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芦笛文集
作者: waterloo0165
域名: blog.mitbbs.com/waterloo0165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1001000000 ~ 20131101000000


2013-10-31 12:48:35

主题: 妻更艳 娃更藤 人更牛--老中为啥争不过老印
妻更艳 娃更藤 人更牛--老中为啥争不过老印

八千万的博客 

一、

不到美国不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二人行必有老印.. 一大早“春眠不觉晓,处处闻老印”;晚上遛个弯“举头望明月,低头见老印”;到山上透口气“空山不见人,但闻有老印”;伤个春悲个秋“春花秋月何时了,老印知多少”“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老印来”;请国内朋友吃个饭“洛阳亲友如相问,我们这儿全老印”;国内朋友请咱吃个饭“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去米国皆老印”;公司人事档案一瞅“军书十二卷,卷卷有老印”;娃挤得头破血流的参加个比赛“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老印占”;去新区看个房子,“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老印滚滚来”…

老印人多,还精,处处跟老中叫板。老中好不容易买个豪宅,一看前房东是老印,屋内“冲天酸(酸不辣几,辣不酸几)阵透豪宅,满屋尽带黄金甲(老印喜土豪金装修)”,再看人老印换了个更豪的;老中好不容易混上个小头头,一看中头头是老印,再看大头头还是老印(中头头他扑拉了brother);老中的nerd儿子小中男好不容易在学校交了几个国际友人,领回家一看,一色儿的小印男,肤色从浅到深覆盖印度全境;小中好不容易考进高级班,一看周围皆小印,再看前N名让小印长期外包,不给小中一点机会;老中好不容易搬到高档社区,一看30%中国人,再看70%印度人,人称中印村… 老印是老中迈不过的坎,躲不过的劫...


二、

看见老印小印,老中嘴一撇,表示“瞧不上”,小中眼一斜,意思“不服气”。可是人老印还真是比咱能混,动辄压咱一层皮,这是为啥泥?总结下,老印有两手绝招加一手必杀技。

 
俩绝招之一:会拍。咱老中拍马屁也不含煳,多少的高官厚禄,封妻荫子都是一路拍出来的,可是咱只能誉满全国,尚不能冲出亚洲,更别说走向世界了。人老印就没这限制,一是人英文熘,人那印glish,跟english多近哪,人的英文在老美听来是“瓦里瓦里古的”;二是人肤色好,老中拍马熘须,赶上个脸皮薄的,一拍脸红了,二拍耳朵根子红了,三拍脖子红了,三刻拍马惊奇,一看就没底气。人老印先天优势,咋拍都面不改色心不跳..

 
老印也努力,人那英文比老美学的还扎实,还深入,个个都是活字典,一个一个高难度单词夹杂在马屁中,让本来俗不可耐的鄙俗行径瞬间升华为高端大气的优雅品位…

咱老中常常困惑于老印的那口带雨含烟的印glish,咋就讨了主子欢心?据说有人问印女电话(66603629),人是这样回答滴“sex sex sex,oh, free sex tonight.”

又有人跟老印聊天,老印问“where is your balance”,问题如此高深,只好回答“I don’t know”。老印做惊诧状… 后来才知人问的是“where’s your parents”..

咱困惑没用,老美还就特享受,特欣赏老印的印glish,谁让人饱受英国人浸淫呢,再说人词汇量也大。不服气的快去背单词。下回spelling bee 看你家娃的了…


绝招之二:敢说。俗话(最新版的)说“敢说比会说更重要”,在美国尤其如此。人老印不仅比咱会说,更比咱敢说。人啥都敢说,在哪儿都敢说。老中也有能吹的,但仅限于跟自己人,骗国人钱的时候吹的天花乱坠,一见老外就跪地求饶,(看看历来的汉奸和那些上市公司头头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人老印少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人个个里外通吃,走哪吹哪。
 

