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1001000000 ~ 20131101000000


2013-10-30 13:31:15

主题: 网版新气象
发信人: acc28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9 18:50:53 2013, 美东)

欢迎对号入座,LOL

【 在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带法则好



4个好啃老刀的网版傻X宵小们对老妖ACC28的帖做的傻X理解,
很有喜感啊。。。。。。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8 21:42:12 2013, 美东)


连带法则好
 支持一下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发信人: slice (汝有用精神为下贱戏子所耗,何昏愚至此),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9 16:51:26 2013, 美东)

RE
【 在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带法则好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30 10:12:01 2013, 美东)

我来解读一下:
狮子是肯版, 经常被某些宵小含沙射影的攻击, 不过在正义公理和强权的镇压下,
  宵小只有灰溜溜的躲到阴影里面去了

 【 在 acc28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的大作中提到: 】
: 欢迎对号入座,LOL



发信人: tennisfair (Davi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30 12:24:33 2013, 美东)

支持

 【 在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来解读一下:


发信人: zhanglaosan (张老三),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30 12:27:23 2013, 美东)

我看到四个人就理解成四个马甲了,一个镜头focus点貌似是主id的意思
 这个好像是在说连带法的,我这么理解的,不知道对不对

 【 在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来解读一下: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30 12:54:55 2013, 美东)

makes sense too

【 在 zhanglaosan (张老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到四个人就理解成四个马甲了,一个镜头focus点貌似是主id的意思
: 这个好像是在说连带法的,我这么理解的,不知道对不对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2013-10-30 12:06:35

主题: 华人最该拥枪
例外一下不谈球--为什么华人草民最应该拥枪?



例外一下不谈球:吃喝玩乐,家庭人伦之乐,工作养家,天经地义。但是,鉴于ABC
的“KILL ALL CHINESE”脱口秀事件,在北美华人不能不有所警惕和
准备,否则下一次类似加州LA暴乱,被严重侵犯和烧杀抢的还是我们华裔亚裔。

好文分享之。

如果我去游行抗议ABC,我准备一个两面写字的牌子:

一面是:请问ABC: 本拉丁是否因为欠了很多美元债?!

另一面:两手握一长一短两把枪得图,大字:杀光?来吧!!!



发信人: jerseyv (Vendetta), 信区: GunsAndGears
标  题: 为什么华人草民最最最应该拥枪?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Oct 26 21:55:52 2013, 美东)

转载时请注明:

原作者:turbopascal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GunsAndGears/31744451.html


为什么草民最应该拥枪?

2013年10月

 很多北美的华人对枪支的了解都是负面的,也都无条件的支持禁枪、控枪。一方面中国
 是连气枪都禁,连菜刀都实名的国家,另一方面近年来美国的很多媒体不停地宣扬枪的
 罪恶,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正常的。我来北美很多年以来也一直持有同样的观点。直到
 一年以前,我儿子说如果有坏人闯到我家里,我们无法保护家人的安全,我才开始考虑
 和研究枪的问题。在这里我把我了解的关于普通老百姓是应该拥枪还是禁枪的一些基本
 问题和解释列在下面,希望每一个华人读了之后能够认识到应该怎样全面、客观地看待
 枪的问题,以及应该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本文用“草民”来指所有居住在北美
 的普通公民和非公民,用以和出门有持枪保镖,回家有持枪守卫的亿万富翁及政客区分
 开来。本文由turbopascal原创首发在枪友会网站。欢迎转帖,但请注明出处。

1. 枪的威慑

 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讲威慑的作用。中国费了那么多人力物力造了核武器
 ,不但从来没有在实战中用过,还宣布永远不先于敌国使用。那么核武器就白做了吗?
 没有。它的威慑力仍然起作用。公民持枪是同样的道理,持枪最大的作用在于其对坏人
 的威慑。

 只要法律允许守法公民持枪,并且民间有很多守法公民持枪(美国3.1亿人2.7亿支枪[
8
 ]),这个威慑力就是巨大的。监狱里的很多罪犯被面试时说过:如果知道潜在的受害
 人可能有枪,他们就常常打消了犯罪的念头。因为罪犯不知道谁家里没有枪或谁身上没
 带枪,就算是坚决的禁枪派也受到了这种威慑力的保护。这就是“无枪胜有枪”。相反
 ,如果法律禁枪,就算你悄悄在家里放了枪,罪犯也会认为你家里无枪而光顾你家,并
 有可能让你吃亏。这就是“有枪如无枪”。

 打一个比方,几个坏人晚上醒来,想出门去干点儿坏事、搞点儿钱,出门左拐是完全禁
 了枪的伊利诺伊州的莫顿格罗夫(Morton Grove),出门右拐是每家必须有枪的乔治亚州
 的肯尼索(Kennesaw)。罪犯会去哪里呢?不用问,罪犯会去无枪区,不管罪犯自己有
 没有黑枪。肯尼索人不需要拔枪开枪,枪的作用已经体现了。而三十几年来两个城市犯
 罪率的变化也完全证明了这一点[1]。

 正因为枪的主要作用在它没有使用时已经发挥了,民众很难估计枪支到底制止了多少犯
 罪。所以,一些媒体利用这一点给大家造成一个印象是枪没有用而只有走火的危险(而
 绝大多数人的枪确实一辈子都不会真的用来打坏人)。

 如果你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自己持枪练枪,那么我们所能赖以保护自己的就是允许拥枪的
 法律。只要捍卫了拥枪的法律,我们就可以用“无枪胜有枪”达到部分持枪的目的。反
 之,如果我们失去了拥枪的法律,那么就“有枪如无枪”,陷入以个人的力量反抗大批
 罪犯的境地。

 所以拥枪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是向朋友、向家人包括孩子宣传拥枪的重要性。在美国这
 个民主社会,拥枪的选民越多,政客就越拥枪[9]。

2. 枪的用处

 既然枪的主要作用是威慑,并且很难判断到底威慑住了多少坏人,那么我们怎么看待枪
 的用处呢?好吧,我们先保守地假设枪的威慑作用等于零,然后再看枪的实际用处。一
 般来说守法公民用枪吓唬或打伤打死坏人后会报警,所以警察局会留下记录。只要上网
 搜索一下“gun self defense statistics”,就能够找到很多结果。根据佛罗里达州
 立大学犯罪学家1994年的研究[2],每年美国大约有250万人次守法公民用枪吓退或击退
 罪犯,其中约39万(15.7%)相信当时如果没有枪他们死定了;约36万(14.2%)相信他
 们当时如果没枪很可能就死了。也就是说,就算枪的威慑作用为零,枪每年也使几百万
 人免于暴力犯罪、七十多万人免于死亡。这项研究还显示,在超过一半的情况下,罪犯
 是两人或更多;超过四分之一的情况下,罪犯是三人或更多。这意味着除了枪支以外的
 其他自卫手段(功夫、防狼喷雾、电击枪等)的效果是十分有限的。

 枪支当然带来了副作用:走火每年杀死六百人左右[3]。作为对比,美国有2.5亿辆汽车
 ,每年车祸死三万多人[10]。开车死亡的概率是枪支走火死亡的概率的50多倍。枪支第
 二个副作用:一个正常人可能在买枪后发疯,杀死多人。比如桑迪胡克惨案(死26人),
 电影院屠杀,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死33人)[22]等等。在过去多年里美国发生
 的大屠杀(每次死人超过4人均称为大屠杀)平均每年死100人左右[4]。

 枪支的另一个副作用是部分枪支会流入黑市成为黑枪。我们将在下一节专门论述黑枪的
 问题。

 比较一下合法枪支的直接作用(每年拯救七十五万人次的生命和使二百五十万人次免遭
 暴力犯罪)和它的副作用(死七百多人),我们只能说它的副作用是为了发挥合法枪支
 的正面作用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正如每年车祸死亡三万多人也是大家日常开车所必须付
 出的代价。

 请记住,这种比较是在假设枪支的威慑作用为零的情况下作出的,是保守的估计。另外
 疯子们要杀人不一定要用枪。波士顿的马拉松爆炸案用的是电饭锅和炸药。美国历史上
 死人最多的大规模杀人案是巴斯学校炸弹案(死45,伤58)[23]。

3. 禁枪和黑枪

 很多人认为如果政府禁枪,民间的枪减少,坏人犯罪时用黑枪的就减少了,最终会达到
 让社会更加安全的目的。现在美国的黑枪的最大的两个来源是替人买枪(Straw 
 Purchase,即罪犯找一个没有犯罪记录的朋友或亲戚,通过他们买枪后自己用)和腐败
 的联邦枪支许可证持有者FFL(FFL欺骗说枪支丢失,其实把枪支倒卖到黑市)[11,14]
。现有的法律已经禁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在法律的执行上有问题。这时用通过更多的
 控枪法律的办法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如果美国实行完全禁枪,黑枪是否会减少呢?答案
 是应该会的。守法公民手里的枪会减少到零,但黑枪会减少很多吗?公民和罪犯的武力
 对比会发生什么变化?

 即使在禁枪很严的国家(墨西哥、中国等),仍然有成熟的黑枪市场,仍然有很多枪支
 犯罪。

 还有枪不是高科技。中国有很多制造黑枪的手工作坊。而美国民间的加工能力要远胜中
 国。现在数控机床CNC已经非常便宜(低档的2000刀左右)并且随便买。你只要先买金
 属块,再上网下载合适的数据文件,就可以做出各种枪。虽然没有经过各种抛光退火等
 复杂工序,质量无法和工厂制式生产的枪比较,但作为黑枪用是绰绰有余的。

 最后假设美国政府威武,首先花若干年把近三亿支民间的枪支收缴上来,再花若干年把
 所有源头都禁了,罪犯终于再也拿不到任何黑枪了。那么第一,罪犯能肯定守法公民没
 有枪了,所以罪犯不用费劲搞黑枪了,只要拎一根棒球棒,或一把匕首,那么守法公民
 面对两三个这样的罪犯有什么办法呢?更低的犯罪门槛很可能使更多的罪犯出现。其次
 ,罪犯仍然可能有黑枪,而守法公民却没有枪,那么守法公民面对这样的罪犯有什么办
 法呢?第三,在美国政府达到罪犯绝对无黑枪之前的很多年(如果这个能够达到的话)
 ,你是否主张自己应该支持禁枪,先交出武装,任人宰割?

4. 枪和犯罪率

 犯罪率、谋杀率不是只跟枪有关,更重要的是它跟经济、文化、民族等有关。比如:严
 格禁枪的日本谋杀率很低、严格禁枪的墨西哥谋杀率很高。拥枪率很高的瑞士和美国,
 一个谋杀率很低,一个谋杀率很高。

 解决犯罪的根本不是禁枪,而是发展经济。事实上因为经济发展的好,美国近若干年的
 犯罪率在连续下降。单方面鼓吹禁枪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如果枪是这么坏,瑞士人人
 有全自动武器,早该血流成河了,但是实际上瑞士治安非常好。

 现在美国大多数州允许公民隐蔽持枪(CCW)。每天几百万人隐蔽持枪(把枪带在腰带
 上,胸罩内等位置),在街上、商店里、公园里生活、工作、娱乐着。多年来的统计数
 据早已证明这些人的犯罪率远远低于普通公民[20],而且这些人的存在对罪犯造成很大
 的威慑,他们的存在使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更安全的地方。那个到电影院屠杀的疯子没
 有挑选离自己家最近的影院下手,而是找了很远的一个挂着无枪区(Gun Free Zone)牌
 子的影院,这就是枪的威慑力的一个表现。

5. 通过新的控枪法律会降低犯罪吗?

 控枪法律(Gun Control Law)控制的是守法公民手里的枪,不是犯罪分子的枪。在现
 有的法律里,有犯罪记录的人已经无法合法地得到枪。再出台新的控枪法律无济于事。
 那么为什么有很多反枪政客热衷于通过新的控枪法律呢?我们在下一节详细论述。

6. 反枪政客的嘴脸

 很多政客热衷于反枪,这是为了他们的政治利益。宪法的第二修正案的最大目的不是让
 百姓反对罪犯,而是为了对政府构成威慑。比如枪能阻止美国出现类似中国的强制拆迁
 等。政客要想干坏事,必须先把百姓的枪收起来。这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次了。最有
 名的就是希特勒在收缴所有枪支后开始大规模屠杀犹太人。

 现在的反枪政客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反的是别人的枪,不是自己的枪。作家Charles 
 Krauthammer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通过禁止进攻性武器的法律是象征性的,纯粹是象
 征性的...它的真正目的不是减少犯罪,而是让公众对限制武器的行为变得不敏感,这
 就对将来收回民众所有的武器做好了准备。”[16]

加州是反枪最凶的州之一,对合法持枪有很多脑残的限制。加州的议员们早就通过了一
 项法律,规定加州的政客们可以随便持枪,不必受加州枪法的限制[24]。

 下面随便列举几个反枪政客的例子[5]:

 反枪最狠的某加州女议员虽然反枪但多年前就申请了隐蔽持枪证(记住,加州草民是申
 请不到此证的)。

Michal Moor是美国知名的反枪作家, 曾拍数则反枪影片,但是却在节目上自己承认不
 但有枪, 还有武装保镖随身保护(讽刺的是, 其中一个保镖后来因为非法携枪被捕)。

 美国60~80年代时一名很有名的黑人记者叫做Carl Rowan,他是当代非常知名的反枪新
 闻作者,结果在1988, 他涉嫌持枪射伤一名青少年被捕,警方调查, 发现他的手枪是非
 法持有的,后来却因为法律技术原因而被释放, 一天牢都没坐过。

 当然还有最近比较有名的依利诺州反枪参议员 Donn Trottr涉嫌试图携带.25迷你手枪
 上飞机而被逮捕,根据依利诺州法律, 只有警察或是保安可以携带手枪. 一般民众不可
 携枪。很神奇的是, 平时是六位数年薪, 又是律师的州参议员宣称他刚好兼职最低工资
 的保安人员, 所以可以携带手枪(.25手枪威力非常低弱,主要是隐藏携带. 没有哪家保
 全公司使用这种武器的)。

 议员Howard Metzenbaum曾经说过:“我不在乎(更多的)犯罪,我只是想把枪禁了”[
16
 ]。

 奥巴马总统一边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有9名全副武装的守卫保护的小学,一边说“我对在
 学校里设置带枪警卫的用处表示怀疑”。

 亿万富翁Bloomburg设立反枪协会大力宣传反枪。在一次集会中他们念出一个个被枪害
 死的人的名字以示纪念。结果名字中居然有波士顿爆炸案中被警察打死的恐怖分子!

 无良政客反枪,并控制主流媒体大力宣传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家里都有私人保
 镖,在自己有枪保护的情况下,当然别人的枪越少自己越安全。可是我们草民应该跟着
 起哄吗?

7. 罪犯会到我家里吗?

 我相信,如果你周围的几家邻居家里被坏人闯入,人有死伤,财产有损失的话,我上面
 说的一大堆就完全没有必要了。你会二话不说,直奔枪店买枪。

 很多人热衷于反枪、禁枪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我住在好区,坏人从来不会来,将来也
 永远不会来。如果我有枪,除了增加走火的可能性以外,枪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在枪肯
 定没有用处的时候,当然社会上的枪越少我越安全了,当然我要禁枪、反枪了!

 但是问题是:你肯定坏人不会来?是不是非要等坏人按响门铃探问家里是否有人时你才
 开始考虑拥枪?难道那些坏人到好区抢劫的案子还少了吗[32]?你要看到多少例子才能
 相信这可能发生在自己家?

 枪就象一种保险,一种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保命的保险。而对保险我的思路一般是这样的
 :当我需要用到保险的时候,如果我没有保险,我自己能否承受损失?如果能承受,那
 么我就不买保险(因为这种小概率事件很难发生在我的身上)。如果不能承受,我就买
 保险。所以我不会给我买的几百刀的电视机购买保险(Extended Warrantee),但我一
 定会购买足够的车险、人身意外保险,这样万一我出事时我的孩子们仍然有足够的钱上
 完大学。购买这种保险既不是咒我有车祸,也不是咒我早死,而是我作为一个挣钱的男
 人应该为家庭付出的责任。当然,家里的女人和孩子也应该学枪、练枪,以备不测[32
]。

 枪支这种保险类似于人身意外保险。如果没有枪支这种保险,万一出事时,其后果是我
 无法承受的,所以我选择拥有枪支并进行必要的训练。你呢?

8. 枪和第二修正案

 美国人民之所以能持枪,全是拜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所赐。而第二修正案的根本目的,绝
 不是什么降低犯罪,更不是打猎、射击或收藏。第二修正案是为了防止政府的权利不受
 制约地膨胀而变成人民的敌人。本节论述本来应该放在本文的开头。但是很遗憾,我不
 得不把它放到最后。根据我接触到的大多数美国华人的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我相信如
 果我以此节开始本文,很多读者会直接被吓跑,认为我将说一些不切实际的高高在上的
 政治理念。我真心希望有一天华人的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能够提高到我可以把本节放在
 开篇而得到大家的共鸣。这不是高高在上与草民无关的事情,在民主社会,这是关系到
 我们自己和自己的后代的切身利益的事情。

 第二修正案为什么要制约政府?难道政府比罪犯还要危险吗?对!历史上政府对其统治
 下的人民的杀害远远超过罪犯甚至战争所造成的。夏威夷大学的Rummel教授已著多本书
 对此加以研究[18]。其中最熟为人知的是希特勒对几百万犹太人的杀害(杀害发生在禁
 枪以后)。当初美国独立战争时,英军在Patriot day进军Concord,就是要没收民兵的
 枪支弹药,以便镇压。

 美国国父们为了主权在民而战。因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想保住主权在民,就必须枪
 杆子在民。国父们不愿意在独立革命成功后,这种没有尝试过的全民民主被野心家变成
 另外的独裁政府,所以他们用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来保证枪杆子在民。国父们相信老百姓
 的程度,不是今天有独裁倾向的大政府所能接受的[19]。

 主权在民观念对华人而言更是重要,因为我们的民主素养低(不是我们的错)。在美国
 不到10年,20年的人,问问自己,你参与社区的讨论吗?你关切城管的权限吗?你关切
 税收高低吗?简单的问一句,你把心里的关切,不满,反映给选出来的政治代表过吗?

 如果答案是没有,你还只是个顺民,听从伟大政府领导,没有达到主权在民的基本素养
 。就如同你刚买了第一把枪,还有一段路要走。天赋人权吗?不是,美国的民主自由是
 先由前人付出鲜血身家独立成功,才奠立了基石。

 我们不能只享受前人的牺牲奉献,更应该积极参与民主的过程,反应我们的信念与要求
 。拥枪,是国民的基本权利,是守法国民的责任,是维持社会治安的主力。

 英国政府,250年前没收殖民地的枪支失败后,成功的没收了自己国民的枪支。这绝对
 不是美国民主的榜样!

 了解了国父们的心血与决心,我们应该守法,同时积极参与,让我们的信念与理想,被
 社会听到。

9. 常见的问题

9.1. 我的孩子还小,家里有枪不是更危险吗(比如走火)?

 不懂枪最危险。美国民间有近3亿支枪,孩子早晚会遇到一支(比如在朋友家)。很多
 走火是不懂枪好奇造成的。今年六月一个老兵带4岁的孩子到朋友家玩,儿子拿到朋友
 家里上膛的枪,指着他父亲玩,结果把父亲打死[12]。我的孩子们已受过我的教育,绝
 对不会用枪指人。美国的墙壁多为木制,子弹很容易穿透。邻居走火一样可能伤到自家
 人。自家有枪可以锁起来不让孩子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拿到枪,但是家里的大人、孩子
 、包括邻居一定要懂枪才最安全。

9.2 我家住在好区,坏人来的概率很低,可能低于自己有枪走火的概率,所以我有枪更
 危险。

 对全美国来说,每年走火死600多人[3],每年谋杀罪死14000多人[35],是走火概率的
20多倍。

 对好区的居民来说,你不能控制坏人想去哪一家,而坏人到好区抢劫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很多了。纽约一个华人家庭被一个黑人侵入后女主人惨遭殴打[30],我住的加州湾区好
 区的街上最近已经发生过几起入室盗窃了,今年夏天我的一个住的不远的朋友的邻居(
 也是在好区)被墨西哥人闯入,随后警察封锁全街挨家挨户搜索(没找到坏人),把我
 的朋友全家吓得够呛。你把家人的安全放在坏人来的概率低上是很可怕的。

 而走火是自己完全能够控制的,枪支自己是永远不会走火的。学习安全知识、严格按照
 安全操作规程并养成习惯,可以保证走火的概率是零。美国每年死于枪支走火的人数是
 死于车祸的人数的2%也足以说明走火的概率多么低,并且这些走火事故中有很多是不懂
 枪、没玩过枪的人不熟安全操作规程造成的[12]。

 如果你你住在好区,谋杀率低于走火率,完全可以不买枪,但是为了家人的安全请做到
 如下几点:第一,自己和孩子都要懂枪支安全操作常识,以免在别人家里因好奇走火;
 第二,不要反对公民持枪的法律,因为其他人持枪对坏人造成的威慑是保护你的重要屏
 障;第三,对自己家无枪要低调,因为好区持枪率低的空城计如果让坏人知道了,好区
 就成了“软柿子”,坏人就可能会来帮助好区提高谋杀率了[1]。

9.3 我有枪也打不过坏人,我没枪还能跟对方拼命,如果对方也没枪的话。

 你有枪就算可能打不过有更多条枪的坏人,但你能打过他们的可能性会提高。你没枪不
 等于对方也没枪。就算对方也没枪,不要低估罪犯在其生命没有危险时的凶残,参见路
 虎哥惨遭殴打的情况[27]和到谷歌面试被残害的工程师的例子[33],还有前些日子一个
 华人家庭被一个黑人侵入后女主人惨遭殴打的情况[30]。但是也不要高估在罪犯自己的
 生命有危险时的斗志,参见一个小老太太一枪就把六七个持枪劫店的歹徒吓得鼠窜的录
 像[13].

另外,当双方无枪时,就算三个持匕首的罪犯路上遇到了拳王泰森,打不过,挨了泰森
 几下后开始跑,跑掉的概率也很大。既然他们能跑掉,泰森对他们的威胁也不够大,而
 好人对坏人的威胁不够大就不够阻止坏人决定干坏事。当好人有枪时,坏人是面临生命
 危险,逃跑的意愿很强。除了刚才提到的老太太录像,YouTube上有很多类似录像,坏
 人都是没有任何斗志的。这说明,好人有枪比无枪对坏人的威慑更大。

9.4 如果美国禁了枪,就不会有枪支走火一说,Sandy Hook的悲剧也可能不会发生,那
 不是比有枪更好?

 参见第二节,枪支每年救了几十万人次的命,防止几百万人次免于暴力犯罪,是象汽车
 游泳池一样的生活必需品,而每年美国枪支走火加上持枪人发疯总共杀死七百人左右,
 远远少于因事故死于车祸和游泳池的人数。这还是没有提到枪支本身对坏人的威慑、对
 政府作恶的威慑(这是为什么某些政客想控枪、禁枪)。另外枪支还有打猎、比赛、收
 藏等比较次要的功能。

9.5 公共场合枪击案,你带枪能保护自己吗?能保护的只有闪避和事后的还击,你在做
 警察的事情

 有枪就更有可能保护自己。第一选择是逃,第二藏,第三为了老婆孩子就只能拼命了。
 有枪增加了成功的可能性,如果不得不拼命的话。

9.6 如果让学校的老师持枪,老师发疯杀人怎么办?

 持枪的警察发疯了怎么办?军队的士兵发疯了怎么办?总统发疯了怎么办?这种小概率
 事件不应该作为制定政策的主要依据。多名老师都带枪,一个发疯了,其他老师可以制
 服。所有老师同时发疯,那么学生只能能跑的跑,跑不掉的死。同样,如此小概率事件
 不足以作为禁枪的根据。

9.7 为什么不能完全依靠警察保护我和家人?

 警察没有保护公民的责任[6]。警察的职责是保证法律的执行。法律的目的是事后惩戒
 ,让潜在的坏人看到惩戒的可怕后不敢做坏事。如果你打911说有持枪歹徒,警察到达
 现场的速度往往会非常慢(已经有这样的新闻报道,说警察一个小时之内都没到),可
 能是警察要确保带足充分的设备和人手以确保警察安全。911的平均反应速度是10分钟
 ,而暴力犯罪平均在90秒之内结束[7]。1992年发生在洛杉矶的黑人暴动中[21],大批
 黑人和西裔人对韩国人居住区进行烧杀打砸抢。警察花了多长时间赶到呢?答案是:三
 天多[21]!警察是必须的,但完全依靠警察是不够的。

9.8 只有有暴力倾向的人才会有枪吧?只有坏人才有枪吧?好人是不应该有枪的,多危
 险啊?

 如果有枪的人有暴力倾向,美国2.7亿支枪的主人岂不是都有暴力倾向?瑞士这个全民
 拥枪的国家岂不是全有暴力倾向?中国建国的头几十年民间有很多民兵,很多人有武器
 ,岂不是都有暴力倾向?全世界所有的警察、军队、保镖岂不是都有暴力倾向?其实多
 年的统计数字早已表明,持枪人士比普通人有低得多的犯罪率[20],没有任何证据表明
 好人有枪后变得更暴力。相反,很多人的经验是他们持枪后变得对枪支安全极为注意,
 对他人、对家庭更加有责任心[26]。并且只有有了枪支的知识,才能最大降低走火的危
 险。

9.9 就算不禁枪,也应该禁止半自动武器,因为威力太大

 好人手里的武器,威力越大越好。不用半自动打不过坏人手里的半自动。瑞士百姓家里
 有无数全自动武器,也没出啥问题,仍然犯罪率很低。

9.10 进攻性武器(Assault Weapon)听起来很可怕,是军队专用的吧?怪不得有这么
 多法律限制它们,我们百姓自卫用不着吧?

 军队用的全自动冲锋枪叫Assault Rifle。近二十年来反枪的政客们发明了一个似是而
 非的新名词“进攻性武器”(Assault Weapon)来指一大批半自动武器(AR-15等)[17]
。这些枪支口径很小,子弹的威力远远低于很多猎枪。虽然在民间非常流行,但几乎没
 有罪犯用他们犯罪。所有步枪的谋杀罪数目(包括所谓的“进攻性武器”步枪)只占美
 国总谋杀罪数目的2.6%(少于使用拳头、刀和锤子的谋杀)[15]。然而它们却成了反枪
 政客反枪的热门名词而通过了大批法律加以限制,充分说明反枪政客的目的不是减少犯
 罪,而只是用它为幌子以完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反枪政客的嘴脸”一节,我们已经提到拥枪作家Charles Krauthammer所指出的:
“通过禁止进攻性武器的法律是象征性的,纯粹是象征性的...它的真正目的不是减少
 犯罪,而是让公众对限制武器的行为变得不敏感,这就对将来收回民众所有的武器做好
 了准备。”[16]

 9.11 统一背景调查(Universal Background Check)听起来很好啊,拥枪者为什么要
 反对?

UBC(统一背景调查)确实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它宣称的不让罪犯拿到枪的目的也很迷人
 。但是它的实际效果只是限制枪支在守法公民之间转手(比如父亲把枪递给儿子),而
 把枪支给明知法律禁止持枪的人(Straw Purchase)已经是违反现有的法律。UBC的真
 实目的是注册合法公民手里的每一支枪。至于罪犯是否理会这种注册,UBC并不关心。
 如果UBC实施了,公民持枪的权利会受到很大的限制。比如,你的邻居女孩受到她的前
 男友在电话里的暴力威胁,感到害怕,想暂时借你的枪防身。然而UBC规定这种私下的
 借枪行为违法,并且要求借枪前你和邻居必须到政府部门交几十美元以对双方进行背景
 调查;当邻居把枪还给你时,UBC规定还要再进行一次花费几十美元的背景调查。

 根据以往禁枪的历史(希特勒、澳大利亚、英国等),从合法拥枪到完全禁枪之间必走
 的一步就是注册公民手里的每一把合法枪支,这样等到禁枪的时机成熟时,执法部门就
 可以拿着名单,一家一家地上门收枪了。UBC本质上就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所以应该
 反对。

9.12 政府应该登记枪支!汽车也一样需要政府登记,并考取执照才能开,登记枪有错
 吗?

 有人觉得什么都要有政府管,连个理发的都需要执照最好。好像枪登记了坏人就消失了
 ,不登记坏人就变多了。其实罪犯是不会到政府登记他们的黑枪的。汽车跟枪不一样的
 是汽车开在街上能看见车牌号,但枪藏在身上是看不见的,所以登记注册枪支无法打击
 犯罪,除非把大街象机场一样管理而对每一个人搜身。

 另外,你能相信政府把枪支的注册登记信息安全保存吗?2012年纽约的枪支注册信息流
 入媒体手中,枪主的名字、地址被公布在网上[25]。

 还有,如前所述,登记枪是政府走向禁枪的必经步骤。所以,我们不应该支持政府登记
 枪。

9.13 练枪很难吧?我有枪也练不准。我力量小,拿不动枪,也受不了枪的后座力

 练枪练到专业水平很难。但练到能在几米远的地方打中人形靶子的致命部位并不难。枪
 支有各种各样的选择,选择适合自己的枪并且进行一些训练,任何人都可以达到能进行
 自卫的程度。

10.为什么华人草民最最最应该拥枪?

 之前所说的拥枪的理由既适用于华人,也适用于其他公民。然而,作为华人,我们比其
 他公民更加需要拥枪,并且是非常迫切地需要拥枪!理由如下:

10.1 华人已经是很多罪犯眼中的“软柿子”

华人因为平均收入高、持枪率低,已经成了犯罪分子眼里的软柿子。陆虎兄被摩托车党
 暴徒选中作为攻击对象,一个因素就是他是华人[27,31]。另外还有很多专门针对华人
 的犯罪,比如纽约布鲁克林一夜连爆8起专抢华人的劫案[28],黑人盗窃团伙专门靠家
 门口外是否留鞋来判断是否亚裔并进行多起作案[31]。

10.2 华人已经是美国很多阶层心中的“软柿子”

华人学习努力,成绩好,但在大学录取时,比其他所有种族都受到更多歧视。华人孩子
 不管学习和其他综合能力多么好,很多大学都只收很低比例的华人。当今美国并没有面
 向其他种族的歧视政策。比如美国NBA篮球队里黑人占绝大多数,就没有政策来限制黑
 人的比例。

 华人在就业、从政等其他领域仍然受到歧视,远远没有得到与华人的经济实力相对应的
 影响力[34]。

10.3 华人已经是很多国家政府心中的“软柿子”

1998年印尼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华人大屠杀,大批有组织的暴徒对印尼华人烧杀淫掠。因
 为他们知道华人是软柿子,不管怎么杀,不会有政府或人民站出来为这些不幸的华人撑
 腰的。他们想对了。中国政府当时对国内封锁消息,并且没有采取实质性的救援活动。
 后来中国政府对印尼的大规模经济援助以及领导人的多次访问也说明中国政府没有记
仇。

 今年10月ABC电视台的节目中[29],主持人先是问:我们要允许所有的中国人活着吗?
 然后在得到“要杀光所有中国人”的答案后,说这是一个有趣的主意。虽然很多美国人
 都看不下去这种种族灭绝言论,有一些华人说主持人只是在开玩笑。为什么主持人敢用
 中国人开玩笑?他敢用其他种族的人开玩笑吗?不敢。因为只有华人是任人宰割的“软
 柿子”。

10.4 统治阶级惯于挑选一个软柿子以转嫁矛盾

 当统治阶级在政治、经济上遇到困难时,一个常用的办法是转移注意力、转嫁矛盾,把
 火烧向他处。1998年的印尼华人大屠杀是一个典型的例子[34]。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是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21]。洛杉矶暴乱前,本来是黑人和白人警察的矛盾,但是法院判一
 个从背后打死黑人女孩窃贼的韩国老板娘无罪释放,让黑人的愤怒有了一个发泄口。黑
 人面向韩国城的暴乱开始后,洛杉矶的全体警察又突然完全不出现在韩国城达三天之久
 ,让人怀疑当局有把韩国人当作牺牲品以转嫁种族矛盾的嫌疑。然而,勇敢的韩国人有
70%的持枪率,他们联合起来,组成民兵保卫自己的家园,最后以一人牺牲的代价取得
 了打死二十多个黑人的战绩,从而挫败了这次暴乱。这次事件让所有人看到了韩国人不
 是软柿子。所以下次如果类似的事件发生时,矛盾应该不会被转移给韩国人了。那么,
 选哪个种族呢?这就要看当时谁是最软的柿子了。如果我们华人在下次事件之前没有准
 备好,而仍然是一个真正的软柿子的话,那么1998年印尼华人的下场将会在我们和我们
 的子孙身上重演。

10.5 华人整体形象的改变需要所有华人的共同努力

 要想把华人的整体形象从软柿子变成硬骨头,我们需要所有华人的共同努力。合法拥枪
 、持枪、练枪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因为枪能有效地保护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
 只有当越来越多的华人拥枪、持枪后,华人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具有足够的威慑力,并吓
 阻任何可能把华人当软柿子牺牲掉的势力。

 希望读完这篇文章的华人能够行动起来,学习枪支安全知识、买枪、练枪,向亲友宣传
 拥枪重要性,从而对我们华人整体,也包括我们自己的子孙后代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 翻译拥枪好文:再访肯尼索. http://goo.gl/UJxbsa
 [2] 用枪自卫的统计数据. http://goo.gl/6unAmn
 [3] 枪支走火统计数据. http://goo.gl/HzP4ML
 [4] 美国大屠杀统计数据, 1980-2010. http://goo.gl/pMkODP
 [5] 加州政客怎么跟童子军谈控枪. http://goo.gl/bvvycm
 [6] 警察没有保护公民的责任. http://goo.gl/ZaQr4U
 [7] 911反应时间. http://goo.gl/6iGB5N
 [8] 美国民间枪支数量. http://goo.gl/Tp8eft
 [9] 科罗拉多两议员因支持控枪被选民赶下台. http://goo.gl/HuQdNn
 [10] 美国每年车祸死亡人数. http://goo.gl/yNFAU7
 [11] 美国非法枪支的来源. http://goo.gl/IDhPy9
 [12] 老兵被自己4岁的儿子用枪失手打死. http://goo.gl/vPWNJg
 [13] 小老太太一枪就把六七个持枪劫店的歹徒吓得鼠窜. http://goo.gl/mElR0E
 [14] 罪犯怎么得到黑枪. http://goo.gl/oFVJEP
 [15] 进攻性步枪和谋杀的统计数据. http://goo.gl/AemkZB
 [16] 为什么政客应该停止推出更多的控枪法律. http://goo.gl/ooQxpJ
 [17] “进攻性武器”的真相. http://goo.gl/EXI9h1
 [18] 政府屠杀研究. http://goo.gl/kPnFwp
 [19] ca1903论枪和第二修正案. http://goo.gl/CWsh50
 [20] 隐蔽持枪人士低犯罪率的更多证据. http://goo.gl/z9pUxE
 [21] 洛杉矶暴动. http://goo.gl/HMFYs3
 [22]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 http://goo.gl/Mjbm23
 [23] 十大学校惨案. http://goo.gl/FsGc39
 [24] Feinstein的控枪法案不用于政府官员. http://goo.gl/FRBEFo
 [25] 报纸公布枪主信息引起舆论大哗. http://goo.gl/2FzDZJ
 [26] 拥枪可以改变一个人. http://goo.gl/K69wjl
 [27] 几百摩托骑士曼哈顿高速上暴打华裔路虎男. http://goo.gl/WsxSTG
 [28] 纽约布鲁克林一夜连爆8起劫案专抢华人. http://goo.gl/0fnrMC
 [29] ABC电视台播出要杀光中国人的节目. http://goo.gl/7vLcSJ
 [30] 新泽西黑人侵入华人家庭,暴打女主人. http://goo.gl/FW3OLV
 [31] 亚裔门口留鞋,窃贼爱上门. http://goo.gl/ZtB3Cb
 [32] 枪击强盗的12岁小女孩获得“911年度英雄“称号. http://goo.gl/0fDQFP
 [33] 华人工程师到谷歌面试前被歹徒杀死. http://goo.gl/5GEDqp
 [34] 中国人在国外受歧视吗? http://goo.gl/SOmUwF
 [35] 各个国家谋杀率. http://goo.gl/FaMJdR

 --

 ※ 修改:·jerseyv 於 Oct 29 19:15:57 2013 修改本文·[FROM: 95.]



2013-10-29 18:03:55

主题: 老刀侃球: blacklodoss: Stepanek上网的时机值得我们学习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blacklodoss: Stepanek上网的时机值得我们反思或学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9 15:24:35 2013, 美东)


嗯,有同感。这是我在tennisonly 发表的,不过感觉哪儿也没啥关于网球的了。Stepanek上网的时机值得我们反思或学习。

 (有人提议我该看下Stepanek的转体反手,下面是我回的)

Stepanek 的引拍转体的确角度小很多, 基本每次都和网垂直。 不过我认为这是和他
 打法有关。Kinda interesting you brought him up. 他的打法不是很conventional,
 but very affective. 话说Stepanek,除了一张鱼脸和搞定无数WTA mm, 网球stroke上
 没任何惊人之处, 但他却能一直保持在top ATP。我认为他的打法挺有可取之处的。
 他算是个counter puncher, 是个很喜欢上网的counter puncher. 由于这两个特点,他
 打球不会也不能take 太大的take back, and swing. 录像里他大多数球是taking it
 on the rise, counter it back,这样不用自己generate 太多pace,而且能很快的上网
if need to be. 

他惊人(unconventional)之处在于他上网的时机, 大多数人都会有个approach shot, 或
 自己已经有些优势,在底线上或内, Stepanek, 只要一注意到对手 可能会出现个
weaker neutral shot, 他就会选择上网,及时他远远的站在底线后面。

 这种打法会让对手很难受。。。这种打法需要简介迅速的stroke + amazing
 anticipation.

下面是Joker的practice from the back view. 他反手引拍,身体转体角度要比
Stepanek的大不少。整个拍面都能看到。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9OHwcI8I


我觉得我反手的问题在于,spacing的感觉不好-->步伐不能准确到位-->weight
 transfer 不能好好运用-->身体就容易想“加力”--> uncoil too early + tight -->
no proper racquet drop --> drag the ball, instead hitting --> not much
 control --> UE

出了spacing, 还有就是手臂和背肌还不够strong.

谢谢参与讨论,让我联想到不少东西,收获不小。 =)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刀侃球:: ...................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29 15:26:00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lacklodoss: Stepanek上网的时机值得我们反思或学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9 15:26:58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我个人得体会和感觉是,作为业余的,最大问题是对对手球路得预判没有敏
 锐观察和体验,必然就导致脚下总迟缓,被动,跑动中难以找到准确位置和挥拍发力时
 机。至于腰腹部转髋,臂肩上肢等协调是随之而来得必然不协调,是结果。更何况,每
 个对手球风,体力,力量和打法的不同,回球得速度,高度,旋转等也各不同--同一
 对手对阵,每时每刻每球也都不同,所以,如此多得变量对业余而言,确实难以解决。
 关键还是打得少。。。。。。。

 我是坚信那老妖得签名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

 看高手过招,他们总是能早于对手得动而动而且动得方向部位都正确!--无论格斗搏
 击还是网球回击,莫不如此!

 看看FF巅峰期,他那凌厉杀招莫不是建立在准确预判和相应快捷启动,准确到位然后
 击杀的?

 现在,真是老了,步伐跟不上了--尽管可能预判是对的,所以总慢半拍,再无05-
 09那时那如猎豹一样快捷得杀招了。

 和你黑导仅文字探讨,就能很有收获和思考,如果场上手谈,肯定收益更大了。当年和
 HENRY撕打一年,每次都有收获,所以我曾说,那一年是我进步最快的一年,正是
 如此。

 肯定要和你手谈论道了,争取近期吧。。。。。。。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lacklodoss: Stepanek上网的时机值得我们反思或学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29 16:24:03 2013, 美东)

对于FF的decline, 我一直认为这和他的教练有关 (当然随着年龄也是不可避免的,只
 是教练的方法可能加快了decline...).

 Paul Annacone 打法是以上网为主, 我觉得他可能要求FF第一拍打的更aggressive些
 , 尽量上网, 这样即使输也不会太劳累 -- first strike tennis (American tennis
 ). 表面上看,是个好方法,可我认为FF的正手已经非常aggressive 了, 他的打法需
 要非常percise的anticipation, timing和footwork, 在他的基础上要再打的更
aggressive,对于一个aging的30+球员来说几乎不可能。所以到后来我觉得FF基本都不
 大会rally了, 对自己的正手也缺乏信心, rally 不行代表着对发球的压力增大,导致
 他发球也不如从前。 当然这些从事后看比较容易看清楚,这也只是我的speculation. 
 Was there a better route? Maybe, no one knows. o.O

 Nadal也再为了延长自己的tennis career再改不少东西。 他发球改变了不少(more 
 take back, less muscling), 接发球站位,正手更aggressive...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刀侃球:我个人得体会和感觉是,作为业余的,最大问题是对对手球路得预判没有敏
:  锐观察和体验,必然就导致脚下总迟缓,被动,跑动中难以找到准确位置和挥拍发



2013-10-29 17:36:38

主题: 杀光?来吧!!!
老刀侃枪:如果我参加游行抗议,会举个这样写的牌子--


一面是:请问ABC: 本拉丁是否因为欠了很多美元债?!

另一面:两手握一长一短两把枪得图,大字:杀光?来吧!!!



2013-10-29 14:40:35

主题: 老几: 柴玲----一个被《天安门》见证了的堕落灵魂
柴玲:一个被《天安门》见证了的堕落灵魂 

老几 

  

不知是不是五四运动的负面作用,华人世界明显缺少西方社会普遍具有的道德感和正义
感,更别说责任感了。至于法律概念的缺乏,就更不用说了。无论现实生活还是虚拟网络
世界里,华人所到之处随处可见暴力语言,暴力倾向,以及挥舞道德大棒的流氓伪君子和
以身试法的糊涂虫。 

这方面当年六四运动天安门广场总指挥柴玲似乎是个例外,因为她有胆量使用法律武器来
为自己维权。不过事与愿违,通过控告《天安门》,柴玲显示给世人的不仅是一个极端自
私,将道德正义责任感彻底颠倒的堕落灵魂,而且是一个试图用金钱来挑战法律的小丑。 

柴玲与她的现任丈夫 一起, 指控《天安门》制作公司Long Bow Group,一个非盈利性的
纪录片制作公司诽谤和商标侵权。原因是在纪录片《天安门》中,有一段柴玲在天安门广
场时的谈话访问。柴玲说:“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又说:“我不同他们,我是
上了黑名单的人,我要活著。”这些真实的报道,暴露了一个投机分子的真实面目,柴玲理
所应当地受到了谴责,所以她要“维权”。 

不过,柴玲或许多少还有点羞耻感,并没有直接控告《天安门》,而是控告这个网页有关
她和公司及现任丈夫的负面报导,构成了诽谤,同时控告这个网页商标侵权。 

可惜的是,美国人并没有那么傻。法院认为,柴玲一伙提出的“商标侵权”指控属于典型的
滥用诉讼,“别有用心”;有关的英文报导更是直接指出,这起法律诉讼,目的显然是为了
压制言论自由。这次法院判决柴玲败诉,并责令柴玲一伙赔偿巨额律师费,是一次正义的
宣判。 

中国有句古话:“人命关天”,强调的是生命的宝贵。六四惨案当然是以镇压者为罪魁祸
首,任何理由都不足于使其逃脱历史的审判。然而将一场轰轰烈烈大有希望的民主请愿运
动,最终引入彻底对抗而导致流血者,难道不应该承担道义上的责任? 

柴玲以六四运动发家,以六四的人血馒头滋养壮大,不曾见其对导致流血有任何悔悟自责
之心,不曾见其对当年失去独生子女之痛的父母有任何表示,却出于一己之私,将报道六
四事件的非盈利性公司几乎整垮。其道德何在?面对众多已届晚年尚在遭受失去独生子女
之痛而无人詹养的父母,其良心何在?  

