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80401000000 ~ 20080501000000


2008-04-30 23:33:37

主题: “皇甫平”吁中国自省:妖魔化达赖阻碍对话
“皇甫平”吁中国自省:妖魔化达赖阻碍对话
信源:明报|编辑:2008-04-30|

曾在内地党报发表过多篇重要政论文章的《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30日再以“皇甫平”的署名发表长篇评论文章,指在西藏骚乱和奥运事件上,“西方媒体对中国有偏见,但中国也有反躬自问的地方。”他认为,不应对达赖进行人格谩骂。“不能在政治上打倒对方,反而给国际社会留下生硬粗鲁的形象。”

自3 月14日拉萨骚乱事件后,中国官方大肆抨击达赖喇嘛,内地传媒也是一面倒地跟随政府的口径。其中,西藏党委书记张庆黎3月18日在自治区电话会议上讲的最为激烈:“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是影响我区(西藏)稳定的主要根源,是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心腹之患。达赖是一只披覑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

输入富裕不等于输入幸福

内地“财经网”昨日全文刊登了这篇长达9000字、题为《不畏浮云遮望眼》的评论文章。文章称,“我们未能清醒地意识到,世界各国人民、大众传媒、NGO (非政府组织),包括某些别有用心的政治势力也会借助奥运会,对我们国家的治理方式、处事习惯议论纷纷。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与世界文明对接的善意和诚恳,经常遭到深怀文化偏见的西方媒体、政府乃至相当一部分国民的误解。”

但文章也话锋一转:“我们也要认识到,对西藏输入富裕还不等于输入幸福。藏族是一个具有丰富精神生活的民族,对西藏的支持援助要‘唯物’也要‘唯心’。要充分关注藏民和藏传佛教的精神需求,尊重藏族独有的文化风俗习惯,爱护西藏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

皇甫平说,达赖擅长把包含政治利益的诉求,包装成对某种精神文化纯洁性的捍卫。“简单地贴上政治标签,甚至进行人格谩骂,斥为‘披覑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并不能在政治上搞臭和打倒对方,反而在精神文化层面给国际社会留下个回避交流对话的生硬粗鲁形象。”

文章还指出,要正视和承认在西藏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存在的某些社会问题,而不是动辄把不同利益群体提出的不同的利益诉求扣上“别有用心”、“政治阴谋”的大帽子,让这些诉求向政治化的问题聚拢和引爆。



2008-04-30 16:39:22

主题: 达赖的祝愿
诚挚、热情、倡导非暴力、支持北京奥运会和不寻求西藏独立——80后留美学生达赖喇嘛访问记(附照片和达赖喇嘛手迹) 

http://www.cnd.org/my/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3Farticleid=19497 

发布者 guzheng 在 08-04-30 12:42 


 


我国政府把达赖喇嘛当成寻求分裂国家的敌人,大多数汉人也对达赖喇嘛的非暴力和支持奥运的观点持怀疑态度,而达赖喇嘛却得到了大部分西方国家的赞誉和认同。到底是整个西方世界被达赖喇嘛蒙蔽了,还是我们因为信息被扭曲而构筑了盲目的仇恨?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作为一个支持奥运会和反对藏独的爱国学生,更作为立志构建和谐社会的一分子,我都不希望看到汉藏两族的同胞们仅仅因为缺乏必要的沟通而相敌视。带着一些疑问和建议,我于4月24日中午在科盖特大学的一所私人住宅内见到了达赖喇嘛。 

其实在三月下旬,在网路上悲伤地目睹了拉萨的混乱后,我和几位朋友即在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大楼组织了一场关于西藏问题的研讨会,不仅邀请了达赖喇嘛驻美代表、藏青会美东负责人等西藏人士,也有哥大的西藏研究教授,还有代表中国政府观点的分析评论家等人,因为我们相信若提供一个自由的平台,让不同身份、背景和视角的人士进行平等和冷静的思想交流,是化解有可能存在的矛盾和误会的最佳方法。在这场持续了3个小时、将近有180人到场的会上当然也有几位我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在那时他们就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够明确地表达对奥运会、对独立或自治以及对藏青会等问题的态度。 

所以在4月22日,我和一位朋友驾着没有导航系统的车,曲折地在高速公路系统上摸索着。但幸运的是我们按时赶到了科盖特大学,在那里达赖喇嘛正在举行一个关于\"幸福人生\"的演讲。据说一共只有三千人的科盖特大学,在演讲大厅里挤满了将近五千人。坐在两块硕大屏幕之间的舞台上,虽然有时夹杂着可以理解的语法错误,他活泼而充满诚挚的谈吐显示出过人的敏锐和反应能力。在长达两小时的谈话和问答过程中,幸福、宽容、理解、怜悯和同情一直是他的主题。在五千人带着满足和愉快的表情慢慢走出会场时,我看见场外大约二十多名中国同胞们正激情地喊着\"我们是一个家庭,不要拆散它!\"可惜因为感冒,嗓子干燥嘶哑而让我无法和同胞们有着更多交流。但我想在见到达赖喇嘛本人时,我一定会问他我们所关心的一些尖锐问题的。 

24日早上9点,在科盖特客栈,一个拥有着古典装饰的美丽旅店里,达赖喇嘛在会见了科盖特大学的佛教学生后举行了一场中文记者信息发布会。走进小会议厅时,他热情地和每一个记者握手,包括新华社在内有大约上十家媒体出席了会议。有位女记者误将哈达戴在了达赖喇嘛的头上——按照习俗,晚辈在敬献哈达时是应该放在长辈手中的。在大约一个半小时的招待会上,他阐述着非暴力的理念,全面支持汉藏大团结,支持维护社会稳定,也不争取独立,支持奥运会并希望到北京观看奥运会。 

终于在中午12点时,代表处的工作人员带着我们走近了一座乡村别墅,在20米开外的入口处,装扮酷似007的几个便衣警员非常友好地给我们进行了安全检查,当他们问我在哪儿读书时,我也\"毫不客气\"地反问他们在哪儿工作——原来并不是传说中的CIA特工,而是隶属于国务院的。在门口,达赖喇嘛和一位同样穿着藏袍的高僧以及代表处的工作人员亲自迎接我们的到来。按照藏人的礼节,我与他握手、向他敬献哈达后,他用中文说着\"欢迎\"邀请我坐下来。我提到当前全球围绕西藏问题各方情绪高涨的根源也许在于信息的局限以及缺乏和汉藏人民尤其是青年之间将心比心的交流,并希望能听听他的意见。 

达赖喇嘛觉得,在这些事件中,双方都过于情绪化,并从历史角度解释了藏人的不满情绪的成因:在元朝以前,西藏一直保持着相对的独立,并不属于中原政权。自元朝以来,从西藏人的视角来看,和中原的关系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央与地方的从属关系,更像牧师和贵族那样作为精神导师;而且在1949年以前,藏人是不用(向中央政府)缴税的。后来,西藏名义上在中国政府的管辖时,在兵荒马乱、军阀混战的年代,其他省份的中国人有时候会来西藏搜刮一些钱财,甚至产生冲突,会烧毁一些寺庙。即便如此,西藏人的传统生活方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1949年以后,解放军进入西藏,新政府显然更强大,更有组织,可西藏人生活的每一个层面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和控制。1956年开始了(土地)改革,改革当然是好的,也是很有必要的,然而所使用的那种残酷的阶级斗争的手法却很难以让藏人接受。与中国内陆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剥削关系不同,在西藏,大多数地主和农奴相处基本融洽,就像一家人中长辈和晚辈之间的关系。因此在改革开始后,地主被投入监狱,农奴被要求殴打地主,而农奴在这种情况下却常常保持着沉默,甚至哭泣。简而言之,在西藏的改革中所使用的方式和在中国内陆所使用的方式是一样的,而这种粗暴简单的方式并不适合西藏的实际情况。因此西藏人才开始产生怨恨,才有起事的开始——从西藏到56、57年的(原)西康,并在57、58年蔓延到整个藏人居住区域,其间有不计其数的西藏人失去了生命。而中国士兵也估计至少有几千人阵亡。达赖喇嘛感叹道,\"我想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幕不堪回首的悲剧。\" 

在1954年,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同作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去了北京和其他几座城市,并见到了几位领袖。达赖喇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非常虔诚、非常动容,他说:\"毛主席亲切地坐下和我缓慢地交谈,尽管不时有点咳嗽。我也有机会去参观了很多地方,包括一些重工业——从幼年开始,我就非常喜爱各种机械,所以我对大工厂都很感兴趣。在地方,党委书记、副书记、省长、市长和我们一起宴会干杯,畅饮茅台酒,尽管我不能喝酒。我们见到了各级官员还有很多党员,很多都参与过长征。在那时,我也对马克思主义非常有兴趣,所以当我在北京时,我对共产党的官员说我希望加入共产党,他们告诉我\'等一下,等一下。\'1955年夏天,我从北京离开,在回西藏的途中,我见到了张国华司令员,非常棒的好同志——张国华同志,他正在拉萨去北京的途中。我告诉他,去年在这条从拉萨去北京的途中,我内心充满了疑惑和不安,而现在走着同样一条道路,回到西藏的途中,我却满怀着信心和希望。\" 

\"在那时,不仅仅我愿意加入共产党,还有几百西藏人那时就加入了共产党。在30-40年代,我知道有一个西藏共产党人,来自于我的故乡,他的鼻子受过伤,自豪的告诉我们称,这个鼻伤是打日本人时弄的,他参加过中日战争并是共产党游击队的一员。至于我,虽然不是党员,但几乎就是个候补党员。国民党、清政府总是把我们当成少数族群看待,但这些中国人,这些非常有革命精神的共产党员,和其他中国人不一样,非常献身于构建社会主义、平等和兄弟民族间的团结。所以包括彭措饶杰等人都对自己是共产党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员而感到非常自豪。毛主席自己在\'17条\'(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协议的简称)中,有一条就提及军政委员会,我们虽然很害怕\'军\'这个字,但我们看到 \'自治\'的框架时都非常高兴。1956年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了。外交部部长陈毅元帅,是他第一次强调统一的自治区,现在我们提到的\"所有的西藏藏区\"的意思,当时就是陈毅保证的。\" 

从达赖喇嘛的谈吐和感情流露来看,他是真诚地缅怀着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并且非常珍惜和中央政府的关系。对于一个绝大多数人把达赖喇嘛当作神来敬拜的广大区域,至今没有发生长期、大规模的流血抵抗和冲突,没有达赖喇嘛非暴力的巨大影响是不可能做到的。而另一方面,如果我国政府能够更进一步认识到部分藏人的不满情绪也是事出有因这一实际情况,从而在处理西藏具体事务上多一些灵活性,\"那么藏人对汉人的忠诚会自然的到来。\" 

就在这时,代表处的工作人员提醒我们时间不多了,达赖喇嘛马上要前往机场启程离开美国。我得赶紧进入下一个话题,也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那就是寻求创造多元化的渠道加深汉藏民间的沟通和交流,也是真正的民族大团结所必需的。我向他提议创办一个网站并组织汉藏学生公开信互写活动,中英双语,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还可以在美国具有影响力的电视台举办汉藏学生电视辩论。他表示此类想法非常好,这样在危机到来时,大家可以相互讨论了解情况,而不至于相互敌视或仇恨。同时我还提及我的一个电脑工程师朋友志愿拍摄藏人在印度定居点的生活的纪录片,他都非常高兴并要代表处给与充分支持。他还接受建议出国访问每到一处都争取组织和当地最普通的中国学生和移民进行见面座谈,交换想法,消除偏见。 

甚至在大藏区的问题上,他也持着非常大的讨论余地。我建议他在有生之年不惜一切代价回归西藏,若出现双达赖的情况,不仅对汉藏两个民族都没有半点好处,而且由于他非暴力的影响力消失,暴力局面的出现是全世界人民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在处理大藏区的问题上,可以灵活一些,甚至放弃大藏区的主张。他告诉我说,虽然他本人并不反对将讨论局限在目前的西藏自治区范围内,可是其它藏区的藏人把所有的信心、支持和希望都投入在他身上,再说就从文化和感情的角度来说,西藏和其它藏区的居民也是无法割离的。在他看来,他所希望的只是藏人居住区的内部事务由藏人自己决定,西藏地方政府由懂得藏语和藏族文化的藏人来担任主要职务,对于文化和语言的保护更能起到积极的作用,仅此而已。而他自己若回到西藏,不会担任任何职务,将完全进入退休状态,把个人的权威和影响力完全交给当地政府。我想,既然我国政府极具政治智慧地解决了香港、澳门问题,保证了港澳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对西藏的政策是否也可以从中有所借鉴。在达赖喇嘛几十年反复重申绝对不寻求独立的保证下,这种藏人治藏的形式应该有很大的商讨空间。即使有些有争议的细节难以很快定夺,任何富有建设性的对话和交流也都是大有裨益的。 

由于时间关系,我准备了9个问题最终只临时挑选地问了5个: 

1. 你寻求独立吗?为什么?他非常坚定的回答\"不!\",因为\"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经济强大的中国能给我们巨大的帮助,让600万藏人过上美满的物质生活。\" 

2.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4月8号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达赖喇嘛是农奴制的头目代表,农奴制在旧西藏融合了政治和宗教。达赖喇嘛所寻求的\'中间道路\'目的是恢复他自己的\'过去的天堂\',让百万自由的农奴重新回到过去的黑暗的桎梏。\"所以我的问题是:你寻求神权农奴制吗? 他笑着说,\"我觉得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决不会去恢复旧的制度,早在1969年,我就清楚地表示过,甚至\'达赖喇嘛\'这个角色是否继续存在,都由人民自己来决定。\" 

3.中国媒体把藏青会描述成一个支持暴力的恐怖组织,并且指责您和藏青会在演双簧来共同分裂中国。您如何解释您和藏青会的关系? 达赖喇嘛回答说:\"在最初,我们觉得\'(西藏)青年大会\'作为一个青年组织是非常重要的,就像其他任何社区的青年组织那样,青年人是未来的基础,可是在大约1974年,我们已经肯定,迟早我们会回归中央政府,所以\'独立\'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考虑的问题,因此我们必须寻找一种\'中间道路\',即不是现在的情况,也更不会是\'分裂\'或\'独立\'。可是渐渐地,藏青会变得越来越批判我们不寻求独立和分离的立场,所以从最初开始,当然他们也是藏人,也是佛教徒,也经常会来见我,从最开始我就一直清楚地向他们表示,你们的立场和我们的立场根本上是完全不同的。我也经常批评他们,认为他们的立场是不现实的。\" 

4.当您转世以后,而新的达赖喇嘛很年轻时,谁会接替您对非暴力\"中间路线\"的倡导?另外,您认为中国现在西藏人接受官方的班禅喇嘛吗? \"希望今后的发展还不至于涉及到我的转世这个问题。可两个班禅喇嘛这个问题,我觉得藏人大部分内心对官方的班禅喇嘛并不是非常忠诚,所以对汉藏的共同利益而言,最好能避免类似的争议。\" 

5.中国对西藏在近50年有很多投资,在你看来,中国和国际社会今后最应该把经济资源用在哪些方面? \"基层的藏族群众应该能够从中获益,这一点至关重要,比如,在地方应该兴建更多的医院、学校和其它经济项目。\" 

在会面结束后,他拿着奥运T恤衫真诚地说:\"我拿着这件衣服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从最开始,我就一直支持奥运盛会应该在这古老的、人口最多的国家举行——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并用藏语挥笔写下: 

祝愿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中国辉煌发展,从而为全世界的和平进程做出作卓越的贡献! 

达赖喇嘛 
2008年4月24日 

 

回学校以后,藏语教授告诉我说,达赖喇嘛的这封信中所用的\"中国\"一词是来自于汉语拼音的词汇\"zhong guo\",特指包括西藏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并没有使用藏文中原有的\"中国\"(Gyanag),代表传统的不包括西藏在内的中国。 

这次大约75分钟的会面我感受到了达赖喇嘛的诚挚和热情,他对非暴力的倡导、对奥运会的支持和对不寻求独立的承诺都和他在西方世界的一贯言行是一致的。作为一名80后的普通留学生,至少在我看来,今后西藏的未来不仅仅需要我国政府和达赖喇嘛的共同对话和商谈,消除误解和仇恨并促进真正的汉藏大团结更需要两族人民之间不断的沟通和交流,而这也是我此行的根本目的。 


2008年4月26日 孔灵犀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拉丁语和古希腊语专业大四学生 
--------------------------------------------------------------------------------



2008-04-30 14:08:30

主题: 烈士母亲家境
???
!!!



2008-04-30 14:07:24

主题: 廾年后母祭儿
老母亲在他的儿子牺牲在老山前线20年后第一次终于见到了自己唯一的 
儿子的坟墓!!! 

  为什么20年他没有来坟墓来看儿子?,答案就是他连去云南烈士陵园的车费都没 

  有.照片被发到网上后,那死去战士的其他一个还在生还的战友看到了,于是在 

  千心万苦的努力下找到了烈士的家,想看看夕日战友的老母亲,没有想到,他站 

  在那老母亲家门口惊呆了.她家里除了一口破锅一个土炕一碓棉花套子什么都 

  没有,他儿子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也在前线牺牲了,老伴当年就伤心的离开了 

  人世.....老人当地民政每个月给的28元过日子今天28元能做什么,他儿子为国 

  家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国家难道就用28元来打发这烈士的母亲?!



2008-04-30 14:05:30

主题: 廾年后母祭儿
孩子, 娘等了你二十年 

力刀 

 

孩子! 
这一定是你 
娘摸到了 
这花岗岩粗糙的石碑 
正如我亲手缝做的麻布鞋底 
从你学步时就听着哟 
那踏在地上的脚步声 
一直听到你穿上军装 
踏着坚实脚步离开家 

孩子! 
娘知道你 
脚大步重爬坡穿鞋费 
油灯之下千针万线纳底不累 
为你再备上三五双哟 
四年后你好穿着回乡 
虽然部队也发衣发鞋 
咱能省一点为咱国家 
   
孩子! 
娘挂念你    
20年前边境上枪炮急 
古来征战农家士卒几人能回? 
整日南望燃柱高香哟 
保佑我的儿平安勿伤 
万没想到霹雳晴天下 
阵亡通知书送到咱家 

孩子! 
娘没了你 
砍柴背禾手掌扎了刺 
有谁代替你那亮睛来为娘剔? 
眼已老花背也见驼哟 
一身病痛可与谁诉说? 
多想儿子那壮实的手 
帮娘撑起这住惯的家 

孩子, 
娘想念你 
有心白发人送黑发人 
马革裹尸葬在异乡娘却不能! 
老来丧子世上大悲哟 
哭瞎双眼流干了老泪 
娘不要那些军功奖状 
只想我儿能囫囵回家 

孩子! 
娘告诉你 
母子相会咋难如登天 
人家说你长眠处地图上不远 
就隔本省几座大山哟 
这路漫长娘走20年 
攒下你阵亡的抚恤金 
平生第一次出寨离家 

孩子! 
娘想念你 
每个清明日心如刀扎 
20年了娘却未能上坟敬花 
今天为娘给你圆坟哟 
多少话要细细给你说 
听说你捐躯的那地方 
早又归还了对面人家! 

孩子! 
娘不怨你 
一将成名我辈万骨枯 
卫国捐躯总是草民来尽义务 
人家和谈宴会干杯哟 
娘走20年为与儿倾诉 
我的好孩子你心放下 
很快这里也是娘的家 

孩子! 
娘来陪你 
生你养你牵挂你 
为娘一生只有你 
不用再等20年 
不用再走20年 
不再孤独20年 
不再苦等20年 
这土地和这大山哟 
是孩子你选定的家 
杜鹃满坡翠松下哟 
也是咱母子俩的家 
不用再过20年了 
娘会来建咱新的家 
生生死死 
真正的家! 

孩子啊,静静睡吧 
娘在看护着你 
这里是咱 
母子的 
家! 


5/6/2005  寄自美国 纽约 刀客论坛 
附: 
ZT:妈妈, 我等了二十年 

佚名 


妈妈! 
那一定是你, 
我听到了, 
那手工的绣花布鞋, 
踏在地上的声音, 
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 
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    
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 
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 
准备给我盖上裸露的手臂, 
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 
我就闭上眼睛, 
仿佛又听到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 
准备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 
我多么想: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 
用你温柔的手, 
再摸我的脸颊一遍, 
让我在冥冥中, 
再次接触你手上粗硬的老茧。    
妈妈,我多想对你说, 
我倒下的时候, 
我的枪刺, 
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 
妈妈,我多想向你证明, 
我,作为一个军人, 
没有给你丢脸。       
妈妈,20年来,    
我和我忠实的弟兄们, 
默默地站在这昔日的前线。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们来过, 
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欢笑, 
他们给我们倾诉衷肠, 
他们把泪水洒在这墓前, 
鲜花、美酒、醇烟, 
还有他们的后代那红红的嫩脸。 
可是, 没有妈妈那替代不了的抚摸, 
我心中的寂寞, 
永远无法排遣。   
妈妈,20年,    
你走了好远,好远,    
妈妈,20年,    
我知道你好难,好难,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你空手来的, 
没有任何祭品, 
我不怪你, 
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 
妈妈,我知道: 
你还没有吃饭, 
可惜我不能为你尽孝, 
只能望着你无言。 
妈妈, 
你的哭声是那样辛酸, 
我明白你嫌自己来得太晚。 
妈妈, 
你在我头上的拍打是那样的无奈, 
我明白你在追问为什么要20年。 
妈妈, 
为了千万个另外的妈妈, 
我和你都作出了无悔的奉献。 
妈妈, 
在你的身后, 
是飞速发展的喧闹, 
是灯红酒绿的金宵, 
是耸入云端的豪华, 
但是,你感受到了什么,妈妈? 
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 
一声“烈士”已经足够, 
我只求下个清明, 
我的妈妈, 
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 
因为我的妈妈, 
没有剩下多少20年。 

★★★★★★★★★★★★★★★★★★★★★★★★★★★★★★★★★★★★★★★★★★★★★★ 

一位老母亲在他的儿子牺牲在老山前线20年后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唯一的儿子的坟墓。为什么20年她才来看儿子的墓? 因为她没有去云南烈士陵园的路费。儿子的一个战友找到了烈士的家。他看到的是, 她的屋里只有一口破锅,一个土炕,一堆棉花套。老人只靠当地民政每个月给的28元过日子。 

背景资料:赵占英烈士简介 
     生前所在部队:35207部队58分队 
        职务:战士 
      政治面貌:团员 
        籍贯:云南省嵩明县 汉族 
      文化程度:初中 
      出生日期:1963年4月 
      入伍时间:1982年1月 
      牺牲时间:1984年4月28日 

儿子牺牲20年后,母亲才第一次前往陵园祭奠,悲痛的母亲是老山战士赵占英的母亲,今年清明期间,她由侄儿侄媳陪同来到云南麻粟坡烈士陵园看望牺牲了20 年的儿子。这是她第一次来陵园祭奠自己的儿子。这位母亲来自昆明附近的蒿明县。近年来,当地政府专门拨款给一些烈士家属一笔祭奠费用,这位母亲才得以20年第一次前往边境为儿子上香。据麻粟坡烈士陵园管理人员介绍,麻粟坡烈士陵墓园埋葬着957位老山作战牺牲的烈士。其中300多位烈士的家属从未来过,大部分是因没有路费而不能前来,有些家属来到陵园竟没有路费回家。强烈呼吁政府要向云南民政部门一样,定期为烈士家属发放足够的祭奠费。



2008-04-30 13:10:56

主题: AQ说西藏2
草民说西藏 之二 (农村插图版)



AlphaQ







以前,我对西藏的印象很淡薄,连民族宫举办过的西藏农奴主残酷折磨农奴的展览都没看过。据说有人脑壳做的酒壶,人皮鼓,人腿号之类的恐怖玩意儿。



后来,我认识的第一个真正与西藏大有关系而且极力称赞西藏的朋友是个北京本地土人,他名字叫做叶农。




知道他的人有限,但听过他老婆的人可就比较多了。




8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节联欢晚会上,前些日子刚过世的电影演员孙道临满怀深情地向全国人民介绍了一个在西藏殉职的北京年轻人,名字叫田文。这个田文的丈夫就是我现在说的叶农。




这两口子是一起去西藏的,喜欢西藏喜欢的一塌糊涂。田文是个文学女青年,在杂志《西藏文学》作编辑,在外出工作时候坐在车里被狂风吹来的石头击中头部丧生。后来被当作支援边疆的青年模范遭到严重表扬,于是上了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叶农还没有从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喝点儿酒就控制不住了哭得不行,所以我一直都没敢询问西藏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风竟然把石头吹起来砸到汽车里的人。




听朋友说,这两口子当时都是文学青年,在北京也算非常前卫,他们相识就是在什么家庭舞会上,很有参与群奸群宿的重大嫌疑,在80年代政府搞“严打”那阵子可能都够判死缓的了。




据说田文曾经跟大家建议一起去游裸泳,我在事后很久才听说这事儿都感觉心往神驰,后悔好事儿都让我给错过了。想象一下,在朦胧月色下,跟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光溜溜在昆明湖里游泳,爬上岸来立刻就被饿急了大批蚊子叮得浑身满屁股的包。多么引人入胜啊!




