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芦笛文集
作者: waterloo0165
域名: blog.mitbbs.com/waterloo0165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1101000000 ~ 20151201000000


2015-11-30 20:01:05

主题: Tennis News: Analysis Of Rafa Nadal, Roger Federer, Novak Djokovic And Andy Murray In 2015 By Jason
Tennis News: Analysis Of Rafa Nadal, Roger Federer, Novak Djokovic And Andy Murray In 2015
By Jason Le Miere @JasonLeMiere on November 30 2015 5:12 PM E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_plusone_share
    More Sharing Services

Novak Djokovic
Novak Djokovic completed his dominant year by lifting the ATP World Tour Finals trophy. Getty Images

The 2015 tennis season officially came to a close on Sunday, with Great Britain’s win over Belgium in the Davis Cup final. And yet there is little time for the top players to recover and regroup, with the 2016 campaign getting underway on Jan. 4, and the first Grand Slam of the year, the Australian Open, beginning just two weeks later. That provides just about enough time to reflect on the season that was; one in which the Big Four showed that they are likely to remain a force to be reckoned with over the next 12 months.

Novak Djokovic (Year-end ranking No. 1)
The Serbian absolutely dominated 2015, finishing with not far off double the points of his nearest challenger. Only a shock defeat to Stan Wawrinka in the final of the French Open prevented Djokovic from winning a Calendar Slam, having picked up the titles at the Australian Open, Wimbledon and the U.S. Open. Close to unbreakable, either physically or mentally, Djokovic completed one of the finest years in tennis history, winning six Masters 1000 titles, the ATP World Tour Finals and 11 titles overall, losing just six of his 88 matches. At the age of 28, he is now in double figures for Grand Slam titles and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imagine him not adding to that haul in 2016.

Andy Murray (Year-end ranking No. 2)
No player was on the receiving end of Djokovic’s exceptionalism in 2015 more than Murray. The Scot suffered six defeats to his long-time rival, including in the Australian Open final, which was as close as Murray came to adding to his two Grand Slams. Yet despite those facts, it would be hard to say that Murray’s 2015 has been anything other than a major success. It shouldn’t be forgotten that he came into the year after a troubled 2014, in which he only showed signs of his best in the final weeks.

And yet the year ended with him finishing ranked at No. 2 for the first time. Along the way, he also claimed his first two titles on clay. Yet 2015 will undoubtedly be remembered as the year in which Murray led Great Britain to the Davis Cup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1936. The 28-year-old won all 11 of his matches in singles and doubles, and it was clear that as Britain progressed, the tournament became Murray’s priority. Fresh from the emotional boost, Murray will now look to seriously challenge Djokovic in 2016.

Roger Federer (Year-end ranking No. 3)
The very fact that Federer continues to sit near the top of the rankings and be a serious contender to land Grand Slam titles at the age of 34 is a remarkable achievement. Picking up six titles, equaling his biggest haul since 2007, it has been another memorable year. Incredibly, given all that the 17-time Grand Slam winner has achieved, he has also found ways to innovate and even improve. Over the past 12 months he has produced some of the best serving performances of his career, finishing third on the ATP Tour for percentage of first-serve points won, while adapting a thrillingly aggressive strategy.

The only disappointment was that he failed to add to his record haul of Grand Slam titles. For that he has Djokovic to thank. The Serbian beat Federer in the final of both Wimbledon and the U.S. Open. And, while it would be easy to suggest that his best chance of winning Grand Slam 18 has passed, it would be foolhardy to write the Swiss great off.

Rafael Nadal (Year-end ranking No. 5)
This year has undoubtedly been the most challenging of Nadal’s career. In 2015, the Spaniard dropped to his lowest ranking, No. 10, in a decade, and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2004 he failed to win a single Grand Slam title. Indeed, Nadal didn’t even make it into the semifinal of any of the Grand Slams, with the nadir arriving when blowing a two-set lead to Fabio Fognini in the U.S. Open third round. The most painful moment, though, was surely the ending of his dominance at Roland Garros, when Djokovic breezed past the nine-time champion in the quarterfinals.

