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劳柯作品
作者: jguojob
域名: blog.mitbbs.com/jguojob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91201000000 ~ 20100101000000


2009-12-31 15:19:07

主题: 雪中的月亮
雪中的月亮

从朋友家出来,月亮梦幻般地挂在静谧的夜空,把一切照得既朦胧又清晰。我抬头看了一下她,感觉到点点的雪花。天气并不冷,雪花落在脸上,随即便化成的水,丝丝的凉。明天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是个满月,也是十二月份的第二个满月,这样的满月听说被称为‘蓝月’,十九年才一个轮回。

世上所有的事都有原因,在下雪的晚上月亮顽强地挂在天空,也许她是趁着这2009年的最后的一天展现自己美丽。

地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几只鹿站在路的中央,我怕惊吓它们,小心翼翼的想从它们身边绕过去,不过他们还是感觉到马达声,飞也似的没入了路边的树林。

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这是一个处于群山中的小城,即使在白天也很难看到人来人往的场面,何况现在又是在深夜呢?

我把车停进了车库,突然想起今天没有看信箱了。我走出了车库,脚踩在薄雪上,印下了清晰的脚印,虽然在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有些模糊。

信箱里照旧是几份广告和几封账单,和往日不同的是今天还有一封沉甸甸的信。

我赶紧把信封打开,是的,信封里是我渴望已久的,一本 慢兔的诗集:我2010年最好的新年礼物。

看了慢兔的第一首诗,我才知道她是和我差不多时间来文海发文的。当我读到‘风滚动着七彩的云,在无声的夜里,悄悄地变换着情感’的时候,我也明白了在这下雪的 晚上为什么可以看到月亮。

听说人可以比喻成江河中一个水点,处在同一条江河中的人也就是有缘人。

时空的变换是有所关联的。当‘在另一个时空,一条美人鱼从时间的长河里走出’的以后,而我会在年与年的交接口,站在丝丝雪花中,沐浴着月光,‘讲述一个过去的故事。’

‘蓝月’,2009年12月31号是个满月,是这个月的第二个满月…..



2009-12-15 23:35:55

主题: 情爱[小说-21]
作者:劳柯 [平静幸福]
二十一

一般老师的中饭都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吃,其它国家来的学生似乎也没有带中饭的习惯,所以大部分系的餐厅也成了从中国来的研究生的专门常所。这些人吃完饭会坐在那里继续八卦,直到口干舌燥。

田琳所在的化学系的研究生有三分之二都是从中国来的,一过十一点半,餐厅里就不断有人。田琳不喜欢和别人在吃饭的时候八卦。在萧雨没来的时候,她总是躲过饭点,在餐厅没人的时候去吃饭。虽然萧雨所在的汉语语言学系所有的研究生都是从中国来的,但是这些人都做助教,有的人没有课就不到系里来,而且很多中文课都安排在中午,几天下来,萧雨和田琳就总结出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一刻,除了她们两个没有人会到餐厅来。这段时间也成了她们两个边吃饭边八卦的时间。

田琳在十一点半准时来到萧雨她们系的餐厅。萧雨已经把带的菜和饭放进微波炉里热着呢。

田琳一进来就说:“猜一下我刚才在你们系门口我碰到谁了?”萧雨边看着微波炉边说:“我怎么能猜的出来,琳姐认识那么多人。这微波炉怎么那么慢呢?没有到美国以前,听说美国什么事物都先进上百年,这里怎么用这么破的微波炉。”

田琳说:“呵呵,这会妹妹错了,我还真的不认识几个人。这样的微波炉可能是谁家淘汰的,已经在超市里都买不到了。你们系穷啊,我们系也穷。像李祭他们系每个老师都拿到很多课题,所以他们系餐厅装修的跟宾馆似的,微波炉功率也大,不像这里至少要热上十分钟。”

萧雨说:“十分钟有点夸张,七八分钟吧。你还没有说你碰见谁了呢。”田琳说:“看把你紧张的,不是李祭,是赵越。他正拿着一个塑料袋在你们系门口那棵桔子树下摘桔子呢。”

