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1101000000 ~ 20141201000000


2014-11-30 17:00:35

主题: 当医生与病人同台角斗——谈“柯连之战”
当医生与病人同台角斗——谈“柯连之战”
2014-11-30 中山医院 杨震 医史微鉴
 
【若您医学历史与人文感兴趣,请点击顶部蓝色的"医
史微鉴"加关注,或者搜索“drtree2014”。联系邮箱:杨
震 [email protected]
 
 一场政治秀告一段落,一位医生政治家胜出。
 医生政治家在选举中获胜,本没什么稀奇。但是,刚刚
结束的台湾地区“台北市长”的选举有些特殊,获胜的一
方是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医生,而落败的一
方连胜文,恰恰就是柯的病人。2010年11月连胜文面
部遭受枪击,正是由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持救治。
 所以,这场选战从双方参选人确定的那一刻起,就充满
着戏剧性。
 在很多人看来,医生与患者作为竞争对手在同一个政治
舞台上残酷搏击,总有些让人“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
觉中,有好奇,有搞笑,更有唏嘘和担忧。那么,为啥
会产生这种特殊的感觉呢?
 作为一名医生,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种“说不出”的
奇怪感觉来自于公众内心深处的伦理担忧,如果说的再
确切一点儿,是来自“医学伦理”的担忧。
 我无意对两个阵营的政治观点进行评价。不过,我倒是
很愿意从医学伦理的角度,对这场“柯连之战”的过程进
行粗浅的探讨。
 上个世纪,美国学者Beauchamp和Childress在《生物
医学伦理学原则》一书中提出“自主、行善、不伤害、
公正”四大原则,被广泛接受,成为医学伦理学最重要
的原则。可以说,一旦违背上述原则,基本上就会触
犯“众怒”、成为整个社会攻击的靶子。而我们如果对“柯
连之战”的整个过程进行梳理分析,便会发现,双方阵
营的攻防对策正是小心翼翼地遵循和利用着这四个原
则,而双方在选战中的得失也完全可以用这四个原则进
行评价。
 
自主原则
 
 自主,就是自己做主。在医患关系中,自主有多个方面
的含义:要尊重患者的自主决定;在患者作出自主决定
前,把过程和可能的结果全部如实告知,不能给人家下
套;不能依靠某种优势地位,对患者的思想或行动进行
强迫。
 可以看出,自主原则对于柯文哲这个医生来说,是个极
大的挑战。政治这事儿,本来就是天天撒谎、处处下
套。更为麻烦的是,从传统视角来看,医生在患者面
前,总是更为强势,甚至具有家长式的角色。在这个层
面上,连胜文是个弱者,非常容易博取社会同情。而连
胜文一方确实也充分利用了一点,把自己打扮得更像个
弱者:每一次宣传都哭着喊着说“我是一个经历过生死
的病人,呜呜呜…”
 
行善原则
 
 行善原则,又称为有利原则,就是说要仁慈、行善、利
他,多多救治病人,多做对病人有利的事情。
 这条原则,看似对柯文哲的要求相对多一些。实则不
然,在中国特别是台湾地区,传统文化上还讲求“善有
善报,有恩必报”。这一下,担子就压到连胜文一方
了:当初你连胜文脸上中枪,是谁救了你呀?台大医院
呀!那你怎么还能和你的恩人竞争呢?
 这个魔咒到底怎么破?连胜文一方也是绞尽脑汁地找到
了自己的“妙招”,让连家老妈跳出来放话说:确实是台
大医院救了我家连胜文不假,我要感谢救治我儿子的医
生,但是柯文哲不是主管医生,我们用不着谢他,哼
哼…事情到了这地步,就有些一地鸡毛的意思。柯文哲
一方也用不着省油了:咱们也上家属!柯文哲的老婆
在“脸书”上发消息:哎呦喂,那么,当初连胜文出院
后,你们老两口干嘛给我家老公送红酒致谢呢…紧接
着,柯文哲自己也跳出来,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本来
就是美事一桩,人情世故,何必搞成这样子?”
 反正,后来,大概是觉得这事再扯下去就不像话了,连
方阵营在选举前又“大度”地宣称:还是要感谢所有人,
包括柯文哲…
 
不伤害原则
 
 医学上,不伤害原则是指在诊疗过程中尽量避免对病人
的伤害,或者,尽量做到“两害相衡取其轻”。把这个原
则放到“可着劲儿相互伤害”的政坛上,真的很扯,“臣妾
们实在做不到呀”。但是,难归难,还是得遵守,起
码“别伤害得过于明显”。
 不伤害原则的最大受益方,肯定是病人。病人最
大:“我是病人,我自豪,谁也不能伤害我!”所以,这
场选战甫一开场,连胜文早早地就在头上戴了个“病
人”的帽子。柯文哲当了那么多年医生,还是有点政治
觉悟和敏感性的,任凭媒体记者百般挑逗,就是不肯直
接说连胜文的坏话。给逼得急了,他也只好来句很直白
的:“医生不好攻击病人。”
 就这样,连胜文大概窃笑了不少时日。但是,他忘记
了,医生也是可以成为“病人”的。
 柯文哲很幸运地“有病”了。据传,他患有“亚斯伯格
症”(一种神经发育障碍,一般被认为是“没有智能障碍
的自闭症”,多见于男性)。这下,连方阵营的麻烦来
了,而且是自找的:他们没有行医经验,“不伤害原
则”这根弦绷得不够紧——连胜文的助手口无遮拦,拿柯
文哲的疾病大肆开涮。这下就招致了很多抗议。后来,
连胜文只好出面公开批评助手的言论,失分不少。
 
公正原则
 
 公正,就是公平、正义,对利益和义务进行公正的分
配,避免任何歧视。公正原则,是所有伦理学的最基本
原则之一,实在太重要了,稍有闪失,就容易出大事。
所以,一直是政治家们手中的重要武器。
 柯文哲就扛着“公平原则”的大炮,毫不留情地朝连胜文
开火了:你这小子是富二代加官二代,就是个权贵,所
以,当年你受伤后,人还没送来,各方电话就先来了,
要求医院优先提供特殊照顾,这是赤裸裸的特权…柯文
哲这个“权贵论”正中连胜文身份的要害,杀伤力确实不
小。
 可是,柯文哲在乐不可支地轰击连胜文的时候,不经意
地露出了自己的屁股。今年9月份,柯文哲前往阳明医
学大学演讲,谈到当初为何选择外科时,说:因为小儿
科太吵,康复科太慢,病理科无法接触病人,泌尿科没
看过病人上半身,耳鼻喉科五个洞、当医生好像当矿工
一样。其实,玩笑说到这里,同行们笑笑也就罢了,效
果会不错。可是柯文哲刹不住车,又接着开涮妇产科
说:妇产科只剩下一个洞,要在女人大腿当中讨生活,
所以他不喜欢...此番“洞洞论”一出,柯文哲很惨:歧视
女性。很多女“议员”毒舌破口大骂,当时言辞之激烈,
简直无以复加、无以复加呀。
 
 如今,选战落幕,胜负已决。
 作为胜者的柯文哲在笑脸示人的时候,想必私下也会感
慨不已。我看过柯文哲在2013年所作的TED医学人文演
讲《生死的智慧》。这位行医多年的老医生表达出的医
学感悟,确实有很多亮点。他的经验丰富,理论水平也
很高。但在那个踌躇满志的演讲时刻,他肯定预料不到
后来的波澜起伏。虽说获胜,但是过程艰辛,各种私密
信息都被扒出,甚至一度被轰得满地找牙。不过,对他
而言,还好获胜了。不然,他大概会想:真是脑子坏
了,干嘛不好好地做医生,反而跑去参选?其实,我觉
得,若要谈到他的获胜原因,技高一筹的医学伦理素养
可能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
 
 好了,咱们聊到这里,按照逻辑,我应该语重心长地告
诉各位同道,学好医学伦理有多么重要啊,以后你们参
选用得着呀。估计马上会有同仁跳出来说,我们好像没
有太多这种机会哦。这倒也是…那就不说了。
 哦,慢着,等一下。很可能还会有些好事的、打破沙锅
问到底的、不见黄河不死心的同仁跳出来说:整个过程
看得好刺激呀,好眼馋!你说,还有没有其他机会,能
够体验一下这种与病人同台角斗级别的巨大医学伦理风
险、这种稍有不慎就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伦理风险?
 我说,有。
 那么,是什么?
 跟病人上床…
【如若转载本微信公众号内容,请务必写明作者和出
处】
 
【若您对医学历史与人文感兴趣,请点击顶部蓝色
的"医史微鉴"加关注,或者搜索“drtree2014”。



2014-11-29 22:50:29

主题: 陈丹青:高仓这个孤独的老头
陈丹青:高仓这个孤独的老头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29 日 由 lixindai

刀剑,保镖

  年初去日本考察美术馆,趁便在东京与徐富造先生
聚会,他说不巧,高仓在北海道拍戏,这次见不成了。
转眼年底,高仓健走了,我即与富造兄通话。他说其实
年初高仓即已住院,老头子曾想溜出病房和我碰头,医
生劝阻了,富造遂不忍告诉我。这时他哭起来:“丹青
啊,以后我带你去看他,他在家乡福冈的一棵大树下选
好了坟墓。”

  富造兄是上海老知青,父亲侨居东京,“文革”后即
办他过去,教他开餐馆。今富造兄位于港区的餐馆已是
日本皇室成员光顾的名店。他去东京时,《追捕》尚未
在大陆公映,他在父亲餐馆的屏风后,时时窥看这位常
来就餐的演员。其时高仓正当盛年,独身,没有儿女,
以他在日本的大名,出行交友,诸多不便,日后却和富
造成了莫逆之交。在自家楼面,富造特意腾出第四层权
做高仓时来走动的“家”,高仓的六十岁生日,便在那里
度过,富造给我看照片,只见高仓含笑站着,富造夫妇
与三位儿女均擅演奏,各人操一乐器,为他庆生。

  张艺谋请高仓出演《千里走单骑》时,老人年逾七
十,出行中国,左右不离富造。2007年,高仓闻知艺谋
在弄奥运会开幕式,特意去传统作坊定制了一对刀剑,
装木盒里,远道送来北京给艺谋壮色,全程仍由富造兄
陪同——后来这木盒就搁在办公室,直到开幕式小组散
伙——那天我在办公室正听艺谋瞎聊,门开了,俩老男
人怯生生站在那儿,艺谋起身迎过去,同时听得有人轻
声说:高仓健。

  谁曾忽然撞见三十多年前见过的银幕明星吗?我完
全没认出,而是,缓缓想起他来。他见老了,浓眉倒挂
着,已见灰白,像是我的哪位叔伯或姨夫。他俩停留的
半小时内,高仓始终害羞而恭谨地站着,因了语言隔
阂,没人与他说话。木盒开启时,众人凑过去看,他移
步退后,正站我左侧,我试以英语问候,他即应答,于
是交谈片刻。告辞时,大家在走道里拥着他轮流合影,
我就走开,不料高仓忙完,越过人群,轻拉我的手腕,
过去合影。

  翌日继续开会。午间,富造兄拨来电话,开腔便是
沪语,嘻嘻哈哈。老知青是片刻即熟的,富造笑说插队
落户的往事,居然记得我在“文革”美展的画,又说老头
子昨夜回了宾馆感慨道:这样地来一趟,为什么只有那
个黑衣人说了那句话?我问哪句,他说是“what
a story!”(怎样的故事啊)。那不过是英语的场面应酬,
听高仓专程送剑,我便随口一说,老人当真了。

  艺谋会用人,10月,他递我几枚高仓的影剧照片,
说是老头儿生日,画个素描送他吧,他回去后还念叨
你。我一愣,也就涂抹了,交给他。不久富造来电话,
说是高仓一定要我去东京时再见。也巧,女儿正有翌年
去东京谋职的计划,他即要了孩子的电话。来年女儿落
户东京,旋即告知,老头子和富造很客气地招待
她:“哎呀,以后再不去了!好正式啊!”是的,日本式的待
人的郑重,我也害怕。富造却是开心极了,一叠声
说:“你放心好了,高仓说,以后就做你女儿的保
镖。”我心下叫苦:看来高仓是个孤单的老人。

  1900,你的母亲

  4月间陪了母亲到东京看女儿,便在富造的那个四
层与高仓又见面了。他仍是笔直地站着,候在门后,脸
上的意思,真好似等来什么老朋友。我想想好笑,一面
之交,老头子何至于这么高兴呢。但我也高兴的,不为
他是高仓健,而是难得就近观察一位伟大而垂老的演
员。

  那个长长的下午,我能记得的片刻是逗他谈电影,
他说,他鼎鼎佩服的大演员,是美国的罗伯特•德尼
罗。我说达斯汀•霍夫曼、艾尔•帕西诺,都厉害呀,老
头子正了脸色,把嗓音弄粗了,连连说:“喔……no one! 
no one can be like him!”那一瞬,他显然没想到自己也
是大演员,却忽然像极了他扮演的角色,露出忠诚到发
倔的模样,眉心拧巴起来。我们一部部数落德尼罗的电
影,却没有贝托鲁奇的《1900年》。我说,德尼罗在那
部片子里年轻得一塌糊涂。高仓的眉心又拧巴起来,渐
渐对自己生气的样子:“耶……”他拖长声音说:“我怎么
不知道?”旋即起身给助手电话,自然,换了日语,富造
立即解释:他要手下马上弄到《1900年》的碟片。事后
得知,日本电影商不愿进口三小时以上的电影。

  傍午,母亲倦了,即被富造引进内室的沙发歇息。
当我们张罗靠枕毛毯之际,高仓一直欠身注意着,似乎
想来相帮而止于礼。那次女儿借故不肯来,黄昏我们告
辞离去。一家人夜饭后才回宾馆,跑堂叫住我,说有人
找。谁呢,返身出去,是高仓站在街沿他的车旁。这是
奇怪的一刻:我立即想起他曾顺口问我住在哪个宾馆,
看来早已想好单独再来。“你的母亲,可好?”他变得像在
电影里似的,一脸的情况,仿佛事态很严重。我说,很
好。这时他做了个难以看清的迅速的动作,从左腕褪下
手表,直视我,不说话,如做黑市交易般低低地攥着,
几乎触到我的手。我很难忘记那一刻:他忽然变得活像
北京地面的家伙,眼神分明是说:“哥们儿,您要是不
收……”待我迟疑接过,他周身一松,如所有日本男人那
样猛一低头,算是告辞,上车后迅即摇下车窗,射来忠
心耿耿的一瞥。

  小时候,沪上常有家境好的孩子动辄拿了家里的好
东西送人,换取友谊。高仓的馈赠竟使我想起那些小
孩,想到时,自知不敬。我想起他致送宝剑的一幕,显
然高仓十二分享受袭击般的馈赠;他又显然羡慕着别人的
母亲与儿女,以至非要强行送礼才能安顿他的温柔。看
来他在银幕上无数义气凛然的片刻,并非演技,而是真
心,抑或,漫长的演艺久已进入他的日常,他要在过于
孤独的晚岁——就像他老是形单影只的角色那样——时时
找寻自己的侠骨柔肠。

  可怜高仓不知道我毫不懂表,已近四十年没有戴表
的习惯。我给了父亲,父亲说那是欧米茄,反面刻
着“高仓健,2007”。此后他年年寄来贺卡,我第一次看
见信封上的日本式称谓:“陈丹青 样”。寄贺卡倒是在国
外的寻常经验,不至于感动到惊慌,可他居然两次寄我
冬衣:一件青灰色羽绒衣,一件棕色的皮衣,想必贵极
了,那皮摸着有如人的肌肤,神奇的是,正好合身。我
回赠了一件小小的我所画的唐代书帖写生,他特意站画
前拍个照寄我,一脸耿耿,活像将要出征的廉颇。近年
每岁入冬,我会抱歉似的穿上那件皮衣——实在暖和而
轻便——走入北京的尘埃,心里想:老头子哎,可别再
寄啦!

  打落牙齿和血吞

  此后我没再见过高仓先生。女儿也刻意逃避她的保
镖,仅在两位老人的再三坚请下,去过一两回。这些天
据说媒体连番出现纪念高仓健的版面,可见几代人记得
他,爱敬他。但所有巨星与爱他的人群,总是彼此隔开
的。艺谋说,高仓难得露面,总有他的影迷远远鞠躬致
敬,并不上前,各地黑道若是探知他的到临,会自行远
距离为他设岗,虽无必要,而引为乐事。我不知道有哪
种人像电影明星那样,在真身与角色之间,永难得到平
实的解读。倘若高仓老母健在,妻儿环绕,他仍会活在
明星的被迫的孤寂中,而况他的晚年,果真孑然一身。

  他出演的片子,我只看过《追捕》与《远山的呼
唤》。那已不是日本电影,而是早已入中国人后“文
革”初期的集体记忆。在这两部电影中,高仓都是令人
心疼的硬汉,沉默的人,中国说法,即叫做“打落牙齿
和血吞”:这是最为迷人的银幕类型,国内的电影,迄
今不见独擅此道的大演员。

  开放后的中国青年,如今渐渐凝固了单面的日本印
象:要么追慕那里的时尚,要么便是仇视。我记得1960
年代周恩来做主玉成中日少年联欢节,是战后头一次日
本民间派小朋友来访中国,纪录片拍下了这样的场面:
两国孩子在火车站分别时,抱成一团,哇哇大哭,拉扯
着,不肯分开。在日后的影视作品中,中日观众有着更
为广泛而彼此无需避讳的心理缘分,近年韩国影视起来
后,日本电影的魅力渐次褪色了,然而仍有无意彰显的
人群,沉迷日剧,什么原因呢,我也不知。以我所知,
两位日本的绝代佳人而为中国百姓所牵念者,一远一
近,一雌一雄,是今年先后辞世的李香兰与高仓健。

来源:《南方周末》2014年11月27日



2014-11-29 09:23:56

主题: 叶帆:威尔逊警官为什么未被密苏里州弗格森大陪审团起诉
叶帆:威尔逊警官为什么未被密苏里州弗格森大陪审团
起诉?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28 日 由 lixindai

两天之前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县的大陪审团决定对于
今年8月9日在弗格森镇开枪打死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
察威尔逊不予起诉,此事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英文
媒体的报道数不胜数,就是中文媒体也做了大量报道。
这些中文媒体的报道起到了很好的科普美国司法体系的
作用,原本大家不太熟悉的大陪审团制度也渐渐走入前
台。但是阅读了这些中文媒体的报道之后,我觉得大多
数报道都或多或少地站在法律和秩序一边而忽略了另外
一方的观点;更重要的是大多数报道都没有触及大陪审
团运作所遵循的判例法依据,不讨论这些深层次的问题
就无法真正理解对方的立场。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什么是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和
普通陪审团有何不同。大陪审团在普通陪审团之前接触
这个案子,由他们判断要不要起诉嫌疑人。如果说普通
陪审团多多少少对大众还是有些透明度的话,大陪审团
的整个运作过程则完全是黑箱操作。各个州对大陪审团
的组成和运作方式也各有不同,比如说去年佛罗里达州
的齐默曼一案(Florida v. Zimmerman)中佛罗里达州
的检察官就干脆跳过大陪审团直接起诉齐默曼,因为佛
罗里达州法律说检察官只有在寻求判嫌疑犯死刑的情况
下才必须通过大陪审团。

今年审理密苏里州这个案子的大陪审团是案发之前挑好
的,他们实际上是在等案子,密苏里州的法律要求十二
个陪审员中至少有九个人同意起诉才会起诉嫌疑人。撇
开这些细节不谈,大陪审团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他们听
取检察官的“一面之词”。也就是说辩护律师是没机会在
大陪审团面前出现,一旦大陪审团决定起诉,辩护律师
才可以进入,要求检方提供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
(exculpatory evidence,对控方有利的证据叫做
Inculpatory evidence)。

值得一提的是在齐默曼一案中,在进入审讯之后检察官
安吉拉•克里(Angela Corey)仍然扣押对嫌疑人有利的
证据,遭致哈佛大学著名的教授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猛烈抨击,德肖维茨称克里是在“犯
罪”,“最好现在就给自己找个律师”,“我见过好的检察
官,坏的检察官,安吉拉•克里是最糟糕的检察官。” 安
吉拉•克里一怒之下打电话给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要求
哈佛解雇德肖维茨,哈佛大学当然只能一笑了之。德肖
维茨听说了之后更加得意,跑到电视上逢人便说,对安
吉拉•克里冷嘲热讽。两人之间隔空交战一时成为大新
闻,风头甚至超过案子本身。

既然大陪审团只听取检察官的一面之词,那检察官有义
务把对嫌疑人有利和不利的证据都呈给大陪审团么?答
案是:不需要,检察官可以排除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
听上去是不是很不公平?这可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斯卡里
亚大法官在1992年的美利坚合众国诉威廉姆斯一案中
(United States v. Williams)写的。斯卡里亚在5:4的
判决书里回顾了英美民族上百年的司法实践,得出结
论:大陪审团从来就不是为听取双方立场而设立的,大
陪审团的任务就是审查检方有没有显示嫌疑人的确有犯
罪可能性。这是个远比普通陪审团“疑罪从无”来的容易
的标准。实际上检察官们不向大陪审团出示对嫌疑人有
利的证据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在美国的司法实践中大陪
审团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检察官说服,纽约州上诉法院
的前首席法官就说过,一个检察官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
说服大陪审团起诉一个三明治。

回到威尔逊警官枪杀黑人青年布朗的案子上来,很多美
国法律人目瞪口呆地发现,这次检察官前所未有地“公
正”起来了:他不但向大陪审团出示了所有对嫌疑人有
利的证据,甚至允许威尔逊警官到大陪审团面前陈述数
小时。他们质疑,为什么在这里检察官就使用了了双重
标准?斯卡里亚在威廉姆斯案里可是白纸黑字写
的:“As a consequence, neither in this country nor in 
England has the suspect under investigation by the 
grand jury ever been thought to have a right to testify 
or to have exculpatory evidence presented.”(无论在
这个国家还是在英国,被调查的嫌疑人从来也没有在大
陪审团前作证和呈上对己有利证据的权力。)对于这些
评论,我不禁觉得啼笑皆非。毫无疑问,大陪审团不同
于陪审团,正因为大陪审团并不给出最后的判决,他们
判定犯罪嫌疑的标准较低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美国社
会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法律资源去逐个严加审视每个大陪
审团考虑的案子。当初圣路易斯县的检察官很有可能是
因为这个案子事关重大,为了各个方面都没话说而把双
方的证据都呈现给大陪审团,他以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指
责他有偏向。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你从平时“不公
正”做法突然改正到“公正”做法的时候,你本身就不公正
了。听上去是不是对你很不公正?没办法,这个社会的
很多问题常常没有很公正的解答。

来源:叶帆博客



2014-11-26 06:26:09

主题: 中国医学最大的真相
吐槽 | 中国医学最大的真相
2014-11-25 医学界消化频道

作者:佚名  来源:悠悠医学

摘自:复旦医学博士联盟微博(吐吐槽,痛快痛
快,继续干活吧!)