虽然没机会去,但想起来就让人豪情满怀,多少有点儿要为国捐躯的意思。可惜我年纪比他们小太多,这帮孙子根本就不带我玩儿。后来我长大了,对游裸泳竟然根本就没了兴趣。




这两口子对西藏非常投入,简直都离不开西藏了。叶农提到的藏民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亲兄弟,说跟藏族兄弟在一起就别提多痛快了。后来叶农又回去西藏,他说他离不开那里。




受他的感染,让我也觉得西藏有些神秘,甚至有些亲切。




后来发现,普遍说来藏民比汉人确实有很大的可爱之处,他们不仅豪爽,而且主要是非常友善和真诚。















藏区的雪原牧场。羊群在牧人的驱赶下走向一眼看不到头儿的白茫茫远方。看到这场景,我缩着脖子站在寒风里,心里都快变成雪原一样的空白。这时候才真正能体会到一些孤独的牧羊人是怎么个意思。



高原缺氧呼吸困难举步维艰咱先不说,光是这可怕的寒冷空旷和孤独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自己周围除了羊群和大狗几乎就没有活物儿了,半年见不到什么其他活人,把我扔在这地方放羊,估计出不去三五天就他妈死球了。




咱中国有个说法,叫穷山恶水出刁民。估计是因为生存需要的资源紧张很容易导致刁民的产生,我们农村的庄稼人在城里人的印象里或许相当纯朴老实,其实我们农村人自己心里明白真正斗法冒坏玩儿阴的,城里那些人可未必是我们土农民的对手。




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我们农村刁民的一个典型代表,别看他不洗澡不刷牙,恶心巴拉的,诗词写的一塌糊涂,连中国话都他妈说不利索,本来应该属于弱智二傻子一类的滥东西,但所有城里人还不都让他老人家给摆平了?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优势并不是其水平多么高,而就在于这王八蛋太坏了,坏到大家意料不到的程度,他于是得手。




我国是农业国,在党的领导下刁民更是史无前例的多,满坑满谷到处都是,所以咱们多受用些假酒假药毒饺子啥的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用洋文说是,enjoy it!




西藏这个地方,其苦寒荒远的严酷程度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比咱们老中所谓穷山恶水的地盘儿惨太多了,按照毛主席这种混账刁民的逻辑,西藏不仅全体都是刁民,甚至应该是遍地盗贼才对。




但是西藏的草民几乎个个都是好人,至少刁民非常有限。善良纯朴几乎是所有藏族人的共性,真诚的让人有时空交错的感觉,好像只有在不可信的历史传说中才出现过。




刁民,也有。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刚刚起步的刁民,经验非常贫乏,要追赶我国刁民的水平还有大概上千年遥远的路要走,其小伎俩的技术含量太低。尤其让人沮丧的是,很少数的藏族刁民都是出现在汉人多,还有对外比较开放的地区,让人不得不相信“近墨者黑”这个道理又一次狠狠得应验了一把。




西藏的古代也有过几个古国,都莫名其妙的消亡了,能坚持历史传承到现在的是自佛教进入以后。我感觉佛教对于西藏的意义应该是无与伦比的重大,是西藏人在那个自然环境非常残酷的地方能够生存延续的强大精神支柱。













风雪来的猛,寺院的喇嘛正在在合力挂起大殿前的帐幔。这个东西是牦牛的毛编织而成,据说是有东暖夏凉的效果。冬天挡风寒,夏天遮阳但透气。



这世界上佛国不少,泰国就是著名的佛国,号称微笑之国。到泰国也确实能感受到泰国人的友善。在曼谷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连泰国妓女都笑起来很欢畅很友善,感觉不到浓厚的商业气息。




但是泰国与西藏太不一样了,主要是生存环境差别太大。你吃饱了,又酸又辣又甜的泰国饭菜整了一肚皮,说不定还干掉了一斤半鱼翅捞饭,你打几个腥臭的海鲜饱嗝儿然后微笑一番,这难度不是很大。谁要愿意管我饭吃,我天天都可以给你表演这个微笑的保留节目,保证把你笑烦了为止。




西藏是个寒冷空旷飞沙走石的地方,藏民满面尘灰衣衫褴褛,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磨难,这样的形象本来应该对社会满怀深仇大恨才符合逻辑,但这样的一张脸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浮现出来的是友善真诚的微笑,让你在震惊之余深刻感受到这个苦大仇深的可怕外表里面是一个平静祥和甚至幸福欢乐的精神世界。




在一个驼背的藏族老奶奶抬起头,见到我微笑并行吐舌礼时候,我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农村刁民竟然感动的有些鼻子发酸。












敬拜神佛的藏族老奶奶。





在经受过多年的共产主义教育之后,我发现相比之下这麻醉人民的宗教鸦片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共产主义那一套完全不堪一击。





今天到此,咱下次再续。



 
2008-03-27 11:38:21   (阅读:313) (评论:11)



2008-04-30 13:08:57

主题: AQ说西藏2
草民说西藏 之二 (农村插图版)



AlphaQ







以前,我对西藏的印象很淡薄,连民族宫举办过的西藏农奴主残酷折磨农奴的展览都没看过。据说有人脑壳做的酒壶,人皮鼓,人腿号之类的恐怖玩意儿。



后来,我认识的第一个真正与西藏大有关系而且极力称赞西藏的朋友是个北京本地土人,他名字叫做叶农。




知道他的人有限,但听过他老婆的人可就比较多了。




8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节联欢晚会上,前些日子刚过世的电影演员孙道临满怀深情地向全国人民介绍了一个在西藏殉职的北京年轻人,名字叫田文。这个田文的丈夫就是我现在说的叶农。




这两口子是一起去西藏的,喜欢西藏喜欢的一塌糊涂。田文是个文学女青年,在杂志《西藏文学》作编辑,在外出工作时候坐在车里被狂风吹来的石头击中头部丧生。后来被当作支援边疆的青年模范遭到严重表扬,于是上了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叶农还没有从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喝点儿酒就控制不住了哭得不行,所以我一直都没敢询问西藏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风竟然把石头吹起来砸到汽车里的人。




听朋友说,这两口子当时都是文学青年,在北京也算非常前卫,他们相识就是在什么家庭舞会上,很有参与群奸群宿的重大嫌疑,在80年代政府搞“严打”那阵子可能都够判死缓的了。




据说田文曾经跟大家建议一起去游裸泳,我在事后很久才听说这事儿都感觉心往神驰,后悔好事儿都让我给错过了。想象一下,在朦胧月色下,跟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光溜溜在昆明湖里游泳,爬上岸来立刻就被饿急了大批蚊子叮得浑身满屁股的包。多么引人入胜啊!




虽然没机会去,但想起来就让人豪情满怀,多少有点儿要为国捐躯的意思。可惜我年纪比他们小太多,这帮孙子根本就不带我玩儿。后来我长大了,对游裸泳竟然根本就没了兴趣。




这两口子对西藏非常投入,简直都离不开西藏了。叶农提到的藏民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亲兄弟,说跟藏族兄弟在一起就别提多痛快了。后来叶农又回去西藏,他说他离不开那里。




受他的感染,让我也觉得西藏有些神秘,甚至有些亲切。




后来发现,普遍说来藏民比汉人确实有很大的可爱之处,他们不仅豪爽,而且主要是非常友善和真诚。















藏区的雪原牧场。羊群在牧人的驱赶下走向一眼看不到头儿的白茫茫远方。看到这场景,我缩着脖子站在寒风里,心里都快变成雪原一样的空白。这时候才真正能体会到一些孤独的牧羊人是怎么个意思。



高原缺氧呼吸困难举步维艰咱先不说,光是这可怕的寒冷空旷和孤独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自己周围除了羊群和大狗几乎就没有活物儿了,半年见不到什么其他活人,把我扔在这地方放羊,估计出不去三五天就他妈死球了。




咱中国有个说法,叫穷山恶水出刁民。估计是因为生存需要的资源紧张很容易导致刁民的产生,我们农村的庄稼人在城里人的印象里或许相当纯朴老实,其实我们农村人自己心里明白真正斗法冒坏玩儿阴的,城里那些人可未必是我们土农民的对手。




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我们农村刁民的一个典型代表,别看他不洗澡不刷牙,恶心巴拉的,诗词写的一塌糊涂,连中国话都他妈说不利索,本来应该属于弱智二傻子一类的滥东西,但所有城里人还不都让他老人家给摆平了?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优势并不是其水平多么高,而就在于这王八蛋太坏了,坏到大家意料不到的程度,他于是得手。




我国是农业国,在党的领导下刁民更是史无前例的多,满坑满谷到处都是,所以咱们多受用些假酒假药毒饺子啥的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用洋文说是,enjoy it!




西藏这个地方,其苦寒荒远的严酷程度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比咱们老中所谓穷山恶水的地盘儿惨太多了,按照毛主席这种混账刁民的逻辑,西藏不仅全体都是刁民,甚至应该是遍地盗贼才对。




但是西藏的草民几乎个个都是好人,至少刁民非常有限。善良纯朴几乎是所有藏族人的共性,真诚的让人有时空交错的感觉,好像只有在不可信的历史传说中才出现过。




刁民,也有。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刚刚起步的刁民,经验非常贫乏,要追赶我国刁民的水平还有大概上千年遥远的路要走,其小伎俩的技术含量太低。尤其让人沮丧的是,很少数的藏族刁民都是出现在汉人多,还有对外比较开放的地区,让人不得不相信“近墨者黑”这个道理又一次狠狠得应验了一把。




西藏的古代也有过几个古国,都莫名其妙的消亡了,能坚持历史传承到现在的是自佛教进入以后。我感觉佛教对于西藏的意义应该是无与伦比的重大,是西藏人在那个自然环境非常残酷的地方能够生存延续的强大精神支柱。













风雪来的猛,寺院的喇嘛正在在合力挂起大殿前的帐幔。这个东西是牦牛的毛编织而成,据说是有东暖夏凉的效果。冬天挡风寒,夏天遮阳但透气。



这世界上佛国不少,泰国就是著名的佛国,号称微笑之国。到泰国也确实能感受到泰国人的友善。在曼谷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连泰国妓女都笑起来很欢畅很友善,感觉不到浓厚的商业气息。




但是泰国与西藏太不一样了,主要是生存环境差别太大。你吃饱了,又酸又辣又甜的泰国饭菜整了一肚皮,说不定还干掉了一斤半鱼翅捞饭,你打几个腥臭的海鲜饱嗝儿然后微笑一番,这难度不是很大。谁要愿意管我饭吃,我天天都可以给你表演这个微笑的保留节目,保证把你笑烦了为止。




西藏是个寒冷空旷飞沙走石的地方,藏民满面尘灰衣衫褴褛,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磨难,这样的形象本来应该对社会满怀深仇大恨才符合逻辑,但这样的一张脸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浮现出来的是友善真诚的微笑,让你在震惊之余深刻感受到这个苦大仇深的可怕外表里面是一个平静祥和甚至幸福欢乐的精神世界。




在一个驼背的藏族老奶奶抬起头,见到我微笑并行吐舌礼时候,我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农村刁民竟然感动的有些鼻子发酸。












敬拜神佛的藏族老奶奶。





在经受过多年的共产主义教育之后,我发现相比之下这麻醉人民的宗教鸦片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共产主义那一套完全不堪一击。





今天到此,咱下次再续。



2008-03-27 11:38:21   (阅读:313) (评论:11)



2008-04-30 13:07:28

主题: AQ说西藏2
草民说西藏 之二 (农村插图版)



AlphaQ







以前,我对西藏的印象很淡薄,连民族宫举办过的西藏农奴主残酷折磨农奴的展览都没看过。据说有人脑壳做的酒壶,人皮鼓,人腿号之类的恐怖玩意儿。



后来,我认识的第一个真正与西藏大有关系而且极力称赞西藏的朋友是个北京本地土人,他名字叫做叶农。




知道他的人有限,但听过他老婆的人可就比较多了。




8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节联欢晚会上,前些日子刚过世的电影演员孙道临满怀深情地向全国人民介绍了一个在西藏殉职的北京年轻人,名字叫田文。这个田文的丈夫就是我现在说的叶农。




这两口子是一起去西藏的,喜欢西藏喜欢的一塌糊涂。田文是个文学女青年,在杂志《西藏文学》作编辑,在外出工作时候坐在车里被狂风吹来的石头击中头部丧生。后来被当作支援边疆的青年模范遭到严重表扬,于是上了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叶农还没有从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喝点儿酒就控制不住了哭得不行,所以我一直都没敢询问西藏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风竟然把石头吹起来砸到汽车里的人。




听朋友说,这两口子当时都是文学青年,在北京也算非常前卫,他们相识就是在什么家庭舞会上,很有参与群奸群宿的重大嫌疑,在80年代政府搞“严打”那阵子可能都够判死缓的了。




据说田文曾经跟大家建议一起去游裸泳,我在事后很久才听说这事儿都感觉心往神驰,后悔好事儿都让我给错过了。想象一下,在朦胧月色下,跟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光溜溜在昆明湖里游泳,爬上岸来立刻就被饿急了大批蚊子叮得浑身满屁股的包。多么引人入胜啊!




虽然没机会去,但想起来就让人豪情满怀,多少有点儿要为国捐躯的意思。可惜我年纪比他们小太多,这帮孙子根本就不带我玩儿。后来我长大了,对游裸泳竟然根本就没了兴趣。




这两口子对西藏非常投入,简直都离不开西藏了。叶农提到的藏民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亲兄弟,说跟藏族兄弟在一起就别提多痛快了。后来叶农又回去西藏,他说他离不开那里。




受他的感染,让我也觉得西藏有些神秘,甚至有些亲切。




后来发现,普遍说来藏民比汉人确实有很大的可爱之处,他们不仅豪爽,而且主要是非常友善和真诚。















藏区的雪原牧场。羊群在牧人的驱赶下走向一眼看不到头儿的白茫茫远方。看到这场景,我缩着脖子站在寒风里,心里都快变成雪原一样的空白。这时候才真正能体会到一些孤独的牧羊人是怎么个意思。



高原缺氧呼吸困难举步维艰咱先不说,光是这可怕的寒冷空旷和孤独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自己周围除了羊群和大狗几乎就没有活物儿了,半年见不到什么其他活人,把我扔在这地方放羊,估计出不去三五天就他妈死球了。




咱中国有个说法,叫穷山恶水出刁民。估计是因为生存需要的资源紧张很容易导致刁民的产生,我们农村的庄稼人在城里人的印象里或许相当纯朴老实,其实我们农村人自己心里明白真正斗法冒坏玩儿阴的,城里那些人可未必是我们土农民的对手。




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我们农村刁民的一个典型代表,别看他不洗澡不刷牙,恶心巴拉的,诗词写的一塌糊涂,连中国话都他妈说不利索,本来应该属于弱智二傻子一类的滥东西,但所有城里人还不都让他老人家给摆平了?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优势并不是其水平多么高,而就在于这王八蛋太坏了,坏到大家意料不到的程度,他于是得手。




我国是农业国,在党的领导下刁民更是史无前例的多,满坑满谷到处都是,所以咱们多受用些假酒假药毒饺子啥的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用洋文说是,enjoy it!




西藏这个地方,其苦寒荒远的严酷程度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比咱们老中所谓穷山恶水的地盘儿惨太多了,按照毛主席这种混账刁民的逻辑,西藏不仅全体都是刁民,甚至应该是遍地盗贼才对。




但是西藏的草民几乎个个都是好人,至少刁民非常有限。善良纯朴几乎是所有藏族人的共性,真诚的让人有时空交错的感觉,好像只有在不可信的历史传说中才出现过。




刁民,也有。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刚刚起步的刁民,经验非常贫乏,要追赶我国刁民的水平还有大概上千年遥远的路要走,其小伎俩的技术含量太低。尤其让人沮丧的是,很少数的藏族刁民都是出现在汉人多,还有对外比较开放的地区,让人不得不相信“近墨者黑”这个道理又一次狠狠得应验了一把。




西藏的古代也有过几个古国,都莫名其妙的消亡了,能坚持历史传承到现在的是自佛教进入以后。我感觉佛教对于西藏的意义应该是无与伦比的重大,是西藏人在那个自然环境非常残酷的地方能够生存延续的强大精神支柱。













风雪来的猛,寺院的喇嘛正在在合力挂起大殿前的帐幔。这个东西是牦牛的毛编织而成,据说是有东暖夏凉的效果。冬天挡风寒,夏天遮阳但透气。



这世界上佛国不少,泰国就是著名的佛国,号称微笑之国。到泰国也确实能感受到泰国人的友善。在曼谷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连泰国妓女都笑起来很欢畅很友善,感觉不到浓厚的商业气息。




但是泰国与西藏太不一样了,主要是生存环境差别太大。你吃饱了,又酸又辣又甜的泰国饭菜整了一肚皮,说不定还干掉了一斤半鱼翅捞饭,你打几个腥臭的海鲜饱嗝儿然后微笑一番,这难度不是很大。谁要愿意管我饭吃,我天天都可以给你表演这个微笑的保留节目,保证把你笑烦了为止。




西藏是个寒冷空旷飞沙走石的地方,藏民满面尘灰衣衫褴褛,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磨难,这样的形象本来应该对社会满怀深仇大恨才符合逻辑,但这样的一张脸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浮现出来的是友善真诚的微笑,让你在震惊之余深刻感受到这个苦大仇深的可怕外表里面是一个平静祥和甚至幸福欢乐的精神世界。




在一个驼背的藏族老奶奶抬起头,见到我微笑并行吐舌礼时候,我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农村刁民竟然感动的有些鼻子发酸。












敬拜神佛的藏族老奶奶。





在经受过多年的共产主义教育之后,我发现相比之下这麻醉人民的宗教鸦片力量竟然如此强大,共产主义那一套完全不堪一击。





今天到此,咱下次再续。



2008-03-27 11:38:21   (阅读:313) (评论:11)



2008-04-30 12:53:15

主题: AlphaQ: CNN,到底会不会道歉?
CNN,到底会不会道歉? 

AlphaQ 


先说我的猜测,结论是不会道歉。可这CNN也不是我儿子,如果非哭着喊着要给共产党磕头道歉不可,我也拦不住。 

道歉这事儿,本来一定要发自内心才值钱,不然纯粹是他妈瞎捣乱。对方对自己的唐突言行感到内疚对不住你了,表示一下歉意,大家心里都平和了,自然是好事儿。 

如果人家本来就讨厌你,自然对你没有好话,你不爽摁着他脑袋强迫他给你道歉,就算他不得已嘴上表示了歉意,可其心里不定跟你妈你奶奶还有你姥姥甚至你二姨三舅妈等等大战了几百合呢。 

古代最阴险的中国人孙子同学就英明指出过,上政伐谋,下政才是攻城。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等到您光着膀子又叫又闹的时候,其实已经输了。 

现在共产党就是在猛攻CNN这座城,仨礼拜过去了,攻城没看出什么成效来。CNN那帮孙子端坐城头,喝着小酒儿,还吟诗呢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共产党从小就有毛病,最近更有点儿丧心病狂的意思,政府发言人竟然胡说八道一个屁五个谎,为要求道歉的事儿,把该说不该说的都给说了,现在都没词儿了。 

要求道歉本来就是没有道理,不愿意挨骂就别干缺德事儿,或者以前干过不少以后收敛一些别那么猖狂也就是了,没必要耍光棍要求道歉。 

共产党内心里怕洋人怕的要死,但偶尔又想假装好汉使劲咳嗽两声儿。这次对CNN玩儿混的,没成想一上来就先踢了铁板。 

CNN虽然名声不小,可 不过也就是一私人企业,在中国跟任何一个北京的个体户在性质上没有差别,而且CNN在中国没有广播也就没有广告业务,顶多就设个记者站,三五个干活儿的而已,一顿工作餐有十个馒头整个办公室的人就全打发了,其规模估计还没有我哥开的那破制片公司大呢。 

就这么个公司,竟然获得中国政府外交部接连三次正式要求道歉,其中第三次还是外交部把CNN的北京负责人找过去当面提出要求的,最近几天又提了一次,总共都四次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都感觉丢脸。 

外交部是一个国家级的部门,办理的都应该是国家级的事务,对于级别比较低的顶多就表示个态度,你不能随便就放下身段儿去呀。现在接连多次对一个私人企业表达强烈抗议和要求道歉,甚至刘建超同学还把负责人找到外交部去当面交涉,这就玩儿的有点儿太过。外交部是向对方国家的大使发照会的地方,怎么竟然把一个公司的头目就随便找过去直接表示抗议。 

CNN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获得这种级别的待遇,太高了!照这个路子发展下去,非得发展到锦涛同学来亲自去对CNN的清洁工大喊大叫不可。 

看来共产党到死也改不了土包子习性,大概以为让外交部出面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就不知道这么干其实是给自己丢脸,让全世界看笑话。 

共产党或许认为CNN获得如此高的级别待遇,应该受宠若惊五体投地,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党道歉认罪,再顺手抽自己几个嘴巴,没想到CNN在哭笑不得之后给了个澄清声明,不仅没有道歉,反而明确了目标,等于是骂得更难听了。 

共产党气急败坏乱了方寸,上来就已经是外交部级别了,再升级大概真的要给锦涛同学准备拳击手套出场。于是共产党走投无路就开始玩儿下三路,调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对准CNN,开火! 

于是,笑话儿就更大了。国内无法再升级,大概因为锦涛同学不愿意直接脱了裤子上擂台,就在国外整事儿。我们看到的是到处都有华侨到CNN门口抗议,可惜CNN连理都不理,费挺大劲绞尽脑汁字斟句酌写出来的抗议信也只好塞到CNN门缝儿里,本来挺“严正”一事儿竟然这么鬼鬼祟祟的处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妓女沿街卖淫的非法小广告呢。 

洋人也笨,不懂中国话,咱同胞举着红旗在马路边儿上大呼小叫的,保不齐让对方误以为呼喊的内容是“处女!处女!便宜!贱卖喽!” 

日本人有组织到中国去的是“买春团”,那中国人举着旗子出国来自然应该是“卖春团”了。逻辑上完全成立。这方面的国际贸易我国也是顺差,而且每年大幅度增加。 

门口儿抗议效果不显著,门缝儿塞信这个动作也够猥亵的,于是改走法律途径。其实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非走不可,只能是另外一个笑话儿。 

北京的14个律师折腾告状不说,在美国纽约也找个笨蛋律师海明同学靠俩老太太的签名就代理中国13亿活人到法院递状子起诉CNN了。 

到这个地步,共产党的本事我们就知道的比较清楚了。在国内,共产党有枪,谁都没辙。话剧《茶馆》里那俩特务不是说了么,“没枪的干不过有枪的。” 

中国的草民没枪,只好撅着屁股让共产党往死里干。没办法。 

但只要共产党一离开枪,立刻威风就全没有了,原形毕露,是世界上最土的土包子,最傻的大傻逼,最无耻的臭流氓,而且是一直进行时的弱智。在对付CNN的行动上,每个动作都是昏招儿,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而且落笑于人。 

现在俩华人老太太签字控告CNN的律师海明同学,已经被发现英文程度非常差,连话都说不利索,而且从来没有真正上过法庭,更别说是联邦法庭的庭辩经验。海明同学就靠在纽约唐人街造假文件吃非法移民,或者车祸索赔,要不就是离婚之类的民事纠纷,从来不用上法庭只要填写文件就完成的的那些滥事儿。 

真正要上法庭动真格的,到关键时刻,海明同学已经不是会不会掉链子的问题了,而是他从来就没有过链子,甚至都不知道链子为何物。 

美国的新闻界号称是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发挥着相当强大的公众监督功能,告媒体诽谤是几乎不可能胜诉的官司,可现在就是这么个在唐人街混饭吃,连话都说不利索的笨蛋律师要起诉CNN诽谤。这不是笑话儿么?还号称6人律师团包括法院的审判长云云,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全是蒙人的,那个“审判长”连法官都不是。 

别看海明律师连话都说不利索,撒谎却很得共产党的真传,法院记录显示他起诉索赔是不到一千万的数额,他竟然对外宣称是13亿美元!给人感觉很有点儿亩产万斤的上古遗风。 

问题是到了法院靠这样低级骗术是没有用的,一个回合下来不就全虾米了么? 

这种官司还有什么可打的?如果能赢,我先赔他一美元算了。 

其实这次官司如果共产党方面赢了,那才是共产党真正灾难的开始。CNN如果败诉,那共产党的报纸电台有一个算一个都会成为必定败诉的对象,而且很多共产党的媒体在美国都注册了,如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等,本地起诉很方便啊。美国法院如果判CNN败诉赔偿,别说其他人,我自己都想立刻上法院起诉人民日报等共产党媒体造谣诽谤了,我可正好缺钱呢。 

这就是共产党在不能随便枪毙人的环境里能动用的手段,太愚昧了,低级啊。 

CNN凭什么要给共产党道歉?就因为共产党代理“中国人民”挨骂了?中国人民怎么就不能骂?共产党宰了那么多中国人民,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民不也都扛这么多年了? 

中国人民连死都不怕,被共产党摁在地上现场活宰了都一声不吭,还会怕骂么?而且骂的还是洋文,更是在中国收看不到的外国电视台。 

就算面对共产党疯狂施加压力,CNN也没有理由道歉。首先没有错误就不用道歉,共产党和最近中国留学生的表现都一再证明了骂的很到位很准确,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让人家道歉? 

CNN是块新闻行业里世界级的金字招牌,这块名牌不是咱们的“部优产品”“国优产品”,而是CNN从一个小公司努力工作多年敬业取得的。在沙漠风暴时期,CNN的记者在敌后的炮火中现场不断直播新闻,开了新闻界的一个先河。干那活儿是有生命危险的,说不准啥时候枪炮打过来就他妈当场嗝儿屁了,那工作环境的危险系数很高,在哪儿干活儿的完全有点儿像王芳的哥哥 ---王成。 

CNN的工作人员这种敬业精神和工作态度为CNN创下了这块金字招牌。这名誉来之不易,CNN这仨字母的无形资产不知道能值多少钱。 

为了新闻职业使命感,这帮孙子把命都敢豁出去,现在就因为共产党闹了一连串的国际笑话儿,这CNN就会变成稀泥软蛋乖乖的磕头道歉砸自己的牌子? 

我看可能性很不大,除非CNN全体领导人都一起吃了蜜了。 

这是从道义上说,CNN会坚守自己新闻行业的规矩和底线,不会轻易向强权低头,尤其是臭名昭著的土包子共产党。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另一方面是经济压力。 

无论如何,CNN是个企业,利润是他的命脉,甭管多牛B也得吃饭,不然你饿得仨月拉不出人屎来可就麻烦了。如果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CNN也不是没有妥协的可能。 

Yahoo就是因为商业利益的原因向共产党妥协。 

媒体的利润大部分来自于商业广告,可正好共产党的地面儿上既没有CNN的客户也没有观众,因为在中国不许外国媒体进入,所以共产党手里根本没有捏住CNN的命脉。 

共产党顶多是关闭CNN在中国的记者站,甚至不让CNN参加奥运会的新闻活动,但CNN自己并不是体育频道,所以这个打击并不致命,反而会让共产党公然破坏自己申办奥运会时许下自由采访的承诺,食言而肥,更会成为全世界唾骂的流氓。CNN不怕,共产党却未必敢这么下手。 

现在爱国华侨们在准备抵制CNN,可发现自己没有抵制能力,因为华人就算全体都不看CNN了,也对收视率没有多大影响,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因为爱国华侨很多都不懂英文,或者不愿意看收费节目,从小就没看过CNN。 

爱国华侨们一看这招儿明摆着不好使,立刻改主意了,说是要抵制CNN的广告客户。 

问题是,你以为CNN的客户都是共产党一样的土包子大煞笔么?那些人都不白给,插上毛儿比他妈猴儿还精,还能轮到你把他们给算计了? 

