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10501000000 ~ 20110601000000


2011-05-15 18:39:12

主题: 人生不如戏 [小说]
人生不如戏

作者:劳柯

出生

下了两天大雪,今天却晴空万里。腊月十七的半夜在积雪的映衬下宛如白昼。老章裹着厚厚的棉袄,不停地吸烟。

“哇…”嘹亮的婴儿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夜,老章慌忙站了起来。

“是个茶壶,戴把的。”接生婆二奶奶大声地在屋内说。“ 是吗?”老章激动地打开门,转身再把门关上。

冷风吹了进来,他的四女儿打了个哆嗦。

“给孩子起个名吧!”

“我叫老章,他就叫小章吧!”老张不知所措地说。

三岁

小章还没有起床,老章把刚买来的热腾腾的白面馒头递到被窝里,说:“儿子每天一个白面馍,长大肯定聪明。”

小章没说话,狠狠地咬了一口白面馒头。

“吃,能吃才能聪明。”看着儿子吃,老章高兴地说。

“儿子,吃白面馍,长大干什么啊?”老章又问了一下重复了千万遍的问题。

“戳牛屁眼。”小章清晰地说。

老章是生产队的饲养员,别人都说他是戳牛屁眼的,说多了,小章就记住了这句话。

“这孩子,告诉你多少次,戳牛屁眼是我,你要上大砖。”说完老章只摇头。

六岁

看着小章喝稀粥,老章说:“快点,今天是第一天去上学,给老师一个好印象。”

“我不去上学。”小章边喝粥边嘟囔着。

“不上学,怎么能上大砖。”

小章刚吃完,老章就不容分说地把他拉上了自行车,“上学去了。”

老师一个地问问题,轮到小章,老师问:“小章,你长大干什么?”

“捡破烂!”小章清脆地说。

生产队已经解散了,老章有原来的“戳牛屁眼”的改行为“捡破烂”的啦。

老章赶紧说:“老师,这孩子真的不傻,就是在生人面前不知道怎么说话。”

看了看尴尬的老章,老师轻摇了一下头,心说:‘真是龙生龙,凤生凤..’

九岁

临近放寒假的一天,小章带回一张花花绿绿的硬纸。老章问:“这是什么?”

“三好学生奖状。”小章回答说。

“儿子得了奖状,这白面馒头开始起作用了。”老章高兴地直流口水,拿着奖状看来看去。

“拿反了,应该这样看。”小章边说边教给老章怎么看。

老章笑着笑着,停了一下问:“爱民得奖状了没有?”爱民是支部书记的儿子,和小章同岁。

“没有。”小章说。

老章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俺说他也应该得,他可是每天都吃块肉。难道白面馒头要比肉好。”

“我想吃肉。”小章说。

十二岁

小章上初中的头一天放学回家对老章说:“今天我们班主任问每个人我们的理想是什么。”

老章有点紧张,说:“‘理想’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没有啊!”

小章说:“‘理想’不是什么东西,老师就是问我们长大干什么。”

老章变得更加紧张,慌忙问:“你怎么回答的?”

小章说:“我回答说‘我要当老师,让象我爸那样聪明的人都能读书’。”

十五岁

老师给老章动员了一个上午,老章总是一句话:“中等大小的砖就可以了,考什么大砖。”

老师最后说:“你孩子的前途让你毁了。”

等老师走了以后,老章问小章:“大砖比中砖好多少?”

小章说:“不知道,大专要上完高中才能考。高中要三年。”

老章考虑了一下说:“这样看来还是中砖好。”

中考结束以后,从五月到九月,小章一直呆在家里。从上学起小章还没有那么长时间呆在家里过。有几次小章想跟老章到地里干活,老章说:“不用,你马上就要到外地去,不是农村人,就不要学农村人干的事。”

一直到九月,小章还是没走。老章问过几次,小章总说:“还没有发榜呢!”