学了三年管理靠爸妈关系找到工作的人在规定学了
十年医学的人怎么用药。

学了四年媒体不知疾病为何物的人在评判当了十年
医生的人的对与错。

这是中国医学最大的真相。

问题的复杂在于真相的遥远,而是不懂甚至是无知
的人或者是别有用心的人说了太多。

说“医院缝产妇肛门”的记者,你在哪里?

说“1元治疗先天性巨结肠”的记者,你又在哪里?

说“婴儿接种乙肝疫苗致死”的记者,你又在哪里?

这些谣言转发早已超过500次,博得了眼球,却辱
没了医生,伤了医者心,要了病人命。

是谁在撩拨医患关系?

谁在控制着药价?

谁在经营着医院?

是谁在牺牲着医生这个行业来转嫁矛盾?

每一个出来说话的人背后都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团
体。

见惯了虚伪,我们总是用谩骂也解决问题,每一个
愿意出来的说话的人总是被骂得体无完肤,中国真
正精英的知识分子爱惜自己的名声,但我们不怕,
因为我们一无所有。

混沌的世界需要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们是来自复旦的医学博士团队。

我们带着象牙塔里的清纯,却在现实中头破血流。

我们愿意为医疗改革呐喊,护卫公众的健康。

不要再让中国的医生流汗流泪还要再流血。

中国医学真相,你看透几层?

在中国看病很难,看病很贵,我们一起来找原因:

公众找的原因:医生收红包,医生拿回扣,医生技
术差。

这可能是真的,但只是表象,我们一起来挖掘真
相:

真相第一层:看病贵,是药贵,检查费贵,医生不
贵。

医生的明面收入极低(大家都知道),低至无法正
常生存,需要其它收入补充,比如红包、回扣(大
家也都知道)。

可为什么一个劳动高强度,工作高风险的群体的正
常收入不能养活自己,还要灰色收入来补充?90%
的医生是小医生,哪个药代会傻到给他们送钱?

我们不想要灰色收入,谁人可以给我们阳光的收
入。

这是逼良为娼,然后再回头狠狠扫黄的节奏啊。

真相第二层:教育部每年培养大量的医学生,卫生
部却只给很少一部分医师执照,没有证就意味着失
业,或者是拼命干活挣个吃饭的钱。好不容易考试
通过,等那张证下来,要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又得
光干活拿个够吃白饭的钱。干活辛苦,加班多,风
险高,责任大,背负骂名。到这种光景,聪明的孩
子谁还学医。

医生少了,看病一定是难的。

真相第三层:有利益团体借保卫人民生命安全之
名,行医疗行业垄断经营之实。这条不能多说,但
你我都懂得。

只要有垄断,肯定是贵的。

真相第四层:全球的知名医药公司,中国有几家?
中国能自主生产什么药?能生产什么检查设备? 自
主知识产权没有,人家想卖多少卖多少。价钱再
贵,中国医生说了都不算。

真相第五层:我们喝着三聚氢胺牛奶,吸着污浊的
空气,吃着各种添加剂,每天顶着各种压力,到处
拼命地工作,我们病了,医生策手无策,就都是医
生的无能了。

很多疾病的原因是不清楚的,这不是医生的无知,
是全人类的无知。

90%的疾病是无法完全治愈的,这不是医生的无
能,是全人类的无助。

真相第六层:公众平日对健康的忽视,对医学不合
理的期待,对疾病本质的无知。中国的医学教育都
放在专业医学教育了,对公众的科普教育却一直缺
失。

我们对各种名牌了若指掌,但对我们的身体知道多
少?

真相第七层:我们尊重生命吗?以人为本在中国是
个很冷的笑话,我们被教育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国家
财产,我们的英雄都是用生命换来的。

人一出生便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坟墓,也许不好听,
但说的是真的。

人一辈子,心脏会跳30多亿次,从来没歇过,但它
总是要歇息的。

我们总是欢喜得到的,不愿失去。

我们总是欢喜新生命的到来,却无法接受至爱的人
离去。

我们与病魔斗争时,身后没有强大的支持,没人雪
中送炭,有的只是落井下石。无助绝望,愤恨不平
的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死前拉个垫背的,而这时离我
们最近的是医生,虽然他试图帮助我们。

中国医学已后继无人。培养一个合格的医生需要10
年,培养一名优秀的医生需要15年。

非典那年,医生是天使,我决定学医,不觉已十
年,医生已是魔鬼,我学医尚未出师。

今天中国最优秀的高中生已不学医了。

今天中国最优秀的医学生准备出国了。

三年内在新加坡注册行医的复旦大学毕业生有85
名。

考取美国医师执照在复旦校园很流行。

不是我们不爱这个国家,因为我们在这个国家没有
尊严,没有安全。

学医,我们已奉献了青春,需要我们求助的人还想
要我们的命。

十年后,谁还会在中国做医生?

医疗资源少了,能分配到普通人那的只有更少。

没了医生,看病不但更难,还会更贵。

砍了医生,病还是不能治好。

烧了医院,人也不能起死回生。

我是医学生,我可以选择不做医生,但我们谁又能
选择不生病。

有哪一个人能勇敢地说,他不需要医生?

请珍惜我们的医生,请可怜中国的医生。

病人和医生应该是朋友,我们共同面对的是疾病。

附:高考招生,医科类院校意外断档。

北京协和医学院计划广东招10名理科生,但批次投
档只有4人;广州中医药大学招理科生1808人,只
投出674人,招文科576人,只投出140人,断档2/
3;南方医科大学文科计划招200人,实际投档50
人,断档3/4。高考结束,各地录取分数线陆续公
布,医科大学彻底悲催了,协和医科大学在广东招
5人只有1个上线,分数是568分,也就是一本投档
线,而清华是666分。羊城晚报报道,广东中医院
计划招1807人,投档人数只有485人,降分在所难
免。而一些医学院校的过线人数居然为0。

以后老百姓别想有最优秀的人才当医生给他们看病
了。这就是社会和ZF对待医护人员和医疗纠纷不公
平的恶果!

附:医师资格证考试的人呈递减趋势。湖北省2010
年报名人数为 39810人,2011年为 31432人,
2012年为28732人,2013年为27141人。2013年
比2010年减少约三成。

温馨提示:不要再打医生了,如果实在需要打,请
不要打死,打残废就行了,因为有一天,当你病
了,他还可以坐在轮椅上帮你诊疗。



2014-11-24 10:00:53

主题: Gangs Of NY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Gangs of NY vs Mafia of NJ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Nov 23 02:18:30 2014, 美东)

今晚 我们纽约队11:9战胜新泽西,连续三小时,我周仓打先锋,结果邪不压妖,被老妖ACC 3:6 砍了,输了单打.和一个没搭档过的极度暴力黑哥搭档结果1:6惨败于高福帅女友SHARA和肯搭档组合,输了一个双打,最后,幸亏和小田搭档赢了一个双打。。。

全队以11:9,NY gangs 再胜 NJ mafia。。。。。。呵呵



2014-11-17 18:06:34

主题: 美网雾霾神评
美国网友对北京雾霾的神评论 看完泪奔 
014-11-17 11:54:08  天涯社区  


  这几天,北京再度连续遭遇严重的雾霾天气。于是,和以往一样,大家都忙着在社
交网络上传自己拍的北京雾中奇景,调侃这是“仙境”,甚至有公众账号开始教大家“如何
在雾霾天拍出好看的照片”,各种搞笑的段子也在疯狂流传。

  似乎大家都已经习惯了,默认了,接受了,这就是我们必须生存的城市。大概,中
国人真的是世界上最擅长忍耐和苦中作乐的民族。
  可是,对不起,我拒绝加入调侃的行列。几千万人的生命在遭受着威胁,我们每一
个人都在呼吸的空气变成了毒气,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幽默和自嘲有时是一种力量,可是另一些时候,当它化身轻浮的调侃或者自欺欺人
逃避现实的乐观,却变成了一种毒素,麻痹了我们感知痛苦和危险现状的本能,瓦解了
我们思考和行动的能力。

  当北京上一次遭遇这么严重的雾霾时,《赫芬顿邮报》刊载过一组图片,震惊了许
多美国人。那篇文章有超过1000则留言。和中国门户网站新闻的留言不同,美国新闻网
站上的留言几乎没有任何骂人或者口水帖,每一条留言都是在认真地探讨问题,所以能
够达到几百甚至上千条留言的新闻并不多见。



  我翻译了其中一部分的留言,你可以看看——那些思考,原本,应该是我们自己应该
做的。

  @VeryAverage: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地方?

  回复[email protected]:不幸的是,他们没有选择。

  回复[email protected]: 癌症和新生儿缺陷的发病率在中国许多工业城
市是天文数字。

  @aztecdiva: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应该采取措施进行制裁。当地人口不可能不受
癌症和出生缺陷的影响。我小时候加州的环境也很差,但至少能看到和感觉到太阳。

  @dsouthard:难以置信。几年前我去过北京,当时并没有这么糟,但太阳总是笼罩
着薄雾。我回家后整整用了一个星期才把鼻子里的硫化物排干净。

  @Openeyes:这可能要比计划生育减少的人口还要多。

  @rallen26142:我想知道哮喘和肺气肿的发病率。当然更不用提咽喉癌和肺癌了。



 

  @I see stupid people:这是谁的错呢,中国?看看你对自己的国家做的一切。
中国还有哪一个地方没有变成一个化粪池吗?

  @WoodyCPM:上帝啊,人怎么能活在那样的地方?

  回复@PeaTarty: 这要看你怎么定义活着了。太恐怖了。

  @Tikiman:世界上只有一个大气层。他们的污染最后不可避免地会变成我们的污
染。致命的污染。

  @doctor pangloss:中国很快会需要数百万的心脏病学家,因为烟雾是产生心脏
疾病的主要原因。

  @zquad:一个有趣的事实:实际上的污染要比图片更加严重。为了拍这些照片,摄
影师们不得不吹进干净的空气,使用高功率摄影灯,还PS了其中几张照片。

  @throwcautiontothewind:我们刚刚接待了一个中国来的交换学生,我女儿之前
在她家住了一段时间。这个中国学生看到美国人在河里和湖里游泳感到很震惊,因为污
染,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

  @WesterlyWind:但是现在中国有机会过上了和西方一样的生活!

  @Gus DiZerega:看,至少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天堂。不用怕
烦人的法律规定增加经营费用。

  回复1 @Oscar Verywilde:事情要复杂得多。他们对煤太过依赖,而且可能他们
的大众交通很糟糕,考虑到他们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这颇具讽刺意味。

  回复2 @Seppowatcher:中国的大众交通很不错,至少在大城市如此。虽然出租车
司机总是需要开个会才能弄清你到底想要去哪。

  @Dangaio:取消管理,取消对美国国家环保局的拨款,再过几十年,美国就会变成
这样。

  @Thomas Pain:看起来中国正在经历一场肺部疾病造成的慢性自杀。

  @zquad:让我们感谢上帝,我们的国家环保局和政府把人民放在企业之上,同时无
论如何把人民放在利润之上。

  @akasidney:这些图要胜过那些认为“美国政府是问题所在”的人的无数谎言。这些
图也形象地说明了,共和党所谓的“现任政府杀死了工商业”之类的废话到底意味着什
么。难道这就是他们希望美国城市变成的样子吗?

  @xswqazxsw:美国也曾经是这个样子的,直到工厂都搬到了中国。没有这些图这么
严重,但真的非常严重。

  @obinna000:每年8%-9%的GDP增长。真值得吗?

  @BeasleysMom:发言的各位,你们是不是知道中国面临如此巨大的环境污染问题,
原因是他们没有相应的政府法规?污染者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些想要一个小到一个
浴缸就可以装下的小政府的人,你们是不是希望美国和美国的下一代也面临这样的问
题?

  @Seppowatcher:我想一个间接的问题是没有财产权,而不是缺乏法规。再加上用
商业自由去弥补政治自由的缺失。中国有足够的法规,但问题是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更
改。

  @DrCardio:这是长期政府关门才会造成的结果。

  回复@EricWB:或者共和党上台。也就是说,不要法规。

  @KOisGod:仅仅看着这些图,我都感到眼睛灼伤开始咳嗽了。这是放任无节制的工
业化的代价。只要有利润,谁需要干净的空气呢?

  @gaydood:我们给中国送去了67000家工厂1000万个工作岗位,但是没有把控制污
染的工具送过去!!!67000家工厂7天24小时不停地生产东西,他们只给工人每个月29
美元!

  @brotherskeeper:公司企业不需要空气就能生存,他们只要你的钱。不幸的是,
雾霾造成的每年几百万人的死亡,是中国愿意付出的代价。中国的顾客们(想想美国的公
司)是中国人低劣生活质量的受益人。

  @opendiscourse:根据之前的一篇报道,恐怕这只是冰山的一角。中国目前没有能
替代煤的能源——国内石油产量有限,进口天然气的成本要远高于煤。

  @SueEll 1354:最让我震惊的是,人们戴上口罩去对抗污染,而不是去坚持要求更
干净的空气。他们真的戴上了口罩。



2014-11-17 18:00:05

主题: 宋乔:老师,请不要教孩子们说谎- -评“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
宋乔:老师,请不要教孩子们说谎- -评“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17 日 由 宋乔

拜读了《辽宁日报》2014年11月14日刊发的一封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后
我心情沉重,感概万千。我对于当今中国媒体的自律,主动迎合权势,出卖灵魂感到震
惊。这封公开信里提到:“中国成为大学课堂负面典型的案例库,这是个别,还是普遍?
我们用新媒体手段做了调查,结果80%以上的大学生表示碰到过课堂上“爱发牢骚”的老
师,对国家和社会的“描黑”让学生们都看不过去”。我也注意到这封信是“辽宁日报的记
者奔赴东西南北中,深入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沈阳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用了半
个月的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整理近13万字的听课笔记”以后写出来的。很明
显,“部分高校教师,尤其是经济、法律、社会学、行政管理等与哲学文史等社科领域的
老师,在授课过程中,每当结合现实问题,常常会表达出一些消极负面的情绪,谈到好
的,都是外国的,不好的,都是中国的,中国成了负面典型的案例库”。是一个相当普遍
的现象。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这么多高校教师在课堂上“随意抹黑中国”呢?这封信
的作者认为这是因为老师们不够“心态光明”。这封信还呼吁老师们“教育是一个民族最伟
大的生活原则,是一切社会里把恶的数量减少,把善的数量增加的唯一手段”。

首先,我想请老师们重温当年鲁迅先生的名著《狂人日记》,《祝福》,巴金的
《家》,《春》,《秋》三部曲,老舍的《茶馆》,夏衍的《包身工》,歌剧《白毛
女》,陈伯达的《四大家族》,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在这些著作里作
者们把当时的中国描写得不仅是灰暗,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照公开信的作者《辽宁日
报》编辑们的逻辑,鲁迅,毛泽东们把当时的社会说得那么坏,也是心态不光明吧。何
况按《辽宁日报》编者们的说法这些“描黑”中国的老师们是不清楚“历史的发展是延续
的,每一个时期都不是孤立的片段。当今的中国,其政治形态、社会结构、观念习性,
都受到几千年文化传统的影响,因此必然烙下鲜明的’中国特色’。” 鲁迅,巴金等描写
的故事已成过去,鲁迅,毛泽东们也已谢世多年,已然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了。那当
代人继承历史传统,按照鲁迅,毛泽东们的方式批判一下生活中的丑恶的一面不是顺理
成章的事吗?怎么反倒成了心态不光明了呢?真是此一一是非,彼一一是非。再说,在
中国要真想学习历史也是极其不容易的,甚至是危险的事呢。有谁敢在课堂上或其它公
开场合谈一谈1989年夏天在北京和全国多个大城市发生的历史事件呢?不但不能谈,连
在网上都无法搜索。政府网管们定了无数多的敏感词,基本上把汉语都快废了。还好意
思指斥老师们不清楚历史的发展是延续的。这样的人还做着省报的编辑,真是不知人间
有羞耻事。

这封公开信还说:“从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上来看,高校课堂上的这个现象,是整个社会大
环境的一个投影,反映了当今比较普遍的社会心理——以消极的眼光看问题、到处寻找阴
谋论、随时随地发牢骚,这种负能量的传递在一些人当中已经成了人生态度和生活习
惯”。说起阴谋论,这实在是一个经常挂在政府官员嘴里,写在官媒上的词语。国内任何
一个群体事件,群众对共产党和政府的任何批评动不动就被指责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在策
划,支持。最近的香港占中行动也被说成是美国的阴谋所致。现在反而指责批评政府的
人们到处“寻找阴谋论”,实在是是非颠倒,荒唐之至。

这封公开信还批评老师们:“缺乏政治认同……追捧西方’三权分立’,认为中国应该走西
方道路;公开质疑中央出台的重大政策,甚至唱反调;片面夸大贪污腐败、社会公平、
社会管理等问题,把发展中的问题视为政治基因缺陷”。公开信的作者《辽宁日报》编辑
们扭扭捏捏,半遮半掩地搞了半天,这才说出了真实意图,就是要人们认同共产党的政
治主张,不得有半点怀疑,更不可质疑或唱反调。《辽宁日报》编辑们还厚着脸皮说什
么“片面夸大贪污腐败”。岂不知在当代中国无官不贪早已经是社会的共识了,还用得着
夸大吗?一个科级干部家里就搜出上亿的现金和大量黄金,真可谓是史无前例啊!说什
么“追捧西方”,西方好的东西为何不可学习和借鉴呢?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不都是舶
来品吗?当年我们当学生时不是被教导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吗?曾几何时历史就
抛在了脑后。

《辽宁日报》编辑们给老师们发公开信,无非是要老师们想他们看齐,在课堂上向学生
说谎。他们希望把中国的下一代培养成和他们一样无耻的恶人。面对此情此景,我要向
老师们大声呼吁:老师,请不要教孩子们说谎!