有天送娃上学,娃看见一小印热情打招呼,

俺低声训斥“别老交小印朋友,主流,要融入主流”。

娃没吭气(表示不以为然),过了半晌没话找话说“鸡的食说他爸是他们那儿的第三首富”。
 
财迷的俺眼神一亮,跟首富沾边管他第几呢怎么也是billion级了,看来这鸡的食不是一般的食啊。俺咽口口水跟娃说“那啥,美国是移民国家,人人皆主流,你继续跟鸡的食做朋友哈”…


过了几天,娃回来说“鸡的食他爸真的是他们那儿第三首富”,“扇你食说的,他们那条街共三家,垃圾食爸是首富,扇你食爸第二,鸡的食爸第三”…


 
俺家社区有位牛气哄哄的老印,也没见他象其他老印那样买超大的豪宅,买超靓的汽车,带超神秘的老婆,反正人说话中气十足,每每开口必做演讲状,人娃对我们这旮旯新开的academy高中啥的瞧都不瞧一眼,别人家的孩子可都望眼欲穿呢。人称那些去academy高中的都是些“high tech technician”,说话间满脸的蔑视,满眼的鄙视,让俺们这些现任high tech technician们的形象瞬间崩盘…


三个老印一台戏,哪儿有老印在,哪里就有鸟语花香。公司上上下下是人爸的欢声笑语,学校里校里校外,是人娃的豪言壮语;家长会上见缝插针,是人妈的疾风骤雨(老师都靠边站了,全听人妈说)…


总之,人老印比咱老中房更豪,车更新,位更高,妻更艳,娃更藤,妈更虎,话更多,人更牛,全拜这两手绝招所赐…

此外老印还有一手必杀技,那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跟咱老中“一人升天,万人遭贬”相比,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三、

其实老印和我们有相同的出身(二等公民),相同的特性(爱耍小聪明),相同的梦想(靓车豪宅藤娃),相同的背景(文化古国,第三世界),相同的命运(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印度和中国同样给外人各种把柄,比如去新德里不能喝水(小心拉肚子),去北京不能喘气(小心得肺癌)…
 

老印与其说是咱的强劲对手,不与说是咱的难兄难弟。俺对老印印象的转变是瞬间完成的。就那回冲锋枪扫射孩子之后,俺突然对老印兄弟倍感亲切。他们和咱一样,虽然爱沾小便宜,爱耍小聪明,爱使小伎俩,几天不洗头,几天不换衣,笑起来面相猥琐,走起来酸气扑鼻,房间里四处凌乱,油烟满地,可毕竟还是遵纪守法,勤劳致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公民好学生啊。与杀戮相比,狡猾算的了什么;与变态相比,卫生算的了什么;与堕落相比,炫耀算的了什么…
 

老中和老印,象两架并驾齐驱的战车,弛聘在美国大地;象两条宽阔的支流,奔腾在主流之滨…在其他各色人种日益好逸恶劳,坐享其成,怨天尤人,听天由命之时,老中和老印(还有其他)似中流砥柱,挽狂澜于即倒力扶大厦于将倾,辛勤纳税,刻苦读书,还有谁比咱更良民?
 

可是有谁赏识咱呢(动不动还要把咱给杀光啥的)?良民无暇自夸旁人亦不夸之,旁人不夸更不鉴之,遂夫使良民猛自夸矣… (貌似跑题,主夸老中,顺带老印,团结多数,双赢双惠…)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3-10-30 00:31:25

主题: 加拿大媒体的读者辩论
http://www.torontosun.com/2013/10/29/abc-sorry-for-jimmy-kimmels-kill-everyone-in-china-joke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3-10-29 23:47:19

主题: Re: 相识三十年(1983 - 2013)-山大,济南
我以为你说徐源富:)
贾老师上课喜欢提裤子:)桥牌打得不错
陈是袁的太太
梁秃顶,嗓子沙哑,块头不小
张是陈建功的弟子
【 在 lambutton (lambutt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挑了个最难的,好像叫徐文天。
: 线性代数:贾启恒 老师
: 高等代数:方祖耀 老师
: 数学分析:陈玉妹 老师
: 实变函数:梁方豪 老师
: 复变函数:张培轩 老师
: 微粉方程:赵焕贤 老师
: 党史:候德珍  老师,科社系
: 普通物理:孙文广  老师,物理系
: 英语:李小飞  老师,外文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DU 版