萧雨有些失望,不想再理着话说下去。田琳没有注意她的神态,继续说:“我说这桔子很酸,不能吃,他却说他每年都吃,还说他很少到超市买桔子,家里的桔子都是从校园里的桔子树上摘得,末了还说这里真好桔子树上一年四季都有成熟的桔子。”

萧雨说:“真的很酸,我今天中午尝了一下。”田琳说:“人家赵越就不嫌酸。你说他们做助研一个星期拿一半的工钱,怎么会那么抠啊?”萧雨说:“人的秉性如此,天生的。我们怎么才拿十五个小时的工钱啊?”田琳说:“因为我们是做助教的,只有上课的时候才有钱。”萧雨有点愤愤地说:“这也太不公平了,我们还要改作业呢。看他们做助研的,比我们轻松多了。”田琳说:“谁让你不学机械呢。”然后她朝微波炉努努嘴,说:“好了。”

萧雨就把菜拿了出来,把饭放进了微波炉。她们俩个用一个大盒带菜,用两个小盒带饭。萧雨把热好的菜打开,就闻到一股虾的香味。她有点吃惊地说:“琳姐什么时候做的虾啊?不是说今天还是要吃排骨的吗?”田琳故作神秘地说:“不知道了吧,我们都连吃了两天排骨了。看你吃的都有一点厌了,当然我自己也厌了。今天早上在你没有起床的时候我就做了这虾。”萧雨说:“我说呢,早上起来闻到一股虾的味道,你说我想吃虾了,闻错了。我心里还一直纳闷呢。”

田琳说:“想给一个惊喜,每天中午都知道自己吃什么,多不好。”

萧雨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然后把她们的杯子在水龙头下冲了,把水倒进杯里,说:“琳姐想的真周到。”田琳说:“这要看对谁,对妹妹当然要想得周到了。”这时饭也好了,她们就面对面坐了,你一口我一口地吃了起来。

边吃饭萧雨边说:“我教的是三字头课,这些学生都学了三年汉语了,怎什么都没有学会啊。”田琳说:“美国的学生笨。不过想想我们从初中就开始学英语,到现在不还是说不好吗?”萧雨说:“也不能说他们笨,今天我教他们一句话。我就教了两遍,他们就记得清清楚楚地。下课的时候还不住地练习呢。”

田琳抬头看看萧雨问:“是不是带色的,要是带色东西。每个人都记得住。”萧雨就笑着说:“琳姐真了解学生,也是不是什么带色的,只是有点那个。”田琳说:“我也在教课啊。那些学生对基础化学不感兴趣,倒是对讨好女人的汉语说法非常感兴趣,总问我怎么说。说一下,你教了他们什么?”

萧雨说:“今天生词中有‘坏’这个字,我想应该不是生词了。我举的例子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知道那帮家伙有没有听懂,听到了男人和女人他们就兴奋地不得了。非得让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一直到下课,这帮人还沉浸在那句话中。”

田琳就‘咯咯’笑了起来。

这时门开了,钟为民和一个老美走了进来。萧雨看了一眼那个老美,觉得有点面熟,不过一下子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钟为民听到田琳在笑,就说:“什么,什么,什么高兴的事?”

田琳看到钟为民进来,就止住了笑,说:“钟老师好,你问问你的学生吧,问她是怎么上的课?”钟为民就看看萧雨。萧雨赶忙说:“我只是觉得这学汉语对美国学生来说好难啊。”钟老师说:“只,只要认识,认识拼音就行了。”

走在钟为民身边的那个老美看到田琳就装作很吃惊的样子。走到她们旁边夸张地张开双臂,说:“琳,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

田琳侧了一下,看了看那个老美。这时萧雨想起来她们上个星期六在教会里见过他,他还有个汉语名,叫什么杰。田琳也似乎想起了他。

钟为民说:“这是我的朋友,杰克.约翰。他在南京待了很多年,汉语很好。他的汉语名字叫陈杰。”

田琳和萧雨一下子都想起来了,然后点头说:“你好。”陈杰说:“好,很好。”田琳仍然用一种迷惑的眼神侧着身看着他。

陈杰说:“我们又一次见面了,用汉语说,这叫....”他挠了挠头,又看看钟为民。钟为民说:“汉,汉,汉语叫有,有缘。”陈杰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还有一句。”这一次轮到钟为民挠头了。萧雨想了想,说:“头回生,二回熟。”陈杰说:“对,我们是熟人了,熟人就是朋友,对不对?”