据说柴玲号称自己是基督徒,我敢断言,她丝毫不懂得基督精神是什么。今天很多所谓的
精英,都是柴玲这种德行。这类人存在的意义是提醒人们,有些试图推翻共产党的人,比
共产党也强不了多少。华人世界成熟的标志,就是让共产党以及柴玲之类,没有任何市
场。



2013-10-29 14:36:35

主题: 太空看雾霾
哇!中国雾霾严重到从太空都能直接看见了(高清组图)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2013-10-28 21:24:10 


 前天,美国海洋大气总署发布了10月22日卫星拍摄的中国地区的太空照片,从这张照片可以明确地看出上周雾霾的严重程度,在这场雾霾中,受影响最重的是哈尔滨市,市内某些地区的小颗粒污染指数PM2.5达到了历史最高值1000,而PM2.5达到300其实就已经是“灾害”级水准了。

  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署在这张照片的下面评论道,严重的雾霾主要是由工业污染以及煤和农业燃烧造成的,由于风向和西面山脉地形导致困在了中国东部,从而形成了厚厚的雾霾层,从Suomi NPP卫星于2013年10月22日世界标准时间5:30时拍摄的原色VIIRS图片上可以看到这片地区的上空是模煳的灰色,这个灰色层就是雾霾。

  其实从太空上能看到中国的雾霾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今年的1月13日同一个卫星已经拍摄到北京严重雾霾层的太空图片(见下图),美国海洋大气管理总署的相关实验室标注了这张图片,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中国华北一带的上空是厚厚的灰色雾霾层。

  在不久前的《雾霾之殇:不是狼来了,而是狼不走了》一文中我曾提过,雾霾问题的出现实际上是深层制度长期缺失的标志,这些年不仅全国范围内的环境治污目标偏离颗粒性雾霾的治理,而且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业垄断严重,不仅操作缺乏透明性,而且理念落后,雾霾不过是这样一种历史积累的总爆发罢了。

  但比这历史问题更可怕的是雾霾出现以来政府应对措施的无力,迄今为止,小颗粒污染情形不仅没有改善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很显然,单纯依赖政府加强教育、出台全面和严格立法来强制治理已经不够了,我真的希望国家媒体能少去炒作像星巴克那样和多数人无关的话题,而多去关注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大气问题,任何以环境为代价的GDP和发展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也希望百姓能更多借鉴美国人那种“我的环境我做主”的原则,那种自欺欺人认为在雾霾面前与权贵终于平等的想法实际上根本不经细究,你能必要时自己躲到国外并把家人移民国外吗?雾霾本身可以杀死很多人,而在它面前最脆弱的则是我们老百姓自己和我们的希望——小孩子们。



2013-10-29 14:22:47

主题: 老刀侃球:鱼龙混杂荒草丛生门可罗雀--网版新气象啊
老刀侃球:鱼龙混杂荒草丛生门可罗雀--网版新气象啊


网版小二封了老刀很替一帮啃脚多年得3.0宵小们解气泄邪火,一个30傻货跳脚高呼道:网版新气象啊。。。。。。

可惜,真正懂球而且愿意谈球探讨网球得好手和写手们都沉寂了,两天里,网版就一个问给孩子如何选拍子得帖还有人气,跟帖。其他都淡不垃圾的口水帖没什么人理,那个卖酒小二似乎要替版二撑门面,可惜没本事和肚里没货的3.0,也只会贴两个没人理得“坑”帖,呜呼,哀哉。。。。。。

老刑和小钻风估计要跳脚心里咒骂这无脑网版小二了。。。。。。。呵呵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网版新气象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8 21:42:12 2013, 美东)


连带法则好
 支持一下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 网版新气象啊(22b)  1/284 thirtystand
2013-10-28 slice
10-29 16:51 
12    ● 今天-星球上第一个亚洲人排名世界网球单打Top3诞生啦(513b)  100/11259 ler7
2013-10-26 slice
10-29 16:50 
13    ● 请给孩子推荐个好的网球拍吧? (更新p1 )(1.0k)  119/1890 xing2012
2013-10-28 abesun
10-29 14:31 
14 *  ● 该换班表了吧(74b)  1/148 freelong
2013-10-29 anadatenisqi
10-29 14:26 
15    ● 彭帅/谢淑薇创历史 亚洲人首夺总决赛双打冠军(zz)(1.8k)  8/631 luxilon
2013-10-27 whitelion
10-29 13:23 
16    ● 现在可以说费德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21b)  12/854 iamright
2013-10-28 yuh
10-29 09:53 
17 *  ● 这是小薇职业生涯最好的一年吧(19b)  4/749 michelin
2013-10-27 Fusion
10-29 09:33 
18    ● 小威这个GOAT(195b)  12/1176 dreamz
2013-10-27 michelin
10-29 00:09 
19    ● 坑:如果当年没有孙主任(32b)  0/288 fedehen
2013-10-28 -- 
20    ● 坑:老费对沙娃(18b)  1/307 fedehen
2013-10-28 iguanaheter
10-28 19:03 
21    ● Re: Tennis版面申请发包子 (转载)(1.1k)  1/201 KennyD
2013-10-28 chinnis
10-28 17:30



2013-10-28 21:12:13

主题: 温岭杀医案
温岭杀医案 浙江多地医护人员静坐请愿(组图)

2013-10-29 14:54:47  中国新闻网  

 29日,记者自浙江台州警方获悉,持续3天的浙江台州温岭杀医事件抗议人群于28晚陆续散去,目前案发医院已恢复正常运营,各医务工作者回归岗位上班。不过,浙江多地医院医护人员仍自发组织静坐请愿活动来悼念被害医师王云杰。参与活动的医者称,眼下医患关系趋于紧张,不少医护人员频遭人身伤害。 
 
  25日上午8点27分,家住温岭市箬横镇浦岙的33岁犯罪嫌疑人连恩青持刀闯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接连将三名正在门诊为病人看病的医生捅伤。其中,耳鼻咽喉科主任医生王云杰心脏部位受重创,当场死亡,另外两名医生王伟杰和江晓勇经抢救已脱离危险。 

  警方表示,案发前,连恩青来到医院耳鼻咽喉科门诊,寻找之前的主治医生,但发现该主治医生不在,气愤之下,他就用匕首捅伤当天值班的王云杰,对方心脏部位受伤,当场倒下。由于事发突然,正在现场的王伟杰连忙上前阻止,亦遭到歹徒袭击受伤。 

  连捅多人之后,连恩青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跑到医院的CT室,将毫无防备的江晓勇捅伤。事后,连恩青被医院保安和赶到的民警制服。 

  据查,连恩青此前为该院患者,对本人之前在该院的鼻内镜下鼻腔微创手术结果持有异议。而连恩青曾因精神疾患在上海入院治疗,但行凶之时是否系精神病发作所致尚未明确。 

  记者了解到,在连恩青住处卧室内的墙壁上,至今保留着他在作案前用黑色记号笔写下的“7.31,王云杰、林海勇,死”这一行极具仇恨性的字迹。连恩青的母亲称,儿子的手术是3月20日做的。眼前的种种似乎透露着这起惨剧预谋已久。 

  29日上午,包括台州、温州、杭州、嘉兴等浙江多个地市在内数家医院不约而同地举行悼念王云杰的活动,医护人员用横幅和标语来呼吁社会关注医务群体的人身安全。 

  当天7点30分,台州市立医院上百名医护人员自发来到该院门诊大楼前静坐,以“拒绝暴力还我尊严”为口号以此声援。, 

  “患者将自己的负面情绪以暴力的形式发泄在医者身上,这种行为对医者造成的不止是肉体的伤害,更有难以修复的精神创伤。”采访中,有着多年医龄的台州市立医院眼科医生管涛感慨万千。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因遭患者殴打致腰椎横突3处骨折,对方给出的理由竟是因为不满意管涛要求其在看病前先办理病历本。 

  无独有偶,2010年,管涛所在医院一名退休后被返聘的泌尿科医生遭患者持刀割喉,所幸被救脱险;今年3月,台州经济开发区某民营医院一位医生身遭患者连捅数刀…… 

  管涛告诉记者,“杀医事件”将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一举推到了高点,更赤裸地向全社会揭露中国医务工作者的生存现状。 

  据他介绍,一名值班医生的工作时间从上午8点开始一直到隔天上午8点,几乎是24小时不间断,若碰上要出门诊,则要持续到隔天中午12点。而在隔天8点到12点这4个小时中,医生平均要接待60到80个病人,“忙得连上厕所和喝水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很多患者会认为,自己排了3个小时的队,医生却只看2分钟,心理十分不平衡,觉得被亏欠了。”管涛坦言,他非常理解患者的委屈,但医生的无奈却没人看到。“这是当前医疗资源不均衡、社会体制不健全的问题。” 

  此外,患者淡薄的法律维权意识也让管涛感到揪心。“很多患者在对诊断结果有争议时不懂得用法律来保护自己,一门心思想到要报复医生,恶性循环。加上‘看病难、看病贵’这根扎在老百姓心中的刺,若政府不尽管出台一些有效的解决措施,医患关系恶化的最终受害人还是老百姓本身。” 

  台州警方表示,截至目前,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已恢复正常上班,现场特警均撤离,相关维护治安工作交由该院安保人员负责。连恩青已被刑拘,警方正对其进行初步审讯,至于其作案时是否系精神病发,需待进一步的司法及医疗鉴定。



《柳叶刀》发表专题评论:请结束对中国医生的暴力行为
          
【Ending violence against doctors in China】 
         The Lancet.         

 China's doctors are in crisis. In recent years, they have faced increasing threats to their personal safety at work. Doctors have been abused, injured, and even murdered by patients or relatives of patients in hospitals and clinics across the country. In a recent tragic case, described in a letter published online today in The Lancet, a male intern at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Harbin Medical University was stabbed to death by a patient.          Responding to this cris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nounced last week that it is increasing police vigilance inside hospitals. People who disrupt the daily operation of hospitals, carry dangerous materials, or threaten medical staff will be held legally accountable, according to a joint statement by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Although turning hospitals into high-security institutions may be a necessary step, it is a short-term solution to this disturbing and desperate situation.          There are many possible reasons why Chinese doctors are under threat. These causes are systemic—poor investment in the health system and in training and paying doctors, which can lead to medical errors, corruption, and poor communication between health professionals and patients. Other factors are societal, and include negative media reports about doctors, poor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medicine, unrealistic patient expectations about treatments, and catastrophic out-of-pocket health-care expenses for familes.          Whatever underlies the violence, the impact on medicine in China is of great concern. As Li Jie, a medical student at China's Ningbo University, writes in his letter, the new generation of Chinese doctors feels lost: “they do not know whether to continue to study medicine or not, and how to face the complex and uneasy relationship with their patients.”          Doctors in China were once revered, as they still are in many other Asian countries. China needs to make medicine an attractive, respected, rewarding, and safe profession again, to protect the doctors of today and those of tomorrow, for the benefit of patients. The first step should be a government inquiry to examine the causes of the violence and find ways to end it.



2013-10-28 12:07:27

主题: 老刀侃球:罔版小二伪君子KD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祝贺李娜获年终总决赛亚军/世界排名第3捐50个包子再加20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8 12:11:36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罔版小二伪君子KD

罔版小二KD特正经地又封了老刀,理由和借口是“粗俗语言”,呵呵,那就看看这个半掩
 门提裤,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得家伙所作所为了。。。。。。

13+1曾口吐"睾丸脸“,几位好啃俺骂人的正人君子们跟喝了另一个蒙脸小人嘴吐的"老
 鼠屎“一样不吭一声,而且你这版2公然宣称睾丸脸不是PA,老鼠屎也不删除, 却删改
 我的蒋门神帖,谁要对号入座蒋门神俺拦不住,可这比他的睾丸脸老鼠屎哪个更 恶心算
PA骂人?

当裁判偏心本来就不齿,还要伪君子假正经地参于群殴,真是一个没牙之3.0小人。
 。。。。。。

 几个蒙面马甲小人兴高采烈地高呼,老刀时代结束了。。。。。。嗯,几天看不到一
 篇像
 样的谈网球帖,杂草倒不少。网版由这几个3.0瘪三们在3.0伪君子小二支撑下横
 行跳
 梁时代到来了。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


 一从网版起风雷,
 便有宵小蒙面贼。
 卖酒小儿两头猪,
 十四三十促成灾。

 君子KD“搞玩脸”,*
“耗子屎”帖胃口开。*
 更有弯曲两千刀,
 狐假虎威马甲来。


 注:该典故源出自:网版小二“啃泥敌”自称管理删帖封人公平如机器人,然得罪和被
 得罪老刀后,假公济私既当裁判又当拳击手,对一个13+1的网混“睾丸脸”和另一
 公开叫骂“老鼠屎”骂帖公然声称不算个人攻击和辱骂,任其存在于版面,以伙着一帮
 网版啃刀脚跟多年得瘪三宵小们如吃美味佳肴一般板着正经君子脸暗自窃喜似泄了其邪
 火怒气,故记录于此。

“弯曲两千刀”来源:

 有湾区无名鼠辈号“BAYTENNIS”者与狐狸狐假虎威一起啃老刀不止。最近,
 叫嚣要出两千刀买老刀项上人头,欲单挑剁老刀于网球场上以为网版众多口水3.0宵
 小们泄私愤出邪火亮其名头扬其狐威。可是,只见这厮吼叫2千刀,却没见他有弹子买
 个2百刀的机票飞来挑战,楞要应战的上他“挑战”者的地面去让他“剁”,可真TM
 D威武雄壮有点小男人的样子啊。。。。。。

 这鼠辈有过USTA得战史和名次吗?查了一下,确实无名之宵小辈,和那个牛X包天
 得狐狸一个假虎之威的小样儿。。。。。。
--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28 12:16:48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2013-10-23 15:57:25

主题: 德蕾莎修女
网文:“我只能用伟大的爱做小事情”——德蕾莎修女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23 09:33 

  
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1910.8.27~1997.9.5,2003年10月被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列入天主教宣福名单,称为真福德雷莎修女[Blessed Teresa]),本名阿格尼斯•刚察•博加丘(Agnes Gonxha Bojaxhiu),阿尔巴尼亚人,生于前南斯拉夫联邦马其顿共和国首都斯科普里。12岁加入一个天主教的儿童慈善会,感悟到自己的天职是帮助穷人。18岁进了爱尔兰罗雷托修会,三学期后正式到了印度加尔各答的圣玛莉罗雷托修会中学教地理。1931年正式成为修女,1937年5月决定成为终身职修女,并依法国19世纪最著名的修女‘圣女德莉莎’(St. Theresa)的名字和精神,改名为德蕾莎修女。1940年初,在圣玛莉罗雷托修会中学任校长。当时印度贫富差距极大,校内安宁,校外却满街都是麻疯患者、乞丐、流浪孩童。1946年9月10日,德蕾莎修女到印度大吉岭修院休息一年,并强烈感受到自己要为穷人服务的心。返回加尔各答后,向当地的总主教请求离开学校和修会,一直未获许可。1947年东巴基斯坦脱离印度独立,怕被回教徒迫害,数以万计的印度教徒涌入加尔各答,霍乱和麻风病在街头巷尾爆发。在不断请求下,1948年教皇庇护十二世终于给德蕾莎修女以自由修女身份行善的许可,并拨给她一个社区和居住所让她去帮助有需要的穷人。

1950年10月,德蕾莎修女与其他12位修女,成立了仁爱传教修女会(Missionaries of Charity,又称博济会),并将教会的修女服改为印度妇女传统的莎丽,以白布镶上朴素的蓝边,成为博济会修女的制服。1952年8月正式设立第一家贫病、垂死者收容院,服务“穷人中的穷人” (‘poorest of the poor’)。德蕾莎修女常常强调耶稣在十字架上临死时的一句话“我渴”。“渴”,不仅是生理上需要水喝,更代表了人在受苦受难时需要的爱和关怀。她认为人类的不幸并不存在于贫困、生病或饥饿,真正的不幸是当人们生病或贫困时没有人伸出援手,即使死去,临终前也应有归宿。正如她说:“我们以为贫穷就是饥饿, 衣不蔽体和沒有房屋. 然而最大的贫穷却是不被需要, 沒有爱与不被关心。”“除了贫穷和饥饿,世界上最大的问题是孤独和冷漠……孤独也是一种饥饿,是期待温暖爱心的饥饿。”

她要求手下的人只为受苦的人们服务,绝不要操心金钱的问题,因为,要让人感到被爱,需要的只是充满爱心的行动,其余的事听凭主的安排。她经常对手下的人说:你们不必注重成果数字。凡是有益于穷人和被弃者们的爱的行动,不管怎样微小,在耶稣看来都是重要的。她创建的仁爱传教修女会在她1997年去世时拥有4亿多美金的资产,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都乐意捐钱给她。

 她的内心总能听到基督对她说“我饥饿、我裸身、我无家可归”,她说:“我在每一个人身上看见耶稣。”“每当我为麻风病人洗涤伤口时, 我就看到神在那人的里面, 我感觉是在为神洗涤伤口,那是美得无比的经验。”“在人生的终了, 我们不会因着我们的学位, 或者是我们赚得的金钱或者是我们做了多少的大事被评断。我们会被以下的真理评断‘我饿了,你给我吃;我赤身露体,你给我穿;我作客旅,你留我住’” 她放弃了安适的修女和教师生活,穿上穷人的衣服,置身于贫民窟、难民营和各种各样的传染病人中,为他们提供服务。她住的地方,唯一的电器是一部电话;她穿的衣服,一共只有3套,而且自己洗换;她只穿凉鞋没有袜子……

1969年,被这种精神感动的人们成立了德蕾莎嬷嬷合作者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workers of Mother Teresa),这个组织不要求会员缴会费,也不筹集资金,只是通过祈祷、克己和为穷苦人服务来支持仁爱传教会的工作,被称为世界上最无组织的组织。

1971年,教皇庇护十二世颁给她“Pope John XXIII”和平奖,同年的肯尼迪奖也颁发给她,此外还有如1975年Albert Schweitzer(阿尔贝特•史怀泽)国际奖、1985年美国总统自由勋章、 1994年美国国会金牌、1996年11月16日美国名誉公民和许多大学的名誉学位等,全世界至少有八十多个国家的元首、首脑、政府和各领域的机构以及各方面的国际组织,向她颁发过崇高的荣誉和奖项。(1964年,罗马教皇赠给她一辆白色林肯牌轿车,她将车作为抽彩义卖奖品,用所得款项建了一座麻风病医院;1992年,美国哥伦布骑士团将喜乐与希望奖牌授予她,获奖后她立即打听在哪里可以出售奖牌,以便将所得和奖金一起交给修女会,用于救助穷人)

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从包括促成埃以和谈的美国总统卡特在内的56位候选人中选中了除了爱一无所有的她(继1952年史怀泽博士获此奖项以来最没有争议的一位),授奖评语是:“她的事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尊重人的个性、尊重人的天赋价值。那些最孤独的人、处境最悲惨的人,得到了她真诚的关怀和照料。这种情操发自她对人的尊重,完全没有居高施舍的姿态。她个人成功地弥合了富国与穷国之间的鸿沟,她以尊重人类尊严的观念在两者之间建设了一座桥梁。”她的答辞是:这项荣誉,我个人不配领受,今天,我来接受这项奖金,是代表世界上的穷人、病人和孤独的人。我相信:你们是愿意借着颁奖给我,而承认穷人也有尊严,也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利。”她拒绝了颁奖宴会,将所得款项全部赠与仁爱修会。媒体问及她:“我们可能做什么促进世界和平?”她回答:“回家和爱您的家庭。”

1997年9月5日德蕾莎修女因心脏病发作,逝世于加尔各答,享年87岁,留下了4000 个修会的修女,超过10万以上的义工,还有在123个国家中的610个慈善工作。印度为她举行了国葬,全国哀悼两天。总统宣布取消官方活动,总理亲往加尔各答敬献花圈、发表吊唁演说。从新加坡到英国,从新西兰到美国,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纷纷发表讲话,为这位仁慈天使的逝世感到悲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声明向她致敬,罗马教廷举行弥撒为她追思,菲律宾红衣主教梅辛称她为代表和平、牺牲和欢乐的象征,甚至印度最大清真寺的伊斯兰教长布哈里也说,她是一位永生的伟大的圣人!德蕾莎修女出殡的时候,人们纷纷跪下,包括印度总理在内。她的遗体途经之处,两边楼上的印度民众都下来跪在地上,此时此刻没有人敢站得比她高。她的坟墓上写的是“伟大的印度圣母德蕾莎”。

 人们总以为德蕾莎修女有如此作为,是因为得到上帝的眷顾,其实并非如此。《时代》周刊以“她的苦痛”为题做了对她逝世十周年的报道,揭示了她一生的巨大秘密:这位圣人的50年中,从来没有看见上帝在哪里,一直在黑暗中挣扎。她于1979年写给一名天主教神父的信中说:“主耶稣对你有一份特别的爱,但对于我,沉默和空虚实在太巨大了。我看,却是看不见;我听,却是听不到。”

我们会不由得想起她所说的箴言:爱,直到成伤(Love until it hurts),我们也希望继续听到她说:假如你爱至成伤,你会发现,伤没有了,却有更多的爱。(I have found the paradox that if I love until it hurts, then there is no hurt, but only more love.)

(2013-10-06 23:15:00)

 
 

Mother Teresa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ther_Teresa
 
Mother Teresa at a pro-life meeting in 1986 in Bonn, West Germany
 

Religion
Roman Catholic 

Order
Sisters of Loreto
 (1928–1948)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1950–1997) 

Personal


Nationality
Ottoman (1910-12); Serbian (1912-15); Bulgarian (1915-18); Yugoslav (1918-48); Indian (1948-1997) 

Born
Anjezë Gonxhe Bojaxhiu
26 August 1910
Skopje, Ottoman Empire 

Died
5 September 1997 (aged 87)
Calcutta, West Bengal, India 

Senior posting


Title
Superior General 

Period in office
1950–1997 

Honored in
Catholic Church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and India) 

Beatified
19 October 2003, St. Peter's Basilica, Vatican City, by Pope John Paul II 

Major shrine
Mother House of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Calcutta (Kolkata), West Bengal, India 

Feast
5 September 

Patronage
World Youth Day 

The Blessed Teresa of Calcutta, M.C.,[1] commonly known as Mother Teresa (26 August 1910 – 5 September 1997), was an Albanian born, Indian Roman Catholic Religious Sister.

Mother Teresa founded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a Roman Catholic religious congregation, which in 2012 consisted of over 4,500 sisters and is active in 133 countries. They run hospices and homes for people with HIV/AIDS, leprosy and tuberculosis; soup kitchens; children's and family counseling programmes; orphanages; and schools. Members of the order must adhere to the vows of chastity, poverty and obedience, and the fourth vow, to give "Wholehearted and Free service to the poorest of the poor".

Mother Teresa was the recipient of numerous honours including the 1979 Nobel Peace Prize. In late 2003, she was beatified, the third step toward possible sainthood, giving her the title "Blessed Teresa of Calcutta". A second miracle credited to her intercession is required before she can be recognised as a saint by the Catholic Church.[1]

Admired and respected by many, she has also been accused of failing to provide medical care or painkillers, misusing charitable money, and maintaining positive relationships with dictators.[2][3]


She was born Anjezë Gonxhe Bojaxhiu (Albanian: [aˈɲɛz ˈɡɔɲdʒe bɔjaˈdʒiu]) (gonxha meaning "rosebud" or "little flower" in Albanian) on 26 August 1910. She considered 27 August, the day she was baptised, to be her "true birthday".[4] Her birthplace was Skopje, now capital of the Republic of Macedonia, but at the time part of the Ottoman Empire to ethnic Albanian parents.[4][5]

She was the youngest of the children of Nikollë and Dranafile Bojaxhiu (Bernai).[6] Her father, who was involved in Albanian politics, died in 1919 when she was eight years old.[4][7] After her father's death, her mother raised her as a Roman Catholic. Her father, Nikollë Bojaxhiu, may have been from Prizren, Kosovo[a] while her mother may have been from a village near Đakovica, Kosovo.[8]

According to a biography written by Joan Graff Clucas, in her early years Agnes was fascinated by stories of the lives of missionaries and their service in Bengal, and by age 12 had become convinced that she should commit herself to a religious life.[9] Her final resolution was taken on 15 August 1928, while praying at the shrine of the Black Madonna of Letnice, where she often went on pilgrimage.[10]

She left home at age 18 to join the Sisters of Loreto as a missionary. She never again saw her mother or sister.[11]

Agnes initially went to the Loreto Abbey in Rathfarnham, Ireland, to learn English, the language the Sisters of Loreto used to teach school children in India.[12] She arrived in India in 1929, and began her novitiate in Darjeeling, near the Himalayan mountains,[13] where she learnt Bengali and taught at the St. Teresa’s School, a schoolhouse close to her convent.[14] She took her first religious vows as a nun on 24 May 1931. At that time she chose to be named after Thérèse de Lisieux, the patron saint of missionaries,[15][16] but because one nun in the convent had already chosen that name, Agnes opted for the Spanish spelling Teresa.[17]

She took her solemn vows on 14 May 1937, while serving as a teacher at the Loreto convent school in Entally, eastern Calcutta.[4][18][19] Teresa served there for almost twenty years and in 1944 was appointed headmistress.[20]

Although Teresa enjoyed teaching at the school, she was increasingly disturbed by the poverty surrounding her in Calcutta (Kolkata).[21] The Bengal famine of 1943 brought misery and death to the city; and the outbreak of Hindu/Muslim violence in August 1946 plunged the city into despair and horror.[22]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Main articl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with the traditional sari.
On 10 September 1946, Teresa experienced what she later described as "the call within the call" while travelling by train to the Loreto convent in Darjeeling from Calcutta for her annual retreat. "I was to leave the convent and help the poor while living among them. It was an order. To fail would have been to break the faith."[23] As one author later noted, "Though no one knew it at the time, Sister Teresa had just become Mother Teresa".[24]

She began her missionary work with the poor in 1948, replacing her traditional Loreto habit with a simple white cotton sari decorated with a blue border. Mother Teresa adopted Indian citizenship, spent a few months in Patna to receive a basic medical training in the Holy Family Hospital and then ventured out into the slums.[25][26] Initially she started a school in Motijhil (Calcutta); soon she started tending to the needs of the destitute and starving.[27] In the beginning of 1949 she was joined in her effort by a group of young women and laid the foundations to create a new religious community helping the "poorest among the poor".

Her efforts quickly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Indian officials, including the prime minister, who expressed his appreciation.[28]

Teresa wrote in her diary that her first year was fraught with difficulties. She had no income and had to resort to begging for food and supplies. Teresa experienced doubt, loneliness and the temptation to return to the comfort of convent life during these early months. She wrote in her diary:


Our Lord wants me to be a free nun covered with the poverty of the cross. Today I learned a good lesson. The poverty of the poor must be so hard for them. While looking for a home I walked and walked till my arms and legs ached. I thought how much they must ache in body and soul, looking for a home, food and health. Then the comfort of Loreto [her former order] came to tempt me. 'You have only to say the word and all that will be yours again,' the Tempter kept on saying ... Of free choice, my God, and out of love for you, I desire to remain and do whatever be your Holy will in my regard. I did not let a single tear come.[29]

Teresa received Vatican permission on 7 October 1950 to start the diocesan congregation that would become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30] Its mission was to care for, in her own words, "the hungry, the naked, the homeless, the crippled, the blind, the lepers, all those people who feel unwanted, unloved, uncared for throughout society, people that have become a burden to the society and are shunned by everyone."

It began as a small order with 13 members in Calcutta; by 1997 it had grown to more than 4,000 sisters running orphanages, AIDS hospices and charity centres worldwide, and caring for refugees, the blind, disabled, aged, alcoholics, the poor and homeless, and victims of floods, epidemics, and famine.[31]


 


 2005 Image of Mother Teresa's Home for the Dying, Nirmal Hriday, in Kolkata.
In 1952 Mother Teresa opened the first Home for the Dying in space made available by the city of Calcutta (Kolkata). With the help of Indian officials she converted an abandoned Hindu temple into the Kalighat Home for the Dying, a free hospice for the poor. She renamed it Kalighat, the Home of the Pure Heart (Nirmal Hriday).[32] Those brought to the home received medical attention and were afforded the opportunity to die with dignity, according to the rituals of their faith; Muslims were read the Quran, Hindus received water from the Ganges, and Catholics received the Last Rites.[33] "A beautiful death," she said, "is for people who lived like animals to die like angels—loved and wanted."[33]

Mother Teresa soon opened a home for those suffering from Hansen's disease, commonly known as leprosy, and called the hospice Shanti Nagar (City of Peace).[34]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also established several leprosy outreach clinics throughout Calcutta, providing medication, bandages and food.[35]

As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took in increasing numbers of lost children, Mother Teresa felt the need to create a home for them. In 1955 she opened the Nirmala Shishu Bhavan, the Children's Home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as a haven for orphans and homeless youth.[36]

The congregation soon began to attract both recruits and charitable donations, and by the 1960s had opened hospices, orphanages and leper houses all over India. Mother Teresa then expanded the order throughout the globe. Its first house outside India opened in Venezuela in 1965 with five sisters.[37] Others followed in Rome, Tanzania, and Austria in 1968; during the 1970s the order opened houses and foundations in dozens of countries in Asia, Africa,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38]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Brothers was founded in 1963, and a contemplative branch of the Sisters followed in 1976. Lay Catholics and non-Catholics were enrolled in the Co-Workers of Mother Teresa, the Sick and Suffering Co-Workers, and the Lay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In answer to the requests of many priests, in 1981 Mother Teresa also began the Corpus Christi Movement for Priests,[39] and in 1984 founded with Fr. Joseph Langford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Fathers[40] to combine the vocational aims of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with the resources of the ministerial priesthood. By 2007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numbered approximately 450 brothers and 5,000 sisters worldwide, operating 600 missions, schools and shelters in 120 countries.[41]

International charity

Mother Teresa said "By blood, I am Albanian. By citizenship, an Indian. By faith, I am a Catholic nun. As to my calling, I belong to the world. As to my heart, I belong entirely to the Heart of Jesus."[42]

In 1982, at the height of the Siege of Beirut, Mother Teresa rescued 37 children trapped in a front line hospital by brokering a temporary cease-fire between the Israeli army and Palestinian guerrillas.[43] Accompanied by Red Cross workers, she travelled through the war zone to the devastated hospital to evacuate the young patients.[44]

When Eastern Europe experienced increased openness in the late 1980s, she expanded her efforts to Communist countries that had previously rejected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embarking on dozens of projects. She was undeterred by criticism about her firm stand against abortion and divorce stating, "No matter who says what, you should accept it with a smile and do your own work." She visited the Soviet republic of Armenia following the 1988 Spitak earthquake,[45] and met with Nikolai Ryzhkov, the Chairman of the Council of Ministers.[46]

Mother Teresa travelled to assist and minister to the hungry in Ethiopia, radiation victims at Chernobyl, and earthquake victims in Armenia.[47][48][49] In 1991, Mother Teresa returned for the first time to her homeland and opened a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Brothers home in Tirana, Albania.

By 1996, Mother Teresa was operating 517 missions in more than 100 countries.[50] Over the years, Mother Teresa's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grew from twelve to thousands serving the "poorest of the poor" in 450 centres around the world. The first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home in the United States was established in the South Bronx, New York; by 1984 the order operated 19 establishments throughout the country.[51] Mother Teresa was fluent in five languages: Bengali,[52] Albanian, Serbo-Croatian, English, and Hindi.[53]

Declining health and death

Mother Teresa suffered a heart attack in Rome in 1983, while visiting Pope John Paul II. After a second attack in 1989, she received an artificial pacemaker. In 1991, after a battle with pneumonia while in Mexico, she suffered further heart problems. She offered to resign her position as head of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but the sisters of the order, in a secret ballot, voted for her to stay. Mother Teresa agreed to continue her work as head of the order.[54]

In April 1996, Mother Teresa fell and broke her collar bone. In August she suffered from malaria and failure of the left heart ventricle. She had heart surgery but it was clear that her health was declining. The Archbishop of Calcutta, Henry Sebastian D'Souza, said he ordered a priest to perform an exorcism on Mother Teresa with her permission when she was first hospitalised with cardiac problems because he thought she may be under attack by the devil.[55]

On 13 March 1997, she stepped down from the head of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She died on 5 September 1997.[56]

At the time of her death, Mother Teresa's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had over 4,000 sisters, and an associated brotherhood of 300 members, operating 610 missions in 123 countries.[57] These included hospices and homes for people with HIV/AIDS, leprosy and tuberculosis, soup kitchens, children's and family counselling programs, personal helpers, orphanages, and schools.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were also aided by Co-Workers, who numbered over 1 million by the 1990s.[58]

Mother Teresa lay in repose in St Thomas, Kolkata for one week prior to her funeral, in September 1997. She was granted a state funeral by the Indian government in gratitude for her services to the poor of all religions in India.[59] Her death was mourned in both secular and religious communities. In tribute, Nawaz Sharif, the Prime Minister of Pakistan said that she was "a rare and unique individual who lived long for higher purposes. Her life-long devotion to the care of the poor, the sick, and the disadvantaged was one of the highest examples of service to our humanity."[60] The former U.N. Secretary-General Javier Pérez de Cuéllar said: "She is the United Nations. She is peace in the world."[60]

Recognition and reception

In India

Mother Teresa had first been recognised by the Indian government more than a third of a century earlier when she was awarded the Padma Shri in 1962 and the Jawaharlal Nehru Award for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in 1969.[61] She continued to receive major Indian awards in subsequent years, including India's highest civilian award, the Bharat Ratna, in 1980.[62] Her official biography was written by an Indian civil servant, Navin Chawla, and published in 1992.[63]

On 28 August 2010, to commemorate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her birth, the government of India issued a special 5 Rupee coin, being the sum she first arrived in India with. President Pratibha Patil said of Mother Teresa, "Clad in a white sari with a blue border, she and the sisters of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became a symbol of hope to many – the aged, the destitute, the unemployed, the diseased, the terminally ill, and those abandoned by their families.[64]

Indian views on Mother Teresa were not uniformly favourable. Her critic Aroup Chatterjee, who was born and raised in Calcutta but lived in London, reports that "she was not a significant entity in Calcutta in her lifetime". Chatterjee blames Mother Teresa for promoting a negative image of Calcutta, exaggerating the work done by her Mission, and misusing the funds and privileges at her disposal.[65] Her presence and profile grated in parts of the Indian political world, as she often opposed the Hindu Right. The Bharatiya Janata Party clashed with her over the Christian Dalits, but praised her in death, sending a representative to her funeral. The Vishwa Hindu Parishad, on the other hand, opposed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grant her a state funeral. Its secretary Giriraj Kishore said that "her first duty was to the Church and social service was incidental" and accused her of favouring Christians and conducting "secret baptisms" of the dying.[66][67] But, in its front page tribute, the Indian fortnightly Frontline dismissed these charges as "patently false" and said that they had "made no impact on the public perception of her work, especially in Calcutta". Although praising her "selfless caring", energy and bravery, the author of the tribute was critical of Mother Teresa's public campaigning against abortion and that she claimed to be non-political when doing so.[68]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presents Mother Teresa with the 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at a White House ceremony, 1985
In 1962, Mother Teresa received the Philippines-based Ramon Magsaysay Award for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given for work in South or East Asia. The citation said that "the Board of Trustees recognizes her merciful cognizance of the abject poor of a foreign land, in whose service she has led a new congregation".[69] By the early 1970s, Mother Teresa had become an international celebrity. Her fame can be in large part attributed to the 1969 documentary Something Beautiful for God, which was filmed by Malcolm Muggeridge and his 1971 book of the same title. Muggeridge was undergoing a spiritual journey of his own at the time.[70] During the filming of the documentary, footage taken in poor lighting conditions, particularly the Home for the Dying, was thought unlikely to be of usable quality by the crew. After returning from India, however, the footage was found to be extremely well lit. Muggeridge claimed this was a miracle of "divine light" from Mother Teresa herself.[71] Others in the crew thought it was due to a new type of ultra-sensitive Kodak film.[72] Muggeridge later converted to Catholicism.

Around this time, the Catholic world began to honour Mother Teresa publicly. In 1971, Paul VI awarded her the first Pope John XXIII Peace Prize, commending her for her work with the poor, display of Christian charity and efforts for peace.[73] She later received the Pacem in Terris Award (1976).[74] Since her death, Mother Teresa has progressed rapidly along the steps towards sainthood, currently having reached the stage of having been beatified.

Mother Teresa was honoured by both governments and civilian organisations. She was appointed an honorary 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in 1982, "for service to the community of Australia and humanity at large."[75]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ted States each repeatedly granted awards, culminating in the Order of Merit in 1983, and honorary citizenship of the United States received on 16 November 1996. Mother Teresa's Albanian homeland granted her the Golden Honour of the Nation in 1994.[68] Her acceptance of this and another honour granted by the Haitian government proved controversial. Mother Teresa attracted criticism from a number of people for implicitly giving support to the Duvaliers and to corrupt businessmen such as Charles Keating and Robert Maxwell. In Keating's case she wrote to the judge of his trial asking for clemency to be shown.[68][76]

Universities in both the West and in India granted her honorary degrees.[68] Other civilian awards include the Balzan Prize for promoting humanity, peace and brotherhood among peoples (1978),[77] and the Albert Schweitzer International Prize (1975).[78]

In 1979, Mother Teresa was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for work undertaken in the struggle to overcome poverty and distress, which also constitutes a threat to peace." She refused the conventional ceremonial banquet given to laureates, and asked that the $192,000 funds be given to the poor in India,[79] stating that earthly rewards were important only if they helped her help the world's needy. When Mother Teresa received the prize, she was asked, "What can we do to promote world peace?" She answered "Go home and love your family." Building on this theme in her Nobel Lecture, she said: "Around the world, not only in the poor countries, but I found the poverty of the West so much more difficult to remove. When I pick up a person from the street, hungry, I give him a plate of rice, a piece of bread, I have satisfied. I have removed that hunger. But a person that is shut out, that feels unwanted, unloved, terrified, the person that has been thrown out from society—that poverty is so hurtable [sic] and so much, and I find that very difficult." She also singled out abortion as "the greatest destroyer of peace today. Because if a mother can kill her own child – what is left for me to kill you and you kill me – there is nothing between."[80]

During her lifetime, Mother Teresa was named 18 times in the yearly Gallup's most admired man and woman poll as one of the ten women around the world that Americans admired most, finishing first several times in the 1980s and 1990s.[81] In 1999, a poll of Americans ranked her first in Gallup's List of Most Widely Admired People of the 20th Century.[82] In that survey, she out-polled all other volunteered answers by a wide margin, and was in first place in all major demographic categories except the very young.[82][83]

Criticism

Main article: Criticism of Mother Teresa

Towards the end of her life, Mother Teresa attracted some negative attention in the Western media. The journalist Christopher Hitchens was one of her most active critics. He was commissioned to co-write and narrate the documentary Hell's Angel about her for the British Channel 4 after Aroup Chatterjee encouraged the making of such a programme, although Chatterjee was unhappy with the "sensationalist approach" of the final product.[65] Hitchens expanded his criticism in a 1995 book, The Missionary Position.[84]

Chatterjee writes that while she was alive Mother Teresa and her official biographers refused to collaborate with his own investigations and that she failed to defend herself against critical coverage in the Western press. He gives as examples a report in The Guardian in Britain whose "stringent (and quite detailed) attack on conditions in her orphanages ... [include] charges of gross neglect and physical and emotional abuse",[85] and another documentary Mother Teresa: Time for Change? broadcast in several European countries.[65]

The German magazine Stern published a critical article on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Mother Teresa's death. This concerned allegations regarding financial matters and the spending of donations. The medical press has also published criticism of her, arising from very different outlooks and priorities on patients' needs.[76] Other critics include Tariq Ali of the New Left Review and the Irish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Donal MacIntyre.[84]

She has also been criticised for her view on suffering. She felt that suffering would bring people closer to Jesus.[2][3] Sanal Edamaruku, President of Rationalist International, criticised the failure to give painkillers, writing that in her Homes for the Dying, one could "hear the screams of people having maggots tweezered from their open wounds without pain relief. On principle, strong painkillers were not administered even in severe cases. According to Mother Teresa's philosophy, it is 'the most beautiful gift for a person that he can participate in the sufferings of Christ'."[86][87][88]

The quality of care offered to terminally ill patients in the Homes for the Dying has been criticised in the medical press. The Lancet and 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reported the reuse of hypodermic needles, poor living conditions, including the use of cold baths for all patients, and an approach to illness and suffering that precluded the use of many elements of modern medical care, such as systematic diagnosis.[76] Dr. Robin Fox, editor of The Lancet, described the medical care as "haphazard", as volunteers without medical knowledge had to make decisions about patient care, because of the lack of doctors. He observed that her order did not distinguish between curable and incurable patients, so that people who could otherwise survive would be at risk of dying from infections and lack of treatment. Dr. Fox makes it a point to contrast the term "hospice", on the one hand, with what he calls "Mother Teresa's Care for the Dying" on the other hand; noting that, while hospice emphasises minimising suffering with professional medical care and attention to expressed needs and wishes of the patient, her approach does not.[89]

Colette Livermore, a former Missionary of Charity, describes her reasons for leaving the order in her book Hope Endures: Leaving Mother Teresa, Losing Faith, and Searching for Meaning. Livermore found what she called Mother Teresa's "theology of suffering" to be flawed, despite being a good and courageous person. Though Mother Teresa instructed her followers on the importance of spreading the Gospel through actions rather than theological lessons, Livermore could not reconcile this with some of the practices of the organization. Examples she gives include unnecessarily refusing to help the needy when they approached the sisters at the wrong time according to the prescribed schedule, discouraging sisters from seeking medical training to deal with the illnesses they encountered (with the justification that God empowers the weak and ignorant), and imposition of "unjust" punishments, such as being transferred away from friends. Livermore says that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infantilized" its sisters by prohibiting the reading of secular books and newspapers, and emphasizing obedience over independent thinking and problem-solving.[90]

Hitchens and Stern have said Mother Teresa did not focus donated money on alleviating poverty or improving the conditions of her hospices, but on opening new convents and increasing missionary work.[91] Mother Teresa accepted donations from the autocratic and corrupt Duvalier family in Haiti and openly praised them. She accepted $1.25 million from Charles Keating, involved in the fraud and corruption scheme known as the Keating Five scandal. The Deputy District Attorney for Los Angeles, Paul Turley, wrote to Mother Teresa asking her to return the donated money to the people Keating had stolen from, one of whom was "a poor carpenter". The donated money was not accounted for, and Turley did not receive a reply.[92]

Spiritual life

Analyzing her deeds and achievements, John Paul II asked: "Where did Mother Teresa find the strength and perseverance to place herself completely at the service of others? She found it in prayer and in the silent contemplation of Jesus Christ, his Holy Face, his Sacred Heart."[93] Privately, Mother Teresa experienced doubts and struggles over her religious beliefs which lasted nearly 50 years until the end of her life, during which "she felt no presence of God whatsoever", "neither in her heart or in the eucharist" as put by her postulator Rev. Brian Kolodiejchuk.[94] Mother Teresa expressed grave doubts about God's existence and pain over her lack of faith:


Where is my faith? Even deep down ... there is nothing but emptiness and darkness ... If there be God—please forgive me. When I try to raise my thoughts to Heaven, there is such convicting emptiness that those very thoughts return like sharp knives and hurt my very soul ... How painful is this unknown pain—I have no Faith. Repulsed, empty, no faith, no love, no zeal, ... What do I labor for? If there be no God, there can be no soul. If there be no soul then, Jesus, You also are not true.[95]

 Plaque dedicated to Mother Teresa, Wenceslas Square, Olomouc, Czech Republic.

With reference to the above words, the Rev. Brian Kolodiejchuk, her postulator (the official responsible for gathering the evidence for her sanctification) said he thought that some might misinterpret her meaning, but her faith that God was working through her remained undiminished, and that while she pined for the lost sentiment of closeness with God, she did not question his existence.[96] and that she may have experienced something similar to what is believed of Jesus Christ when crucified who was heard to say "Eli Eli lama sabachthani?" which is translated to "My God, My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Brian Kolodiejchuk, drew comparisons to the 16th century mystic St. John of the Cross, who coined the term the "dark night of the soul".[70] Many other saints had similar experiences of spiritual dryness, or what Catholics believe to be spiritual tests ("passive purifications"), such as Mother Teresa's namesake, St. Therese of Lisieux, who called it a "night of nothingness."[96] Contrary to the mistaken belief by some that the doubts she expressed would be an impediment to canonisation, just the opposite is true; it is very consistent with the experience of canonised mystics.[96]

Mother Teresa described, after ten years of doubt, a short period of renewed faith. At the time of the death of Pope Pius XII in the fall of 1958, praying for him at a requiem mass, she said she had been relieved of "the long darkness: that strange suffering." However, five weeks later, she described returning to her difficulties in believing.[97]

Mother Teresa wrote many letters to her confessors and superiors over a 66-year period. She had asked that her letters be destroyed, concerned that "people will think more of me—less of Jesus."[70][98] However, despite this request, the correspondences have been compiled in Mother Teresa: Come Be My Light (Doubleday).[70][99] In one publicly released letter to a spiritual confidant, the Rev. Michael van der Peet, she wrote, "Jesus has a very special love for you. [But] as for me, the silence and the emptiness is so great, that I look and do not see,—Listen and do not hear—the tongue moves [in prayer] but does not speak ... I want you to pray for me—that I let Him have [a] free hand."

Many news outlets have referred to Mother Teresa's writings as an indication of a "crisis of faith."[100] Christopher Hitchens wrote: "So, which is the more striking: that the faithful should bravely confront the fact that one of their heroines all but lost her own faith, or that the Church should have gone on deploying, as an icon of favorable publicity, a confused old lady who it knew had for all practical purposes ceased to believe?"[97]

In his first encyclical Deus Caritas Est, Benedict XVI mentioned Teresa of Calcutta three times and he also used her life to clarify one of his main points of the encyclical. "In the example of Blessed Teresa of Calcutta we have a clear illustration of the fact that time devoted to God in prayer not only does not detract from effective and loving service to our neighbour but is in fact the inexhaustible source of that service."[101] Mother Teresa specified that "It is only by mental prayer and spiritual reading that we can cultivate the gift of prayer."[102]

Although there was no direct connection between Mother Teresa's order and the Franciscan orders, she was known as a great admirer of St. Francis of Assisi.[103] Accordingly, her influence and life show influences of Franciscan spirituality. The Sisters of Charity recite the peace prayer of St. Francis every morning during thanksgiving after Communion and many of the vows and emphasis of her ministry are similar.[103] St. Francis emphasised poverty, chastity, obedience and submission to Christ. He also devoted much of his own life to service of the poor, especially lepers in the area where he lived.

Miracle and beatification

After Mother Teresa's death in 1997, the Holy See began the process of beatification, the third step toward possible canonisation. This process requires the documentation of a miracle performed from the intercession of Mother Teresa.[104]

In 2002, the Vatican recognised as a miracle the healing of a tumor in the abdomen of an Indian woman, Monica Besra, after the application of a locket containing Mother Teresa's picture. Besra said that a beam of light emanated from the picture, curing the cancerous tumor. Critics—including some of Besra's medical staff and, initially, Besra's husband—said that conventional medical treatment had eradicated the tumor.[105] Dr. Ranjan Mustafi, who told The New York Times he had treated Besra, said that the cyst was not cancer at all but a cyst caused by tuberculosis. He said, "It was not a miracle.... She took medicines for nine months to one year."[106] According to Besra's husband, "My wife was cured by the doctors and not by any miracle."[107]

An opposing perspective of the claim is that Besra's medical records contain sonograms, prescriptions, and physicians' notes that could prove whether the cure was a miracle or not. Besra has claimed that Sister Betta of the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is holding them. The publication has received a "no comments" statement from Sister Betta. The officials at the Balurghat Hospital where Besra was seeking medical treatment have claimed that they are being pressured by the Catholic order to declare the cure a miracle.[107]

In the process of examining Teresa's suitability for beatification and canonisation, the Roman Curia (the Vatican) pored over a great deal of documentation of published and unpublished criticism of her life and work. Vatican officials say Hitchens's allegations have been investigated by the agency charged with such matters,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Causes of Saints, and they found no obstacle to Mother Teresa's beatification. Because of the attacks she has received, some Catholic writers have called her a sign of contradiction.[108] The beatification of Mother Teresa took place on 19 October 2003, thereby bestowing on her the title "Blessed."[109] A second miracle is required for her to proceed to canonisation.

Legacy and depictions in popular culture

Commemoration

Main article: Commemorations of Mother Teresa

Tirana International Airport Nënë Tereza.

 German stamp commemorating the 100th year from her birth (2010), having her quote : » Poverty was not created by God. It is we who have caused it, you and I through our egotism.«
Mother Teresa inspired a variety of commemorations. She has been memorialised through museums, been named patroness of various churches, and had various structures and roads named after her, including Albania's international airport. Mother Teresa Day (Dita e Nënë Terezës) on 19 October is a public holiday in Albania. In 2009 the Memorial House of Mother Teresa was opened in her hometown Skopje, in the Republic of Macedonia. The cathedral of Pristina, in Kosovo, currently under construction, was dedicated in her honour as well.

Mother Teresa Women's University,[110] Kodaikanal, Tamil Nadu, has been established in 1984 as a public university by government of Tamil Nadu, India.

Mother Theresa Post Graduate and Research Institute of Health Sciences,[111] Pondicherry has been established in 1999 by Government of Puducherry, India.

Various tributes have been published in Indian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written by her biographer, Navin Chawla.[112][113][114][115][116][117][118]

Indian Railways introduced a new train, "Mother Express", named after Mother Teresa, on 26 August 2010 to mark her birth centenary.[119]

The Tamil Nadu State government organised centenary celebrations of Mother Teresa on 4 December 2010 in Chennai, headed by Tamil Nadu chief minister M Karunanidhi.[120][121]

Beginning 5 September 2013, the anniversary of her death has been designated as 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Charity by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122]

Film and literature

Mother Teresa is the subject of the 1969 documentary film and 1972 book Something Beautiful for God, a 1997 Art Film Festival award winning film starring Geraldine Chaplin called Mother Teresa: In the Name of God's Poor, a 2003 Italian miniseries titled Mother Teresa of Calcutta, (which was re-released in 2007 and received a CAMIE award,) and was portrayed by Megan Fox in a satirical film-within-a-film in the 2007 movie How to Lose Friends and Alienate People.[123] Hitchens' 1994 documentary about her, Hell's Angel, claims that she urged the poor to accept their fate, while the rich are portrayed as being favoured by God.[124][125]



2013-10-23 15:41:35

主题: 致敬《新快报》
撑起二根穷骨头——向《新快报》致敬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23 10:36 




  原标题:各位读者,我们的记者陈永洲报道了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然后他就被长沙警方跨省抓走了,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此,我们要呐喊—— 

  请放人

  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本报评论员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请你不要激动。人家是有理由的——“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关你几天、几十天,查查总可以吧? 

  现在,我们新快报的记者陈永洲,不幸成为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我们很想抽自己两耳光。 

  因为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输了官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就关门,那也是活该。 

  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欲哭无泪。 

  应该说,我们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上周五上午,人被带走了,我们没有吭声;上周六,我们没有吭声;星期天,我们没有吭声;星期一,我们没有吭声;昨天,我们还是没有吭声。 

  因为,我们总是想,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台底下的隐忍和努力能换回来一个活泼泼的同事,是值得的——请读者诸君尤其是同行们原谅,我们这样做,没有顾及公义,没有为革命而牺牲而献身的勇气,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耻。 

  但是,我们不后悔。 

  因为警察叔叔虽然别着枪,很威武,中联重科虽然给长沙交了很多税,很强大,但毕竟都还是阶级弟兄,有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 

  如果上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说:警察叔叔,中联大哥,求求你,放了陈永洲吧! 