后来所有的学校都开学了,小章还待在家里。老章就去问老师。老师说:“早就发榜了,小章差了一分。”

老章整个身体都凉透了。回到家,看到小章在看书,一把抢过了,说:“早就发榜了吧,还看什么书。”

小章就哭,老章也蹲在院子里生闷气。

过了好大一会,老章问:“你的理想是什么?”

小章说:“去复习,下一年考高中。”

十九岁

高考结束,小章回到家。老章咳声叹气。

小章问:“爸,你怎么了?”

老章说:“这考大学的人学生比牛毛还多,考上的比牛角还稀,怎么能轮到我们。”
小章说:“又不是轮的,是要看分数的。要是轮着来,爱民早上中专去了,他不是去打工了吗?”

老章说:“说是这样说,我心里七上八下地总是没底。”

八月中旬,小章就收到北京一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老章就到处说:“小章考上大学了。”然后就别人:“知道大学是什么吗?比中专要大很多。”别人就问:“那你儿子将来干什么啊?”

老章想了想,觉得飞机大炮比较有用,就说:“可能要去造飞机大炮什么的。”

二十三岁

老章给小章收拾行装,小章不停地说:“爸,这个不要,爸,那个也不要。”

老章很累,蹲在地上说:“那你要什么啊,我们用这个,美国人也用这个吧?”

小章说:“到那里以后,我可以买,我要带的东西都买好,在北京同学家里放着。”

老章说:“你说你走那么远干什么去,在我们这儿待着不是很好吗?”

小章说:“不远,我每星期都给你打电话。”

老章说:“你可不要加入美国,西洋鬼子和东洋鬼子没少欺负我们。”

小章说:“我是去读书的,读完书还会回来的。”

老章遥遥头,自言自语说:“读书,读书,读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二十七岁

小章给老章打电话,老章继续问他每次电话都问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能够会回来一趟啊?”

小章说:“我还在读书,下一年就毕业了,工作了就可以拿到绿卡,拿到绿卡就回去。”

老章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三十五岁

小章刚刚宣誓加入美国国籍,心里空空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小章说:“儿子啊,爸答应你爷爷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实现,爸的小时候的理想一个也没有实现。”
儿子还不会说话,口齿不清地叫:“爸爸。”

小章答应着说:“这人生不如戏,戏总是设计好的。”孩子使劲摇头。孩子的妈妈说:“孩子困了,快去哄他睡觉。”

老章一边抽烟一边咳。老章的老伴问:“今天又唱的什么戏?”老章说:“新戏,没有看懂。戏还没唱完,人都快走了。”

说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5-11 23:45:02

主题: 买车记 [小说]
买车记 [小说]


作者:平静幸福 [劳柯] 

“知道东方不败不?”躺在沙发上一脸自信的高坎突然问满脸尊敬看着他的章悦。“你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一点吧,刚刚还说着买车,怎么一下子就跳到笑傲江湖里去了。”章悦说。“我还是在说买车,不知道东方不败吧? 有一款车被称为东方不败。”高坎看了一下有点迷惑的章悦接着说:“丰田凯莫瑞。”

“真的?那我们就买这一款吧。拿到驾照都快两年了,我还没有开过车呢。”章悦说。“别急,等我讲完。”高坎继续说,“这买二手车还有三大忌讳,第一不能买美国车,看上去崭新的美国车可能有大的毛病;第二不能从印度阿三手里买车,这阿三能说会道,可以把一只死蛤蟆说成一头大活牛;这第三尽量不要从自己同胞手里买车,这老中即会杀生又会宰熟……”

“你怎么懂那么多啊?”章悦一脸尊敬地问。“懂得不多怎么泡你啊!”高坎说。“真是油嘴滑舌,说着说着就又柺了,不理你啦,跟阿三似的。”章悦说着装作生气的样子站了起来。高坎一把拉住她说:“别走啊!不柺了,说说你准备要多少价位的。”

章悦说“我不知道啊,你给我决定吧。” 高坎想了想说:“那我们就买一辆三千块左右的,这样的车作买菜车也不贵,偶尔也可以跑一下长途,如果运气好,没准还可以再开个十年。”“好吧,就听你的,我去网上看看。”章悦说着走到了书桌旁打开了电脑,高坎也偎了过去。