中国人真有本事,自己早就是CNN的广告大客户,而不用动脑筋去抵制谁了。等到你高呼要抵制谁,其实那已经证明你屁本事没有就会瞎嚷嚷了。 

你无法抵制CNN的收视率,同样,你也没有能力抵制其广告客户。这些大客户不会为了让你多喝一瓶可口可乐,就放弃在CNN的广告,不再去引诱CNN的上百万观众去喝几千万瓶可口可乐。 

如此折腾半天,顶多也就是你自己多喝半澡盆的自来水,弄个跑肚拉稀完事儿。甚至这种事儿如果真发生了,我都会为中国人感到骄傲,因为中国人民从来虚头八脑,有史以来就是夜壶镶金边儿 ---- 嘴儿强。叫喊最凶的,一般都是蒙人的主儿,自己才不会采取任何行动。 

咱他妈都是中国人,就别拿假话来瞎忽悠了,你整天老装孙子也挺累的,谁不知道谁啊? 

共产党能对CNN施加的压力大概都差不多用上了,几乎可以算黔驴技穷。在咱们中国人眼里本来是“庞然大物”的共产党,其实到了无法随便枪毙人的地方就连一个CNN这样的私人企业都无可奈何了。 

一个号称世界强国的玩意儿,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从国内到国外,从首都北京的外交部到纽约洗头房的老板娘,看来是能发动的都发动起来了,到结果是竟然还没有摆平一个私人公司。 

就这点儿本事啊?丢人不丢人? 

就算终于摆平了CNN,获得了道歉,就不丢人了么? 

真是里外里丢人,光屁股推磨 --- 转着圈儿丢人。 

无论结果如何,共产党这次表演都可以光荣的载入史册,以后去人大党史专业学习要专门讲授这段儿要求道歉的故事。 

共产党干的这种恶心事儿太多,难怪要专门开个党史专业。没办法,共产党的逻辑也是早就规定好了的: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



2008-04-30 12:49:35

主题: "爱国"流氓
zt任不寐:有一种流氓叫爱国(多幅照片)
 


日本的神道教(Shinto)在审美基础上建立了爱国精神,在那里,外在洁净的观念和内在罪恶感或原罪意识的彻底缺乏,形成一种张力。审美、特别是对恶的审美——如将国族认同的本能圣化、审美化——是对上述道德紧张局势的一种克服。 

很多年前的一个四月,我在北京的图书馆里读到这样一句名言:毁灭一个人就是毁灭一个人,任何集体性大义名份在这个体面前是微不足道的——不理解这一点,人类就无法摆脱野蛮状态。这句话当时挑战着我接受的传统教育,直到后来,我走了很远的路才逐渐明白,我自己只能是那一个个人,而不可能是“人民”。 

第一幕: 

1、4月9日,Cafferty在CNN说中国制造的商品都是“垃圾”,并说“过去五十年就是那同一帮无赖和暴徒”。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3/20016.jpg 

2、中国中央电视台网站4月17日在首页以“最丑陋的留学生”为题刊登了她的照片和视频。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3/20017.jpg 

3、同时,青岛新闻网以“我是猪啊”为题发表了她的照片,被“恶搞”过的。此前,中国有关部门宣布网络恶搞为非法。 

评论:第一则新闻几乎激起了13亿人的愤怒,因为那侮辱了13亿人的尊严。后面两个新闻因为仅仅侮辱了一个人的尊严,几乎13亿人民都很高兴。13亿是由13亿个1组成的。但人民不相信数学。 

第二幕 

1、未经允许,她的所有个人资料都在互联网上出现,包括她父母在青岛的工作单位、住址、身份证、联络电话等个人资料全部被公布在网上。没有一家网络管理部门出面干涉这种侵权行为。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3/20018.jpg 

2、她在青岛的家门外走廊墙上被人用红色染料涂写了“杀全家,杀卖国贼”等字样,并泼了大粪,家门口安装了摄像头。没有一家治安或城管部门出面干涉这种侵权行为。 

3、她的母校青岛二中出面表态,坚决与她划清界线,不承认有她这样的学生,宣布她的毕业证作废,并召开全校“整风”大会,该校教务处的李老师对记者表示:“全校的师生都很恨她。”没有一家教育行政部门出来纠正这种明显滥用权力的行为。 

评论:一个个人和平地表达和绝大多数人不同的意见,因此就成为在法律上不受保护的人。在人类很多群体性、专断性的暴政里面,这样的悲剧反复出现。但人民不相信历史。 

为此,我在这里纪念一位正毁于文革大批评中的小女孩儿,一个个人,一个想成为自己或想成为个人因此被“众人”视为敌人的人。她是300年以来,那整场文革中又一位燃烧着的精灵。她再次挑战着鲁迅式的绝望,再次照亮了“多数”的表情,那些低能的热情——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还要誓死捍卫消灭你表达不同观点的权力。 

她当然会再一次被踩灭,以文革博大精深的方式。在她熄灭的地方,有一种胜利叫多数,有一种文化叫太平。 

有一种流氓叫爱国。



2008-04-30 12:46:00

主题: 丁学良: 最可怕的是不知落后
最可怕的是不知落后 

丁学良 


  现在常有“愤青”、“愤中”反对中国的开放政策。但是,偶尔有机会面对面,我发现没人可以站在“愤青”的立场,跟我理性、平静地辩论超过三、五分钟。“看你身上穿的衣服、你所用的东西,然后再回家看看你家里所有的家具、电器,你工作场所的一切设备,你能讲出哪几样东西是160年以前中国原来就有的?”通常遇到这些问题,他们就不回答了。 

  中国必须开放,不开放怎么办? 
  回顾中国社会过去三十年的变化,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在物质层面。但是若对物质方面的变化冷静分析,我们会发现背后很多是观念的、态度的、价值取向的、甚至是生活哲学等等方面的变化导致的差异。 

  只要承认自己落后,下面的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文革”期间来华访问的外国人,有几个地方是必被安排“参观”的,哪怕不去天坛、长城,这几个地方一定要让老外看。比如,上海江南造船厂制造的万吨水压机。那时的宣传称,这台设备赶上并超过了国际先进水平。 

  那时来中国的外国人,大多是有特殊背景的,基本都是中国政府的官方客人。接待者总要宣传这台水压机是如何“在毛泽东思想指引、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鼓舞下,赶上或超过世界水平”。终于一次,一位外国客人实在忍不住了,就问解说员:你知道当今世界上,水压机的先进水平是怎样的,你有技术参数吗? 

  这个老外估计是搞工程技术的,他的问题一下让中国讲解员楞了,“不知道。”“不知道?那你怎么说这台一万吨的就是赶上和超过了世界先进水平啊?”后来,我们才知道,一万吨的水压机,外国在19世纪末就造出来了。 

  所以,不承认人家先进,还不可怕;而不知道人家先进,才是最可怕的。 

  另外一件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发生在1998年的北朝鲜。 

  那是我第一次到北朝鲜。我们一帮外国学者参观完新义州后,当地政府特地安排小学生给我们表演。这应该是当地最高的艺术水平了,无论唱歌、跳舞都非常优秀,但一看孩子们穿的衣服,我就感到很悲哀。这支表演队应该是北朝鲜的面子工程了,可小演员们身上穿的却是中国贫穷地方开会时用的那种最廉价的化纤布。因为颜色不好看,透光、容易散线,在中国比较富裕的农村都不会用这玩意了。 

  表演的压轴节目是一首歌,整个表演队伍全部上场,用朝语、英文和中文三种语言轮换着唱,题目是“全世界都羡慕我们”。我对这里的其他宣传,觉得还能忍受,但这个“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却让我震撼!写歌的人肯定不是孩子,而且可能是发自内心地创作了这个东西。“全世界都羡慕我们”,这题目说明,他们认为自己是最好的,东方要学他,西方要学他;大国要学他,小国也要学他。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顶级的黑色幽默,但对那些孩子来说,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这是蒙昧的真诚。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再强调,一个国家若无开放,则绝无好的改革。 

  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现代化,形式多样。但不管是鼓励外贸趋向,还是发展IT 产业,或来料加工,最简单的区分,是以“现代经济技术水平”为标尺,是先来者还是后来者?对于后来者,或者后发展者,要想进入现代国家的行列,什么最重要?当然,你需要钱、需要技术、需要人,什么都需要。但是,没有什么比需要真实的、尽可能完整或准确的资讯来源更重要了。信息(information),观念(ideas),别人给你的启发或者灵感(inspirations),学习的样板(models,),别人给你的教训(lessons)等等,所有这些,异常关键。 

  因此,尽可能准确和真实的信息的自由畅通,是一个后发展国家进步的基本前提条件。无此条件,其他方面的正确与错误,都无法扭转趋势。资讯是前提条件(pre-condition)。我们现在争论中国的这三十年做得好做得坏,预测下一个三十年会怎样,前提是要实事求是地总结过去三十年中,哪些做法具备可持续性。社会政策方面,政治方面,法律方面,经济方面,环境方面,做得比较好?哪些具有可持续性? 

  中国下一个三十年是否保持这样高速增长,目前尚难预测。但我们至少可以预测未来十五年中,过去的哪些做法还能继续产生正面的作用?哪些做法过去也许产生了好的作用,但是现在越来越产生负面的作用。下一个十五年应否继续下去?能继续下去的,会是我们未来发展的跳板。对不能持续者,去改是必然。但怎么改?中国不仅要总结过去三十年,眼光还得对准世界,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 

  总结这三十年的历史,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刺激中国下一步发展更为先进的想法(ideas)和启发(inspirations),以及更好的创新之源(sources of innovation)。创新源自何方?眼光要瞄准外面的世界,但这并非是百分之百的拷贝。我不赞成国内的一种流行说法,“我们国情决定了”——就好像全球只有中国才有国情一样。其实,哪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国情?不能以“国情”为借口拒绝向别人学习。中国必须要把眼光放到国际上,尽可能把握大的趋势,研判哪些政策、体制、方法、组织形态能产生可持续的好效果。这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与社会事务编辑高嵩根据访谈整理)



2008-04-29 16:04:10

主题: 林昭祭日
\\popjpeg{20005,}
林昭(1968.4.29)40年祭日

朋友,请接受一次灵魂的洗礼吧!--献给林昭,我们民族的圣女和普罗米修斯 


(观影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有感) 

 

******************************************* 
林昭生平简介: 
林昭,苏州人。其父彭国彦,曾经留英,30年代任吴县县长。耿直孤高,廉洁奉公。其母许宪民,为时代新女性,抗战名人,社会名媛。林昭于1949年考入\"苏南新专\",参加过土改,充满了革命的激情。1954年,以江苏最高分考入北大新闻系。后参与了北大《红楼》诗刊编委,充分展现了她的才华,是公认的才女。 

林昭在北大期间逐渐开始反思,开始觉醒。57年被打成右派,但是拒不认罪,继续独立思考,并且批判共产风,为彭德怀鸣冤,写信建议学习南斯拉夫经验。 1960年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被捕;1962年保外就医,同年再次以扩充反革命罪收监,判刑20年。其父于林昭第二次被捕后一月仰药自尽。 

林昭在1968年4月29日--32年前的今天,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杀。5月1日,公安人员到林昭家收取了五分钱的子弹费。之后其母精神崩溃,几年后也自杀,后来她也被平反(?)了,在北大的追悼会上,有一副挽联:上联是\"?”,下联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朋友,请接受一次灵魂的洗礼吧!--献给林昭,我们民族的圣女和普罗米修斯 
(观影片《寻找林昭的灵魂》有感) 

力刀 



当银幕上字幕彻底消失 
当庄重的《命运》乐曲终止 
我依旧木然呆坐无言 
任热泪如泉流趟奔驰 
我血在沸腾心在绞痛 
灵魂经历了一次炼狱般洗礼 

我知道耶稣基督 
可我并不信仰他 
虽然他是西方尊崇万能的主 
我知道普罗米修斯 
我只当文学来欣赏他 
那是西方神话里盗火的英雄 
我知道圣女贞德 
我也佩服她 
曾率千军抗敌坦然就义 
我也知道布鲁诺 
“地球围着太阳旋转”! 
我从心地敬佩他 
不惜为此而赴汤蹈火成灰 

我还知道司马迁 
千古丹心照汗青 
虽受宫刑狱中著史记 
我还知道女侠秋谨 
秋风秋雨愁煞人 
宝马雕裘换银刀 
我更知道张志新 
被割断了喉管 
在那亿万人疯狂时 
却发出叛逆的声音 

可是直到今天 
我才知道一个名字--林昭 
你的纯粹灵魂 
你的博爱心怀 
你的坚贞勇气 
使你成为我们民族的 
圣女贞德 
和普罗米修斯 
为我们愚昧黑暗的灵魂 
盗来光明的天火 
你是我们民族的布鲁诺 
以你成灰的肉体,不灭的灵魂 
用你那约束秀发的发夹 
蘸着你刺破的手指 
酷刑拷打迸裂出的鲜血 
一字字一句句,二十多万字的诗文 
告诉我们什么叫真理! 
展示给萎缩懦弱的我们 
什么叫信仰 
什么叫坚强 
“宁为信仰自由死, 
不做专制的奴隶 
和思想的阶下囚 
你以35年的短促经历 
书写了中华民族又一页 
惨痛黑暗至极的《史记》! 

林昭,一个神圣的名字 
林昭,中华民族的女儿 
透过泪眼望着你的遗像 
读着你50年前的诗文 
我这个无神论者 
心灵震撼经历了一次 
炼狱的洗礼 

可悲的是 
直到你离去快40年的今天 
你那骨灰和黑白参半的秀发 
仍被40年前的《解放日报》包裹 
你的伟大而纯粹的灵魂 
仍在万马齐谙的大地上被禁锢 
人们啊,知道你们干了些什么吗? 
你们把自己最优秀的女儿 
送上了愚昧的祭坛 
还要她那老母亲 
给那刽子手付出 
5分钱的子弹费! 
愚昧,可耻,可悲啊! 
我们这个民族 
有多少林昭可供祭奠? 
我们这个民族的价值 
就值5分钱吗? 
。。。。。。 


2/21/2005 于美国 纽约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O Fortuna\" 
(\"O, Fortune\") 
fr. Carmina Burana 
(c. 1230) 
Language: Latin 

Text: 
1. 
O Fortuna, 
velut luna 
statu variabilis, 
semper crescis 
aut descrescis; 
vita detestabilis 
nunc obdurat 
et tunc curat 
ludo mentis aciem, 
egestatem, 
potestatem 
dissolvit ut glaciem. 

Translation: 

O Fortune, 
just as the moon 
you vary your state 
always increasing 
or decreasing; 5 
the detestable life 
now difficult 
and then easy 
with your games sharpens 
poverty, 
power 10 
dissolves like ice. 

2. 
Sors inmanis 
et inanis, 
rota tu volubilis, 
status malus, 
vana salus 
semper dissolubilis, 
obrumbratam 
et velatam 
mihi quoque niteris, 
nunc per ludum 
dorsum nudum 
fero tui sceleris. 




Often great 
and empty, 
your revolving wheel, 15 
an evil state, 
vain health 
always dissolving, 
concealing 
and veiled 20 
you also strive for me 
now by game, 
a lost shirt 
I guiltily take because of you. 

3. 
Sors salutis 
et virtutis 
mihi nunc contraria, 
est affectus 
et defectus 
semper in angaria; 
hac in hora 
sine mora 
cordis pulsum tangite, 
quod per sortem 
sternit fortem 
mecum omnes plangite. 

Often my health 25 
and my virtue 
are now contrary for me, 
affected 
and defective 
always in torment; 30 
In this hour 
without delay 
take the pulse of my heart, 
which through fate, 
she overthrows my strength: 35 
weep all of you with me. 

 
**************************************** 



寻找林昭 —— 纪录片解说词全文 

胡杰 


  胡杰:五年前,我听到了一个关于北京大学女学生,在上海提蓝桥监狱里用自己的鲜血书写了大量勇烈的充满人道激情的血书,最后被监狱秘密枪决的故事。这个女学生的名字叫林昭。那时,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1957年的“反右”运动之后,整个中国大陆都停止了思想,并生活在谎言与恐怖之中,是这个女孩开始进行了独立思考,在狱中,当她被剥夺了笔和纸的情况下。她用发卡当笔,刺破自己的手指,在墙上、在衬衣上书写血的文章与诗歌。 

  这个故事使我最后作出一个决定。放弃我的工作,去远方寻找林昭飘逝的灵魂…… 

  

寻 找 林 昭 


1999年上海 
倪竞雄 林昭的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同学 

倪竞雄:我们去访问监狱的医生他说:她是从病床上拖出去的,他看着她从病床上拉出去执行枪决的。 

问:她是从哪一个病床上被拖走的? 

倪:监狱的卫生室。也不叫医院吧,就是病号住的地方,她好象还住肺病、肺结核的病房。 

问:住着院就拖走。 

倪:就在病床上拖出去枪毙的,他说好象是上午,至于拖到什么地方去枪毙,他说不清楚。 

问:那是什么监狱的病床? 

倪:提篮桥、提篮桥监狱,这个医生是提篮桥监狱医生。他因为我们作为私人亲友访问,也没带什么介绍信,所以他也有很多顾虑。 

(公共汽车报站音:提蓝桥到了,请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上海提蓝桥监狱 

(档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者:林昭  案由:反革命 

1965年监狱为林昭加刑的报告 


解说:在我见到的这份监狱为林昭加刑的报告中这样写道:“关押期间(林昭)用发夹、竹签等物,成百上千次地戳破皮肉,用污血书写了几十万字内容极为反动、极为恶毒的信件、笔记和日记……公开污蔑社会主义制度是:‘抢光每一个人作为人的全部一切的恐怖制度。’‘是血腥的极权制度。’她把自己说成是:‘反对暴政的自由战士和年青反抗者。’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各项政治运动进行了系统的极其恶毒的污蔑。” 


解说:林昭在她称为的红色牢狱中度过了八年。在她的文稿中这样写着“我经历了地狱中最最恐怖最最血醒的地狱,我经历了比死亡本身更千百倍的惨痛的死亡”。 


1999年北京 

许觉民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 林昭的堂舅 

许觉民:档案不能发,这是死规定,这是高等法院有批示的,不能发还本人,因为这里头主要一方面是日记,一方面是控诉,一方面还有不少诗。有不少骂毛(的文章)骂的很厉害,他们叫“恶攻”,恶毒攻击十分厉害,所以不能发。 


解说:林昭在狱中留下了大量的诗歌,她针对毛泽东的诗,在狱中的《血诗题衣中》写到: 


双龙鏖战玄间黄,冤恨兆元付大江。 

蹈海鲁连今仍昔,横槊阿瞒慨当慷。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毛泽东 七律 《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解说:林昭1932年12月生于苏州,中学就读于苏州景海教会学校,并积极热忱的参加共产党的组织。 

解说:林昭的档案中是这样记录的:被告林昭33岁,苏州市人出身伪官吏,本人学生原北京大学学生,1958年沦为右派份子留校查看,1959年借口养病返沪不归,捕前住本市名南路159弄11号。判20年。 

解说:在另一张林昭家庭及历史情况中说:母系苏州市民革委员,政协委员,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后又参加国民党,抗日战争期间偕同林昭一起坐过牢。父系伪官吏,反革命管制分子,管制期间畏罪自杀。在这里补充一点林昭父亲的资料:林昭的父亲彭国彦早年在英国留学,1922年考入东南大学主修政治经济,1926年毕业论文是《爱尔兰自由邦宪法述评》。1928年9月 在国民政府举办的第一届县长考试中获第一名被任命为苏州吴县县长。 


苏州:街巷墙上写着“拆”字 

解说:林昭童年时的家已被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拆掉了。 

问:你们在教会学校的课程是怎样安排的? 

陆震华 林昭的中学同班同学 

陆震华:课程全部跟当时的国民政府颁发的教学大纲完全一样,所不同的就是对英语课程稍微多一点,还有一个东西学生每个礼拜天要到礼拜堂去做礼拜,这是硬性规定。就是你不信教的人也得要跟着学校里安排上礼拜堂。 

问:那当时你啊,林昭都要去。 

陆:也都要去。这个免不了的,没办法的。 

问:你觉得这样一个礼拜的形式最后对林昭是不是有什么影响? 

陆:这个我没有想过,但是我想我是受过影响 的,因为我的家庭本身就是基督徒。 


解说:在这个一时期,作为共产党秘密组织的成员,林昭以她少年时就显露出的文学天赋撰文抨击国民党腐败政治,热情参加地下党组织的话剧义演,成为苏州城防司令部黑名单上的人。1949年6月,她不听母亲让她去美国留学的劝告,与家庭决裂,考入中共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1949年 

(老纪录片资料: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解说:1950年8月苏南新专的同学全部下到基层支援地方工作。林昭参加了土改工作队,深入到苏南农村。 

(倪竟雄和林昭的合影) 

问:土改工作就是让你们去把地主的地分给老百姓,整个过程叫土改是吗? 

倪:最要紧的是把地主的威风打下去。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各级土改工作团深入农村,领导土改,在有3亿1千万人口的新解放区,土改运动轰轰烈烈。 

(歌声:人民政府爱人民啊,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啊。呀呼嘿咳……) 

(土地房产所有证) 

解说:林昭在给倪竞雄的信中写到:”土改,谁都知道是我们巩固祖国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的岗位是战斗岗位,这样一想,工作不努力怎么也对不起党和人民。 

倪:枪毙一个地主可以发动一大片一大片的群众,原来不敢说出来的一些话都说出来了。控诉,彻底的灭了地主的威风,然后是四大财产,土地、耕牛、余粮、房舍。四大财产分给农民。 


(林昭的信)“我现在真是一无所求,就对家庭的感情也淡多了,我心中只有一颗红星,我知道我在这里,他(毛)却在北京或莫斯科,每一想起他,我便感受到激动。” 

问:当时她对毛泽东是非常的…… 

倪竞雄:啊!非常虔诚,虔诚到极点,称毛为父亲。 

(李锐 1958年毛的秘书,兼水力部副部长) 

李锐:“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怎么来的,1950年五一节的口号,那时候刚开始搞口号,五一节、十一节都要公布口号,有这个传统,五一节口号里面“毛主席万岁”最后一句话是他自己加的,朱老总的秘书揭发的。 


照片(李锐、周恩来总理) 

解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毛泽东发展了列宁、史达林阶级斗争的理论,在全国开展了一个接一个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改造运动,使得知识份子和家庭出身不好的人都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解说:林昭在给朋友倪竞雄的信中写道:“对家庭看法问题,我只单纯的看父母近日来信,一改过去落后的论调,甚为进步。因此就肯定他们不是反革命份子,经过团内同志们的帮助、启发才使我认识到为反动派做事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更使我认识到自己的政治水平和阶级意识离开党的标准还很远。” 

倪:她写给我的信有时候不写林昭就画一个小猫。 

陆震华:到土改队以后,她本来想争取入党,结果相反把她批判了,因为她反对土改队队长领导的歪风邪气,她反对。她就看不惯你们苏北的干部到了苏南来就把过去的老婆丢掉了,作陈世美。这个问题她提出来以后就遭到打击报复,土改团的组织部长点名批判林昭。 

倪:“我觉得我自己现在是比过去坚强了,最具体的表现便是不再爱哭了,告诉你,我1951年以来只哭了三次。” 


(李茂章 原土改工作队政治工作指导员) 

李茂章:她这个人讲话不饶人,不饶人。但不讲违心话,也不做违心事,她讲话的话力很锋利,但她讲理。 

解说:这是林昭参加土改时所工作过的太仓八里乡。 

农民:你们原先的房子在那里? 

李茂章:两边是厢房,中间是大房。 

解说:原来土改工作队住在这的教堂里,现在教堂被夷为平地。 

李茂章:这房子什么时候拆的? 

农民:文化大革命搞打、砸、抢的时候拆的。 

李茂章:当时那里面教徒满满的,我们就打枪,乒乒乓乓打枪,那个牧师就出来说话了,他说:你们违反了共同纲领。共同纲领上:人民群众有信教自由,你们破坏我们信教自由。 

倪:后来林昭是怎么说的啊? 