  如果上天只给我们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们会说: 

  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评报道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如果警察叔叔发现了敝报虽力尽而不能发掘之证据,敬请公示,我们一定脱帽致敬。因为我们仍然相信——至少会有那么几天吧——你们和我们一样,对法律具有完整之尊重。 

  我们要谢谢长沙来的四个警察叔叔,是你们闭起一只眼,昨天夜里陈永洲瑟瑟发抖的幼妻才能从自己家里平安出走了。 

  我们还要谢谢你们,没有动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秘密武器,把你们认定的可疑分子、经济中心主任一举抓获。顺便说一句,他真的不在家里,早几天就不敢回家了。真的。 

  哦,还有高辉,敬爱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我们几个月前已经起诉你侵权了,希望你给点面子,应个诉啥的,我们不会突然把你拿下的——我们每年交的税很少的,营业额也远远没有几百亿。 

  你们的老乡,湖南人曾国藩写过一个对联,“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来源:新快报



2013-10-23 15:37:15

主题: 《方励之自传》
读《方励之自传》的感想(一)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1 日 由 何赛章
 

方先生的自传有叙事,有议论,自然流畅。拿起来就放不下。最令我吃惊,也给我带来巨大快乐的是方先生的幽默。

我从方先生的自传,看到了他作为北京市民,小时候的生活状况。这令我很感兴趣。在日本统治下的北京,方先生度过了他的童年。虽然抗日战争在全中国持续了八年。在沦陷区的方家,却能够安全度过。他自己也认为那是个奇迹。他谈到他上小学的时候,上日语课。在学校听那些虽是汉字,但他们却听不懂的日本天皇诏书的经历。

读到这里,我想到江泽民。江泽民比方先生大十岁。他从十一岁到十九岁,都是沦陷区度过的。他的生父,曾任汪精衛政權宣传部副部长。日伪统治,在江泽民身上一定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那是什么样的烙印,江泽民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相比之下,方先生还是比较放得开的人。他说了一些东西。不过,我隐约感到,方先生在自传中,仍然没有放开写他的经历。我所读到的只是很少的一点片段。

方先生的经历,非常特别。他很早,在1958年,就被遣送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后来又被遣送到铁道兵中,修铁路。后来又被遣送到淮南煤矿,在矿井里挖煤。令我非常佩服的是,在做矿工的时候,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工人农民是国家的主人”是一句骗人的话。他的推理无比简单和明了。但是,那个明显的谎言在中国却大行其道,直到今天还是如此。

我毫不怀疑方先生写自传的目标包括了“真实”。他写下的东西都是真实的。他对材料的取舍,也真实地展现了他的风貌。我希望他能够对他的亲人,包括他的父亲,母亲的经历,能够多讲一些。看来方先生似乎稍微有些自恋,哈哈。

方先生一生是从向往自由民主的少年,到共产主义信徒的青年,到民主信徒的中老年的过程。如他自己所说,科学对他的吸引力是如此巨大。科学,对于他来说,既是把他拉出共产主义泥坑的工具,也变成了他的信仰。因此,方先生在自传中,多次地讲了要打倒旧的东西,给新的东西生长的空间的重要。方先生把物理的东西称为“真理”。他是科学教的信徒是无疑的。方先生对中国的传统,包括伦理道德的传统,也是持批判态度的。我对于这样的议论是有些意见的。

不过,方先生有一个批判是非常妙的。在谈到邓小平把方先生的言论称为西方来的“精神污染”时,方先生说共产主义,才是从西方来的“精神污染”。这句话太妙,也太实在了。

在 1986 年,有一次万里副总理到合肥,在一个一百人的大会上,万里把方先生叫到他旁边的位置坐下。两个人做了一小时十五分钟的公开辩论。两个人在讲话中都抬高了声音。最后不欢而散。方励之对这个经历是有些自豪的。方先生有自豪的理由。其实在那之前,方先生在严济慈人大副委员长面前接受了训斥,在卢嘉锡科学院院长的面前接受了批评。他说他都是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训斥,对自己“错误”的严重性有认识的样子。绝对没有还嘴。这说明,方先生对科学界的辈份和长幼的秩序是很清楚的,而且也严格遵守的。所以,方先生其实也不是他自己崇尚的,完全反对旧伦理的人。

踏入了政治的领域,方励之就不管那些了。这说明,方先生在政治上胆子的确够大。同时我也觉得他对政治的确是有些外行。有趣的的是,与方励之直接交火的人,比如胡乔木,万里,在中共里面都属于不完全是党棍的,比较通情达理的人。真的党棍,肯定是不会与方励之理论的。

1986 年的学潮期间,方先生讲话的明确,大胆,在今天还是让人敬佩的。方先生当年在北京讲话,点了北京市副市长冒充物理学家出国游玩的事情。在上海,他谈了“入党”,“改变党”的观点。在中国科技大学,他说“民主不是赐予的”。“赐予的民主是不牢靠的”。他的那些演讲都非常好。可惜,我在那个年代无幸听到他的演讲。很多道理是在美国住了很多年之后,才懂得的。

方先生在那几年是思想家,是旗手。同时,他也是个业余的社会活动家。他的言论,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也是革命性的。他变成了事实上的民主运动的领导者。业余的领导者。这种状况,也许奠定了后面悲剧的基础。

方先生是勇敢的,是明确的。如果中国有多一些有方先生那样的远见和勇气的人的话,中国会好太多。




何赛章:读《方励之自传》的感想(二)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23 09:59 

  
方先生自传的第二卷涵盖了他 1990 年离开美国大使馆后的二十二年的生活和写作。这一部分里包括了方先生回忆小时候,母亲领他“全盘西化”看西医治病的故事。有回忆中学物理老师解释天线和电磁场的工作原理。以及物理老师后来的曲折经历。这些文字透露了方先生对自己童年和少年时代的人物和环境的眷念。

让我惊奇的是,在初中的时候,方先生就迷恋上了无线电。他玩过收音机等东西。那个时候,1947-1949 年的无线电爱好者的条件似乎比文革后期无线电热时的条件还好。因为那时的无线电爱好者在书店里可以买到谈无线电的书。在市场上可以买到日军和美军报废器材上拆下里的电子零件。

到了大学,方先生是迁入燕京大学新址后的第一批北大理科学生。很多老师都是刚从西方留学回来的人。他们在大学的时候,就有机会读西方人写的当时最好的教科书。

相比之下,我上大学的时候,只有一门功课是用西方的原文教科书做教材的。

从 1945 年到 1948年,从西南联大回到北京的教师和当时的知识界让方先生第一次接触政治。他开始有中国人的自豪。开始关心中国的政治前途。他喜爱当年空气里的自由成分。所以方先生走的路程是从民主环境下的少年,到共产主义信徒的青年,到民主信徒的中老年。方先生比我们幸运。因为他有个自由环境里的少年。

在八十年代,方先生是知道什么是自由的滋味的人。他是很少的不顾一切要让我们小辈呼吸自由空气的人之一。

方先生有一篇文章专门讲述了他的外公的不平凡的故事。方先生小时候常常去杭州老家看外公。但他却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外公在 1924 年曾经写过一本重要的书《忆台杂记》。幸好方先生对这件事很重视。由于他的努力,我们有机会知道《忆台杂记》并对台湾在被割让给日本之后的一段民主自治历史有多一些的了解。

在严济慈教授去世后,方先生写了一篇纪念文章。这篇文章在华夏文摘里登过。但是重读这篇文章,我仍然为方先生感念前辈的深情所感动。在彭真要把北京变成“水晶城”的时候,严先生出面,让本来定为遣送出去的方先生留在了北京。在改革开放的初期,由严先生牵头,让方先生第一次有机会到西德与西方学者交流。严先生的爱护,鼓励,和鞭策是非常 subtle 的。但是又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都是命运对方先生的惠顾。方先生也一直都没有忘记老师的鞭策。他一直都把自己看成是学生。在年逾七十的时候,还在顾虑自己是否交了一张合格的考卷。

这本回忆录里最感人的地方也许是李淑娴教授作为太太写的文章。文章里有方先生 2011 年 11月在危病房里拉着她的手说的出自肺腑的话。方先生理智地总结了夫妻两个人一生中几个最关键时刻的分歧,并坦然承认了自己犯错的地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信任,互助,原谅是非常珍贵,非常稀有的。他们夫妻的关系为“爱”提供了非常好的例子。

方先生自传的第一卷是他与太太躲藏在美国大使馆的十三个月,以及后来在剑桥的一段短时间里写的。自那之后,很多人催促他继续写。他也考虑过。但因为 2011 年的疾病,他没有能够来得及做。我们知道方先生的文笔一直都很幽默。方先生晚年没有退休过。他一直工作到他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如果他退休了,他也许能够去回忆和细写他的回忆录。那无疑将会给他的回忆录增添许多华丽的新篇章。可惜,方先生走的太早,太急了。如果方先生能够早日退休,这位伟大的知识人也许今天还能享受亚利桑那的空气和阳光。那将多好啊。

如果中国有多一些有方先生那样的远见和勇气的人的话,中国会好太多。

□ 读者投稿


CND启事 
请您支持CND,CND回赠值得您珍藏的礼物:李淑娴亲笔签名的新书《方励之自传》 (只有几本了!):



2013-10-22 11:17:11

主题: 鲍彤: “十一”64周年杂感
鲍彤: “十一”64周年杂感 
发布者 lixindai 在 13-10-02 00:42 

 
  
今天是“十一”。24年了,主旋律爱躲“64”。不过今天躲不开,因为是夺取政权的64周年。

曾经有过主旋律不讳言“夺取政权”的年代。

翻一翻毛泽东的笔杆子胡乔木1951年写的小册子《中共三十年》就清楚了。当年他们非但不迴避,而且兴高采烈地大谈“夺取政权”,因爲离开了“夺取政权”,“伟大光荣正确”就没有着落了。

后来,显然出于深思熟虑,“夺取政权”这个有确切含义的概念渐渐被弃置不用,而代之以一个莫名其妙的概念——叫做“建国”。

似乎在此之前的中国人没有国籍,似乎改了国号等于亡国。不过,久而久之,连一些老人也听惯了,被同化了,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十一”不是孤立的历史事件。

早在辛亥(1911)年,中国在三民主义的旗帜下发生了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革命。

在此以前,专制是中国的特色。皇帝是天的儿子。是中国人,就得服从皇帝,受皇帝支配。辛亥革命以后,除了当时最大的军阀袁世凯曾经在短短几十天内自称爲“洪宪皇帝”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严肃的政治家胆敢公然和共和国的民主政治为敌。

1949年“十一”以后,中国“解放”了,倒退了。民权重新被视为异端。专政在“无产阶级”的名义下又上升为天经地义。共产党在社会生活一切领域中的领导权远远超过了任何暴君或圣君。凡是“解放”了的中国人,都应该服从党,必须归党支配。

这些新的旧现象,或旧的新现象,在1911到1949年之间无疑是咄咄怪事,但在“解放”以后却借尸还魂了——专制政体借革命和无产大众之尸,在共产党领导之下还魂了。领导权是战利品。革命和无产大众之尸当然享受不到战利品。战利品属于革过命的人以及他们的后裔,是“不可分享”(列宁语)和“不可须臾或离的”(毛泽东语)。

中国共产党充分发挥了这个战利品的威力,进行了一场又一场史无前例的折腾。

先领导农民用暴力夺走地主的土地,随即要求农民把刚夺到手的土地贡献给人民公社或国家。先把私有者的企业充公而为国有企业,然后再把其中大多数企业交给有权有势者或寻租者,由他们象征性地“作价”瓜分,从而成为社会主义的新私有企业。

诸如此类,都有极激动人心的名字,有时叫革命,有时叫改革,反正都属于那个“谁说得清楚”的“社会主义”(邓小平语),此一时彼一时,没有不正确,没有不必要,符合宇宙真理和中国特色,符合“毛、邓、三”的教导。

1927年处在军阀割据时期的中国,虽然已经在下坡路上滑落,但是因为拥有世界上为数最多的劳动大军,仍然保持着世界第二经济体的排位。在共产党的折腾下,中国经济干脆直线下降,坠入了濒于崩溃的深渊。直到毛泽东死后,好不容易打碎了共产党强加在生产者和所有者身上的某些过于显眼的枷锁,好不艰难地囘复到了它在军阀时期早已“荣列第二”的排名。一俊已经遮住了百丑。由此可见,六十四年不是瞎折腾,这是有领导地“交学费”,是乃革命的正常状态,从而更加雄辩地证明了中国人非被共产党领导不可这一个宇宙真理。

“交学费”当然远远不止于瞎折腾走弯路。

生命是“学费”的必需项!多少人家破人亡!战死的,饿死的,斗死的,被无法无天冤死的,以及被引用法律条文故意错判的……。

异化也是“学费”的必需项。谁生活在中国,谁就得和普世价值不共戴天。“共和国”必须是没有选举的国家。“市场经济”是必须靠党统筹运作的经济。舆论只能是党的喉舌。教育应该是训练服从者的摇篮和炼狱。人民的天职当然是做党的工具。区别真话和谣言的试金石,不应该是事实,必须是党的利益。

至于社会的全面腐败和自然的全面污染——空气污染,河流污染,土地污染,无一不是学费,都是一代代公民必须为一代代领导人进行实验室作业而忍痛缴纳的学费。

这就是六十四年中打造出来的举世侧目的中国模式。中共的领导或折腾和学费组成了它的内涵,举国体制构成了它的外观。

我无意贬低它的存在。我只在想,容不下反对意见的制度是绝望的制度,进步属于有志于痛改前非的勇者。

—— 原载: RFA



2013-10-22 10:54:04

主题: 大饥荒人相食
宋永毅: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 
发布者 lixindai 在 13-10-16 00:57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宋永毅

 关于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期间(1958-1961年)出现的“人相食”的悲惨现象,目下已经有不少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亲历者开始一一揭示历史真相。 但是,对这一惨绝人寰的民族灾难的严重性的认识和研究,却还大都停留在控诉和谴责的层面。在不少着述中,作者都引用了刘少奇在一九六二年初夏在中南海游泳池边对毛泽东说的话:“饿死这么多人,历史上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是要上书的。”[1] 其实,刘少奇的话从另一面提醒了我们应当做进一步的逻辑推断:如果“人相食”现象在大跃进-大饥荒期间只是一些个案,刘少奇是否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中南海向毛谏言。以刘少奇饱读史书的学识和他直接负责宣传部门(以掩盖历史真相为主要职责)的中共第二号人物的高位,如果他不认识到那个年代的“人相食”的现象已经严重到了在历史上无法掩盖的程度,又怎么可能向毛说出这样的直接得罪他的话来?更发人深思的是:即便是刘少奇在五十年前就坦陈的“要上书的”“人相食”现象,至今还在官方的正史中被掩盖和年轻人的记忆中被忘却,这是否又在今天凸现出了这一研究的急迫性呢?

一,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 现象波及各地的普遍性

 中国历朝历代的史书记载中,因饥荒而造成“人相食”现象并不少见。纵览二十四史,大约最早记载这一现象的是《汉书》和《隋书》。据班固撰《汉书?食货志》记载:“汉兴,接秦之弊,诸侯并起,民失作业,而大饥谨。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2] 在魏征主编的《隋书》的“五代灾变应” 中也有如下记载:“九江大饥,人相食十四五。”[3]以后自唐到清的千余年的正式史书记载,中国和饥荒有关的的“人相食”的惨剧大约有数十起之多。

 《隋书》是唐初所修五代史中较好的一部。下令修隋史的唐太宗亲历了灭隋的战争,在执政之后,他经常谈论隋朝灭亡的教训,明确提出“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的看法。汲取历史教训,以史为鉴就成了修隋史的指导思想。在《隋书》的“志第十五”中,对“人相食”现象的出现,还有过除了天灾以外的原因总结:“狼一星,在东井东南。狼为野将,主侵掠。色有常,不欲变动也。角而变色动摇,盗贼萌,胡兵起,人相食。”[4] 自然,古人把出现“人相食”的灾难的根本动因归结为星象的异动并不可取,但它毕竟还揭示了大规模天灾和个别食人魔以外的另一现实原因:“盗贼萌,胡兵起”、即两种战乱的发生:1)暴民起事,2)政权更迭的内战或异族入侵。

 确实,在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中有着大量“人相食”的案例。例如,唐末的黄巢起义就创造过一份大概可称为世界之最的食人纪录。据《旧唐书》记载:在黄巢攻入长安当了大齐王朝的新科皇帝后,曾“围陈郡百日,关东仍岁无耕,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5]换句话说,黄巢在失败前夕包围陈州一百天的时间里,采用过的机械化方式,将活人粉碎,以人肉作军粮,供应他围城部队。以一天杀食一千人计,也至少吃了十万人! 这位农民革命领袖大规模吃人不吐骨头的行径,其野蛮,残酷,恐怖,实在是骇人听闻。 

 黄巢的人性沦丧和他的自身经历有很大的关系。他是文人当中痞子型(农村流氓无产者)的知识分子:由一个不及第的秀才成了一个残忍狠毒的私盐贩子。黄巢这样的流氓无产者式的知识分子,由于他们具有坚定的“革命”性,野蛮性,破坏意识,盲动力量,亡命的痞子精神,则很容易在斗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农民革命的领袖。

 在中国被蒙古军入侵后的元朝,也是一个有大规模“人相食”现象的朝代。蒙古军本身就有食人传统,以后的历代元朝统治者又根本不把百姓当人,大规模破坏生产力。造成饥荒遍地,“人相食”连续发生。其后的以刘福通为首的农民起义军“红巾军”,又开创了自黄巢以降的新的大规模吃人当美味的人性灭绝的屠杀……[6] 但是纵观这些“人相食”的现象,毕竟一是和战乱(不管是农民起义、内战或异族入侵)有关,二是在饥荒中发生都是局部性、地区性的现象。

 然而,发生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却不是处于任何战乱之中。那时的中国既没有内战又没有异族入侵。作这一如是观,对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的造成,当时的执政者就要负更大的责任。如果说中共政权和历史上的“盗贼萌”有一定的关联,那就是它其实也是一个农民起义后建立的政权,其领袖毛泽东也是一个黄巢式的痞子型的知识分子。虽然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毛没有过黄巢、刘福通式的“食人”疯狂,但是他也是从来不把百姓的性命当一回事的。1959年3月25日,大饥荒初露端倪之际,毛却在上海会议的插话中指出:“粮食收购不超过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7]

另外,我们更不应当漠视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现象其实和天灾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如同中共当局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的,大饥荒的造成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其实至少是“九分人祸”)。但是它却具有蔓延全国的普遍性。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先生在“安徽特殊事件的原始记录”一文中指出:

 安徽省在“大跃进”年代,人民群众吃尽了苦头,饿死了400多万人(有案可查,不是推测的),发生人相食(多数是吃尸体)的现象并不奇怪。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厅向省委写了一个报告,题目是:《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报告称:“自1959年以来,共发生(特殊案件——笔者)1289起,其中阜阳专区9个县发生302起,蚌埠专区15个县发生721起,芜湖专区3个县发生55起,六安专区5个县发生8起,安庆专区2个县发生2起,合肥市3个县发生201起。发生时间,绝大部分在1959年冬和1960年春。宣城县发生的30起特殊案件,有28起是1959年10月至1960年2月发生的;蚌埠专区的凤阳县等10个县1960年共发生此类案件619起,其中发生在第一季度的512起,发生在第二季度的105起,发生在第三季度的2起,第四季度的个别地方虽有发生,但为数极少。今年第一季度只发现肖县、汤山、嘉山、定远、肥西、巢县、泗县等 8个县共发生 10起。[8]

他还进一步见证说:

 安徽省发生人相食案件是不是个案?不是的。全国不少省都发生过,只是严重程度不同而已。1960年,我是青海省委书记兼省长王昭的秘书。1960年5月13日,青海省公安厅给省委写了份报告,题目是《关于西宁地区当前治安情况的报告》,报告中说到西宁市和煌中县发生人相食案件300多起。[9]

在读了尹曙生文章后,一位1942年参加抗日,1990年离休。但任检察员38年的萧磊先生也在《炎黄春秋》上撰文作证指出:

1960年冬,山东省委主要负责人因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犯有“严重错误”,受 到批判。华东局书记处书记、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到山东主持处理。……批判省委负责人会议的最后阶段,曾希圣作了总结报告。报告中列举了山东省委主要负责人“破坏耕作制度”、“大刮五风”、“大批饿死人”等严重错误,还特 别提到:“据初步发现,全省人吃人事件七十余起。”曾的《总结报告》书面材料发至全省各县委及省委派出的工作组。省委驻金乡县工作组长刘若克 (省检察院副检察长) 读了曾的《总结报告》。报告中提到人吃人的问题时,引起了他对金乡县是否发生过人吃人事件的注意,为此派工作组员肖锡宜到金乡县胡集公社胡集大队调查摸底。胡集大队十五个生产队,有两千多人。经座谈会调查与个别访问,1959年冬到1960年冬,全大队发生人吃人事件九起,支部书记四岁男孩饿死煮熟后,全家吃了一天。这九起人吃人事件,直至曾希圣总结报告时未能发现。 
 三年严重灾害期间,山东各地都曾发生人吃人的事件,虽然缺少全省的统计,但远不是曾希圣报告中所提到的七十余起。1961年 春,笔者参与省政法工作组检查莱阳县检察院批捕、起诉质量时,阅卷中,发现二起卖人肉案件。二起作案人均是复员军人。……
据莱阳县检察院介绍:1959、1960这两年,全县盗挖尸体案件时有发生。已破获七、八起,还有五、六起未破。有的盗尸体吃了自己死亡了,还有的死亡在盗尸现场。……[10]

为此,萧磊先生的结论是:“史料记载,各朝各代都有过灾荒,有过饿死人,也有人相食。但如三年灾害期间饿死人之多,其规模波及全国,人相食事件之惊人,都是绝无仅有的。”[11] 最近,另一位亲历者、原国家统计局干部杨德春的文章“太和县饥荒报告的产生”又进一步印证了这一“波及”性。该文披露“安徽省太和县宫集区赵寺大队29个自然村中,有26个(约占89.6%)发生过人吃人的事情。如涧南生产队,7个生产组,组组都有;该队144户,604人,吃过人肉的有37户,144人。严重的韩小寨全村18户,85人,吃过人肉的有13户,55人,占全村人口的65%。又如谢寨生产队,吃过人肉的约占40%。”[12]

四川、江苏等地都是鱼米之乡,在1958-1961年间也根本没有天灾。但是也都发生了规模甚大的“人相食”的惨剧。原中共四川省泸州地委第一书记邓自力1959年反右倾时被撤职。他是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的堂弟,1962年得以复出任宜宾地委副书记。他回忆大饥荒时当地的“人相食”现象说:“……饥荒越来越严重,后来,卖人肉、吃人肉的可怕的事也发生了。宜宾市就发生了将小孩骗到家中,整死煮熟后作为兔肉到街上卖的事。谣传吃人肉能治肿病,於是有肿病的人就从死人身上取下些肉煮食之。”[13]

宜兴是江苏最富饶的地区,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不仅饿死了人,还有人吃人的记录。省委农村部孙海光在1960年12月27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我和刘耀华同志到和桥公社,听到有些社员谈去冬今春饿死人的事情,令人痛心!这个公社今人口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七。今年春天因为死人太多,人死后连稻草也不包。高楼大队有一户人家一天死了两个人,就用一副担子把两个死人挑出去了事。个别公社甚到发生过把丈夫、儿子害死后吃人肉解饥的事。[14]

在一个没有大规模天灾和任何战乱的和平年代,全国各地的许多地方却都同时发生相当规模的“人相食”的现象。这已经无法用外部的灾难来解释它的成因。这又使人们对“人相食”惨剧的理解,由个别现象发生了质的飞跃到普遍存在的问题,同时对那一时期“人祸”的鞑伐,也有了新的升级。换言之,只有一种解释才是合理的。那就是:这是一种全国性的内政所导致的人为饥荒,又是各级领导层的“人祸”所直接逼迫激化出来的人道大灾难。

二,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 现象的几种主要形态

 在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的生存竞争的漫长历史中,异类和同类之间的残杀吞噬并不令人奇怪。但在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仍然出现“人相食”的现象,这说明人类的人性向兽性的沦丧倒退。由于人类具有高于动物的社会意识,所以“人相食”就比动物相食更显得野蛮和残酷。   

 中国历史上的“人相食”可大致分为两类情况:一是由于天灾或战乱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饥荒,人们为了生存而被迫以同类为食。这种现象当然是违背人性的,但在那种每个人都面临着饿死威胁的情况下, 靠吃人肉来活命还能够使后人理解。二是不是由于生存的挣扎,而是出于某种主观目的的残忍的暴力行为:或是以食人炫示“革命”暴力;或是听信左道邪术以食人来养生;或是以人肉为“美味”,等等。这些同饥荒时期被迫食人相比,都更带有食人魔偏嗜的野蛮性和残酷性。

 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出现的“人相食”现象,其动机都比较单纯。大都是中国农民在树皮草根全部啃完的极端绝望的生死线上做出的一种被迫的人性向兽性的沉沦。 如果我们把它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出现的中国农村的“人相食”的现象做一对比,便不难发现它们有很大不同。 文革中广西在1968年出现过相当规模的吃人狂潮,这一人道灾难有如下几个特点:1)明显的派性和阶级性——-吃人者大都是当时的中共领导人韦国清和广西军区支持的“联指派”(保守派)和党团员积极分子,被吃者则是反对派“四二二”(造反派)或所谓的“黑五类”及其子女,即“阶级敌人”;2)吃人事件一般发生在各级中共领导和军队掀起的大规模“镇压阶级敌人”(实质是乱打乱杀)的浪潮后,受到当局的唆使、纵容和默许;3)吃的主要是受害人的心肝,因为据说这可以“壮胆壮身”。第一位揭露这一“万人吃人运动”的作家郑义和当年组织吃人者的凶手谢锦文有过一段如下的访谈,很能说明两者的区别:

 他是当时的革委会主任,后又任大队支书。……见我只问吃人细节,顿时轻松起来,主动谈起他光荣的吃人历史。谢参加过中共游击队。一九四八年,一奸细带国民党警察来抓人,他们杀了奸细,剖腹取肝分而食之。(有史料记载:井冈山红军亦杀人吃心,尤其是新战士。原由与谢锦文一般:壮胆壮身)……我突发异想,问道:“过去用瓦片烤的肝好吃还是这次煮的好吃?”答:“好是烤的好吃,香,这次是腥的。”除了心理生理的极端厌恶之外,对这位食人者我还有几分谢意。感谢他点透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吃人是历史的继续。可以吃奸细的的肝自然可吃“二十三种人”的肝,可以吃国民党的肝自然也可以吃对立派和“走资派”的肝。红军、游击队可以吃人肝,“革委会”、“贫下中农”、“革命群众”自然同样可以吃人肝。只要是以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便可![15]

很明显,这种吃人绝非饥荒所迫。至于说到以吃人的心肝来“壮胆壮身”,除了表现了人性中遗留的兽性的凶残,更表现出动物式的愚昧。因为用现代科学的观点来看,人肉或人的某些器官同其他动物相比,其组织成分没有根本的区别。而且,不少动物及一些虫类身体内所含的微生素、微量元素或可作药用的有机物质都优于人体。

  应当承认: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现象中,也有一些吃人心肝的案例。贵州省赤水县是“人祸”的重灾区,饿死了超过10%的人口。1961年5月11日也有过一起案例:“隆兴公社马临管理区新华大队第三生产队于5月11日贫农妇女王志珍将自己六岁女儿罗三女死后,用刀解剖尸体,取出心肝煎吃,[并]企图将肉体全部吃掉的问题。”很可能,作案者王志珍也受了吃人的心肝可以“壮胆壮身”的异端邪说的影响。但是根据当时中共赤水县监察委员会的调查,至少和广西中共干部谢锦文的吃人有三点不同:1)她吃的是已经死了的女儿,谢剖腹取肝的是活人;2)赤水县监察委员会的调查指出:“住队干部工作不深入,对群众生活抱着不关心的态度,王志珍在小孩未死之前,曾向住队干部罗永联同志说过因口粮被偷一筒半而没有粮食,但一直未进行了解,致使小孩因断粮引起病亡,罗三女之死,住队干部也有一定责任。”[16]换句话说,王和她的女儿已经到了饥饿致死的生存边缘,而谢完全没有饥饿致死的危险,只是觉得人的心肝是一种可食的“美味”。3)王是被权力机构的断粮的逼迫、为了生存而偷偷吃人,而谢本人就是权力结构的代表。是一种以“革命”名义的堂而皇之的食人。

 在看了数百份绝密档案、个人回忆、县志记载的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现象后,我们可以大概地总结一些当年“人相食”的特点:

第一, 大都是食死者:即并不具有暴力杀人而食的恶性倾向。从中也可看出中国农民的饥不择食的被迫和人性沦落前的最后一丝未泯的善良。
第二, 大都是“食子”:这已经从不具有恶性倾向的“人相食”到具有暴力杀人而食的恶性转换,但大都还是在家庭的范围内。
第三, 不少转化为“易子而食”。 也有暴力杀人而食。

  在我们下面要讨论的、发生在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区十七起“人相食”的个案中,很能说明以上的第一种形态,因为基本上都是因饥馑而被迫吃死者的尸体。值得注意的的是:出现食死者的前提往往是大面积地饿死人。例如,在1961年的秘密档案中,四川省委整风整社工作团涪陵分团,涪陵、石柱、西阳县工作组在向省委书记廖志高报告石柱县桥头区的“人口死亡问题”如下:

 桥头区在59年公社化后共有人口28,352人,现在经查对实有人口21,018人,其中男的9,425人,女的11,593人。这里在59年至60年冬遭受旱灾,又加上人祸因而死亡人口竟达7,334人,占原有人口数25.86%。全区有桥头、三永、三益等六个公社,44个管区,集中人口死亡最多的是桥头公社,社内仅兰木管区原有人口855人,现有404人,死亡451人,死亡率达52.74%。其中死亡绝户的51户。由于兰木管区人口死亡太多公社将桥头街上附近农民迁移48户167人在管区内,但也遭到严重的死亡,现有的仅8户16人,死亡率占95.8%。还有洞塘管区第一队原有61户244人,现有41户90人,死亡154人,死亡率63.1%,其中死绝户的20户78人。第二队原有32户153人,现有26户76人,死亡77人,死亡率50%,其中死绝户的5户30人。这批人口中死亡的大多数是男劳动力,其次是儿童,如兰木管区原有孩子82人,现剩公社托儿所20人,家中3人,死亡率竟达73.7%。[17]

看了以上这些触目惊心非正常死亡的比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发生“人相食”的惨剧了:大规模的饥馑,是“人相食”的物理主因。无独有偶,在大跃进-大饥荒年代担任了安徽亳县县委农村生产福利科科长和县人委办公室副主任的梁志远先生,曾经写过一份《关于“特种案件”的汇报――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的内部报告。见证了当时大规模的食死者的现象:

 在农民大批非正常死亡中,人吃人并不是个别现象。“其面积之广,数量之多,时间之长,实属世人罕见。从我三年近百万字农村工作笔记中查证和我自己耳闻目睹的事实来看,绝对没有一个公社没有发现吃人的事,有的大队几乎没有空白村庄。”这个严重问题是由少到多,到1960年4月达到顶峰。有时路上死人被人埋后,一夜就不见尸体了。有些地方,农民家里死了人,为了防止被人扒吃,就守坟多夜,待尸体腐烂发臭为止。有的吃人家的死人,有的吃自家的死人;人肉有吃熟的,也有吃生的;有吃死尸的,也有杀吃活人的;有吃自己搞来的,也有从市场上买来的(多为熟肉)。[18]

梁的报告还透露,因为上述食死者的现象纯出于极端饥饿的生理原因,连公安机关 都无法处理:

1959年春,城关公社涡北派出所抓获了一起正在煮死小孩肉的盲流农民,遂将“犯人”和小孩肉送到县公安局。公安局当时不知如何处理。一位副局长向县委第一书记赵建华作了汇报(当时梁志远在场听了汇报),当即定为“破尸案”,并决定逮捕“犯人”。县委政法书记李庭芳亲自审讯后认为,“犯人”身体瘦弱,无政治目的。于是未经请示县委,发了两个馍,将“犯人”教育释放。县委知道后,李庭芳受到严厉批评。李又让公安局将“犯人”抓回,重新入狱。经过半个月的审讯,确定“犯人”没有政治目的,县委批准将其释放。[19]

因为“人祸”愈演愈烈,饥荒自然就无法停止。死者的尸体又数量有限,农村中的“人相食”现象便出现了第二种形态:“食子”。这已经从不具有恶性倾向的“人相食”到具有暴力杀人而食的恶性转换,但大都还是在家庭的范围内。因为农村中男尊女卑的旧风俗的影响,一般年幼的女孩子便成为家庭成员中的最常见的受害人。因为自己的孩子下不了手,又出现了“易子而食”或暴力杀人的第三种恶性形态。当时四川省崇庆县农村工作组副组长郑大军就记载和见证了当年发生在东阳公社五大队第一生産队的“人相食”形态的恶性转换:

1959年底,公共食堂无粮下锅,经常“变相断炊”。所谓“变相断炊”,即灶房只供应白开水,而把强制节馀的社员口粮供党员干部们夜半三更时享用。因为“群锌辶烁刹坎荒芸澹裨蚓褪ジ锩闹餍墓恰!备刹棵前胍剐柰獬鲅猜撸匀繁<壹曳慷ゲ幻把蹋Щ堇锊患稹�
 一天下半夜,全家八口人已饿死了两口的贫农莫二娃半夜杀了自己的亲生么女、三岁的树才妹。烹煮时屋顶飘烟,被巡逻的生産队会计王解放和出纳、保管见到。将其一家老幼五口绑成一串,押到大队。
 莫二娃叫冤説:树才妹生下来就缺奶,连米汤都没喝饱,好不易熬到三岁,连路都走不稳,命里只该活这麽大。
 支书:晓不晓得随便杀人,国法难容?
 莫二娃:与其饿死,不如让她提前咽气救全家。
 二娃婆娘磕头哭诉:我们全家都吞了观音土,没油荤过不去嘛,妈心疼的树才妹哟,下辈子投胎莫变人了。
 莫二娃一家被扣押一天就释放了,大队干部们再三研究和权衡,决定为了官帽而压下这起吃人案。
 莫二娃一放,大夥私底下奔走相告,以为政府默许这様做。由于重男轻女的传统,非劳动力的小女娃就遭殃了,心狠的,就操家伙在自己家里下手;不忍心的,就抹把泪与邻居约定交换着下手。
 全队共82户491口,仅在1959年12月至1960年11月期间,就虐杀并吃掉七岁以下的女童48名,占全队同一年龄綫出生女童人数的90%;83%的家庭有吃人史。[20]

“人相食”当然是一种人性向兽性的倒退和耻辱。但是,它直接发端于人为制造的极端的饥饿,更是人类的双重耻辱。一方面,无论是出于他们的奴性软弱还是最后一丝未泯的人性,参与了“食人”的中国农民毕竟大多数没有制造恶性的杀人而食案件。在他们杀了并吃了自己的亲人后是无穷无尽的悔恨。例如,湖南澧县如东公社有一个很有名刘家远杀子而食的恶性案件。刘在一天夜里杀了自己“躺在铺上的、饿得就快要断气”的儿子,煮了吃了。

 刘家远被捕后,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他的罪行。说就是不想让他儿子再受罪了。还说他的想法,是吃完了儿子自己也死了算了。

 刘家远被枪毙前一天晚上,监狱破天荒给他端来了一碗大米饭。据同号的犯人说,刘家远竟把米饭放在地上,先祭了一番死去的儿子,嘴巴里不知道念念叨叨些什么,然后几大口就把一碗饭吃了个精光。[21]

另一方面,处理这些事件的中共干部有时也表现出一种最低限度的人性的理解。例如,原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在《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中写道:

 信阳五里店村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将其四五岁的弟弟杀死煮了吃了。因为父母都饿死了,只剩下这两个孩子。女孩饿得不行,就吃弟弟。这个案子送到我这里我很难办。法办吧,是生活所逼。我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是把这个小女孩抓起来了。我的想法是,不抓起来也是饿死,不如让她进派出所,还有口吃的。[22]

  在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人相食”惨剧中,当然也有一部分暴力杀人,贩卖人肉的恶性案例。但是从比例上来讲这毕竟还是少数。我们今天固然可以指责那些食人的中国农民的沉沦、耻辱和奴弱(为什么不起来反抗呢?),但是我们也同时看到了他们的老实、善良和他们在绝望的沉沦过程中的最后一点未泯的人性。

三,是“阶级敌人破坏”还是饥饿迫使人性沦丧?——个案研究

  尽管今天中共正式的“党史”和“国史”里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 现象始终讳莫如深,但在一些个别的县志里,却已经开始继承了自古以来“秉笔直言”的史官传统,对此作了一定程度的记载。以下是在数千本“县志”中的一些凤毛鳞角:

 [甘肃省高台县]由於“左”倾思想泛滥,“五风”(即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猖獗,全县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加之加大徵购,压低农村口粮标准,1959年冬,群众生活已十分困难。1960年元月,宣化公社台子寺大队发生饿死人问题。在极度危急的情况下,县委未能及时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致使事态恶性发展,人员非正常死亡、外流剧增,甚至出现食死尸的严重情况。[23]

[甘肃省通渭县]年底(1959年),全县粮食实产8385万斤,虚报为1.8亿市斤。征购粮占实产的45.6%,人均口粮仅70多市斤,致使人口持续大量外流、死亡。…… 一些地方出现人相食现象。[24]

[甘肃省临夏县,1960年]全县人均口粮在半斤以下,号召“瓜菜代”。入春以来,更趋严重,因饥饿,野菜、榆树皮刨光、剥光,能吃的全部用来延续生命,甚至发生人相食,绝户现象。[25]

[甘肃省和政县,1959年]徵购量“占总产量的58%。口粮不落实,不少人以树皮、草根、野菜、豆衣充饥……浮肿和死亡随即发生。”1960年1月,“和政县部分地方连续发生饥民偷食死尸现象。”4月间“仅和政县就死亡920人。” 三年间该县非正常死亡数高达人口的21.7%。[ 26]

在数十年后出版的县志中只有极少量的有关“人相食”真相的记载,倒并不是修史人员的过错。相反是中共国家的出版审查制度使然。例如,在今天的《张掖市志•大事记》中记载:张掖县3.72万人非正常死亡,占人口11.6%。但是,这并非实际数字。据参与撰写该书的张中式披露:张掖地区实际上民勤县饿死了13万人;张掖县饿死了7、8万人,全家死絶98户,人吃人的58户;高台县饿死了5万多人;全河西14个农业县饿死超过40万人。但是在《张掖市志》送审中,后两个数字,甘肃人民出版社删去了……[27]

在大跃进-大饥荒期间(1958-1962),“人相食” 现象从来没有被公开报道过。只在新华社《内部参考》(1960年4月14日)——种中共党内的机密文件里——有过唯一的一篇报道。全文如下:

 甘肃等地发现“吃人肉”案件十七起
  本刊讯 据甘肃宁夏回族自沼区和贵州等地十一个县市的统计,今年以来,发现“吃人肉”案件十七起。其中甘肃十一起,宁夏、贵州各三起。在这十七起案件中,惨遭杀害的有十五人(内小孩十三人),掘吃尸体十六具。从作案的二十二人的身份来看,地富反坏分子十一人,反动道徒二人,中农二人,贫农三人,小商一人,家庭妇女三人。
  他们为什么吃人肉?据初步了解,原因错综复杂。有的是发生在落后的少数民族地区,历史上曾经有过“吃人肉”的野蛮恶习,如宁夏吴忠市吴忠公社丁明礼、丁秀英夫妇,竟将自己的七岁女儿杀了吃肉。在审讯中,丁秀英供认,以前在娘家就吃过人肉,早知“人肉香”。还有的为迷信吃人肉“可以治病”、“长生不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地富反坏分子故意趁春荒的机会,煽动吃人肉,制造恐慌,借以诬蔑社会主义制度。贵州赤水县一个名叫黄金安的地主(曾判过两次徒刑,释放后仍不悔改),去冬以来连续偷盗了三具尸体,到处散布他要吃人肉,其实他并没有吃。甘肃张掖市坏分子于兴发企图拉拢邻居祁桂香共同挖尸,并造谣说:“把人肉拿来吃了再说,这个坏年成,是饭堆里饿死人,火堆里冻死人,大小娃子都饿死了,你还想活吗?”
对于这些惨无人道的凶犯,上述地区的政法部门均已及时予以严厉惩办,并采取了措施,防范类似事件的发生。[28]

新华社的这一报道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值得探讨的问题:“人相食”的出现是否阶级敌人的有意破坏?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臆造出来的老借口,以此来承担毛泽东和中共一手制造了大饥荒的责任?我们不妨通过具体的个案分析来解决这些疑问。在编撰《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地发现了四川和甘肃省的两份当年分析人吃人的表格: 

(一)四川省委整风整社工作团涪陵分团,涪陵、石柱、西阳县工作组关于石柱县桥头区人吃人的问题报表(1961年1月21日); 
(二)中央慰问团宁夏分团关于甘肃临夏市、和政县和东乡县《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1961年3月3日)。

 第一份档案全文如下:[29]

四川省委整风整社工作团涪陵分团,涪陵、石柱、西阳县工作组关于石柱县桥头区人吃人的问题报表 1961年1月21日

 二、人吃人的问题

 石柱县桥头区人吃人的问题,最严重的是桥头公社的瓦屋管区。据一队何学珍和两个吃人者谈,在去年冬月和今年春共计吃掉马德惠、马德秀、陈世兰等16个死尸(详见表一)。冬月二十开头开始吃人肉的是罗文修老婆婆,她把一家一个死绝的三岁女孩马德惠从地里挖起切成片,用海椒面拌来蒸起吃。接着是坏分子何朝必(已逮捕、死亡)把一个十八岁的男孩袁家林尸体弄来吃了。陈世兰将儿子五岁男孩袁二头尸体吃了,结果她死后又被别人吃了。冯厚珍也将儿子七岁男孩袁毛尸体吃了。这个管区共计吃人肉的有18人(见附表二),因尸食有毒素吃后的人身上发黄发肿而死13人,剩下五人未死的原因是只吃了一点,其它公社也有吃人的事,如马六营区何国芳的母亲(58岁),叫刘清淑埋后第二天就被别人将大腿和手臂割去。

 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区被吃死者名单 表一
姓名 性别 年龄 备考
马德惠 女 3岁 
马德香 女 10岁
向学润 女 8岁
袁家林 男 18岁
陈世兰 女 20岁
孙宝成 男 3岁 兄弟关系 
孙宝庐 男 1岁多 兄弟关系 
陈三叔 男 30几岁 
马则民 男 30岁 人心被挖吃
秦兴强 男 10几岁 兄弟关系
秦毛 男 5岁 兄弟关系
袁毛 男 7岁 兄弟关系,被母亲冯厚珍吃掉
袁二毛 男 5岁 兄弟关系
袁二头 男 5岁 被母陈世兰吃掉
无名 男 12岁 此二男孩倒毙荒草中无主
无名 男 8岁多

 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区吃死尸者名单 表二
姓名 性别 年龄 成份 本人生死 家中原有人口 家中现存人口 备注
陈家兰 女 20几岁 老上 死 2 无
冯厚珍 女 30几岁 老上 死 5 无
吴加志 女 40几岁 老上 死 5 1
袁家才 男 7岁 老上 死 6 无
袁家伍 女 12岁 新上 死 6 1
陈世兰 女 20岁 贫农 死 4 无
罗文修 女 70岁多 贫农 死 2 无 母女关系
孙国贞 女 40几岁 新上 死 2 无
罗洪汉 男 12岁 老上 死 6 无
马德祥 男 12几岁 贫农 死 7 无 兄妹关系
马德香 女 10几岁 贫农 死 7 无 自己也被吃了
汪德贞 女 45岁 地主 死 2 1
向朝必 男 30几岁 老上 死 6 4 已逮捕,死亡
陈世美 女 32多岁 老上 活 6 4 夫妻关系
向盛梅 女 54岁 贫农 活 2 2 只尝了婴儿肉
石显培 女 25岁 贫农 活 2 1 只尝了婴儿肉
马培兰 女 30几岁 老上 活 4 3 只尝了婴儿肉
向世身 女 16岁 地主 活 2 3 只尝了婴儿肉

 任何人浏览一下上面的表格,便不难发见如下的统计数据:

 第一、被吃者75%为1-12岁体弱的未成年人,他们在饥荒中最容易夭折。这些案件全部是食尸案,即没有暴力杀人而食的恶性案件。
 第二、吃人者84%为未成年人。 如果我们进一步统计一下他们的“阶级成分”,会发现44%为贫下中农成分;38% 为中农成分。所以所谓吃人是“阶级敌人破坏”的借口并不成立。即便两个“地主成分”的吃人者,一个女性(汪德贞),45岁,大概是“地主婆”之类。另一个(向世身)也是女性,且年仅16岁。 她本人不可能是“地主”,只可能是“家庭成分”不好而已。
 第三、大多数(72%)的食人者,不管其阶级成分如何,最后也都饿死了;甚至50%的食人者整个家庭都死绝。这又充分说明这里没有任何“阶级斗争”的动机,任何一个食人者只是出于极端饥饿下被激发和异化了的本能求生欲望。

 如同我们在本文的第二节中引用的同一份秘密档案所揭示的,石柱县桥头区有着极为严重的“人口死亡问题”,即超过25.86% 的非正常死亡率。明白了这一点,便更不难理解逼人走向死亡的饥馑其实是不分阶级成分的。 如果一定要说阶级成分的不同而造成的不同后果,可能黑五类及其家人更容易成为受害者,因为他们无论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早已经处于农村的最底层,最容易被饿死和吃掉。在河南的信阳事件中,根据中央工作组1960年6月18日的《关于河南信阳地区人口死亡和粮食问题的调查报告》,“‘五类分子’比劳动群众死亡多。据上述左园大队统计,该大队贫农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13%,地主富农死亡占其总人数31%。”是谁受害最少呢?《调查报告》指出是:中共的“基层干部及其家属”。“城郊公社杨波大队共有156户,没有死人的31户,其中干部13户,炊事员4户,磨面的1户。该大队前店生产队共31户,没有死人的6户中就有干部3户。”30 毫无疑问,中共的“基层干部及其家属”之所以可以在大饥荒中活得好好的,是因为他们利用职权的贪污和多吃多占。鉴于此,新华社《内部参考》的“阶级敌人破坏”论不仅不符合事实,更残忍地向受害最深的弱势群体泼了缺乏起码道德的污水。

 第二份绝密档案:中央慰问团宁夏分团关于甘肃临夏市、和政县和东乡县《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也基本上说明我们的上述结论。以下是档案全文: 

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
甘收(61)2853; 1961年3月3日
来文机关:慰问团宁夏分团
甘肃省委收文批办单

  本件共收到19份,已分发:汪锋、健君、仲良、世泰、曾固、鹏图、秉祥、润华、定单、坤润、秘书长、办公厅、秘书办公室并中央工作组,临夏州委,存档

临夏市

发生时间/地点/作案人姓名/成分/人数/被害人姓名/与作案人关系/人数/方式/ 原因及处理结果

60.01.24/马集公社铁家村/铁二个/-/-/-/-/2/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2.25/红台公社腰合家村/杨忠生/贫/-/杨三顺/亲弟弟/1/杀死吃的/生活问题
60.02./韩集公社掌子沟背后庄/尹五成/贫/-/-/-/4/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2./韩麻寺沟康家村/起牟乃/-/-/-/亲生女孩/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13/红台公社赵家大队/赵香香/-/-/-/-/1/杀吃小孩/生活问题逮捕
60.03/大河家肖红坪/范任务成/-/-/-/同村人/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大河刘集大队大庄人/张/-/-/-/-/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大河石塬生产队/石万山/-/-/-/-/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大河大庄生产队/范长贫农/-/-/-/自己父亲/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大河刘集大壮队/王国江成/-/-/-/-/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大河开信坪/范着麻吉/-/-/-/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59.11./吹麻滩公社林家坪生产队寨子村/康守朋/贫/-/-/-/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逮捕
59.11./同上/朱五十七/贫/-/王玉成/同村人/1/杀吃/生活问题逮捕
60.04./同上/李正月花/贫/-/马哈三/外地人/1/杀吃/生活问题逮捕
60.04./同上/-/-/-/马拉比荣/外地人/1/杀吃/生活问题
60.04./同上/-/-/-/锁非牙/外地人/1/杀吃/生活问题
60.04./同上/-/-/-/安五十九/外地人/1/杀吃/生活问题
60.04./同上/-/-/-/马喝挂/同村人/1/杀吃/生活问题
60.04./同上/-/-/-/赵朵三/同村人/1/杀吃/生活问题
60.01.2/韩集公社曹家坡圣家坪/马文德/富/1/马田奴/同村人/1/杀吃/生活问题逮捕
60.01.18/韩集公社乔家坪/马八乃/贫/1/马朵麦/亲生女孩/1/病死后煮吃/已病亡
60.03./大河家公社刘集/范存细哇/-/1/-/丈夫/1/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02/南龙公社振华队/邱三德/-/1/-/-/1/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红台公社小沟门/朱双喜/-/2/-/丈夫、长子/2/吃尸体/生活问题
60./尹集公社高家沟马排山/-/1/-/-/1/吃尸体/生活问题
60./尹集龙虎弯/尚得保/-/1/-/-/1/吃尸体/生活问题
60./西河公社/-/-/-/-/流窜人口/1/杀吃/生活问题
60.02.17/红台南胜大队/杨生忠/-/-/-/自己儿子/1/死后煮吃/生活问题

和政县

发生时间/地点/作案人姓名/成份/人数/被害人/与作案人关系/方式/人数/原因及处理结果

59.12.26/买集公社太阳洼滩/杨占林/贫农/1/王朵虎/同队人/病死后煮吃/1/生活问题
-/同上/杨占明/贫农/1/-/同上/-/-/同上
-/同上/杨占全/贫农/1/-/同上/-/-/同上
-/同上/上述三人/-/3/王勤主/同队人/挖尸煮吃/1/同上
60.01.16/买集公社太阳洼滩/杨占林全家/贫农/12/罗朵路/同队人/挖尸煮吃/1/同上
60.01.09/买集公社崖市张洒麻村/康朵麦/贫农/1/马哈买吉/同村人/用斧砍死烧吃/1/生活问题、逮捕
60.01.17/买集公社/焦文忠/贫农/全家2/-/-/同社一流产小孩煮吃/1/生活问题
60.01.28/新庄公社团结队/水旺英/贫/1/包由素/同村人/病死煮吃大腿一条/1/生活问题
60.01.21/三十里铺大坪村/马一的系/贫农/2/马二沙/同村人/挖尸煮吃/1/生活问题
60.01.28/三十里铺大川村/马梭祥/贫农/1/张有才女儿/同村人/挖尸煮吃/1/生活问题
60.01.28/三十里铺大川村/马俊祥、张麻个/贫农、地主/等3人/张有才/同村人/病死煮吃/1/生活问题
60.01.28/买集公社新营村/马外由/贫农/1/孙扎希/夫妻关系/挖尸煮吃/1/生活问题
60.02.01/胭脂公社新营村/王良吓/贫农/1/王良吓妹/兄妹关系/死后烧吃/1/生活问题
60.01./-/马哈克木/贫农/-/马法吉麦马阳马的力马卜都等/-/挖尸体吃/5/生活问题
60.02.07/友爱队刘家山/马色二不/贫农/1/-/-/挖尸体吃/8/生活问题
-/-/马麻乃/贫农/全家4人/-/-/挖尸体吃/13/生活问题
60.04.01/-/马朵奴/贫农/1/-/-/挖尸体吃/1/生活问题
60.01.28/三十里铺大坪/马麻个/贫农/1/-/自己孩子/病死吃的/1/生活问题
60.03.27/新慕草滩乡四岩村/杨文义、阎述英/-/等8人/-/-/拾到小孩尸体/
1/生活问题

东乡县

发生时间/地点/作案人姓名/成份/人数/被害人与作案人关系/人数/主要情节方式/原因及处理结果

60.05./大树公社/-/-/1/-/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60.03./百和公社/-/-/1/-/1/挖吃尸体/生活问题

首先,这份绝密档案所披露的发生“人相食”案件发生在甘肃临夏市和和政县,如同我们在本节开篇处引用的县志记载,都是大饥荒中饿死人最多的地区。“三年间该县(和政县)非正常死亡数高达人口的21.7%。”1962年3月6日,“(临夏)市委(含临夏县、永靖县)给州委的《临夏市委关於人口死亡问题的报告》载:1959年至1961年9月底全县死亡37,158人,占1958年农村人口的8.45%。”由於太多小学生饿死在这场大饥馑中,8月15日“县委决定14所小学因无学生,暂时放假,29所小学停办。”32这也就提供了为什么我们在此份档案中看到很多5-13岁的孩子死后被吃的大背景。

 其次,我们还不难发现这样一些值得注意的现象: (一)在全部45例食人案中,只有10起是有暴力杀人的恶性案件,占22%。 其余78%都是吃死人的案件,理由都是“生活问题 -- 在饿死前的求生挣扎。(二)在全部45例食人案中,64%的食人者(29人)为贫农,只有两人是“地主”和“富农”。显而易见,这里并没有中共一贯宣传的“阶级报复”等原因。尤其在10起有暴力杀人的恶性案件里,90%的作案者是贫农。其中林家坪生产寨子村的贫农朱五十七和李正月花就连续作案杀人而食七起。(三)24%的食人者和被食者之间还有父子、儿女、夫妻等家庭关系。

“人相食”已经极其残忍,可说是人类文化的最高禁忌。但是在人类所经历的这一最大的苦难中,最大的苦难又莫过于被迫吃掉自己的亲人。但是大跃进—大饥荒时期的政策,就制造了这样的家庭成员之间互想吞噬的人间惨剧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不伦的自虐自残行为,使人性倒退到兽性,从而也彻底地摧毁了农村社会的基本道德体系。

四, 结论

 应当指出的是:本文所引用的有关大跃进-大饥荒时期“人相食”的全部资料,都来自中共自己的体制内的着述。 它们或为亲历者的回忆和见证;或为当年各级政府的内部档案文件; 或为今天的县志记载。每起案例都可列出时间、人物、地点诸要素的佐证。总之,它们都具有无可辩驳的可靠性和权威性。现在的网络上,常常有一些善良的年轻人不相信当年有过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人祸”。看了本文所列举的“人相食”的案例,应当开始直面这一由白骨和尸体构筑的血淋淋的史实了。设想一下:如果在一个共“82户491口”的生产队里(四川省崇庆县东阳公社五大队第一生産队),“仅在1959年12月至1960年11月期间,就虐杀并吃掉七岁以下的女童48名,占全队同一年龄綫出生女童人数的90%;83%的家庭有吃人史”33;如果在一个大队—“安徽省太和县宫集区赵寺大队29个自然村中,有26个(约占89.6%)发生过人吃人的事情”; 34 如果在一个公社的一年中(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公社)就发生详细记录在案的16起“人相食”的事件;35 如果仅一个省(安徽省)就有过因饥饿造成的高达1189起“人相食”的特殊案件;36 我们便不难想象当时整个的中国农村已经成了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绝对不是随意杜撰出来的“天方夜谭”!

