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野水横木
作者: shot
域名: blog.mitbbs.com/sho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90701000000 ~ 20090801000000


2009-07-07 19:04:26

主题: 飓风狂想曲:暴力美学
(一)

  气流在加速。急旋的气流,淤积的气流,遥远的洋面上,将战栗和怒吼不断放大。热血在不断提升,油门在不断换档,这发情的小兽,鼻孔喷出飞溅的水沫和泥浆,左冲右突,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墙围困着。它脾气越发恶劣,它仇恨越发猛烈。它撒开蛮力在水天间狂乱咆哮着。动荡的海面上,沸腾的海水仿佛被一只巨大的吸管给提起来。飞旋的气流在收紧,飞旋的水柱越转越快。那不可遏制的愤怒,如同扯起的警笛声,
  在不断攀升。
  怒流滚滚。这盘旋在半空的雄鹰,这飞奔的犀牛,这饥饿的猛犬和恶狼,他们
  被一股神秘不安的力量
  鼓动着,向未知的陆地狂飙突进。


(二)

  但在这隐秘的洞穴里,危险
  其实是件很遥远的事。
  我们不禁笑了一下,又继续
  惯性的生活。

  我们爬在细细的草根间,我们爬在枝干的缝隙里。周而复始的钟摆间,我们重复着自己日复一日的悲喜。危险是多么遥远的事啊,远到只能在想象里完成,似乎用尽一生,我们也无法续接上那不祥的预感。波澜不惊的日子,我们继续爱,继续勾心斗角。继续捕杀猎物,又或者继续被自己的捕猎者杀死。小小的方寸间,我们编织着自己的惊心动魄。

  午后的阳光寂寞
  而平静。一杯水
  自然而然立在石桌上,被一束光,
  照得通体透明。


(三)

  水珠在一页纸的中心,渗透,消失。
  水珠在屋瓦上滚动。水珠,是已透支的血,沿着檐口
  一滴滴落下来。不知名的小虫
  沿着沟边缓缓爬动。
  风还是那么小,但远方的帆却在它的注入下
  一点点鼓胀起来。


(四)

  大气层跳突的神经,在一分一秒收紧。但我们却感觉不到这从空气传入耳膜的脉动。就像一只昆虫,我们爬行在宝剑锋利的刃上,却感觉不到它寒光的杀气。风平浪静的日子已经很久了,淤积的烦躁也已很深了。那些无所事事的时光,像这苦涩的海一样,漫无边际,淹没我们;又像燥热的空气,被不断吸入肺里,消化于无形。
  这些窒息我们的海水,从一扇门
  源源涌入,沉积在我们骨髓深处。循环的痛苦在我们躯体中,周而复始。
  我们怀着遍体的积水,我们怀着
  一座苦涩的海,从人生的地平线上走过。内心的风暴隐约成形。

  那些风平浪静的日子啊,是谁在祈祷?是谁向着天空和大海祈祷:
  主啊,你快来临。快将我从这黯淡幽长的日子拯救,或者将我毁灭!


(五)

  谁来阻遏这不断涌起的海潮,
  谁来解释
  这没来由的冲动,喧闹?
  在这被禁锢的身体里,
  在这不断加固堤岸的江河里,
  底部的泥沙,
  被暴躁的河水卷起。
  谁能知道,
  这片汹涌的浑浊浪涛,
  将在哪一个尽头,
      哪一个入口,
         哪一个峡谷里——
  得到宣泄,尽情奔流?


(六)

暴风雨来临前的祈祷文:

  主啊,你快来吧,快举起我吧,就像举起你飞奔的浮云和急浪。在你狂暴而愤怒的驱使下,天空与海洋正像抹布一样撕扯纠缠。这是你不可约束的,破坏的力,是我们躯体与灵魂的双重灭亡。

  主啊,你快来吧,快粉碎我吧,就像粉碎你四散的枯叶和灰烬。在你惊骇而混乱的雷霆中,流光与倒影已碎成时间的无数碎片。每片都是你锐利的镜子,它们在恐惧中哭喊尖叫,然后又在哭喊尖叫中反射投影。

  快来吧,主啊,快让我与你急驰的箭矢一同前进。这命运的重轭已让我们承受得太久,现在就用强而有力的铁拳,把它砸成碎影!