“那我们就看丰田凯莫瑞?”章悦问。“那当然,要不我不是白讲了。”高坎说。章悦输入凯莫瑞寻找。“买这款车的人还真多。”看着长长的一大串,章悦说。“那当然,这种车好卖啊。第一辆看上去就不错,点进去看看。”高坎说。

那是一辆十年前的车,已经开了十五万迈,车是白色的,从照片上看新的诱人,要价三千。“都跑了那么多,这车还能开吗?”“能,这车都可以跑三十万呢。”高坎说,“把电话号码记下来,这两车我们要去看看。”

记下电话号码以后,章悦和高坎继续往下看。“这一辆看上去也不错。”高坎指着一辆六年前的车说。章悦就点击了进去,发现也已经跑了十五万,要价也是三千。“这辆车比刚才那里辆新了四年,怎么跑了那么多?”章悦不解地问。

“这说明这辆车跑长途比较多,也就是说跑得高速比较多,高速上跑对车的损耗比较小。”高坎说。“这你都知道啊?”章悦说,“要不要去看这辆车?”“要,我看没准我们就会买这辆车。”高坎说。

章悦还要往下看,高坎说:“别看了,这买车就好象找朋友一样,不要以为看多就会找到好的,先给这两个卖主打电话。”“这就行了?”章悦有点不放心地问。“行不行看了车再说。”高坎说着就给第车主打电话。第一个车主听上去象个美国人,高坎约了下午两点,第二个车主有些口音,不过听上去不是印度人,高坎约了下去三点半。

吃过中饭的时候章悦激动地说:“下午如果买了车,我也是有车的人了。”好不容易耗到一点半,章悦就催高坎说:“我们去吧,别迟到了。”“没有关系,开到哪里只需要五分钟,我们去那么早干嘛?”高坎说。又过了五分钟,章悦又说:“我们对那个地方的路不熟,万一走错路呢,还是走吧。”高坎无奈地说:“好吧。”

高坎和章悦来到他们预约看车地点的时候还有十分钟才到两点。高坎把车停下来,看了看停在旁边的一辆白车说:“这辆车看上去很象我们要看的车。”车旁站了一个人,满嘴的大胡子,身上的衣服都是黑黑的污点,看上去是个蓝领。看到高坎他们走下车,那个人就问是不是来看车的。高坎说:“是啊。”然后看看表说:“对不起,我的表慢了,现在还不到两点。”那人就说:“你没有晚,只不过是我来早了。”

章悦和高坎就围着车看,高坎说:“这车看着怎么那么新?”章悦说:“我也觉得纳闷,是不是新喷的漆?”“我可能,我们要小心了。”高坎说。别看这辆车外表新,当高坎打开车门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坐椅都破的一糊涂。看到这些章悦心里就一百个不喜欢。

高坎对那人说:“这座位怎么那么破啊?”那人说:“你如果嫌破,我们可以给你们换成新的,我哥是修车的。”“什么?你哥是修车的?”那人点点头。高坎的对这辆车的兴趣度差点没有降到零。他想起来原来他买车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一些修车的从报废点把车低价买出来,然后修一下再高价买出。‘今天是不是遇见这样的人啦。’高坎想着,又看了一下那个大胡子,觉得这个人一点都不可信。

等他试完了车,章悦问:“你感觉怎么样?”高坎说:“车开起来还可以,不过我只是觉得这个人不那么可信,我刚才在车上问他为什么要卖这辆车,他说这是他哥哥送给他的,他用不着,他哥哥可是修车的,我觉得这辆车的来路不明。”“那我们怎么办啊?”“先去看看第二辆车再说吧。”

第二辆车的车主是个高大的斯拉夫人,还没有等高坎问他话,他就自我介绍说:“我来自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你们是来自中国吧?”高坎点点头。高大的斯拉夫人接着说:“我们都来自于兄弟国家。我这俩车很好的,真的舍不得卖。”

