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野水横木
作者: shot
域名: blog.mitbbs.com/sho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10301000000 ~ 20110401000000


2011-03-18 11:40:04

主题: 我常以为,自己已死了一次
我常以为,自己已死了一次。现在的我不再是真实的我。尽管带着人的面具,下
面的生命却是冷漠而阴森地存在。就像魔鬼蜷缩在洞穴里,我的灵魂被冰封在这
生硬的躯壳中。

像这漫无边际的雪,将阴暗和潮湿覆盖,我的文字将饥渴和孤寂掩埋。

雪下了停,停了又下。前赴后继的扫雪车们,是灵魂无法消解的巨大阴影的征。
它们翻卷着舌头,舔过路面。这些怪兽唇边飞散的雪粉和冰屑,被一千种寒冷和
沉默禁锢。混着污泥的碎片里,是海啸和飓风,是咆哮和呐喊,但每一片又都在
残酷地隐忍,像化脓的伤口,在黑暗中滴血。

这飘飞的雪中,多少次,我远眺那旷野上的树。我看着它们将萧索的枯枝,印在
灰白的天上和破碎的心中。我研究这风景,体会到骨骼和残骸有一种冷峻而精致
的美。

像一面镜子,我在沉默中已观察了你很久,就像猎人研究他的猎物。但我在你面
前,却总潜而不动。那些与死亡相关的气息,像一件隐蔽的内衣,被妥善地穿在
里面。

我是魔鬼,已死了一次,却像活人一样呆在人群之中。温情地与你交谈,呼出伪
装的热气,说着隐晦的暗语,带着淫邪的动机。这就是我,一个鬼,过着没有意
义的生活,却有着人的渴望。像肮脏的放射性污染一样充满不可见的杀机,却又
像浪漫主义的雪和灰尘一样随风而遇。

外面还在下雪,魔鬼还在等待,人群还在狂欢。空气里弥漫着犯罪的意念,而你
却浑然不知。

这是双重骗局。我是魔鬼,却活在人群之间。丑恶的生命,正进行着最后一次绝
望而唯美的挣扎。杀戮即将开始,盛宴即将举办。潜在的都将显露,犹豫的都将
溃败,唯有这饥渴和贪婪,永远存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3-14 16:12:48

主题: 海啸
女孩不高兴了,
失手
打翻了桌上的杯子。

凌乱的棋盘上,
宏大而精巧的构思,
就这样
被一场意外淹没了。

但我们
暧昧不清的对弈,
却还在
局外进行。

但愿这
只是一次偶然的悲剧。
她或许正
举棋不定。而我
却逼地太紧。



(这是一个相互嵌套的故事,讲的是神界的一对男女,由于恋爱中的不愉快,而
导致了日本的地震和海啸。描述中使用了三重类比结构:黑白棋子,男和女,人
类与自然。棋局隐喻男女关系像黑白棋子一样纠缠不清又界限分明。男女则隐喻
人类与自然间相互依存又彼此对立的关系:大自然常像恋爱中的女性一样不可琢
磨。而人类则常像恋爱中的男性一样轻率毛糙急于占有。而最终的结局就是突然
而至的悲剧。这首小诗尝试着驾驭和编织这多重的关系,或许过于隐晦和牵强。
不过这个脚注也可以作为作品的一部分,艺术本就是反复地重构与解析。)



2011-03-08 19:32:47

主题: 我在孤寂中
“只能自闭者才能获得安静。”

早晨起来的时候,心底里感觉到说不出的疲倦。脑子里都是这种类型的话,也搞
不清什么原因,或许真的是时间到了吧。

手机铃声响了,是女友芳。她兴高采烈地向我描述刚买的IPad。等她把话说完,
我淡淡地说道:

“芳,我们分手吧。”

她愣住了,在电话那边。就连我自己也感觉到一阵隐痛。

“你不爱我了?”她惊慌地问。

“不,芳,不是这样。你是唯一还让我牵挂的人。”我顿了一下,感到喉头发
涩,“但我已经没有热情了,对这整个的生活。我感到疲倦了,没有能力再这么
活下去。”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我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可以一起创造幸福。”她焦急
地说道,“峰,不用担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知道的,哪怕你不工作,我也
可以养你。”

我感觉到两眼发热。“芳,对不起。你放过我吧。就算我跟你在一起,也没有意
义。我已经没用了。我没有办法再恢复对日常生活的热情。就当我死了吧。你才
二十几岁,还有机会找个好男人,过上正常日子。”

“你也很年轻!我不要别人,就要你!”芳一边哭一边说道,“刚认识的时候,
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舍不得你呀,你太可怜了。相信我,我可以帮到你。


“芳,你知道的,谁也帮不了谁。再多的阳光,对于黑洞都是无意义的。你还是
忘了我吧。”

我含着泪把手机关了。

我的确什么都给不了芳。早点分手对双方都是解脱。或许她会痛苦一个月,或许
会痛苦很长时间。但我又能怎么样呢?祝福她有好运气,能早点碰见那个合适的
人。女人需要的是真切而丰盛的世俗生活,尽管她们常不可救药的被某种虚无飘
渺的气质所迷惑。我不能再制造那些幻觉了,该结束了。

