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10701000000 ~ 20110801000000


2011-07-14 00:28:36

主题: 赤脚医生 [小说 十一]
作者:劳柯

十一

当第三杯酒下肚的时候,俊宝和刘二好的脸都红了,脖子也变粗了。虽然刘二好把空调打到最大档,两个人的脸上还是不住地冒汗。俊宝听到门外的知了又扯着嗓子叫了起来,他感觉到浑身燥热,后背就如有一只蚂蚁再爬,他伸出手去抓,却更加痒了起来。于是他不停地晃动着肩膀。

刘二好问俊宝:“宝叔,这医生当了几十年,说不干就不干了?可惜啊!”俊宝摇摇头说:“大侄子,你可能不知道,不是我不想干,是汉臣和汉生兄弟两个不让我干。上个月邻村死了一个小孩,硬说是吃了我药死的,其实我给孩子开的是维生素。维生素,你知道吧?不是药根本就吃不死人。硬按到我头上,不但赔了钱,还赔了名誉。”

刘二好气愤地说:“天下哪有这样的狗屁事,宝叔的医道可是远近闻名的。”俊宝说:“我本来想找汉生理论,无奈这个村还不是人家哥哥说了算。当了三十几年支部书记了,再在咱们村还不是一言九鼎。”

刘二好接过来说:“这事我应该和宝叔商量商量,你可是我们村有名望的人。你说这国家领导人,县长,乡长都换了好几茬了,这汉臣怎么还是支部书记,在怎么着也该下台了。”俊宝说:“村里的人都要求他啊,想要第二胎就要他帮你瞒着,你还要给他送礼,还要说他好。”刘二好说:“这是受贿啊,欺上瞒下。”

俊宝说:“其实这个理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是大家都得到了好处,谁又会去告发他,再者说了,乡里人还不是和他穿一条裤子。”俊宝说完就去拿自己放在桌边上雪茄烟,发现已经灭了。刘二好赶紧把打火机打着了给俊宝点烟。

好不容易才点着烟。刘二好又递过来一杯酒,两个人碰了一下杯,然后又一饮而尽。

刘二好用手抹了一下嘴说:“听宝叔这么说,这个汉臣不但贪污而且受贿。”“贪污,这个我不知道,我们村那么穷,也没有什么好贪的啊?”俊宝边思考边说。

刘二好看了俊宝一眼,抬头喝了一杯酒,说:“他贪污的事,我很清楚。”刘二好指了指桌上的酒杯,示意俊宝喝下去。俊宝端起酒杯又一口干了。刘二好接着说:“小的咱就不说了,就说这大的。二十年前这里修京九铁路的时候,占我们村那么地…..”“一百亩。”没有等刘二好说完,俊宝就抢过来说:“你婶子当时是妇女主任,她告诉我的。”

刘二好又看了一眼俊宝,接着说:“你知道一亩地国家补助多少钱吗?”俊宝摇摇头。刘二好接着说:“二千块,这可是二十万,二十年前是巨款啊。这些钱都跑哪里去了?”俊宝说:“不是村里种了很多苹果树,说铁路款都用到树上去了。”刘二好说:“宝叔,你怎么那么糊涂啊,那是幌子,一棵树能有多少钱,种两千棵最多花两万块钱。其余的十八万,全让汉臣贪了。”

俊宝听二好这么说,一下子楞住了。刘二好接着说:“二十年前二十万和现在两百万差不多吧。”俊宝继续楞在那里,等刘二好说完了。他喃喃地说:“他贪了那么钱,竟然还要私分农业税。”

刘二好也一愣,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听说过。私分农业税比贪污还要厉害,宝叔,你有证据吗?”俊宝有些激动,说:“有,不但有证据,我还有证人。”说到这里,他想到自己媳妇往家里拿钱的事。

“还有呢。”刘二好接着说:“不是村东头又修了高速公路吗?这一次国家给的钱更多,他不敢一个人拿,听说村里三大员都有一份。”

“贪污我们买地的钱,该杀!”俊宝恶狠狠地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7-06 23:39:38

主题: 赤脚医生 [小说 十]
作者:劳柯



俊宝扭头看了一眼坐落在自己房子后面的刘二好的豪宅。两处院落仅一路之隔,却有着天壤之别。俊宝突然很想到刘二好家看看,是不是和汉臣家一样装修地象宫殿。他向刘二好点点头,意思是自己同意到他家去坐坐。

刘二好说:“正好你孙子刚放假,从杭州带了外国酒和烟。一定要你尝尝。”刘二好的儿子去年考上了大学。俊宝听人说是个很好的大学,不过俊宝没有听说过那个大学。除了北大和清华,俊宝其实也不知道什么大学。

俊宝和刘二好的家在村子的最西头,在往西就是一个大水坑,属于没有人家愿意要的地方。俊宝的家原来在村子的中间,是他父亲和他叔叔分家的时候搬到了这里,当时他叔叔还是大队支书,他叔叔对他父亲说:“我是支书,你要的宅基地不能在太好的地方,你看大水坑那片地怎么样。”他父亲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不过还是搬到了水坑边。

刘二好家解放前在村子的东头,是个很大的院落。俊宝也是听人说的,等到俊宝记事的时候那个院落已经被分的乱七八糟了。刘二好的爷爷被扫地出门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一气之下不久就死了。刘二好的父亲虽然没有享受到做地主的快乐,却完全承受了对地主恶霸所有的批判。大队里不管什么事,总要把刘二好的父亲拉出来批斗一番,斗他都是姓张的。在俊宝的记忆里,汉生有一次把大他二十几岁的刘二好的父亲脸打地象发面蒸出来的巨大馒头。