 除此以外,我们还要指出:和中国历史上出现的“人吃人”的惨剧不同,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 现象发生在没有大规模的天灾和全国性战乱(包括异族入侵)的时期,但却波及了全国。这足以说明这是一种全国性的政策 —“人祸”导致的饥馑,进而造成的中国农民人性的被迫沦丧。然而,在我们所接触到的档案、回忆和县志记载中可以看到:尽管早已经频临在树皮草根全部吃光的死亡线上,饥饿迫使人性沦丧为食人的兽性。但暴力杀人而食的恶性案件还是非常的少数 。一方面,不论何种原因,食人者都是不可饶恕的。 另一方面,在饥饿中的中国农民还毕竟表现出了最后一丝未被泯灭的善良人性。而大量的“人吃人”案件发生在父子、儿女、夫妻之间,更表现了执政者制造的“人祸”对中国社会最基本的人伦道德的摧残和中国农民的最悲惨的自残自虐。

 在当代中国人所经历过的许许多多苦难之中,最大的苦难,莫过于“人相食”了。而所有发生在“新中国”的这类人间惨剧,又莫过于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时期了。在中国传统的修史中,“人相食”时一定要上史书记载的。但是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 现象,至今还被中国的执政者有意的掩盖和千方百计地迫使大众忘却。 对任何一个中国历史学者,都有责任来揭露和记载这一悲惨的历史真相。

注解:

1. 王光美、刘源等着《历史应有人民书写--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1999年,第32、240页。
2. 《二十四史全译?汉书第一册》,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2004年,第489页。
3. 《二十四史全译?隋书第一册》,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2003年,第522页。
4. 同上,第485页。
5. 《二十四史全译?旧唐书第六册》,上海:汉语大辞典出版社,2003年,第4644页。
6. 有关刘福通的“红巾军”的食人兽行,史书里有大量的记载。例如,《明史卷122:韩林儿传》记载:“是时承平久,州郡皆无守备,长吏闻贼来,辄弃城遁,以故所至无不摧破。然林儿本起盗贼,无大志,又听命福通,徒拥虚名。诸将在外者率不遵约束,所过焚劫,至啖老弱为粮。” 元末黄岩陶宗仪与刘福通是同时代人,他在《南邨辍耕录卷9》云: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即淮北)之军嗜食人。以小儿为上,妇女次之,男子又次之。或使坐两缸间,外 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灌,却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夹袋中,入巨锅活煮;或制作事件(鸟兽之内脏叫事件)而腌之;或男子则只断其双腿,妇女则剜其两乳:酷毒万状,不可具言。换句话说:红巾军食人是偏嗜,认为人肉是种美食,越食越想食,成为恶性循环。这些所谓的“义军”其实与禽兽无异。在网络文章“食人族祈祷丰收食人 :盘点中国历代食人族”(http://www.wmxa.cn/a/201110/9365.html)有较为详细的考证。
7. 《主席在上海会议讲话记录整理》(三月二十五日)[绝密:只发到会同志,会后务必交回],中央文件原件。
8. 尹曙生:“安徽特殊事件的原始记录”;北京:《炎黄春秋》2009年第10期。
9. 同上。
10. 萧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北京:《炎黄春秋》2010年第7期。
11. 同上。
12. 杨德春:“太和县饥荒报告的产生 ”;北京:《炎黄春秋》2012年第1期。
13. 邓自力:《坎坷人生》;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30页。
14. 孙海光:《给辛、孙部长并报省委》,1960年12月27日,江苏省档案馆档案。转引自杨继绳《墓碑》(上篇),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2008年,第353-354页。
15. 郑义:《红色纪念碑》, 台北:华视文化公司,1993年,第26-27页。
16. 《中共赤水县监察委员会关于新华队发生吃小孩情况的调查报告(1961年5月31日)》,贵州省档案馆文件。
17. 《四川省委整风整社工作团涪陵分团,涪陵、石柱、西阳县工作组关于整风、整社、生产、生活安排及分配等问题的情况报告(1961.1.21-5.9)》和《四川省委检查团石柱工作组关于人吃人的调查报告》,四川省档案馆文件。
18. 该报告因为内容过于敏感,被《炎黄春秋》编辑部在2006年发表于他们内部版的《春秋文存》中。见杨继绳《墓碑》(上篇),第266页。
19. 同上,第275页。
20. 成都崇州市离休干部郑大军口述:“几椿人吃人的案例”, 载电子刊物《往事微痕》第13期,2008年12月25日。
21. 余习广:“吃人饿鬼:刘家远惨杀亲子食子案。”见 “余习广博客”http://yuxiguang.blogchina.com/496438.html)
22. 杨继绳:《墓碑》(上篇),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2008年,第52页。
23. 《高台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375页。
24. 《通渭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0年,第25页。
25. 《临夏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36、37页。
26. 《和政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207、24、86页。《临夏回族自治州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53至55页。
27. 张中式对作家赵旭的谈话,据赵旭《夹边沟访谈録》发给本文作者的电子本。
28. 新华社《内部参考》第三零三二期,1960年4月14日。美国明尼苏达州远东研究图书馆收藏。
29. 根据四川档案馆的原始档案打印。
30. 杨继绳:《墓碑》(上篇),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2008年,第51页。
31. 根据甘肃档案馆的原始档案打印。
32. 同注26.
33. 同注20.
34. 同注12.
35. 同注17.
36. 同注8.

来源:作者赐稿

附:绝密档案:中央慰问团宁夏分团关于甘肃临夏市《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



2013-10-22 10:30:10

主题: 肯尼迪大脑
肯尼迪总统大脑不翼而飞 或被其弟弟偷走(图)


文章来源: 中国日报 于 2013-10-21 20:25:12 - 

   肯尼迪三兄弟,约翰、罗伯特(中)、爱德华(右)

   下月是美国已故总统约翰·肯尼迪遇刺身亡50周年,一本新书披露,其大脑不翼而飞,很可能是被其胞弟罗伯特·肯尼迪偷去。

   将在下月出版的《末日浩劫:约翰·肯尼迪遇刺》一书提到,约翰·肯尼迪下葬时,验尸时被取出的大脑并没有随之入土。他的大脑被放置在一个容器内,存放在国家档案馆的柜子里。不过约3年之后,肯尼迪的秘书伊夫琳整理材料时,发现他的大脑和其他尸检材料都不见了。

   阴谋论者之前一直声称,材料丢失可能是有人要掩盖肯尼迪被枪杀的某些真相。这本书中称,当时司法部长拉姆齐·克拉克曾下令对此事进行调查,结果表明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偷走了他的大脑,目的是为了避免泄露肯尼迪临死前服用的药物。

   “我的推论是罗伯特·肯尼迪的确拿走了他哥哥的大脑,但不是为了掩盖阴谋,而可能是为了隐瞒肯尼迪的真实病情,或者不想让外界了解肯尼迪当时正在服用的药物数量。”作者斯旺森在书中写道。

   历史学家曾找到证据显示,肯尼迪死前在服用鸡尾酒药物,以对付焦虑、失眠以及其他一系列健康问题。



2013-10-21 18:34:48

主题: 东三省陷雾霾
东三省深陷雾霾 民众调侃看海上日出(组图)

 2013-10-21 12:38:14  

  近日,中国东北三省深陷大雾。自10月20日起,黑龙江哈尔滨市出现严重雾霾天气,市民表示,最恶劣的情况是能见度不足10米。21日一早,沈阳、哈尔滨等地整座城市笼罩在大雾中。空气污染严重。市民上传多张城市被大雾笼罩的图片,并调侃“到哈尔滨看海上日出”。 


  东三省大雾笼罩 市民称面对面才可见人 

  哈尔滨阿城区解放大街一家商店的营业员林女士21日告诉记者,哈尔滨从20日下午2点多就开始下大雾了,雾很浓很呛人。人们都把门窗关严,出门戴上口罩。 

  “昨天情况最严重,大雾突然来袭。大雾持续到今天(21日),大街上能见度很低,只有面对面才能看到人,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楚人和物。今天比昨天情况稍微好一点了”。 

  哈尔宾市民朴女士说:“早上出去,感觉空气很呛人,一股烟味。外面什么都看不见,即使关上窗户,屋里的空气也不好。” 

  10月20日是哈尔滨市开栓供暖第一天,哈尔滨市区受雾霾侵袭,多处PM2.5指数“爆表”高达500,达到“严重污染”程度。 

  据悉,黑龙江省气象台20日8时发布雾霾黄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24小时内,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绥化、牡丹江、鸡西、七台河、双鸭山、佳木斯、伊春、鹤岗等地区将出现雾霾天气。 

  沈阳市和平区的市民刘先生表示,沈阳21日早晨雾很大,能见度不足10米,从窗口看不见对面楼了,对面的人要在5~6米的距离才能看到。根本不敢开车出门。不少市民因为大雾天气不敢自驾车,改乘公交车,但很早出门可等不到车。 

  沈阳沉河区市民齐先生表示,21日沈阳的早晨完全笼罩在大雾中,天色阴暗,白昼如夜。因为能见度太低,为了自身及公共安全,走路去上班。 

  刘先生和齐先生都表示,21日下午,沈阳的大雾渐渐消散,天气有好转。 

  官媒报导称,东北三省深陷雾霾,10月21日清晨,辽宁北部、吉林西部、黑龙江西南部和东北部均出现能见度不足1,000米的雾,部份地区能见度不足200米。多条高速全线封闭。 

  哈尔滨10月21日全城出现严重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能见度不足十米,红绿灯都无法看清,车辆打开雾灯和双闪缓慢行驶,交通受到严重影响,许多市民坐不上公交车,只能步行上班。中、小学校全部停课。部份公交车辆停运。大雾天造成了该市市民出行难。 

  辽宁气象部门20日夜间开始连续发布10个大雾预警信号,21日早间级别提高至最严重的红色,沈阳、鞍山、抚顺、本溪、丹东、锦州等地出现浓雾,多个城市市区能见度不足200公尺。在沈阳,大雾从21日凌晨开始加重并持续不断,直至中午浓雾仍然不散,户外能见度差。其中沈阳苏家屯、海城市、西丰县能见度不足50公尺,达到“强浓雾”级别。 

  受大雾影响,辽宁省境内多条高速公路包括沈康、西开、平康、新鲁高速全线,京哈、丹阜、沈环、辽中环线、长深、沈海等多条高速部分路段封闭、限行。各客运站长途客运受到影响。 

  民众调侃:到哈尔滨看“海上日出” 

  微博上,很多网民上传图片并编段子描述大雾中的感受。 

  “两人站在对面居然看不见,路上的红绿灯根本看不清,学校幼儿园全面停课,戴上口罩也呛嗓子。有人调侃:北京,你不是一个人!我们来了!” 

  “哈尔滨大雾天来了,可以不用捂住眼睛玩捉迷藏了,可以练就一身功夫听声辨位了,索菲亚教堂什么的全都隐身了,就连街角的油条摊都看不见了,世界上最远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在哈尔滨街头,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看不见。” 

  哈尔滨全城笼罩在灰白迷雾之中,隐约可见升起的太阳。有网民上传了一张拍摄于21日8点25分哈尔滨会展高楼附近的照片,从图中可见,高楼下半部份“隐身”在雾霾中。网民戏称欢迎全国人民到哈尔滨看“海上日出”。



2013-10-21 16:08:52

主题: 星巴克vs央视
星巴克被批暴利 网友万炮齐发讨伐央视

2013-10-21 11:28:46  徐志娇  


  你去星巴克点咖啡或者不点咖啡,没人赶你走;你去麦当劳上厕所,没人拒绝你;你
在日本的银行取款,人家会特别询问你不同票面组合的需要。其实,服务也有灵魂。服务
的灵魂来源于对他人的在乎、关切、理解与体会。这需要国内的企业好好学习。 
 
  央视昨日痛批星巴克暴利,指称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售价最贵,成本不足4元的中
杯“拿铁咖啡”,在北京卖27块一杯,比伦敦贵将近3块,比印度孟买则贵了几乎一倍。尽
管批的是高价与暴利,但这次央视的报道却并没有引来一边倒的喝彩,一些大V与部分网
友驳斥报道缺乏财务学常识。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其实是为消费者着想,让消费者明白地消费,但是结果却出乎意
料,消费者不但不领情,反而倒戈跟被批判对象站在了一起,口诛笔伐央视。央视未免有
点委屈,央视可能不知道,他们如此这般地道破了星巴克暴利的真相,无疑是再一次的宣
布了那些喝咖啡的中国人的“人多钱傻”,让许多人内心的那种小资情调一下子化为乌有。
就像一个人穿了一件自认为不错的好衣裳,你冷不丁的说上一句是这衣裳在哪哪有卖的,
比这可便宜多了。 

  再者,央视一贯的“挟民意以慰苍生”的“伟光正”形象,又一次刺激了国人的那种抵触
心理。纷纷指责央视,为什么不报道当下中国比星巴克价高更重要的问题,比如年年在涨
价的水电煤油,暴涨到让老百姓叫苦连天的房价,生一次大病就会导致倾家荡产的医疗、
不公平的双轨制养老体制、一天比一天糟糕的空气质量…… 

  “我不在星巴克,就在去星巴克的路上。”不得不说入住中国的星巴克在一个茶叶大
国,打造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时尚生活。在星巴克里,吸引的往往是时尚的制造者和追逐
者。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星巴克里有人在使用最新流行的手机接电话,有人在用最新
款的笔记本无线上网。都市的白领们,喜欢扎堆这里,哪怕是坐在星巴克门外的椅子上,
膝头摊开一本书,一杯咖啡在手,就能体会走在时尚前沿的浪漫。 

  一杯星巴克咖啡在美国的售价不到2美元,就跟我们的冰红茶似的,很多人只是因为
想喝咖啡,买了就走。但在中国就不一样了,相比咖啡,很多人可能更喜欢店里的环境,
免费的无线WIFI网络、还有的店家会提供白开水。在这里,国人体味到一种让人舒心的服
务。去星巴克,无论你点咖啡或者不点咖啡,没人赶你走,就像你去麦当劳上厕所,没有
人拒绝你;就像你在日本的银行取款,人家会特别询问你不同票面组合的需要。 

  这大概就是中国的消费者甘心在星巴克任宰的理由,在星巴克中国消费者享受到时是
一种有灵魂的服务。在一些看起来细小的做法里面,有一种东西,那就是服务空间里面的
情感涵养。服务从来就不是简单的杯盏传递,行尸走肉与例行公事的动作,传递要表情丰
富与情感丰沛,并且能够体会与洞察对象与对象群体的需要——我懂你,超过你懂你自
己。 

  服务的灵魂来源于对他人的在乎、关切、理解与体会,而这需要国内的企业好好体
会。署名扁豆弟弟的微博说的极好:“我爱starbucks的原因很简单:1、东西好喝2、环境舒
服3、服务员都会笑4、去星巴克的人都会主动排队,且都是低声交流。5、最后一点,若
嫌贵请选择雀巢速溶!”


星巴克发官方声明 反抽CCTV耳光(组图

  曾经被视为小资生活方式之一的星巴克昨日被央视(CCTV,下同)痛批,称在全球
范围内对比,中国售价最贵,成本不足4元的中杯“拿铁咖啡”,在北京卖27块一杯,比伦
敦贵将近3块,比印度孟买则贵了几乎一倍。与之相应的是,星巴克在中国的利润率远远
高于欧美市场。 

 
  央视记者在报道中称,对比北京、伦敦、纽约、孟买的星巴克一款354毫升拿铁咖啡
的价格,北京最贵27元,孟买的最便宜,只有人民币14.6元,在伦敦和芝加哥的售价分别
合人民币24.25元和19.98元。此外,星巴克出售的由中国制造的马克杯,加上关税及运输
成本之后,在美国市场的售价却仍旧低于其在中国本土市场上的销售价格。上海咖啡专业
委员会会长王振东表示,一杯中杯拿铁咖啡的物料成本不足4元。 

  对央视提出的质疑,星巴克给出了书面声明,称定价是基于原料设备、员工福利等多
重因素考虑,造成了星巴克在全球门店的价格差异大。而在中国的高利润率则因为其在中
国直营门店的数量比较少,合资店只计入利润,不计入之前投入的成本,因此显得利润较
高。 i

星巴克的官方声明 

  相对于官方书面声明的正式,星巴克在社交媒体上的回应则更多地暗含嘲讽、戏谑的
意味。首先名为星巴克Starbucks(会员账号)微博回应央视调查称,“消费者可自主选
择”,言下之意央视不应该管由市场决定的经济活动。令人意外的是,星巴克Starbucks以
个人名义建议“央视更应该关心关乎民生的实际社会问题”,“如果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国家可
以为老百姓控制调控;如果医疗费用国家可以严格管理把控;如果贪污受贿能越来越少;
如果空气质量越来越好;如果食品安全不再用我们担心;如果......如果没有如果,央视太
闲的时候再来聊聊苹果和星巴克吧!” 

 

星巴克建议央视将精力更多的关注在民生领域 

  而星巴克Starbucks官方微博另一回应则更绝。“Less Monday,more coffee.不能同意
的更多”外加一张图片,图片背景则是一杯星巴克咖啡,主题则是一直玩具马,一支美工
刀,一支笔。有好事网友将其解读为:星巴克在“骂”央视为“草泥马的煞(杀)笔一个!” 

网友解读星巴克所发图片,称其“咒骂”央视 

  此次央视“死磕”星巴克未能得到消费者的支持,反而却遭一番调侃,显示央视在民众
心中的公信力差到何种地步。有网友表示,央视发起调查星巴克大概又会像早前调查进口
车一样,在民众的口水中消于无形。



2013-10-20 18:30:58

主题: 邓嗣源: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邓嗣源: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20 08:21


读哈耶克的书,是一种享受,因为它让我接触到一些真知灼见,从而感到满足。但这不等于我会赞同他的所有观点,譬如他关于多数统治及多数原则的论述,就值得予以质疑。这些论述摘自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一书,其第一部分第七章:“多数统治”。

1,关于多数统治:

哈耶克对民主下了个定义。他写道:“‘民主’(democracy)一词的含义颇为宽泛且相当含混。但是,如果我们对它做严格的限定,并只用它来指称一种统治方式——例如多数统治(majority rule),那么它所指的问题就显然不同于自由主义所指的问题了。”按照哈耶克的“严格”定义,民主就是多数统治,为一种统治方式。

统治这个词,是指统辖、管理、治理等等的意思;在政治学领域,一般用来指政府行使被授予的权力(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等),对国家事务在总体上实施的统辖、管理、治理;所以,一谈到统治,人们都会明白,是指政府的作为,而且主要是指被赋予权力的政府领导人的作为。政府是一个机构,其人员在全国人民当中仅占极少数,而政府的领导人的数目则更是少而又少,实施统治的人总是少数,这恐怕是从古至今中外各国的普遍现象。

在任何国家里,统治者总是少数人,被统治者则总是绝大多数人。多数人统治少数人这种现象,纯粹是人脑想象出来的虚幻情景。在现实中,如某国有一百万人,其中有80万人在统治着20万人,80万人在统辖、管理、治理着20万人,这种事情会发生吗?美国人口3亿多,美国实施民主政体,那里有没有发生2亿人统治一亿人的现象?有没有发生2亿人统辖、管理、治理着一亿人的现象?显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现象。由此可见,“多数统治”是一个不可能有事实对应的概念,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实属荒谬之举。

哈耶克又说:“自由主义乃是一种关于法律应当为何的原则,而民主则是一种关于确定法律内容的方式的原则。”他不但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又把民主定义为“方式的原则”,他所谓“方式”是指“统治方式”或“决策的方式”,而“方式的原则”就是他一再提到的“多数投票决定”的原则,“决策应当由多数做出”的原则或“多数同意的原则”等等。这也就是为人们普遍熟知的“多数原则”。于是在哈耶克那里,民主就等同于“多数原则”,他并没有完全否定该原则,但却又化费了大量笔墨来揭示“多数原则”的弊病,以论证民主的弊病。下文将详细地加以评析,这里先简单说一说。

在英文中,上文提到的“majority rule”这个词(翻译为多数统治),也可翻译为“多数原则”。这容易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多数统治”与“多数原则”是同一回事,民主既是“多数统治”又是“多数原则”。那么,民主是否等同于“多数原则”?显然不是。简单说一说理由:首先,“多数原则”是某个群体在作出决定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规则、方式或方法,它只讲人数,它不涉及“什么人作决定”、“为什么作决定”、“做出什么决定”等问题,任何群体、党派、宗教组织、民间团体等等,在需要作出决定的场合都可能运用这一规则。“多数原则”本身不具有政治性质,就像是“中性”的。其次,民主指一种政治体制,政体所涉及的问题,包括权力的分配、权力的行使、法律的制定、国家与个人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的政治事宜,明眼人马上会作出判断,建立和完善民主政体,是一项宏大而复杂的“工程”,岂能把它缩减为一种作出决定时采用的规则?再次,在民主政体之下,正像已经确立民主政体的国家所展示的情形那样,在选举总统、议员等活动中,最后必须作出决定“由谁当选”时,按多数原则,即按多数投票者的意见作出决定;但是当总统就任以后,即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在他实施职权的范围内,由他个人对国家事务作出决定,这种个人决定的方式,与多数决定的方式不同,却是民主政治活动中的常规。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原则,把民主框死在多数原则这一种规则之内,除非另有其目的,否则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当然,多数原则对于民主政体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哈耶克也同意这一点。按照民主政体的要求,人民自由选择政府及统治者,而在这一重要政治活动中,按多数原则作出决定,这是民主政体与所有其它政体相区别的一个重要特征,凡是拥护民主的人都必须掌握这一条,但是,这决不等于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原则。

在哈耶克的论述中,多次出现这类提法,譬如他提到“多数之代理者的命令和专断意志”,还如:“政治哲学家的任务与专门的公务人员的任务不同,因为后者的任务在于执行多数的意志”,等等。他是要告诉人们,政府领导人既然是按多数人的意志产生的,那么,政府就是“多数意志”的代理者,政府实施的统治也就是“多数意志”实施的统治。如此一来,哈耶克把“政府的统治”与“多数统治”混同起来,这是他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的又一个说法,但是,这是没有道理的,也不符合事实。政府与“多数人”是两回事,理由是:首先,选举的结果显示出多数票及少数票,投票者则分属“多数”和“少数”,但是这“多数”与“少数”的区分,仅仅对于投票结果的当下而言,才是有意义的,双方阵营虽然各有一些政党的骨干,但是“多数”并没有形成一个长期存在的、有固定成员的、有纲领有组织的群体,在选举结束以后,大部分投票者回到日常生活中去,“多数”与“少数”的区分对他们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除了其中的党派骨干之外,就全体投票者而言的“多数”与“少数”这两个阵营已经消失,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多数意志”,政府按照“多数意志”实施统治的说法就没有了根据。其次,在选举过程中,选举产生的政府领导人,因得多数票而当选,就这一点而言,不妨可以说他们的“当选”代表了“多数的意志”;但在选举以后,他们上任以后所做的一切,都只能由他们自己负责,与“多数人”无关,绝不能以“多数人意志”这块招牌来推卸他们的责任。选举结果所显示的、但在选举后消失的“多数”及“少数”,都将站在同样的立场面对政府,同样把政府当作观察和监督的对象,对政府的表现随时作出满意或不满意的评判。所有民主国家里的政府领导人,常常遭遇这样的境况,即在当选一年、两年以后,又受到多数人的不满和批评,本来推举他的“多数”转而成为反对他的“多数”,这种常见情况的发生,正好表明,政府与“多数”是两码事,那种认为政府执行“多数人意志”的说法,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民主国家的政府领导人为了继续掌权,当然会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得到多数人的肯定,因为他处于民主政体之中,他知道如果得不到多数人的支持,他的地位、声望,他能否继续稳稳掌权,以及政府工作是否顺利、是否有效等等,都将受到影响。但他们的所作所为依据的只能是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意志,不会出现一个现存的、可知的、不变的“多数人意志”,来清晰地昭示他们应该怎么做。如果说有所谓的“多数人意志”存在的话,那只有当人民对政府的所作所为进行评判的时候才会显示,而且这种评判只是即时的,在下一次再评判的时候,哪些人站在多数一边,多数作出何种评判,则又是另一番情景,不可能预先得知。“多数人”的组成是流动的,“多数人”的意见是变动的。如果说被称为“多数人意志”的这个事物对于政府有什么作用,那么只能说,那是“反馈”的作用,不具有事先引导或指导的作用。民主政体正是根据权力来自于人民(按多数人意见作决定)的原理,并利用其形成的反馈机制,来制约政府,限制政府的权力。关于多数原则,下文将继续深入探讨。

一些人赞成“民主就是多数统治”这种说法,还有着其它的依据,这里值得提出来,并予以评析,这些人的论调往往基于这样的想法:“任何社会总是分成精英和大众两个阶层,精英就是成功者,大众就是失败者,成功者总是少数,‘多数’总是失败者,‘多数’总是素质低下的愚昧无知的群众;民主要按照多数原则选出政府,这多数人意见就是失败者的意见,就是要平等,就是要平分少数成功者的财产,就是要跟成功者平起平坐,就是要压制成功者,就是要统治成功者,就是要实施暴民专制,这就是民主的危害,这就是多数统治的危害,……”这些说法最大的问题,是把多数原则中的“多数”与“少数”这种数量概念,变换成两种群体(或阶层)的概念,把社会分化造成的矛盾,简单化为“多数”与“少数”相互对峙的两个群体、两个阶层、两个阵营的矛盾,可是这种看法没有事实依据。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吧!请问,在民主政体下,在选举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如此的景象:“失败者”即“多数人”为一方,“成功者”即“少数人”为一方,投票的结果总是“失败者”即“多数人”这一方胜出?恐怕没有这类事实!永远举不出这样的事实!英、美、法这样一些民主国家的选举活动,多少年来,选举出一届又一届政府领导人,哪一届的领导人是由失败者选出来的?投票给肯尼迪、里根、克林顿的选民都是“失败者”吗?恐怕没有这类事实!永远举不出这样的事实!既然没有事实依据,那么,上面那番议论,只能当作“纯粹是单凭想象的胡诌”!这里只是“用事实来说话”,至于如何从理论上加以解释,现予篇幅,不便多说。

或许有人还会联想起这样的理论和实践:要“解放全人类”,要让“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当家作主”,要让“工农”掌握政权等等,譬如前苏联的“布尔什维克”所说所做的那样,这似乎让人产生“多数统治”(劳苦大众统治)的错觉。但是,结果怎么样?事实表明,这是谎言,“布尔什维克”通过暴力剥夺了原有“成功者”的权力和财产,取而代之成为新生的“成功者”,他们全权控制着国家的一切,瓜分并享受着国有财产,剥夺劳苦大众的劳动成果,压制劳苦大众追求发家致富的应有权利,……。劳苦大众既没有翻身解放,也没有当家作主。

“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及其实践结果,证明了如下一种看法:只要在人与人之间存在竞争,社会的分化就不可避免,各种阶层之间的差异和矛盾也就不可避免,成功者和失败者的区分或精英与大众的区分不会消失,精英总是占据优势及强势,大众总是屈居劣势及弱势;那种“通过阶级斗争以消灭阶级”的理论,或者“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理论,只是那些图谋夺取权力、财富的少数人制造出来的谎言和“神话”。如果把“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和实践,拿来当作“民主”的例证,当作“多数统治”的例证,那是枉然。

要改善社会,必须找到一种和平的、公平的、平衡的方法,以缓和各种利益的冲突以及各种意见的分歧。在那些建立并逐步完善了民主政体的社会里,由于民主政体构建了一种平衡的机制,不但在人民(的权力)和政府(的权力)之间建立起平衡,也在各阶层之间或精英与大众之间建立起平衡,虽然不可能时时都保持平衡的状态,但民主政体所固守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以及纠错机制,会规范人们的行为朝着趋于平衡的方向努力,从而达成新的平衡。在这样的社会里,社会的分化及其矛盾可望趋于缓和,易于营造公平竞争的氛围,有利于调动各阶层人员创造性劳动的积极性。在这样的社会里,正如洛克所说:将“限制社会各部分和各成员的权力并调剂他们之间的统辖权。”在这种社会里的人民,则如托克维尔所说:将“在自由中平等地生活”。

“民主就是多数统治”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但是,这种观点有着不小的影响,众多学者常常以此为依据来贬低、怀疑、攻击民主,所以,必须予以澄清。

2,关于多数原则:

上文已经谈到了多数原则,但没有涉及深层次的问题。多数原则是怎样的一种规则、方式?为什么在人类的群体活动中广泛地运用多数原则?多数原则的运用是否像哈耶克所说的那样将带来他所谓的弊病?哈耶克是怎么看待多数原则的?下面摘录几段文字,先来看一看他心目中的多数原则:

“当数种相互冲突的意见并存且只能有一种意见胜出的时候,又当为了使数种意见中的一种意见胜出而且为了做到这一点甚至有必要采取强力的时候,以点人头的方式(即投票的方式)来确定何种意见得到了更大的支持,要比采取战斗的方式成本更低。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这里提到多数原则是一种“采取强力”的方式。

“在要求采取国家行动的时候,尤其在不得不制定强制性规则的时候,相关决策应当由多数做出。”这里提到多数原则被用来达到“强制性”的目的。

“政府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应当得到多数同意的原则,未必就规定了多数在道德上有资格为所欲为。任何多数通过制定一些有利于其成员而歧视他人的规则来赋予其成员以特权的做法,便显然是没有什么道德根据的。”这里提到“多数”的“有资格为所欲为”。

另外,在一段三百多字的论述中,哈耶克五次提到“多数意志的强行实施”,其中说到“多数意志的强行实施所具有的强制品格、垄断品格以及排他品格”等等。

从以上摘引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哈耶克心中的多数原则,是一种具备“强制”品格的原则,是“采取强力”的方式。尽管他承认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但他仍然认为这是“采取强力”的方式,只是“成本更低”而已。他不但认为多数原则具备“强制”品格,而且还强调它有“垄断”和“排他”的品格,并且提醒人们:它将为“多数”的成员“歧视他人的特权”提供道德依据。正是基于所谓“多数强制”的论点,哈耶克想象出有关民主和多数原则的种种缺陷,对此,有十分的必要予以澄清。

众所周知,多数原则是一个运用十分广泛的规则,自古至今,遍及各种领域。在古希腊,斯巴达的五个执政官通过表决来作决定;伯罗奔尼撤联盟的成员有一个约定,同意按多数决原则来作决定;雅典公民大会、罗马共和国的百人团和民众大会等,都用投票的方法来作决定;在十二、三世纪,意大利城市公社官员选举和教皇选举采用多数决原则;教会法,跟德国法一样,多数决原则被看作是“为达成必要的全体一致而施加在少数上的同意义务”;英国的《大宪章》的执行条款中提到多数原则……。(注)在各个时代里,日常生活、学校生活、社交活动、文化、体育活动、经济活动、政治活动等群体活动中,人们都会运用这一规则,以至有德国的一位学者奥拓•冯•基尔克开玩笑地说:“除了婚姻大事,多数原则没有什么领域不可应用的”。(注)

十七世纪的英国哲学家霍布士在《利维坦》中写道:“他如果是自愿加入这个一群人组成的群体,这一行为本身就充分说明了他的意愿,也就是以默认的方式约定要遵守大多数人所规定的事情。”这是说,遵循多数原则是自愿组成群体的每个成员“他的意愿”和“默认的约定”,只要他承认属于该群体的一员,就同时“默认”多数原则。

洛克在《政府论》中写道:“当每个人和其他人同意建立一个由政府统辖的国家的时候,他使自己对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成员负有服从大多数的决定和取决于大多数的义务。”这里是说,遵循多数原则是按契约组成国家的每一个成员“使自己”负有的义务。这与上面提到的“教会法”、“德国法”及霍布士的说法是一致的:只要他承认自己属于该群体的一员,就同时承认了这一义务。

洛克认为,多数原则是一个“自然的、理性的原则”,他还不惜用更多的文字来阐述这一点,譬如他写道:“假使在理性上不承认大多数的同意是全体的行动,并对每一个人起约束作用,那么,只有每一个人的同意才算是全体的行为,但是,要取得这样一种同意,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基于这样的条件而进入社会,那就只会像伽图走进戏院那样,一进场就出去。这种组织将会使强大的利维坦(即国家)比最弱小的生物还短命,使它在出生的这一天就灭亡;除非我们认为理性的动物要求组织成为社会只是为了使它解体,这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以上所述,启发人们对多数规则作更深入的思考,可以得出如下几方面的认识:

第一,多数原则,是群体在必须作出全体成员一致遵循的决定时所采用的规则、方式之一。任何群体都需要制定要求其成员一致遵循的规则,无此,则群体无以组成,关于这一点,恐怕不需再加论述。问题是,任何群体的成员之间存在着利益和意见上的差异和分歧,这是任何群体都无法避免的现象,那么,怎样才能从“差异和分歧”走向“一致遵循”?从人类已有的实践经验来看,套用哈耶克说的“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把它改为:“多数原则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的方法”。还有一些其它方法,譬如,群体中某些持相同意见的人,采用暴力、欺骗、威逼利诱等手段,迫使其它意见持有者服从他们的意见,使该意见成为“一致遵循”的意见。这些方式方法往往伴随着罪恶和战乱,甚至导致群体的衰落、消亡。相比之下,人们普遍赞成运用多数原则这种“唯一的和平的方法”。

第二,为什么说,多数原则是“唯一的和平的方法”呢,先得说清楚它是怎样的一种方法:在若干不同意见中,选择其中得到多数人赞同的意见作为“一致遵循”的意见,或者说,按多数人意见作出共同决定的原则,称之为多数原则。这是一种“作出选择”的方法,不是使用暴力和欺骗的强制性方法;当选择的原则得到大家认可时,这种“选择”就成为“共同的选择”,因而就是“和平的方法”。而只有选择“多数人赞同的意见”这一原则,才有可能得到各方的认可。

第三,为什么说,选择多数意见的这种原则能够被大家认可,从而是和平的方法呢?这里就要借助洛克所说的“自然的、理性的原则”这句话,也就是说,因为这种选择是“自然的、理性的”,最容易为大家所接受。首先,人们都清楚,多数的力量比少数的力量大,这是自然的优势;其次,各种意见中,只有多数人的意见是唯一的一种,而少数人的意见却可能有几种,这种“唯一”,对于“作出选择”而言,也是其自然的优势;再次,在作出决定后予以执行的过程中,因多数人赞同而阻力最小,有利于贯彻。以上几点表明,“多数”具备自然的优势,或许也可说具备“自然的权威性”,选择多数意见有利于维护群体的稳定和团结,除这几点以外,多数原则能够被大家认可的最主要原因是:人们从理性上很容易认识到,多数原则是一个公平的原则。

第四,为什么说,多数原则是一个公平的原则?因为这个原则所强调的选择依据是“多数”,是数量,是人数,也就是说,它不以其它的因素作为选择的依据,舍去了人与人在权力、财富、名声、地位以及才能、知识、性别、种族等方面的差异和区别。每个人的意见(一票)对群体选择的结果起着同等的作用,都是等同的“一”。由此可见,舍去以上种种差异的“平等”,正是多数原则能够有效实施的前提,如果不具备这种“平等”前提,多数原则将失去效用;譬如,当群体的每个成员的投票权被不平等对待时(被剥夺、被限制、被收买等),将会出现少数人掌控着多数票的结果,少数人的意见将被当作“多数意见”,岂不正是违背了多数原则?所以,当群体的每个成员在参与意见并作出决定的活动中拥有平等的自由权利的时候,当每个人的投票权不再因为与他人有上述那些差异而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时候,才能有效运用多数原则;这种“平等”即成为采用多数原则的前提,否则投票结果与多数原则无关。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很容易从理性上予以认同:多数原则是一个公平的原则。

以上所述表明,由于多数原则是一种自然的、理性的原则,是一种具有“自然的权威性”的原则,是一种被人们认为是公平的原则,所以能够得到最广泛的认同,成为“唯一的和平的方法”,被应用于自古至今的各种领域。哈耶克把多数原则说成是具备“强制”品格的原则,是“采取强力”的方式,那是没有道理的偏见。

第五,多数原则中的“多数”,是指“多数人赞同的意见”,不过一般而言,这“多数人”是多少人,是些什么人,所赞同的是哪种意见,在投票结果统计出来以前,是“未知的”。几十人组成的群体,每个人一一表态,发表意见,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知道结果,但在其过程中,谁也不知道究竟哪个意见将得到多数人的赞同,甚至在最初认为有可能被多数人赞同的意见,最后一刻却又被其它意见取代了,这种结果是无法预定的。再看那些由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几万万人组成的群体,在对某一公共事务作出决定的过程中,须经过漫长的酝酿、争论的过程,持不同意见的各方,都声称自己的意见代表公共利益并得到多数人赞同;而那些能够在大众面前有根有据、有条有理地大胆发表意见的人,只能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在倾听、琢磨、选择;这过程中,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意见是否能够得到多数赞同,正因为如此,各方才必须努力去争取更多人的支持。由此可见,“多数人赞同的意见”,是指哪些人,是指多少人,是指哪种意见,在投票结果统计出来以前,是“未知的”。也正因为“未知”,所以才需要投票,并统计出结果;如果是“已知的”,那还有必要投票吗?还需要用到多数原则吗?那么,是不是会发生“结果已知”的情况?那只有在下述情况下才有可能:采用暴力、威逼、利诱、欺骗等手段,操纵和控制投票过程,把“预设的结果”强加于群体成员。那些长期保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或百分之百的投票结果,在投票过程中稳稳控制结果的现象,的确发生过,但恐怕没有人会认为,那是采用多数原则的结果。

除上文说到,“平等”是有效实施多数原则的前提以外,现在又看到,“结果未知”是另一个前提。如果群体成员被召集起来参与投票活动,而投票的结果是“预先已知”或“预先设定”并“预谋操控”的话,那么这类活动只是一场掩人耳目的表演,一场虚假的闹剧,这类活动的结果,跟多数原则没有任何关联。

第六,多数原则并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意思,这是一个以“平等”为前提的原则,不存在谁服从谁的问题,“少数”当然会在行动上遵循“按多数意见作出的决定”,但他们无需改变自己的意见,可以坚持并继续宣扬自己的意见。少数人之所以在行动上服从,是因为这是在未知结果之前所有人都接受的“游戏规则”,是为了和平地维护整体利益大家必须遵守的规则,所以说,“少数”服从的是原则,是整体利益,而不是“多数人”。哈耶克说道:“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讲,多数决策的权威性并非源出于即时多数的意志,而是源出于对某些共同原则的广泛同意。”其实,无需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只要具有理性的人就能接受“多数决策的权威性”,人们能够理解,在各种意见的竞争中,为了妥善解决各个派别的矛盾,并有利于维护整体利益,都必须服从一个权威即多数原则;因为多数原则在这类场合是解决问题的唯一的、和平的、公平的方法,所以人们“广泛同意”多数原则,并视之为“某些共同原则”之一。人们之所以在行动上服从“按多数意见作出的决定”,并不是“源出于即时多数的意志”,并不是屈从于“即时多数的意志”,人们服从的是共同原则,是整体利益,不论你处于“即时少数派”或是“即时多数派”,都是如此。哈耶克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他有意提出一个所谓“即时多数意志”的说法,来否定多数原则的权威性,否定多数原则本身就是“共同原则”之一,提出多数原则必须受制于他所谓的“共同原则”,从而为“限制、约束多数原则”提供理论依据,进而为“限制、约束民主”提供理论依据。可惜的是,他对多数原则的偏见,让他看不到这个原则正是“广泛同意的某些共同原则”之一,让他看不到在民主政治秩序中应用多数原则的重要性,让他看不到即时“少数”与即时“多数”之间正是凭借多数原则才形成了结为整体的纽带。

另一方面,在每一次就不同公共事务作出决定的过程中,“多数”与“少数”究竟是哪些人,哪些人的意见成为多数意见,都是“未知的”,并且随着每一次的情况不同而有所变化,也无法预知怎样变化,所以,“多数”与“少数”永远不可能形成一个由已知(固定)人数、已知(固定)成员组成的次群体,“多数”与“少数”始终是“流动的”。由此可见,多数原则的运用,不可能导致固定的“少数”与固定的“多数”之间的对峙,当然也不可能形成“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局面。

哈耶克却不这么认为,他说:“政府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应当得到多数同意的原则,未必就规定了多数在道德上有资格为所欲为。任何多数通过制定一些有利于其成员而歧视他人的规则来赋予其成员以特权的做法,便显然是没有什么道德根据的”,请读者注意,在这里,哈耶克把“多数同意的原则”与“多数在道德上有资格为所欲为”联结起来,并进一步作出暗示:“多数”的“成员”企图把多数原则作为“道德依据”,赋予自己“特权”,以满足歧视他人的恶念。再说得具体一些,哈耶克在这里描绘着这样一幅场景:有一种叫做“多数”的群体,该群体有“其成员”,该群体以外还有“他人”即“少数”,这个称为“多数”群体的“其成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即享受歧视“少数”的权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要跟“少数”一起进行投票,按多数原则作出决定“制定规则”:赋予“多数”的成员歧视“少数”的特权,多数原则就是这样成为“多数”歧视“少数”的道德根据。哈耶克描绘的这幅场景,简直是天方夜谭,首先,众所周知,在全国范围内一部分人歧视、压制另一部分人的现象,在局部地域内多数人凭借人多势众欺压少数人的现象,以及类似的人与人之间极其不平等的现象,只能通过暴力和欺骗的手段才能维持(因为被歧视者必然会反抗),怎么能运用哈耶克所言“唯一的和平的方法”来维持?怎么会跟多数原则产生联系?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其次,这被称之为“多数”的群体,既然已经成为“多数”,那么对其余的少数人施加任何举措都将稳操胜券,还用得着得到“少数”的同意?还用得着通过全体投票按多数意见作出决定?在“已知结果”的前提下,多数原则还有什么效用?这种多此一举的做法不是自找麻烦?除非要掩人耳目,欺骗世人。所以,人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理直气壮地向哈耶克指出:你所描绘的所谓“多数”的“成员”们为所欲为的恶行,跟多数原则扯不上任何关系。

哈耶克创造出一个概念——“多数”,不是指相对于“少数”的数量概念,而是关于某类群体的概念,是指“有其成员”的、为了共同目的一致行动的群体。他把多数原则中作为数量概念的“多数”,与他创造的群体概念的“多数”混淆起来,把“多数”这一数量概念偷换成他所谓的群体概念,使人难以分辨,从而把这类“多数”群体可以“在道德上有资格为所欲为”,与多数原则建立联结,把该群体的恶行栽赃到多数原则的身上,他的这种做法,“显然是没有什么道德根据的”。

哈耶克还说道:“绝大多数这类政治家之所以必定缺乏原创力,乃是因为他们是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来型构其施政方案的。所谓成功的政治家,也会认为其成就源于如下事实,即他是在为人们所接受的思想框架中行事的,亦即是说他是以迎合多数意见的方式来思考问题和谈论问题的。这对于那种认为政治家应当成为思想领域中的领袖的说法来讲,简直就是一种反动。”哈耶克在这里提出了一个论点,他认为采用多数原则的弊病之一,是使得“绝大多数政治家”迎合“多数意见”,因而“必定缺乏原创力”,他愤愤地说:这“简直就是反动”。哈耶克这一论点有个前提,即存在着一种已知的、不变的“多数意见”,人们可以看到它,迎合它,以它为“思想框架”而行事。那么,是不是存在哈耶克所说的这种可以迎合的“多数意见”呢?他这么说的前提是否存在呢?