三个中国人就点头。

陈杰就向田琳伸出手说:“琳,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田琳也只好站了起来,和他握了一下手。陈杰又转向萧雨,也和萧雨握了一下手。

钟为民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可乐,递给陈杰一罐。说:“她,她,她明天去教会。”陈杰就说:“好啊!这是主的安排。我可以来接你们。”田琳说:“谢谢!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就行了。”

陈杰就拿出自己的手机说:“琳,你的电话是什么,我们教会经常有活动,希望你都能参加。”田琳就把电话告诉了陈杰。

钟为民和陈杰就往外走。他们刚走了出去,田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刚接通就听到陈杰那半通不通的汉语:“琳,保持联系。”田琳边说‘好的’边挂了电话。

萧雨看着田琳,诡秘地笑着说:“琳姐要注意,被老美看上了。”田琳说:“去你的,死丫头。”说着把一只虾没有剥皮就放进了嘴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2009-12-13 22:44:42

主题: 情爱 [小说-20]
作者:劳柯

二十

接下来的几天,赵越每天都坚持给萧雨打电话。开始时两个人确实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说不上两句,赵越就会在电话的另一端尴尬地笑,萧雨也就会趁机挂了电话。由于萧雨才来,有可能给她打电话的人只有三个人:田琳,李祭和赵越。电话一响,萧雨的就会很激动,当她看到来电是田琳或者赵越时,有的时候萧雨失望地连电话都不想接。

一直到礼拜五,萧雨也没有接到李祭的电话,那怕问候一声也没有。

礼拜五早上十点萧雨要给学生上课。八点钟不到她就赶到钟为民懂的办公室拿课程安排,象萧雨这样的助教,每一堂课应该上什么,布置什么样的作业,都是任课老师事先安排好的。她本来应该昨天过来拿,不知道什么原因昨天钟为民没有到学校里来。

看到萧雨进来,钟为民就把做好的讲义递给萧雨说:“对,对,对不起,我,我,我昨天有事没做好。”然后他看看表,接着说:“还,还,还有两个小时,你做成幻灯片,来得及….吗?”萧雨说:“课本昨天我都读过了,来得及。”钟为民说:“这,这,这些学生都学了三年汉语了,你,你,可以加一些词汇,上课。”萧雨点点头,刚想转身出去,突然她很想问一下李祭的情况,转身又看了一下钟为民。

钟为民问:“还,还,还有什么不清楚吗?”萧雨脸一红,摇摇头说:“没有了。”钟为民说:“明,明天去教会吗?”看到钟为民说话那么艰难的样子,萧雨点点头,问:“李祭去吗?我和田琳没有车。”钟为民咧了一下嘴,说:“我,我告诉他,让,让他去接你们。”萧雨就莫名其妙地高兴起来,说:“那我和田琳一起去。”说完就走出了钟为民的办公室,来到专让助教备课的一个大厅。

萧雨把钟为民给她的文件拷到自己的计算机上,打开看了一下,发现幻灯片基本上都做好了。不出半个小时,她就看了一遍,另外加了一些自己认为重要的词汇。钟为民的助教都说跟钟老师做助教特别轻松,才两个星期,萧雨就体会到了这一点。

备完了课,萧雨就开始做自己的作业,不过怎么也做不下去,脑子老走神。后来干脆就不做了,两只手托着脸想自己明天去教会应该穿什么衣服,要不要告诉田琳早饭多做一点,万一李祭起来晚了没有时间做早饭可以在她们家吃……萧雨正发呆,这时她发现自己的包里震动起来,‘谁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呢,会不会是李祭。听人说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一定正在想你。’于是萧雨慌乱地边找电话边往外走。

等萧雨找到电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她赶紧打开电话来看,发现是田琳打来的。萧雨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她仍然打了回去。

田琳说:“我以为你在上课呢,所以电话响了几声,我就挂了。”萧雨说:“我十点钟才上课呢,现在还不到九点呢,你现在在哪里啊?”田琳说:“在系里,正改作业呢。我刚刚接到于梅的电话,她让我们明天晚上到她家里去吃饭。”萧雨说:“于梅是谁啊?”田琳说:“她老公叫姚春江,没有结婚以前是李祭的室友。”

