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301000000 ~ 20140401000000


2014-03-31 16:21:37

主题: 军中土豪硕鼠
谷俊山被提起公诉 刮"谷"疗毒"军中土豪"如硕鼠(图)

文章来源: 新华网 于 2014-03-31 06:07:10 - 

新华网北京3月31日电: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2014-03-31 13:56:30

主题: [转]中国社会正普遍蔓延着一种绝望感!
[转]中国社会正普遍蔓延着一种绝望感!
草原帝国 2月1日 8:53 浏览(91)

中国社会正普遍蔓延著一种绝望感!

大量迹象显示,中国社会正普遍蔓延著一种绝望感。老
百姓和知识分子对体制绝望,对执政者绝望,对反腐绝
望,对信用沦丧、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会绝望。人
们的绝望感和绝望可能导致的后果,已然成为无法回避
的难题。
法学家贺卫方在5月9日接受共识在线访谈时谈到了社会
上的几种绝望感。如,老百姓对政府对司法绝望。地方
政府在征地拆迁等方面为所欲为,老百姓无处讲理,无
法诉诸于司法解决问题,只好上街、上访、自焚。“我
觉得一个国家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让自己的国民都是
有这样一种绝望感,实在是太可怕了”。
对整个社会信用沦丧绝望。贺说,政府对像清华大学朱
令案这样受到广泛关注的案件根本无法给出一个令人信
服的结论,令老百姓绝望;专家参与有毒食品的研究和
生产,令人绝望。他说,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一种信
任,“谁是我们信赖的?领导人,我们不相信,领导人
说的话我们不大相信。行业协会,我们不相信。报纸,
我们也不相信。网络,说什么的都有,我们也不知道信
谁的。知识分子,也是这个样子。所以最后的结果就
是,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一种普遍的信任丧失的状
态”。
对反腐绝望。“一个国家的腐败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
可是反腐却要“靠洗澡、照镜子、正衣冠、学习、整
风”,贺说,“多少年来就这么整过来的,越整越严重,
这条早就已经不灵了”,如果实施新闻自由,有效监
督,公布财产,由中立机构进行严格核查,特别是司法
独立,腐败问题就能解决。但灵的办法,当局不愿采
用,不灵的办法却不断重复,反腐哪里有希望!
这几种绝望感还可以从孙立平、于建嵘和张千帆等学者
的文章和讲话找到类似的描述。《金融时报》中文网撰
稿人罗天昊在他的“‘中国梦’的理想与现实”一文中,也谈
到绝望情绪正蔓延整个中国社会。他说,当财富的来源
不再取决于自身努力,而是取决于出身、特权等因素
时,民众仇富,乃是对社会不公、机会不均的绝望甚至
仇恨。
那么绝望感普遍蔓延的后果如何呢?这将使社会处于极
度危险的境地,各个绝望的阶层都有铤而走险的冲动。
官员对现在的处境如坐针毡,怕被举报被双轨,又对未
来的预期绝望,怕被清算,因此他们会不顾一切加速捞
钱,同时拒绝改革。他们白天照镜子、洗澡,说些爱听
的冠冕堂皇的话,以蒙混过关;晚上则思忖如何尽快捞
钱,如何把钱秘密转走,意欲逃离的裸官和裸钱将会因
此而增加。
老百姓的绝望则是最危险的绝望,特别是那些来自“新
底层阶层”的绝望。“新底层阶层”,如经济学家王小鲁所
说,包括失地农民、被拆迁的城市居民以及不能充分就
业的大学生群体,还有因为高房价坠落的“城市中产”、
体制外知识分子,加上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农民工、下
岗失业工人,组成庞大而复杂的底层社会。
这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底层社会如今弥漫著极度绝望。他
们对政府的任何承诺和信用绝望,对没有机会改变命运
而绝望,对看不到希望而绝望,对极少数权贵占有绝大
多数社会财富,导致他们无法在财富上成功而绝望。绝
望中,只要社会上一有“风吹”,他们就会“草动”,他们
会把憋足的愤怒和绝望转化为行动,转化成大规模的自
发的群体性事件。他们中也会有人加入人人害我、我害
人人的世界末日大竞赛,为了几张票子,不惜化身为魔
鬼,专干伤天害理的事,使这个已经溃败的社会更江河
日下。他们的行为固然令人发指,但试问,如果他们有
希望,为什么要干这些绝望的事呢?
中国的体制不改革,永远不会进步,腐败只会越来越厉
害。老百姓的日子只会越来越艰难!财产公布实现不了?
财产公布实现不了?贪污腐败制止不了?



2014-03-30 19:27:17

主题: 德约四度问鼎
北京时间3月31日,总奖金高达543万美元的ATP1000级赛事、索尼公开赛在迈阿密结束了压轴大戏、男单决赛的争夺,头号种子、西班牙人纳达尔和赛会二号种子、三届冠军德约科维奇如约会师决赛。结果状态更佳的德约科维奇6-3/6-3击败对手,第四度问鼎,继2011赛季之后再度在北美春季两站大赛背靠背夺魁,拿下个人第18个大师赛冠军。而纳达尔则是四次进入决赛全部屈居亚军。【更多精彩尽在网球专题】 相关图集:【索尼赛小德胜纳达尔夺冠】


2014-03-29 17:28:40

主题: 打喷嚏中风亡
连打6喷嚏竟会要人命 17岁英国少年中风亡

2014-03-29 13:50:41  苹果日报  

少年连恩安德鲁斯,连打6个喷嚏脑溢血,抢救不治。翻摄英国《每日邮报》 

  连打喷嚏竟会要人命!英媒前天报导,17岁英国少年连恩安德鲁斯,去年6月某日告诉母亲,他连打6个喷嚏后开始头痛。安德鲁斯太太忆述:「他的双眼前后滚动,痛得打滚,手使不上力,我给他一杯水,他都洒在身上。他全身发烫,烫到我无法摸他,接著抽搐。」虽经送医,连恩仍于4天后不治。 

  医生紧急替脑溢血的连恩开刀切除脑中血块,但抢救4天后他依然不治。安德鲁斯太太震惊而悲痛:「我从没想过,几个喷嚏就夺走一条健康年轻男孩的性命。」 

  据悉,打喷嚏确实可能致命,但通常发生在逾40岁,曾经脑血栓或骨折的人身上,因为突然连续的喷嚏,触发这些旧疾复发而致命,但验尸报告却显示,连恩健康良好。 

  医:情况极罕见 

  英国《镜报》指出,可能是连恩打喷嚏太用力造成脑压过高丧命。不过,这种情况却相当罕见。台北荣总儿童神经外科主任黄隶栋昨受访表示,这种儿童脑中风,原因很多,体质、心脏疾病都有可能引起。 

  虽然早逝,但连恩遗爱人间。他母亲很骄傲,称个性敏感而且富有爱心的儿子,生前就同意捐赠器官:「就在他死前半年,连恩告诉我,如果你想要接受器官移植,你也得同意捐赠器官,6个月后,我们实现他的愿望。」 

  心肝胰肾全捐出 

  连恩的心脏、肝脏、胰脏与肾脏已陆续捐出,救了6条命。 

  【报你知】哈啾过猛伤身 

  如果喷嚏打得太剧烈的话,会对身体造成拉伤。曾经血栓或骨折的人,打喷嚏更可能导致旧疾复发,严重可能致命。如果没有上述旧疾,却因打喷嚏丧命,原因则可能是因喷嚏导致脑压过高,不过这种情形极罕见。 

  2009年一名住英国康沃尔的男子,因为打了一个剧烈的喷嚏,就脑溢血以及心脏病发而身亡,这个喷嚏造成他的硬脑膜下血肿,但是医生当时检测并未发现,这名患者曾经骨折或是脑部受创。



2014-03-28 13:38:25

主题: 中国艾滋流行
卫生专家:中国高层失职导致艾滋病流行


中国小学生用红丝带拼出英文艾滋字样
艾滋病是中国最大传染病杀手

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前所长陈秉中教授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发表致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公开信,举报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和李克强在担任河南省领导时严重失职,导致血浆经济引发大规模艾滋病流行。

1990年代中国河南在政府的倡导下,大办“血浆经济”。农民卖血“脱贫致富”,结果导致大批无辜农民感染艾滋病毒,进而引发艾滋病大流行。

河南艾滋病的严重情况一直被当地政府掩盖。记者到“艾滋村”采访受拦阻甚至拘押。揭露艾滋真相的人士,如高耀洁医生受到政府打压,迫害。

今年78岁的陈秉中教授在担任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时了解到这一情况并掌握了大量实据材料。

连续发出举报信

陈秉中教授对BBC中文网说,他之所以发表这一公开信,是为了向胡锦涛陈情中国艾滋病疫情的严重性,使造成这一状况的责任官员得到惩处。

陈秉中教授说,河南“污血案”导致艾滋病疫情暴发并蔓延其他地区。将近20年,这一严重问题却长期被隐瞒。使受害者得不到申冤。陈教授表示,他目前身患癌症,已到晚期,“如果不说而把这些了解的情况带到棺材里去,那就对不起成千上万的患者和死去的冤魂”。

陈秉中教授9月初时曾将掌握的情况写成数万字的材料,题目为《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寄到中纪委和监察部的举报中心。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情况下又于11月初致信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同样石沉大海。无奈之下,陈秉中教授说,他只好采取这种写“公开信”的方式,以引起各界重视。

“领导人应道歉”


陈秉中教授说,中共领导人李长春,李克强在担任河南省领导人的时候,封锁疫情,拒绝向上正式报告河南省发生的严重问题,才导致后来艾滋病流行的恶果。“然而对这种不可原谅的行为,责任人没有受到任何严厉惩处,反而平步青云向上升官,实在是很奇怪的现象”。

陈秉中教授对BBC中文网说,他认为李长春,李克强二人至少应该向中国人认错道歉。作为政治家应该有这种勇气。做了错事却不敢承认的领导不值得信任。

谈到中国抗击艾滋病现状存在的最大问题,陈秉中教授认为领导必须高度重视,正视现实。如果连河南这样大的问题都不敢正视,对隐瞒疫情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领导不敢处理,就不可能真正解决艾滋病泛滥的问题。



艾滋病:中国出现高流行态势

陈竺表示中国高度重视 艾滋病防治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共同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增的艾滋病感染者人数比八年前下降40万人,另外比五年前的数字也下降10%。

这份报告指出,目前全世界共有大约3340万人感染艾滋病。这个数字在过去两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原因是死于艾滋病的人数减少。

这份报告同时在中国上海发布。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也参加了发布会。

报告称,艾滋病毒通过异性性行为的方式在中国迅速传播,这是防控工作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中国卫生部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2009年艾滋病疫情的联合评估结果显示,到今年年底,估计中国存活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大约74万人,在2009年新增艾滋病感染者为4.8万人。

逆势增长

另外陈竺透露,中国特定人群和部分重点地区已经出现了艾滋病高流行态势,疫情正在从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

陈竺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艾滋病防治工作,将防治艾滋病作为关系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战略问题,纳入政府工作的重要议事日程。

联合国报告指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防控艾滋病进展最为明显,该地区在2008年的新增艾滋病感染者人数要比八年前下降40万人。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总裁西迪贝说,这个下降趋势主要是归功于艾滋病的预防努力。他还说,这种疾病仍然在继续演变,而预防工作没能一直做到有针对性。

新华社报道称,联合国艾滋病中国专题组主席伯纳德对中国防治艾滋病所做出的努力做出了赞扬。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表示,“全球以及各国在治疗艾滋病方面做出的努力带来的实质性的成效。”

另外这份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即将到来之际发布的报告说,目前艾滋病感染者的存活期越来越长,因此全球艾滋病感染者的总人数仍在增加。


中国:17%艾滋病患者有抗药性
 

中国关注艾滋病传播 
截至2007年底,中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约为70万。
 
 
中国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到2006至2007年时,正接受治疗的中国艾滋病患者中,有超过17%对可用的药物产生了抗药性。 

中国研究人员在墨西哥城召开的国际抗艾滋病大会上说,目前有超过20种艾滋病药物,但中国患者能用的只有7种。 

由于部分患者对可用的药物产生了抗药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选用的抗艾滋病药物十分有限。 

艾滋病是不可以治愈的,但混合多种药物的"鸡尾酒疗法"能控制病情。 

上述抗药性的发现令人吃惊,因为通常情况下,艾滋病毒只有在人们服药相当一段时间后,才会产生抗药性变异。 

中国在2003年才开始全国性艾滋病免费药物项目,之前很少有人能用到这些药。 

中国政府研究人员说,那些产生抗药性的人往往来自收入较低且收入不稳定的家庭。 

中国政府估计,截至2007年底,中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约为70万,高于之前估计的65万。 

中国官方媒体称,到2006年底,会有两万中国人收到免费艾滋病药物。目前不清楚中国有多少人需要自己花钱买药物。 


中国每天有192人感染艾滋病
  
中国公布有65万人感染艾滋病,去年平均每天有192人受感染,但只有8%登记在册。 

据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性病染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吴尊友的介绍,目前中国染艾滋病感染者当中,性途径传播占到近一半。 

但是全国仅有16万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接受过检测,医疗机构只掌握其中5万人的资料,仅占官方总数的8%。 

医疗机构只有掌握了病人的资料,才能与患者联系,督促他们接受治疗。 

据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字,中国现有美沙酮替代治疗门诊305个,并计划在三年后增加到1000多个。 

而全国现在正在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染艾滋病感染者为2万6千人。 

外界一般认为,中国实际的染艾滋病感染者人数大大超过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 

由于担心受到社会的歧视,许多潜在的染艾滋病感染者不敢到医疗机构检测,被检测感染了染艾滋病的人,也不敢接受治疗。 

据有关专家的预测,中国如果不加大对染艾滋病的监控,提高民众对染艾滋病的认识,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染艾滋病感染人数增长最快的国家。 

中国政府近年来对染艾滋病的重视程度已经大大提高。 

 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星期二(9月12日)表示,中国将在预防和治疗染艾滋病方面与联合国加强合作。



2014-03-28 13:23:02

主题: VOA: Outbreak of Foot-and-Mouth Disease Spreads in North Korea
Outbreak of Foot-and-Mouth Disease Spreads in North Korea 

Hyunjin Kim, Jee Abbey Lee    March 26, 2014 


The 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 says deadly foot-and-mouth disease has spread to another farm in the North Korean capital Pyongyang.

 In an e-mail to VOA's Korean service Wednesday, the organization said at least six pigs were slaughtered January 16 after an outbreak of the disease in Sunan Village.

 The new foot-and mouth outbreak in Pyongyang was of Type-O, the same class that had affected a pig farm in Pyongyang on January 8. The first outbreak resulted in the death of more than 3,000 animals.

 While the tim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first and the second outbreaks was only one week, such information is rarely made public by the North Korean government. It is not yet known if the disease outbreak has been contained or spread to even more farms in North Korea.

 Juan Lubroth, the Chief Veterinary Officer at the 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 said his team just returned from a week-long visit to Pyongyang and is analyzing its findings. North Korea requested the organization's support in containing the disease last month.

 While foot-and-mouth disease does not affect humans, it is highly infectious and can wipe out entire farms of their livestock. The ramifications can be especially high in a place such as North Korea, which has suffered from famines and chronic food shortages.

This report was produc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VOA Korean service.



2014-03-27 18:52:47

主题: 维权人士出狱
四川汶川地震维权人士谭作人刑满出狱
更新时间 2014年3月27日, 

 .香港民众游行要求中国释放谭作人(9/6/2010)
谭作人于2010年被判刑。

被中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的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服刑期满,来自维权人士和律师的消息称,谭作人已经与妻子王庆华团聚。

谭作人曾从事汶川大地震维权活动,披露“豆腐渣工程”,并撰文悼念“六四”事件,2010年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相关内容中国回击美国批评 抨击美国人权纪录美国务院人权报告批评中国打压人权人权观察批评中国政府未顺应民意政改更多相关的故事
相关新闻话题中国, 法律
四川作家冉云飞星期四(3月27日)早上发布微博称,他代表王庆华发布谭作人已经出狱的消息,并称两人已在回家的路上;香港媒体拍摄到据信是警车把谭作人从监狱接走的情况。

谭作人的代表律师浦志强对BBC中文网说,谭作人预料将到一处保密地点休养,稍后再与外界联系。他相信谭作人夫妇目前安全。

尚未回家目前王庆华与冉云飞的手机均无法接通,而冉云飞稍早前透过按键 Twitter与按键 腾讯微博发布的消息则说:“坐五年监牢的谭作人兄已出狱,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代王庆华大姐发此消息,并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他的关心。” 

浦志强(资料图片)
浦志强相信谭作人目前安全。

浦志强电话采访收听03:49黄琦电话采访收听01:33
“由于才出来,加之处于剥权期,因此不便接受各方面的采访与探访。请大家理解。再次深深铭感朋友们的关爱。”

浦志强对BBC中文网说,他在早上与冉云飞通了电话,得悉王庆华致电冉云飞告知了谭作人出狱的消息。

按键 香港有线电视新闻台记者在雅安报道说,据信是接送谭作人的警察车队清晨到达了位于岷山县的雅安监狱,到清晨6时左右(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星期三22时)离开监狱。 

不过,报道说,车队并未把谭作人夫妇送回他们在成都四川大学的住所。据消息人士称,谭作人夫妇与两名女儿将被接到重庆暂住,但此说法并未得到独立证实。

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则对BBC中文网说,按照有关规定,负责押送谭作人离开监狱的应为成都市警方国保部门人员,谭氏一家其后会被转送何处目前不得而知。

不过黄琦表示,王庆华星期三曾到访他家,双方约定谭作人出狱后暂不通信,“出来方便的时候大家过来玩就行了”。

另一方面,一些声援谭作人的维权人士早上到雅安监狱外试图迎接他出狱,期间与狱警短暂争执推挤。参与者之一朱承志对BBC中文网说,他们明知无法与谭作人碰面,但要到监狱来“表明一个态度”。

四川绵竹一名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在学校废墟吊唁女儿(20/5/2008)
谭作人被视为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维权活动的主要人物。


继续维权谭作人出狱后仍要接受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处罚,在接受采访、发表言论等方面都被限制。不过王庆华稍早前对香港《明报》说,丈夫已表明将重投维权工作,作为妻子她也不会阻止。

虽然外间一直认为让谭作人陷狱的主要原因是有关于2008年汶川地震以及其后揭发“豆腐渣工程”的维权活动,浦志强律师向BBC中文网称,现在重新评价案件,谭作人更有可能是因为反对彭州对二甲苯(PX)石化项目。

谭作人曾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彭州PX项目,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指出,他还在2008年10月发起“和平保城”行动,并向政府提交《关于成都彭州石化项目的公民意见建议书》。

去年5月,成都网民发起游行抗议彭州项目,但并未成事;当地政府与投资此项目的中国石油四川石化公司反驳民众指控,强调该项目完全符合环保要求。

英国《每日电讯报》去年9月报道,彭州PX项目成为了中石油集团原董事长蒋洁敏贪污腐败嫌案的调查核心,更牵扯到中共中央政法委前书记周永康,不过有关说法并未得到第三方证实。

浦志强认为,在此背景之下,谭作人案“实际上是维稳模式的产物”,而中国的反腐败形势在其服刑期间日趋严峻,中国原有的公民权利空间不增反减,“这是每一个公共知识分子都要思考的问题”。

浙江宁波民众抗议某石化厂扩建项目(资料图片)
谭作人也曾就彭州石化项目问题发表文章。



2014-03-27 16:54:51

主题: 老了指望谁?
老了,指望谁?
2014-02-24 良智法律咨询平台

有时候,总想一个人出去走走。不是孤独,不是烦恼,
而是想静一静;不为风景,不为享受,只想找回自己;
没有浮华,没有嚼拌,只要有一颗自然而然的心。渴
了,就掬一捧泉水,一饮而尽,长长的舒一口气,一切
就会释然;累了,就放慢脚步,靠一棵树,静静的休
息,任风轻轻地吹,一切就会淡然;哭了,就让泪尽情
地流,也许只有这样,一切才会慢慢忘记,背后的永远
是背后,前面的仍在前面,我们只有一直走
 
老了,我们已经老了!只不过我们现在身体还好,头脑
清醒,所以还没有“老”的紧迫感。老了,指望谁?
   
要分几个阶段,几种情况来谈。
    
第一种情况,退休以后六十岁到七十岁,身体比较好,
条件也许可。喜欢吃就吃一点,喜欢穿就穿一点,喜欢
玩就玩一点。不要再刻薄自己,这种时日不多了,要把
握住。钱把住一些,房子留住一点,把自己的后路退路
都安排好。不要出现了突然状况一切全乱。孩子经济好
是孩子的,孩子孝顺是孩子的好品质。我们不拒绝他们
的资助,不拒绝他们的孝敬。但还是要立足依靠自己,
安排好自己为好,这样只会锦上添花,不会被动难受。
   
第二种情况,七十岁过了没灾没病的,生活还能自理,
这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要知道这是真老了,慢慢地体力
精力都会不行的,反应也会越来越差,吃饭要慢防噎,
走路要慢防跌。不能再逞强,要照顾自己啦,不要再去
管这管那,管儿管女,有的还去管第三代,管了一辈
子,该自私一点,管管自己啦!一切都要悠着点,有条
件的就用个人,帮助打扫打扫卫生,买买菜做个饭,洗
洗涮涮也就那么点事。把自己的健康的状态保持得尽量
的长一点。给自己能够自主生活的时间尽量的长一些,
不求人的日子总好过。    
第三种情况。身体不好了,要求人啦!这一定要有所准
备,绝大多数人都逃不过这一关。心情要调整好,要适
应。这和退休后调整心态是一回事,从一种生活方式转
变为另一种生活方式。没办法的,生老病死是人生常
态,应坦然面对。这是人生最后一段路,没有什么好怕
的,早有准备就不会太难过。或是进养老院,或是用人
居家养老,量力而行,酌情而办,总会有办法。原则就
是不要磨子女,给子女心理、家务,包括经济添加沉重
的负担。自己多克服一些,我们这一代人什么苦、什么
难都经历过,相信我们人生最后的旅程也会坦然度过。
     
第四种情况,自己头脑清醒,身体疾病缠身无法治愈,
生活质量极差时,要敢于面对死亡、自我决断,坚决不
要家人再抢救(例如切开气管等),不要亲友做无谓的
浪费。如果是痛苦不堪、毫无尊严而言的话,要坚决选
择离开。(这最好要在自己头脑清醒时,留下遗嘱,否
则子女亲友难以下决心。)这就是我的老了怎么办的思
想和物质准备,指望谁?自己,自己,还是自己。   
 
人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有一天会死,这是不会依据权
势、金钱来区别对待的。何况天有不测之风云,不知那
天就会发生痴呆、脑梗、又呆又瘫的......久病卧床不起
怎么靠自己呢?靠老伴、靠子女、靠养老院、靠政府,
多少是能靠点谱的,但既浪费资源又拖累众人......。
    
一定要当好自己的保健医生,改变平时太马虎,有了病
找医生的观念。身体是靠养出来的。平时过分随意,营
养不全面均衡,免疫力自然下降,病就找上来了。病来
如山倒啊!等有了大病,什么治疗药物都显得微弱。病
去如抽丝啊!所以,我们把重点精力放在认真呵护生命
上才是上上策,把大病堵在门外。老去不痛苦!子女也
轻松。
 
现在我们老了,政府对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我们这
批为社会多少作过些贡献的人,养老还是会主动承担一
些责任的。我相信我们的政府,只要下决心想办的事一
定能办成,一定能办好。再说每个人都会老,都需要养
老,制订政策的人自己也有老的那一天。 
    
有一个自己的窝,不到死千万别丢!有一份自己的工
资,自己做主!有一个老伴,好好相伴!有一个好身
体,自己保重!有一个好的心态,自己快乐!
    
编后语:这位老太太所言,极具智慧!在我们这代历经
苦难、报效家国的老年人中,有机会活到今天,而且多
数衣食无忧,有基本医疗保障,能享用现代科技文明和
公共资源,轻松生活,是很幸运的。但也难免要面临衰
老、病痛和离别的难题。老太太的预设和洒脱,令人共
鸣。余生中,不如意事难免,善待、轻松、放下,注意
自我保护,简单而愉悦地过好生命的每一天,最后静静
地离去吧!



2014-03-27 16:48:54

主题: 2012年,空气污染致700万人死亡 
2012年,空气污染致700万人死亡 2014-03-27 
10:23:55  网易  [2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2012年一共有大约700万
人死于空气污染,它已成为最严峻的环境卫生问题,影
响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每一个人。并且,无论
人们待在室内还是室外都受其影响。  

报道指,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空气污染源涵盖烧饭灶火
和汽车尾气等等,2012年全世界范围内有大约700万人
因此而死亡。这相当于全世界每8个死亡病例中,有1个
就由空气污染导致。2012年,有430万人死于室内空气
污染,还有370万人死于室外有毒空气。其中许多人的
死是两种污染共同造成的。  

世卫组织公共和环境卫生主任玛利亚称,在全球范围
内,空气污染已名列2012年八大致人死亡主因之一,与
心脏病、中风、肺癌等齐名。  

报道还称,受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是东南亚和西太平
洋地区,包括印度、印尼、中国、韩国、日本、菲律
宾。光这些地区的空气污染致死人数就达到590万
例。   亚洲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的急速而危险的
城市化进程,是引发空气污染问题的一股主要力量。 
 世卫组织于周二在日内瓦公布了前述报告,这和世界
银行(World Bank)在北京公布有关中国城镇化进程的研
究报告的时间不谋而合。由世界银行和中国国务院发展
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提出,许多中国城市都得
以进行无序的扩张。报告呼吁,中国应该转而发展规划
更合理、密度更大的城市。  世行与世卫组织的报告
均表示,不管是煤炭、木材,还是动物垃圾,有害燃料
的焚烧是对人体健康最大的威胁之一。  世卫组织估
计,印度有7亿人口靠农业废弃物等生物质燃料来进行
室内烹饪。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的柯克·R·史密斯(Kirk R. Smith)测算了室内烟炉释放的
污染物,结论是相当于每小时燃烧400根香烟。 

 “不幸的是,过去几十年我们没有取得多大进展,而
室内空气污染仍是印度女性最大的单一健康风险因
素,”世卫组织援引史密斯博士的研究写道。  
在中国,更大的元凶是煤炭。在该国的能源供应中,煤
炭占到三分之二。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去年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估计,
生活在大气污染最严重的中国北方地区的人口,比南方
的人均寿命短五年。  玛利亚表示,最新公布的这份
数据令人忧心。据了解,上一次公布空气污染致人死亡
分析报告还是2008年,当时世卫组织称,由室外空气污
染导致死亡的人数为130万,室内则是190万。  世
卫组织还表示,计划在今年年末列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
重的1600个城市。



2014-03-25 17:05:07

主题: 老刀侃球: 疯狂的2014--打破ERIC的纪录
老刀侃球: 疯狂的2014--打破ERIC的纪录

 2011年底和2012因伤病手术,整整一年未摸球拍,2013年初开始恢复,身
 体和技术锈涩无比,让球友多次打得圈饼油条。一年鏖战下来,渐渐入港有了感觉。打
 了两个NJ/NY3。5队都进了东区决赛。成绩尚可拿上桌面,至少足可让一帮没U
 STA名次和成绩惨不忍睹的啃刀小人们得鸟嘴闭一下了。

 新年伊始,年初,打NY华人网协,查小分痛失男8。0和混双7。0冠军。上月再战
 终于拿到纽约华网8。0男双后(又是差一点得到7。5混双冠军),ERIC老大来
 电表示祝贺,顺便问今年USTA打了几个队。我答正打和将打的有5个(NJ州的7
 。0和8。0混双,NY18-40岁的3。5男子,7。0混双,40+以上3。5男
 子)。他鼓励中带炫耀地说: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你尚需努力啊,我当年最疯狂时
 ,一年曾打了9个队的!

 哈哈,这一下激惹起老刀饭桶胸怀,打过打不过是技术问题,敢不敢多吃几桶饭可是士
 气和胆略问题。这咱不能输了这口气。牛B如ERIC那样得4。5强或更有那牛B的
 5。0咱不敢想,多吃几碗饭,还是可以拼一下的吧。

 决心一下,这就好办了,有招兵买马施粥饭的好心人搭棚子送外卖,咱就凑上去捞它一
 嘴嘛。

 自打去年打了NJ和NY两个队伍都进了东区决赛,当地几个队长就频频释放秋波,拉
 拢入伙。MANHATTAN区3。5和4。0队先发了请贴,接!前天,一位来电,
 上来就套近乎,是我当年03东区亚军队的队友听我去年菲佣军团队友介绍发现是老战
 友,赶紧来约请进他的水泊长岛WTT3。5队,并骄傲地告知去年他们队功亏一篑差
 点拿到冠军,今年是势在必得要去INDY WELLS争冠军,力邀加入他的长岛队
 ,并告知有优厚待遇:聘请PRO来给队员们上课培训10次,每次1个半小时,才收
 费30刀!靠,就冲这好事,也得去混一顿饭不成啊!当即一拍即合入草为寇了。

 次日,ERIC老大组办的CSI LEAGUE战友TING来信,说他和另一伙计
 组队QUEENS男4。0队,问我愿意参加否。TING是我在CSI的队友,和他
 弟弟MIKE也都是4。5得双打好手,他弟弟最近和我常在USTA得室内训练中心
 一起打双打,大家彼此熟悉指根底,而且人品很好,岂有拒友盛邀得道理?但犹豫着刚
 许配给MANHATTAN4。0队,这万一两队跟去年一样都进了东区决赛,同志朋
 友最后场上兵戎相见图穷匕见让人为难,他说,这可以理解,不过当然是人往高处走,
 凤凰择枝而栖啊!哪个队更强,能拿冠军选哪个队打啊!而且,他又卖弄了一把:3年
 前和去年,我们可是去了NATIONAL的!这一番鼓舌,让我心动,不再犹豫,能
 卖个好价,此时不卖,更待何时?签字画押,卖了。。。。。。

 刚想到微信朋友圈炫耀一下,又有老友来信:想组WTT3。5和4。0队,你有否。
 。。。。?

 想到后面还有USTA55+以上老年组,去年我们是LOCAL冠军可惜因回国未能
 去ALBANY打决赛,今年肯定队长要卷土重来,是铁定的。。。。。。

 哈哈,这么一掐指头算来,ERIC老大的那个保持多年了的华人圈里一年打9个US
 TA队伍的疯狂记录肯定要被我这50后老吃货打破了,ERIC老大,对不起,您晚
 节无法保持啦!

 明年初,再看收成!

--

※ 修改:·dokknife 於 Mar 25 17:04:25 2014 修改本文·[FROM: 72.]



2014-03-25 15:09:59

主题: 成都七中演讲
东方:米歇尔在成都七中以亲身经历 在学生心中播下平等自由的种子

发表于 2014 年 03 月 25 日 由 thchen
 

mo
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成都七中发表演讲。(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成都 — 米歇尔•奥巴马在访华第五天,参观了成都第七中学,并发表了演讲。奥巴马夫人还和学生们进行了互动,并回答了学生们的问题。她还和学生们一起练习太极拳。

米歇尔在成都七中以亲身经历 在学生心中播下平等自由的种子

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3月25日上午在成都第七中学礼堂向488名高一高二的学生,以及113位老师发表讲话。以亲身经历介绍了教育的重要性。她还向学生们撒播了平等和自由的种子。

*平等和权利*

米歇尔•奥巴马说:“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们都有权利说我们所想,选择我们所崇拜,即使其它人不喜欢我们所说的,或者不同意我们所相信的。”

成都七中是四川省的一所高中名校,共有5000多名学生。据该校教务主任介绍,这所学校的高中毕业生升学率为99%,几乎100%的学生都能上大学。在中国,强调升学率的应试教育的体系中,这是一所具有代表性的学校。

*纪律*

大礼堂里飘荡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乐曲,米歇尔•奥巴马快要走到礼堂时,班主任老师轻轻敲了一下学生座椅的后背,一排排学生立刻挺直腰板,双手放在膝盖上,显示出对纪律军事化般的严格服从。

*故事和价值*

米歇尔•奥巴马在讲话中讲述了美国的故事和美国的价值。

米歇尔说:“美国改变了——我们取消了那些不公正的法律,而如今,仅仅五十年之后,我丈夫和我已经是美国的总统和第一夫人。这的确是美国故事。我们如何在我们短暂的历史过程中,通过这么多艰苦磨难和不懈斗争,变得更加平等、更加包容、更加自由。”

随后,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还走进一个课堂,和学生们互动交流,回答学生们的问题。在校园里,她遇见了一群打太极拳的学生,并饶有兴趣地观看。学生们还教米歇尔练了几个太极拳的基本招式。

*鼓舞*

一名学生对记者说:“她通过个人亲身经历,我们很受鼓舞,她讲到她从怎样的家庭里面一步步努力变成今天这样的位置。这对我们是一种激励,这份热情让我们很感动。她还来看我们打太极拳,主动参与,哪怕她打的并不是那么好,但她会非常积极。”

来源:美国之音

□ 一读者推荐



2014-03-25 15:00:36

主题: 纽约肺结核病患 华裔最多 为什么
纽约肺结核病患 华裔最多 为什么

2014-03-25 11:20:23  世界日报  

  吸烟者为肺结核高危险群,医师提醒每年进行肺结核筛检。(记者李若筠/摄影) 

  每年3月24日为世界肺结核日,主要希望藉此推广肺结核疾病防治,尤其针对开发中和未开发国家进行宣导。纽约市卫生局近日公布相关统计数字,2013年全市有656人感染肺结核,比前一年增长1%,出生地为中国的病患占了120起,所占比例超过六分之一。纽约市肺结核病例自1992年骤降83%后,连年呈现下降的趋势,去年为过去十年来首次出现增长,病患逾八成为海外出生的新移民,其中华人聚集地皇后区法拉盛和布碌崙日落公园罹患率最高。 
  
  肺结核仍然属于高致死比率的传染病之一,美国近年来全面推行肺结核防治工作,无论申请学校或找工作都必须缴交肺结核疫苗施打证明,但在有庞大新移民人口的纽约市、洛杉矶等城市,仍有传染的病例发生。2013年全美约9600起病例中,半数发生于纽约州、加州、佛罗里达州和德州等移民聚集州。 

  据卫生局统计,去年纽约市病例从2012年的651起增至655起,84%病患出生于国外,120名病患来自中国,其余则包括菲律宾、孟加拉、墨西哥和多明尼加共和国等地。病患大多居住在人口密度高、新移民多的地区,布碌崙平均每10万人有8人为肺结核病患,但华人社区日落公园平均每10万人有20人感染,超过平均数的两倍;皇后区平均每10万人有11人感染,法拉盛比率则为每10万人有15人。 

  为什么肺结核常发生于华人社区?法拉盛内科医师胡清渊指出,肺结核多发生于社会阶层较低、环境较为脏乱且拥挤的地带,尤其华人新移民常常一大家子挤在一间住宅里,且多数误以为没有健康保险就不可以进行筛检,加上预防知识和对肺结核认知不足,使得法拉盛和日落公园两个华人住宅区成为高感染率地区。 

  由于肺结核病菌活动缓慢,多数受感染者并不会出现明显的病症,尤其皮肤或抽血检测需等待超过八周培养病菌才能进行化验。但当患者说话、咳嗽或大笑时产生的飞沫会将病菌传染给亲近的人,因此一旦确定感染,周边亲友都需要接受检查。胡清渊说,去年有一名华妇常到医院探望朋友,没想到住院的朋友最后确定感染肺结核,华妇虽然没有任何症状,为求小心仍到诊所接受检查,结果同样确认已成为肺结核病患,经过九个月的治疗已逐渐康复,而她的儿子仍持续接受追踪检查。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结核病高度流行区域如中国,新生儿应尽早接种肺结核疫苗「卡介苗」。法拉盛内科医师宋晓燕指出,许多来自中国、台湾、印度等亚洲国家的民众体内多少都有肺结核病源存在,接受筛检时可能呈现阳性反应,但在美国这个从未大规模接种卡介苗国家而言,只要筛检为阳性者都必须持续接受追踪,很可能因此使得华人社区成为肺结核高发生率地区。



2014-03-25 01:36:18

主题: 医患关系紧张源自医疗准入和价格管制之恶
医患关系紧张源自医疗准入和价格管制之恶(专家炮轰
相关部门!奇文共赏!)
2014-03-25 与十万医生阅读 环宇达康肿瘤会诊


作者:陈建利,杨文华 来源:南都日报
肿瘤会诊小编:本文对医患矛盾的原因分析可谓一针见
血,鞭辟入里!作者站在客观立场上分析医疗体制的弊
端,直言批评政府管理者,不愧为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
院的教授。作为北大一名学生,小编向您致敬,并将此
文转发给所有医疗界同仁!

导语:顾昕:医疗服务价格管制,远低于市场价。卫生
主管部门看似有良好愿景,迎合民众,压低价格。如果
华佗在世,他在中国就没法活。古代郎中“望闻问切”完
了是要收比如一两银子的,但是现在一管,只能收一块
铜板。

 近日发生了几期严重的刺医案,使得医患关系紧张问题
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为何近年来没
有得到有效缓解?它是医生的服务态度差,医德败坏造
成的吗?医疗服务供给不足是由什么造成的?行政配置
医疗资源会带来哪些恶果?如何看待医生收“红包”,医
院“以药养医”和引诱患者过度检查和过度医疗乱象?民
间资本进入医疗服务行业还存在哪些歧视和障碍?如何
破题等,就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
院顾昕教授。
 
医疗服务供给不足
 
顾昕:发生这些案件,表明上看是医患沟通不畅,发生
了纠纷,导致了刑事犯罪。现在民众或媒体有种普遍的
情绪或者说抱怨,就是公立医院医生的服务态度不好。
态度好坏,当然是与私立医院的医生相比。有医患纠纷
很正常,要深思的是为何公立医院的医生服务态度差成
为一种常态。公立医院的医生,尤其是名医,工作量
大,每天甚至看几百个病人,而就这患者还排成长龙,
这就决定了其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与患者沟通。
医疗本身是一项综合性的服务,不是医疗技术的机械应
用,医生的态度是服务的一部分。为何公立医院患者排
成长龙?显然是医疗产品的供给不足,公立医院少,医
生“短缺”,名医更是“短缺”。
 
记者:为何医疗服务供给不足?
 
顾昕:医院少,医生少,就是动员资源进入医疗服务的
速度慢,跟不上需求。为什么资源进不来,很多医学院
学生毕业,学了5年8年医疗知识不去做医生,反而去做
其他行业去了。原因就在于“市场化不足”,政府把持着
医疗资源的配置。医疗资源的配置机制是行政式的,而
不是市场化的。
 
记者:行政化配置资源为何一定会导致“短缺”,会导致
医疗资源向大城市集中?
 
顾昕:行政化配置医疗资源的实际权力在卫生主管官员
手中,是体制内部的人,他们的目标取向是与患者,与
市场的需求有很大不同的。首先公共管理有一个著名
的“帕金森定律”,官僚部门有一个内在扩张的趋势,它
希望管的资源越多越好,权力越大越好,这样就有寻租
和滥权的空间。同时,行政化配置资源必然导致等级
化,公立医院有各种等级,要保证内部人优先享有,这
样就必然与行政级别相对应,资源会向各级行政中心,
向大城市集中。核心大城市,沿海地区集中了优质医疗
资源,患者也跟着去追逐优质医疗资源,就会凸显医疗
资源的“短缺”。跟着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大城市的医疗
资源总是紧张的,医生多是缺乏耐心。
 
记者:现在民众和媒体有一种误读,就是认为现在公立
医院医疗资源紧张,是财政投入不足造成的。
 
顾昕:与财政投入没有关系,即使财政投入再增长10
倍,在这种资源配置方式下,优质的医疗资源仍旧像大
城市集中,大城市的著名公立医院仍旧会人满为患。行
政化配置资源必然导致“短缺”和“浪费”,在医疗服务领
域,医患紧张是“短缺”的一种表现。从近几期的刺医案
可以发现,多是在著名的大医院发生,为什么?就是因
为这种配置机制导致优质的医疗服务都集中在大医院,
患者到大医院就医的成本高,期望值高,不满意时很容
易导致过激行为。财政投入不足,恰是卫生主管部门的
说辞。增加财政投入,可以增加他们的寻租空间,反而
会进一步强化现有的资源配置方式。
 
民间资本进入存在歧视
 
记者:医疗资源供给不足,也与现在行政管制导致民间
资本进入存在种种障碍有关。
 
顾昕:尽管政府现在已经在政策层面放开了,说要鼓励
民间资本进入,政府不再主导医疗资源的配置权。近期
国务院也要求各地尽快落实这一政策,并制定出引导民
间资本进入的实施细则,方向是对的。但供方市场,供
给多元化的格局没有产生,为什么?原因有三点。
 
一是医疗机构的审批和准入。无论是独资、合资还是个
人或公司办医院,只要是非卫生主管部门以财政投入建
的医院,都属于民间资本。但现在民间资本进入有一
个“紧箍咒”,就是卫生规划。这个“紧箍咒”可念可不
念。要是与卫生主管部门下属的公立医院在一个区域内
有直接竞争关系,往往就不审批;构不成竞争关系,审
批的可能性就大一些。这导致民营医院的建造选址很难
在好的区位,这是一种歧视和不公平竞争。而审批和准
入有巨大的“寻租”空间,导致民进资本要支付一笔不菲
的“准入费”。
 
二是对定点医保的选择,对患者进入的管制。医保有两
个主管部门,一个是人保部,一个是卫生部,尽管两个
部门都宣称对民营和公立医院是一视同仁,没有任何歧
视。但实际上,民营医院要获得定点医保的资格,必须
接受主管部门的价格管制。就是必须遵守“政府制定的
物价政策”。而医疗服务的各个环节有近千种管制,包
括门诊费、药品价格、中标价、挂号费等等。医生
的“望闻问切”、“刮骨疗毒”的名义价格不是市场竞争决
定的,而是政府制定的。现在政府又要药品价格“零加
成”或者最高只能加15%,逼的民营医院也要按照公立医
院的逻辑运转。就是门诊费、挂号费低,药品又不能加
成,但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需求旺盛,供给不足,医
疗服务的实际价格远超政府制定的名义价格。最终医疗
服务的价格是以扭曲的形态呈现的,就必然出现医生收
红包、以药养医,回扣加价,医院引诱患者过度检查和
过度医疗等乱象。
 
三是人事制度上的管制。政府现在对医师实行的是编制
管理和定点注册管理。编制管理是公立医院的事业单位
性质决定的,这种管理方式随着事业单位改革可能要逐
步废除掉,转向实行劳动合同制。而现在医师法又规定
医师必须在一家或者三家医院才能注册成为执业医生,
而要在此注册医院外行医是不允许的,那叫“走穴”。且
变更注册非常麻烦,要层层审批。这就好比一个人千辛
万苦拿到了驾照,但不能全国通用,规定司机只能在某
一个地方开某一个型号的车,这不是很荒唐吗?医疗资
源的核心就是医师,这一管制大大阻碍了医疗资源的合
理配置和流动。
 
这里也要批评媒体,对现在的医患关系紧张,媒体不去
剖析深层次的体制原因,而是一旦发生医疗纠纷,往往
指责医院或医生。若发生这类严重的刺医案,又去同情
医生。总之是情绪化的摇摆,把问题道德化,认为是医
生缺乏耐心,唯利是图,医德败坏所致。或跟着政府官
员起哄架秧子,归结为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公,财政投入
不足。全球的医生都是高收入阶层,不让医生赚钱只会
导致医生更少,没有人愿意进入这个行业做医生,所以
不让医生赚钱是不可能的,也是违背人性的。而现在中
国医疗是供给严重不足,让医生拿着那点低廉的行政配
置下的工资收入,又有好的医德,又要有耐心,不可
能。
 
管制扭曲了患者心理和行为
 
记者:在“免费”忽悠下,患者也不是没有责任,容易形
成对医疗的过度需求和过高预期。
 
顾昕:随着经济发展和收入提高,民众对健康更加关注
了,医疗需求不管是从量上还是质上都大大提高了。但
中国尚未形成成熟的生命价值观,尤其是医学常识,对
医疗抱有幻想,不懂得医疗是不完美的这个浅显的道
理,不能用成熟的心态对待死亡和治疗失败现象。在这
种心态下,一旦面对治疗失败,甚至面对医生善意提出
的一些终止治疗或是不要再浪费钱的建议,不能理性接
受。甚至抱以怨言乃至辱骂和殴打。医患纠纷出现以
后,如果协调不成,就要走司法程序。而中国现在的司
法又跟不上时代的需求,在解决医患纠纷上,既无效
率、又不公正,无助于缓解医患矛盾。
 
记者: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是管制之下的受害者,患
者的行为和心理易被扭曲。
 
顾昕:医疗服务价格管制,远低于市场价。只要是常见
病,多发病,卫生主管部门看似有良好愿景,替老百姓
着想,认为不能贵了,迎合民众,压低价格。如果华佗
在世,他在中国就没法活。古代郎中“望闻问切”完了是
要收比如一两银子的,但是现在一管,只能收一块铜
板。那华佗的积极性就没了,患者为了保证华佗是真正
为其好好看病,只好私下给华佗银子,这就是医生
收“红包”。不是医生“强迫”或“勒索”患者要给“红包”,而
是患者担心医生不好好看病而主动给医生的服务“加
价”。在市场上买大白菜,摊主强卖50元一斤,你是不
会买的。红包不过是对医生所提供的医疗服务价格被管
制压低的一种市场“矫正”,并不是医生的医德败坏。在
盈利性的私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明码标价,由供需决
定,不会看到这种“红包”现象。
 
中国今天走向市场经济了,医生也得有钱吃饭,政府说
O K,可以卖药,政府相当于告诉华佗做刮骨疗毒只能
收10铜板,但是可以卖药。这就是“以药养医”。现在医
院药品价格高,民众抱怨大,卫生主管部门又头痛医头
脚痛医脚,规定药品零加价或加价不能超过15%,那医
院会选择用什么药,越贵的药越好啊,这样总的收入才
能上来。所以在加价管制之下,在公立医院中,抗生素
的滥用就发生了。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本来敷点金
疮药,或自制的草药就好了,现在会用来自西域较贵
的“黑玉断续膏”。而现在医保收费都按项目收费,当然
谁都愿意多开药。
 
也就是说,只要依然维持着对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的不
恰当管制,逼得医院医生不能依靠医疗技术医疗服务堂
堂正正地养活自己,逼得医院不得不以药养医,而且还
要偷偷摸摸地搞,不得不通过“红包”和药品“回扣+返
利”的不规范形式养医。这种情况的发生一方面加深了
患者对医生和医院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扭曲了很多医生
的心灵。而这些医生的行为又进一步恶化了患者对医生
的不信任。
-------------------------------



2014-03-24 13:29:25

主题: 公主与绅士
他遇见她时,他36,她23,他陡生爱怜。她结婚时,他赶来送她一枚蝴蝶胸针,其实她的丈夫是他介绍的。63岁,她走了,他来看她最后一眼。10年后,她生
前衣物慈善义卖,87岁的他拄着拐棍,买回那枚胸针,不久与世长辞。他们合作的经典电影《罗马假日》--

她是公主,赫本,他是绅士,派克。



2014-03-24 13:18:19

主题: 微信圈黑势力
微信朋友圈的两大暗黑势力
2014-03-21 北京北京

       微信朋友圈自产生以来,紧密团结在一批营销老巢
周围,逐渐形成了两大神秘江湖帮派——养生党、鸡汤
党,他们自以为造福社会,实则为祸人间,也可称之为
两大暗黑势力。
 
       “哥嫂、姑舅、叔婶、父母、爷奶”等“五大恶人组”通
常是两大帮派的核心组织成员,构成“护教法王”阶层,
从年龄来分析,多在40至70岁之间;有时候“发
小”、“同学”、“同事”也会执掌各党分舵,任舵主之职。

       “法王”们尤其对党忠诚,热爱党的暗黑事业,其中
的积极份子每天尽职尽责刷屏,不厌其烦把每条信息转
发到多个“亲友群”,甚至逐条发到“受害者”微信里,更
变态地还会打电话问你:“今天我转发的《长寿十大秘
诀》、《最全的男人保健秘方》你看了吗,对了,《把
充电器请出卧室》、《手机防辐射五招》一定要细
看!”

