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801000000 ~ 20100901000000


2010-08-20 23:35:05

主题: 絮 [小说]
絮 [小说]

作者:劳柯[平静幸福]

侧躺着的钟言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两点钟了。丁一时断时续地打着鼾,嘴巴不停地嘟囔着。钟言扭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又在做美梦了。’

两个大男人睡在一张单人床上确实有点奇怪。钟言和丁一是大学同学,睡上下床。丁一睡下铺,钟言睡上铺。有的时候午休的时候钟言懒得爬上去就和丁一挤一张床。在钟言的记忆里,丁一睡觉总是很香,香得让钟言经常嫉妒。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就把睡梦中的丁一弄醒,丁一抹了一下眼睛说:“妈的,我正吃鱼呢。”

丁一曾对钟言说:“睡觉的时候你就想吃的,想来想去就睡觉了。”钟言按丁一的说法做过几次,躺在床上就吃的,想那些自己吃不起的东西。不过几分钟以后他就又开始想吉敏,一想到吉敏他就忘记想吃的,也就怎么也睡不着。

大学的时候钟言在夜里想吉敏是每个人都知道秘密。丁一说等以后结了婚就不会想了,钟言说不可能除非和他结婚的人是吉敏。丁一说:“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想吉敏不就是想干那件事吗,等你结了婚,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还想什么吉敏。”

丁一的理论一直没有得到证实,因为直到现在钟言还没有结婚。

丁一翻了一下身,膝盖顶中了钟言的屁股,嘴里嘟囔了一声,又翻了一下身。过了一会,他突然惨叫了一声,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大声地问:“你要干什么?”钟言吃惊地回答:“我没有干什么,只是睡不着。”

丁一揉里一下言,在黑暗中发现坐在床边的是钟言,这才定了定神,说:“妈的,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有人拿着刀子捅我的脖子。你怎么还没有睡啊?”

“睡不着,你的鼾声太响。”

丁一打开了床头灯,伸了一下腰说:“你睡不着是老毛病,怎么怨我打鼾。”钟言看到丁一也完全醒了,就说:“我觉得今天早上我们找到的那块石头不是吉敏坐过的那块。”听钟言这么说,丁一大声笑了起来,在安静的晚上,这种笑声有些凄惨。“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金门大桥前照相不?那块石头堪比最繁忙的公共汽车,每天不知道要接受多少的屁股,值得你那么留恋吗?”

钟言没有反驳丁一,只是说:“我不是想留恋什么,我想在她做过的石头上照个相。”丁一说:“你吗,蠢到极致。我不和蠢货说话。”他边下床边说,朝厕所走去。过了好大一会,钟言才听到冲厕所的声音。

钟言问:“怎么大了那么久啊?”“还不是川菜馆的辣害的,直肠的尽头疼得厉害。”边往房子里走,丁一边回答钟言的问话,“知道川菜为什么那么好吃不?”还没有等钟言回答,丁一接着说:“这川菜的味道重,也就掩盖其他的味道,只有辣味。找一个胃口重的女人,我保证你就会忘掉吉敏。”

丁一进来的时候看到钟言正对着灯光看一张照片。他把头伸过去看,钟言把照片递给他。照片上一个清纯的姑娘,留短发,两个酒窝笑地无比得甜,坐在一块石头上,身后就是那座举世闻名的金门大桥。

丁一看了一下,说:“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前年我见过她一次,老得不成样子,没有听说过女过三十豆腐渣吗?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就可以想想你的吉敏有多老了。”

钟言没有去照镜子,他只是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在白天,不用仔细地辨认就可以看到根根的白发。

钟言无奈地说:“是老了呀,我们已经毕业快十五年了吧,到美国也都快十年了。吉敏比我早五年到美国,这张照片都十五年了,她象飘不去的絮。”

丁一说:“十五年前出生的小孩都该谈恋爱了,你和停留在过去。什么叫蠢呢。不说你了,我睡了,明天我还有课呢。”

钟言说:“你说你这是为什么啊,都那么岁数了还害自己读书。”

丁一说:“为什么?她就像飘不去的絮。我如果不签F2,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应该和你一样参加工作了。妈的,相信爱情,却毁了我的时间。这博士学位是一定要拿到的,不会别的。”

丁一侧身躺了下去,看钟言没有睡觉的意思,他接着说:“这婚姻和嫖妓没有什么区别,嫖妓是一次一付清,婚姻不过是打包付罢了。”翻了一下身他又说:“结婚还不如去嫖,去嫖可以每一次都不同,这婚姻….”丁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话还没有说完,就打起鼾来。

钟言看了看睡去的丁一,又看了看手中的照片。突然肚子一阵的绞疼,他赶紧朝厕所跑去,边跑边想:‘这川菜真厉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