分两种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每一项公共事务在按多数意见作出决定以后,当然要求大家遵循该决定并付诸实践,如果允许有人拒绝遵循,那就根本谈不上公共的秩序、和平与安全。把遵循规则、遵循法律、执行决策等等看作为“迎合”,对一个有头脑的学者来说,是很不妥当的。何况,随着实践结果的逐步呈现,人们对原先那个多数意见的态度会有所变化,可能仍然认为基本满意只需稍加调整,也可能认为必须进行若干修改,也可能有大多数人表示不满,以致全盘推翻,也就是说,原先的那个多数意见不会一成不变,不会成为政治家们用来束缚自己的“框架”,这种情况乃是实际生活中的常态。第二种情况是,每一项公共事务在需要做出决定之前,都是需要作出决定的新课题,只有在投票有所结果时才能显示出“多数意见”,在统计结果出来以前,哪一种意见是“多数意见”必定是“未知的”,这一次、下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多数意见”(在结果出来以前)必定是“未知的”,不可能成为一个始终呈现、固定不变、可被看到、可被迎合的事物,哈耶克所说可以迎合的、作为“思想框架”的“多数意见”,是不存在的;那么,他以此作为前提的“迎合说”,也就站不住脚了。

当然,政治家在面临各种课题进行思考和谈论时,会假设自己的观点将得到多数人的赞同,但事实上能否得到多数人赞同,那必须等到投票的结果来裁定,在此以前,任何一个政治家的眼前并不会出现那个已知的、固定不变的“多数意见”,作为他迎合的对象。他们思考时假设的“被多数人赞同”,只是显示出了多数原则的反馈作用;“力争得到多数赞同”跟“迎合多数意见”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从多种利益、意见的分歧到达成“一致遵循”的决定,这是一场竞争,多数原则是唯一的、和平的、公平的竞争规则,但是,它的应用要求必须具备以下前提:其一,成员之间是“平等”的关系;其二,结果未知。反之,如果成员之间是“不平等”关系,如果“结果已知”或“结果可控”,那么,多数原则将失效,竞争将成为不公平竞争。

多数原则作为竞争规则,为公平竞争提供了反馈的机制。作为竞争规则,它把“得到多数人赞同”作为取胜的标准,使竞争成为“争取多数”的竞争;每一次竞争产生结果以前,各方都不知自己能否争取到多数,却都努力去争取多数;每一次竞争产生结果以后,各方都知道与“获得多数”的差距,从而修订竞争的纲领、策略等等,以利再一次的竞争;多数原则也就提供了一种反馈机制。如果像哈耶克所说的那样,“多数意见”已经成为已知的、可迎合的对象,或者已经成为现存的“思想框架”,那么,多数原则也不再有用,反馈的作用也不再呈现,如果出现这些情况,显然,跟多数原则毫无关系。

但是,有一个问题必然由此而生:如果把“得到多数人赞同”作为标准,那么,是否意味着“得到多数人赞同”的意见就必定是“正确的”?就必定是“最优的”或“最佳的”?就必定是“真理”?就必定是“超越性智慧”的产物?关于这一点,就是下文所讨论的内容。

3,多数原则与“最优意见”及“超越性智慧”

上文所述,是评析哈耶克对多数原则的不满和责难,他认为,多数原则是具备“强制”品格的原则,是“采取强力”的方式;他认为,多数原则将导致“缺乏原创力”的“反动”;多数原则将成为“多数”为所欲为的道德依据。除这些以外,哈耶克还提出,多数意见必定不是“最优意见”及“超越性智慧”,并有意把“多数意见”与“最明智人士”的意见对立起来,把“多数决策”与所谓的“自生自发”对立起来,请看他的论述: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多数决策具有一种更高的超个人的智慧,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讲,只有自生自发的社会发展所达致的成就才可能具有这种智慧。多数决议亦绝非是生成这种超越性智慧的所在。我们甚至可以说,多数决议一定不及一些最明智人士在听取各种意见之后所做出的决定,因为多数决议往往是考虑欠充分的产物,而且一般都是不能令任何人感到完全满意的妥协之物。”

“坦率地说,正是因为多数意见会不断地遭到一些人的反对,我们的知识和认识才会有进步。在人们形成意见的过程中,完全可能发生这样一种情况,即在一种意见成为多数意见时,它已不再是最优的意见,因为在这个时候,一些人的观点有可能已经发展到了超过多数所能达致的水准。正是因为我们尚不知道众多竞相冲突的新观点中何者将被证明为最佳的意见,所以我们才须等待,直至它获致足够的支持。”

从哈耶克的话中可以看出,他认为,多数意见是“考虑欠充分的”,“谁都不完全满意的”,因而不是“最优意见”,“绝非出于超越性智慧”;他认为,选出“最优意见”或“超越性智慧”,才是我们应该提出的目标;他认为,按照这一目标,多数原则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是有缺陷、有不足、有局限的;他认为,由“最明智人士”做出的决定优于多数决定,因而才是令人满意的,等等。对此,我们从以下几方面予以评析。

首先,如果我们孤立地来看待多数原则的话,那么应该承认,多数原则并不具备选择“最优意见”或“超越性智慧”的功能。上文提到,多数原则是一种选择的原则,它所强调的选择依据是“多数”,是数量,是人数,也就是说,它不以其它的因素作为选择的依据,舍去了人与人在权力、财富、名声、地位以及才能、知识、性别、种族等方面的差异和区别。所以,面对多种不同意见,在运用多数原则时,只是比较各种意见持有者的人数,不比较所持意见的“优劣”,也不比较所持意见者的智慧高低。如果认为,按多数原则选择的意见就是“最优意见”、“最佳意见”或显示出“超越性智慧”,这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因为多数原则不具备这项功能。

第二,有没有一种原则,可以像哈耶克所要求的那样,选出“最优意见”或“超越性智慧”呢?恐怕不可能找到这样一种原则。在公共生活中,处理公共事务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增进公共福利,所谓“最优意见”即意味着该意见能够增进公共福利,而其它意见不能增进或很少增进公共福利;但是,在做出决定以前,有多种意见相持不下,任何一方都声称自己的意见能增进公共福利,请问,在还没有付诸实践以前,根据什么来断定哪一种意见确能增进公共福利,而其他意见不能增进公共福利?难道根据“神的旨意”?根据“天意”?或根据某些“最明智人士”的裁定?可是,所谓的“神的旨意”或“天意”或“最高智慧”,都是空洞的字眼,谁都可以用来美化自己,同时又是,谁都没法来证明自己。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办法都不能就“最优意见”作出裁定。若要判断一种意见能否增进公共福利,只有在将其付诸实践并看到结果以后,才有可能,在此以前,所谓的“最优意见”无从产生。

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存在这样一种原则,可以用来对各种意见进行比较,并选出“最优意见”或“超越性智慧”。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原则决不会得到大家的认同,一旦采用该原则就必会加剧纷争和分歧。试问,在各种意见相持的情况之下,有哪个派别甘心承认自己的意见是“不优”、“次优”或“低级智慧”者?有哪个派别甘心承认其它意见是“最优意见”、“最佳意见”或“超越性智慧”?采用该原则岂不是正好起着挑动对立、争斗和冲突的作用?最后的结果,势必凭借暴力、压制和欺骗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历史上也出现过这样的理论和实践,他们声称自己代表了“神的旨意”或“天意”,或者声称自己拥有“最高智慧”而把握着“公意”,或者声称自己“大公无私”因而“掌握着客观真理”,他们要求的是“全体一致的绝对服从”,他们敌视、压制、铲除一切不同的意见,事实表明,这是一种充满着暴力、欺骗和罪恶的竞争方式。与此相反的,如今人们要选择和平的、公平的竞争方式,妥善地解决各种利益的纷争及各种意见的分歧;在各种意见相持不下却又必须以做出一致遵循的决定时,最为妥当的办法就是采用多数原则,即选择“多数人赞同的意见”,不能考虑选择所谓“最优意见”。

第三,看来我们似乎只能选择多数原则,而多数原则似乎只能“择多”而不能“择优”,那么,难道我们就不再需要考虑“是优是劣、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的问题了?或者说,难道我们只能按“量”选择而不能按“质”选择了?当然不是,我们的目的当然是要把各种公共事务处理得好上加好,尽量接近增进公共福利的目的,我们当然要求我们的意见、观念和思想愈来愈接近这一目的,形成一个在“质”的方面有所发展的过程,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达到这一目的呢?我们的思想怎么才能在“质”的方面有所进步、有所发展呢?

上面已经说过,面对各种意见相互竞争而又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总得在各种意见中选择一种作为决定,否则,就让各种意见的争论继续僵持下去,而把公共事务丢在一边不加处理,这当然不利于达到增进公共福利的目的。实际上,也只有在做出决定以后,人们才能按所选择的意见付诸实践,并随着实践逐步推进,不时地观察其结果并判断该项决定“是优是劣、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然后,或加以调整、补充,或予以修改,甚至推倒重来。这是一个不断反复的过程:各种意见竞争——做出决定——付诸实践——各种意见竞争——再做出决定——再付诸实践,如此反复;当然,这也是一个和平的、公平的竞争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将公共事务处理得愈来愈好,愈来愈接近增进公共福利的目的。其中,每一次“做出决定”的环节,只能采用多数原则;而每一次的决定,也都是在前一次的多数决定经过实践验证的基础上做出的,也就是说,每一次的多数决定的环节,与随后实践验证环节相联接,每一次实践验证的结果又与下一次的多数决定环节相联接,如此不断反复,形成了一个渐进的、永无止境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人类的行为取得愈来愈多的成果,人类的思想在“质”的方面取得进步和发展。

由上可见,如果孤立地、单独地、一次性地来看待多数原则的应用,那么它只能做到按“量”选择,而不能做到按“质”选择;但如果把它看作为一个环节,一个跟实践和验证的环节相联接的环节,一个不断反复的过程中的环节,一个促使人们的行为和思想有所进步的过程中的环节,那么,我们就能十分清楚地看到它对于“质”的进步及发展,起着不可缺少的作用。实践验证的结果,是由人来加以观察、分析、鉴定的;如果验证表明某种意见有利于接近增进公共福利的目的,该意见将获致更多人的支持,否则,就将遭到更多人的反对;“实践验证”具有鉴定“质”的功能,而这种功能通过“获致更多的支持(或反对)”呈现出来,正因为这样,在“质”与“人数”二者之间就产生了联系。

哈耶克有句话,倒是不自觉地说对了,就是上述引文中的那一句:“正是因为我们尚不知道众多竞相冲突的新观点中何者将被证明为最佳的意见,所以我们才须等待,直至它获致足够的支持。”他无意之中说出的“获致足够的支持”指什么意思呢?不就是“得到多数人的赞同”吗;他所说的“被证明为最佳的意见”指的就是“获致足够的支持”的那个意见,不就是“得到多数人的赞同”的那个意见吗。其实哈耶克心里是承认的:他所谓的“最佳”是跟“获致足够的支持(多数人赞同)”有互相联系、互相一致之处。虽然他努力地贬低“多数意见”,但无意中他却不得不承认“获致足够的支持(多数人赞同)”是一个竞争的目标。实际上,正是这一目标提供了反馈机制,促进“质”的优化过程,“获致足够的支持(多数人赞同)”作为一种竞争的目标,实际上是与“质”的优化目标相一致的。

哈耶克贬低多数原则或多数意见,还表现在他把“多数意见”与“最明智人士”的意见相对立起来,他说:“多数决议一定不及一些最明智人士在听取各种意见之后所做出的决定,因为多数决议往往是考虑欠充分的产物,而且一般都是不能令任何人感到完全满意的妥协之物。”这说法恐怕没有道理,首先,“最明智人士”提法,作为一个经验论者来说,是不妥当的,我们承认人群中的确存在少数人可以称得上是值得尊重的“明智人士”,但不承认在明智人士中有什么“最明智人士”。其次,再来看一看“明智人士”与“多数”的关系。多数意见是如何形成的?难道是“多数派”中的所有人一下子同时在自己头脑里产生了同一个意见?这当然不可能。参与竞争的各派意见,都有一个相似的形成过程:起初总是由少数“明智人士”提出一个初步意见,经过宣传、讨论、修改、补充,逐步定型,并以这少数“明智人士”为核心形成一个派别。所以,参与竞争的各种意见,包括后来作为决定的多数意见,都体现着“明智”人士的智慧,都包含着“明智”人士的意见,或者说,各个派别都是少数“明智人士”带领着支持他们的群众共同组成的,各派别的竞争实质上反映出了“明智人士”之间的竞争,没有“明智人士”的意见就不会形成“多数意见”,“明智人士”的意见得不到多数人支持也就没有出头之日。哈耶克误导人们把“多数意见”与“明智人士”的意见相对立起来,并得出后者优于前者的结论,恐怕是出于对“多数原则”的偏见,正是这种偏见让他看不到问题的实质:真正的“意见对立”或竞争,是发生在“明智人士”之间,而不是在“明智人士”与“多数人”之间。

哈耶克在这本书里,常常提到一个短语即“自生自发”,他用它来描述观念发展或思想发展的过程,实际上,上文说到的那个过程就是“自生自发”的过程,这就是:各种意见竞争——做出决定(按多数意见)——付诸实践——各种意见竞争——再做出决定(按多数意见)——再付诸实践,如此反复,这是一种渐进的、永无止境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人类的行为取得愈来愈多的成果,人类的思想在“质”的方面取得进步和发展。可是哈耶克却把“多数决定”与“自生自发”互相割裂开来,甚至认为二者互不相容,他写道:

“多数决策的过程不应当与那些自生自发的过程相混淆,而自由社会也渐渐认识到,只有后者才是产生诸多远优于个人智慧所能达致的观点的源泉。”

“一些人认为,所有人的努力都应当受多数意见的指导,或者说如果一个社会能较严格地遵循多数确立的标准,那么这个社会就会更加和谐美满。然而,这种观点实际上却是与文明据以发展的原则相悖的。这种观念若被广为接受,极可能导致文明的停滞,如果不是衰退的话。”

“多数意志的强行实施完全不同于习惯与制度得以生成的自由发展进程,因为多数意志的强行实施所具有的强制品格、垄断品格以及排他品格,完全摧毁了其内在的种种自我纠错的力量,然而正是这些自我纠错的力量在自由社会中能使错误的方案被放弃,使成功的努力得以处于支配地位。”

“如果将现在的多数意见视作多数意见应当是什么的标准,那么这无疑会使观念发展的整个过程循环往复,陷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正如上文所论证的,“多数原则”是“自生自发”过程的一个环节,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多数原则以“获致足够的支持(多数人赞同)”为目标,提供了反馈机制即自我纠错的机制,如果像哈耶克说的那样,把“多数原则”与“自生自发”互相割裂开来,甚至认为二者互不相容,那倒真会“摧毁了其内在的种种自我纠错的力量”,以至“导致文明的停滞,如果不是衰退的话”。

4,关于民主的缺陷

哈耶克在论证多数原则的不足与缺陷的同时,也就论证了民主的缺陷,因为按照他的定义,民主就是“多数统治”,民主就是“方式的原则”即多数原则。

哈耶克论证了多数原则是达到“强制性”目的而“采取强力”的方式,论证了多数原则“具有的强制品格、垄断品格以及排他品格”,于是,他提出必须限制多数原则,也就是说:必须限制民主。他写道:“民主的理想,其最初的目的是要阻止一切专断的权力(arbitrary power),但却因其自身不可限制及没有限制而变成了一种证明新的专断权力为正当的理由。”

哈耶克在写了“任何多数通过制定一些有利于其成员而歧视他人的规则来赋予其成员以特权的做法”这句话以后,接着写到,如果对民主不加限制,那就是“民主政制变质堕落成暴民政制之时”。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民主横加指责:“民主政制完全可能运用全权性权力”,“民主不是正义的源泉”,“民主本身并不是一种终极的价值或绝对的价值”,等等。

哈耶克还写道:“自由主义者认为,无视对多数权力施以限制,从长期来看,不仅会摧毁社会的繁荣及和平,而且还将摧毁民主本身。”

哈耶克在论述民主的缺陷时,所使用的方法就是制造出一个称之为“多数”的群体概念,把多数原则的“多数”这一数量概念偷换成他制造的群体概念,然后把这一群体概念灌输到人们的头脑中去,他告诉人们:这个“多数”的成员,把民主(亦即多数原则)当作“为所欲为的道德根据”,当作“专断权力为正当的理由”,从而把他们的意志即“多数人的意志”强加于“少数”,实施对“少数”的歧视和压制,实施“暴民政制”或“多数暴政”;他告诉人们,必须要限制民主,限制多数原则,要限制“多数”。

但是,由上文的论证可知,在民主社会里,哈耶克说的那个称之为“多数”的群体是不存在的。在民主社会的政治生活中,为了妥善解决各种意见的纷争,采用投票的方式按多数原则作出一致遵循的决定,在投票结果揭晓以前,哪个意见成为多数意见是“未知的”,哪些人以及有多少人将属于“多数”之列,也是“未知的”,投票结束以后,绝大部分投票者回到日常生活中,投票时产生的即时“多数”或即时“少数”,也不再继续存在,他们共同监督着政府的作为,视情况而重新选择自己的立场,在这种“未知的”、“可变的”、“流动的”的状况下,“多数”怎么可能成为哈耶克所说的那种群体呢?既然他称之为“多数”的那个群体并不存在,那么他所说的什么“暴民政制”或“多数暴政”也失去了存在的依据。事实恰好与哈耶克所说的相反,在民主政体下,互相之间存在着利益纷争及意见分歧的人们,正是凭借多数原则这种唯一的、和平的、公平的方式方法,才形成了把各种派别结为整体的纽带,才可以顺利地行使人民的权力,实现对政府及其统治权的最有力的制约,亦即在行使权力的时间、职责、程序及规范等方面有效地制约政府,从而保护社会成员的应有权利,在和平的、公平的、自由的竞争环境中平等地生活。

哈耶克在论证中使用的方法,不仅仅是制造出一个称之为“多数”的群体概念,而且由此又衍生出一个“多数权力”的概念,声称要“对多数权力施以限制”,否则将“会摧毁社会的繁荣及和平”。什么是多数权力?它来自于何处?显然,哈耶克认为“多数权力”来自于“多数原则”,来自于他称之为“多数”的群体。这种说法很能迷惑人心,有相当多的人也会像他那样看问题:多数原则就是由“多数”来作出决定,决定权在“多数”手中,这岂不是“多数权力”?

错了,这样看问题的人错了!多数原则是指“按多数人赞同的意见作出决定”,而不是指“由多数人作出决定”,这二者完全是两回事,切不可把这二者混淆起来。某个群体的成员由于存在利益、意见的分歧和竞争,采用多数原则来作出一致遵循的决定,具体的作法就是每个人参与发表意见、讨论意见、选择意见、最后投票、计票得出结果。这种做法的前提是:各成员间的“平等关系”,以及“结果未知”;如果不存在这些前提,那么多数原则即不再有效,其结果与多数原则无关。所以,首先,在所有成员共同参与作出决定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在投票,每个人所投的一票对最后结果起着同等的作用,最后的结果是全体成员共同作用的结果,决不可能仅仅只有“多数”在起作用。其次,所谓的“多数意见”在得出投票结果以前是未知的,哪个意见成为“多数意见”、哪些人赞同这个意见等等,都是未知的,在整个过程中可以看到逐渐形成两种或多种意见,但谁也不知道自己赞同的意见是不是“多数意见”,谁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不是站在“多数”一边,在投票结果得出以前,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已知的“多数”,所谓“由多数人作出决定”的说法,必定意味着有一个由“多数人”组成的群体在运作、在活动、在操控,阻挠“少数人”的参与,消除“少数人”对于作出决定所起的作用。既然这个“多数人的群体”在作出决定以前根本不存在,那么怎么会得出“由多数人作出决定”这个论断?

即使在议会当中,有什么“多数党”和“少数党”之分,有“多数党”议员在运作、活动,似乎可以掌控议会的权力,但是,哪一个党可以占据“多数党”的地位,却不是由党派自己决定的,必得由选民来决定,在每次选举议员的过程中,哪个党将成为“多数党”是未知的、可变的,各党派在议会当中的力量对比反复变卦,正是民主社会里常见的事态。所以,议会中的所谓“多数党”现象,并不能证明存在着一个“多数”的绝对权力,事情正好相反,正是民主政体规定了各党派议员的人数和任期必须由人民来自由选择,议会的权力必须受到“人民的权力”的制约,限制任何党派掌控绝对权力恰恰是民主政体的优越性。

也许对于“多数权力”这个词的含义,应该作出不同于哈耶克的解释,才是合理的、容易被人们所认可的,即:在运用多数原则作出决定的过程中,哪一种意见能够“获致足够的支持”,就将获得决定权。说得明白一点:你想获得权力吗?你想取得决定权吗?那么你必须获得多数人的赞同。这样来理解“多数权力”,这样来理解“多数”与“权力”二者的联结,就是把它看作一种动态竞争的目标,正是因为在动态竞争中树立了这一个目标,就形成一种激励的、反馈的、纠错的机制,导向进步和发展。不过,由于“多数权力”这个词,很容易被理解为无法改变的竞争态势,理解为现实中始终存在着一个“多数”群体的绝对权力,哈耶克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引导人们对多数原则产生误解,对民主产生误解甚至怀疑,所以很有必要对哈耶克的误导加以评析,予以澄清。

还有一种说法,譬如:总统(政府领导人)是按“多数人的意志”选出来的,所以总统是“多数人意志的代理人”,是“多数人意志的执行者”,总统是按照“多数人的意志”在行使权力,所以这种权力就是“多数权力”,这种说法更是没有道理。没错,总统(政府领导人)是按“多数人的意志”选出来的,但是这仅仅涉及“选出来”这件事,在“选出来”以后,把某些职权授予总统以后,这个“多数人的意志”就已经完成任务,不再参与或干预总统履行职权处理国家事务,选举中显示的“多数”与“少数”都同样担当起监督者的角色;由总统(政府领导人)对国家事务的处理承担责任,不管有什么功劳或是错误,跟所谓的“多数人的意志”无关。我们只能说,总统的权力是按“多数人的意志”授予的,但不能说总统在行使着“多数权力”,我们必须弄清楚:“授予权力”与“行使权力”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切不可把二者混淆起来。

哈耶克的误导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不少政治学者发表质疑、贬低民主的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点,即把“多数暴政”、“暴民专制”等等帽子套在民主的身上,把“限制多数”、“限制多数权力”、“限制民主”等等作为他们的政治主张,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民主化的进程,恐怕不能等闲视之。

哈耶克究竟抱着怎样一种心态,会对“多数”抱有如此大的反感?恐怕,从他所写的以下文字中,可以略知一二:

“多数决议亦绝非是生成这种超越性智慧的所在。多数决议一定不及一些最明智人士在听取各种意见之后所做出的决定。”

“由一些受过教育的精英执掌的政府要比一个由多数投票产生的政府更加有效,甚至还可能更加公平。”

“民主并未将权力置于那些最为明智最为智慧的人士的手中”。

“政府的决策若由精英做出,或许能对全体大众更有助益”,……

可见,哈耶克心中看重的是“最明智人士”,是“最为明智最为智慧的人士”,是具有“超越性智慧”的精英,他相信的就是这些高高在上的“少数”,他对素质低下的大多数人抱有一种无法消除的不信任感,甚至厌恶感。哈耶克不明白,没有抽象的“少数”,只有具体的“少数”,这个“少数”之中的成员之间存在着利益冲突和意见分歧,而且,他们之间争权夺利的竞争,如果没有大多数人的参与和支持,将一事无成!

回顾历史,由此可以联想起某些大人物,如古希腊的伯拉图相信“哲学家皇帝”,如中国的儒家相信“圣人”,十八世纪的卢梭相信具备“最高智慧”的、“神明”般的“立法者”,列宁和斯大林相信“掌握客观真理”的“先锋队”领袖,等等。可是,历史是否也告诉了人们,如果仅仅相信和依靠极少数的“圣人”、“立法者”或者皇帝、领袖,社会会变好吗?天下会太平吗?如果历史对此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人类该怎么办?

注:参阅2008年11月12日《法师网》的文章《多数决原则的历史》,张卓明翻译,原作者是美国学者John.Gilbert.Heinberg,原文发表在《美国政治学评论》1926年第一期。

□ 读者投稿



2013-10-19 13:56:43

主题: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1)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伪君子假政经的网版小二是这样得表演得德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11:15:38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 (1)


 一从网版起风雷,
 便有宵小蒙面贼。
 卖酒小儿两头猪,
 十四三十促成灾。

 君子KD“搞玩脸”,*
“耗子屎”帖胃口开。*
 更有弯曲两千刀,
 狐假虎威马甲来。


 注:该典故源出自:网版小二“啃泥敌”自称管理删帖封人公平如机器人,然得罪和被
 得罪老刀后,假公济私既当裁判又当拳击手,对一个13+1的网混“睾丸脸”和另一
 公开叫骂“老鼠屎”骂帖公然声称不算个人攻击和辱骂,任其存在于版面,以伙着一帮
 网版啃刀脚跟多年得瘪三宵小们如吃美味佳肴一般板着正经君子脸暗自窃喜似泄了其邪
 火怒气,故记录于此。
--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封了老刀4个ID他小儿爽了,一帮无能宵小们爽了,没好帖,除了个马甲顶自己得“欢迎”口号帖,和卖酒无能小二几2-3个小儿毛贼咸淡不一嗯哈几句,再无新意了。流量骤减,网站生意萧条啊。。。。。


 呵呵,正是:


 一从网版起风雷,便有宵小蒙面贼。
 宵小愚盲无脑儿,KD小二促成灾。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2013-10-18 13:33:13

主题: 英顺:鸡蛋撞墙何壮哉——抨中共悍然处决小贩夏俊峰
【华夏文摘】英顺:鸡蛋撞墙何壮哉——抨中共悍然处决小贩夏俊峰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17 16:21 

 
  
今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经说过一段有名的话:假如这里有厚大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因为高墙就是体制,我们每个人,也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鸡蛋。适逢小贩夏俊峰被中共体制死刑处决,激起大陆社会普遍民愤,再读这样一段话,真是令人百感丛生悲愤无已。

夏俊峰是辽宁沈阳个体商贩,2009 年5月遭遇城管暴徒野蛮执法,受到残酷毒打被迫反抗,冲突之中失手刺死两个城管,此案经过两次审判均为死刑,社会各界呼吁刀下留人,律师也一再提出有力证据,证明被告属于防卫伤人,但是最高法院仍在2013年9月25日核准死刑立即执行,当日凌晨其妻张晶闻信赶到监狱去见最后一面,“下午张晶得到法院通知,那个早上她对着流泪的人,已经化作灰烬”。

此案受到社会各界强烈注意,四年审判期间,张晶受到民间大量同情支持,各地善款源源不停汇到,关切电话几乎没有停过,许多知名人士公开呼吁反对处以极刑。夏俊峰死后很多支持者为夏家组织了募捐活动,艺界女侠伊能静则宣布,收夏俊峰遗孤夏健强为义子,并公开承诺资助他学习及扶持他作画。10月1日中共“国庆”当天早上,张晶和夏健强分别手捧夏俊峰骨灰和遗像,送其前往沈阳郊区墓园安葬,全国各地上百名网友到场致哀,主挽联是“秋凉夏已逝,冬酷春未来;月黑峰独俊,到时花自开”。

对于弱势群体同情关爱,是社会文明主要衡量指标,反映人类尊严高贵,公平正义以及道德良知。越是文明发达国家,越对弱势群体关爱有加无微不至,越是尚未进化野蛮国家,越是欺软怕硬弱肉强食。大陆民众近年对于无辜死于专制政府枪口之下平民百姓,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同情怜悯以及悲愤怨怒,从一侧面说明社会整体文明水平正在不断进步。

中共集团近年在国际进步力量压力下,滥杀无辜野蛮暴行已经有所收敛,比如死刑犯罪适用范围受到某种限制,死刑判决现需报送最高法院核准,废除对未成年人死刑等等,按照这个发展趋势,夏俊峰应当不至被处极刑,但是这次中共痛下杀手,三级法院空前一致,执意非要夏俊峰人头落地,如此一意孤行罔顾舆情,原因无它,就是因为两个死者都是中共体制中人,主子一定要为下属出气,否则今后无人再为党国效忠卖力,同时借此严厉警告民众,绝对不要对抗政府,任何挑战政府的行为——即便是对基层执法人员的挑战——都是不能容忍的。

夏俊峰含冤受刑,面对判决刑书拒绝签字,临别之前告诉张晶,好好抚养孩子,家里哪怕只剩一个人,也要上诉伸冤。鸡蛋撞墙反抗暴政,夏俊峰屈死不瞑目,冥冥之中幽灵徘徊,没有昭雪不能安息。这是司法杀人再添血债,枪杆政权肆无忌惮,然而时间的裁判总是公正无私的,对于撞墙鸡蛋支持越来越多,人心思变江山动摇,包括夏案在内无数中共血案冤案,将来必将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历史迟早总会还给千百万受害大陆民众及其家人一个最后公道。

□ 读者投稿



2013-10-17 12:55:34

主题: 老刀侃球:看来非得写篇网版恩仇录了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看来非得写篇网版恩仇录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14 15:38:00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看来非得写篇网版恩仇录了

 
嘿嘿。。。。。。

等俺闲得蛋痛手痒时,去翻翻老账,综述一下以正视听。。。。。。。呵呵


其实,当年和网版弯曲一帮杂碎宵小干架还是为了CC的全国混双夺冠,而一个无名鼠
 辈甚至嘴大不屑,我看不过眼,挑了丫得裤头,让一帮弯曲宵小如丧考妣一样群情激愤
 了,从此,结下梁子了。。。。。。10年里对掐不少,这不连要卖自身2千刀挑战却
 要让俺老人家上门去“应战”的无脑儿都出来了。。。。。。。呵呵
--

呵呵,看来,非得把AGI和KEN213的故事再详细写下来龙去脉了。。。。。。。

 事出有因,没有无缘无故得掐起来的事,只是我好后发制人而且下手狠风头足,所以,
 都忘了事出得源头是什么,都记住和看到俺下痛手那会了。

 我对待阴损小人从不客气,WHO 怕WHO?你来阴的,我来明的,大不了被助拳假
 公济私得版二关黑屋14天就是了?

 【 在 obow (obow)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刀之事,应该就事论事,反对“以一概全”。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看来非得写篇网版恩仇录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00:41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网版恩仇录

 暂定目录:

 1。 与弯曲2千刀帮们得缘由;

 2。 宵小们爱提和扯的与KEN213得恩怨由来;

 3。 与AGI的RANKING问题由来;

 4。 老刀如何傍上和“舔”HENRY/CC等高手的?

 5。 还有哪位给提示提醒一下增补的。。。。。。?


 各位最想看哪一节故事?我可改次序的。。。。。。哈哈



2013-10-17 12:11:48

主题: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16:15 2013, 美东)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封了老刀4个ID他小儿爽了,一帮无能宵小们爽了,没好帖,除了个马甲顶自己得“
欢迎”口号帖,和卖酒无能小二几2-3个小儿毛贼咸淡不一嗯哈几句,再无新意了。
 流量骤减,mitbbs网站生意萧条啊。。。。。


 呵呵,正是:


 一从网版起风雷,便有宵小蒙面贼。
 宵小愚盲无脑儿,KD小二促成灾。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16 21:18:38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发信人: tennisfun (liketenni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39:00 2013, 美东)

我是读你的东西百渎不厌,真他奶奶的生动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估计老刑和小钻风要阉了网版小二的心思都有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12:07:38 2013, 美东)

估计KD版二小儿现在也抓码了,删封老导4个ID容易,上来一个特意整了一堆马甲
 的混混让他头痛多了, 整天来刷屏,让红酒小二和多伦多小猪等瘪三们哼哈扯淡也很
 不容易而且一下就被刷到底下显不着丫们得咸淡帖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2013-10-17 11:51:28

主题: 老刀侃球:油锅和网球场。。。。。。
老刀侃球:油锅和网球场。。。。。。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12:42:12 2013, 美东)

我和一个网球朋友聊,他刚退役2年吧(去年打了World Tennis League), 最好成绩是
ATP 170几, 战胜过Dr. Ivo, 和Andreas Seppi (maybe on their bad days lol), 他
 说那时收入也就$6W多,而且是税前。 

 之前在一个challenge比赛也和UK的选手闲聊,他说ATP150基本是bench mark, 到不到
150,生活都很艰难。但是排名他刚打入300s, 最近这家伙发挥不错,击败了小日本Kei
 Nishikori.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奖金的比赛就是刺激,精神压力大,比USTA的League难些,要合理分布体力,研究不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12:52:00 2013, 美东)

完全同意。职业网球难,退役教球也不稳定。 老刀和网上教球的掐架,对方本来谋生难,更受不得刺激,赫赫。


 【 在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和一个网球朋友聊,他刚退役2年吧(去年打了World Tennis League), 最好成绩是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13:26:49 2013, 美东)

我要是中了乐透,就立刻退休,开个网球馆了。。。。。。呵呵

 TMD,网版一帮狗仗人势的也都跳出来了,那个BAYTENNIS无名鼠辈自己都
 没各正经USTA名分,还要丈着几个同伙来把我打出3.5原形呢,呵呵,也不看看
 他自己是哪个无名鼠辈,来挑战还没资格呢。现在,老刀比赛和高手对打忙得都没工夫
 周末去CC家群殴玩耍了,哪有功夫理这些泼皮滥三们?

 那个KD网版小二也趁机公报私仇,改我得帖,却放任骂我的帖,真TMD下作。什么
 时候版上3.0烂人们成气候了?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完全同意。职业网球难,退役教球也不稳定。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14:34:18 2013, 美东)

别小看任何挑战着。碰上完全比你弱的也是个很好的练习机会。 要求自己还是用同样
 的full swing, 但让球都落在service line 上。这可以让你充分感受brush, 控制
racquet head speed. 也可以多来些回合。 (对有些pace的球打topspin 并不难)


发信人: tennisfun (liketenni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2:34:19 2013, 美东)

我现在就老后悔没买带网球场的house 啦,不然可以经常party, 想啥时候打就啥时候
 打。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要是中了乐透,就立刻退休,开个网球馆了。。。。。。呵呵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3:11:56 2013, 美东)


【 在 tennisfun (liketennis)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现在就老后悔没买带网球场的house 啦,不然可以经常party, 想啥时候打就啥时候
: 打。



 K,你说后院网球场让我想起过去下乡时老农民得笑话段子:狗日得老蒋,床头支着油
 锅,啥时候想吃油条,啥时候炸。。。。。。后来据说,批林批孔时又改为林副主席了
 。。。。。。LOL

 这就是咱中国朴素得老农民和你这有米成功人士得天地差别啊。。。。。。

 两月前,到NY华人网协的一富人家打球,长岛里面,一千万得豪宅因破产让他7个米
 买下,巨大庄园竹林树林游泳池是常规不说了,一个标准网球场在参天大树环绕得阴影
 里,真TNND爽。真是想什么时候炸就什么时候炸,脱光了干到死到场上也没人知道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XXXX (XXXX),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01:42:16 2013, 美东)

老刀的笑话让人不笑都不行,尤其是最后一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09:53:25 2013, 美东)


【 在 XXXX (XXXX)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刀的笑话让人不笑都不行,尤其是最后一句。



 K,笑什么!

 老弟一定想得和俺老人家说得不一样,你。。。不好。。。想歪了。。。。。。lol



2013-10-17 11:17:31

主题: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伪君子假政经的表演德行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伪君子假政经的表演得德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8:17:19 2013, 美东)

发信人: asus (Null), 信区: Tennis
标  题: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06:41 2013, 美东)

本来就是披着马甲来顶自己的帖子,竟然还要脱裤子放屁顶完就删,怕啥啊?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17 11:16:06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伪君子假政经的网版小二是这样得表演得德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8:30:40 2013, 美东)

记得有个骂老刀“老鼠S”的帖子,这KD小儿就不删,张着那个政经“睾丸脸”放任
 那个帖子。而老刀没指名道姓得让某门神自动对号入座的却被改了标题。

 当裁判还又当比赛拳手,真TMD不要脸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伪君子假政经的网版小二是这样得表演得德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11:15:38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毛诗打油--素描网版群丑


 一从网版起风雷,
 便有宵小蒙面贼。
 卖酒小儿两头猪,
 十四三十促成灾。

 君子KD“搞玩脸”,*
“耗子屎”帖胃口开。*
 更有弯曲两千刀,
 狐假虎威马甲来。


 注:该典故源出自:网版小二“啃泥敌”自称管理删帖封人公平如机器人,然得罪和被
 得罪老刀后,假公济私既当裁判又当拳击手,对一个13+1的网混“睾丸脸”和另一
 公开叫骂“老鼠屎”骂帖公然声称不算个人攻击和辱骂,任其存在于版面,以伙着一帮
 网版啃刀脚跟多年得瘪三宵小们如吃美味佳肴一般板着正经君子脸暗自窃喜似泄了其邪
 火怒气,故记录于此。
--



2013-10-17 10:58:30

主题: 老刀侃球:瞎聊网版, 又想起那个笑话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暴力正手合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10:19:49 2013, 美东)


【 在 InsideOut (闪身攻)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天打完球后哥几个瞎聊网版, 又想起那个笑话,看似荒谬, hehe
: 蜗牛:我在练长跑,
: 乌龟鄙视的说:小样,上来吧,我带你。乌龟背上有只蚯蚓看到蜗牛说:坐稳
: 点,老快了!


老刀:

 蚯蚓身上爬了只蚂蚁,吓得大喊:

 "丫的,你们这个跑法,还让我活不活了!"



2013-10-16 20:57:07

主题: 老刀侃球:打网球的“相对论”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SO, 从去年的吃蛋到今年的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0:53:50 2013, 美东)

“现在发现我比他稳定,感觉他的球也没以前快啦”



恭喜啊,说明你进步啦!

等你再和他打时,觉得你原来感觉得大场地小了,而对手得场地(空档)大了时,就又是一个台阶层次得提高了。。。。。。

我打弱手3.0--3.5就觉得他得场地太大,空档太多,他再能跑也毕竟跑不过球速 不是?至少,坚持一会儿就跑不过了,而与强4.0和4.5对打就感觉相反--TNND,咋对手球速如此快,他得场地小,我得场地太大太空啊。

这就是打网球的“相对论”。

也伪爱因斯坦一把。。。。。。。。

呵呵




 【 在 tennisfun (liketennis)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刚打完球,吃喝完,也来记述性BSO一下。 今天下班后老婆大人让我去打球,刚到
: 球场,一朝鲜兄弟来到,哥俩开始抽球,我俩好长时间没认真在一起抽球啦,现在发现
: 我比他稳定,感觉他的球也没以前快啦。大概十几分钟,他提议打个set, no 
 problem
 : 。我可是去年吃过他的蛋蛋, 心想可别再吃蛋蛋。我先发球,顺利保发,达到不吃蛋
: 的目标。 然后,破发,保发,3:0。这中间发现这哥们特能跑,有一球,我左右调
: 动他四次才成,那可是球在 corner 10公分内的并且有球速的球。他保发,3:1,然
: 后,4:1。我开始更大力抽球,失误增加,让他连得三个GAMEs。之后,我找回状态,
: Finish SET。 涨球的自我感觉得到验证,怎个爽啊。


发信人: tennisfun (liketenni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SO, 从去年的吃蛋到今年的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11:29 2013, 美东)

 #等你再和他打时,觉得你原来感觉得大场地小了,而对手得场地(空档)大了#, 这种
 感觉常有,可经常是把球打到出界一点,应该收一点,不能打到极致。也许我应把磅数
 从56提高到58来增加控制。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SO, 从去年的吃蛋到今年的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24:56 2013, 美东)

那是一方面,其实,更重要得是力度控制,不要求暴力和WINNER的爽,爽1-2
 个,3-5个对练习可以,对比赛没用。比赛其实比得就是成功/失物比率,谁比值大
 ,谁赢,就这么简单明了。一切技术战术都是为了达到最大比率值。

 70-80%得力道(和旋转)+准确落点(角度,深浅和速度)是制胜要诀。。。。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tennisfun (liketenni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SO, 从去年的吃蛋到今年的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1:37:22 2013, 美东)

是啊。比赛时,经常是脑袋一热就加力, 自杀。这也是为什么暴力经常被 pusher 玩
 死。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是一方面,其实,更重要得是力度控制,不要求暴力和WINNER的爽,爽1-2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BSO, 从去年的吃蛋到今年的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22:00:00 2013, 美东)


【 在 tennisfun (liketennis)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比赛时,经常是脑袋一热就加力, 自杀。这也是为什么暴力经常被 pusher 玩
: 死。



 是的,在4。0++~4。5以下,PUSHER往往成绩好于暴力派的原因也正如此
 --不求WINNER,把球无论如何挡回去至少,让你瞎发蛮力自杀,高明点得更贼
 一些,挡,削,转/不转,LOB,放小短球,无所不用甚至不用其极,故战术上搞得
 暴力派没了PACE和手感,心理上恼火,无奈,自责直至崩溃。。。。。。

 其实,我到现在得感觉是,都以一项为专,到了4。0+就很难再上了,还是要回归到
 平衡和全能,一着鲜可以在低中层次吃遍天或称霸,但不可能到高层次级别的。。。。
 。。



2013-10-16 18:21:22

主题: 伪君子假政经的网版小二是这样得表演得德行
发信人: asus (Null), 信区: Tennis
标  题: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06:41 2013, 美东)

本来就是披着马甲来顶自己的帖子,竟然还要脱裤子放屁顶完就删,怕啥啊?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17:17 2013, 美东)

利用Mitbbs漏洞顶帖子实在无聊。

 【 在 asus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来就是披着马甲来顶自己的帖子,竟然还要脱裤子放屁顶完就删,怕啥啊?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6.0.16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25:46 2013, 美东)

呵呵,可见恨老刀恨到如此地步得人有多烂了,而且版二纵容这类老刀死对头得偏袒是
 如何明目张胆光天化日肆无忌惮了。。。。。。

 现在版面比你和XMO当斑竹版二时确实烂多了,尤其这个3。0版二上台篡权后。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obow (obow),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35:57 2013, 美东)


【 在 asus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来就是披着马甲来顶自己的帖子,竟然还要脱裤子放屁顶完就删,怕啥啊?

最好搞一个马甲(s)对号入座的清单,那可能就有精彩戏(闹剧)看了。



--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36:38 2013, 美东)

FakePro(Fake_Pro)个人资料   



 [FakePro的博客]  

身份: [用户] 
伪币: 270.84 
   可用: 270.84 
上站次数: [760] 
发文数: [2852] 
经验值: [4317](本站元老)  
表现值: [48](很好)  
生命力: [730] 
信箱: [ ] 
在线状态: 目前不在站上 


 上次在[Wed Oct 16 16:24:18 2013]从[99.]到美国站一游 
 离线时间(Wed Oct 16 16:24:29 2013)  



 dunlop44(dunlop)个人资料   



 [dunlop44的博客]  

身份: [用户] 
伪币: 0.00 
   可用: -0.80 
上站次数: [8] 
发文数: [0] 
经验值: [8](新手上路)  
表现值: [11](努力中)  
生命力: [730] 
信箱: [ ] 
在线状态: 目前不在站上 


 上次在[Wed Oct 16 17:26:36 2013]从[99.]到美国站一游 
 离线时间(Wed Oct 16 17:28:34 2013)  



 even more.......no need post lal...............

 very interesting...................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obow (obow),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笑死人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7:41:09 2013, 美东)

现在马甲多如牛毛,难怪俺老如今眼花缭乱
--

 
 



你没看出来?

那个十分善长挖帖挖IP/ID得IT技术了得网版小二可以擅自篡改我得没有提名道
姓帖子,却故意睁一眼闭一眼让那些“搞玩脸”,“够使”直接辱骂帖子标题不动地存
在在那里而且跟吃了这些玩意儿很爽似的,而且他能够跟踪封闭这类刷屏马甲而故意不
做为留着替他和一帮恨老刀得家伙们说老刀骂人却这时都跟缩头王八不吱声当哑巴似的
出邪火泻气。。。。。。。

呵呵,伪君子假政经的网版小二是这样得表演得德行,看着都很有意思喜庆味道。。。。。


记得有个骂老刀“老鼠S”的帖子,这KD小儿就不删,张着那个政经“睾丸脸”放任那个帖子。而老刀没指名道姓得让某门神自动对号入座的却被改了标题。

当裁判还又当比赛拳手,真TMD不要脸啊。。。。。



2013-10-16 15:19:44

主题: 老刀侃球: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老刀侃球: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黑导请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00:20:23 2013, 美东)

真希望能学会高手正手rip deuce court外角的slice serve,有时候我发Slice serve
角度已经很大了,还是被高手rip down the line。

 感谢黑导的Tips,我又做了些Research, 感觉下面这个Video非常好。虽然教练在讲解
 外角接发后如何回位,但接发一瞬间的inside leg cross over也演示得非常清楚。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iANnYMc8Jpw

vhttp://www.youtube.com/v/iANnYMc8Jpw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09:33:15 2013, 美东)

黑导,一个问题。这样的接发footwork如何time backswing和forward swing。

 我的理解是split step后pivot的时候backswing就应该完成了,而且unit turn尽量要
compact, 不然会late。那么forward swing是不是应该在inside leg (对righthander
是左腿) cross over的时候同时发生? 这样forward swing时左腿是腾空的。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谢黑导的Tips,我又做了些Research, 感觉下面这个Video非常好。虽然教练在讲解
: 外角接发后如何回位,但接发一瞬间的inside leg cross over也演示得非常清楚。
: vhttp://www.youtube.com/v/iANnYMc8Jpw


 --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1:07:46 2013, 美东)

let make sure we are on the same page first.

 pivot是指你splie/check step 后落地时重心压前的那刹间,right?

我觉得那时backswing还完成不了,但应该启动,或50%吧。我认为接发基本是这么个流
 程:

-prelude, warmup时就开始gauge对手的发球,习惯等,觉定接发的站位 (could 
 change with the game)

-对手抛球前,gather focus, remind 自己该做的 (track the ball, don't look up
 ), 重心压低,阙pg lol

-对手抛球, move forward, 有些人喜欢 , 1,2,3步,有的1步, 反正是要tune对手
 抛球和击球的节奏

-对手即将击球和击球,split/check step <== 这时你该不完全知道球的方向,通过对
 手抛球,动作和站位可以有个guess, 但不可能100% commit to a backswing

-对手击完球,pivot, 这时你该知道对方是什么发球了,这时backswing和移动

-球落地前,移动可以说就1步,最多2步(往往是被jam,或想run around), 夸那一步时
 ,就该fully commit backswing了
*** there is always exceptions, like mishit on the serve, serve is super 
 slow, short and your initial position is too far back etc.

-球落地,那一步着地,你的backswing 就该完全到位了

-球弹,这时你该time and swing forward, 有时你得pause/hold for split second

你说的没错,往往被拉开了时,你pause/hold,再stretch out,击球的那刹那间,只
 有一条腿在着地。

 关于you have to have a compact take back一说,我个人认为这其实只是教材上形容
 的一个result,不是重点。不过很多人都喜欢这么说,一般人想想也有道理。我的看法
 是,let your swing take care of itself, 打球又不只一两次,对应来球自己的
muscle memory早有不同的调整何必要你大脑去想compact take back. 球快急,你自然
 而然就会有个compact take back了。你越想越来不急。重点在于那一步,那一步你着
 地时,球着地,你得尽量保持不动(hence the pause/hold), 只有球在动,你才能好
 好判断球,给你的muscle精确的数据来做调整和swing.

可以这么说,你底线怎么backswing你接发就怎么backswing, 如果球来的快,你的
backswing 还没到位,你自然而然就会cut off 那backwing ==> compact take back. 

 During a rally, if opponent hit a hard flat shot at your feet, do you think 
 about the need of a compact swing to whip that ball back? I hope not, cuz 
 you won't have the time, serve is the same.... Just do it.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3:46:02 2013, 美东)

多谢黑导,今晚我找Edgar让他给我发几个Slice serve wide我可以练一下footwork。

 另外,业余选手的发球深深浅浅,如果发现来球浅了(正手位),你是左脚Step in (
 close stance)去return,还是右脚step in (semi open stance)去return?

【 在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的大作中提到: 】
: let make sure we are on the same page first.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3:58:52 2013, 美东)

Never really paid attention to it. I'll have to check. My take is don't 
 think, just do whatever is most comfortable to you (there is no major flaws 
 in your fundamentals), and you should be able to hit a good shot with 
either
 open and close stance.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谢黑导,今晚我找Edgar让他给我发几个Slice serve wide我可以练一下footwork。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07:55 2013, 美东)

后一句问得有点看不懂了。

 按人正常反应,右撇子当然出左脚啊--左撇子反之也然。而且还要看你说得浅得距离
 啊--浅多少?一步,2-3步,半步,小半步?