萧雨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说:“哦,那李大哥也会去的了。”电话那头的田琳一下子就笑出声来,说:“怎么一下子又想到你的李大哥呢?是不是今天一直在想啊。”萧雨不好意思地说:“还不是你说的,要不我怎么想的到。琳姐真是的!”田琳说:“好!是我先说的,这李祭也真挺得住,一星期都没有给我们打电话,到周末了来这一招,让自己朋友的老婆出面请我们,胆子也太小了一点。”

萧雨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明天去吗?”田琳说:“去啊!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于梅,听说她很快就要生了。”萧雨有些吃惊地问:“她都快要生了,怎么能做饭请客呢?”田琳说:“妹妹有所不知,这姚春江可是做饭的好手啊,到别人家吃饭要自己带一个菜,要是到姚春江家去吃饭,我们就不用带了。现在流行男士做饭,妹妹还不知道啊?”萧雨笑着说:“呵呵,不但现在,过去也流行。我们家就我爸做饭。”

田琳也笑着说:“呵呵,你们家看样子进入现代比较早吗。”萧雨就点头,说:“就是,就是。琳姐,刚才钟老师问明天我们去不去教会,我说要和你商量一下。我们要去吗?”田琳说:“看上去我们明天的安排又是满满地。其实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又要碰到那个赵越。”萧雨说:“是啊,他老是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想见他。”

听萧雨这样说,田琳想了想,说:“你的语气里有了温柔的成分啊!”萧雨说:“琳姐又胡说,我的心思你是知道的了。”田琳说:“那钟为民有没有说你的李大哥会不会去啊?”萧雨说:“钟老师说让李祭过来接我们….”田琳把话抢了过去说:“原来如此啊,那我就再做一次灯泡吧,我是天生做灯泡的命啊!”萧雨说:“谁是灯泡还不知道呢。”田琳说:“呵呵,妹妹心口不一。好了不和你说了,中午我到你那儿一起吃饭。”萧雨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

打完了电话萧雨的心情好了很多。她把电话放进包里,然后抬头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所有的植物都生气勃勃,不像在深秋而是在初春。系大楼前一棵桔子树上挂满了金黄色和青绿色的桔子。当她第一次看到这样桔子树的时候,她问田琳为什么桔子树上同时有成熟的和刚刚成型的桔子。田琳回答说这里的桔子树一年四季开花,一年四季结果。

萧雨走到了桔子树下,伸手摘了一个金黄透亮的桔子。剥去了皮,她发现这桔子有一种特殊清香。她掰下一瓣放到嘴里,刚嚼了一口,脸色一下子变了,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手纸来捂住嘴,把桔子吐在出来,并不住地用手往自己嘴里扇风。

‘这桔子怎么这么酸啊!’她抬头看着挂在枝头的金黄色的桔子心想。



2009-12-03 00:08:36

主题: 情爱 [小说-19]
作者:劳柯[平静幸福] 
十九

赵越打电话过来先问了一下萧雨的身体好了没有,然后又问明天要不要去买菜。萧雨回答地很干脆。说自己感觉好多了,并且表示了感谢,然后说她们明天已经和李祭说好了一起去买菜就不麻烦赵越了。从赵越的语气上听他有些失望,临挂电话,他强调说:“我明天一天都有空,如果李祭明天临时有事,我们可以一起去买菜。”萧雨就说:“谢谢你!明天见。”说完萧雨就挂了电话。

星期天上午十一点李祭才打来电话说要带田琳和萧雨去买菜。在回来的路上,田琳用话试了一下李祭,不知道李祭是真的没有听懂田琳的话还是故意装傻,他随后表现让萧雨非常的失望。还在 车上的时候,萧雨就暗自下决心以后不再主动和李祭联系。但当李祭帮着把买的东西拿到房子里要走的时候,萧雨心里那种不舍的感觉一下子又占了上风,虽然她努力地表现出没有任何挽留的迹象。