And yet there is reason for hope going into 2016. Nadal began to show more consistent examples of his relentless best in the final weeks of the season, and enjoyed a straight-sets demolition of Murray in the ATP World Tour Finals en route to the semifinals. While how long his body can hold up will always be a major question mark, the 29-year-old appears to be getting his confidence back in time to become a real threat again in the year ahea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Tennis 版



2015-11-22 21:43:17

主题: 《在欧洲六年中了解的生活中的阿拉伯穆斯林》 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接触过在欧洲的穆斯林,一谈到他们,溫和善良的国人通常会把国内的穆斯林自行代入,中原、东北部、南部地区的穆斯林大多为回族,如果你恰好有个中国
《在欧洲六年中了解的生活中的阿拉伯穆斯林》

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接触过在欧洲的穆斯林,一谈到他们,溫和善良的国人通常会把国内的穆斯林自行代入,中原、东北部、南部地区的穆斯林大多为回族,如果你恰好有个中国穆斯林的同学或同事,你会发现他们通常和我们一样,除了在饮食文化上显得略有区别,我们基本看不到他们和欧洲穆斯林的共同点。

我六年前初到法国的时候,对欧洲内部的民族矛盾是毫无了解的,但是入学的第一天就被学长学姐认真告诫,离阿拉伯人远一点,当然是越远越好,夏天女生不要独自穿过阿拉伯区,谈论阿拉伯人是最好换个代号,法语阿拉伯来自Arabc音译,他们可以轻易的听出你们在讨论他们,这是很危险的。

刚到法国时是学习语言,班上大多是外国人, 而读书时是念研究生,班上也几乎没有阿拉伯穆斯林,所以上学时代基本上是听学弟学妹们说说他们(穆斯林)在课堂如何不尊重老师或者如何调戏女同学的,而他们(穆斯林)中的绝大多教,在大一升大二的时候 就会被考试淘汰掉;上学期间,也会经常遇到被阿拉伯人抢了包的中国同学,比如我法国婚礼上的伴娘,还遭到过阿人入室抢劫。

真正了解阿拉伯穆斯林,是我在12年毕业后搬进了一个市中心的小区,我搬进去时小区里大概有两三家真正的穆斯林人家,都是爸爸妈妈以及三四个小孩,妇女黑袍从头到脚,男人也穿长掛戴小帽,我从没见过他们的小孩和白人小孩一起玩,他们从不和邻居交谈,我曾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但都没有被理睬,所以当时也说不上了解,最多算是脸熟。

两年后,小区里的阿拉伯穆斯林逐渐多了起来,搬过来的基本上是二三十岁的壮年,小区各种问題随之而来,负责小区环境的阿姨,他家的车胎在几个月之内被扎了14次,我的车还算好, 只被扎了两次,小区里生活垃圾开始随地扔,花园里经常能看到三五阿拉伯青年在一起吸毒,你多看他们两眼他们就会发怒,夏天时女性穿着正常夏装出门会听到有人喊“婊子”,很多年纪大的法国人忍无可忍开始卖房子搬家,至去年我们离开时,小区很多空房子在低价出售。

再说近年来法国学校的一系列变化,原水的圣诞节假、复活节假更名为冬季假期和春季假期, 学校里不得有任何与天主教相关的宗教信息,统一的午餐必须为清真食品等等等等,法国主流天主教的小孩甚至不可以在学校谈论圣诞节收到了什么礼物!

有篇谈论欧洲政治正确的文章里谈到,生活在 欧美的中国人、印度人、甚至南非黑人,也许刚―开始会并不适应当地的生活习惯,但他们的二 代却不难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但是阿拉伯穆斯林,无论是二代三代四代,永远是在社会底层。

下面三段为引自原文有关谈论欧美对于穆斯林 的政治正确的谈论:

所谓政治正确,其隐含的意思就包括事实未必正确,但为了政治大局,你必须要认定它正确。 其很多表现成为了社会里每个人的行为准则,也是社会进化文明的标志。在欧洲政治正确至少包 括,不许歧视女性,不许歧视残疾人,不许歧视 黑人、穆斯林等少數族群.要尊重不同民族的习惯和文化,为此,自由、文明、民主这些詞在某 些时候也都不可以说,不然会被认为是“欧洲中 心论”的政治不正确。这些政治正确原則的提出 是有其历史渊源的——正是由于欧洲历史上有男 女不平等,有黑奴贸易,有和穆斯林的宗教战争 产生的敌视情绪等等,使得不可能每个人都从心 底里完全接受男女平等种族平等这些观念,所以,才需要提出政治正确的原則来強迫人们接受,并矫正自已的行为。

