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hearttree (心树)
作者: freeman08
域名: blog.mitbbs.com/freeman08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1101000000 ~ 20161201000000


2016-11-23 23:36:43

主题: Re: 正当的问题
【 在 fivestone (fivestone) 的大作中提到: 】
: 舍利弗三次回答什么是无明:
: 谓色无常。色无常如实不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不知。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
: 不知。受、想、行、识。受、想、行、识无常如实不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不知
: 。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不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如实不知、不见、无无间等
: 、愚、闇、不明。是名无明。
: 谓色不如实知。色集、色灭、色灭道迹不如实知。受、想、行、识不如实知。识集、识
: 灭、识灭道迹不如实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不如实知、不知、不见、不无间等、
: 愚、闇、不明。是名无明。
: 谓色不如实知。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不如实知。受、想、行、识。识集、识
: 灭、识味、识患、识离不如实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不如实知、不如实见、不无
: ...................

不错,这是说的不错,当然的。

不过我的意思是,这好像是更适用于用来认证的。
因为我多少觉得这是舍利弗已经解脱或最少已经实证了某种程度后,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这些话来。所以,他说的,更可说是一种回味,是扭过头来说:原来无明是这么回事! 或者,是用来教别人时说的。

但是没证的人,拿这个说话,就感到有些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

根据你这个引文,我找到了庄春江的翻译,其实还是多少印证了我的看法。

当时的故事是,舍利弗已经是尊者(这到底是个什么果位,我不清楚)。
一天团体中的人(这是一个老实人),
“打完坐”以后,就去闻讯:
听佛和尊者们谈论那么多关于无明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第一,到底什么是无明?
第二,谁无明?

所以,他(这个老实人)就承认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无明,也不知道不明白什么。

而且,这个故事有意思的还有一点,就是他是“打坐后”去问的。
也许是,打坐中间突然想起来了:
嗯?我打坐到底是在干什么呢?这打坐跟无明有什么关系?什么是无明啊?
等等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isdom 版



2016-11-21 16:58:40

主题: Re: 我来谈谈饶毅的锵锵三人行吧
【 在 guoke (生命的意义) 的大作中提到: 】
: 首先,我自己认为自己是independent。不过民主党的支持者肯定认为我是右边的人,
: 而我呢,又一贯在美新版被人骂“左X”。
: 其次,在历史长河中,任何派系、政党都不是永远的伟光正,没有谁是应该被绝对化和
: 脸谱化的。任何绝对的判断,在我看来都是有认知缺陷的。
: 现在再谈谈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问题。美国政治,在美国建国半个多世纪后,基本形成民
: 主党和共和党的两党制度。
: 民主党和共和党最大和最本质的区别是在于对国家职权的看法:民主党主张一个大政府
: ,全面管控各种事务;共和党主张小政府,政府能不介入就不介入。这可以理解为啥民
: 主党对教育科研的支持相对共和党是要更加有力,对福利提高也是更积极。在全民医保
: 问题上也更积极推动。这些政策在我看来确实有很多不错的地方。比如说对科研的重视
: ...................

写的不错,关于民主党共和党的差异,对我是个科普扫盲。
这样的话,奥巴马夫人的话改成:别人notice low 的时候,我们Notice high,
可能更客观。

再引申一下,这两党的重点反应了斯密关于人性写的两本书的侧重点不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Faculty 版



2016-11-15 23:04:18

主题: Re: 若不见性,念佛诵经持斋持戒亦无益处
【 在 cpath (秋十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另一个也让我感动的是基督教圣歌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的作词人约翰牛顿。
: “约翰•牛顿曾被英国皇家海军强征入伍,而在离开军队之后开始从事于黑奴贸
: 易 (跨大西洋)。 1748年,一股强烈的风暴在爱尔兰的多尼戈尔郡重创了牛顿的船只。
: 在猛烈的风暴和危急的情况下,他开始向神呼求怜悯和拯救。这种呼求也象征了他属灵
: 上的转变。在他的船只停靠Swilly港湾维护和修理的这段时间,他写下了这首如今闻名
: 于世的诗歌的第一段歌词。但在这之后,牛顿又继续从事他的黑奴贸易。直到1754或者
: 1755年,他才彻底结束了他的海上事业,并开始研习基督教神学。”   -- wiki
: 虽然他是基督教徒,但歌词真感人。
: 我发现,总是经历世间磨难,人在脆弱(心灵在苦之中,在病之中)时,
: 特别容易觉醒,想要脱离世俗(世间)追求另一个”世界” (离苦)。
: ...................


: 第一步觉醒对了,不见得接下来的方法够”究竟”
: 这里,我对第一步觉醒的人感到佩服,无论他们后来是甚么宗教,采用哪一种方法离苦

我同意你的意思,上面也这么表示了,只是为了怕别人误解我认同袁了凡,所以加上了对他的评论。

为什么要区分这个?为什么要区分究竟道和非究竟道?
因为一个是无漏的,一个是有漏的。
同样的努力程度,只是因为方法、方向不同,最后实现的结果就天壤之别,
无漏的路,实现之后,现在看来是一劳永逸,比较科学。
而有漏的路,短暂的满足后,又是新的业的升起,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既然要努力,为什么不选结果更好的路子?

现在看来,很多词被普罗大众批判(比如这个“一劳永逸”),是因为大众没理解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或者是从自己的有漏的角度来曲解无漏的概念。
农民大爷一听儿子说要寻求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就气不打一处来了。:)老子给你种地,你一劳永逸!

那些人批判“轮涅不二”,也是从有漏的思维来曲解无漏的概念。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isdom 版



2016-11-07 21:00:40

主题: 正当的问题
还是感觉到学佛要提正确的问题,
按说一个正当的问题是,既然我说大家是无名众生,那么,我们到底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自问,当然在心里也可以问一般的法师(也就是不论在家、出家,
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问题的难点在于,既然我们没解脱,当然是因为无明,那么到底哪里无明,
到底是什么我们不明白。

我感觉这个问题并不是十分容易回答的。
如果mean一下的话,我觉得很多法师都不一定有准备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们很
可能有很多佛教知识,甚至写了几十本佛法理论和故事。如果猝然被人问“您到底哪里无明?
有没有可以下手的解决方案,实验步骤?”
他还真不一定能回答出来。


=================

当然,还有一种修法,大概是不需要这样自问的,比如念佛生西,
“我就觉得那里肯定比这里好,我就一门心思希望死后去见阿弥陀佛”。
念兹在兹,这样的心决定,听说应该是够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isdom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