制宪议会通过了《教士公民组织法》,规定:废除旧主教区,大大削减教区数目,关闭修道院(负责教育和慈善事业的僧团除外);主教区和行政区划一,即每郡设一主教区,共设83个;实行教职选举制,主教由郡选举人选出,教区神甫由县选举人选出,他们毋须罗马教皇授职,也不必向他交纳首岁教捐;教士薪俸由国家支付,按职务高低每年分别领取0.12—5万里弗尔不等。1790年11月又通过《宣誓法令》,规定教土必须宣誓效忠新宪政。这些法令取消了教会自成体系的独立组织,剥夺了教士旧日的职能,把天主教会变成从属于暴力叛乱政府的机构,因而遭到了罗马教廷和国内大批教士的反对。

首先政府没收教会财产严重违背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的资本主义社会秩序合理运行的基本原则。其次议会和叛乱政府强制改组教会组织,强迫教士效忠叛乱政府,一则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基本原则,开创了政府直接干预宗教事务的极坏先例。二则违背公民信仰自由的原则,强迫教会公民接受暴乱政府和民众的意识形态,对教士进行有组织的政治洗脑,是严重破坏自由的反人类行为。三则强迫本国天主教会脱离罗马教皇的领导,实行本国教会的独立选举和自治,拒绝罗马教皇任命主教的权威,破坏了天主教的传统,开创了极坏的先例,是对天主教的严重敌视的行为,更为严重的说,这帮无法无天的暴徒竟然胆敢反抗上帝的使者,就是公然挑衅上帝,应该予以最严厉的惩戒。

更为搞笑的是这群暴徒的余孽,时至今日仍然对当初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不思悔改,并千方百计将当年对宗教的恶行美化成所谓“自由民主革命的措施”————当然,当两百年后他们的左翼政敌用他们两百年前对付教会的手段来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又习惯性地和教会穿上了同一条裤子。

斐扬派的拉法耶特(拉斐耶,台湾买的那个法国护卫舰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在纪元1791年7月17日带领他的军队开枪杀死了大批聚集在马尔斯广场上要求施行共和的不明真相的请愿民众,以武力驱散了和平集会,在墨迹未干的《人权宣言》上重重地踩上了一脚。

再来看看吉伦特派在纪元1791年11月9日和29日强迫议会通过的两个法令:第一个法令宣布逃亡者有阴谋叛国嫌疑,如不在当年年底以前回国,即缺席判决死刑,剥夺其财产之收益;另一个法令规定反抗派教士必须于一周内宣誓效忠宪法,否则将取消其年金,如参加叛乱则予以扣押。

很显然的,这两个法令都是完全违背所谓的《人权宣言》的。判定一个人有罪还是无罪,审判的权力,应该是在法院,而不是凭议会的某个强行决议。以议会法令剥夺人的自由和财产,甚至生命的权力,根本就是反人类、反上帝的行为,生为王国的子民应予以最强烈的谴责。

至于强迫教士们效忠他们的宪法,并以切断经济来源相威胁,显然是违背最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的,是历史上最严重的对宗教活动的侵犯和迫害,应该以上帝的名义予以最严厉的责罚。那些卑劣的贱民,竟然用他们肮脏的手强迫为上帝服务的第一等级的高贵的教士向平民的宪法宣誓效忠,如此侮蔑上帝的神圣,士可忍孰不可忍!

下面是纪元1792年7月伪“立法议会”通过的一些规定:一切行政机关都处于戒备状态,日夜办公;凡能够拿起武器的公民都须动员起来,领取武器,保卫他们的政权。

他们不单实施强迫劳动,剥夺人民休息的权利,也不单强迫实行全民兵役,甚至丧心病狂到迫使所有的法国人去为他们的不义战争丧命沙场。可见这个疯狂的政权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理智,简直就是把人当机器来使,哪里还有一点人权可言?相比之下,被他们的后代疯狂诋毁的斯大林政权倒是比他们人道多了。

该年8月,更加残忍的雅各宾派控制了暴乱指挥部,并组织新的伪巴黎公社(1792年巴黎公社,骨干为反对国王的激进派暴徒,非1871年巴黎公社),山岳派(雅各宾派中的激进派)的暴徒们毫不犹豫地迅速处死了斐扬派的伪国民自卫军司令芒达(未经任何合法审判)。

1792年春,忿激派的领袖扎克·卢在教会里发表煽动性演说,残忍地攻击了高利贷者及富人,要求用死刑对付投机商人,并且严厉管制粮食贸易。

随后伪巴黎公社的暴徒们的又迅速制定了一系列的破坏性政策。比如:

下令收集教堂的铜钟、铸像、金属栅栏改铸大炮,建立军械工场,构筑巴黎外围的防御;——这一法令严重破坏了法国的传统文化和文物古迹,使得大暴乱期间法国传统文化遗存的损失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惨重(其恶行比我国新文化运动和后来大炼钢铁时期更加的严重)

强制规定面包价格——这显然不是按市场经济方法办事。“自由暴政”社会的又一弊端啊。

封闭支持国王的报刊——没有普遍的言论自由,自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对于支持自己一方的就自由,对于反对他们的,就用专制工具让他们闭嘴。

对嫌疑分子实行监视——所谓嫌疑分子,没有可操作性的标准,结果成为了一方给另一方随时可以扣上的廉价的大帽子。

迫使立法议会于8月17日通过法令,成立非法法庭——再次破坏法律程序,为接下来肆意展开的大屠杀铺平了道路。

8月28日,在巴黎公社的指示下,立法会议下令搜查住宅,逮捕嫌疑犯三千多人,其中有很多是拒绝向叛乱宣誓效忠的僧侣。

9月2日,以丹东等人为首的叛乱分子大肆散播虚假消息,制造恐怖气氛,竭力妖魔化王党的政治人物。此后的几天的之内,被他们煽动起来的武装暴徒大规模冲击监狱,以“肃清反革命”(简称“肃反”)的名义屠杀了数以千计的嫌疑犯,这就是著名的“1792年9月大屠杀事件”。(——这些嫌疑犯多数是所谓的政治犯、思想犯,未经过任何合理合法的手续就以反革命嫌疑的罪名惨遭逮捕,直至在所谓的革命政府中惨遭酷刑而死。)在他们面前,什么斯大林啊,夏曦啊,波尔布特啊,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9月21日,科洛·德布瓦竟然在议会煽动废除君主制。格累瓜尔则大肆散播煽动性言论以示支持,他说:“宫廷是罪恶制造所,是腐化之源,是暴君之巢穴,国王的历史便是国民受残害的记录。”他又说:“这些朝代只是些吸吮人民膏血的残害人民的家世而已”。

判处为守护王室和上帝的权威而英勇献身的伟大的路易十六国王死刑的,是所谓的伪国民公会,时间是在1793年的1月17日。1793年1月21日上午10时,英勇的路易十六国王牺牲在了专制政府的断头台上。(默哀三分钟!!!)然而我们只要对第一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有一点了解,就会发现其中巨大的漏洞。伪国民公会的主要职责是制宪,也就是说这只是个有着有限立法权的立法机构。而对人生命的刑事判决,则应该是司法机关的职责。国民公会对伟大的路易国王的死刑判决,根本就违反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

还有一个漏洞,如果判决的依据是根据1791年的宪法所立的刑法,那么1791年宪法早就规定国王神圣不可侵犯,以此所做的对国王的任何刑事判决都是违反宪法的。如果判决不依据1791年宪法,那么新的宪法还没有制定,自然不可能有依据新宪法所制定的新刑法,那么对于国王的判决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

总之,叛乱政府对国王的死刑判决完全是出于政治需要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政治谋杀。

