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401000000 ~ 20190501000000


2019-04-25 21:04:45

主题: 老张进城
老张进城 【小说】

作者:劳柯

秋天刚结束,冬天还没有开始。一天,老张对他的老伴说:“今年元旦要进城去看老罗。”老罗是老张的大学同学,老张把老罗看成亲兄弟。老张的老伴说:“你们春天才见过面,又要去啊。”老张说:“那到冬天不已经一年了。”老伴说:“要不要先给老罗说一声。”老张说:“不要,提前几天告诉他就行。”

老张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开始思讨给老罗带点啥。人家是城里人,那可是真的啥都不缺。今年菜园子里种的墨西哥辣椒丰收,整整收获一筐。这种辣椒特别辣,老张知道老罗好吃辣,但这熟透辣椒不能长久存放,看看到元旦还有好几个月,老张就检出他认为最好的辣椒做成了辣椒酱,满满的一盆辣椒做成辣椒酱才一小瓶。老张把小瓶仔细地封好,又仔细地把小瓶放在冰箱里。他对他的老伴说:“这瓶辣椒酱是给老罗的,不能动。”

除了辣椒,地里还种了不少凉姜,凉姜秧都长得一人多高。冬天快来的时候,老张就把凉姜秧砍了,把地下的凉姜用锄头倒出来,发现好多,大大小小的,跟人参似的。看到这么好的凉姜,老张脑子里就想到的老罗,这种姜估计城里没有,得给老罗带些。他就检出几块好的,白白胖胖的,把它们放在咸菜缸里,加上盐和水,然后放上调料,然后把咸菜缸仔细封好,搬到地下室放好。他对老伴说:“这缸姜是给老罗的,别动。”

老张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吃咸鸭蛋。超市里买的咸蛋都是包装好从国内运来的,不知道有没有用苏丹红,而且很贵,老张舍不得也不敢买。老张就自作咸蛋,鸭蛋买不到,就用鸡蛋。老张做的咸鸡蛋照样蛋黄流油。老张准备了几个大玻璃罐子,轮换着腌咸蛋,每过两个月就可以做出二十几个咸蛋。刚入冬那会,又有一罐咸蛋做好了,煮熟一吃,真是蛋清柔软蛋黄流油,咸淡适宜。吃了一口咸蛋,老张心想,得给老罗做几个咸蛋。说做就做,他把玻璃罐子洗干净,加蛋加盐加香料,蛋都漂在盐水里,隔着玻璃看如一个个乒乓球,几个月以后它们都会非常好吃。他把罐仔细封好,把罐子搬到地下室。他对老伴说:“这罐咸蛋是给老罗做的,别让人动。”

他老伴说:“还有啥是老罗的啊?”老张摆摆手说:“没了,没了。”

时间真快,一转眼时间就十二月份,再一转眼就到圣诞节。老张给老罗发微信,说: 我要进一趟城,你啥时候在家。老罗回信说:年底都在家。老张说:那我们就年前一天去吧。

去的那天,老张起个大早。他先把辣椒酱拿出来,打开闻了一下,发现香气扑鼻;他再把凉姜从咸菜缸里捞出来,泡了几个月,凉姜泡得更加白白胖胖了,他把凉姜仔细地洗净,然后装在密封袋里;他再把咸蛋从玻璃罐里仔细地拿出来,生怕弄破,再把它们放在锅里蒸熟,等凉下来,再把它们装在密封袋了。

老张的老伴起床的时候,老张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他老伴说:“你看把你激动的,也才一年没有见面。”老张说:“就是每年都见面,也见不了几次了,怎么能不激动。”

走到半路,老罗发信问几点到。老张说就要到了。老罗说他还叫了他的朋友老刘,老刘陪老张下围棋。大学的时候老张的围棋下得很差,工作以后老张经常在网上下,水平提高了很多。大学的时候老罗还可以和老张对弈,现在老罗已经不是老张的对手了。

老罗知道老张好下围棋,每次老张来都把老刘叫来陪老张下围棋,这次也不例外。

老张还好打乒乓球,每次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打乒乓球。原来打球都是一边倒,上一次老张进城的时候终于赢了老罗几盘。从那以后老张就觉得自己的乒乓球球技进步不少。

老张上午十一点到老罗家。老张发现老罗比以前更精神了,头上已经没有几根头发,发际线都过了头顶。老张说:“ 你一根白发都没有啊。”老罗说:“头发都没有了,哪里来的白发。”老张说:“你们城里人,辛苦。头发都累掉了。”

放下行李,老罗说:“听说你乒乓球进步不小,打两盘,检验一下。”老张说:“打就打。“说完,两个人就乒乓球室去打球。老罗的房子大,什么室都有。台球室,乒乓球室,多媒体室。老张每次来都不想回乡下去。

吃中饭以前,两个人打了十五局。老张赢六局,老罗赢九局,有好几局都是到十比十,老张最后没有掌握住机会,输掉了。两个人都满头大汗,老罗光脑门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老罗摸着自己脑门说:“打的不错嘛,一不小心我就要输了。“老张说:”这话说的,我们的水平现在室伯仲之间,等我回去再练一年,那时候你肯定打不过我了。“老罗说:”吹牛没有用,等一年在说吧。“

老罗的老伴把饭做好了,我们就上去吃饭。

中饭是牛肉面。他老伴的手艺不错,那天的牛肉面特别的香。老罗不停地加老张带来的辣椒酱,边吃边说:“真香。“ 老张问:”不辣啊?“老罗说:“辣了才香。”老张没敢吃自己带的辣椒酱,因为他知道吃了以后后果。

刚吃完饭,老刘就来了。老张就和老刘下围棋,老罗在边上倒茶送水,不停地对着围棋盘拍照。下了三盘,老张输了三盘。老张还想再下,然后所有的人都反对,说要打牌。老张没有办法,吃完晚饭后只能打牌。

打牌到很晚,打完牌老张就洗漱一下睡了。老罗把各处收拾干净才睡。

老张第二天起个大早,到老罗所在的小区里转了几圈,想感受一下城市的氛围。其实也没有啥氛围,老张走了几公里就遇到两个早起溜狗的。

老张回来的时候,老罗也起床了。老张问老罗平时几点起床,老罗说:“五点左右吧。”老张说:“我每天四点左右就起床,老了,起得越来越早。”

早饭是老罗做的,熬了两种粥,做了鸡蛋饼。老罗做的鸡蛋饼都不能称饼都是碎片,不过吃起来还挺好吃。

做好饭,老罗的老伴和老张的老伴都还在睡觉。老罗说:“不叫她,她可以睡一上午。”老张说:“我们家也是。”我和老罗就又去打乒乓球。这次打十三场,老张输了八场。老张还想再打,就听到有人起床了。

我们就上来吃早饭。老罗的老伴把老张带的咸蛋拿出来,剥去了蛋皮,用刀切开,不过这次蛋清虽然一样松软,可惜蛋黄没有流油,不过吃起来还行,咸味尽入,口感也不错。

吃完早饭,老张对老罗说:“我们去买点东西就回去了。”老罗说:“那路上注意安全。”

过了两天,老张收到老罗的微信,说:“你那凉姜真不错,自己种的?”老张回信说:“自己种的,自己做的。”回完,老张突然觉得自己的用处还是很大的,想着,老张走起路来也有劲了。老张老伴看老张一脸高兴的样子,问:“啥事啊?那么高兴啊。“ 老张说:”老罗说我的凉姜好吃。“说完,老张笑了,笑得像个五六岁的孩子。

1/05/201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