2013-10-25 11:04:13

主题: 装X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zt
装X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花43

[转自飞扬]

  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意无意间说起自己的大学,旁人无一例外纷纷投来艳羡目光。你工作光鲜,不是四大就是4A,不是垄断国企就是全球500强;在一个都是中国人的公司里互相叫对方英文名。你衣食无忧,三个月工资买一LV包;你生活清闲,上班时就像神九的航天员,明明啥事没干还要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你格调不俗,业余时间不是昆曲就是话剧,不是民谣专场就是妈妈咪呀;你善良正义,身处斗室,胸怀天下,每天吃饱饭就刷刷微博拯救中国。

  你用苹果,买个五千块的马脸iPhone,又是贴膜又是镶钻,十天换八个壳;你用谷歌,买个两千块的安卓手机,又是S-OFF又是ROOT,十天刷八个ROM。你关注互联网,精通电子产品,上机锋网威锋网雷锋网,电脑里永远装着十个GTD软件八个思维导图软件,用Instagram记录生活,对乔布斯比对你爸还了解,以果粉自居并喜欢到论坛上问:iOS6完美越狱什么时候出来啊?

  你发烧,你还发骚,出门带着IPC,用麻绳绑个随身耳放,再配一对ER4P入耳式耳塞,完全隔音,也不怕被车撞死。嫌不够惹眼?那就换一副时下最流行的魔声Beats Pro头戴式耳机,每一个苹果旗舰店的配件区里都有卖,它颜色鲜艳外形时尚,两个耳朵每边印着一个b,挂在你的头上,真是实至名归。

  你叫自己“吃货”,可怜的娃从小在城里长大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为了美食频道里推荐的坑爹路边摊,坐10块钱地铁从城南干到城北。你热爱美食,每次花十分钟炒菜,二十分钟摆盘,三十分钟拍照,拍好导进PhotoShop里用康熙字典体配上两句文言文,传到博客上豆瓣上微博上。

  你文艺青年,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格律没搞懂就敢写古诗词,最爱莎士比亚的英雄双行体。你只到电影院看电影,提到外国电影从不说中文名,也不说英文名,管《指环王》叫LOTR,《蝙蝠侠3》叫TDKR,倍洋气倍有面子。你一听到维瓦尔第的《四季》,就会想起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和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

  终于有一天,当你拿着一张音乐会赠票睡死在钢琴声中,当你附庸风雅跑去看毕加索画展却一张画也没看懂,你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没有金刚钻,怎装瓷器逼?没有付出,哪来收获?

  装X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你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书,时间宝贵,你只看经典,抬手就是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各种珍本善本影印本,横排版的书不看,简体字的书不看。理论学习也不能落下,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买它个几十本回来,黄的绿的橙的蓝的,书架上一排彩虹。

  你偷偷把手机铃声从《我的歌声里》换成肖邦的夜曲,王菲、张国荣的CD扔掉,你万青,你痛仰,你Pink Floyd,你Guns N’ Roses,你从流行听到爵士,从摇听到古典,别人问起你最喜欢的歌手,你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眼神虔诚地说出一句:“In Bach We Trust。”念到Bach的ch时上腭抬高,发成“喝哈”轻读加连读的效果,一口纯正的小舌音,德味!

  数码单反是不能再用了,现在连旅游团的大叔大妈们都人手一只无敌兔了。相机一定得是胶片的,胶片一定得是120的,拉开你们家冰箱,啥吃的没有,满满的全是胶卷——还必须得是过期的。

  国内景点是不能再去了,水乡古镇全是搞1夜情的,XZ全是又酸又穷除了会辞职什么都不会的城市小白领。你背包,你户外,你特立独行无所畏惧,你穿Columbia防水鞋、NorthFace冲锋衣,你用GPS迷了路,在黄山的雨夜里发出求救信息。

