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10401000000 ~ 20110501000000


2011-04-05 23:45:38

主题: 绿带[小说-2]
作者:劳柯

一架巨大的飞机从钟言头顶飞过,震得他打了个哆嗦。钟言抬起头朝自己的右上方看了一下,远处是灰蒙蒙的天空。那架刚刚飞过的飞机正在慢慢地变小,消失。钟言突然很想上厕所,这就意味着要重新回到候机大楼,来回至少要一刻钟。

他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了回去。不一会功夫,他又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了回去。如此四回,等他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发现等车的人也多了起来。

钟言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离班车还有十分钟,去找厕所应该是来不及了。当他想到这个的时候,那种要去的想法变得更加强烈。他怀疑自己快要憋不住了,赶紧坐了回去,一脸焦急地看着来来回回走动的人。

班车终于来了。司机是个黑人大汉,站在门口热心地给每个人提箱子。轮到钟言时,钟言说他的箱子小,自己来。黑人大汉就斜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就去招呼下一个。被他这么一看,钟言突然尿意全无。

钟言对黑人的反感,也可以说是恐惧,源自于几年前的一件事情。那个时候,他和吉敏还是同学加朋友,每一次到华盛顿来,吉敏总会来机场接他。有一次他晚上十点钟到,吉敏开车来接他,刚出机场,发现油不够了。

他们就去找加油站,找来找去总也找不到,最后去一个小卖铺问,一个买东西的黑人自告奋勇地说领他们去找。结果领他们去了一个很小的加油站,四周连路灯都没有。钟言下车加油的时候对吉敏说:“如果他要抢劫我,你开车走就是了,千万不要下车。”

黑人没有抢劫他们,只不过要了十五元的消费。上车以后,钟言越想越害怕就问吉敏如果真的被劫了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样。

吉敏说:“能怎么样,我们两个都死在他的枪下。”钟言说:“你应该开车走。”吉敏问:“为什么我应该走,我才不走。”说完她笑了,在明暗交替的灯光下,显得美丽地诱人。

想到吉敏笑的模样,钟言的嘴角露出了微笑。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拿出了看,发现是丁一打过来了。

“我上午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忙什么呢?”丁一说话比往常好听了很多。

“上午我在飞机上呢。怎么不给我留言呢?有什么好的或者坏的事?”钟言和丁一是大学同学,如果没有什么事两个人也很少通电话。

“我要结婚了!”丁一高兴地说。

听了这话,钟言一惊,因为自从丁一离婚以后,他反复地向钟言强调自己在毕业之前不回再结婚。丁一的毕业似乎遥遥无期,博士大概已经读了七年了。

“找到合适的啦?”钟言不动声色地问。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那么快,这事情来了,你当都当不住。也不是新人,你上次到我这里来的时候见过的。”

“不会吧,我记得上次没有见什么女生啊!”说到这里,钟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又接着说:“不会是你的室友吧,她可是有丈夫的人啊。”

“不过她现在可是没有丈夫的人啦。”丁一没有正面回答钟言的问话,不过却也证实了钟言的推测。

“上次我看你们就不对劲,咳!这是什么个事。”钟言脑子里浮现出那人丈夫的模样:有点矮小,但诚实可靠。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好事啊,反正我要结婚了,不祝福我一下。”

“当然祝福,什么时候?要不要我去啊。”钟言尽量把自己装地平静些。

“就这两天吧,他们今天去法院,去了好一会啦。手续应该办完了。”丁一说着,停停说:“有人开门,我想她回来。等我有有空再给你好好说。”

还没有等种言说话,丁一就扔下愣愣得钟言挂了电话….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2011-04-03 23:34:46

主题: 绿带[小说-1]
作者:劳柯 [平静幸福]

‘春天真他妈是个发情的季节。’看着镶在玻璃橱窗里地铁线路图,钟言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声。

从巴尔的摩机场到去华盛顿的地铁站每一个小时才有一辆班车。钟言在飞机上算得好好的,只要在十分钟内吃完饭,他就有足够的时间赶上班车。可是比萨店里男女服务员的打情骂俏让他足足等了十五分钟才拿到自己比萨。

钟言狂奔到车站的时候,车刚刚走。他拼命地朝着车尾巴摇手,示意等他一下。可能是司机没有看到他,车子还是慢慢地走远了。

这使得钟言非常窝火,把所有的不爽都怨恨到那两个服务员身上。他边在地铁线路图上找他要去的车站,边在心里问候着那对服务员上辈。他突然发现华盛顿的地铁图像一只趴着的八抓鱼,他数了数,正好八只脚。他又仔细看了一下, 不是 一只,是趴在一起的两只,红红绿绿地伸向八个方向。

‘没准是一公一母呢?’想到这里,钟言发现自己的想象力原来如此地丰富,邪恶地笑了一声,心情就好了起来。

钟言本来就不需要干时间,因为他来这里没有任何事。学校里放了春假,别人都出去旅游或者呆在家里享受家庭的乐趣。而对钟言来说,他最害怕放假,因为任何假期他都会感到无事可做。于是他就买了机票,来到这里。

钟言已经不记得在过去的几年中他已经来了多少次华盛顿,每一次来的时候都兴致勃勃,到了以后就会发现和待在家里一样索然无味。

‘反正也没什么事,等就等吧。’钟言心里想着,就坐下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下一趟班车还有四十分钟。

钟言的手机基本上作为钟表用,除了每周往家里打一次电话,也就没了除工作以外的电话,手机偶尔会想一下,不过也都是广告。

钟言翻看着通信录,突然很想给人打个电话。通信录有很多人,他翻了至少三遍,也没有找到可以打电话的人,最后还是停在了吉敏的电话号码上。

钟言静静地看着这个熟悉地电话号码,没有按下去。‘也许这个电话号码早就不存在了,也许已经换给了别人。’钟言心里想着,默默地算着:‘已经五年多没有和她联系了。我应该把这个号码删掉……’

‘对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把钟言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车站里来了一个黑人妹妹。钟言看了她一眼,上身紧紧地裹在一件黑色的短袖里。只看了一眼,钟言就判定,如果用一把小刀在衣服上划哪怕只有一毫米的小洞,那衣服就会迅速地被撑破,露黑黑的皮肉。

“我可以问你要两毛五分钱吗? 这趟班车要一块钱,我只有七毛五。”黑人妹妹说完,有点害羞地看着钟言。

钟言先是一愣,回味了一下,说:“有,我刚好有两毛五钱。”钟言说着,就开始往口袋里摸,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钟言就把手放在口袋里想。

黑人妹妹脸上露出了喜悦,说:“要不….”

钟言突然说:“我想起来了,我把它放在包里了。”说着,他就拉开挎在肩上的电脑包,从里面果然拿出了二十五美分递给黑人妹妹。妹妹一脸地失望,接过钱说:“谢谢!”

钟言说声不用谢,然后心说:‘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想给我多要钱,门都没有!’他得意地笑着看她远去。

一架巨大的飞机从钟言头顶飞过,震得他打了个哆嗦。

< 未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iteratur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