□ 读者投稿



2014-11-14 21:49:16

主题: 北明:柏林墙始末
北明:柏林墙始末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11 日 由 siyu

回顾一堵围墙的始末,
映照一个制度的兴衰,
透视一段历史的逻辑。

──作者题记

⊙ 柏林墙地理环境

  西柏林是二战时期,美、英、法三国联军占领区;东柏林,则是苏联红军的占领
区。由于整个柏林城,地处前东德境内。所以,柏林墙是社会主义东德境内,环绕西柏
林城而设的一堵围墙。墙的外围,并不是自由的世界,而墙的里面,则是通过地面和空
中交通,与东德以外的西方自由世界相联结的、自由的西柏林。

⊙ 柏林墙外貌

  东、西柏林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间的边境全长是166公里,而柏林墙长达10
7公里,高达4米。墙顶上铸造着混凝土通道。墙的东部一侧,是探照灯严密控制的地
带,又称“死亡地带”──逃亡者一旦接近这个地带,将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遭到枪
击。一条战壕横亘东部墙下,日夜防卫着破墙而入的装甲车辆。巡逻道沿墙而设,警犬
线密布其间,了望塔高耸,碉堡暗藏,还有一道用于第二防线的墙。

  这条边境地带切断了192条街道,其中97条街道通往东柏林,95条通往德意
志民主共和国。

⊙ 始建柏林墙

  由于农业集体化、压制私营贸易、粮食供应短缺,造成人民对社会经济与政治状况
的不满和失望,离开东德的人数与日俱。仅1961年1月到8月初柏林墙修筑前,就
有十六万人离开了社会主义东德,而自东德这个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到1961年
止,已经有三百万人取道柏林,逃亡自由的西方国家。

  与此同时,国际关系日趋紧张。1958年11月27号,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发
出最后通牒,要求西方二战时期的同盟国从西柏林撤军,并声称,在六个月之内,西柏
林应当成为一个所谓的“自由城市”。1959年2月17号苏联威胁说,将要签署一个
苏联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分立和平协议(A SEPARATE PEACE TR
EATY)。1961年6月3号、4号,美国总统肯尼迪和苏联总理赫鲁晓夫在维也
纳举行会晤,谈判没有结果。

  1961年6月15号,在一次国际新闻发布会上,东德共产党领导人瓦而特 乌
布里希在就阻拦东德人逃离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理解您的问题是,西德有人想
要我们鼓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建筑工人修筑一道墙。我不知道有任何类似的计划……没
有人有意图要修建一堵墙。”

  虽然如此,1961年对于东德那些向往自由的人来说,是不幸的一年。那年8月
13号,一个礼拜天的凌晨,在东德以埃里奇 昂那克为首的权力集团指挥下,这个国
家的警察和军队组成的建筑队,开始在柏林城设置电网和反坦克障碍,以阻挡通往西柏
林和西部德国的道路。

  这不是在荒芜人烟的、边境不毛地带加设障碍,这是在一个原本繁华的城市闹区、
在每日熙来攘往的人流车流中,筑起一道屏障,割裂原本一体的地理景观。街道被割
裂,石头砌成的防护墙平地而起。坦克集中在要津之地。往来于东西柏林之间的地铁和
火车交通中断。东柏林的和东德国家的市民再也不准进入西柏林,其中包括六万在西柏
林工作的往返上班族。

  接下来,建筑队开始以永久性的混凝土高墙,代替铁丝网建成的临时屏障。

⊙ 铁壁铜墙冷战中

  1961年8月起,西柏林的居民被禁止进入东柏林。

  9月,西柏林边境的居民被迫开始立即搬出他们边境的居所,所有靠近墙边的建筑
物包括教堂通通被炸毁、推倒、夷平。

  次年,1962年8月17号,柏林墙建墙的一年零三天,一位年仅18岁的东柏
林市民,比得 费希特尔,因试图跃墙逃离东柏林,遭东柏林巡逻士兵的枪击,倒毙于
柏林墙下的血泊之中。由此,人类史上最为残酷的逃亡悲剧,在柏林墙下拉开它血腥的
帷幕。

 据1990年德国的出版刊物提供的资料,这是自柏林墙建墙以来第78位企图跨越
柏林墙逃往西方的殉难者。另据资料表明,死于柏林墙下的逃亡者从大约一百到二百六
十三不等。而据美国电脑网络上提供的资料,大约有九百人,因企图逃
离东德而丧生。

  此外还有六万人被指控为“企图判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甚至“准备逃离”罪”Ich bin 
ein Berliner”(德语: “我是柏林人”)。名,遭到为期平均十六个月的监禁。参与协
助他人逃亡的人,受到更为严重的为期四年的惩罚。德国之外,尚有三十个左右的国家
的八百多市民,由于帮助他人逃离东德而被投入监狱。

  1963年6月,东德国防部长下令限定东德与西柏林之间边境地带的范围。此
后,举凡居住在距这一边境地带100米之内的东柏林居民,必须登记注册。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社会主义的东德宣布,这道墙是“反法西斯主义者护卫墙”(A
NTI—FASCIST PROTECTION WALL)。

1963年6月25日,美国总统肯尼迪应邀到访西柏林。他在西德市政厅的讲台上,面对柏
林墙,面对西柏林成千上万的观众发表演讲说:“世界上有很多人不真正理解,或者说不
理解自由世界与共产主义世界之间的重要关键,让他们到柏林来。有些人说共产主义是
未来的潮流,让他们到柏林来。有些人说,在欧洲和其他地方我们可以与共产主义合
作,让他们到柏林来。甚至有少数人说,共产主义确是一个邪恶体系,但是它允许我们
发展经济,’La  sie nach Berlin kommen’”(让他们到柏林来!—原文所有–译着)。
他说:“自由困难重重,民主并不完美,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垒起一堵墙,把人民挡在其
中,阻止他们逃离我们。代表我的生活在数千英里的大西洋彼岸、距离你们十分遥远的
人民,我想说的是,哪怕天涯海角,他们为能够与你们分享过去十八年来的经历,而感
到无比自豪。我知道,没有一个乡镇,一个城市,被围困18年之久仍然象西柏林一样保
有活力、意志、希望和决心。”在西柏林被重围重锁中,他以一句德语”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表达了美国和自由世界坚守西柏林这个自由堡垒的自豪与决
心。

⊙ 八十年代,铁壁松动

  世界历史在冷战的格局中,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首领苏联进入政治局势松动的八
十年代。1984年,两德边境在经过了长达23年之久的严密阻绝之后,东德开
始拆除边境阻止逃亡的自动射击系统,并开始大量发放移民签证:1983年发放
移民签证1万1千3百个;1984年,4万零9百个;1985年2万4千9百
个。

  85年末,东德政府起出了埋在两德边境的所有地雷。

  然而,这远远不能满足被割裂后,东德对西德的归属与渴望。1987年6月
,仅仅因为想聆听西柏林一侧赖兴斯塔格(REICHSTAG)前的摇滚音乐会
,东柏林青年人在那个长年封闭、将柏林一分为二的勃兰登堡门的东柏林一侧,与
警察发生暴力冲突。

⊙ 八十年代末,强弩之末

  1989年,这个中国人难忘的一年,对于德国,尤其是东德来说也是历史性
的一年。

  这一年的1月,面对两德内外巨大的反分裂压力,德共总书记昂纳克公然宣称
:“除非柏林墙存在的理由被消除,否则,它将继续存在50年、100年。”

  昂纳克宣称后的第16天,又一位企图越墙逃亡者被击毙在柏林墙下。他叫克
瑞斯 格弗罗伊,死于1989年2月6号。

  如果不是89年接下来的10个月期间所发生的戏剧性变化,对上述信息的解
读应当是这样的:德共将不会放松对东德的控制和封锁,两德分裂的局面将持续下
去,而东德的社会主义依然坚不可摧。

  然而当历史的能量积蓄到了一定关头,它的走向就难以当权者的意志为转移。
当昂纳克为柏林墙的坚固而苦心经营时,当柏林墙再次响起枪声,又一个名叫格弗
罗伊的逃亡者应声倒下时,人们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象征民主与专制之抗衡、共产
主义世界与资本主义世界之冷战的柏林墙,不久将轰然倒塌,而格弗罗伊将是柏林
墙漫长逃亡史上的最后一位殉难者。

⊙ 反抗前的逃亡和寂静

  历史的进程到了1989年下半年,在东欧的前社会主义阵营加快了速度:这
年3月,中国当代史上的天安门事件的导火索──胡耀邦的逝世──点燃前夕,东
德通过新的边境管理条例。28号,4000名西德人得以在东柏林过夜,与亲友
相聚。

  5月,当中国大陆从天安门发出的民间政治改革、新闻自由、反对贪官污吏呼
声,引发了全国数百个大中城市的民主抗议活动时,在地球的另一端,由于东德共
产党在地方选举中公然作弊,而引发的社会悲观情绪开始笼罩东德。这种情绪,由
来以久:由于东德政府70年代以来所实行的指令性经济、农业全面集体化、强力
发展重工业、严厉打击国内反对声音的经济、政治政策,导致经济发展几乎停滞,
210亿美元的外债债台高筑、东德马克内债累累,环境污染严重,人民生活贫穷
压抑,严重的不满情绪早以深深埋伏在社会民心之中。

  6月,中共开枪镇压北京和平请愿的民众,举世震惊。此后不久,东德共产党
领导人之一克伦茨率东德党政代表团访华,对中共的镇压行为公然大表赞赏,从而
为后来他继任德共总书记、并在柏林墙枪击逃亡者致死事件上,付出法律代价,埋
下重重伏笔。而昂纳克政府在“八九六四”后,对中共政权的支持,进一步加深了
东德人对斯大林主义官僚统治的绝望。大规模的逃亡潮再次出现。那一年,逃离东
德的人约有34万。次年一月,又有将近6万人逃抵西德。

  7月,中国大陆发出的四十年以来最强烈的改革呼声被枪弹所镇压,万马齐喑
,一派肃杀。西方世界为了民主的义愤,忙着与中国政府中断外交来往,撤走资金
。这个世界尚无人知晓那场民间自发的和平抗议运动,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
历史作用。

  东德这个月平静的几乎没有故事。可是后来回首,人们才意识到,那是德国巨
变前的寂静,也是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多事之秋:东德社会经过40年反抗斯大林
官僚统治之能量的酝酿和积累,即将进入有史以来的剧烈变动期。

⊙ 一九八九年八、九月,民间抗议狂澜骤起

  1989年8月,社会主义东德,将旅游限制进一步放宽:西德人如果出示特
定的许可证,可以进入东德并可以在特定的地区过夜。

  9月4日,在东德首府莱比锡举行的秋季交易会上,1200名东德人手持“
以自由旅行代替大批离境”的标语,举行示威游行。全副武装的警察们,甚至在“
打倒秘密警察”、“推倒柏林墙”、“开放到西德难民营的通道”等口号声中,依
然奉命保持了克制。

  9月10日,迫于规模空前的东德逃亡潮,匈牙利开放到奥地利的边境,1万
名东德市民通过奥地利抵达西德;随后的另外5 万名十月抵达。

  9月25日星期一始,在东德首府莱比锡爆发了持续数个星期、规模迅速扩大
的“星期一示威”活动:

  第一个星期一,示威人数是八千人,

  接下来第二个星期一,示威人数是一万五千人;

  第三个星期一,七万人;

  十月中旬的第四个星期一,是十五万人;

  到了十月下旬的第五个星期一,人数激增到三十万。其中大部分并在第六个星
期一仍然坚持上街抗议示威。以至于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在长期称病后,又开
始出头控制东德国家事务。

  9月30日,在“人道主义”关怀下,出逃的东德市民获准离开人满为患的布
拉格和华沙领事馆。由于他们拒绝返回东德,申请离境签证,这六千东德市民终于
乘坐东德铁路提供的特别列车,穿越东德,抵达西德。

  10月2日,警察驱散首府莱比锡的抗议活动。

  鉴于捷克斯洛伐克民间社会民主呼声持续高涨,这个国家将近半数的人民──
七百万人举行全国大罢工,10月3日,东德政府禁止了东德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
的免签证交通。一个多月后,在民众巨大压力下,捷共取消了宪法中保障捷共一党
专政的条文。

  10月4日,一万名东德市民乘坐密封的特别火车,离开捷克斯洛伐克首府布
拉格,抵达已被东德政府封锁的路线上的车站和地区。

  10月6日,东德政府拒绝让来自西德的游人进入东德。

  10月7日,东德国庆40周年。七千示威者走上街头。国家安全部队采取野
蛮手段,在晚间包围了示威者,七百人被警方拘捕。这一天,东德的其他主要城市
也发声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总共有一千人被警方拘捕。

  与此同时,一个新的社会民主党,在东德宣告成立。

  同一天,东欧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匈牙利,召开匈共党代表大会。大会以压
倒性多数通过匈共自我解散的决议,并宣布“脱离一切形式的斯大林主义”。遂即
成立“匈牙利社会党”,通过了新党章程,支持建立“以混合的经济所有制、社会
市场经济和自治体制为基础德多党议会民主”。这个党的领袖表示,要与无产阶级
专政和民主集中制决裂。

⊙ 1989年十月,历史潮流,势不可挡

  继中国八九六四大规模的和平民主抗议活动之后,这一年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
的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国际共产主义体系处于崩溃边缘。

  东德共产党领导人昂纳克继续坚持强硬立场,采取野蛮措施镇压抗议活动。

  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醒世名言,他警告说:“
生活将惩罚那些迟到的人!”

  10月9日以来,东德以工人为主的第二大城市莱比锡,七万人走上街头示威
游行。此后,东德多个大城市出现数以十万人计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政治民主、
自由选举。而各地的警察部队的表现异乎寻常。德累斯顿的市长伯格霍夫尔甚至与
游行示威的代表进行了谈话。

  10月11日,步匈牙利政府后尘,波兰政府宣布,波兰将不把试图经由波兰
离开东德的东德市民送回东德。

  10月13日,东德许多城市为那些争取公民权力而被囚禁的异议人士所进行
的祈祷,取得了胜利:几乎所有被囚禁的人士都获得了释放。昂纳克针对“优越的
社会主义社会的现行任务”,向他的下属进行咨询。自由民主党领袖格拉赫,表达
了对于东德共产党即德国统一社会党独断专权的不信任。

  10月16日,东德的德累斯顿专区、马格德堡专区和哈雷专区发生群众集会
示威。

  10月18日,昂纳克下台,德国中央委员会以26 票反对、26票弃权选
举克伦茨继任。

  人民的抗议并未因此中止,次日,各地人民继续示威游行。他们呼喊“我们是
人民”,要求出版自由、旅行自由、自由选举,结束德共一党独裁、东德政府辞职
,要求与德共政府分权而治,他们表达了对新政府、尤其是克伦茨的不信任。

  与此同时,德国政治反对派和政党纷纷应运而生,其中最大的反对党“新论坛
”迅速壮大。

  10月20日,迫于民众要求,东德政府准许前东德市民返回家园。

  同日,东德历史上第一次发生执政的东德共产党成员,必须在现场转播的电视
讨论节目中,面对东德市民,就他们所关心得问题与他们就对话。德累斯顿的市长
伯格霍夫尔强调了给与全体公民同等的旅游权力的必要性。德共意识形态负责人赖
因霍尔德,在西德电视节目中宣称,新的公民旅行法,也将自然而然地改变有关柏
林墙的情况。

  10月25日,西德政府代表团访问东德,代表团主席米施尼克与东德共产党
总书记会面,这是两德分裂以来的第一次政治对话。

  10月27日,东德政府宣布大赦所有被判处“企图逃离东德”罪的在押市民
。所有被关押者于三天以后获释。

  10月29日,东柏林市长克拉赫和德共地方党主席沙包夫斯基在东柏林市政
大厅遭遇市民的质询。抗议中,一位市民要求在场所有人,为悼念逃亡的柏林墙死
难者默哀。这一天,德共撤销了对新成立的反对党“新论坛”的起诉,这项起诉指
控“新论坛”为国家的敌人。

⊙ 1989年11月,柏林墙的丧钟这样敲响

  11月4日,在东德的艺术家们号召下,东德出现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主示
威活动:将近1百万东德市民走上街头,集会游行支持东德实现民主。

  三天以后,11月7日,东德政府部长会议全体成员辞职。

  再过一天,11月8日,东德共产党政治局全体成员辞职。同天选出新的政治
局,克伦茨当选为总书记。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仍然并未中止。新的旅行法草案
被人民议会的宪法委员会否决。

  11月9日,政府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在频繁抗议的亢奋中突然失去目标的东
德,不知该如何度过这一天。

  这一天,就象上紧了发条的钟表,突然失去指针,滴滴答答的钟声尤在,却不
知何始何终──柏林墙的两面人山人海,鸦雀无声。

  面对这面耸立了28年,阻绝两德人民,制造了无数悲欢离合、生死哭歌、惨
重牺牲的血墙,人们无法判断的是,当制造它的独裁政府部门和官员辞职的辞职,
改选的改选时,柏林墙辞职了吗?它是否仍然戒备森严?它还能随意射杀越墙的逃
亡者吗?自动射击装置是否完全解除?密堡暗碉里的岗哨是否仍然轮流值班?带缰
绳可以自由追踪100米的警犬是否正严阵以待?

  没有任何官方的媒体报道这些与人们生息密切相关的消息。柏林墙依然无声地
矗立着。它两面成千上万被阻隔的人们遥遥相对,心中纵有万马奔腾,脚却不敢越
雷池一步。

  这是继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又一个历时转折的关头。而历史在这一瞬间干
脆停下了脚步,为的是让人们记住它的沧桑。

  不知道渴望自由的人们同这面血墙对视了多久,终于有一个东德的青年人,壮
着胆子,往那禁区的空地,试探着,迈出一只脚……

  没有反应。让脚落地,移动身体重心,再迈出另一只脚……

  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警戒方面的反应。

  小伙子双脚落在东柏林境内的禁区,人,暴露在自动枪击射程之内。

  柏林墙两岸,无数双眼睛被这年轻的躯体所抓住,人们不约而同屏神静息等待
着……要么枪声乍起,又一具尸体倒卧在血泊中;要么人民淹没、踏碎这围墙。

  小伙子不急不徐,却一步千斤,载着两德的万众一心,牵着两德张开的手臂,
在众目暌暌之下,从那片社会主义东德境内的边境开阔地,一寸一寸、一米一米走
向资本主义西柏林境内。

  这应当是德国历史上,街头上最安静最紧张的时刻了。

  当小伙子在身前身后人山人海的无声的注视下,终于接近柏林墙,奋力攀上墙
顶,预期的枪声仍然没有响起,紧张的人们却沉默得几乎要爆炸。

  然后,西柏林一边向这位以命相抵、探试自由的青年人伸出了丛林般的手臂;

  然后,小伙子双脚结结实实踏上了西柏林自由的土地。

  一瞬间,柏林墙两岸人声鼎沸,心旌摇荡,激动的情感潮流如洪水决堤。人们
相互拥抱接吻,相互重复诉告着那个刚刚发现的不可思议的事实:

  柏林墙解放了。

  它的警卫事实上以然解除。

  它已经全然不过就是一堵墙而已了。

  两德人们相互拥入对方,成千上万的人们彻夜不眠地享受着亲友重逢的喜悦。
两德人民拥满柏林墙墙上墙下墙东墙西,人们举杯相庆,奏乐狂欢,欢乐的自发的
庆典持续数日,节日的气氛经久不消。■

⊙ 1989年11月上旬,柏林墙丧钟的冲击波

  柏林墙作为一面物质的墙被推倒和铲平,是以后将近半年的事,而它作为东西
柏林的交通封锁和地理屏障的失效时间,被公认为是在1989年11月9日,那
位东德青年以无畏的勇气试探自由,越墙成功的那一天。

  为了记念11月9日这个历史性的日子,没过多久,街头小摊就出现了印有勃
兰登堡门图案和“柏林,1989年11月9日”字样的T恤衫。

  从即日起,下列这些镜头陆续出现在开放的过境关卡:

  东德人拥挤成一片,从标有“可口可乐”的装载货车上,领取西柏林公司为他
们免费发放的饮料;

  东德人在西柏林排起长蛇阵,等待西柏林的食品杂货联锁店为他们免费发放的
,装有咔啡和巧克力的“欢迎袋”;

  东德人在标有中文“扬子江”字样的一家中国餐馆的隔壁排队静静地等候着,
不是为了享用中国餐,而是为了进入一家性商店,去看一眼他们全然没有见过的那
个关在门后的世界;

  东德人在西柏林的银行前排起长蛇阵,等待领取西柏林政府发给他们的每人一
百马克的“欢迎费”。

  不知从何时开始,柏林墙开始被“蚕食”:柏林墙边出现了手拿铁锤、榔头等
工具的人,他们瞄准西柏林一边那画满了图画的柏林墙面,选择性地、仔细地敲下
其中美丽的图案,然后将这些小“柏林墙”石块,作为记念品,售给世界各地的游
客。前来凿墙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举动和声音就象树林中的啄木鸟,于是德语中
,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WALL WOODPECKERS”:“墙的啄木鸟”
,或“啄墙鸟”。这个奇怪的词,于是成为柏林墙时代的语言文化副产品。啄墙鸟
们将随着柏林墙的消失而消失,这个词将带着它特有的含义成为这个时代的典故,
后人将必须查阅今天的历史资料,才能揭晓它的由来。

  当然,这些是后话。回过头来说89年11月的东德。

  11月11日,十多万东德人从两个开放的新的边卡进入西德。有史以来最强
大的公共交通风暴席卷柏林,人们沉醉在东德市民的洪流自由涌入西德的喜悦中。
迫于人患,另三处边境通行关卡开放。

  11月12日,仅一天,另有40万东德人涌入西德。市中心公共交通被迫部
分瘫痪;地铁过度拥挤,导致火车运输暂停;地面上则运输交通阻塞;人们无视交
通失控的局面,继续以各种方式涌入西柏林。从柏林墙边境到西柏林的公路,昼夜
挤满了车辆,所有的车道完全阻塞,水泄不通的公路全长50公里。

  西德社会多年盛传一个小道消息:东德的小汽车是纸做的。这说法,至少是旅
居西德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不信。但一直以来,无法证实。就是在那些交通阻塞的日
子里,中国留学生,有机会证实了这个传闻:他们中有人专门在西柏林市中心街道
上,借交通阻塞的机会,走上前去,认真检视来自东德的车辆,直到近距离内,亲
眼看到,有的车,车体刚好被撞坏的部位的横节面,确是硬纸板制造的。

  当日,迫于严重交通状况,东柏林和西柏林的两位市长,在新开设的过境关卡
处会晤,商讨相关的事宜。


  11月13日,前德共德累斯顿专区主席莫德罗(HANS MODROW)
充任东德总理;东德农民民主党主席当选东德人民议会主席。走马上任的新领导班
子当日立即作了三件事:1,解除与西德接壤的,东德边境开阔地带的戒严令;2
,准许西德常驻东德代表办事处恢复其职能;3,增加开放两处到西柏林德过境关
卡。

  再过一天,11月14日,再增加开设三处到西柏林德过境关卡。所有的过境
关卡仍然人满为患,等待过境的东德人在每一个关卡排起罕见得长蛇阵。截止那一
天,东德政府已经发放了5百70万个签证,并批准了1万1千7百54例离境申
请。

  与此同时,开放著名的勃兰登堡门的推测在全德的大街小巷不径而走。

⊙ 11月下旬,柏林墙政治基石摇摇欲倾

  11月15日。从即日起,东德的历史再度加快了它的进程。几乎每天都有令
人振奋的消息传来:

  新产生的东德政府宣布其执政方针并计划召开“圆桌会议”,以便与各种不同
的东德民间组织对话。

  11月16日,两德统一问题提上议事日程:西德政府官员表示,统一问题,
必须由东德人民,而不是东德政府做出决定。

  11月17日,英国外交部长赫德访问柏林。官方文件声称,东德新任总理要
求更紧密地与西德合作,并呼吁改革。

  同日,复苏的东德市民进入西德的旅行风暴再次掀起,西德再次陷入交通无序
状态。

  11月18日,东德人民议会选举出以莫德罗为首德东德各界联合政府。东德
马克大幅度贬值,与西德马克的兑换率一度降至1比20。欧洲共同体发表声明,
计划支持东德的政治经济改革。

  11月19日,抵达西德的东德人在西柏林再次排起了长队,等待西德人民和
政府发给他们的一百马克的“欢迎费”。而由于旅客过度拥挤,西柏林地铁当局再
度暂时关闭了几处地铁车站,以便人满为患的地铁火车以快线通行方式,输送来自
东德的旅客。西柏林商店为来自东德的游客持续推迟夜晚关门的时间。

  11月20日,西德政府为东德进一步扩大改革提供援助。

  同一天,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25万民众走上首都布拉格
的广场,要求捷共政府集体辞职。

  11月21日,40万东德市民到西德一日游。柏林墙断片开始被列入来自世
界各地的旅游记念品的收集者的收藏。

  11月22日,德国、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以东
的黑海海域,来自东部国家到德国旅游的海上交通运输繁忙。

  11月23日,曾负责东德经济事物的德共政治局成员米塔格被驱逐出党;德
共党员同时要求驱逐前德共总书记昂纳克。

  11月24日,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领导集团集体辞职。30万游行民众欢呼
声雷动振天。