       这两大帮派主要有三大工作任务:一、折腾人类的
日常食物,二、折腾人类的日常生活,三、折腾人类的
精神世界。

       虽然他们对物品的化学成份一窍不通,也没做过任
何实验;虽然他们通常不能认全26个英文字母,也没看
过一篇论文,但来自国内外某媒体、某机构、某砖家的
惊耸资讯总是那么“快捷和准确”。

       突然间,你发现平时爱吃的东东原来是有毒的;突
然间,你发现平时不爱吃或没吃撑的西西原来能让你得
道成仙;突然间,你发现自己虽锦衣玉食但浑身是病,
三观已毁,地球原来如此危险;也在突然间,你发现自
己钱包里虽然只有一块钱,但是比马云还幸福。

       两大党之下其实还分很多宗派,如养生党主要有 
“食疗宗”、“神医宗”、“生科宗”(生活百科宗的简称),
三大宗之间有时候派别面目并不是特别清楚,而是互有
交集,党内气氛相当团结和民主。当然,“食疗宗”有时
候会告诉你,如果能用该宗的方式虔诚修炼,就用不着
找“神医宗”了,这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派系斗争。
       
       “食疗宗”把常见食物研制成了各种神奇保健品和药
品,如《白醋让你年轻10岁,你知道吗》,这个,我真
不知道,平时用那么多白醋洗水壶,悔死了,应该拿来
泡澡,或者在饮水机上插一桶;《生姜堪比还魂药,可
惜99%的人只当作料》,MD,这是让医疗产业和殡葬
产业都倒毙的节奏啊,全改成“生姜还魂馆”得了。

       《两头大蒜让你活一百岁》就算了,他们连“水”都
不过放,居然《一杯白开水治好这些病》。猪肝是明目
的,吃梨是清肺的;吃穿山甲是通奶的,人家连山都能
穿,还能穿不透你的乳腺;当然了,吃大型动物的生殖
器肯定是壮阳的。

       不接触“神医宗”不知道,原来吾国民间如此藏龙卧
虎,各种人类“疑难杂症”不仅用他们的“祖传秘方”立马
药到病除,连癌症、艾滋病都早已被他们攻克了,《十
分钟教你治好糖尿病》、《一个月轻松根除乙肝》又怎
在话下呢。

       负责诺贝尔医学奖评选的斯德哥尔摩医科大学卡罗
琳学院,你说你失职不失职?全世界那些顶级医学研究
机构的科学家,你说你们成天泡在实验室浪费生命干嘛
呢,赶紧学好中文,开通微信吧!

       “生科宗”那可不得了,上懂天文,下通地理,通古
晓今,文理兼修,其知识体系几乎涵盖了你的衣食住
行、生老病死各个方面:可乐是杀精的,WIFI是绝你种
的,快餐店的冰块是比冲厕水还脏的,电脑辐射总是被
仙人球吸收了的,头发少一定是缺锌的,脑袋大是聪明
的(喝三鹿的除外),从指头就可以判断寿命的。

       “鸡汤党”也分为“励志宗”和“和谐宗”两大主要流派,
他们都是世上最善良的人,每天传授你《如何当一个好
老板》的知识,教你《好老公十大准则》和《人生幸福
的25条秘诀》,连《一万元如何变成一百万元》都免费
告诉你了呢。像《夫妻同心,黄土变金》这种神功,不
修炼是不是可惜了。



2014-03-24 13:06:39

主题: 女土豪被离婚
女富豪离婚记:一场生活方式的对抗
2014-03-24 右边follow 财经网

  【李兮言/文】中国职业足坛首位美女老板、《福
布斯》估计坐拥近12亿美元身家的戴秀丽要离婚了。她
的丈夫、57岁的托尼·霍肯(Tony Hawken,也有媒体
称之为Anthony Hawken)日前接受英国《泰晤士报》
访问时称,自己已向戴秀丽提出离婚,想要结束两人21
年的婚姻,原因则令人瞠目:自己厌倦了太富裕的生
活。

  丈夫厌倦富人生活

  51岁的戴秀丽是中国人和商业控股有限公司的始创
人。她在哈尔滨出生,做过五年记者。1991年,戴秀丽
赴英国学习英文时,透过相亲结识任职数学老师的丈夫
霍肯,婚后又名秀丽·霍肯。1994年,戴秀丽回国发展
房地产生意,并于1996年创立人和,靠租用弃置防空洞
大搞地下商城起家。她现在拥有22家“地下商场”和一支
中国大陆足球队。
  虽然戴秀丽的商业帝国迅速崛起,但丈夫霍肯完全
没有参与戴秀丽家族的生意。Linkedin网站上显示为
Anthony Hawken的人名资料显示,这位霍肯先生于
1995年3月起在哈尔滨大学作为讲师教授英语计算机科
学,一年零一个月后就返回英国,此后先后在英国几所
学校里做讲师,一直到2006年辞职。他目前在Linkedin
的状态是“自由职业”。


    
  霍肯因厌倦富人生活而选择离婚的举动并非毫无预
兆。早在2011年5月,戴秀丽进入全英富豪榜之际,他
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的时候就透露,自己的生
活因为妻子的财富而被影响,“妻儿花钱大手大脚”。
《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这对夫妇在过去二十年聚少
离多,妻子戴秀丽更喜欢呆在中国处理她的事业,霍肯
则坚守在一座与自家的经济实力和身份地位相距甚远的
房子里—伦敦郊区一栋三居室半独立住宅。直到自己的
藏书堆满了所有房间,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空间,他才于
2011年搬进萨里郡一处价值150万英镑的豪宅里。戴秀
丽买了一台55英寸电视,即便在中国普通中产家庭,这
也不算奢侈,霍肯却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原来的那个电
视已经很好,为什么要新的?因为节俭,霍肯多年来一
直开着一辆旧尼桑轿车,他的朋友因此大多不知道霍肯
一家的实际经济状况。

  两架私人飞机在中超绝无仅有

  戴秀丽的中国生活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她虽然不算
是传说中那种高调的中国式土豪,但在中国的名利圈
内,勤俭低调并不被鼓励,也不符合上层的习惯。早前
媒体称,戴秀丽的香港公司位于中环,地下车库私属的
十个车位,“停的均为宾利、劳斯莱斯这种级别的豪
车”。人和在香港拥有的一艘大型豪华游轮,市值估计
上亿,“在香港只有李嘉诚的游轮能与之媲美,而公司
所属的两架私人飞机在中超俱乐部投资人中也是绝无仅
有”。《泰晤士报》称,霍肯有一次与戴秀丽及亲戚到
中国,众人坐游艇出海,戴秀丽带来一批每瓶价值逾
900英镑的贵价酒与众人分享。
  对于更多的中国富豪来说这些算不上太奢侈,但人
与人的追求总是不同的。对于平时、不修边幅满足于每
瓶十镑的平价酒、爱在Wetherspoon pub(英国一连锁
酒吧)吃午餐,也不喜欢名牌的英国人霍肯而言,妻子
的生活过于铺张奢侈,且毫无必要。作为典型的英国中
产阶级,霍肯习惯性地保持自我节制的消费理念,因此
与富豪妻子的相处,更多地变成了对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的“抗争”。
  这种生活,人类学家凯特·福克斯在其《英国人的言
行潜规则》一书中有一段形象的描述:“那些娶了一位
大学里相识的中上阶级太太而在阶级序列上跳跃上升的
男性,有时会对改变自己的日常习惯而感到憎恶与恼
火。比如,他们会坚持称晚餐为TEA,会在花园里种下
蒲苇和万寿菊,会拒绝将豌豆放在叉背上,会故意在圣
诞晚宴上说出toilet或settee之类的词来激怒他的岳
母。”
  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走到了抗争状态,离婚就成了
顺其自然的结局。

  没落贵族遇上中国土豪

  对于财富的不同理解,不仅来自中产阶级和财富新
贵之间的天然反感,这背后还有令人无奈的中西方对于
财富和消费的理解差异。从这个角度来看,霍肯闹离婚
或许没有那么令人诧异—他们之间是东西方文化不可逾
越的鸿沟。毕竟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英国人,正如马克
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所写,“一方
面是尚未受到损害的天真未凿的生活享乐,一方面是恪
守律条的矜持的自我节制和传统的伦理行为,这两种态
度甚至在今天也是构成英国民族特点不可分割的组成因
素。”英国人享受本真生活和自我节制这两点,恰恰与
不必要的财富很难相容。在霍肯离婚的选择背后,更多
像是一种拒绝被金钱改变的文化和对自我的坚持。
  17世纪发起的清教运动,让清教主义在西方社会扎
根。在新教运动后,西方社会对于财富和消费形成了独
特的理解,并以此影响了之后数百年整个西方世界的走
向。在世俗生活上,清教徒主张节俭、勤劳,厌恶懒惰
和邪恶,马克思·韦伯认为,这些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消费
观念及财富观念产生深远影响。“世俗的新教禁欲主义
与自发的财产享受强烈地对抗着,它束缚着消费,尤其
是奢侈品的消费。”西方富豪们并不会无节制地挥霍金
钱,在他们的文化中,对金钱的节制才是美德。
  正因如此,在西方社会会有巴菲特住在半世纪前买
下的旧屋这种故事。与此相类似,在餐饮、出行等日常
生活中挥霍财富,也常被认为是低俗之举。几年前比尔·
盖茨宴请胡锦涛主席吃饭时也只是做了鱼排。这在西餐
里属于“好的菜品”,而不是“奢侈菜品”。相比中国富人
的奢侈消费方式,就连曾被欧洲人视为暴发户的美国富
豪也要内敛得多。他们的财富使用方式也日益趋近多元
化。如学者梁滨在其《奢侈消费辩证观:经济学、社会
学双重视角评析》一文中所指出,“当今美国富人已经
摆脱美国历史上直露浮夸的单纯以金钱的奢华来展示社
会地位的行为方式。富豪们逐渐习惯于通过一些非常微
妙的方式来炫耀财富和追逐社会地位,比如慈善捐款,
以财富来换取政治地位等。”
  而英国人,就更有那么点愈是没落的贵族,愈是刻
意保持与暴发户做派的距离的风格。“特别是中产阶级
上层和上层阶级,对钱更是敏感有加。”凯特·福克斯曾
举例,“英国人认为谈论人们花了多少钱买圣诞礼物,
是无与伦比的粗俗”。从婚礼、圣诞到乔迁和葬礼,越
是上层阶级的仪式,越是传统、简单,当然,这并不代
表他们不讲究。
  至于来自神秘东方的土豪们,完全是另外一副做
派。这种文化差异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英超的两位华
人老板,香港的杨家诚及马来西亚的陈志远,先后都引
起了英国球迷的反感。陈志远买下卡迪夫城俱乐部时,
风头一时无两。但土皇帝式“改朝换代”的做法—改掉球
衣颜色、队徽以及卡迪夫城的队名—很快引起了球迷们
的激烈反对。陈志远本人对这些反对则很迷惑,“我把
俱乐部从债务缠身、濒临破产中拯救出来,耗巨资打造
出51年未有过的辉煌,但是,有些球迷不懂得感恩,令
我十分失望。”
  对于财富的不同态度,体现了不同文化的成熟程
度。在赚取财富相对规范的社会,人们对财富并没有太
多的惊喜。同时,如果一个社会的追求越来越多元化,
那么财富就会更多地被用来彰显其他方面的人类价值。
在戴秀丽的离婚事件中,霍根向英国媒体透露,自己只
向身家12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23亿元)的戴秀丽要了
100万英镑的赡养费,100万英镑并不算多,但他认为
只要省着点花,已足够他过下半辈子的了。至于他自己
的事业—几年前霍肯已经从学校辞职,开始免费教穷人
家的孩子。

  (来源:时代周报)



2014-03-24 10:10:01

主题: ZT 你自己,值多少钱?
ZT 你自己,值多少钱?
2014-01-29 富翁俱乐部


我们浑身都是奢侈品——为何不珍惜?在合法人体器官
市场,眼角膜是24400美元一只,心脏价值997700美
元,肝脏价格为557100美元。肾,中国62000美元,美
国262900美元。假如你无病无痛、脏腑无损,就已经
是个千万富翁了。一部价值百万的车辆,很多人拼命保
养,但是对于价值千万自己的身体呢?所以大家要注意
身体,预防疾病,多运动,多保养,多喜悦!健康无
价!
 
现在的人,买个钢铁做的车,每天擦,每周打蜡。每
5000公里去保养,细心呵护,关怀备至。稍有损伤,心
痛无比。                
 
可对自已的身体这辆血肉做成的、最豪华的、最应该保
养的“车”,却从不清洗、也不打腊,只知道加满油、踩
足油门、疯开,加油还只加90号(地沟肉),也不管气
候、早晚、路况有多糟糕(空气污染,水源污染,食品
的污染),风雨无阻的出车。一开就是几年、几十年,
从不保养、从不维护。                    
即使休息,也是处于怠速状态(通宵玩牌,唱歌,吃宵
夜喝酒)...... 直到某天熄火,一检查,输油管老化、油
垃圾阻塞,造成发动机失调,方向盘失灵......直接送到
汽修厂(医院,把自己一生辛苦赚来的钱,从不舍得保
养,乖乖的全部送给医院,直至倾家荡产,秧及父母,
子女),被拆得七零八落(有些器官切掉扔掉,再安装
一些本不应属于你的一些金属材料和别人的器官)。之
后就报废处理。  
 
看完了?想到了啥?除了默默转发,你能做的,其实还
有很多! 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对自己健康负责,世界上
所有东西都不是你自己的、唯有身体才是你自己的。



2014-03-22 23:03:13

主题:
为学新兄题所摄"枫" 
         -力刀-                                     

金风伴霜浓,催熟漫岗红。
欲知红似火,碧血染千重!



2014-03-22 12:06:31

主题: 【科普】SCIENCE公布的125个科学前沿问题
【科普】SCIENCE公布的125个科学前沿问题
2014-03-21 演讲

在庆祝SCIENCE创刊125周年之际,该刊杂志社公布了
125个最具挑战性的科学问题,发表在7月1日出版的专
辑上。在今后1/4个世纪的时间里,人们将致力于研究
解决这些问题。这125个问题如下(前25个被认为是最重
要的问题): 

 

1宇宙由什么构成?
2意识的生物学基础是什么?
3为什么人类基因会如此之少?
4遗传变异与人类健康的相关程度如何?
5物理定律能否统一?
6人类寿命到底可以延长多久?
7是什么控制着器官再生?
8皮肤细胞如何成为神经细胞?
9单个体细胞怎样成为整株植物?
10地球内部如何运行?
11地球人类在宇宙中是否独一无二?
12地球生命在何处产生、如何产生?
13什么决定了物种的多样性?
14什么基因的改变造就了独特的人类?
15记忆如何存储和恢复?
16人类合作行为如何发展?
17怎样从海量生物数据中产生大的可视图片?
18化学自组织的发展程度如何?
19什么是传统计算的极限?
20我们能否有选择地切断某些免疫反应?

 

21量子不确定性和非局部性背后是否有更深刻的原理?
22能否研制出有效的HIV疫苗?
23温室效应会使地球温度达到多高?
24什么时间用什么能源可以替代石油?
25地球到底能负担多少人口?
26宇宙是否唯一?
27是什么驱动宇宙膨胀?
28第一颗恒星与星系何时产生、怎样产生?
29超高能宇宙射线来自何处?
30是什么给类星体提供动力?
31黑洞的本质是什么?
32正物质为何多于反物质?
33质子会衰减吗?
34重力的本质是什么?
35时间为何不同于其他维度?
36是否存在比夸克更小的基本粒子?
37中微子是其自己的反粒子吗?
38是否有解释所有相关电子系统的统一理论?

 

39人类能够制造最强的激光吗?
40能否制造完美的光学透镜?
41是否可能制造出室温下的磁性半导体?
42什么是高温超导性之后的成对机制?
43能否发展关于湍流动力学和颗粒材料运动学的综合理
论?
44是否存在稳定的高原子量元素?
45固体中是否有超流动性?如果有,如何解释?
46水的结构如何?
47玻璃态物质的本质是什么?
48是否存在合理化学合成的极限?
49光电电池的最终效率如何?
50核聚变将最终成为未来的能源吗?
51驱动太阳磁周期的原因是什么?
52行星怎样形成?
53是什么引发了冰期?
54使地球磁场逆转的原因是什么?
55是否存在有助于预报的地震先兆?
56太阳系的其他星球上现在和过去是否存在生命?
57自然界中手性原则的起源是什么?
58能否预测蛋白质折叠?
59人体中的蛋白质有多少存在方式?
60蛋白质如何发现其作用对象?
61细胞死亡有多少种形式?
62是什么保持了细胞内的通行顺畅?
63为什么细胞的成分可以独立于DNA而自行复制?
64基因组中功能不同于RNA的角色是什么?
65基因组中端粒和丝粒的作用是什么?
66为什么一些基因组很大,另一些又相当紧凑?
67基因组中的“垃圾”(“junk”)有何作用?
68新技术能使DNA测序的成本降低多少?
69器官和整个有机体如何了解停止生长的时间?
70除了继承突变,基因组如何改变?
71在胚胎期,不对称现象是如何确定的?
72翼、鳍和面孔如何发育进化?
73是什么引发了青春期?
74干细胞是否位于所有肿瘤的中心?
75肿瘤更容易通过免疫进行控制吗?
76肿瘤的控制比治愈是否更容易?
77炎症是所有慢性疾病的主要原因吗?
78疯牛病会怎样发展?
79脊椎动物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先天免疫系统来抵抗传染
病?
80对抗原而言,免疫记忆需要延长暴露吗?
81为什么孕妇的免疫系统不拒绝其胎儿?
82什么与有机体的生物钟同步?
83迁徙生物怎样发现其迁移路线?
84为什么要睡眠?
85人类为什么会做梦?
86语言学习为什么存在临界期?
87信息素影响人类行为吗?
88一般麻醉剂如何发挥作用?
89导致精神分裂症的原因是什么?
90引发孤独症的原因是什么?
91阿兹海默症患者的生命能够延续多久?
92致瘾的生物学基础是什么?
93大脑如何建立道德观念?
94通过计算机进行学习的极限是什么?
95有多少个性源于遗传?
96性别倾向的生物学根源是什么?
97生命树是生命之间系统关系最好的表达方式吗?
98地球上有多少物种? 99什么是物种?
100横向转移为什么会发生在众多的物种中以及如何发
生?
101谁是世界的共同祖先?
102植物的花朵如何进化?
103植物怎样制造细胞壁?
104如何控制植物生长?
105为什么所有的植物不能免疫一切疾病?
106外界压力环境下,植物的变异基础是什么?
107是什么引起物质消失?
108能否避免物种消亡?
109一些恐龙为什么如此庞大?
110生态系统对全球变暖的反应如何?

 

111至今共有多少人种,他们之间有何关联?
112是什么提升了现代人类的行为?
113什么是人类文化的根源?
114语言和音乐演化的根源是什么?
115什么是人种,人种如何进化?
116为什么一些国家向前发展,而有些国家的发展停滞?
117政府高额赤字对国家利益和经济增长速度有什么影
响?
118政治与经济自由密切相关吗?
119为什么改变撒哈拉地区贫困状态的努力几乎全部失
败?
120有没有简单的方法确定椭圆曲线是否存在无穷多解?
121霍奇闭链是代数闭链的和吗?
122数学家将会最终给出Navier-Stokes方程的解吗?
123庞加莱实验能否确定4维空间的球?
124黎曼zeta函数的零解都有a+bi形式吗?
125对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研究是否会停止在量子
Yahg-Mills理论上?



2014-03-22 12:01:08

主题: 维杰: 今日之中国,无处不流氓/
2014-02-01 维杰 政商阅读

今日之中国,无处不流氓

贵族被消灭了,流氓应运而起;贵族精神消亡了,流氓
意识得到发扬光大。看今天之中国,无处不流氓,从街
头小巷到学术殿堂,从平民百姓到权贵富豪,或下流暴
戾,或腐败堕落,流氓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语言流
氓,到行为流氓,再到意识流氓,这礼义之邦成为名副
其实的流氓大国。

这个古老而文明的民族何以作贱到如斯地步?请听下面
的对话。

我们消灭了贵族

我们常听到一些传言,说中国领导人如何巧对外国领导
人的责问,却很少听到外国领导人如何应对中国领导人
的话题。

中国领导人夸耀说:我们消灭了地主富农。外国领导人
回应说:我们消灭了贫农。

中国领导人夸耀说:我们消灭了贵族。外国领导人回应
说:我们消灭了流氓。

这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治国理念,引用一句至理名言:
一个好的制度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一个坏的制度可以
把好人变成坏人。这是对不同制度的高度概括。

发动流氓起来把贵族消灭了,并不会使流氓变得高尚,
只会使流氓变得更加流氓,而且诱逼更多的人变成流
氓,最终变成流氓社会。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个主题由流氓与贵族说起。

贵族,平民,流氓

人类是世界上最庞大最复杂的群体,就其精神意识的素
质来考量,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层:贵族,平民,流
氓。其分布呈橄榄形,中间大,两头小,贵族处于高
端,流氓处于低端,中间庞大的阶层是平民。从平民到
贵族没有明显的界线,从平民到流氓也没有明显的界
线,但流氓与贵族就天差地别了。

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并不在于财富有多少,也不在于权
力有多大,而在于具有一种高贵的精神,史书上称之为
贵族精神。缺失贵族精神的人,即使富可敌国,也不过
是带着流氓本性的暴发户;即使权可倾国,也依然是带
着流氓本性的独夫民贼。

流氓之所以是流氓,并不是因为一无所有,而是因为内
心里的流氓意识。无产阶级不等于流氓,无产阶级的大
多数人都是安分守己的平民。流氓群体有穷人,也有富
豪;有平民,也有权贵;有白痴,也有天才。

贵族精神代表人类文明的高端,流氓意识代表人类野蛮
的底端。几乎所有的人,既有向往高尚的意念,也有向
往卑鄙的情欲,这就是人性与兽性的争战。人性战胜兽
性,人就走向高尚;兽性战胜人性,人就走向卑鄙。大
多数的平民,人性与兽性始终在身上进行拉锯战,故而
一生都在高尚与卑鄙之间徘徊;大多数的平民,一生安
分守己,注定是庸庸碌碌。平民要想超凡脱俗,要么追
求高尚而有望成为贵族,要么走向卑鄙而成为流氓。人
追求高尚很困难,成为贵族难上加难;人走向卑鄙很容
易,成为流氓易如反掌。也正是这个原因,人类社会始
终是贵族少流氓多。

高尚与高贵没有本质的不同,然而高尚与高贵还是有一
步之遥,那是程度的不同,境界的不同。你跨越了那一
步之遥,就抵达高贵的境界。平民也会高尚,但往往只
能在顺境中高尚,却不能在逆境中固守高尚。如若在逆
境中依然能固守高尚,那就是高贵的境界了,也就成为
贵族了。

  高尚达到高贵的境界,就是"富贵而不淫,威武而
不屈"。这就是贵族精神的境界。富贵而不淫,威武而
不屈,有两个层次的解读。第一个层次是对富豪权贵解
读:你富贵了不可变淫荡,你有权了不可以权屈人。第
二个层次是对平民百姓解读:你不富贵,可你不会被富
贵所诱惑而放弃高尚;你没有权,可你不会向权力屈
服,你只诚服于公义与真理。达到了这种境界,你即使
身处平民,你也具备了贵族精神。

什么是贵族精神

贵族精神有三种高贵的内涵:一是诚信,二是道义,三
是使命感。

诚信是人类文明的灵魂,没有诚信,就没有道德,也就
没有文明;诚信也是个人品格的灵魂,没有诚信,就不
可能有高贵的品格。缺失诚信的人,不是无赖,就是流
氓。缺失诚信的民族,注定是愚昧而野蛮的民族。诚信
也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没有诚信,就不会有成熟的民
主。民主靠宪政,宪法就是社会的契约,契约的根基就
是诚信,没有诚信,契约就是废纸。

贵族之所以是贵族,是因为贵族把诚信看得比生命还重
要,诚信带来高尚,带来尊严,带来生命高贵的价值。
欧洲的贵族宁愿用决斗分胜负,而不愿用阴谋诡计争输
赢,这实质上就是对诚信价值的死守。中国古代的史
官,宁愿被杀头也不为帝王篡改历史,也是对诚信价值
的死守。

道义包含人道与公道。人道是公道的前提,就是对人生
命的尊重。连人道意识都没有的人,就根本不可能有公
道。信奉暴力,就是对人道的蔑视;信奉枪杆子里面出
政权,就是对人间公道的蔑视。人道与公道衍生出现代
文明的人权主义,欧洲之所以能诞生《人权公约》,实
质上就是贵族精神在推动。

道义精神带来仁慈,带来宽容,带来关怀,带来公正。
贵族具有关怀弱者的情怀,世界上的慈善事业几乎都是
由贵族出资创建的,靠的就是这种道义的精神。

使命感就是勇于承担的精神。担当起人类社会的良知,
担当起人类传统文化与道德的卫道士,维持社会公义,
维护社会理性和平发展。

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贵族坚韧不拔的信心与力
量,一旦民族陷入危机,贵族就站在民族的前列,身先
士卒捍卫民族的安宁。正是这种使命感的精神,带给他
们"普罗米修斯盗天火"的精神,带给他们"我不入地狱谁
入地狱"的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捍卫与推动人类文明向
前发展。

这三种精神都来自于虔诚的宗教信仰,只有宗教信仰才
能转化为坚定不移持之以恒的精神力量,达到高贵的境
界。

尽管贵族个人的身上也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贵族群
体始终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主导力量。

贵族精神推动人类文明发展

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人性与兽性的争战,故而一生都在
高尚与卑鄙之间徘徊:上帝呼唤人走向高尚,魔鬼诱惑
人走向卑鄙;崇尚高尚者近贵族,向往卑鄙者近流氓;
或者可以说,近贵族者崇尚高尚,近流氓者向往卑鄙。
中国人把这种现象叫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人
世间万古不变的道理。

推而广之,一个民族也存在人性与兽性的争战,这实质
上就是文明与野蛮的争战,也是贵族与流氓的争战。一
个民族由贵族所主导,就带来文明的进步;由流氓所主
导,就向野蛮倒退,不是物质生产力的倒退,而是人文
精神的倒退,文化的倒退,道德的倒退。这早已被人类
历史所证明。

人类历史的发展主要是由贵族所主导,所以人类能从野
蛮走向文明,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时也会被
流氓所掌控,流氓占据了主导地位,结果导致文明向野
蛮倒退,所以人类发展的进程呈现曲曲折折、进进退
退。

人的精神意识是复杂的多面体,既有崇尚高尚的意念,
也有向往卑鄙的情欲。然而,人走向高尚如爬山,很
难;人走向卑鄙如坐滑梯,很易:故而人类社会始终是
流氓多于贵族。

人类社会始终是贵族少流氓多,贵族何以能占据人类社
会发展的主导地位呢?这就取决于庞大的平民阶层的态
度了:平民阶层崇尚贵族,贵族就占上风,就占据主导
地位,这个民族就会崇尚高尚崇尚文明;平民阶层崇尚
流氓,流氓就占上风,就占据主导地位,这个民族就崇
尚卑鄙崇尚野蛮。这就是不同民族会有不同文明进程与
不同程度的根本原因。

崇尚贵族的民族,贵族易占上风;崇尚流氓的民族,流
氓易占上风。流氓占了上风,流氓占了主导地位,必然
诱惑越来越多的人变成流氓,逼迫越来越多的变成流
氓,最终变成流氓大国,文化道德陷入全面大倒退,社
会陷入大溃败。

要期望流氓带领民族走向高尚,走向文明,那是痴心妄
想。



2014-03-22 10:11:00

主题: 2014周六Match经验分享祷告会
发信人: CMGPEACE (YiLuPingA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2014周六Match经验分享祷告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19 20:24:51 2014, 
美东)

大家好, 一年一度的周一火柴日刚刚过去, 恭喜各位
match的同学并祝住院医工作生活一帆风顺。也一并鼓
励各位正在SOAP的同学再接再厉, 抓紧时机,作好准备, 
迎接随时降临的机会。风雨过后的彩虹更美丽!

欢迎大家参加我们周六晚10:30PM EST的系列Match经
验分享祷告。今年第一次分享会将于3月22日举行。届
时将有三位今年的PGY-0分享申请/面试/Match各个方
面经验及心路历程, 同时一起交流属灵心得,并将有数
位match的弟兄姊妹参与答疑环节。

P.S请报名的同学跟贴或PM我们,请一定注明
SkypeID,方便联系。我们会在skype group随时update
经验分享祷告会的详细信息。如您去年参加过我们的活
动,已在我们“医路平安,与主同行”skype group,无需
重复张贴ID。谢谢!God bless CMGs!



2014-03-22 09:57:44

主题: 日本地沟油?
日本“地沟油”去哪儿
2014-03-22 蒋昕捷王亮唐悦 政商阅读
日本只有废弃食用油,没有“地沟油”概念。

这个国家饱受地沟油祸害的历史传言是“躺枪”。

日本治理废油的模式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但却治不了中
国特色的地沟油。


日本京都市的废油燃料化过程以及京都市废油回收量与
回收点的变化。 (何籽/图)

日本也有地沟油?

当中国人为地沟油问题焦头烂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流
传甚广的说法:1960年代日本也有地沟油。更具体的描
述是,当时日本的无良商人把地沟油直接贩卖到了台湾
人的餐桌上。

这一提法最早出自一位旅日中国学者的博客,被广泛引
用之后,政府部门也采信了。2010年8月,有关部门在
解读地沟油管理政策时指出:“据了解,美国、日本等
一些国家在历史上也一度出现餐厨废弃物和‘地沟油’回
流餐桌引起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

所以,当几家中国媒体2014年3月受邀赴日采访环境和
食品安全问题时,很自然地会问:“日本是如何解决地
沟油问题的?”

“废弃用油还能炸天妇罗(日本传统油炸食品)?”在听
懂何谓地沟油之后,日本人的嘴通常会变成“O”形。当
听到“贵国也有过地沟油”时,对方连连摇头摆手,表示
闻所未闻。

很快,即将接受采访的日本食品安全委员会、厚生劳动
省等部门也听说,有一帮来自中国的记者,正在四处打
听日本的地沟油去哪儿了。最终他们商定,统一由环境
省来辟谣。

“我们仔细查看了历史文献,没有查到与地沟油回流餐
桌有关的记录。”2014年3月5日,日本环境省地球环境
局国际合作室研究员大谷孝幸非常严肃地对南方周末记
者说。

“把废弃油做成食用油,成本太高,不可能存在这样的
生意吧。”日本东京港区清扫工厂(负责垃圾回收和焚
烧)厂长平田宏记从专业角度分析道。

“说日本地沟油卖到台湾可能是个误读。”日本环境省专
职负责中国环境问题分析的染野宪治给出了另一种可
能。1968年3月,日本发生米糠油事件。一种名为多氯
联苯的化学物质混入了米糠油中,中毒者高达1.3万
人。相隔11年后,台湾再次上演类似的悲剧,史称“台
湾油症事件”。

“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事件让人们产生了联想。”染野宪
治说,“不过如果细分的话,日本和中国台湾出现的情
况是生产环节的失误,而中国的地沟油问题是非食用物
质回流。”

采访一圈下来,中国媒体遗憾地发现,日本并不是想象
中那个知耻而后勇的典型,地沟油问题也没有可以因循
的历史沿革和国际惯例。

日本没有“地沟油”概念

不过,同为习惯煎炸煮炖的“高油耗”国家,日本处理废
弃油的经验也值得中国借鉴。

据日本全国油脂事业联合会统计,日本每年消费的食用
油总量在237万吨左右,这个数字约是中国的1/10。由
此产生的废弃食用油约为45万吨,其中35万吨来自餐饮
业和食品加工企业,其余来自普通家庭。

在处理废弃用油问题上,日本奉行地方自治,并没有大
一统的解决方案。

“东京有23个行政区,每个区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平
田宏记介绍了处理废弃用油的“东京模式”。在东京,有
10个区统一回收废弃用油,然后委托一家名为“染谷商
店”的公司处理,这家公司1993年首创了将废弃食用油
转化为生物柴油的技术。其它一些行政区则把废弃用油
当做可燃烧类垃圾处理。

“一般家庭不会把废油倒进下水道,所以日本也没有‘地
沟’的概念。”在东京生活的平塚缘女士说。作为家庭主
妇,她会从药妆店购买一种食用油凝固剂,这种粉末状
的化学物质可以把废弃油转化为固体,便于垃圾回收。
如果油量不大,一般家庭会直接用报纸吸附。

“如果只是把油随意装在瓶子里或塑料袋中丢弃,会被
社区的其他居民鄙视。”平塚缘笑着说。

最终这些废弃油会和其它可燃垃圾一起用于焚烧发电,
以港区清扫工厂为例,该厂每年发电量为800万千瓦
时,够大约两万个日本普通家庭用一年。

就处理废弃油而言,“京都模式”在日本被视为典范。

自从1997年签订京都协议书之后,日本京都市就开始统
一回收废弃油脂,通过与甲醇反应降低其粘性和着火
点,从而转化为可被柴油车使用的燃料。

京都市政府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材料显示,截至目
前,京都市共有136辆垃圾车和93辆公交车使用这些燃
料,每年消耗量为130万升,每年因此减少3200吨二氧
化碳排放。

油菜花项目是一个由日本NGO主导的循环经济项目,其
重点项目之一使用废弃的食用油制作肥皂,这通常也被
用作帮助日本残疾人的福利项目,也是废弃油的出路之
一。

日本模式难治中国特色

随着地沟油问题在中国日益突出,废弃油处理已成地方
政府首抓的政绩之一,中日合作也早已被提上议事日
程。中国的嘉兴、青岛、贵阳、西宁等城市都已经与日
本相关机构签订了城市典型废弃物循环利用试点项目。

不过有时候,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上海是国内最早将餐厨垃圾处理纳入管理的城市。2009
年,中石油旗下的中油洁能与日本大器株式会社共同投
资3800万元成立了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上
海市政府指定的处理餐厨垃圾的企业。

然而3年后,日本大器便与中油洁能签订了股权托管协
议,退出了管理。

“当时日方退出的原因,一是原料油短缺,二是亏本,
日方觉得使不上劲。”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技术
总监杨建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杨建斌看来,中日的原料油质量也存在很大差异。日
本的废弃油就是煎炸老油,类似麦当劳、肯德基炸完薯
条的废弃油脂,相对来说,质量稳定,处理工艺简单。
而中国的地沟油,是经过隔油池流入地沟的那种废弃油
脂,酸败严重,处理起来成本较高,工艺更复杂。

此外,谁支付运输回收的费用也是问题。在日本,餐厨
垃圾是由食品加工企业付钱。在中国正好相反,反倒是
回收企业要付钱。有时候如果出价没有油贩子高,原料
还会被截走。

上海绿铭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供销部经理陈祚算了一
笔账,2013年,上海地沟油回收价格每吨4100元,加
工成本每吨2000元左右,而终端生物柴油价格在6700
元左右,考虑到加工后20%的损耗量,基本上只能保
本。他把国内地沟油处理的困境归结为“回收价格高,
加工成本高,销售价格低”。

“其实日本也一样,处理废弃油也是高成本、低收
益。”染野宪治认为,京都模式的成功依托于政府主导
的统一回收和终端产品采购。

近年来,中国针对餐厨垃圾处理也出台了运输补贴、消
费税减免等优惠政策。对于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
大经济体的中国来说,处理地沟油的政策、技术和资金
都不是问题,但日本仍有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值得关
注。

——在日本,环境部门会印发大量的宣传手册,组织市
民参观废弃用油处理企业,加强市民的资源再利用意
识,社区里光垃圾分类的垃圾桶就有9个。

——在东京,染谷公司规定,凡把废弃油装在塑料瓶里
送到该公司达10次者,便能成为位于福岛县只见町的一
块3.3平方米树林的拥有者。

——在京都,市民、企业和社区结成的“社区垃圾减量推
进会”,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设置回收容器,以实现对
家庭用油的定期回收。京都的一些公交车上也写
着:“此车使用生物柴油作为燃料,请大家踊跃回收炸
天妇罗的废油。”

正如京都市政府在总结17年来回收废油的工作时所
言:“这是一场最生动的环境教育”。

来源:南方周末  蒋昕捷 王亮 唐悦



2014-03-21 14:08:14

主题: 跨国医疗版图浮现 谁在争夺“世界病人”?
跨国医疗版图浮现 谁在争夺“世界病人”?

2014-03-21 10:51:04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中国高端患者出国看病 

      《新健康》寄语: 

  许加印跟哈佛合作在中国建世界顶级医院、冯仑与刘永好等联手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联盟。没听错!群商正逐鹿中国健康界。 

  
  日前,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把健康作为服务业乃至产业赋予新定位。蕴含其中的8万亿商机燃起了资本激情。 

  资本嗅觉是敏锐的。2012年底,60岁老人达到2亿。未来医药、健康、养老需求将呈井喷之势。 

  然而,健康的公共属性与产业的市场属性如何平衡、中国现行医疗体制弊病、社会办医“玻璃门”等问题横亘在资本面前。商业的力量会撬动既有利益裂变、既有体制变革? 

  一场健康的资本大戏即将启幕!(编辑王世玲) 

  王先生,46岁,生活在上海。和所有的生意人一样,高血压、肥胖这些问题早早的“找上门”,但还有一位“不速之客”。2012年6月,王先生被诊断为肺癌。 

  像很多人一样,从上海到北京,王先生开始寻找能够拯救自己生命的医院和医生,直到国内的专家对着他的病情摇头。如果不是老朋友的提醒,王先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另外的选择:出国看病。 

  从当年8月1日两周期化疗后复查病情没有好转,到王先生在美国麻省总医院(MGH)肺癌中心见到主诊医生,前后共花费了19天。而在停止化疗、启用靶向治疗一个半月后,王先生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并于2012年11月回到上海,只需要再定期复查。 

  在蔡强2010年创办“盛诺一家”后的三年里,已有不少像王先生一样的重症病人通过他们的中介服务获得了出国看病的机会。“我的目标是10年救1000个人的命。”蔡强说,“为了能够让国内患者享受到最优质的医疗,我们只与国外最好的医疗机构合作。” 

  随着出国看病便利条件的出现,人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探寻自己所能享受到的最好的医疗服务。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一个庞大的富人群体正在产生。波士顿咨询曾预测,2020年,中国的富人数量将达到2.8亿,购买力将达到3.1万亿。 

  富人们正通过一些渠道去国外最好的医院治病。他们是如何获知相关信息?都有哪些患病者选择“出国看病”?而一些发达国家的人群,却扩散到发展中国家进行诊疗。 

  全球哪些国家在争夺世界病人?跨国医疗版图已经浮现出轮廓。 

  出国看病:重症患者的另一种选择 

  整个问诊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 

  在美国就医期间,两个细节让王先生印象深刻。 

  一个是医生的问诊时间。整个问诊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一半时间是医生在阐述疾病治疗方案,另一半的时间医生让患者自由提问。另一个则是化疗不需要住院。在美国进行化疗的副作用没有那么大,很多人还可以在化疗后继续工作。 

  这样的就医经历,对于那些在国内看病挂号都需要托人靠关系的患者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而真正让美国在医疗费用十分昂贵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竞争力的,无疑是其全球顶尖的医疗技术。 

  协和副主任医师陆菁菁此前曾在麻省总医院做过访问学者,在她的记录中,麻省总医院是美国最大的研究型医院,每年投入研究的预算高达4.63亿美元。医院甚至在住院区之外又专门租用了场地,用于实验室的建立和科研工作的开展。 

  在美国,全球顶尖的医疗机构不只麻省总医院一家,还有全美癌症治疗排名第一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神经科全美排名第一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心脏科全美排名第一的克里夫兰诊所等等。这些在医学界神圣的名字,非专业人士却鲜有了解。大多数时候,只有当刘翔、姚明、潘石屹这样的名人赴美就医或体检时,美国医院才会进入中国公众视野。 

  并非美国医院对病人做了“特殊”的选择,关键在于医疗行业信息的极为专业性和严重的不对称性,普通患者即便有支付能力和医疗需求,也很难清楚地了解各家医疗机构的特点和优势,更遑论就医过程当中的一些复杂、专业的就诊程序。 

  这些因素导致了出国看病,特别是医治癌症等疑难重症,在中国仍十分小众。“我们每年服务的患者,大概仅在100人上下。”蔡强说,“国内的患者找到我们时,一般都在国内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出国看病已经是这些患者最后的希望。作为一个合格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最重要的就是能在美国近5000家医院和几百名专家中找到最适合这位患者的、治疗某一种疾病最顶级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这也是众多患者选择我们的主要原因。另外,为了保证患者能够尽快得到国外专家的诊治,及时迅速地解决住院预约、医疗签证办理、医学资料收集、医学翻译等一系列的问题,也都十分重要。”这就决定了这个行业不仅需要足够多的权威专业人员,更需要大量成功案例的积累,因此目前国内从事这个行业的机构并不多。 

  但从宏观的角度看,这个领域仍具有相当大的潜力。一方面是中国富裕阶层的快速增加。波士顿咨询曾发布报告称,到2020年,中国富裕阶层的数量将从现在的1.2亿增加到2.8亿。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癌症发病率在快速上升。每年新增癌症患者数量占到全球新增数量的20%以上。 

  韩国保健福祉部2012年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来自中国的患者已经超过美、日两国,排在第一位。 

  不过,财富并非是唯一决定因素。“并不是每个患者申请到美国就医,美国的医院都会接受。美国的医疗专家需要首先根据患者提供的病历资料进行分析。符合一定条件的,美国医院才会同意前往美国就医。”蔡强说。 

  可能遭到美国医院拒绝的情况包括:疾病已经过了最佳诊治时间,或者美国医生也没有更好的治疗手段,或者该疾病在本国也能够得到治疗。这就意味着充分完整地向美国医院告知病情,显得颇为重要。 

  在由蔡强创办的盛诺一家,其医学部人员包括了北京协和医院的医学博士、经英国HCA认证的转诊医师、获得德国医师资格的医生、获得美国联盟医疗体系转诊医生资格认证的医生等医学专业人士。找到盛诺一家的国内患者可全部转诊到了美国排名前十的顶级医院,如梅奥诊所、麻省总医院、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克利夫兰诊所、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以及英国和德国等各国的顶级医院进一步治疗。 

  相关产业链渐现 

  行业规范的空白使出国看病也存在着一定的隐患。 

  经过多年与美欧等顶尖医院的合作,蔡强总结了一套完整的出国看病的流程。 

  首先,在国内就诊的全套资料包括门诊病历、住院病历、病理切片等等,同时还需要对就诊资料进行整理和翻译,最终形成向国外医院发送的病例材料。 

  此外则是出国必备的一些程序,包括签证、支持境外消费的信用卡,以及生活翻译和医疗翻译。尤其是医疗翻译,往往涉及专业的医学名词,普通患者大多难以应对。实际上,这类需求也催生了专门从事医疗翻译的机构出现。 

  蔡强表示,一般情况下,患者在美国停留一个月,住宿费和生活费总额约为8000美元,合计约为5万元人民币;若是患者病情比较复杂,需要在美国停留三个月,那么总额大约是24000美元,合计约为15万元人民币。不过具体还是要结合患者的情况。 

  在出国看病的潮流中,并不只有重症患者这一个群体。“患有癌症等重症的患者是一个群体,还有一个人群出国是进行美容整形、康复疗养、体检等,可以把这个人群的需求称为健康医疗。”清华大学医疗健康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周生来、北京安贞医院副院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这个领域的医疗服务更加多元和接近大众,需求的着眼点也不再仅仅局限于顶尖的医疗技术,还会考虑的因素包括医疗服务的特色以及当地的自然风光。“这类服务通常会和旅游项目结合在一起,所以可以看到,目前这个领域里主要是一些旅游公司在提供相关的服务。”周生来说。 

  近年,中国已有多家海外医疗中介机构成立,主要集中在京、沪、广、深等一线城市。不过,由于出国看病服务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尚缺乏相应的规范。在近年国内医患纠纷频发的情况下,行业规范的空白也使出国看病存在着一定的隐患。 

  对于如何识别中介机构,蔡强给出了两项建议:一个是看该机构是否与国外权威医院签署官方正式合作协议,另一个则是一定要到该出国看病中介机构进行实地的考察。 

  跨国就医版图成型 

  5年内有望为泰国带来超244亿美元的收益。 

  当出国看病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在中国出现之时,全球范围内的国际医疗却已经“红火”多时。 

  近邻泰国是亚洲国家中医疗旅游最具特色的国家之一,主要依靠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外部整形、康复疗养等独特的医疗技术吸引国外游客。泰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2011年赴泰国接受健康医疗服务的外国游客人数达到224万人次,未来5年内有望为泰国带来超过8142亿泰铢(约244亿美元)的收益。 

  除了这种特色鲜明的医疗服务外,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开展医疗旅游主要依靠在保证医疗质量前提下的价格优势。 

  以紧邻美国的墨西哥为例,目前吸引外国游客最多的是牙科、眼科和整形外科。这些科目的手术费用大约比美国同类手术费用低60%-80%。再比如,马来西亚进行心脏搭桥手术的费用为1.4万美元,在新加坡需要3万美元,在美国则高达13万美元。 

  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的巨大价格差异,也决定了国际医疗中患者流向的基本趋势。 

  由上海市教委资助的一项关于国际医疗旅游产业的研究显示,国际医疗旅游客流主要由5类构成,即对医疗价格敏感者、医疗保险缺失或承保项目缺失者、不愿在国内长期等待医治者、特殊医疗需求者以及倾向于使用生活方式医学改善自身健康状况的游客群体。就宏观而言,医疗旅游游客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流动是当前的主要趋势。 

  在国际医疗旅游客流体系中,欧洲、中东、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区和国家是最主要的国际医疗旅游客源国(或地区),南非和亚洲的印度、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美洲的墨西哥、古巴、巴西、阿根廷是最主要的国际医疗旅游目的地国。 

  近年在中东地区,巴林、黎巴嫩、约旦、阿联酋也在相继发展医疗旅游项目。擅长治疗女性不孕不育的约旦是中东医疗旅游最主要的目的地;沙特阿拉伯随着朝圣旅游的旺季,以美容、牙科为主的医疗旅游也兴盛起来。 

  “中东虽无东南亚医疗收费低廉的优势,但他们坚持‘以质取胜’,如迪拜修建卫生保健城,引进了大批德国一流医生。”刘庭芳指出。 

  不过,重症患者出国看病的选择,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流向。“由于这类患者需要更尖端的医疗技术,因此他们主要选择的是医疗技术领先的发达国家。”蔡强列举了这些国家的不同特长,如美国在癌症、癫痫、心外、脑外等疾病方面有优势;英国的骨科、心脏技术也很先进;德国则在儿童肿瘤、脑部肿瘤等方面技术一流。 

  谁在争夺“世界病人”? 

  语言曾是许多英语国家的优势。 

  在这些医疗旅游强国鲜明特色的背后,都有来自政府方面强有力的支持。 

  如泰国,由卫生行政部门牵头,从2004年起以五年规划的形式推进本国的医疗旅游;日本政府在2010年颁布“新成长战略——活力日本复苏计划”,将医疗旅游定为国家支柱产业;印度成立了国家医疗旅游委员会和医疗旅游协会,制定了推行医疗旅游的法规、政策、战略与计划等。 

  北京中医药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侯胜田指出,医疗旅游是医疗资源和旅游资源的整合,涉及医院、酒店、翻译、保险、景区等多个利益相关方,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个人或者某一组织的力量难以实现医疗旅游的快速发展。政府的规划、引导与支持是医疗旅游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各国政府结合本国医疗资源大力推动医疗旅游的背景下,各个国家尽管形成了特色不一的医疗旅游内容,但都无一例外追求优质的医疗技术。 

  以印度为例,Apollo医院和Escorts医院是印度两家最有名的私立医院,拥有各种先进的心脏医疗保健设备,Escorts医院还是世界上少数拥有机器人这类先进医疗设施的心血管医院之一。这些医院的医疗质量也早已达到先进国家的水准。以2004年的Apollo医院为例,5万例心脏外科手术成功率达到98.5%,甚至超过了美国的97.5%。 

  语言曾是许多英语国家的优势,但目前各个国家几乎都在语言人才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如泰国Phuket医院聘请了英语、汉语、日语等15种语言的口译者,Bumrungrad医院所有职员都讲英语,还聘请了70名翻译人员。 

  此外不能忽视的就是,各个国家和地区在品牌营销推广方面的不遗余力。 

  德国主要采用网络营销手段,建立官方医疗旅游网站进行宣传推广;印度国家旅游局和医院、旅行社等相关机构联手,推出的包含传统的瑜伽等在内的套餐式医疗旅游产品;我国台湾地区,在上海、北京、广州、洛杉矶、温哥华等城市设立了18家医疗服务推广平台。 

  中医,中国的机会? 

  养生康复可成为非常高端的医疗旅游。 

  对中国而言,当越来越多的患者选择出国看病的时候,留住这些患者并且吸引其他国家患者到中国来,同样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而这其中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定位中国的医疗特色? 