为了便于对内实施独裁统治,打击异己势力,吉伦特派控制的国民公会颁布了一系列专制法令。

1793年1月11日进行治安委员会改组,掌管全国的治安工作,它拥有大的不可思议的权力,可以肆意以嫌疑犯的身份逮捕任何的守法公民。(治安委员会在当时被称为“恐怖部”)

而为了维持其在国内的专制独裁统治,他们又于2月24日颁布征兵令,强制各郡按指定数额征募兵员,总数共30万。如有反抗,一律残杀。

对于中下阶层,暴乱政府则更加的残暴对待: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1793年3月18日,吉伦特派控制的国民公会又通过一项法案,规定凡宣传“土地法”鼓动民众平分土地者一律处死。

3月19日通过法令,规定凡手持武器的叛乱者一律处以死刑,并没收其财产。甚至连拿水果刀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3月21日下令全国各公社建立监视委员会(或称革命委员会),负责监视嫌疑分子。

3月28日通过关于处决回国的逃亡者的法令。

4月11日通过法令,规定指券按票面值强制流通,禁止指券与铸币之买卖,一切交易均以指券为准。违者处死。

4月30日,正式确定议会特派员拥有行使中央权力的职权,巡行各地,掌握生杀大权。

5月4日,颁布谷物最高限价法令,囤有粮食者必须限期向地方政府申报,并限价出售,违者处死。

5月20日,规定对富人摊派10亿里弗尔公债。(直接以行政手段掠夺富人财富)

很快的,叛乱政府内部又一次发生火并,残暴的吉伦特派主导的政府被更加残暴专制的雅各宾派政府所取代。

1793年5月底吉伦特派分子在里昂联合王党分子发动政变,杀死了近千个雅各宾派分子。随后在土伦、马赛等地也举行暴动。雅各宾派立即回咬一口,派人包围议会,提出逮捕吉伦特派嫌疑分子、清洗政府机关,选举权只送给穷人,向富人征税,贵族之任陆军高级军官者撤职。6月2日,雅各宾派任命的昂里奥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率领8万武装暴民包围国民公会,用大炮对准议会,以开炮相威胁,把吉伦特派政府赶下了台。

6月3日法令规定,把逃亡者的土地分成小块出售,并允许贫农在10年内分期偿付地价。6月10日法令规定,按人口平均分配农村公社的公有土地。7月17日法令宣布,无偿废除一切封建权利和义务,销毁一切封建契约,隐藏文契者将被判处监禁或者处死。

这些法令明显违背了我们封建地主阶级的土地权益,动摇了封建制度继续存在的根基,无疑是向封建社会发出的强烈挑衅行为,我们应该勇敢地将其镇压下去。

比雅各宾派更加专制残暴的还有“忿激派”,忿激派甚至要求实行恐怖统治,屠杀商人,派“革命军”到农村强行征集粮食,逮捕枪决一切嫌疑犯,对军队实施大清洗。肖梅特甚至率领代表团向国民公会坚决要求“把恐怖提上日程”。

雅各宾派和忿激派妥协的结果就是停止实施宪法,以恐怖专制独裁政策取代法律。

1793年 8月 23日的“全国总动员令”宣布:“从现在起到一切敌人被逐出共和国领土时为止,全法国人民始终处于征发状态,以便为军事服务。”国家的一切物资都被用于战争; 18—25岁的未婚男子为第一批应征对象。到1794年春,法国拥有13个军,兵员总额近百万。逃避征发者,可视为叛乱。同时,为了防止正规军可能的叛乱造反,还把义勇军和正规军混合编组,让二者实施相互监督。在军队里对贵族军官实施大清洗,同时从下层提拔高级将领;军队特派员对指挥官进行严厉监督,任何无能和疏忽都被视为对共和国不忠,可随时处决;

1793年 7月 26日通过的严禁囤积垄断的法令规定,囤积垄断是重大的犯罪;凡储藏有所列举的几十种日用必需品者必须于一星期内向当地政府申报,并于申报后3天之内分成小份出售;拒绝申报或申报不实者均处以死刑,其财产予以没收;国家官员如有滥用职权保护投机商而从中渔利者也以死刑论罪;刑事法庭根据此项法令所作的判决不得上诉。

1793年 9月29日又通过全面限价令,对凡属于 7月26日法令中列举的日用必需品均规定最高限价。谷物、面粉、饲料、烟、盐及肥皂的价格必须全国统一。此外,为保证军需和城市的供应,政府还采用征发制、国营制和配售制来管理经济。全国的所有资源、农民的农副产品、手工业者的制造品,都在征发之列。对外贸易、邮政和军事运输、银行和股票交易,都受政府的严格监督。政府直接创建了一些工场,又以提供原料和劳动力的办法控制私营工场的生产,征发产品,限制价格。在巴黎和一些大城市对生活必需品实行计划配售制。巴黎公社在肖美特的控制下,把巴黎全市的粮食都放到政府的控制之下,派专员到处搜查藏匿的粮食。巴黎实行面包配给制,发给每个人面包证,凭证购买面包。其他城市也模仿巴黎的榜样。

1793年9月9日正式成立了以隆森为司令的“革命军”。这支由7200名暴徒组成的队伍,带着断头机巡回全国,用恐怖手段推行上述政策。期间又屠杀了数十万法兰西子民。

在政治方面实行恐怖政策,颁布嫌疑犯令。1793年9月17日颁布的《惩治嫌疑犯条例》规定:凡行为、关系、言论及著作表现为拥护王政、联邦制及反对造反者,未能按规定证明其生活方法及已履行公民义务者,被停职或撤职的官吏,前贵族及其亲属或亡命者的代理人而未经常表现热爱革命者,革命期间出走的亡命者,均被视为嫌疑犯;各地监视委员会或代理其职权的其它委员会应在其辖区内编制嫌疑犯名单,并将他们收押、监管直至处死。据估计,到1794年5月,全国被逮捕的嫌疑犯总数达30万之多。

10月初,对国民公会进行大清洗,清除了吉伦特派议员及其同情者共136人,把其中相当一部分处死。 10—11月间,先后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包括布里索、韦尼奥、罗兰夫人等在内的21名吉伦特派分子判处死刑。随后,又把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平等,斐扬派的巴伊、巴纳夫,以及一些将领送上断头台。

派往各地、拥有极大权力的特派员胡作非为,科洛—德布瓦、富歇、巴拉斯、弗雷隆、卡里埃、罗维尔、塔利安等曾在他们的派驻地进行了激烈的大屠杀。

比较极端的例子,如科洛—德布瓦和约瑟夫.富歇两只禽兽,在1793年11月7日来到里昂之后,即在里昂展开了空前的大屠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有至少1677人成了他们刀下的冤魂,他们杀人的时候,断头台不够,还辅以步枪排射,成百上千的人就如同割韭菜一般的倒在血泊之中。人民代表成了屠杀人民的"屠户",毁灭城市的总指挥,豪华的建筑物被埋上炸药一排一排地炸塌,监狱早已人满为患,公共建筑物成了犯人收容所,司法机构像把大镰刀似的把人像麦秸似的割倒在地。空前惨烈的“里昂大屠杀”真可堪称是“古今法外”最大的人间悲剧之一了。

据统计,仅被直接判处死刑者约近1.7万人,如果加上未经审判而处死者(不包括在内战战场上杀死者),则达数十万人。在所有业经查明身份的死者中,贵族占8.5%,教士占6.5%,而原来的第三等级则占85%。恐怖使国家陷入了空前的血腥中。

罗伯斯庇尔这个卑劣的独裁者和凶残的刽子手,不但对他的政敌采取残酷的屠杀手段,即使是曾经的革命同志,只要稍不顺从他的意思,就随时面临着被这只禽兽送上断头台的危险。

3月13—14日夜间,埃贝尔派主要代表人物埃贝尔、隆森等16人遭逮捕,于24日送上断头台。3月30日夜间,丹东派主要代表人物丹东、德穆兰等遭逮捕,4月5日丹东等20多人被送上断头台。3月27日解散埃贝尔派掌握的革命军; 4月1日取消临时执行会议; 4月13日处决肖梅特,5月10日逮捕帕什,进而彻底改组巴黎公社。这些和罗伯斯庇尔同为出自雅各宾派的叛乱者们当初大概不会想到,将他们送上断头台的,正是他们的同属一个阵营的革命同志。

纪元1794年2月26日和3月3日圣茹斯特更提出风月法令规定:凡经审查被认为“革命敌人”者应拘禁,其财产应被没收,无偿分配给“赤贫的爱国者”。这更严重破坏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资本主义最高原则,是对私有制的肆意践踏,绝对不可原谅!