  你张开双手去生活去爱,你受了伤害,你的小心脏扎满绷带。你痛不欲生,你长夜痛哭过人生,痛完哭完后你顿悟你看透你蜕变,你长了一分智慧叫阅历,你多了一分气质叫成熟。你情感专家,你麻辣教师,你知性姐姐。你豆瓣粉丝几万,微博粉丝几十万,你吊了个有房有车有钱的金龟婿,然后教小姑娘们什么是爱情;你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然后教小朋友们如何治疗拖延症;你做了个朝九晚五的无趣上班族,然后教大学生们别放弃梦想。你读书写字做主妇,你把体内毒素分泌成畅销书。你解答粉丝来信,聆听读者倾述,你款到发货,话到病除。你忙着生产一种叫“正能量”的东西,没有它,你的读者将无以为继,夜夜痛哭。

  你研习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植物学、建筑学、心理学,你掌握六门外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铁岭话,你知道康熙他小舅的二大爷哪年死的,你分得清古典柱式认得出欧洲广场,你叫得出路边一花一草的科属名字,你开口M2闭口流通性过剩,你和同好攒了个铅笔经济研究社,研究除了经济学以外的任何东西。

  只有门外汉才会在听古典音乐的时候想到什么画面,你谈论的是作品的母题、动机、织体、转调、升降、横向展开的层次与纵向展开的速度。你告诉还在听莫扎特“我不想不想长大”和贝多芬“当当当当”的新手:不妨尝试一下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尤其是莫扎特的K.491和K.595,贝多芬的Op.37和Op.73,精彩绝伦,不输给他们任何的交响乐作品以及歌剧。你对中产气味古典主义模仿者勃拉姆斯充满轻视,对婆婆妈妈的柴可夫斯基只有厌烦。斯特劳斯里面只能听听理查·斯特劳斯,他的艺术歌曲还算有那么点思想性;至于约翰·斯特劳斯,天啊,真不知道这个家伙除开写了几首平庸的圆舞曲外还干了些什么。

  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没事就到网上破解谣言。你三十好几找不到对象,去非诚勿扰相亲告诉人家“喜欢TBBT加分哦”,结果“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你在粉丝面前表演Name Dropping的把戏大秀才艺,隔天一觉醒来照旧要加班熬夜做苦力,供房养车还利息。

  你有知识有思想有文化有品位,唯独没有钱。你浑身上下散发着狐臭般无法抗拒的人格魅力,唯独没有活人鸟你。你苦心智、劳筋骨、饿体肤,长夜痛哭算个屁,未曾坐过春运绿皮车者,不足以语人生。你比别人聪明你还比别人勤奋,你睡得比别人晚起得比别人早,你头发一天比一天少,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鸡鸡一天比一天软。“吃得苦中苦,方装逼上逼”,皇天不负苦心装逼的人,你行业老大了,你商界精英了,你社会名流了,Finally, You did it, You DID it!

  你实现了“财务上的自由”。你从不像其它男人一样热衷讨论好车,一般你的做法是:买一辆。不过,好车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车再好能好得过煤老板的?身为“中国知识新贵”的你,更喜欢邀请朋友到家里听自己两百万的Hi-End系统上播放的马勒和布鲁克纳。你听音室里的唱片的总价能买三辆奔驰,你用十三种工具调整自己唱机唱臂的位置,你告诉朋友,玩音响最关键的不是音源,也不是音箱,而是电:水电偏冷,火电偏暖,核电偏硬,你只用来自新疆阿克苏的风电,宽松醇厚。

  你从微软跳到谷歌,最后弄个创新工场,做出了市面上最好的安卓盗版装机软件。你是中国的雷布斯,三千块市价的安卓手机你只卖两千块,除了一直缺货外,没什么不好的。

  你从英国回来,都不用做学问搞研究,把民主的细节背诵一遍就当上了副教授。你出国就去冰岛,斯堪的纳维亚那块,北欧冰冷的气质才衬你高洁的内心,哦,对了,出门前记得把所有微博删掉。

  你是央视主持人,你抑郁了,你又好了,你开着豪车到人民大会堂骂执政党的娘,骂完回台里继续主持读书节目;你血水盐水里泡过,说十句话引用八句名人名言,采访的时候总像只孵蛋的鹌鹑一样看着对方,你内心强大业务出众文笔一流,更要命的是,你还穷,谁敢不喜欢你简直天理难容。(这谁?)