  与大多数发展医疗旅游的国家类似,我国在医疗服务价格方面也具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同样拥有一流的医疗技术保障。如协和医院开设了国际医疗部,承担着访华首脑及驻华使领馆、商业机构、来华旅游的外宾、港澳台同胞以及国内高消费人群的医疗和保健任务。 

  在我国“看病难看病贵”的大背景下,国内的基本医疗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满足,医疗旅游几乎很难引起官方和民间的足够重视。而且,大医院将优质医疗资源用于提供国际医疗服务,也会对国内普通患者产生不利的后果。 

  此外,来自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的刘俊英、余正的研究显示,目前我国的城市医疗资源处于过剩的状态。例如,在欧洲,CT的配备为50万~100万人口1台,而我国人均占有CT是欧洲的10倍以上。 

  不过,以现有公立医院为基础开展国际医疗仍面临问题。主要是公立医院目前存在的环境差、态度差、过度医疗、滥开抗生素等问题尚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此外,社会资本也没有表现出对医疗旅游足够的兴趣,这与我国民营医疗机构长期缺乏竞争力不无关系。 

  不少地区在探索医疗旅游的时候,都将目光投向了中医资源。 

  较早开展医疗旅游的海南,计划建设国家级中医康复保健旅游示范基地;广东着力打造中医药文化养生旅游,评出19家中医药文化养生旅游示范基地,准备试水医疗旅游;北京市中医管理局遴选出一批中医药文化旅游示范基地,推动旅游服务项目。此外,上海、四川等地,都在医疗旅游的探索中,融入了中医元素。 

  总体而言,我国的中医资源可以分成两大类型:一类是经济发达的一线城市,如北京、天津、上海、广州等,拥有全国知名的中医药大学,集聚了众多中医技术和中医名家等;另一类资源则在少数民族聚集区,特别是在藏、蒙、维、傣、壮等少数民族地区广泛分布,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拥有传统独特的医疗手段及中医配方。 

  不过,作为我国古老的传统之一,中医在近年时常陷入争议当中。但国家的医改政策始终将中医摆在重要位置。医改“十二五”规划当中提到,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疾病预防控制和医疗服务中的作用。 

  “中医治未病,这既可以是在基层发挥预防保健的作用,同时它也可以与自然旅游风光结合起来,在养生康复等方面成为非常高端的医疗旅游内容,进行商业化运作。”周生来说。 

  而且,中医在医疗旅游当中也更受期待。海南医学院在海口、三亚等景点进行调研时发现,在被问到“如果海南发展医疗旅游业,您认为应该发展哪种服务”,有85%的人选择了“中医养生康复保健”。(编辑王世玲)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刘涌 北京报道 
   



2014-03-21 14:01:50

主题: 暴恐分子与民族无关,暴恐分子是中国各民族的公敌!
维吾尔人:犯罪就抓 该毙就毙

 2014-03-21 07:37:01  环球网  

  17日,达伍提(左)和他的兄弟坐在他开的餐馆前。 

  编者的话:“暴恐分子与民族无关,暴恐分子是中国各民族的公敌!”近来,在新疆、云南等地发生的一系列暴力恐怖事件,遭到了全国人民一致谴责。各地严防暴恐事件发生的同时,也多多少少给在当地正常工作、生活的维吾尔族人带来了一些不方便,某些地方部门工作不到位甚至使维吾尔族民众出现了思想困惑。16日,《环球时报》邀请12位在北京的新疆维吾尔族同胞,请他们对在北京的生活、各自的困惑以及反恐形势畅所欲言。本报今天六版、七版推出特别报道,记录他们的心声,讲述他们的故事。 

  “我是中国人” 

  热汉古丽(女,44岁,民族文化宫信息中心副主任、副编审,来自乌鲁木齐):我是1988年上大学来到北京的。我从小在新疆军区大院长大,上的是汉语学校。大院里95%都是汉族,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是好朋友。即使在“7·5”事件后,我也没觉得跟汉族朋友有什么心理上的不适。但我能感觉到,在新疆的朋友,无论是汉族还是维吾尔族,他们会有这样的心理隔阂。我这几年回新疆,维吾尔族的朋友会跟我说以后别跟汉族人一块玩儿了,小心被自己民族的人收拾。我的汉族朋友还是会主动邀请我,但他们跟我在一起时会刻意回避一些东西。说实话,这种变化我特别不愿意看到。我们这一代,还有不同民族的朋友,但下一代可能就越来越难做到了。现在,我家亲戚朋友的孩子跟新疆当地的汉族小朋友交往越来越少。有时候,一些氛围也会带来限制。在乌鲁木齐,虽然许多学校既有汉族学生,也有维吾尔族学生,但是他们会在一些事上被分开,比如维吾尔族学生生活都是维吾尔族老师负责,汉族学生则由汉族老师来负责。公共机构也这样,在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维吾尔族人就由维吾尔族办事人员来接待。 

  库尔班江(男,32岁,自由摄影师,来自和田):1998年之前我一句汉语都不懂,汉语是自学的。我摆过摊,卖过烤肉。2006年我到北京的中国传媒大学当旁听生,没有学籍,但大学认可了我。第二学期寒假,我带着6名同学去新疆黑山村拍摄,那是新疆最偏远的村庄,骑毛驴要12个小时。我们拍了一部纪录片,就是《喀拉古塔格日记》,在全国很多比赛中获了奖。之后我还在清华、北大、人大等各个高校办了很多新疆为主题的文化摄影展,许多人从我的照片中了解了新疆,了解了维吾尔民族。 

  这次昆明发生的事件,也让我感到很难受。几天前,我出门打车,一连拦了7辆车都不拉我。后来一辆出租车的乘客在旁边下车,我拉开车门就钻进去,司机问我是哪儿人,我说我是中国人。他又问我一遍,我说新疆来的,他下意识地踩了脚刹车。我说,“怎么,您不拉新疆人?”他还是启动车上路了。在车上,我问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他说有一次拉一个新疆人,那人觉得他绕路了,就把他的车窗打碎了。我告诉他,许多新疆人汉语说不好,而且去一个地方只认这一条路,是沟通出现了问题。我一路上跟司机师傅聊天,下车时特意问他:“你后悔拉一个新疆人吗?”他说“不后悔”。我觉得有时候其实很简单,普通百姓之间只是沟通出现了问题。 

  其实,很多在京的维吾尔族人当年是北京邀请来的。1982年那时刚改革开放,北京一个考察团去新疆,看到乌鲁木齐南门市场火热的场景,觉得气氛很好,于是邀请一些人想在北京也搞这样一个市场。艾尼瓦尔老哥就是当时来的。他们都是北京的贡献者。 

  艾尼瓦尔(男,62岁,餐饮业者,来自乌鲁木齐):是的,我是1982年来北京的,那时候我们一共来了17个人。 

  达伍提(男,39岁,个体户,来自喀什):我有3个孩子,在北京一个月挣三四千元钱,基本上够一家人用。在老家,不少朋友比我挣得要多,但我还是愿意留在北京,因为我喜欢在这里生活。 

  穆妮热(女,23岁,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职员,来自乌鲁木齐):因为从幼儿园时起就上汉语学校,我身边的汉族朋友很多,有两个从小学一直到现在还保持联系。今年我还收到他们从外地寄来的生日礼物,真的很感动。来北京大半年了,我非常喜欢现在的工作,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很融洽。说到困难,除了会想家,最大的压力就是房租,其他都很好,幸福感很高,这就够了。 

  最伤心不被包容 

  多鲁洪(男,41岁,民族出版社音像部副主任,来自库尔勒):我是23年前上大学来北京的。我是当地的高考状元,但我们当时所能上的最高学府就是中央民族大学,去不了北大、清华。我留在北京主要是因为自己的事业发展,也有许多辛酸苦辣:一方面我们跟其他人一样有住房、交通方面的压力,另一方面是由于我们的饮食等习俗不同。我家不久前卖了新源里的房子,主要原因是辖区的派出所和街道机构等对民族和宗教政策认识比较少,我们很多方面不被理解,尤其是“7·5”事件之后。后来我搬到和平里,这里住着民族出版社各民族同事,街道等各机构对民族政策了解更多,我在这里感觉更能被包容。此外,在北京的很多维吾尔族人还会遇到一个难题:孩子入托问题,因为北京大部分幼儿园没有清真餐。现在孩子入托本来就难,维吾尔族孩子就更难了。 

  阿孜古丽(女,40岁,餐饮公司管理人员,来自乌鲁木齐):我在北京一个餐厅做管理工作。我以前在乌鲁木齐也开过一家餐厅,“7·5”时,我还让三名汉族人躲进我的餐厅,当时我的餐厅被砸了。暴恐事件让我们维吾尔族人的生活也受到很大影响。前两天我去天津,手机没电了,我找一个网吧上网充电。可管理员拿我的身份证在机器上刷了一下后,说不能给我开机。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是新疆来的。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当时就哭了。当然,我们单位的领导特别关心我,我的汉族朋友也非常关心我,其实好人还是多。 

  古丽(女,37岁,个体商人,来自乌鲁木齐):很多新疆来的朋友到北京只能住在新疆办事处。上次从新疆来了一个朋友,在快捷酒店办入住后10分钟,就有警察来查他证件,问他为什么来北京等。我说每个人都要这样问吗?警察直接说不是,主要查维吾尔族人。 

  麦尔丹:(39岁,个体商人),我是在北京土生土长的维吾尔族人。我们生活中一个很大的不方便之处是办护照问题。在新疆基本上办不了护照。我爱人的护照过期了,回新疆重新办,找了很多关系,整整用了两年多才办下来。 

  恐怖分子与民族无关 

  多鲁洪:对于暴恐事件,大家都是反感的,而且是坚决反对的。实际上,对这种问题,作为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们更着急,我们也更愿意帮助国家,共同把社会变得更和谐。我认为,维护新疆的社会稳定,维吾尔族的干部和知识分子精英,应该是最有效的一支力量,也是国家应该信任的。现在的反恐形势很严峻,因为是互联网时代,它跟工业时代的区别就像大象和蚂蚁的竞争。在工业时代,是大象之间的较量,谁有力量谁占上风;而蚂蚁时代,国家出动那么多的人力物力维稳,但这么大的国家,中间某个地方总有放松的时候。到底靠什么来解决根本问题呢?首先要赢得维吾尔族干部和知识分子的心。有一些媒体,特别是新媒体,它们一些不实报道使各民族之间不信任感大大增加,这是更大的灾难。其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维吾尔族和汉族的关系很好。现在经济发展了,反而出现了各种杂音,都是因为受负面因素的影响,大家缺乏互信了。 

  热汉古丽:暴恐事件不是现在才有,从上世纪80年代就有,当时媒体不发达,现在媒体开放了,许多媒体却只强调它的现在,不探究它的背景、历史渊源。现在的报道是就事论事,但民族问题恰恰不能就事论事。这就导致社会上给维吾尔族贴标签的问题。每次暴恐事件发生后,维吾尔族人就说怎么又出事了,日子又不好过了,第一反应是反感这样的事,第二反应就是担心跟本民族联系到一块。但这些暴恐分子杀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这种刻意的标签,已经使得只要发生恐怖事件,我们就很内疚。可是,恐怖分子就是恐怖分子,跟民族无关,我们凭什么内疚?不管什么民族,他杀人犯法,谴责惩罚他就行。 

  买买提明(男,33岁,伊斯兰教经学院老师,来自喀什):我是2001年上大学时来北京的。2005年到2010年我被公派到埃及留学,当时埃及局势稳定,老百姓也非常热情好客。2011年埃及局势动荡,我每天都关注埃及的报道。原来那么平安的国家,不仅经济衰退,无辜民众也受到伤害。所以对恐怖事件,我们都不愿看到,因为滥杀无辜民众无论从宗教还是道德角度来看都是被严厉禁止的。 

  我觉得许多宗教问题还应该从宗教本身来解决。国家的宗教政策很好,但有些政策在新疆一些地方没有落实到位。比如对待戴头巾、留胡子等问题。对于暴恐事件,我相信我们国家有能力彻底解决,不可能控制不了那一小撮人。但前提是能不能早点从源头把问题解决好。 

  阿布拉(男,32岁,《中国穆斯林》杂志社编辑,来自和田):我也是2005年公派去埃及留学,我对当地宗教宽容度特别有感慨,当地每一个有清真寺的地方,都有一个基督教的教堂。在宽容的氛围下,民众也比较宽容。我觉得要解决民族问题,必须要利用好爱国人士和宗教人士。只有爱国的、符合党的政策的宗教人士起到作用,那些地区民众的思想才不会被极端宗教思潮占领。但有些地方有知识的宗教人士得不到信任,当不成阿訇。实际上,在南疆,这些人士非常有威望,当地政府应该很好地让这些宗教人士起作用。 

  多鲁洪:到现在为止,在任何一次恐怖事件中,没有一个维吾尔族的爱国宗教人士、知识分子和党员干部参与的,基本上都是社会上的闲杂人员,这是明确的事实。所以怎么发挥维吾尔族干部、爱国宗教人士等的作用很关键。 

  很多政策都有调整空间 

  热汉古丽:一些少数民族政策也应调整。比如少数民族高考加分,政策初衷是好的。但经过多年发展,乌鲁木齐绝大多数维吾尔族孩子汉语水平很好,可以在不享受任何加分的条件下跟汉族孩子一样参加考试。而在喀什、和田,经济、师资力量、民众的汉语水平不能跟乌鲁木齐比。我觉得给少数民族加分应该改成给贫困地区加分。另外,在考上大学后,少数民族学生必须读两年汉语预科,对于乌鲁木齐绝大多数学生纯属浪费时间,对喀什、和田等偏远地区的学生应该根据汉语水平考试来安排一年左右的预科,这才叫实事求是。 

  对民族政策,我觉得该保留的要保留,该调整的要调整,该取消的也要取消。像一些地方仍实行“两少一宽”政策(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对少数民族犯罪分子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要尽量从宽”),就应取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犯罪了就该抓,该枪毙的枪毙,不能因为是少数民族,犯法了不抓,还说是国家优待政策。这会养成一些人的恶劣习惯,长大了就会成为犯罪分子。 

  艾合买提江(36岁,男,北京某石油国企员工,来自阿克苏):我本科、研究生和博士阶段学的都是与石油相关的专业,从德国留学回国后,在一家北京的石油国企工作。我认为搞好民族问题,最重要的是提高整体的民族知识水平,搞好民族教育。而双语师资的缺乏,双语教学能力和水平低下是最主要的问题。2012年,我回老家探亲。当地有一所希望小学,整体看上去不错。但当我走近教室窗边,看到整个上午孩子们都没有正常上课,在里面打打闹闹。有人对我说,虽然学校基本设施都有,但只有一个初中毕业的老师,教学生汉语。在那里,老师可能出门放羊去了,孩子们只要不出教室,待够几个小时,就算上学了。这样的民族教育,怎么能提高民众的知识文化水平?特别是南疆县级以下中小学的双语教学,更令人堪忧。 

  阿孜古丽: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女儿1997年出生,当时我们家住新疆公安厅旁边,我们把她放在公安厅幼儿园。班里40个孩子,20个维吾尔族,20个汉族。有一天幼儿园开家长会。会上,老师问孩子们以后上什么学校,汉族学生全部举手说上汉语学校,维吾尔族学生说上维吾尔族学校,唯独我们家女儿说要上汉语学校。老师问为什么?她说,上汉语学校有馕吃,上维吾尔族学校没馕吃。孩子说的是真实的感受。 

  麦尔丹:确实是这样。许多维吾尔族人喜欢到外地,是因为在新疆之外,维吾尔族的就业机会反而比在新疆多。在新疆,虽然有各地援建的各种大工程项目,但这些项目使用的员工多数是从各地区过去的。我觉得对于这些投资项目,可以跟中资企业到海外投资一样,规定必须有百分之多少是当地员工,解决当地就业。 

  热汉古丽:在宣传上,我希望能够多用一些本民族的声音进行宣传。我是维吾尔族,同样宣传一个东西,维吾尔族同胞更愿意听我说话。我建议多发挥维吾尔族人的作用,要打消他们的顾虑,让他们敢说话。另一方面,也应多出版一些关于维吾尔族和新疆的出版物。人们很少知道维吾尔族的历史、新疆的历史。在中小学教科书里,除了阿凡提,没有一个维吾尔族人物出现。有谁知道阿凡提实际名字是什么?有谁知道曾为人类文化做出过巨大贡献的著作——《福乐智慧》、《突厥语大词典》出自于维吾尔人之手?而《维吾尔十二木卡姆》早已被联合国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单。



2014-03-21 13:47:38

主题: VOA时事大家谈: 毛遗体是否该迁葬?
华夏快递 : VOA时事大家谈: 毛遗体是否该迁葬? 
发布者 siyu 在 14-03-17 08:20 


华盛顿 — 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和律师浦志强日前以中国公民身份联合拟出“火化毛泽东遗体实施迁葬的提案”,期待通过征求全国人大和政协代表而提交两会商议。“提案”指出,向公众展览毛遗体违反毛生前的愿望,也有悖文明和人道,同时也不利于廉政建设等。

不过,文章在内陆网上发出之后很快被封杀,显示话题让高层极度敏感。那么,毛陵是否应该迁葬?迁葬毛陵对于中共和中国民众来说意味着什么?

==================================

附录:《关于尊重逝者生前志愿火化毛泽东遗体实施迁葬的提案》

 提案倡议人:(中国公民)章立凡 浦志强
 提案联系信箱: [email protected]
案由:尊重毛泽东本人生前志愿,将其遗体火化后回乡安葬
 提案人:全国人大代表(征求中)
 提案人:全国政协委员(征求中)

 摘要:遗体火葬是毛泽东本人的生前志愿,后人应予尊重。毛泽东生前明确表示反对“厚葬久丧”,修建陵寝和保存遗体均违背其本人遗愿。对毛泽东的历史问责不应回避,纪念已故领导人不宜仿效封建帝王。建议将毛泽东遗体火化,骨灰交付亲属移往家乡归葬,陵寝(毛主席纪念堂)改作“中国文化大革命博物馆”。

 提案正文

 事实和理由:

 一、身后遗体火葬是毛泽东本人的志愿,在法律上真实有效

 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火葬倡议书上签字(详附件:《倡议实行火葬》,以下简称“倡议书”)。倡议书在指出传统土葬占用耕地、浪费木材、劳民伤财等弊端后发出倡议:“在少数人中,首先是在国家机关的领导工作人员中,根据自己的意愿,在自己死了以后实行火葬。……凡是赞成火葬办法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请在后面签名。凡是签了名的,就是表示自己死后一定要实行火葬。后死者必须保证先死者实现其火葬的志愿。”

在这篇倡议书上第一个签名的是毛泽东,按照签名顺序,签名的还有朱德、彭德怀、康生、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董必武、邓小平等党内外一百三十六人(陈云在事后写信补签)。这一倡议推动了殡葬改革,使火葬成为中国城市人口的主要归宿,对改变传统的中国丧葬习俗产生了重大影响。

 毛泽东签署倡议书时的年龄为六十二岁,同时担任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职务,思维正常,神智清楚,应确认其火葬志愿在法律上真实有效。此后,他还不止一次公开或私下表达过火葬的愿望。

 二、保存遗体构成违约,展示遗体有悖文明和人道

 毛泽东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逝世后,出于政治需要,遗体未能按生前志愿火化,而是被置入水晶棺,陈放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陵寝(毛主席纪念堂)中,至今已近三十七年。

 一九五六年倡议书上的签名者,除毛泽东外,其他人均已在身后实现了火葬的志愿(其中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未保留骨灰)。毛泽东遗体的处理方式,直接违背了逝者本人“死后一定要实行火葬”的志愿;而当时健在的共同签名者,也未履行“后死者必须保证先死者实现其火葬的志愿”的约定。

 此举不仅在法律上构成违约,也不符合中国“死者为大”和“入土为安”的习俗;无论在古代社会或现代社会,长期公开展示遗体,都是不文明和不人道的。

 三、回避对毛泽东的历史问责,不利于社会进步

 中国共产党在一九四九年取得执政地位,毛泽东功不可没。但毛氏当政以后,违背在野时的民主宪政承诺,先后废弃建国《共同纲领》和国家宪法,实行权力、经济、思想的“三垄断”,建立起个人独裁和个人崇拜。他长期以阶级斗争和各种政治运动治国,不仅消灭了市场经济,造成“大跃进”的经济灾难和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大饥荒;更发动政变推翻根据宪法选出的国家主席,将全国人民拖入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浩劫,严重践踏宪法、法律和人权,历史出现了倒退。

 中国在八〇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本质上就是抛弃 “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氏治国模式。一九八一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毛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出于政治需要,毛时代的真实历史至今仍被屏蔽,但“反右”、大饥荒、“文革”等惨祸的亲历者犹在,民族历史记忆的伤口仍在流血。

 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一切经济成就,都是摆脱了毛时代闭关锁国政策和计划经济模式的结果;近年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与冲突,都与权力不受制约的毛式管治积习有关;当下中国民粹主义思潮泛滥,凸显出“文革”式暴力基因的遗患。继续保存毛泽东遗体并回避历史问责,在体制内外造成了长期的思想混乱,争论与对立严重地撕裂社会,不利于反思历史深化改革,也不利于中国的社会进步。

 四、陵寝选址不当,厚葬久丧不利于廉政建设

 毛泽东陵寝是“文革”个人崇拜的产物。当年陵寝的选址曾有五个方案,最终选定在首都北京中轴线上的政治中心广场修筑个人陵墓,与国家标志性政治建筑天安门南北相对。无论在政治意义上或文化意义上,这都是一个极为不当的选择。

 毛泽东生前签署的火葬倡议书,明确反对“我国历代封建统治阶级把厚葬久丧定作礼法”,而修建宏伟陵墓长期保存遗体的做法,明显属于“厚葬久丧”。

 毛泽东陵寝是在国民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调动全国的财力、人力、物力,不惜成本修建的。为保护遗体和陵寝,三十七年来耗费了大量社会财富。因人设事的专门机构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其人员编制、经费来源及预、决算从未公开过。

 当下中国官场腐败丛生,官员修建豪华墓地、借举丧大肆敛财的风气盛行,反腐须以薄葬俭丧为垂范。现代国家不应搞个人崇拜,纪念已故领导人不宜仿效封建帝王,继续长期保存毛泽东遗体,靡费公帑维持国家祭祀,不利于政权廉政建设。

 解决方案:

 (一)火葬是毛泽东本人的生前志愿,后人应予尊重。

 (二)毛泽东遗体火化后,骨灰可交付亲属移往家乡归葬。

 (三)实施迁葬后,原陵寝(毛主席纪念堂)可作为公共建筑物继续使用,建议改为“中国文化大革命博物馆”。

 (转载自《参与》网站)

来源:美国之音中文网2014.3.10.



2014-03-21 13:39:17

主题: 陈翰圣:只许高官嫖央视,不准百姓逛东莞
陈翰圣:只许高官嫖央视,不准百姓逛东莞――再评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 


今天,当”红二代”们终于有机会把当年”西纠”、”联动”打人的铜头皮带,换成全部国家机器的时候……中国互联网上发出的”东莞挺住,东莞不哭”的呐喊,是在向”红二代”们传递一个明确的讯息:中国的”市民社会”不会任人宰割,它会站起来自卫。

没有读懂《旧制度与大革命》

近来,神州大地,千里反腐,万里抓嫖。至今年二月,终于以央视卧底为先锋,广东警力做殿后,对东莞实行地毯式扫荡,掀起了习近平”打黑”运动第一波的戏剧性高潮。说”戏剧性”,倒不因为央视的忸怩作态,广东的兵强马壮,也不因为前者揭露妓女时展示的义愤及贞操,配上后者逮捕嫖客时的勇猛及无畏,显得那样的滑稽,那样的相映成趣。戏剧的高潮,在于民间舆论随后迅速形成的反制力量。刹那间,犹如打响了一场”东莞保卫战”,”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东莞挺住,东莞不哭”的口号,通过网站、电邮、微博、群聊,迅速红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成了那天网络上的主旋律和最强音。那晚,在网络形成的精神世界里,万人空巷,一夜无眠!

让央视打先锋,确实不高明。习近平有位助手兼打手(打黑之手,没有贬义),叫王岐山。王岐山屡屡向人推荐一本叫《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书。现在看来,这本书王岐山自己没有读懂。法国大革命前,法国教会所以招人痛恨,是因为它扮演了旧制度中最丑陋的角色,即钳制言论,控制思想。央视不仅是中国现代条件下的法兰西旧教会,更因为又当婊子又立牌坊,被广泛讥讽为高级娼妓二奶的培训基地。这样一个小丑,主持台春晚,尚且要被冷嘲热讽几个礼拜,更何况现在让它去做打手。于是,就有了”出卖灵魂的打击出卖肉体的”网络调侃,有了”只许高官嫖央视,不准百姓逛东莞”的辛辣讽刺。

邓小平打香港的”擦边球”

毛泽东时代,曾消灭过公开卖淫。和出卖身体的自由一齐被消灭的,还有其它各种自由,如建党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创业的自由、迁徙的自由等等。邓小平上台后,提倡”两手都要硬”,企图在不允许高层次的政治自由的前提下,还给人民低层次的经济自由。这样,在被允许的赚钱的自由、做生意的自由带动下,人们也有机会尝到了腐败的自由、声色犬马的自由的甜头。在邓小平划定的”政治”和”经济”两个空间当中,其实还存在着一个广阔的灰色地带。这个灰色地带的名字叫”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声色犬马的自由,安身立命于这个”市民社会”之中。那里有六朝金粉地,富贵温柔乡,让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摸着石头过河”的邓小平,不巧从未留意过这个灰色的第三空间的存在。所以,至死也没弄明白,对它究竟该用哪一手,是用”硬”的呢,还是”软”的?

这里,不妨用邓小平”一国两制”的试验品香港做个例子,来说明中共几代领导人这方面的思想沿革。毛主席不喜欢香港,他喜欢”五七干校”。邓小平相反,打心底里喜欢香港,因为在他看来,那里有钱、恭顺、没有太多好高骛远的理想,这种氛围,正符合自己的性格。所以,邓小平一再说,要在内地再造几个香港。邓小平造起来的第一个香港,众所周知就是深圳,当然也包括深圳属下的东莞。九七香港回归之前,邓小平的中共一再对外保证,九七后的香港,”舞照跳,马照跑”。所谓”舞照跳,马照跑”,就是允许有”声色犬马的自由”。你看,他既没有保证香港享有”政治自由”,因为这不便保证;他也没有保证香港享有”经济自由”,因为这无需保证。他保证的恰恰是中间层次的”声色犬马的自由”。这说明,”声色犬马的自由”,是邓小平的共产党对自由可以容忍的极限,是邓小平的”擦边球”。当然,这里说的是真的香港,内地的人造香港,还不在此列。江泽民被邓小平逼着”改革开放”起来后,凭着他没有原则唯利是图的本性,为了邀功,便大干快上地在内地乱造起香港来。这样,在无意中他就把共产党对自由的极限,带进了内地。但这些内地”香港”与真的香港比,缺少法制,多了腐败。换句话说,内地香港的”声色犬马”,更多地是由腐败撑腰的”声色犬马”。这就造成了九十年代所谓”传统在台湾,法制在香港,腐败在大陆”的现象,造就了”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的人间奇观。

现实利益和红色理想的互不否定

等到太子党也即”红二代”在政治上长大成人,也就是等到薄熙来、习近平、王岐山,以及什么刘源、刘亚洲等等全面接班时,他们对弥漫于全中国的腐败和”声色犬马”极为不满,因为这和他们从幼年就被灌输的理想格格不入。他们这批人,自幼具有红色理想。青春岁月,又赶上”文化革命”。”文革”初期,是他们最意气风发的年月,是他们政治上的debutant(少女在社交界的初露头角),正像几十年后,”巴黎社交名媛”的选拔,是红三代的debutant一样。那时,他们组成毛主席的红卫兵,也即”老兵”,杀向社会。在一九六六年的”红八月”里,他们把整个北京城杀得血雨腥风,充分体验了”红色恐怖万岁”中的血色浪漫。”改革开放”后,在邓小平、陈云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庇佑下,他们又和”党的工作重心”一齐华丽转身,下海的下海、从政的从政、领军的领军,一天等于二十年,取得了政治经济的全面大跃进。但说来奇怪,虽然他们的实际利益和邓小平更近,但他们的思想感情却始终和毛主席更亲。所以,在他们通过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非常现实地把”红三代”们送到”巴黎社交名媛”的沙龙中,送进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课堂里后,却大概因为”青春无悔”,又回过头来希望通过毛主席的”革命”,缅怀父辈的红色经典,回忆自己的”意气风发”,甚至”血色浪漫”。

今天,当”红二代”们终于有机会把当年”西纠”、”联动”打人的铜头皮带,换成全部国家机器的时候,他们当然要展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虽然他们未见得有多少治国平天下的才能。所以,他们想起来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容易的一件事,就是把内地的人造香港,打成”舞不跳,马不跑”的香港。他们中有位急先锋,叫薄熙来。薄熙来也有个助手兼打手,也姓王,叫王立军。薄熙来和王立军,敢为天下之先,曾把个重庆城,杀得血雨腥风。所谓”唱红打黑”,就是不能用邓小平来否定毛泽东,就是要用毛泽东的前三十年,来补充修正邓小平的后三十年,就是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再讲得透彻点,就是”红二代”的现实利益和红色理想,要被兼而顾之,调剂得恰到好处。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城里整顿吏治,打黑扫黄,把个”市民社会”,吓得人人自危,为”红二代”的统治,树立起了全国的样板。别看薄熙来现在倒霉,关进了秦城监狱,但在整个”红二代”眼里,他将永远是革命军中马前卒,是为他们政治理想壮士断臂不幸捐躯的烈士。

向”红二代”们传递明确的讯息

当然,”舞不跳,马不跑”,针对的是普通百姓的”市民社会”。在”红二代”的禁苑里,却依然是”舞照跳,马照跑”,而且要”跳”得”跑”得风景这边独好。这点,在薄熙来倒台后,已获得官方证实。这点,在将来不管哪位”红二代”倒台后,还将同样获得证实。所以,无论是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还是没有薄熙来的全国”唱红打黑”,打出来的,都无非是变成特权的腐败,是更少数人可以享受的腐败,是”只许高官嫖央视,不准百姓逛东莞”的腐败。

一九四九年,当”红一代”们刚进城时,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扫黄。但和”红二代”不同,他们的扫黄,多少带着几分真诚。至少在理论上,他们把风尘女子当作”阶级姐妹”,宣扬要让她们”当家做主站起来”。”红二代”不同,看看东莞扫黄的照片吧,他们不是让那些年轻的姑娘们”站起来”,而是要她们统统抱头”蹲下去”。这不只是一种形式,这是一种侮辱,是他们价值观念的暴露。在”红二代”眼里,这些姑娘不是”阶级姐妹”,而是”贱货”。在这个时刻,中国互联网上发出的”东莞挺住,东莞不哭”的呐喊,是在向”红二代”们传递一个明确的讯息:它告诉”红二代”,中国的”市民社会”不会任人宰割,它会站起来自卫;它告诉”红二代”,被他们强迫”蹲下去”的姑娘们,她们不脏,她们比今天的贪官,当年的红卫兵干净一百倍!她们不像女红卫兵,她们一不骂人,二不打人,三不杀人,四不制造”红色”的或任何其它颜色的恐怖,她们凭什么没有尊严,凭什么”蹲下去”?最后,它还告诉”红二代”,他们在”血色浪漫”里浸淫太久,人生又过于顺利,饱食终日,脑满肠肥,大概忘了今日何日。今天,已不是他们组织”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的时代,”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个时代,早已永远地一去不复返了!

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



2014-03-20 20:20:18

主题: 徐才厚涉贪腐
港媒:中共军中大佬徐才厚全家被控(组图)

文章来源: 德国之声 于 2014-03-20 14:35:13 -   

就在港媒不久前曝出中共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因患癌被免于贪腐调查时,今日再跟进报道,称徐才厚全家已被带走调查,与此同时内地媒体“财新网”报道的香港百亿洗钱案疑与徐才厚有关联。

 (德国之声网)就在香港《南华早报》3月17日报道称中共军委前副主席位徐才厚,因患癌被免于贪腐调查时,台湾"中央社" 、"俄罗斯之声"等媒体于昨日和今日相继报道,徐才厚一家被带走调查。《南华早报》今日再曝出消息,称上周六(3月15日),数十名武警从北京301医院将病榻上的徐才厚带走。同一天被控制的还有徐的妻子、女儿和徐才厚的一名董姓秘书。此次徐被控制结束了数月以来对其命运的猜测,有可能引发中共军方高层大换血。就在这天,习近平正式担任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他在该小组会议上强调:要深化军队和国防改革。

 《南华早报》还报道,徐才厚目前患有晚期膀胱癌, 等于已"判处死刑",他本人亦积极退赃。他在军中的支持者,以此争取对他的宽大处理,建议当局对其处理参照对已故中国国家前副总理黄菊的模式(有消息指,2006年黄菊因为牵扯到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被调查,由于当时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直到2007年黄菊病逝,当局未对其采取进一步措施),但习近平对徐迟迟未予公开处理使军中的不满和愤怒蔓延。早前德国之声也曾报道"博讯网"先后刊载军中人士对徐才厚和另一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贪腐举报。不排除中共当局顺应"民意",改变了对徐才厚最初的处理方案。

 如果中国当局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并进入到司法程序,该案将成为中共军队最高级别军官涉贪腐案件。评论人士预测,审判将在军事法庭进行,这就意味着审判不会被公开。

 徐才厚被控制预示着中国当局将很快公布另一军中贪腐大鳄谷俊山案的处理结果,谷俊山已于2012年2月被免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一职,除媒体报道外,中国官方一直未透过本案的进展情况。自薄熙来落马起,就不断传出徐才厚被双规的消息,2013年10月1日,徐才厚出席了中共建政64周年招待会。徐才厚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今年的1月 20日,徐才厚随习近平出席了中共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徐才厚头发明显花白,身形消瘦。

徐才厚在胡锦涛任军委主席时,在军中位高权重(右 资料图)

"军中利益链条、贪腐丛生"

《南华早报》在报道中也指徐才厚是江泽民的得意门生,也一直被视作目前系狱的昔日 中国政治明星薄熙来的支持者,中国前"安全沙皇"周永康也被视作是薄熙来的重要政治盟友。

 徐才厚生于1943年,中共军队主要领导人之一,上将军衔。其在军中仕途发迹是在1992年,当时传出军委前副主席杨尚昆欲架空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此举使其弟总政治部前主任杨白冰所有职务遭解除。徐才厚趁机在这个权力真空期成为总政治部副主任。2000年12月徐才厚成为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纪委书记。2002年进入中央书记处,2004年被擢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2007年再成为中央委员。在胡温时代,中国国家前主席胡锦涛对军队控制权的弱势,使得徐才厚在军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徐才厚贪腐问题自其下属--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免职后被揭开。近年中国军中贪腐大案令人震惊,谷俊山的前任、海军前副司令员、解放军总后勤部前副部长王守业因涉1亿6000万元的巨额贪腐,已于2006年4月被判死缓。

 《南华早报》援引一位高级退投军官表示:"确信徐才厚将是军中'最大的老虎',有许多证据表明他涉贪腐" ;知情人士还告诉该报,谷俊山落马后,徐的干扰使该案在拖延两年多的时间都不能开审。而谷俊山对徐才厚的利益输送,是徐涉贪腐案的主要组成部分,知情人称徐才厚女儿结婚时,谷俊山曾送了一张内有20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作为礼物。一位在上海的大校称,中国军队中,花钱参军、花钱升职普遍,出售军职和军衔成为许多军中高官的摇钱树,比如一个农村的年轻人要想参军,需要向军中的人物送出5万元进行疏通。军中人员送的钱越多,升职越高。

中国军队腐败也很严重

 香港百亿洗钱案是否和徐有关?

 今年2月20日,香港《明报》曾报道,一位大陆90后年轻女子,在港利用8个户口洗钱达百亿港币,还押半年后获准保释,但这名女子目前已经弃保潜逃。

 中国媒体"财新网"昨日报道,该神秘女子名叫赵丹娜,现年22岁。控方指,赵丹娜在2012年12月6日至21日期间,透过中国银行香港户口清洗800万港元黑钱。而案件在香港荃湾裁判法院再提讯时,控方进一步披露,被告以8个户口洗钱100亿港元。不过,被告没有任何在港资产被冻结。据警方指,赵丹娜是利用空壳公司在香港银行开户从事洗钱的行为。今年1月,该女子已经弃保潜逃。

 该报道发出后引中国网民猜测百亿黑钱背后的真正操刀者的背景和身份?一位名为"sanyou3"的网友写道:"军中大老虎";海外"多维网"报道称,这位女子是在徐才厚女儿的帮助下逃回内陆。

 中国学者姚监复认为,徐才厚案就如周永康案一样,两年间各种传闻纷起,媒体也多次报道,但迟迟不见中国官方最后的定局,只要官方消息不出,其中就可能再生变数。且在中国军队内部系统,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徐才厚多年前握有军队大权,动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要一动,就得有一大批人对抗。就和动 周永康,就得动一批人一样,动徐才厚,是不是又要动很大一批人,这批人可能要'团结'起来对付习了。不像原来想像中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一个推倒,他们都在一条船上。"

 (BH)



2014-03-20 20:17:03

主题: 幼儿园中毒案
云南幼儿园2死中毒案 证实系毒鼠强所为(组图)

文章来源: 中国之声 于 2014-03-20 09:22:33 - 

云南文山州丘北县,昨日下午发生的幼儿园32名学生中毒事件,当局今日的检测报告证实,从该批幼儿的呕吐物中,发现混有毒性甚强鼠药「毒鼠强」成份。据警方初步调查,一名小孩带零食到校园分给其他孩子食用,导致今次中毒事件。

 事件中,有2名中毒儿童不幸死亡,另外5名儿童病情严重,目前已全部脱险。

 事发于本月19日下午4时23分,丘北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指,双龙营镇平龙村佳佳幼儿园学生,疑似食物中毒。当局迅速启动突发公共衞生事件应急预案,相关部门人员赶往现场处理。



2014-03-20 15:16:32

主题: panda22: Those Unmatched: The Power of Now
发信人: panda22 (胖滴),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Those Unmatched: The Power of No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19 21:14:05 2014, 美东)

今年我能够MATCH上,实属侥幸。对于暂时没有MATCH上的同学,此刻的心情我是非常能
理解的,因为去年失利时我有着同样的心路历程。一位亲友推荐了此书“The Power of
Now",感觉对自己走出心理低谷很有帮助。

书中讲道,很多人对过去做错的事或未能尽到的努力总是不能释怀,所以情绪低落;不
少人对未来所追求的东西由于有太多的不定因素而心神不宁,也会焦虑沮丧。但我们对
这些已经发生或尚未发生的事是无能为力的,因此大可不必抑郁,因为我们所能着眼和
有所作为的只能是当前,the power of now,静下心来,修补完善你的package,做该
做的工作,读该读的书,尽情享受家庭的温馨,为来年再战做好充分的准备。

去年半夜突然醒来,想到MATCH失利而伤感时,我就对自己说"power of now",于是安
然入梦。

The Power of Now!用愉快健康的心情享受今天;
The Power of Now!神奇的力量会助你明年成功!

--

※ 修改:·panda22 於 Mar 20 13:54:16 2014 修改本文·[FROM: 128.]


发信人: duckweed (duckweed(麦地浮萍)),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The Power of No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19 22:33:10 2014, 美东)

是的,特别是“不少人对未来所追求的东西由于有太多的不定因素而心神不宁,也会焦
虑沮丧”说的太对了。我也以为自己会有多受打击,因为没有预期到失败,但只是失眠
了一晚上,忙的连怜悲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一心想着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如何发现问题解
决问题迅速提高自己。抱怨是没用的,骂天也是没用的,互相鼓励互相扶持才是硬道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
 

发信人: gyn (事到伤心每怕真),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The Power of No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19 22:35:47 2014, 美东)

完全正确的态度。现在的挫折是你以后前进的动力。。。。。。

可惜当年没读这本儿书。。。。


发信人: aqua2628 (花幺),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The Power of No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4:26:52 2014, 美东)

谢谢分享。活在当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我们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教育背景下长
大的人,很容易blame ourselves.  如果真的每日三省吾身,很容易就睡不好了。相信
自己,野百合也有春天。

圣经上也有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金刚经也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2.]
 

发信人: iUSMLE (I am bus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Those Unmatched: The Power of No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5:12:47 2014, 美东)

非常赞同!我去年没有拿到任何的IV,打击可想而知。所以即使今年没有match,大家
也不要难过,抓紧时间继续完善自己的package,提高面试技巧,不要轻言放弃。机会
总是给有准备并且准备好的人。

祝福!