然而更恐怖的时代还在后面。1794年6月罗伯斯庇尔和库东等人强行在国民公会中通过“牧月法令”,根据这个法律,审判的程序大大简化,不但取消了预审制,而且在物证不足时,法庭可以按“意识上的根据”作出判决。法律还规定:凡是与人民为敌的都是罪犯,所有企图使用暴力或使用阴谋来破坏自由的人都是人民的敌人,而这样的阴谋分子不准许有辩护人。而且按照这个法律,惩罚罪犯的办法一律定为死刑。连国民公会议员也只要有救国委员会等的命令就可直接送交法庭审讯,而毋需通过议会决定。从此开始了“大恐怖”阶段,死刑判决数量激增,普通群众在死刑犯中所占比例明显上升。据很不完全统计,从1794年3月到6月10日的3个多月中,巴黎共处决1251人;从6月10日起至热月政变时为止的仅仅一个半月内,就处死2285人,平均每周处死326人。每天将近有50人被送上断头台。7月间被处死刑者中,贵族和教士仅占 5%,中下阶层约占74.5%,其余为军政官吏。

对罗伯斯庇尔来说,恐怖成了剪除政敌,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至此为止,《人权宣言》的制定者们,几乎全都成了成千累万屠杀异己分子的刽子手。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发狂。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报应很快就现在了罗伯斯庇尔这个专制独裁的大恶魔身上。

1794年7月27日,热月党人联合起来推翻了罗伯斯庇尔这个专制魔王,并于次日将他也送上了断头台,从而结束了他的独裁统治。

法国社会又进入到热月党人专制统治的时代。

当然,这之后拿破仑.波拿巴——这个矮脚侏儒、科西嘉的怪物、意大利的杂种如何篡夺热月党人政权建立独裁统治以及与我波旁王室的众多欧洲盟邦作战的过程大家都熟悉了,就不详细介绍了。

我王室路易十八国王在众多盟邦的帮助下在与拿破仑专制独裁政权进行了多年的奋勇战斗后,终于在纪元1814年和1815年两次成功复辟,最终将那个矮脚侏儒关到了大西洋的小岛上。虽然后来不小心又被别的独裁者推翻,但是我王室重新统治全法国的理想不会消亡。

法兰西王国的子民们,你们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大声地向邪恶的第五共和国呛声,发出我们王国子民的怒吼,把弗朗索瓦·奥朗德轰下台。为着推翻第五共和国,在上帝意志的引领下重建我们波旁王室治理下的法兰西王国而奋斗!!!!!

开火,以上帝和王室的名义,向着“自由暴政”开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22 09:02:26

主题: 1969年马来西亚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75年至1979年 红色高棉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88年菲律宾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65年和1998年印尼两次大屠杀华人,我们沉默;2014年越南屠杀华人
1969年马来西亚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75年至1979年 红色高棉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88年菲律宾屠杀华人,我们沉默;1965年和1998年印尼两次大屠杀华人,我们沉默;2014年越南屠杀华人,我们沉默;2015年缅甸正在屠杀华人,我们还沉默吗?!除了阅兵,我们还能干点什么?!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15 19:09:23

主题: 在各种游戏主机中,哪一款主机最经常被用来看黄片? 统计结果是Xbox,不过它与第二名的差距很小。统计数据表明,Xbox用户中,45.7%都会访问Pornhub。而PS4用户中这一数字是40%,位居第
公交车上,刚上车就看到一对情侣,我走上前对那男的说“我怀孕了!”那男的惊呆的看着我,那女的也瞪大眼镜看着我,空气瞬间凝固了三秒钟,然后那女的“啪”的给那男的一巴掌。我继续说“让个位呗!”

有天女神收到男友送的一大束玫瑰,居然是到付。。女神一气之下就分手了。。看来我冒充她男友这办法还真不错。。。

小桥流水人家,晚饭有鱼有虾,空调Wifi西瓜。夕阳西下,你丑,没事,我瞎。

女神说她无聊,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心灰意冷的说:“算了吧,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我。”女神立刻激动的反驳:“谁说的?”我心里一喜:“这么说你喜欢我?!”“不是,我就想知道是谁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

在各种游戏主机中,哪一款主机最经常被用来看黄片?

统计结果是Xbox,不过它与第二名的差距很小。统计数据表明,Xbox用户中,45.7%都会访问Pornhub。而PS4用户中这一数字是40%,位居第二。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Xbox因为搭载了Kinect,所以可以用语音和手势进行控制,不需要一直握着手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5-02-13 23:22:37

主题: 对于莫斯科还是基辅的问题,见《战争与后勤》第五章
对于莫斯科还是基辅的问题,见《战争与后勤》第五章

   在希特勒1941年6月22日投入俄国的3个集团军群中,最强大的一个是包克元帅的中央集团军群,共49个师,分属于4个集团军(另一个集团军,魏希的第2集团军留作陆军总司令部预备队,后来才调到前方),其中,第9和第4为步兵集团军,第3和第2为装甲和摩托化集团军。两个坦克集群隶属于步兵集团军,采取这一措施可能是为了防止坦克集群推进过速,以至同后面的步兵部队失去接触。中央集团军群分成两翼,“快速”兵团分别部署在最左和最右两端。总的任务是以三个钳形攻势从正面打败敌人,最后一个钳形攻势的合围口在斯摩棱斯克。机动作战行动到此即应暂告停顿 [ 注:关于夺取斯摩棱斯克后再采取什么行动,当时尚无十分明确的观念。希特勒在第21号指令中表示的意图是,在这一地区转入防御,将坦克集群派往左翼和右翼以支援友邻集团军群。陆军总司令部坚决反对这一计划,暗中希望破坏这一计划。

   打破苏联边防军的抵抗后,包克的部队在6月22日上午就迅猛推进,其两个坦克集群,特别是右翼古德里安的第2坦克集群,很快进入俄国的纵深地区。虽然这一地区适于坦克运动的程度比不上乌克兰,但比北路赫普纳所面对的地形要强得多。然而,道路稀少,行军纪律又很松弛,以致大量步兵堵塞了布格河上的桥梁。直到6月25日晚,负责保障古德里安的“重型运输队”还未能渡河,而古德里安早在6月23日就曾被迫申请空运油料。在第9集团军的地区也发生了类似的问题,步兵同霍特的第3坦克集群补给纵队争夺使用道路的优先权。两个坦克集群的油料消耗都很大,但因弹药消耗较少,加之第2坦克集群在巴拉诺维奇附近及时发现了俄国一个大油库,所以油料需要能够得到满足。给养差不多完全没有前送,部队发现依靠就地取给足可维持军需。6月26日,古德里安和霍特在明斯克封闭了他们的第一个包围圈。与此同时,后面的步兵正在比亚韦斯托克完成另一个较小的包围圈。7月16日,两个坦克集群再次会合,这回是在斯摩棱斯克。虽然这些作战行动所走的距离很远,以至于战争开始仅10天就有些坦克因缺少备件而被抛弃,但总的来说,在补给上看来没有遇到很大的困难。而且,这时的合围是仓促实现的,步兵可能还需要一两个星期才能赶上来。在此期间,装甲兵团被迫几乎完全停止运动,忙于对抗敌人的反冲击,因自己不能继续推进而焦急。由于此时的战斗带有防御性,因而油料消耗急剧减少,弹药消耗则异常增大,不只一次地形成危机。