  同天,德共首领克伦茨发表声明:德共支持取消东德宪法中,保证共产党一党
专政的第一条款。德累斯顿的市长伯格霍夫尔表示,德共将于下个月举行会议,就
西德民主政府提出的一系列改革问题做出回答。

  于此同时。从西德中心地方银行出发的多辆满载着东德五马克硬币的卡车开往
东德,以便东德国家银行能够继续发放15马克给到西德旅游的市民。

  自柏林墙解除警卫,开放旅行以后的六个月期间,总共有1千1百多万东德市
民持有效签证,出游西方各国。

  11月26日,东德首脑克伦茨在访问莱比锡时,强调这个城市在东德所迫切
需要的改革时的角色。同天,东德人民议会主席发表讲话说,东德将于明年,19
90年实行秋季实行真正的自由选举。

  由于当时西德马克面值高于东德马克面值四倍,而西德人进入东德兑换西德马
克时却被要求,以不公平的1比1的比率兑换东德马克,西德政府曾经于一个月前
,表示希望中止这种兑换方式。11月27日,东德政府发言人声称,愿意就此以
及西德基督教徒免于签证问题,与西德进行协商。

  同天,自由德国贸易联盟协会强调,他们独立于德共德的关系。东德最大的民
间反对党“自由论坛”在莱比锡组织游行,20万民众上街,呼吁支持东德全面改
革,呼吁两德实行联邦政体。汉诺威市长与游行群众对话。

  11月28日,西德议会就未来两德联邦制政体展开讨论。西德执政党“基督
民主联盟”领袖科尔(HELMUT KOHL)为此提出十点统一方案,希望通
过援助、合作,逐步将东德纳入西德联邦民主制和欧洲共同体之内。

  11月29日,科尔的建议得到德国与国籍上广泛而热烈的反响。

⊙ 1989年十二月,柏林墙政治基石一举瘫塌

  历史进入了1989年的12月。这个月的第一天,东德人民议会召开会议,
删除宪法中德共一党独裁的条文。西德政府决定增加对东柏林的经济援助。

  12月2日,在东柏林举行的德共中央委员会会议上,数千名德共党员要求德
共中央政治局全体辞职。克伦茨的发言被台下“我们不再相信你”的呼声打断。

  同日,美苏两国为期两天的高峰会议在马尔他举行。会议讨论了两德未来得前
途问题。

  12月3日,在德共前总书籍昂纳克为首的德共中央 政治局全体辞职后的第
26天,由克伦茨继任总书记并为首的德共政治局再次全体辞职。德共党中央的特
别会议决定,驱除包括昂纳克内的中央领导人出党,并将另一被涉嫌滥用职权罪的
人逮捕归案。

  接下来,东德人再次陷入激奋与激动中。东德政府呼吁人民保持冷静和秩序。
在莫斯科,西德外交部长向前东德苏战区现当时的首领戈尔巴乔夫提出两德统一的
十点建议。

  西德部长首席助理赛特斯与东德总理莫德罗在东德会晤并达成协议:1990
年1月1号起,东德将不再向西德和西柏林的游客要求签证以及马克面值不均等的
兑换。他们还就建立硬通货基金达成协议,以便更好地帮助到西德旅行东德人,并
使西德政府提供给东德旅游者的“欢迎费”不再需要。两德政府还同意,在东、西
柏林双方的市政府之间展开前所未有的合作。

  12月6日,克伦茨辞去他的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的职务。同
天,东德政府宣布释放1万5千名在押异议人士。

  12月7日,为期两天,旨在讨论修改宪法的首次“圆桌会议”在东德召开。
30名来自反对党的成员,以及所有政治党派和宗教团体,总共14个组织出席了
会议。

  12月8日,为期两天的德共特别会议在东柏林一个体育场召开。于此同时,
各界联席“圆桌会议”做出决定:建立新宪法,彻底解散由秘密警察组成的国家安
全系统;并于明年,1990年5月6号,实行政治自由选举。同一天,东德以滥
用公职为罪名,将东德的四名前政治领导人米尔克、斯多夫、克莱伯等,逮捕归案
,同时开始着手调查前德共总书记昂纳克和另一名德共领导人阿克森对东德人民犯
下的罪行。

  同天,欧洲共同体高峰会议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召开。当天的一份报纸在讨论德
国问题时说:所有的德国人,都有全权自决统一。

  12月9日,东、西德边境开放一个月。东德再度掀起百万余市民席卷西德的
旅游风暴。其中1千8百人就此在西德定居。

  同天,德共特别会议选举出克伦茨的继任人,全体代表一致确认德共继续存在
的信念。由于在过去德两个月中,已经有50多万德共党员宣布退党,为了挽救这
个党的生存危及,这次的德共特别会议决定改变党的名称,并开始改组党的建设。
虽然这个独裁东德40年的共产党两易其名,将“民主”二字加进党的名称:从原
来的“德国统一社会党”,改为“德国统一社会党──民主社会”,后又改为“民
主社会主义党”,但这却并不能挽救它的衰败:自89年东德政治局势和东欧各社
会主义国家一同发生剧烈变化的一年以来,这个党的党员人数从270万剧减到9
0多万。而1997年,这个党的党员总人数是13万左右。

  12月11日,自1971年占领柏林的四方国家苏、美、英、法,就德国问
题签署协议的18年以来,驻柏林的这四国大使二次在柏林会晤,商讨社会主义解
体中的德国的政治前景。

  12月12日,美国国务卿贝克表示,德国的统一,是克服欧洲分裂局面的必
然结果。在东德波茨坦会晤东德总理莫德罗后,他并表示,美国将支持东德的改革
进程。

  12月15日,东德政府决定解散“工人阶级战斗军”。这只类似国防军队的
安全部队,建立于1952年,它的职能之一,就是在柏林墙建立后,封锁东、西
柏林的边境。

  于此同时,东德的“基督教民主党”召集会议,表示反对社会主义和德国民族
统一。

  12月19日,西德总理科尔在东德境内的德累斯顿,受到东德大量人群的热
烈欢迎。他与东德总理莫罗德会晤,并就努力为两德间的建设性交流铺平道路,取
得一致意见。

  12月20日,继美国国务卿对东德进行访问之后,法国总统密特朗抵达东德
,对东德进行国家级正式访问。从而再一次打破二战以来形成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
义,专职国家和民主国家两大世界之间的冷战格局。

  12月22日,在柏林墙时代被强行关闭了28年的著名的勃兰登堡门,向两
德人民打开了它的大门。东德总理莫德罗、西德总理科尔、东柏林市长克拉克、西
柏林市长莫波尔,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发表了讲话。

  当日的英国卫报发表文章说:从这一天起,德国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

  12月24日,从即日起,到东德旅行的西德人,不再需要签证和兑换面值不
等的马克。

  12月25日,在经历了数次东德人到西柏林的旅行风暴的席卷后,20万西
柏林人到访东柏林。

  12月26日,又有25万旅行者,席卷东柏林。

  12月27日,东德的利梅克斯──鲍公司接管向世界范围内出售柏林墙片的
工作。售墙所得金额将资助东德的健康医疗系统。同日,东德各界联席“圆桌会议
”中的反对派组织要求,在1990年5月自由选举之前,就参预政府工作。

  12月28日,自11月9号柏林墙悄然解除武装以来得一个月以来,东德跨
越柏林围墙到西德旅行的人次,已达有两千多万。

  12月29日,重逢的东柏林和西柏林,安静而激动地等待着新年之夜的聚会
与欢庆。

  东德和西德的电视台将联合在勃兰登堡门,向德国和世界转播欢庆实况。

  1989年的最后一天,东、西柏林万人空巷,1989年的最后一夜,勃兰
登堡门两面,灯火通明,万头躜动。1989年的最后一刻,当深色天幕上,礼炮
齐鸣,彩花争艳时,人们在欢乐的海洋中奏乐起舞,喜极而泣,仰面沉思、干杯痛
饮。两德人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一齐,在勃兰登堡门迎来了德国历史上的一个
新世纪。

⊙ 一个见证人的回忆

  为柏林墙始末撰稿期间,笔者采访了一位见证人。他叫马丁 马蒂(MAR—
TING MARTY) , 祖籍德国,曾经在东德生活了23年。柏林墙时代
,他在自由欧洲电台任技术人员,现在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柏林墙解除武装的那
个夜晚,他人在勃兰登堡门的广场上,是恣意狂欢人海中的一员。

  他现今回忆九年前的场面时,仍将那眼里的光射的透亮,仍带着些许身置当时
现场的紧张:

  “啊!太兴奋了!都流泪了!跳舞,人们围着坦克跳舞!唱歌!边防站站岗的
美军和英军士兵也乐不可支,人们给他们倒啤酒,他们和老百姓一起狂欢。”

  然而,对他个人而言,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竟是这样的:“我突然发现,每个
人手里都拿着香蕉!我不懂这是什么原因,香蕉和今晚的重大事件有什么关系?我
觉得怪怪的。后来才知道,原来东德的经济长期不好,新鲜水果本来就极少,香蕉
就更没见过也没吃过。可是那天柏林墙一解除武装,东柏林的人涌到西柏林来,立
刻发现了香蕉这东西,这么好吃。所以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它,跟护着宝贝似的,
狂欢成那样,都没忘记。唉!这个印象,我至今难忘,一说起柏林墙倒塌,我脑子
里就出现这个镜头。我实在没法忘记这一幕。”

⊙ 柏林墙尾声

  到了1990年6月1日,东、西两德组成经济、货币与社会同盟。至此,所
有往来旅行的限制全部废置。截止1991年,也就是一年以后,在西方世界的包
围中,将东德人围堵在社会主义体制内的环形的柏林墙,在那一度壁垒森严的边境
地带,几乎完全消失了,仅存了几处遗址,和一段一点三米长的所谓“东面画廊”
。1997年2月,一条红线被标划在前夏列边防检查站得路面,标示着早先柏林
墙的所在。这条红线将延长至20公里并最终被两排铺路石所取代。 

1998年2月完稿于华盛顿
2004年2月补记

(原载《民主中国》1998年3月第60期、 4月第61期)



2014-11-13 15:56:41

主题: 黄金生:大清洗:一场恐怖的人间悲剧
黄金生:大清洗:一场恐怖的人间悲剧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12 日 由 qianren

“给我带来一个人,我就能给你找出罪证”

在莫斯科河边有一幢苏联时期的“高干楼”,外墙上嵌有许多名人的头像和名字, 标明他们在这里居住过。在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中,住在这里的90%的干部被抓走、杀害,他们的家属也遭到牵连。现在人们把这座“高干楼”叫作“黑暗公寓”,成为斯大林发动“大清洗”运动的标志。

“大清洗”是苏联20世纪30年代开展的一场针对隐藏在内部“人民的敌人”的运动,西方多称之为“大恐怖”。它始于1934年的基洛夫被害案件,直到1939年二战爆发才算告一段落。

大清洗的导火索

作为苏共党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基洛夫是苏联最有水平的领导人之一,与斯大林的独断专制作风不同,他知人善任、作风民主。在他的领导下,列宁格勒成了全苏最活跃和最有影响的地方。在1934年苏共十七大召开之前,基洛夫实际上已经成为苏联国内仅次于斯大林的第二号人物了。有一件事可以看出基洛夫在党内受欢迎的程度,十七大上,按规定对总书记斯大林的鼓掌可达十分钟,其他政治局委员则不能超过两分钟。可是在基洛夫讲话结束时,台下爆发了长时间的掌声,也长达十分钟。现有资料表明,在十七大召开期间,大会的许多代表,尤其是知道列宁遗嘱的那部分老干部曾在政治局委员奥尔忠尼启则家里举行秘密集会,参加者有舍博尔达耶夫、基洛夫、埃赫、米高扬、柯秀尔、彼德罗夫斯基等人。会议商议用基洛夫代替斯大林,但被基洛夫拒绝了。这些事情后来都被斯大林知道了。在十七大选举中央委员的等额选举中,基洛夫得票最多,只缺少3票,而斯大林得票最少,缺了270 票。选举委员会主席扎通斯基将情况告诉卡冈诺维奇。后者说,必须让斯大林比基洛夫多得一票。还有一种说法是,斯大林得知后命令将反对他的选票销毁。最后,扎通斯基向大会宣布投票的结果为:未投斯大林的有3票,未投基洛夫的有4票。

1934 年,斯大林与女儿斯维特兰娜和基洛夫(中)在俄罗斯的乡村

在苏共十七大闭幕后,1934年12月1日下午,基洛夫来到斯莫尔尼宫,上到三层后,贴身警卫鲍里索夫没有紧跟在基洛夫身后,而是在20步以外。基洛夫作为政治局委员,有23名警卫。这时原本应在三层楼道值勤的警卫也不知为什么不在。基洛夫独自一人走向办公室。这时,隐藏在楼道的凶手得以从背后向基洛夫头部开枪。当内务部列宁格勒地方局局长梅德韦季急忙赶到斯莫尔尼宫时,竟然被不认识他的警卫挡在门口。这些警卫是从莫斯科调来的,在没有得到梅德韦季的指令情况下就替换了原有的门卫。医生来后,确认基洛夫已去世。

凶手尼古拉耶夫当场被捕。他曾因行刺被捕,不知为什么又被释放了,并且没有没收他的手枪。他是怎样钻进斯莫尔尼宫的,又是怎样接近基洛夫的,目前都不清楚。

基洛夫被刺后,斯大林亲自领导了案件的侦讯工作。在审问了尼古拉耶夫之后,准备审问鲍里索夫。可是押解鲍里索夫的卡车在半路发生了车祸,鲍里索夫当场死亡。医疗鉴定书上认为鲍里索夫死于车祸。1959年,幸免于难的几位医生证明,鲍里索夫是由于金属的东西打在头顶上而死的。

斯大林亲自审讯的结论是,刺杀是季诺维也夫反对派策划的,尼古拉耶夫是季诺维也夫分子。因为季诺维也夫长期在列宁格勒工作,正是在基洛夫的领导下彻底肃清了季诺维也夫在列宁格勒地区的影响。所以季便怀恨在心,策划了这场刺杀。

因为当初这起案件的知情者均被处死,所以有关基洛夫案件的真相仍是迷雾重重,但这个案件无疑为斯大林开展大规模的镇压提供了借口。一份拟定名单上的人很快被一一逮捕。其后,斯大林及其内务部的帮凶雅戈达、叶若夫等又进一步扩大,炮制出所谓的“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阴谋集团”。

一场精心策划的审判

内务人民委员会是苏联在斯大林时代的主要秘密警察机构,也是20世纪30年代苏联大清洗的主要执行机关。他们协助斯大林,制造了大清洗中的一桩桩冤案。

大清洗严重破坏民主法治,斯大林为了蒙惑世人,对“托—季集团”却以公开审判的方式出现。为显示案件的公正性,还邀请了西方国家的记者出席。当然,斯大林与其内务部的人员为策划和导演这场审判,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内务人民委员会的雅戈达对找到的所谓托洛茨基在苏国内反党集团的联络人许诺:只要他们听话,他将保证他们性命无忧,而且承认这些指控正是为了党的利益。果然,这招很奏效,在审判格里茨曼、皮达可夫和罗姆时,三人为了保全性命,非常配合,分别在法庭上对其余被告做出了托派分子的指控。其中曾在外贸部工作过的格里茨曼还按照预先拟定好的供词,承认1932年他利用公出之便,曾与托洛茨基的儿子谢多夫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一家叫作“布里斯托尔”的旅馆大厅里见过面,并在谢多夫带领下“当面”接受托洛茨基除掉斯大林的指示。然后法庭根据三人供认的“罪证”判处其死刑。

他们认为一旦将格里茨曼等人枪毙,就会死无对证,人们也就无法戳穿他们的谎言了。但是这些谎言编造得实在不算高明,就在格里茨曼被枪毙一周后,丹麦的一家官方报纸《社会民主》报报道,布里斯托尔饭店已于1917年因大楼拆除而关闭了,所以1932年格里茨曼与托洛茨基之子的所谓见面纯属虚构。这一消息立即被世界各地的报纸所转载,对于这些“境外敌对势力”,斯大林政府只好装聋作哑,不再提此事。

当然,这只是插曲,绝不会使斯大林放慢审判的脚步,他觉得仅有格里茨曼等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的供词,要把它办成“铁案”还不够,他们又挖出了三个“阴谋组织成员”,分别是奥利别尔格、赖因霍尔德和皮克尔。其中,奥利别尔格是内务部密探,赖因霍尔德是苏棉纺工业总会管理局局长,皮克尔曾主持过季诺维也夫秘书处的工作,被捕时是莫斯科室内剧院院长。

要同样在内务部的奥利别尔格充当这个反面角色并对其他人检举揭发,叶若夫向他解释:因为他在与托洛茨基分子的斗争中表现出色,才选他来完成这一光荣任务,他应该在即将开庭的审判中,揭露托洛茨基为反苏联政府的阴谋组织者。同时,奥利别尔格还被告知,无论法庭给他判什么刑,他都将被释放,然后到远东地区去担任一个重要职务。奥利别尔格在内务部认为有用的全部“审讯笔录”上签了名。他甚至签字承认:(他)奥利别尔格,是由谢多夫根据托洛茨基的指示派到苏联来组织谋杀斯大林的恐怖活动的。他已与苏国内的许多托派分子建立了联系,他们计划在“五一”游行时,当斯大林站在列宁陵墓上检阅游行队伍的时候,用手枪或者是炸弹杀死他。为了使一切听起来更像是真的,叶若夫等人还给他准备了一对化学家兄弟。他们的任务是负责制造刺杀斯大林的炸弹。

为让被告招供,内务部还会“因人而异,对症下药”。赖因霍尔德因为与加米涅夫等人有私交,因而要他承认参与后者组织的阴谋活动。因为赖氏很“抗打”,于是审讯他的莫尔恰诺夫便伪造了一份盖有内务部鲜红大印的特别会议决定,上面写着鉴于赖氏的罪行,决定将其枪毙,家属流放西伯利亚。然后莫以老朋友的身份劝他向叶若夫写一份赦免申请,以免家属受牵连,赖氏信以为真,便写了一份申请交了上去。他很快得到回复,叶若夫同意赦免他及他的家属,不过前提条件是他必须帮助党揭露“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集团”的罪行。赖氏为保险起见,提出若有一位党中央代表当面向他宣布,党认为他没有犯任何罪行,只是党的利益需要他做出这样的招供。不久,叶若夫便来到狱中,以党中央书记的身份向他保证,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证明对党的无限忠诚。有了这个保证,赖氏便一反常态,对揭露托—季集团变得空前热心。他不但供认了自己是托季联盟的一分子,而且供出了从加米涅夫到列宁逝世后曾担任过苏联政府首脑的李可夫以及原政治局委员布哈林以及托姆斯基等一大串大人物,他说这些人都是托季反党联盟的成员。其供词经斯大林审阅后,稍做增删,就发回内务部,随即便成为大审判和进一步抓捕的重要证词。

同样,另一名证人皮克尔也在软硬兼施下承认了“罪行”。其后,雅戈达等人又从各地挑选了一批“被告”来完善这些证词。接下来就是要让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如何认罪了。

为“革命事业”,请当众自我诋毁

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都是老布尔什维克和列宁的追随者,是苏联的缔造者和有着共产主义信仰的革命家,要让他们低头认罪并非易事。

斯大林相信,只要找准对手的“缺陷”,就不怕对手不屈服。在1935年苏联政府就颁布了一部世界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法律条文,其中规定:12岁以上儿童对于所犯各种罪行,应负与成年人相同的责任,直至被判处死刑。看来,斯大林已找到了对付加米涅夫的“死穴”。

加米涅夫的“缺陷”是舐犊情深,两个儿子一个在空军服役,另一个正在读中学,都已年满12岁。负责与加米涅夫谈话的内务部人员奉斯大林之命告诉加米涅夫说,如果他不认罪,他们就将把他的儿子也扯进“托—季恐怖中心”去,他告诉加米涅夫,赖因霍尔德已供认,加米涅夫的儿子曾和他的儿子在某公路上追踪过苏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和斯大林的汽车,准备杀害他们。当加米涅夫看到赖氏的供词后,不知是因为恐怖,还是因为愤怒,竟然浑身发抖。而针对另一位老革命家季诺维也夫,瓦解他心理防线的则是党的最高利益。莫洛托夫曾劝告他:“您向党撒过多少次谎?您的谎言给党造成了多少次伤害?现在,为了党的利益,建议您诽谤自己。目前,在托洛茨基分裂工人运动和德国人准备进攻我们的时候,您的谎言无疑能够帮助党。这一点不容拒绝。要讨论什么呢?如果党的利益要求这样做,我们不仅应该献出我们微不足道的名誉,还应该献出生命。”这样,不堪肉体和心理折磨的季诺维也夫终于提出与加米涅夫作一次单独的会面,之后两人均决定同意出庭,但条件是斯大林必须亲自证实叶若夫以他的名义许下的诺言。而斯大林也同意在克里姆林宫与他们直接对话。

在会面时,斯大林提醒他们:“第一,法庭审判不是针对你们的,而是针对我们党的死敌托洛茨基的;第二,既然你们反党最猖狂的时候我们没枪毙你们,那么在你们肯帮助中央与托洛茨基做斗争之后,我们为什么还要枪毙你们呢?第三,两位同志忘记了,我们布尔什维克都是列宁的学生和后继者,我们不想让老党员流血,不管他们对党有多大的罪过。”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被斯大林的“真诚”打动,以他们两人的名义声明,如果不枪毙所有的布尔什维克,不迫害他们的亲人,并且今后也不再因为这些人加入过反对派而判他们死刑,那他们两人就将出庭,斯大林都满口答应下来。

看在上帝的面上,给斯大林打个电话吧

审判于1936年8月19日开始,历时四天,每一个被告在出庭前都已被告知游戏规则:在庭审时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这些话应该怎么说等等,他们所扮演的只是提线木偶的角色。在法庭上,经过多次排演的被告们在维辛斯基的提示下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罪状全盘承认了。尤其是一班假被告(他们被许诺以党的信任和重用)表演得尤其卖力。无论哪个被告人的陈诉与预先确定的台词稍有出入,他们就会站起来做一番纠正,恶狠狠地咬住对方不放。