2014-03-13 21:30:15

主题: 岳建一:老鬼其人与《血色黄昏》
岳建一:老鬼其人与《血色黄昏》

发表于 2014 年 03 月 12 日 由 wy

1982年初夏,老鬼斜倚北大南门,挎一鼓鼓囊囊旧布书包,左顾右盼。烈日灼人,蝉鸣
如雨,老鬼终于等到张曼菱同学(其著《中国布衣》、《人文书法》,分别于2003、2005年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上前拦住,诚恳而稍显
笨拙地嗫嚅着,请她阅读自己的长篇作品手稿副本《八年》(即《血色黄昏》)。副本首
页,枯枝老杈般署有钢笔字迹“老鬼”。老鬼真名马波,文革期间响应号召,割破手指,滴
血成书,自刻公章,以童贞般信念,长途跋涉到内蒙古锡盟草原插队,不期竟是投身东方
最古老黑暗的文明荒野,投身冠以最神圣名义的灵魂屠场,投身言出祸随、虐杀四伏的阶
级斗争暴风雪,无罪而罪,惨遭关押批斗,受尽人间罕见的刑讯与凌辱,直至劳改八年,
放逐荒原,以狼为伴。至此,老鬼孤独、迷惘、兽化,思维破裂,语言功能退化。他曾像
狗一样,伏身脏桶贪婪地渴饮污水,曾终日以虱虫为伴戏耍。他浑身脏臭,蓬头苦胆,破
衣褴褛,狰狞如鬼,因而得到“老鬼”绰号。老鬼自忖,既然像鬼一样活着,莫如真的做
鬼,可是,一定要将真相写出来给人看,是青春的抗议,也是呈给初恋心上人和亲朋志友
的诚实独白。他曾经悄悄弄到炸药,准备写成之后,找一块像样的地方炸掉自己。自1975
年动笔以来,已经数移其稿。张曼菱哪里知道,因为埋头写作,老鬼是怎样地以血以泪,
有时将鸡蛋煮得焦糊而不知,甚至将一锅炖肉熬成黑炭毫无察觉,寒来暑往,时不与我,
以超越生命的执拗,一写便是七年;张曼菱尤不知晓,老鬼视该作为人生绝笔而背水一
战!多少个日子,老鬼就是这样挎着鼓鼓囊囊旧布书包,内装手稿,怀着殷殷期待,东奔
西走,辗转于一家又一家出版社。所到之处,大多编辑称该作文学性差,仅是一堆素材,
太过粗糙。还有编辑鄙称其立意浅薄,写的不过是知青折腾的事。老鬼勃然大怒道:“你这
是奶油小生之见!”该作手稿正本,时下搁置在中国青年出版社文学室副主任许岱案头,是
由苦于不能采用的《十月》杂志著名编辑田增翔推荐而去的。许岱虽然有心出版,时逢批
判白桦的《苦恋》,风雨无端,余寒又起,只得等待时日。一等便是数年!此刻,老鬼与
其说渴望才华横溢而又识见不凡的张曼菱同学鉴识,莫如说是在茫茫尘海寻找知遇,凄然
寻找一再绝望中的希望。其时,张曼菱与老鬼同在中文系就读,不过,一是文学专业,一
是新闻专业;一个以《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等中篇小说饮誉京华,更有“文科论文第一”赫
赫成就,一个至今发表作品无望。张曼菱尽管与老鬼素不相识,却当即爽快应允。不读则
已,一阅了得!整整三天,张曼菱深陷其中,极受震撼,竟致掩卷大哭,失声失态,情难
自禁,曾经淋漓写道:……三天阅读,在热梦之中,又尝到了流泪的痛快。至此时阅毕,到
水房洗一把凉水,窗外绿树入目,才意识到这是在1982年夏,美丽的北大。说不清,是在
怀念苦难,怀念青春?这是近年来我所见到的最生活、最痛苦、最倔强的灵魂,这是别一
种艺术,别一种价值……尽管张曼菱与老鬼同为知青,但是,不有沧桑经历,何以如此意达
神会!可以说,这是《血色黄昏》历尽磨难、濒临绝境中的真情首肯;可以说,张曼菱乃是
《血色黄昏》第一真正知音!老鬼从小便是落后生,受过处分,当此称颂,自是大出意
外,大受鼓舞,个中万千感慨、感动、感激,经年难忘。好一张曼菱,义气大矣哉,此后
四处推荐,八方宣传,甚至热忱介绍到巴金女儿李小林处。李小林时为《收获》杂志编
辑,虽未采用,却是认真致函老鬼,委婉说明,语意恳切。是年秋季,该作手稿一似孤蓬
漂泊,行远方知渺茫,曲曲折折,终于辗转到西北一家大型杂志副主编老郑案头。老郑,
这位拥有传奇经历、精神担当和大美文字者,后来岁月里,被我崇敬为“我们民族最优秀的
心灵”;其著述尤是浑融、沉厚、嶙峋、冷峻,具有岩画般质感和浩荡入溟阔的深远;其编
辑洞见能力了得,阅罢该作当即叫好,并且预支老鬼稿酬2000元,拟出增刊,并致老鬼长
信一封,详陈修改意见,评价该作已是中国知青文学之最,希望细心笔削,以达尽境;末
了,老郑谐谑一番,大意是倘若修改,大作比我写得好,若不修改,不及我也!虽是苦心
激语,然惜爱之挚之切,溢于纸间。不料,风生于地,冬霆再至,该作未能出版。但令一
顾重,不吝百事轻,27年过去,老鬼珍藏此信若金至今。老鬼感激老郑,不曾谋面,未及
刊发作品,便慨然预支2000元稿酬,何等义气!因了西单民主墙事情,尤因接受本校外国
学生访谈知青经历,老鬼受到学校批评,父母斥责更重,竟致断绝关系。于是,35岁方才
结婚的老鬼,由于埋头改稿,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更无父母寸金支持,全靠妻子曾利利以
护士月薪数十元微薄收入供养。此时2000元,该是何等雪里送炭,济危解困,老鬼真是铭
心刻骨!尤其镌刻于心者,便是曾利利深明大义,无怨无悔,全心全意全力支持老鬼写
作。其实,结婚之前,他俩相知相恋,也是因了《血色黄昏》。起初,媒人牵线时,曾利
利听说老鬼乃是作家杨沫儿子,觉得不过是个公子哥儿罢了,无意见面。不得已见了,眼
前的“公子哥儿”竟是如此不修边幅,身着的旧衣破裤缀有补丁,脚未穿袜,斜挎的军用书
包已经洗得发白,朴素得近似寒酸,顿生好感;尤其读了《血色黄昏》,九曲回肠,为其
执拗的诚实大受感动,为其曾经的绝境、绝痛和绝恋震撼,更为之心碎,以一个女人的全
部真诚、柔情、疼怜和精神的宽阔,爱上老鬼,终结连理,其后,更以纤柔孱弱的肩膀,
担当起无尽的艰辛和困窘,直至时运无常,世事迁易,直至大灾大难临家而不惊,义无反
顾,守正不阿……我曾致信大洋彼岸漂泊的老鬼:这是一个伟大的妻子,可歌可泣,你千万
好好珍惜!此是后话。曾利利母亲与老鬼母亲截然不同,老鬼母亲反对写作《血色黄
昏》,曾利利母亲深明义理,不辞高龄和辛劳,亲带老鬼找过当时颇有影响的作家陈登
科,寻求支持。陈登科读后,叹赏不已,写信給中国青年出版社的许岱,希望尽早出版。
因为陈登科美言较多,老鬼受之汗颜,终究未将该信交出。此前此后,老鬼辗转投稿计有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作家出版社、百花出版社、海洋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人民文学
出版社、《十月》、《收获》、《花城》、《清明》、《小说界》……十四家出版单位,皆
被拒绝。无奈之中,老鬼托人寄至香港几家出版公司,依然退稿。数年奔劳空皮骨,荒寒
何处有人家,曾经沧海的老鬼哀莫大于心死,孤痛难言,于是,苦学英语,准备远赴重
洋,到海外出版界寻觅知遇。时光倏忽,意与年去,我读到《血色黄昏》时,已是1987年
夏。是年,我社新来一位领导——南云瑞,平易近人而又有几分书卷气,很快与大家打成
一片。食堂就餐时,谈笑风生中,他当众讲了几个故事,颇是感人,尤其说到男主人公失
恋后痛不欲生,悄悄拾起恋人吐出的瓜子皮珍藏……听得我一惊,毕竟已有多年编辑生涯,
深知不有痛彻入骨体验,焉有如此痛彻入骨细节,便问这个故事出自何处。南云瑞说,
《八年》里面写的啊,作者是杨沫儿子,化名老鬼,真名叫马……什么……我又问,您读过
全文吗?南云瑞说,当然读过,在中青社时读的。我说,好看吗?南云瑞说,好看啊!一
气能够读完。我说,您觉得这部书稿好吗?南云瑞沉吟片刻,认真而严肃点头道,好,不
错!我说,您说的这部《八年》书稿现在哪里啊?南云瑞说,时间长了,现在说不准。我
注视着这位新领导的眼睛,说:如果我找到这部书稿,您终审敢通过吗?您说好的呀!那
时,南云瑞虽是初来咋到,然彼此相处甚好,其思想观念开放,审稿尤具胆识,至今,我
依然怀念那段黄金时光。坦率地说,中国工人出版恢复建制后的最辉煌岁月,融有他的辛
劳、汗水和作为终审的真知卓识。他也看着我的眼睛,说:敢啊,怎么不敢!我笑道,俺
们可是军中无戏言啊!南云瑞说,好就是好,什么戏言不戏言。我说,我找这部稿子去
啦,到时候您可别通不过啊,咱们可是君子一言……南云瑞也笑道,好,驷马难追!于是,
一连几天,我四处出击,到处寻找老鬼下落。几经周折,终于打探到老鬼姐姐名叫徐然,
与之取得联系,得到老鬼住址。只是,徐然仅能告知老鬼住在万寿路一带某楼401房间,
何栋何单元未能言清。太是难为我了,万寿路一带有楼上百座啊!那时的楼房罕有电梯,
意味着要攀上每楼每单元四层,叩问每一401房间。于是,酷暑一天,我从上午不到9点开
始,一一攀登,一一敲门,中午未及吃饭,汗如雨下地一直找到下午4点多……当我闯进老
鬼家时,已是大汗淋漓,衣衫湿透。我自报大名,直陈来意。老鬼愕然看我,不言,笑
笑,因了笑肌僵硬,颇显刚介。他仅穿背心和大裤衩,双肩浑厚,突兀的肌腱和暴起的青
筋清晰可见。握过手后,他猛然拉开冰箱,递来汽水,又打开电扇。呼呼风声中,我们聊
了起来。他端坐床上,说到动情处,竟也话如流水,除此之外,每每表达,确是吃力,仿
佛捆缚刑场逼供。他的相貌确像几分“老鬼”,头发粗硬,面黑,见老,表情凶狠,目光沉
郁,一双藏在镜片下的眼睛似有某种不安的暗火闪动,每逢开怀大笑,面纹尤是僵硬,令
人陡生冲动,很想上前帮忙。当他听说我在北大荒插过队,双眸骤然灼亮,情不自禁地“嘿
嘿”笑道:“太好了……我们是同代人,你读了《八年》肯定能理解,肯定……”告别时刻,直
觉明晰,这个家伙外表生猛、刚介,内里良善、大义认真,藏有一碰便会淅沥流血的挚
诚、柔软而又需要格外呵护的孤寂心灵。相将以道,相贵以义,我知道我们早晚会成为兄
弟般的挚友!根据老鬼提供的线索,我当晚便给他的大学同学王小平拨通电话,希望将
《八年》转交给我。此时,《八年》已经辗转至王小平案头,送审没有通过。王小平是人
民文学出版社的能干女编辑,与我相识,更是我夫人好友,自是热情答应。翌日,我遵嘱
来到王小平的编辑室,见《八年》端放办公桌中央,留有纸条,上写:岳建一收。我是怎
样读完这部45万字作品的,已难言清,只记得被震撼得昏天黑地。实录一段我当年的编后
文字,可临其境:面对该作庄严而残忍的真实,我起敬肃然。置身其中,常常忘记是在编
稿,慨叹、忧愤、惊悸……那古已有之的人类最美好感情,竟像拖死猪一样,被拽到人造太
阳下,扒得精赤条条,历尽唾、踢、踩、耍。当读到69名知青在火中烧成黑炭,我唏嘘出
声了。这个面部麻木、思维变得破裂的主人公与苦恋七年却不能相爱的“女神”告别时,偷
偷珍藏起她吐的一把瓜子皮,欲哭泪已干。读到这里,我泪如雨下,万般感受仿佛一直渗
透到筋肉里。这是我见过的最生命、最悲烈、最痛彻、最酷峻、最倔强的灵魂,也是迄今
为止,我在文学作品中所见到的最惊心动魄的单相思——以整个生命为代价,有一种面对
世界末日般的绝望。我不能不读,可又不能不读!这是真正的灵魂孤本,浮雕般力度,切
割般锋利,化石般品质。在如此巨大真实面前,文学的许多技巧、装饰、小把戏的玩弄,
都显得那么苍白和微不足道。无疑,这些将成为一种独特美学品格和文学现象存在下去。
为了让曾经是孩子的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在未来世界也要记住这使整个人类耻辱的年月,
我感到,我对该作出版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否则,不如吆喝大碗茶。二审王玉璋,时任
文学室主任,阅后坦言:这部书稿太有价值了,出版后可能会惹一场风波,可是不出版,
将是我们作为中国公民的失职,文以载道,能担当就担当吧。撰写此篇文章之前,已悉王
玉璋病逝噩耗,憾无一面,不胜哀惜,曾树玉骨硬,执正又何人,风岸多嶙峋,伤哉性情
真。此时此刻,建一深深鞠躬,以寄托伤怀,以长悼先生英灵。终审南云瑞,发稿前说
道:出版这部作品会有风险,大不了是丢官,丢就丢,没什么了不起!此是明知时忌讳,
偏怀履艰心呵!我曾将此言堪为金石之声写进该书编后记,二校时被南云瑞婉言说明后删
去。我深切知晓,如此风险之作,倘若遭遇不测,二审,尤其终审,责任更是重大。不有
敬业精神、良知情怀和面向历史、社会的使命意识,何以为众多出版单位所不能为!我感
念那段共事岁月,不是同守一节,肝胆相向,该作焉能问世!尽管以后相处期间时有争
议,龃龉不断,然大家工作忘我,氛围极是民主,坦率言之,中国工人出版社当此最为骄
傲之黄金时期,前有胡甫臣、何家栋怀高识远,大公图治,从善如流,自强精勤;后有周
奇、南云瑞践智践行,倾尽心力。其时,上下群策群力,致使好书如云,遂卓然自拔于出
版业界诸峰,领一时之峻。借此机会,我向周奇、南云瑞二位老领导认真致歉,那时,太
不知见异尤先责己,太不明念人之过必亡人之功,尤是亡人之善之劳之个中甘苦之曾经的
殷殷知遇之情,且误会、苛求你们甚多,故曾有不浅伤害,并离远经年,每每想来,心内
隐隐作痛,今诚心公开诉诸文字,是为自省,是为自责,希望你们能够读到,并道声珍
重。终于,该书运作到最后阶段,我不满《八年》书名,觉得太过平常。老鬼认为,自己
苦难八年,《八年》又八年不能出版,名实相符。我说,依了你的要求,我可是全书除去
笔误,不动一字呵,自当编辑以来,我还没有这样做过呢,你呀,可不可以也依一下我的
要求,改个书名,《八年》实在不行!老鬼慨然应允,遂与我一同苦思冥想数日,并四处
征集书名。一天,老鬼打来电话,告知他的姐姐徐然想出一个书名,叫“血色的黄昏”,声
音里透着欣喜和得意。我不禁嚷道:好,非常之好!到底是你姐姐呀,贴切,苍凉,凄
美……不过,将“的”字去掉吧,干净一点,就叫“血色黄昏”。那边,老鬼一连迭声:好,
好……“的”去得好,就叫《血色黄昏》!一经确定书名,我便直奔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找到
美术编辑蒋明,约请设计封面。那时没有电脑,全凭手工。蒋明绘画、设计俱佳,极是精
心,不仅构图现代,且意得神会,气韵生动,直到今天,依然感觉这一装帧设计了得。记
得取回那天,我满意极了,谢了又谢。终于,《血色黄昏》印出来了。我拨通老鬼电话,
告诉这一大好消息,约他到公安部门口会面,我要给他送去20册样书。那边的老鬼激动得
竟有些语无伦次,一再追问:“真的吗……真的印出来了吗?可是真的啊!建一,你没骗我
吧……真的吗……”这边的我一时哽住,握住话筒,不觉泪下如雨,只说:“不见不散啊!”长
安街上,已是华灯亮起,老鬼骑着自行车匆匆而来。我先到的,从自行车后架上取下一捆
《血色黄昏》给他。老鬼气喘咻咻,兴奋得像个孩童,两眼灼亮,急不可耐地翻看,依然
语无伦次:嘿嘿,刚……刚印出来的吧……油墨味儿挺香的呢……建一,你闻……你闻……嘿,
我的书真的印出来了,想不到这么厚呢……封面上画的那个男的是谁?是我吗……利利见了
不定多高兴呢,我一回家就给她看……嘿,嘿嘿……我不由一阵心酸,竟背转身去,不忍看
他如此快活的样子。告别后,老鬼骑车不远又转了回来,下车支起车身,紧紧地与我拥
抱,说:“建一,够仗义,谢谢你,不光是我,也代表利利,谢谢你!“是日,1987年,
夏。很快,《血色黄昏》引起巨大震动,不仅大陆读者抢购如潮,香港、台湾、北美各地
也骤然刮起“老鬼旋风”。从海外《纽约时报》,到国内《人民日报》,数百家媒体争相报
道,各种评论铺天盖地。我社一连七次印刷,达40余万册,各种盗版更是随处可见,依然
供不应求。全国各地许多书店,一再贴出布告:《血色黄昏》已无库存!一天,老鬼在翠
微路一家书店签名售书,我去看望,竟见门外曲曲折折排起六百余人长队,蜿蜒远去,场
面极为壮观感人。许多人请老鬼签字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后来,人们整齐而有节奏
地久久呼喊:“老鬼,快点!老鬼,快点……”当日,该店签字售书一千余册,直至库尽。
1989年,胡耀邦去世前夕,委托两位教授道:请一定替我找到老鬼,告诉他,我看《血色
黄昏》了,写得很好!请代我问他好,谢谢他!原来,1967年初,红卫兵在北京展览馆召
开批斗三胡(胡耀邦、胡克实、胡启立)大会,老鬼身着军装,与一位红卫兵各揪耀邦一
侧脖领,各攫一条胳膊,在数千人狂呼乱吼中押向批斗台……《血色黄昏》实录了这一沉重
回忆。老鬼深痛忏悔,千方百计将《血色黄昏》送达耀邦,以表歉意。耀邦博大的胸襟深
深感动了老鬼。是年,4月20日上午,老鬼伫立耀邦灵前,割破当年攫住耀邦的那条胳
膊,放血一碗,书写祭辞,并戴孝一月。20年后的耀邦祭日,老鬼不远千里,赶赴江西富
华山耀邦陵碑沉痛祭奠。其实,整整20年间,老鬼出国回国,离婚结婚,挫伤疗伤,锐痛
钝痛,以及与《血色黄昏》相关的太多故事,更是苍茫、浑沌、跌宕了得。终有时日,我
将据实书之,此乃民间历史。我们全部的尊严、耻辱、德行,皆与民间历史联系在一起。

来源:《北方文学》2010年1期



2014-03-11 10:31:22

主题: 高伐林:从哈佛谎言谈到革命烈士诗抄的谎言
高伐林:从哈佛谎言谈到革命烈士诗抄的谎言
发布者 lixindai 在 14-03-10 00:31

  前些日子我贴出游览哈佛的几张照片,马上就有读者指出我对哈佛雕像照片的说明有谬误。感谢他的指正!哈佛大学行政大楼前的这座俊朗优雅的约翰•哈佛雕像,像上镌刻著三行字:“约翰•哈佛”,“建校者”和“1638年”——实际上,三行字就是三个著名谎言:

  第一,这个雕像并非约翰•哈佛本人──当年哈佛先生并未留下照片,后来建雕像时,就按照人们的想像,找来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来作模特儿;
  第二,哈佛并非最早的建校者,起初也並非以他的名字命名,身为建校委员之一的查理斯城执行长官哈佛,把自己财产的一半和一个图书馆(约260册图书)捐献出来,为感谢和纪念他,才改了校名;
  第三,哈佛建校是在1636年,而并非“1638年”。

  由哈佛雕像的三个谎言,我想起了中共建党的谎言。多少个?数不清。

  今天是中共建党91周年纪念日,多少年来党一直让党员与民众相信,1921年7月1日,中共12名代表(后证实为13人)在上海举行一大,缔造了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后来人们才知道:中共一大,根本不是7月1日举行的;与会者也不是13人,至少还有两名外国人——这两名外国人,才真正是这次会议的发起者和主持者,尤其是其中的尼科尔斯基,一名苏俄特务。

  自称的开会日期有误,倒无关宏旨。但党由谁建,这事不小。

  去年我曾写过一篇博客文章,介绍过中共实际上是苏俄特务创建这一问题。

  在中共官方认可的《建党伟业》影片中,出现过中共一大上这两位外国人,他们就是来中国创立中共的钦差大臣:马林和尼科尔斯基。其中马林是共产国际正式代表,荷兰人,由列宁推荐来华;而尼科尔斯基(一译尼克尔斯基)是中共一大会议的具体发起建议者,很长时间都查不到其真实身份。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认为尼克尔斯基的身份是“赤色职工国际代表”,而张国焘则认为尼是“共产国际的代表”。很长时间,苏俄历史学家对尼克尔斯基也说不清道不明。直到近年,俄罗斯和蒙古学者终于查到尼氏档案,搞清楚了他的身份。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长倪兴祥和该馆研究室主任徐云根两人合写的文章《近十年中共一大研究述评》中透露:尼克尔斯基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到中国去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苏俄情报人员”。

  我写了那篇博文之后不久,中国官方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2011年8月25日王昕波、徐元宫的文章《揭秘参加中共一大的两名外国人的真实身份》,也再次证实这一点:

  相当长时间里无论是中国还是苏联都找不到有关他(尼克尔斯基)的确切而翔实的身份资料,1987年中共方面还恳请苏共帮助寻找他的生平履历和照片。2006年,俄学者А.И.卡尔图诺娃在俄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帮助下终于弄清了尼克尔斯基的真实身份:他是苏俄红军的一名情报人员,“1921—1923年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情报部服役,然后在第5集团军参谋部下属的情报部服役”。

  文章还说,实际上,马林是在协助尼克尔斯基开展工作,“马林写于1922年7月11日的报告就证实了这一点:‘我和尼克尔斯基同志在上海期间,我仅局限于帮助他执行书记处交给他的任务,我从不独自工作,以避免发生组织上的混乱。’”“这表明尼克尔斯基其实根本不是中共人士眼中的‘助手’角色,也恰恰证明尼克尔斯基是一名隐蔽性极强的出色情报人员。”

  中共有庞大的党史研究机构、庞大的党史研究队伍、庞大的党史经费预算。以前我曾经以为,中共谎言虽多,但是“硬事实”(例如毛泽东的生卒年月、某次会议的起止日期,某次会议当选名单,之类)总是基本可靠吧?但昨天电话采访《周恩来与林彪》一书的作者司马清扬,他告诉我,就在《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这类应该是“硬事实”罗列的工具书、资料书中,都有不少並非事实。他举了一个例子:

  毛泽东“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这句话,官方书上说是1976年6月15日讲的,但据司马清扬考证,实际上是1976年元月15日讲的。而6月15日,毛泽东身体已经衰弱到无法说出连贯成文的整句了。为何将说出这句话的时间推后整整五个月?奥秘就在……哦,这里我不能提前“泄密”,还是卖个关子吧。

  我的开场白的弯子绕得太远。其实,引发我在中共自称的“91岁生日”写这篇文章的直接原因,是读到关于烈士陈然《我的“自白书”》真相的披露。

  我读初中时,主题少先队会或者全班、全校的联欢会,常常听到朗诵这首烈士的诗: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
  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
  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
  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
  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今天我才知道,这首收入《革命烈士诗抄》的诗,居然并不是烈士写的!

  一位原重庆市文联的离休老干部杨世元,口述了一部《文革风暴中的重庆市文联》,全文5万多字,载于网刊《昨天》第6期。文中的一个重点,是讲述《红岩》作者之一罗广斌和另外两个作者写作、修改《红岩》,尤其是罗在“文革”中造反乃至最后不明不白自杀的经过。其中的一个小插曲,是讲到这首“革命烈士诗歌”。

  原文较长,又分散在各处,我就用我的语言来复述一下:

  罗广斌是罗广文的同父异母兄弟。罗广文是国民党陈诚系的将领,解放战争时是在四川练兵的第七编练司令部司令,十五兵团司令。他家也是大地主。但罗广斌并非膏粱纨绔,他读中学时就为恋爱自由问题在家中造反。他的同乡、近邻马识途(两家的父辈是好友)当时在西南联大读书,就把他带到了云南读中学,结识了齐亮等共产党人,参加党的青年外围组织和学生运动。以后到了重庆,在西南学院入党,并受川东党组织派遣,去秀山以教书为职业掩护,开辟党的工作据点。

  1948年春,重庆出了“刘冉叛变”事件,恰逢马识途在重庆遇上了罗广斌,认为川东危险,就把他带回成都。但这并没有使他逃脱被捕的厄运。特务头子徐远举找罗广文谈话,说罗广斌是共党。罗广文说:“我兄弟调皮得很,你可以把他找来管教管教。”于是,罗广斌就被抓到重庆坐牢来了。先关在渣滓洞,后来移到了白公馆。

  由于特殊身份,他被捕后没有受刑,但由于对狱卒桀骜,在渣滓洞曾戴过脚镣。即使遭到这样的惩戒,仍不妨碍他戴着脚镣在放风坝里跳踢踏舞。

  最为值得称道的,还有罗广斌的《我的自白书》。

  罗广斌转囚白公馆期间,他父亲罗宇涵由成都来看他,已与西南长官公署二处谈好,可以办手续(写自白书)出狱。罗广斌由白公馆提到城内二处呆了三天,罗父与他会见时,徐远举也在座。罗广斌否认是共产党。于是徐远举就把出卖他的冉益智招来对证,冉说罗的入党申请书他看过,是绿色稿纸写的,有几页,写了什么内容。罗广斌一听,冉益智把他和另一地下党员罗永晔搞混了,就将错就错地和冉益智作绞缠,说冉所谈的事他不在现场,可以什么什么作证,进而否认他入过党,当然也不肯履行“写自白书”这一手续。他不写,徐远举就不放。这么绕了三天之后,他对父亲哭了一场,要了些钱,为狱友购买药品等物,又被押回白公馆了。回牢房后,他就写了诗歌《我的自白书》记其事。不知是否在牢房中就形成了文字,反正1950年3月在大同路举办“重庆市各界追悼杨虎城将军暨被难烈士”展览时,他的诗稿是作为革命志士进行狱中斗争的展品公开陈列了的,报纸上也有报道。

  《我的自白书》后来竟在重庆成了件聚讼不己的“掉包案”。起始是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三人向团市委请了创作假,准备将狱中斗争写成长篇小说——《禁锢的世界》。大约对文学创作的自信心不足,杨益言就把他哥哥杨本泉约去帮着出主意、提意见。杨本泉是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中学时与刘德彬同学,还一起搞过文学社团。西南人民艺术剧院的编剧胡元是他们的文友,去看他们时正碰上他们写到这个《自白书》:一是他们将罗广斌拒不写自白书的情节,改移到了陈然身上;二是对罗的原诗作了几句改润。罗广斌说:陈然烈士在狱中确实是想写首诗的,题目是《没有了我》,诗意是“我虽是死了,可是中国人的革命事业却得以永生”,所改的几句,也就是本着烈士遗愿来的。杨本泉参予了润色。

  把事情搞复杂了的是杨益言。

  1958年,罗广斌与刘德彬都下放到长寿湖农场去了,中国青年出版社来重庆约稿,找到了留守在城的杨益言,除小说创作外,也为《红旗飘飘》邀约记述狱中斗争的革命回忆录。杨益言确实在渣滓洞关过,也写过他的回忆录《我从集中营出来》,就以罗、刘、杨三人给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讲稿为本,综合已经在写作中的小说稿中一些内容,写了狱中斗争故事,以《在烈火中得到永生》为题交去,在《红旗飘飘》上刊发了。正是经过这一编撰,将《我的“自白书”》改变成陈然故事。说他“在狱中受尽各种酷刑,但始终坚贞不屈。特务逼迫他写自白书,他严词拒绝,并在激怒中作了这首诗。”流布后造成影响。

  作俑者本有纠正的机会。因为原来编《囚歌——狱中诗钞》的人如林彦等,全都知道诗本事,陈然的哥哥、妹妹也都向他们写信,说感到突兀。市文联领导也向他们委婉示意,认为这样作,动机也许是好的,但政治上却不严肃。但杨益言(也包括默认了既成事实的罗与刘)却含混其词,不予澄清。以至这首诗被编入《革命烈士诗抄》,进而收入了语文教科书。到了“文革”之后,杨益言及其兄居然认为是该他们收“红利”的时候了。要为《我的“自白书”》正名,说是杨本泉写的。这就不仅只是政治上的不严肃了!

  不仅诗作造假,《红岩》作者究系何人,也产生知识产权纠纷。国民党在撤走之前屠杀,罗广斌从白公馆脱险,刘德彬从渣滓洞死里逃生——他越狱时是带了伤的。解放军接管重庆后军管会成立,在市委管组织的是原川东地下党的肖泽宽、雷雨田等人,非常信任这两位脱险者,他们到大屠杀现场去认尸收殓,确认哪些人是共产党员,根据其革命经历和狱中表现为烈士写小传、评级别,以后参加办展览,办纪念特刊,接待安排脱险者,协助镇反……

  在这些活动中,1949年春就出狱的杨益言处于边缘地位,是与罗、刘这些地下党员和大屠杀见证人无法相比的。他是刘德彬引荐入团市委工作,并介绍入党,以后才跟着罗、刘参加了宣传共产党人斗争事迹的宣讲小组和写作小组,进而也就有了以三人共同署名的《圣洁的血花》、《禁锢的世界》、《在烈火中永生》等作品。他们合作的长篇小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约稿,初稿完成后,以《禁锢的世界》为书名,由罗广斌、杨益言上京,在责任编辑张羽等人的鼎助下完稿。刘德彬没能上京定稿,是因为他担任重庆市教育工会主席期间主持过鸣放,被定为“中右”,也牵累着未能在《红岩》出书时署名,《红岩》的作者,便只署了罗广斌、杨益言。

  《红岩》是“党史小说”,对写作者的经历和党史资料的依傍性很大。刘德彬是三十年代的党员,解放战争中,他是重庆地下党和下川东党组织的联络人,深入基层,策动反蒋武装斗争。他是因叛徒出卖,和江姐一道被捕,并一道解押进渣滓洞监狱的。小说写作中,有关江姐和农村武装斗争部分,基本上是刘德彬提供素材并执笔写的。即使有反右的负面影响存在,无论是团委和文联都把他们三人当作一个创作集体看待。1962年他们三人就是以这个集体的名义一同调入文联的。《红岩》出版后的稿费他们是三人平分,用稿费置装,买家俱,都是同等的三套。后来宣传部和文联党组过问其事,也是以三人的名义交了开支账,还作了检查,余款也以三人名义共同交了党费。

  “四人帮”就擒后,在纠正冤假错案中,刘德彬1957年划的“中右”得到纠正。由此而造成的不公正,显然也应该纠正,使刘德彬能恢复在《红岩》的署名。知道原委的周扬、沙汀、马识途等人,都仗义执言,认为刘德彬是受屈多年的《红岩》隐名作者。不幸“文革”对一个人的道德伦理底线摧残得如此之深,杨益言公然否定刘德彬参加了《红岩》写作,否认《禁锢的世界》是《红岩》的初稿,否认他们平分了稿费并以三人名义将余款交了党费。进而闹到了打官司。我写了《大树不是从腰部长起的》,历数原委,因当时的一位市委领导人以不要扩大事态为词压住,未获发表。但我的文章是在法庭上作为证词宣读,自问经得住证据的复查,也经得住法律与历史的检验。

  读完上面这段故事,我真想问一句:党多年来教育我们、灌输给我们的各种历史知识中,究竟有没有、有多少不是假话?

来源:作者博客



2014-03-10 17:26:03

主题: 老刀侃球:再暴打Trash talkers,笑轻取Manhattan区冠军
老刀侃球:再暴打TRASH TALKERS,笑轻取MANHATTAN区冠军

 力刀


 3/9/2014, 周日晚, USTA室内训练中心。


 今晚,面对最后一个对手。谁胜,谁取得曼哈顿区冠军,将与布鲁克林,斯坦顿岛,长
 岛等区冠军争夺REGIONAL冠军,争夺进军阿尔巴尼参加美东地区冠军赛。

 到曼哈顿接上樱桃侄女,交通稍堵又走错线路,结果紧赶慢赶离被取消比赛资格还有1
 0分钟时到达赛场。队长急得要跳脚。

 换了衣服赶紧热身练习,对手已经热身好一会儿了。我俩只好将就练了10分钟就开打
 。练习发现白女对手很弱,一再交代樱桃专捡软柿子捏,什么球都送她那里。

 对手猜得先发球。白男非常强壮暴力,发球直接得分。轻松拿下首局。换边,我也不客
 气,来而不往非君子也,同样暴力加精确打点,4个ACES,保发夺回一分。白女发
 球,球软而高,给正手位的樱桃侄女以机会暴抽杀之。我同样对待,轻松破发。樱桃发
 球,我截杀白女回球,樱桃
 与白男对攻一点不落下风,角度极好,或抽杀成功,或给我截杀机会。又拿下发球局3
:1。这时,清楚看出对手得软肋,即使暴力发球得白男,正反手对拉攻击也不过尔尔
 。甚至没有樱桃的攻击有力量和质量。我俩信心更足了。

 白男暴力发球又得一分,平心而论,他发球还是不错的,有力量,也有角度。3:2。
 但这以后他们就再无机会了,我轻松保发,破白女发球局,樱桃保发。这样,一路顺风
 ,打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以6:2,轻松拿下首盘。

 第二盘,对手开始破釜沉舟打法,也加重抽球力量。我和樱桃因想一击必杀,快速结束
 战斗反而失误增多,比分开始胶着,3:3,4:4,5:5。而期间又因为我在中场一
 计高压扣杀正击中对面站在中场的白女身体,尽管我立刻举手并高声道歉,她气急败坏
 竟然破口大骂。我也不爽了,责问她为何要骂,而他俩得隔壁场上白男队友竟然也跑来
 助阵骂我ANIMAL,旁边裁判立刻上场警告白女,而未对我有任何责备,只是劝告
 平静下来打比赛。赛场裁判组见势头气氛紧张,立刻又派来一位裁判,两个人同时裁判
 ,这在PLAY-OFF期间还极为少见。白女得到警告只好道歉。但时不时还是和白
 男有些垃圾话。裁判也看出他俩不断TRASH TALKER,除提出劝告警告,并
 加紧判罚,连着4次判白女发球脚踩线违例,搞得白女紧张得几乎不会发球了,我也心
 里不爽,趁她发球质量不高,冲上前暴抽直打网前白男,吓得他急速后退到底线防守,
 不再上网。而当他俩得到机会杀上网时,我估计是想报复我,都把球朝我送--当然,我
 也是打网前,让樱桃留守底线。可他俩对打网前哪是老刀对手,我或截杀或LOB球到
 他俩后场空档,俩人常常望球兴叹眼睁睁无奈连救得机会都没有。最后,我俩轻松破发
 白女,而且保住樱桃得发球局,以7:5胜之。看台上已经结束比赛得队友们立刻欢呼
 起来:我队以2:1胜了对手,取得曼哈顿区冠军,将以逸待劳等待五月份与其他几个区
 决出的冠军队争REGIONAL冠军,争取参加美东区SECTIONAL冠军赛。
 。。。。。

 换了衣服,和队友们欢庆胜利时,对手队伍得队长倒是大度地过来与我和队友们握手祝
 贺,我才发现,这个队得队长竟然是我03和04年美东区决赛冠亚军时的队长!

 真是10年河东,10年河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年的战友竟然成了对头!

 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2014-03-09 10:22:32

主题: 北明: 韩战期间“美军使用细菌武器”公案始末 
          韩战期间“美军使用细菌武器”公案始末  

               ·北 明·  

(案语:韩战在1950年6月那个周末开打以后的三年期间,有关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
指控和争论,便和传染病的流行规律一样,每年春起而秋落。直到苏联外交档案正式解密
之前仍未尘埃落定,只是不再和每年的流行性传染病一同发作,而是随著指控国家政治的
需要打摆子发烧:一有风吹草动,必定打雷下雨。这种情况直到苏共后来内部秘密调查确
证此一指控乃是没有事实依据的骗局,终于命令中朝两方停止做戏为止,也没有丝毫改
变。了解中国和苏联历反美运动史的人知道,这是中国人心中美国的妖魔形象至今仍无丝
毫改变的原因之一。)苏联总统档案文件: “致毛泽东: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被误
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美国在朝鲜使用 细菌武器的消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
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 ----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1953年5
月2日决议,关于给苏联 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佐夫[V.V.Kuznetso
v]和苏联在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的事务负责人苏兹达列夫[S.P.Suzdale
v]的信。                