   在此期间,从部队离边境的距离看,本来单凭铁路即可长期保证补给,但铁路方面产生了某些问题,德军以道路为依托的作战方法,使得大量铁路未被触动,但铁路警戒部队太少,不足于应付形势的需要。由于这一原因,加之在从德国列车向俄国列车转载的车站常常形成堵塞,因而铁路效能大大低于预期的水平,以至于第9集团军抱怨说,他们每天仅能接到应到列车数的三分之一。情况不是逐渐好转,而是日益恶化。到了7月8日以后,铁路仅用来给第3坦克集群输送补给品,而第9集团军,尽管其至基地的距离现已超过250英里,道路状况又很恶劣,还是不得不使用“重型运输队”来进行前送。象往常一样,陆军总司令部总是要过一定时间才能理解事情的真象。7月13日,瓦格纳还乐观地报告说,他可以保障坦克集群前进到莫斯科。但第二天他就修正了自己的估计,说坦克集群最远只能进至斯摩棱斯克,而步兵能走的距离更小,到达德涅泊河就得停顿。

   从7月中旬起。中央集团军群的补给形势,就象是日益严重的神经病的症状。瓦格纳和哈尔德一方面知道存在某种供应紧张情况,另一方面又确信能够在德涅泊河上建立起新的补给基地,依托这一基地,到月底即可发起新的作战行动。他们好象听不见各集团军请求支援的大声呼号。弹药消耗在此期间始终很高,要勉强满足其需要也只能依靠大大削减油料和给养的补给量。第9集团军在斯摩棱斯克附近作战,但靠得最近的铁路终点站还在波洛茨克。而且,这正是油料消耗量很大的时候:一个油料基数在正常情况下可跑65英里,此时只能跑25-30英里。至8月中旬,第9和第2集团军的物资供应都是随到随耗,虽然要准备新的进攻,但弹药储备量不仅没有增加,反而继续减少。此外,油料补给很不充足,而且,因发动机破旧而增加的油耗还未计算在内。陷在斯摩棱斯克包围圈中的俄军的持续抵抗,推迟了装甲兵团休整的时间。这次休整,原来古德里安以为只要三、四天,最后几乎用了一个月。尽管如此。休整补充还是不彻底的,因为希特勒拒绝削减汽车生产计划来提供新的坦克发动机。在此期间,虽然斯摩棱斯克被围苏军终于被消灭,但中央集团军群仍有很重的战斗任务。整个8月,它都在抗击来自东方的敌人的反冲击,因而弹药消耗量大,只有依靠削减给养前送量才能保障。为发起新的进攻进行物资储备是不可能的。

   包克的部队停止前进后,陆军总司令部和希特勒对下一步作战行动的看法有很大分歧。陆军总司令部主张进军莫斯科,估计红军到此不能再退,从而不得不接受决战。希特勒更感兴趣的却是乌克兰的小麦、顿涅茨的煤和钢、高加索的石油,以及夺取克里木“这艘面对罗马尼亚油田的航空母舰”,在反对陆军总司令部关于向莫斯科方向继续展开进攻的意见时,希特勒争辩说,俄国人对来自后方的威胁简直满不在乎,受到包抄仍能继续战斗。这种看法是有事实为证的:在前一阶段的每次会战中,红军被围后都坚持抵抗,常有大部队从薄弱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希特勒指出,由于苏军相对地不惧怕包围,前一阶段德军的作战行动就显得过于冒进了。消灭俄国有生力量的途径是稳扎稳打,将俄军赶进一个一个的小口袋,然后逐个歼灭。作为这种打法的开端,他建议先消灭基辅附近德国人坚持称之为苏联第5集团军的部队,但事实上该处的部队至少有4个集团军和另外两个集团军的一部。这一战役的最大优点就在于它能由南方集团军群在第2坦克集群的配合下实施。第2坦克集群此时已最终摆脱斯摩棱斯克包围圈周围的战斗,并至少部分地经过了休整。中央集团军群的其余部队均不参加作战,从它们的后勤状况来看也只能如此。

   根据第2坦克集群的历史记录判断,古德里安的部队在南进基辅的过程中在补给上并未遇到多大困难。这主要应归功于8月底通到戈麦尔的那条德国铁路。另一方面,由于后勤部门要保障这一战役,就使第2集团军的休整补充受到不利影响,该集团军处在一条从戈麦尔到戈罗德尼亚的俄国铁路线的终端,当时物资供应正处在随到随耗,朝不保夕的状态。这条铁路线的通过能力一开始就很低。情况刚有好转的迹象,9月12日,洪水又阻断了从铁路终点站通往各军的道路,迫使其作战行动停顿起来。在这种情况下,直到9月15日,第2集团军才又将其补给状况说成是“安全”的。积累储备品的工作重新缓慢地开展起来,看来到月底似可大体完成。但一直等到10月初,后勤状况才允许军队展开新的进攻。

   在更北面,中央集团军群其他部队的情况与此类似。包克估计,为保障日常消耗和建立进攻莫斯科的储备品,他每天需要30列火车。但盖耳克仅答应24列,而8月上半月每日到达的列车数平均不超过18列。8月16日奥尔沙-斯摩棱斯克铁路改为德国轨距后,情况有所好转,但每日30列火车的目标从未达到过。虽然这是侵俄战争的决定性的最后一役,但陆军总司令部并未集中全力进行保障。8月15日,神经质的希特勒命令霍特的第3坦克集群派出一个军前往支援北方集团军群。这一调动不仅使该军进入非常难行的地区(在这种地区“使用坦克是很愚蠢的”),而且,由于要作一个几乎180度的大转弯,也造成了补给上的困难。但是,这一次勃劳希契看来同意了希特勒的意见。不仅如此,他还命令中央集团军群从“重型运输队”抽调5,000吨运力给物资储备工作遇到很大困难的南方集团军群。由于这样令人难以置信地分散力量,第9集团军于9月14日直截了当地宣称,它的运输力量“不足以保障即将来临的作战行动”。第4集团军司令官冯·克鲁格亲自关心补给情况,他写道:

   “集团军的补给状况,从整体上说,可以认为是有保障的……但随着距离的增大,集团军几乎完全依赖于铁路,而铁路仅能保障日常消耗。根据运输情况,至今无法建立较大的仓库,使部队能根据作战情况领到其所需的物资。集团军的物资是随到随耗,油料尤其如此。”

   中央集团军群的物资储备工作,因洪水中断8天后,于9月21日重新开始,至月底大体完成。但这是靠了削减给养前送量才完成的,因而部队被迫依靠就地征粮生活。其他短缺物资包括:汽车润滑油(这是整个运输系统的薄弱环节)、车辆、发动机、坦克备件(根据希特勒的命令已完全停止生产),以及轮胎(每月每16辆汽车仅能补充一只)。燃油严重短缺,使整个作战行动有在11月中途停顿的危险。产生这种情况,一则因为国内缺油,再则因为在离基地400英里的距离上,要供应包括约70个师的6个集团军简直是不可能的(6个集团军中有3个是装甲集团军——赫普纳的第4坦克集群此时已加入中央集团军群)。