李茂章:林昭听牧师说我们违反共同纲领,林昭就站出来说:是的,共同纲领上是有信教自由,但是中央有通知,在土改期间宗教活动一般要停止,这样一来牧师就走了。 

倪:那,这个就是她…… 

解说:1952年参加完土改工作的林昭以干部的身份分配到常州民报工作,在这里她深入工人之中撰写了大量报导,1954年林昭以江苏最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在红楼杂志社任诗歌编辑。 


林昭绘画作品(1955)Lin Zhao\'s paintings 

(《红楼》北大校刊) 

(北京大学Beijing University) 


(张玲 林昭的同学 作家) 

张玲:她的样子,笑着,这两根小辫子,南方式的小辫子,当时南方人的辫子都是这么挂出来的,到这,当时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然后这里是工裤,我们叫工人裤,这有兜兜的那种,而且裁剪的非常好,那种上海的裁工,那种做工。 

问:张老师当时是你们四个人在这里拍的照片吗 

张玲:是。 

林昭和张玲等同学(照片) 

张玲:大家都叫她林姑娘,我觉的她走起路来轻柔的那样,就象形容林黛玉的那几首词: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似弱柳迎风,泪光点点娇喘嘘嘘。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 

(沈泽宜 湖州师范学院文学系教授、诗人,原北大《广场》副主编。) 

沈泽宜:天上飘着些微风,地下飘着些微雨……啊…… 微风吹拂我的头发啊,叫我如何不想她。 

解说:这是50年代沈泽宜在未名湖畔追求林昭时唱过的一首歌。 


解说:1956年国际共产主义大家庭形势骤变,在苏联赫鲁雪夫作了批判史达林的秘密报告,在波兰、匈牙利爆发了知识份子领导的民主运动,而秘密报告也在中国的知识界悄悄流传,这使得毛泽东对知识份子开始警觉。 


(陈奉效 原北大数学系学生 退休教师,原北大《广场》编辑部负责人) 

陈奉效:苏共二十大召开以后,就揭露了史达林的残暴,北大当时有外文报纸叫Worker\'s Daily 就是英国工人日报,就刊登了赫鲁雪夫的秘密报告的全文,当时我外语不错看了,我和北大数学系的助教任大修,任大修后来死在劳改队了、还要唐茂琪,当时我们三个看了,还翻译了这个报告。 

解说:针对国际形势的变化,毛泽东在国内设定了引蛇出洞的方案。 

(原新闻片图象和配音: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发出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广大群众和爱国人士积极回应,向个别党员和干部提出了大量有益的批评和建议……。 

(人民日报——褚安平: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 

解说: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中说:党报正面文章少登,大字报必须让群众反驳,高等学校组织学生座谈,向党提意见,尽量使右派吐出一些毒素来登在报上,可以让他们向学生演讲,让学生自由表示态度,最好让反动的教授、讲师、助教以以及学生大吐毒素,畅所欲言。他们是最好的教员。(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 432页) 


李锐:他只对他自己主观与客观负责,他认识的主观他认识的客观,我个人只对这个负责,别的我都不管。毛是这样一个人。 


解说: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是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总之,这是一场大战,不打胜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而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毛泽东选集第五卷437页) 

解说:在毛泽东引蛇出洞的阳谋中,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张元勋、沈泽宜在五月十九日贴出了用诗写的《是时候了》大字报,揭开了北大5.19民主运动的序幕。 


沈泽宜: 

是时候 了,年轻人放开嗓子唱 

把我们的痛苦和爱情 一齐写在纸上 

不要背地里不平、背地里愤慨、背地里忧伤。 

心中的甜酸苦辣都抖出来、见见天光。 

即使批评和指责急雨般地落在头上。 

新生的草木 从不害怕太阳的照耀 

我的诗是一支火炬 烧毁一切 人世的藩篱 

它的光芒无法遮拦 

因为它的火种来自——“五四”!!! 

(张元勋 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北大《广场》编辑部主编 林昭北京大学的同学) 

张元勋:在当时来讲这是非常惊人的语言,在俺中国没有人说这样的话,都一致共产党好,好好好、是是是,忽然说出这样的声音来了,太引人注意了,于是围着看大字报的人越来越多。第二天清晨,我们再到这地方看时,在《是时候了》大字报周围贴了许多大字报,我们一看有两类,一类是很好,赞美,真是时候了,一类是:是什么时候,是你们反革命的时候了吗?于是这两类就开始争论。争论的大潮就展开了。 

(王谨希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王谨希:张元勋、沈泽宜贴出全校的大字报《是时候了》,林昭和他们是一起的。我们当时是没有参加他们,而且从思想上坦白的讲也是不赞成的,对党提意见、整风可以,不要这样情绪化。 

张元勋:下午北大校园的大字报一下满了。数不清多少,所有的墙壁全是红纸,这北大的学生真厉害。于是又引发了对中国问题的认识的其他大字报。 


陈奉效:哲学系的龙英华帖了一张大字报《我们的一个大胆的建议》要开辟自由论坛,当时我看了以后,马上我就回到数学系,邀请了张景中、杨路、还有钱汝平我们四个人就写了一张大字报叫《自由论坛宣言》我们提出了几点主张,取消了党委负责制,要求民主办校,当时的话一下就炸了。 


解说:在这一时期,林昭发表了“组织性与良心”的演讲,并写了诗的大字报进行论战。 

王谨希:所以她(林昭)是一个校里面有了名的人物,我们班还有个王国乡也是这个情况,他是写了一篇《有头脑的人不要这样想》,那是人民日报点了名的,那个同学 很有思想。 

(王国乡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经济学家 ) 

王国乡:我写了一篇文章《有头脑的人不要这样想》,我认为解放以后主要的问题就在个人崇拜上,由于个人崇拜,言论、思想、都不能有自由。 

张元勋:象谭天荣写的《第一只毒草》《第二只毒草》《第三只毒草》《第四只毒草》《第五只毒草》《第六只毒草》,其实就是以毒草命名的大字报。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但也有少数资产阶级右派乘机向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进攻,6月 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后一场大规模的反右派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标语:将反右派斗争进行到底! 

解说:在北大反右的后期,林昭已经知道了反右的内幕,然而在批判张元勋的大会上,她却跳上桌子。 

张元勋 :围着我的都是中文系的党员,轮番讨伐我,声嘶力竭,语无论次。 

陈奉孝:林昭原来和张元勋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虽然是《红楼》的,一开始她还批评过张元勋好象不应该什么,但是到后来在批判右派时候,变成人身攻击…… 

张元勋:后来林昭就跳到桌子上讲话了,大家一听是个女孩子,站在桌子上。因为是夜间,在这个夜色朦胧中看不清林昭的脸。声音,林昭讲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林昭讲话是女中音,不是尖锐的,非常好听,再加上苏州话的普通话非常好听,用南方话讲就是很嗲。原来讨伐我的恶浪立即静止了,林昭上去讲话,她说今天晚上开的是什么会,是演讲会,还是斗争会,斗争会是谈不上的,因为今天是不需要斗争,斗争谁?斗争张元勋吗?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们一斗。你们这些先生,刚才发言的我都认识,都是中文系的党员,触犯他们的喉管子了,你看她胆大包天。 

张元勋:她话音还没讲完,后面就有一个外系的学生不知谁说:“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就这种无聊的东西。结果林昭站起来反问:“你是谁?”黑夜里看不清。“你有什么资格问我,你是公(安)检(察院)法(院)吗?还是便衣密探,我告诉你吧,我可以告诉你没关系,武松杀了人还写: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呢。我林昭还没杀人,我告诉你,我姓林,双木林,昭,刀在口上之日。”你看看张口就是非常实幕埃阉拿制频袅耍犊谏现铡K担骸敖裉斓对诳谏弦埠茫对谕飞弦埠茫豢悸橇恕<热焕戳耍筒豢悸堑对谀睦锪恕!? br> 


标语:首都人民读了毛主席的报告,反右派斗争的热情更加高涨 


张玲:我当时只刚20出头,刚过完20岁的生日不久,对我最大的批评就是什么,你一个七八年的共青团员,你为什么七八天之内就倒向右派份子这方面。我当时非常非常惭愧,当时开除我团籍的时候,我没有别的,我只有眼泪,而且我哀求,希望党你们不要拋弃我。 


粉碎“广场”反动小集团 

(反右派斗争是关系国家存亡的斗争)(人民日报) 

沈泽宜:当时我是相当苦闷的,斗争非常激烈。 


人民代表警告右派不要自绝于人民 

张玲:在路上不敢打招呼,我跟右派同学要划清界线,我交过林昭的一张字条,就是交给组织上了,为什么呢? 

问:那个字条上写的什么? 

张玲:上头写的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觉得这个条子本身这种情绪是不好的,而当时我已经把我所有的日记,我从十二岁开始记日记,就是那么一大摞,都交给组织了。 


标语:粉碎广场小集团 

沈泽宜:而党中央毛主席、中央检察组说要反右派了,那么也不必再坚持下去了,革命还有个涨潮落潮呢?不能光只是一个头去撞。 

(《我向人民请罪》 ——沈泽宜) 

王谨希:我们那时也是无能为力对她(林昭),其他的右派都是后来补上去的。对林昭划右派我们现在回想起来,好象班里没有开过她的批斗会似的。她已经就是这个状况了。 

解说:5?19运动之后,仅有八千多人的北大,就有八百多人被打成右派。 


(陈爱文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旅居法国 原北大《广场》编委之一) 

陈爱文:在当时所有的右派都检讨了,陈奉孝有没有检讨我不知道,但谭天荣检讨了我知道,所有的右派都检讨了,就是林昭坚决不检讨,还敢在会上顶的就是林昭一个人。人家说:“你把你的观点讲出来”,林昭说:“我有观点就是人人要平等、自由、和睦、和蔼,不要这样咬人。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干,那你们就干去!象这样的社会有什么好的,当然不好嘛。”她就是赤裸裸的对当时的政治生活表示反对。那时候我们都不敢,反正只要检讨,只要自己快点过关那么就算了。 

解说:在1957年开展的反右运动中,全国有55万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占全国知识份子的十分之一还多。 

解说:1957年五,六期《红楼》合订本这样写道:从反右斗争开始,编辑部陆续作了组织清理工作,开除了全校著名的极右派份子张元勋,李任,林昭,王金屏。 

解说:在狱中,林昭在给《人民日报》的公开信中这样写到:青少年时代思想左倾,那毕竟是个认识问题,既然从那臭名远扬的所谓反右运动以来,我已日益地看穿了那伪善画皮底下狰狞的罗剎鬼脸,则我断然不能容许自己堕落为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 


(陆佛为 原中文系党支部书记 林昭新专与北大两界的同学 新华社资深记者) 

陆佛为:林昭的认识能力,她看到的东西,坦率地说,反右期间,划右派跟我交谈,我都没敢吭声。她给我谈地很多,这话我都没给别人谈过。谈了很多,但凭心而论,并不是她地识别能力特别高,这是常识,实际是常识,因为我们处于历史的低谷,常识就是反革命,实际就是这么回事,没什么了不起。 

沈泽宜:整个反右派已经到了尾声,几百个右派已经打出来了,我到南校门外的海淀的小店吃早点,一撩开门帘看过去,林昭在那吃饭,周围都是北大学生,之间没法说话,她抬起头看我一眼,我也看了她一眼,就这样漠漠的对视了一下,这就是永别。绝对没想到这是最后此生的诀别。 

问:和以前认识的林昭有什么变化? 

沈泽宜:我觉得比以前的林昭更加圣洁了,更加圣洁,脸色苍白,严肃。一种圣洁的光辉。那是因为经受了这次所谓阳谋,所谓引蛇出洞那内心的创伤。 


(钱理群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钱理群:她抱着理想来参加这个组织,她为了组织可以牺牲自己。这是她的组织观。但她又有良心,她的良心有的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反对奴役,她只要看到奴役现象她就要反对,包括对她自己的奴役她也反抗,这就构成了良心和组织性的矛盾。到5?19后她有个根本的变化,对这个政权的基本立场变了。她以前承认它拥护它,在这个前提下我提出我的批评,后来她发现她面对的不是一个个人问题,面对的是整个制度的问题,那么她思想就有了质的飞跃。她就是反抗极权,这一步她是反右迈出来的关键的一步。那么这一步就不是很多人迈的过来的。所以她后来就不一样了。 


(林昭狱中手稿—原件是血书后经林昭用钢笔誊抄) 

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写到:每当想起那惨烈的1957年,我就会痛彻心腹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真的,甚至听到、看到、提到那个年份都会,使我条件反射似地感到剧痛。这是一个染满中国知识界和青年群之血泪的惨淡悲凉的年份。假如说在此之前处于暴政下的中国知识界还或多或少有一些正气的流露,那么在此之后确实是几乎被摧残殆尽了。 


(谭天荣 青岛大学物理系教授 北大百花学社创始人之一 ) 

谭天荣:北大1958年的时候,用肥皂沫的脸盆打蚊子,消灭四害的时候。她打了一天的蚊子对我说:“我一整天心里都感到好笑,笑这疯了的党。”那个时候我只感到痛苦,从来没有象她这么去想这个党疯了。 

解说:这个22岁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就烂熟于胸的北大物理系学生谭天荣被打成右派后,在北大右派劳动的苗圃和林昭相识相爱。 

谭天荣:对,我跟她相处,我们思维的类型不大一样。 

谭天荣:不是毛泽东的思想决定了中国革命的进程,反过来是中国的进程决定了毛泽东的思想情况。而且我自己嘲笑自己,我是马克思的原教旨主义,我是说,这是马克思原来的观点,现在的观点在我看来都不是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认为经济决定政治,决定上层建筑而且决定人们的思想。 


解说 :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议的讲话中说,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右派,这些右派是要打倒我们的,对这些右派现在我们正在围剿。(毛泽东选集第五卷442页) 


解说:这是一张林昭在北京大学和物理系同学李雪琴的合影照片,照片的背后有一首诗,因怕惹祸,这首诗在那个年代,被照片保存者涂沫掉了。我只能依稀看出1957年10月23日致雪琴 林昭。 


(李雪琴 原北大物理系右派学生 ) 

李雪琴:她啊,特别地热情,特别地关心人。那个时候我是湖南来的,穿的也比较丑,人也比较乡气,她把好看的衣服送给我,那个时候她知道我爱上了王国乡,他到茶淀(右派劳改农场),早断了联系了,她给我把地址找到了,通上信了,她这个人非常机灵并且善解人意,但感情太丰富了,她要爱的就太爱,要恨的就太恨了,特别的极端,特别的走极端。我当时就预感到活不长,充满了火药味,不枪毙就病死。她不要命啊,夜里气的睡不着觉,起来写诗哭啊,她们班人都知道她,夜里跑未名湖去哭啊,她早对共产党就有情绪,那诗都是喷出来的血,我们写不出来,没有感情都写不出来。 

问:主要你们都是搞理科的。 

李雪琴:不,我跟共产党有不同的关系,有点不同,有点不一样,我是农村生长的,我就死咬定毛泽东是代表农民的利益,她就没有这个思想,她一直是上海的贵族生活,她衣服都送到洗染店去洗,平常礼尚往来,你看她有纪念册,还有诗人给她提词,完全是俄罗斯贵妇人,我们见都没见过,她什么书都看过,她真是代表了中国先进的资产阶级,这场无产阶级革命她不接受,她不接受,她恨到那个地步。而中国当时,中国当时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那种尝试是成不了功的,她了作为代表资产阶级绝对民主、自由来反抗遭到灭顶之灾。很明显就看出来,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个无产阶级革命多残酷啊,经过几十年失败不搞了,所以说她要唱国际歌,讲马克思主义什么的,不是的,她就是代表中国先进的资产阶级,但先进资产阶级成功不了阿,掌握不了权阿,你看秋瑾不就也是死了吗,孙中山他们,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为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死了多少人,她就是一个。我们那时比较无知,徘徊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不太清楚,所以就活下来了。是这么回事,知道吧,不象她那么纯粹。 


八哥鸟叫:小姐好,小姐好。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 甘粹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资料室主任) 

林昭音乐作品《呼唤》(1958年作于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我怀念着你,窗外是夜,怒吼的风,淋漓的雨滴,但是我的心那,飞出去寻找你…… 


林昭歌曲稿(甘粹提供) 

解说:在反右运动的后期,林昭写下了这首歌曲,这也许是中国现代史那场最重要的反右运动中留下的唯一一首不同声音的歌曲。 


北京铁狮子胡同三号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解说:打成右派的林昭没有被送往农村而是被系主任罗列先生照顾安排在人民大学书报资料室劳动改造,在这个资料室中还有另外一个为凑名额而打成的右派叫甘粹。 


甘粹:平常也是一块进一块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这样进进出出,人的眼睛就有反映了,组织上就找我谈话,说你们俩两个右派不能谈恋爱,所谓恋爱啊不是我们俩自己……用现在的话说:建立恋爱关系,而是组织上给我们按下来的,按下来本来还没有这个关系的这一说反正弄假成真了,越不准我们谈恋爱,她的性格,我的性格俺们越谈给你看,俺们有意识的手拉着手,那个时候挎着,在那个时代跟现在不一样,男的女的挎着在人民大学校园里走着给他们看。 

(林昭和甘粹的合影照片) 

解说:在这里林昭完成了海鸥之歌和普罗米修士受难日两首长诗的创作,并且每个星期天都带甘粹去王府井教堂作礼拜,给没有一点基督教知识的甘粹讲圣经的故事。 


原新闻片资料: 

1958年 

1 大跃进 

2 大炼钢铁 

3 大锅饭 

4 人民日报(1)促进生产发展和集体主义思想成长——农业社办食堂一箭双雕(2)新疆小麦空前大丰收、宁夏地区估计可比去年增产八成 

5 人民公社万岁 


甘粹:那时候结婚要通过组织批准,批准了你,你拿着介绍信才能去婚姻登记。结果我去办的时候,得到一句什么话呢?党总支书记说:你们两个右派还结什么婚啊! 因为我们谈恋爱他管了,我们没理他,反对的更强烈,所以这样肯定咱们不可能结婚,没办法他不批嘛。 

解说:结婚被校方拒绝后不久,甘粹被发配到了新疆农二师劳改营,在那里他度过了地狱般的22年。 


上海 

解说:林昭离开北京回到上海母亲身边医病,在这一期间她结识了因读了“海鸥之歌”而从天水农村慕名而来的兰州大学历史系右派学生张春元和物理系研究生顾雁。在这份林昭罪行材料上说:“张回兰州前,林赠予一本现代修正主义纲领草案及自己写的反动长诗‘普罗米修士受难日。’后张、顾参考此书公然提出‘要在中国实现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社会,’并将林的反动长诗编印在反动的《星火》刊物上 。” 


(顾雁 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教授1957年毕业于北大物理系 《星火》刊物主要负责人) 

问:当时你们刻那些小册子的时候是冒着杀头的危险的? 

顾雁:那当然,这是一清二楚的事情。我不是给你讲了吗,他(某教师)是正规的投稿到《红旗》杂志社,这是完全合法的事情,尚且要判你十年徒刑,我们这个当然…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195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十周年生日,首都天安门广场举行阅兵式和七十万人的游行大会,庆祝国庆十周年。1960年6 月1日至11日又召开了全国教育和文化、卫生、体育、新闻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和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一大批事迹突出影响较大的先进单位和个人受到表彰。 

人民日报: 

1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2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3 花生亩产一万零五百多斤 


(刘发清 原北京大学中文系右派 广州青年干部学院教授) 

刘发清:60年春天,我们那里的农村到处都传来死人的消息,我当时所谓在一中劳动也是所谓干部,开始一个人二十六斤指标,后来减成二十四斤,后来二十二斤,再后来减到二十斤,一个月二十斤粮食的指标,当时确实是没有菜,没有任何副食,如果有点有的话就有点盐巴。什么都没有。 


刘发清:一天吃两顿,一顿就是半个手掌大的玉米面馒头,唉呀,饿的我肚子实在是不行了,后来唉,腿怎么肿起来了,我知道这也是饥饿性的浮肿,无药可医。 


刘发清1956年在北大(照片) 

刘发清1960年在甘肃礼县(照片) 


刘发清:我所在的中学是在一个很小的县,一个县才四千人,附近就是农村所包围,晚上可以听见遍地的哭声。 


刘发清:死了就可怜啦,我们家是农民啊,我八岁就死了我的父亲,我一个寡母就剩我一个独子。我死了我的老母亲怎么办啊。我真的是,别的都没有什么,最怀念是我的老母亲。 


刘发清:正在我的日子难过的时候,林昭从上海给我寄一封信来,那是60年的春天,寄了封信来我拆开,写了两张纸,后面有一个小包,另外有个小纸包包掉到地下,唉,我看见这个纸包包拣起来一看,一拆开——一张粮票,二张粮票,三张粮票,四张粮票七张粮票,每张都是五斤五斤的全国通用粮票。啊!我见到粮票,当时我眼泪就流下来了,太感动我了。后来我才看信,信说,大意是这样:我知道你很困难,我也很困难,但是我很瘦,而且吃的很少,因此把过去节约下来的这一点粮票寄给你。所以当时我接到林昭(信)我确实哭了。后来我给她回信了,当然很感谢她。信后也每次都写上希望你好好改造,早日摘掉帽子,回到人民的怀抱。后来她又给我回信了,大意是这样,她用文言文写的:我于足下同舟人也,舟要靠岸吾亦可登。这个两句我记得特别清。 


解说;在这本《中国左祸》的书中记载到: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数达4000万人左右。 

刘发清:好,这三十五斤粮票作用可大了,每天就加半斤,多一两都不能加,每天拿半斤粮就在学校买半斤做好的玉米面馒头。三十五斤加过去,已经加了七十天,那时候差不多已经夏天,多少有点菜了,有点罗卜,有点什么东西了,我们生活可以说有一点点改善。我的灾难就渡过去了。 


刘发清:再通一两封信以后,我再寄,她再也没有回信,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也不断给她写信,她也再也没有回信,当然我心里也知道,可能她出事了,但出什么事我没有把握。 


解说:1960年10月,天水参与《星火》地下刊物的右派与当地群众30多人遭到捕杀。同时顾雁在上海被捕,判刑17年,关押20年。林昭在苏州被捕。林昭的父亲知道女儿被捕后自杀,张春元逃脱,几年后被捕,并枪决。至今我们没有找到张春元一张照片。 

胡: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张春元是什么样子? 


(谭蝉雪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张春元的未婚妻,因参与《星火》判刑十四年) 

谭:他很敏锐看一些问题。看问题很有些独到的见解。他的个子个子稍微比我高一点点,个子不高。人吗,他的特点眼睛特别炯炯有神,好象是眉心当中有一颗痣。 


(60年代天水地区典型的会场主席台) 

问:在审判会上,张春元当时有没有喊口号? 

目击者王女士:没有,绝对没有,绑的是一个佝偻象,根本没劲,也没精力挣扎,他就是那样,连他的面目都看不清,站不起来嘛,老师说那个女的还能站,那个女的还能站直,那个男了被弄的还不如一个牲口,叫人弄的。 

(白振杰 原天水看守所所长) 

白振杰:他串连的犯人准备逃跑,以逃跑犯的罪名把他枪毙了。 

问:是在(天水)三监狱的时候吗? 

白振杰:是三监狱。 

解说:籍河是贯穿古城天水市的一条河流,它的下游便是渭河,1964年春张春元就是在这里被枪决。 

王女士:带上河堤走了有五十米左右就处决了。就滚下河堤的河滩上头。是这样子的。再就没人管。 

解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给我们提供了招致这些人被捕、被监禁、被枪决的那份《星火》刊物的目录。 


谭蝉雪:现实教育了我们,也现实把我们推到了这一步,我觉得是就这么个情况。这个东西也不是凭空我们自己产生出来的,对吧。如果说开始反右是很简单的,老百姓有这么一个反映,大家聊一聊,结果一下我们就成了右派。成了右派到还问题不大,到了农村以后,我们实际接触、看到了农民的生活,农村的情况,说实在的我们说现实把我们真正推到了右派。我们觉得我们是真正代表农民的。农村里面干部的那种浮夸,唉!真是!不是有经常参观亩产多少多少,放什么卫星对吧。拍的照片也是真的很,看起庄稼茂盛的很,我们就看到庄稼怎么来的,连夜把老百姓动员起来,把那些包谷全部移植到一块地里面,啊哟!第二天来到以后真是茂盛的很,参观完了以后就乌乎哀哉。 

胡:你能不能描述一下这个《星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一个刊物?多厚? 

谭:就是,就是八开吧。八开这么大。 

胡:就是这么一张纸? 

谭:不是一张,就这么大的八开印的,第一页嘛是有个刊头,然后下面呢,都是一张一张的,就象报纸。没有装订。 

问:当你们都预料到有这样一个结果 

顾雁:但是觉得不做不行,总要有人出来。如果一个民族到没有一个人出来时。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了。总有第一个人鲁迅讲总要有第一个人出来喊啊! 


林昭在狱中写道:每当我沉痛悲愤地想到,那些自称为镇压机关或镇压工具的东西,正在怎样地作恶,而人们特别是我们同时代的人——中国的青春一代在这条专政的大毒蛇的锁链之下,怎样的受难,想到这荒谬的情况的延续,是如何断送民族的正气和增长着人类的不安,更如何玷污着祖国名字而加剧时代的动荡,这个年青人还能不急躁吗? 


解说:1962年3月,因林昭在狱中病情严重,林昭的母亲属统战对象,又因为《星火》的主要负责人张春元还没抓到,公安局采取了一种诱捕张春元的手段,同意林昭保外就医。 

许觉民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林昭的堂舅) 

许觉民:要她保外就医,她不出来。(她妈妈)拉她出来,她就拉住监狱里面的椅子不肯走。她说:多此一举。她看透了:你以为把我保出来吗?还要把我抓进去的,何必多此一举。(她不肯走):我要坐穿牢底斗争到底,她不走。就是这样一种血性的勇气。后来,她妈妈许宪民就派了一个力气大的人把她硬抱出来拉回家的。 


解说:保释出狱的林昭回到了老家苏州,在这里她 结识了刚从劳改农场释放回来的右派黄政。 

(黄政 原志愿军排长 现退休干部。) 

黄政:那时我跟林昭讲:苏州是天府之国,鱼米之乡,邻里的老妈妈,老头浮肿啊,吃豆腐渣,酱油汤,这个地方从来是养人的生人的天堂的地方。 

问:他们都是饿的? 