高坎和章悦看了看车外观,发现也是看上去一尘不染,坐椅还可以,没有第一辆那么破。高坎装作很懂的样子钻到车的下面先看了一下底盘,又打开前盖看了一下引擎。那人就说:“一看你就很专业,我这两辆车绝对没有问题。”高坎没有说话,章悦就问他:“这辆车怎么样啊?”“感觉还行,我先试一下吧。”高坎说。

等坐进了车里,斯拉夫人说;“我这辆车昨天才登上去的,已经有好几个人打电话说要看车了,你们是第一个打电话的,所以总得让你们先看。”高坎边开车边问:“这辆车你买了多长时间了?”斯拉夫人说:“我刚刚买的,车的Title还是原来卖主的。”“那你为什么要卖掉啊?”章悦问。

斯拉夫人显出一脸无奈的神情说:“我们刚刚到这里,本来准备在这里安家了,就买了这辆车,没有想到工作就干了一个月就失业了,我们家里人在德国开了个公司,正好要我过去,反正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

“原来这样。”章悦看了一下那人,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正好是下班时间,高坎试车速度上不去,而且开一会就要停一下,他又听斯拉夫人那么说,心里就觉得这个人说话可信,他也懒得去上高速上试车。

“这个车不错。”下了车以后高坎有围着车走了一圈说。“我没有骗你吧?要不是要离开美国,我刚买的车怎么舍得卖啊。”斯拉夫人说。

高坎对章悦说:“我挺满意这辆车的。”“我们把它买下。我听说人家买车都上高速上试一下,我们要不要去一下啊?”章悦不放心地说。“高速离这个地方太远了,我看没有问题,和他砍一下价吧。”高坎说着,就走到斯拉夫人跟前问他价格还能降多少。

那人说:“我是三千二买的,现在只要三千,我已经亏了。不过考虑到我马上就要走,你就给两千九吧。”

“都十年的车了,还要那么贵,我们最多出到两千八。”高坎说。那人想想了说:“这个,我要和我太太商量一下。”说着他就拿出电话来,走的远远地去打电话,过了好大一会才走回来说:“我太太说了,我们的最低价是两千八百五十,在低我们就不卖了。”

高坎刚刚要说什么,就听章悦对他说:“我们就多出五十块吧,反正你比较满意这辆车。”说着她就拿出了支票。斯拉夫人摆摆说:“我相信你们,但是我不要支票。”章悦说:“我们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现金呢?”

斯拉夫人说:“我可以开车跟着你们去银行取现金啊?”高坎说:“银行离这儿很远,在我们住的地方。”“没有问题,你们把钱给我,我就把给你们,我自己坐公共汽车回家。”高坎看看章悦说:“就同意他吧,反正我不坐你旁边你也不敢把车看回去,这样他可以正好送我们。”

斯拉夫人把车开到了章悦住的公寓的那里,高坎就去银行了取钱,等他把钱取来的时候,章悦正用一块湿布擦车窗,斯拉夫人站在旁边不停地用手比划着。看到高坎取钱回来,他拿出了已经签了字 T itle和车的钥匙给了高坎,高坎就示意他做到车里去点钱。等点完了钱,他身伸出手来和高坎边握手边说:“我会非常怀念我的车的,祝福你晚安。”

斯拉夫人走了以后,高坎对章悦说:“别用布擦了,看给你擦的到处都是水痕,等吃了饭我们去洗一下。”“呵呵,我也是有车的人啦!”章悦说。“这是车的钥匙,别掉了。”高坎说着把钥匙递给章悦。“他给你几把钥匙啊?”章悦问。

“就一把。”高坎说着,也意识到有点不对,“应该有两把才对,那家伙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如果他有钥匙,一会回来把车开走我们也不知道。”“那怎么办啊?”章悦问。