一,基本情况:  韩战期间,由于卫生条件极差,后勤供给不足,营养严重不良,生存
条件艰苦,中 国人民志愿军、北朝鲜人民军士兵军官中流行斑疹伤寒、霍乱、痢疾和天花
传染病。此外,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东北至北韩出兵的道路沿线,正在发生地方性的瘟疫。
同时,联合国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北朝鲜人民军,都有士兵传染了一种地方病,叫出血
热[Hemorraghic Fever]。到了1950年冬季至1951年春季,
有报道说,天花、斑疹、伤寒遍及朝鲜南北两部。联合国军指挥部部署并展开了大面积预
防工作。滴滴涕大量使用于士兵中间,因之朝鲜乡间田野的空气中散布着浓重的滴滴涕气
味。朝鲜北部,数千中国的保健工作者被紧急派往前线,同时匈牙利和东德的义务医疗工
作队伍也奔赴朝鲜战场。  出血热这种病菌过去在朝鲜未曾发现过,但它确实是中国人
民志愿军开赴北朝鲜途经东北(满洲里)沿线的一种地方病。49年前中国国共两党战争
期间,金日成曾经派遣北朝鲜军人支援中国的“解放战争”,那一带也曾经是这些编入共军
的北韩军人以及北朝鲜武装闪电突击队的驻扎地。这些军人后来在韩战期间参与进攻南
韩,并在朝鲜半岛中部的狭长地带作战。这一带随后又被反击武装入侵南韩的联合国军占
领,随之出血热成为朝鲜当地的一种流行病。              二,美国解
密档案记录:1950年  后来解密的美国档案记录:韩战爆发前,美国国防部国家安
全会议1950年2月17日通过的62号文件,C款就明文规定:“除非用于报复还击目
的,美国将不会使用化学、生物与放射线武器”。那时,斯大林给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
发出同意金日成武装进功南韩的计划的密电才17天,朝苏之间,一项以朝鲜的原子弹材
料金属,铅,与苏联的军事援助互为交换为条件的秘密协议,刚刚在斯大林和金日成之间
通过绝密电报达成。朝鲜半岛上那场后来打了三年的战争,刚刚开始正式酝酿,还要有4
个月才能爆发。美国没有料到,它虽然后来在韩战中严守自己限制使用非人道武器的规
定,但仍然稳稳地戴上了一顶使用细菌武器的黑帽子。               
   三,前奏:1951年  1月,苏联国内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学会[Mar
x-Engels-Lenin Institute]”倡导下,展开“仇美[Hate
 the Americans]”活动。  3月5日,6日、7日、8日、14日、1
7日、18日、19日、20日,4月7日和5月13日,中国政府启动控制于手中的国
营“新闻媒体”展开宣传攻势,指控美国在韩战中使用毒气战。  3月14日,国际红十
字会中国代表李德川(译音---Li The Chuan)呼吁国际红十字会执行委
员会[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Inter
national League of Red Cross Societies]
正式谴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武器和毒气。  5月8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外交部长电告联合国安理会: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国在朝鲜使用细
菌武器并散播天花。  5月19日、24日和25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说,美国正在
准备使用细菌战,而且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毒气,以便为细菌战做实验检查。  9
月22日,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重申上述指责。  9月,一个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的
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
on of Democratic Lawyers]决定派一个委员会,赴朝鲜调查
各类“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但是直到1952年春季以前,上述指控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
关注。           四,传染病再度大面积流行,嫁祸美国:1952年  
1952年初,苏联顾问警告中国政府官员,美国可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化学、甚至
原子武器。  1月2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在一项报告中说:美国的飞机掌握北朝
鲜制空权并 偶尔飞越中国领空,散播天花病菌。报告认为这是导致当时爆发的霍乱、瘟疫
以及其他传染病的原因。中国政府旋即命令取证调查,并派传染病防治人员赴朝鲜。  
2月1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指挥聂荣臻发电给毛泽东和周恩来,商讨取证调查事 宜,
并强调说:我们必须要求苏联细菌专家及设备的帮助。聂荣臻同时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
后勤部卫生部门开始相应的准备工作。  2月19日,毛泽东将聂荣臻的来电转批周恩
来:请注意这个问题并为此做出必要的 准备。  1952年2月21日,毛泽东给斯大
林发电报,状告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使用细菌武器。  1952年2月22日,北朝
鲜外交部长白汉永[译音---Bak Hun Yung]再度发表官方声明,指称美
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战。声明说,美国飞机分别于1月18日、29日,2月11、1
3、15、16日在北朝鲜地区空投了数种携带瘟疫、霍乱及其他细菌的昆虫。与此同
时,北朝鲜的广播电台也报导说,在平壤北部发现了美国的细菌弹,里面装满了能够在寒
冷气候下生存的带菌苍蝇。  同一日,在庆祝社会主义阵营“反殖民主义国际日”之后,
苏联发表声明,指责美国使用细菌战。  2月24日,在调查取证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
下,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支持北韩政府对美国的指控。与此同时,中国卫生组
织公布:中国东北部等地也发现了带菌昆虫。  美军在韩战中使用细菌弹的消息立即通
过官方控制媒体传遍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各国。事实上,早在半年前的1951年夏季,北
朝鲜已经大面积流行过瘟疫。而几乎没有卫生设施和条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中,各种
传染病如斑疹伤寒,天花、霍乱等等,也开始大面积流行。由于几乎没有医药可以救治,
众多的中国军人不是死于战斗,而是死于流行病。  2月28日,聂荣臻再度发电给
毛、周二人,指称美国仍然在三八线一带和50军团上空散播带菌昆虫。并报告说,他已
经动员44位中国昆虫学家、细菌学家、传染病学家、毒素学家、病理学家和营养学家赴
朝,次日抵达前线。  也是2月,苏联驻联合国代表拉科波.马利克[Lacob M
alik],在联合国会议上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化学武器。          
     五,美国的否认:  3月4日,沉默多日的美国终于开口。美国国务卿艾奇
逊[Dean Acheson]发表声明说:“我想清晰、明确地指出,这些指责是完全
错误的。联合国军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使用任何种类的细菌战。”艾奇逊在声明中同时要
求指控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允许国际红十字会调查团前往调查。  战后披露的档
案显示,美国中央情报局在美国政府沉默期间,曾经对这一指控所做出分析。分析认为:
北韩政府当局预计已经大面积流行的瘟疫等传染病将在夏季继续泛滥,所以就以细菌弹为
名嫁祸美国,以便在国际舆论上挫败美国。这个分析存在的本身说明,美国即便在私下里
也没有认可这一指控。              六,中国开始宣传攻势:  3月
4日,国际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派出的委员会进入北朝鲜,进行调
查。  3月8日,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开始大规模报道关于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战的
消息。首先是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严重抗议美国政府用细菌武器屠杀中国人民。声
明说:“美军侵略军自1952年1月28日在朝鲜发动大规模的细菌战之后,又自2月2
9日起至3月5日止,先后以军用飞机68批、448架次侵入中国东北领空,并在抚
顺、新民、安东、宽甸、临江等地散布大量传播细菌的昆虫……。美国政府为了要达到其扩
大朝鲜战争、破坏远东和世界和平的目的,不仅在朝对和平人民朝中人民武装力量使用了
国际公约和人类道德所绝对禁止的细菌武器,甚至还扩大这种罪行,对中国东北的和平人
民,也使用这一非法的细菌武器,来进行野蛮的挑衅。”声明接着说,“对于美国政府这种
公然破坏国际公约,违反人道的残暴行为,中国人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另据斯德哥
尔摩国际和平研究协会[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
e Research Institute]1971年的《化学与细菌战的问题》
[The Problem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
l Warfare]一书指出,周恩来还指责美国使用蛤蚧、纸包、衣物包装、各种陶
器和金属制品作为容器,以蜘蛛等节肢类动物和小型啮齿类动物等18种带菌动物,散播
家禽白血病等动、植物病菌。  同一时间,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要求“严
惩”“撒布细菌的美国凶手”。  也是同一时间,中国政协、中共、大陆和十二个“民主”党
派、团体联合发表了《对于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抗议书》。           
 七,美国再度否认并正式要求调查:  3月11号,在发表否认声明并要求指责国家
允许国际社会进行调查的一个星期之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直接向国际红十字会发出要
求,希望在有关地区进行调查。  艾奇逊向国际红十字会发出调查要求大约有三方面原
因:首先,这个组织在国际社会是一个有公信力的组织;其次,中国政府曾经邀请这个组
织到中国调查日本侵略军二战期间在华使用细菌战的事实,它当时的出色工作已经得到中
国以及国际社会的认可;再有,在美国遭受指控期间,红十字会内部差不多所有的苏联盟
国都发出过呼吁,要求红十字会起来反对美国的残暴行径。  3月12日,国际红十字
会对美国政府的请求做出反应:按照国际惯例接受这一请求,并立即向中国政府和北韩政
府提出申请,希望调查行动得到中国和北韩的合作。并告知,印度政府将对调查行动提供
必要的帮助。国际红红十字会计划由一名巴基斯坦代表、两名印度代表和三名瑞士代表组
成的小型调查团,赴事发地展开调查工作。              八,苏联的幕
后活动与操纵:  3月12日,美国郑重其事的积极的态度以及国际红红十字会的快速
反应,大约出乎苏联意料,苏联为此开始幕后忙活:就在红十字会接受美国请求的同一
天,苏联外交部副部长 葛罗米科 [Andrei Gromyko]当即把朝鲜问题
专家、韩战期间在苏联对北韩外交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苏联驻北朝鲜大使馆政治官员通
金[G.I.Tunkin]以及另两位官员,立刻调到外交部的第一远东部门。葛罗米
科要求他们针对国际社会将要展开的调查行动,为之提供1929年 和1949年日内
瓦公约条款的有关信息。通金的工作卓有成效,葛罗米科由此获悉,日内瓦公约明确指
出,对于任何违反公约的指控,可以由交战双方自己进行调查。据此,朝鲜民主人民共和
国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国际红十字会将要提出的有关调查提案。  3月13日,通金向
苏联外交部建议,向驻中国和北朝鲜的苏联大使问询:他们认为中国和北韩对美国的积极
态度会做出什么样的反映?  3月15日,中国政府组成的一个委员会开始就美国使用
细菌武器一事,进行调查。这项突如其来的抢先行动是否得到苏联方面的指示,至今无从
知晓。  3月19日,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派出的委员会结束在北
朝鲜的调查。       九,联合国、红十字会连续八次请求中国北韩配合调查未有
反馈;          苏联阵营调查团违反公认的独立调查程序,缺乏事实;   
       中、朝持续指控;          苏联幕后活动对付美国的积极反
应:   3月中旬,联合国军总指挥马修.里奇韦[Matthew Ridgewa
y]将军再度否认关于细菌战的指控,他并补充说:“设计出这些指控,明明是为了掩盖共
产主义者在对付一年一度普遍发生在中国和北朝鲜的传染病的无能和及时救助牺牲者工作
方面的无能。”  这一年,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战的指责在联合国风起云涌,各国代表各执
己见,议论纷纷。3月20日,联合国秘书长特吕格弗.利[Trygve Lie]把
世界卫生组织将就美国在北韩散布细菌的指控提供调查的议案,以电报形式发往平壤,征
询意见。  3月26日以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再度公开正式否认对美国的这项指控。
  3月20日至27日,民主律师委员会在北京进行调查。  3月28日,国际红十
字会就调查美国使用细菌武器一案,再度向中国、北韩发出请求合作的呼吁。  3月2
9日,联合国秘书长 特吕格弗.利再度将世界卫生组织就美国在北韩散播细菌提供调查
的议案,以电报形式发往平壤政府,征询回答。  3月中旬至4月中旬,也许因为当年
的4月28日将是举世瞩目的“美日和平条约” 签字生效日,苏联新闻媒体以其四分之一的
版面和内容,大力宣传“美国使用生物战”。  3月下旬,平壤官方公布:美军在朝鲜北
部散布细菌达八百多次,散布范围达四十 多个郡。但对联合国和国际红十字会的调查要求
置之不理。  3月29日,联合国秘书长特吕格弗.利三度将世界卫生组织将对在北韩
战场散播 传染病一事提供调查的议案发往平壤。  3月31日,国际红十字会第三度向
中国、北韩发出请求合作调查的呼吁。  同日,民主律师国际协会委派的委员会的调查
报告在北京发表。报告大量篇幅文不 对题,指责美国在1951年5月6日至1952年
1月9日期间,使用化学武器。  4月2日,民主律师国际协会委派的委员会在北京发
表第二份报告。报告指控美国军队在中国领土使用细菌武器,违反1925年日内瓦关于
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公约和1948年种族灭绝公约[Genocide Conven
tion of 1948]。 值得指出的是,这个委员会的调查工作中没有实地考察
和独立分析的工作程序,对于指控一方所提供的证据也没有进行独立的验证,而直接接受
了指控者所提供的证据及其结论。报告结论说:“我们认为上述事实构成了美国的侵略行
径、美国的种族灭绝特别是反人类的罪行。它如同一个重大威胁胁迫着全世界,其限度和
影响无法预知。”美国科学家,生化战争专家,马里兰州立大学国际安全学中心研究员米尔
顿.莱滕贝格尔[Milton Leitenberg]据此评论说:这两份调查报告
与其说是指控使用国际公约所限制的武器,不如说“更象是对正规战争罪行的控诉”。  
4月6日,联合国秘书长特吕格弗.利第四次向北韩政府发出请求,要求允许并配 合世界
卫生组织进入朝鲜有关地区进行调查。  北韩官员为此立即向苏联驻北韩大使拉祖瓦耶
夫[Razuvaev]征询意见,是否应当对此事继续置之不理。  4月7号,中国
政府自己的调查委员会发表报告,报告指出:美国政府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野蛮的和卑
劣侵略行经。不仅犯下了侵略罪行,而且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  4月10日,国际红
十字会第四次向中国政府、北韩政府发出呼吁,要求允许红十字 会调查团进入北朝鲜和中
国有关地区进行调查。并表示,如果在4月20日以前,北 京政府、平壤政府仍然不做出
回应,红十字会将视为对这一请求的否决。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这个国际医学专家调
查团赴北韩进行调查,苏联驻北韩大使拉祖瓦耶夫为北韩政府起草了对联合国要求调查的
议案的答复文件。维辛斯基 [Vyshinsky]为此项回应征询斯大林的意见。拉祖
瓦耶夫就他的答复文件解释说, 北韩认为做出回答是“失策的”,因而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他建议北韩政府做出回应,指出联合国秘书长特吕格弗.利的提案不能被接受,因为世界
健康组织没有 相应的国际权威,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改变此项提案。北韩政府在答复中还应
当指出:美国始终拒绝讨论1925年日内瓦关于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公约。在呈报斯大
林同意之前, 拉祖瓦耶夫起草的这份文件获得苏联外交部同意,并抄送莫洛托夫 [Mo
lotov]、马林科夫[Malenkov]、贝利雅[Beria]、米高扬[Mi
koyan]、卡冈诺维奇 [Kaganovich]、布尔加宁[Bulganin]
和赫鲁晓夫[Khrushchev]。  4月末,维辛斯基就对北韩的建议再度征询
认可。苏联驻北韩大使拉祖瓦耶夫提 出,苏联政府应当建议北韩发表一个声明,表示他们
将坚守1925年日内瓦关于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公约。但是苏联外交部第一远东司向维
辛斯基报告说,他们不能接受这个建议。原因是:一,韩战已经打了两年了,北韩已经对
美国使用细菌武器提出抗议了,北韩在此之后发表这样的声明将给国际社会造成奇怪的印
象,引起疑问;二,社会舆论指责美国而不是北朝鲜违反国际公约,所以无论北朝鲜是否
发表声明坚守公约,北朝鲜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都将会保持强硬。       十,红
十字会停止调查努力;          苏联阵营另一调查团前往,重复前一调查结
论,仍然没有独立调查程序;          美国再度争取联合国公正调查未果: 
  4月30日,由于中国政府和北朝鲜政府都没有回答国际红十字会的多次请求,国际 
红十字会表示,停止有关这项调查的努力。  北京政府虽然对国际红十字会的请求置之
不理,却用新闻媒体对国内老百姓大造舆论。新华社在三、四月间发表文章,言词间充斥
对国际红十字会这个具有广泛国际信誉,一向救助世界一切处于灾难中国家人民的组织的
恶意谩骂。文章说:国际红十字会的行为表明它对美帝国主义的邪恶的共谋和恬不知耻的
阿腴。急切要求调查的背后目的,明显地是为了了解美国侵略者无与伦比的兽行的实际效
果,并试图以其毫无价值的报告洗刷这项罪行。  5月22日,联合国军指挥马修.里
奇韦将军在再度声明否认这项指控。他说:“联 合国军没有任何必要,在任何时间、以任
何形式,使用细菌战和毒气战”。  6月23日至8月31日,在苏联的建议和组织下,
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个组织,“东方共产主义世界和平会议[Communist-orie
nted World Peace Council]”组成的一个“国 际科学委员会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ssion]”,以
约瑟夫.尼达姆[Joseph Needham]博士为首,先后进入北朝鲜和中国,
进行调查。  约瑟夫.尼达姆(又名李约瑟)是英国著名化学家,也是1942年至1
946年英国在北京的科学使团的首领。在那一时期,他曾任国民党军队医学管理部门的
顾问。此外,约瑟夫.尼达姆引人注目的另外两个身分是:一,他也曾经参与过二次世界
大战期间日军在华使用细菌武器的调查;二,他是一位在国际社会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
  7月,美国为争取国际社会认可的公正调查,再度做出努力:向联合国安理会正式提
交决议草案,呼吁国际红十字会进行调查并向联合国做出报告:“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在它所
选择的具有国际信誉的科学家以及类似专家的协助下,对这项指控进行调查,并尽快向安
理会就调查结果作出报告。呼吁所有政府和当局给予国际红十字会全力合作,包括进入委
员会认为有必要在其间执行调查公务的地区,和在这些地区自由行动的权力;要求秘书长
为委员会提供所需的援助和设备。”安理会以十票同意,一票否决通过此项决议案。否决的
一票是苏联。  在被中国、北韩变相否决的情况下,美国提交第二份决议草案。草案
说:由于(中国和北韩)政府的拒绝和当局对允许公正调查的指控,“安理会将做出结论,
谴责这种伪造和散播错误指控的行径。”安理会以九票同意,一票弃权通过此项决议。弃权
的一票仍然是苏联。  9月,国际科学委员会在北京提交了调查报告。报告长达669
页。美国科学家,生化战争专家,马里兰州立大学国际安全学中心研究员米尔顿.莱滕贝
格尔介绍说:其 中大部分内容是关于昆虫学,病原体,传染病学,代菌者等方面的背景知
识介绍。报告所提供的有关调查的实质性内容少于前民主律师国际协会委派的委员会在5 
个月前所做的调查报告,而后者所提供的调查实质性内容则少于中国官方在媒体上发表的
声明中的事实陈述。敏锐的分析家们注意到:这项报告没有提及有关美国使用化学武器的
声称。然而更为重要的仍然是:这个委员会和几个月前民主律师国际协会的委员会一样,
在没有经过公众认可有效的调查程序情况下,即,在没有独立的实地考察和分析,没有独
立确证任何呈交给他们的样品材料的情况下,就将他们收到的证词(其中包括美国空军战
俘的证词)直接列为事实。  关于这项调查极有意味的细节是,向这个调查团公开承认
自己空运并投踯细菌弹的一位美国空军战俘,瓦尔克.马胡林(Walker Mahu
rin),在当时就利用和一位调查团中的奥地利人同时上厕所的机会,冒著危险悄悄说
了一句话。这句话至关重 要,他说:“我的话全是假的。”一年之后,1954年,瓦尔
克.马胡林被释放回到美国。他返回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记者会,否认自己在战俘
营期间,在高压下,在那个苏联控制的调查团面前所做的证词。  9月,这个调查委员
会的一位名叫汤普森[G.P.Thompson]的瑞典代表 从中国返回后,在写给
媒体的信中说:“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建立在这样的事实上,就是代表们绝对相信中国和北朝
鲜的指控以及他们所提供的证据。”这封信的内容,于一年多以后,1953年12月5
号,以“细菌战”为题,发表在《新政治家与国家》[New Statesman an
d Nation]上。1953年  苏联结束指控前的喧嚣:  1953年3月3
日,斯大林逝世。这意味着一系列斯大林政府的行为将开始转轨。但是在苏联最高当局开
始追查并最终下令全面停止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武器这项指控的宣传、造假活动之前,在苏
联官员们的熟练表演下,这项指控仍然再度在联合国掀起波澜。  3月14日,苏联驻
联合国代表马立克[Malik]转而将细菌战的指控矛头指向联合国裁军委员会。美国
代表本杰明.科恩[Benjamin Cohen]立即再度重申了美国的否认。  
3月25日,苏联代表在 日内瓦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the UN Genera
l Assembly's First Committee]上散发美国空军战俘的
有关招供认罪记录。美国国防部参谋长联 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拉德利[Omar Br
adley]将军和美国海空部队[Marine Air Wings]指挥部官员再
度出面予以坚决的否认。  4月2日,后来解密的美国档案记录:美国国防部安全会议
在这一天通过了第147号 文件。这份文件在“目前,联合国行动受下列限制”的标题下,
再度一字不差地 出现1950年国安会62号文件的有关句子:“除非用于报复还击目
的,美国将不会使用化学、生物与放射线武器”。  巧的是,三天以后的4月7日,苏联
出人意料地突然撤回其在联合国关于美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战的申诉,并表示:这样做是
为了“表明苏联为了和平而做出的真诚的努力”。  联合国众成员国有的心知肚明,有的
莫名其妙,有的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是无论如何地名不正言不顺,这项吵来吵去、
没完没了的公案从此不再在联合国内随着季节传性染病的来去兴风作浪。  据尚未对公
众正式公开的苏联档案显示:苏共高层内部在斯大林逝世后,于这一年的4月秘密调查关
于“美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武器”这一指控的真实来源和来龙去 脉,并于5月得出这一指控
是伪造的结论。遂通知中国和北韩立即停止这一伪造证 据,诬陷指控的活动,同时以维护
苏联国际形象的名义,在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罢官、免职、行政处分、刑事惩罚的处理措施
(详情请参见同期刊出的题为“『韩战细菌战』公案的新证据----12份来自苏联总统
档案馆的文件译文”)。虽然至少在 1953年,苏联最高当局就已经清楚指控美国在韩
战中使用细菌武器是不实的,但是由于苏联政府至今没有对此做出声明,也由于无论中国
还是朝鲜,档案都没有解密,也没有对自己的人民说明真相,所以下列这些关于这一重要
历史公案的各种的事实仍然具有重要意义。            十一,没有结论,
不是尾声:1956年  美国解密档案记录:  朝鲜战争已经结束三年。只是到了这
一年,在纷纷扬扬的“美国使用细菌武器” 国际公案已经基本上不了了之,黑帽子摘不摘已
经无所谓的时候,美国改变了 其不首先使用生化武器的决定。美国国防部安全会议3月1
5号 通过的第5062/1号文件规定:“在武装力量加强其军事能力方面,美国将准备
在常规战争中使用化学与细菌武器。使用决定将由总统做出”。  美国的档案到期解密;
美国的决议执行严格;美国没有用档案证明自己清白的习惯;美国档案解密的时候,它在
国际上蒙受的不实指控已经成为昨天的历史。1967年  苏联军事出版社[Sovi
et Military Publishing House]印刷发行了关于“细菌武
器及对它的防御”的技术手册,用于训练其武装力量。在回顾历史上的细菌战时,这部手册
依次提及二战期间日本对华使用的细菌战和美国在越战中使用的脱叶剂(Defolia
nts 一种化学药品,用以除去草木森林之叶--作者),但是完全没有涉及所谓美国在
韩 战中细菌武器的应用。对于尚不明真相的国际社会而言,这说明苏联不信任(从而也不
参照)当年自己阵营调查团的报告中陈述的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战的事实。1969年  
联合国发表的一份关于“化学、细菌武器的影响及其可能用途”的报告中指出:“第二次世界
大战以来……军队没有将细菌学(细菌)载体用于战争武器的经验。”这项报告获包括苏
联、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澜在内的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签字认可。对于韩战期间苏
联中、朝、苏等社会主义阵营对美国的指控而言,这份报告清晰暗示,指控是没有事实依
据的。  然而不属实的历史也是历史,也可以成为过去。韩战结束17年的时候,只有
少数专家注意到了这份报告中这部分文字的暗示,而国际社会已经不再关注这一指控。1
975年  美国在这一年认可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日内瓦国际公约。1979年  那
位曾经率领苏联阵营的国际科学家代表团调查细菌战的英国老头,国际著名的马克思主义
者化学家约瑟夫.尼达姆写信给《细菌战与伪善的否认》一书的作者斯蒂芬.恩迪科特
[Stephen Endicott]重申他关于美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武器的结论。
1982、1983年  苏联重翻历史旧案假帐,多次指责美国曾经在韩战中使用细菌
武器。事实上直到1986年以前,一有风吹草动,苏联就利用中、苏、朝制造出来的美
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武器的“事实”,指责美国准备或正在使用细菌武器,它成了苏联对美
外交棋盘上一枚随时待用、每每灵光的棋子。1984年  在一个记者会上,一位日本
学者问那位大名鼎鼎的约瑟夫.尼达姆:“是否有证据证明他展示的瘟疫的样本一如中国所
声称的,是来自一个不常见的野鼠群?”这位还挺诚实的英国老头回答说:“没有。我们相
信中国科学家的说法。有可能认为所有这一切是出于一种爱国的同谋。但是我宁肯相信中
国人不是参与行动的一方……”。他还说,“当然,毫无疑问,委员会的成员事实上从未见过
任何实例。我们看到的只是容器中的样品,带菌者也是发病后的死者。我必须说,我对这
个方法(空投细菌的方法--本文作者注)的成功使用,没有获得深刻的印象。我的判断
从来不是基于美国被击落的飞行员的任何口供,而是所有随附的证明”。约瑟夫.尼达姆的
这番话,当时被《每日先驱》报刊登发表。1984年  当中国考虑签署“细菌与毒素
(Toxin,尤指细菌在动植物中所形成而引起某种疾病者)武器公约”时,政府发言人
声明说,“中国曾一度成为细菌与毒素战的受害 者。”从历史逻辑上推断,这个“曾一
度”(英译转中译--作者)应当是指二战期 间日军在华使用细菌武器。1985年  
在二战结束40年之际,莫斯科诺沃茨蒂[Novosti]出版公司出版的一部二战历
史回忆录,提及日本在华使用细菌战,但完全没有提及朝鲜那段公案。1986年  英
国老头在给另一位叫做珍妮.麦德姆蒂[Jeanne McDermott]的私人信
件中,坚持他从前的美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武器的结论。他说:“前几年出版的所有东西动
摇了我过去仅仅百分之三的怀疑并废除了这种怀疑。所以现在我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位英
国老头在各种不同场合的类似重申被两位英国记者彼得.威廉斯 [Peter Will
iams]和戴维.华莱士[David Wallace]引入1989年在英国出版
《713部队 :日本军队的密中之密》[Unit 713:The Jaoanese
 Army's Secret of Secrets] 一书再度引用。1988年 
 多年直接参与苏联细菌武器项目的 前苏联卫生部长斯米尔诺夫[E.I.Smirn
ov]出版《战争与传染病》一书,书中有关韩战部分,除了讨论联合国军人在韩战期间
所染的“朝鲜出血热”,没有涉及任何韩战细菌战的话题。1990年  中国官方为自己
的马克思主义友人,英国老头儿约瑟夫在北京举行欢庆他90十寿辰的仪式。老头令在座
欣慰地再度谴责美国的细菌战罪行。老头儿今已作古,至死没有改口。对于苏共中央部长
会议主席团内部调查此项骗局,并委派苏联驻中国大使和朝鲜事物负责人通知毛泽东和金
日成中止这项指控的新闻宣传活动一事,他已经没有机会知晓了。1998年  尾声,
来自自由媒体空间的报道:  1月,日本《产经新闻》刊登来自苏联政府总统档案馆的
12份文件(摘录)。这些 文件的送交者是“产经新闻”驻莫斯科的记者靖夫内藤[Yas
uo Naito]。文件内容是关于苏共中央内部1953年4月期间,对“美国在韩战
中使用细菌武器”这一指控的调查、结论和处理。  这些文件展示了当年苏联内务部、安
全部、外交部、驻北朝鲜大使馆、军事医学院等各级部门参与这项指控及其协助“调查”的
有关人员的回忆供词;这些证词证明,为了指控美国在韩战中使用细菌武器欺骗世界舆
论,苏联驻北朝鲜的顾问们协助伪造细菌感染地区,对犯人宣判死刑并利用死刑犯感染病
菌,制造细菌战证据。为此,文件认为,“ 苏联在国际舞台上蒙受严重的政治损害”,所
以“鉴于欺骗党 和政府,粗暴践踏苏联法规、国家纪律以及不诚实的行为,清除伊格纳季
耶夫(苏联家安全部长)出党”,“撤销拉祖瓦耶夫的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和首席军事顾
问的职务,剥夺其将军军衔(军阶)并予以起诉。”1998年  美国“伍德罗.威尔逊
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ilson International Ce
nter For Schoolars]出版的冷战研究权威杂志《冷战国际历史研
究》,获得日本“产经新闻”同意,翻译出版了全部12份档案文件摘录,向英文世界首先
披露了这一重大历史公案的苏联内部秘密。  不久之后的11月18日,美国《华盛顿
时报》刊登美联社消息,题为“共产主义阴谋细节的证据”。文章概要这项指控的由来和1
2份文件的内容,采访了12份文件的英译者,美国韩战女专家和大量有关文献翻译者凯
思琳.苇瑟比[Kathryn Weathersby],从而再度向英文世界及西方
冷战研究学术界打开了这一始终无从定论的历史公案研究大门。1999年  1月,美
国“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华盛顿手记”专题的20集“韩战”大型系列 节目,在第11集中
引用《华盛顿时报》的报导内容及其他资料,首次简要向中国大陆听众报导了所谓“美国在
韩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真相。(补充:2000年韩战爆发50周年,8月,中文媒体,
美国《北京之春》杂志刊登此 文,首次向中文世界详尽披露这一历史公案的来龙去脉,并
全文刊载来自特殊渠道的苏联总统档案中的12份秘密文件中文译本。从而为中文世界的
韩战历史研究者首次披露了这项隐埋多年的细菌战内幕。)(全文完)作者注: 1,本文
主要依据美国科学家,生化战争专家,马里兰州立大学国际安全学中心研究员 米尔顿.莱
滕贝格尔[Milton Leitenberg]在“韩战细菌战之宣称 的新证据:背
景与分析”(《冷战国际历史研究》1998年冬季号,“伍德罗.威尔 逊国际学者中心”)
一文中提供的资料整理。 2,文章篇幅所限,其他所有资料来源删去。     新发现
的俄国总统档案——揭破韩战中“美国使用细菌战”的谎言               
 ·北 明·  一,十二份文件的来源、文本分析及内容启示  1998年1月,日本
《产经新闻》刊登12份苏联秘密档案文件的节选。这些文件是《产经新闻》驻莫斯科记
者[Yasuo Naito]送交的。这些文件的英译者,美国韩战专家凯思林.苇瑟
比[Kathryn Weathersby]依据《产经新闻》的消息介绍说,这些文
件的原始来源是俄国总统档案馆。这个档案机构正式的名称应当是“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统档
案处”[the Aechive of the Presidential,Russ
ian Federation]。  这些文件的内容是关于“美国在韩战期间使用细菌
武器”之指控的。苏联虽然不是当事国,但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细菌战”历史公案中却在幕后
扮演了十分关键的角色。这些来自苏联总统档案馆的文件,是首批公诸于世的关于“细菌
战”的秘密档案。  这些文件只对几名俄国学者开放,但却不许付印。据悉,其中的一位
学者于98年1月份获准做笔记。故而这些文件是经手抄后再打印传出的。我们因而也无
法看到原件及其付本,也无法获得可以确证原文的封印、章印、签名笔迹等。此外,由于
这些文件尚未正式解密,所以我们也无法获得这些文件的档案编号。  由于上述原因,
在俄国总统档案中的有关文件正式解密前,鉴定这些文件的可信度,我们需要依靠文本的
分析以及我们对于那段历史已有的知识。  在做了相当数量的韩战资料研究的案头工作
之后,笔者倾向于采纳美国的韩战专家凯思林·苇瑟比的分析结论。采纳她的分析结论不仅
由于她具有俄国历史的专业教育背景,她对冷战尤其是韩战中的苏联角色有深入的研究而
且出版过大量有关韩战的研究文章,而且因为,她近年来接触并翻译了大量俄罗斯联邦外
交政策档案处(Archive of the Foreign Policy of
 Russian Federation)和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统档案处解密的韩战文
件,从而对于苏联时期的外交部往来与北韩、苏联、中国之间的原文文件的文本方式有直
接的经验和知识。  苇瑟比博士认为,这些文件所包含的内容有相当的说服力,足以抵
消由于文件来源的非正常渠道而产生的疑惑。苇瑟比博士认为:“这些文件的内容错综复
杂,它们极难假造。简而言之,这些资料是可信的”。  此外,据笔者自己的研究,这些
文件中陈述的事件与历史的公开版本正相吻合,互为应照。秘密档案中的有些幕后情节,
甚至为公开版本中不可思议的现象提供了合理解释。例如,苏联从支持中国、北韩指控美
国到突然撤销对美国的指责,这种大幅度转变的原因,在文件中得到了合乎逻辑的解释。
  这些文件给人的清晰印象是:中国政府最高领导层乃“细菌战”伪指控的挑起者和伪证
据的制造者。文件也可以明确看出苏联政府官员之间撒谎成性,“处变不惊”的政客“涵
养”。此外,对苏联内政及人事背景稍有熟悉的人还可以进一步看出,文件中所显示的
对“细菌战”肇事者的追查、审理和清洗,不过是斯大林死后,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内部 
为争夺权利而借机会消灭异己而已。  二,文件  文件一:  电报,关于美国在北
韩使用细菌武器,毛泽东致斯大林(节选)1952年2月21日。『---在1952
年1月28日到2月17日期间,美国人,(空缺——英译原注)从飞机到大炮,使用细
菌武器8次。---美国人和日本731部队的罪犯史郎[Lt.Gen.Shiro 
Ishii]、若松佑次朗、[Lt.Gen.Yujiro Wakamatsu],
基塔诺(英音译)[Lt.Gen.Kitano Masaji]一样。』  文件
二:  备忘录,苏联内务部反间谍局副局长,前北朝鲜公安部顾问格卢霍夫[Gluk
hov]致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Lavrentii P.Beria], 1
853年4月13日。『1952年2月,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收到来自北京的信息,说
美国人在朝鲜和中国使用了细菌武器。对此,他们(中国人)打算发表声明。在北朝鲜政
府的坚持下,北朝鲜外交部决定首先发表他们自己的声明。北朝鲜外交部声明的俄语文
本,出自苏联驻北朝鲜大使馆的顾问,佩图霍夫[Petukhov]之手,是与先前中
国政府的一个声明相符合的。  朝鲜人声称,美国人可能在他们国家的几个地区重复引
发了瘟疫和霍乱。为了证明这些罪行,北朝鲜人和我们顾问的助理一起,设定了伪造的爆
炸现场。1952年6月到7月,来自世界和平会议[World Peace Cou
ncil]的一个细菌学专家代表团抵达北朝鲜。两个爆炸现场当时已经准备完毕。于此
相关的是,朝鲜人坚持要得到尸体上的霍乱细菌,这些尸体将来自中国。在包括研究院院
士,前任国家安全部成员茹科夫[N.Zhukov]在内的这个代表团的工作期间,经
我们的顾问的帮助,制造了一种非真实的情况,以便于吓唬并逼走代表团。在我们的朝鲜
人民军工程技术部门的顾问彼得罗夫中尉[Lt.Petrov]领导下,爆炸地点被设
在代表团停留的地方附近,而且当他们在平壤期间,假空袭警报多次响起。  格卢霍夫
[Glukhov]』  文件三:  备忘录,医学公务中尉,军队医学院[Mili
tary-Medical Academy]学生,前朝鲜人民军军队医学部门[Mi
litary-Medical Department of the KPA]顾问
谢利瓦诺夫[Selivanov]致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1953年4月1
4日。『1952年新闻媒体公布了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外交部的一个声明,指称美国在
朝鲜和中国使用了细菌武器。北朝鲜政府认为,为了在这场战争中打击美国,这样做是必
要的。无论如何,从表面现象来看,他们确信这一来自中国的信息是真的。金日成甚至害
怕细菌武器将会被定期使用。  1952年3月,我在苏军总参谋部的质询会上转达了
什捷缅科[Shtemenko](苏联武装部队总参谋部主席 [Chief of 
the General Staff of the Soviet Armed F
orces]---英译原注)的回应:在中国,现在和过去都没有瘟疫和霍乱的病例,
也没有细菌武器的例证,如果任何类似例证被发现,他们将立即送至莫斯科。  早在1
951年,我就曾经帮助过朝鲜医生们组织关于美国人在北朝鲜公众中散播天花的陈述。
  在法学家代表团抵达朝鲜之前,北朝鲜官员十分耽心他们不能够成功地设立细菌传染
地点,而且不停地征询外交部、卫生部和军队卫生管理行政部门的顾问斯米尔诺夫[Sm
irnov],马洛夫 [Malov]和我的意见,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该怎么办。 
 1952年4月底,我离开了北朝鲜。  谢利瓦诺夫』  文件四:  备忘录,苏
联驻北朝鲜大使,北朝鲜人民军军事顾问主席拉祖瓦耶夫[lt.Gen.V.N.Ra
zuvaev]致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1953年4月18日。『1952年
春季,中国政府递交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一个声明的文本,是关于美国人在战争中使用细
菌武器的。金日成和北朝鲜外务部长为此通过我们大使馆的秘书,佩图霍夫 (呼吁--
英文原注)向我进行咨询。这个声明已经见诸新闻媒体,但是我们的顾问和朝鲜民主主义
人民共和国尚未核实有关事实。这个已发表的声明有未经深思熟虑的疏漏。例如,他们指
出美国人散播了感染病菌的蚂蚁,(但是蚂蚁---英原文注)不可能传播病毒,因为它
们有喷液(一种可以抵消病毒的毒液---英文原注)。我告知金日成我们的结论和统计
学的证明,并建议他向北京征求解释。但是,数日后,北朝鲜发表了一个声明。他们动作
很快,因为中国人想发表他们自己的声明。而且确实,两天以后,周恩来的声明发表了。
我事先看到了北朝鲜的声明。什捷缅科也没有向外交部阐明这件事,因为他害怕技术人员
泄露。收到了中国反传染病分队送来的图片和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在满州散播的昆虫。然
而,这种昆虫生存于朝鲜而不是中国。一名中国志愿军传染病支队的指挥官在地图上指出
了感染地区位置所在。这包括全部北朝鲜和满州。1952年2月末,金日成和他的秘书
芒日[MunIL]在[KG]朝鲜人民军声称,美国人投放的一个细菌炸弹的巨大爆炸
被录下来了----如何做的?1952年2月27日,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军事内阁决
定:起草一个决议草案,其内容是关于在北朝鲜病毒地区防止传染病的方法。后来,金日
成和外交部长就国际代表团到来一事与我联系---如何做的?在苏联顾问的协助下,卫
生部实施一项计划有了好的结果。伪造了瘟疫地区,对那些已经死亡的尸体的埋葬和暴露
进行了布置,对瘟疫和霍乱病菌进行了计算测定。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内务部向那些已经
被宣判死刑的瘟疫与霍乱病毒感染者提出征询要求,以便在他们死后进行与医药学要求相
符合的准备。在法学家代表团到来之前,那些材料被送到北京进行展览。在第二个代表团
到来之前,卫生部长为获得细菌样品前往北京。然而他们没有给他。但是晚些时候,他们
在穆克顿[Mukden]给了他。此外,在平壤,一种纯粹的霍乱菌样品被采集。这种
菌样来自一个因食用腐烂食品而死亡的家庭成员的尸体。  第二个国际代表团当时在北
京,它没有到访北韩的特定地区,因为,北韩的展览设在北京。在代表团调查的地区,地
雷(伪造的---原英译注)没有爆炸。这一年底,朝鲜和中国的媒体关于美国使用细菌
武器的宣传加剧,因为中国人从美国战俘中获得了他们在战斗中参与散播细菌的信息。1
952年12月8日至4日,一个检疫所被设置在苏-中和苏-朝边境。从1953年1
月起,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公开报道在朝鲜终止。1953年2月,中国再度向朝鲜
呼吁揭露美国在细菌战中的面目。朝鲜没有接受这项建议。  再有,中国人也写过关于
美国人在战争中使用毒气的情况。无论如何,对此,我的调查没有得出积极的结论。例
如,1953年4月10日,东线指挥官员向金日成报告说,10至12个人在一个被美
国人的化学炮弹击中的隧道里中毒。我们的调查结论是,这些人的死亡是由于碳酸气体
(漏入---英译原注)那个隧道内而 引起的,那个隧道在一颗普通的大口径炮弹爆炸
后没有通风。  拉祖瓦耶夫』  文件五:  备忘录,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致
马林科夫[G.M.Malenkov]和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1953年4月21
日。『1952年3月,国际民主法学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
ciation of Democratic jurists]的代表团抵达朝鲜前
夕,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Semen D.Ignati
ev.]收到格虏霍夫---前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顾问和斯米尔诺夫---
前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内务部顾问(给杰尼索夫[Denisov]----英译原注)
的备忘录。此备忘录涉及下列事实:在苏联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朝鲜人民军军事顾问
主席拉祖瓦耶夫的帮助下,为了指责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伪造了两处假的细
菌感染地区。两名朝鲜人被判处死刑,并被关押在一个小茅舍,感染上细菌病毒。其中的
一个后来被毒死。  伊格纳季耶夫当时没有将这个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备忘录报告给
任何人。其结果,苏联在国际舞台上蒙受严重的政治损害。我依据从1953年4月开始
收到的报告,在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的档案中,发现了这份文件。  我要
求你们就(这个问题的)调查细节和确定犯罪当事人做出决定。  贝利雅』  文件
六:  备忘录,莫洛托夫[V.M.Molotov]致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马林科夫、贝利雅、赫鲁晓夫[Khrushchev]),1953年4月21日,
附拉祖瓦耶夫 1953年4月21日的备注条。『----1952年2月22日,朝
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收到来自中国的,关于美国人使用所谓细菌武器的,刻意制造事端
的声明。----朝鲜人于是得知了一个既成的事实,几乎同时,他们在新闻媒体发表了
他们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声明。----1952年8月22日,苏联驻朝鲜人民民主主
义共和国大使馆向(苏联外交部长安德烈[Andrei]----英译原注)维辛斯基
[Vyshinsky]报告说,中国人向朝鲜人提出了一个既成事实,一个关于“美国人
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声明”(报告“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
关系,1952年8月----英译原注)。----1952年3月27号起,美国在
(联合国---译者注)政治委员会[Political Committee]提出
这个问题,其后在联合国会议上要求“对联合国军使用细菌武器这一指控进行公正的调
查”。----1952年6月,美国再度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调查这一事件的要求。同
时拒绝认可日内瓦1925年关于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协议书。----关于提交联合国
大会的使用细菌战的问题,一个议案被提交给(马林科夫、贝里雅、赫鲁晓夫、布尔加宁
[Bulganin]、卡冈诺维奇[Kaganovich]、米高扬[Mikoya
n])以便确认给维辛斯基的指示。这个提案建议,“表现出讨论这个问题的兴趣或者甚至
进一步、扩展攻击、都是不明智的。”』  文件七:  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第6
号议定书,关于MVD(内政部?)备忘录对前国家安全部和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外交部顾问,格卢霍夫 [Glukhov]同志和斯米尔诺夫 同志的报告的审查结
果。1953年4月24日。(节选)『1,针对擅自采取的,具有挑动性质,严重危害
国家利益的行为,(决定)撤销拉祖瓦耶夫的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和首席军事顾问的职
务,剥夺其将领军阶并予以起诉。2,委托莫洛托夫[Molotov]、布尔加宁同志
准备一个苏联驻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大使职位的候选人和军职人员职位候选人的提案。
3,委托莫洛托夫同志:a)针对“美国军队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问题,在一个星期之内
提交一份有关苏联政府在未来所持态度的草案;b)准备一份报告文本。报告将由派往北
京和平壤的苏联外交部工作人员转交库兹涅佐夫[Kuznetsov]和祖茨塔夫[S
uzdalev]同志,以便他们知会毛泽东和金日成。4,下列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
的提案,提交苏共中央全体大会通过:“鉴于新的情况所显示的前苏联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
季耶夫同志的不正确的和不高尚的、对政府隐瞒大量重要的国家文件的行为,取消伊格纳
季耶夫苏共中央委员会委员的身分。”5,委托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Party 
Control Communission)复查伊格纳季耶夫对党的失职问题。』 
 文件八:  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决议,关于给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
佐夫和苏联在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事务负责人(the Charge d'Affai
res)祖茨塔夫的信,1953年5月2日。『致毛泽东: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
被误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信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
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  给予的劝戒:  终止新闻媒体有关美国在
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这一题材的报道。  考虑接受下列行动步骤。这个行动步骤
是:中国(北朝鲜)政府在联合国声称,4月23日联合国大会关于在中国(朝鲜)领土
上调查美国使用细菌武器事实的决议不合法,因为这项决议的通过没有中国(朝鲜)代表
的参与。这样做的原因是,(韩战中)没有人使用细菌武器,所以没有理由进行调查。 
 以一种策略的方式提出,在国际组织间和联合国机构中不要再继续讨论在中(朝)使用
细菌战问题。  参与假造所谓使用细菌武器的“证据”这一行为的苏联工作人员,将受到
严厉的惩处。』  文件九:  俄国驻中国大使库兹涅佐夫自北京致莫洛托夫的电报,
关于1953年5月11日与毛泽东谈话的结果。(无落款日期----英译原注)  
抄送:马林科夫          卡冈诺维奇      赫鲁晓夫        
  米高扬      布尔加宁          撒布洛夫[Saburov]  
    贝利雅           别尔乌辛[Pervukhin]      莫
洛托夫          葛罗米柯[Gromyko]      伏罗希洛夫[Vo
roshilov] 『依照苏联部长会议通过的1953年5月7日第1212487号
决议,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使节顾问瓦茨可夫[Vas'Kov]肩负苏联政府授予的
使命被送往北京和平壤。1953年5月11日零点,毛泽东接见了库兹涅佐夫和利哈乔
夫[Likhachev]。周恩来也在场。在聆听了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关于希
望提早结束揭露美国在中朝使用细菌武器的活动的建议之后,毛泽东说,这个活动是基于
在朝鲜和满州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部的报告开始的;目前,要证明这些报告的确实性是
困难的。无论如何,我们已经研究过这个问题并将再研究一次。如果发现伪造,那么这些
来自下级的报告就不可信了。毛转话题说,在中国的镇压反革命的斗争中,65万人被执
行了死刑,(而且)确实,不可能认为所有的死刑都是合法的。其中一定数量的无辜的人
显然蒙受了冤屈。在谈话进程中,毛泽东显示出某种程度的紧张,他吸烟很多,碾碎那些
烟并喝下许多茶。谈话接近结束时,他大笑和开玩笑,并冷静下来。周恩来的举止显出刻
意的严肃和某种程度的局促。  库兹涅佐夫』  文件十:  备忘录,苏共中央委员
会监察委员会(Party Control Communission)主席什基里
亚托夫[Shkiriatov]致马林科夫,针对前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内政部
[MOB and MVD,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
rsof the DPRK]顾问格卢霍夫[Glukhov]和斯米尔诺夫同志的报
告,关于苏联前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的诉讼的当事人调查结果。1953年5月1
7日。『自1952年4月2日至11月3日,格卢霍夫和斯米尔诺夫的备忘录一直在伊
格纳季耶夫那里。这之后,他将备忘录转交给戈戈利芩[Goglidze]并告诉他,
当这两位已正式声明人(格卢霍夫和斯米尔诺夫)从朝鲜返回后,他(戈戈利芩)应当告
诉他们,他们未曾就这个问题写过备忘录。甚至当他(指伊格纳季耶夫)移交此事后,他
也没有对任何人提及此事。这个备忘录是贝利雅在国家安全部的档案文件中发现的。证据
确凿。对此,伊格纳季耶夫解释说,在他当时印象中这是一个公开的材料,而且他没有认
为这个备忘录有任何重要性。他不相信这个备忘录中包含真实可靠的信息。他说,在19
52年的7月或8月,斯大林曾经因某事召见他,他当时曾经出示此备忘录给斯大林。此
一情况不可能得到确证,他必须接受政治处罚。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决定:鉴于违
反国家纪律和不诚实的行为,将伊格纳季耶夫开除出党。  (删除[Stricke
n])』  文件十一:  电报,苏联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事物负责人[Cha
rge d'Affaires in the DPRK],祖茨塔夫致莫洛托夫,1
953年6月1日。 抄送:马林科夫        卡冈诺维奇     赫鲁晓夫 
       米高扬     布尔加宁        撒布洛夫     贝利雅 
        别尔乌辛     莫洛托夫        葛罗米柯     伏罗
希洛夫 『鉴于金日成在病中,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朴成友[Pak Chang-ok]
接待了我。在聆听了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给金日成的关于希望尽快终止揭露美国在
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活动的建议后,朴成友对(苏联大使)拉祖瓦耶夫的行为和态度表示
了极大的惊异。朴成永做了下列的说明:“我们一直被说服并认为莫斯科了解所有一切。我
们一直认为展开这样的活动对于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在谈话中,朴
成永没有排除下列可能:那些炸弹和里面的东西是从中国飞机上投下来的,而且里面也没
有细菌。谈话结束时,朴成永对我表达了感激并保证说,一旦金日成的健康状况得到改
善,他将尽快转达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建议。  祖茨塔夫』  文件十二: 
 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关于伊格纳季耶夫同志的决定,1953年6月2日。 抄
送:    莫洛托夫    赫鲁晓夫    贝利雅 『伊格纳季耶夫在其任职于苏联国家
安全部长期间,于1952年4月接收了一份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文件,没有向苏联政
府进行报告。结果导致苏联与和平民主阵营的信誉遭受损害。在说明这一问题时,伊格纳
季耶夫做出了错误的解释。更严重的是,对这位苏联前国家安全部长的调查证明,在冒险
主义者和苏联隐藏的敌人、苏联国家安全部特殊重要事物调查部前主席瑞尤米[Rium
in]的控制下,他粗暴地践踏苏联的法规并伪造调查材料。依据这些文件,苏联公民遭
到无根据的逮捕并受到一系列的违反国法的指控。滥用刑讯逼供并伪造材料罗织罪名,导
致无辜者被捕、受害。通过前国家安全部伪造的这些档案,伊格纳季耶夫熟练地指挥舆论
喉舌假造信息。鉴于欺骗党和政府,粗暴践踏苏联法规、国家纪律以及不诚实的行为,清
除伊格纳季耶夫出党。  莫洛托夫---同意   赫鲁晓夫---同意   贝利雅-
--同意』   (全文完)□ 寄自美国



2014-03-08 14:26:34

主题: 网文: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
网文: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

发表于 2014 年 03 月 08 日 由 wy【原编者按:中国从来不缺乏对教育倾注无限热情的
人,大师、学者、作家,不一而足,而学生作为教育最直接的产品,却往往失去了话语
权。近日,一篇万言长帖《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备受中国人关注。一时间对于教育质
量的讨论再次达到了一个高度。帖子如此之长恐怕会花费你的一些时间,但可以保证,真
正将该帖完整读完,你一定会为作者所写的最真实,最露骨的大学所揪心不已。你也可以
保存,或推荐给其他朋友。】五年多以前,我进入了全国重点名牌大学:武汉大学读书。
我抱着最理想的热情,以为从此走上了一条报效祖国,报效父母的人生坦途,以为我的人
生即将要大展宏图!三年以前,抱着对“我的大学”最大的疑惑和不解,我辞去了分团委副
书记的职务,开始认真地大量阅读和思考我的人生,我的大学,我的未来。试图找到对周
围一切我无法理解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一次的决定,也意味着我放弃了原来一直抱有的,
通过“从政”来为国家民族做贡献的“远大理想”。一年半以前,我自以为已经看清了中国大
学的本质,不愿意再继续自欺欺人地“学”下去,主动放弃了学校保研的名额,退出了用青
春和热血换取一纸毫无真实内容和分量文凭的游戏,退出了中国虚伪可笑的“精英学历社
会”。决心进入企业,踏踏实实地从事“实业”,站到中国经济第一线,为国家和社会以及自
己作真实的努力和贡献。因为我不想用镀金的“文凭”和“文化”来糊弄我自己,也糊弄其他
人。今天,在毕业工作一年多后,在我的工作和能力已经得到老板和同事的肯定,马上就
要派我出国任职的时候,我却辞职了。我不想违心地接受这个光荣,我决心到远在大山中
的一所规模很小的,志在探索中国新教育模式的私立学堂,试图通过投身中国最缺乏,最
需要的教育,来实现我人生最大的价值:为我热爱的中国,为中国的孩子和未来,也为我
自己,做一点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日复一日地在无望的等待中浪费掉自己的生命。
因为,中国真正缺的不是钱,我缺的也不是钱。中国缺文化,缺教育。我也一样!周围的
人都认为我疯了,鬼迷心窍了。放弃了中国人从小就灌输的,从小就追求的“最正宗”、“最
正确”、“最理所当然”的道路的确令人不解。我也在认真地思考我这样做的理由。在这里,
把自己对家人和朋友质疑的回答写出来。你们也可以自己评析:到底是我疯了,还是这个
社会疯了?一、精神缺乏、游戏成风、学生忙着贴金、老师忙着项目――你认识这样的大
学么?当我从那古朴典雅的建筑旁走过,再深入到自己的学习环境和学校其他地方后,我
发现这个地方与我之前在书中读到的宁静的大学校园不同,这里各色人等纷纷扰扰,大小
汽车进进出出,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商业海报或者广告,草坪上遛狗的大妈悠然自得。那
种在中小学可以听到的琅琅书声在大学里却寥寥无几,大学怎么竟然不如小学?这些大学
生们都不读书么?我很困惑。在正式开始上课之后,我更加见识了大学里很多人是怎么样
上课的:早晨上课铃响了之后有很多人穿着拖鞋边吃早点慢悠悠地晃进教室,吃完早点后
看看上面的老师,讲得没意思,于是爬着再补一觉。有的学生干脆一睡不起,大学里有句
话是这样流传的:“一觉醒来一看表十点了,继续睡到十一点半,起来连早点、中饭一起吃
了。”晚上十一点后,应该是夜深人静、正值休息的时候,如果你此时走进大学里的男生寝
室,你绝对可以看到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打游戏、玩麻将或者是看武侠小说,好
不热闹。鲜见一起读书、共同讨论人生智慧的场景,相反可以看到很多的大学生去网吧包
夜,或者在寝室联机打游戏,他们的日常交流沟通内容就是游戏,以至于很多学生迫不得
已,为了和同寝室的哥们“打成一片”而“学习”打游戏。游戏已经成为了大学里男生的主
要“学习内容”,而且不少人发奋用功地学习了四年。当我第一次在高我一级的学长寝室楼
里看到凌乱的宿舍,散发着异味,一抬头就会看到一个蓬松的脑袋和迷离的眼神,我的灵
魂被震撼了!我的心中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武汉大学的学生?空洞的眼神昭示着灵魂的
无知和内心的空虚,在终日游戏的日子里打发自己的青春岁月!这是大学生么?这些人就
是“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学习的新一代?我的内心里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告诉我:我绝对不
要成为这个样子!我的一个同学,从大一到大四,四年的时间,除了考试和教室见个面,
其他时间全部在寝室打游戏或者看武侠,反正大学里也没有人管。后来因为挂科太多被学
院劝退,家长过来求情延缓时间,但于事无补,游戏照打不误,直到大四时无法毕业。另
外一个同学,也是因为打游戏挂科太多被劝退,母亲来到学院跪在学院领导面前说:“我自
己在家里吃剩的菜叶在供他读书,求你们给他一次机会吧!”当时我听到学院领导讲到这样
的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很受震撼。父母吃菜叶供孩子在城市里打游戏,混日子?还要求
情“给机会”?给他继续游戏的机会吗?都说可怜父母心,我想起我辛勤劳作的父母,我想
起那千百万把孩子送进大学的天下父母,他们都以为自己的子女在大学里“努力学习”,辛
苦地赚钱,无私地供养儿女“上学”,让他们解除“后顾之忧”,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殊不
知如今大学校园里,有多少人是在游戏人生。用我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一位同学的话来
说:“如果他的妈妈来在大学住一个星期,就一定会让他退学回去”。因为在中国“上大
学”,可能是人生中一段最轻松愉快的时光了。大家可以游戏,看电视,逃课,武侠小说,
这是很多大学男生的全部生活。女生呢?看韩剧,不少女大学生的主要学习内容就是看韩
剧等各种连续剧,感情剧,一部接着一部。你能想象这就是“我的大学”么?很不幸的,这
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就发生在武大这样的名牌重点大学里。这些人考上大学的时候都是
家里的骄傲、很多同学眼羡的对象,可是为什么他们在风华正茂的青春时代里,行为如此
令人费解?当时的自己不得而知。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这样混日子,大学里还是有
很多人依然比较用功地学习,但是他们也一样困惑:让他们努力学习的原因主要是“恐
惧”和压力:怕找不到好工作,怕考不上研究生。大家都听说就业很困难,武大每年找不到
工作的毕业生都很多,因此不敢“放纵”自己。但是很少有学生努力学习是因为追求智慧,
追求真理,为国为民而学。这些用功的学生虽然没有“游戏人生”,但是却生活在沉重的压
抑心理状态下,思维往往呆滞,慢慢地走上一条被大学生们嘲笑的“越学越傻”的“傻博
士”道路。实际上,每年大学里自杀的大学生,往往不是“不用功”的“坏学生”,而是这种心
理严重压抑,用功学习的“好学生”。他们一样,从一进大学开始就碰到很多无法解决的困
惑,同时被灌输着一些所谓“正确的发展方向”,他们只是愿意服从这些“权威结论”,以自
我的压抑而不是以心灵的呼唤来“学习”,这难道就真的比“玩游戏”“看影碟”更好吗?大学的
学习到底是要达到什么目的?大学生们为何都迷失了自己的理想。照本宣科的老师一学期
也见不到几次,首先是专业的学习让人迷惑:很多老师照本宣科,大学里面真正关注教学、
关心学生,有上课水平的老师越来越少了,不知道老师都在忙些什么。老师的本职工作应
该是传业授道解惑,可是有的老师一个学期学生也见不了几次,派他的研究生来上课。后
来我才明白原来他们都在忙着自己的项目和课题。大一的时候,我们通信工程专业有个博
导带物理,学生的评价是这样:“还博导呢,都博成个啥了?讲得稀里糊涂,还经常不来上
课。”。大学选用的教材令人费解,明明有很好的全国通用教材,比如高等数学的同济五
版,却偏偏要选用自己学校编的教材,艰难晦涩,连选用的习题都是历年研究生考试的数
一类,可能是编排教材的老师想提前让我们进行考研准备吧?后来才知道学校选用这种“自
编教材”的原因,是老师们因为要“评职称”。需要“科研成果”,就东拼西凑的乱编一些“教
材”来“完成任务”,这种放到书店里根本没有人会要的垃圾教材,他们就利用自己教学的权
利,发给大学生们上课用。据说老师们也很可怜,每年都要完成所谓的“科研成果”,要写
论文,出书来完成任务,否则就可能降职。有些老师没办法就自己花钱在外面找刊物发表
文章,这种可以不花钱出教材,让学生买单的事情也很容易理解了。大学里的学生生涯,
除了要求学生的专业学习之外,鲜有启迪心灵的声音,更重要的是缺乏指导大学生人生发
展与定位的课程,能够让大学生明白自己为什么学,为什么活的课程。我自己学习的专业
是电子信息科学类,和很多同学一样,我在必修的公选课如高等数学等认真学习,但是我
在每天的专业学习之外内心十分彷徨,我不知道这个专业适合不适合自己,不知道这个专
业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这个专业的社会发展方向和主流是什么?也不明白这个专业培养的
目的是什么样的人才要求?我不知道该怎样进行大学的学习,更不知道前面的路在那里。
我该怎样去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理想?我碰到过很多的大学生也是如此。他们对于自己所选
择的专业了解甚少。其实我觉得老师也根本不了解这些专业到底要做什么,后来知道大学
里的管理人员,看专业叫什么名字容易吸引学生,就改个名字。看什么专业热门好找工
作,就赶快“上马”一个专业,拼凑一些“课程”出来糊弄人就完事了。很多学生只是为了就
业的方便而“选择专业”,但是当他们真正想去定位自己的时候,就反而陷入了“专业思
维”而不能自拔。多数人只是为了一份工作而读一个热门的专业,却忘了去关注自己的兴
趣、爱好,甚至综合能力的培养和理想的思考。《大学重建》让我开始了解大学的起源、
存在的意义,那就是大学应该是一个社会的良知和思想发动器,大学应该为这个社会培养
具有正义、勇气和智慧的学子,在他们走上社会之后能够有能力去逐步改善这个社会中不
好的东西,促进社会的发展,并不断致力于人类物质社会的改造,以及科学、艺术文学等
精神文明的探索和提升。我听到了一些激动内心的声音,也似乎抓住了一些东西,但是我
的内心依然彷徨,方向不明确,理想似乎越发遥远,而不知如何下手。同时,为什么我们
的大学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这么多的学生缺乏精神思考而且没有老师指引?除了在一些
讲座上偶尔能够听到一些激动内心的声音外,为什么大学里的老师讲完课就像是打工混日
子,无趣无内容,讲完就走人?为什么大学老师从来不与学生探讨人生智慧?为什么我们
这么多的大学生对此熟视无睹?这些问题我不得而知,而我自己也在从事学生干部工作的
道路上,碰到了更多的困惑。二、为什么要辞去团委副书记?大一时我参加学生会新闻
部,然后做部长,和一群志气相投的朋友激扬文字,度过一段难忘的日子。在大二下的时
候,成功竞选为分团委副书记兼学生会主席团成员。然而在半年后,我就毅然辞去了这个
光鲜的职务,你可能会很惊讶,我不是有“总理的梦想”么?为什么要辞去呢?这可是走
上“官员之路”的正途呀?在我最开始做学生会一个小小的部委时候,我只是抱着开阔眼
界、锻炼自己的想法。到了后来做部长,在我的本职工作之外,我开始思考我做的事情作
用在那里?到底能够做那些有价值的事情去服务同学?大学里的学生有很多的问题需要引
导帮助,就像我自己内心就有很多的困惑需要解答,学生会做得这么多活动能够解决了
么?没有。从我进学生会开始,我就抱着相机在各种各样的活动跑着,班团会、运动会、
文艺比赛等等,在开始我很兴奋,因为生活很充实,活动的确还比较丰富多彩。但是慢慢
的,我的内心开始不明白,我发现这些活动组织了、举办了、精彩了、笑过了,却没有更
多的智慧启迪,似乎只是一个“政绩”的记录。那些游戏的大学生继续游戏,我内心对于理
想的迷惘更没有在这些活动中得到解答。于是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花很大力气很多精
力组织这一些形式上的活动,而不去关注学生真正的问题、做学生和大学里真正应该做的
工作?那个时候我还是学生会的新闻部部长,在面临换届的时候我想过退出,我的内心已
经隐约地告诉我这个地方不适合自己。但内心那个朦胧的梦想让我思考:如果我的“地
位”更高一些,“权力”更大一些,如果自己可以领导团委和学生会,是不是就可以去做一些
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了?自己也可以通过这个机会锻炼自己,以明确自己的方向。有
很多的学生干部就是这样一步步走上从政之路的。于是我开始努力“提升自己”:凭借自己
比较不错的实力和老师的信赖,我成功地竞选为学院的分团委副书记,这可能是学生中地
位最高的“官”了。我的内心鼓足了干劲,我要做出一些真正对学生有帮助的事情。可是当
真正到了这个位置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的天真:各种各样的活动,不是我们能够“安
排”的,我们只是按照“上面老师”布置的既定程式和内容去走,想要改变其形式上的作用几
乎不可能;学院的老师有自己的安排,校团委的领导有自己的想法,一切都要达到一个目
的:活动要精彩,形式要多样!可是没有一个人去思考这样的活动带来的实际意义在那里。
我发现自己更加没有个人的“自主权”,必须要面对更多的无聊会议,要去组织很多无意义
的活动,这些会议、这些活动大多数对于服务学生或者实现自己的理想都根本没有什么作
用,更没有办法去解决我所碰到的诸如沉迷网络游戏、缺乏精神风貌的现状,我甚至还失
去了思考和学习提高的时间和空间。我的内心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针对性地去解决学
生中切实存在的各种问题?为什么不在他们沉迷网络与游戏时加以规劝和引导,甚至采取
一些强硬的措施?难道非得等到他们挂课后给予处分、开除学籍么?更有甚者,与其他学
院的一些学生干部打交道后,我发现大学学生会里面的学生干部,有不少本人就是“游戏大
学”的优等生,但是他们却因为和辅导员老师关系不错而成为学生干部,来帮助老师“管理
学生”。这样的学生干部能够引领学生走向哪里?同时,这些人似乎非常自信自己是一
个“精英团体”,个个都感觉良好。学生干部中开始有很多的饭局来“拉进”彼此的关系,喝
酒甚至吸烟,所谓的“烟搭桥,酒开路”这样的话,我第一次就是从学生会主席的口里听到
的,我很困惑,这是在读大学的有志青年学子么?这就是要引领国家未来的“精英集
团”嘛?我们国家就缺这样的“人才”吗?当面对着这样的现状的时候,我的内心开始痛苦:
我可以选择若无其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下去,反正都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熬一两年就
会有各种优秀的荣誉、保研的机会,通过这个平台可以一步步走上从政之路。但是,我也
开始明白了,无论我将来的“地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我都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我
是一个人在与一个庞大的,堕落的,只关心物质利益和为自己捞好处的集团体系作对。我
如果想当上“总理”或者其他能够有决策权的位置,就必须跟他们一样混下去,否则早早就
会被这个体制踢开。但我真的希望这样么?如果我把宝贵的时间都花在了一些根本不能起
到实际作用的事情上,来收获一些所谓的荣誉和好处,我内心的困惑将怎么办?我之后的
道路该怎样继续?难道这就是我的理想?在经历了深入的思考后,任职半年我就毅然申请
辞去这一职务。当时学院的老师很惊讶我的举动,在明确我执意要辞后,非常好心地建议
我可以挂名不做事,这样在大四时候就可以获得保研的机会。我不愿意占这个便宜,告诉
老师,既然要走就走个彻底,不需要挂名,我的内心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于是,我很高兴
地脱离了很多无聊的“学生工作”,回到了没有会议,没有那么多我看不懂活动的自由日
子。自己读书、听讲座、听武大的“周末艺苑”,让自己的内心自由自在地成长。我努力去
重新定位自己的理想,因为我发现从政似乎不适合自己。剩下来的选择还有两个,一个就
是大家都很热衷的,也是很传统的“实业救国”之路,我可以去帮助我们国家成为一个经济
强国,也帮助自己成为一个“经济英雄”,做“李百万”另外一条就是冷板凳的“学术之路”:考
研,攻博,成为一个学者。我很敬佩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当年作为热血青年,做为一个
台湾军官,由于反对蒋家王朝的政治腐败,他“叛逃”到大陆。他当然可以享受“义士”级的
待遇,在我国的“党政军”系统里快速地升职。但是,他当时叛逃台湾,绝对不是为了谋取
物质利益,而是为了心中的热血理想。我想他后来离开政治圈子,走上学者之路,是不是
跟我一样,发现在中国“从政”不能解决“为人民服务”的理想,只好去研究学问,去当学
者。否则如果他叛逃的目的,仅仅是想当一个学者的话,当时的台湾条件更好,所以一定
有他的难言之隐。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经济学界最好的学者之一,还被提名诺贝尔经济
学奖。到底那条路更有意义和价值呢?我努力去大量阅读,努力去思考,去发现各种线索
和事实来帮助我决定,去解决我内心所有的困惑。三、读懂“大学”,我发现“做学问”在大
学也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我真的能够专专心心去做一个学者吗?像林毅夫那样?在不断
地阅读和思考中,我对于大学的认识也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明白为什么这个曾经安静和充
满追求智慧风气的象牙塔越来越千奇百怪。商业中逐利的浮躁气息充斥着整个校园,学术
与商业的挂钩和教师职称评定的畸形化,使得大学校园里越来越多的老师不重视教学而忙
于自己的项目,忙于发表论文。因为有了论文,有了项目,才会有职称和金钱,才会有房
子、车子和各种名誉,这样的老师那里有时间去传业授道解惑呢?但是现在的大学校园
里,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老师。因为“理想型”的老师注定要被现实“淘汰”。别的学校不了
解,但是全国有名的易中天,在武大的时候却因为个性独特,不愿流俗而被排挤,出走厦
门大学。后来是学生们敬仰的武大四大名嘴之一的哲学教授赵林也要离开武大,引起学生
轰动。后来据说校长看民意沸腾,才执意挽留赵林老师,勉强留了下来。但是根子上的问
题并没有解决,因为我最近又听说专注学问的知名哲学教授邓晓芒要去华工。一个文科教
授,却要离开以文科着名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宁愿去一所工科大学任职,武大到底怎么
了?珞珈山还是个做学问的地方吗?四大名嘴的尚重生教授也说:当年与他一起留校任教
的早期很多有才华的老师,都离开武汉大学了。而且很多离开了大学,离开了学界。难道
在中国,学者之路也同“从政”之路一样,是一条不可行的“梦幻之路”?中国之大,放得下
一张安静的书桌吗?我很不安地探讨自己从事“学问之路”的可能性。越来越多地发现:所
谓的“名牌大学”里,真正的学问根本没有地位。老师不关心学问和学习。在这样的大学
里,缺乏真正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因为老师在大学里其实是“弱势群体”,他们被一群根
本不懂教育的教育官员们“管理”着,迫于生存压力,为了职称,为了提级,为了饭碗等
等,不得不向畸形的评定机制屈服。能够独立思考和具有独立人格的老师,可能根本就不
见容于这个教育官僚体制。连知名的教授如赵林,邓晓芒都不得不屈服于“体制”,连四大
名嘴尚重生都不断地抱怨无法发挥所长,我一个小小的后生,真的能在“学问”的路上实现
理想吗?很多博士生导师会派自己的研究生替代自己给本科生上课,自己忙项目,当老
板,追逐金钱和权力地位,这与“官场”和“商场”又有什么不同呢?真正的不同,就是这里
更虚伪,贴了一张“教育”的皮,所以更害人。校长把老师当打工仔谁也不关心学生大学的
领导不关心学问。他们不关心教师,仅仅是把教师当做打工仔。他们也不关心学生,不理
会学生的愿望和要求。很多管学生的“大学领导”在学生面前高高在上,一副“官员”的样
子。他们也不关心自己的毕业生到底受不受社会的欢迎,不关心学科的设计是不是符合教
育和社会的要求。他们只关心“如何保住位置”,“如何捞取好处”,如何“买卖文凭”,如何与
社会上的官员们“交易”。学校的老师告诉我:武汉大学授予了很多官员“特聘教授”的头衔
拉拢他们,还送出大量的“博士学位”给各级官员,仅仅因为他们是有实权的“官员”,学校
愿意“证明”他们“很有学问”,让他们捞一笔“学问资本”。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
前几个月武汉大学的两个校领导被抓,其中一个还是享有“国家荣誉”的获奖“杰出领导”,
这暴露了大学一系列问题的冰山一角,据说出事以后,很多有实权的“大学领导”们都惶惶
不安,生怕有一天查到自己头上来。我相信这不是武汉大学一家的事情,可能其他大学更
腐败。可是,我关心的是:这说明了什么?这样的大学,难道真的有“大学精神”吗?真的
是一个我要做学问的地方吗?1.我缺钱么?我们的社会缺钱么?我的人生需要去做一件没
人需要的事情吗?现在我们的国家里,大家都在努力创造着物质的财富,每一个城市里可
以看到很多忙忙碌碌的人,每个人都在辛苦的追逐着。特别是我在深圳工作,这个节奏很
快的城市就是金钱驱动的城市。每一次,我坐公交车的时候,我都会留意下那些等车的和
街上走过的人们,很多人的脸上都写着焦虑和疲惫。大家都在追求金钱以为会带来幸福,
可是为什么都这么不快乐?望着车外的人们,我就问我自己: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跟
他们一样?我问自己追求的幸福是什么?是更多的物质财富,不是,我想幸福于我而言,
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份开心有价值的工作并能保障物质生活,一个和睦的家庭。并能把
这个幸福的圈子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推广,那么我实业的梦想能够带给自己幸福和更多的
人幸福么?再看看我们的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中国已经诞生了很多的企业,华为、
联想、等等,人们已经创造积累了很多的物质财富,物质生活也越来越优越。而我们却越
来越齐心协力地追求金钱,我们创造了很高的GDP,但同时我们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社会问
题:工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多的环境污染,大都市白领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每况日下,都市女
性白领越来越多的人不能走进婚姻的殿堂,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都
市人在物质富足的表象里精神匮乏,借以酒吧、网络游戏、聚餐等打发时间,青少年儿童
以及高校大学生自杀比率升高,流行文化越来越庸俗甚至恶俗化,以及我在大学所碰到的
种种困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怎样去解决?靠追求金钱可以么?而这些问题却很实
在地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幸福,我们这个社会的整体幸福。但这一切,靠钱都不能解决,
是要靠文化,靠智慧。如果金钱可以解决,那我们可以用钱买来生理和心理健康,可以买
来家庭的幸福和谐,可以买来优秀的文化,我当然应该多赚钱。可惜这一切都买不来。
2.为什么说中国缺乏真正的教育?靠文化,靠智慧,人才能够得到幸福,国家才会真正
强大。为什么一定要去做教育?答案是只有教育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国家的素质,而我
们目前的中国缺乏真正的教育,为什么这么说?看看教育和社会的现状以及我们传统文化
的断层现象我们就可以明白。我们的小学、中学乃至大学教育都在教学生不断地考试,关
注考分,然而,做了那么多的试卷,考了那么多的试,拿了学士、硕士、博士文凭就能解
决人生和幸福的问题吗?看一看现在的大学生面貌,有多少人不过是在混一张文凭而已,
还自欺欺人地以为:这张文凭会给自己带来一份不错的工作和钱途,可能么?那么多经过
高考的学生,走进大学为什么就失去了青年人本来应该有的朝气和活力?为什么他们沉迷
网络游戏、在无聊中打发着自己最宝贵的年华?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找不到工作呆在家里成
为“啃老一族?”还有工作之后很多成为“月光一族”?我们最终都要走上社会,我们最终都
要独立地去面对生活和生存,我们最终都要为人父母,我们最终都要赡养自己的父母,真
正关乎我们人生幸福的问题,诸如怎样去强身健体,怎样去规划人生方向,怎样去处理婚
姻问题,怎样去教育孩子,我们的教育有去关注或者启发我们去思考这些问题吗?难道我
们的教育就是要在学校里培养一群考试的机器,然后出来成为一个工作的机器?老了成为
一个等死的废物吗?那么什么是真正的教育?德国二百年前的教育宣言曾经如此说道:教
育的目的,不是培养人们适应传统的世界,不是着眼于实用性的知识和技能,而要去唤醒
学生的力量,培养他们自我学习的主动性,抽象的归纳力和理解力,以便使他们在目前无
法预料的种种未来局势中,自我做出有意义的选择。教育是以人为最高的目的,接受教育
是人的最高价值的体现。问一问亲爱的朋友们,在中国目前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校园里,
有这样的教育么?没有,中国太缺乏真正的教育、缺乏真正的大学了!同时我们回过头来
看看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是怎样做的,宋朝一代大儒张载曾如此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
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从此以后,这句话成为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共识,
而现在,我们的社会中有多少这样的学者?我们的大学里有多少这样的教授和博导?我们
可以看到为各种利益集团说话的所谓“专家”,可以看到为了金钱奔波在官场和商场的教授
和博导。现在我们的社会很多人都在一味地追求金钱作为人生最高目标,从让我们痛恨的
房地产商到现在的医院,从老师到卖奶粉的,很多人都忘了自己本职工作的职业道德,一
味地拜金。缺乏文化和责任的富人们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越来越高的交易成本和越来越多
的危害。我们可曾知道美国的清洁工人的工资可以达到年薪五六万,但是他们的房子只需
要三十万左右的美金?而我们国内的老百姓却需要耗费两代甚至三代人的积蓄去买一套房
子,就因为一些人昧着良心攫取高额利润,而让多少大学生一毕业就要面临这个严峻的人
生大事,房子真的值那么多钱么?孟子曾经告诉过我们:上下交征利,国危矣。三鹿奶
粉、各地不断的儿童血铅案例已经用血的事实不断地印证着这句话,而我们的社会还需要
多少这样的例子来唤醒大家:如果仅为了钱而忘记了道德,昧了良知,我们的社会将走向
何方?在这么一个逐利的社会里,究竟还有多少中国人会静下心来学习和传承我们博大精
神的传统文化?《老子》、《论语》、《大学》、《金刚经》、《资治通鉴》等等,这些
经典的遗产我们继承了么?我们该怎样把这些东西交给我们的下一代,如果不能交给,如
果不能完成五千年里中国文化的传承,我们何以有颜面自称为中国人?曾经有句话是这样
说的,一个国家破亡而文化存在的民族,一定可以恢复国家(比如以色列),但一个文化
破亡了的民族,无一例外地彻底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比如古巴比伦等。而正是由于这些
精髓的传统文化丢失,我们的社会才变得越来越千奇百怪。学校缺乏真正的教育导致了社
会上很多人盲目逐利、精神空虚、各种社会问题曾出不穷,传统文化精髓遗失,后面两者
又反过来影响着学校的教育,如此的恶性循环回把我们带向哪里?我们的后代将会生存在
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里?究竟是这个社会在疯狂地走向一个危险的境地,还是我是一个疯子
在危言耸听?3.为中华之崛起做教育考虑到如此的地步,我对于自己做实业的想法又发
生了深深的怀疑,我对于自己,对于这个社会的生存发展产生了深深地担忧。一百多年
前,梁启超先生曾写下《少年中国说》,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
题,而且更加严重。只有从教育上去入手,培养优秀和有良知的公民及社会领袖,我们才
有希望去改变我们社会中丑恶的一面,才能传承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子孙后代才会健康、
幸福地生存在这块土地上,才能自豪地说:我是一个中国人!因此我决定走进大山,去一
个小小的私立学校做一名普通老师,学习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习武修身,传播智
慧。为我热爱的这个国家,为中国的孩子和未来,也为自己,去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事
情!因为唯有文化方能立国,唯有真正的教育才能树人!唯有智慧方能让一个人拥有真正
的幸福,让一个社会真正的和谐,让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注:没有想到文章受到这么多
人的关注,在此说明下――由于体制内教育的失败,我不可能加入任何一所官办的应试学
校来实现自己做真正教育的理想,而选择了在大山里的这所私立精英学堂(别误会,不是
农村支教,那样我再努力也只是为体制培养几个低级打工仔),不提学堂名字的原因,是
因为避免有人说我是商业炒作(毕竟是私立的),玷污了这个神圣的教育理想。同时,这
所学堂目前因为超前的教育理念,虽然规模不大,但影响力已波及全国,她必将成为中国
未来先进教育的一个范例,因此我也不想借名生辉,借学堂出名。我更愿意贡献自己的一
份力量,通过自己踏实的努力来让学堂因我而更荣耀而非相反。希望大家理解。另外,我
开始新的工作才两个月。在这里,我第一次尝到了“挫折”的感觉,相对于我一贯的“顺风顺
水”,我在这里明显感到了自身能力的不足和思想的浅薄。相比一起工作的,跟我同年毕业
的同事和朋友,我感到了实实在在的差异,我需要有更多的努力来提高和完善自己。但
是,这反而让我更加高兴,更加认定了自己选择的正确: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不断提高的地
方,这是一个可以让我实现自己理想的地方,去实现自己的教育强国之梦—-去不断提高自
己和需要我帮助提高的人。写这篇文章目的有两个:1. 能够唤醒大学里沉睡的一部分人去
思考自己的人生而非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自助者天助之。2. 引起更多的人对于教育的关
注和反思,因为这关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幸福。我们不能因为老师、大学和社会对我们不
负责任就放任自流,相反正因为学校和社会没有为我们负责,我们更要加倍地为自己负
责,更要认真地思考和选择自己人生。如若能达到此两者,足矣,谢谢各位。□ 一读者推