黄政:他们都是饿的!没有东西吃啊。1961年冬天,在农场我们每天要起来抬死人,抬出去埋,每天不是一个两个,那些四、五十岁的小学教师,小学校长知识份子是抗不过来的,倒下就倒下了。 

解说:黄政1950年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1955年因家庭成份不好而离开军队,1957年打成右派在江苏滨海农场劳改,1960年在农场专门负责埋葬病、饿而死的劳改人员。 

黄政:昨天晚上死的,啊,今天有五个,五个我们就要去十人,十个右派。把他们自己的被子包一包拿来根草绳两边扎一扎,外边再用麻绳一个套在脖子上,一个套在脚上,两个人拿着一根长毛竹,这么粗的毛竹,一蹬,一蹬,抬几里路到西支河边,挖了坑,埋掉,叭、叭、叭把他们埋掉。埋掉了有一个土包包。好,你埋掉了,老百姓都有看好了。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等你走掉以后,他把那些才埋好的人翻出来,翻出来他要什么呢?要衣服,要被子,苏北的老百姓穷的连被子也没有。那时我们也知道,不是天灾,完全是政策上的失误。 


原资料片图象与解说:1962年9月 24日至27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讲话,发展了他在1957年反右斗争以后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观点。进一步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根源。 

(会议公报) 


陈爱文:秋天,林昭来找我,我知道她保外就医。开头我问她:你干嘛去搞这些东西,我知道她搞个地下刊物被抓起来。我责怪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原话我记得住。她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这样生活下去,这种生活必须要改变。我呢说:不对!我那时候很相信毛主席的噢,也相信共产党。我说:共产党肯定要在全世界胜利。我说的还不是抽象的说共产主义的,就具体的中国共产党、苏联共产党要在全世界胜利的,人类要生活在共产主义这个时代里面的。当然这几年是犯了错误的,三年。我跟她这样讲。这样讲吗,林昭觉得跟你没啥讲头。跟你没什么话好讲,变成没有共同语言了。 

解说:有一次,她去看望了新闻专科学校时期的班主任胡子衡先生。 


(胡子衡 原上海解放日报总经理) 

胡子衡:她指着我的鼻子,意思是说我很听你的话。你教会我很多道理,革命道理。但是你没教我怎么做人,你这点没教我。她那做人是打引号的。就是那些坏东西。 

胡子衡:但我不和她辩论,我说别这样吵了,她拍桌子打板凳,我怕别人听见,那个时候是个什么时候,我把门关起来,我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外面人还走来走去呢,我说:外面听见你不要这么吵,吵干什么。你给我讲有什么用啊,她是倾盆大雨连骂带说。其中她讲了一个故事我记不得了,那故事纯粹是讽刺我,就是你们这些人愚昧无知到现在还不觉醒。 

解说:(林昭手稿)在狱中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信中写到,“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于维护你们的极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泽东当作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外将他加以神化,运用了一切美好辞藻的总汇和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标语:坦白从宽) 

胡子衡:她那些话不是一句两句,然后给你扣一个右派帽子,她是有系统、有理论的。这正是我们要改革的,不是今天,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她讲的那些是没有错的,她看到的问题、当时那些现象,这些现象正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不可能在五十年前,不可能的。 

胡子衡:但是她那些话在当时都是犯忌的。如果我对她要同情或者一样谈的话,我就会戴反革命帽子。在当时的那政治条件下,她那一句话我要同情或站在一起说话,我就可以评成反革命。 

(上课)1949(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课堂) 

(林昭1949年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林昭文章1949年《我们相亲相爱就象兄弟姐妹》) 

解说:林昭在狱中写道:诚然我们不惜牺牲,甚至不避流血,可是象这样一种自由的生活,到底能不能以血洗的办法使它在血泊之中建立起来呢?中国人的血历来不是流得太少而是太多,即使在中国这么一片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之上,政治斗争是不是也有可能以较为文明的形式去进行,而不必诉诸流血呢! 

解说:林昭和黄政共同起草了一份中国改革方案,提出了八项主张,然而他们的活动早有人监视,林昭再次入狱后,黄政也随后被捕并判刑十五年。 

解说:在我采访的过程中,陈伟斯先生是唯一看过林昭档案而又接受我们采访的人。1981年他写了《林昭之死》的文章,刊登在《民主与法制》 的杂志上。然而事后不久,林昭的档案资料被全部封存。 


(陈伟斯 原《民主法制》记者,84岁) 

问: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参考了哪些资料写出来的。 

答:我到静安区公安分局去看了林昭的档案,当时(粉碎四人帮)虽然是民主的开端可以看到了,但是呢还是小心翼翼,有很多重要的材料不敢写上去。 

问:当时的档案你都看到了吗? 

答:都看到了。都看到了以后我总感觉这篇文章就象钻空子一样钻出去,钻出去再讲,所以保留了不少东西(没写),到现在非常可惜。 


林昭在狱中写到:光是镣铐一事,人们就不知玩出了多少花样来,一副反铐,两副反铐,时而平行时而交叉。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无论在我绝食中在我胃炎发病疼得死去活来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的情况下——月经期间,不仅从来末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来没有减轻,比如两副镣铐中暂时除掉一副。 


问:档案里有血书吗? 

答:有血书,血写的。 

问;写在什么上头的? 

答;写在一张黄的纸上。所以说仔细看起来就不大好看。 

问:认不出来了? 

答:认得出来,看还是可看的。经过这么多年,颜色退了一点。 

问:有没有写在其他地方的,比如说写在布上、衣服上的。 

答:衣服上的没看到。 

问:她档案中都有哪些方面的内容? 

答:审讯的笔录什么都有。 

问:听说那些笔录,林昭的回答是十分精彩的是吗? 

答:对!我只看半天,你想不可能很细致地看。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们:对民主的判断有信心也不放心,也感觉到这是一次很危险的采访。 


林昭狱中手稿 原件是血书,后经林昭用钢笔誊抄 


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这样写到:这怎么不是血呢?阴险地利用我们的天真、幼稚、正直。利用着我们善良、单纯的心,与热烈、激昂的气质,欲以煽动加以驱使,而当我们比较成长了一些,开始警觉到现实的荒谬、残酷,开始要求我们应有的民主权利时,就遭到空前未有的惨毒无已的迫害、折磨和镇压。怎么不是血呢?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这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污秽、罪恶、极权制度的恐怖统治之下,这怎么不是血呢? 


解说:目前在我们的面前摆放着的是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一封信及其它的文章共十四万字,其中很多部分是经林昭誊抄的血书,这是一位警官冒着生命危险把它拿出来的。至今我们不知到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起诉书”跋语(血书) 

(自由万岁) 

解说:就我们目前所知,剥夺了笔和纸的林昭在狱中用自己的鲜血和发夹,书写了20余万字文稿、诗歌的血书,这在人类思想史上,乃至人类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解说:林昭曾在狱中的墙壁上血书写到:“不、不!上帝不会让我疯的,在生一日,她必需保存我的理智,与同保存我的记忆!”但在如此固执而更加阴险的无休止的纠缠与逼迫之下,我似乎真地要疯了!上帝,上帝帮助我吧!我要被逼疯了!可是我不能够疯,也不愿意疯呀!…… 

林昭狱中血书(后经林昭再次钢笔抄写) 


晨练的老太太唱的歌词:那高鼻梁、双眼皮、那不薄不厚的红嘴唇。洗衣机,我要双缸的上下水啊,电冰箱最好是三开门,彩色的电视带摇控。 

解说:(林昭在狱中的情况)监狱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许觉民:至于害死林昭的这批人现在还在,还盘踞高位,听说还盘踞高位,但是我不知道是谁,我听说上海有还盘踞高位。 

解说:我在采访中见到了一封林昭在狱中写给她妈妈信的残片,写作的时间不详,信中写到:“你弄些东西斋斋我,我要吃呀,妈妈!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卤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炸一只鸡或鸭子,没钱你借债去。……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 

林昭一口气写下了五十六种要吃得食物,在信的结尾她写到:“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她随即题诗一首:“尘世几逢开口笑,山花须插满头归。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1964年4月12日 

林昭在狱中 写了一首悼念舅舅许金元的诗“家祭”: 


四月十二日——沉埋在灰尘中的日期 / 三十七年前的血谁复记忆 / 死者已矣 / 后人作家祭 / 但此一腔血泪 / 舅舅啊 / 甥女在红色的牢狱中哭您 / 我知道你 / 在国际歌的旋律里 /  教我的是妈 / 而教妈的是您 / 假如您知道 / 您为之牺牲的亿万同胞 / 而今却只是不自由的罪人和饥饿的奴隶! 


许金元 林昭的舅舅 中共一九二七年江苏省青年部长,“被蒋介石杀害于南京” 


解说:1964年12月在狱中关押了近四年的林昭接到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按林昭的原话说:“夫自有政治起诉以来,未有如此之妙文也,”林昭接过起诉书对它进行了3739字的评注与批判。起诉书写到:林昭确定了实行私人设厂的经济路线,妄图搜罗各地右派份子,在我国实施资本主义复活。(林昭注曰:)正确地说是:计划集合昔年中国大陆民主抗暴运动的积极份子,在这古老而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上掀起强有力的,划时代的文艺复兴——人性解放运动! 


林昭狱中血书 ——血衣题跋 

解说:1965年5月31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判处林昭徒刑20年,林昭接到判决书后刺破手指,在判决书的背面写下了判决后的声明:昨天,你们,那所谓的伪法院,假借和盗用法律的名义非法判处我徒刑20年,这是一个极其肮脏极其可耻的判决。但它确实也够使我引为判逆者无尚光荣的,它证明著作为一名自由战士的林昭,吾至清操大节正气。 


浙江 湖州 

(朱郭 林昭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同学) 

朱郭:在沉寂的时候,你喊叫; 

在疯狂的日子里,你清醒; 

你流尽最后一滴血为着亲爱的祖国; 

你在阴霾中死去,必定在晴空下复活 


林昭(1950年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解说:这是50年代林昭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时期的同学朱郭先生,今天他带着妻子临终时的遗言,来到千里之外看望一个他素不相识的人。 


山东曲阜师范大学 

朱郭:(她病重)她让我一个人来看看你,结果呢,她三月二号去逝了(1999年3月日)所以,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来看你,我现在是代表两个人来看你,我也了结了一个心愿,我是代表两个人向你问好啦,希望你继续讲下去。请你保重。 


(张元勋 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北大《广场》编辑部主编) 

张元勋:我这个人不大淌眼泪,因为什么呢?过去那生活使得我们非常的硬。 

朱郭:对对,我也不淌 。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案犯张元勋因反革命一案,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解说:张元勋是接受我们采访并同意我们拍摄的唯一一个在监狱见到林昭的人,这个1957年在北大5?19运动的点火者,因组织刊物《广场 》而被判除徒刑七年,1966年5月刑满释放的张元勋凛然忘死去上海提蓝桥监狱,以未婚夫的名义看望了林昭。 


上海提蓝桥监狱 


张元勋:进了个院子,就有人在等我们,这个人后来我知道是副监狱长姓段。他直接冲我说:张元勋你来了,经过研究了欢迎,希望通过你和林昭的关系,能够感化她使她幡然悔悟,好好改造。其实他说的话也是我想的。我也希望林昭能够策略一些,甚至世故一些能够保存自己,不需要付出后来那么大代价牺牲自己。他说:当然了张元勋你知道我们在监狱呆这么多年。(段说:)你知道接见是对你们的照顾,如果你敢于在接见中有任何行为,后果很严重。那好吧,你现在跟我去。段监狱长领着我们继续往院子里走,一直走到不能再往里进了,抬头一看一个铁门。里面就是监狱了。步声很乱我以为是林昭来了,不是,进来是武警,十几个人,都带着枪,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接见局面。(武警)在前面的椅子坐好,然后又听见脚步响,林昭来了,终于进来了。后面两个武警带枪跟着。多严重,对她是看押的,可以说这是一级看押。(她)上面穿一件白色衬衣,(五月份)很脏,外面披着夹的外套,也都很破旧,头发很长。白头发,最明显的是三分之一的白头发。头上顶了一块手帕,手帕上有一个血写的字“冤”。另外她手上抱了个旧布包。她一进门,站住了,她看见我,我也看见她了,她嫣然一笑,整个屋子都楞住后来他那个队长说:从来没有看到她这么笑过。 

解说:林昭在一次绝食苏醒后,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壁,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自由颂: 

生命似嘉树,爱情若丽花; 

自由昭临处,欣欣迎日华。 

生命巍然在,爱情永无休;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囚。 


张:我买了各种各样的蛋糕,她很高兴。按常规我把提包拿出来了,我对干部说:你们检查。毫无疑问都检查。奶粉使钳子把盖,那是原装的盖撬开。用铁签子都插。蛋糕,每个蛋糕都使铁签子……。东西检查完了,干部说行了,就一下推给林昭。林昭拿了一块蛋糕说:你吃一块吧我请你。我想我吃干嘛?送来太难了,我不吃。我说你太难吃到了,你吃吧你就等于请我了。她说你送我就是我的了,我请你。后来她拿起蛋糕吃了,咬一口,干。接着她就朝后面的挎枪的说:给我倒杯水!就那么不客气。那人手朝门外一招,外面马上就有一个人拿暖瓶进来,也穿警服,拿一个杯子搁到桌上。那女医生给她倒水,她一面喝水一面吃。就那么从容。屋里非常安静。 

张:她说送给你一个礼物。 

张:当时我就很难想象她能送给我什么?她有什么可送给我的,当时她进屋时带了一个破布包。她在布包里翻,翻出一个纸包的东西。我觉得非常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呢?一直到这东西拿出来,我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到跟前了,我才知道是一个帆船。意思是: “长风破浪会有时,且挂云帆济沧海”这是李白的诗。 

张:我现在趁此机会给你讲:我万一死了,被他们杀了,母亲、妹妹、弟弟都是弱者,你多多地关照他们,他们太可怜了。千万千万。说完以后哭了。 


(血衣题跋) 

解说:由于林昭在监狱坚决地抗争,也使她遭受到了惨毒的折磨,有一次,林昭被一个女狱警殴打后。林昭写到:我默默地抠着墙上的血点,只有想到那么遥远而又那么切近的慈悲公义的上帝时,我才找到了要说的话。这个满腹委屈的孤愤的孩子无声地祷告过:天父啊!我不管了,邪心不死的恶鬼这么欺负人!我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他们了。 

(摩罗 民间思想家) 

摩罗:当时上海枪毙的王申酉,就是比较典型的一个人,他的马克思理论水平非常高,他能够用马克思主义来批评当时的一些现实情况,来批评毛泽东时代的一些做法。那个人已经很不错了,但林昭不局限于马克思主义的资源,而是找到了西方传统更加深远的资源,找到了基督教资源。这个还不是从文化方面谈资源的问题,林昭一旦有了这样的资源后,我觉得,她心中就跟上帝之爱就连接起来了。 


林昭诗集——自由之羽 


摩罗:林昭呢,我们从能读到的很少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她在平时的表述和诗歌中喜欢用苦难这个词,她用上帝的圣爱来看我们的芸芸众生感到我们大地上的苦难很多。所以她就有一种非常深厚和宽广的爱心,甚至是对她批判反抗的物件,也是带着那种爱心,带着那种悲悯。 


解说:我开始以自己的鲜血写《告人类》书,它那短短的序言性的第一节,在半天之中一气呵成。相信,凡读着它的人们,都不能不感觉到其中深沉而炽烈的悲痛激情。 


(钱理群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钱理群:林昭她自称为奉着十字架作战的自由志士,这一点可能意义更重大,就是她对自由有一个解释,她说:自由是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满的自由。这是在中国近50年的历史上这样明确地对自由的一个建树:她说: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即使奴役他人者也同样不得自由。她提出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她一再反省自己是坚定而幼稚的,她反省自己幼稚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这青春激情被利用的可能,所以她由此提出一个命题,她说:当我们深受暴政的奴役,我们不愿作奴隶的同时,但我们自身作为反抗者不能建立新的形式的奴隶制度。我们反抗奴役,但我们自身不能建立新的奴隶制度。这一点是非常重大的。因为我们的历史教训正好出在这里。 


(文革场面: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解说:在林昭写下这些思想的两年之后,毛泽东在中国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文革场面:革命无罪!毛主席万岁!造反有理!) 


(三反分子:彭德怀,张闻天) 


解说:1965年由上海提篮桥监狱所写的:林昭在服刑改造期间重新犯罪的主要罪行中这样记载到:林犯关押几年来,一贯拒不接受教育,书写了大量的反动血书,如《灵耦絮语》(约十八万字)《基督还在世上》《不是练习——也是练习》《练习二》《练习三》《鲜花开放在悲壮的五月》《囚室哀志》《秋声辞》《自谏》《血诗题衣》《血衣题跋》等数十万字。虽经工作人员多方教育,并采取了单独关押,专人负责管教,家属规劝等一系列管教措施,但林犯死不悔改,公开扬言:永远不放弃宗旨而改变立场。 


上海茂名南路159弄11号 

这是林昭在上海和母亲、妹妹、弟弟所住的房子。 


问:哪一间房子 

倪竟雄:是这一间房子。 请你开一开门,我说明一下。 

问:这是原来许宪民住的家,我们来纪念她、出本书,拍一下她的故居。 

现住户:许宪民是谁啊?我不知道。 

倪:是这的住户,原来的住户 

(倪竞雄 原上海沪剧团编剧、林昭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同学) 

问:倪老师,你以前就是到这里来的吗? 

答:一直到这来,经常来。 

问:到林昭这来、到她妈妈这都是这里吗? 

答:还有很多人到过这里,张春元他们都是到过这里。你来看,这窗框是当时的,这的距离好象还要拉开些,就是这地方,窗框还是那个窗框。 


许宪民:一九三六年第三战区上海淞沪三区专员 “国大”代表 《大华报》总经理 苏福长途汽车公司董事长 


解说;就是在这间房间里,林昭的妈妈听到楼梯下传来索要5分钱子弹费的声音。当时林昭的妹妹彭令范在场,这是她的一段录音。 

彭令范:就在1968年的五月一号下午,(员警)进来以后,他就问:你是林昭家属吗?他说:你女儿被枪毙了,付五分子弹费。当时我母亲听不懂他的话,我在旁边听懂了,我的母亲听不懂,后来他就说:怎么啦,拿五分子弹费!我就从抽屉里给他了五分,他后来还叫我母亲签字,后来他就走了。我母亲那个时候就晕过去了,我们后来知道她是四月二十九号被秘密处决的。 

(彭令范——林昭的妹妹) 

解说;林昭的妈妈,这个抗日战争中的巾帼英雄,热情帮助共产党革命的民主人士,7年之后也死在上海的外滩街头。有人说是被人打死的,也有人说是暴病而死。 

沈泽宜: 

不知道为什么 / 我总会想起 / 山那边的一盏灯       

在冷雾凄迷的夜晚 /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央 / 孤独地、美丽的   

凛然不可侵犯地亮着 / 在她光芒所及地方 / 尽可能远地摒弃着黑暗。 


许觉民:她把生命交付给这个民主斗争的事业了。她要把她的生、死来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中国人。她是为什么而死的。我觉得林昭她所走的路子就告诉了:中国不走民主这条道路,就不会得到人民的真正幸福。 


画外音: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这样写到: 

作为人,我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干净的生存权利而斗争那是永远无可非议的。作为基督徒,我的生命属于我的上帝,我的信仰。为着坚持我的道路,或者说我的路线,上帝仆人的路线!基督政治的的路线!这个年轻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是为你们索取的,却又是为你们付出的。先生们人性,这就是人心吶! 

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以至对你们怀抱着人性呢?这么一份人心呢?归根到底,又不过是本着天父所赋予的恻隐、悲悯与良知。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林昭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杀害 ,年仅35岁 

字幕:林昭说自己这样作是为了自己迷途重归的基督徒的良心 

解说:通过几年的采访,我终于得到了林昭骨灰的下落,我前往上海。在一所巨大的,安放着数千骨灰盒的房间里,我终于见到了林昭的骨灰盒,小木盒上写着:林昭生于1935年殁于1968年 。 

(上海 安息之园) 

(骨灰盒) 

(解放日报) 

(上海的街头) 


谨以此片献给林昭的英灵 

感谢所有默默为本片提供帮助和支持的人 

拍摄者没有采访到任何监狱的工作人员 

林昭被枪决是谁批准的,没有记录 


导演 摄影 编辑 :胡杰



2008-04-29 15:52:00

主题: 《寻找林昭》-纪录片解说词全文(胡杰)
《寻找林昭》-纪录片解说词全文(胡杰)


寻找林昭 —— 纪录片解说词全文 

胡杰 


  胡杰:五年前,我听到了一个关于北京大学女学生,在上海提蓝桥监狱里用自己的鲜血书写了大量勇烈的充满人道激情的血书,最后被监狱秘密枪决的故事。这个女学生的名字叫林昭。那时,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1957年的“反右”运动之后,整个中国大陆都停止了思想,并生活在谎言与恐怖之中,是这个女孩开始进行了独立思考,在狱中,当她被剥夺了笔和纸的情况下。她用发卡当笔,刺破自己的手指,在墙上、在衬衣上书写血的文章与诗歌。 

  这个故事使我最后作出一个决定。放弃我的工作,去远方寻找林昭飘逝的灵魂…… 

  

寻 找 林 昭 


1999年上海 
倪竞雄 林昭的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同学 

倪竞雄:我们去访问监狱的医生他说:她是从病床上拖出去的,他看着她从病床上拉出去执行枪决的。 

问:她是从哪一个病床上被拖走的? 

倪:监狱的卫生室。也不叫医院吧,就是病号住的地方,她好象还住肺病、肺结核的病房。 

问:住着院就拖走。 

倪:就在病床上拖出去枪毙的,他说好象是上午,至于拖到什么地方去枪毙,他说不清楚。 

问:那是什么监狱的病床? 

倪:提篮桥、提篮桥监狱,这个医生是提篮桥监狱医生。他因为我们作为私人亲友访问,也没带什么介绍信,所以他也有很多顾虑。 

(公共汽车报站音:提蓝桥到了,请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 


上海提蓝桥监狱 

(档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者:林昭  案由:反革命 

1965年监狱为林昭加刑的报告 


解说:在我见到的这份监狱为林昭加刑的报告中这样写道:“关押期间(林昭)用发夹、竹签等物,成百上千次地戳破皮肉,用污血书写了几十万字内容极为反动、极为恶毒的信件、笔记和日记……公开污蔑社会主义制度是:‘抢光每一个人作为人的全部一切的恐怖制度。’‘是血腥的极权制度。’她把自己说成是:‘反对暴政的自由战士和年青反抗者。’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各项政治运动进行了系统的极其恶毒的污蔑。” 


解说:林昭在她称为的红色牢狱中度过了八年。在她的文稿中这样写着“我经历了地狱中最最恐怖最最血醒的地狱,我经历了比死亡本身更千百倍的惨痛的死亡”。 


1999年北京 

许觉民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 林昭的堂舅 

许觉民:档案不能发,这是死规定,这是高等法院有批示的,不能发还本人,因为这里头主要一方面是日记,一方面是控诉,一方面还有不少诗。有不少骂毛(的文章)骂的很厉害,他们叫“恶攻”,恶毒攻击十分厉害,所以不能发。 


解说:林昭在狱中留下了大量的诗歌,她针对毛泽东的诗,在狱中的《血诗题衣中》写到: 


双龙鏖战玄间黄,冤恨兆元付大江。 

蹈海鲁连今仍昔,横槊阿瞒慨当慷。 

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毛泽东 七律 《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解说:林昭1932年12月生于苏州,中学就读于苏州景海教会学校,并积极热忱的参加共产党的组织。 

解说:林昭的档案中是这样记录的:被告林昭33岁,苏州市人出身伪官吏,本人学生原北京大学学生,1958年沦为右派份子留校查看,1959年借口养病返沪不归,捕前住本市名南路159弄11号。判20年。 

解说:在另一张林昭家庭及历史情况中说:母系苏州市民革委员,政协委员,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后又参加国民党,抗日战争期间偕同林昭一起坐过牢。父系伪官吏,反革命管制分子,管制期间畏罪自杀。在这里补充一点林昭父亲的资料:林昭的父亲彭国彦早年在英国留学,1922年考入东南大学主修政治经济,1926年毕业论文是《爱尔兰自由邦宪法述评》。1928年9月 在国民政府举办的第一届县长考试中获第一名被任命为苏州吴县县长。 


苏州:街巷墙上写着“拆”字 

解说:林昭童年时的家已被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拆掉了。 

问:你们在教会学校的课程是怎样安排的? 

陆震华 林昭的中学同班同学 

陆震华:课程全部跟当时的国民政府颁发的教学大纲完全一样,所不同的就是对英语课程稍微多一点,还有一个东西学生每个礼拜天要到礼拜堂去做礼拜,这是硬性规定。就是你不信教的人也得要跟着学校里安排上礼拜堂。 

问:那当时你啊,林昭都要去。 

陆:也都要去。这个免不了的,没办法的。 

问:你觉得这样一个礼拜的形式最后对林昭是不是有什么影响? 

陆:这个我没有想过,但是我想我是受过影响 的,因为我的家庭本身就是基督徒。 


解说:在这个一时期,作为共产党秘密组织的成员,林昭以她少年时就显露出的文学天赋撰文抨击国民党腐败政治,热情参加地下党组织的话剧义演,成为苏州城防司令部黑名单上的人。1949年6月,她不听母亲让她去美国留学的劝告,与家庭决裂,考入中共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1949年 

(老纪录片资料: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解说:1950年8月苏南新专的同学全部下到基层支援地方工作。林昭参加了土改工作队,深入到苏南农村。 

(倪竟雄和林昭的合影) 

问:土改工作就是让你们去把地主的地分给老百姓,整个过程叫土改是吗? 