8月22日上午,即开庭的第4天,被告们都做了“最后陈述”。他们怀着能使自己的家庭和同志免遭迫害的希望,在法庭上进行着自我诋毁,唯恐让斯大林不满意而成为其撕毁许诺的理由。8月24日凌晨2点30分,经过7个小时会议的审判庭成员重新出现在审判席上。被告们面容呆板地听着审判长乌尔里希宣读判决书,虽然他们清楚地听到乌尔里希在一一数落了他们的罪行后宣布将他们全部判处死刑。但是直到此刻,他们还不相信自己真的会被处决,他们还在幻想着斯大林会兑现给他们的许诺。据说,生病的季诺维也夫是被抬到刑场的。就在临处决前的一瞬间,季诺维也夫还苦苦发出哀求:“看在上帝的面上,同志们,看在上帝的面上,请给斯大林打个电话吧!” 而加米涅夫在被处决后,他的妻子、两个儿子以及兄弟和弟媳也先后被处决……

斯大林精心导演的审判取得了成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被邀请的西方旁听者,大都认为审判是公正的。一位英国律师写道:“我们又一次坚定地认识到控告是正确的、承认是正确的,判决是公正的。”而美国中情局直到20年后的50年代,仍认为这是对犯人动用脑外科手术、电休克法,或者是服用特殊毒品、药物、加催眠术的复合办法。一度投入资金进行研究,试图破解所用的药剂。

斯大林在莫斯科共举行了三次举世瞩目的大审判: 除了这一次外,第二次在1937年1月, 受审判的“阴谋集团”是所谓的“反革命组织平行总部”,拉狄克、皮达可夫等人被处死。第三次在1938年3月,受审判的“阴谋集团”是所谓“右派托洛茨基集团”,布哈林、李可夫等21人被枪决。

1934 年苏共十七大期间的红军最高指挥官合影, 前排从右向左依次为布留赫尔(曾化名加仑参加中国大革命和北伐),叶戈罗夫、布琼尼、图哈切夫斯基,这四人加上伏罗希洛夫在1935 年成为苏联最早的5 元帅,其中布留赫尔、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在大清洗中被处决。

这三次大审判,斯大林把当年的老战友都分别以“间谍”、“杀人犯”、“破坏分子”、“孟什维克”、“托派分子”等罪名枪决。托洛茨基由于在1929年已被驱逐出境,因此缺席审判,但斯大林没有放过他,后来派出刺客前往墨西哥,将托洛茨基暗杀。

据德国间谍制造的情报“透露”,红军将领图哈切夫斯基准备投奔德国。斯大林正准备对军队下手,于是对情报不加分析,便于1937年6月抓捕了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和其他七位高级将领。仅仅五天之后,军事法庭就开庭进行了秘密审判。审判的时间很短,当晚九点钟,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和其他七名高级将领就被处决。9天后,又逮捕了980名军队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员,指控他们参加军事阴谋。8月,又逮捕142名军事领导干部。参与审判图哈切夫斯基案件的布柳赫尔、卡希林等将领后来也被指控参与同一阴谋而被逮捕,根据伪造的材料被判处枪决。

我将高呼着斯大林的名字去死

支持斯大林清洗的理论是:“社会主义建设越深入,阶级敌人会更多地冒出来。对于不断冒出来的阶级敌人,当然就不能心慈手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大清洗中,那些众多被无辜指控的革命斗士和革命领袖,居然在法庭上公开承认自己一直在进行叛党叛国的活动。这不禁让人想起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中曾提到的著名笑话:斯大林的烟斗丢了,贝利亚第二天就抓到了10个小偷,他们全都招供了,而斯大林则在自己的沙发下找到了那个烟斗。难怪有人说,在搞迫害方面,斯大林的确是个天才,正是他导演了这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多幕骗局。而内务部更是罗织罪名的高手,贝利亚曾有一句“名言”:“给我带来一个人,我就能给你找出他的罪证。”

早在列宁时代,就有人批评“契卡”工作人员的“异化”:“他们已经完全和我们常人不同,他们冰冷无情,好像只对一件事有乐趣,就是欣赏他人被折磨的痛苦……他们身上已经看不到一点布尔什维克的痕迹。”到了大清洗时期,内务部又摸索出一套获取犯人“配合”的经验,并取得了惊人的效果。通过这些冤案,斯大林不仅处死了自己的对手,还让他们备受难言的痛苦——为“革命事业”,当众自我诋毁,公开承认自己犯下骇人听闻的罪行;让他们蒙受巨大羞辱——遭受全党全国人民的声讨。在审讯前允许被告给斯大林写悔过书,让他们抱有幻想,以为这会帮助他们保全性命。被捕者都写了这种悔过书,但得到的是嘲弄。在亚基尔的悔过书上有如下的批语:“下流胚加娼妓。约·斯大林”;“所下定义非常准确。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对这个恶棍、坏蛋和……只能严惩不贷——死刑。拉·卡冈诺维奇”。而图哈切夫斯基等8人在临刑时都高呼:“斯大林万岁!”“共产主义万岁!”

内务部在当时各部委中是最有权力的部门,他们不但拥有人数众多的秘密警察,甚至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他们比任何人都熟悉各部门和各个重要领导人的情况,雅戈达是斯大林在清洗运动中的最大帮凶,掌握着许多别人闻所未闻的秘密。对于这样的“定时炸弹”,斯大林当然不会对他有所怜悯,在1938年的第三次审判中,他也登上了斯大林的被告席。根据法庭证词,雅戈达的主要罪行是直接策划了对基洛夫的谋杀。在法庭上,他还最后一次恪尽职守地为领袖尽忠,检举揭发了包括斯大林私人卫队队长保克尔在内的大量“同党”。在他对别人执行过无数次死刑的内务部地下室,雅戈达被别人用同样的方式开枪打死了。叶若夫及其同伙也没有得到好下场。1939年4月10日,叶若夫被捕,但直到最后,他还在法庭上表白自己的忠诚:“我请求转告斯大林,我一生在政治上从未欺骗过党”,“请转告斯大林,我将高呼着他的名字去死”。1940年2月4日,叶若夫以钻入内务部的间谍特务分子的罪名被处死。

苏联总检察长维辛斯基(中)在三次大审判中担任国家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斯大林的这场漫无节制的清洗和镇压直到1938年9月慕尼黑协定签订使苏联处于严重的战争威胁之后,才不得不控制和收缩。

列宁创建的党被消灭了

斯大林的清洗运动可谓惊人。据北京大学徐天新教授在《苏联30年代大清洗》一文介绍,出席联共(布)第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有1108人因反革命罪被逮捕。十七大选出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共139人,其中80%的委员被逮捕,并且全都被处死。列宁在世时的最后一届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即1923年4月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后选举产生的7名政治局委员中,除列宁早年逝世外,斯大林将其他5人(加米涅夫、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李可夫、托姆斯基)都置于死地。1919—1935年先后选出31名政治局委员,其中有20人遇害。所以有人说:“列宁创建的党被斯大林消灭了。”

政府机关也遭到无情的清洗。列宁主持的第一届人民委员会由15人组成,其中就有9人被镇压,托洛茨基在国外被暗杀。4人在1933年以前逝世。活过这场灾难的只有斯大林一人。1935年进入人民委员会的委员中,有20人被处死,活下来的只有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安德烈耶夫和李维诺夫6人。1938年初人民委员会28个成员中有20人很快就被镇压。随着人民委员和副人民委员的被镇压,他们的下属多被牵连。1936年10月到1937年3月底,大约有2000名人民委员部工作人员被逮捕。国防部、重工业部、外交部,以及国家计划委员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军队也遭到可怕的清洗。20世纪30年代,苏联有5名元帅,3名遭镇压。被枪杀的红军将领有:16名集团军司令、副司令中的15人;67名军长中的60人;199名师长中的136人;全部4名空军高级将领;全部6名海军上将;15名海军中将中的9人;全部17名集团军政委和副政委;29名军级政委中的25人。8万名军官中有3.5万名遭到从清除出军队到判刑、处死的迫害。

这些仅仅在是高层清洗中有据可查的数字。此外,“大清洗”究竟抓捕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关押了多少人,流放了多少人,没有准确的记载和答案。1991年6月,苏联解体前夕,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公布了一个数字:1920年到1953年,苏联约有420万人遭到镇压,其中200多万人是在1937-1938年的“大清洗”中受到镇压的。但曾在苏联和叶利钦时代主持过平反工作的雅科夫列夫得出的数据要大得多,他在2000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斯大林镇压的牺牲者涉及2000万人,也许还要多。他还认为,韦尔纳茨基院士在1939年1月写的日记中,提到被流放和监禁的总人数为1400-1700万,“不会有什么夸大之处”。

人人自危的恐怖年代

大清洗时期的苏联,无疑是一个恐怖的时代。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作家爱伦堡在其著作《人·岁月·生活》一书中,就描述了在这种恐怖时期所形成的人人自危、风声鹤唳的场景:“在我的熟人中间,没有一个人相信明天,许多人都准备了一只装着两套内衣的小皮箱,随时准备一去不返。” 大清洗中滥捕无辜的行动大都在深夜进行,所以书中多次提到人们夜里对电梯、电铃声的恐惧。“在1938年3月间,我常惊恐不安地倾听电梯的声音,当时我想活下去,同别的许多人一样,我准备好了一个装着两套换洗衣服的小皮箱”。在二战时曾任驻美大使、后任外交部副部长的著名苏联外交家季维诺夫是爱伦堡的好友,从1937年起直到1952年病故前,他“经常把左轮手枪放在床边的小桌上, 如果深夜听到铃响,他就不再等待以后的事了……”

大清洗时期,不仅在人文领域,就是科技工作者也未能逃脱厄运,世界闻名的育种学家,农业科学研究院第一任院长瓦维洛夫、植物学家米歇耶夫、著名外科医生科赫、坦克设计师扎斯拉夫斯基、无后坐力炮发明者库尔切夫斯基等等均被处死,飞机设计师图波列夫、第一批火箭发动机的研制者,火箭科学研究所所长伊·贴·克列伊梅诺夫、“喀秋莎”火箭炮的发明者朗格马克、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总设计师科罗廖夫、实用矿物学创始人费多罗夫斯基也都被逮捕。

下面这个故事充分说明了大清洗造成的恐惧和对科学家残害的程度。

一天夜里九点,苏联国家天文馆接到一个来自斯大林办公室的电话,要求迅速查明一个星座的名称。可是,当天的值班员里亚奇却不懂天文,他只不过是一个铁路工人,被临时抽调到天文馆工作的。里亚奇赶紧给馆长马洛夫打电话。马洛夫也不懂天文,他是内务部的一名军官。一个月前,原馆长和几名天文学家被“清洗”了,他刚调到天文馆任馆长。他赶忙亲自驱车去找一个尚未被“清洗”的天文学家,他的好友和同事沃伦斯基。

沃伦斯基被惊醒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一点了。他听到汽车马达声,接着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沃伦斯基心脏病突发,死了。

马洛夫急忙去找另一位天文学家,车到目的地时,已是子夜一点。马洛夫这次很小心,车近天文学家楼下时,熄火灭灯,上楼也尽量放轻脚步。谁知刚上楼,就听见“啪”的一声,夜空中一个黑影纵身飞向窗外,从五楼重重摔到楼下……

几经周折后,马洛夫终于在深夜两点打听清楚星座的名称。他足足用了五个小时,死了两个人。马洛夫自知罪责难逃,已做好了自尽的准备,但当他接通电话时,斯大林已经休息了,工作人员告诉他事情的经过:昨晚莫洛托夫和卡冈诺维奇陪斯大林在花园夜宴时,为天上一个星座的名称小有争议。斯大林就说,这事容易,打电话问天文馆。

事情原来就是因为斯大林随便的一句话。

苏联人曾说:有种公民权利只有苏联人才拥有,那就是每个公民享有不可剥夺的死后被平反昭雪的权利。这场带有斯大林烙印的大清洗给苏联国家和苏联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2007年10月30日,作为对大清洗历史正式表态的第一位国家元首,俄罗斯总统普京前往莫斯科南郊“布托沃射击场”的大清洗纪念地,悼念遇难者。1937年8月至1938年10月间,至少2万人丧身此处,最多的一天,这里处决了562人。普京说:“现在终于等到了所有人都认识到这是场民族悲剧的时刻,我们应永远铭记这一历史教训并使之不再重演,这是所有人的责任。”

(参考资料:徐天新:《苏联30年代大清洗》;豫章:《大清洗》;凤凰网:《苏联大清洗70周年祭》;黄章晋:《莫斯科三次大审判》;雷颐:《沉重的记忆》等)

(本文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22期(11月下)。



2014-11-13 15:15:52

主题: 冠军归功球友
虽获得全国冠军,但离不开朋友们的大力支持,在此感谢(不分先后):


ASUS,CC, ACC28, 红酒,老任,鼻涕,FRANK (NJ), 5Z, 姚东,I/O,克明,
JOHN,CHERRY, SHERRY,ASUS夫人,ERIC,小田,KEN213,黑道,阿扁,HENRY,
TENNISHAOHAN, TENNISFRIEND,江跑,等等。。。。。。如有一时疏忽遗漏,抱歉,容
当后补。。。。。


老刀在此大礼,一辑!
--



2014-11-11 12:12:29

主题: 宋乔:中美癌症预后对比的启示
宋乔:中美癌症预后对比的启示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10 日 由 宋乔

《文学城》转载财经网2014-11-4发布关于中国癌症调
查的消息。这条消息指出“近日,中国最大规模癌症生
存数据汇总分析发布,数据显示中国癌症5年生存率为
30.9%,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同时农村患者的生存率
仅约为城市患者的一半”。这个调查数据由中国国家癌
症登记中心、癌症预防与控制办公室联合统计得出,并
来源于17个分布在北京、大连等城市的以人群为基础的
癌症登记处。此次调查所纳入的13.9万个病例,均于
2003至2005年间诊断,随访至2010年底。统计结果表
明,中国年龄标准化后的全部癌症5年生存率为30.9%。
而美国全部癌症的5年生存率约为70%,高于中国约
40%。在《文学城》的讨论区有网友贴出一个《中美癌
症5年相对生存率比较》的图表,更进一步比较了中美
一些常见癌症的5年生存率。这个图表取自于国际著名
的肿瘤学杂志。两个研究的结果是一致的,即美国癌症
患者的整体生存率远高于中国。这两个研究结果也受到
一些读者质疑,包括一些国内来的资深医师和生物医学
研究人员。我愿借此机会结合我自己临床的经验谈一点
看法。

首先从方法学上来说这两组数据都是群体的比较,在流
行病学上叫做ecological study。很抱歉的是我还不知
道这个英文名称的确切中文翻译。这种方法是以群体为
对象进行群体特征的研究。这种研究着眼于对健康的危
险因素的分析。但是ecological study得出的结论并不
能直接套用到群体中的个体。比如比较两个城市的人均
寿命。甲城市人均寿命高于乙城市的人均寿命。这不能
说甲城市每个人都一定长寿。也许甲城市里有一个长寿
小区,把整个城市的人均寿命拉高了。ecological 
study可以为疾病病因的研究提供线索。比如上世纪对
克山病的研究就是根据ecological study发现东北克山
地区这种心脏疾患发病率高,进而查找原因,发现克山
病与硒元素的关系。同理,这两个关于中美癌症患者5
年存活率的对比说明在美国癌症患者的结局好得多。到
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巨大的差异呢?我觉得我们应该
做更进一步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研究。我自己对这个问题
并没有深入研究,也没有太多临床经验,但愿意谈谈我
临床观察的一些体会,以期达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中美医疗体系的不同:

中国的临床工作注重行医者个人的技术,而忽略系统的
工程和完整医疗体系(infrasturcture)的设计。个人的
临床水平可以有很大差距,但是在一个完整设计的系统
里资质一般的人可以完成很高质量的工作。过去中国医
生,特别是外科医生爱练手上的绝技。这种绝技无论多
高超,受惠的患者一定数量有限。但是在一个好的系统
里经过一定训练的人都能胜任手术。这就是在美国很小
的医院都能完成难度很高的手术和医疗任务。全国医务
人员的水平比较一致。这样能保证大多数病人都受到相
同的医疗照顾。

二、预防和治疗的关系:

美国更重视预防。对于每一种常见的慢性病,癌症都有
设计的很好的筛查方案。比如女性乳腺癌,宫颈癌,男
性前列腺癌,以及肠癌,糖尿病,主动脉瘤等都有较完
善的指南。所以很多癌症能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前列
腺特异抗原(PSA)是常规检查,在任何一个门诊,任何
时候都可以查。我知道在中国只有大的教学医院可以在
任何时候查。在省立医院或市级医院每个星期只有规定
的一,两天可以查。当然这也和国家对预防医学的投入
多少有密切关系。

三、高科技的应用:

高科技的临床应用在美国更普遍。即使是很昂贵的正电
子扫描(PET/CT)也愈来愈普遍地应用了。几乎所有的
癌症病人在临床分期时都要用到这个检查,以确定有无
早期微小转移病灶。如果没有转移病灶,就不必做破坏
性很强的根治手术,放疗或化疗。这样病人的抵抗力不
必受到太大打击,治疗效果就好得多。现在一些网友很
一概而论地反对放疗,化疗是不对的。在没有普遍应用
正电子扫描排除早期转移灶时,放疗和化疗是救命的重
要措施。据我知道好些高科技检查在中国只有高级干部
或某些特殊人物可以享用。当然在美国这也是医疗费用
不断攀升的重要原因。

四、完整的病历系统:

美国的病例系统及其完整。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在很短的
时间拿到需要的病历或过去检查的报告及图像。在建造
这个病例系统上,花费的资金是巨大的。这个系统帮助
医生随访病人,保证日后的观察,及早发现癌症的复
发。

五. 求医观念的不同:

美国和西方的人比较相信科学,对于巫医和其它迷信的
东西不大有兴趣。能和医生很好配合。另外,西方人带
病生存的观念也很强。他们明白人不是完美的,生活也
不可能完美。有病就要和医生配合积极治疗。中国人不
能接受一点缺陷,一定要寻求断根的良药。当被诊断出
某个疾病时,常常听到病人问:该吃点什么来断根?他
们会不断地打听,寻访,直到生命终止。这是非常害人
的事情,因为好多病到目前为止还不能断根。中国人还
特别迷信药物,认为靠药物可以根治所有的病。他们没
有意识到医学和药物都是有局限的。我现在每天看的都
是65岁到98岁的老人。有的九十多岁的老人一生患了多
种癌症或慢性病,但还是活到高龄。有的病人在五十多
岁时患了心肌梗塞,但依然活到九十多岁还能驾车外
出。我个人的印象是能和医生很好配合的病人,治疗的
效果一般都比较好。

六. 医学训练的异同:

美国医学训练对统计学和流行病学等基础学科比较重
视。而中国医学对和手术或其他临床技术有关的学科更
重视,而对统计学和流行病学等则视为软学科。过去中
国医生对西方医学还有一个景仰的态度,比较谦虚。现
在不少大医院的医生经常出国开会,考察,反而让我感
觉他们学习西方先进科技的情况更差了。常听到中国大
夫说美国医学也没什么,我们用的治疗手段都是美国
的。好像对西方科技已经了如指掌。实际上,好多人也
就是把各科最新的指南中的一些标准记下来了,并没有
认真阅读和领会就在临床生搬硬套。其实对一个指南的
理解要下功夫阅读支持这个指南的各项研究的报告,有
的数据还要加以考核。现在大多数中国同仁的英文水平
还没有达到快速阅读大量文献的程度,在国际会议上能
完整无误的理解发言的也不多。如果出来跑了几趟就自
认为对西方医学的进展完全掌握了,那是很荒唐的。再
说,各种指南也只是一个建议,并不是法律,法规。西
方每年不同的学会有很多指南问世。人不是机器,没有
一个能适用于所有人的指南。最好的医学还是要结合病
人的实际情况和个人的经验做到个体化的治疗。

我最后想说的是要承认中美医学还有很大的差距,这是
多种原因造成的。要缩小这个差距还需要下很大的功
夫。

□ 读者投稿



2014-11-11 11:48:56

主题: 张纯如十周年
张纯如逝世十周年:她让全世界都看到南京大屠杀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11 日 由 siyu

zcr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12月13日是中国首个国家公祭日,这个日子越来越近了。历史不能忘,有个人,也不能忘。她就是张纯如。

10年前的今天,她用一把手枪结束了自己年仅36岁的生命。消息传来,震惊了美国文坛和华人世界。但她用生命撰写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改变了西方世界长期遮蔽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的现状,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南京暴行”的真相。

今天,美国加州洛斯阿托斯市的“天堂之门”墓园,将奏响轻柔的音乐。张纯如的母亲张盈盈,将在那里和张纯如生前的亲朋好友,以及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的工作人员,举行一场长达1小时的纪念活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今天特意推出了《纪念张纯如女士逝世十周年特刊》,张盈盈获悉后,专门给博物馆馆长吴先斌来信,感谢南京城还有人记得她的女儿。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众多专家学者,再现张纯如1995年在南京的25天。

第一印象

 

“没有想到这位‘美国作家’这么年轻,简直就是一名大学生。”

说起张纯如,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宅巍长叹了一口气:“她到南京,是我第一个接待的,可惜啊!”