2014-03-08 09:22:20

主题: 寻正: 喝水也会中毒?
喝水也会中毒?

寻正

科原知趣寻正2014年03月06日

Getty Images
现代科学先驱之一,毒理学之父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说过,“只要剂量足,万物皆有
毒”(The dose makes the poison)。水本身同样适用于这条毒理学的规则。对许多人来说,
饮足够量的水是保健要诀,而水也有毒的观念则超越了常识。
水在生活中的确是有益有价值的东西,但不懂得水过量则有毒的道理可能让人付出巨大的
代价。美国加州的KDND广播电台在2007年举行了一场憋尿获WII游戏机大赛(Hold Your 
Wee for a Wii),在这一场大赛的直播过程中,一个护士打电话警告主持人水中毒可以让人
丧命,但未能阻止喝水比赛的继续。比赛坚持完成,代价是参赛者杰丽芬·斯尊基(Jennifer 
Strange)在几小时后因水中毒丧命;KDND电台赔偿了1658万美元,同时名誉蒙受巨大损
失;主持人以及该节目相关的10余名雇员丢掉了工作。而国内媒体也曾报道,长沙某孕妇
听说多喝水可美容,于是每天喝3升水,4天后因尿血而送院治疗。
在动物实验中,用鼠测量水的半数致死量(能杀死一半实验动物的有害物质、有毒物质或
游离辐射的剂量)是每公斤90毫升。考虑到一只大鼠不超过800克,70毫升左右的水就可
能毒死一只鼠,不过如何让鼠愿意喝下那么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鼠循着本能,是不会喝
下中毒剂量的水的。
诉诸暴力给鼠灌水对于科学家而言是不得不为,在人类同样有此类水中毒致死案例,要克
服受害者的反抗倾向,就要求施暴者有远超过受害者的生理优势,不难猜测,这多半发生
在成年人欺负未成年幼儿。在医学文献中已有多起饮水虐待致死报道,都是家长或者小孩
的照看者作为对小孩的惩罚,强行给他们灌水或者强迫他们大量喝水,最终孩子水中毒而
亡。
人依循本能是不会喝下那么多的水的,但有各种因素可以突破人的本能防线,最终导致水
中毒,严重者会死亡。在虐待致死之外,还时常看到美国大学的兄弟会因为无知与愚蠢造
成类似于虐待的后果。在2005年2月,加州州立大学的学生马特·凯林顿(Matt Carrington)
在兄弟会入会仪式上被要求大量喝水,最终死于水中毒,次年加州通过马特法案,认定欺
辱性的仪式为重罪,以汲取他不幸丧生的教训。
因为水中毒丧生更多的是吸毒,毒品摇头丸让使用者精力充沛、兴奋愉悦、常常通宵达旦
参加派对,体力过度消耗、大量出汗让摇头丸使用者大量喝水,同时摇头丸刺激身体分泌
过多的抗利尿激素,导致尿量减少与水潴留,最终出现典型的水中毒,严重者危及生命。
前不久在2013年9月,一名20岁的荷兰学生就因为摇头丸导致水中毒而死亡。
大多数减肥者都因为意志力不够而前功尽弃,但强意志力如果使用不当就很危险。在2008
年底,英国哈德斯菲尔德的一位40岁的中年妇女参加了一个叫“轻体行动”(LighterLife)的减
肥项目,在三个月内每天只摄入500卡的热量,饿慌了就喝水,最终水中毒丢失生命。
当人发生心理障碍时,会有一些人产生强迫性喝水症,因之突破人的保护性本能,如果亲
友未能及时认识到患者的心理疾病,将之送医,及时阻止不适当的大量喝水,其结果就会
是灾难性的水中毒,由于这类病例的罕见性,医院医务人员都可能丧失警惕,让病人死亡
在医院中。
对于许多读者来说,这些场景听起来非常遥远,我不吸毒、不减肥、精神状态良好、体格
强健、也没人灌我水,我用得着怕水中毒么?当然要怕。在中国每年因为烈日暴晒而中暑
的人不计其数,不少人就因为水中毒死亡。中暑又怎么变成了水中毒?在1999年底,美国
空军一个新兵就在训练中因为中暑与水中毒而亡,导致了美国空军改变其训练计划。在烈
日暴晒下,人的自然反应是喝水以补充因流汗丧失的水分,而头部过热时,大脑本身就有
些水肿与功能障碍,再发生水中毒,病人生命就危险至极。如果医生不知道水中毒的危
害,看到中暑病人还盲目输血补水,就有可能导致病人扶着进来,抬着出去。
即便没有烈日当头,如果你过于勤奋,刻苦锻炼,然后大量补水,也可能是水中毒的潜在
受害者。这种情况在现代体育竞技发达的情况下还十分普遍,可能是水中毒中最常见的。
在生活中我们有补水的常识,在运动场上常有人强调脱水会影响技能发挥,因此,运动员
或者参加运动的人就有补水超过所需的倾向,其最终结果是水中毒,因之死亡的一个典型
的例子就是参加2002年波士顿马拉松的辛西娅·卢瑟罗(Cynthia Lucero)。在2005年一个华
盛顿特区的警官也因为练习长途骑自行车而饮水过多而亡。
前述水中毒引起死亡只是水中毒的冰山一角,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水中毒并未导致死
亡,只是产生相应症状与生理功能障碍,最终因为多余的水被排泄而恢复正常。人排水主
要是通过肾脏,而肾脏每小时排水能力只有800到1000毫升,所以医生建议大家喝水不要
超过这个量。有许多人认为人可以通过出汗排水,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出汗的时候,
人体多半处于某种应激状态,比如运动中,人体会分泌抗利尿激素等以保水出汗,肾脏排
水能力大减,这是长时间运动产生水中毒的根本原因。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两类人经常性地水中毒,一是老年人,他们许多伴有意识功能减
退,忽略了喝水过量的危害。在临床上,有病人被吩咐喝水排尿做尿动力测试、B超、或
者其它检查,结果病人猛喝水,最终水中毒。在长期看护病房,老年病人需要部分自己照
顾自己,水中毒在他们中间就比较普遍。如果你需要照看老年父母,在生活中不仅需要关
注他们摄入的营养物质,水也是需要计量的,不能敞开喝。
第二类人跟老年人类似,是尚在发育中的幼儿,他们一是身体小,相比成年人更易过量,
二是小孩控制能力差,缺乏成年人成熟的认知。因此,父母鼓励小孩喝水时要适可而止。

寻正(廖俊林)是知名科普作者,持有医学、卫生、与管理多方向专业学位,现为艾奥瓦
大学医学院副教授。



2014-03-07 16:19:00

主题: 中国注水大米
注水猪肉已经不新鲜了 中国惊现注水大米

2014-03-07 09:35:17  新华网  

  @新华社中国网事:【大米也能被注水?!】听说肉能注水,但你听说大米也能被注水吗?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海宁市斜桥镇华丰村党委书记朱张金就带了一罐被注水的大米上会,1块9一斤比成本价还便宜,加工者为低价中标用河水泡米,除了口感稍差,吃不出区别,但对人体健康不利。代表们认为以价格换市场的方式该停停了。



2014-03-07 12:55:38

主题: 昆明刀案杂感之杂感--裹着脚布不嫌臭多
昆明刀案杂感之杂感--裹着脚布不嫌臭多

有共军谍校结业之徒,沉鱼入美海军校任教官。平素爱好有二:YARD SALE捡拾破烂期望某日能从中横财一笔;码字爬格酿臭豆腐干自慰以解空房凉炕之郁闷。观其01年起所酿臭豆腐干,绝无东土神州敏感事件之评一字半句,护主之默默情怀略见一斑是也。今,不知何故,跳脚出来,颠三倒四,将批评国之男人面对暴徒无护老残护妇幼之血性行径雌黄成“发出汉人活该被小日本宰杀的高论。”。。。。。。

眼见奔耳顺之年,依旧鳏寡孤独,惜党国竟然毫无怜惜重用之意,连游散无主之流浪猫犬尚有人投以肉骨,给以避风雨之地。当年,党国经费紧张也尚能给敌营十八年之不消失电波配发暖床之妇,而今崛起,竟然取消人之食色性之基本待遇,任其郊野媾和墨女肥妇以解饥渴。莫非沉底经费也被党国官员贪污之?

呜呼。涂鸦一曲以为之鸣不平。。。。。
 

打油沁园春。老方


险地老方,
千姿百态
十色加五光
观多年码字
裹脚布长
雅得赛饵*
破烂成筐
大小废物
杂七杂八
如获至宝满厅堂
耳顺年
仍鳏寡孤独
衣褛炕凉

网上“逍遥倜傥”
引无数闲人手头痒
惜国女洋妞
不屑一顾
老莫肥妇
腿短裙长
一代天骄
白发魔女
只识尼采爱玲张
俱无缘
潜敌营多年
尚未开张


* 险地=cnd.org
* 雅得赛饵=Yard sale

3/7/2014
PS:

shiva
华夏仙侠
注册日: 05-01-19
发表数: 5218
墨西佛尼亚Mexifornia
 
 昆明刀案杂感---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回应 

1。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很多事后诸葛亮责备广大汉人旅客为什么不奋起反抗,甚至由此发出汉人活该被小日本宰杀的高论。

设想诸葛亮是旅客之一,如果他是在挨刀的人群中,他有时间、能力、工具反抗吗?如果他跑到商店里了,他有能力在几分钟里统一其他旅客的思想,一致对敌冲出去吗?他们已经在安全地带了,谁会想要冒死进入warzone?再说他们都是陌生人,凭什么能做到互相信任,万一我冲出去了,你们不干了呢?

置死地而后生。当时旅客并非是在死地上。别处有空间,所以逃跑是第一反应。大家都跑,十个诸葛亮也组织不起反抗来。

二战期间,关在日本战俘营里的联军要想越狱,还得先做统一思想的工作。那些还是职业军人,只是因为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单位,要形成一个集体,并非几十分钟内可以做到的。

再看看歹徒行凶的效率:8个人,死29人,伤130多人。算是160人,平均每个歹徒刀砍20人,时间是12分钟,其中包括追杀的时间和跟警方对峙的时间。12分钟=720秒。除以20,等于平均36秒砍杀一个人。把运动的时间算在内,平均砍杀一个人的时间更短。在这样的效率下,无组织无准备的群众怎么可能马上反击?

2。雾霾一样的昆明刀案


Kunming massacre quickly disappeared from the front page of Chinese web media. All we see now is news about the two conferences. Shame for the government that so far has not given the public a clear account about the case, and yet claimed that the case had been cracked. This is how Chinese Commy does its business.

我们已经习惯了大气中的雾霾,我们也习惯了政坛上的雾霾。近30人的生命和120多人的伤痕血迹在政治雾霾中淡出。中国又是一片莺歌燕舞。

 极为讽刺的是今天给学生上课,45课课文3,上合组织反恐演习。这样的演习不知道搞了多少次了,那么为什么对这个所谓新疆分裂分子策划的暴恐事先毫无洞察。你们不是有反恐机制吗?净拿虚拟的演习自慰了。哈哈。



2014-03-07 11:42:23

主题: 打油虞美人。杀医伤护
打油虞美人。杀医伤护

 (近日,东土神州频发病患或家属杀伤医护人员血案。昨日,帝都天子脚下竟然又出杀医血案,似乎乃天方夜潭--黑非洲如索马里,太平洋上孤岛食人族,莫不对医护甚至巫医心存敬意和敬畏,哪有砍医杀护之贼胆?我刚刚崛起之号称五千年文明史之泱泱大国竟然出现对医护人员大开杀戒而成风气!呜呼,哀哉!)

 力刀


 杀医伤护何时了?血案知多少。
 帝都昨夜又砍人,故国不堪回首医闹中。

 病患医护应犹在,只是关系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雾霾遮眼泪空流。


 3/7/2014
附几篇医护人员血泪之网文:

(1)让人落泪的急诊科大夫感言:我是一名普通急诊科
 医生,学医8年,工作3年。有一晚夜班,恰巧爸爸从外
 地来北京,晚上没事来医院看我,那晚诊室如往日一样
 忙碌,患者走马灯似的一个接一个,我都没有时间抬头
 看一眼站在诊室门口的父亲,他就站在那里一直等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习惯性接过挂号条问“您怎
 么不舒服”的时候,突然听到爸爸熟悉的声音,他就跟
 我说了一句话,“儿子,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想让你停
 一会儿,喝口水。”我瞬间满眼泪水,我年过半百的父
 亲没有办法跟我说更多的话,甚至为了跟我说这么简单
 一句的问候,不得已加入患者排队的行列。作为医生,
 我对患者问心无愧,可是作为儿子,我却觉得亏欠父母
 太多。不要责怪老人耽误了其他患者看病,他只是用这
 种方式为他的儿子赢得不到一分钟的喝水时间!我从不
 奢望我的患者会体谅我们的辛苦和不易,更不奢望他们
 感谢我,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公正的对待我和我的同事,
 能像尊重和爱惜他们自己生命一样,尊重医护的生命。
 医生也是人,可我们承担的却是超负荷的工作量,还有
 频繁出现的非人待遇。血案频发,我的父母甚至为担心
 我的安危而失眠,妈妈打电话说,“儿子,爸妈就你一
 个,别人不心疼,妈心疼,一定好好的,注意安全”。
 注意安全!听着这四个字,我突然明白我现在从事的是
 多么高危的职业!学医的同道,请为家人保护好自己,
 不学医的朋友,请为了你们以后的健康尊重医护! 

(2) 请不要再叫我们天使|一位医生的心声
2014-03-04 医学界杂志
 导语:当医护们一次次被讴歌为“白衣天使”时,医务工作者心里是怎
 么想的?


 同胞,你们好,请不要再叫我们白衣天使了
 当天使,你们会觉得我们是传说中的神童仙女,
 长着翅膀,不用吃饭,不用休息,不用睡觉
 当天使,你们看到我们吃饭,
 会感到很有趣
 当天使,你们看到我们下班,
 会感到很奇怪
 当天使,你们看到我们打呵欠,
 更会感到困惑
 当天使,你们看到我们领工资,
 会小声嘀咕“天使也谈钱”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生命的守护者,
 不错我们的确天天在守护,守在患者身边,护理着他们,但医学有
 限,有时只能治愈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奉献者,
 不错我们确实已经奉献给了漫长的医学事业!(9年义务教育加3年高
 中加5年医学本科加3年住院医生培训加3年研究生加3年博士,26年的
 寒窗苦读加技能训练,这并不少见)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超能力的,
 但我们不是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不知疲劳的,
 但我们不是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可以连轴转的,
 但我们不是
 当天使,我们被认为是连续工作了24小时第二天还可以继续抢救病人
 的,但其实我们也会累得心发慌
 我们被打也痛,被杀也会流血
 请不要再叫我们天使,其实我们也是平凡人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工作的平凡的医生们,
 你们辛苦了!)

 作者:肥猫 本文来源:“医学界杂志” 
 
 
(3)2014,普通医生护士的梦想【诗一首】
2014-01-06 新浪博客张纯医生 中国护士网

   我们有个梦想
   医院不是市场,
   患者的队伍没有那么长。
   人们没有那么烦燥,
   更没有那么多喧嚣和推搡。
   优美而舒缓的轻音乐,
   在宽敞的大厅里轻轻地回荡。

   我们有个梦想
   医院不是战场,
   病人和家属没有那么躁狂,
   医生不再流血,护士不再受伤!
   梦想着有那么一天,
   医生和护士迈着轻盈的步履,
   在洁净的病房里穿梭和奔忙。

   我们有个梦想
   医院是个圣洁的殿堂,
   医生护士和蔼,
   病人和陪护善良,
   没有猜忌和犹豫,
   没有录音和暗访,
   只有真诚和期盼的目光。

   我们有个梦想
   医院是个治病救人的地方,
   不再是盈利的大商场,
   医院收入的指标不再年年增长,
   医保的超支不再由医生工资来扛。
   医生能专心看病,
   不再考虑经济指标的升降。

   我们有个梦想
   医生护士的收入也能变得阳光,
   因为我们的辛苦的付出也需要回报,
   我们的家中也有孩子,
   老人也要赡养。

   我们有个梦想
   医院的经济收入连续下降,
   那意味着医生救死扶伤的同时,
   更应该重视疾病的预防。

   我们有个梦想
   重新让病人对医生充满信任和期望,
   再现白衣天使医者仁心的光芒,
   医生和患者本来是同盟。
   是谁让医患交流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是谁让患者的眼里充满了疑惑迷茫?

   媒体更要传播正能量!
   医患齐心协力,
   才能战胜病魔与死亡!
   温馨而和谐的医疗和社会环境,
   是医生与患者的共同需要!

   这就是一个个医护人员的梦想!



2014-03-05 18:07:07

主题: 东莞市长嘿嘿嘿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东莞市长嘿嘿嘿 此时无声胜有声

2014-03-05 13:48:30  东方日报  


  出席全国两会的东莞市市长袁宝成被媒体追问扫黄问题时,连用三个「嘿嘿」来敷衍,本想为自己解窘,结果反而引发更大的公关灾难。这位「嘿嘿市长」注定与性都东莞一起扬名于世。 

  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随后广东展开海啸式扫黄,使东莞获得海内外最高知名度,尤其是桑拿的「莞式服务」更成为各界津津乐道的话题。作为一市之长,也是一座城市的代言人,袁宝成按理应该好好利用全国两会这个平台,向海内外媒体坦承过失,表达歉意,勾画治本之道,没想到他一味以「嘿嘿」闪避。作为一市之长,没有面对问题的勇气,怎能有改变的决心和行动? 

  市长坦荡真诚,城市形象才能光明磊落;市长「嘿嘿」敷衍,东莞又如何洗脱暧昧?多一些坦荡从容,少一些讳莫如深,东莞的尴尬形象才能够从根本扭转。袁宝成为自己制造了一次逃避的机会,却浪费了一次展示管治能力的机会,也错过了一次让东莞扭转形象的机会,摊上这样的人民公僕,东莞百姓情何以堪? 

  涉黄官员 数不胜数 

  从袁宝成下意识的反应来看,其临场应变及公关能力可谓惨不忍睹,证明他不仅是一个缺乏担当的官员,也是善于卸责的官场老狐狸,跟第五代励精图治的执政思路与理念格格不入。有这样的市长掌舵,东莞不乌烟瘴气才怪。 

  当然,袁宝成三声「嘿嘿」,此时无声胜有声,难言之隐尽在不言中。东莞扫黄之后,百业凋零,原本歌舞昇平的各镇现在俨如弃都,酒店业、餐饮业、交通业,全方位受到冲击。东莞一位副市长曾悲嘆:「扫黄之后经济若上不去,东莞将成为笑柄。」 

  东莞过去是世界工厂,东莞一堵车,全球电子产品市场都受影响。然而,随着前任省委书记汪洋提出腾笼换鸟,东莞腾出来的笼没引来多少鸟,倒变成烟花之地,制造业不断走向没落,色情业却蒸蒸日上。更搞笑的是,东莞还因此成为践行科学发展观的试点城市,如果全国都学习「东莞模式」,实在难以想像中国会变成怎样。 

  东莞色情业发展,既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的三者合一,也是官商黑三位一体的结果。桑拿夜总会的幕后股东,很多是有权有势的亿万富豪,上通北京权贵,下接当地流氓黑恶势力,据说周永康儿子周斌亦曾插手,充当保护伞,这种情势之下,色情业怎么可能不茁壮成长? 

  事实上,东莞官员中涉黄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前任市委书记刘志庚更被揭露整个家族与色情业密切相关。面对这股官商黑合流的势力,袁宝成这样的小小市长又怎么敢扫黄?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声「嘿嘿」也道出了袁宝成的无奈。



2014-03-05 17:55:33

主题: yawtg: 奔双打--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及评点)
yawtg: 奔双打--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及评点)

发信人: yawtg (yawtg),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关键字: 网球,发球,奔,视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2:49:18 2014, 美东)


以前只和其中的两个人交过手,一个是搭档.

由于不了解对手,比赛中只好不断根据不同对手进行发球和接发的调整和变化,T,斜角
 ,追身,上旋,侧旋,挑lob,哪种有效就用哪种.打了四个set.

前三个是和同一个搭档6:4,4:6,7:6。(见视频)。最后一个set搭档第一个set中
 的绿衣对手,6:0赢了第三个set的对手后,超爽地拎包回家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p41xRie61Y&feature=youtu.be

vhttp://www.youtube.com/v/Wp41xRie61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9.]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3:00:30 2014, 美东)

very good fights, excellent games and enjoyable matche.

 yeah, your serve is very powerful and good placement, it is one of your 
 weapons in playing games. seems most are 1st powerful serve and Aces, how 
 was your 2nd serve stratagem?

 white guy was also very good in serve, and good play although a little slow 
 in movement.

 good pairs in dbl.



发信人: yawtg (yawtg),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3:11:21 2014, 美东)

White guy? You mean the guy in gray blue and the tallest with 8 straight 
 service winners in second set? Man, his serve must be over 110mph. Next 
 time
 , I will retreat back with 3 or more feet to receive and don't even think 
 to
 attack on his second serve. My services in 3rd set were not as accurate and
 powerful as in the previous sets, sign of getting old.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9.]


发信人: yawtg (yawtg),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3:19:55 2014, 美东)

Some services in the video are second serve, you can tell since my failed 
 first services were in the video. Some were just my second serve, since I 
cut my first serve in the video.

 I also commentted on second serve in the middle of the video. 
 --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3:22:47 2014, 美东)

yes, he was very good in serve, many aces.


【 在 yawtg (yawtg) 的大作中提到: 】
: White guy? You mean the guy in gray blue and the tallest with 8 straight 


发信人: VitD (VitD),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奔点双打的吧.车轮遭遇战中的发球和接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3:39:28 2014, 美东)

打得不错!



2014-03-05 17:05:17

主题: 09年团体照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2009年团体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5 16:59:29 2014, 美东)

2009年NJ团体照

 这一年,领导带儿子回国,我自己自由了,开车10小时赶到NJ参加了爬踢聚会。一
 连5小时。打完最后一场,连夜开10小时赶回哥市,第二天照常上班。。。。。。

 疯狂得年代。。。。。。值得永久怀念得时光。。。。。。

--

※ 修改:·dokknife 於 Mar  5 17:03:06 2014 修改本文·[FROM: 7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014-03-05 15:53:38

主题: 王力雄:新疆危机的根源——肆虐的权力加速民族分裂
华夏快递 : 王力雄:新疆危机的根源——肆虐的权力加速民族分裂 
发布者 wy 在 14-03-03 09:14 


上世纪80 年代逢到过年时,新疆汉人和维吾尔人的互相拜访还很普遍;到了90 年代,平民百姓不再来往,公务员、一般干部之间互相拜访;而到现在,两族过年时只有领导干部互相拜访。这虽然是生活中的小事,却反映了民族关係变化的大势。从时间上看,这种变化和北京在新疆开展的「反分裂斗争」是同步的,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证明新疆问题中「预期的自我实现」。

民族压迫更甚於政治压迫

中国当局把「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定為「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这种逻辑的结果就是把生活在新疆的汉族和当地民族分成两个群体,并让他们对立起来。因為汉族不会要分裂,也不信宗教(尤其不信当地民族的伊斯兰教),因此无论是「分裂主义势力」还是「非法宗教活动」,都是针对当地民族。汉族理所当然地成為北京「保持新疆稳定」的依靠群体,而当地民族则成為需要警惕并加以看管的人群。

这的确使新疆汉人在民族问题上站在当局一边,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摆在镇压者的位置。就连新疆建设兵团那些临时从内地农村招的农工,平时受尽贪官欺压,一旦要镇压当地民族时也会摩拳擦掌地请战。而当地民族在被当作防范对象的同时,最终也就真被推到敌对一方。不仅是与政权敌对, 还与整个汉民族的敌对。

民族问题从政治压迫变成民族压迫、从民族矛盾变成种族对立是一种危险的变化。如果是政治压迫,只要政治改变了, 压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还可以一起建设新的共同体。而若认為压迫是来自汉民族,政治的改变就不会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民族独立才能解除压迫。在我看,这才是新疆的主要危险。

如中共缔造者毛泽东所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分裂主义也不是无中生有的。如果你把人家当做敌人,人家想跟你分裂又有什麼错?新疆当局多年来对当地民族的镇压政策被其自己概括為——「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继而进一步发挥成——「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这与北京六四后奉行的「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一脉相承,却更加穷兇极恶。当人们请愿、抗议甚至闹事的时候,说明他们对解决问题还抱有希望,还愿意通过互动取得进展,当他们什麼都不再说和做——似乎所有萌芽都被消灭——的时候,那不是稳定,而是绝望。邓小平所言「最可怕的是人民群眾的鸦雀无声」,乃是至理名言。遗憾的是他的后人却没有领会。 「不露头也要打,要追着打」的恶霸行径竟毫无羞耻地成為政权指令,充分展示了当权者的蛮横与无知。中国内地大量发生的民事纠纷或刑事案件,在新疆总会被企图从任何事物中发现「萌芽」的维稳爪牙政治化,导致事情愈弄愈大,把普通小案搞成分裂大案,把善良百姓逼成「恐怖分」。这种动輒置人死地的做法可以震慑一时,却不会解决问题,反而日益积累仇恨的能量,早晚会被无法预料的缘由引发,毫无萌芽地窜出恐怖之树——如乌鲁木齐的七五事件,又如这次巴楚事件。

只强化经济发展不能解决问题

当局在对新疆强硬镇压的同时,另一手是发展经济,如中共的新疆书记张春贤说「发展是解决新疆问题的总钥匙」。这种思路的逻辑是,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民族分裂就会失去市场,宗教影响也会被世俗化消减,问题自然而然会解决。这些年,无论从公布的数字,还是实地观察,都能感受到新疆经济 的快速发展,然而新疆问题却从来没有因此变小,民族冲突则不可遏制地继续提升。

这种思路的基本错误就在於,民族问题的本质并非是经济而是政治,企图在经济领域解决政治问题,本身已经是一种倒错,何况政治上还在不断加强高压,经济再发展也是南辕北辙。

即使只从经济来说,北京也许真心希望发展能够缩小当地民族与汉族之间的经济差距。然而新疆汉人掌控了大部分权力、经济和知识的资源,有足够能力在任何 一次新机遇到来时攫取超过当地民族的利益。经济自身的规律也会发挥作用。市场追求利润和效率,而非公正和平等,既然新疆经济必须绑在中国的经济体系之上,汉人无疑比当地民族佔有优势。仅使用汉语一条就成為当地民族就业和发展的首要障碍。新疆各个领域的高层位置大部分都由汉人佔据。当地民族被当局描绘的发展吊起胃口,然后被现实的落差推入更大的失衡与不满中。

市场经济一旦有了民族区分,不但不会消解民族矛盾,反而製造更多的冲突。如果说过去的民族矛盾还是主要针对歷史和宏观的议题,与百姓日常生活较远,今天的经济差距却会清楚地摆在每个普通人眼前,充满现实生活的每个细节,民族冲突不再是形而上的,而是与每人的切身利益与经验息息相关,由此激发更為广泛和深入的民族情绪。

肆意妄為的权力伤害民族感情

中共权力集团的权术造诣炉火纯青,却鲜有人文精神。中共执政造成的人文传承断裂,即使受过良好教育的新生代官僚也多為单一化专门人才,有知识而无心灵,崇拜强大蔑视弱小。他们依仗的只有权力体系和权谋手段,擅长的唯有行政与镇压。动輒掛在嘴边的加大力度、严打、重典等,一时似乎有效,却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是饮鴆止渴。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权力集团无法深入文化、歷史、信仰、哲学等领域,解决问题的方法诡诈却单薄,只能以应急救火的方式平息事件。而处理民族问题需要人文的灵魂才能找到正确之道。从这一点看,中国民族问题走入死胡同是一种宿命。而展望未来,也难指望突破,因為人文精神的復兴绝非可以召之即来。对新疆的统治最能反映当局的心态,似乎只要有权力,一切都可以恣意妄為,无需顾忌无权者和无权民族的感情。典型一事是当年把王震的骨灰撒到天山。新疆本地民族把所有的水视為是从神圣的天山流 下,同时穆斯林民族特别重视洁净,不仅是物理上的洁净,还包括意念上的洁净。骨灰是不洁之物,王震又是他们眼中的异教徒刽子手,把王震骨灰撒在天山上,等於弄脏了所有穆斯林喝的水。无法想像治理新疆这麼多年的当局会顢頇到如此程度,為了满足王震的愿望,一千多万新疆穆斯林的意愿必须让位,而且要大肆宣传,让每个新疆人都知道。新疆穆斯林对此的确没办法,水还得照样喝。但是每次喝水之时,他们眼前都会闪过不洁净的阴影,随之会非常合理地想到,如果新疆是独立的,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同许多从量变到质变的事物一样,存在一个临界点,没有达到临界点之前还有挽回餘地,一旦过了临界点,就会落进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那种既没有出路也不知何时结束的民族战争。我无法準确评估新疆离那临界点还有多远,但按照当今的治理路线走下去,无疑愈走愈近。新疆的「分裂主义势力」正在等待中国自身出现动盪。最可能的时机是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期。那是一个中国没有迈过但是必须要过的坎儿。专制权力愈是抗拒主动转型,未来的转型就愈是可能以突变方式降临。突变会导致各种社会危机同时现身,变局迭起,国家控制力大幅下降,也就会成為民族分裂的最好时机。当民族敌意已经在大眾层面普及,最容易失去理性而诉诸暴力,那种情况下爆发的民族冲突,所达到的暴烈程度无法想像,冤冤相报的循环也看不到终点。

新疆这口已被烧到爆炸临界又无任何阀门的锅炉,如何才能安全地减压,逃过那个劫数?对此我丝毫不指望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专制权力,最终还得靠维汉人民自己。

( 作者是中国政治学者,长期追踪研究西藏和新疆的民族问题)

来源:阳光时务週刊第 54期 2013.5.9.
 

华夏快递 : 澜夕:为什么我要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发布者 siyu 在 14-03-05 08:15 


昨夜,昆明发生惨剧,数名暴徒持刀上街砍人,造成两位数的死亡结果,一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者有之,以怨报怨者亦有之。

我简单看了一下事情经过,以及牵涉进来的民族矛盾,然后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这句话来自老聃,意思是说,若被治之民己不畏惧死亡,再用死亡来威慑他们,是没有意义的。这句话在应用层面的延伸.可以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可以台湾的”雾社事件”。前者年代久远,我们先来谈谈后面这件事情。

“雾社事件”,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台湾,为《马关条约》,台湾正处于“日治”阶段,除了驻军以外,也有为数不少的移民被日本政府安置于此。大为台湾的数支原住民部落(以赛德克族为主)对日本的统治政策(主要是土地政策)极为不满。而又不被赋予对话权利,故而计划发动暴力袭击以示反抗,但是因为日本军队有着现代化的武器等力量上的压倒性优势,所以台湾原住民部落选择了日本在台湾设立的学校作为袭击目标,在举办运动会时,集体冲入雾社公学,用长刀和弓箭将未成年的学生、妇女、教师皆数砍杀,造成134人死亡。2012年,台湾导演魏德圣拍了一部名为《赛德克巴莱》的电影,就是讲的这段历史。

好了,现在肯定有人会很愤怒。日本对台湾,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而在反抗侵略时的暴力抗争,不能和疆独、藏独的恐怖行为,相提并论,你这是在混淆概念。

而这,恰恰是“武夫”思维带来的惰性结论。侵略与否成立永远不能以侵略看单方面的意志来作为判断标准,比如二战期间日本对华战争,在当时的日本看来,绝非侵略战争,而是为了建立“东亚共荣圈”。同理,在长期以来的教盲和灌输下,以汉人为主的中国公众,也丝毫不会觉得1949年后的中国(PRC)在对西藏、新疆等地区,是有着侵略成分的。

换而言之,强奸与否,不是强奸者说了算,而是被强奸者说了算,如果不承认这个底线,那我们不妨倒退回原始社会,今天我带人去端你家寨子,明天你再带人来取我的人头。

新疆是一个很特殊的区域。历史上的角色一直在汗国和藩国之间跳砖。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首先接管新疆,主政者名叫盛世才,此君军队出身,手段决绝。一度有过佣兵自重之心,先亲苏以借力清洗军阀力量,后来苏联势力渐大,盛世才开始靠拢国民党,而共产党则联合苏联,支持新疆独立成立”东突厥斯坦”(没错,共产党正是”东突”的发起者)对国民党政权展开反抗,而盛世才则保持了铁腕统治,十年镇压死伤超过万人。到了1949年,盛世才随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他在兰州的岳父一家老小十一口被灭门复仇,这是后话。

1945年后,共产党策划的新疆独立运动终见成效,国民党无力治理新疆,其新疆的军事大员也在大势己去后相继投共,随着王震将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驶入新疆,这个比盛世才更有决断手腕的中华人民共和开国上将又反过来对新疆表态:当初让你们独立(民族自决与联邦制),不过是说着玩玩儿,现在都消停下来吧,盛世才和国民党的政策还是挺好的,我们共产党也要延续。

王震是个什么人呢,连中共最大的左派毛泽东都认为王震是”左倾”,你们应该就能明白大体滋味了。在王震主政新疆期间,他的政策是公开的,而且很简单,就一个字“杀”,凡是不敢动手的军人,立刻撤换,七年杀了一万多人,他还想杀,但是北京坐不住了,撤了王震的职,派装甲军团去新疆制止杀人杀得停不了手的王震部队。

这就是新疆的现代史,教科书里没有,媒体基本上也不会提及。要么被割让,要么被利用,要么被哄骗,要么被镇压,即使王震走了,共产党开始了一定程度上的怀柔,但是新疆仍然只是汉族政权的一块版图。很简单的一个历史事实是,中国截至到1996年,总计做过45次核试验,其中大部份都在新疆进行。美日、欧洲都有科研报告,推测的致死致伤人数实在不低,连做足的防护准备的核试验执行军队及政府科学家,都在改革开放后持续上访,申请赔偿,就不用说那些在核试验期间只被通知“回家关门,不要出门”的新疆居民了。

所以我很难自欺欺人的说,维族是汉族的同胞。我也很难理直气状的质问,你们凭什么要对我们抱有恨意?如果是维族执政,然后在汉族城市做上述事情不知道汉族又会怎么看待“民族统一”这个口号。

当然,站在和田、喀什、昆明等死难者的角度,的确可以反诘:你们的灾难固然可悲,但是与无辜的我等又有什么关系,把张家的仇往李家去报,何故于此?