 其实,很简单,不是教条的本本说哪个脚就要哪个脚去练,而是:按实际情况找到自己
 觉得最舒服和能调整到最准切恰当位置得步伐,幅度,就行了!练多了,对不同速度,
 长短深浅来球有了下意识出脚自我迅速调整得地步就是最好的。

 场上,YOU THINK? YOU DIE!

 下意识准确反应才是PRO和业余之间最大得差别--他们每天成千上万次地练,一切
 都成了下意识反应而且是迅速准确的反应。

 没那成千上万次得练,靠死记条例要点,依旧无用。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30:06 2013, 美东)

如果已经有合理动作的muscle memory,在场上就不用think了。关键是现在我有些步伐
 不够合理,或尚有改进之处。所以我觉得我在场下应该多think,有改进的步伐,新的
 动作要多练。这是以后在场上就不用think水到渠成的一条途径。

 我碰到的Scenario是:接一发,已经split step了,最后却等来了个稍浅的球,不知道
 下一步step in是左脚还是右脚更合理。你的打法可能跟我不同,可能习惯一直用
Close
 Stance。但我Close Stance,netural stance(semi open)和open stance都可以混用
 。所以有此一问。

 【 在 greenhand40 (绿手4.0) 的大作中提到: 】
: 后一句问得有点看不懂了。
: 按人正常反应,右撇子当然出左脚啊--左撇子反之也然。而且还要看你说得浅得距离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33:03 2013, 美东)

if it's a weak short serve, just take it like an approach shot, just 
 remember to get your racquet up early, don't over run it and watch the ball.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正手外角接发Footwor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39:12 2013, 美东)

那说明你对对手发球技术,方向,速度,旋转来球得判断问题,而不是具体出那只脚得
 问题。判断准确了自然反应就会接近准确--当然要成千上万练出来的。

 所以,我有看不懂之问。

 STEP SPLIT不是用来好看和象PRO得模样就去模仿的,是为了你接好发球
 得一个环节或布步骤罢了,有,而且做得好准确当然好,没有,但也能接发好--到U
 STA4。0-4。5弱也有很多没什么split step接发好的好手。

 当然,你是求道派得的追求动作好看,我是野战,追求实用。




 【 在 bee (bee)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已经有合理动作的muscle memory,在场上就不用think了。关键是现在我有些步伐
:



2013-10-16 15:17:12

主题: 老刀侃球:打网球一段时间后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侃球:打网球一段时间后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51:24 2013, 美东)

发信人: rgb565 ( okey-dokey), 信区: Tennis
标  题: 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1:00:46 2013, 美东)

打网球一段时间后, 手腕没痛, 小手指尤其关节到痛起来了。
 都这样么? 没觉得握拍姿势不对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3:52:49 2013, 美东)

可能因素供参考:


 1。握拍太紧,而且一直紧握--其实只有在球触及拍面那一刹那时才LOCK手腕握
 紧拍子的!估计你是初入门,不懂这点--即使到3。5的也未必懂和做到。

 2。小指在运动中几乎最无用的,所以缺乏锻炼和使用,当然柔弱,一段时间老是用它
 让它吃力承受紧张张力和强度,当然会有疼痛不适感觉。

 3。预防:学会正确握拍和击球;加强全手掌和手指握力练习--有握力器和消除
 STRESS得橡胶球等。。。。。。

 4。治疗:休息,理疗,尊医生指导必要时服用止痛药。


 我只是电线杆子老军医,一点浅见仅供参考,概不负责,TAKE YOUR OWN
  RISK!!! 


dok

【 在 rgb565 ( okey-dokey) 的大作中提到: 】
: 打网球一段时间后, 手腕没痛, 小手指尤其关节到痛起来了。


 发信人: rgb565 ( okey-doke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06:12 2013, 美东)

分析得很准确,确实是刚入门。
 的确一直握拍很紧,以后会注意了, 谢谢指导。

 【 在 greenhand40 (绿手4.0)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能因素供参考:
: 1。握拍太紧,而且一直紧握--其实只有在球触及拍面那一刹那时才LOCK手腕握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



发信人: greenhand40 (绿手4.0),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16 14:26:49 2013, 美东)

no big deal, needn't thx, although I appreciate ur understaning and 
 accpeptence of my suggestion or advice.

 I am a med pro but tennis amateur player, and stepped from 0 to today level,
 and easily know what u said and why this happened......lol

 I web-diagnosed and consulted adviced countless male/female, players or lay-
 ppl during my 18 yrs web playing/surf, u r not the first one and won't be 
 last one........


 enjoy tennis but take care.


发信人: rgb565 ( okey-doke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为什么小手指会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17 11:31:53 2013, 美东)

昨天打球的时候注意了握拍不要太用力,用中指做支点
 果真好很多, 而且握拍也灵活很多
 确实像教练说的,学握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我是新手,多谢指点了, 希望别的新手也会受益


 【 在 greenhand40 (绿手4.0)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能因素供参考:
: 1。握拍太紧,而且一直紧握--其实只有在球触及拍面那一刹那时才LOCK手腕握
: 紧拍子的!估计你是初入门,不懂这点--即使到3。5的也未必懂和做到。



你说得中指用力,我很同意。

我现在手指就中指的中间关节处老茧子最厚和硬的。。。。。。呵呵



2013-10-15 16:18:04

主题: 地主亨利收成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henry: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38:58 2013, 美东)

实在是有米有柴的大吃货啊。。。。。。。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05:06 2013, 美东)

感谢小申引荐,最近连续三次参加他的教练Milen办的锦标赛,两夺冠军奖金。本来在
 老刀小黑屋沙龙投稿,探监并分享经过和感想,没想到被他侵权引用到网版,所以不给
 他独家报道后半部分总决赛,并保留索赔权利。赌球增进激素分泌,有助延缓衰老。希
 望各方都少些粗口尖酸,多来实战。挑逗对手进小黑屋不是爷们,我盟支持这么干:引
 进屋,锁上门,打开灯,痛打!我这故事奖金低,纯属为2000元试刀高潮大战铺垫。此
 番试刀战意义重大,有助解决困扰多年的江湖恩怨。我盟积极炒作,有偿为老刀担当军
 事顾问提供技术心理指导,研究对手寻找破绽,奉献精彩比赛。赢了,我盟收取顾问费
 ;输了,监督他不暴粗。

 附注:小申为人低调,功力扎实,潜力很大。往日我盟炒作战况,如有误伤,在此致歉
 。网版虚拟江湖,有些是非无妨。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07:35 2013, 美东)

1 首败

9/21/2013,我两点半准时到场,发现没几个人在,有个东欧大叔在用机器吹场地里的
 落叶,后来才知道这是Milen的父亲,他母亲也在帮忙布置赛场,感觉组织比赛不容易
 。比赛迟迟未开始抽签,旁边场地有两个按捺不住比上了,还挺认真,为压线球争论,
 过会打完了,输的那个骂骂咧咧地从钱包里取钱,狠狠扬在场里,另一个兴高采烈地捡
 起来。原来这就开赌了!抢七,十块钱一局,Milen解释道。总算人来齐了,抽签合影
 ,四点才开赛。

 淘汰赛,共11人,基本是东欧人。我是新人没有积分所以第一轮必须打,下轮对阵轮空
 的一号种子Milen。报名费35刀,第一名拿135刀和奖杯,第二名75刀和奖杯,按成绩每
 人都有积分,种子排位由积分决定,仿照ATP记分规则。Milen办赛事很有经验,规则合
 理。我第一轮对手不算强,不过心理还是有点紧张,出了不少汗才两盘拿下,时间已经
5点多。

Milen问我需要休息多久,我说5分钟,于是开打。他的球上旋重,落点不深,反手切削
 为主,相当低平前冲,也有单反上旋,发球受了肩伤影响,kick高度在我肩头以下,不
 难接。小申说Milen打过future职业赛,果然一招一式相当正规,我不敢贸然猛攻,不
 过他倒先不适应我的球路,没有打出让我不舒服的球,被我6比2拿下首盘。Milen有点
 急了,又拿出新球,说规则允许换球,我没意见。第二盘很胶着,不过打到2平时我突
 然感到抽筋的迹象,心想不好,没吃饱午饭,虽然一直补充香蕉和能量饮料,好像作用
 不大。于是没法发球了,然后不能大范围移动了,我就赌博式进攻,只打身边的球,很
 痛苦地4:6输掉,进入抢十。情况更糟,我已经没法走动,两腿突突直抖,随时抽筋。
 下手发球都上了,我说能医疗暂停不,Milen说没这规矩,劝我退赛免得受伤。我说没
 这习惯,你打死我就是。3:10惨败。刚坐下就小腿大腿一起抽筋,苦不堪言。相持回
 合消耗太多,我后悔没多主动进攻,丧失大好局面,输球时已经晚八点。虽很懊恼, 
 但Milen球风老道,无可挑剔。

2 再战

9/28,我早起就开始准备羊肉烧烤,吃了近两斤肉,一碗蛋炒饭,喝了大量水。按时到
 场,还是迟迟开幕,14人参赛,没奖杯,但是奖金高点。总算3点多开打。抽签又是下
 签,第二轮对上周击败Milen的三连庄冠军Lerka,他作为二号种子,依然首轮轮空。好
 在第一轮对手相当弱,我练球就看出他的功力,于是走着打完比赛,他打的大角度球我
 完全放弃,节省体力。Lerka看了我这边几眼,很不以为然,转眼去看其他场地,我想
 也好,麻痹他一下。

 依旧5分钟休息开打第二轮。Lerka的确有些长处,尤其网前相当流畅,正手也能平击
winner。我首盘末期有些紧张,连丢两个发球局,5:7输掉。当时好被动,关键是找不
 到对方弱点,还不时被他正手打中,或者网前推死。保住发球局再说吧,不轻易丢分,
 我告诫自己。终于在他3:4时破发,我发球30:15,5:3时Lerka反手回球略出边线,
 我叫out出现盘点。他竟然不认,威胁我要把之后每个球都call out,我震惊不已,没
 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一帮观众看着,有人建议重打,我同意。结果竟然输了这分和这
 局,郁闷。不过我忽然感到他的绝望,我吃准了他的节奏和球路,他打不出制胜球,进
 攻型打法最怕这点。我随即反破,6:4进入抢十。梦幻开局5:0,8:2,9:4,结果他
 又开始争论了,说是9:5,我的天,我刚发了两个球,怎么会这比分,你不会要求改成
9:8吧!我说让你一回了,这回不行,他估计也是打糊涂了,想想只好认帐。10:6,
 我都没搞清楚怎么赢下来的,胜利来得挺突然,好像就是那个争议球带来的心理波动,
 表面上我吃亏,实际他崩溃了。本来预计一天三场,但是已经7点多,Milen决定半决赛
 周日打,我充足的午餐没派上用场,和小申吃饭聊天,他介绍每个人的特点,对我很有
 帮助。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09:21 2013, 美东)

3 复仇

9/29,半决赛,我同样饱餐战饭,吃得都不能下咽为止。1:30开赛,对手Tim勇猛有余
 ,失误不少。昨天他也是抢十拿下,还砸碎过一把拍子。我没给他太多机会6:3,6:
4
拿下,不到两小时。Tim今天没摔拍,后来告诉我他这把牌子600刀买的Andy Murray定
 制版。他竟然买了4把,一百块钱的拍子估计他随便砸,他的穿线机价值4千多刀。聊天
 时他和Milen还羡慕我作为码工收入高,Milen办比赛收入其实很低,都不如私人授课,
 很大程度他是为了东欧社团,我很佩服他这样投入的精神,今年已经办了十几次了。东
 欧人真是豪迈,幸福指数高。Milen比赛的口号:“True Health,True Wealth”。

 话分两头,另一场半决赛,Milen碰上麻烦,对手是超级pusher,除非偶尔上网,每个
 球都又高又深地打回来,Milen上网就被lob,相持也不占优势,苦战,我偷笑今天该你
 费体力了。他们也打了抢十,倒数第二球几乎打了上百拍,也许夸张点,一个球快十分
 钟的样子,我们看球的都要睡了。Milen对手也抽了筋,不过总算8:10输得不难看。
Milen也很硬气,5分钟开打决赛,够强悍。

 决赛开始,我也许停久了,毕竟输过,上来有点紧张,进攻有偏差,防守也失误,他网
 前没得逞,我lob和穿越很有效,形成底线对拉,不过我开始进入节奏也1:4了,第一
 盘3:6丢了。Milen的防守风雨不透,我不冒险很难winner,怎么办?有了,你topspin
我topspin,你削我也削,你打什么角度,我就回什么角度,影子打法,不必思考。这
 样把他搞懵了,我一路顺风,4:1,他体力也不济了,我宁可多打几球消耗他,6:4才
 拿下。抢十,开局还好,2:0,3:1,不过转眼被破两次,他6:5发球了,我想不好,
 千万不能丢分,再稳定一些!30板左右的磨啊,每个球都调动他跑几步,打得他蹲下几
 次,一直耗到10:6,终于报了上周之仇。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奖金150刀到手,寒暄
 几句回家。大脑很麻木,开车的时候手也抖,离抽筋也不远了。这比赛赢得好艰难,几
 死几生的感觉。关键是心理战,我相信体能占优,用加强版的防守加调动对付保守打法
 ,Milen没找到对策,结果合理。这种失败一定很痛苦,不过该Milen领略我上周的心境
 了。

4 后记

 有奖金的比赛就是刺激,精神压力大,比USTA的League难些,要合理分布体力,研究不
 同对手。这次为了奖金和江湖地位,打得难看,但是比赛往往是能发挥六成攻击力就算
 放开了。打网球不是好职业,业余里面赚这点钱都要吐血,职业更难上加难,Milen身
 材高大健壮,才34岁,都一身伤病,属于掉了牙的猛虎,当年他也努力过,从他的技能
 我看得出,他有个流畅的胯下反身击球,救回了我一个必胜球,那步伐完全职业级别。
 现在他估计一年也就5万收入,而且不稳定。所以中国家长千万别让孩子走职业网球路
 线,亚洲人体型吃亏太多,李娜这批人是国家不惜血本养出来的,而且正赶上女网凋零
 的机会拿下法网,难以复制。娱乐中来些刺激就够了。这种锦标赛制很值得效仿。
Milen是个有经验的教练,附近谁要上课我愿意推荐,想来比赛也随时联系我和小申 。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10:57 2013, 美东)

以上为被侵权部分,还有两段下文。。。




发信人: zzzzz1 (oo_oo),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12:20 2013, 美东)


kk, 这得换多少包子呀,哈哈。

 赞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谢小申引荐,最近连续三次参加他的教练Milen办的锦标赛,两夺冠军奖金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13:21 2013, 美东)

5 决赛

10/5。Milen的比赛模仿ATP,一年二十多场比赛(125分到2000分,级别不等),总积
 分前八名入围年终总决赛。我依靠一次1000赛事冠军积分,和一次2000赛事的八强360
分,排到第十名,有两名选手有事,我幸运入围。Milen和Lerka前两名作为种子,其他
 人抽签,很巧合,我和上次比赛前三轮对手抽到一起,决赛才会碰到Milen。

 第一轮对阵Lerka,仇人见面,都挺紧张,失误不断。我很快就一身汗,手紧,击球点
 控制不好,攻击没有足够威胁,接发很差,对他的发球局毫无威胁。发球还好,所以3
:3波澜不惊。但是关键时刻双误被破,Lerka也紧张,30:0被我追平,他又开始犯糊
 涂,说30:15,我郁闷,明明得过一分,两人停下理论,终于他先想到前一球下网,我
 回破,Lerka开始暴躁,4:4。我发球15:0时,他又不满我的call,明显出界球在我脚
 下,他非要看mark,硬地啊,哪里找去?正好开始下雨,比赛推迟一日。

 回家后我很恼火自己的表现,逐一回顾为何如此失常,感觉关键是心理紧张放不开,想
 赢怕输,脚步僵硬,击球太靠近身体,针对性想好策略。10/6下午开打,天气有些微凉
 。Lerka竟然还带来女朋友助阵,我怕干扰几次拒绝老婆孩子到场,告诉他们在家等钱
 就好。30:0开局4:4,竟然又是死去活来地面临破发,相持十分钟保住,他发球我有
 绝好破发机会却没打出穿越,5:5。再顺利保发,要紧牙逼出破发点,成功破发,其间
 他明显call我一个好球out,我质疑但没抱怨,这家伙强悍也阴险。Lerka在盘间休息时
 唠唠叨叨,一会跟女友,一会跟自己,估计是波兰语,我心说你这可是自掘坟墓,没人
 能这状态赢球。上来发球却15:40落后,我稳住心神,加了不同旋转,平分,保发,
Lerka彻底绝望,不停嘟囔,越打越差,正手得分手段成了软肋,我有意识放出正手胜
 负手,他十个能丢八个,另两个制胜球我认了,不亏。他上网也被我lob或直穿,完全
 没优势。我落井下石,没放过他轻易得一分,彻底蹂躏6:0拿下,狠狠出口恶气,她女友
 实在受不了,中途退场。这东欧人也是外强中干,顺风球挺吓人,关键时刻挺不住,逆
 风就崩溃。带女人观战也是大忌,Lerka犯了诸多错误,束手就擒。

 在等待下场比赛时出现花絮。Milen事先声明,小组头名进决赛,第二名争夺第三。
Lerka输球输人,不打了!Milen大怒,说他毁了这比赛,如果他坚持不打,就永远开除
 他比赛资格(事后的确发邮件宣布)。也有人帮Lerka讲话,包括我下场对手Tim,明显他
 们没机会拿小组第一,我理解。争论半小时多,Milen坚持不改规则,我觉得这点他很
 公正,规则就是规则,不能随意更改。我都觉得冷了,跑到场里不停跑动热身,估计我
 和Lerka的比分吓得Tim半死,磨磨蹭蹭不进场,我上周被他约着练了三次球,虽然打得
 接近,但我完全吃透了他的特点,就等着正式比赛痛宰他。果然他被我左右开弓,不堪
 一击,我6:0,5:0领先时出于面子,放了一马,6:1结束战斗。他说新鞋不适应,拍
 线刚换不适应,我觉得还是心理问题,加上技术环节被我了解透彻,完全没机会,估计
 他一时不会约我练球了。下周另一小组对手孱弱,没理由输球,如果决赛对Milen,又
 会一番苦战。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14:55 2013, 美东)

6 惨胜

10/12。天气预报下雨,Milen不信邪,非要大家到场碰运气,结果雨越下越大,浪费时
 间。

10/13。下午1点多,小组赛最后一场,对手发挥还不错,我6:2,6:3拿下,略微出了
 点汗。Milen和波兰人Paul的另一小组头名争夺战刚进入第二盘,我去车里睡了会,怕
 歇太久影响状态,出来拉拉肌肉。两人胶着不下,Milen进攻,Paul防守,才打到4:2
,过了快一小时,Paul大吼一声,6:4拿下。我以为要抢十了,结果Paul第一盘竟然6
:1拿下,淘汰了Milen。没想到Paul小组输了一场抢十,绝处逢生,逆转进入决赛。

Paul是个超级pusher,貌似没有进攻能力,回球很保守,很多moon ball,但是死缠烂
 打,Milen也讨不到便宜。我目测拿下他不会费劲,暗笑Milen保守。没想到上来就开始
 艰难保发,他发球0:40我都没有破发,比赛局势随之进入胶着,关键问题是进攻打不
 死,虽然两个角拉动他,他总能回球到位,上网不是被破就是lob,顿时陷入苦战,经
 常是30板对拉切削。我们互破发球直到他5:4保发拿下首盘,我还是没有解决办法。
Paul的特点就是姿势丑陋,步伐手感极佳,野路子的极品。

 第二盘我主动进攻多些,努力打上升点,得势不得分,很快又被破发,好在及时回破,
2:3他发球时我又感到腿部肌肉不适,回合消耗太多,我以为他多打一小时应该更疲惫
 ,可是我反倒先出状况,我忍着没暴露,天黑前破了他发球局,4:2,等了几分钟开灯
 ,我略微喘息一下,保发,5:2,然后没机会破发,5:3,0:30落后时挺住压力,连
 得4分进入抢十。我这时球感不错但是体力不支,Paul也许感到我的问题,要求立刻开
 球,我坚持上厕所,Milen说允许两分钟休息。

 抢十开始,我移动艰难,基本只能平移,难以前后转换,Paul也频繁drop shot加lob,
 我终于在2:2时一个后撤步,激发了临界点,两腿上下一齐抽搐,僵在底线和铁丝网之
 间无法动弹。这是最艰难的一刻,我不能下蹲,否则小腿抽筋,没法迈腿,否则大腿抽
 筋,我用拍子撑住地,尝试前后弓步压腿,先缓解小腿再大腿,足足苦撑了一分多钟。
 真想趴在铁丝网上喘息一下,可就是迈不动。对面Paul大叫不许拖延,Milen也说每球
 只有半分钟空隙可以压腿。我心一横,绝不能重蹈覆辙,拼了命也得拿下他。慢慢转身
 坚持比赛,冒险攻击,Paul想让我抽筋,更保守调动,反倒失误,让我4:2领先,不过
 还是打成6平。交换场地时Paul也不忘质疑我,我说伤不重,他说那磨蹭什么,我暗骂
 这个人渣!7:6时发球,我感觉好了些,发球侧旋不跳,没机会就左右稳守,都不记得
 怎么赢下这艰苦的两分了,Milen和其他观众看得雅雀无声。最后Paul在7:9发出整场
 唯一双误下网,交出赛点。这时晚上7点半多了,我不敢坐下,拿奖杯奖金合影,也不
 敢换鞋,更不敢开车,随时下肢各处都要抽筋,和Milen聊了半天才上车,生怕踩油门
 都抽筋。Milen跟我介绍他的营养品,当面吃下一把药丸,我不确信这些东西有没有副
 作用,也许应该用用。

 这次年终总决赛耗时两周末四天,因雨中断两次,这90块钱挣得辛苦,低于最低时薪,
 决赛赢得相当侥幸。成也心理,败也心理,还是攻击力不足,没有能力强攻不止,否则
 不至于陷入苦战。Paul承认惧怕我的相持能力,我说彼此彼此,彻底理解为何Milen输
 球了。Pusher打法值得学习,以后我也要偶尔这么搞,不过下次一定要主动进攻,大比
 分打残他。锦标赛考验体力和意志,需要连续一天多赛,合理分配体力,研究不同打法
 ,以后要多多参赛,挑战自我。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0:24 2013, 美东)

的确很精彩,赞一把。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1:02 2013, 美东)

我上网经验不多,包子能折合成现金么?换成网线也成啊,这几场球我每天都切线重缠
 ,就为了几小时快感。

 老刀不地道,转贴我原作也不给我包子。以后找机会我得当面算这笔帐。。。




发信人: dupont (rich),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1:05 2013, 美东)

“我同样饱餐战饭,吃得都不能下咽为止”

呵呵,不知道又把谁吃哭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4:09 2013, 美东)

吃自己家的。上回我们聚餐那家歇业了,弄得我周末没饭局。

 我们也许都该考虑营养品防止抽筋,小申师傅那里有挺多的,我怕副作用。

 【 在 dupont (ric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同样饱餐战饭,吃得都不能下咽为止”
: 呵呵,不知道又把谁吃哭了。



发信人: bee (be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6:47 2013, 美东)

你用什么线?是poly吗?你觉得Poly一般多久会死?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上网经验不多,包子能折合成现金么?换成网线也成啊,这几场球我每天都切线重缠
: ,就为了几小时快感。
: 老刀不地道,转贴我原作也不给我包子。以后找机会我得当面算这笔帐。。。



--



发信人: nothintomind (走两步看一步),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7:31 2013, 美东)

写得精彩,是我们广大网球爱好者的福气。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6.]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28:23 2013, 美东)

靠,太牛了,本想再练一两年就去你哪儿踢馆子,看来得再等10,20年了。呵呵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6 惨胜
: 10/12。天气预报下雨,Milen不信邪,非要大家到场碰运气,结果雨越下越大,浪费时
: 间。
: 10/13。下午1点多,小组赛最后一场,对手发挥还不错,我6:2,6:3拿下,略微出了
: 点汗。Milen和波兰人Paul的另一小组头名争夺战刚进入第二盘,我去车里睡了会,怕
: 歇太久影响状态,出来拉拉肌肉。两人胶着不下,Milen进攻,Paul防守,才打到4:
2
 : ,过了快一小时,Paul大吼一声,6:4拿下。我以为要抢十了,结果Paul第一盘竟然
6
 : :1拿下,淘汰了Milen。没想到Paul小组输了一场抢十,绝处逢生,逆转进入决赛。
: Paul是个超级pusher,貌似没有进攻能力,回球很保守,很多moon ball,但是死缠烂
: 打,Milen也讨不到便宜。我目测拿下他不会费劲,暗笑Milen保守。没想到上来就开始
: ...................



--



发信人: a468950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31:12 2013, 美东)

神往.  这是在哪里? 芝加哥地区?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


发信人: zzzzz1 (oo_oo),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32:37 2013, 美东)


不用,henry自己把自己的缺点暴露啦。

 可以直接不战而胜了:————就是一定要跟henry“饿”战,绝对不能让他吃饱了打
 ,估计能差1.0, 哈哈。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8.]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赌球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5:33:47 2013, 美东)

今年开始迷信器材,我的天敌介绍我用这个:GENESIS Black Magic 16g 1.29。

 我觉得快感能维持4小时,不过那位高手觉得2小时就该切了,所以嘱咐我大战前一定换
 线。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2013-10-15 16:16:14

主题: 老刀秀秀收成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砍球:小户人家秀秀收成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5 16:09:40 2013, 美东)

老刀小户人家秀秀收成啦


 K,比着HENRY大吃货地主,俺的收成可以不计了。不过,苍蝇也是2钱肉不是?

 秀熬富一下啦,见笑了



老刀侃球: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年得赛事和收成


 1。 USTA3。5:
 加入I/O邀请得NJ队伍和菲律宾人为主得NY皇后区队伍,都在LOCAL和REGIONAL取得冠军进入东区决赛。原来跟两个队长说过:如果两队决赛相遇,我保持中立,谁也不帮。可是,天有不测风云,NJ队伍第一场比赛就伤残了两个主力,人员不足,我只好破了诺言,以NJ队伍出战了。最后,真的是NJ和NY两队决赛争冠军!让俺真挺为难。无奈,必须上阵。可惜NJ队功亏一篑屈居亚军,我的NY队伍得了冠军要去全国分区赛了。10年后第3个USTA赛季,一下子两个队,分列州冠亚军,大丰收啊!

 2。今年,老刀满55岁,刚好够参加USTA老年组比赛,NY队伍得老球友组了一个队伍邀请加入,义不容辞,一番苦战,得了LOCAL第一要去上州参加决赛。可惜,我已安排回国,队长也要外出公干,全队无人参加决赛,放弃了。。。。。。甚撼!

 3。每年一届得NY华人网球赛,与一4。5小伙搭档,在8。0组打了第二,其实,很有希望抓冠军的:当时只要和另一对子打成4:4,小分我们占优,就可得冠军,而且打到4:3时,我搭档握有发球权,且40:30领先却竟然阴沟翻船被对手反超胜出,痛失好局屈居亚军!

 4。马上开打USTA7。0混双。。。。。

 5。同期USTA TRIPLE LEAGUE,为华硕得队伍卖命出征打3。5级的比赛。。。。。。

 6。同期开赛的NY华人4。0以上公开赛,由高手ERIC组织承办,并已报名被接受加入比赛者名单。。。。。。

 估计后三项比赛要到明年一月份结束见分晓。

 嗯,2013虽然老刀从前一年没摸拍子从新起步,恢复够快,收获不小,自我满意。相信来年收成会更好!!!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吃货暮年,玩命不已

 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3-10-14 20:05:41

主题: 老刀侃球:风城的羊腿和蠢猪
老刀侃球:风城的羊腿和蠢猪


 芝加哥最近有两个活宝显眼:

 一个号称4.5(NOWHERE能证明他在USTA的成绩),要死要活地摆下20
 0刀要单挑HENRY;


 一个自称是猪没有USTA成绩来证明的蠢货,在某网球俱乐部里卖弄炫耀可以把阿扁
 痛扁了(猪自夸的原话:"我跟Alex打球肯定能overpower他"),甚至HENRY都可以
 搞了,结果,某次猪肉遇一汉字被人狠狠修理了一顿(2:6,2:6?),而这个残
 忍地修理了他的汉子却又被阿扁三盘光头6:0地打得无话可说服气老了。差别显而易见
 啊!

 年把之后某日球场上猪撞上了阿扁,被彻底修理一顿压着打,脆败。彻底SHUT UP
 。 
 HENRY还要大度地夸他一顿:嗯,虽然比分那个了点,还是有不小进步,膘又长了
 不少,可以多做一碗红烧肉。猪脸臊得如猪肝样儿。其实,阿扁那次还不知此猪曾胆大
 包天信口开河地口水过,否则,放光他得猪血了要。

 嗯,自己成了羊腿和红烧肉尚不自知,还要井底叫天地卖傻现眼,被人屠了也只能怨爹
 娘没给个好脑子啊。据说,此猪还要显獠牙于俺老人家,不知俺好耍刀玩?。。。。。
 。呵呵

 呵呵,无知无畏的小儿,当嘴大口水多时,就是要被人红烧剁馅做包子之日。

 网版上颇有一批这类嘴大口水多的3。0宵小们。
--



2013-10-14 19:33:53

主题: 老刀侃球:傻X3.0宵小们得口水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傻X3.0宵小们得口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14 19:32:47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傻X无脑3.0宵小们得口水


 网版一群3.0宵小气愤老刀看不上眼这帮烂人--不全是技术,而是烂人品还爱大嘴
 口水。这不,楼下就几个烂人得表演。。。。。。

 其实,去打USTA才是最难的,因为,你可能遇到得是大沙袋,同级但球风截然不同
 的,也当然有被沙袋得弱手,完全是一个陌生无知深浅的江湖,而且都是遭遇战,而最
 后从这里杀出来群殴包围圈被定级和升级得才是真正被统计证明够某级别得真正选手-
 -尽管也有误差把沙袋算低了的特例存在,但至少,象老刀从0起步,第一次踏进这3
.5江湖担任队里主力双打,两个赛季各得一亚一冠,比那些在狐朋狗友狐狸窝内耍横
 而且据称还是国内就开始打球得3.5-4.0们要来得真实和实在有份量!

 我要是有那些狐狸国内就打网球得条件,现在早打到4.5以上去了!

 狐假虎威得宵小们口水/背手撒尿--不服(扶)也没球用,成绩靠拍子打出来不是口
 水喷出来的,更不是在熟人圈里混奔个漂亮得对打和发球段子得来的!

 傻X无脑3.0宵小们,估计很难理解这些浅显道理。。。。。。。

 呜呼。。。。。。。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终于明白老刀不和非usta的网友应战的原因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13:30:18 2013, 美东)


一句话
 欺软怕硬

 没有打usta但是本身是高手的,绝对不在少数。这个群体是老刀鄙视的,然而因为没有
usta的评级参照,老刀不知道对手深浅,怕碰到高手被虐,没把握能赢他们,所以只好
 找借口不打。

 回过来说有评级的,众所周知,老刀十几年如一日的和4.5高手切磋,他本人也早就暗
 示自己4.0的水平,但是为了混个比赛名次,年复数一年的当沙袋。

 这样的结果就是,实际和老刀比赛的人,基本限制在实际水平比他低的群体-usta3.5水
 平。4.0的谁会自找无趣和老刀比赛啊? 赢了没丝毫好处,输了丢份。

 从旁观角度讲,很鄙视老刀这种行为, 死要面子,爱刷心计, 欺软怕硬。

 偏偏自己还不承认。




发信人: zhanglaosan (张老三),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终于明白老刀不和非usta的网友应战的原因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13:43:50 2013, 美东)

哈哈显然啊



发信人: thirtystand (Either fold or rais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终于明白老刀不和非usta的网友应战的原因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13:53:18 2013, 美东)

我如果去usta2.0里面当沙袋,估计也能见谁灭谁,嘿嘿


 【 在 zhanglaosan (张老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显然啊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2013-10-14 17:33:08

主题: 老刀侃球:混双得“深度”和“难度”。。。。。。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侃球:混双得“深度”和“难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14 17:32:34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混双得“深度”和“难度”。。。。。。




 混双对打其实最大得乐趣是如何当好给妹妹大妈供应炮弹或苍蝇拍的后勤工作。这其实
 也是很要眼色和技术得活儿,比男双得两人各自暴打去爽要难多了,你暴打对手女方有
 个P得乐趣和英雄啊--虽然也是要赢比赛的。

 能让女搭档高兴和打爽了而且还赢了比赛,尤其女搭档比对手弱,这才是混双里男爷们
 真要显得功夫深度啊!

 功夫要“深”。。。。。。深不可测。。。。。。才是好得混双男爷们。。。。。。

 光自己暴力,那是糙人莽汉,谁都可以做到的。。。。。。。呵呵
--



2013-10-14 14:43:00

主题: 老刀侃球: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年得赛事和收成
老刀侃球: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年得赛事和收成


1。 USTA3。5:
加入I/O邀请得NJ队伍和菲律宾人为主得NY皇后区队伍,都在LOCAL和REGIONAL取得冠军进入东区决赛。原来跟两个队长说过:如果两队决赛相遇,我保持中立,谁也不帮。可是,天有不测风云,NJ队伍第一场比赛就伤残了两个主力,人员不足,我只好破了诺言,以NJ队伍出战了。最后,真的是NJ和NY两队决赛争冠军!让俺真挺为难。无奈,必须上阵。可惜NJ队功亏一篑屈居亚军,我的NY队伍得了冠军要去全国分区赛了。10年后第3个USTA赛季,一下子两个队,分列州冠亚军,大丰收啊!

2。今年,老刀满55岁,刚好够参加USTA老年组比赛,NY队伍得老球友组了一个队伍邀请加入,义不容辞,一番苦战,得了LOCAL第一要去上州参加决赛。可惜,我已安排回国,队长也要外出公干,全队无人参加决赛,放弃了。。。。。。甚撼!

3。每年一届得NY华人网球赛,与一4。5小伙搭档,在8。0组打了第二,其实,很有希望抓冠军的:当时只要和另一对子打成4:4,小分我们占优,就可得冠军,而且打到4:3时,我搭档握有发球权,且40:30领先却竟然阴沟翻船被对手反超胜出,痛失好局屈居亚军!

4。马上开打USTA7。0混双。。。。。

5。同期USTA TRIPLE LEAGUE,为华硕得队伍卖命出征打3。5级的比赛。。。。。。

6。同期开赛的NY华人4。0以上公开赛,由高手ERIC组织承办,并已报名被接受加入比赛者名单。。。。。。

估计后三项比赛要到明年一月份结束见分晓。

嗯,2013虽然老刀从前一年没摸拍子从新起步,恢复够快,收获不小,自我满意。相信来年收成会更好!!!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吃货暮年,玩命不已

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3-10-14 14:22:46

主题: 老刀侃球:混双练习携弱手打残一单/队长
老刀侃球:混双练习携弱手打残一单/队长


10/13/2013, 晚,US OPEN室内训练中心


备战USTA混双比赛练习,队长(男)让老刀和全部女队员搭档一圈以熟悉各自球路球风。今晚,和一新手搭档对上了队长(女)/男3。5州赛时得一单。女队长见了就说,早听妈妈和妹妹们说起你刀大叔迷人风采,今晚要见识一下啦。我对白队长大妈唱了个大喏,立刻开打--这之前已经和一位黑大妈搭档6:3打掉了一位黑泥哥搭档白大妈,算热了身。让对手男一单先发,我让白大妈站正手位,告诉她任何球都LOB到女队长身后或她得底线,越高越好,唯此为大!搭档答应。一切按既定方针办了。挡回男一单发球,一切就好办了,暴打加轻掉,轻松破发。1:0!我发球,面对白大妈队长第一次来集训和与我过招,不能不显示点迷人大叔得风采和脸面,照例和男子对打一样,大斜线暴力发球,队长一下子就懵了,哪见过这样邪教流氓发球法的?!对男一单,我前几次以让其吃了苦头,这次他要求战反手位。照样打T点或突然变线打外角,保发,2:0,女队长发球,,搭档信心十足,暴力抽或LOB,我辅以轻吊给她拍苍蝇机会,保发,3:0。一切顺利,轻松以6:1切了对手。换变休息,白女队长大妈见我说到:你肯定是4。0或4。5下来沙袋的,我看出来了。。。。。。我也是才从4。0下来的,你别蒙人!我哑口无言微笑以对之。男搭档说: I TOLD YOU!

易地再站,故技从演,又是6:2切了女队长/男一单,搭档高兴爽得直蹦和乐得合不上大嘴。
队长也半懊恼半高兴地说:打得好,我们有戏。。。。。。

两小时结束比赛,老刀其实汗未大出,只是刚热身而已,要男一单或其他的来陪练对打,各个都说累了,时间太晚,借故溜了。其实10点后训练中心一大片空场,老刀无奈找不到人发泄蛮力和邪火,只好悻悻地收拾起球包回家了。

21刀可以打3小时,却打了2小时混双,太不够本了。得想办法找个搭档和对手再打至少一小时才能基本够本,哎!可惜那么好得场地和大好时光,白白浪费,让俺心痛啊!



2013-10-14 13:16:10

主题: 老刀侃球:装X的挑战,挑战得装X
老刀侃球:装X的挑战,挑战得装X


网版颇有几个70-80后宵小们常年背手撒尿--不扶(服),爱啃老刀脚跟不疲。
这不,前有各蒙脸小贼要掏1千刀挑战,这两天弯曲一个无名鼠辈又装男人猛汉似的要
掏2千刀买俺老刀得项上人头。

可喜可庆可惜啊。。。。。。

装X的挑战,挑战得装X:

这古往今来,有过挑战得下了赌注却要被他指名道姓得挑战对象上他门上去的故事和战
例吗?你真有胆子和BALLS,那就花不到2百刀买张机票飞到老刀地盘来挑战不是
?也不必装男人似的卖身2千刀,你就不值那价儿啊!

老刀10年里打了USTA三个赛季,为5个队伍担任主力双打,其中两个队拿了东区
冠军,两个队拿了东区亚军,第一次打老年组的队伍也杀入州决赛,可惜因回国和队长
外出,全队未能参加决赛。而且紧接着,进来又开始了USTA两个赛事得队伍和高手
ERIC组织得NY华人循环赛--是只有4.0以上级别并特邀的才能参加的盛会,
更何况老刀在前面都公告清楚了挑战者得资格和比赛程序,这装X小儿却装着无珠瞎眼
货楞要老刀上他那狐狸窝去沾骚腥气显摆他那狐假虎威之德行--一副那种“你敢到我家去,我叫我爹我哥们来揍你,你来啊。。。”无BALL小儿得德性,呵呵。这厮8年前挑衅老刀时,连个USTA名分都没,老刀已经是州冠军亚军各一个的正式USTA4.0B级别了。这厮直到2012才达到4.0也配张狂?!可笑啊!

一个才会打鸣得小鸡崽子,应该学会孝敬他爹妈辈分得老人,挑战老人虽没本事之嫌仍
可以忽略,但既然自己声称要挑战那也得自己上门来找要挑之人不是?有他这号让他爹
妈站着他自己先坐下吃饭的不肖小儿吗?真TNND不懂我华夏礼仪和规矩啊,外F野
种出身的无脑儿?

一帮以此人为英雄得跟P虫小儿们就更TMD没样了。

嗯,网版什么时候也让众3.0小儿们成了气候?呵呵,网版在小二得独裁下,苍蝇成群了。

装X的挑战,挑战得装X, 可见一癍



2013-10-14 11:26:34

主题: 力刀侃球:网球人生/圣诞英雄试刀大会
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力刀侃球:网球人生/圣诞英雄试刀大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ug 25 17:36:43 2009, 美东)

辛辛那提大师杯决赛前群英会

 送交者: 力刀 2009年08月25日14:20:28 于 [竞技沙龙] 发送悄悄话

 辛辛那提大师杯决赛前群英会


 嘿嘿,不是俺去打辛辛那提大师杯,是去看小费的半决赛和决赛。第一次到现场看小费
 竞技,看完半决赛,高兴地看到小费血刃英国当红子鸡小穆勒取得决赛权。回来,与从
 圣路易斯和米瓦基的几位球友球迷过招手谈,血战了一场。


 确实痛快,从晚7点直打到近夜里12点,一口气足足打了4小时40分钟,俺总共也只是到
 后来歇了10分钟。跟几位网友撕杀,不比去年去新泽西USOPEN网坛球友聚会4个小时连
 续血战的激烈程度差。



taken by 网友Riverrun



见识过网友Riverrun 和HomerJ的裸奔,所以,俺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先吃一片DRUG,
 然后,护腕护踝护腰全部行头扎戴上,而且,说过是以球会友,不在乎输赢,俺可是把
 老命全搭上,抡圆了暴力打法,绝不多用DROP和LOB这类PUSHER打法。甚是痛快。

DUPONT的左手精妙双反让俺的横行江湖多年的独门暗器毫无半点机会可乘不说,还多次
 被闷打空档望球兴叹,对打中左右大角TOP SPIN虽不POWER确落点精确,让俺满地瞎忙
 找牙,被打得招架不住6:1惨败,不愧在USTA4。0里常打得老手。

RIVERRUN的强力TOP SPIN大有纳达尔的风格,让俺也是一时间很不适应,两局落下风完
 败。

 好在老刀善打双打,与几位搭档双打都颇顺风,可还是犯了一个致命错误--FRIENDLY
 FIRE,一记后场OVERHEAD重扣,竟然打在搭档的后脑上!真是俺这多年来的奇耻大辱之
 举,真对不起俺搭档。

 自去年NJ聚会回来,这是最剧烈和持久的一场车轮大战,打到最后,也真有要抽筋的感
 觉了。

 腐败自不用戏说,各位谈笑甚欢,把杯举盏,风扫残云,直吃到半夜1点半才意犹未尽
 地散了。

 希望,以后,中西部,当然也欢迎东部各位网友,趁CINCY大师杯的东风,来俺这二亩
 地面上爬梯汇聚,象NJ/NY的US OPEN聚会一样?也算它的热身聚会?希望明年再见各位。

 第二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与刀太又赶到MASON,极为幸运地在门口现从黄牛手里低
 于票面价值买到两张正中看台座椅的票,看了小费精彩比赛,痛宰小德拿到US公开赛前
 最后一次大师杯赛的冠军,甚是开心。


 这个周末,过得太过瘾和开心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254.]


发信人: dok (力刀),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力刀闲侃专栏:作为费德勒的球迷,我敬重纳达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9 14:04:41 2009, 美东)

美网聚会:有史以来最玩命的拼杀

 从96年学球到这次美网聚会,老刀场上撕杀多年,可仅有今年这次聚会是有史以来
 最玩命的拼杀:开车9个半小时,从OH的哥市赶到NJ聚会,下车就开打,从夜里10点
 直打到凌晨3点半,而且每场都是实力相当的老朋友们对打,包括与老搭档NY64与CC和
BEE的对打,以及后来赶到的HENRY的对打,场场是抡圆了的十足暴力打。次日的大
 聚会与ZZZZ1网友搭档又是近4个小时与众球友网友轮番打,然后和其他球友对打,
 也是5个多小时,第3天又是小聚会,与老妖、NYLABGUY等好手搭档,后来与兔女搭
 档挑战CC夫妇伉俪、与NJ008挑战AUSU夫妇,也是5个小时多直到凌晨,总计3天里连
 续打了15个小时,场场暴打。真是尽兴之极,到第4天精疲力竭,原准备还会一场的,
 只得放弃了。纵是如此,这已经是我打球这多年来唯一一次如此高强度、激烈甚至
 壮观的拼杀了。大概整个聚会里如此玩命的也就CC、HENRY、老妖等几位夥计了。

 尤其第一天和PETER搭档对CC/BEE那场,多次再现5年前那次血战的精彩瞬间,让人
 过后仍回味无穷。与老妖和NYLABGUY的搭档对打也是精彩和痛快淋漓,和老妖的单
 打,我虽输了,双方都也是尽兴无比。

 说了这次是以球会友、与老朋友聚会,输赢无所为,只求耍得痛快。目的达到不说,
 而且在我个人的打球生涯里,创下了3天15个小时暴力玩命的记录,大概这也是此生
 唯一一次了。值得纪念和永久回味。

 感谢CC夫妇的忙碌、组织,感谢各位交手相会于场上的球友网友,老刀这次是度过
 了一个最痛快的假、打了毕生最痛快的球。

 希望明年再见!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254.]



2013-10-13 11:48:46

主题: henry: 探监/首败/复仇/后记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探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12:02 2013, 美东)


探监


老刀4个ID都被封两周,郁闷吧?我来探监,顺便贡献点私货。上周打了个比赛,再不
写就没情绪动笔了。

序言:感谢小申引荐,最近连续两次参加他的教练Milen办的锦标赛,终于破了两年多
来的冠军荒,分享一下经过和感想。

建议以后你和仇家对掐,带点赌金,增加刺激,赫赫。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探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09:54:30 2013, 美东)

哈哈还是HENRY啊,只有一个HENRY,此生足矣!

基本上,网版除了及格无名鼠辈张牙舞爪外,至今还没见到有资格和胆子来单挑的宵小
伸头。估计都在等俺老得跑不动了才来上门单挑。。。。。。


嗯,那个二椅子KD仗着握着版二的权势,封人删改我得文集,而估计故意留些攻击辱
骂我的帖子标题似乎让他和一帮宵小们每日看到那些骂帖标题跟喝了老鼠屎混得猫尿一
样爽和舒心了。

呵呵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3 09:57:28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 3 ]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探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3 12:10:49 2013, 美东)

哈哈,还以为你被封得连自己的论坛都没发言权了呢。

论坛吵闹才有意思,约战单挑就更刺激了。这周末祝你踏平费城!

【 在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还是HENRY啊,只有一个HENRY,此生足矣!
: 基本上,网版除了及格无名鼠辈张牙舞爪外,至今还没见到有资格和胆子来单挑的宵小
: 伸头。
: 估计都在等俺老得跑不动了才来上门单挑。。。。。。
         [ 4 ]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探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7 19:33:15 2013, 美东)

周末ON CALL结果没能马踏费城。嗯,算了,留点本钱去踏DC找5Z单挑更过
瘾些--尤其趁他最近打得太多,有点精尽人疲之象,我也好偷他一阵。。。。。。。
呵呵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首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23:42 2013, 美东)

9/21,我两点半准时到赛场,没几个人在,有个东欧大叔在用机器吹场地里的落叶,后
来才知道这是Milen的父亲,他母亲也在帮忙布置赛场,感觉组织比赛不容易。比赛迟
迟未开始抽签,旁边场地有两个按捺不住比上了,还挺认真,为压线球争论,过会打完
了,输的那个骂骂咧咧地从钱包里取钱,狠狠扬在场里,另一个兴高采烈地捡起来。原
来这就开赌了!抢七,十块钱一局,Milen解释道。总算人来齐了,抽签合影,四点才
开赛。

淘汰赛,共11人,基本是东欧人。我是新人没有积分所以第一轮必须打,下轮对阵轮空
的一号种子Milen。报名费35刀,第一名拿135刀和奖杯,第二名75刀和奖杯,按成绩决
定积分,种子排位由历史积分决定,仿照ATP记分规则。Milen办赛事很有经验,规则合
理。我第一轮对手不算强,不过心理还是有点紧张,出了不少汗才两盘拿下,时间已经
5点多。

Milen问我需要休息多久,我说5分钟,于是开打。他的球上旋重,落点不深,反手切削
为主,相当低平前冲,也有单反上旋,发球受了肩伤影响,kick高度在我肩头以下,不
难接。小申说Milen打过future职业赛,果然一招一式相当正规,我不敢贸然猛攻,不
过他倒先不适应我的球路,没有打出让我不舒服的球,被我6比2拿下首盘。Milen有点
急了,又拿出新球,说规则允许换球,我没意见。第二盘很胶着,不过打到2平时我突
然感到抽筋的迹象,心想不好,没吃饱午饭,虽然一直补充香蕉和能量饮料,好像作用
不大。于是没法发球了,然后不能大范围移动了,我就赌博式进攻,只打身边的球,很
痛苦地4:6输掉,进入抢十。情况更糟,我已经没法走动,两腿突突直抖,随时抽筋。
下手发球都上了,我说能医疗暂停不,Milen说没这规矩,劝我退赛免得受伤。我说没
这习惯,你打死我就是。3:10惨败。刚坐下就小腿大腿一起抽筋,苦不堪言。相持回
合消耗太多,我后悔没多主动进攻,丧失大好局面,输球时已经晚八点。虽很懊恼,
但Milen球风老道,输得没借口。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再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29:49 2013, 美东)

9/28,我早起就开始准备羊肉烧烤,吃了近两斤肉,一碗蛋炒饭,喝了大量水。按时到
场,还是迟迟开幕,14人参赛,没奖杯,但是奖金高点。总算3点多开打。抽签又是下
签,第二轮对上周击败Milen的冠军Lerka,他作为二号种子,依然首轮轮空。好在第一
轮对手相当弱,我练球就看出他的功力,于是走着打完比赛,他打的大角度球我完全放
弃,节省体力。Lerka看了我这边几眼,很不以为然,转眼去看其他场地,我想也好,
麻痹他一下。

依旧5分钟休息开打第二轮。Lerka的确有些长处,尤其网前相当流畅,正手也能平击
winner。我首盘末期有些紧张,连丢两个发球局,5:7输掉。当时好被动,关键是找不
到对方弱点,还不时被他正手打中,或者网前推死。保住发球局再说吧,不轻易丢分,
我告诫自己。终于在他3:4时破发,我发球30:15,5:3时Lerka反手回球略出边线,
我叫out出现盘点。他竟然不认,威胁我要把之后每个球都call out,我震惊不已,没
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一帮观众看着,有人建议重打,我同意。结果竟然输了这分和这
局,郁闷。不过我忽然感到他的绝望,我吃准了他的节奏和球路,他打不出制胜球,进
攻型打法最怕这点。我随即反破,6:4进入抢十。梦幻开局5:0,8:2,9:4,结果他
又开始争论了,说是9:5,我的天,我刚发了两个球,怎么会这比分,你不会要求改成
9:8吧!我说让你一回了,这回不行,他估计也是打糊涂了,想想只好认帐。10:6,
我都没搞清楚怎么赢下来的,胜利来得挺突然,好像就是那个争议球带来的心理波动,
表面上我吃亏,实际他崩溃了。本来预计一天三场,但是已经7点多,Milen决定半决赛
周日打,我充足的午餐没派上用场,和小申吃饭聊天,他介绍每个人的特点,对我很有
帮助。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
--

※ 修改:·dokknife 於 Oct 13 10:28:18 2013 修改本文·[FROM: 71.]



