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let comch pute be aos me you
作者: heteroclinic
域名: blog.mitbbs.com/heteroclinic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0801000000 ~ 20160901000000


2016-08-16 04:32:12

主题: 高速爆胎生存手册,求pat
这两天,河滨县100F大概合37.5摄氏度。
我11点上班,晚上折腾一气,八点上路回家。
也许按谷歌地图走60号,也许不急着超前面白色的丰田左右并了两三趟,也许没有也许。听动静,隆隆,方向盘有点抖,肯定是胎出问题了。打应急灯,右转灯,靠边。

从翻斗里找出costco的road assistance slip,和接线员通告位置等等,开车窗发现是左后轮。受到一个短信说拖车一个小时以内来。发个微信。
大概四十多分钟过去,有点沉不住气,把右侧的饭兜子电脑包放到后坐,从右边车门下车。发现备胎是瘪的。自己换不了了,本来我也没有这个心情,而且位置太危险。

When it comes, they all come.回到车里,在passenger side 坐下,系安全带,记得教规好像说过,这样的时候一样要系。给costco 再打电话,whoops,接线员说联系不上拖车司机,说给换一个。这样来回几个电话,有点急了。这时后面来了辆警车,我们这里叫Calfornia Highway Patrol,我们公司对面就有一个office。第一件事就是让警察看清手!另一只还在通电话,右手和警察打招呼。

警察其实接线员叫来的。估计怕我着急,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下了车扒着警车窗户和警察说了几句,他说叫了拖车,事后问costco,这家拖车是警察推荐的。接线员不知在哪个州呢?

警察果然门清,拖车一个小伙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车是那种只能拖两个轮子的。把瘪掉的备胎充气,然后发现螺帽套不进备胎。于是把后轮和前轮交换,把我拖下了高速。警察也离开了。小伙问老板,拖回我家要二百,已经是午夜时分,路边有几个流浪汉,一个背心上写coyote.开路。

小伙巴西人,河滨大学的学生,若干瞎砍二十麦到家。大开车库大门,十二点二十。给了小伙点消费。在高速上换胎左手边的确很危险,尽管后面有辆警车看着,60迈以上的eighteen wheeler,呼啸而过,我站在车的另一侧都感觉要被吸过去,大地不停的抖动着。告诉costco大姐平安到家,发微信。costco的接线员还是很nice的,尽了最大努力。

等账单,还好。终于折腾回来了,没有觉得惊魂,就是煎熬。

总结,应急预案在这个时候还是起了作用的,开一辆旧车,最便宜的保险,去年看 costco 有road assistance就立刻买了一份。最糟糕的计划就是没有任何计划。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8-12 21:01:13

主题: Re: 我小时候的邻居
他们哥俩很讲义气,有一次一个同学布赖我,弟弟一个锁脖,比我同学矮一头半,把他搂倒,我从来没有叫人来打架过。只有一次,还有一次,都是有人主动伸手,而且都是碰巧看倒的。
【 在 heteroclinic (asymptotically stab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们哥俩的姨来看他们家,我老试图用最短的文字描述,他们的姨走到哪里都要有人看
: 着,抄着手,不说话,低头看路。说感情上受过刺激。还说上次犯病,拉去过电。不是
: 很漂亮,脸圆圆的,有点要缯出来的感觉。我现在想有些同学治病激素吃多了,脸也这
: 样。
: 还说,还有一次,他们家另外一个姨父是交警队长,现在想应该是支队长,有一次又要
: 发作,他们家姨父就放了一声巨响,给吓回来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8-12 20:56:38

主题: 我小时候的邻居
他们哥俩的姨来看他们家,我老试图用最短的文字描述,他们的姨走到哪里都要有人看着,抄着手,不说话,低头看路。说感情上受过刺激。还说上次犯病,拉去过电。不是很漂亮,脸圆圆的,有点要缯出来的感觉。我现在想有些同学治病激素吃多了,脸也这样。
还说,还有一次,他们家另外一个姨父是交警队长,现在想应该是支队长,有一次又要发作,他们家姨父就放了一声巨响,给吓回来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8-08 02:20:25

主题: 今天晚饭吃得太晚了,感觉差不多了
吃得太饱,太盐,太甜都会失眠。不要吃奶酪大豆皮萨(豆腐稍好点),消化不良也失眠。

最好是一小碗白牛奶,巧克力奶太甜,一片面包,一个小水果或半苹果。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8-07 14:16:19

主题: 如何判断people associated to 一个particular unversity lied a lot
1. 首先我不代表站方立场,我个人不是统计专业,而且我的样本很小。全凭记忆,you know memory has holes, that is why we need historians, though history may either not be complete.

首先是我最近看了几遍电影Negotiator,当然电影不是国会证词,连圣经都没有摆。里面说一个人撒谎的时候,眼睛向上看,然后眼球翻转,电影里说是因为这个人在调用"creative cortex",当然我也不是在影射眼睛斜视的少数人群。不过从我个人来讲,调用这个cortex的时候,tends to say "en, or ah..."来拖延时间, not say "no", "yes" or "true", "not true" without hesitation.

那么我觉得的我现在工作的城市的一些人particularly associated to the university of this city. They try their best to re-enact the scenes I mentioned above in the film named Negotiator,  if I didnot make nay mistake.

Vice versa, I never observe a person from university from Chicago lied. Because I never meet a person self identified so -- I mean association to the university mentioned of this paragraph. And the background of the story of the film is in Chicago, so a people there must have seen that film. Does it make my assertion easy to refute?

VIEWER DISCRETION ADVISED.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8-07 11:53:16

主题: Re: Python真是一种长得很丑的语言
P松不P松的,老板给钱,PROLOG咱也不是没些过。

I tell you something, I just like Okeydos, they say OK they do it.

You know what, the contra converse , is that, they can not do it they are not Okeydo. But not, vice versa.

【 在 xyzloveworld (xyz)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直都只用C++和matlab,最近不幸需要研究的代码是python写得,感觉真的是有头无
: 腿,穿了上衣没穿裤子,逻辑靠缩进的怪胎。就说判断呢
: C++:
: if(a){
:    ...
:   }
:  
: while(b){
:    ...
: }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gramming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