  你文学青年,你杂志主编,你说看不懂你小说的人是**,看不懂你小说的人就是**;你说文学有金线,文学就有金线。你眼光高,天底下看得上眼的东西就两样:美玉和鹌鹑。你率性随意,什么都可以将就,但避孕套一定要用最薄的。(这又谁?)

  你为民主民权民生摇旗呐喊,早年带老婆到天安门广场拍**照,直接则对城楼上的人像竖中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惜被查过一次账后就痿了,回来后一副受尽人间辛酸的萌样,像闰土一样四处找粉丝借钱,谁看谁心疼。(再谁谁?)

  你老了,头发胡子花白,你归隐田园,深藏功与名。你心情不好就打个飞的去伦敦喂鸽子,去尼泊尔爬珠穆朗玛峰,心情好的时候就给干女儿做一盘难看但好吃的红烧肉。

(装一回洋X:WHO IS WHO?)

  你会当凌绝顶,一览众X小。你再也不需要装X,因为,你就是X。

  你安然地度过了一生,死后安葬在宁静的故乡,野花轻轻覆盖你的墓碑,上面镌刻的六个大字清晰可辨:

  “活过,爱过,装过。”

----------------

现在重庆这边又一种装洋X的货出来了:抽雪茄!

http://bbs.meyet.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1328&extra=&page=1951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3-10-25 10:41:18

主题: 我叫猴赛鹰,来自塞内加尔 花64 黑叔叔如何成功 之 人生指南 -------作为笑话有点长,作为故事有点短 我叫猴赛鹰,来自塞内加尔,在东莞监狱渡过的十年是我难以忘怀的日子。 阿明是我的狱友
我叫猴赛鹰,来自塞内加尔 zt

黑叔叔如何成功 之 人生指南

-------作为笑话有点长,作为故事有点短

我叫猴赛鹰,来自塞内加尔,在东莞监狱渡过的十年是我难以忘怀的日子。

阿明是我的狱友,现在他已经当上了邻国的武装力量总司令。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总司令,只要他在中国呆过,无论是指挥学院还是监狱。

那个叫习梦实的中士,就是我们的老师。

我以前在达喀尔的时候,有时候会上教堂,嗯,来了广州之后,有时候也会上这儿的教堂,无他,只是同乡比较多,他们有毛里塔尼亚人、塞内加尔人、马里人、几内亚人,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国家的人,所以非常方便我偷东西。

我在广州被捕,有一个同乡被警察追捕时跳楼了,我被抓了,罪名是贩卖毒品,但对于我们来说,那是“非洲饭盒”。

我只是个看风的,罪不至死,所以被送到了东莞监狱。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叫做黎卓贤的管教。

东莞的监狱和非洲的监狱不一样,这里严禁爆菊花,但会没完没了的训练,齐步走,正步走,我可以用粤语、中国东北口音普通话、东莞话喊号子,他们想把我们训练成士兵吗?

放哨的卫兵手上有AK-47,我以前在非洲当娃娃兵的时候用过,嗯,有时候习梦实会问我们会不会用。你知道,我比较喜欢打枪,但我想不明白不断的步操训练和打AK-47有什么关系直到多年之后,我在非洲开始训练我的部下我才明白,只有步操训练好了,打AK-47才会好。

嗯,我在东莞呆了十年,这十年足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中国人发射了他们的载人飞船,举办了奥运会,成为美国以外最强大的帝国主义者。

帝国主义这个概念,我是听中国人解释才明白的。

他们说,要打败美帝国主义,先要把自己变成帝国主义者。

我后来在非洲,对部下说,也许不能把你漂成黄皮肤,但至少你会像中国人一样打仗。

那些中国士兵有空的时候,会组织一些集体对抗活动。我觉得他们是有意识去培养我们的集体意识,所有中国人都属于这个或那个集体,在行为和思想上忠于它。

当然,中国共产党是这些集体里面最强大的一个,你不承认?那我干嘛在我们旗帜上画上五角星,锤子和镰刀呢?你真以为我吃饱了撑的?