   德军迟至10月2日才向莫斯科发起进攻,起初进展顺利,类似前一阶段的进攻战役。霍特和赫普纳按惯例行动,作为钳形攻势的两个尖端,于10月8日在维亚兹玛会合,包围了约65万苏军。与此同时,最南面的古德里安从右翼迂回莫斯科的防御阵地,进展相当顺利。从10月4日起,补给方面就开始发生问题。第4坦克集群抱怨说,战役开始时它的汽车仅50%处于堪用状态。4天后,第4集团军抗议从后方开来的油料列车数量太少。从10月9日至11日,天气变坏,大雨把原野变成了泥淖,能使用的少量道路在往来车辆的重压下很快就毁坏了。从这时起,在大约3周的时间内,所有各集团军都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部队的生活则只能是当地能弄到什么就吃什么。希特勒的士兵在秋天的泥淖中挣扎前进。为了取得进攻的胜利,这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队此刻只有分成小股的步兵才能行动,而且没有重武器的支援,伴随他们的只有农家的大车。

   虽然中央集团军群在11月7日左右大地上冻之前一直滞留原地,但这并不意味着各处的情况都同样地坏。实际上,局部地区的情况有过好转,至少使某些补给品得以送到部队。此外,仔细研究军需官们的日记,可以看出各师战史隐瞒了的问题,即:造成困难局面不仅由于遍地泥淖,同样也由于铁路效能的低下。既然铁路运输(特别是油料运输)的危机早在严寒到来以前很久就开始了,那么,这就有助于纠正人们的一个看法:似乎德军攻打莫斯科的失败纯粹是季节太迟所致。例如古德里安的第2坦克集群,固然10月11日以后的道路状况造成了严重的补给困难,但与此同时,到达奥列尔的油料列车锐减,以至于在严寒使道路变得坚硬,而且战斗情况也重新开始有利于德军时,仍然不可能再度发起进攻。斯特劳斯的第9集团军,从10月23日至11月13日,20天内仅接到4列油料列车,而从气候来看,11月11日才开始上冻,并且只是零下5度的轻微寒冷,随后几天都停留在这个温度上。在从斯摩棱斯克至莫斯科的主要公路以南,第4坦克集群迟至10月25日还在缓慢地前进,驱赶着“劣势的敌人”,并请求陆军总司令部“无情地使用”铁路以保障其油料供应。在第2集团军,情况于10月21日开始变得严重起来。一方面,它的补给干线,从罗斯拉夫尔到布良斯克的公路路况恶化,另一方面,它要求每天有3列火车到达奥列尔或布良斯克,而实际到达的只有一列。魏希因此发出警告说,如果火车不来,他的物资补给将陷入绝境。他日复一日地提出这一警告,直至月底。在所有各集团军司令官中,只有克鲁格一人反复声称他的物资储备充足,困难在于如何将物资送到部队。为此目的,到维亚兹玛的铁路从10月23日起通车。随后有过几天情况紧张,但到10月28日,补给状况又被说成是“稳妥可靠”的,而且有材料可以证明当时部队的物资储备相当充足。在这个地区,上冻比别处都早些,因而路况有所改善,使该集团军在11月6日至8日一再说:其补给状况“即便就发起新的战役而言,也是可靠的”。11月13日,克鲁格的乐观程度有所降低,指责艾克斯坦因的中路军需工作队损害他的利益而过多地照顾其他集团军。所以,看来可以肯定的是,泥泞仅仅是使德军陷入停顿的因素之一,铁路是一个同样重要的因素。在斯摩棱斯克建立基地时,铁路运输曾遇到极大的困难,它简直应付不了为展开新的进攻而提出的更高要求。

   11月中旬以后,这些事实的重要性就更加明显了。此时各处都已上冻,道路已可通行,但把在泥泞中一直陷到车轴的汽车救出来是一项困难的工作,许多汽车因此而彻底损坏。虽然从文件规定上看,从10月11日起给各集团军群供应的完全是防冻油料,但实际上点火系统、车用机油和散热器都常发生问题。不过,严寒造成的最大恶果还是在铁路方面。德国机车的给水管不是造在锅炉之内,因而70-80%的给水管因结冰而破裂。随之而来的运输危机,其严重性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从11月12日到12月2日,几乎没有什么列车到达第2集团军,造成各种物资的严重短缺,而这同道路状况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从11月9日至23日,只有一列油料列车到达第9集团军,但送来的油料无法分发,因为载重汽车的油箱也是空的。尽管如此,在整个这一时期内,“重型运输队”的效能一贯地高于铁路,前送了相当数量的补给品,才使第9集团军好歹得以坚持下来。至于第4坦克集群,在11月17日以后,简直没有从后方得到什么补给品,特别是油料。同上个月一样,看来只有第4集团军是个例外。它的“重型运输队”运力已经下降到原建制额的八分之一,但铁路送来的补给品大体充足。

   此时,在遥远的东普鲁士,希特勒和陆军总司令部正在考虑整个形势。11月11日晚举行了会议。会上,元首不仅进一步肯定了夺取莫斯科的意图,而且提出了一些远远超过这个城市以外的目标。两天后,哈尔德视察中央集团军群时,负责该集团军群后勤工作的艾克斯坦因对他提出了激烈的抗议,但该集团军群的司令官包克却不支持他的意见,坚持认为作一次最后的努力总比在俄国露天过冬要强些。哈尔德明明知道,这次作战的准备不足,但他还是无可奈何地同意了包克的意见。他说,如果中央集团军群试图发起进攻,他不拦阻,因为战争中还存在运气这样一个因素。最后的进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但它注定是要失败的,其原因首先在于铁路的状况糟糕。

   在我们停止介绍莫斯科前方处在悲惨境地之中的德军情况以前,有必要谈一谈人们议论得很多的冬季装备问题。据说希特勒甚至禁止他的指挥官们提到这个问题,这一点也许属实,但尽管如此,哈尔德早在7月25日就对此问题进行过一番预先的调查。凡是研究过历史文献的人,都会对陆军总司令部从8月初就开始发出的,有关冬季补给的不计其数的命令、训令和通报留下深刻印象。这些文件的内容,从适当住所的勘察到防冻油料的供应,从冬季服装到马匹的疫病处理,简直细到了无法再细的地步 [ 注:关于冬季准备工作,有一个很好的实例,就是陆军总司令部南方集团军群军需工作队1941年10月26日发布的181941号文件(秘密):《1941-42年冬季补给命令》,其中列举了多达73件的单项命令,涉及了这个问题的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方面,最早的命令是8月4日发布的。 ] 。虽然很难说这些文件究竟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但我们没有理由认为陆军总司令部只是平白无故地搞文字游戏。再者,我们有瓦格纳及其部属留下的证据,能够说明当时冬季装备的数量确实“充足”,但因铁路境况危急而无法前送。既然铁路连对进攻莫斯科的准备和进攻开始后战斗的持续进行都保障不了,那么当然更应付不了前送冬季装备这种额外的差事。所以,陆军当时是否确有冬季装备的问题,似乎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结论

   德国侵苏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无与伦比的一场作战行动,其后勤问题错综复杂,工作量大得令人难以想象,而德军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手段却是极其简陋的。如果说德军曾经非常接近于达到自己的目标,那与其说是由于准备工作的卓越,不如说是由于部队及其指挥官们贡献一切力量,忍受极大艰苦,以及因陋就简,克眼困难的决心与毅力。