高坎看了看停在旁边的车,发现基本每辆的方向盘上都有一把锁,就说:“看样子你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安全,我们也去沃尔玛买一把锁吧。”他又看了看章悦说:“要不你来看这辆新买的车。”“我?”章悦遥遥头说:“去沃尔玛要上高速,我怎么敢开啊?”高坎说:“高速好开。”“不敢,不敢,还是你开吧。”

高速路上在市内的限速是六十五。高坎的车速刚超过六十,整个车身就‘嘣嘣’地晃了起来。章悦说:“怎么啦?”高坎赶紧减速说:“是不是路面不好?”“不会吧,这里我们经常走啊,你那辆车从来没有这样晃过。”章悦说。

高坎看着旁边的道上不断有人超车,觉得也不是路面的问题,就又把速度加了上去,刚一过六十,整个车就又晃了起来。高坎说:“妈的,我们让那个斯拉夫人给骗了,这车不能上高速。”说话的时候,高坎脸憋得红红的。

这时章悦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第一个车主打来的问他们还要不要车,还说他哥哥同意免费为那辆车换座椅。章悦无奈地说:“不要了,我们已经买了。”

“妈的,真他妈不知道该相信谁。”高坎又骂了一句。他不小心又把车速加了上去,整个车身象个醉汉一样晃了起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5-11 00:09:33

主题: 池塘
池塘

作者:劳柯

村南原本没有池塘,是一大片粘土地。说来也怪,村子的东边和西边是沙丘,村北虽然没有沙丘,但也是松软的沙土,村南却是坚硬的粘泥地。村里的人说村南的粘土地是响应政府的号召深耕土地时村民挖出来的。

生产队解散以后,村里开始大面积的种植花生。花生喜欢松软的沙地,粘土地也就被闲置起来。后来村里要办厂,这片地也就有了用处,因为粘土是烧砖的好材料。为了就近取材,村里就村南建了三个砖窑。不几年工夫,那片坚硬的粘土地就变成深深的坑,虽着砖不断地往外运,坑也就越来越深,面积越来越大。

后来粘土用完了,砖窑停产了,一个从村东头到村西头大池塘却留了下来。

有了水自然会有树。这些树有些是自生的,有些是村里人种的。村里人种树是为了卖钱,当然不会种垂杨柳这样的观赏性的树,大多是白杨树和梧桐树,这些树的树叶大,风吹过的时候沙沙地响。
九十年代前我们村还没有通电,夏天的晚上家里热的厉害。干了了一天活的村民们会提着水,端着饭到池塘岸边边吃饭边聊天,饭吃完了,就把碗放在旁边,跳到池塘里洗身子,然后上岸躺在凉席上说话。说累了就睡觉,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回家。在有月光的晚上,即使到了下半夜,在池塘岸边也会听到说话声或者香香的鼾声。

我们小孩晚上是不能跳到池塘里去的,但是在白天那里却是我们的天堂。洗完了晒,晒干了在跳进去,每个小孩的皮肤都晒得黝黑黝黑的。有的孩子会摸鱼,一个猛子扎进去,不一会手就会拿着一条鱼。我不会摸,但也特别想抓鱼,闹着父亲给我买鱼钩,闹了好几天父亲才给我买了一个,不过只用过一次,就鱼吃走了。那天我在池塘边一直呆到天黑,从西头找到东头,也没有找到吃我鱼钩的那条鱼。
有的时候因为雨水少,池塘里的水位会下降,岸边的淤泥也就会露出来。我们就把这些挖开抓泥鳅。泥鳅是土黄色的,所以要把每块淤泥都从手里挪一下才能找到它们,不过泥鳅的身体滑,即使看到他们也很难抓住,掉在淤泥上只一会,它们就会重新消失在淤泥里。我们往往都是忙活一天,也只能抓住一条两条。

村里后来把池塘分成了三块养鱼,于是池塘就变成了鱼塘,当然也就不允许人去洗澡或者抓鱼了。不知道村里养鱼到底获利没有,只记得有一次县里人来检查,村里事先把所有的鱼都归在一个池塘,等县领导来的时候用把鱼网出来给他们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鱼。等县领导走了以后村里把网出来的鱼分了,我们家还分了两条。