直到刑满释放,我都没接触到卫兵的武器,当然,假如我这样做了,那就要加刑了。

中国的饭菜、卫兵、训练和强制劳动成为了我这十年里面所有的内容。

我居然学会了认字,当然,是中文。

据他们说,我有小学六年级的文化程度了,算是能写会算。

但我不认识法文,虽然我会讲法语。

嗯,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塞内加尔人,从万里之外的中国东莞,学会了中文和其他一些东西,带着监狱发给我的1148.9元人民币,回到了达喀尔。

南方的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发动了战争,塞内加尔的内战开始了,

南方佬一路攻城略地,当电视上说激战3天3夜,政府军阵亡3人后,我笑了,那是我们在三元里一场斗殴的伤亡。

我决定投奔被打得丢盔弃甲的政府军,反正法国人只是袖手旁观。中国的饭菜很健康,长期的体力劳动和训练使我轻易通过了体检,这个体检刷下了不少人。

由于我说我会说中文,于是我成为一名联络官,负责公共关系,对口中国援建工程队,工程队负责人在第一次听到我说中文的时候呆住了——那是优雅的中国东北口音。

我不安于当一个联络官,所以我问这位负责人能不能搞到“五六冲”,那是AK-47在中国东莞的名字。

这位工程队经理瞪大了眼睛,说我们不做军火生意,我们只是工程队,但他看见我失望的眼神,沉吟了一下,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打这个电话号码,这是北方工业公司在达喀尔的地下代理商,他是中国人。”

这个家伙我认识,那就是东莞监狱的管教,黎卓贤,一个广东人。 他后来出了国,成为北方工业在非洲这一片的推销员。 我结结巴巴地说,政府,能不能给俺批发点五六冲,对对,就是警卫用的那种。刺刀连在枪上,不担心丢。

黎和颜悦色地说,9527,批发没问题,你打算是给现金还是银行划账啊

可我没有钱,那些军需官把所有的西法都揣腰包里了 政府,你能不能协调一下?

9527啊,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世界了,没钱寸步难行啊。

他想了一下,又给了我一个电话,说你可以去和国开银行谈,我知道中国有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在广州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光顾过它们,但我不知道有国开。显然,这不是一个有大量提款机和现钞的银行。

这个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他说:两三万把五六冲算什么,我们可以想办法给你提供坦克和飞机,钱不是问题,咱们中国和非洲是兄弟。 这是我听过的最温暖的话。

不过他提到是不是能用磷酸盐矿和铁矿作为付款的方式。用就用呗,这两种东西在我们国家毫无用处,我们既没有化肥厂,也没有钢铁厂,但我们需要赢得内战。

但我只是一个少校联络官,说了不算。 这个人想了想,咬着牙说:要不,咱让你说了算。

他给我描绘出一幅宏伟的图画,在这幅图画里面,塞内加尔变成了像中国广州一样的城市,当然,国外的城市我只去过广州。 会有很多很多中国公司来塞内加尔投资,让每一个人都用上电话。当然,也能吃到中国饭菜 。

一次小小的政变推翻了现任总统,他带着小姨子跑了。 我成了总统兼总司令。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黄袍加身。 这意味着我得签很多很多的合同。 同时,一个又一个集装箱从中国运到非洲。 那是宛如天使一样漂亮的五六冲,虽然都是中国军队淘汰下来的旧货,但保养很好 当子弹装上弹匣,从枪里面喷出火舌的时候,我知道,南方叛军死定了。