不可否认,这种原則初衷是极好的,也确实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虽然政治正确不可避免的压抑了部分的言论自由,但它对和谐社会的 建立帮助极大——不管每个人心里有多么的歧视 和不爽,表面上还都是一脸热忱,风度翩翩。

至少在英国,政治正确几乎是以一种洗脑的形式嵌入到教育里的。每个人从小接受这些原则的灌输,导致英国人在谈到一些话题时几乎是有一种奈件反射式的回避。比如每次穆斯林发动恐怖袭击后,英国的公知在报紙上讨论其原因,总是翻来覆去的反思自己,反思自己的政府,是不是还是哪里做的不够,对穆斯林不够好。比如穆斯林是不是收入太低了,是不是没有好作,是不是没有接受好的教育,是不是还是被边缘化,没有真正的融入社会?如果这些鄱不是,那么是不是他们没有接受真正的伊斯兰教育?总之翻来翻去就这几个问题,因为这样说可以保证安全的拿到稿费。至于伊斯兰教的教义到底如何,穆斯林为什么没能很好地融入社会,穆斯林为什么收入低这些问題,他们或一笔带过,或千脆避而不谈。而关于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讨论和批评更是在公共言论中是缺席的。因为政治正确。

不仅是在英国,09年我国某疆某族穆斯林对汉人的大屠杀后,也没有一个主流媒体敢站出来说是宗教信仰本身有问題,当然,这世界上任何一 家主流媒体也不可能做这样的报道,今年初法国 的查理周刊以讽刺手法的漫画激怒了穆斯林,遭到了血洗报社的代价,殊不知其他各国:美帝、 俄罗斯包括我大中华的人民及领导不知多少次被 该周刊嘲讽,我们难道也端着枪去突突吗?我们没有。

国内有些人就不理解了,他们这么坏,不给他们工作,不给他们移民不就得了!可问題是,生活在法国的阿拉伯穆斯林,绝大多數都是法国国籍,他们本身也不热爱工作,每个月领着几百欧元的生活补助,卖卖毒品,抢抢包生活的就很好。穆斯林的家庭,通常是5-7个孩子,这样下来,每个月的抚养补助都能达到几千欧元!这些钱来自哪里?来自在辛苦工作的人交的税。 所以又谈到了人口问題,不是危言耸听,几十年前,95%的法国纳税人供着5%白吃白喝的法国穆斯林,而今天呢?

然而,拥有法国藉的穆斯林却根本不认为自己是法国人,他们的自负来自于内心的自卑,他 们天然的保持着与其他民族和宗教的隔绝,甚至穆斯林女人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没有地位和主权 的,在她们眼里,那些穿着风情浓妆艳抹的法国女人是多么下贱,男人不去强奸她们,还能强奸谁?在巴黎今年两次遭袭后,法国多地阿拉伯穆斯林都有庆祝活动。他们并不是所谓的恐怖组织人员,他们就是所谓的温和穆斯林。

如果出门,你恰好遇到了穆斯林人婚礼车队, 那是非常糟糕的,他们会专挑立交桥上,交通环岛处,或者隧道内把交通堵死瘫痪,不满的司机 按喇叭的声音越大,对他们来说祝福越多,当然 不仅仅是这样,他们还一定身彼原产国国旗,对 法国人竖中指骂賍话,对旁人鄙夷的神情毫不在乎。我相信,任何一个拥有中等普通教育的家庭都不会尤许自己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愦,吏何况 他们的车队中还有很多长辈。只需经历一次,你就不会再来说什么穆斯林是教人善良的宗教。

我讲述的就是我所看到的法国阿拉伯穆斯林, 他们并不是百分百都是这样,但大多教都和“温和友好善良”没有半点关系。越来越多的文章出来捅 破,极端恐怖主义不是歪曲了教义,而是彻底贯彻了教义。他们的古兰经,先知教导他们用武力 去征服不信仰他们的人,以神的名又杀戮无辜。只能被认为是这个文明世界上的毒瘤。