1995年6月,孙宅巍突然接到美国南伊利诺大学教授、南京大屠杀研究著名专家吴天威教授的来信,“吴教授说,最近有一位美籍华裔学者张纯如小姐要来南京调查日本在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她准备用英文写作一本向西方公众介绍南京大屠杀真相的著作,请我给予协助。”

孙宅巍欣然允诺,分别约请了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王卫星先生和江苏省行政学院杨夏鸣先生协助张纯如调查搜集资料,“王熟悉南京大屠杀史实,并能阅读日文资料;杨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7月23日下午,张纯如来了,孙宅巍、王卫星和杨夏鸣如约来到其下榻的南京大学西苑宾馆,“当时第一印象是没有想到这位‘美国作家’这么年轻,简直就是一名大学生。”杨夏鸣说,张一口清脆流利的英语使他联想到口若悬河的美国电视主持人。

孙宅巍和王卫星表示,当年见到她时,她只有27岁,一头长长的黑发,一双大大的眼睛,身材高挑,充满了激情和活力,很健谈,能与我们用汉语作简单的交谈,基本不认识汉字。

她告诉他们,这次她由美国乘飞机飞到广州,又从广州坐火车来到南京。1937年时,她的外祖父就在南京做教师,曾经目睹了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后来在南京城陷前逃到了宜兴。一年前(1994年),她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小镇上,见到了一个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展览,那些血淋淋的资料,唤起了她对祖辈在南京遭遇的记忆。她暗下决心,要将记录南京大屠杀的悲惨事实当作自己的一份历史责任。

艰难的寻访

每次采访完幸存者,张纯如都会给对方留下100元慰问金

张纯如在南京总共呆了25天左右。时间紧张,大家确定了分工:王卫星收集整理资料,杨夏鸣陪同张纯如采访幸存者,采访工作结束后,再进行翻译。

7月25日,来到南京的第三天,张纯如便与杨夏鸣、孙宅巍、段月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馆长)前往当年的屠杀现场。“首先去的是挹江门附近绣球公园内的纪念碑,接着是中山码头,然后是煤炭港,再下面是草鞋峡,然后是燕子矶、东郊丛葬地,最后是中华门外的普德寺。”

让杨夏鸣动容的是,每到一地,张纯如都用摄像机拍下纪念碑的碑文,和周围的环境。“在燕子矶,她将镜头对准了山下的破旧房屋,然后又拉到远处林立的冒着黑烟的烟囱,接着是江水、江中航行的船只和遥远朦胧的长江对岸,仿佛是再现当年那些试图渡江的中国士兵的逃亡路径及遥不可及、难以到达的希望彼岸。”

7月26日,杨夏鸣又单独陪她去了鸡鸣寺、南京师范大学校园和中华门城堡。在中华门的城门上,她拍摄了附近低矮破旧的棚户区,也将镜头拉向闹市区的高楼大厦。这些后来都出现在她的书中。

在接下来的4天中,张纯如开始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例如唐顺山、夏淑琴、潘开明、陈德贵、侯占清、李秀英、刘芳华等。

唐顺山是张纯如采访的第一位幸存者,也是唯一一位到张的住处接受采访的次,所以采访的程序也与其他人有所不同。

“张纯如首先要唐顺山声明允许她在书中使用采访谈话内容。然后要他简述个人自传,我把它通俗地翻译成叫什么名、多大年龄、住在哪里等等,接着请他讲述个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经历。”

整个采访过程花了近两个小时,这是采访幸存者花费时间最长的一次。

王卫星发现,“到幸存者家里采访时,很多人家境贫寒,生活在棚户区,张纯如心里很难过,每次都给点钱。”这一点在杨夏鸣那里也得到证实,他说,每次采访完幸存者,张纯如都会给对方留下100元钱,这在1995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认真和严谨

高烧38度不休息,为一个词要反复推敲半天

张纯如曾经是《芝加哥论坛报》记者,也许是职业的关系,她的采访客观、真实。

当时,为了张纯如工作方便,杨夏鸣的夫人特意在南大科研楼借了一间空调房和一台多制式电视机。当她采访回来后,就在这里播放采访时拍摄的幸存者证言,然后由杨夏鸣将录像内容口译成英文,张纯如再输入到笔记本电脑中。“为了忠实于原文,他们常常就一个词反复推敲,直到双方满意。”王卫星说,那段时间,张纯如患了感冒,体温超过38度,但她为了争取时间,休息了半天,就继续采访幸存者。

王卫星回忆说,那时大家常常工作到夜里十一二点,王卫星便会把张纯如送回北京西路的西苑宾馆,那时宾馆已经关门了,王卫星就帮张纯如把大门拉开一个小缝,张纯如这才进得去。

“张纯如非常严谨,来南京前,她在美国档案馆、图书馆、私人资料馆里收集了部分南京大屠杀的资料,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回到宾馆,她还要将中文资料与她的英文资料做比对,如果发现不一致,她便记录下来,第二天来问我。”王卫星说,有一次,在翻译完李秀英、夏淑琴的采访录像过后,张纯如高兴地说,她们的证词同约翰•马吉、麦卡伦等传教士50多年前在各自日记里描述的完全吻合,这说明他们的日记是真实、可信的。

对于张纯如的严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也点赞。

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为了支持她调查,朱成山不仅赠送给她全套的馆藏资料,还给她提出了很多参考建议,朱成山开了一长串的采访名单,如去日本一桥大学走访古文研究会专家藤原影、吉田裕教授,去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查找资料,去德国追踪当年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主席拉贝先生的足迹等。“我一开始认为,这些地方一个女孩是不可能全部访到的。想不到,她真的一一去了那些地方,而且还找到了许多一手资料。”朱成山对此感慨万分。

旧金山的怒吼

研讨会上怒斥日本右翼势力,曾想学法律为幸存者打官司

朱成山再次见到张纯如,是在美国旧金山,距离二人初次见面已过去了6年,张纯如从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变成了敏锐、坚毅的斗士。

在名为“强奸南京——反制日美两国纪念《旧金山和约》50周年纪念活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张纯如第一个登台发言。她的15分钟演讲,博得了长时间的掌声,但也遭到别有用心的日本人的憎恨。

当场有两位日本人站起来向张纯如发难,蛮横提出了所谓的“疑问”,张纯如立即据理驳斥,批得两个日本人语无伦次。到会的许多专家学者也站在张的一边,批驳日本人。两个日本人掏出手帕连连擦脑门上的热汗,最后,夹着包灰溜溜地逃离了会场。

在王卫星的记忆中,张纯如爱憎分明、极富同情心,具有强烈正义感。“当我讲述南京同胞在大屠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和悲惨遭遇时,她有时不得不停下正在打字的双手,以稳定情绪。”

杨夏鸣说,在一次采访回来的路上,张纯如郑重地对他说,等到这本书写完出版后,她将去学法律,将来代表幸存者与日本打官司以得到日方的赔偿。

她认为由日本人代理他们打官司显然不妥,而西方人也不会全心全意地代理打官司。因此必须由她这样的人站出来,为他们奔走呐喊。

“有一次闲聊中,我们谈论到社会公平问题,当时张纯如认为社会的进步有赖于个人奋斗,而我则认为人的能力天生就有差异,有些人很难完全依靠自己改变命运,现在我突然感到自己仅仅是只会坐而论道,作为一名南京人对发生在自己城市的历史事件不了解,对其幸存者的疾苦不闻不问是一种耻辱。”

杨夏鸣认为,他现在从事南京大屠杀研究,就是源于与张纯如这次闲聊中收获的感动。

诀别

杨夏鸣因为感冒没能给张纯如送行,而这一别,竟成诀别

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张纯如和杨夏鸣家人结下深厚的友谊。杨夏鸣说,1995年,一般家庭还没有空调,他的女儿当时也在科研楼避暑。“我女儿从小就喜欢看书,张纯如很喜欢她,为她偷拍了不少看书的镜头。”

杨夏鸣说,张纯如还曾在他家里弹过钢琴,“她认为根据她自己的成长经历,培养孩子的演讲能力是第一重要的,并建议我们找这方面的家教专门辅导女儿。”

张纯如逝世十周年了,让杨夏鸣遗憾的是,送她离开的那一天,自己没有送到机场,而这一别,竟成诀别。

“1995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送她上出租车去机场,原本打算送她到机场,但当天我突然感冒,担心传染给她,就没有送。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分手竟然成了永别,不能不叹息人生的无常。2003年底我去美国国家档案馆做研究,在此前的联系中,她表示她也可能要去,但后来因故未能成行。”

2000年3月上旬,孙宅巍应邀赴旧金山出席“第六届中日关系国际学术讨论会”,与张纯如再次在大洋彼岸见面。

那时的张纯如由于《南京暴行》的问世与热销,已成为国际名人。“我告诉她,中国大陆的众多报刊报道了英文版《南京暴行》在北美热销,人们都称赞她是一名‘勇敢的斗士’。她很高兴地说‘我所取得的成就,都离不开你和许多中国朋友的热心帮助’。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

朱成山共见过张纯如四次,最后一次是在旧金山。

正是在张纯如等人的坚持推动下,美国人逐渐认识和接受了“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

2001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得到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永不忘却——南京大屠杀暴行史实展”的机会。

朱成山给张纯如打电话,约请她出席。“当晚在旧金山圣马利诺大教堂,包括美国五大宗教领袖在内的近3000名美国人与我们一起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祈祷,为世界和平祈祷,教堂内凝重、肃穆的气氛令人泪下。一名摄影师捕捉到了张纯如在祈祷仪式上泪光闪动的镜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朱成山说。

快报连线:张盈盈:纯如所做的仅仅是开始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辗转联系到张盈盈时,这位74岁的老人语气平和,“纯如已经去世10年了,希望大家不要太沉痛,我们希望她永远活在大家的心中,并用她保存下来的记忆告诉南京、乃至中国的年轻一代,她曾经做过什么,也希望大家对真相的维护能够一直做下去。”同时,她呼吁能及时将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推出多语言版本,否则西方国家还是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纯如的调查研究仅仅是开始

张盈盈说,当年,她女儿对于南京大屠杀的调查研究仅仅是开始,现在,日本还没有正式地赔偿和道歉,美国的华人也一直在努力,希望这段历史能被更多的人铭记。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在美国的出版一度引起轰动,而她的研究后来又为更多的学者研究南京大屠杀提供了线索,例如,现在已经译成中文出版的《拉贝日记》《魏特琳日记》也是她在耶鲁大学的资料馆中查找在华教会原始史料时发现的,她还经人牵线找到了拉贝的外孙女赖因哈特夫人。

“如今,她已经离开我们10周年了,虽然她那么年轻就英年早逝,但是她短暂的一生做了这么多事,我们也很为她高兴。现在,我们纪念她曾经做过的事情,是希望能让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永远传承下去,为维护历史真相而共同努力。”

影像资料一份在美国,一份在南京

1940年出生的张盈盈,记忆中小时候“天天跑警报”,她的父亲,也会经常讲述中国8年抗战的艰辛与苦难,以及家人从南京逃到重庆途中的流离失所。这些经历,后来成为张纯如投身南京大屠杀研究的启蒙。

“在南京时,她在看了南京大屠杀的现场后,曾给我打来电话,那些被虐杀的亡魂的遗址,对她冲击很大。”张盈盈说,这些经历,在张纯如回到美国后,在她跟亲朋好友和美国记者的交流中屡屡提及。

而当年的影像资料,在今天看来极为珍贵,“当时她采访的十几个幸存者,如今只有夏淑琴在世了。”张盈盈说,当年,张纯如在南京拍摄的影像资料,现在已经被她和家人捐赠给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档案馆。而影片的复制本,经由杨夏鸣之手,现在保存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

呼吁大屠杀研究及时推出多语言版本

张纯如逝世后,张盈盈也以多种方式延续女儿生前的未竟之志。张盈盈说,2006年3月28日,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在美国加州宣布设立“张纯如纪念基金”及征文、口述历史等多项活动计划,以推动更多青少年和社会各界人士继承、发扬张纯如的遗志和精神,参与、支持抗战史实的维护。

“现在,世界史维会每年暑假都会选派美国和加拿大教师,组团去南京、哈尔滨、义乌、昆明等地分别考察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细菌战的历史,让这些中学、大学老师了解这段历史。”张盈盈说,每年的12月13日,他们都会在当地举行纪念活动,通过图片展、演讲、放映电影等方式,让更多人了解历史真相。

不过,让张盈盈欣慰的是,现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温哥华已经将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亚洲二战史纳入中学教科书内。

当年,经由张纯如的努力,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在西方国家渐为人知。但在张盈盈看来,这还远远不够,“现在我们整理研究的档案资料很多,但很可惜几乎都是中文,如果有好的发现,就要翻译成多种语言,否则西方国家还是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张盈盈说,长期以来,日本跟美国的大学、中学都有很密切的往来,“他们在学校捐献奖学金,宣扬自己是二战被原子弹轰炸的受害者,但至于为何被轰炸,闭口不谈,这样黑白就颠倒了。”她建议,如果有机会,中国应该多开展与其他语言国家的交流,而不是由日本人来定义、淡化、扭曲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侵略。

记者手记

遥祭天堂之门

纯如安息

2007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我曾肩负报社的采访任务,赴美国探寻南京大屠杀的世界记忆。

岁月无声流逝,历史却从未走远。

从美国国家档案馆、纽约公共图书馆、再到耶鲁大学图书馆……在海量的战后解密的史料中,“南京大屠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吸引着西方乃至世界学者的目光。然而,真正让这段历史走向更为广泛的西方社会,让更普通的社会公众知晓并熟悉的,除了《拉贝日记》、电影《南京》,还有张纯如的《南京暴行》,尤其是后者,久居畅销书排行榜。当我走进美国街头的书店,尽管当时离这本书初版已经10年、离张纯如去世也已3年,它仍然摆在书架上的显眼位置。

在我走访多位历史学者、研究者,以及社会活动家时,也几乎都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那就是“Iris Chang”(张纯如)。他们的脑海中,这个清秀的姑娘看起来很柔弱,却有着无比坚韧的信念,为了写作《南京暴行》,曾经一次一次向他们请教,有时会为了一个细节讨论很久……而她的离世,又是那么的决绝,让所有熟悉她、尊敬她、爱她的人,深深地心痛。

在结束美国的采访前,我特地留出时间,前往加州洛斯盖多,到张纯如的墓前拜祭。她就长眠在那里景色最美的一片青山里,墓园的名字叫做“天堂之门”(Gate of Heaven)。墓碑上的照片,张纯如笑意盈盈。碑上用中英文分别刻了她的名字:张纯如、Iris Chang。在名字的下方,镌刻着这样一段话:“挚爱的妻和母亲,作家和历史学家,人权斗士。”

怀着深深的敬意,我在墓前献上了一束鲜花,带去的,还有遥远的南京人的致意与问候。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墓园义工告诉我的话:安息在这里的姑娘,经常有并不相识的人,来到她的墓前献上鲜花……

纯如,从未被忘记。又多年过去,我相信,这一刻她的墓前,依旧是鲜花环抱,温馨、静谧。

来源:现代快报 2014年11月10日


张纯如
张纯如
Iris Chang
出生  1968年3月28日
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
逝世  2004年11月9日(36歲)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思加图斯
職業  作家、自由撰稿人
國籍  美国
母校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
創作時期  1995–2003
主題  钱学森、南京大屠杀、华裔美国人等
配偶  布雷特·道格拉斯(Bretton Douglas)
父母  张绍进(父亲)、张盈盈(母亲)
子女  Christopher(2002年出生)
http://www.irischang.net/

    查
    论
    编

张纯如(Iris Shun-Ru Chang,1968年3月28日-2004年11月9日),已故美國华裔女作家、历史学家和自由撰稿人,生前出版英文历史著作《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而闻名。张纯如于2004年11月9日自杀。以张纯如为主题的传记《发现张纯如》2007年出版发行,2007年还上映了纪录片《张纯如:南京大屠杀》。

目录

    1 生平
    2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
    3 著作
    4 参考文献
        4.1 出处
        4.2 书籍
    5 外部链接
    6 参见

生平

张纯如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外公張鐵君是著名報人,曾任《中華日報》總主筆,抗戰時期參加過國民政府的工作,他講述給張純如的父母留下了絲絲縷縷的記憶片斷,讓她的父母斷斷續續講過關於南京大屠殺的事情。在伊利诺州长大,毕业于美国伊利诺大学新闻系,后进入著名的霍普金斯大学写作研讨班(Writing Seminars),获文学硕士学位。曾在美联社和《芝加哥论坛报》工作,并成为媒体、杂志的自由撰稿人。1995年出版第一部著作《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之谜》(錢學森是主導中華人民共和國飛彈計畫的第一人),为公众揭示了当年钱学森返回中国的史实和时代背景。廣受好評。

1997年出版《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敍述二戰期間日軍的南京大屠殺,立即成為美國最暢銷的非小說書籍,並在國際史學界引起很大注意和討論,也引起美國公眾和政府對該主題的重視[1]。該書更是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她是麥克阿瑟基金會「和平與國際合作計畫」獎得主,並且獲得「國家科學基金會」、「太平洋文化基金會」與「哈利.杜爾門圖書館」(Harry Truman Library)贊助。

2003年出版专著《美国的华人:一部叙述史》(The Chinese in America)。该书在获得赞誉的同时[2],也受到了某些批评,例如Susan Jakes说:“她经常在反对种族成见时自己陷入一连串同样陈辞滥调有时还有侵略性的对中国色彩的赞美”“有时像是一部浪漫过头的幻想小说式的旅游指南,有时又象是民族主义的中国大陆教科书”。[3]她在为其第四部著作,有关二战期间美军在菲律宾的军事行动做研究期间由于缺少睡眠而患上严重的忧郁症,2004年11月9日被人发现在自己的汽车内自杀身亡[4]。她留下的遗书声称自己被“CIA或其他的我永远不会了解的组织盯上了”“我觉得我走在街上被人跟踪,有白色面包车停在附近,我的邮箱被破坏,而且我相信我(因病)被关进诺顿病院是政府在设法令我声名扫地”“无法面对将来的痛苦与折磨”。[5] 2004年11月19日在旧金山出殡。美國230多家報紙、電臺、電視臺播放了這位華裔女作家的去世[6]。南京市为她制作两尊雕塑,一座放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另一座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7][8]。

张纯如生前为美国华人组织百人会的成员,对于华裔在美国所受到的一些不公平待遇,常常仗义执言:在李文和被控间谍案时,她是少数站出来对不公平做法予以谴责的知名华人之一;对当时喧嚣一时的美国国会考克斯报告中的错误也曾公开予以反驳。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
立於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張純如塑像
主条目: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是她的第二本作品,于1997年(南京大屠杀60周年)由美国Basic图书公司出版。她和她的这本书在全世界造成了震动,该书曾经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十周之久[9],张纯如也成为继《喜福会》作者谭恩美之后第二位登上该畅销书榜的华裔作家。该书其后再版了15次,印量达50万册[9][10][11]。《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是第一本用英语写成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长篇著作[12][10][11]。该书首次让西方国家全面了解了日本犯下的罪行。《纽约时报》称之“60多年首次打破中、日、美国的沉默”。《纽约读书人书评》称赞它为年度最佳书籍之一[13]。该书引用了大量中方,日方,以及来自英美的第三方的亲历者的资料。许多资料都是张纯如在为写作此书的研究过程中挖掘出来,并首次公之于众[10][11]。比如,《拉贝日记》和《沃特林日记》。不过,对《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中采纳的某些史料及其历史解读,学界中也存在着一些争议[14][15][16][17]。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Alvin Coox说:“无疑地张的书作为历史书是缺陷的,而作为政治鼓动下游击队式的宣传则是成功的,张的同情心难道不应延伸到如何治疗旧伤而不是去揭开它吗?”[18] 但和歐美針對二戰德國納粹暴行每年都出電影和小說等去批判來看,此類言論顯然不公正。

因为此书的流行和巨大影响也因为此书的许多错误,一些日本右翼人士及其支持者在张纯如生前、身后对她进行了反复的攻击[11][19][20][21][22]。而中国大陆的译本也存在若干对原本的删改,例如序言中关于抨击六四“屠杀”的内容。此书的长期不能出版日文版,其主要原因还是张坚持不让人改动,哪怕是明显错误的内容。
著作

    《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之谜》,(美)张纯如著,张定绮、许耀云译,台北市:天下文化出版公司,1996年,ISBN 957-621-355-X。
    《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美)张纯如著,孙英春等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98年,ISBN 7506010526。
    Iris Chang,The Chinese in America: A Narrative History,Penguin Books,2004,ISBN 0142004170。

参考文献
出处

    ^ First lady meets with author on Nanjing Massacre. Asian Political News. 1999-5-3 [2008-12-24] (英文).
    ^ The threat of success / Chinese immigrants have fought 150 years of discrimination
    ^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472902,00.html
    ^ Charles Burress. Chinese American writer found dead in South Bay.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4-11-11 [2008-12-24] (英文).
    ^ Heidi Benson. Historian Iris Chang won many battles The war she lost raged within.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5-4-17 [2012-06-03] (英文).
    ^ 趙文斌. 感謝提醒我們不忘記恥辱的人. 新华网. 2004年11月29日 [2008-12-15] (中文(繁體)‎).
    ^ 张纯如铜像伫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早报网. 2005-9-10 [2008-12-24] (中文(简体)‎).
    ^ 张纯如铜像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揭幕 家人欣慰(图). 中国新闻网. 2007年2月2日 [2008-12-24] (中文(简体)‎).
    ^ 9.0 9.1 Iris Chang, Who Chronicled Rape of Nanking, Dies at 36. 纽约时报. 2004-11-12 [2007-11-26] (英文).
    ^ 10.0 10.1 10.2 何文琦. 谁是张纯如. 深圳商报. 2007年11月25日 [2008-12-15] (中文(简体)‎).
    ^ 11.0 11.1 11.2 11.3 吴跃农. 张纯如与《被遗忘的大屠杀》. 《人物》杂志. 2005, (2005年第2期) (中文(简体)‎).
    ^ Iris Zhang's Biography. The official home page of Iris Chang. [2008-12-15] (英文).
    ^ 林蔚. 张纯如. 《瞭望东方周刊》. 2004, (2004年第48期) (中文(简体)‎).
    ^ Joshua A. Fogel. Reviewed Work. 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1998.8, 57 (3): 818–820 [2007-07-21] (英文).
    ^ 程兆奇. 南京大屠杀札记(之一). 《史林》. 2002, (2002年03期) (中文(简体)‎).
    ^ Charles Burress. Wars of Memory.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1998-7-26 [2008-12-15] (英文).
    ^ Robert E. Entenmann. Book review for H-Asia. H-Net Reviews. October, 1998 [2008-12-24] (英文). (拷贝)
    ^ Alvin D Coox. Waking Old Wounds. Japan Echo. 2000, 27 (1): 51 [2012-06-03].
    ^ 〈张纯如震撼美国读者 日本右翼出手恐吓〉. 星岛环球网. 2007-12-11 [2008-12-15] (中文(简体)‎).
    ^ Timothy M. Kelly. Book Review: The Rape of Nanking by Iris Chang. 2000 [2008-12-15] (英文).
    ^ 〈日本右翼拍抹黑电影 诬张纯如为中国间谍〉. Tom.com. 2007年7月12日 [2008-12-15] (中文(简体)‎).
    ^ No Fact "The Rape of Nanking". 1999-12-18 [2008-12-15] (英文).