中国信守合同,带来了飞机、皮卡和大量的坦克。还有数不清的像习梦实一样的中国士兵,我放心地让他们训练我的部队,直到和东莞监狱里面的囚犯一样训练有素。

每当有人把枪端在腰际扫射的时候,这些管教(对不起,我不知道除了‘管教’和‘政府’这两个词以外的称呼)就会毫不留情地用脚为他们做思想工作,直到他们想通,不再胡乱放枪为止。

思想工作好啊,习梦实说过,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源泉之一就是政治委员。

于是我也任命了很多政治委员。

我为第一个叠出豆腐块的士兵,付出高达1万西非法郎的奖金。直到他们说我的军队可以和坦桑尼亚陆军相提并论为止。

我很想任命几个中国军官做我们的正式军官而不是顾问

但他们婉拒了,说这影响不好,吃相太难看!

但他们不介意脸上涂上黑色油彩,在战斗中为我的军队压阵。

在以前,每年的8月1日,中国的建军节,东莞监狱的士兵都会举行庆祝活动。我们会看到电视上的中国军队。

那是一支强大的军队,而此时此刻,我的军队除了肤色以外,和中国军队一模一样。

我让他们放弃了法式贝雷帽,买了很多中国工人喜欢穿的迷彩服,还有中国胶鞋。

我买不起俄国货,更买不起欧洲货或者美国货,

我的国库不算上我自己揣兜里的部分的话,只能够购买中国货。

好了,我的军队马上就要在旱季,在草原上发动对叛军的远征。

法国人都走了,他们已经放弃了整个塞内加尔,我所能依靠的是中国人和我的军队,只有一万多人,这还包含了我的总统卫队。

他们愚蠢地选择在平原上和我们交战。

那些假扮成非洲人的中国顾问们指挥着这些士兵,对叛军发动了进攻,叛军的心眼也太实了。

一个个都不知道要保护自己的侧背 没多久他们就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他们也听不懂电台里的话音通信,那是优雅的中国东北口音,和法语一样,这些土包子懂个屁。

当他们被击垮,准备打游击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中国顾问们说他们信仰的神之一,毛主席,也就是很多人把他的头像印在衣服上,放在钞票上的那个人,是游击战的专家。

比那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古巴人厉害多了。

叛军不久就以无条件投降结束了反抗,嗯,假如不是我的顾问和军队,把他们从洞里一个个揪出来的话,估计没那么快。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支会为驻在的村子里面的民众挑水和修房子的非洲军队。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两件事,就是法国酸溜溜的态度,和有一次我听见军队发动冲锋的哨声,突然就蹲了下来,那可能是哨声使我想起了在东莞监狱吧。

战争结束了,中国人越来越多, 他们在这里种地、挖矿,修路 显然想把这里变成另一个中国,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为了确保亲北京的立场不会改变,我决定把我的第12个和第13个儿子送到广州去念书。 也许会去北京,不过那儿实在太冷了。

我建立了政党和我的政治局,换上了我的左臂右膀,这可以确保大搞建设的既定步骤不会被政变、暗杀打断。

现在达喀尔的中国人多得离谱,我打算让他们都办暂住证。 办证费用这可以为国库增加收入。 让更多的部落能用上华为手机。嗯,想办暂住证的想法显然激怒了中国人,这就是我为什么今天又呆在东莞监狱的原因。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2013-10-24 12:35:18

主题: 东东正在玩电脑游戏,爸爸走过来问他:“儿子,爸爸和妈妈就要离婚了,你跟谁?”东东头也不回,一扬手,说:“把你们的离婚协议书拿来给我看看。”爸爸惊讶道:“你看什么?” 东东说:“我看电脑分给谁了?”
东东正在玩电脑游戏,爸爸走过来问他:“儿子,爸爸和妈妈就要离婚了,你跟谁?”东东头也不回,一扬手,说:“把你们的离婚协议书拿来给我看看。”爸爸惊讶道:“你看什么?” 东东说:“我看电脑分给谁了?”  - 小陈经常被黑社会团伙欺负,忍无可忍,便恶狠狠的对他们扔下一句:你们等着吧,我会跟你们算账的!然后就走了,一个月以后,小陈终于如愿以偿,成了这个团伙的会记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Jok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