最后,我想说我同意这样一段话:没有所谓的溫和忮斯林,唯一能让级端穆斯林变的溫和的,都是政府强硬及权力集中的国家,比如中国、俄罗斯以及其它真正的帝国主义和军权主义国家,能让他们温和的不是宗教本身,而是自信且强硬的政治环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11-22 21:35:25

主题: 【中东难民危机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左”祸】 花50 一、民主自由的叫春 这一切都是从阿拉伯之春开始的。之前美国干掉了萨达姆,他和卡扎菲阿萨德沙特王爷这类独裁者,本身不是什么善类,他们干过什么都有记录
【中东难民危机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左”祸】 zt

一、民主自由的叫春

这一切都是从阿拉伯之春开始的。之前美国干掉了萨达姆,他和卡扎菲阿萨德沙特王爷这类独裁者,本身不是什么善类,他们干过什么都有记录,在独裁者之中也是坏鸟。有人说他们世俗开明,那也是跟中东的同类相比。西方为何要搞掉他们,因为他们早与西方相互敌视。这是很正常,不因为你世俗了就可以单方面敌视别人,别人必须仰视他们。美国更开明更世俗,萨达姆卡扎菲叙利亚伊朗一样反美。敌人不战自乱,落井下石便是默认的选择,换谁都这样。

问题是直接开搞西方的左翼不答应,这不是侵略么,要反战。明明是国家势力之争,左翼要占领道德高地,冠上打倒独裁,民主自由的旗号,把阿拉伯人民这个魔鬼放出来了。左派幼稚病总以为独裁者是坏的,被独裁者压迫的人民就是“无辜善良的”。阿拉伯人民是啥本性,很充分的表演不用多说。利比亚动乱之初就把中国几万工程人员追击得鼠窜,中国工地招惹它们了吗?当时还没有ISIS,也不是武装组织,就是普通百姓,一旦动荡马上僵尸大爆发(同曲:难民刚被德国收留就强奸当地人)。其它正常国家比如泰国也有红衫军政乱,对游客没什么伤害。神户大地震也没有中国人怎么样,尽管中日关系不好。 僵尸们对谁都是无差别攻击,并不是特别针对中国,但绝不会放过谁,这就是他们的本性。以后投资一带一路要随时准备出兵,有动静就几万枝枪发到工程队,成立建设兵团,刷怪打僵尸。

中东人能民主出来的是什么呢?不是说民主自由是错的,而是不适应对象。老鼠们民主出来的当然还是耗子,邪恶获得自由当然制造罪行。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残暴独裁正好适应了阿拉伯人性。萨达姆能搞定的国家,美军搞不定,难道萨达姆特别先进?沙特更加极端,因为政治上与西方亲近,政客们不动它。但是文化上冲突依旧,沙特满世界输出瓦哈比,左翼也批评沙特侵犯女权等,然并卵。如果搞掉沙特王室,也会把沙特人民这个魔鬼放出来的。因为不止统治者是瓦哈比,他们全都是,除非全部over干净。

西方政客要干掉对手,西方左棍要推广普世。正好卡大佐这几位既反西方又是独裁者,左右双方一拍即合,开搞。阿拉伯之春起因是个偶然,不是西方策划的,突尼斯本阿里与西方没仇,但给西方得着了机会顺水推舟。既然民主的大旗,暴民上位了。别以为ISIS是恐怖分子,其它人就都不是了。ISIS哪来的?就是阿拉伯暴民的马甲之一,美国议员跟他们合影的时候还不叫ISIS,一套班子多种马甲。各种马甲本性都一样,成立各种山头争权夺位,ISIS这一支崛起。其它与ISIS对抗的基地塔利班自由军努斯拉真主党都是恐怖分子,战败的恐怖分子现在成了难民。以后出个更极端的把ISIS赶跑了,IS也是难民了。有报道几千ISIS装成难民混进欧洲,其实混不混都差不多。即使一个IS也没有,这几十万绿绿之中自然就成长出ISIS了(指不定叫什么名称),事实上很多ISIS分子就是欧洲成长的穆斯林男女青年。谁是ISIS真的区别不大,如果20年前中东三岁童尸铺满海滩,如今欧洲的恐怖分子少很多。逃难途中的穆斯林难民在海上把不肯归皈阿拉的同船基督难民直接扔海里了,所以不要认为难民有个“民”字,就是平民,就不是恐怖分子了?他们把孩子扔海里也不奇怪,秀童尸是阿拉伯装可怜的常规道具。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道理大家都懂。西方的上策是趁火打劫收降独裁者,让独裁者在倒台和亲西方之间做选择,他们会怎么选?如果独裁者们真不识抬举,中策是扶上另一个听话的血腥独裁者,来保证西方的利益。下策就是自已赤膊上阵派人总督去亲自扮演残暴的独裁者,也能把事情解决了。但是殖民主义不符左翼的政治正确,西方的民主自由戏演砸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黑。因为“人民”虽然是恐怖分子了,但巴沙尔依然是独裁者,与独裁者讲和是左翼道德上是过不去的。