当然现在再也没有人敢批判刘二好,不过俊宝心里总有些疙瘩,虽然他从来没有打刘二好的父亲。现在要到刘二好家坐坐,俊宝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刚走进刘二好家的堂屋,俊宝就感到一股冷风吹来。愣了一下,问:“这里怎么那么凉快?”刘二好说:“刚刚装的空调,听说城里的人家都装了,城里人可真会享受。”对于空调,俊宝也是在医院里知道的。医院里每个房间都装了空调,那是国家的要求。不过因为怕费电,汉臣也很少让用,没有想到刘二好家也装了空调。

俊宝说:“这家伙可费电了,我们农村人可享受不起。”刘二好说:“是啊,也就天热的时候开一下。”说完,他对坐在电脑前的儿子说:“你去厨房冰箱里把你带来的外国酒拿来让你爷爷尝尝。”刘二好从桌子上拿一盒烟,抽出一根递给俊宝,说:“宝叔,你尝尝这烟。”

俊宝接过来一看,比平时自己抽得烟粗至少三倍,而且看上去像是用牛皮纸卷的。俊宝说:“这外国烟怎么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刘二好说:“我儿子说这叫雪茄,我原来在外边跑的时候也见过雪茄,不过也不是这个样子。听说洋人的个头高,难道他们的嘴也大。”说完就打着打火机,俊宝把烟含在嘴里,凑近打火机,不停地吸,费了好大劲才点着。

俊宝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就从鼻孔里冒了出来。他不住地摇头:“这洋烟好是好,不过我们抽不惯。”刘二好也给自己点了一根,也抽了一口。他儿子正好把酒拿来,看到他们两个人从鼻孔冒烟,就说:“这雪茄本来就不应该吸进去的。”俊宝看看他,心说:‘抽烟不抽进去,那有什么味道。’

刘二好也没有理自己的儿子,倒了两杯酒,双手捧起一杯递给俊宝,说:“我儿子说这酒叫伏特加,无论多大的杯子都要一口干才有味道。”俊宝一手接了过来,说:“难道比我们的二锅头还有劲。”说完一扬脖子喝了进去。

俊宝感到一股凉飕飕的东西通过了自己的喉咙,随后急速地热了起来,象喝了一口刚出锅的米汤,烫得他不住地摇头,胃里也开始汩汩地响,额头上有涔出了密密汗珠,划过他的脸,汇集在他胸口,俊宝感觉到自己有点胸闷。

“这酒,倒是有点劲道。”俊宝边点头边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7-05 23:59:31

主题: 赤脚医生 [小说 九]
劳柯



钱是俊宝媳妇送给汉臣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不过因为这个事情俊宝两个星期没有去卫生所上班,他本来以为汉生会来叫他去上班,可是他错了。汉生一直没有来,再后来他听说汉生自己做起了院长,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但失去了院长的职位,而且失去了做医生的资格。

他很想找汉臣和汉生去理论,这卫生所的建立也有他俊宝的一份功劳,不能想把自己踢出去就踢出去,何况孩子的死和他没有关系。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自己媳妇的时候,他媳妇狠狠地刺了他一下:“自己省省吧,别去自找丢人了,在这个村他们兄弟俩个说了算。”“难道就没有个说理的地方!”坐在椅子上的俊宝直直地看着门外的大榆树,榆树上知了在疯狂地叫。

俊宝拿起一根长长的竹竿去院子里赶知了,赶走了一只又来一只,仍旧疯狂地叫。知了都长地一个模样,俊宝也看不出新来的是不是刚赶走的那只,不过这使他非常生气,使劲地舞动竹竿,直到他把竹竿打成两截也没有把知了赶跑。

俊宝的媳妇看了看断成两截的竹竿,不冷不热地说:“有气发在竹竿上算什么本事!”俊宝说:“我这就找他们去说理,凭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把我撤了。”他媳妇说:“你去,你去,看你怎么灰着脸回来。”俊宝用力踢了一下竹竿,气哼哼地朝大门口走去。

他刚走出大门,就看到汉生开着摩托从右边过来。俊宝就喊:“汉生,汉生,我有话给你说…”汉生脸都没有扭一下,从俊宝面前‘呼’地一声过去。扬起的尘土使俊宝赶紧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汉生已经绝尘而去。

天气确实很热,不一会,俊宝满脸都是汗珠留下的痕迹。他用手抹了一下脸,心里一边骂汉生,一边犹豫着是不是还要到卫生所里找他理论。这时听到有人对他说话:“这天真热啊!”

“是啊!”俊宝回头一看,是邻居刘二好。刘二好四十几岁,爷爷是村里的大地主,现在村上姓张的都是他爷爷佃户的后代。解放前姓刘的统治这个村庄,解放后历届支部书记都是姓张的,一统治就是六十年。汉臣当支部书记将近三十年,从来没有发展一个刘姓党员。不过刘二好是党员,具体是在那里入的党,俊宝不知道。刘二好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荡,回来以后就成了党员。

虽然现在已经不讲什么家庭成分,俊宝也很少和他这个邻居打交道。见面也就是打声招呼,几十年来,俊宝只去过刘二好家一次,那一次是给刘二好的父亲吊丧。刘二好在外边做大生意,发了财,房子盖地和汉臣一样气派。

刘二好说:“宝叔,要不要到我们家坐坐?”俊宝一愣,看看刘二好。刘二好接着说:“到我们家凉快凉快,早就想请您老喝酒,不过听说您不喝酒。”

俊宝继续用手擦汗:“那是过去,干医生这个行当怎么能喝酒。现在不是医生了,就可以喝酒了。小时候和你爸经常在一起喝酒。”

“怎么啦,宝叔不干医生了?”刘二好吃惊地问。“是啊!给撤职了。”俊宝说着又抹了一把脸。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