书籍

    Paula Kamen. Finding Iris Chang: Friendship, Ambition, and the Loss of an Extraordinary Mind. Da Capo Press. 2007. ISBN 0306814668 (英文).



2014-11-10 20:51:38

主题: 方舟子周小平
方舟子翻译美联社文章 指国内博客写手抹黑美国(图) 

(作者:Didi Tang,翻译:方舟子)


 亲爱的中国读者,你还认为美国梦盖过了中国梦吗?

  嘿,看看周小平的博客,你将学到在美国你将会不得不一年支付3500美
元买汽车强险,买一辆低端国产车要花30000美元,以及在多数公立学校,
超过一半的学生不能毕业。

  所有这些数字都是错得离谱。甚至中国宣传官员也承认周小平出错。但是在
过去的18个月北京搞运动反对所谓网上错误信息、清除网上批评评论和逮捕数
十名博客写手的同时,共产党拥抱了周。

  这个月早先时候,他在一次罕见的文艺会议上与习近平主席握手,当时这名
33岁博客写手与中国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坐在一起。周在其博客
说习告诉他继续在网上传播“正能量”。

  中国古板的官方媒体在试图突出西方国家的阴暗面时通常很失败,但是周的
做法更为成功:他的微博有50多万粉丝,共产党的网站和报纸发表他的文章。
他熟练地使用时髦的网络语言,包括把他的读者叫做“亲”。

  但是他的文章引来了怀疑者的批评,他们说他歪曲事实和误导读者,这让官
方推崇他的努力有事与愿违的危险。

  “像周这样的人在帮助政权引导舆论方面发挥了作用,”芝加哥大学政治科
学家杨大力说。“但是他很没有说服力,有损政权的形象。”

  美国低端汽车的价格不到周声称的一半。他关于车险的说法更是夸大其词。
大约80%的美国公立学校学生从高中毕业——而不是不到50%。

  中国著名的揭假者方是民写了一篇文章逐条反驳周关于美国的说法。但它很
快被从中国互联网上清除,方自己的博客和微博帐号也被关闭。

  中国宣传官员辩称,尽管受到批评,但保护周的言论自由很重要。

  “周小平的文章,尽管带着很多瑕疵,但是其能够发声,这本身就是一种言
论自由的征兆。”由中宣部及其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办的一个政府网站贴出的
文章声称。“文章的观点,其正确与否可以拿出来分析和辩论。”

  在中国,严密的审查一直在清除互联网上对共产党领导的政府的批评,封杀
异议的声音。党寻求控制网上信息,在这个国家的13亿人民越来越与世界的其
他部分接轨的时候,这个任务非常艰巨。

  由于担心公众会向西方取经寻求可能的社会变化,官方媒体把暴露西方社会
的短处作为主要内容,但是由于使用生硬的语言以及媒体在公众中普遍缺乏信誉
,他们通常未能获得关注。

  去年,官方报纸《人民日报》推出“不诚实的美国人”系列,其中的故事包
括纽约市一个锁匠为了换两把锁索要800美元。许多读者对这个系列嗤之以鼻
,认为其不公平和歧视性。

  正面评价美国的帖子在中国互联网及其社交媒体通常传播得更广,有些文章
过分地赞扬美国及其社会政治制度。例如,这中国读者众多的几个帖子声称美国
的医保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的。

  然后就来了周小平,他在他的博客上说他需要唤醒“被社交媒体催眠和被杂
志、报纸、畅销书腐化”的中国同胞。

  周没有回应采访的要求。

  周出生于四川省一个贫困家庭,他写道,在参军和做了其他工作之后,他成
为一名企业家,从事出版和文化展览方面的工作。他说他的收入增加了10倍,
他和“许多许多中国人一样得益于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

  在反击中国官员腐败的批评时,周写道,“美国绝不是天堂”,并引用一个
没有根据的指控,说以前有个美国驻华大使曾经包机去追求女性。

  他暗示美国白宫也存在腐败,说奥巴马一家有一次为了吃一顿饭花了400
万美元。这个数据显然来自新疟ǖ浪蛋掳吐硪患业较耐亩燃倜看位ǚ汛笤?br /> 400
万美元,大部分是因为第一家庭旅行时使用了空军一号飞机。

  周高度赞扬中国的成就,说其政治和社会毛病被大大夸大了。周指控美国是
幕后黑手在传播谣言让人贬低中国政治制度、破坏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并让中国人
民感到穷困潦倒。

  周“对西方的批评总是吹毛求疵,对中国的赞扬则总是说瑕不掩瑜,”独立
作家张文发表在香港东方报业集团主办的一个新闻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中说。“他
用来当论据的事实和数字常常是夸大或以偏概全的,有些则纯粹就是垃圾。”

  张说北京当局选择忽视周的错误信息,因为他的博客有助于说服更多的人站
在政府一边并反对西方。他补充说,它看上有效果。

  “一个原因是许多读者没能力判断,另一个原因是周文章中强烈的民族主义
论调对许多普通中国人有号召力,”张说。

以下为原文

Blogger's sketchy anti-US facts draw fans in China

By DIDI TANG, Associated Press

BEIJING (AP) — So, dear Chinese reader, you still think the American 
Dream 
eclipses the Chinese one?

Well, take a look at Zhou Xiaoping's blogs and learn that in the U.S. 
you 
would have to shell out $3,500 in mandatory car insurance a year and 
spend $
30,000 for a low-end domestic car, and that more than half of the kids 
in 
most public schools don't graduate.

All those numbers are way off. Even Chinese propaganda officials agree 
he 
makes mistakes. But while Beijing campaigns against what it calls 
online 
misinformation, erasing critical online comments and arresting dozens 
of 
bloggers over the past 18 months,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embraced 
Zhou.

He shook hands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earlier this month in a rare 
literature and arts meeting, where the 33-year-old blogger sat along 
with 
Chinese novelist and Nobel literature laureate Mo Yan. Zhou said in 
his blog
that Xi told him to keep spreading "positive energy on the Internet."

China's stodgy state-run media often fall flat as they try to portray 
the 
West in an unflattering light, but Zhou's approach has been more 
successful:
His microblog has more than 500,000 followers, and party websites and 
newspapers have carried his articles. He deftly uses trendy online 
slang, 
including calling his readers "dear" with an abbreviated version of 
the 
Chinese phrase.

But his posts have drawn criticism from skeptics who say he distorts 
and 
misleads, raising the risk that official efforts to glorify him may 
backfire.

"People like Zhou play a role in helping the regime in guiding public 
opinion," said Dali Yang, a political scient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 "But he is so unconvincing that it has reflected badly on the 
regime."

Low-end cars in the U.S. cost less than half what Zhou contends. His 
claims 
about car insurance are even more exaggerated. And about 80 percent of 
American public school students graduate high school — not less than 
50 
percent.

Fang Shimin, a well-known Chinese debunker, wrote an article that 
refutes 
some of Zhou's claims about America point by point. But it was quickly 
scrubbed from the Chinese Internet, and Fang's own blog and microblog 
accounts were shut down.

Chinese propaganda officials have argued that it is important to 
safeguard 
Zhou's free speech despite the criticism.

"Even though there are many blemishes in Zhou Xiaoping's articles, it 
is a 
harbinger for free speech when he can speak up," a statement posted on 

government website run by the party's central propaganda department 
and its 
central office for building and guiding spiritual civilization. "We 
can 
always analyze and debate whether the viewpoints are correct or not."

Tight censorship in China constantly scrubs criticis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run government from the Internet and silences dissenting voices. The 
party 
seeks to control the remaining online message, a daunting task when 
the 
country's 1.3 billion people are increasingly connected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Wary the public will look to the West for possible social changes, 
state-run
media outlets have made a staple of articles exposing the shortcomings 
of 
Western societies, but they often fail to gain traction because of 
stiff 
language and the media's general lack of credibility among the public.

Last year, the party-run People's Daily introduced the "Dishonest 
Americans"
series, with stories including a New York City locksmith who demanded 
$800 
for changing two locks. Many readers sneered at the series as unfair 
and 
discriminatory.

Favorable postings about the United States often get circulated more 
widely 
on China's Internet and in its social media, with some articles going 
overboard in praising America and its social and political system. For 
example, several widely viewed posts in China suggest that health care 
in 
the U.S. is affordable to everyone.

Then came Zhou, who said in his blogs that he needed to awaken his 
fellow 
Chinese "hypnotized by social media and corrupted by magazines, 
newspapers 
and best-sellers."

Zhou did not respond to a request for an interview.

Born into a poor family in Sichuan province, Zhou has written that 
after 
time in the military and other jobs, he became an entrepreneur 
involved in 
publishing and production of cultural exhibitions. He said his income 
increased ten-fold and that he joined the "many, many Chinese people 
like me
who have benefited from China's rapid economic development."

Fending off criticism that Chinese officials are corrupt, Zhou wrote 
that "
the U.S. is by no means a paradise" and cited an unfounded allegation 
that a
former U.S. ambassador to China chartered planes to engage in 
womanizing.

He implied there was corruption in the White House by saying that the 
Obama 
family once spent $4 million on a single meal. The figure apparently 
comes 
from news reports that Obama family vacations in Hawaii cost about $4 
million each time, largely because of the use of the Air Force One 
plane in 
which the first family travels.

Zhou extols China's achievements while saying its political and social 
ills 
have been blown out of proportion. Zhou calls America a black hand in 
spreading rumors to disparage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dismantle 
public 
trust in the government and make the Chinese people feel deprived.

Zhou's "criticism against the West is always nitpicking, and the 
praise for 
China is always that small blemishes do not take away its beauty and 
virtue,
" independent writer Zhang Wen wrote in an article published on a news 
site 
by the Hong Kong-based Oriental Press Group Ltd. "The facts and 
figures used
for arguments are often inflated or partial, and some are sheer 
rubbish."

Zhang said Beijing chooses to overlook Zhou's misinformation because 
his 
blog can help persuade more people to side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oppose 
the West. He added that it appears to be working.

"One reason is that many readers are not in a position to judge, and 
another
is that the strong nationalist tone in Zhou's articles has appealed to 
many
ordinary Chinese," Zhang said.


方舟子, 周小平



2014-11-10 14:45:41

主题: 美网全国冠军
2014 IndianWells WTT (WORLD TEAM TENNIS)冠军

美国网坛传奇,常青树 碧丽。金(BILLIE JEAN KING)与全队合影留念。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总结 WTT(world team tennis) 3.5老年组比赛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Nov 10 09:48:59 2014,
美东)

总结 WTT(world team tennis) 3.5老年组比赛过程: 

第一天两场, 我的单打6:2拿下,男双6:3, 女双3:6,我
的混双6:3,队友混双6:4拿下
,队伍30:24,领先6分。 第二场,男双和我的男单都
6:1胜出,女双6:3胜, 我和
Sherry 的混双6:3拿下。 另一场混双6:3胜,女单4:
6负。

第二天, 它嘛的阴沟帆船啦!/::T/::|一个在宾州决赛被
我们轻松打败两次,昨天又
输了两场的队竟然超水平发挥赢了我们一分,我们男双
6:1,我的单打6:3,我和sherry 
混双6:3胜,女单4:6,女双0:6,第二混双1:6,最后tiebreak,
我和Sherry4:7输了。。。
。/::T/:: 和sherry6:1, 第二混双
6:3,队伍35:16大胜,就我的单打5:6 tiebreak输了/::T/
::'(/::-|。

输了不该输的弱队是坏事,也是好事,敲打警钟让我们
在险境中放开手脚把实际上是最
强的对手在决赛中彻底打垮了。

我们决赛对手,两个是级别在4.0,结果一个单打让我压
着打的没脾气0:5之后我松懈急
于求胜让他追了三局, 3:6结束。另一个先被男双打
成0:6,然后我单打结束后立刻和
我对打混双又被打的2:6,开始比赛前练球看
动作两个绝对4.0+,也有人说4.5弱。结果。。。。/::D
--


赛前,有熟悉的就查出对手是4.0,我观看半天练球,绝
对标准动作,比我们男队要正规
多了。但打开了,就被我们彻底压制,全面溃败。/::D
确实是难忘的经历。/:v


WTT3.5老年组全国冠军征战次序:

第一天第一场:加州队;下午第二场:犹它队;

第二天第一场:滨州队(我队负于它一分);下午:纽约队;

第三天:决赛:密苏里队,大胜夺冠!全胜且大比分胜出夺冠!



2014-11-10 09:51:19

主题: 勇夺WTT(world team tennis) 3.5老年组全美冠军!
发信人: dokknife (老刀_温柔一刀客),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总结 WTT(world team tennis) 3.5老年组比赛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Nov 10 09:48:59 2014, 
美东)

总结 WTT(world team tennis) 3.5老年组比赛过程: 

第一天两场, 我的单打6:2拿下,男双6:3, 女双3:6,我
的混双6:3,队友混双6:4拿下
,队伍30:24,领先6分。 第二场,男双和我的男单都
6:1胜出,女双6:3胜, 我和
Sherry 的混双6:3拿下。 另一场混双6:3胜,女单4:
6负。

第二天, 它嘛的阴沟帆船啦!/::T/::|一个在宾州决赛被
我们轻松打败两次,昨天又
输了两场的队竟然超水平发挥赢了我们一分,我们男双
6:1,我的单打6:3,我和sherry 
混双6:3胜,女单4:6,女双0:6,第二混双1:6,最后tiebreak,
我和Sherry4:7输了。。。
。/::T/:: 和sherry6:1, 第二混双
6:3,队伍35:16大胜,就我的单打5:6 tiebreak输了/::T/
::'(/::-|。

输了不该输的弱队是坏事,也是好事,敲打警钟让我们
在险境中放开手脚把实际上是最
强的对手在决赛中彻底打垮了。

我们决赛对手,两个是级别在4.0,结果一个单打让我压
着打的没脾气0:5之后我松懈急
于求胜让他追了三局, 3:6结束。另一个先被男双打
成0:6,然后我单打结束后立刻和
我对打混双又被打的2:6,开始比赛前练球看
动作两个绝对4.0+,也有人说4.5弱。结果。。。。/::D
--


赛前,有熟悉的就查出对手是4.0,我观看半天练球,绝
对标准动作,比我们男队要正规
多了。但打开了,就被我们彻底压制,全面溃败。/::D 
确实是难忘的经历。/:v
--



2014-11-05 21:39:03

主题: 中国女生SAT作弊被抓 数万学生被耽误
中国女生SAT作弊被抓 数万学生被耽误

2014-11-05 15:52:41 中国女生SAT作弊被抓 数
万学生被耽误 网易  

  前两天,ETS“推迟公布中韩两国学生10月
11日考试成绩”的决定在广大中国考生和家长中
掀起轩然大波。截止10月28日,统计到的受影响
地区已经有14个:澳门、台湾、新加坡、北京
(国际学校内考点)、香港(国际学校内考点)、新加
坡、泰国、韩国、马来西亚、日本、斯里兰卡、
越南、迪拜、悉尼等。

  一时间,各种声音都有,有焦虑,有不安,
有人大骂ETS对中国学生不公,更有人宣称要组
织律师提起诉讼。然真相究竟如何,ETS和
College Board这次为何下这么大的决心要给中韩
考生一个警示?这封10月30日《华盛顿邮报》刊
登的曼谷考官在11号考试结束后发给ETS的邮
件,也许能说明部分问题:

  一封来自SAT考官的举报信

  “作为IB学校,我总为那些无法在泰国其他地
方参加考试的学生提供考位是我们的职责,而且
我们的人力和设施也完全能够实现这一点(泰国的
SAT考场并不多)。

  这个周六,我们一共为130名学生提供了考
试服务。(但我要说的是,)为SAT考生们服务,
我很乐意;为中国的SAT培训机构,我没有兴
趣。 (而他们的行径)绝对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那130名学生有10位来自中国,他们不仅坐在同
一排,而且准考证号是连号的。很显然,这些学
生的考试都是由同一个人注册,而这个人很可能
是来自中国某个培训机构的员工。包含在该培训
机构打包服务中的可能还包括签证申请、机票以
及通过手机提前获取考试答案。我相信这些人一
定从中大赚了一笔。不仅在泰国,在同一个时区
的其他国家,他们可能也也如法炮制。

  (一名作弊的中国女生被我们抓了现行,)她
把iphone手机藏在外衣口袋里。而当我们在考前
收集学生手机时,她谎称早上已经把手机交由妈
妈保管了,但她在考试过程中偷偷查看手机却戳
破了她的谎言----她被监考老师抓了现行(我们并
不会对考生进行搜身检查,所以考生到底有没有
私藏手机我们也无从得知。)。检查她的手机时,
我发现里面满满地都是当天试题的“正确”答案,
所有都来自她一个叫Blue Ocean的“朋友”。根据
这位考生的供述,这位所谓的朋友即是她所在中
国培训机构的老师。后来考生还告诉我们,所有
的答案都来自当天早些时候在澳大利亚举行的同
一场考试。

  作弊案的后果:中韩考生成绩暂缓公布

  美国《纽约时报》10月30日报道称,受到影
响的是10月11日参加考试的那些考生。同一天参
加考试的其他国家的考生,已在28日收到了各自
的成绩。

  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简称ETS)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
表示,决定是“基于确切、可靠的信息”做出的,
还提到“一些组织试图为了自己的利益,非法获取
考试内容,最终损害了所有学生的利益”。创设
SAT的公司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与
ETS签订合同,由后者提供考试监督并管理海外
的考试。

  过去就曾出现过东亚有人事先取得并分享考
试题的报道,尤其是在一些备考的补习学校。相
关报道导致去年5月韩国的SAT考试被取消;而
2007年,相关报道则致使韩国900名考生的成绩
被宣告无效。

  ETS发言人汤姆·尤因说,暂缓公布成绩依据
的是考生的居住国,而不是考试地点。除了几所
私立学校之外,中国的其他地方都不举办SAT考
试。每年有数千名中国学生到亚洲的其他地方参
加这一考试。

  尤因表示,公司将展开调查,预计将于11月
中期之前公布有效成绩,为高校的早期录取工作
及时提供参考。许多高校早期录取的申请截止日
期在11月,会在12月中期之前公布录取结果。

  中国学生申请提前录取恐受影响:学生称这
不公平

  中国多位高校申请顾问在10月30日表示,美
国大学入学考试的调查,引起了家长和学生的焦
虑。

  北京一所私立备考补习学校的顾问表示,因
为暂缓公布成绩,申请提前录取的学生觉得很可
能会受到影响。北京十一学校的大学申请辅导老
师表示,因为

  该校许多学生都是去境外参加美国大学入学
考试,“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他说:“学
生和家长觉得对他们不公平,因为其他地方的其
他学生就没有这个问题。”

  SAT考试成绩延迟将直接影响ED、EA申请

  1、 影响最大的首先是要申请11月1日截止
的众多大学的ED、EA,也就是提前批录取。这
些学校能接受最晚10月份的sat成绩,如果正常
出分的话,学校应该会在11月中旬收到分数,开
始审查学生材料,在12月中旬,即圣诞节前期发
放录取。而分数延期4周之后发放,则分数相应
会延迟到12月中旬才能寄送到学校,那么录取的
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2、 不申请ED、EA的学生也会受到一定的影
响,美国本科大多数学校是1月1号截止,很多学
生参加10月份的sat考试,就是希望能在11月中
旬把成绩和申请材料送到学校,得到提前受理材
料的资格,增加录取的几率。而成绩延迟到12月
中旬送到,基本上也就是赶在截止日期前不久
了,因此失去了早申请的优势。

  3、 最坏会有部分学生可能会被取消考试成
绩。之前就有学生由于前后两次成绩差异过大,
或者答案与别人雷同被怀疑作弊被取消成绩的先
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基本不太可能申诉成
功,因此需要尽快再次报名参加SAT考试。

  各方声音:

  一、详解“泄题”真相

  我看到了几天很多机构和个人的分析里,都
提到了此次事件的原因是部分机构和个人“泄
题”等等。其实在我看来,除了作文部分存在所谓
的“泄题”以外,其他语法、阅读、数学部分根本
就不用泄,而是Collegboard明摆着告诉考生
的!

  其实从2010年开始,Collegeboard就多次在
亚太使用北美在1-3年前考过的题作为考卷,自
2012年之后更是几乎没有出过新题,而很多在北
美考过试的学生会在诸如collegeconfidential的
论坛上讨论当次考试的题目,并把回忆版的考题
和答案发上去,甚至还有人收集总结,这就是所
谓的“机经”。SAT机经被中国学生普遍知晓大概
是在2012年春天,他们分享了一个很大的资料
包,其中就有2006-2010年几乎所有北美题的收
录。也就是说:出题基本都可以看出一些重复的
规律了,就像刚刚过去的10月11号的考试重复了
2013年12月的北美题,10月25号的考试重复了
北美2013年11月其中一个版本的题目,这些基
本都是押5-6套机经就基本会中的!