倪:最要紧的是把地主的威风打下去。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各级土改工作团深入农村,领导土改,在有3亿1千万人口的新解放区,土改运动轰轰烈烈。 

(歌声:人民政府爱人民啊,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啊。呀呼嘿咳……) 

(土地房产所有证) 

解说:林昭在给倪竞雄的信中写到:”土改,谁都知道是我们巩固祖国的一个重要环节。我们的岗位是战斗岗位,这样一想,工作不努力怎么也对不起党和人民。 

倪:枪毙一个地主可以发动一大片一大片的群众,原来不敢说出来的一些话都说出来了。控诉,彻底的灭了地主的威风,然后是四大财产,土地、耕牛、余粮、房舍。四大财产分给农民。 


(林昭的信)“我现在真是一无所求,就对家庭的感情也淡多了,我心中只有一颗红星,我知道我在这里,他(毛)却在北京或莫斯科,每一想起他,我便感受到激动。” 

问:当时她对毛泽东是非常的…… 

倪竞雄:啊!非常虔诚,虔诚到极点,称毛为父亲。 

(李锐 1958年毛的秘书,兼水力部副部长) 

李锐:“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怎么来的,1950年五一节的口号,那时候刚开始搞口号,五一节、十一节都要公布口号,有这个传统,五一节口号里面“毛主席万岁”最后一句话是他自己加的,朱老总的秘书揭发的。 


照片(李锐、周恩来总理) 

解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毛泽东发展了列宁、史达林阶级斗争的理论,在全国开展了一个接一个的政治斗争和思想改造运动,使得知识份子和家庭出身不好的人都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解说:林昭在给朋友倪竞雄的信中写道:“对家庭看法问题,我只单纯的看父母近日来信,一改过去落后的论调,甚为进步。因此就肯定他们不是反革命份子,经过团内同志们的帮助、启发才使我认识到为反动派做事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更使我认识到自己的政治水平和阶级意识离开党的标准还很远。” 

倪:她写给我的信有时候不写林昭就画一个小猫。 

陆震华:到土改队以后,她本来想争取入党,结果相反把她批判了,因为她反对土改队队长领导的歪风邪气,她反对。她就看不惯你们苏北的干部到了苏南来就把过去的老婆丢掉了,作陈世美。这个问题她提出来以后就遭到打击报复,土改团的组织部长点名批判林昭。 

倪:“我觉得我自己现在是比过去坚强了,最具体的表现便是不再爱哭了,告诉你,我1951年以来只哭了三次。” 


(李茂章 原土改工作队政治工作指导员) 

李茂章:她这个人讲话不饶人,不饶人。但不讲违心话,也不做违心事,她讲话的话力很锋利,但她讲理。 

解说:这是林昭参加土改时所工作过的太仓八里乡。 

农民:你们原先的房子在那里? 

李茂章:两边是厢房,中间是大房。 

解说:原来土改工作队住在这的教堂里,现在教堂被夷为平地。 

李茂章:这房子什么时候拆的? 

农民:文化大革命搞打、砸、抢的时候拆的。 

李茂章:当时那里面教徒满满的,我们就打枪,乒乒乓乓打枪,那个牧师就出来说话了,他说:你们违反了共同纲领。共同纲领上:人民群众有信教自由,你们破坏我们信教自由。 

倪:后来林昭是怎么说的啊? 

李茂章:林昭听牧师说我们违反共同纲领,林昭就站出来说:是的,共同纲领上是有信教自由,但是中央有通知,在土改期间宗教活动一般要停止,这样一来牧师就走了。 

倪:那,这个就是她…… 

解说:1952年参加完土改工作的林昭以干部的身份分配到常州民报工作,在这里她深入工人之中撰写了大量报导,1954年林昭以江苏最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在红楼杂志社任诗歌编辑。 


林昭绘画作品(1955)Lin Zhao\'s paintings 

(《红楼》北大校刊) 

(北京大学Beijing University) 


(张玲 林昭的同学 作家) 

张玲:她的样子,笑着,这两根小辫子,南方式的小辫子,当时南方人的辫子都是这么挂出来的,到这,当时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然后这里是工裤,我们叫工人裤,这有兜兜的那种,而且裁剪的非常好,那种上海的裁工,那种做工。 

问:张老师当时是你们四个人在这里拍的照片吗 

张玲:是。 

林昭和张玲等同学(照片) 

张玲:大家都叫她林姑娘,我觉的她走起路来轻柔的那样,就象形容林黛玉的那几首词: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似弱柳迎风,泪光点点娇喘嘘嘘。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 

(沈泽宜 湖州师范学院文学系教授、诗人,原北大《广场》副主编。) 

沈泽宜:天上飘着些微风,地下飘着些微雨……啊…… 微风吹拂我的头发啊,叫我如何不想她。 

解说:这是50年代沈泽宜在未名湖畔追求林昭时唱过的一首歌。 


解说:1956年国际共产主义大家庭形势骤变,在苏联赫鲁雪夫作了批判史达林的秘密报告,在波兰、匈牙利爆发了知识份子领导的民主运动,而秘密报告也在中国的知识界悄悄流传,这使得毛泽东对知识份子开始警觉。 


(陈奉效 原北大数学系学生 退休教师,原北大《广场》编辑部负责人) 

陈奉效:苏共二十大召开以后,就揭露了史达林的残暴,北大当时有外文报纸叫Worker\'s Daily 就是英国工人日报,就刊登了赫鲁雪夫的秘密报告的全文,当时我外语不错看了,我和北大数学系的助教任大修,任大修后来死在劳改队了、还要唐茂琪,当时我们三个看了,还翻译了这个报告。 

解说:针对国际形势的变化,毛泽东在国内设定了引蛇出洞的方案。 

(原新闻片图象和配音: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发出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广大群众和爱国人士积极回应,向个别党员和干部提出了大量有益的批评和建议……。 

(人民日报——褚安平: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 

解说: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中说:党报正面文章少登,大字报必须让群众反驳,高等学校组织学生座谈,向党提意见,尽量使右派吐出一些毒素来登在报上,可以让他们向学生演讲,让学生自由表示态度,最好让反动的教授、讲师、助教以以及学生大吐毒素,畅所欲言。他们是最好的教员。(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 432页) 


李锐:他只对他自己主观与客观负责,他认识的主观他认识的客观,我个人只对这个负责,别的我都不管。毛是这样一个人。 


解说: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是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总之,这是一场大战,不打胜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而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毛泽东选集第五卷437页) 

解说:在毛泽东引蛇出洞的阳谋中,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张元勋、沈泽宜在五月十九日贴出了用诗写的《是时候了》大字报,揭开了北大5.19民主运动的序幕。 


沈泽宜: 

是时候 了,年轻人放开嗓子唱 

把我们的痛苦和爱情 一齐写在纸上 

不要背地里不平、背地里愤慨、背地里忧伤。 

心中的甜酸苦辣都抖出来、见见天光。 

即使批评和指责急雨般地落在头上。 

新生的草木 从不害怕太阳的照耀 

我的诗是一支火炬 烧毁一切 人世的藩篱 

它的光芒无法遮拦 

因为它的火种来自——“五四”!!! 

(张元勋 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北大《广场》编辑部主编 林昭北京大学的同学) 

张元勋:在当时来讲这是非常惊人的语言,在俺中国没有人说这样的话,都一致共产党好,好好好、是是是,忽然说出这样的声音来了,太引人注意了,于是围着看大字报的人越来越多。第二天清晨,我们再到这地方看时,在《是时候了》大字报周围贴了许多大字报,我们一看有两类,一类是很好,赞美,真是时候了,一类是:是什么时候,是你们反革命的时候了吗?于是这两类就开始争论。争论的大潮就展开了。 

(王谨希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王谨希:张元勋、沈泽宜贴出全校的大字报《是时候了》,林昭和他们是一起的。我们当时是没有参加他们,而且从思想上坦白的讲也是不赞成的,对党提意见、整风可以,不要这样情绪化。 

张元勋:下午北大校园的大字报一下满了。数不清多少,所有的墙壁全是红纸,这北大的学生真厉害。于是又引发了对中国问题的认识的其他大字报。 


陈奉效:哲学系的龙英华帖了一张大字报《我们的一个大胆的建议》要开辟自由论坛,当时我看了以后,马上我就回到数学系,邀请了张景中、杨路、还有钱汝平我们四个人就写了一张大字报叫《自由论坛宣言》我们提出了几点主张,取消了党委负责制,要求民主办校,当时的话一下就炸了。 


解说:在这一时期,林昭发表了“组织性与良心”的演讲,并写了诗的大字报进行论战。 

王谨希:所以她(林昭)是一个校里面有了名的人物,我们班还有个王国乡也是这个情况,他是写了一篇《有头脑的人不要这样想》,那是人民日报点了名的,那个同学 很有思想。 

(王国乡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经济学家 ) 

王国乡:我写了一篇文章《有头脑的人不要这样想》,我认为解放以后主要的问题就在个人崇拜上,由于个人崇拜,言论、思想、都不能有自由。 

张元勋:象谭天荣写的《第一只毒草》《第二只毒草》《第三只毒草》《第四只毒草》《第五只毒草》《第六只毒草》,其实就是以毒草命名的大字报。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但也有少数资产阶级右派乘机向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进攻,6月 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后一场大规模的反右派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标语:将反右派斗争进行到底! 

解说:在北大反右的后期,林昭已经知道了反右的内幕,然而在批判张元勋的大会上,她却跳上桌子。 

张元勋 :围着我的都是中文系的党员,轮番讨伐我,声嘶力竭,语无论次。 

陈奉孝:林昭原来和张元勋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虽然是《红楼》的,一开始她还批评过张元勋好象不应该什么,但是到后来在批判右派时候,变成人身攻击…… 

张元勋:后来林昭就跳到桌子上讲话了,大家一听是个女孩子,站在桌子上。因为是夜间,在这个夜色朦胧中看不清林昭的脸。声音,林昭讲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林昭讲话是女中音,不是尖锐的,非常好听,再加上苏州话的普通话非常好听,用南方话讲就是很嗲。原来讨伐我的恶浪立即静止了,林昭上去讲话,她说今天晚上开的是什么会,是演讲会,还是斗争会,斗争会是谈不上的,因为今天是不需要斗争,斗争谁?斗争张元勋吗?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们一斗。你们这些先生,刚才发言的我都认识,都是中文系的党员,触犯他们的喉管子了,你看她胆大包天。 

张元勋:她话音还没讲完,后面就有一个外系的学生不知谁说:“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就这种无聊的东西。结果林昭站起来反问:“你是谁?”黑夜里看不清。“你有什么资格问我,你是公(安)检(察院)法(院)吗?还是便衣密探,我告诉你吧,我可以告诉你没关系,武松杀了人还写: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呢。我林昭还没杀人,我告诉你,我姓林,双木林,昭,刀在口上之日。”你看看张口就是非常实幕埃阉拿制频袅耍犊谏现铡K担骸敖裉斓对诳谏弦埠茫对谕飞弦埠茫豢悸橇恕<热焕戳耍筒豢悸堑对谀睦锪恕!? br> 


标语:首都人民读了毛主席的报告,反右派斗争的热情更加高涨 


张玲:我当时只刚20出头,刚过完20岁的生日不久,对我最大的批评就是什么,你一个七八年的共青团员,你为什么七八天之内就倒向右派份子这方面。我当时非常非常惭愧,当时开除我团籍的时候,我没有别的,我只有眼泪,而且我哀求,希望党你们不要拋弃我。 


粉碎“广场”反动小集团 

(反右派斗争是关系国家存亡的斗争)(人民日报) 

沈泽宜:当时我是相当苦闷的,斗争非常激烈。 


人民代表警告右派不要自绝于人民 

张玲:在路上不敢打招呼,我跟右派同学要划清界线,我交过林昭的一张字条,就是交给组织上了,为什么呢? 

问:那个字条上写的什么? 

张玲:上头写的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觉得这个条子本身这种情绪是不好的,而当时我已经把我所有的日记,我从十二岁开始记日记,就是那么一大摞,都交给组织了。 


标语:粉碎广场小集团 

沈泽宜:而党中央毛主席、中央检察组说要反右派了,那么也不必再坚持下去了,革命还有个涨潮落潮呢?不能光只是一个头去撞。 

(《我向人民请罪》 ——沈泽宜) 

王谨希:我们那时也是无能为力对她(林昭),其他的右派都是后来补上去的。对林昭划右派我们现在回想起来,好象班里没有开过她的批斗会似的。她已经就是这个状况了。 

解说:5?19运动之后,仅有八千多人的北大,就有八百多人被打成右派。 


(陈爱文 林昭北大的同班同学 旅居法国 原北大《广场》编委之一) 

陈爱文:在当时所有的右派都检讨了,陈奉孝有没有检讨我不知道,但谭天荣检讨了我知道,所有的右派都检讨了,就是林昭坚决不检讨,还敢在会上顶的就是林昭一个人。人家说:“你把你的观点讲出来”,林昭说:“我有观点就是人人要平等、自由、和睦、和蔼,不要这样咬人。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干,那你们就干去!象这样的社会有什么好的,当然不好嘛。”她就是赤裸裸的对当时的政治生活表示反对。那时候我们都不敢,反正只要检讨,只要自己快点过关那么就算了。 

解说:在1957年开展的反右运动中,全国有55万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占全国知识份子的十分之一还多。 

解说:1957年五,六期《红楼》合订本这样写道:从反右斗争开始,编辑部陆续作了组织清理工作,开除了全校著名的极右派份子张元勋,李任,林昭,王金屏。 

解说:在狱中,林昭在给《人民日报》的公开信中这样写到:青少年时代思想左倾,那毕竟是个认识问题,既然从那臭名远扬的所谓反右运动以来,我已日益地看穿了那伪善画皮底下狰狞的罗剎鬼脸,则我断然不能容许自己堕落为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 


(陆佛为 原中文系党支部书记 林昭新专与北大两界的同学 新华社资深记者) 

陆佛为:林昭的认识能力,她看到的东西,坦率地说,反右期间,划右派跟我交谈,我都没敢吭声。她给我谈地很多,这话我都没给别人谈过。谈了很多,但凭心而论,并不是她地识别能力特别高,这是常识,实际是常识,因为我们处于历史的低谷,常识就是反革命,实际就是这么回事,没什么了不起。 

沈泽宜:整个反右派已经到了尾声,几百个右派已经打出来了,我到南校门外的海淀的小店吃早点,一撩开门帘看过去,林昭在那吃饭,周围都是北大学生,之间没法说话,她抬起头看我一眼,我也看了她一眼,就这样漠漠的对视了一下,这就是永别。绝对没想到这是最后此生的诀别。 

问:和以前认识的林昭有什么变化? 

沈泽宜:我觉得比以前的林昭更加圣洁了,更加圣洁,脸色苍白,严肃。一种圣洁的光辉。那是因为经受了这次所谓阳谋,所谓引蛇出洞那内心的创伤。 


(钱理群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钱理群:她抱着理想来参加这个组织,她为了组织可以牺牲自己。这是她的组织观。但她又有良心,她的良心有的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反对奴役,她只要看到奴役现象她就要反对,包括对她自己的奴役她也反抗,这就构成了良心和组织性的矛盾。到5?19后她有个根本的变化,对这个政权的基本立场变了。她以前承认它拥护它,在这个前提下我提出我的批评,后来她发现她面对的不是一个个人问题,面对的是整个制度的问题,那么她思想就有了质的飞跃。她就是反抗极权,这一步她是反右迈出来的关键的一步。那么这一步就不是很多人迈的过来的。所以她后来就不一样了。 


(林昭狱中手稿—原件是血书后经林昭用钢笔誊抄) 

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写到:每当想起那惨烈的1957年,我就会痛彻心腹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真的,甚至听到、看到、提到那个年份都会,使我条件反射似地感到剧痛。这是一个染满中国知识界和青年群之血泪的惨淡悲凉的年份。假如说在此之前处于暴政下的中国知识界还或多或少有一些正气的流露,那么在此之后确实是几乎被摧残殆尽了。 


(谭天荣 青岛大学物理系教授 北大百花学社创始人之一 ) 

谭天荣:北大1958年的时候,用肥皂沫的脸盆打蚊子,消灭四害的时候。她打了一天的蚊子对我说:“我一整天心里都感到好笑,笑这疯了的党。”那个时候我只感到痛苦,从来没有象她这么去想这个党疯了。 

解说:这个22岁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就烂熟于胸的北大物理系学生谭天荣被打成右派后,在北大右派劳动的苗圃和林昭相识相爱。 

谭天荣:对,我跟她相处,我们思维的类型不大一样。 

谭天荣:不是毛泽东的思想决定了中国革命的进程,反过来是中国的进程决定了毛泽东的思想情况。而且我自己嘲笑自己,我是马克思的原教旨主义,我是说,这是马克思原来的观点,现在的观点在我看来都不是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认为经济决定政治,决定上层建筑而且决定人们的思想。 


解说 :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议的讲话中说,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些右派,这些右派是要打倒我们的,对这些右派现在我们正在围剿。(毛泽东选集第五卷442页) 


解说:这是一张林昭在北京大学和物理系同学李雪琴的合影照片,照片的背后有一首诗,因怕惹祸,这首诗在那个年代,被照片保存者涂沫掉了。我只能依稀看出1957年10月23日致雪琴 林昭。 


(李雪琴 原北大物理系右派学生 ) 

李雪琴:她啊,特别地热情,特别地关心人。那个时候我是湖南来的,穿的也比较丑,人也比较乡气,她把好看的衣服送给我,那个时候她知道我爱上了王国乡,他到茶淀(右派劳改农场),早断了联系了,她给我把地址找到了,通上信了,她这个人非常机灵并且善解人意,但感情太丰富了,她要爱的就太爱,要恨的就太恨了,特别的极端,特别的走极端。我当时就预感到活不长,充满了火药味,不枪毙就病死。她不要命啊,夜里气的睡不着觉,起来写诗哭啊,她们班人都知道她,夜里跑未名湖去哭啊,她早对共产党就有情绪,那诗都是喷出来的血,我们写不出来,没有感情都写不出来。 

问:主要你们都是搞理科的。 

李雪琴:不,我跟共产党有不同的关系,有点不同,有点不一样,我是农村生长的,我就死咬定毛泽东是代表农民的利益,她就没有这个思想,她一直是上海的贵族生活,她衣服都送到洗染店去洗,平常礼尚往来,你看她有纪念册,还有诗人给她提词,完全是俄罗斯贵妇人,我们见都没见过,她什么书都看过,她真是代表了中国先进的资产阶级,这场无产阶级革命她不接受,她不接受,她恨到那个地步。而中国当时,中国当时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那种尝试是成不了功的,她了作为代表资产阶级绝对民主、自由来反抗遭到灭顶之灾。很明显就看出来,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个无产阶级革命多残酷啊,经过几十年失败不搞了,所以说她要唱国际歌,讲马克思主义什么的,不是的,她就是代表中国先进的资产阶级,但先进资产阶级成功不了阿,掌握不了权阿,你看秋瑾不就也是死了吗,孙中山他们,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为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死了多少人,她就是一个。我们那时比较无知,徘徊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不太清楚,所以就活下来了。是这么回事,知道吧,不象她那么纯粹。 


八哥鸟叫:小姐好,小姐好。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 甘粹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资料室主任) 

林昭音乐作品《呼唤》(1958年作于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我怀念着你,窗外是夜,怒吼的风,淋漓的雨滴,但是我的心那,飞出去寻找你…… 


林昭歌曲稿(甘粹提供) 

解说:在反右运动的后期,林昭写下了这首歌曲,这也许是中国现代史那场最重要的反右运动中留下的唯一一首不同声音的歌曲。 


北京铁狮子胡同三号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解说:打成右派的林昭没有被送往农村而是被系主任罗列先生照顾安排在人民大学书报资料室劳动改造,在这个资料室中还有另外一个为凑名额而打成的右派叫甘粹。 


甘粹:平常也是一块进一块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这样进进出出,人的眼睛就有反映了,组织上就找我谈话,说你们俩两个右派不能谈恋爱,所谓恋爱啊不是我们俩自己……用现在的话说:建立恋爱关系,而是组织上给我们按下来的,按下来本来还没有这个关系的这一说反正弄假成真了,越不准我们谈恋爱,她的性格,我的性格俺们越谈给你看,俺们有意识的手拉着手,那个时候挎着,在那个时代跟现在不一样,男的女的挎着在人民大学校园里走着给他们看。 

(林昭和甘粹的合影照片) 

解说:在这里林昭完成了海鸥之歌和普罗米修士受难日两首长诗的创作,并且每个星期天都带甘粹去王府井教堂作礼拜,给没有一点基督教知识的甘粹讲圣经的故事。 


原新闻片资料: 

1958年 

1 大跃进 

2 大炼钢铁 

3 大锅饭 

4 人民日报(1)促进生产发展和集体主义思想成长——农业社办食堂一箭双雕(2)新疆小麦空前大丰收、宁夏地区估计可比去年增产八成 

5 人民公社万岁 


甘粹:那时候结婚要通过组织批准,批准了你,你拿着介绍信才能去婚姻登记。结果我去办的时候,得到一句什么话呢?党总支书记说:你们两个右派还结什么婚啊! 因为我们谈恋爱他管了,我们没理他,反对的更强烈,所以这样肯定咱们不可能结婚,没办法他不批嘛。 

解说:结婚被校方拒绝后不久,甘粹被发配到了新疆农二师劳改营,在那里他度过了地狱般的22年。 


上海 

解说:林昭离开北京回到上海母亲身边医病,在这一期间她结识了因读了“海鸥之歌”而从天水农村慕名而来的兰州大学历史系右派学生张春元和物理系研究生顾雁。在这份林昭罪行材料上说:“张回兰州前,林赠予一本现代修正主义纲领草案及自己写的反动长诗‘普罗米修士受难日。’后张、顾参考此书公然提出‘要在中国实现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社会,’并将林的反动长诗编印在反动的《星火》刊物上 。” 


(顾雁 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教授1957年毕业于北大物理系 《星火》刊物主要负责人) 

问:当时你们刻那些小册子的时候是冒着杀头的危险的? 

顾雁:那当然,这是一清二楚的事情。我不是给你讲了吗,他(某教师)是正规的投稿到《红旗》杂志社,这是完全合法的事情,尚且要判你十年徒刑,我们这个当然… 


原新闻片资料与解说词:(195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十周年生日,首都天安门广场举行阅兵式和七十万人的游行大会,庆祝国庆十周年。1960年6 月1日至11日又召开了全国教育和文化、卫生、体育、新闻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和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一大批事迹突出影响较大的先进单位和个人受到表彰。 

人民日报: 

1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2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3 花生亩产一万零五百多斤 


(刘发清 原北京大学中文系右派 广州青年干部学院教授) 

刘发清:60年春天,我们那里的农村到处都传来死人的消息,我当时所谓在一中劳动也是所谓干部,开始一个人二十六斤指标,后来减成二十四斤,后来二十二斤,再后来减到二十斤,一个月二十斤粮食的指标,当时确实是没有菜,没有任何副食,如果有点有的话就有点盐巴。什么都没有。 


刘发清:一天吃两顿,一顿就是半个手掌大的玉米面馒头,唉呀,饿的我肚子实在是不行了,后来唉,腿怎么肿起来了,我知道这也是饥饿性的浮肿,无药可医。 


刘发清1956年在北大(照片) 

刘发清1960年在甘肃礼县(照片) 


刘发清:我所在的中学是在一个很小的县,一个县才四千人,附近就是农村所包围,晚上可以听见遍地的哭声。 


刘发清:死了就可怜啦,我们家是农民啊,我八岁就死了我的父亲,我一个寡母就剩我一个独子。我死了我的老母亲怎么办啊。我真的是,别的都没有什么,最怀念是我的老母亲。 


刘发清:正在我的日子难过的时候,林昭从上海给我寄一封信来,那是60年的春天,寄了封信来我拆开,写了两张纸,后面有一个小包,另外有个小纸包包掉到地下,唉,我看见这个纸包包拣起来一看,一拆开——一张粮票,二张粮票,三张粮票,四张粮票七张粮票,每张都是五斤五斤的全国通用粮票。啊!我见到粮票,当时我眼泪就流下来了,太感动我了。后来我才看信,信说,大意是这样:我知道你很困难,我也很困难,但是我很瘦,而且吃的很少,因此把过去节约下来的这一点粮票寄给你。所以当时我接到林昭(信)我确实哭了。后来我给她回信了,当然很感谢她。信后也每次都写上希望你好好改造,早日摘掉帽子,回到人民的怀抱。后来她又给我回信了,大意是这样,她用文言文写的:我于足下同舟人也,舟要靠岸吾亦可登。这个两句我记得特别清。 


解说;在这本《中国左祸》的书中记载到: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数达4000万人左右。 

刘发清:好,这三十五斤粮票作用可大了,每天就加半斤,多一两都不能加,每天拿半斤粮就在学校买半斤做好的玉米面馒头。三十五斤加过去,已经加了七十天,那时候差不多已经夏天,多少有点菜了,有点罗卜,有点什么东西了,我们生活可以说有一点点改善。我的灾难就渡过去了。 


刘发清:再通一两封信以后,我再寄,她再也没有回信,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也不断给她写信,她也再也没有回信,当然我心里也知道,可能她出事了,但出什么事我没有把握。 


解说:1960年10月,天水参与《星火》地下刊物的右派与当地群众30多人遭到捕杀。同时顾雁在上海被捕,判刑17年,关押20年。林昭在苏州被捕。林昭的父亲知道女儿被捕后自杀,张春元逃脱,几年后被捕,并枪决。至今我们没有找到张春元一张照片。 

胡:你能不能描述一下张春元是什么样子? 


(谭蝉雪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张春元的未婚妻,因参与《星火》判刑十四年) 

谭:他很敏锐看一些问题。看问题很有些独到的见解。他的个子个子稍微比我高一点点,个子不高。人吗,他的特点眼睛特别炯炯有神,好象是眉心当中有一颗痣。 


(60年代天水地区典型的会场主席台) 

问:在审判会上,张春元当时有没有喊口号? 

目击者王女士:没有,绝对没有,绑的是一个佝偻象,根本没劲,也没精力挣扎,他就是那样,连他的面目都看不清,站不起来嘛,老师说那个女的还能站,那个女的还能站直,那个男了被弄的还不如一个牲口,叫人弄的。 

(白振杰 原天水看守所所长) 

白振杰:他串连的犯人准备逃跑,以逃跑犯的罪名把他枪毙了。 

问:是在(天水)三监狱的时候吗? 

白振杰:是三监狱。 

解说:籍河是贯穿古城天水市的一条河流,它的下游便是渭河,1964年春张春元就是在这里被枪决。 

王女士:带上河堤走了有五十米左右就处决了。就滚下河堤的河滩上头。是这样子的。再就没人管。 

解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给我们提供了招致这些人被捕、被监禁、被枪决的那份《星火》刊物的目录。 


谭蝉雪:现实教育了我们,也现实把我们推到了这一步,我觉得是就这么个情况。这个东西也不是凭空我们自己产生出来的,对吧。如果说开始反右是很简单的,老百姓有这么一个反映,大家聊一聊,结果一下我们就成了右派。成了右派到还问题不大,到了农村以后,我们实际接触、看到了农民的生活,农村的情况,说实在的我们说现实把我们真正推到了右派。我们觉得我们是真正代表农民的。农村里面干部的那种浮夸,唉!真是!不是有经常参观亩产多少多少,放什么卫星对吧。拍的照片也是真的很,看起庄稼茂盛的很,我们就看到庄稼怎么来的,连夜把老百姓动员起来,把那些包谷全部移植到一块地里面,啊哟!第二天来到以后真是茂盛的很,参观完了以后就乌乎哀哉。 

胡:你能不能描述一下这个《星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一个刊物?多厚? 