二、装逼圣母的带路

左翼上街游行强迫自己国家支持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把中东本土世俗化政府推翻,放出了极端原教旨主义的恶魔,然后回家再换件衣服出门给因为自己支持而出炉的ISIS逼死的小孩点蜡烛,这就是西方圣母的日常,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就是鼓动难民潮。

难民去哪里,与谁支持ISIS一点关系也没有。海湾国家只支持恐怖,不收难民,难民也不想去。难民的方向是:哪里方便哪里去,哪里舒服哪里去。难民能去哪里,这不是难民决定的,这是欧洲的圣母招来的,并不存在什么阴谋论。美国不收难民,是因为美国比欧洲清醒。欧洲的右翼比美国的左翼还要左,欧洲极右翼才算是正常人。美国没有要求欧洲接收难民,沙特说不收就不收。没有绿绿的冰岛也在主动招呼难民,这不是美国指使的。德法等国的左翼带路党早就引进了大批的绿绿,绿绿又千方百计地扩招自已的同类,呼吁国家收中东难民。国门一开就关不上了,一伙牵一伙,越牵越多。

在温情里的欧洲青蛙们,表面上是拯救难民,实际上是把自已拯救成难民。借用过去的剧情有:起初他们要做圣母,我保持沉默,因为这不关我的事;接着他们要接收难民,我保持沉默,没说送我家里;后来难民强奸女人,我保持沉默,还好不是我家人;后来难民闹事了,我保持沉默,因为圣母说要宽容;后来难民当大爷了,我保持沉默,因为圣母说要感化;后来难民杀了查理,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敢说话了;后来难民圣战了,我顾不上说话了,我要抓紧逃命;我们自已的后代也是难民了——中国可以考虑20年后挖点欧洲的技术难民,爱因斯坦就是德国难民,钱学森的老师也是。

美国出于压力,宣布接收叙难民从一千提高到一万了。不是美国坑欧洲,相反是欧洲圣母坑了自已坑美国,可能坑到世界。一旦开启全球跟风装逼模式,中国也危险。中国明智不想要难民(拼命鼓吹收难民的家伙有特殊背景色),但中国软弱不抗压,除了对汉族狠,其它都是大爷。大爷们真乌呀乌呀冲过来,能一片片死在海滩上?幸亏离得远。

三、人道恐怖的结盟

圣母秀完民主秀人道,制造难民把自已国家弄急了。左翼分子也号叫着反恐了,开始秀正义了。但是以现在的形势,永远别想打赢ISIS。美国是真打不赢,不是故意的,阴谋论者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中国去也打不赢的,中美俄全世界加一块也打不赢。因为ISIS最强大的武器是圣母。

难道白左们公开支持ISIS?没有,他们会批评ISIS的暴行。圣母的强大逻辑:ISIS杀人是坏人,你反恐也杀人,与坏人有什么区别?——“与XX有什么区别”句型是明贬实保的优秀手段。ISIS把人间暴力都做过一遍,圣母授予其暴力专利:“你干了ISIS干过的事,与ISIS有什么区别?”,别人就只剩下嘴炮等死来区别了。圣母同时批评恐怖与反恐双方,问题是恐怖一方毫无压力,却造成反恐的困扰,左翼圣母不知不觉就做了恐怖的同盟军。圣母反对恐怖暴力,比不反还要糟糕。出道题,抗战中有人说:日军伤害我中国同胞,我们要抗日。我抗日武装与日军不一样,绝对不能伤害任何中国同胞,误伤也不行,任何可能造成同胞任何损失的军事行动必须取消。这人是个爱国者,还是汉奸?