   要征服俄国,德军的力量从来就是不足的,这主要不是指作战部队,而是指原料、物资储备和运输工具。据估计,如果单用汽车一种工具,为进至莫斯科(更不必说要到达更远的,从阿尔汉格尔斯克至伏尔加河一线)所需的车辆至少是德军实际使用的车辆数的10倍。与此同时,最终肩负着后勤主要重担的铁道兵,不仅从某种意义上说装备很差,缺乏训练,而且数量也非常不足。铁路决不是一种有足够灵活性,能支持一场闪击战的工具,这一点已从1914年的战争,甚至1870年的战争得到充分证明。但是,撇开整个铁路网不说,即使德国把它的全部资力都集中在汽车上,其军队的摩托化水平,大概也远远达不到单凭汽车就能进行侵俄战争的程度。

   多亏将大部分汽车集中使用于4个坦克集群之后,加之步兵在战争初期没有太多的战斗任务,德军才得以使其先头部队在北边到达卢加,南边到达德涅泊河,中央到达斯摩棱斯克。至于作战行动在这些点上陷于停顿,这是在战前即已预料到的。在北方集团军群,建立新基地的工作拖得太久,致使夺取列宁格勒的希望化为泡影。在南方集团军群,因后方困难太多,不得不在完全没有正常基地的情况下发起新的进攻,结果德涅泊河东岸的作战行动总是处于勉强维持的境地,终于在没有达成作战目标的情况下停顿下来。在中央集团军群,建立前进基地用去了两个月的绝大部分时间,即使这样,还是有些非常重要的物资(首先是备件、轮胎和发动机油)供应不足。关于轮胎供应,其数量之小只能用“荒谬可笑”四个字加以形容。

   毫无疑问,后勤状况使得中央集团军群不可能于8月底进军莫斯科,最多只能派一支由14至17个装甲师、摩托化师和步兵师组成的兵力去执行这一任务。而这样一支部队,即使在1941年9月,其力量是否足以突破莫斯科的防御阵地,也是大成问题的。此外,既然莫斯科门户地区不象乌克兰那样适于机动部队作战,那么,就连第2坦克集群会不会得到物资补给也是值得怀疑的。当然,如果陆军总司令部不把古德里安派往基辅,将大大减少其坦克的磨损,并且有可能加快第2集团军的休整补充。不过,中央集团军群的主力并未受到这一行动的影响,因为它们的物资补给来自另一条铁路。但这条铁路的效能同样是很低的,因而迟至9月26日,中央集团军群的油料储备量实际上还在下降。所以说,人们通常估计,由于希特勒定下了把占领乌克兰摆在夺取莫斯科之前的决心,使其对莫斯科的进攻延迟了6个星期之久,这实际上是不正确的,如果说有所推迟,充其量不过一两个星期而已。

   为进攻莫斯科筹建后勤基地的工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证明有些人提出的另一种设想也是不正确的,即:希特勒不应分散其兵力沿三条不同的轴线发起进攻,而应集中全力攻打莫斯科,这一方案从后勤角度看是行不通的,因为道路和铁路太少,无法保障这样庞大的一支兵力。事实上,10月初集中70个师展开进攻就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困难,特别是在铁路运输和油料保障方面。如果兵力再增加一倍,要建立一个有足够保障能力的前进基地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阻碍德军进占莫斯科的诸因素中,道路泥泞通常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因素。不错,恶劣的天候确实使德军的进攻推迟了两三个星期,但必须记住,早在泥泞季节开始之前很久,铁路运输的危机就已经发展起来了。10月间,铁路效能低得无可救药;同时,由于国内缺油,几乎无油可以供应部队。如果没有这次铁路运输的中断,包克也许是可以早一个星期发起攻击的。后来,当严寒到来时,其对铁路运输的影响比对汽车运输的影响更加严重。11月间汽车运输虽然规模有限,但仍在起重要作用;而铁路运输由于机车短缺,已减少到几乎是无足轻重的地步。

   鉴于道路泥泞无疑是导致德军失败的重要因素之一,有人提出,德军不该把它的后勤放在轮式车辆的基础之上,而应以使用履带车辆为主。不错,只有履带车辆才能在10月间越过莫斯科的通路。但是,如果提出装甲师的3,000多台车辆通通都应是这种类型的履带车辆,那就是根本不了解这一时期德国战争机器的工作情况。毫无疑问,德国人无力生产这样多的履带车辆,即便他们有力量生产,也绝无希望供应充足的油料和备件,因为这两项物资都是非常短缺的。的确,履带车辆所需的油料和备件数量太大,所以一直到了今天,尽管生产能力已大大超过当年德军所能设想的最大限度,但世界上还是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用履带车辆来运载补给物资的全部或大部。

   由于1941年入侵俄国的德国国防军毕竟还是一支资源极为有限的穷军队,所以,从后勤的观点来看,其获胜的希望首先寄托在铁轨、车轮和履带三者的正确平衡上面。只要我们承认德军在1941年取得的胜利是一切时代中最重大的胜利之一,同时再对其后勤体制作一番细致的考察,就可看出,他们基本上是实现了这种平衡的,他们的实际作法可能是当时条件下的最佳解决办法。假如当时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因素允许德国采取一种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方式来征服俄国,那么,他们可能会更多地依靠铁路来进行保障。另一方面,如果德国有更强大的汽车工业,那么,汽车和履带车辆在战争中就可能起更大的作用。但是,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能力开始建设一支完全摩托化军队的交战国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

   以上所述不能理解为德军的后勤计划工作和组织工作在客观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已经作得尽善尽美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这从下面的事例即可看出。运输系统一分为二,分别由运输部长和军需部长掌管,而仅由总参谋长对他们的职能进行协调,这样的安排是很不适当的,它造成无穷无尽的磨擦。军需系统的组织结构也不妥善,因为它使各集团军群司令官没有自己的补给机构,只能夹在陆军总司令部和各集团军军需官之间左右为难。这些军需官不接受司令官的命令,而只听从军需部长工作队的指挥。

   在制订战争计划时,曾过多地指望缴获和利用俄国的铁路车辆。由于实际缴获的机车和车厢达不到所需的数量,就不得不将俄国铁路改成德国轨距。这一工作虽然从技术上说不算很难,但所需铁道兵的数量超过了德军的实有量,结果只得同时并用德国铁路与俄国铁路,二者之间的转载站成为经常发生堵塞的地点,这种转载站不断地向前推进,而堵塞问题始终未能解决。铁路修建部门和铁路运营部门之间缺乏密切协作,前者常常忽视了后者的要求。

   进入俄国后的铁路运输,其计划和管理很不完善。波兰的统治者弗兰克采取不合作的态度,直到1941年11月,军方才得以使他接受把军用列车摆在绝对优先地位的要求。没有足够的人员进行列车的卸载,为此不得不使用战俘。交通管制非常松懈,因而有些列车被拦路劫走,有些完全失踪。由于语言上的障碍,同当地人员交往困难。一条铁路从完成改轨到正式通车,常常因不应有的缘故拖延了很长时间。制度缺乏灵活性,在变更发车计划的问题上尤其如此。担任线路警戒任务的兵力严重不足。