  业内人士称sat作弊几乎是公开秘密

  北京某培训机构北美项目部研发中心研究员
付蔷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采访时表
示,中国的培训机构当中一些小的机构,尤其是
江浙一带小的机构,在劝说学生报班报名的时
候,基本上以“偷题”为幌子。他们“偷题”的方式
就是用时差,因为几个地区同时考试,比如中国
香港和斯里兰卡这样的地区,就存在时差,所以
sat考试不是同步进行的。这些机构安插一定的
人员进去,利用时差把真题泄露出来,再透漏给
自己的考生。

  SAT作弊案就是剑指国内培训机构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按照SAT考试两周后出
成绩的惯例,参加10月11日SAT考试的考生,本
应该在10月25日左右得到SAT分数,从而为申请
明年的本科留学[微博]做准备,可是,由于一场
突如其来的作弊事件,他们的成绩单正变得遥遥
无期,甚至可能失去本次考试的成绩。

  “参加此次考试的中国学生约有1.4万-1.6
万,这些考生分布在上述地区的各个考点,在此
次事件中上万名中国学生首当其冲,换言之,只
要在这些考点中有中国学生,都会受到影响。”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作为任何一项标准化考
试,出现作弊或泄题现象始终难以避免,在历年
SAT考试中,均有过类似现象,甚至培训机构公
然通过作弊手段来“满足”学生高分需求已成为一
种心照不宣的事情,但从此次事件的诱因来看,
国内培训机构的“不自律”无疑让ETS大为恼火。

  质疑:为什么中国学生海外考试作弊频发

  去年10月,在香港的考场,大陆某培训机构
现场散发部分考题被考试主办方发现,让家长纠
结了很久。一旦发现一定范围的作弊,曾经发生
过考试举办方取消考试成绩的事情。据说,即便
不取消,也会考虑直接调低受影响地区考生的成
绩。

  去年在韩国,托福考场也抓住了作弊的中国
学生,其中一个替考者是博士生,后来被正式起
诉,下了大狱。据说,国内一些培训机构也鼓励
考生到国外去考托福:监考比较松。于是我们就
能理解一些学生为什么舍近求远,不远万里到泰
国考托福。

  2013年,新西兰宣布1000多名大陆学生涉
嫌造假,启动调查。前两年,北美的一个教育年
会上,热议的主题就是中国学生的作弊。成绩作
假,材料作假,屡被发现,让那些本分的孩子也
备受煎熬、质疑。

  根治考试作弊,第一是严惩。如果一次作
弊,10年内取消所有学校录取机会,让作弊成本
高到无法承受,必然会让一些人收敛。关于湖北
钟祥事件,让我更不安的是,据媒体报道,相关
部门仅依法对一名家长行政拘留5天。

  第二,就是需要解决根子问题——社会失范
的问题,让人们知道歪门邪道没有用,并以此为
耻,还要对违规者罚到他无法承受。

  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只就教育说教
育,是永远无法解决考试作弊的,更无法解决我
们的孩子到美国考试作弊的问题。

  SAT成绩推迟后学生对策

  整个亚太地区SAT成绩延迟,让考生们焦虑
的是对EA/ED申请造成很大影响。基于现在的情
势给出如下建议:

  第一、考生应该及时与所申请EA/ED学校以
书面(电子邮件,留下书面凭证)的形式取得联
系,确定是否可以先提交已有SAT成绩,等SAT
成绩出来之后再补交新成绩。

  第二、为避免成绩被cancel而影响正常的申
请,请已报名11月考试的考生好好备考。同时,
因为成绩Delay的出现,势必造成12月份亚洲考
位的紧张,建议大家提前报名12月份的考试。

  SAT刷分不可取需理智对待

  SAT分数考得高不代表就一定能进名校,分
数越高并非一定能够被录取。美国顶尖名校每年
拒绝SAT满分状元,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
是,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SAT成绩并非不重
要,学生在申请时,SAT成绩最起码要达到学校
的录取要求,这是前提条件。而且在其他申请条
件都相差不多的情况下,SAT分数高一些还是占
有一定优势的。

- See more at: http://news.creaders.net/
immigration/2014/11/05/
1451492.html#sthash.MfnlxPTL.dpuf



2014-11-05 11:37:58

主题: 中国“会议蓝天”与环保困局
中国“会议蓝天”与环保困局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04 日 由 guzheng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才让多吉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因为雾霾,2014年北京马拉松得到与其赛事不相称地广泛关注,在比赛现场部分选手将自己带各种口罩和防毒面具的照片上传到网络,吐槽者称参加北马的选手是“人肉空气净化器”,并为他们不尊重自己的健康惋惜。此前2008年,美国奥运代表团自行车队运动员按照美国奥委会运动生理学家韦尔博建议,抵达北京时因为带着黑色的口罩,激怒了一些中国人,最后以公开向中国人致歉结束。

四年间,从奥运会骂美国人戴口罩,到北京马拉松骂中国人不戴口罩的转变,中国人健康意识在增强,同时也见证了中国环境污染的进一步恶化带来的“穿越式”变化。当中国经济的发展让一部分在“赚钱中”累坏了身体的中国人开始关注自己的健康,接受跑步等健身方式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持续恶化的大气环境就已经开始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环境需要,有人选择移民,也有人吐槽政府“治霾不力”。

2012年以来,雾霾天气和网络吐槽逐渐成为常态。中国政府也开始正视环境污染的问题,减排的措施和目标及军令状都已经立下,但民众能够切身体会到的仍旧是“会议蓝天”的管制方式加上“等风来”的驱霾模式。

从2008年的奥运会,2009年的哈尔滨大运会,到南京的青奥会,及至马上要在北京召开的APEC领导人峰会,当空气质量成为衡量重大活动的指标之一,“会议空气”往往都能及时达标。活动期间,政府通过提前对工厂、工地的关停,交通管制、单双号限行等减少或休眠一切污染源的严厉措施,迅速地让空气恢复到符合公众接受度的水平。其实这都是2008年奥运的治理经验,后来被传播到全国各地。

临时的“会议蓝天”模式背后的故事是政府根据“会情”控制环境,根据“民情”治理环境。譬如目前的深圳,通过提高污染企业的水费、电费、停止税收优惠等办法让污染企业“自然关闭”或是对影响到“民情”、经营规模小的的污染企业强制性关闭。政府采用或“半推半就”或“严格执法”的办法,虽然让自己更容易在“财政收入”、“环境治理”和“群体性事件”之间找“平衡”,但坏处是一边高压治理,一边继续污染的怪现状,让地方政府失信于民,导致一些地方在引进大型化工项目替代粗放型化工项目时引发“群体性事件”。

各地盛行的会议蓝天也是让普通民众认为,空气治理仿佛是政府的手里“游戏”,有会议时严格治理,没有会议时“走走形式”。现实的情况是普通民众对空气污染带来的健康问题越来越担心,对政府治理环境的力度和效果要求越来越高。科学的环境治理需要时间,更需要整个社会的参与和配合,如果政府在环境治理的实践层面没有坚定的承诺与行动,面对普通民众的要求讲困难,面对“会议”的要求讲手段,那么消解的不仅仅是政府的公信力,也包含着普通民众对参与和配合环境治理的热情和信心。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会议蓝天也说明中国人具备“管理空气”的能力,只是手段方式是否有底线值得商榷。“临时管控空气”为什么不能变成一个长期的行为?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说:“既然可以为了保障一场运动会而减排,那么为了居民的健康也应该同样做到,最需要的还是政府的政治决心。”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也认为:“临时管控空气”的成功恰恰证明了,空气治理并非没有出路,而是需要制定更长远的目标,采用更加科学的技术方法,花费更长的时间,需要找到和经济发展及人民生活水平相匹配的方法。”

当然也有人认为,在重大活动、顾及国际影响的情况下,“临时管控空气”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的办法难以为继,我们支付不起。“我们支付不起”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南京青奥会“禁排”期间,离南京160公里的安徽省合肥市某水泥厂的相关人员就抱怨,厂里的四条生产线停工50%,但是限产期间的损失没有人说谁来赔?

谁来赔?是一个责任方的问题;赔得起,赔不起?是一个经济问题。当下中国,如果单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政府一般都会用钱解决,事实上,雾霾治理与污染企业停产的问题上涉及到的不仅是“污染企业关门”,还涉及到更重要的民生和稳定“大局”。因为环境问题关闭工厂时,除环境污染与经济增长的矛盾之外,还有因工厂关闭产生的失业工人的吃饭问题和可能的“群体性事件”问题,这也恰好是地方政府最担心的问题。

那么能不能在地方政府在关停工厂时没有这样的后顾之忧?

其实,还是钱的问题,更进一步说,是政府是否愿意“掏钱”为过去的野蛮发展的经济模式“买单”?国外成型的经验是政府制定企业退出援助政策,对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实施援助计划,同时同步提高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

从上个世纪50年代起,美国环境污染问题严重,特别是极端的大气污染天气频繁发生。一方面, 美国通过《通商改革法》、《贸易扩大法》等基本法法律规定对“关停并转”企业的劳动力转移及人力资源再开发提供现金支持,包括用于对失业者的救济和重新就业培训,以及技术开发活动,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不给企业提供设备安装和生产费用,政府的支持主要是用于工人的社会福利。另一方面,从1950年开始,美国大规模扩张社会安全福利的保障范围,并在1972年美国立法确定社会安全福利金随着生活费用的提高而自动增加的浮动制度。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10年,美国GDP增长128%,汽车增加94%,污染排放只增加37%,能耗增加26%,主要污染物下降63%,成为经济增长、社会福利提升和环境治理协同发展的样板。

纵观中国现行的环境治理政策,主要是提高污染企业的准入门槛、增加污染企业运营成本、让小企业进入违法范围,让自己手握“法制宝剑”,剑锋指谁谁倒霉,其指导思想是以“加大处罚力度”为主的权力意识而缺少“共度难关”的公共服务精神。总而言之,地方政府在环境治理方针上缺乏对“过往行为”的担当,在治理方案上缺乏对农民工的体谅,在治理手段上又打着“自以为得计”的小算盘。有污染大县的领导曾经对我说,上届政府收了税,本届政府来赔偿,我拿什么赔?对于农民工的失业救济和就业培训,他更是认为这些人都是有土地的农民,不算失业工人,为什么要领取失业救济?而对于正在运行的污染企业,他的算盘更简单,只要没有“民变”的危险,收一天税算一天,企业超量排污早已违法,什么时候需要想他关门,就让他关门,政府不但不用援助企业一分钱,企业还会对政府曾经“放他一马”感恩戴德。

时至今日的问题是环境越治理越糟糕,如果现在的整个环境治理政策不调整,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连“会议蓝天”的模式也“玩不转”。从国外的经验看,中国政府如果能把对“群体性事件”的关切从“治标”再向“治本”迈进一步,从思考如何解决那些依靠“污染企业”生存的农民工的“民生”问题入手,那么中国的环境治理政策就开始接上地气,污染企业的“关停并转”、经济转型以及政治上的 “群众路线” 就可以合为一个系统性的解决之道,让“环境污染”由社会问题转化为“社会再造”的契机,从而塑造一个有责任的、有担当的政府形象。

当然,帮助这些贫困人口解决生计,脱离依靠污染企业谋生的生存模式,除了政府,我们每一个人也应该站出来承担自己的责任。当我们在抱怨环境污染的时候,其实我们每个人也享受着“环境污染”带来的福利。如果说过去认为环境污染是地方性问题,那么持续的雾霾,已经让我们每个人开始分摊三十年来经济野蛮发展带来的成本。所以,治理雾霾与环境,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站出来承担自己的那一部分责任。

□ FT中文网



2014-11-03 10:25:53

主题: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02 日 由 lixindai

今年第六期的《炎黄春秋》,有一篇「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一封信」,记述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一封信,此信当时由周恩来亲自从延安带到武汉给蒋介石。上个世纪的五零年代台湾公布了部分内容,八零年代公布原函影印件。中国在一九八四年意识形态最活跃,出版《第二次国共合作》图册时,收录了这封信,但是后来意识形态再度收紧,一九九三年出版权威的《毛泽东年谱》时,只简略提及,学术界就完全没有评论。

其中原因应该是信件一开始就说:「恩来诸同志回延安称述先生之盛德,钦佩无余。先生领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在国人无不崇仰。十五个月之抗战,遇挫愈奋,再接再厉,虽顽寇尚未戢其凶锋,然胜利之始基,业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无穷。」

当时中共正在召开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在信中说:「因武汉紧张,故欲恩来同志不待会议完毕,即行返汉,晋谒先生,商承一切,未尽之意,概托恩来面陈。」

毛选删去毛三八年「投降主义」言论

这样一封拍蒋介石马屁,摆出拳拳之意的信件,怎能让国人知晓,有损伟大领袖的形象?尤其毛泽东一再批判蒋介石「片面抗战」,只有共产党才是「全面抗战」。所以即使在台湾公布影印本后,中国当时的专家也不敢评论,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论?毛泽东是说假话的伪君子,还是当时也与王明一样犯「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错误?

这里有必要提到当时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这个会议召开于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六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与「战争和战略问题」,都是毛泽东在会上作的报告。文章的注释及其后所有的评论,都是说毛泽东在这个会议上批判了王明的投降主义路线。然而如果对照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信件,毛泽东与王明又有什么不同?

其实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当年叫做「论新阶段」,只是一九四九年出版《毛泽东选集》时,为了造神的需要,将报告割裂成几篇发表,趁机动手术删去了他的投降主义言论,而成完美的、一贯正确的「毛泽东思想」。

「论新阶段」的原文中有一些在《毛选》中被删去,例如:「全民族的第二个任务,在于号召全国,全体一致诚心诚意的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以国共两党为基础,而两党中又以国民党为主干,我们承认这个事实。因此,我们是坚决拥护蒋委员长及其领导下之国民政府与国民党的,并号召全国一致拥护。」「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中,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而是服从统一性,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只是也只能是相对的东西。不这样做,就不算坚持统一战线,就要破坏团结对敌的总方针。」「在目前,配合主力军为停止敌之进攻而战,在将来,配合主力军为实行反攻而战。」

毛在重庆高喊蒋委员长万岁

一九五零年代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中共党史系的时候,主要参考书是中国人民大学与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的两套参考资料,并没有「论新阶段」这个讲话。但是人大发给我们用马粪纸订成的A4大的油印参考数据,有这篇文章,但是因为纸张印制非常低劣,所以我没有兴趣看,错失当时分辨真假毛泽东思想的机会。当然,当时也了解一些出版《毛泽东选集》时有的文章被动了手脚,但都是从善良的愿望,认为这是为了有利于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革命需要」。也可见当时对共产党的痴迷程度。

说到党史的参考数据,后来中宣部也出版了一批党史资料,也是A4大,没有装订而散装迭在三个牛皮纸袋里,由于数量有限,无法每人买一套,所以我的班级只有党员才能买,为此当时我闹了一下「情绪」,结果党支部的组织委员(调干生)把她的一套让给我。里面有一篇毛泽东关于开展独立自主游击战争的密电,与上述的「配合主力军」作战背道而驰。

这些资料在我离开中国时都不敢带出,如今都失去踪影。一九八零年代初期,中宣部这三袋资料有出版成册,它的公开出版让我有些吃惊,难道中国真的开放了?我是在湾仔一家与托派有关的一山书屋看到的,售价两千港币左右,超过我当时的月薪,我由于经济拮据而没有购买。后来一山书屋也结束营业了。

我在上党史课时,老师数落王明的右倾错误时,包括他称呼蒋介石是「蒋委员长」,甚至计算他的一篇讲话中有多少个「蒋委员长」;然而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到重庆谈判,也曾对蒋介石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对王明的批判,还包括他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没有坚持中共的领导权等。然而上述毛泽东的演讲中,不也说「以国民党为主干」、「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吗?那不是说独立性必须服从统一性?但是,我并不认为毛泽东犯了右倾错误。同样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战,王明是真心的,或者三心两意,毛泽东则完全是假意,旨在解除蒋介石的心防,并让蒋介石在发放军饷与武器弹药时不会犹豫,从而扩张自己的实力。

「论新阶段」沦为中共的统战谎言

这种不择手段的说谎,充斥在中华文化的各种阴谋诡计中,毛泽东是实践的佼佼者,他领导的共产党自然也是如此。因此,不论对香港的统战,对台湾的统战,即使是毛泽东死后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也就是「新阶段」的统战,无论是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还是当今的习近平,只要他们继承毛泽东的衣钵,那么他们的「论新阶段」,无论是「肝胆相照」,还是「互相监督」,也都是充满统战谎言。

这种删改或阉割历史的手段,中共至今仍然一脉相承,所以不像西方国家三十年左右公开当年档案,苏联解体后也公开当年档案,爆出不少中共的卖国面目。但是就如这个「论新阶段」,历史已经过去七十六年,官方还是羞羞答答,要靠敢言的媒体或个人冒着政治风险来披露与评论,所幸世界进入网络时代,中共难以一手遮天了。

至于香港,基本法的出笼还是二十四年前的事情,开始实行也才是十七年前的事情,中共就以一纸白皮书来篡改,胆子可真不小。其实就是一开始实行没有几年,就以「当初立基本法之原意」来释法。这样子的基本法,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所以现在干脆以白皮书来代替基本法了。也难怪在英国人教养下的香港人与他们的子弟会如此愤怒,出来抗议。

蒋介石即使不相信中共那一套,也还是斗不过毛泽东的权谋。如果香港的民主派还相信中共的承诺,如果台湾的马英九也相信与中共签署的协议,那么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的命运将比蒋介石更加不堪。蒋介石还可以偏安台湾终老,香港人、台湾人躲到哪里去?

来源:读者推荐



2014-11-03 10:17:01

主题: 易中天:枪杆子可以出政权 却永远出不了人权
易中天:枪杆子可以出政权 却永远出不了人权
发表于 2014 年 11 月 02 日 由 lixindai

原编者按:本文是根据易中天的一次演讲整理而成。分别从文化史、文明史和中西文明史等角度来阐述了其个人对历史和文明的态度,文风依旧带有浓郁了易中天色彩,读来让人耳目一新。

挤压中华泡沫史

所谓“中华5000年文明”就是泡沫史,有史可考的中华文明只有3700年。有人说从地下挖出了几万年前的陶罐,证明中华文明还包括“史前史”。这是无知,还挖出过50万年前的头盖骨呢,与文明史扯不上半点关系。文明包含三要素:

哲学——人类思想的荟萃;
宗教——人类心灵的寄托;
艺术——人类对万物之美的诠释。

哲学、宗教、艺术萌芽之前,没有文明史,只有莽荒史、原始部落史。中华文明史没有5000年,只有3700年。

揭穿中华谬论史

比如:究竟是谁“推翻了三座大山”?就需要正本清源地告诉读者:

——“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是被秦始皇推翻的;
——“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是被孙中山推翻的;
——“官僚资本主义”?根本不存在!官僚主义=垄断主义;资本主义=竞争主义。竞争与垄断水火不容,史上何来既垄断又竞争的“官僚资本主义”?只有“官僚权本主义”!

“封建制”之后是“集权制”,区别在于:

封建制——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集权制——思想单元、言论禁锢、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而且封建社会只有“天子”,集权社会才出现了“皇帝”。

秦始皇推翻了“封建制”后,创立了“中央集权制”,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集权制世代相传了2000多年,一直延续至今。

所以必须对历史纠偏——中国早没了封建,只有集权。

对比中华古今史

比如:“奴隶制”和“极左制”,一对比就明白了,劳动人民统统被剥夺了“自由谋生权、自由迁徙权”、然后“一切行动听指挥”地奉命扛活。

再比如:“井田制”和“公社制”,一对比又明白了,都是土地公有制!名义上“公有”,支配权都归一小撮人,要么在贵族手中,要么在公仆手里。百姓只剩下了“奉命扛活权”。

历史只有在对比中才能被看穿本质:不管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只要剥夺了人们“自由谋生、自由迁徙”权、只要重蹈“公有制”,那就不是历史的进步,而是复辟。

必须借用世界史

比如十七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大师、约翰•洛克(John Locke)的警世之言:——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否则人类必将进入灾难之门!

言简意赅,醍醐灌顶。“经济民有化”(自由经济)才能“政治民主化”(自由选举)。

作为全面系统地阐述宪政民主基本思想的第一位作家,约翰•洛克的警世之言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开国元勋、及法国启蒙运动中的许多主要哲学家:

——宪政就是契约,契约精神只能源自于经济私有化(民有化)的“自由经济”中。

就是说,没有“自由经济”的“自由选举”毫无制衡力,只能导致另一种专权与灾难。比如“坚决不走私有化邪路”的委内瑞拉、纳粹德国、前伊拉克、现伊朗,由于百姓的生计和生活统统依附于“公有制、国有制”,就算东施效颦实行了“自由选举”,选民也空有民主权力,毫无民主能力,只能把查韦斯、希特勒、萨达姆、内贾德、穆兄会、哈马斯等各路骗子或疯子选上台,只会让右翼民族主义、极左民粹主义、或宗教原教旨主义得逞。这绝非宪政民主,统统是垃圾民主,比开明专制更不如。

还要总结阶级史

人类文明史都是以爱为本——博爱、兼爱、仁爱。任何煽动“恨”与“斗”的就是反文明。所以必须摒弃反文明的“阶级斗争”。

摒弃反文明的“阶级斗争”,却不可以模糊“阶级”之分。人分三六九等,当然有阶级之分,不同的阶级力量决定了不同的历史走向。《马论》错在用“贫富”划分阶级,我认为“牟利手段”才是划分阶级属性、研究历史走向的唯一标准:

——依仗特权和垄断牟利的,是“特权阶级”;
——依靠创造和竞争牟利的,是“资产阶级”;
——特权无门、竞争无能的,是“无产阶级”。

此标准能启迪读者,为啥有的社会进步成了民主?而有的社会依旧轮回在专制?规律是:民主=竞争,同样面对垄断为本的“特权阶级”造成的社会不公,竞争为本的“资产阶级”才能推动民主,而暴力为本的“无产阶级”再怎么造反与革命,都只会重蹈专制。

历史证明了一切:张角、朱元璋、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义和团、布尔什维克、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纳粹党)、意大利工人暴力团伙(法西斯)、红色高棉等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各路“无产阶级”暴力团伙,从来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

我重写的《中华史》不是传统的叙述史,而是纠偏史、对比史、真相史、本质史,同行看了会妒骂、权贵看了会责骂。可不管你们怎么骂,只要还剩下一口气,我也要重写中华史!——开启尘封千年的头脑功能、耕耘荒芜已久的思想土壤,虽千万人,吾往矣!

来源:读者推荐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