天快黑的时候赵越打电话来问她们还要不要去买菜,萧雨回答说已经买过了。赵越就问:“今天超市里有柿子卖,很好吃,也很便宜,你们买了没有?”其实萧雨和田琳在超市里也看到了柿子,本来也想买,不过当时捡的人很多,李祭又说这样的柿子不好吃,就没有买。萧雨说:“没有,李祭说他买过,不好吃。”

赵越说:“我刚刚吃了一个,很甜很甜的,现在虽然是硬的,放几天就软了。其实硬的也很好吃。我给你们送几个去。”萧雨赶忙说:“不用了,我们下星期去买吧。”赵越说:“买的人很多,下星期可能就没有了,反正我今天买的多,给你们送一些去。一会见。”萧雨赶紧说:“不用了,太麻烦你了。”说完,萧雨发现赵越已经挂了电话。

萧雨就到厨房里边帮着田琳洗菜边说:“赵越说他今天买了很多柿子,说要给我们送些过来。”田琳听完就诡秘地一笑,然后说:“这么快就下手了,这样看来李大哥一点用处都没有,还没赵越会做事。”萧雨说:“还不知道赵越对谁有意思呢?”田琳说:“呵呵,当然是对你来的,他如果对我别的想法,那只能算他倒霉,我现在对任何男人都没有兴趣。”萧雨就笑着问:“那琳姐对谁有兴趣啊?”

田琳把菜倒进锅里,回头看看萧雨说:“对妹妹有兴趣啊!”萧雨说:“好啊!那我们就过一辈子吧,反正我不做饭。”田琳说:“我做饭,你刷锅。”萧雨说:“我爱刷锅!”停了停,她又说:“多好的组合啊。”这时有人敲门。萧雨放下手里的菜,说:“应该是赵越来了,我去开门。”

赵越提了一大兜柿子,对萧雨说:“很好吃的,硬的时候把皮削了吃,软的时候把皮剥了吃。”听他这么说,萧雨强忍住笑,说:“给我们这么多啊,我们吃不了会坏的。”赵越说:“不会坏,可以放很长时间。”说着就脱了鞋走进房子,把柿子放在茶几上。

田琳从厨房里说:“多少钱啊?我们给你钱。”赵越说:“不值钱,我买了六磅才四块钱不到。”田琳说:“那也是钱啊。”赵越说:“不要什么都看钱,这是送给你们的。”田琳说:“那我们无功受禄啊,心里会不安的。”

赵越没有接田琳的话,嗅了嗅鼻子说:“田琳做什么好吃的,怎么这么香啊?”然后就走进厨房,看田琳正在炒菜,就接着说:“早听说你的手艺好,还没有尝过。要不今天让我尝一下”说完就在餐桌上坐了下来。田琳说:“这就要报酬啊!不过今天不行,没有做你的菜。”赵越说:“我吃的少,尝一下就行了。”田琳说:“知道你吃不多,但带的多。你如果带了,我和萧雨明天中午吃什么啊?”

赵越听出田琳话里有话,脸一下子就红了。自己打趣说:“那好吧,看上去我今天吃不成了,以后再说吧。”萧雨赶紧接过话茬,说:“等我们那好好做一些菜,请你吃饭。今天有些匆忙,没有什么菜,不好意思招待你。”赵越说:“好啊,下星期吧,周末我没事。”

田琳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给你一个竹竿你就往上爬,萧雨说的是面子上的话,这都听不出来。你没有事,怎么就知道我们下星期没有安排啊?你如果觉得送给我们柿子吃亏了,你再拿回去好了。”

这次赵越真的没有想到田琳会这么说,脸一下紫的象放久了的茄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萧雨听田琳这么说,也吃一惊。赶紧打圆场说:“我想起来了,我们下星期还真有事。”赵越说:“我开个玩笑,等那天你们有时间,我请你们吃饭。”然后对厨房里的田琳说:“田琳,那你们忙吧,我回去了。”田琳没有回答,萧雨说:“那你走好,谢谢你。”赵越说:“不用谢!有事常联系。”说完,他穿上了鞋就走了。