2013-10-13 11:31:01

主题: 老刀侃球:高手 vs 低手
老刀侃球:高手 vs 低手



发信人: bee (小蜜蜂), 信区: Tennis
标  题: 低手的悲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07:38:16 2013, 美东)

做为 weak 4.0的低手,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4.5和4.0+高手们都能放下面子,偶尔能打
一两场指导球,不需要我掏一个月的饭钱。而现实正好是相反的,残酷的,我认识的大
多4.5给他们发text或email从来不回的。而3.5找上门来,我一贯乐意跟他们切磋的,
只要我有空的话。网版应弘扬以球会友,不要小瞧4.0-以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低手的悲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09:12:09 2013, 美东)

真是你的不幸,也只能为你痛惜了。
可惜别把个例当普遍啦,老刀人糙,也不过你自称的水平范围吧,从来不缺4.0+和4.5
高手来教训我,现在每周至少3次,忙得不亦乐乎被打得P 滚汗流啊。而且从未有什么
钱的事,甚至一稍微眼花手慢,连球都被人家高手自己先贡献了,打完了人家无论年龄
大小辈分高低相见交谈甚欢,人高手从没见过和这拌上一帮垃圾3。0们和弯曲几个连个
USTA名分和名次都没的无名鼠辈们那幅恶行德行啊。

竞技球场上,拍子说话,尊重是靠自己的德行和球品挣来的,不是靠软话恳求掏钱卖得
来的。而且,还是老话:

缘分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 在 bee (小蜜蜂) 的大作中提到: 】
: 做为 weak 4.0的低手,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4.5和4.0+高手们都能放下面子,偶尔能打



--
发自Android MITBBS阅览器 8.3
--

※ 修改:·thirtystand 於 Oct 13 09:43:08 2013 修改本文·[FROM: 68.]


发信人: mtvU (没别的意思...),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低手的悲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09:51:12 2013, 美东)

一个月饭钱,怎么回事?


【 在 bee (小蜜蜂) 的大作中提到: 】
: 做为 weak 4.0的低手,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4.5和4.0+高手们都能放下面子,偶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低手的悲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10:54:15 2013, 美东)

还有一点,也算俺老的卖弄吧:
老刀这版和私人信箱里不乏4.5高手们私下来聊天问候和侃球版江湖的,有老球友,有
素未谋面的东西南北各地后生高手,甚至有俺的同行,才进入美国医学院的可畏后生。
。。。。。。

这些高手们主动来约我路过他们地面时去打球蹭饭。而且不少都提到,当年开始起步时
读过我那些3.0-3.5水平的学球经历帖子并表示感谢那些文字给他们的鼓舞激励。老刀
恶人,从不需要谁来站队助拳,就凭个糙德性和场上场下的爽快江湖上结交不乏4.0--4
.5高手球友。

求人不低看,没用。想让人高看,也是痴人妄想。一切都是个缘字,而这缘分,是可遇
不可求之事!

现实其实就是很现实的,残酷或欣慰?也全看个人境遇和运气,其实还是:缘分!



【 在 bee (小蜜蜂) 的大作中提到: 】
: 做为 weak 4.0的低手,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4.5和4.0+高手们都能放下面子,偶尔能打
: 一两场指导球,不需要我掏一个月的饭钱。而现实正好是相反的,残酷的,我认识的大
: 多4.5给他们发text或email从来不回的。而3.5找上门来,我一贯乐意跟他们切磋的,
: 只要我有空的话。网版应弘扬以球会友,不要小瞧4.0-以下。



2013-10-11 17:03:27

主题: 老刀侃球:来自99的鸿门宴请贴?--答复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老刀侃球:来自99的鸿门宴请贴?--答复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11 09:16:55 2013, 美东)

来自99的鸿门宴请贴?--答复


 最近老刀被关黑屋期间,版上突然出现来自IP99。。。。的数个请贴,模仿阿扁和
 NLIU老弟之口气声称“欢迎本刀前往视察工作”,不知此ID来路和历史(ID都
 是为此新注册的),也不明其真实心态,全做“鸿门宴请贴”看待吧,就此,再次告知
 任何想单挑老刀为版上一众啃老刀脚跟多年的宵小们泄私愤灭邪火的ID们,请阅读如
 下告示后,看看自己是否符合标准,再上请贴。

 对来路不明者,一概不予答复和接待。


 钦此!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单挑对象及条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l 28 11:29:21 2013, 美东)

老刀单挑对象及条件:

 鉴于最近5。0申教练事件,老刀得罪众网版宵小们,口水纷纷之余,有缩头龟新马甲
 提出要和老刀单挑,以平正义网民之激愤更泻革命群众之邪火。故此,老刀立下应战书
 及要求:

 1。老刀“屡败屡战”系列提到过的所有高手们--我将继续“舔”(网版老刀多年仇
 家和近来冒泡得马甲3。0脑残Y们之惯用语)--挑战,看看什么时候能从圈饼改善
 伙食到油条;

 2。对于所有不服和想挑老刀来解气扬名立万者:
   - 3。5+以上者(有USTA成绩评定和证明,而非自我口水评级者);愿意
 以5盘3胜制比赛或3小时比赛谁先QUIT谁承认败局者;
   - 鉴于有某ID声称自己不知“USTA为何物且无RANKING”者,如急于
 要来单挑,本刀可以放宽条件考虑接待,但是,必须先在本版公开奔6局(发/接球球局
 至少各3个SET的段子不少于20分钟),经本刀鉴定后并认可,即使无USTA级
 别,
 可考虑接待挑战;
   - 挑战者自筹路费解决来NY/NJ住宿车马费,室内或室外场地可以让挑战者
 选择,
 老刀则保证提供优质比赛场地。如确属特例者,经申请并征得老刀同意,甚至可以考虑室
 内粘土场地;场地费用AA制;
   - 请挑战者自己事先买好医疗和人生保险,赛前和赛中出现任何医疗事故,作为
 地主一概不予负责,但一定保证CALL911来救护。
   - 比赛结果及过程,随挑战者自己意愿公布与否,老刀对此无任何异议但保持公
 布得权利。


 此公告自US OPEN爬梯之日起生效。

 特此告知。


--

※ 修改:·USMedEdu 於 Oct 11 09:24:44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2013-10-11 16:18:07

主题: 朱学勤: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朱学勤: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发布者 guzheng 在 13-10-09 10:50 
 
  
  嘉蔚注: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于近期去世,报载大马政府拒绝其家人归葬陈平于马来西亚故乡的请求。其实我相信陈平本人并无此要求。虽然在他生前坚持打官司要求准予回故乡扫墓,我以为毋宁将之解读为一种不屈服的斗争姿态。至于身后之事,他曾经很郑重其事地告诉过我,说:“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撒到Jungle里去。”Jungle即热带原始森林。陈平的几乎所有的早年战友,都已战死在Jungle里。Jungle虽然被国界横越,但实际上就是同一个,撒在泰南还是北马没有区别。陈平就是想要回到战友们的身边。他对他们负有责任,无论生前,还是死后。

  陈平说出这个心愿时,在场的还有王旭和叶林生先生。时在2006年9月下旬,距今正好七个年头。

  挚友学勤应《南方人物周刊》之约写了追悼陈平的文章,并附其旧文《没有宽恕 就没有未来》,表达了他和我共同的心声:向这位最后的共产党人致敬。

  特此推荐给所有理念相近的朋友。

  2013年9月27日于澳大利亚听雨斋

  在马来西亚,我见到了久想见面的一群马共游击队老战士。座谈中,目睹这些昔日在丛林里昼伏夜出的军医、冲锋枪手,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暴戾之气,不禁暗暗称奇。只是问及如何看待中国的文革和改革时,他们有所回避,反复说:“我们怀念毛主席,他是真正国际主义者,履行国际主义义务。”而他们自己跨着尼康相机而来,坐着轿车而去,举手投足,已经完全融入现代社会,只是精神活力已经定格在那个“难忘的年代”了。

  我之所以想见一见这群现代社会里的特殊公民,原因有二。上世纪60年代中国,所有外来信息被封闭,用收音机接收境外广播,一“听”就犯法,以“耳”治罪。唯一的例外,是“马来亚革命之声”,不受任何干扰,清晰可闻,女播音员普通话字正腔圆,高亢清脆,可以与北京官方任何一位播音员媲美。后来才知道,这是设立在中国内地的“外台”,受文革当局刻意保护,而那位女播音员,恰恰是在北京长达28年的马共总书记陈平的夫人。“马来亚革命之声”也已经定格为我少年时代的背景之一,四十年过去了,这些老战士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活得好吗?我想念他们。

  第二个原因是马共历史特殊的悲剧性。在东南亚武装革命中,它坚持的时间最长,长达41年,最后竟然在1989年与政府签约,和平解散。国际社会一直流传一个神秘的故事:马共总书记曾经是一个三重国际间谍,那间谍还是一个越南与中国的混血儿,此事之离奇,超过詹斯邦007连续剧的想象,在长达150年的国际共运史上也是绝无仅有。此次实地探访,我也是带着这一疑问而来,大致理清了这一事件来龙去脉。

  莱特,1900年出生于越南。原本是法国人在越南的间谍,但是因为身份暴露,而被法国人「拱手」送给英国人。从1934年到1947年是英国间谍,被英国情报当局安排进马共卧底,因雄辩滔滔,熟悉马列经典,谎称是共产国际代表,在马共党内赢得「马来亚的列宁」之美誉。1942年日军占领马来西亚之后,逮捕了莱特,发觉他有利用价值,没有杀他,而要他继续潜伏在马共,为日军提供情报。

  莱特1937年至1945年任马共总书记,长达八年之久!1942年莱特策划了全马高级干部在雪兰莪的黑风洞开会,然后通知日军围剿。两千名日军在装甲车的掩护下,以炮火猛烈攻击。马共领袖们且战且退,最终还是死了18人。日军将他们的头颅割下,在吉隆坡街头示众。被莱特出卖而殉难的马共高级干部,共约100人。在这之中,甚至包括他本身的得力助手郑声烈(亚宁),终年仅25岁。而莱特当时是44岁。以一个中年「长者」来陷害自己的年轻助手,何其残忍!

  莱特对马共事业的最大破坏,是1945年8月15日军投降、英军9月底登陆,在这一政权真空时期,马共拥有当时国内最大的武装力量,游击队超过一万人,而且已经控制了部分地方政权,莱特居然能以共产国际的指示诱骗马共,不去建立全国政权,坐失大好时机。

  1946年,泰共和印尼共产党领袖作为共产国际代表来新、马地区。在此之前,莱特口口声声说他是共产国际派来马来亚的代表,结果一碰面,莱特的马脚露了出来,引起怀疑。1947年3月马共召开中委会议,以证实莱特身份,真假国际代表可以各执一词,对面对质,使真相水落石出。但是,莱特事先知道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最后决定在会前潜逃。马共中委等了许久,仍然盼不到这个平素以列宁式的准时而要求党内同人的“总书记”,最终委任陈平接任总书记,并授权他调查莱特事件。

  陈平花了一年时间,提呈了一份有关莱特问题的报告,证实莱特确实是一个法—英—日—英多重间谍,日本投降后,重投英国政治部。这份文件指出莱特从来不是共产国际的代表,也不是越南共产党的中坚份子。他从来没有获得越共或中共授权进行任何活动,也没有任何的国际接触。调查报告也揭露莱特在日据时代私吞了29万元日币,170枚金盾和23万两黄金。在战后,他挪用了13万新加坡币。1947年之后,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莱特的行迹和生死。即使后来他重新归属的英国情报机关,也无法联络到他,只能假定他已经遇害。

  这个谜底,直到1998年马共总书记陈平在泰南边境秘密接受马来西亚最大的华人报纸《星洲日报》专访,才透露莱特已经被杀。莱特从马共出走后,去香港、泰国寻找中共、泰共和越共,企图重施故技,东山再起。1947年8、9月间,几位「中共海外支部」的华侨党员(一说是泰国共产党人),在曼谷街头偶然撞上了莱特。莱特试图挣扎逃脱,街头撕扯中,这些中共华侨党员怕他喊出声来,竟意外地把莱特掐死!

  即使如此,陈平本身对莱特这个人也存在着许多不解:为什么英军在日军攻势下败退时,不带走莱特以保护他的个人安全?为什么莱特在身份败露潜逃后,不寻求英国当局的保护?随着莱特的「意外丧生」,这个谜团也许永远也没有人能解开了。

  马共历史长达50年,最后不得不在1989年解甲归田。即使不出现莱特,这一结局是否就能改写呢?

  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冲击,殖民体系崩溃,新兴国家涌现。十月革命崛起苏俄帝国,以红色意识形态改造世界,又迅速冲击这些新兴民族的稚嫩独立。如果说四百年前欧洲殖民者西来,是第一次改写苏伊士运河以东各民族历史,那么此时红色帝国意识形态扩张,则是第二次改写这些民族的历史。除新加坡罕见特例,绝大多数新兴国家在独立之后出现两种前途:不是陷于“种族政治”,就是陷于“主义政治”。

  所谓“种族政治”,是指宗主国或其他外来力量撤离,内部被压抑的种族矛盾迅速上升,该地区现代自组织能力发育滞后,青黄不接,秩序失控,迅速陷入种族仇杀,甚至与邻国发生种族纠纷,恶化为地区性种族战争。从六十年代亚非拉美的种族冲突,到刚刚平息的南斯拉夫种族屠杀,能看出这一来龙去脉。甚至今日恐怖主义威胁,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产生于此“种族政治”的后期流毒。

  所谓“主义政治”,则在内部种族压力较弱地区发生,大多发生于新兴国家的知识层,他们接受苏俄意识形态狂热,强化阶级斗争,否定传统社会以及市场机制,推行计划体制,建立暴力专政。

  此外也有第三种地区,“种族政治”和“主义政治”综合并发,如印尼,既持续发生排华风潮,又出现共产国际第三大党——印尼共产党,总统苏加诺试图混合二者,提出“伊斯兰社会主义”。马来西亚亦属此类,只是分而出之:回教统治阶层沿袭种族政治,如巫统;中下层华族知识分子则走向“主义政治”,如马共。(马共内部也有“种族政治”成分,这一侧面可证于外部接受祖籍所在地文革中国影响甚至援助,内部受困于所在国华裔少数民族范围,始终不能发展至马来社群,并最终因此而败亡)。然而,相对整个世界范围的现代化潮流,“种族政治”和“主义政治”或分或合,毕竟是支流,终不能摆脱歧途旁出重归主流的结局。现代化主潮并不以宗主国撤离为转移,甚至经此曲折,一旦回潮,益增其澎湃,沛沛然不能御。国际关系全球化,经济体制市场化,政治发展民主化,人心所向,三者合一,既消解种族政治,也瓦解“主义政治”。1989年苏东剧变,“主义政治”分割世界的最长铁幕崩溃,此前有多少新兴独立国家,此后就有多少改革转向的国家。恰在这一年,陈平结束28年在境外北京指导国内武装斗争的奇特生涯,回国与政府签订艾合和平协议,马共解散,回归社会。陈平这一急剧转向,我们从他的自传中得知,还是受中国从文革转向改革的新政压力,邓小平以不容商量的口气指令他回国谈判,不再支助他们的丛林斗争。1961年陈平历经千辛万苦,从热带丛林走到北京,希望能同意他们放弃暴力,走向政治斗争。中国当时正批判苏联的和平过渡论,邓主管中联部,制止马共的这一动向,让陈平立刻回归丛林,坚持武装斗争。28年后,也是邓小平要求陈平再回国,与政府和解,走出丛林。真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也是本文开头所叙,那些马共老游击队战士至今暗含怨言,怀念毛泽东的原因所在。但对两千万长期受战争之苦的本土居民,这毕竟是福音,而对陈平以及马共老战士而言,这是悲剧,而悲剧从属于更大范围悲剧的一部分,这一结局不能避免,也无从避免。

  从陈平个人经历看,正如千百万“主义政治”的忠贞信徒,并不是出身于所谓无产阶级,而是有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接受过比当地无产阶级好得多的教育。自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出现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此后二百年,是“公共知识分子”左翼创造“主义政治”的历史。他们从书斋观念走向街头政治,再从街头政治走向暴力革命,先是席卷世界,后被世界席卷。有些人生前已经醒悟,有些人尚未醒悟,就被推上了自己参与创建的“主义政治”之祭台。这些人中我们熟悉的有:法国罗伯斯比尔,俄国布哈林,中国陈独秀。

  知识分子创造的“主义政治”,是此岸世俗形态的救赎政治,却比他们的前人——中世纪神父创造的彼岸形态救赎政治,更极端也更为残酷。我将这群可敬、可悲的知识分子称为不穿袈裟的“神父”,将席卷世界近现代历史二百年的国际共运史称为“此岸再建政教合一的宗教改革史”,因此,如英国史学家霍姆斯邦仅仅称二十世纪的历史为“极端年代”,实在是轻描淡写,无论是深度与广度远远不够。“极端”在哪里?除了人类在其他世纪反复出现的冷酷自残,本世纪的特有极端是“热祸”,不将这一世纪命名“热祸年代”,也应命名为“中世纪回流的年代”。

  两次世界大战的浩劫刷新了此前人类自相残杀的悲惨纪录,这一纪录很快被二十世纪后半叶的“主义政治”刷新: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屠城记录200万,中国1959—1961年大饥荒饿死无辜农民,仅官方记录即为2000万以上。这就揭示了百年历史中最为吊诡的底页——给穷人造成最大灾祸的,并不是其他,竟然是来自知识分子“为穷人的主义”,这是“热祸”之一;更为意外的是,造成如此“热祸”者,与其说来自人类精神生活中的卑下部分,不如说来自现代神父的高端动机,宁可信其救世情切,不必责其道德卑污。倘停留于道义谴责,那真是思想上的懒汉,“热祸”一定会乘人们思想懒惰,一来再来。

   四十年前陈平在北京一定会聆听伟大领袖教诲:“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如此救世气概,其实应改为另一个华裔知识分子更为反省的说法:“岂有文章觉天下?忍将功业误苍生”(周德伟,台湾)。而这些“救世功业”,上可溯源十八世纪法国启蒙运动,下可追忆二十世纪中国“文革”。马共之悲剧,只是夹在中间的一小段。退一步说,即使陈平一生不悔,到暮年还在坚守自己的信念,那么则可由旁人为他庆幸:他能有机会解甲归田,平静写出《My side of history》,而不是被推上祭台,这一生也是不幸之大幸。而其他知识分子,如果许身“公共”,倘若救赎心切,热血奔腾,无论是当年拿起武器——所谓“武器的批判”;还是今日以批判现代性而自慰——所谓“批判的武器”,都能从上述二百年祸害中照见自己的身影,或浓或淡。知识分子者,更兼“公共”也,能不慎乎!

  其实更值得注意的,是更多普通民众在救赎下的命运,“Their side of history”。当年越战爆发,东南亚风起云涌,人们惊呼这里会有一场多米诺骨牌效应。恰恰相反,最后发生骨牌效应的,是“主义政治”在这一地区的内讧:苏共打中共,中共打越共,越共打柬共。在这场乱局中,唯有马来西亚例外,以黎民生命为念,以朝野双方体面妥协结束。我们且看1989年艾合和平协议:

  政府对马共自1930年以来所作的贡献,表示「了解与感谢」,并「不否认马共在加快独立进程中所起作用」;政府也同意马共三个坚持,即在正式文件中不用「投降」字眼、不说马共党员「重返社会」、不要求马共「交出武器」。马共则不坚持「马来亚共产党」合法化、不坚持「停止服役」、并在签署协约后,在马来西亚和泰国代表见证下自行销毁武器。事后,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称赞首相马哈迪高瞻远瞩,为和谈扫除障碍。

  如此光荣妥协,要在陈平祖籍所在的中文教科书出现,还不知要等待多久?而在他年青时阅读的红色词典中,则肯定找不到如此词汇。但在1688年或有先例可循,英国人曾经以差不多相同的方式结束了48年纷争。陈平和他最后700名战友,也坚持了41年。在二十世纪东南亚武装风暴中,这一国家结束得最晚;但在最后结束时,却比他们的任何邻国、邻党表现得更有教养。这一教养或许只能在英格兰留下的文化遗迹中找到出典?大英帝国的统治应该结束,也早已结束,但它如果是这样收回夕阳余辉,那它还就有一点理由来告慰自己: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我所瞩目的东南亚是三教汇集之地,无论耶稣、佛陀,还是穆罕穆德,在他们共同教诲下的善良民众,似已宽恕那群从北方、从西方来的现代救赎神父?而那群现代神父自己应该反思的,恰恰是那句经典的反面:

  全世界知识分子们联合起来!他们得到的是锁链,失去的是世界。

  [附文]

  “青山不老”悼陈平

  朱学勤

  惊闻原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逝世,内心难以平静。我与他缘吝一面,仅有一段“神交”,终成遗恨。现应《南方人物周刊》约请,翻检出下面这篇首发于吉隆波的旧作,旧文新发,略作说明;同时也向读者交待那段“神交”,以资纪念。

  2004年夏天,我第一次去马来西亚时有一个心愿,想见见昔日马共的游击队老战士。《星洲日报》总编萧依钊女士很快联系上一群生活在马六甲的老战士,即在当地抗日烈士陵园有过一次愉快聚谈。返归中国后,《星洲日报》寄来他们采访陈平的文集“青山不老”,请我作序,遂有下面这篇旧作“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将近十年过去了,此文没有机会在国内刊发,想不到此次因陈平逝世而见发表,不知是天意,还是缘分?

  当时我曾对萧依钊说,其实我更想见陈平,能否安排去泰马边境和平村与他访谈?萧女士也作了努力,但陈平当时处境维艰,有国不得归,祖籍亦难回,他不愿或不能见大陆人士。此后此事成憾事,只能将心愿埋入心底。不料两年后因一位画家朋友牵线,竟与陈平发生一次书墨往还,是为“神交”,多少弥补一点遗憾。

  2006年,我的知青好友——旅澳画家沈嘉蔚从马来西亚来沪,给我带来一份礼物。缘起澳大利亚有一位马华侨商叶林生,愿出资请画家创作一幅大型油画,描绘马来西亚之现代建国历史,展幅于吉隆坡双子塔。嘉蔚此前听我说过马共历史以及上述心愿,欣然应约,但也表述希望能与陈平见面,欲作此画,马共及陈平是饶不过去的一页。叶先生与陈平属同乡世交,一口答应,飞回泰国说服陈平同意见面。于是嘉蔚一行启程上路,在吉隆坡盘桓数日,一方面等前行者安排赴泰行程,另一方面去当地书店寻购有关马共历史的书籍,作案头准备。无意中在当地书店觅得《青山不老》,见是老友作序,嘉蔚大喜,给自已留下一本,再给陈本带一本。

  嘉蔚一行在泰国见到陈平,作竟日长谈。送达此书时,他简略介绍他与我的交往。陈平坐下,当即翻阅,看完竟拔笔题赠,用中文写下:“朱学勤同志留念”,请嘉蔚一定带还给我。

  嘉蔚此行收获颇丰,返程路过上海时,他将这份珍贵礼物郑重交与我。这就是我与陈平虽未谋面,却已神交的整个过程。

  但我翻开扉页,看到陈平称我为“同志”,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这是他在北京生活多年养成的礼貌用语?但我序言中明明表述历史观、价值观与他迥然有异,按中国习惯已经不能称“同志”,尤其最后一句,他有理由感到刺激与不快。他肯定看到了这些批评,既如此,为什么还要称我为“同志”?

  嘉蔚看出我的疑惑,讲了此行采访中感动他的三个故事。后来他将这些故事写进了长文“最后的共产党人”,下面的引文即转述嘉蔚此文:

  “陈平那本英文自传《My side of The History》,促成者、出版人、乃至英文执笔者——作家伊恩与诺玛夫妇,也不是来自他同一思想阵营。伊恩为伦敦的《每日电讯报》工作长达25年,职务是该报驻东南亚首席战地记者,见证并报道了整个马来西亚以及越南战争的经过。直至退休后,他一心想要了解当初属于他无法采访的敌对一方的真相,便寻找到了隐居泰南的陈平,并说服他合作来撰写回忆录。这项合作持续长达数年。陈平口述的录音长达数百小时。他与诺玛又安排陈平到伦敦、堪培拉等地查阅英文档案,使陈平也了解到自己交战对方的内幕。这项合作的终点,便是用英文、中文同时出版的几十万字数的陈平回忆录《我方的历史》。该书由这对夫妇设在新加坡的出版社出版,陈平与他们建立了深刻的友谊与信任。我们去泰国前,这对夫妇即受陈平委托,在悉尼当地面见我们,长谈数小时。

  “我们受到热情接待,不过在热情的背后我也觉察到某种友好形式的‘政治审查’。我很快意识到陈平希望通过他们来确定我们是什么人以及什么意图。我们坦诚相告,并很快得到了伊恩与诺玛的信任。------我不知道是与陈平的非同寻常的深入交往而改变了这对夫妇的政治观点,还是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典型的秉持正义良心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与陈平是‘铁哥们’。我们能否会见陈平,就取决于他们的首肯。果然,后来伊恩告诉我,陈平本来犹豫不想见我们了,结果伊恩说服了他。在短暂的‘政审’结束后,伊恩立即拨通了国际长途,并招呼我去与陈平直接通话。

  我几乎不知所措。在用英语问候并简单介绍我自己之后,陈平建议我们用普通话交谈。他的普通话相当流利,那一定是他在中国时学会的。后来我知道他在语言方面的才能。他在森林里学会了马来语,还能讲泰语,加上英语与福建话、广东话,他可以用不同的语言与不同的人交谈。

  陈平在听我自我介绍了中国大陆背景后,便开玩笑说:‘你一定听了不少关于我的坏话了吧?因为我与一位中国的大人物经常吵架。’。

  电话里我们约定在曼谷见面。伊恩提到一个饭店的名字‘东方饭店’。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家老牌的顶级饭店。会面将安排在那里。”

  第二个故事来自陈平与英国军官戴维斯的友情:

  “约翰.戴维斯是抗日时期英军136部队时期陈平的盟友,两人在丛林营地的日日夜夜结下了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在英文里这种关系是‘Comrade’即中文的‘同志’(虽然中文里限用于意识形态一致的战友)。从1948年起,两人分属血腥厮杀的两个阵营。1955年华玲会谈时,英方为确保陈平的安全,或者为了换取陈平的合作,而特意招戴维斯作‘陪同官’。在两日的会谈结束之后,戴维斯护送陈平一行到森林边缘宿营。他问陈平,能否与陈平一同过夜。

  “陈平在回忆录里记述这次‘sleeping with enemy’(与敌共眠)的场景:

  我当然不反对。我一向喜欢戴维斯;事实上,我欣赏他。我们可以谈过去的好日子,至少那时大家站在同一个阵线。

  在我们交谈时,夕阳西下。我坐在一件披风上,交叉着腿。戴维斯躺在另一件披风上。在我们周围,森林的昆虫开始鸣叫。(嘉蔚注:一幅油画的完美构图)

  我们交谈到深夜。这好象是日本占领时代的时光倒流。我们吃英国人的军粮,喝热咖啡,咖啡是我的警卫员在露天生火煮的。我打听在战时我共事过和帮助过的英国情报人员的下落。他问起他认识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成员的情况。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在做些什么?谁还活着?谁已经死了?我问起的英国情报人员大部分还活着,生活过得不错。戴维斯提到的我的同志大部分在紧急状态期间死了。

  这是非常友好的交谈,虽则我一直觉得,戴维斯是高傲独特的人。不过,他勇敢和充满活力;很适合担任战争期间他在马来亚所做的特别危险的工作。对他现在所做的事也很合适。”

  戴维斯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记述道:

  “第二天早晨,天一放亮,我们就送他回丛林边缘,那里已经有英军布防,我说:‘瞧,让我陪你进入丛林走一段,直到你觉得没人会向你背后开枪为止。’于是我们进入丛林,与他和他的游击队员走了大约两、三百码--真是太好了,就象过去与他在一起时那样。他停下来说,‘好,非常感谢你,已经夠了,我们现在就走。我派两人送你回去。’我于是对他说:‘你并不认为在咱们自己的丛林我还需要护送,对吧?’他大笑着说:‘不,一点也不,我想是不需要。’我们握了手,非常友好。我转身走回,晃悠到营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第三个故事则回到华人世界,来自一个华裔警官。如果说他与戴维斯二战后分属不同阵营,有战时旧情,尚能恢复;那么他与马来西亚政府的警察高官属终生死敌,两个阵营在丛林里驳火四十一年,若发生个人敬意则殊非所意。我们且看嘉蔚的采访:

  “在吉隆坡的第三日,我们去拜访一个与马共历史有关的人物:前大马警察政治部副主任姚光耀先生,年逾七旬。姚光耀在陈平自传里被提及,称之为‘经验特别丰富的华族官员’。他是1989年合艾和约的幕后推手之一,功不可没。

  回到住处,姚先生向我们细述当年和谈的经过。作为以反共为首要任务的政治部高级警官,他积多年经验认定,马共每次被击败退入深山,在它复出下山时都比以往更强大。所以打不是一个最终解决办法,最好是和谈。他与上司政治部总监拉欣诺就此取得共识。拉欣诺后来回忆说:‘马共的斗争的确是失败了,但是他们的人还是继续存在,这是政府必须接受的事。’他们向首相马哈迪尔汇报了这种思路,得到了明确支持。

为了在更高层级上以及与中共方面展开协商,姚先生找到了香格里拉集团总裁郭鹤年作为沟通管道。不久以后,在香港香格里拉饭店举办的一个大型宴会上,姚光耀被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会见一位中共中央联络部的官员,之后,陈平从北京指派马共政治局女委员阿熖代表他与姚光耀见面,会谈就此开始。

  数月之后,在泰国普吉岛马、泰、马共三方已举行了四轮会谈,几乎已达成协议,泰国军方希望在1989年12月5日国王诞辰之前签署和约,以作为生日献礼。但在最后关头在武器问题上卡住了。此时陈平已抵达普吉岛,他与拉欣诺关门密谈。一切问题迎刃而解。12月2日和平协议签字生效。后来,陈平兑现了所有他在签订和约时的诺言。这是为什么姚光耀如此欣赏这位对手。姚光耀说:‘马来亚共产党可能还存在,那有什么关系?那是他们的事!关键是和平了,不再打仗了,不再死人了!’

  我们共进晚餐,席间我说到陈平,姚先生停了筷子,郑重其事地说了五个字:

  ‘陈平,真君子!’”

  在华人世界,这是至高无上的评价。对于陈平来说,这一生赢得如此多的敌人尊敬,已经足以抵消他政治生涯的失败。晚年淡定,再称一个虽未谋面却已神交,有批评却不失敬意的中国学者为“同志”,又有什么奇怪?也许我引述得太多了,但正是这些真实的故事,彻底消除我前述疑惑。即使我在2004年实现与陈平见面,也不可能如嘉蔚此次有长时间的会谈,足够深度的采访。陈平生前接受来自大陆的采访,仅此一次,这些史料弥足珍贵。嘉蔚在电话里也希望我能多多引述,因为他知道这篇采访录“最后的共产党人”不可能在大陆发表,此次机会难得,应该让大陆读者知道更多的历史信息。巧合的是,陈平逝世之日,竟也是嘉蔚生日。这一天他发来电邮称:

  “非常感谢你提供一个让我表达对陈平敬意的机会。南方人物周刊此举可能是让国人知道一小部分真相的唯一机会。

  9月16日,陈平去世之日,是我的65周岁生日。缘分还是天意?”

  我们不约而同想到“天意”或“缘分”,对陈平都怀有难以磨灭的敬意。在这里,信仰分歧已不重要,他首先是一个有教养的共产党人,也许是我们所接触到的最后一个有教养的共产党人,赢得了所有人尊重。无论是远距离“神交”,还是在第三国“面谈”,甚至在丛林里直接以热武器驳火“交手”,他的人格都已赢得对手、敌手的敬意。嘉蔚那幅历史油画如期完成,最后在吉隆坡双子塔的美术馆展现时,他将陈平当年抗战胜利从英国蒙巴顿勋爵手里接过荣誉勋章这一幕,置于画面近景最为突出位置。面对这样一个高尚的人,你怎能不肃然起敬,怎能不称他为“君子”,怎能不接受他称你为“同志”!临近发稿时,我上网搜寻有关陈平逝世的新闻,看到当地华侨正联名请愿上书,要求政府同意陈平遗骸回归吉隆波,回归马来西亚。这也是1989年之后,陈平生前屡次表述、甚至诉讼亦未能实现的愿望,现在已成遗愿,我当然希望他的这一遗愿能实现。但即使有坏消息传来,当地政府驳回此愿,也已经不重要。青山处处埋忠骨,天国早已敞开云门,在那里接受他那高尚的灵魂,人间一切至诚者不分南北,不分信仰,最终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相遇。

□ 一读者推荐



2013-10-11 13:59:26

主题: 网版小二"正人君子"们不反感吃苍蝇和狗屎帖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网版小二KD/"正人君子"们不反感吃苍蝇和狗屎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11 12:33:37 2013, 美东)


网版小二"正人君子"们不反感吃苍蝇和狗屎帖对老刀没有指名道姓得帖子很敏感反感,而且颠着XX脸的网版小二可以篡改我得文集标题,但任狗屎和老鼠屎帖标题存在供其吃喝欣赏?!

这些狗屎帖标题瘪三们可以关3-5天就再放出笼子了,老刀要关14天。

嗯, 这网版小二"正人君子"真是非要当婊子还立牌坊地装正经样嘛。。。。。。很有趣!

而且网版一帮3.0 宵小们也很正经地看着狗屎苍蝇标题帖装聋作哑满心欢喜跟吃到嘴里个香波饽似的噎的不吱声放P了。。。。。。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2013-10-11 13:54:28

主题: 老刀侃球:近期最想单挑的网版老ID名单及缘由(二)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老刀侃球:近期最想单挑的网版老ID名单及缘由(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Oct 13 11:21:08 2013, 美东)

老刀侃球:近期最想单挑的网版老ID名单及缘由(二)


1。 红酒--当年NJ圣诞群英会上就会过了,相互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承蒙老弟美
意,栩栩如生记录报道了当年鏖战盛况,露得一手好文笔。网坛上多次作漫画记录描述
网版赛事显露惊天才艺,让也曾爱好绘画得老刀赞叹不已。最近一次US OPEN爬
踢聚会上再次相逢,虽未能对打比赛,但赛后剩余时间段,得以一起对练,而且最让老
刀欣喜得是竟然主动提出按实战各大角ALL-ROUND对拉和抽,放小球对打,甚
和老刀平素练球习惯和秉性。40分钟练习竟然胜过3小时比赛得能量消耗,过瘾之至
。老刀羡慕得紧,列为第二批单挑名单之首。希望早日成行,与君大战300合,虽技
拙,但愿受教是也。

2。杜邦(DUPOND):
某年CINCY大师赛期间,他来看球,过后,中部一干球友会聚于OSU球场。他和
爱嘻嘻是截然不同得体型,发型和球风:高且壮实均匀,艺术家得长发飘然,颇有浪漫
绅士气质。也是左撇子,但属于稳健底线,正手和双反爱打前冲上旋,而且稳健防守反
击不时恰到好处地上网截杀,甚是滴水不漏。也是6:3让俺无可奈何,一时找不到他
得命门所在。发球和爱嘻嘻有点类似,带着左侧旋但还有些上旋的怪味,很让俺吃了不
少他得发球。他得球路一看就是求道派的,如果爱嘻嘻有点外家硬功横练竖打单刀劈砍
先手进攻路数的话,那杜邦则是内家功夫稳重双剑刺挑后发制人一路。他得双打技术也
很了得,从与他的双打对打中可以看出。可惜未有机会搭档。但我觉得如果有幸搭档,
也是好的搭档对子球友。一直要想能单挑大战5盘的。可惜今天USOPEN 爬梯未能前来赴
宴,也是和江跑一样,或杀上他门或NJ/NY 恭候远迎,单独安排室内球场厮打一番。


3。 鼻涕(掐死你)--很有自学天分,仅发球一技就名扬网版,一年工夫练成暴力
发球工夫,不说十成,8-9成也有了。然,毕竟年轻,经验尚嫩,破绽显露,老刀趁
虚而入,以以己之长攻其之短,裸奔单挑其发球,先夺一城;某年底NJ聚会上,终于
相会,各自搭档高手对打,猛攻其弱处命门胜之。现今阶段,老刀自认胜桊大于败象,
63或64开。期待场上单打一会。

4。 江跑(RIVERSRUN)--相识和相会于09年CINCY 爬踢的OS
U球场上,印象深刻得属他和毒帮二人。老刀当年匹夫勇猛,曾反手位一计发球砸掉江
跑手中大刀,呵呵。可是随后得交战,他决非善类,施展正派工夫把俺这老邪斩于马下
!此仇记在心里,今年US OPEN爬踢仇人想见分外眼红,又是一番面子上你我哈
哈,脚下互踢比功夫,招招见血,刀刀咬肉,你来我往,大战一小时,结果,还是江跑
的纯正功夫了得,6:4胜,其后,跄 战各胜一局。输赢不论,各自大呼:痛快,可
惜时间太短,不能大战300合,留待下次了。说定了,或是我上门踢馆,或是明年U
S OPEN爬踢他来NY住我大树十字坡,一定要预定两小时得室内馆死掐一阵!呵
呵,储芳待来年啦。。。。。。

5。 NJ匪帮--CC, ASUS和爱CC,老球友,死党团伙,相互知根知底的
撕打多年了。好在距离近,随时可以拍马过去或放马过来撕打。趁CC奶爸辛苦憔悴之
机,
是否偷他一阵?看ASUS那厮近来功力大长行情暴涨,也搞他一回,学得两手?至于
老妖,时刻铭记邓大人得不仅防右更要防左得教导,得时时提防,方好去风城会时不至
于被左派首领花和尚阿扁轻松剁成精肉包子馅了。BEE(小蜜蜂)--也是当年NJ
圣诞群英会上和以后某USO爬踢上就会过的老ID。近来功力大增,正反手进攻和上
网小球/高压绝非当年可相比而语,也是能跑善战的后生,甚至声称好7盘大战方能进
兴。好,待其养好伤,一定会知来个5-7盘大战,看看谁更能跑。。。。。。。。。
。。

(待续)



2013-10-10 16:10:52

主题: 老刀侃球:呼拉圈与练网球
老刀侃球:呼拉圈与练网球



在俱乐部练球,场边上堆了不少呼拉圈。开始还有点纳闷:伙计们花银子论点钟付费,
来这里转呼拉圈练小腰?


后来见了几次教练带领少年,成年和大妈组训练,才知道呼拉圈有不少作用。


1。真个是用来扭腰转腰活动热身用来着的;小姑娘和大妈们尤其爱玩爱转,小伙子和
老爷们却不太爱耍;

2。直立网前一定高度,训练上旋击球,球要求从圈内穿越而过而且要求落在另一铺地
的圈内,来学习掌握TOPSPIN技术;


3。发球落点得掌握,开始要求大圈,边角和T点各一,发到圈内。当然,这是给初级
入门组的,往后就由大呼拉圈变成脸盆大小得塑料垫或交通用得桔红色三角立标,最后
小到大海碗尺寸得圆垫,目的依然是,发球得落点准确性;

4。场地左右两大角各一呼拉圈,,跑动中正反手TOPSPIN LOB到圈内,来
练习跑动救球,LOB技术。球撂得高高的跟迫击炮弹似的落入圈内,教练在边上叫好
或指正落点偏差及动作问题。


训练结束,小姑娘和大妈们时不时还又拿呼拉圈转摇几十下,算放松活动。



2013-10-10 15:14:38

主题: 老刀侃球:成了白大妈和美眉们的党代表
老刀侃球:成了白大妈和美眉们的党代表


10/6/2013, 周日 晚。


被队长拉入伙参加这月底开始的USTA7.0混双队伍。全队在US OPEN中心
集训练习了两次,让我分别与4位白大妈和白美眉搭档练习比赛熟悉彼此球风和球路。
保持全胜,而且都是大比分取胜,搭档的大妈和美眉们都兴高采烈不止。一位大妈问:
你真是3.5吗?别是个隐藏的大沙袋来欺负俺们真3.5来着的?我一笑道:什么你们
我们的,咱们是一个队伍的啊,怎么会欺负你们啊,应该说我们要一起去欺负别人嘛。
。。。。。大妈和美眉都笑得花枝乱颤。呵呵。


练习比赛后队长见了我笑道:你老可要放尊重了,人家白大妈和美眉都看上你这大叔了,都问
: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个迷人大叔啊,跟他搭档太爽了--呵呵,好一个“爽”字!


队长又说,两个和你搭档的大妈说了,太爽了,你这队伍有戏,我回去把我那个很厉害的球友给拉过来--都是长岛队的主力--参加你这个队伍吧!队长说:哈哈,拉来你一个,挖了老对头长岛队的墙角要招来一群更狠的娘子军团了,我们队伍的板凳要很深了,这太好了,比赛就更好安排了。你这没开打就立了一大功了。。。。。。

嗯,我其实也没在意队长的夸奖,还沉浸在刚才队长说的那句:“。。。。。太爽了”呐。

呵呵。。。。。

 

有诗为证:

老骥伏栎,志在千里
老刀不老,大妈迷倒


老刀成了白大妈和白美眉们的党代表。。。。。。



2013-10-10 14:41:19

主题: 老刀侃球:队内练习,和新搭档把队长/一单打残了
老刀侃球:队内练习,和新搭档把队长/一单打残了


10/9/2013, WED 晚。

队伍要去全国分区赛,队长通知今晚在US OPEN室内训练中心练习。队长让我和一位新来的队友搭档与他和队内第一单打配对对打比赛。第一单打是一个20多暴力派小伙子,队长30多,左派拉TOP SPIN底线型的。搭档也是靠30的高个亚裔壮汉子,说话细声细语勉靛但发球和正反手底线对抽很好,练习热身时就看得出是个好手,可惜队伍打LOCAL和州决赛时,竟然没见到和搭档过。看配对情况,似乎队长要拿我俩给他俩喂招练球为主--因为我俩都是不去参加全国分区赛的。好吧,当陪练来了。。。。。。。

热身毕,开打。老刀先发,3个ACE加一个PLACEMENT搭档轻松拍苍蝇,保发。队长发球,我主刀正手位,最近和老中球友老大打多了,慢慢开始转型,以拉吊后场高球过渡然后伺机或进攻或轻吊的稳妥战术为主,正手TOP SPIN拉底线逼退对手,队长回球失误;搭档暴力回击,队长失误;我一计反手暴力抽中,结果,很快破发。搭档发球果然也很了得,稳准狠,轻松ACE和给我截杀机会,又轻松保发,3:0!对方一单显然有些紧张,想暴力又频频失误导致进攻不利SELECTION不当。发球也出现双误,二发见软被我和搭档抢攻,4:0!又轮到老刀发球,依旧ACE两个,搭档截杀两个,5:0!队长发球局终于保发成功避免了被打光头。搭档发球局又成功保发,6:120分钟轻松拿下首盘。

易地再战,基本同首盘,只是,队长和一单各保发一局,其他没太大变化,被我俩压着打得毫无招架之力,6:2又下一城,2:0,我俩完胜队长/一单。队长看出水平有差距,于是叫另一场地得胜者过来,让我和一单搭档,让我的前搭档配一老球痞--他是参加了州决赛的主力之一。

一单和我搭档,心情显然放松见好,打得有了起色,发球,对抽,救球,都比前两盘好多了。他死守底线,我主打网前,也是主导了比赛,以6:4击败对手。时钟指向半夜12:40,大家相互握手击掌,散伙。

新搭档和我显然也很相互欣赏各自球技和球风,相互紧握手道别,周末约定再打。

又结识了一位风格很突出,发球技术很好,底线正反手凶猛稳定的对打球友。。。。。。。

甚是欣慰。



2013-10-10 13:49:32

主题: 老刀侃球:我近期最想单挑的网版老ID名单及缘由(一)
老刀侃球:我近期最想单挑的网版老ID名单及缘由(一)


1。HENRY (4.5) --曾如此亲密撕打了一年整,场上场下太对脾气和胃口(都是大吃货,好羊肉)也有好几年没见和没被他残虐了,思念万分啊。老看他和5。0的撕打,这要是被虐,一定很那个。。。。。。呵呵

2。阿扁 (4.0) --HENRY得跟班,现今竟然上位篡夺了HENRY领导权成了风城盟主!打法刚烈,奔跑马力十足,又是个和老妖一类路数得大左派,而且谈论网坛天下大事,竟然也是吃货所见略同心有戚戚焉,一直想着场上手谈一会。可惜来NJ踢馆时,不巧老刀刚好去上州打USTA决赛错过相会的大好机会。不过,风城怎地也是老刀的老巢和根据地了,何况HENRY多年经营独霸的地盘,也是老刀专业协会之场所,风城会肯定没跑的!

3。5Z (4.0++~4.5) --曾在某年得US OPEN爬踢上一起搭档守擂台,一见如故,相互配合恰如知根知底的老搭档一般。球风和HENRY,CC极为相似,属于攻守兼顾能暴力又善防守动作潇洒的正路求道派之门,而且和老刀一样爱四处闯荡江湖厮杀以求会友的球痴之徒,近来又功力大长收罗奖杯成筐计,而且雄居首都DC傲视NY/NJ乃至全美众山头,待老刀比赛间歇,抽个月黑风高之夜,掩杀偷袭过去。。。。。。呵呵

4。黑导 (4.0++~4.5) --高富帅理论实践双行而且修为非同一般直逼CC/HENRY,网版和私下交流甚欢,也是惺惺相惜所见绝大多数略同,但人正派文雅,老刀糙人羡慕得紧,急欲讨教场上场下修行之道是也。。。。。。

5。ATM (4.5) --网霸多年,老刀还是07年曾一会于SD,但是双打,曾一场未及就震断老刀双拍,功力刚阳纯正一路又透着老道奸滑邪招,很对老刀球风胃口。无论如何,要争取在金盆洗手之前再会一场,比不过暴力刚阳,咱比谁更邪还不成?