   由于野战宪兵数量太少,公路交通管制始终是个薄弱环节,有时造成相当严重的磨擦。特别在战争刚开始时,一些预定用来补充快速兵团的箱装物资常常一连几天停在原地不能运走。而在莫斯科会战期间,对很少几条道路的争夺达到了灾难性的地步。汽车运输连组织得很差,陆军总司令部没有集中掌握足够的运力。部队总是试图不经过正常的补给渠道来解决物资短缺问题,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彻底根除的弊病。另一方面,还是这些部队,明显地表现出不愿同补给勤务部门合作,因而不能充分发挥它们建制车辆的作用。尽管这些车辆容易受到敌人火力的损害,但其实际损失却少于负担过重的“重型运输队”。集团军军需官在战利品管理方面不能对师实施正常的控制,以至有些部队擅自占用大量缴获车辆,而另一些部队,特别是后勤单位,则深感车辆严重短缺。汽车运载的各类物资比例,原来是依据错误的计算确定的,弹药太多,油料太少。结果造成油料短缺,而弹药则不得不丢在战场上,因为载运弹药的汽车无油可加。正当包克即将开始对莫斯科进行决定性的进攻之时,上面竟然莫明其妙地从他的“重型运输队”调出5,000吨宝贵的运力给伦斯德。仅此一例,即可说明对载重汽车连的使用有时是很不恰当的。

   在德国国内,对汽车损失率的预计太乐观了。他们原来打算在整个战争期间对原有运输部队的汽车不作任何新的补充。在安排生产的优先顺序时,把机动车辆(包括坦克)同其备件分割开来也很不妥当。这是因为希特勒热衷于追求数量,并坚持认为,建立新的运输单位较之补足原有单位的建制更为有利。因此,备件供应不足,而交旧领新的规定也经常造成部队与补给部门之间的磨擦。修理勤务的组织也不妥善,因为德军预计在车辆需要普遍进行一次大修之前战争就将结束,所以大部分修理机构留在了国内。

   当我们列举所有这些缺点的时候,必须注意全面地看问题。后勤只是战争艺术的一部分,而战争本身也只是人类社会之间的政治关系所能采取的众多形式之一。1941年,德国在两条战线上作战,它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打败俄国是大可怀疑的。然而,既然希特勒未能同英国达成政治解决,又不能用军事手段消除其危害性,那么,很难看出他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同俄国打仗可能是一场冒险,但是,即使他们并不相信苏联的进攻已迫在眉睫,他们仍然不会怀疑进行一场反对苏联的战争是第三帝国的生存所必需的。这场战争的失败,原因不在后勤,而在别的方面,包括战略犹疑不决,指挥机构松散,以及对本来就少的力量作了不应有的分散。我们一方面承认德军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包括后勤领域的成就,因而它能打到几乎望得见克里姆林宫的地方;另一方面又要看到,正是上述的因素对它的失败起了重要的作用,其责任不在希特勒,而在陆军总司令部。对于后勤,以及对于战略和分队战术之间的其他一切事务,元首是完全不过问的。这些事务据说占了全部战务的十分之九,而在这些事务中所犯的错误,除个别一两点外,都要归咎于哈尔德及其总参谋部。至于希特勒,就连他在1941年战局中所作的最重要的决定,即不让古德里安进军莫斯科,而将其派往乌克兰的决定,在后勤方面也已证明是正确的,它同推迟进攻俄国首都一事显然并不相干。但是,在战争中,小事情常常有大关系。在许多这类事情上,德军受到了战争的考查和检验,结果证明是很不够格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2 版



2015-02-13 07:10:17

主题: 某和平教简史
687 CE — Battle of Kufa
691 CE — Battle of Deir ul Jaliq
700 CE — Military campaigns in North Africa
702 CE — Battle of Deir ul Jamira
711 CE — Invasion of Gibraltar and conquest of Spain
712 CE — Conquest of Sindh
713 CE — Conquest of Multan
716 CE — Invasion of Constantinople
732 CE — Battle of Tours in France
740 CE — Battle of the Nobles.
741 CE — Battle of Bagdoura in North Africa
744 CE — Battle of Ain al Jurr
746 CE — Battle of Rupar Thutha
748 CE — Battle of Rayy
749 CE — Battle of lsfahan and Nihawand
750 CE — Battle of Zab
772 CE — Battle of Janbi in North Africa
777 CE — Battle of Saragossa in Spain
Many smaller and unsuccessful campaigns, undertaken during the same period, have been excluded from this
list. For example, attacks on India frontiers had started in 636 during the reign of second Caliph Omar. After
many attempts over a period of eight decades to establish a permanent foothold for Islam in India, success
finally came in 712 when Muhammad bin Qasim conquered Sindh. To this long list, we must add another
long list of wars on numerous fronts in the later centuries, like those in India, started by Sultan Mahmud of
Ghazni in 1000 and continued as long as Muslims held the power in India. The Umayyad Caliph Mu'awiyah
(661–80) tried to capture Constantinople for five years (674–78) during which he launched a number of
unsuccessful and often disastrous attacks. Later on, the campaign to capture Constantinople was revived in
716, which also failed suffering severe reverses. More attempts were made to capture it over the next
centuries before Muslims ultimately wrestled the prized center of Christianity in 1453.
Despite this long list of aggressive and bloody wars against non-Muslims, waged by Prophet
Muhammad, the succeeding caliphs and other Muslim rulers, Muslims have their way of explaining away
those blood-letting atrocities and are still able to argue that Prophet Muhammad was a peaceful man and that
non-Muslims all over the world accepted Islam because of the essence of peace and justice inherent in the
Islamic creed. In this chapter, these arguments will be discussed in detail mainly in the context of the Muslim
population growth in medieval India under the Muslim rule. It must be noted beforehand that the version of
Islam, enforced in India, was based on the Hanafi School—the mildest amongst the four major Schools of
Islamic laws. This is the only School that gives legal right to life to idolaters by provisionally elevating them
to the status of dhimmi (tolerated people), clearly violating the canonical Quranic dictum, which demands
their conversion on the pain of death [Quran 9:5].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02 09:41:43

主题: “一群笼子里的鸭子和一群笼子里的鸡在在渡口的船上相遇,鸭子问鸡去哪里?当听说去肯德基时,鸭子义正辞严地说:我们不搞西方那一套,我们去全聚德!”。 @flyingpku:转自微博。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
“一群笼子里的鸭子和一群笼子里的鸡在在渡口的船上相遇,鸭子问鸡去哪里?当听说去肯德基时,鸭子义正辞严地说:我们不搞西方那一套,我们去全聚德!”。

@flyingpku:转自微博。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靠履带,理论自信靠迫害,制度自信靠举债。

@yancaiwm:2014岁尾总结:熙来熙往名利伤,财厚财薄又何妨,计划哪有变化快,人间万物难永康。

@wuzuolai:可怜的教育部长袁贵仁,11年时还说引进外国教材,三四年后却开始反西方价值,为了一腥点的权力,人格全然不要了。更可悲的是,儿子袁昕被人检索,涉嫌利用父亲权力,发行教材谋取暴利。也许只是传言,但教育部部长是不是应该出来说道一下,或者教育部纪检部门调查一下,告诉网民一个真相。

@bimawen:官媒最近高调围剿贺卫方,说其宣扬西方价值观。教育部长袁贵仁也在讲话中指出,高校教材要抵制西方价值观。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西方价值观,但是电视和报纸都在报道说,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和ISIS都在极力抵制西方价值观。看到这里,我似乎恍然大悟了。

@赵楚:中国高官在国外万众瞩目之下大谈如何自幼就阅读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在家则给自己的手下们推荐托克维尔,然后,中国的教育部长出来宣言,要把西方价值观坚决拒绝在课堂之外。当代中国的戏码这样拧来拧去,身段搞得像麻花,不累吗?

@群星最后的金色:“教委的同志,我们刚捆了一个自称喜欢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的洋奴,你们说说怎么处理?”

@Weiboscope:袁之所以当部长,不是因为他懂教育,而是因为懂政治。看看袁部长就任以来四年前后的言论,那么多老师虐待儿童,校车屡次出事,教师罢课讨薪……如果问责他早该死了!然而在中国当官简单之处在于只可唯上,不可唯下;宁可做错事,不可站错队!