萧雨走进厨房,田琳已经把炒好的菜放在桌子上。她看了看萧雨说:“我就反感这样的人,给了我们柿子,心里又不舒服。”萧雨说:“琳姐的嘴真厉害,你如果不把他赶走,真在这里吃饭,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田琳说:“其实我和他也不熟,昨天约我们去爬山,今天又想在这儿吃饭,也太猴急了一点吧。”萧雨说:“第一次看到他从食堂拿水果出来,我就觉得他有点抠。其实人倒算不得坏,还很热心。”田琳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这么抠的人为什么要给我们送柿子啊。”萧雨说:“这个,我不知道。”

田琳说:“北美的这些大龄的博士生脑子都有或多或少的溃疡,要不热情的过度,以为自己是贾宝玉,要不喜欢上一个人也不敢去追,对自己没有信心。赵越属于前者,李祭属于后者。都他妈不健全。”

萧雨说:“琳姐也没有必要这么生气,我以后小心点就是了。我们吃饭吧,明天上午的课我还没有备呢。”田琳看了看表,说:“排骨至少要烤一个小时,还大约需要十分钟才好。作业我还没有改呢,吃完饭,我改作业,你备课。”

萧雨说:“我要先刷碗。”田琳说:“我可以和妹妹一起刷。”萧雨说:“这叫不叫夫唱妇随啊?”田琳就举起手来装作打的架势,说:“丫头再胡说八道,看我打你。”

萧雨就笑,清脆的象静夜里的风铃声。


《未完》



2009-12-02 00:16:03

主题: 情爱 [小说-18]
作者:劳柯 [平静幸福]
十八

红石公园的山其实是有一块块红色的石头堆积而成,也没有什么上山的路,爬山的时候
只不过是捡一些容易爬过的石头攀登上去。等到了山顶回头看时,会发现所有的石头都
一个模样,人也就找不到自己上山的路。

李祭喜欢这里,因为他喜欢晚上一个人到这里随便坐在一块石头上看星星。这里的夜出
奇地静,即使在炎热的夏季,甚至也听不到半点的虫鸣。看着浩瀚的夜空,李祭就会觉
得自己如此得渺小,不但自己,整个人类在茫茫的宇宙中渺小的都不值一提。每当这时
,李祭的烦恼就会如那静谧夜空一样平静。

那天他们没有爬到山顶。到半山腰的时候萧雨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四个人就往回走,费
了很大的劲才下到了山底,等他们回到学校的时候都快五点了。赵越临走的时特意问萧
雨感觉身体怎么样,是不是需要看医生。

李祭说:“可能还是时差原因吧。今天不应该去爬山,早上在教会的时候她就感觉不舒
服。”赵越摇摇头表示不同意李祭的看法,刚要开口说话,田琳就下了逐客令,说:“
你们又不是医生,瞎分析什么啊!都回去吧,萧雨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李祭和赵越
就往外走。赵越边走边说:“如果需要去看医生,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萧雨说:“
谢谢你,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爬山的原因吧。”

等李祭和赵越走了以后,田琳和萧雨各自冲了热水澡,换了衣服。田琳问萧雨:“妹妹
感觉怎么样啊?”萧雨皱了一下眉头说:“还是不舒服。”说着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胃
,接着说:“总觉得吃的东西不下去,胀得不舒服。”田琳说:“要不妹妹先躺一会,
我去做晚饭。”萧雨说:“我一点都不饿,琳姐你饿吗?”田琳看看萧雨说:“不饿也
要做饭啊,晚饭总是要吃的。”

萧雨就用两只手抓住田琳的胳膊说:“琳姐,要不我们躺在床上说会话,反正刚爬山回
来你也很累。”田琳看看萧说:“自己不舒服要人陪是不是?”萧雨说:“就算是吧。
”说完两个人就和衣平躺在了床上。

躺了一会,田琳翻身面朝萧雨。萧雨正用一只手轻揉自己胃,田琳也把手放了过去,问
:“是这里不舒服吗?”萧雨说:“是的,我觉得胃很胀。”田琳说:“我来帮你揉一
下吧。胃不舒服要揉胸口一下三指的地方。”她说完还没有等萧雨回答,田琳就用手指
找到萧雨的胸口,在离胸口三指的地方轻轻地揉了起来,问:“这样重吗?”萧雨感觉
到有一股气在自己胃里乱撞,胃也就舒服了很多。她说:“不重啊,没有想到琳姐还会
揉胃。”