。。。。。。


(待续)



2013-10-10 13:07:20

主题: 美国之音: 中国网络观察:网民玩弄网管
中国网络观察:网民玩弄网管 
发布者 guzheng 在 13-10-09 10:31 

 
  
当今中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人口大国,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网民人口大国。从历史、政治、文学等学术的角度来看,中国人先前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大规模地、以举世瞩目的网络发言方式议论政治。

从世界历史、比较政治和比较文学的角度来看,世界其他国家、世界其他民族的人也从没有像今天的中国人这样大规模地、以举世瞩目的网络发言的方式议论本国政治。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确实是创造了历史。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为数200万人的网络特工队伍之庞大也创造了历史;中国网民捉弄、玩弄、戏弄、逗弄、耍弄中国网管当局并获得极大的娱乐和愉悦,中国人将政治和文学共冶一炉的这种网络表达,这更是创造了历史。

*天翻地覆大变化*

创造历史,意味着历史的大变革。从许多角度来看,当今中国都确实可以说是处于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变革之中。

天翻地覆的变化可以令人激动欣喜,也可以令人头晕目眩。

无论是头晕还是欣喜,目睹或经历巨大变化的观察家都喜欢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中寻找或确定长期不变的规律或图样,以显示自己并没有给巨大的变化弄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自己不是傻子看戏跟人笑,而是有自己的看法和判断。

对当今中国大陆的激烈变革或变化,英国老牌大报《金融时报》北京分社社长吉密欧(Jamil Anderlini)日前在一篇题为“中国:强大而脆弱”的分析报道中提出了他的看法和判断:

“中国拥有人类社会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实行的还是一种中世纪制度,旧王朝的那一套仍未走远,王朝更替的规律仍然适用。

“在外部世界看来,如今的中国比过去两个世纪里的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和成功。但在国内,政治内斗、政策瘫痪、高压管制以及作秀式的审判(如薄熙来庭审),使执政党显得愈发脆弱。”

吉密欧的这种看法和判断可以说是在当下中国国内外大多数观察家当中流行的看法和判断。这种判断含有若干明显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其中包括:

1)中国社会在进步,而中共的一党独裁专制体制陈旧落伍,摇摇欲坠尚未坠;
2)中共当局也知道这种进步与落伍的巨大反差,知道自己虚弱,因此中共当局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频频闹笑话和发疯。

在观察家、分析家们看来,实行中世纪制度并知道自己虚弱的中共当局闹笑话和发疯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共的当局近来大张旗鼓攻击“宪政”和“普世价值”,宣称自己掌握了“宇宙终极真理”。

换句话说,当今世界,当今时代已经进入了21世纪,但中国当局现在还在坚持欧洲中世纪那种早已经破产将近600年的“教皇无误”(papal infallibility)式的思维,而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近来坚持推行和展开所谓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以证明中共最高领袖习近平绝对正确无误、所有其他官员和平民不是坏蛋就混蛋因而都需要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更是明确无误地展示了“教皇无误”式思维。

在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当局的这种坚持是世界笑话,而将这种世界笑话一本正经地当作官方政策指导思想公开发表,并以此操纵制定法律法规和政策打压批评者,则是地地道道的疯狂。

*有压迫也有娱乐*

中国公众、中国网民和世界媒体显然是认为,当今中共当局疯疯癫癫,可笑又疯狂,仿佛当年利比亚的卡扎菲当局。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卡扎菲政权摇摇欲坠的时候,中国也成为中国网民和世界媒体观察利比亚局势的看点。

然而,中国毕竟不是利比亚,而中国公众、中国网民也比利比亚人幸运。至少,中国有相对发达的互联网,中国公众得以冲破中共当局的封锁、封杀,发出自己的声音,也就是大规模地、以网络发言方式议论中国政治。

中国网民的这种政治评论或议论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直接的、一本正经的议论,另一类是嬉笑怒骂、指桑骂槐式的议论。

直接的一本正经的政治议论虽然很重要,但也常常容易让读者觉得愤怒和担忧,还有愤怒和担忧之后或之外的无奈、沮丧和疲劳。

嬉笑怒骂、指桑骂槐式的议论则是异彩纷呈,五花八门,让读者在愤怒、担忧和无奈之外还能感到一种娱乐和欢欣。

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长期宣传一种口号,“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中共当局对中国公众和网民的政治压迫即言论自由限制,也显然也导致一种奇异的反抗,形成了一种“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娱乐”的奇异局面。

如今,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以下这种让中共当局狼狈不堪、束手无策的娱乐式反抗随处可见:

“【离心离德的澳门】澳门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虽实行‘一国两制’,但重大决定也应该与大陆基本政策相吻合才对,但是他们居然在2011年通过了 ‘官员财产公开法案’。作为爱党爱国的我们,在此予以强烈谴责!同时,我们坚决抵制这一错误行为,坚决支持大陆官员不公开财产所采取的一切行动!“

(注:中国公众普遍抱怨,中共及其政府官员如今无官不贪,而中共当局硬着头皮抗拒世界潮流、抗拒中国民意、坚持不公开官员财产的做法,令中国公众愤愤不平,但又无可奈何;于是,便有中国网民创作发表和传播这样的嬉笑怒骂、讽刺挖苦的微博。)

“神 父:你是否愿这个男子成为你丈夫?陪他吃三聚氰胺奶、注水肉、避孕鱼、明胶囊…直至永远?新娘:最毒妇人心,我愿意!神父:你是否愿这个女人成 为你妻子?为她买镉大米、瘦肉精、苏丹红、地沟油、明胶老酸奶…直至永远?新郎:无毒不丈夫,我愿意!神父:我以马克思之名恭喜你们结为中国式夫妻!”

(注:中共当局官员及其家属自己享用安全的特供特供食品和药品,与此同时,中国官商勾结,有毒食品药品层出不穷,大行其道,让中国百姓难以逃遁;目前正在中国监狱里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入狱前曾表示,中国食品有毒是中国政治有毒的反映;刘晓波因这类言论被判刑11年;中国网民的这则微博显然表达了跟刘晓波博士同样的意思,但至少截至目前为止中国当局依然束手无策。)

“柳宗元在狱中遇见李白,忙问因何到此,李白说:造谣了,我说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人家量了,根本没那么长。柳宗元说:我说千山鸟飞绝,有人举 报,说看见还有鸟在飞。杜牧走来大骂,我写了‘停车做爱枫林晚’,就有人把我抓来问到底做了没,做了就是公众场合淫乱罪,没做就是散布谣言罪!”

(注:这是一则讽刺中共当局最新的镇压网络言论措施的微博;早些时候,中国当局以发布交通事故死亡数字不准和“聚众淫乱”的罪名等奇妙的罪名抓捕了一系列普通的和著名的网民,并试图以此恫吓经常发表批评中共及其政府意见的网民。)

*文艺创作黄金时代*

即使是粗读以上列举的中国网民的议论以及其他类似的议论,一个读者也能明显地感到,热衷于创作这种议论的中国网民显然是在捉弄中共当局的网络出版审查以及审查管制机构,从中得到极大的愉悦,并显然希望他人也获得同样的愉悦或娱乐。

通过语言文字给自己以及给他人带来愉悦或娱乐,这种行为毫无疑问是属于文艺创作。

文学研究学者、美籍俄裔小说家、20世纪英语和俄语小说大师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认为,优秀文艺作品创作的最大动力来自创作者的自娱自乐,以及创作者跟读者相互激励和互动。

纳博科夫表示,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俄罗斯文艺创作异峰突起,空前繁荣,一举进入世界一流水平,令全世界刮目相看,叹为观止,首先是因为当时的俄罗斯有世界一流的读者;有了世界一流的读者,世界一流的作家便会应运而生。

与此同时,纳博科夫在他去世后由他人整理出版的《俄罗斯文学讲座》中还提到激发19世纪俄罗斯文学艺术家们创作灵感的那种特殊的社会和政治环境,使读者不禁感到21世纪的中国跟19世纪的俄罗斯非常相似:

“(当时的俄罗斯沙皇政府愚蠢又蛮横,在相当程度上对作家的创作构成了阻碍,)但同时也给作家提供了刺激的快乐。作家可以用五花八门的微妙而富有颠覆性方式捉弄嘲弄政府,让愚蠢的政府难以对付。一个蠢瓜或许是危险的,但蠢瓜头脑不灵,危险于是便转化成一流的娱乐;尽管俄罗斯旧政府有种种缺陷,但人们必须承认它有一个突出的优点,这就是缺乏脑筋。从某种意义上说,由于出版审查当局不得不爬梳分析指桑骂槐、声东击西的政治性言论,而不能只是简单地镇压那种不加掩饰的痛斥臭骂,这更使得出版审查当局的任务变得格外艰难。”

*网民娱乐是真*

纳博科夫解释俄罗斯文学何以在19世纪异峰突起、俄罗斯文艺家在那时何以灵感喷涌的论说究竟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当今中国网民的文艺创作,现在还难下定论。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沉淀,中国网民讽刺性、娱乐性的政治言论是否能登堂入室,成为货真价实的文艺作品,给后代人带来同样愉悦或娱乐,这也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但当今中国互联网发展形势显示,中国现在有大批的网络作家/写手像纳博科夫所说的19世纪俄罗斯作家,在“用五花八门的微妙而富有颠覆性方式捉弄嘲弄政府,让愚蠢的政府难以对付”;捉弄、玩弄、戏弄、逗弄中国当局成为这些网络写手和千百万网民乐此不疲的游戏,

这些网络言论借助微博这样的社交媒体在全中国、全世界飞速扩散,四处流传,让中国当局穷于对付,难以对付。同时,这些网络言论也构成了另类的寓教于乐的教育,让读者得以有关中国的政治和历史。

例如:

“【院内故事】爷爷制定猫的考核标准:能抓耗子就是好猫。开始,所有的猫都勤勤恳恳去抓老鼠,后来,用些手段,烟熏,水灌,虽然耗子是多抓了不少,可是也把院子 搞得乌烟瘴气……再后来,开始养耗子充数。爷爷很苦恼猫怎么就变样了呢?有明白人说:幸亏,您只是叫它们抓,如果是强奸,早有新物种降生了。”

(注:中共已故的最高领袖邓小平曾经有一句名言,“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于是,此处的“猫”转而指中共的干部。)

“【37周年】今天的年青和老少毛粉都无法理解或者无法面对:为什么伟大领袖9月9日去世,10月6日就成了全国最大的反革命家属。”

(注:中共已故的领袖毛泽东一直被中共称作“伟大领袖”;37年前,也就是1976年10月6日,在毛泽东去世之后不到一个月,中共发生政变,毛泽东的妻子及其同党被逮捕,被安上“反革命”的罪名;公开声言敬佩毛泽东的中共领袖习近平和许多毛泽东的粉丝现在还在纠结于如何评价给中国人反复带来大灾难的毛泽东。)

*好玩乎无聊乎*

尽管中国当局雇佣了200万网络特工大军试图封杀来自中国网民的这种防不胜防、堵不胜堵的谐谑嘲弄当局的言论,但俗称“五毛”的这些当局网络特工只是给网民增添了一些麻烦和巨大娱乐。

中国当局的网络言论审查机关及其特工显然头脑不灵,“不得不爬梳分析指桑骂槐、声东击西的政治性言论,而不能只是简单地镇压那种不加掩饰的痛斥臭骂,这更使得出版审查当局的任务变得格外艰难。”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国内众多的观察家认为,中国当局当今的网络言论审查机关比19世纪俄罗斯沙皇政府的出版审查机关更为愚蠢,更为迟钝。

这些观察家们为自己的论点提出的支持性例证是,在2009年,中国网民为了抗议当局当时发动的一轮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行动,推出直接咒骂当局的“草泥马”网络视频;只是在“草泥马”网络视频传遍全中国全世界,中国当局成为世界笑柄之后,中国当局才醒过神来,赶紧进行马后炮式的封堵。

中国网民所面对的网络言论审查机关比俄罗斯作家当年罗面对的更庞大,更愚蠢,更迟钝,这到底会让中国网民觉得更好玩还是更无聊,现在人们还不清楚。

不过,就眼下来看,中国网民显然玩得正欢。



美国之音



2013-10-08 10:38:21

主题: 老刀侃球:曾经的“4.5”。。。。。。
老刀侃球:曾经的“4。5”。。。。。。


信人: TennisHaohan (TennisHaohan),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5 22:36:00 2011, 美东)

今天有幸跟老刀搭档双打,对手是4.5+4.5。我是3.5加上低靡的一发状态,也赢得了一
 个set,虽然第二set输了,简单的数学证实了老刀确实是4.5+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4.5.]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l  6 00:32:35 2011, 美东)

老弟过奖了。

 老刀今天伤未好,拖着一条腿上阵打得实在差,实在是力不从心。很多机会球,跑不到
 位,失去杀机。其实,你也歉虚了,3.5+应该不止,如果加强一下发球和多打比赛增加
 临场比赛经验和技巧,4.0+应该有的。
 今天那两个确实有4.5,他俩也确实是在参加4.5级比赛。但如果咱俩能再沉住气,
 用PUSHER战术,也能和他们周旋,至少第2局不会输的那样快。他俩其实更多地朝你攻
 击,而你都顶住了,第一局能拿下来,基本是你的顽强抵抗功劳。我其实更多是打酱油
 观战了。当然,第一局,我的发球让他俩着了不少苦头。我想,别的说不上我打得多如
 何,你算见证了俺的发球实战能力了。

 你我若去打4.0的比赛应该没问题。以后可以试试去。

 你的正手还是很暴力的,反手的攻击性削球也很稳定,打法和风格跟俺当年打USTA时的
 水平和状态极为相似。就是经验上欠缺吃不少亏。这只要多打就能赶上的。

very enjoy today's games!

 see you next time.......


 dok

 --

 ※ 修改:·USMedEdu 於 Jul  6 10:40:16 2011 修改本文·[FROM: 142.233.]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7 12:08:03 2011, 美东)

实战是检验水准的唯一标准。能双打击败4.5,那老刀就是4.5,恭喜恭喜!

 网上常看到争论rating,其实只要一参加比赛看分数就一目了然。老刀这些年一直没停
 手地苦练和四处挑战,看来收到回报了。

 老刀,不要轻易服老。老年组也未必容易打。我对附近不少50多的老油条单打都一点办
 法也没有,猛攻会失误,相持也失误,紧张造成出汗和消耗体力比对手多。双打我干脆
 都不想被这些人蹂躏。随着年龄增加,体力会下降,但是技巧,配合,经验,心理都会
 不断长进的。不必追求华丽动作,好用就行,呵呵。

 希望什么时候能配合一次双打。。。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多谢版大美言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160.]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7 12:32:07 2011, 美东)

哈哈,刚刚惦念你才刷了个旧帖呢。

 是如你说的。我最近也常打俱乐部和当地比赛,确实感到很多如果健康的55以上老
 球痞是绝对难对付的。想想都应该懂得,人家若是打了多年的,什么打法没见过?
 不过,谢美言,俺还是坚持自认只有4。0的单打水平。4。5双打?可能马马虎虎几乎
 噌个边?那也得是俺身体和技术最佳状态时。算个SOLID4。0我就开心极了。动作嘛,
 俺从来就是UGLY WIN流派的,但最近能得到正规教练指导,俺也还是努力去改,争
 取打得规范点啦,至少,反手,改成半西方握法,开始比较有把握和成功率高些了,
 能用于实战比赛了。

 好在双打毕竟对体力要求小些,俺其实也更善于双打。

 上周和一个颠着啤酒肚大胖子的鬼子搭档拿了个当地4。0的第一。这里比赛规则是:
 设3。5、4。5和5。5三个级别,一旦输了,就淘汰降到0。5下个级别,而那个级别
 不单独设立。俺和这个大胖子在俱乐部里搭档过一次,打败过一对强4。5年青人,
 所以这次搭档打4。5结果上来就遇到正规训练的俩高中初中生,再加俺瘸着一条腿,
 他颠着大肚子,被小孩打残了退到4。0拿了4。0得头名,但奖金比正规组冠军少一
 半啊!

 不过,还是很FAN的,决赛遇的一对也是少年正规训练的小中+小印13--14岁搭档,
 俺们这次不厚道,欺负人家孩子,就把奖金拿走了。

 风城,是俺们协会的所在地,常有年会,俺要去参加年会,肯定拎了球包去会你了。
 打完球再到中国城腐败一下是少不了的。

 问夫人和孩子好!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实战是检验水准的唯一标准。能双打击败4.5,那老刀就是4.5,恭喜恭喜!


--

※ 修改:·USMedEdu 於 Jul  7 12:56:58 2011 修改本文·[FROM: 142.233.]


发信人: aTm (Aggie),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7 13:28:24 2011, 美东)

赞,说的真好。。。

 同意这个:老年组难打。。。

 大多是老油条,枪林弹雨里出来的。。。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实战是检验水准的唯一标准。能双打击败4.5,那老刀就是4.5,恭喜恭喜!
: 网上常看到争论rating,其实只要一参加比赛看分数就一目了然。老刀这些年一直没停
: 手地苦练和四处挑战,看来收到回报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5.153.]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7 13:47:43 2011, 美东)


【 在 aTm (Aggie)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说的真好。。。
: 同意这个:老年组难打。。。
: 大多是老油条,枪林弹雨里出来的。。。


 是这样,这版上几个嘴大口水多的2。5~3。0根本没什么实战经历,看看人家录像什
 么的就口水四溅开了。

 俺们双打4。0决赛的小对手,若论动作和练球时的对抽,任何人一看俺俩老家伙一
 个大肚子,一个瘸八仙,球打得到处飞,根本不是对手啊。可是对打起来,俺俩就
 凭经验把俩基本功绝对好于我们,跑动也灵活机动得多的小朋友两个6:3打残了,
 他俩是训练班的也是要求从4。5打,被淘汰下来的。

 观看4。5单打和双打,正经的老球痞确实是极为狡猾难以对付的。球路和技术熟练,
 战术灵活老道。若这种人没有明显体能和关节健康问题,真难缠,可以死得很难堪
 输得特憋气。俺就曾因为伤了腰腿没法跑动,让一个精瘦但能满场飞的3.5韩国老
 头给整死得别提多惨了(6:4, 6:0!)。那天,我终于真正理解和体会到很多小伙子跟俺
 打,输球后的心情了。

 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2.233.]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8 01:29:29 2011, 美东)

是啊,同意老刀见解。看录像评水平不靠谱,只有经历全场比赛才能看出能力。老刀这
 些年实战了不少网友,这难得人生经历着实值得回味。网上吵架其实也有趣,难得大家
 投入爱好投入激情啊。
 佩服老刀这样持之以恒的笔耕自己网球经历!我很多时候打了比赛后挺激动,想写点东
 西,不过睡了一觉就什么激情都没了,呵呵。
 讲个昨天发生的usta故事,虽然我没参赛,但是两个队我都效力过。现队长年轻,拉来
 了老队长的人马,合并了几个强队,准备大干一场,说来难以置信,现在队里27个人,
 未尝败绩!老队长是老油条,排兵布阵也有一套,这次不知搞什么阵法,三个双打都是
 三盘拿下,还有一个决胜7:6。比赛后双方可能因为庆祝过火,有言语冲突。赛后现队
 长给大家邮件总结的时候,说痛恨对方球队每个人,赌咒发愿要将来报仇云云,还有几
 个队友也是痛不欲生地回复。这些都是平时看着很nice的中年老美啊。我现在还纳闷,
 何以至此。。。突然领悟到老刀对生活对网球的激情了,人生应该如此,敢打敢拼,敢
 说敢做。。。
 再说老队长,身高180上下,体重250磅以上,步伐还挺灵活,球风狡诈,擅长双打,喜
 欢搞心理战。第一次跟他对阵是usta单打,第一盘轻松搞定他,不过他渐渐适应我打法
 ,马上找到对策,第二盘抢7才拿下,记不得当初什么弱点被抓住,就是感觉他提高回
 球稳定度,迫使我主动进攻失误,或者突然上网,庞大的身躯的确让我感到打穿越的时
 候球场小了许多。加入他的队伍后一直没机会跟他正式对阵,不过口头间我们还是彼此
 不服,心里可能也各自觉得对方难缠。有次队内双打练习,我跟个5.0配合竟然输给他
 和4.5的组合一盘0:6,记得我多次用尽全力将重重的上旋打向眼角余光中的那个硕大
 身影,却常常被他匪夷所思的volley block回来,网前似乎没有了任何空隙。一物降一
 物啊。。。
 每个人都有故事,希望老刀继续在网上场上耕耘,也多掐架啊!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这样,这版上几个嘴大口水多的2。5~3。0根本没什么实战经历,看看人家录像什
: 么的就口水四溅开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48.]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8 01:53:07 2011, 美东)

哈哈,你这还嫌俺被人整进黑屋里不够多啊!

 掐架多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两年你和CC等老一拨对脾气的网友和球友来得很少了,版
 上2。5-3。0的口水帮小后生们成气候了,可俺老刀也从不是善主,于是开掐开掐到
 最后都少不了掐到难堪处。丫们人多嘴杂群殴俺一个,然后当然俺进黑屋就多些。
 显得俺特那个。

 妈的,这帮小子,要换到场上,俺一对他们两个,以单打双用拍子说话的话,老刀
 轻松收拾了他们一群,让他们进黑屋里歇去。

 确实,这多年算会了不少球友,东岸和你打得次数最多,当然情谊也更深。那些最精
 彩的片段经常值得回味。

 记得,圣城时你我搭档到俱乐部打双打,竟然赢了他们的男双一号对子,让那俩伙
 计好恼火了一晚上,按水平似乎你比她们那个强的略弱一点暴力不及他,俺几乎就
 是差了1.0的水平,竟然赢了他俩,尽管打得难堪,但UGLY WIN!

 两次UOS爬梯也是许多片段一直回忆起来很有味道。开10小时过去紧接一口气打5个
 小时连续两天,也就那会儿了,现在还真没那体力和精力了,拼2小时就是极限了。


 弄个小录音机或用手机当即录下感受,以后再TYPE啊,很多东西确实过了那个特定
 时刻,激情消退,就写不出来或写不了那么生动了。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同意老刀见解。看录像评水平不靠谱,只有经历全场比赛才能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36.]


发信人: Snail (fff),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8 03:02:54 2011, 美东)

记得7-8年前就读过你写的网球故事, 还记得你用儿童拍的趣事. 当时觉得惊为天人. 
不过看了你的录像后就大失所望, 就象许多年后重温射雕英雄转的感觉. 也许录像真的
 不体现网球现实的水平. 网球的录像奔和网友的见光死一样的道理, 距离文字产生美. 

所以我能体会其他网友的对于水平的疑惑. 但是只要你自己enjoy就好. 何必太在意.

声明一下, 我大概3.0+, 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只是觉得我认识的很多球友都比较take
 it easy.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你这还嫌俺被人整进黑屋里不够多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55.]


发信人: asus (Go Rabit),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8 09:22:06 2011, 美东)

拉老队长人马估计让他很不爽:) 俺们这有个队长每年都去别的队拉对方
 的强手, 现在所有队长都很鄙视他. 今年他们在2个Local League都没机
 会出线了, 大家都很满意 :P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同意老刀见解。看录像评水平不靠谱,只有经历全场比赛才能看出能力。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251.]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实战证实老刀确实是4.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l  8 10:39:01 2011, 美东)

take it easy是一种态度和活法,任何事叫真争取做得尽可能好和争强好胜也是一种活
 法和态度。
 没有那个比哪个好一说。

 你说的这些,俺也能理解。但是你看这版上糟讥俺的那几个鸟都是什么玩艺?评球不
 着谱,说俺也不着谱,尖酸刻薄,丫们FORM好,水平高,你有本事去搞个一个你那
 州的名次也成啊,也去一次NATIONAL显摆一下?俺的成绩是实战的结果,RANKING也
 是USTA给的,就那,俺还隐藏往低里说呢。2.5--3.0一帮小子连正规比赛都没打
 出来,甚至参加过,牛X的比USTA还神。脑子里不是口水是什么?!

 见光死?俺没你那体验。向HENRY、CC、ASUS、CS228、NY64等网友球友,比我水平
 高一个级别甚至不止,但都是想见恨晚一见如故,这多年了。有那更酸得鸟人说俺好
 拉这些网版高手给自己贴金,K,也只有WSN鸟人才这样WS地想。俺去USO爬梯,打到
 夜里2点多,就干脆睡到CC家--虽然俺们不断背,呵呵,WSN们有那本事去“抱粗腿”
嘛?

 我写的都是我自己经历的,没有任何的夸张,都是实实在在的白描和记录我自己走
 过的路程。愣要想象一个38岁才开始学打网球,又因为穷,没有得到教练正规指导
 起步,从用儿童拍开练街头野战到打到州赛3.5冠亚军的老家伙动作应该如何潇洒
 和漂亮,那是读者自己的问题,我已经讲的很清楚自己是3.5水平,也一再强调这
 其实只能是入门的初级水平。我何时在网版自吹自擂过?竞技运动靠实力和成绩说
 话,我在球场上也多次面对鬼子的JJWW,但是,至少打完比赛,这些JJWW的鬼子很
 有FAIR PLAY的精神,面对一个比他们大20--30的老家伙用个淘汰的老头拍把他们打得
 没有任何脾气和办法时,他们是由衷服气和赞赏,不服,也是要更多较量,而不再
 是那种“动作难看”“没有3.5水平的动作”这类这个版上2.5一帮小崽WSN们那副
JJWW德行。

 我说过球场上和平素社会一样,各色人品,并非都是以球会友,有的一见如故如我
 和上述那些朋友们,有的一起再打几年也不是真正朋友,打不出那种爽的乐趣。我
 很欣慰的是这十多年里,我遇到的球场上结下真情友谊的球友10倍于不爽的对手。

 真正的球友朋友和平素所言的“朋友”“知音”一样,那是一种缘分!而缘分是可遇而
 不可求
 的!



 【 在 Snail (fff)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7-8年前就读过你写的网球故事, 还记得你用儿童拍的趣事. 当时觉得惊为天人. 
 : 不过看了你的录像后就大失所望, 就象许多年后重温射雕英雄转的感觉. 也许录像真的
: 不体现网球现实的水平. 网球的录像奔和网友的见光死一样的道理, 距离文字产生美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78.]



2013-10-05 21:10:13

主题: blacklodoss: 网版变梁山泊了
发信人: blacklodoss (flyingChopStick), 信区: Tennis
标  题: 我也来个: “网版变梁山泊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4 01:26:10 2013, 美东)

拿鼓板,坐长街,高声大唱;网友们,听听我,小学打油:
我网版,好比那,水泊梁山;百八人,男女老,啥样都有。
先来说,风城主,亨利老大;文武全,无疑问,俊义员外。
他手下,天巧星,浪子燕青;新警察,申老师,以收笔下。
再朝北,贾教头,性如烈火;狼牙棒,天猛星,非他莫属。
南加有,张老三,水车大王;灌水力,一人顶,阮氏三兄。
及时雨,肯版主,主持公道;呼保义,黑三郎,不过如此。
左撇子,披长发,杜邦是也;比潇洒,直奔那,美髯朱仝。
网球狂,到处飞,旋风 5 Z;广结交,只可能,柴大官人。
体力刀,不服老,义气凛然;可比那,面如枣,大刀关胜。
理论家,好老师,指点大众;武教头,豹子头,教导禁军。
三十立,喜欢蹦,发球直跳;恨不得,如时迁,飞檐走壁。
D P  G, 技术高,犹如二娘;十字坡,非主流,自开酒店。
暴力男,赤膊上,小小田田;次纹身,就可当,青龙史进。
还有那,飞筷子,单纯天真;就好比,梁山泊,久居白兔。
再来聊,网版上,近来八卦;不比那,水浒事,少许半分。
C 切上,被称为,景阳猛虎;啃得那,假武松,连段两线。
新臭蛋,终胜了,四零老头;毫无疑,技术上,更上一层。
U S  O, 爬梯上,各路豪杰;群雄奔,激烈度,直扑祝家。
大家聚,握握手,拍拍屁股;何须再,裂裂嘴,拼拼死活。
不要像,真梁山,内讧分派;朝廷招,征方腊,死死伤伤。
退一步,多包容,皆大欢喜;多灌水,少吵架,常论网球。
也欢迎,众潜水,多来冒泡;将此版,天天顶,人气第一。



2013-10-03 09:34:35

主题: 排球和网球
排球和网球--在美国学打网球(之6)

 发表于华夏文摘 2013 年 06 月 12 日 由 力刀    


排球和网球--在美国学打网球(之6)

 发布者 thchen 在 13-05-13 09:14 

 VitD网友一再说到老刀的球有排球得成分--【在 VitD (VitD)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老刀和tennisfan的动作不太类似。老刀动作可以看出排球的底子,尤其是发球,
 非常流畅,slice serve功夫一流。

 我不得不承认他得眼尖而毒(独)。爱其他竞技项目得老中多是到美国才开始业余玩网
 球又没正规教练指导玩出来得,都会或多或少在技术动作甚至战术里带有以往熟悉和爱
 好得球类或其他运动得特点和色彩。确实,我网球技术动作有排球和羽毛球得成分,
 这里就简单说说我的排球经历对网球得影响。

 老刀从小爱玩,足排蓝羽网玩什么上瘾什么,结果,熊瞎子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
 都会但都不精。但要真比较和排序,大概还是要排球和网球为第一二位了。

 从小8岁开始看空司大院汽车连战士们打排球好奇用一直踢得皮球当排球自学着练,直
 到大学作为主力二传校队队长带队、以仅千百人得医学院校队竟然把全省综合大学的都
 灭了,80年代表河南参加了文革后首届大学生运动会--排球专项赛。毕竟业余得玩
 家无法和其他富裕省份综合大学尤其带特招得队伍抗衡,仅把内蒙大学拉了垫背。


1980年参加文革后第一届“三好杯”大学生运动会(排球)时的纪念杯(茶杯).

读博又是作为队长带队参加部属医学院校排球赛和篮球赛。出国后96年在风城,幸遇
 前国手/男排队长曹平,一起打遍风城无敌手,在华人排球联赛老刀又带了一帮低我两
 三代(打过第3,4届大运会的)校队级别球友夺了冠军,而曹平来观战,被观众们鼓
 动,加入老刀得队伍抗衡各队尖子组成得联队,打得那个痛快,当时引以为此生最自豪
 得是曾做出一个当年苦练上百次而从未实战应用过的“猫田二传”--前世界男排4大
 二传手之排行老二的日本队二穿猫田胜敏首次在国际比赛作出应用于实战的,在身体即
 将平板摔倒在地时的倒地上手二传的动作--给曹平喂出一个恰到好处得半高快板球,
 当即直砸3米线内板上钉钉,博得满堂喝彩,曹平扣死球立即拉我起来,直说,没想到
 你能做出这个动作,多年没见过有做这动作的了。而比赛中,始终是满场飞奔鱼跃救起
 吊球
 数个。直到离开风城和老曹兄弟(我和他同年月生,但长他十几天,可谓其小兄长)
 分别,也告别了排球。

 但那时已开始学网球了。公园野战,自己孤独练习独门暗器--大斜角侧削发球,而以
 往得排球发球和扣球得基本功不自觉地柔和应用到发球得挠背,快速击发过程中尤其,
 发球得抛球,大多数人爱高抛,其实,排球发球也存在高抛,甚至高抛跳发技术,和正
 手或侧手低抛快速击球打长程飘球的不同方法。我习惯低抛快打击出高飘的发球技术和
 定点找接发技术差位置的发球打点。这些都无形地影响我练习网球得发球。有以前排球
 得基本功和身体素质,尽管,每次练发球都是全力以赴,一次1-2小时得独自练习可
 以发上百次,最多发过7百多。而且竟然十多年里,从未因此伤及肩膀,肘和腕关节及
 韧带,虽动作于科班教出的正规发球动作比,非常诡异难看,但实用得就是好得,却也
 保证了我从0打到4。0B这一路征战中,发球不是命门而是一剑封喉得绝杀技。尤其
 在USTA3。5征战的决赛中,多次面临被破发出局的背水一战境地,全凭发球得稳
 定性挽回颓势,咸鱼翻身转败为胜。排球得发球给了我网球得发球极大帮助。

 救球,排球得救球全在半秒之内,如扑不到,落地就死球没戏。随时看对方是否扣还是
 要轻吊半快抹空档,保护扣手身后空档是二传手的职责和功夫。所以,场面常会有靠鱼
 跃救球。这点,是老刀最为擅长和积极主动拿手好戏,每场球赛下来,身上泥土最多得
 必定是二传手我老刀了,无数得滚翻,鱼跃练出一副铁胆皮厚功夫,场上是见球不要命
 地扑。记得打卫生部属院校排球赛对中国医大一场,对方大个主攻一个重扣打到后排防
 守队员手臂高弹出后场,老刀在三米线上,见状,急速爆发启动追球而去,在球离地2
 尺时,奋力一扑,在身体飞行得空中,用力一拳竟然将球击过网落到对方场内,而对方
 已经在欢呼而根本没人想到球被我一拳打回来了。当时就全楞呆了。这是最为难忘得一
 个鱼跃在后场边线将球救会还得了分得场景,如同,那个“猫田二传”,一辈子也只能
 可遇不可求的了。而到老刀53岁时与一帮30多后生打排球玩耍,此时老刀因伤加发
 福已经再也跳不起来了,拦网手掌都勉强刚出网沿。但是,保护救球意识不衰,上场未
 及,一个鱼跃救球,又一个侧身滚翻救球全部成功而且当时还是带着眼镜上场,当即让
 后辈同好们敬佩不已--大家都是当年校队主力,而他们是20,30-40多的人,
 大多也都发福无人去做这玩命高难动作了,也清楚这动作意味着什么。


 当年大学校内训练中得鱼跃救球(队友用120海鸥双反照相机拍的)

 这场排球赛后没多久,俱乐部打4。5双打,,一场鏖战中,对手老球油子放了个刁钻
 得网前小球。老刀识别出这是网前吊小球,急奔过去,在几乎拳头之差球就二弹死球时
 将球捞起并平行网子超小斜线将球挫了过去,但,由于跑动速度太快而且最终弯腰前驱
 捞球时位置已经极低了,身体惯性收不住往场外摔出。而在倒地的瞬间,扔掉拍子按排
 球侧身滚翻救球动作顺势倒地滚翻然后借势一滚,在同伴和对手们一片惊呼声中安然无
 事站立起来,并赶紧拾起拍子欲继续作战。同伴上来问:没事吧?救得太好了,赢了这
 分! AMAZING,这种硬地面,你太疯狂了。。。。。。

 排球得根底让我在一次玩命救球后失去身体平衡控制时下意识保护性滚翻救了我自己一
 命而勿任何损伤,仅一点点轻度皮肤擦伤。

 排球,虽再也无力去打了但20多年的玩耍功底大大地有助于我得网球技战术。直到现
 在,半截入土之人,最爱和技术好得20-30来岁小伙子们对阵比赛。而在赛中,遇
 到对方轻吊网前球,我总能及时意识反应并立即爆发启动冲向网前尽最大努力去把它救
 起来,即使失利也尽力去做。

 虽不再跳得起来也难以打排球,但尚能饭之年,网球场上老刀仍尚能奔,尚能一个
Muffin顶着,一天5个小时与一帮4.0以上虎狼凶猛小伙子们拼杀得不亦乐乎。

 排球,网球,我生命中难忘难舍得两项业余竞技运动,他们带给我无数得欢乐。



 寄自美国

 发表在 华夏文摘 刀客本色, 往事追忆, 闲情逸致



2013-10-03 00:04:04

主题: henry: 破了两年多 来的冠军荒--经过和感想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Dok_Tennis_Salon
标  题: 探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12:02 2013, 美东)

探监

老刀4个ID都被封两周,郁闷吧?我来探监,顺便贡献点私货。上周打了个比赛,再不写就没情绪动笔了。

序言:感谢小申引荐,最近连续两次参加他的教练Milen办的锦标赛,终于破了两年多来的冠军荒,分享一下经过和感想。

建议以后你和仇家对掐,带点赌金,增加刺激,赫赫。


首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23:42 2013, 美东)

9/21,我两点半准时到赛场,没几个人在,有个东欧大叔在用机器吹场地里的落叶,后
来才知道这是Milen的父亲,他母亲也在帮忙布置赛场,感觉组织比赛不容易。比赛迟
迟未开始抽签,旁边场地有两个按捺不住比上了,还挺认真,为压线球争论,过会打完
了,输的那个骂骂咧咧地从钱包里取钱,狠狠扬在场里,另一个兴高采烈地捡起来。原
来这就开赌了!抢七,十块钱一局,Milen解释道。总算人来齐了,抽签合影,四点才
开赛。

淘汰赛,共11人,基本是东欧人。我是新人没有积分所以第一轮必须打,下轮对阵轮空
的一号种子Milen。报名费35刀,第一名拿135刀和奖杯,第二名75刀和奖杯,按成绩决
定积分,种子排位由历史积分决定,仿照ATP记分规则。Milen办赛事很有经验,规则合
理。我第一轮对手不算强,不过心理还是有点紧张,出了不少汗才两盘拿下,时间已经
5点多。

Milen问我需要休息多久,我说5分钟,于是开打。他的球上旋重,落点不深,反手切削
为主,相当低平前冲,也有单反上旋,发球受了肩伤影响,kick高度在我肩头以下,不
难接。小申说Milen打过future职业赛,果然一招一式相当正规,我不敢贸然猛攻,不
过他倒先不适应我的球路,没有打出让我不舒服的球,被我6比2拿下首盘。Milen有点
急了,又拿出新球,说规则允许换球,我没意见。第二盘很胶着,不过打到2平时我突
然感到抽筋的迹象,心想不好,没吃饱午饭,虽然一直补充香蕉和能量饮料,好像作用
不大。于是没法发球了,然后不能大范围移动了,我就赌博式进攻,只打身边的球,很
痛苦地4:6输掉,进入抢十。情况更糟,我已经没法走动,两腿突突直抖,随时抽筋。
下手发球都上了,我说能医疗暂停不,Milen说没这规矩,劝我退赛免得受伤。我说没
这习惯,你打死我就是。3:10惨败。刚坐下就小腿大腿一起抽筋,苦不堪言。相持回
合消耗太多,我后悔没多主动进攻,丧失大好局面,输球时已经晚八点。虽很懊恼,
但Milen球风老道,输得没借口。


再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29:49 2013, 美东)

9/28,我早起就开始准备羊肉烧烤,吃了近两斤肉,一碗蛋炒饭,喝了大量水。按时到
场,还是迟迟开幕,14人参赛,没奖杯,但是奖金高点。总算3点多开打。抽签又是下
签,第二轮对上周击败Milen的冠军Lerka,他作为二号种子,依然首轮轮空。好在第一
轮对手相当弱,我练球就看出他的功力,于是走着打完比赛,他打的大角度球我完全放
弃,节省体力。Lerka看了我这边几眼,很不以为然,转眼去看其他场地,我想也好,
麻痹他一下。

依旧5分钟休息开打第二轮。Lerka的确有些长处,尤其网前相当流畅,正手也能平击
winner。我首盘末期有些紧张,连丢两个发球局,5:7输掉。当时好被动,关键是找不
到对方弱点,还不时被他正手打中,或者网前推死。保住发球局再说吧,不轻易丢分,
我告诫自己。终于在他3:4时破发,我发球30:15,5:3时Lerka反手回球略出边线,
我叫out出现盘点。他竟然不认,威胁我要把之后每个球都call out,我震惊不已,没
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一帮观众看着,有人建议重打,我同意。结果竟然输了这分和这
局,郁闷。不过我忽然感到他的绝望,我吃准了他的节奏和球路,他打不出制胜球,进
攻型打法最怕这点。我随即反破,6:4进入抢十。梦幻开局5:0,8:2,9:4,结果他
又开始争论了,说是9:5,我的天,我刚发了两个球,怎么会这比分,你不会要求改成
9:8吧!我说让你一回了,这回不行,他估计也是打糊涂了,想想只好认帐。10:6,
我都没搞清楚怎么赢下来的,胜利来得挺突然,好像就是那个争议球带来的心理波动,
表面上我吃亏,实际他崩溃了。本来预计一天三场,但是已经7点多,Milen决定半决赛
周日打,我充足的午餐没派上用场,和小申吃饭聊天,他介绍每个人的特点,对我很有
帮助。

--

复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31:19 2013, 美东)

9/29,半决赛,我同样饱餐战饭,吃得都不能下咽为止。1:30开赛,对手Tim勇猛有余
,失误不少。昨天他也是抢十拿下,还砸碎过一把拍子。我没给他太多机会6:3,6:4
拿下,不到两小时。Tim今天没摔拍,后来告诉我他这把牌子600刀买的Andy Murray定
制版。他竟然买了4把,一百块钱的拍子估计他随便砸,他的穿线机价值4千多刀。聊天
时他和Milen还羡慕我作为码工收入高,Milen办比赛收入其实很低,都不如私人授课,
很大程度他是为了东欧社团,我很佩服他这样投入的精神,今年已经办了十几次了。东
欧人真是豪迈,幸福指数高。Milen比赛的口号:“True Health,True Wealth”。

话分两头,另一场半决赛,Milen碰上麻烦,对手是超级pusher,除非偶尔上网,每个
球都又高又深地打回来,Milen上网就被lob,相持也不占优势,苦战,我偷笑今天该你
费体力了。他们也打了抢十,倒数第二球几乎打了上百拍,也许夸张点,一个球快十分
钟的样子,我们看球的都要睡了。Milen对手也抽了筋,不过总算8:10输得不难看。
Milen也很硬气,5分钟开打决赛,够强悍。

决赛开始,我也许停久了,毕竟输过,上来有点紧张,进攻有偏差,防守也失误,他网
前没得逞,我lob和穿越很有效,形成底线对拉,不过我开始进入节奏也1:4了,第一
盘3:6丢了。Milen的防守风雨不透,我不冒险很难winner,怎么办?有了,你topspin
我topspin,你削我也削,你打什么角度,我就回什么角度,影子打法,不必思考。这
样把他搞懵了,我一路顺风,4:1,他体力也不济了,我宁可多打几球消耗他,6:4才
拿下。抢十,开局还好,2:0,3:1,不过转眼被破两次,他6:5发球了,我想不好,
千万不能丢分,再稳定一些!30板左右的磨啊,每个球都调动他跑几步,打得他蹲下几
次,一直耗到10:6,终于报了上周之仇。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奖金150刀到手,寒暄
几句回家。大脑很麻木,开车的时候手也抖,离抽筋也不远了。这比赛赢得好艰难,几
死几生的感觉。关键是心理战,我相信体能占优,用加强版的防守加调动对付保守打法
,Milen没找到对策,结果合理。这种失败一定很痛苦,不过该Milen领略我上周的心境
了。

--

后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 15:32:17 2013, 美东)

有奖金的比赛就是刺激,精神压力大,比USTA的League难些,要合理分布体力,研究不
同对手。这次为了奖金和江湖地位,打得难看,但是比赛往往是能发挥六成攻击力就算
放开了。打网球不是好职业,业余里面赚这点钱都要吐血,职业更难上加难,Milen身
材高大健壮,才34岁,都一身伤病,属于掉了牙的猛虎,当年他也努力过,从他的技能
我看得出,他有个流畅的胯下反身击球,救回了我一个必胜球,那步伐完全职业级别。
现在他估计一年也就5万收入,而且不稳定。所以中国家长千万别让孩子走职业网球路
线,亚洲人体型吃亏太多,李娜这批人是国家不惜血本养出来的,而且正赶上女网凋零
的机会拿下法网,难以复制。娱乐中来些刺激就够了。这种锦标赛制很值得效仿。
Milen是个有经验的教练,附近谁要上课我愿意推荐,想来比赛也随时联系我和小申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



2013-10-01 23:54:14

主题: 打油天静沙。速写网版群丑图
打油天静沙。速写网版群丑图


(一)

网版西岸丘八
无名鼠辈人渣
小崽湾网卖傻
狐狸尾巴
井底喧嚣群蛙


(二)

三十而立小三
卖酒小儿猛男
门神蒋家教练
口水四溅
三点零买证件



2013-10-01 17:14:20

主题: 网版众生相特写: 为什么史进一照面就被王教头打翻了?
发信人: dok (力刀),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请问:蒋门神同学来了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30 11:39:54 2013, 美东)


为什么史进一照面就被王教头打翻了?

盖因他师傅是花拳秀腿卖嘴头功夫的洪教头,所以就悲剧了。

近来,网版一帮小将们高举先帝得语录牌:"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 掀起群众运动,开展了革命大批判和声讨运动,各个正人君子嘴脸,全然忘了当某些宵小啃俺老人家时他们那副“不是”PA的“睾丸脸”嘴脸和缩头缩脑无声无息的忘八君子德行。

套用文革词语:马列主义口朝外,手电筒光照他人不照己。

运动了,运动了,运动了网版。。。。。。。呵呵

这也算网版众生相特写之一吧。。。。。。





--

※ 修改:·dok 於 Sep 30 11:40:57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2013-10-01 14:37:25

主题: Henry132: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关键字: QWS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1:12:44 2013, 美东)

前文发过出师表,暗忖选题不吉,拜错武圣,诸葛碌碌,六出祁山寸土不得。果然盟主
 前月NJ锦标赛首轮落马,失街亭惨败;做点金将又被东区第一高手CC横扫,命丧五丈原
 。两场关键失利比分差距明显,成王败寇,无话可说。东区高手林立,首次举办淘汰赛
 ,做东光明磊落,令人耳目一新。望保持这传统,形成定期锦标赛。

 现纳降书顺表,解散芝加哥网盟,呜呼哀哉,劝曾有意加盟的nliu一并归顺东区领导。

 然天下不可一日无事,江跑事件点爆论坛,舌战由儒生挥洒,武将不能坐视。权当投名
NJ东盟,为东区副将九命老刀雪恨,引出Alex大战江跑,开解文字狱中众郁闷ID。

 江跑兄,Alex球拍录像机齐备矣,周五白天可否?


--


发信人: asus (Null),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1:40:38 2013, 美东)

lol 网版现在混乱无比,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搞帮派还不如另立club
自己去玩得了。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文发过出师表,暗忖选题不吉,拜错武圣,诸葛碌碌,六出祁山寸土不得。果然盟主
: 前月NJ锦标赛首轮落马,失街亭惨败;做点金将又被东区第一高手CC横扫,命丧五丈原

 


发信人: riversrun (大河流过的红脖区),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2:03:03 2013, 美东)

俺迎颈受刀!俺那天要去中领馆办个签证,领馆签证处9点开门,2点半关门。希望能快
 速办理。下午老娘4点办左右到ORD。俺有rental car,俺去跟扁兄合计一下看看在哪个
 时间段死掐。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文发过出师表,暗忖选题不吉,拜错武圣,诸葛碌碌,六出祁山寸土不得。果然盟主
: 前月NJ锦标赛首轮落马,失街亭惨败;做点金将又被东区第一高手CC横扫,命丧五丈原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2:13:47 2013, 美东)

痛快!你最好尽量早去办事,领馆也许挺拖拉,别搞得太匆忙影响状态。站内联系Alex
吧,机场附近应该有不错的球场。你时间紧,否则一起吃顿buffet了。

 【 在 riversrun (大河流过的红脖区)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迎颈受刀!俺那天要去中领馆办个签证,领馆签证处9点开门,2点半关门。希望能快



发信人: nliu (niu),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3:21:34 2013, 美东)

haha. 不投降,看水浒传就知道,没好下场。 虽说比赛打不过ASUS了,我还可以和他
 比点旁门左道啥的。哈哈。 
 我看好ALEX 6∶4, 6∶3。原因只是ALEX太壮了。 哈哈哈哈哈哈。。。 

 【 在 henry132 (henry)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文发过出师表,暗忖选题不吉,拜错武圣,诸葛碌碌,六出祁山寸土不得。果然盟主



发信人: henry132 (henry),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3:36:48 2013, 美东)

就算水浒一把,这也算三山聚义。可是我们降了Asus刚才不收留,很没面子。看这次
Alex能否从江跑这里走出低谷。Asus这次12月份过来,我做把林冲捅了他这个王伦,你
 装成晁盖什么的,架住他,别让他借故跑了。

 我们接着闹腾,要不咱们两家合伙好了。谁当老大无所谓,我只做打手。

 【 在 nliu (niu) 的大作中提到: 】
: haha. 不投降,看水浒传就知道,没好下场。 虽说比赛打不过ASUS了,我还可以和他
: 比点旁门左道啥的。哈哈。 
: 我看好ALEX 6∶4, 6∶3。原因只是ALEX太壮了。 哈哈哈哈哈哈。。。 



发信人: nliu (niu), 信区: Tennis
标  题: Re: 出师未捷身先死,盟主折戟新泽西 (附降书并投名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 13:53:13 2013, 美东)

一个都不能跑,包括你和ALEX在内,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片即将上演,哈哈。 
 你PACE强,机会球网前都好,ASUS多半要挂。 呵呵。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