谭:就是,就是八开吧。八开这么大。 

胡:就是这么一张纸? 

谭:不是一张,就这么大的八开印的,第一页嘛是有个刊头,然后下面呢,都是一张一张的,就象报纸。没有装订。 

问:当你们都预料到有这样一个结果 

顾雁:但是觉得不做不行,总要有人出来。如果一个民族到没有一个人出来时。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了。总有第一个人鲁迅讲总要有第一个人出来喊啊! 


林昭在狱中写道:每当我沉痛悲愤地想到,那些自称为镇压机关或镇压工具的东西,正在怎样地作恶,而人们特别是我们同时代的人——中国的青春一代在这条专政的大毒蛇的锁链之下,怎样的受难,想到这荒谬的情况的延续,是如何断送民族的正气和增长着人类的不安,更如何玷污着祖国名字而加剧时代的动荡,这个年青人还能不急躁吗? 


解说:1962年3月,因林昭在狱中病情严重,林昭的母亲属统战对象,又因为《星火》的主要负责人张春元还没抓到,公安局采取了一种诱捕张春元的手段,同意林昭保外就医。 

许觉民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林昭的堂舅) 

许觉民:要她保外就医,她不出来。(她妈妈)拉她出来,她就拉住监狱里面的椅子不肯走。她说:多此一举。她看透了:你以为把我保出来吗?还要把我抓进去的,何必多此一举。(她不肯走):我要坐穿牢底斗争到底,她不走。就是这样一种血性的勇气。后来,她妈妈许宪民就派了一个力气大的人把她硬抱出来拉回家的。 


解说:保释出狱的林昭回到了老家苏州,在这里她 结识了刚从劳改农场释放回来的右派黄政。 

(黄政 原志愿军排长 现退休干部。) 

黄政:那时我跟林昭讲:苏州是天府之国,鱼米之乡,邻里的老妈妈,老头浮肿啊,吃豆腐渣,酱油汤,这个地方从来是养人的生人的天堂的地方。 

问:他们都是饿的? 

黄政:他们都是饿的!没有东西吃啊。1961年冬天,在农场我们每天要起来抬死人,抬出去埋,每天不是一个两个,那些四、五十岁的小学教师,小学校长知识份子是抗不过来的,倒下就倒下了。 

解说:黄政1950年参加志愿军入朝作战,1955年因家庭成份不好而离开军队,1957年打成右派在江苏滨海农场劳改,1960年在农场专门负责埋葬病、饿而死的劳改人员。 

黄政:昨天晚上死的,啊,今天有五个,五个我们就要去十人,十个右派。把他们自己的被子包一包拿来根草绳两边扎一扎,外边再用麻绳一个套在脖子上,一个套在脚上,两个人拿着一根长毛竹,这么粗的毛竹,一蹬,一蹬,抬几里路到西支河边,挖了坑,埋掉,叭、叭、叭把他们埋掉。埋掉了有一个土包包。好,你埋掉了,老百姓都有看好了。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等你走掉以后,他把那些才埋好的人翻出来,翻出来他要什么呢?要衣服,要被子,苏北的老百姓穷的连被子也没有。那时我们也知道,不是天灾,完全是政策上的失误。 


原资料片图象与解说:1962年9月 24日至27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会上讲话,发展了他在1957年反右斗争以后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观点。进一步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根源。 

(会议公报) 


陈爱文:秋天,林昭来找我,我知道她保外就医。开头我问她:你干嘛去搞这些东西,我知道她搞个地下刊物被抓起来。我责怪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原话我记得住。她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这样生活下去,这种生活必须要改变。我呢说:不对!我那时候很相信毛主席的噢,也相信共产党。我说:共产党肯定要在全世界胜利。我说的还不是抽象的说共产主义的,就具体的中国共产党、苏联共产党要在全世界胜利的,人类要生活在共产主义这个时代里面的。当然这几年是犯了错误的,三年。我跟她这样讲。这样讲吗,林昭觉得跟你没啥讲头。跟你没什么话好讲,变成没有共同语言了。 

解说:有一次,她去看望了新闻专科学校时期的班主任胡子衡先生。 


(胡子衡 原上海解放日报总经理) 

胡子衡:她指着我的鼻子,意思是说我很听你的话。你教会我很多道理,革命道理。但是你没教我怎么做人,你这点没教我。她那做人是打引号的。就是那些坏东西。 

胡子衡:但我不和她辩论,我说别这样吵了,她拍桌子打板凳,我怕别人听见,那个时候是个什么时候,我把门关起来,我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外面人还走来走去呢,我说:外面听见你不要这么吵,吵干什么。你给我讲有什么用啊,她是倾盆大雨连骂带说。其中她讲了一个故事我记不得了,那故事纯粹是讽刺我,就是你们这些人愚昧无知到现在还不觉醒。 

解说:(林昭手稿)在狱中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信中写到,“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于维护你们的极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泽东当作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外将他加以神化,运用了一切美好辞藻的总汇和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标语:坦白从宽) 

胡子衡:她那些话不是一句两句,然后给你扣一个右派帽子,她是有系统、有理论的。这正是我们要改革的,不是今天,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她讲的那些是没有错的,她看到的问题、当时那些现象,这些现象正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不可能在五十年前,不可能的。 

胡子衡:但是她那些话在当时都是犯忌的。如果我对她要同情或者一样谈的话,我就会戴反革命帽子。在当时的那政治条件下,她那一句话我要同情或站在一起说话,我就可以评成反革命。 

(上课)1949(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课堂) 

(林昭1949年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林昭文章1949年《我们相亲相爱就象兄弟姐妹》) 

解说:林昭在狱中写道:诚然我们不惜牺牲,甚至不避流血,可是象这样一种自由的生活,到底能不能以血洗的办法使它在血泊之中建立起来呢?中国人的血历来不是流得太少而是太多,即使在中国这么一片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之上,政治斗争是不是也有可能以较为文明的形式去进行,而不必诉诸流血呢! 

解说:林昭和黄政共同起草了一份中国改革方案,提出了八项主张,然而他们的活动早有人监视,林昭再次入狱后,黄政也随后被捕并判刑十五年。 

解说:在我采访的过程中,陈伟斯先生是唯一看过林昭档案而又接受我们采访的人。1981年他写了《林昭之死》的文章,刊登在《民主与法制》 的杂志上。然而事后不久,林昭的档案资料被全部封存。 


(陈伟斯 原《民主法制》记者,84岁) 

问: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参考了哪些资料写出来的。 

答:我到静安区公安分局去看了林昭的档案,当时(粉碎四人帮)虽然是民主的开端可以看到了,但是呢还是小心翼翼,有很多重要的材料不敢写上去。 

问:当时的档案你都看到了吗? 

答:都看到了。都看到了以后我总感觉这篇文章就象钻空子一样钻出去,钻出去再讲,所以保留了不少东西(没写),到现在非常可惜。 


林昭在狱中写到:光是镣铐一事,人们就不知玩出了多少花样来,一副反铐,两副反铐,时而平行时而交叉。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无论在我绝食中在我胃炎发病疼得死去活来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的情况下——月经期间,不仅从来末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来没有减轻,比如两副镣铐中暂时除掉一副。 


问:档案里有血书吗? 

答:有血书,血写的。 

问;写在什么上头的? 

答;写在一张黄的纸上。所以说仔细看起来就不大好看。 

问:认不出来了? 

答:认得出来,看还是可看的。经过这么多年,颜色退了一点。 

问:有没有写在其他地方的,比如说写在布上、衣服上的。 

答:衣服上的没看到。 

问:她档案中都有哪些方面的内容? 

答:审讯的笔录什么都有。 

问:听说那些笔录,林昭的回答是十分精彩的是吗? 

答:对!我只看半天,你想不可能很细致地看。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们:对民主的判断有信心也不放心,也感觉到这是一次很危险的采访。 


林昭狱中手稿 原件是血书,后经林昭用钢笔誊抄 


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这样写到:这怎么不是血呢?阴险地利用我们的天真、幼稚、正直。利用着我们善良、单纯的心,与热烈、激昂的气质,欲以煽动加以驱使,而当我们比较成长了一些,开始警觉到现实的荒谬、残酷,开始要求我们应有的民主权利时,就遭到空前未有的惨毒无已的迫害、折磨和镇压。怎么不是血呢?我们的青春、爱情、友谊、学业、事业、抱负、理想、幸福、自由,我们之生活的一切,这人的一切几乎被摧残殆尽地葬送在这污秽、罪恶、极权制度的恐怖统治之下,这怎么不是血呢? 


解说:目前在我们的面前摆放着的是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一封信及其它的文章共十四万字,其中很多部分是经林昭誊抄的血书,这是一位警官冒着生命危险把它拿出来的。至今我们不知到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起诉书”跋语(血书) 

(自由万岁) 

解说:就我们目前所知,剥夺了笔和纸的林昭在狱中用自己的鲜血和发夹,书写了20余万字文稿、诗歌的血书,这在人类思想史上,乃至人类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解说:林昭曾在狱中的墙壁上血书写到:“不、不!上帝不会让我疯的,在生一日,她必需保存我的理智,与同保存我的记忆!”但在如此固执而更加阴险的无休止的纠缠与逼迫之下,我似乎真地要疯了!上帝,上帝帮助我吧!我要被逼疯了!可是我不能够疯,也不愿意疯呀!…… 

林昭狱中血书(后经林昭再次钢笔抄写) 


晨练的老太太唱的歌词:那高鼻梁、双眼皮、那不薄不厚的红嘴唇。洗衣机,我要双缸的上下水啊,电冰箱最好是三开门,彩色的电视带摇控。 

解说:(林昭在狱中的情况)监狱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许觉民:至于害死林昭的这批人现在还在,还盘踞高位,听说还盘踞高位,但是我不知道是谁,我听说上海有还盘踞高位。 

解说:我在采访中见到了一封林昭在狱中写给她妈妈信的残片,写作的时间不详,信中写到:“你弄些东西斋斋我,我要吃呀,妈妈!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卤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炸一只鸡或鸭子,没钱你借债去。……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 

林昭一口气写下了五十六种要吃得食物,在信的结尾她写到:“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她随即题诗一首:“尘世几逢开口笑,山花须插满头归。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1964年4月12日 

林昭在狱中 写了一首悼念舅舅许金元的诗“家祭”: 


四月十二日——沉埋在灰尘中的日期 / 三十七年前的血谁复记忆 / 死者已矣 / 后人作家祭 / 但此一腔血泪 / 舅舅啊 / 甥女在红色的牢狱中哭您 / 我知道你 / 在国际歌的旋律里 /  教我的是妈 / 而教妈的是您 / 假如您知道 / 您为之牺牲的亿万同胞 / 而今却只是不自由的罪人和饥饿的奴隶! 


许金元 林昭的舅舅 中共一九二七年江苏省青年部长,“被蒋介石杀害于南京” 


解说:1964年12月在狱中关押了近四年的林昭接到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按林昭的原话说:“夫自有政治起诉以来,未有如此之妙文也,”林昭接过起诉书对它进行了3739字的评注与批判。起诉书写到:林昭确定了实行私人设厂的经济路线,妄图搜罗各地右派份子,在我国实施资本主义复活。(林昭注曰:)正确地说是:计划集合昔年中国大陆民主抗暴运动的积极份子,在这古老而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上掀起强有力的,划时代的文艺复兴——人性解放运动! 


林昭狱中血书 ——血衣题跋 

解说:1965年5月31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判处林昭徒刑20年,林昭接到判决书后刺破手指,在判决书的背面写下了判决后的声明:昨天,你们,那所谓的伪法院,假借和盗用法律的名义非法判处我徒刑20年,这是一个极其肮脏极其可耻的判决。但它确实也够使我引为判逆者无尚光荣的,它证明著作为一名自由战士的林昭,吾至清操大节正气。 


浙江 湖州 

(朱郭 林昭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同学) 

朱郭:在沉寂的时候,你喊叫; 

在疯狂的日子里,你清醒; 

你流尽最后一滴血为着亲爱的祖国; 

你在阴霾中死去,必定在晴空下复活 


林昭(1950年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解说:这是50年代林昭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时期的同学朱郭先生,今天他带着妻子临终时的遗言,来到千里之外看望一个他素不相识的人。 


山东曲阜师范大学 

朱郭:(她病重)她让我一个人来看看你,结果呢,她三月二号去逝了(1999年3月日)所以,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来看你,我现在是代表两个人来看你,我也了结了一个心愿,我是代表两个人向你问好啦,希望你继续讲下去。请你保重。 


(张元勋 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北大《广场》编辑部主编) 

张元勋:我这个人不大淌眼泪,因为什么呢?过去那生活使得我们非常的硬。 

朱郭:对对,我也不淌 。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案犯张元勋因反革命一案,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解说:张元勋是接受我们采访并同意我们拍摄的唯一一个在监狱见到林昭的人,这个1957年在北大5?19运动的点火者,因组织刊物《广场 》而被判除徒刑七年,1966年5月刑满释放的张元勋凛然忘死去上海提蓝桥监狱,以未婚夫的名义看望了林昭。 


上海提蓝桥监狱 


张元勋:进了个院子,就有人在等我们,这个人后来我知道是副监狱长姓段。他直接冲我说:张元勋你来了,经过研究了欢迎,希望通过你和林昭的关系,能够感化她使她幡然悔悟,好好改造。其实他说的话也是我想的。我也希望林昭能够策略一些,甚至世故一些能够保存自己,不需要付出后来那么大代价牺牲自己。他说:当然了张元勋你知道我们在监狱呆这么多年。(段说:)你知道接见是对你们的照顾,如果你敢于在接见中有任何行为,后果很严重。那好吧,你现在跟我去。段监狱长领着我们继续往院子里走,一直走到不能再往里进了,抬头一看一个铁门。里面就是监狱了。步声很乱我以为是林昭来了,不是,进来是武警,十几个人,都带着枪,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接见局面。(武警)在前面的椅子坐好,然后又听见脚步响,林昭来了,终于进来了。后面两个武警带枪跟着。多严重,对她是看押的,可以说这是一级看押。(她)上面穿一件白色衬衣,(五月份)很脏,外面披着夹的外套,也都很破旧,头发很长。白头发,最明显的是三分之一的白头发。头上顶了一块手帕,手帕上有一个血写的字“冤”。另外她手上抱了个旧布包。她一进门,站住了,她看见我,我也看见她了,她嫣然一笑,整个屋子都楞住后来他那个队长说:从来没有看到她这么笑过。 

解说:林昭在一次绝食苏醒后,咬破手指在监狱的墙壁,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自由颂: 

生命似嘉树,爱情若丽花; 

自由昭临处,欣欣迎日华。 

生命巍然在,爱情永无休;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囚。 


张:我买了各种各样的蛋糕,她很高兴。按常规我把提包拿出来了,我对干部说:你们检查。毫无疑问都检查。奶粉使钳子把盖,那是原装的盖撬开。用铁签子都插。蛋糕,每个蛋糕都使铁签子……。东西检查完了,干部说行了,就一下推给林昭。林昭拿了一块蛋糕说:你吃一块吧我请你。我想我吃干嘛?送来太难了,我不吃。我说你太难吃到了,你吃吧你就等于请我了。她说你送我就是我的了,我请你。后来她拿起蛋糕吃了,咬一口,干。接着她就朝后面的挎枪的说:给我倒杯水!就那么不客气。那人手朝门外一招,外面马上就有一个人拿暖瓶进来,也穿警服,拿一个杯子搁到桌上。那女医生给她倒水,她一面喝水一面吃。就那么从容。屋里非常安静。 

张:她说送给你一个礼物。 

张:当时我就很难想象她能送给我什么?她有什么可送给我的,当时她进屋时带了一个破布包。她在布包里翻,翻出一个纸包的东西。我觉得非常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呢?一直到这东西拿出来,我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到跟前了,我才知道是一个帆船。意思是: “长风破浪会有时,且挂云帆济沧海”这是李白的诗。 

张:我现在趁此机会给你讲:我万一死了,被他们杀了,母亲、妹妹、弟弟都是弱者,你多多地关照他们,他们太可怜了。千万千万。说完以后哭了。 


(血衣题跋) 

解说:由于林昭在监狱坚决地抗争,也使她遭受到了惨毒的折磨,有一次,林昭被一个女狱警殴打后。林昭写到:我默默地抠着墙上的血点,只有想到那么遥远而又那么切近的慈悲公义的上帝时,我才找到了要说的话。这个满腹委屈的孤愤的孩子无声地祷告过:天父啊!我不管了,邪心不死的恶鬼这么欺负人!我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他们了。 

(摩罗 民间思想家) 

摩罗:当时上海枪毙的王申酉,就是比较典型的一个人,他的马克思理论水平非常高,他能够用马克思主义来批评当时的一些现实情况,来批评毛泽东时代的一些做法。那个人已经很不错了,但林昭不局限于马克思主义的资源,而是找到了西方传统更加深远的资源,找到了基督教资源。这个还不是从文化方面谈资源的问题,林昭一旦有了这样的资源后,我觉得,她心中就跟上帝之爱就连接起来了。 


林昭诗集——自由之羽 


摩罗:林昭呢,我们从能读到的很少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她在平时的表述和诗歌中喜欢用苦难这个词,她用上帝的圣爱来看我们的芸芸众生感到我们大地上的苦难很多。所以她就有一种非常深厚和宽广的爱心,甚至是对她批判反抗的物件,也是带着那种爱心,带着那种悲悯。 


解说:我开始以自己的鲜血写《告人类》书,它那短短的序言性的第一节,在半天之中一气呵成。相信,凡读着它的人们,都不能不感觉到其中深沉而炽烈的悲痛激情。 


(钱理群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钱理群:林昭她自称为奉着十字架作战的自由志士,这一点可能意义更重大,就是她对自由有一个解释,她说:自由是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满的自由。这是在中国近50年的历史上这样明确地对自由的一个建树:她说: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即使奴役他人者也同样不得自由。她提出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她一再反省自己是坚定而幼稚的,她反省自己幼稚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这青春激情被利用的可能,所以她由此提出一个命题,她说:当我们深受暴政的奴役,我们不愿作奴隶的同时,但我们自身作为反抗者不能建立新的形式的奴隶制度。我们反抗奴役,但我们自身不能建立新的奴隶制度。这一点是非常重大的。因为我们的历史教训正好出在这里。 


(文革场面: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解说:在林昭写下这些思想的两年之后,毛泽东在中国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文革场面:革命无罪!毛主席万岁!造反有理!) 


(三反分子:彭德怀,张闻天) 


解说:1965年由上海提篮桥监狱所写的:林昭在服刑改造期间重新犯罪的主要罪行中这样记载到:林犯关押几年来,一贯拒不接受教育,书写了大量的反动血书,如《灵耦絮语》(约十八万字)《基督还在世上》《不是练习——也是练习》《练习二》《练习三》《鲜花开放在悲壮的五月》《囚室哀志》《秋声辞》《自谏》《血诗题衣》《血衣题跋》等数十万字。虽经工作人员多方教育,并采取了单独关押,专人负责管教,家属规劝等一系列管教措施,但林犯死不悔改,公开扬言:永远不放弃宗旨而改变立场。 


上海茂名南路159弄11号 

这是林昭在上海和母亲、妹妹、弟弟所住的房子。 


问:哪一间房子 

倪竟雄:是这一间房子。 请你开一开门,我说明一下。 

问:这是原来许宪民住的家,我们来纪念她、出本书,拍一下她的故居。 

现住户:许宪民是谁啊?我不知道。 

倪:是这的住户,原来的住户 

(倪竞雄 原上海沪剧团编剧、林昭苏南新闻专科学校的同学) 

问:倪老师,你以前就是到这里来的吗? 

答:一直到这来,经常来。 

问:到林昭这来、到她妈妈这都是这里吗? 

答:还有很多人到过这里,张春元他们都是到过这里。你来看,这窗框是当时的,这的距离好象还要拉开些,就是这地方,窗框还是那个窗框。 


许宪民:一九三六年第三战区上海淞沪三区专员 “国大”代表 《大华报》总经理 苏福长途汽车公司董事长 


解说;就是在这间房间里,林昭的妈妈听到楼梯下传来索要5分钱子弹费的声音。当时林昭的妹妹彭令范在场,这是她的一段录音。 

彭令范:就在1968年的五月一号下午,(员警)进来以后,他就问:你是林昭家属吗?他说:你女儿被枪毙了,付五分子弹费。当时我母亲听不懂他的话,我在旁边听懂了,我的母亲听不懂,后来他就说:怎么啦,拿五分子弹费!我就从抽屉里给他了五分,他后来还叫我母亲签字,后来他就走了。我母亲那个时候就晕过去了,我们后来知道她是四月二十九号被秘密处决的。 

(彭令范——林昭的妹妹) 

解说;林昭的妈妈,这个抗日战争中的巾帼英雄,热情帮助共产党革命的民主人士,7年之后也死在上海的外滩街头。有人说是被人打死的,也有人说是暴病而死。 

沈泽宜: 

不知道为什么 / 我总会想起 / 山那边的一盏灯       

在冷雾凄迷的夜晚 /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央 / 孤独地、美丽的   

凛然不可侵犯地亮着 / 在她光芒所及地方 / 尽可能远地摒弃着黑暗。 


许觉民:她把生命交付给这个民主斗争的事业了。她要把她的生、死来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中国人。她是为什么而死的。我觉得林昭她所走的路子就告诉了:中国不走民主这条道路,就不会得到人民的真正幸福。 


画外音:林昭在狱中曾用血书这样写到: 

作为人,我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干净的生存权利而斗争那是永远无可非议的。作为基督徒,我的生命属于我的上帝,我的信仰。为着坚持我的道路,或者说我的路线,上帝仆人的路线!基督政治的的路线!这个年轻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是为你们索取的,却又是为你们付出的。先生们人性,这就是人心吶! 

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以至对你们怀抱着人性呢?这么一份人心呢?归根到底,又不过是本着天父所赋予的恻隐、悲悯与良知。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林昭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杀害 ,年仅35岁 

字幕:林昭说自己这样作是为了自己迷途重归的基督徒的良心 

解说:通过几年的采访,我终于得到了林昭骨灰的下落,我前往上海。在一所巨大的,安放着数千骨灰盒的房间里,我终于见到了林昭的骨灰盒,小木盒上写着:林昭生于1935年殁于1968年 。 

(上海 安息之园) 

(骨灰盒) 

(解放日报) 

(上海的街头) 


谨以此片献给林昭的英灵 

感谢所有默默为本片提供帮助和支持的人 

拍摄者没有采访到任何监狱的工作人员 

林昭被枪决是谁批准的,没有记录 


导演 摄影 编辑 :胡杰



2008-04-29 14:05:20

主题: “老刀会”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刀会“报名须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9 10:28:36 2008)

首先感谢老刀费心给大家提供一个这么难得的好机会。老雷已经在帖子里说明了,老刀
工作很忙,又要联系安排讲课的医生,提供自己新家为此次聚会的场所;再要他亲自统
计,一一回复大家的报名,实在是过意不去。再说,我们版内的组织工作已经开展,正
好借此机会完善运作。因此,我们斑竹就把版内参加人员的组织工作揽过来,使老刀能
够集中精力,多联系一些高年医生为大家答疑解惑。等统计完毕再一并发给老刀。同时
,为了让老刀和大家及时了解报名详情,特在本版开投票“报名人数”“目前状态”及
“感兴趣专业”。这个工作由oldray全权负责。谢谢老刀,谢谢老雷 ;-)

所以,请报名者一定完成以下三个步骤。

1。给斑竹信箱 [email protected] 发信报名。(已给老刀发信的也请重新报名。
未给老刀发信的请直接报名,勿再发信给老刀。另外,请用常用信箱,并注明是否愿意
加入版内联系册)
a.ID和姓名
b.目前准备step及何时match
c.有意的专科
d.特别想问的问题(specific question, not general),仅限一个
e.你的地址(城市即可),学校及专业
f.联系方法
g.参加人数,是否家属,几个小孩(年龄)
h.是否带东西


2。在本版投票------“老刀会”参加人数

3。在本版投票------“老刀会”目前状态

4。在本版投票------“老刀会”感兴趣专业


因为在老刀家举办,可能有人数限制。因此,按以下原则优先考虑

1。本版活跃ID
2。本版注册ID
3。完成step的情况


投票我等会有空再开。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61.]


发信人: Oldray (斩鞍),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刀会”报名!(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聚会讲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8 21:01:59 2008)

首先感谢老刀能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大家见面,学习。实话实说,不容易。
由于老刀也不是神仙,也还要忙自己的工作,家庭事务,大奔提议我们几个斑竹搭一把
手,让老刀负担小一些,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所以我们把报名和联络的活儿揽过来
了。

老刀会的正式名称是:“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的BBQ聚会讲座。”
在会上,老刀将请来不同专业的attendings,主要讲讲以下方面:
1. 如何申请residency.
2. 如何survive并做好residency.
3. 如何再将选择并申请fellowship.
4. academic和private的特点及选择。

具体请见: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566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31183459_0.html

请有兴趣的朋友们把以下信息寄到 [email protected],我们将整理汇总后交给老
刀。

1. 本站id及真实姓名。
2. 在胸卡上希望显示的是id/name/both.
3. email 和联系电话。
4. 工作单位或住址。
5. 打算申请的专业。

老刀会根据这些信息(人数,专业)决定邀请的attending,食物多少等等,并发出邀
请函。邀请函上将有您的名字,以及他的住址和开车路线。

好了,就是这些,那时候不光听讲座,我们也可以互相谈谈考试,就手把老刀的雷明顿
骗过来玩玩。 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尽快通知我们,让老刀早些心里有数。

--
※ 修改:·Oldray 於 Apr 8 21:02:57 2008 修改本文·[FROM: 70.251.] 