古有名言:以暴制暴,以恶制恶,以杀止杀。三八枪在敌人手里是侵略工具,缴获了就是抗日武器。不屠杀日本平民,哪来的胜利日?苏联不入侵德国,区别就是希特勒不败。幸好当时圣母不强,其实圣母只针对顺从他们的人。谁听他们的话,他们就骂谁。你会发觉,大手大脚不会怎么样,缩手缩脚会觉得压力很大,做绝了就没有压力了,相反圣母还会帮你。杀一个人,圣母会指责;不断地杀人,圣母会挖掘你的动机,照顾你的情绪,会说你穷要援助你,说你冲动要给你加分……圣母并不可怕,只要抗住圣母的几轮口水,圣母将归顺于你,成为你的同盟军。因为圣母需要刷道德存在感以满足心理上的愉悦,谁迎合他们,谁就是他们的靶子。所谓柿子挑软的捏,如果他们越指责,别人干得更狠,圣母自已也会觉得无趣。如果还有割喉的风险,圣母就不说话了。

若要战胜ISIS及其变种,并不在于多少军队多少国家多少支持多少装备多少军费,欧洲需要召唤元首十字军,召唤蒙古成吉思汗,中国冉闵张献忠,美国李梅三K党,日本731,阿拉伯先知,苏联斯大林……这些牛鬼蛇神现在是您的部下了,发挥他们的能力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11-20 22:44:42

主题: 三十五年前,他们一起高考, 姚刚是班长,肖培是上届复读生。 姚刚以467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全国文科状元,进入北京大学 肖培仅考了280分,进入北京师范学院。 三十五年后,肖培以中纪委监察部副部长之职,把
三十五年前,他们一起高考, 姚刚是班长,肖培是上届复读生。 姚刚以467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全国文科状元,进入北京大学 肖培仅考了280分,进入北京师范学院。 三十五年后,肖培以中纪委监察部副部长之职,把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双规了…… 所以,同学们啊, 不要欺负成绩差的同学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5-11-20 20:39:57

主题: 极端穆斯林是个怎样的生意 花53 极端穆斯林体系是个多大的生意 有人说,在魁北克一个地方,穆斯林一年吃政府的,各种欺诈和耗费,一年可以吃掉一座新尚普兰桥,这是一个大生意,一端拴着阿尔及利亚这个外国
极端穆斯林是个怎样的生意by forger

极端穆斯林体系是个多大的生意

有人说,在魁北克一个地方,穆斯林一年吃政府的,各种欺诈和耗费,一年可以吃掉一座新尚普兰桥,这是一个大生意,一端拴着阿尔及利亚这个外国,一端拴着民主党,中间是清真寺和被阿訇们控制的大量吃政府的可怜人。

作为魁省居民,大家必须知道,我们对穆斯林移民的任何慷慨,最后往往不是落到了最需要帮助的可怜人手里,而是落入了对可怜人进行操纵和控制的阿訇集团手里。而可怜人是定期从阿訇手里领取现金,对他们感恩戴德,却对真正提供这些慷慨资助的社会和政府充满了敌意。这是一个很无奈的话题,那些可怜人把自己的社会安全号和银行账户全部委托给清真寺,由阿訇们负责做出各种书面材料,比如报税,比如申请各种补助,以及和阿拉伯裔商人一起,利用这些资料逃税,从中赚取高额的收益。然后,他们再拿出其中的一部分给可怜人,以这个金钱作为锁链,去操纵和利用可怜人,逼迫他们变成极端穆斯林,去做出各种反社会的行为。

这里面,与孩子有关的福利是可怜穆斯林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而为了获得这些政府发的钱(包括欺骗获得的),穆斯林家庭就不得不大量生养小孩,而新一代的孩子再次成为阿訇们操纵的目标。

以清真寺为核心的穆斯林,在魁北克进行的欺诈是系统性的,包括骗取消费税退税(TPS,TVQ),骗取父母津贴(QPIP),骗取失业保险金(EI),骗取政府给予幼儿园(CPE)的托儿补助。帮助阿拉伯小商人虚高成本,进行逃税活动。同时,他们还帮助穆斯林勒索房东,赖账等等。