再后来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了,人越来越少,鱼塘也荒废了。家里先是装了电扇,后来又有人家装了空调,夏天去池塘边乘凉的人也没有了,原本硬硬的光滑的岸现在长满了杂草。
我已经不记得我最后一次在池塘边乘凉是什么时候。上次回去我到池塘边看了一下,正好碰到一位母亲领着孩子散步,孩子想用手去碰池塘里的水,就听妈妈说:“不要去碰,脏。”

是的,水确实很脏,黑黑的水面上漂浮着各式各样的垃圾….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5-10 00:31:25

主题: 故乡的同花菜
故乡的同花菜

作者:劳柯

离开家乡已经有二十年,虽然我每年都回去,不过我对家乡的记忆仍然停留在离开以前。

我生活的村子东西长,南北较窄,村东和村西有两个大的沙丘。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去有看风水的先生路过我们村,看了我们村的位置,直摇头说我们村不可能有大的发展,也不可能出现什么大人物。问其原因,他说:村具有蛇形,但蛇头和蛇尾被牢牢地压住。

为了固沙,小时候沙丘上种满了同花菜。同花菜其实不是菜,是一种灌木,没有什么树干,矮矮地爬在地上,之所以称它为菜是因为它的花可以吃。每年三月底,同花菜就开始开花,花期一直可以持续到六月份。小时候经常在沙丘上玩,饿了就摘一些同花菜吃,甜甜的。

同花菜的花和槐树的话形状相似,而颜色不同。花很小,像小喇叭。很多花长在一根软软的绿藤上,像一个个的小灯笼挂在树枝上。槐树的花大多是白的,略带一些黄色,而同花菜‘喇叭’边沿是白色的,越往‘喇叭’入口处颜色由粉红而深红。春天风是少不了的,于是红白绿相间的花穗就在风中摇曳。

同花菜的花不仅可以生吃,而且和面和在一起用油煎更好吃。小时候每到春天,家家都煎同花菜饼吃,放学回来,家还没有到,就闻到了香味,肚子也就不争气起来。如果回到家发现是别人家在煎,就会有无限的失望。

父亲说村里的同花菜在58年到61年的时候救了很多人的命。那个时候村里凡是能够发芽的都给吃了,但同花菜和其他树不同,今年吃了它的花,叶和皮,第二年开春还会重新长出来。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沙丘上已经没有了沙子,同花菜也就失去了它的作用,乡里为了开发耕地,就和村里商量毁掉这同花菜,虽然有很多人反对,乡里还是派了推土机来,不几天的工夫,所有的同花菜都被推掉。

推同花菜的事都是乡里派人干的,我们村所有的大人都没有出面,而对于我们这些孩子们那几天却是很快乐的。我是第一次见到带履带的推土机,看着它们神奇般地在瞬间把同花菜连根拔起,我和小伙伴们都欢喜雀跃。记得我跟着一辆推土机一个上午,它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还好推土机走的慢。乡里的领导本以为根除了同花菜,谁曾想第二年就有很多树丫冒了出来,不几年的工夫,地里又长满了同花菜树。后来沙丘也都分给了个人,根除同花菜的计划也就没有了下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村里的人不再吃同花菜,同花菜真的变得好无用处。现在同花菜已经很少见,原来种同花菜的地方有种着各种各样的树,沙丘也变成了平地。偶尔在在某些角落能够看到同花菜,长得癞癞的,完全失去原来的风光。

不知道现在村里的小朋友知不知道这癞癞的矮矮的同花菜可以开出美丽的花,不过在我记忆里她永远那么美丽,我想念同花菜,她美丽的花朵,她花朵的甜味和乡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5-07 22:44:17

主题: 母亲,祝您节日快乐
母亲,祝您节日快乐

作者:劳柯

小时候每一次回到家,如果第一眼看不到母亲,我就会喊‘娘!’,如果没有人答应,我就会大声地喊,再没有答应我就会嚎啕大哭。这是母亲告诉我的。母亲很少出门,偶尔出去一会也不会走地太远。只要站在院子里大声地叫一声‘娘’,母亲总可以听到,于是母亲边答应着边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

后来长大了,回到家如果母亲不在家,虽然我不会再哭,但心里总觉地家里空荡荡的。再后来出去上大学,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电话也不过一周打一次,不过每一次打电话,如果不是母亲接的,我第一句话总要问:“娘去哪里了?”