支起身去洗漱,感觉到腰沉重无比。印在洗手间镜子里的,是张憔悴不堪的脸。
早年的那股英俊潇洒的气派没有了,只剩下一幅世故而空洞的表情。这张起皱的
皮真不容易啊,一会儿要满脸堆笑,一会儿要严肃正经,要伪装,要掩饰,要经
历风吹日晒,还要经历人情冷暖……脸恐怕是身体最累的一部分了。

洗漱完。我打开手机,告诉领导我要辞职。

“怎么回事?太突然了。是不是我对你们管地太紧了?”领导很惊讶。

他的确对下属逼地狠。但哪一个领导不是这样呢?大家都在讨生活,我对他个人
没什么意见,也不想说的太多,就顺嘴说道:“我得病了,身体不行,想休息。


“哦,这样啊。”他接受了我的辞职,说了三两句敷衍的话,什么保重身体,好
好休养。后通话就结束了。

我身体的确不算好,能感觉到肚子里的脏器一点点虚弱下去。这就是衰老,无可
避免的事。不过,我比别人衰老地快了一点。但现在也无所谓了。

我准备切断与所有人的联系。在我的世界里,将只有陌生人。那些人群中的标
准,多少岁该结婚呀,多少岁该生子呀,多少岁该事业有成呀……对我都不再适
用了。当没有人能干扰我的生活时,时间就不再存在了。

手机又响了,是好友义。他气愤地数落我发神经,没情义,无责任感。“你怎么
能躲起来。总得做点积极的事,对家庭对人类有些贡献,不然活着有什么意
义?”

“我活着就是没有意义。义,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了,我会取消和改变所有的
联系方式。你不会找到我的。我祝福你,祝你在未来的日子总是开心。”

然后我就永远地关机了。

我的世界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对于这个社会,成年后我一直不能适应。我既不能成为剥削别人的上等人;也不
能成为拼命工作却无法翻身的下等人。对这个庞大的机器,我无所适从。我曾天
真的以为,科学或许是一个美好的避难所。不像虚伪的政治家,也不像贪婪的资
本家,科学家都是实实在在创造知识和技术的人。但最后却发现科学早已变成了
一种规模化的产业。那些实验室里没日没夜的博士们,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工
蚁。因特网发明了,却让人离地更远。转基因发明了,却让人吃的更差。这些技
术真的有意义么?我对科学的热情也熄灭了,不再努力让自己塞进某种模式,去
费劲地适应这部社会机器。是的,我放弃了,我放弃为我的生命赋予价值。

到我离开的时候了。我变卖了所有资产。然后去了美国中南部的一个小村。从一
个破产的农民手里买下了一座旧屋和一块地。这个地方藏在山里,非常偏僻。由
于经济危机,东西不值钱,这些只花去了我三分之一的积蓄。我粗算了一下,省
下的钱,如果只是买主食和油盐,可以用到三百年。也可以算是吃喝不愁了。另
外,我用了一小块地来种菜。有时候我会尝试一些野菜,发现味道也不错。我的
地大部分都空着,就是长草。

这种独自生活的时光,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幼年。那时侯爸妈都很忙,没有空照看
我,就将我整日搁在家里。黑暗成了我最大的摇篮和伙伴。漫长的孤寂中,还是
孩子的我学会了如何与自己对话,学会了看到隐藏在黑暗中的色彩,学会了听见
孕育在寂静中的音乐。但随着年龄增大,我却丧失了这些能力,现在它们又回来
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大部分时间我都无所事事,就是躺在河边作些白日梦。这样的
日子真美啊。有时候一时兴起,我就写上一首诗,不过是用自己创造的一套文
字,别人就算看了也不明白什么意思,这些诗是写给我自己的,不需要读者。有
时候我站在山头上,看着天空中漂游的云彩,忍不住手舞足蹈。这些随心所欲的
舞姿从没经过编排,它们不符合任何既定的规矩,但于我却是最美的韵律。是
的,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最高的评委。

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最喜欢的就是在野外到处乱走。有时候我会停下
来,看看夕阳和那些余晖的色彩变化。黄昏是一个安静的时刻,风吹过草丛和灌
木发出好听的声音。而我的心里也有一把绝世无双的竖琴,与这自然的音乐相互
共鸣。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它会永远延续下去,直到有一天我进入死亡那温暖
的怀抱。然后我的音乐和艺术将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进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3-01 12:49:06

主题: 风轻天色明
风轻天色明,雪后人寂静。 
枯叶飘冰岩,残雪映梅影。 
有闲会故人,无事读坛经。 
衣厚尘心薄,笔重禅意轻。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3-01 12:13:19

主题: 写在夜幕上的话
沉默是堵墙
包围着我
就像歌者被歌声环绕

林立的墓碑
是死者对世界的拒绝
而沉默
则是我的墓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