正是因为有着以上这么多十分有利可图的欺诈行为,可以获得很高的侨汇收入,以国家(阿尔及利亚)的力量去吃垮另一个慷慨的国家就变的十分正常了。实际上,菲律宾也有类似的情形,大力支持对加拿大的移民,同时帮助落地之后的侨民尽一切可能去利用加拿大的制度,最大限度的去拿政府所有应该和不应该(说谎,作假材料)给的福利。

这一切很难被发现吗?不是的,根本他们就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之所以这么胆大,乃是背后有人撑腰,司法,执法和行政都被恐吓,贿赂和做了利益交换,所有社会成员都被少数政客出卖了而已。毕竟,每年魁省有上千亿的财政收入,被穆斯林吃掉50亿,也是5%,而所有5%的穆斯林都投自由党的票,在选举中就可以占到对自由党20%的支持票数,足以左右选举,对于政客,是0和100%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民众的利益被出卖就很正常了。

下面我们可以举例说明,这种以清真寺为核心,包括会计,小商人,幼儿园业主以及无法融入主流的穆斯林家庭所组成的体系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又是如何团结在一起,去破坏和侵占各种非法的利益的。

一个初来乍到,抱着在异国他乡开创美好未来的憧憬,来到魁北克的穆斯林移民家庭,有两个未成年孩子。他们一登陆,就有清真寺的阿訇和其他穆斯林前来提供帮助,很温暖吧。阿訇们会开出一个offer,把一切(身份资料,银行账户)交给他们,听他们安排,他们就可以让你们不用辛苦找工作和上班,呆在家里,每个月从阿訇那里领来三千到四千的现金,这足以提供这个家庭在魁北克温饱有余的生活了。这笔钱是到时候去阿訇那里领取的,由会计做好财务安排。

那这个钱又是怎么来的?阿訇们出的吗?不是的,都是魁北克政府的钱。具体的方式有以下这些。首先是虚假雇佣,阿拉伯商人为没有在自己那里上班的人开工资,交失业保险(工资总额1.4%),这样一来,工资支出就是企业的成本,虚增开支就减少了企业的利润,就可以偷漏应该交的企业所得税了。然后,虚开的工作时间到了,可以领取失业保险(EI)的时候,就做假的Laid off,让那个本来就只是在纸面上为他工作的人失业,然后,这个人就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取失业保险(骗取失业保险)。一个月开3000多加元的工资,失业保险可以拿到1700加元,相当可观,而如果EI快要结束的时候再去读书,读书期间EI就可以延续着拿,远远高于一般助学金的金额。对于商人来说,可以少交税,对于新移民来说,可以白拿政府的失业保险,皆大欢喜。除此之外,清真寺还实物分发很多东西,这些都从相关的阿拉伯商人那里开支,这样他们就能更加做高成本,同时还能获得消费税的退税。也就是说,同样去Costco买卫生纸,阿拉伯商人买了给清真寺,可以获得15%的消费税退税,少交15.5%的企业所得税,等于省了3成。而清真寺分发给没有车的新移民穆斯林,直接从他们的银行账户里面扣钱就行了。

两个孩子,如果是幼儿,魁北克省会给予幼儿园每个孩子每天30多加元的补助,用来支付幼儿园的托儿费用开支。而阿拉伯幼儿园业主会在纸面上接受这两个孩子入托,然后领取这个补助。每个孩子650加元,两个孩子就有1300加元了。而实际上,这些孩子并不需要去幼儿园,在家里呆着,父母看着就行了。虽然父母在纸面上都在上班,但实际上,他们什么也不用干,去清真寺领钱,家里蹲或者满街闲逛就是了。而和幼儿园业主私分政府的补贴之后,再加上联邦和魁省的牛奶金,每个孩子能够给父母带来上千加元的进项,都是摇钱树,能不多生吗?