母亲一共生了六个孩子,存活下来四个。我是母亲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儿子。母亲常说要不是想要个儿子她才不会生那么多呢,孩子多没有好处,大人受罪,孩子也跟着受罪。小时候家里确实穷,但我从来没有挨过饿,也从来没有挨过冻。

记忆中母亲很少去地里干农活。她每天都重复着三件事情:做衣服,洗衣服,做饭。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做衣服用的布都是自己织的。家里至今还有一架织布机,很简陋的那种。 我去上大学的时候,母亲把原先剩下的棉布做了两床被单给我,我至今还留着。前一段时间拿出来给妻看,妻说:这么好的东西,给孩子用吧,这可是全手工,全有机的材料。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的母亲,母亲说:家里还有布呢,我再去做两床。

小时候的衣服都是轮着穿的,二姐穿大姐穿不下的衣服,三姐穿二姐的衣服。等衣服轮到我穿的时候,衣服不免会有些补丁。不过无论衣服多旧,母亲总会把它们洗得干干净净,糨得硬硬,穿在身上,总让人感觉是新衣服。每一次母亲把姐姐们穿过的衣服改给我穿,我总能赢来小伙伴们的羡慕。

母亲总是家里起地最早的,因为她要为我们做早饭。虽然小时候家里的早饭特别简单,但是母亲还是要花至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家里没有煤球炉,早上做饭要自己生火。每天早上醒来,都能听到母亲呼呼拉阿风箱的声音。夏天的时候还好,冬天压水井会上冻,母亲起来先生火烧水,然后用热水给水井解冻,然后再做饭,等饭快做好的时候再叫大家起床。

家里没有钟表,母亲起床总是自己估摸着。她又怕耽误我们上学,所以每天一到下半夜,母亲就睡不安稳,要起来好几次看天是不是亮了。有一天月亮特别亮,母亲醒来发现房子里都亮了,赶紧叫我起床,说上学晚了,等我起来了,发现时间还早。从那以后,无论怎么样,她总是先悄无声息地起来看天,然后才叫我们起床。


母亲特别节省,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半花。小时候家里怕家里的一分钱或者两分钱的钢蹦丢,母亲就没二十个用烟盒纸卷成棍状,仔仔细细地放起来。家里的花销与收入母亲都有记录。她不识字,连阿拉伯数字都不会写,所以母亲的记录就是在床头的墙上画杠杠,只到现在,那些杠杠还在,不过除了母亲没有人看得懂它们的意思。

母亲说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犯难的事情。日子虽然不宽绰,当总能过的去。她说一定要她说出犯难的事情,那就是每天做饭。农村人吃饭简单,每天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家里的饭一年四季有都是母亲做,做多了,也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记得小时候每到做饭的时候,母亲总会自言自语:“这顿饭做什么呢?”还好那个时候有的吃已经不错了,父亲和我们孩子都不挑食。

几十年来,母亲从来没有出过远门。随着孩子们越走远远,她知道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多。我刚到美国的时候,由于诸事不顺,曾有过回去的打算。有一次在电话上母亲听出了我的想法,就劝我说:“那有新鞋不挤脚的,习惯了就好了。刚到一个地方,总得习惯以下。”后来我坚持了下来,直到现在。

不知道母亲有没有过理想。也许母亲根本不知道理想为何物,不过她却用自己行动希望孩子们过得好。母亲看不到我这篇东西,我真心地祝福我的母亲节日快乐,同时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或者将要成为母亲的人节日快乐。

世界上没有任何字可以确切地来表达出天下母亲的伟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