昨天晚上,我用很简单的归谬法,证明了这种反诘同样无法站得住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迫使天皇及日本海外军队的投降,同盟军阵营中的美国向日本本土的广岛和长崎两座城市投下核弹,以无差别攻击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实现了使“二战提前结束”的诉求。若是上面的反诘成立,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应当清算美国的这场行动,并对整个以美国为轴的整个同盟军挂上“恐怖份子”的标签。

归谬的目的,在于证明逻辑是否自洽,并挤出利益水分,同样以平民为攻击对象实现政治诉求,若甲行使即为正义,而乙行使则为恐怖,那么这又将回到两儿辩日的时代,度量失衡,界线模糊,最后只剩下比拳头。

1945年以来,美国多次的庆祝二战胜利,却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台,宣布对日的核武器攻击是完全合理的,美国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其学术界却鲜少对此课题做出过多的辩证,并非噤声,而是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投向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是不具备正当性却又不得不实施的军事行动。同盟军对因此而伤亡的日本平民负有完全的人道责任,但是如果历史重来,核弹还是要扔,因为只要天皇一天不投降,海外日军就会新增一天的时间对同盟军的士兵造成损失,这个代价,会给同盟军各自在国内带来极高的民众压力,所以越过程序正义的红线,为了结束战争.同盟军中最大的军事单位美国就一定要背负这宗原罪。

程序正义究竟重不重要,一度是美国大学及公共社区中的热议课题。一名歹徒在纽约市中心放了炸弹,一旦爆炸可能伤及数以万计的无辜平民。警方捉到了这名歹徒却无法从他嘴中获取炸弹情报,而警方此时收到一条线索一一只要在这名歹徒面前,杀死他1岁的儿子,就可使其崩溃而拿到情报阻止惨剧,那么应不应该这么做?当然,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两难场景。在Reddit等社交平台,美国人比较倾向于“黑色英雄”的出现,一个具体的应用场景是一一一名妻儿因为炸弹而危在旦夕的男人,设法完成了“原罪行动”,他在那名歹徒面前勒死了后者1岁的儿子,歹徙崩溃交出情报,纽约万民获救,然后这个充当”黑色英雄”的男人举枪自杀,为其犯下的凶杀罪案伏诛。此场景是旁观者都愿接受的结果,危机平息,而为了平息危机而需要沾满鲜血的双手,却又由他人承担,与己无关,牺牲最小,欢喜皆大。

可惜的是恐怖份子也是这么想的,一旦恐怖袭击的计划制定完成,那么对于执行者而言,死亡就不再是一项阻碍行动的威慑存在,而人类社会迄今尚未出现比死亡更高形态的制裁。由于媒体在题材上的挑选,美国对于恐怖主义的反击通常都是热点,但是美国内部亦有制衡力量(比如对中东办公室),一方面针对法律范畴之内的诉求开启对话,一方面给予恐怖分子嫌疑犯一定程度的透明空间(前段时间关塔那摩还有塔利班的战俘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不断完善思考,永远承认还有更高明的解决方案尚未找出,永不停止对中东政策的反思。

对于任何民族、宗教上的矛盾,对话和制裁一定是相辅相衬的双轨,只有对话而无制裁,就会带来绥靖后果,只有制裁而无对话,就会遭致物极必反,而且这个路径一定是艰难、复杂、多变而且充满妥协的。

中国的问题,在于不承认事情的上述特性,在执政党以及大多数民众看来,解决藏、疆问题,只需找到一条万能的真理或是政策即可.可以一劳永逸乃至万古长青,而按照咱们执政党的尿性,显然只会单向选择制裁而非对话,你杀过来,我杀回去,论斗狠比勇,两边倒是都不逊色。

从效率出发,我很厌恶这种“武夫”思维这也是我引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原因,人家已经做出觉悟公然行凶而且压根就没有逃窜意图.你摆出一副红了眼的斗鸡姿态,高呼“对待恐怖分子决不手软”有你妹的用啊?有意思的是,一向以精英份子自居的铅笔社主力成员李子暘,又开始跳槽到反智主义(说民粹主义也不为过)的阵营,说“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中,严厉抨击了知识分子面对綦力犯罪总要寻找所谓深刻社会原因的愚蠢心态,并用数据指出,加大警力投入,可立竿见影地降低暴力犯罪率。自作聪明地卖弄”深刻“,是知识分子的重大道德缺陷。” 亲,把所有新疆人都关到监狱里去,还可以杜绝掉外面的暴力犯罪率呢。还有皇帝认为把书都烧掉、把读书人都坑杀掉,就可以立竿见影的造就万世王朝呢。知识分子或许愚蠢.但是所有抱怀一竿子愿景、用军备竞赛的理论来解开结的无缺陷完美专家,都是往洪水里撒盐还嫌不够多的自作聪明者。

惨剧的最大意义,不是在于争先恐后的在微博上点蜡烛(见别人没点蜡烛还跟人急大喊你有没有同情心啊),而是从中吸取足够的经验和教训,理解动因、原理以及方法,从仰望星空开始追寻世界万物的运行道理那一刻起,人类一直以来就是如此学习和进化的,孤立的观察事件,对瞬间反应的依赖.让情绪凌驾于智力智商,都是一种偷懒行为。

有小朋友很悲惯,说你这么高冷,要是在昆明被砍杀的是你的家人,你还会这么说吗?当然不会。但文明之所以成为文明,就是因为能够钳制人性中的非理性冲动,如果我老婆被人打了一拳,我会急得想要捅对方一刀,如果我老婆被人捅了一刀.我会气得想要杀对方全家.这就是很典型的非理性,没有什么不可承认的,但这不构成逻辑上的断裂,因为在判断公众事件时,排除自我情感因素是最基本的常识,在有陪审团制度的国家,无论是控方还是辩方律师,都被严禁向陪审团提出或诱导回答“如果你设身处地”之类的问题,因为数千年过去了,人类不能继续重演审判苏格拉底的闹剧。

前面说了,新疆的问题,在于“对话”渠道的缺失,在中国政府的反复渲染下,新疆的很多犯罪嫌疑人,都被冠以“恐怖分子”的名号,同时指责西方在对待恐怖分子的定义上双重标准,基地组织你们就公认他们是恐怖份子,一到中国内部的这些“恐怖分子”上,你们就没那么斩钉截铁了。双重标准的原因很简单,比如基地组织,其政治主张都是公开且不被保密的,本拉登生前就在录像带里说他所赞助并训练出来的人肉炸弹,是为了“摧毁美国和以色列”,很显然,当这项诉求被提出之时,关于恐怖份子的定义,就无需进行商榷了。但是中国无论是在西藏还是新疆的问题上从来都对这些“恐怖份子”的诉求讳莫如深,境内是看不到任何诉求的,仿佛那些暴徒个个都是疯子,不要命的制造血案,是想要“吓唬汉人”。这就是我说的关于“对话渠道缺失”的举证。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代表多少人、他们是多数还是少数、他们在施暴前有过多少次试图对话的尝试……这些问题,公众统统不知,只需要跟着政府的节拍走,履行“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的义务就可以了。国内的民众,你自然可以如此操纵。但是西方媒体显然不吃这套,不知情,则无定论,所以海外是不可能单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份通稿就当你的传声筒的。

无论是否持有独立主张,新疆的少数民族,也就是维吾尔族人.一直都有“民族自决”的诉求,一是延续反殖民潮流,一是共产党在解放新疆时做出过承诺。你可以在土地等政策上对汉人实施先签约后撕毁的行径,但是新疆人不认共产党对于契约的违背,这个”民族自决”,往大了说.可以是独立立国等大事,往小了说,也可以卑微到“你要往我这儿做核试验,能不能事先打个商量,问问我的意见”这种小事。但是无论大小,共产党是一概不予理会的,你纵有干言万语.我这儿就没有可以申诉的公堂。1949年,为”解放”新疆立下汗马功劳的新疆民主同盟代表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受毛泽东邀请,乘飞机前往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结果中途飞机莫名其妙的坠毁,机上无一人生还,从此新疆再无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政治领袖,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又出了个热比娅•卡德尔。

现在汉人普遍害怕维人,觉得他们享有“两少一宽”的优厚政策.又尽是小偷和骗子,维人上辆公交车都有身体周围自带斥力屏障的效果,但是维人其实也都很怕汉人。汉人在新疆四处打洞开采石油,又是驻军又是殖民,维族自己又不被授予政治权利,对中央决定说不得半个“不”字,要么一直忍着,要么突然爆发,两条选择哪边都是万劫不复。

于是,维人逆反,汉人盲从,两边谁都不真正了解对方,就被推上了战场的对立两端。如果放弃思考,用雷厉风行大快人心的方法,当然是“严惩不怠”、“绝不姑怠”、“加重安保”、“谴责恐怖”等方便快捷的做法,但是2008年在库车你们是这么做的,2009年在乌鲁木齐你们也是这么做的,2011在和田和喀什你们还是这么做的,历史一再重演,说明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不动脑子就能完美解决的啊。

说到头,我压根就不具备对新疆问题的话语权,这是国务院领公饷的官爷们才需要操心的事儿,我只是对一群喘着粗气的西西弗斯说“你们在做的是无用功”这句事实罢了。

××××××××××××××××××××××××××××××××××××××××××××××

以前对新疆问题没怎么关注过,曾经有个乌市的朋友跟我讲了她亲身经历七五的那天,只是像平常一样出门,差点被砍。那时候事情也过去了一两年了,她说得比较简单我也就当故事听了。

因为消息封锁,我们在南方没有看到任何报道。如果有人硬说有报道,那么,一带而过的报道,而二十四小时关注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人不可能看到,大事件如果一带而过的话等于没报道一样。而昆明事件发生后,微博上第一时间传出了各种消息,还有现场的图片,看到那种血腥的场面,才切切感到恐怖份子到底有多可怕。

然后网上正说的反说的,吵成一片。好象除了祈福和骂暴徒之外别的什么也不能说,事情到底是因何发生,暴徒到底是怎么形成的,都不能问。然后终于在微信上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是难得把新疆问题说得清楚明白,还能让咱这种小白看懂的。因此转载过来。

如果不赞同本文的说法,可以理性探讨。可以用更准确的事实和道理来说服我,但拒绝漫骂。

事实上,我在微博看到那些总是使用语言暴力的评论时,总忍不住想,这些人离真正的暴力犯能有多远呢?

□ 一读者推荐



2014-03-04 12:59:56

主题: zt河南有什么可牛的?
河南有什么可牛的,看完真的小感动一把
2014-03-04 郑妹 郑州在线


看完小感动了一下,还真有许多连自己都不知道的!

 
最近,有人在网上发帖问:河南有啥可牛的?一位较真
的网友跟帖,从历史到现在、从经济到政治、从社会到
文化,回答了120个河南可牛的内容。
 


河南没啥

----“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国史”的“解嘲”
 
一、河南没啥历史


 
1、也就是在五六十万年以前有了猿人活动而已(南
召);

2、也就是在8000年前形成了裴李岗文化而已(新
郑);

3、也就是在贾湖遗址出土了世界上年代最早、保存最
完整的骨笛,改写了世界音乐史而已(舞阳);
 
4、也就是在7000年前形成了仰韶文化而已(渑池);
 
5、也就是在6500年前“诞生”了“中华第一龙”而已(濮
阳);

6、也就是五六千年前大河村的先民们从母系氏族走
来,告别洪荒走向文明而已(郑州);
 
7、也就是诞生了人文始祖伏羲而已(淮阳);
 
8、也就是诞生了中华民族的鼻祖轩辕黄帝而已(新
郑);
 
9、也就是中华姓氏前100个大姓中有78个发源于河南
而已;
 
10、也就是在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明史上,这片土地
作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时间长达3000年,先
后有20多个朝代、200多位皇帝在此建都、执政而已;

11、也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孕育了堪称华夏第一城的古都
郑州、殷商古都安阳、九朝古都洛阳、七朝古都开封,
全国八大古都河南有其四而已。

二、河南没啥文化

12、也就是仓颉在这里造了字而已(南乐);

13、也就是形成了中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而已(安
阳);
 
14、也就是周文王拘羑里而作《易经》而已(汤阴);

15、也就是形成了儒、道、释文化而已;
 
16、也就是创作了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和明
清小说等许多光辉诗篇而已;
 
17、也就是鬼谷子创立了算术、创办了“中华第一古军
校”而已(淇县);
 
18、也就是在这里孕育、诞生了中国四大发明而已;
 
19、也就是制造了历史上第一个地动仪、浑天仪而已;
 
20、也就是孕育了《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而
已;
 
21、也就是创作了《清明上河图》、永城古墓壁画等一
大批绘画艺术珍品而已;

22、也就是烧制了繁华绝代的唐三彩、高贵难得的官
瓷、国之魂宝的钧瓷、青瓷之首的汝瓷而已;

23、也就是研制了“河南双砚”——澄泥砚、盘谷砚而
已;
 
24、也就是春秋时代大音乐家师旷创作了古曲《阳
春》、《白雪》而已;
 
25、也就是保留下来了被誉为“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的
古老艺术“超化吹歌”而已(新密);

26、也就是有个“天下功夫出少林”的少林武术而已(登
封);
 
27、也就是有个中华武术苑中的奇葩陈氏太极拳而已
(温县);

28、也就是北宋时期在首都开封建了个贡院,完善了中
国的科举制度而已;

29、也就是建了个中国四大书院之一的嵩阳书院而已
(登封);
 
30、也就是编撰了中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而已;

31、也就是被称做“中国戏曲之乡” 而已;
 
32、也就是有个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大方鼎而已
(安阳)。
 
三、河南没啥能人


33、也就是二十四史中立传的人物中河南人占了15%而
已;
 
34、也就是出了个中国奴隶制社会的第一个开国君主夏
禹而已;
 
35、也就是出了个道圣老子而已;
 
36、也就是出了个商圣范蠡而已;

37、也就是出了个医圣张仲景而已;
 
38、也就是出了个科圣张衡而已;

39、也就是出了个诗圣杜甫而已;

40、也就是出了个画圣吴道子而已;
 
41、也就是出了个“字圣”许慎而已;
 
42、也就是出了个“亘古第一忠臣”、国神比干而已;

43、也就是出了个先秦时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
学家庄子而已;

44、也就是出了个诸子百家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墨子而
已;

45、也就是出了个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韩非子而已;

46、也就是出了个卓越的外交家蔺相如而已;

47、也就是出了历史上最早的两个农民起义领袖陈胜、
吴广而已;

48、也就是出了个最早的改革家商鞅而已;
 
49、也就是出了个骚体赋的代表作家贾谊而已;

50、也就是出了个旷世才女蔡文姬而已;

51、也就是出了一群文学巨匠韩愈、白居易、李贺而
已;
 
52、也就是出了个大哲学家、一代诗豪刘禹锡而已;

53、也就是出了个营造爱情“诗国”的李商隐而已;
 
54、也就是出了个空前绝后的高僧唐玄奘而已;

55、也就是出了个一代军事奇才司马懿而已;

56、也就是出了个巾帼英雄花木兰而已;

57、也就是出了个才干出众、两登相位的一代名相姚崇
而已;
 
58、也就是出了个儿时会砸釭、长大能编《资治通鉴》
的政治家、史学家、散文家司马光而已;

59、也就是出了个中国近代音乐鼻祖、杰出的天文学
家、数学家、物理学家、文学家、旷世奇才的朱载堉而
已;
 
60、也就是出了一门忠烈、妇孺皆知的杨家将而已;

61、也就是出了宋代大儒、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二
程兄弟”程颐、程灏而已;

62、也就是成就了清正廉明的包青天、图强变法的王安
石而已;

63、也就是出了个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而已;

64、也就是出了两位保家卫国的一代英杰吉鸿昌,杨靖
宇而已;

65、也就是出了闻名遐尔的“冯氏三兄妹”(哲学家冯友
兰,地质学家冯景兰,文学史家冯沅君)而已。
 
四、河南没啥名胜


66、也就是有个中国道教第一宫太清宫而已(鹿邑)

67、也就是有个中国最早的(楚)长城而已(南阳);
 
 
68、也就是有个中国第一古刹、中国佛教发源地白马寺
而已(洛阳);

69、也就是有个中国第一名刹少林寺而已(登封);
 
70、也就是有个中国最古老的柏树“将军柏” 而已(登
封);

71、也就是有个中国古代最大的粮仓含嘉仓而已(洛
阳);
 
72、也就是有个“笑傲红尘天国间”的大相国寺而已(开
封);
 
73、也就是有个古朴巍峨、雄伟壮观的龙亭而已(开
封);
 
74、也就是有个中国现存最早、最大的一座琉璃建筑物
开封铁塔而已(开封);

75、也就是有个被列为20世纪中国100项重大考古发现
之首的安阳殷墟而已;

76、也就是有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
产名录》的龙门石窟而已(洛阳);

77、也就是有个汉代中国冶铁中心古荥冶铁遗址而已
(荥阳);
 
78、也就是有个曾经炉火映日月、铁歌冲霄汉的冶铁铸
剑圣地,锻造了九大名剑之首的棠溪宝剑而已(西
平);

79、也就是有个安葬忠义之士关羽首级的关林而已(洛
阳);
 
80、也就是有个中国唯一原址展示的“天子驾六”大型车
马坑而已(洛阳);

81、也就是有个刘皇叔“三顾茅庐”的卧龙岗而已(南
阳);
 
82、也就是有个享有“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的美誉
的内乡县衙而已;

83、也就是有个中国名陵之冠的太昊陵而已(淮阳);
 
84、也就是有个五岳中现存最古老、最庞大的古建筑群
中岳庙而已(登封);

85、也就是有个规模庞大、气势雄伟、堪称为露天艺术
博物馆的皇家陵墓群北宋皇陵而已(巩义);

86、也就是有个周文王歼灭商朝的牧野之战古战场而已
(新乡);

87、也就是有个战马嘶鸣千百年、“一夫当关,万夫莫
开” 的雄关要塞函谷关古战场而已(灵宝);
 
88、也就是有个诸葛亮初出茅庐、一把火烧退曹操百万
雄兵的博望坡之战的古战场而已(方城);
 
89、也就是有个以弱胜强、成就一代枭雄曹操的官渡之
战的古战场而已(中牟); 
90、也就是有个以少胜多、奠定东汉之基的昆阳之战的
古战场而已(叶县);

91、也就是有个“五岳之中”的中岳嵩山而已(登封);
 
92、也就是有个盘古开天地的盘古山而已(泌阳);
 
93、也就是有个“愚公移山”的王屋山而已(济源);

94、也就是有个以独特完美的自然景观取胜的全球首批
世界地质公园云台山而已(焦作);

95、也就是有个具有“华山之险、峨嵋之峻、张家界之
美、黄山之秀”的石人山而已(鲁山);

96、也就是有个物种丰富、生态原始、古木参天的世界
生物圈、自然保护区宝天曼而已(内乡);
 
97、也就是有个鸡鸣三省、被誉为我国南北天然分界线
的鸡公山而已(信阳);

98、也就是有个中国年代最早的恐龙蛋化石群而已(西
峡);
 
99、也就是有个名扬中外的“百花之王”牡丹故乡而已
(洛阳)。

五、河南没啥贡献


100、也就是走出了中国工农Hongjun三大主力部队之
一的红四方面军而已;

101、也就是有个革命胜地“小延安”竹沟而已;
 
102、也就是有个黄麻起义策源地、鄂豫皖苏区首府所
在地、走出了数十位将军的新县而已;

103、也就是在解放战争时期支持了刘邓大军千里跃进
大别山而已;

104、也就是用小车担架支援了淮海战役而已;

105、也就是开凿了一个最长的人工天河红旗渠而已;
 
106、也就是培养了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而已;
 
107、也就是王永民发明了“五笔字型”输入法而已;

108、也就是豫剧皇后常香玉支援抗美援朝捐了一架飞
机而已;
 
109、也就是郑州姑娘邓亚萍获得过18个乒乓球世界冠
军而被称为“乒坛皇后” 而已;

110、也就是连续十年保持了经济总量位居全国前五,
生产总值超过了1.8万亿元而已;

111、也就是全国第一粮食生产大省,用全国十六分之
一的耕地生产了全国十分之一的粮食,不仅养活了全国
十三分之一的人口,而且每年还输出原粮及制成品300
亿斤而已;
 
112、也就是第一粮食转化加工大省,实现了由卖原粮
到卖产品、由中国粮仓到“国人厨房”的转变而已;

113、也就是有个全国最大的肉类加工企业集团双汇而
已;

114、也就是发明了速冻食品而已;

115、也就是全国每10个汤园有6个、每10个水饺有4个
在河南生产而已;

116、也就是变成了新兴工业大省,工业门类覆盖了国
民经济行业的39个大类而已;

117、也就是有个全国最大的大型客车制造企业郑州宇
通集团而已;

118、也就是有个全国最大的帘子布生产企业神马集团
而已;

119、也就是有个全国知名的生物制药企业华兰生物第
一个拿到了H1N1毒株而已;

120、也就是全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拥有亚洲最大
的列车编组站,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全国第一而已。
 
这就是我们的河南,我们的家,你爱他么?出门在外的
时候能骄傲的说出你是河南人么?我骄傲,我是河南
人!

回复 微社区 开启微信交流、分享之旅!

郑州在线微信号:zzzaixian
或查找公众账号:郑州在线
郑州在线官方QQ群:63229177
输入“帮助”体验更多增值服务



2014-03-04 12:32:23

主题: 赋诗以赞昆明市3.1惨案挺身而出的公安武警医护人员
赋诗以赞昆明市3.1惨案挺身而出的公安武警医护人员

力刀


3/1/2014,国内昆明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无辜群众死伤百余。公安武警奋力镇压暴徒。医护人员及时连续奋战抢救伤员群众。令人感慨。赋诗以赞之。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鉴于国内维恐暴乱,建议回去时随身携带防身利器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4 11:39:02 2014, 美东)


唱和李辛:

力刀
                               

天使翱翔在南国,
血染白衣意如何?
扶伤救死全无惧,
碧血丹心正气歌!   

另:俊毅好诗,佩服,望其项背,我不及也。


李辛:

青松挺立在南国
腥风血雨奈我何
血洒疆场浑不惧
人间不乏正义歌


昆明市3.1惨案,举国震惊。人民警察挺身而出,除暴安良,不惜流血牺牲。特献一诗,以示敬佩。

 七律 -- 赞昆明市警察

 雷俊毅


 挺挺南国一劲松,
 巍然屹立傲苍穹。
 叶扫东西血腥雨,
 枝退南北残暴风。
 为保身后江山秀,
 何惧体前雷声隆。
 我自横刀向天笑*,
 斩尔妖孽浄太空。

*:引自谭嗣同的《狱中题壁》。




 --

※ 修改:·dokknife 於 Mar  4 12:24:26 2014 修改本文·[FROM: 72.]



2014-03-04 12:15:00

主题: 纽约华人医生职业研讨会
纽约华人医生职业研讨会


Welcome and 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

 3/30/2014 Sunday 9:30 am – 3:30 pm


 Address: Flushing Hospital 5th floor auditorium

 4500 Parsons Blvd, Flushing, NY 11355

Agenda:

 9:30 - 9:45 am Welcome and Introduction of ACAP

 Dr. Zili He (President of ACAP; Hem-Onc Attending, Brookdale Hospital)


 9:45 - 10:15 am GI fellowship application

 Dr. Jackson Kuan (GI Attending, Flushing Hospital)


 10:15 - 11:00 am The Post-Graduate reality of medical practice that you are
 facing

 Dr. Vincent Wang (IM Attending, Flushing Hospital)


 11:00 - 12:00 pm Physician Interview process

 Tanja Getter (Director of Residency Programs, Community Health Systems)



 12:00 - 1:15 pm Lunch break

 12:30 - 1:00 pm Contract Negotiation

 Tanja Getter (Director of Residency Programs, Community Health Systems)


 1:15 - 2:00 pm How to be a good intern

 Dr. Gary Guo (IM Attending, 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2:00 - 2:20 pm Intern Life – Internal Medicine

 Dr. Chen Zhao (PGY-1, St. Luke Hospital, NY)


 2:20 - 2:40 pm Intern Life – Pathology

 Dr. Zhengtong Pei (PGY-2, Saint Barnabas Medical Center, NJ)


 2:40 - 3:00 pm My Experience for Fellowship Application

 Dr. Qin Ouyang (PGY-3, NYHQ, NY)


 3:00 - 3:30 pm Free Discussion

 FYI:
 All CMGs related topics will be incorporated into the March 30th CMGs 
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
 There will be “NO” separate CMGs concurrent meeting in our annual 
convention on 5/18/14. We would like to invite all CMGs to attend our March 
30th 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 


FYI:
 All CMGs related topics will be incorporated into the March 30th CMGs 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
 There will be “NO” separate CMGs concurrent meeting in our annual convention on 5/18/14. We would like to invite all CMGs to attend our March 30th 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 

强烈建议大家参加.不管有没有match, prematch的同学. matched or prematched 的同学,可以学习怎么做好. 还没有进去的同学,可以了解到residents 都要做些什么,这样你可以有的放矢的准备. 同时可以认识match进去的同学,建立connections. 尤其象小马哥,Dr. He, 等热心的 前辈. 去年我虽然没有match, 但我还是参加了. 那次会议让我得益匪浅, 看到那么多match 上的同学, 学习了很多. 最主要的对match 有了信心.也让我认识到要紧跟ACAP,呵呵. 这不, CV上很重要的 MICU experience, 还有最后拿到的prematch, 都是ACAP 的帮忙得来的. 所以大家一定要积极参加.



2014-03-04 11:42:39

主题: 科学家复苏3万年前的病毒 仍有感染力
科学家复苏3万年前的病毒 仍有感染力

2014-03-04 08:25:45  腾讯 


  科学家3日表示,他们从永冻土层中成功复苏了3万年前的一种从未见过的病毒。实验发现,这种病毒仍然具有感染能力,但对哺乳动物无害。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报告说,这项研究说明病毒能在永冻土中存活极长时间。随着永冻土因全球变暖融化,存在远古危险病毒从永冻土中复苏的可能性,不排除将来某些病毒能对人类造成感染。 

  这种病毒长1.5微米,甚至比一些细菌还要大,是迄今人类发现的最大病毒。它包含有500个基因,相比之下,普通流感病毒仅含8个基因。 

  科学家是在俄罗斯东北部冻原地下30米深处采集的永冻土样本,并在其中发现了这种巨大病毒,那里的年平均温度为零下13.4摄氏度。放射性同位素测量表明,这里采取的土壤样本的年龄已有3万多年,当时猛犸象和尼安德特人还生存在地球上。 

  科学家对该病毒进行了解冻,并观察它对一种单细胞生物阿米巴虫的感染。结果发现,一些阿米巴虫被杀死,这说明该病毒仍具有复制及感染能力。



2014-03-04 11:26:28

主题: 血性都去哪儿了?
血性都去哪儿?                                                                                                                                                                                                                                                                                                                                
2014年3月3日傍晚,官方正式宣布: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搜捕,昆明火车站3月1日晚间
制造暴恐血案的三名在逃嫌犯落网。至此,以库尔班为首的八人(六男两女)犯罪团伙,
四人被现场击毙,一人被击伤擒获,三人事后被捕,案件告破。                                             
                                                                                                                                      
看到这则新闻,着实松了一口气。                                                                                                                                                                                                              痛定思痛,仔细想想这件事,让人心F2f里相当的不痛快。央视晚间新闻发布了一些事发现
场的图片和录像,主持人还介绍了一些感人的细节:警察的奋不顾身,超市餐馆群众的避
难协助,可心里依然不爽,严重不爽。                                                                                                                                       暴徒八人,其中还有两个是女人,手持最原始的砍刀,居然就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开杀
戒长达12分钟,杀29人,伤143人,直到特警赶到,局面才得以控制。匪夷所思,难以想
象。                                                                                                                                                                                                             不能责怪特警来的太慢。太平年月,哪里会想到能发生这样惨烈的屠杀?平心而论,特警
已经很尽责了。我想问的是:那些遭遇惨祸人群中的男人,你们的血性都哪儿去了?                                                                                                                                                                                                                                                                                    暴徒连杀带伤,共172人,赶上一个加强连了。可施暴的却连一个班都不满员。不是以一
当十,是以一当二十还富裕。就算他们手里拿着枪,这个战绩也相当的令人震惊,更何况
他们的装备很简陋——自制冷兵器。                                                                                                                                                                                                              昆明火车站广场有多少人?起码是死伤者的数倍吧?这其中有多少男人?男人中,身强力
壮者,恐怕应该是暴徒的数十倍吧?怎么就望风而逃了?这些男人,你们也不都是单身出
门的吧?带老婆孩子的有之,带父母的有之,带女朋友的有之,为何危险来临,拔腿就跑
了呢?就算你独身一人,此刻有歹徒残害同胞,你就没有一点奋起反抗的欲望和意志,你
就怕成了这个样子?你的血性哪儿去了?                                                                                                                                                                                                              数百上千人的车站广场,就没有几个习过武的,搞过体育的,当过兵的,加入过黑社会的
男人?都是见了血眼晕的文弱书生?顶不济也有外出打工卖力气的,你的力气哪儿去了?
莫不成彼为虎狼,吾为羔羊,真真不是对手?我不相信。                                                                                                                                                                                                              在街头,为了芝麻大点小事,我们可以大打出手;在网络,谁谁说了错话做了错事,一片
喊杀声,动不动就杀你全家;在家里,打老婆的男人不在少数;前一阵子广东一知名媒体
人,陪女朋友到医院吊瓶,因为女朋友血管太细,护士扎了四针都没找准血管,媒体人写
微博,杀气腾腾日:真想拿刀砍人。                                                                                                                                                                                                              社会上充斥着暴戾之气,国人的脾气都很大,动不动就说狠话挥拳头。 现在,有人拿刀来
砍了,结果如何呢?正像《水浒》里描述的:众人发一声喊,四下散去。年富力强跑的快
的都跑了,老弱妇孺跑的慢的,就剩下挨刀了。                                                                                                                                                                                                              监控画面里,几十个人逃进超市,拉下铝合金卷闸门避难,其中壮年男子不在少数,脸上
都是一副惊恐的表情。你们就怕成这样?怂成这副德行?我都替你们脸红。                         
                                                                                                                                                                                                                 男人,你的血性哪儿去了?                                                                                                                                                                                                              我之前曾写文指责,国人有私仁而无公德。路见不平,不吼也就罢了,此为遗憾。路见恶
行,撒腿就跑了,此为大悲哀。设若有那么几个热血男儿振臂一呼,群起响应,不用特警
赶来,大家伙就把那几个歹徒灭了。成百上千人的火车站啊,区区八个歹人,就如入无人
之境?况且其中还有俩是女人。                                                                                                                                                                                                              又想起鲁迅先生的老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好好走在街上,被人拿刀砍,真的很无
辜。可你们就让人拿刀砍啊?难道就没有人站出来做点什么吗?                                             
                                                                                                                                           让我说什么好。                                                                                                                                                                                                             央视记者只找到了一位挺身反抗的男人。看画面,此人很矮小,比记者要矮一头。矮男人
在现场,手拿一根木棍,敲了一个歹徒的头,歹徒被逼后退。他虽然矮,但是在我心中,
他很高大。                                                                                                                                                                                                              我不是要指责那些遭遇横祸的男人,我只想借这件事,唤起全中国所有男人的血性。库尔
班和他的同伙覆灭了,但是,昆明火车站的惨剧,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而且,下次灾难来临时,未必是人群密集的公共场合,或许就可能发生在僻静的小巷里,
发生在湖畔河边,发生在只有两三张桌子的小餐厅里。那时你往何处逃?男人不仅有责任
保护自己的妻儿,而且有责任保护素不相识的妇孺,保护老人和弱者。如果有必要,你要
勇敢地去死。也许你赤手空拳,也许你寡不敌众,但是,你的死会唤起旁观者的勇气。你
的死,会赢得女人的尊重,你会获得男人的尊严。                                                                                                                                                                                                              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恐怖分子的末日就来临了。他们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坟墓。
没有审判,没有规则和底线,没有人道主义的注射终结法,暴毙街头死的很难看。                                                                                                                                                                                                              我们的国土太辽阔,我们的城镇人太多,我们不知道也很难知道,暴徒会何时何地出现。
我们不能指望特警总是会神兵天降来拯救民众,所以我们的心,要变成一把刀,所以我们
的血,要像男人一样流。众志成城,全民皆兵,暴徒出现在哪里,就让他死在哪里。只有
这样,天下才能太平。                                                                                                                                                                                                                                                                                   昆明惨案一出,网络上微信里,到处都是教人逃命的秘籍,我都看懵了。难道临危不惧真
的是个传说?难道我们就怕成这样?或许有人会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把你放现场试
试?                                                                                                                                                                                                              我不希望遇到这样的事,但是如果真的不幸遇上了,我决不会逃跑。或许我会受伤,或许
我会死去,但是,我会选择战斗。因为,我不想后半辈子在屈辱和懊悔中度过。                                                                                                                                                                                                             王朔说:如果我们选择了猪的哲学,命中注定会得到猪的命运——总有一天,被别人当做
食物吃掉。                                                                                                                                                                                          
我们不是怂人,是龙的传人,而龙,毫无疑问不吃素。把勇气找回来,把血性唤回来。不
要让我们的女人失去信心,一个男人站在这里,就是一堵墙,墙不倒下,谁也过不去。                                                                                                                                                                                                              这才是男人。          本文转自孙毅安先生。  1



2014-03-03 22:25:41

主题: 老刀侃球:7.0混双季后赛首战,与樱桃侄女暴打对手
慷慨给予。并不血刃,四个爱死3分钟拿下首局。换边,白女先发,我正手,不客气,暴
抽。樱桃反手接发,拉后场,给我封网机会,轻松破发拿下,2:0。樱桃发球,对手接发
无进攻,我俩猛烈轰击,保发成功3:0。换边,白男发球,

不重又无角度,给我暴打机会,一个猛抽网前白女算反应快,挡住了球没被击中身体。吓
得退后底线不再站网前了。一路顺风。破发,保发,6:0拿下首盘。

樱桃一看表不到30分钟,高兴地说,嗯不会耽误会议了。我笑道:对手明显比我们弱,赢
应该无疑问。只要不过于暴力,浪费发球和接发机会,肯定提前结束,不会耽误你得开
会。第二盘,基本同前一盘,其中,白男站网前时,白女二发高且软,我一个猛抽,球从
白男裆里穿过。也是立刻吓得退至底线不再上网。我俩机会更多。或打底线或轻吊网前,
一路顺风,50分钟结束战斗。离开会还有15分钟结余。樱桃高兴了。。。。。。

我俩提前离开赛场,其他两对仍在鏖战。第二天,队长告知,季后赛首战,2:1获
胜。。。。。。

樱桃一高兴,到脸书上显示了胜利。结果另一球友来电问我:是你和她一起打的?我答是
啊。他说,你俩不该这样狠,打成这比分,3次就会被DQ或PUMP UP的。我说,
这次没法控制,樱桃侄女要急着开会,必须速战速决。。。。。。

呵呵。



2014-03-03 12:01:54

主题: 网文:令人扼腕的命运——二十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后
网文:令人扼腕的命运——二十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后 
发布者 wy 在 14-03-02 08:32 


陈寅恪(1890-1969):一代大师陈寅恪,他学贯中西,通晓十余种语言,甚至包括梵文、西夏文和突厥文,被称为“中国最博学之人”。文革开始后,他家被大字报覆盖,远望如白色棺材。红卫兵还把几个高音喇叭放于其床头,使双目失明且患心脏病的他彻底崩溃。“革命者”见效果初成,乃加大攻伐力度与强度,将高音喇叭干脆搬进室内,绑到了陈氏的床头之上。每当“革命者”呼声响起,整个陈宅如狂飙突至,风雷激荡。陈氏夫妇未闻几声,即感天旋地转,双双心脏病复发,口吐白沫,倒地不起。1969年新年后,陈寅恪一家被扫地出门,迁至中大校园西南区五十号一所四面透风的平房居住。此时陈寅恪病体衰弱已不能吃饭,只能进一点汤水之类的“流食”,偶有亲友偷偷登门拜望,他躺在病榻上已说不出话,只是眼角不断有泪流出,望者无不凄然。身处困厄绝望的陈寅恪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但面对几次被登门的“革命者”乱拳打倒,心脏病日趋严重几乎瘫痪的唐筼,陈认为爱妻可能将先于自己命赴黄泉,悲凉无助中,夫妻相对而泣。奄奄一息的陈寅恪怜夫人之悲苦,叹命运之不公,心怀无尽的怨愤与痛楚,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曲挽歌《挽晓莹》:

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
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1969年5月5日下午,躺在床上气脉已竭的陈寅恪,再次被迫向当权者作口头交代。陈寅恪有“我现在譬如在死囚牢中”之语,终至泪尽泣血,口不能言方休。延至10月7日晨5时30分,心力衰竭的陈寅恪于凄风苦雨中溘然长逝。一个月后的11月21日,唐筼撒手人寰,追随陈寅恪而去。

曾昭抡(1899-1967):曾国藩侄重孙,与妻子俞大絪,都是民国知名学者,1949年两人滞留于香港,蒋介石欲抢救二人去台湾,两人拒绝。文革时红卫兵将俞大絪教授上衣剥除,用皮带死命抽打,俞教授悲愤难抑,是夜仰药自尽。4个月后曾昭抡也被含冤折磨死。

叶企孙(1898-1977):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1949年春,出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文革”中因为他的学生熊大缜的冤案,身陷囹圄,遭到迫害,1977年1月悲惨死去。

吴宓(1894-1978):1948年人文组院士,文革中,一次批判大会上,已经72岁的大师吴宓被勒令下跪,跪了两个多小时。批斗会结束后,有人偷偷问他身体可吃得消,他说“跪着比站着好些”。以种种罪名蹲入“牛棚”,到平梁劳改,受尽苦难。76岁的老人干不动重活,还被架上高台示众,头晕眼花直打哆嗦,被推下来跌断左腿。之后又遭断水断饭之折磨。腿伤稍好,即令打扫厕所。1971年病重,右目失明,左目白内障严重,就只好让他回重庆养病。批林批孔时,吴宓不肯批判孔子,说“没有孔子,中国仍在混沌之中”,并说“宁愿杀头也不批孔”,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77年吴宓已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好让其胞妹吴须曼领回陕西老家,终于得到了一些兄妹深情的照顾和温馨,延至1978年1月17日病逝老家,终年84岁。

饶毓泰(1891-1968):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1948年当选第一届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拒绝登上南京政府接名教授去台湾的专机,继续在北京大学任教,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打击和迫害,饱受折磨,1968年10月16日“清理阶级队伍”时,在北京大学燕南园51号上吊自杀身亡。

谢家荣(1898-1966):地质矿床学家、地质教育家,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中国科学院第一批学部委员。1957年-1966年,被打成右派,文革开始即因是反动学术权威而受批斗打击。因不甘屈辱,夫妻双双饮恨自杀。

翁文灏(1889-1971):中华民国政治人物,著名学者,辅仁大学教授,是中国最早期的地质学家之一。1948年更曾担任行政院长,不过在任期间,遭遇金融混乱和恶性通胀,声名大坏而下台,1948年12月被中共列为第12号战犯。1971年病逝北京。

马寅初(1882-1982):1949年后任过浙江大学、北京大学校长,1957年因发表“新人口论”方面的学说被打成右派,1960年1月4日,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务。此后长期蛰居寓所,撰写探索中国农业经济规律的巨著——《农书》,至1965年完成初稿,约100万字,在文化大革命中,被付之一炬。

钱端升(1900-1990):钱端升于1951年后被打成右派。1972年,好友费正清访华,提出想与老友钱端升叙旧。在宾馆客房里,钱端升闭口不谈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即使单独聊天时。在“几近空白的30多年中”,钱端升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了,即使是家中四合院被一伙人以红卫兵的名义挤占,一家五六口人只能挤在旧宅的一部分里。

刘盼遂:北师大中文系教授,著名古典文学专家、古典文献学家、语言学家。1925年,清华国学研究院第一届招生,以一甲名次考入,师从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1928年毕业后执教于北京女师、清华大学、燕京、辅仁大学。46年起任北师大教授。1966年8月被红卫兵打死。

丰子恺:1975年9月15日,漫画大师丰子恺含冤去世。他在文革中被诬为“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黑画家”,遭严重迫害。如《昨日豆花棚下过,忽然迎面好风吹》一画,被认为是欢迎蒋反攻大陆。“好风”者,好消息也。《炮弹作花瓶,人世无战争》本倡导和平,结果被认为是迎合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需要。

萧光琰:1949年后最早从事石油化学研究的科学家。他1920年就移居美国,读了博士并工作。1949年,他花几千美元购买翻印器材,花一年时间蒐集、翻印和整理他认为国家需要的资料,然后几经波折回到国内,在文革中被关押,遭遇日以即夜的残酷殴打和侮辱,后自杀身亡。三天后,其妻子和15岁的女儿自杀。

董铁宝:力学家、计算数学家,中国计算机研制和断裂力学研究的先驱之一。抗日时曾冒着日军轰炸参加抢修滇缅公路桥梁,1945年赴美获博士学位,后参与第一代电子计算机eniac的设计编程。1956年放弃一切,绕道欧洲,花费三个月辗转回国,任教北大,在1968年清阶运动中被指控为特务,隔离审查,上吊身亡。

周寿宪:1951年26岁时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并留美从事研究工作,1955年冲破阻挠回国,任职于清华,参与筹建计算机专业,是中国计算机科学的创建人之一。文革中被送到江西鲤鱼洲清华五七干校,被长期摧残后患上精神病,但军宣队员说他是装的,常拳打脚踢谩骂侮辱,后因病情严重送回北京,1976年跳楼自杀。

虞光裕:中国航空科学元勋,曾在美国和英国飞机工厂从事设计工作。1949年辗转香港和南朝鲜,历时三个月艰难回国。1956年成功主持研制中国第一台喷气发动机,并主持建设中国第一个航空发动机试验基地。文革遭迫害,在车间劳改,拆卸旧锅炉时被跌落的通风管道砸死。

胡思杜:胡适幼子。北京沦陷前夕,蒋介石派专机接胡适,胡思杜不愿随行,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他们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1950年,胡思杜发表《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骂胡适是“帝国主义走狗及人民公敌”。1957年,胡思杜被划为右派,“畏罪上吊自杀”。胡适直到1962年病逝也不知其子已先他而去。

詹安泰:古典文学家,书法家,词学造诣最深,有“南詹北夏,一代词宗”称誉,任教于中大。1957年被打为右派,文革遭批斗,多年文稿被烧毁,其子曾每天偷藏几张手稿带出去埋在地下,保住少数心血。1967年4月淋巴癌复发,医院不肯医治,凄凉离世,家人随后被中大赶至集体宿舍居住,其两室藏书后被贱卖。

钱晋:1944年毕业于北大,研制成功多种高级炸药、塑料粘结炸药。文革时被打为反革命,被逼交代子虚乌有的“国民党西北派遣军”问题。当时有两个口号:“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钱晋拒不承认自己是特务,结果被活活打死。

董坚毅:哈佛大学博士,52年回国,55年支援大西北。57年被定为右派送夹边沟劳教。60年饥荒袭来,董亦不能幸免。其妻顾晓颖(也为留美生)来探视,待寻得其遗体时,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仅剩头颅挂在骨架之上。夹边沟劳教人员2800多人,饿死2100多人,死难者掩埋草率,累累白骨外露绵延两公里。

王荣璸:潜艇专家、船舶工程专家王荣璸,第一代潜艇研发核心,曾在英德美三国学习,1949年积极参加“反搬运反疏散反破坏”斗争,1969年被打为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美苏双重特务,关入牛棚,遭残酷批斗和抄家。1938年冒生命危险从德国带回国的潜艇资料底片也被抄走遗失。

□ 一读者推荐



2014-03-03 11:45:49

主题: Nature:出版社撤销120篇虚构论文 大部分来自中国
Nature:出版社撤销120篇虚构论文 大部分来自中国 
发布者 lixindai 在 14-03-03 00:28 


作者:孙学军

法国科学家发现,在 Springer 和 IEEE 组织的一些会议论文集中,存在数量可观的计算机生成论文,出版社确认后撤回了这些论文。 

2年来,法国约瑟夫•傅立叶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Cyril Labbé ,通过对2008年到 2013 年期间 30 多次会议论文集进行分析,发现这种论文在德国 Springer 出版社有 16 篇,而美国 Institute of Electricaland Electronic Engineers(IEEE)则有 100 多篇。 Labbé 通过私人通讯方式告诉了两家出版社,出版社说现在已经删除了这些论文。 

在这些论文中有一篇是发表在 2013 年成都举办 Quality, Reliability,Risk, Maintenance, and Safety Engineering 国际会议论文集中,在会议网站上,主办声称所有论文都经过同行评审。虽然无法和会议组织者联系,但该论文上标记的部分作者确有其人。 

怎么制造这样的计算机论文?这部分文章实际是通过名为 SCIgen 的软件完成的,该软件由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在 2005 年制作完成,用以证明在协会论文集中发表这些荒谬的文章是很简单的事。这个软件可以免费下载,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制作这样的论文。 

Labbé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论文被提交,显然作者非常清楚这些论文是怎么回事。大多数虚拟论文会议都在中国举办,大部分论文作者标注来自中国的学术机构。 Labbé 尝试与编辑和作者联系,但少有回复。有个编者说自己并不是真的会议主席,尽管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有个作者说这是为测试会议,随后失去联系。 

Labbé 认为,这些论文很容易被识破,他专门建了个网站,帮助鉴别论文是否出自 SCIgen。他的鉴别技术 2012 年已经发表 Scientometrics 上(论文PDF),他先后帮助识别了许多这类论文。 Springer 英国通讯负责人 Ruth Francis 说,他们已经和作者编辑进行了沟通。但她强调这些会议经过了同行评议,那么这些论文怎么会被接受了? IEEE 没有正面回答任何问题。 

Labbé 是这方面的老手了,2010 年他曾用虚拟作者 Ike Antkare 制造了 102 篇论文,他想用这些论文来研究是否这些虚拟论文可被 Google Scholar 收录,并建立 Antkare 的 h-index,他的花招获得成功,使虚拟 Ike Antkare 成为世界上第 21 位被引用次数最高的“科学家”。用虚拟论文来证明学术会议不严格评审论文的作法由来已久。2013 年《科学》杂志发表美国记者 John Bohannon 的文章称,150 个在线开放存取期刊接受了他投稿的一篇明显缺陷、只需高中知识即可发现破绽的伪造研究论文。 

Labbé 说目前他发现的伪造论文都出现在非开放出版物,没有发现开放获取杂志中存在这类问题。他强调说,用他的技术可象抄袭分析软件一样识别出虚拟论文。 

Labbé 将这一发现视为“科学核心领域开始的垃圾技术战”,并且认为现在的研究人员在压力下以极快的速度发表文章,虽然这些文章很容易分辨,但同时此次事件也意味着相关出版机构的订阅服务已经不值得完全信任,Labbé也不能再从这些组织的数据库中下载全部文章安心阅读。 

来源:中文生命科学界资讯站



2014-03-03 11:15:14

主题: 专家呼吁停止滥用阿奇
edscape总结刊登了费城Temple大学Joseph Lex博士和美国急诊医学会教育分会主席
Epter博士的大会发言,现将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1.滥用不止,药无可用

  对于许多常见的感染,临床治疗指南不推荐使用某些抗菌药物,特别是大环内酯类的
阿奇霉素进行治疗。阿奇霉素的不当使用已导致了广泛的耐药性,并会促使超级细菌的出
现。多位急诊医学专家呼吁,不能在所用感染中滥用阿奇霉素。

  已经推荐使用窄谱抗菌药物的国家,其耐药率均出现了下降。目前的临床实践指南推
荐采取同样的做法以达到相似的效果。

  阿奇霉素于1980年研发问世,1991年开始销售,截至2011年,已成为最常用的处方
抗菌药物。目前阿奇霉素的适应症是:慢性肺疾病急性细菌性加重、 急性细菌性鼻窦炎、
社区获得性肺炎、咽炎、扁桃体炎、非复杂性皮肤和皮肤附属器感染、尿道炎和宫颈炎、
生殖器溃疡性疾病等。

  阿奇霉素的半衰期长,容易产生耐药,例如产生亚抑菌浓度,使患者成为耐阿奇霉素
肺炎球菌的携带者。

  2013年,加拿大儿科协会强烈推荐不要将阿奇霉素用于治疗急性咽炎、中耳炎或社区
获得性肺炎。该指南不是建议临床医生不考虑使用它,而是建议“一定不能使用”.唯一例外
的是一种危及生命的β-内酰胺类过敏和非典型细菌引起的肺炎。

  2.可供选择的药物

  大环内酯类药物的耐药率正在逐年增加,而阿奇霉素的每个适应症也都可以找到更好
的替代治疗药物。

  2012年美国传染病学会(IDSA)鼻窦炎临床实践指南推荐:如果鼻窦炎症状严重或
恶化、持续超过10天、或有高热流鼻涕至少3天,即应考虑使用抗菌药物,但绝不推荐大
环内酯类药物,因为已有约30%的患者对阿奇霉素耐药。

  美国儿科学会的急性细菌性鼻窦炎临床实践指南推荐:1-18岁患者使用阿莫西林或阿
莫西林+克拉维酸钾治疗,也未推荐大环内酯类药物。

  2012年IDSA指南推荐A组链球菌性咽炎的一线治疗用青霉素,大环内酯类只用于对青
霉素过敏的患者。在美国,5%-8%A组链球菌对大环内酯类药物耐药。

  2011年IDSA临床实践指南推荐:2岁以上小儿细菌性肺炎患者的一线治疗采用阿莫西
林或阿莫西林+克拉维酸。二线用药选择也不包括大环内脂类。2岁以下的小儿肺炎80%是
由病毒引起,而阿奇霉素没有抗病毒活性,因此也不推荐。

  2007年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治专家共识认为,在既往健康且最近未使用过抗生素的
成人患者中,可考虑使用强力霉素联合大环内酯类药物。即使在大环内酯类药物滥用被广
为关注之前,共识也不推荐单独使用大环内酯类。

  近日,降级使用阿奇霉素的新版治疗推荐已经连续出台,尤其是在儿科。但许多医生
已经养成了在特定条件下开具特定抗生素的习惯。因此指南推荐在临床上得以实践至少还
需1-2年缓冲时间。

  3.加强对患者的教育

  造成阿奇霉素滥用的部分压力来源于患者,即使是因病毒引起的呼吸道感染前来就
诊,一些患者也会坚持要求使用抗菌药物。

  发生这种情况时,即使新一代的大环内酯类疗效不佳,医生通常也会开具患者依从性
高的阿奇霉素(一天一次,5天一疗程)。对于大多数因普通病毒性感冒前来就诊的患
者,抗菌药物所起的唯一效应只是安慰作用。

  病毒感染相关的鼻窦炎中,也存在阿奇霉素滥用现象。使用抗菌药治疗的患者中,
94%其实症状并没有改变。

  无论数据如何,都很难强行说服患者勉强接受非处方药来缓解症状,但医生也只能尽
量解释。事实上,患者只有得到了他们自己想要的药物治疗后才会满意。

  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是医疗站点快速检测,以正确地识别并严肃处理违规者。但目前还
没有医院积极采用这一技术,因此离目标实现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来源:丁香园

  延伸阅读

  BMJ:中国应遏制抗菌药物滥用

  抗菌药物滥用是我国重大的公共卫生难题。近日,来自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Yan 
Li等对中国抗菌药物的滥用现状进行了综述,发表于2014年2月12日的BMJ上,现将其编
译如下。

  1.中国抗菌药物滥用的现状

  在中国,门诊和住院病人抗菌药物的使用率很高。平均而言,中国每人每年使用138g
抗菌药物--是美国的10倍,约有75%的季节性流感患者使用抗菌药 物,97%的手术患者给
予抗菌药物治疗,住院患者抗菌药物处方率为80%.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菌药物医院使
用率为30%.