  快来吧,主啊,快让我与你四溅的水花一同抛起。在这生活的火焰与冰雹中,让我们迥然傲立,让我们以大谬于常理的方式,逆流而击!

  摆出叛逆者的架势吧,摆出
  死亡的架势!
  天空,将只属于云雷闪电,
  还有这自由不羁的魂灵!


(七)

  谁也记不清,那是怎样一个瞬间。当细若游丝的风,
  抚摸过身体敏感的天线,大自然的电,
  突然导通身躯,一阵阵颤栗。
  全身的关节,在纠结,盘旋,分散。
  血液在逆流,身躯在爆裂。 
  我们究竟爬行在
  谁的剑锋上?是谁向我们挥剑?又是谁
  在被施予的痛苦中呜咽?
  风云乍起的沙滩上,天突然暗下来,乌云于闪电的
  煎熬中滚翻。
  大地在升腾,震荡,大地的刺,刺入海水
  液体的腑脏。
  蔚蓝的大海啊,我的故乡,你突然变黑,变脏,你突然
  向着沙滩上蜂蚁般的人群,摊开你巨大的创伤。

  大自然接上了内心的风暴。所有叶子
  都指向一个方向,所有房子
  在摇撼中尖声叫嚷。
  一排排浪铺天盖地而来。这伤口止不住的血,混浊的泪水
  涌进每一条街道,每一个门户,
  每一扇窗子每一道裂缝,每一把抽屉每一座立橱。
  涌进每只眼睛每张口里,整个世界都被灌入了
  这苦涩的海水。
  像一道道闪电,恐惧在我们
  还未恐惧之前,就已劈入我们。
  广告牌风暴中哐哐作响,塑料袋水泥柱上拉拉作响。
  前赴后继的浪头
  蜂拥而来。这追捕者迅急如电的手,驱散着大地上惊怖的人群。
  海兵们此起彼伏的刀光,嚎叫着万头并进的群狼。
  整个时空压缩于一瞬。
  海水变成了火焰,风雨变成了刀枪。
  它肆虐着燃烧着吞噬着,它抨击着扫荡着撕扯着。
  它侵入万物
  将它们化为齑粉。它把大地变成它统一的王国:灰烬和死亡。


(八)

  我们在沙滩上留下了
  数不清的尸体。
  街道上留下了尸体,楼梯上留下了尸体。连屋顶上也留下了
  尸体。
  我们的尸体横七竖八,我们的尸体
  悬在树枝上,我们的尸体,卡在石缝里。我们的尸体
  被海浪带走了。
  家人,朋友,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
  都被带走了。
  只留下这些尸体,灌满泥水,苦涩和沉重。

  我们静坐着或站着,
  我们在上帝杯盘狼藉的餐桌上,
  害怕。
  我们仿佛刚刚从温暖的子宫来到这世界,
  偌大的,空荡的,充满不安的世界。



2009-07-05 21:01:05

主题: 孤独的野兽
(一)

在孤独中陷得越深,我的灵魂就越接近野兽的强度。

(二)

我等待突围,等待日积月深的饥渴突然暴发。

(三)

但我不动声色。无形的杀气体内循环。

(四)

我收起獠牙,压住喉结蠢动,向人群靠拢。
但人们惊恐地看我,后退。

我渴望温暖,却只能面对冷漠与严寒。

(五)

我披上人皮,阳光下行走。我被巧言令色羞辱,欺骗。

(六)

我怀着深深的仇恨,与人类势不两立。
复仇的火焰被一次次点燃。
但我不动声色。无形的杀气体内循环。

(七)

我在山林中无声地行走,月光下行走,我内心充满了悲凉。

(八)

回望尘世,我眼中布满血丝,我发出愤怒的低吼,喘息。

(九)

我在孤峰之巅盘环,审视。
蓄势待发。

我翱翔于浩浩长空,我奔驰于茫茫大漠。但无论如何,我都走不出自己的城邦。

我的内心是永恒的黑暗与荒凉。

(十)

我向深渊走去。我将在饥饿和孤独中死去。
或许这是我的荣耀。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