@塔列郎:不得了了!刚教育局来人说教室不能有西方价值观!团委立马把他们轰了出去,说自由民主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你们是不是驻马店特务,干扰武汉创城来的?纪律委员在抄两边人的名字,大声喧哗扰乱课堂秩序传播反动思想全记上了!周温宏都没这么多!马哲老师试图和事,你们两边都客观,所以先听我的。

@叶匡政:一大一新生竟因患血友病,被中国劳动关系学院退学。此病属遗传病,注意预防与常人无异。这个名为“劳动关系”的大学,有如此愚昧的疾病歧视,可见整个社会之劣。霍金如生在中国,早被逐出校门。《教育法》所谓教育平等权,不过摆设。看来不只西方价值观教材进不了大学,人类共有价值也早远离了中国大学。

@顾猷:西方盲人聋子等各种残障人士都能上大学,大学各种设施还专门为方便他们而设计。天朝学生生病就遭退学,这和袁部长的价值观倒也相符。

@张鸣:灌输这事儿,不是办不到。但是前提必须是封闭,切断一切跟国外的交往和联系。半封闭都不行,在半封闭的条件下,灌输只能适得其反。

@yang136190:【唐僧的死因】 唐僧师徒四人历尽磨难,终于从西天取回真经,又花了十多年时间将千卷经文译成汉语。大功告成之际,忽然有人传令,将经书全部销毁。唐僧大惊,连问缘由,来人答道:教育部长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唐僧当即倒地喷血,气绝身亡。

@李剑芒:仔细追查历史将惊奇地发现,不管是在毛年代还是现在,宣传部永远是指向国家运行的相反方向。为什么啊?看懂这些你要知道宣传部是干什么的。宣传部不是指导党的,它是党指导愚民的!举个通俗例子:东边发现了金山,宣传部手指向了西边。愚民往西跑,权贵去东边!

@letscorp:安邦收购民生是历史的必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毛主席、小平同志、仲勋同志、陈毅元帅等老一辈革命家建立的,是先烈用生命染红的!毛晓峰这样的公仆只是红色祖国的看门人,要搞清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胆敢让祖国变色就是党和人民的罪人!广大劳动人民愿永世为奴,维护红色江山万万年!

@我卖糕的-:如果真有国外敌对势力的话,他们肯定害怕中国走向宪政,因为那意味着中国结束内耗,真正开始强大。如果真有国内敌对势力的话,他们也害怕中国走向宪政,因为那意味着中国没有强取豪夺和贪赃枉法,真正开始和谐。

@一毛不拔大師:奴役最令人羞耻的事情就是,他们都会慢慢的适应被奴役……

@laoyang945:长者:”要读点莎士比亚”,大大:”啥是逼呀我还能不知道?”

@shell909090:翻墙流量从去年年初的50-60G猛增到100G左右。想了半天。原来我是翻几个网站,现在我只有几个网站不翻。

@chuhan:许可证寻租经济、劳动密集型产业、粗放型投资增长,天朝经济的三个真实支柱摆在这,不学人文知识,不用谷歌学术,撼动不了老大哥用GDP铸成的合法性。你们这些urban-based, liberal-minded,认得几个洋文就自鸣得意的一小撮知识中产,小心老大哥煽动群众运动灭了你们。

@zhengzhili:我觉得冥冥之中有个安排,由七零八零九零的代际提法开始,到现在实际上已经没有所谓的零零后了,以塑造代际分别的文化现象简单概括,统称长城后。长城站起来了,全域局域网连起来了,楚门的世界足够庞大繁荣复杂,人们完全没有机会意识到墙。

@ZealYi:现在的GFW污染DNS造成的随机DDoS攻击非常恶毒,等到墙外中小网站纷纷Drop中国IP流量,国内普通网民面对的就是无形之墙了。真是粪坑国家还往外面放蛆。

@米开朗基罗:上高中的表弟问我: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有什么区别?我对他说:就像在一块土地上小便和大便的区别。他愕然!我接着说:资本主义就像小便,无论经历多少领导,他们的业绩都像尿液渗入土壤,你看不出痕迹;而社会主义就像大便,每经历一代领导,他们的思想就会囤积下来,一坨一坨地散发着……

@bimawen:【再曝一个西方价值观,希望中国的同胞们不要学这位英国大妈】同学去英国留学时,有一次买火车票,当时确实很急,不插队就赶不上车了。遂对排第一的大妈说了下,大妈同意让同学插队进来,然后大妈默默地退到了队伍最后面重新排队。

@神奇的国奥:如果五十多年前就有果壳,大概会科普《如何烹饪观音土》,知乎上的热门提问是《怎么克服吃亲戚时的不适心理》, 李子旸:“呼吁政府赈济饥民是‘大政府’心态作祟。没有经济学常识”;二逼瓦:“你爹眼看大饥荒来临,从单位仓库里扛两袋面回家,结果被饿逼们抢了,你作何感想”。

@ljqu:央视《中国好歌曲》里台湾选手,人家说“我来自台湾”,结果字幕是“我来自中国台湾”。

@laoyang945:#转 说到翻译,心里始终记挂的是个老段子。有人骂董建华还是特首时候,董建华语重心长说我送你四个字:Delay No More。对方说:屌你老母?董建华:不,与时俱进。

@dumplingJJ:转:我家楼下有一孩子最近老是爱唱鲁冰花。有一天这不又唱起来:“天上的星星……” 我就及时的大吼了一句:“参北斗啊!”那孩子现在都没找回调呢!

@duanzi:今天去银行取钱,对柜员说:“取1000” ,柜员说:“没那么多”。我当时就火了, 我说:“你们这么大一个银行取1000都没有,又不是取五万十万的要提前预约,那你看看别的窗口有吗?” 柜员接着无奈的说了一句:“是你卡里没那么多”。

@fecable:【富士康魔咒】故人西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蓝翔。蓝翔毕业包分配,尼玛还是富士康。故人再辞富士康,为学技术新东方。新东方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做安装。故人又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武当。武当山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当门卫。

@chiusx:被吓尿了,从远看发现路边搭了个灵堂(不懂这边习俗灵堂不是应该摆家里的么),里面凑了一堆人,走进看居然是两摊子打麻将的,放的哀乐已经被他们热火朝天的糊牌声覆盖了。我觉得对西南人民痴迷麻将的论证可以就此封顶了。

@maylogcom:“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木兰从军的主要目的是实现“买买买”的心愿。

@Scswga:一对老外夫妻在中国开了一私人医院,一次我感冒了,去开点药,付完帐后,老外男和我闲聊告我他有一好听的中文名叫:司马当。还是一复姓。他老婆叫:霍玛伊。都是他好友给选的。我一听好像合起来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谐音,我大赞好名有水平,老外竖大拇指直夸我有学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02-02 09:34:22

主题: 有人骂董建华还是特首时候,董建华语重心长说我送你四个字:Delay No More。对方说:屌你老母?董建华:不,与时俱进
有人骂董建华还是特首时候,董建华语重心长说我送你四个字:Delay No More。对方说:屌你老母?董建华:不,与时俱进

【富士康魔咒】故人西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蓝翔。蓝翔毕业包分配,尼玛还是富士康。故人再辞富士康,为学技术新东方。新东方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做安装。故人又辞富士康,为学技术上武当。武当山里包分配,富士康里当门卫。

一对老外夫妻在中国开了一私人医院,一次我感冒了,去开点药,付完帐后,老外男和我闲聊告我他有一好听的中文名叫:司马当。还是一复姓。他老婆叫:霍玛伊。都是他好友给选的。我一听好像合起来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谐音,我大赞好名有水平,老外竖大拇指直夸我有学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