  许多初级医疗保健中心把抗菌药物视为灵丹妙药。但实际上其对病毒感染如普通感
冒,以及通常由病毒所致且具有自限性的咽喉疼痛是无效的。

  抗菌药物滥用不仅无益于治疗,并且可能通过各种方式损害机体,会导致耐药性、药
物毒性和过敏反应。在中国,抗菌药物的滥用对其使用的有效性造成了严重威胁。

  由于抗菌药物的滥用,中国的耐药率增长速度世界第一。梅毒和医院“超级病菌”耐甲
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也因适应了中国抗菌药物滥用的环境而变得活跃。

  抗菌药物滥用的另一后果是药物不良反应。2001-2005年间,每年约发生14738000
例中至重度的抗菌药物不良反应,其中约150000名患者死 亡。2010年报道发生约690000
例药物不良反应,其中滥用现象最普遍的抗菌药物为头孢菌素类、青霉素类和喹诺酮类。

  2.中国抗菌药物滥用的原因

  首先是需求方面。许多病人把抗菌药物抗生素作为灵丹妙药或者万灵药,即使无适应
症时也会自己要求使用,并会要求使用更新一代的抗菌药物,认为其效果更好。当患者未
接受注射或滴注抗菌药物治疗时,往往认为自己未接受到高标准的诊疗。

  其次是应用方面。医生可能会由于缺乏关于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专业知识而开具过量
的抗菌药物。因为他们希望能够预防潜在感染,或仅仅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病人自己的需
求。

  第三,经济方面的动机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医院运行成本的8%由政府资助,而剩下
92%由医疗收费自行拨付。药品销售额目前占所有医院收入的50%以上, 而抗菌药物就占
了全部药品销售额的47%,医院被允许收取15%的提价。在许多医院,医生的收入与他们开
具的药物密切相关,医院处方药物的奖金和医药公司 的回扣可增加医生的收入。

  此外,抗菌药物应是处方药,从理论上讲,没有医生的处方,药店不允许直接销售抗
菌药物给顾客。但实际上人们无需处方就可以很容易地在药店购买到抗菌药物。

  3.中国抗菌药物滥用的治理

  中国国家和地方卫生当局正在加紧努力治理抗菌药物的滥用。2011年,北京市卫生局
对北京165家医院抗生素的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有药物滥用现象的医院一经发现将会降
低其排名。此举将直接影响医院的医疗收费。

  2012 年4月,中国卫生部颁布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84号),旨
在对临床抗菌药物的使用建立分级管理系统。该办法于2012年8月生效,明确 了抗菌药物
的选择、采购和医疗机构临床使用流程、监测和早期预警监测、干预和撤药。该管理办法
对医生开具抗菌药物处方进行了限制,要求医生在病人全面查 体、血液检查和尿检结果的
基础上谨慎地运用抗菌药物。

  在中国,抗菌药物滥用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需要通过更多的协同努力来解决。虽
然已有对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规定,但若不强制执行和严惩违背者则难有成效。

  对公众进行教育也很重要。应进行广泛的公众宣传活动,努力提高公众关于滥用抗菌
药物危害的意识。如在医院检查室内放置抗菌药物不适用于普通感冒和流感治疗的信息材
料。

  同时还应更好的教育医务人员,制定抗菌药物使用的详细指导规范如抗菌药物使用类
型、剂量和疗程。应涵盖不同科室、医生开具处方资格以及抗菌药物的销售和可获得性
等。

  此外,有必要改革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提高医生收入,改变医院运用药品销售补贴
医疗服务的做法,执行中国现有的抗菌药物法规。

  抗菌药物滥用的威胁有可能成为中国甚至是全球性卫生健康的最大挑战。乐观来讲,
希望中国新的卫生体制改革计划,包括医药政策与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战略能够取得成
功。

  作者个人认为,患者和不正当的经济诱因压力,只是刺激中国抗菌药物滥用的多重潜
在危险因素中的2个。

  信源地址:

  http://www.bmj.com/content/348/bmj.g1083

来源:医学论坛网



2014-03-02 14:38:15

主题: 暴乱防身利器
鉴于国内维恐暴乱,建议回去时随身携带防身利器



 美国 sportshop, ebay, amazon和国内sportshop都可以买到,有12-20厘米不同直径伸缩性警棍卖.质量够了,会用得话,隔挡长刀棍棒,打断人胳膊骨头,颈椎骨没任何问题!是很好得防身利器。

 20厘米得略粗,拉得也长一点。12厘米得更方便,上衣裤子兜里钥匙链上都可以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9KgYCAq0PA

别看轻小,毕竟方便,隔档比用胳膊肉身去挡刀强多了 

日本警察都练剑术,故善用此器,而且少用枪这致命武器维持治安(人家鬼子治安好也确实不得不服气)比这还轻细的,但一鞭击打下去,保证把胳膊骨头打断。比米国胖子警察要聪明强悍多了。 

 别看轻小,毕竟方便,隔档一下比用胳膊肉身去挡刀还是强多了。



2014-03-02 14:28:37

主题: 鉴于国内维恐暴乱,建议回去时随身携带防身利器
鉴于国内维恐暴乱,建议回去时随身携带防身利器



美国,sport shop, ebay, amazon和国内sportshiop都可以买到,有12-20厘米不同直径伸缩性警棍卖.质量够了,会用得话,隔
挡长刀棍棒,打断人胳膊骨头,颈椎骨没任何问题!是很好得防身利器。

20厘米得略粗,拉得也长一点。12厘米得更方便,上衣裤子兜里钥匙链上都可以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9KgYCAq0PA

vhttp://www.youtube.com/v/Q9KgYCAq0PA

别看轻小,毕竟方便,隔档比用胳膊肉身去挡刀强多了 送交者: 力刀 2014年03月03日07:11:13 于 [竞技沙龙] 发送悄悄话 
日本警察都练剑术,故善用此器,而且少用枪这致命武器维持治安(人家鬼子治安好也确实不得不服气)比这还轻细的,但一鞭击打下去,保证把胳膊骨头打断。比米国胖子警察要聪明强悍多了。 

别看轻小,毕竟方便,隔档一下比用胳膊肉身去挡刀还是强多了。



2014-03-01 20:45:56

主题: 哈佛大学医学院专家总结最易误诊的七种病
哈佛大学医学院专家总结最易误诊的七种病
2014-03-02 医学论坛网

  临床统计发现,大约40%的疾病初次诊断会发生误
诊。医生下诊断不仅需要经验和检查,更离不开患者准
确的病情描述。患者如能了解疾病的相关知识,就诊 时
给医生提供足够的线索,能减少疾病的误诊率。美
国“自然母亲网”2月4日载文,刊出哈佛大学医学院泰加
尔·甘地教授总结的“最易误诊的7种疾病”。

        1.帕金森病。症状包括:四肢或头出现颤抖、肌肉
僵硬以及身体平衡问题,如走路不稳等。常被误诊为:
阿尔茨海默氏症、脑卒中后遗症、创伤性脑损伤或原发
性震颤。好发年龄为60岁以上人群。此病尚无有效的筛
查测试,患者必须接受全面的神经系统检查。

  2.甲状腺功能减退(甲减)。甲减是甲状腺素水平
偏低所致。症状包括:情绪低落、易疲劳、体重增加、
失眠、肌肉疼痛或僵硬、便秘及皮肤干燥等。此病容易
被误诊为抑郁症和更年期综合征。事实上,简单的甲状
腺功能检查即可确诊。

  3.纤维肌痛症。这是一种类似关节炎的慢性病,特
点是身体多处疼痛,正确诊断平均耗时5年。症状包
括:焦虑或抑郁、疼痛敏感增强、疲劳等。 此病容易被
误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和慢性疲劳综合征。诊断过程
中,两个问题很重要:1)四肢广泛性疼痛是否超3个
月?2)身体18个压痛点中阳性是否超过 11处?回答肯
定,即可确诊。

  4.多发性硬化症。这是一种自体免疫系统疾病。症
状包括:肌肉痉挛、身体缺乏协调性、平衡问题、视力
模糊、认知损伤等。该病容易被误诊为:病毒感染、红
斑狼疮、阿尔茨海默氏症等。大脑核磁共振成像扫描和
腰椎穿刺检查有助于准确诊断。

  5.乳糜泻。这也是一种自体免疫障碍,患者在接触
到某种物质后会激活免疫系统对自身肠道发起攻击。症
状包括:呕吐、腹痛、腹泻、体重降低、贫血、痉挛
等。易被误诊为肠易激、克罗恩病或纤维性囊肿。抗体
血检或小肠组织活检有助确诊。

  6.慢性疲劳综合征。症状包括:记忆力减退、嗓子
痛、颈脖或腋窝淋巴结疼痛、不明原因肌肉关节疼痛、
极度疲劳。容易被误诊为:鼻窦炎、肝炎、纤维肌痛
症、红斑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通常,患者原因不
明持续疲劳,时间超过6个月或更久,即可被诊断为慢
性疲劳综合征。

  7.红斑狼疮。症状包括:疲劳乏力、肾脏、心脏和
肺脏损伤、皮疹及关节疼痛等。该病经常被误诊为慢性
疲劳综合征、纤维肌痛症或类风湿性关节炎。免疫学检
查有助于诊断。

        来源:生命时报



2014-03-01 17:48:42

主题: 中国土豪移民遭各国嫌弃:爱他的钱不爱他的人
中国土豪移民遭各国嫌弃:爱他的钱不爱他的人

2014-03-01 13:57:21  侨报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加拿大政府近日公布了2014年年度经济计划,正式宣布计划终止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和联邦企业家移民计划。数万中国富豪的加拿大“移民梦”将受影响。图为2013年北京春季房交会上的加拿大投资移民广告。资料图 

  加拿大突然宣布终结投资移民计划之举,如同大洋此岸扇动翅膀的蝴蝶,迅疾在彼岸的中国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显然,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富人)的移民计划正在深入影响着世界移民版图的重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各国移民政策的不断调整。他们喜欢中国人的钱,却未必欢迎中国移民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后者被认为“搅乱了”本国原住民的生活。 
  
  中国第三次移民潮:富人精英成主力 

  上市公司老总被逼移民岛国?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对于计划投资移民加拿大的部分中国富豪而言,这句古诗或许最接近他们近日心情的写照。 

  北京《国际先驱导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11日,加拿大政府公布2014年财政预算案(即“2014年经济发展计划”),无预警地表示计划终结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和联邦企业家移民计划。这意味着数万名正在排队等待移民的中国百万富翁的申请表变成了一张废纸。 

  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23年间增长了128.6%,中国已从1990年的第七大移民输出国,上升至第四大输出国。中国国际移民的数量应该不低于30万人。 

  2013年底发布的胡润百富榜则显示,2013年已经移民、正在申请移民和正考虑移民的中国富豪比例加起来,比上一年上升了6.7%(达到64%),其中,已经移民的亿万富豪已经占到了1/3。 

  胡润报告将此次浪潮称作中国现代史上第三次大规模海外移民,并指出“富人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是移民主力军”。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胡润调查报告称,接受调查的980位富翁表示,移民的原因包括孩子在海外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担心政治经济变化不定影响自己的资产安全,以及希望退休后过更好的生活等。近两年来,随着雾霾等问题越来越受关注,环境污染也成为许多移民者考虑的因素。 

  此外,出于对企业发展而寻求上市融资的考虑,不少中国知名企业家移民岛国。如近日走进中国公众视野的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加勒比岛国成为“中国上市公司老总首选移民国家”,包括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等私企老总都选择“落户”此地。用移民中介的话说,“很多上市公司的老总都说自己是被逼上岛的”。 

  新兴移民国打开大门 传统移民国收紧政策 

  “不欢迎富人 ,欢迎更富的人” 

  在更多中国富人走出国门的背景下,他们流向的目的地也显出此消彼长的变化:新兴移民目的地打开大门,传统的移民国家收紧移民政策。不仅是加拿大,一直被认为积极吸引海外移民的新西兰也出人意料地在2013年底宣布开始收紧同属商业移民类别的创业移民政策。事实上,多国移民政策在2012年就开始“变脸”,纷纷抬高门槛。 

  2012年7月,新加坡修改了移民法,收紧移民政策。进一步提高投资移民门槛,大幅提高申请者的条件。此前该国曾在2004年修改移民法,那次修改后的条款对中国移民颇为友好。 

  和加拿大的冷脸相比,英国则正在渐渐放开投资移民政策吸引中国富人。目前该国实施的投资移民政策大幅放宽了对持有巨额资产人士的签证限制,鼓励海外投资者赴英定居投资,并缩短了申请所需时间。英国《每日邮报》称,去年英国“百万英镑”投资移民签证约三成给了中国人。根据新规定,海外移民投资金额增加越多,获得永久居留资格所需时间越短。 

  澳大利亚也在2012年底推出类似的“500万重大投资者签证”,即商业移民申请人只要在澳洲投资500万澳元(约2700万元人民币)便可以申请快速投资签证。来自澳移民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澳自2012年推出重大投资者移民签证以来,共收到545个申请,其中超过九成来自中国。 

  无论是加拿大终结现有投资移民申请,还是新加坡、新西兰的移民门槛调高,抑或英国、澳大利亚敞开大门欢迎富豪,不难看出各国移民政策的根本用意并非“不欢迎富人”,而是“欢迎更富的人”。 

  外国为何“嫌弃”中国富人移民? 

  中国移民百态:融入度最低、不守规则、政治和文化上被“敌视” 

  中国富人移民在世界各地一掷千金,购房置地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自2012年以来,涌向世界各地的中国富人移民不断登上各国媒体的头版,他们的出现也给当地平静的生活搅动起“水花”,受到越来越多来自本地居民的“抵制”。 

  在中国最热移民目的地之一的温哥华,当地人常把“中国人”和“高房价”结合在一起。中国人发家致富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购地买房,但高房价影响到了本地民众的生活,因为西方很多国家都是按照房价来征收房产税。这会让当地居民认为,外国人来买了房子,所以他们本地人得交更多的房产税。 

  美国各大城市如纽约、旧金山、西雅图等地的地产经纪,是最欢迎中国富人移民的美国人。有数据称,2013年美国33%的房地产交易有中国买家参与。可是也有不少美国人抱怨中国人抬高房价,抢走了美国商人的发财机会。一些美国人对中国富人的财富来源也深有怀疑,认为其中有贪污、诈骗等不法所得的成分。而远在南太平洋的“霍比特人的故乡”新西兰,对于大批中国移民的涌入,当地人最痛心疾首的问题也是房价上涨。 

  另一个让新西兰本地居民不堪忍受的是亚洲人的驾驶文明程度,违规操作、酒后驾驶、肇事后逃逸等现象在华人中相当严重。近年来频频在西方国家发生的中国富人“飙车”新闻中,闯祸的多是中国移民的“富二代”。相对于经济上的顾虑,一些美国人对中国富人更多的是政治上和文化上的“敌视”。这种敌视和中国移民的财富并无关系,而是基于长期以来美国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部分美国人认为中国移民比来自欧洲的移民更难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而由于很多中国新移民喜欢只在华人圈里活动,所以很容易被贴上“即使入了美国籍也只会效忠中国”的标签。 

  即便在文化接近的亚洲地区,当地人看待中国移民的心态同样复杂。新加坡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一直积极引进外来移民,其中中国移民占绝大多数。后来,由于本地人认为自己的生存空间被明显缩减,而媒体上关于中国移民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前者对中国移民的不满因此愈发强烈。 

  不过,改变中国移民尤其是富人移民形象,打破误解与偏见,归根结底还是要靠移民自己。如何能更快速地融入当地生活,如何尽量减少自身给移民目的国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如何争取自身的合法权益,显然都是中国移民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延伸阅读 

  “不融入当地社会”成为投资移民主要困惑 

  “不融入当地社会”成为投资移民主要的困惑。据悉,即使是投资移民,即所谓的“富人移民”,他们在加拿大当地的生活方式,同样千差万别。他们中有的可称为“两栖人”。这类“富人移民”大多在中国或其它地方有实业,移民加拿大的目的是“拿身份”或为儿女家人考虑等,他们的生活、工作重心仍然在加拿大以外,留在加拿大的仅仅是家人。 

  有的人是“时差派”。这类移民本人在加拿大长期居住,但挣钱仍然靠中国大陆,他们或通过发达的网络或电话通讯设备,对远隔重洋的生意“遥控”,或以投资中国金融证券时差牟利,其共同特点是“晨昏颠倒”,总在夜里工作,凌晨开始睡觉,下午则悠闲享受生活。这类人通常会住在华人较集中、条件较好的社区。 

  有的是“实业派”。这类人是真正在当地投资、经营,近年来数量有增多迹象。传统上富裕华人喜欢投资餐饮、服务和商业,但近年来投资矿业、农业等“重实业”的比例上升。 

  还有的是“神秘派”。这类富裕移民的共同特点是深居简出,富不外露,其中有些是担心“钱财露白”有风险的民营企业家。这些人大多谨言慎行,不熟悉的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富翁。 

  北京《国际先驱导报》



2014-03-01 17:44:48

主题: OB/Extern program (2014 – 2015)application is open
OB/Extern program (2014 – 2015)application is open for registration.

 ACAP Observation/Externship program 2014 - 2015

 The application is for the OB/Extern program from May 2014 to May 2015.

 The rotation block will be 4 weeks or 2 Weeks.

 Hospitals: NYHQ- New York Hospital Queens, Lutheran Medical
 center, Flushing hospital Medical center

 Specialities : IM, ER, OB/GYN, Pediatrics, Surgery, Psychiatry

 Application deadline: May. 1st, 2014
 Program start: May 1st, 2014

 FYI: Each application takes 2 month to process



2014-03-01 17:14:17

主题: DNA之父关于2型糖尿病颠覆性新理论--发表于今天得柳叶刀杂志
DNA之父关于2型糖尿病颠覆性新理论


Watson在一些医学和分子生物学文献的基础上,经过反复推敲形成了另一个截
然不同的观点。(他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一个科学学者。)二型糖尿病患者的胰腺组织中确实出现了发炎,这一点他并没有提出质疑。不过,他通过新理论解释了这一现象的原因。“我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生物学氧化剂的缺乏,而不是过量,”他说。他还强调,更好的理解体育锻炼的作用,可以帮助人们治
疗上述疾病。

“如今人们普遍认为二型糖尿病的发病原因是,”Dr. Watson说。“细胞内氧化反应过度引起
炎症,从而杀死了胰腺组织中的细胞。”众所周知,这些细胞的正常功能对于正常血糖水平
的维持很关键。

最近几年,Watson在一些医学和分子生物学文献的基础上,经过反复推敲形成了另一个截
然不同的观点。(他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一个科学学者。)二型糖尿病患者的
胰腺组织中确实出现了发炎,这一点他并没有提出质疑。不过,他通过新理论解释了这一
现象的原因。“我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生物学氧化剂的缺乏,而不是过量,”他说。

多年以来,医生们一直告诉二型糖尿病初期的患者(血糖水平高的人)多锻炼身体,之后
才开始对他们进行降血糖药物(例如Metformin)治疗。在Watson看来,锻炼正是解答谜
题的关键,那么锻炼对于高血糖的人们有何好处呢?

他推测,氧化还原反应的化学过程蕴含了重要的线索。机体细胞要生存,就必须正确合成
氧化剂和抗氧化剂。“二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微妙的平衡,”Watson观察到。体育锻炼促使机
体生成大量的氧化剂,即被称为活性氧ROS的分子。在内质网ER中,过氧化氢作为一种活
性氧可以帮助形成稳定蛋白折叠的化学键(二硫键)。

Watson指出,当内质网中的氧化反应不足时,就会出现无法行使功能的未折叠蛋白。他认
为,这引起了损害胰腺的炎症,进而导致二型糖尿病。因此,促进氧化作用的锻炼,可以
对高血糖患者产生有益的影响。如果个体使用大量的抗氧化剂,就会减少甚至抵消锻炼带
来的益处。类似的情况还有,服用大量抗氧化剂补品会影响运动员的训练效果。

Watson提出的两个关键信息是:“第一点,我们非常需要深入研究锻炼有益健康的具体机
制,”Watson计划今年晚些时候在冷泉港实验室举行一次学术会议,希望到时发布一个更
大的科研成果。

第二,“我不是医生,无法提供怎样治疗糖尿病的建议,我只是提出了有关二型糖尿病发病
机制的新观点。不过我注意到,几乎所有医生都会建议自己的患者尽量多做锻炼。我认为
体育锻炼能够帮助我们合成健康的功能性蛋白。我们确实需要一些高质量研究来证明这一
点。”

推荐原文:

Hypothesis: Type 2 diabetes as a redox disease


The Lancet,  Volume 383, Issue 9919, Pages 841 - 843, 1 March 2014 


Type 2 diabetes as a redox disease

James D Watson ForMemRS a Corresponding AuthorEmail Address

http://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3)62365-X/fulltext


Physical exercise has long been widely regarded as essential to human health.1 Yet, we do not know how exercise-stressed skeletal muscle cells that generate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such as hydrogen peroxide (H2O2) delay—if not prevent—the occurrence and severity of diseases such as type 2 diabetes (as well as dementias,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some cancers). Also unexplained is the recent finding that metformin—the most commonly used drug to treat type 2 diabetes2—4—and physical exercise seem to be beneficial for several of the same diseases, including cancer, Alzheimer's disease,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5, 6 New evidence7 shows that combinations of short-term metformin treatment with single acute bouts of exercise do not, as generally expected, enhance insulin sensitivity. In fact, metformin alone can attenuate much of the oxidative effect of exercise.7 The reason why exercise and metformin have opposing physiological consequences (oxidative vs reducing) has been shown by studies8 that suggest that giving mice metformin increases synthesis of the transcription factor Nrf2, which controls the downstream synthesis of RNA molecules coding for major cellular antioxidant enzymes.

I postulate that diabetes, dementias,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some cancers are accelerated—if not largely caused—by failure of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to generate sufficient oxidative redox potential for disulphide bonds to be formed. Physical exercise—by generating large numbers of reactive oxygen species—creates the oxidative redox potential needed to oxidise the free sulph-hydryl groups of cysteine into the disulphide bonds used to stabilise the 3D conformation of physiologically active proteins. Compelling evidence that reductive redox potentials might be the molecular essence of type 2 diabetes first came to my attention in early 2013 when I learned from a 2009 German study that consumption of physiological amounts of the antioxidants vitamin C and vitamin E abrogated the capacity of physical exercise to make insulin more effective in lowering blood sugar concentrations.7, 9 This finding is supported by similar studies of other antioxidants in man.10—12 Further suggestive evidence for the importance of an oxidative environment for promoting the action of insulin comes from patients with rare mutations impairing the production of antioxidant selenoproteins. Despite unequivocal evidence for a primary and severe deficiency of antioxidants including oxidative damage in tissues such as skin, these patients maintain supranormal insulin sensitivity even if they are obese.13 Insulin resistance and type 2 diabetes might very well arise through insufficient supplies of key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that normally oxidise key molecules controlling blood sugar concentrations.

The precise mechanism linking an oxidative environment with enhanced sensitivity to insulin in key tissues targeted by diabetes is still obscure. However, multiple studies14 over the past decade report that the membranous sacs of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of insulin-resistant rodents contain much higher proportions of unfolded polypeptides and many fewer S—S bonds than does normal endoplasmic reticulum. Unlike almost all other cellular locations that have reducing redox potentials, normal endoplasmic reticulum has the oxidative redox potential necessary to form disulphide bonds. Only a third of all proteins are stabilised by disulphide bonds, with most using van der Waals' interactions and hydrogen bonds to generate their 3D shapes. Why only membrane-bound or secretory proteins require stabilisation by S—S bonds remains unclear. However, no uncertainty exists about the potential disease-causing consequences of lowering—if not stopping—S—S bond formation. How enzymes of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form the S—S bonds of secretory and membrane proteins is beginning to be understood.15—17 Two structurally different oxidoreductive thiol enzymes have essential roles. Protein disulphide isomerases can directly insert the disulphide bond into target polypeptides. By so doing, they become reduced and unable to catalyse further S—S insertion until reoxidised by Ero1—a protein of a different disulphide oxidase protein family that contains flavin adenine dinucleotide. By oxidising protein disulphide isomerase, Ero1 becomes reduced and only resumes activity when it is reoxidised by passing electrons to molecular oxygen (O2) which generates H2O2.

After these two thio-oxide reductases were identified, researchers began to investigate whether the insertion of S—S bonds into nascent proteins harms protein folding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The first such attempt was made in 2005 by Hungarian biochemists led by Gabor Nardaii.18 They found that the polypeptide chain of protein disulphide isomerase in rat models of type 2 diabetes had relatively more reduced SH groups than did non-diabetic animals. By contrast, the polypeptides of Ero1 of diabetic rats had more oxidised S—S bonds than did non-diabetic rats. These results are compatible with diabetic cells having higher reductive redox potentials. Hopefully, these findings will stimulate a more thorough examination of S—S bond creation in huma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tformin actually seems to interfere with the beneficial effects of exercise in patients with diabetes.7, 9 This apparent paradox requires an explanation. Metformin has long been known to activate AMP-activated protein kinase (AMPK; the main cellular mediator of metabolic stress), but it does so indirectly.19 Its main—if not sole—molecular target is complex I of the mitochondrial electron transport system. Binding to complex I reduces ATP generation during electron transport by 30%. Mitochondrial AMP concentrations then increase to the level needed for significant activation of AMPK. AMPK then acts as an all-embracing molecular idler that quickly responds to low ATP concentrations by shutting down practically all anabolic metabolic pathways. Anabolic metabolism is then replaced by ATP-generating catabolic pathways that restore the cell's ability to quickly become growth oriented. Without the drastic redirection of metabolic pathways made possible by molecular stress responders, challenged cells can become acutely vulnerable to sudden changes in the supply of essential nutrients.20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metformin is being discovered. Kevin Struhl and colleagues have shown that metformin blocks the synthesis of the transcription factor NF-κB, which controls downstream synthesis of several molecules involved in the generation of inflammatory responses.8 Inhibition of inflammation does not occur if metformin is added after the initial inflammatory signal. Equally important, metformin also activates synthesis of Nrf2, which controls the expression of many antioxidant enzymes.8 These enzymes scavenge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stopping the cell-killing activities of inflammatory macrophages which, if unchecked, can bring about the apoptotic death of diabetic pancreatic β cells or destruction of the hippocampal nerve cells needed to form and maintain memories.

I postulate that the inflammatory responses now commonly thought to be at the heart of insulin resistance and type 2 diabetes are secondary to the unfolded protein responses resulting from failure to make disulphide bonds necessary to stabilise proteins' 3D conformation. If exercise does work through generating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thereby promoting formation of disulphide bond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prevent and treat type 2 diabetes is probably through this approach rather than stopping later inflammatory responses. Exercise—not metformin—is already considered by much of the diabetic medical community as the most effective first route to lowering blood sugar concentrations.

In addition to its metabolic target tissues, insulin also affects the CNS, influencing not only appetite but also energy homoeostasis and even learning and memory.21—23 Unsurprisingly,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have increased probability of developing dementia-like Alzheimer's disease. As Alzheimer's disease progresses,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of cells in stressed hippocampal regions increasingly accumulate unfolded proteins; these cells seem destined for apoptotic death. But if detected early enough, much of short-term loss of memory-forming capacity (the cardinal sign of early dementia) can be temporarily reversed by regular exercise.24, 25 Testing the effect of exercise on progression of Alzheimer's disease should be one of the highest priorities of medical research today. Experiments to assess whether metformin slows Alzheimer's disease progression are also needed.26, 27

These observations might also be relevant to cancer.28—30 For example, metformin kills cancer cells most effectively when AMPK does not become activated through phosphorylation by the liver cell kinase, LKB. At last we may have a plausible explanation for why cancer cells that have lost both copies of p53 are much more susceptible to killing by metformin than are cells with p53. The inability of p53−/− cells to respond optimally to nutritional stress somehow causes apoptosis. Metformin's potential use as a broadly acting anticancer drug could depend o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drugs designed to inactivate molecular cellular stress responders such as p53 and AMPK.

Much too little is known of how best to administer exercise as a treatment for type 2 diabetes. Are heightened heart rates needed to generate significant beneficial effects? Furthermore, we have little idea of how long intensive exercise should last (eg, 10 min vs 30 min vs 1 h). And are there limits to how long and intensively people should exercise before the production of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leads to significant accumulations of antioxidants? Do most highly successful athletes generate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in excess of what can be successfully scavenged by Nrf2-directed antioxidants? To date, antioxidants such as vitamin C and vitamin E have been frequently administered with the hope of promoting better athletic performance.31, 32 However, almost all such experiments have shown no positive effects. Many antioxidant supplements could lower intracellular concentrations of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below those needed for normal disulphide bond formation.

Obtaining such data about exercise will not be easy. Studies will be difficult to initiate and expensive to complete, especially at a time when funding for intellectually more exciting medical research is under threat. Funding for such research into exercise would come most readily from a philanthropic billionaire. Financing these efforts is for the good of all peoples. Happily, the first super wealthy super athlete that I have approached, Sir Richard Branson, has responded positively to my request to consider providing financial support for a several-day conference at 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 to begin delineating in detail what an effective research programme for the science of exercise would cost. The first such meeting will occur in the first half of 2014.

Research devoted to quantification of the beneficial effects of mental exercise will require equally large sums of money. I am not alone in wanting reliable evidence to confirm the oft-heard assertion about the brain: “use it or lose it”. My capacity to remain a full-time scientist at the age of 85 years has probably been much aided by regular exercise (singles tennis). But I may have been aided more by lifelong mental exercises and alleles I inherited from my father and mother. Efforts to tease out the relative importance of these different factors cannot come too soon.

Acknowledgments

I am indebted to Peter Tarr (Cold Spring Harbour Laboratory) for help in paring down this report to an acceptable length. Later, in the reworking of my resubmission to make it more explicit where my ideas differ from conventional wisdom, I most profited from Stephen O'Rahilly's (Cambridge University) broad knowledge of metabolic disease.

Conflicts of interest

I declare that I have no conflicts of interest.



References

1 Gomes EC, Silva AN, de Oliveira MR. Oxidants, antioxidants, and the beneficial roles of exercise-induced production of reactive species. Oxid Med Cell Longev 2012; 2012: 756132. PubMed

2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 2013. Diabetes Care 2013; 36: S11-S66. CrossRef | PubMed

3 Holman RR, Paul SK, Bethel MA, Matthews DR, Neil HAW. 10-year follow-up of intensive glucose control in type 2 diabetes. N Engl J Med 2008; 359: 1577-1589. CrossRef | PubMed

4 Bolen S, Feldman L, Vassy J, et al. Systematic review: 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oral medications for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nn Intern Med 2007; 147: 386-399. CrossRef | PubMed

5 Powers SK, Jackson MJ. Exercise-induced oxidative stress: cellular mechanisms and impact on muscle force production. Physiol Rev 2008; 88: 1243-1276. CrossRef | PubMed

6 Martin-Montalvo A, Mercken EM, Mitchell SJ, et al. Metformin improves healthspan and lifespan in mice. Nat Commun 2013; 4: 2192. PubMed

7 Ristow M, Zarse K, Oberbach A, et al. Antioxidants prevent health-promoting effects of physical exercise in human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09; 106: 8665-8670. PubMed

8 Hirsch HA, Ilipoulos D, Struhl K. Metformin inhibits the inflammatory response associated with cellular transformation and cancer stem cell growth. PNAS 2013; 110: 972-977. PubMed

9 Gomez-Cabrera MC, Ristow M, Viña J. Antioxidant supplements in exercise: worse than useless?. Am J Physiol Endocrinol Metab 2012; 302: E476-E477. CrossRef | PubMed

10 Sharoff CG, Hagobian TA, Malin SK, et al. Combining short-term metformin treatment and one bout of exercise does not increase insulin action in insulin-resistant individuals. Am J Physiol Endocrinol Metab 2010; 298: E815-E823. CrossRef | PubMed

11 Petersen AC, McKenna MJ, Medved I, et al. Infusion with the antioxidant N-acetylcysteine attenuates early adaptive responses to exercise in human skeletal muscle. Acta Physiol (Oxf) 2012; 204: 382-392. CrossRef | PubMed

12 Gliemann L, Schmidt JF, Olesen J, et al. Resveratrol blunts the positive effects of exercise training on cardiovascular health in aged men. J Physiol 2013; 591: 5047-5059. CrossRef | PubMed

13 Schoenmakers E, Agostini M, Mitchell C, et al. Mutations in the selenocysteine insertion sequence-binding protein 2 gene lead to a multisystem elenoprotein deficiency disorder in humans. J Clin Invest 2010; 120: 4220-4235. CrossRef | PubMed

14 Ron D, Harding HP. Protein-folding homeostasis in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and nutritional regulation. Cold Spring Harb Perspect Biol 2012; 4: a013177. PubMed

15 Scheuner D, Kaufman RJ. The unfolded protein response: a pathway that links insulin demand with β-cell failure and diabetes. Endocr Rev 2008; 29: 317-333. CrossRef | PubMed

16 Winterbourn CC, Hampton MB. Thiol chemistry and specificity in redox signaling. Free Radic Biol Med 2008; 45: 549-561. CrossRef | PubMed

17 Sevier CS, Kaiser CA. Ero 1 and redox homeostasis in the endoplasmic reticulum. Biochim Biophys Acta 2008; 1783: 549-556. PubMed

18 Nardai G, Stadler K, Papp E, Korcsm´ros T, Jakus J, Csermely P. Diabetic changes in the redox status of the microsomal protein folding machinery.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5; 334: 787-795. CrossRef | PubMed

19 Foretz M, Hébrard S, Leclerc J, et al. Metformin inhibits hepatic gluconeogenesis in mice independently of the LKB1/AMPK pathway via a decrease in hepatic energy state. J Clin Invest 2010; 120: 2355-2369. CrossRef | PubMed

20 Mihaylova MM, Shaw RJ. The AMPK signalling pathway coordinates cell growth, autophagy and metabolism. Nat Cell Biol 2011; 13: 1016-1023. CrossRef | PubMed

21 Konner AC, Klockener T, Bruning JC. Control of energy homeostasis by insulin and leptin: targeting the arcuate nucleus and beyond. Physiol Behav 2009; 97: 632-638. CrossRef | PubMed

22 Sharma MD, Garber AJ, Farmer JA. Role of insulin signaling in maintaining energy homeostasis. Endocr Pract 2008; 14: 373-380. CrossRef | PubMed

23 Zhao WQ, Chen H, Quon MJ, Alkon DL. Insulin and the insulin receptor in experimental models of learning and memory. Eur J Pharmacol 2004; 490: 71-81. CrossRef | PubMed

24 Smith JC, Nielson KA, Antuono P, et al. Semantic memory functional MRI and cognitive function after exercise intervention in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J Alzheimers Dis 2013; 37: 197-215. PubMed

25 Erickson KI, Voss MW, Prakash RS, et al. Exercise training increases size of hippocampus and improves memory. Proc Natl Acad Sci USA 2011; 108: 3017-3022. PubMed

26 Gupta A, Bisht B, Dey CS. Peripheral insulin-sensitizer drug metformin ameliorates neuronal insulin resistance and Alzheimer's-like changes. Neuropharmacology 2011; 60: 910-920. CrossRef | PubMed

27 Li J, Deng J, Sheng W, Zuo Z. Metformin attenuates Alzheimer's disease-like neuropathology in obese, leptin-resistant mice. Pharmacol Biochem Behav 2012; 101: 564-574. CrossRef | PubMed

28 Pollak M. Investigating metformin for cance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Cancer Discov 2012; 2: 778-790. PubMed

29 Buzzai M, Jones RG, Amaravadi RK, et al. Systemic treatment with the antidiabetic drug metformin selectively impairs p53-deficient tumor cell growth. Cancer Res 2007; 67: 6745-6752. CrossRef | PubMed

30 Shackelford DB, Abt E, Gerken L, et al. LKB1 inactivation dictates therapeutic response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to the metabolism drug phenformin. Cancer Cell 2013; 23: 143-158. CrossRef | PubMed

31 Gerster H. Review: the role of vitamin C in athletic performance. J Am Coll Nutr 1989; 8: 636-643. CrossRef | PubMed

32 Tiidus P, Houston M. Vitamin E status and response to exercise training. Sports Med 1995; 20: 12-23. CrossRef | PubMed



2014-03-01 12:34:44

主题: 天安门母亲: 你们不提“六四”,你们流失了什么?—— 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天安门母亲: 你们不提“六四”,你们流失了什么?—— 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发布者 siyu 在 14-03-01 07:33 


尊敬的全国人大代表:
尊敬的全国政协委员: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又要召开大会了,今年正好遇上“六四”大屠杀二十五周年。我们作为“六四”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将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这一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有何作为,能否弥补以往的错失,果断地把“六四”问题提到大会讨论;能不能作出决定并不要紧,大家议论纷纷就是一个进步。

在以往的二十四年中,我们天安门母亲栉风沐雨,筚路蓝缕,不气馁、不放弃,已先后寻访到了202位“六四”死难者。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在我们这个母亲群体中,至今已有35位同难者倒下了。他(她)们直到临终仍然忘不了、放不下已先于他(她)们离去的被害亲人。

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力!

最近,我们天安门母亲分三路走访了外地特别是边远地区的一些难友,访问归来者深有感触。其中,有一位被访难友语重心长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这二十五年来,日日想,天天盼,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但至少应该给我们一个真相,一个事实,一个昭示天下的认错!但至今都没有看到任何希望,难道让我们带着这种绝望离开人世吗?这种绝望、等待已折磨我们二十五年了!真相只有一个,偌大的北京,有千千万万人亲眼目睹了一切!全世界人民也都了解这一切!二十五年了,那些直到今天都还不愿也不敢承认事实的人,才是最懦弱、最愚蠢的!”

千言万语,就是这么几句话。“二十五年来,至少应该给我们一个真相,一个事实,一个昭示天下的认错!”在这里我们特地重复引述这几句话,是为了让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都能听清楚这位受访的“六四”难属说了些什么!

我们在去年“两代会”期间曾就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提出这样的疑问:“这是我们的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后来到了“六四”时期,我们经反复考量,作出了这样的回答:“‘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今天呢?我们依然看不到一点希望。那些不愿也不敢承认事实的人,确确实实是最懦弱、最愚蠢的!

在二十年前,江泽民不说“六四”,好像“六四”不存在;十年前,胡锦涛不说“六四”,好像“六四”也不存在;今天,新的领导人上台了,也不说“六四”,好像“六四”越走越远,已经望不到影儿了。

这长长的二十五年,你们不提“六四”,你们流失了什么?你们流失了道义,流失了良知,流失了执政的合法性。

世界上,一个人说你无道义、无良知,你可以说此人瞎说;两个人说同样的话,你还可以说不可信;三个人、四个人说同样的话,你心里就会打鼓;很多人都说同样的话,甚至还有人连说都懒得说,只是像潮水般地往国外涌,那就说明无人相信你了,你就只剩下了懦弱、愚蠢。你说你经济发展到世界第二,再过几年就世界第一,但你剩下的仍然只是懦弱、愚蠢。

而我们呢?尽管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我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幸福,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和权利。但是,我们保存了道义,保存了良知,保存了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是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贯诉求,它们将随着道义、良知一起保持下去,直至最后实现的一天。

世上事,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总得沿着道义、良知走下去;你唱着反调,你倒退着走;你能唱多久,能走多远?这还是一个疑问。

尊敬的全国人大代表,尊敬的全国政协委员,以及尊敬的国家领导人,请你们三思,再三思!

签名者:
尤维洁 郭丽英 张彦秋 吴丽虹 尹 敏 郝义传 祝枝弟 叶向荣 徐 珏 丁子霖 蒋培坤 张先玲 王范地 周淑庄 李雪文 赵廷杰 钱普泰 吴定富 宋秀玲 孙承康 于 清 孙 宁 黄金平 孟淑英 袁淑敏 王广明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树森 杨大榕 贺田凤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王文华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王 连 管卫东 高 婕 刘淑琴 王双兰 孙珊萍 张振霞 刘天媛 黄定英 熊 辉 张彩凤 何瑞田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李显远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齐国香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雷 勇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郭达显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穆怀兰 王争强 宁书平 曹云兰 隋立松 林武云 冯淑兰 付媛媛 孙淑芳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奚永顺 肖宗友 乔秀兰 陆燕京 李浩泉 赖运迪 周小姣 周运姣 陈永朝 陈永邦 刘永亮 张景利(共 128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 杨银山 王培靖 袁可志 潘木治 萧昌宜 轧伟林 刘建兰 索秀女 杨子明 程淑珍 杜东旭 张桂荣(共35人)

原载: 《中国人权》



2014-02-27 05:52:28

主题: 官员狂殴护士
官员夫妇狂殴女护士致瘫 女官员被捕

2014-03-05 07:58:46  苹果日报 

  江苏南京口腔医院殴打女护士事件,南京警方今日通报,决定依法对该省科技馆副馆长袁亚平作出刑事拘留,江苏省人民检查院宣传处处长董安庆被免除职务,行政记大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衞生局则指,被打的女护士陈星羽入院后已进行4次专家会诊,目前下肢瘫痪,是由于外伤导到嵴髓损伤所致。 

  上月24日晚上,院方告知女病人董芳泽有急症抢救病人需要住进其病房,在该病人住进后,董芳泽觉得病人及照料者皆为男性,不方便,于是联络父母。其父母董安庆和袁亚平致电院方协调未果后,来到医院探望女儿了解情况,之后找到病区护士站。 

  当时,袁亚平隔着护士工作台使用摺伞打护士肩部和腰背部各一下,并走进护士站抓住陈星羽的衣领,将其拉出护士站,董男稍后赶到,与前来制止的医护人员发生推撞,后被人劝开。 

当前新闻共有1条评论 

mangliu123评论日期:2014-03-05 08:33:06肩部、腰部各打一下,腰部打一下就造成女护士瘫痪?显然南京政府公安部门在说谎。据有目击者说,是女方或男方夫妇之一抓住女护士,然后由另一人用膝盖猛撞女护士胸部,并接着用伞柄猛击女护士背部。如不是这样,不可能就造成女护士瘫痪。共党官官相护小小屁民被压迫。 


向大夫护士致敬,转!                                                                                                                                                                                                                                                                                                                          
一、 高危职业          如果你是一个工人,你修理1000台
机器,有999台修好啦,有1台给你越修越坏,甚至修得
不走了,你会因此挨揍吗?你会丢饭碗吗?你会因此成
被告吗?会坐牢吗?医生会。          二、 高压力          各
位扪心自问,自己的工作就从未出过错?工作时你从未
忘记过什么?从未出过乱子?从未办砸过事?你们可错
十次、百次、千次,医生却一次也不能,能不战战兢兢
吗?                                                                                                                                                                                                                                                                                                                                  
三、高要求          医学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学科,想不被
淘汰,想不出事故,医生只好不断看书、看书、再看
书,医院不断的考试、考试、再考试。区里也会考计算
机、英语、操作......活到老、学到老、考到老,乃真实
写照。                                                                                                                                                                                                                                                                                                                                  
四、高负荷          住院医生要管十几张床,每床病人的
病史你要了如指掌(包括他以前得过什么病、他老爸老
妈是死是活,死是何种死法,等等)他的每一项检查结
果也要记得,不是记高或低于正常即可,而要精确到数
字,因为主任随时可能问起。整个病房其他病人是什么
病,其轻重程度也要了解。每天查房(不停倾听、微
笑、解释、简单体检)开医嘱、写病程记录(到时间要
写,主任、主治查房要写,病情变化要写,改变用药要
写,病人不爽要写,写!写!写!)期间不停会有家属
问!问!问!开完医嘱,有手术的,上手术,下午,继
续写,整理出院病历。如果值夜班,时间安排是:24四
小时值班制,第二天必须查完房,参加完科室的业务学
习安排才好回家休息,而且小医生最好是天天早上要查
房。节假日和我们无关,补休有,可我们的加班费可怜
的只给10元,是人民币。值班可以睡觉,但值夜班决不
敢睡觉啊。在三级医院,如果想升主治,恭喜,先做一
年住院医,吃喝拉撒都在医院。司机高负荷会出车祸,
医生高负荷会怎样,你自己想。                                                                                                                                                                                                                                                                                                                                  
五、低收入          与最低保障水平比,我们不低,但我
们的投入产出比不合比例,瞎子给人算命,20元一次,
瞎子,文盲;我看一次门诊5.00元,我每做一次诊断,
动用了我10年的学习投入,而这300毛还不全归我,医
院要扣除大半用于机关后勤开支,吐血!红包?不敢
要;回扣?我是医生,我有良知,我爱惜羽毛,我只按
病情的需要用药(注意:需要不等于便宜)。                                                                                                                                                                                                                                                                                                                                  
六、 社会评价低          不用进一步说明了吧,哪个行业
没有害群之马?我只是奇怪,为何我们医生如此道德败
坏,人们找对象还是喜欢找医护人员?为什么有那么多
家长给老师送礼,却没人骂。他们还可以去做家教,收
入远超过他们的正常工资,也没人管(指部分人,同事
小孩幼儿园就在送礼的);和公务员比,我们更是自
卑。是否只有当瘟神降临,需要我们挺身而出时,人们
才会赞美你是白衣天使和战士,财神才会一起到来,财
政拨款才会一步到位。可现在那些在“非典”中倒下的同
僚们,逝者已远去,活下来的,肺功能不好,股骨头无
菌性坏死,这多是大剂量激素冲击的后果,失去工作能
力,却不能列入工伤范围,单位只发基本工资。好象就
很少有人去关注,也没有媒体去报道了。                                                                                                                                                                                                                                                                                                                                  
七、 高压抑          你每天见到的都是病态的人,你每天
都战战兢、诚惶诚恐,你能不郁闷?能不失眠?能不胃
溃疡?为什么医生叫病人不喝酒,不抽烟,但你去看,
有好多人自己却在抽烟喝酒。当你面对一个病人,你的
决定,你的医嘱是要救命的同时还要担心不会出差错,
不能有差错。可人是标准的机器吗?个体差异太大,有
时就是要轮到你倒霉,跑不掉的。我一师兄,前年碰上
一个病人门补,头孢塞肟钠高度过敏,一下就OVER 
了,家属索赔,尸体解剖,最后还不算责任事故,但调
离了原岗位,心里闷啊,在家里人面前也感觉一下子压
力很大。真的,在同事面前还有点笑容,大家都理解,
可走出单位大门,家周围的人的眼光感觉异样啊。                                                                                                                                                                                                                                                                                                                                  
八、 高度孤立无援          医院总帮医生吧?错!有人投
诉,不问青红皂白先打50大板。病房入住率不够,扣:
病房满意率不达95%,扣;病历有疏忽,扣;扣!扣!
扣!                                                                                                                                                                                                                                                                                                                                  
九、高无助感          你以为我不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病
人无钱,我不想给他们用药?可如果病人跑单或付不
起,就扣我的钱,一次可以,两次可以,那么五次十次
可以吗?我爱生命,可我也要生存,你以为我不想医好
病人?可他就那么多钱,我就只能在有限范围内用药,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医疗保障的缺失,有那么多的限
制措施,我的工资不高,医保局扣我钱,我又不认识病
人,等于莫名奇妙请他吃了药,还要为他去付罚款,而
且根本就没人来感谢,为何要医生来担骂?!假如你的
爱人是医护人员,她烦了的时候请不要与她吵架 她在医
院里陪病人们疯狂一天了          她会嗓子痛 会腰酸背
痛,她每天要面对几十个病人及家属,你是唯一能让她
放松身心的人假如你爱人是医护人员,她累了的时候请
不要与她计较她要用全身的经历去维护病人的生命,或
许她上了一天的手术,或许她出了一天门诊,或许她整
个一天没喝过一口水唯一能让她依靠的肩膀在你身上假
如你爱人是医护人员,她流泪的时候请你耐心地安慰
她,她安慰了太多病人及家属,面对病人及家属时她不
能哭,为了培养病人坚强,她必须冷静,只有面对你,
她才能流泪,因为在你身边她愿意做个小 女孩,假如你
老婆是医护人员,不要嫌弃她粗糙的双手,因为她要时
刻拿着燥燥的手术刀或进行精心的护理,其实她的身体
也不是很好,请你细心呵护          不要以为她很会保
养,事实上紧张的工作让她身心疲惫、焦虑紧张,看到
这样的她你不心疼吗?假如爱人是医护人员,          她
发小脾气的时候请你不要生气          请你试试学着理解          
她需要发泄来平衡自己          你就让她在你这里当一回
小孩孩          她是知道你疼爱她的          所以,请你让她
对你撒撒娇          暂时充当她的出气筒          因为 她也真
的很爱很爱你          因为 她也把你当孩子一样          宠着
你 ...          爱着你 ...          假如你爱人是医护人员~~~,          
请你珍 惜她... 请你呵护她... 请你宠她···                                                                                                                                                                                                                                                                                                                                                                                                                                                                                                                                                                                                                                                          
附注: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很想哭!全天
下的人都以为做医护人员很轻松,有双休日,有节假
日,有着令人羡慕的白大衣,有着光鲜明亮的工作环
境,可是谁又知道其实她们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她们
不仅仅是面对各种类型的病人,还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家
属!有时会付出鲜血和生命,除了上班要随时应对各种
突如其来的抢救外,还要应付各式各样的评选,检查,
验收,以及晋升,评职称,永远写不完的论文,反思
······每天学习都要到很晚,下班回家后,身心疲惫!需
要的是自己最亲近的人的理解和包容!医护人员也是
人,更是容易哭泣的女生!面对社会、病人、领导、家
属各个方面的压力,她们背负的是太多太多的责任!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