田琳说:“我小时候胃不好,医生告诉我胃疼的时候只要这样揉一揉就不疼了,也就学
会了这招。”萧雨说:“这叫久病成良医。”田琳说:“小的时候我很瘦,后来胃好了
以后就猛长肉。你看现在胖的都不成样子了。”

萧雨说:“琳姐这也叫胖啊?”田琳说:“还不胖。”说着就用自己另外一只手掐自己
的小肚子,说:“你看,这都是脂肪啊。”萧雨转头看了一下,说:“谁的小肚子没有
肉,我的也是。”说完就学着田琳示范给田琳看。田琳看了看萧雨说:“给我的比,你
这叫小巫见大巫。”萧雨说:“当然不能和琳姐的比,琳姐那是丰满,是珠穆朗玛峰。
”田琳就重重地揉了一下萧雨的胸口,说:“这么快就舒服了。”萧雨看了一下田琳,
田琳也看了一下萧雨,两个人就笑了起来。

等笑完了,田琳问:“好点了吗?”萧雨说:“好多了,我自己来揉吧,反正我也知道
揉哪里了。”萧雨抬手的时候一不小心正好碰到的田琳的胸部,田琳一惊,随即说:“
你敢吃我豆腐。”刚开始萧雨还没有反应过来,等田琳说完了,她就‘咯咯’笑着说:
“琳姐是不是很想让人吃豆腐啊?”

田琳就假装生气,说:“本以为你单纯的要命,没有想到比我还色。”萧雨就说:“我
怎么色了啊?你说我要吃你豆腐啊。”田琳翻身坐了起来,说:“还说,看我收拾你。
”说着就去挠萧雨的痒痒,两个人就笑成了一团。

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

萧雨感觉到自己的胃好多了,就说:“我的胃好多了。”田琳说:“肯定是想叫人吃豆
腐想的胃才不舒服。”萧雨说:“随你怎么说。”然后她侧卧着看田琳,诡秘地问:“
琳姐,男人摸我们的胸部和我们自己摸我们的胸部的感觉有什么区别啊?”田琳说:“
不知道,自己试验一下就知道了。”萧雨说:“琳姐谈过恋爱,肯定知道什么感觉,告
诉我吗?”田琳说:“你越说越离谱了,是不是想你的李大哥了?”

提到李祭,萧雨的心里‘咯噔’一下,假装生气地说:“我想他干吗啊?才认识几天?
”田琳说:“妹妹还在骗自己,但你怎么能骗得过我。看你和李祭说话的眼神都不一样
。”看萧雨不说话,田琳接着说:“这爱情说来就来,但是谁要是先有了情,谁就要承
受更多的苦,就比如妹妹今天胃不舒服。”

萧雨也坐了起来,低着头对田琳说:“我真的对李祭没有其他的感觉,不过爬山的时候
他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让我心里很不舒服。”田琳说:“爬山的时候他也没有怎么给
我说话,我怎么没有什么不舒服啊,妹妹心里还是对他有什么感觉吧?”萧雨的脸一下
子就红了,用手挠了一下头,喃喃地说:“我不知道他怎么看我。”

田琳说:“要不我打电话问一下?”说完,她就从桌上拿起了手机,装出要打电话的模
样。她以为萧雨会制止她,但萧雨坐在那里没有动。

田琳说:“象妹妹这个年龄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爱上一个人是很莫名其妙的
事情,但是现在我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妹妹不妨再等一下,我们再观察一下。”

萧雨依旧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她说:“我觉得李大哥,不,李祭看殷倩的眼神都不
对。”田琳说:“但是我没有发现殷倩看你的李大哥眼神不对啊。”萧雨就又沉默。

田琳说:“妹妹,千万别先爱上一个人,那样你会很痛苦。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萧
雨抬起头,说:“没有啊,我倒是有点饿了。”

田琳就从床上下来,说:“想吃什么,我去做….”这是萧雨的手机响了起来,萧雨赶
紧拿起手机来看,显示屏上是赵越的电话号码。

《未完》
--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jguojob

\" 天天灌,这样才能灌出花朵的美丽\"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