对于幼儿园的补助是魁省和安省福利制度最大的差别,多伦多动辄2K一个月的托儿费,而在蒙特利尔,只要交200不到,差额就是政府的补贴,正是这种慷慨,造成了穆斯林集中在魁省,同时在托儿产业中占了越来越大的份额。

生孩子对吧,魁省对于休产假的父母还有很慷慨的大肚金和父母金,母亲只要工作很短时间,被laid off,然后拿EI,拿到EI快完了,孩子生出来,接着还可以拿10个月的父母金。然后孩子10个月就可以送幼儿园,就可以和幼儿园业主分政府补贴了。对于穆斯林家庭来说,清真寺会因此给他们更多的钱,自然要多生小孩,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清真寺鼓励穆斯林男性在家里对妇女和孩子施暴,对于女性来说,如果是怀孕生产,丈夫的暴力还有所收敛,自己的地位可以相对更高,处境会更好,为了减少日常受到的来自丈夫和周遭环境的欺凌,也愿意怀孕和生产,毕竟分娩只是疼一时,不怀孕生孩子,那就是十个月天天给老公当人肉沙包,哪个受的罪更大?自然取其轻的。

清真寺对于向他们归顺,接受他们控制的穆斯林发钱发东西,以上的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资金来源,他们还可以向政府,如多元文化部等机构申请更多补贴。而左派人士非常脑残的一个想法,就是认为穆斯林的反社会性是来自于他们的生活太差了,不够尊重清真寺。所以没次有极端事件发生,就会大大的增加对清真寺(或者穆斯林文化团体等)的拨款,给他们更多的钱,希望对他们好了,就可以不闹了,社会可以更安定。但这样的做法,反而是培养了阿訇们的贪欲,越是有极端的事件发生,他们就能拿到更多的钱,获得更大的利益,那么?为什么不多鼓动穆斯林年轻人去反社会呢?他们越反社会,越闹腾,忽悠他们去死的阿訇们就可以吃到越多的人血馒头。反正死的都是傻的,死了形神俱灭什么都没了,反倒是那些教长之类的,可以打电话叫Escort外卖,72个有什么不可以,反正捞了那么多,不差钱。

那么清真寺又是如何去控制这些可怜的穆斯林为自己去火中取栗呢?很简单,每个从清真寺拿钱拿东西的穆斯林,都背上了欺骗政府,违反法律的罪名,如果不听清真寺的话,要脱离控制,就会被法律制裁,失去眼前这种不劳而获的生活,而一旦一个移民不读书不上班不学无术几年之后,往往也就失去了工作的能力,找工作?啥都不会谁要呀。而这样他们就失去了谋生的能力,不得不听命于自己的衣食父母——清真寺了。

而左派政府的另外一点极其脑残的事,就是对穆斯林家庭中暴力的牺牲品,尤其是妇女缺乏保护,好不容易逃出来的,还要给送回去。基督教说妇女凡事要顺从自己的丈夫,有一颗圣母心的社工,会把她们送回穆斯林社区,并要她们容忍而不是逃离他们的丈夫,更没有对于这种没有什么谋生能力的妇女给予经济上的补助。这样一来,追求自由,希望逃离家庭暴力和极端宗教控制的穆斯林妇女,都会遭遇到极其凄惨的虐待,而这种虐待在穆斯林社区内部是半公开和被用来杀鸡儆猴的。所有的穆斯林妇女都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很强的能力,是根本无法在外面的世界立足和谋生的,反而,在家里给老公当人肉沙包至少可以保证衣食无忧。

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任人摆布,而自己不学习也不工作,拿着相当于最低工资的收入,吃不饱也饿不死,自然会失去向上的动力,会更加的依赖清真寺,从而身心完全的被控制。最后的结局,其实是十分可悲的,只有沦为炮灰一条出路。哈耶克曾经描述过,“那些愿意放弃基本自由来换得少许暂时保障的人,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真的就是这样,他们最后,既没有得到自由,生活也没有多少保障。越到后来,他们为了得到这些金钱和生活保障付出的代价会越来越大。开始只是按时按点来祈祷,类似中国以前的早请示晚汇报,过组织生活。后来就要越来越多参与清真寺组织的各种活动,比如上街游行,比如给自由党候选人张贴助选广告等等,再到最后——反正天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么这种生意是不是没有竞争的吗?不是,接受良好教育,有能力自食其力的人就会尽量的逃离他们的控制。而这种生意的收益,和自己手里控制的人头数直接相关。所以,为了维持这个体系,他们首先需要大量可怜人不断的进来,扩大集团,其次就是帮助集团内的有能力的人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帮助他们逃税),不断的在幼教领域投入,借助不正当骗取补贴的帮助,占领幼教市场,为社会的大部分人的小孩子洗脑,培养同情者和制造脑残。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