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501000000 ~ 20150601000000


2015-05-06 14:47:28

主题: 中美医疗水平差距100年?/医学界杂志
中美医疗水平差距100年?

2015-03-28 医学界杂志

导读:虽然中国医学与美国医学差距在逐年缩小,普遍
说法是“相差三五十年。”但美国病理医生何刚坚持认
为“说相差100年都是客气的了!”

作者:郑华菊 来源:“医学界杂志”微信号

  今年年初,何刚回国探亲,在与部分医院接触中他
发现,国内医疗硬件虽然都在加强,但软件方面非常落
后,缺乏标准,不成系统,与美国差别巨大。

  PA培训:美国系统培训,中国良莠不齐

  在参观北京某三甲医院时,何刚发现医院病理科的
硬件设备相当好,堪称领先国际,但是软件、比如专业
人才水平是另一回事。

  “以病理助手举例,这家医院的PA与美国PA比起
来,就不够专业。”何刚说。

  病理助手也即Pathology assistant,在美国成为PA,
是负责取大体标本的人员,“PA对病理医生至关重要,
是病理医生开展工作的第一关,如果PA取材不好,没
有把最重要部位取到,病理医生就没法顺利准确读片,
就会影响诊断准确性,所以PA对病理医生来说至关重
要,也因此,美国医院对PA的要求非常严格。”

  但在对PA的培训中,中美差别巨大。据何刚介
绍,美国对PA有正规的职业培训,“很多医学院、医学
中心或社区医院都会专门开设系统的解剖、病理、生理
等课程,像Cancer Center这种全美最好的肿瘤中心就
办有相关的Program,所以每一个PA上岗前都接受了专
业的培训。”但国内PA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虽然有不少
PA也经过正规培训,但仍有很多是高中毕业后找不到
工作的,或者医院本院子弟,或者学生物的大学生等
等,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只靠病理医生个人带教,做一
些简单的操作工作。”何刚说。

  病理报告:美国详细严谨,中国简单随意

  2009年何刚陪身患结肠癌的父亲在河南省肿瘤医院
做手术时,被医院的病理报告“吓了一跳!”

  “做手术前,我父亲的病理报告出来了,上面一共
有三行字,说了结肠多长多长,肿瘤多少多少,侵犯到
什么地方,三个淋巴结,就说了这么多,还是手写
的。”何刚怒叹,“在美国这不叫病理报告,叫扯淡,没
有任何人敢想到这竟然是病理报告!”

  据何刚介绍,美国对病理报告有严格规范,每家医
疗单位病理模板要点一致,采用TNM分类方法,电脑排
序,规整清晰。“无论拿到病理报告的是内科外科还是
肿瘤科医生,一看就知道怎么做。”

  “如果我父亲这份病理报告是我做的,像这样一份
结肠癌病理报告,我完整做好后一定会有三四页纸那么
长,T是几、N是几、M是几,标注清清楚楚;淋巴结也
不会只有两三个,至少要做十二个。送到任何一个单位
任何一个医生,一看我这诊断报告,就知道是第几期肿
瘤了,是该用放疗、还是化疗、还是手术,如果是放疗
化疗又该用哪种方案等等。”何刚说,“而要是根据我父
亲原来的那个病理报告,谁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了。”

  肿瘤会诊:美国医院标配,中国很少执行

  又是一个国内三甲医院的例子。

  一位淋巴瘤患儿送到医院后,在没有经过肿瘤会诊
的情况下,肿瘤科医生们便直接做开刀手术。这在何刚
认为就是“胡来!”

  “实际上很多淋巴瘤患者不一定都要手术,”何刚介
绍,尤其对儿童来说,对做化疗放疗效果都非常好,甚
至化疗后都不需要手术,除非淋巴瘤突然间长得非常
大,出现压迫、梗塞,造成生命危险,才需要开刀。

  那么同样的手术在美国要经过怎样的流程?

  “美国绝大多数中等以上单位,都严格执行肿瘤会
诊(tumor board),一个肿瘤病人进到医院,一定是
集体会诊后才决定这个病人怎么做治疗。”何刚说,并
举例如果一个肺癌患者进到医院,周二早上六七点钟医
院会准时召开肿瘤会诊,参与会诊的包括外科医生、内
科医生、肿瘤科医生、放射科医生、放疗科医生、病理
科医生、护理部、Social Worker 等等。会上,经管床
的医生首先向大家介绍病人基本情况,放射科医生随后
展示病人CT、扫描结果,病理科医生介绍活检情况……
大家根据病情和检查结果,综合考虑,讨论出明确治疗
方案,然后各科再按照这个方案去开展工作。

  术前诊断:美国细针穿刺,中国冰冻切片

  在常规术前的诊断方法上,美国早已开始使用细针
穿刺(FNA)或核心活检(core biopsy)法,确定诊断后才
决定手术类型,以及可能的切除范围,而国内仍在普遍
使用误诊率极高的冰冻切片方法。

  “国内许多乳腺癌患者,到医院后就被安排做乳腺
切除手术,切之前送来的却是冰冻切片。”何刚介绍,
冰冻切片在乳腺疾病手术中早已被证明其错误的假阳性
或假阴性错误诊断率非常高,堪称病理圣经的Dr.Rosai
编写的《外科病理学》(已经是第10版)第一章里就此
专门做过介绍,并且最新版本的教科书也有中文版了,
可国内仍然在采用这种错误方法。

  “与国内外的中国医生交流谈及细针穿刺,很多中
国医生担心转移,这实在没有必要,因为细针穿刺法会
在2天时间内通过常规的染色、免疫组化染色,从而得
到准确报告,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发生转移情
况。”说完,何刚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有些医生这样做
是怕病人术前得到诊断而为求‘第二寻诊’或寻求更高一
级单位治疗而离去……”

  对国内医生继续采用冰冻切片的做法,何刚的解读
是“一个陈旧的陋习,一个恶劣的习惯!”


(本文作者何刚,现持美国纽约、俄亥俄州临床执照医
生,美国病理协会注册认证的解剖病理医生。本文
为“医学界杂志”微信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授权并标明出
处。)




医学界正在发生什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