Invited faculty attendings:

Internal Medicine:
Dr. Han, XQ, MD, PhD, (Director,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y Division, Richmond Hospital)
Dr. Qin, XS, MD, PhD, (Attending, Hema/Onco, Richmond Hospital)
Dr. Pu, M, M D, PhD, (Asso Prof., Director, Echocardiography lab, OSU Medical center)
Dr. Liu, ZG, M D, PhD, (Asso Prof., OSU Medical center)
Dr. Li, YY, M D, PhD, attending physician, (Central Ohio Cardiovascular Physicians)
Dr. Chen, F. MD, (PCP, COPC Metrowest)

Pathology:
Dr. Shen, RL, MD,  (Director, Asso. Prof., Cytopathology, OSU Medical center)
Dr. Zhao, WQ, MD, PhD, (Assis, Director, Immunology/Molecular genetic diagnostic core lab, OSUMC)
Dr. Wu, HF, MD, (Assist Prof., Director, Coagulation lab, Dept of Pathology, OSUMC)
Dr. He, G., MD, PhD (Assist Prof., Pathology, OSUMC)
Dr. Wen, P., MD, physician (Pathology, Riverside Hospital, Columbus, OH)

Anesthesiology:
Dr. Shao, YF, MD, (Assist Prof., OSUMC)
Dr. Xia, Y, MD, PhD, (Assist Prof., OSUMC)


Psychiatry:
Dr. Zhang, XY, MD, PhD, attending physician.


Neurology:
waiting for confirmation.



2008-04-29 13:55:36

主题: 天际一沙鸥
沙鸥 


今日把盏茶代酒 
壮志未酬奔不休 
背负青锋试身手 
遨游天际一沙鸥 


6/19/04 
力刀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29 13:07:53

主题: 故乡、蒲公英
华夏诗苑 

                 故 乡 

                ·力 刀· 


儿时的世界, 
是斑斓的故乡。 
春风里弥漫着刺槐的花香, 
回荡着黄鹂斑鸠的鸣唱。 
我们提着菜蓝和弹弓 
便走便唱 

儿时的世界, 
是无忧的时光 
骄阳催熟了青杏毛桃海棠, 
薰风摇曳莲蓬鱼虾翻塘 
我们翻墙爬树挥竹竿 
击水戏浪 

儿时的世界, 
是金色的麦场。 
金风吹得那桂花十里飘香, 
烧熟的老玉米地瓜滚烫。 
我们都是英雄李向阳 
别着双枪 

儿时的世界, 
是欢乐的时光 
朔风为大地披上厚厚银装 
堆个雪人胡萝卜鼻子长 
我们搓着通红的小手 
雪战一场 

三十年弹指一挥 
我们已是两鬓见霜 
东西南北天涯海角 
流浪、飘荡、闯荡、 
如蒲公英花球 
扎根他乡。 
多少辛酸 
一笑了之 
唯有故乡 
牵挂衷肠-- 
年迈的双亲和青砖老瓦房 
门口那歪枣树老梅依旧香? 
藏在心底 
常入梦乡 
故乡,故乡 
难言的情殇!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3 华夏快递 kd030830.



2008-04-29 12:22:46

主题: 《上帝,天使和饥儿》--网上偶遇三件催人泪下的作品有感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3843.jpg


华夏诗苑: 《上帝,天使和饥儿》--网上偶遇三件催人泪下的作品有感 

力刀 


你们应该是人类最美好的花朵 
饥瘦得却只剩一副弱小的骨骼 

脖颈艰难地支撑着硕大的头颅 
象被遗弃的小猫那样无助孤独 

你们应该看到的是人间的幸福美丽 
无神的大眼睛确只能搜寻满地垃圾。 


非洲的饥儿,中国的饥儿 
你们本来都是人类的结晶 
来到世间所上的第一节课 
却是饱尝饥饿,寒冷无情 

上帝,你这万能的老儿呢? 
睡死过去了?还是喝醉了? 
没见到连陪着饥儿的小天使 
也饿得只剩一把骨头了? 

哦,万能的造物主 
当我们看着这些无助的饥儿 
当他们看着这个离奇的世界 
当眼睛依然充满希望和憧憬 
的小天使都饿得皮包骨头时 
谁还相信: 
你是万能的?!你是博爱的?! 
你能造出人类, 
却为何不能让人类多些爱? 
上帝, 
你这个老东西, 
你糟蹋了人类 
也糟蹋了你自己! 

刀客 4/19/2004, New York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626 

附: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3843.jpg

《被遗忘的角落》(The Forgotten Corner) 

大头 


很可惜前些时候没能参加余华在新泽西的报告,看大家当时讨论得很起劲,咱现在也 
插上一腿。不就是那《活着》吗?一九八五年咱也有一个。虽然没有余华的长,不过 
比他的苦。 

那一年,埃塞俄比亚发生了大饥荒,报纸电台到处是那惨不忍睹的消息。(挨饿的滋 
味我上小学时曾意外地尝过一次。那是一种极为难受,也是极为难忘的经历。)歌星 
麦克加克森(Michael Jackson)编了一首歌《我们是世界(美国为非洲)》(We are 
the World [USA forAfrica])。(这里有人能找到唱片吗?)接连几个礼拜,我的心 
情坏极了。 

一天夜里作了一个很惨的噩梦,半夜爬起来,枕头湿了一片。不行!再这样下去,要 
崩溃的。马上把梦境记录下来,经过两个礼拜的疯疯癫癫,终于用作品把自己解放了 
出来。这不,就是这个名为《被遗忘的角落》(The Forgotten Corner)的青铜雕塑。 
说实话,我确不知道我雕的这是什麽东东,这只是我心里的一种莫名奇妙的发泄。我 
是糊里糊涂地作了这个雕塑。几年后,这个雕塑又糊里糊涂地被朋友送去全美比赛。 
谁知比下来又糊里糊涂地赢了。这是我所有得奖的作品里最让我摸不着头脑的一次。 

话又说回来,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悲剧作品的。它的感染力很强。曾被全美雕塑家杂志 
专门介绍过。可以肯定地说,酒足饭饱现在的我,绝对创作不出这样的作品。 


DT 2003年12月5日
****************************************************************************



2008-04-29 12:15:31

主题: 饥儿
华夏诗苑: 《上帝,天使和饥儿》--网上偶遇三件催人泪下的作品有感 

力刀 


你们应该是人类最美好的花朵 
饥瘦得却只剩一副弱小的骨骼 

脖颈艰难地支撑着硕大的头颅 
象被遗弃的小猫那样无助孤独 

你们应该看到的是人间的幸福美丽 
无神的大眼睛确只能搜寻满地垃圾。 


非洲的饥儿,中国的饥儿 
你们本来都是人类的结晶 
来到世间所上的第一节课 
却是饱尝饥饿,寒冷无情 

上帝,你这万能的老儿呢? 
睡死过去了?还是喝醉了? 
没见到连陪着饥儿的小天使 
也饿得只剩一把骨头了? 

哦,万能的造物主 
当我们看着这些无助的饥儿 
当他们看着这个离奇的世界 
当眼睛依然充满希望和憧憬 
的小天使都饿得皮包骨头时 
谁还相信: 
你是万能的?!你是博爱的?! 
你能造出人类, 
却为何不能让人类多些爱? 
上帝, 
你这个老东西, 
你糟蹋了人类 
也糟蹋了你自己! 



刀客 4/19/2004, New York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626



2008-04-29 12:14:28

主题: 饥儿
华夏诗苑: 《上帝,天使和饥儿》--网上偶遇三件催人泪下的作品有感 

力刀 


你们应该是人类最美好的花朵 
饥瘦得却只剩一副弱小的骨骼 

脖颈艰难地支撑着硕大的头颅 
象被遗弃的小猫那样无助孤独 

你们应该看到的是人间的幸福美丽 
无神的大眼睛确只能搜寻满地垃圾。 


非洲的饥儿,中国的饥儿 
你们本来都是人类的结晶 
来到世间所上的第一节课 
却是饱尝饥饿,寒冷无情 

上帝,你这万能的老儿呢? 
睡死过去了?还是喝醉了? 
没见到连陪着饥儿的小天使 
也饿得只剩一把骨头了? 

哦,万能的造物主 
当我们看着这些无助的饥儿 
当他们看着这个离奇的世界 
当眼睛依然充满希望和憧憬 
的小天使都饿得皮包骨头时 
谁还相信: 
你是万能的?!你是博爱的?! 
你能造出人类, 
却为何不能让人类多些爱? 
上帝, 
你这个老东西, 
你糟蹋了人类 
也糟蹋了你自己! 



刀客 4/19/2004, New York 刊登在 2004 华夏快递 kd040626



2008-04-29 12:02:49

主题: 魏英杰: 我们还没走出柏杨的“文化酱缸”
我们还没走出柏杨的“文化酱缸” 
 
                            魏英杰

那个叫柏杨的老头子死了。挂在MSN上,有人特意来告诉这消息。看来,还有人记得这位孤岛文化斗士。不过,想必也不多吧。特别是现在那些80、90后们,能说得上郭衣洞这名字,又大致了解什么是“大力水手案”,简直算得上少年才俊了。

也正常,时代不一样了。年青一代(这么一说,我真的老了)生长在市场社会,生活在网络空间,再也不必为窗外飞进什么妖蛾子而大惊小怪。“很黄、很暴力”的东西,他们看得还少吗,何况是一个文化人的长篇牢骚。如果他们居然还对《丑陋的中国人》感到震撼,这二十来年的光阴,岂非虚度了。

但,还是很怀念阅读柏杨的时光,虽然这仅仅对于个人而言。记忆如此不可靠,乃至于现在已经想不真切,自己究竟在哪一年看到这本薄册子。脑海里,只晃着一本破破烂烂的盗版书,而且也不记得这书是从哪里借来的。那时候年纪太小,所以读到“丑陋的中国人”、“酱缸文化”等字眼,仍旧懵懵懂懂。倒是记住了一些新鲜词汇,比如说什么中国人单独的时候像条龙,三个中国人在一起就成了一条虫之类的。至于何谓“酱缸文化”,那是在以后的岁月里慢慢反刍,才逐渐明白的。阅读,往往不仅需要阅历,还需要经历。所以,柏杨对我而已,并无多少思想启蒙作用。

可也就是从柏杨那里,我才开始了解台湾作家,比如李敖、龙应台等人。从这些人那里,方才完成了整体而言的思想启蒙。曾经写过一篇小文,将这三个人称作“台湾思想三家”。这当然是比较笼统的说法。严格来讲,这三个人都不能称之为思想家,最多只能算作“公众思想家”。更为确切地讲,这三个人都仅仅是作家而已,而从他们对读者的思想启蒙意义而言,方才勉强得以位列思想的讲席。

三个人里,柏杨主攻传统文化。固然使他深陷囹圄的“大力水手案”,乃台湾现实政治的“文化遗产”。从作品本身而言,《丑陋的中国人》揭开的是传统文化这口酱缸的盖子,其他煌煌大作如《白话资治通鉴》、《中国人史纲》,明摆着就是整理国故。龙应台呢,始终揪住“现代文明”这条辫子。倒是李敖,多少有点本土思想作家的味道,虽然他更多时候表现得像一个政论家,或政客。当然,这都是不无粗浅的概括。

大概是这缘故吧,虽说《丑陋的中国人》曾是一枚投放大陆的文化炸弹,但柏杨的作品后来似乎并不太受人待见。至少个人感觉,他那把文化匕首不够锋利、不够有力。本质上讲,他的思考可能更接近中国现代性问题的源头。可在这浮躁的年头,谁愿意花时间从头梳理中国文化的病症?那些洋洋大观的“拿来主义”,还让人眼花缭乱呢。话说回来,不定什么时候风水又转了回来,他从泛黄的书堆里整理出来的货色,或许身价倍增、焕发光彩。你看这些年,所谓传统文化复兴,不又叫嚣得厉害。可这要真得了势,戴着批判的眼镜整理国故的柏杨,恐怕又得挨排挤了吧。

柏杨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总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可也有一个说法,叫作“独立精神”。这一点,在柏杨身上可以找到一些痕迹。他自己也说了,“不肯听话”正是他自己性格最大的弱点之一。试想,现在也许没什么人记得这位老头子,可要是有人再写一本“丑陋的中国人”,恐怕还是要被那些愤青们的唾沫淹死。说到底,我们依然没有走出柏杨所定义的那个“文化酱缸”。这也是柏杨值得让人怀念的地方。

柏杨走了,那个曾经的文化大力水手走了。说实在的,个人并不觉得特别的哀伤。这位89岁的老头子,一辈子写文章、坐监牢,可毕竟亲眼看到了时代的进步。譬如当年送他上绿岛的那个政权,居然下台了——现在“洗心革面”又上台了。想想,几个人能有如此际遇?在这方面,拼的不是思想和气力,还得有这岁数不是。

前两年,出版社送了一套三卷本《中国人史纲》,拿到手后随即束之高阁。也许,这时候取出来阅读,正是对这位作家最好的纪念。



2008-04-29 11:56:21

主题: VOA: 1949之后:大跃进与大饥荒
1949之后:大跃进与大饥荒

记者:李肃

中共中央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说:“我国国民经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发生严重困难,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中国官方把这段时间称为“三年困难时期”,或者“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而非官方说法称之为“大饥荒时期”。

对于这场灾难,官方和非官方说法有一个共识,都认为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盲目追求高速度和高指标,浮夸风和“共产风”是重要成因。

“大跃进”年代,上面提出高指标,下面就谎报产量,搞虚假繁荣。毛泽东在1959年就曾经对自己的保健医生李志绥说:“有很多的假话,是上面一压,下面没有办法,只好说。”

*高层压出来的假话骗了自己*

195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估计并正式公布当年粮食产量将比1957年增产60%到90%,达到6000亿到7000亿斤。年底的时候又估计成8500亿斤。直到1959年8月,中共领导层虽然已经知道上一年的粮食产量被高估了,但是仍然不知道粮食的实际产量,还认为实际产量有5000亿斤。
 
按照这种估计,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将达到1300斤,大大超出了人均粮食消耗500斤的水平。于是,政府告诉老百姓“放开肚皮吃饭”。到1958年年底,中国农村建立起“吃饭不要钱”的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万个,敞开口吃。

但是实际上中国的粮食产量远没有那么多,后来核实的1958年粮食产量只有4000亿斤。结果农民“寅吃卯粮”,没过几个月,家里的粮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粮食吃光了,只有挨饿一条路。
 
*主推手曾有清醒时*

毛泽东对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察觉。1959年3月,毛泽东在郑州开会期间,要求召开河南省“六级干部会议”,了解农村情况。上万名干部参加会议,大到省委书记,小到生产队长,谁都不敢讲实话。

唯有洛宁县一个生产队长李成午冒冒失失地讲了真话,抱怨人民公社随意调用农民的粮食、牲畜、家畜和财产,“80%的劳力都被调去炼钢铁了,地里没人干活了。......人人都挤到集体食堂吃饭,......集体食堂已经坐吃山空,没有粮食下锅了,就用榆树皮、野菜凑合,吃得解不下大手,孩子哭、大人闹,好多人害上了浮肿病,蹲到地上就拉不起来了”。

毛泽东在3月8日亲自接见了李成午,赞扬说:“一万多人的代表会议,没有人敢这么讲实话。成午同志说得好啊!看来,‘共产风’是实。”

*毛批共产风 誓言搞右倾*

毛泽东还对在场的洛阳地委书记、文革期间曾经担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的纪登奎说:

“我去年在北戴河会议上说办人民公社,没说叫刮‘共产风’。......吃食堂饭,实践证明不行,要搞人民公社,必须去掉食堂。”毛泽东还在郑州会议上批评“拿共产主义的招牌,实际实行抢产”,批评农村的“共产风”“是掠夺,是抢劫”。

他还信誓旦旦地说:“我代表一千万队长级干部、五亿农民说话,坚持搞右倾机会主义,贯彻到底,你们不来跟我贯彻,我一人贯彻,直到开除党籍,也要到马克思那里告状。”

有了毛泽东的尚方宝剑,1959年5月,中共中央发出指示说:“粮食分配到户,个人自愿参加(食堂),口粮依人定量,节余全部归己。”还指示将自留地发还社员,允许社员私养家畜家禽。

*“革命两面派”毛泽东*

1959年6月,毛泽东回家乡韶山。当地老百姓告诉他,在公社食堂吃不饱。面对家乡父老,毛泽东只好说:“食堂里吃不饱饭,可以散了嘛。这个办法也太费粮食。”

然而毛泽东心里根本不想解散公共食堂。他这边刚刚允许韶山解散了公共食堂,那边马上就在前往庐山会议的途中鼓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说:“食堂要坚持下来。”“不要去提倡食堂坚决垮台,是坚决自愿,坚决办好。”

*错事再多也是小事*

1959年6月29日,毛泽东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重申要积极办好公共食堂。7月2日,中共中央召开“庐山会议”。毛泽东在开幕式上说:

“有人说,你大跃进,亩产粮食多少多少,为什么粮食又紧张起来?为什么女同志买不到发夹子?为什么肥皂、火柴买不到?说不清楚就硬着头皮顶着,鼓足劲去干。明天各种东西多了,就能够说清楚了。总的是成绩伟大,问题很多,经验丰富,前途光明。”

听到与会者发牢骚之后,毛泽东就说:“总路线有问题,大跃进有问题,人民公社有问题。他们提出的批评,据我看,提出的尽是些鸡毛蒜皮的问题。我说他们看错了。”“没有什么了不起。要找事情,可以找几千几百件不对头的,但从总的形势来说,还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成绩是九个指头,缺点只能是一个指头。”

*夹在颂歌中的婉言相劝*

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曾经积极宣传“大跃进”,但是他在基层调查时看到和听到许多“大跃进”灾难的情况。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于7月14日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私人信件,对“大跃进”中的一些措施提出批评,主要是批评“浮夸风气”和“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

当然,彭德怀在信中并没有少唱赞歌。他说“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公社化“不仅使我国农民将彻底摆脱穷困,而且是加速建成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的正确途径”。彭德怀只字未提毛泽东的失误,反而多处为毛开脱。

在信的结尾,彭德怀说:“今年明年和今后4年计划必将胜利完成,15年赶上英国的奋斗目标,在今后4年内可以基本实现,某些重要产品也肯定可以超过英国。这就是我们伟大的成绩和光明的前途。”

*引蛇出洞 故伎重演*

不料,彭德怀这封对“大跃进”基本肯定、指出一些不足的信让毛泽东大为不满。他将信印发给与会者讨论。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张闻天、中国军队总参谋长黄克诚、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和毛泽东的政治秘书,电力部副部长李锐不清楚毛泽东的态度,在会上发言赞同彭德怀的观点。

毛泽东随后亮明了态度,说“现在党内党外夹攻我们,党外有右派,党内也有那么一批人”。于是,彭德怀等人受到围攻。

*“彭大将军”和前总书记“反党”*

8月2日,中共中央在庐山上召开八届八中全会。毛泽东说彭德怀等人“要攻击总路线,想破坏总路线”。“现在庐山会议不是反‘左’的问题了,而是反‘右’的问题了。因为右倾机会主义在向着党,向着党的领导机关猖狂进攻,向着人民事业,向着六亿人民的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事业进攻。”于是,彭德怀等人被打成“反党集团”。

*以更荒唐的行动论证原来不荒唐*

之后,毛泽东再次要求全党全国人民鼓足干劲再跃进。中国人大委员长朱德对公共食堂不看好,认为“全垮掉不见得是坏事”,毛泽东就在会议上公开对朱德说:“总司令啊,你说食堂不好,在食堂问题上我们略有分歧。食堂不可不散,不可多散。”他还断言说:公社食堂“一定垮不了,人为地解散也是办不到的”。

结果,在“庐山会议”之后,不仅恢复了很多已经被解散的公共食堂,而且新增加了一些公共食堂。到1960年1月,各地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达到392万个,比1958年年底还多了50多万个,吃饭的人达到4亿人,占农村人口的72.6%。

*逼迫农民吃食堂 促成空前大饥荒*

1960年3月,中共中央批转的《贵州省委关于目前农村公共食堂情况的报告》说:“食堂也是我们必须固守的社会主义阵地。失掉这个阵地,人民公社就不可能巩固,大跃进也就没有保证。”中共中央批示说:“应当在全国仿行,不要例外。”

3月18日,中共中央下令将粮食直接分到食堂,指出:“就全国来说,能够争取占全体农村人口80%的人到食堂吃饭,就很好了。”有些省市“争取了90%以上的人到食堂吃饭,当然更好”。

12月2日,中共中央在批转一个报告时说:“食堂是当前农村中阶级斗争尖锐所在”,要“把安排生活和办好食堂提高到阶级斗争的地位上来”。结果多数省份吃公共食堂的农民接近90%,河南省达到99%。因此,本来能够在1959年初制止的错误被毛泽东又延长了两年。三年的农村公共食堂是中国那场空前绝后大饥荒的主要成因之一。

*高积累 广征粮*

造成这场大灾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当时的高积累政策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

当时,粮食等农产品是中国积累资金的最重要来源。1958年到1960年期间中国粮食连续减产,但是据中国红旗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通鉴》说:

“从1958年到1960年,积累率分别提高到33.9%、43.8%、39.6%,平均为39.1%。这三年积累额共达1438亿元,比“一五”期间全部积累还多44%。1959年和1960年两年的积累率是建国以来最高的。”

1959年也是中共建政以后出口粮食最多的一年,达到83.2亿斤,1960年的出口量也高达53亿斤。而积累的资金基本上都用于重工业和军火工业投资,所以从1957年到1960年,中国工业总产值从704亿元增加到1650亿元,增加了1.3倍;而农业总产值从537亿元下降到415亿元,减少了22.7%。工业与农业的产值比例由5.7比4.3变为8比2。

为了保证工业发展,中国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根据预估的粮食产量确定国家征购和购买“余粮”的数字。1959年2月,中共中央要求1959年的粮食产量达到1万3000亿斤。1959年7月在“庐山会议”上,又把产量确定为5000亿斤。

10月份根据各省的汇报,估计产量可以达到5425亿到5603亿斤。岂不知当时由于“反右倾”的压力,各省纷纷隐瞒减产的事实,产量汇报水分颇大,实际上1959年中国的粮食产量比1958年减产15%,只有3400亿斤。但是中共中央在1959年3月的上海会议上却根据高估的粮食产量确定征购数额与1958年持平。

这一年,中国政府征购了1360亿斤粮食,比1958年多360亿斤,使征购率从1958年的29%猛升到40%,是中共建政后征购率最高的一年。

*国计压倒民生*

结果,农民只好将口粮当做征购粮和“余粮”交给政府,全国农民人均每天口粮不足一斤,重灾区只有几两。《当代中国研究》主编程晓农说:

程晓农说:“收购是硬指标,农民的生活是软指标。就是说,有了多少产品,不管受灾不受灾,国家要的这部分先满足了,先拿走。剩下多少,分给农民。分多分少,是挨饿还是吃得饱一点,那就看天气了。”

*农民吃糠菜 官员“反瞒产”*

农民缺粮,毛泽东对这个情况是清楚的。但是为了完成征购任务,毛泽东宁可让农民吃糠咽菜。1959年7月5日,毛泽东在“庐山会议”期间指示说:“告诉农民,恢复糠菜半年粮”。“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有稀有干,粮菜混吃”。

在毛泽东这种指导方针之下,中共中央要求各地提高征购指标,对农民强行征购。一些地区还进行了“反瞒产”斗争,包括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领导的广东省。

1959年1月27日,广东省主管农业的省委书记赵紫阳向中共中央报告说,目前农村有大量粮食,粮食紧张完全是假象,是生产队瞒产造成的。要对瞒产干部进行处分,甚至法办。毛泽东批示说:“在全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必须立即解决。”

*危机 浮肿 死亡*

产量剧减,征购额却激增。中国农民1959年的人均粮食拥有量只有1958年的77%,加上公共食堂吃粮既无计划,又无节制,从1958年底开始,各地农村就出现粮食危机了。

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后来回忆说:“到1959年春节之后,挨饿的人多起来了,开始发现饿死人的事情。”河南省的情况特别危急,在1958年年底已经发现浮肿病人17万5000人,死亡6000多人。

*滥用民力 丰产歉收*

当时的中国军队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元帅说:河南省由于大量征调农民“大炼钢铁”,“大办工业”和“大办水利”,1958年有一半粮食烂在地里没有收获。

然而到了1959年,河南省粮食减产,只有195亿斤,以吴芝圃为首的中共河南省委却将产量估计成400多亿斤,并且据此征购了75亿斤粮食,使征购率超过38%,同时还外调了将近15亿斤粮食。

*信阳惨案 夺命百万*

在“大跃进”年代诞生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河南省信阳地区在这个时期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信阳事件”。1959年,这里的粮食产量比1958年减产50%,只有20多亿斤,但是却虚报为72亿斤。结果,政府征购粮比上一年增加18%,达到总产量的50%。许多征购粮和“余粮”是各级官员和民兵打、逼、搜出来的,先后有1万多人被逮捕,死在监狱和拘留所里的达700人。这样,农民全年的口粮就只剩下100多斤,仅够吃三、四个月的。

中共承认,“信阳事件”有50万人非正常死亡。但是中国副总理李先念和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1960年11月12日到信阳进行调查。5个月之后,陶铸说:“我看死亡数字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100多万了。”

中国现代史专家丁抒根据信阳地区17个县市的县志推算的结果也是100万人左右,大约占河南省在大饥荒中死亡人数的一半。

*为何不开仓?为何不抢粮?*

然而据当时的信阳地委副书记、行政公署专员张树藩回忆:“当时信阳地区饿死那么多人,并非没有粮食,所属大小粮库都是满满的,但群众宁可饿死,也没有抢过一个粮库。这证明与共产党血肉相连的人民是多么听话,多么遵纪守法,多么相信党。”

政府不及时开仓放粮赈灾,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农民不敢抢粮库,则未必是他们相信中国共产党。《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说:

胡平说:“如果是没有早期‘镇反’、土改那种残酷血腥,大饥荒年代的农民、中国人就未必会那么顺从。虽然大饥荒一来,贫下中农照死不误,但是为什么那些农民都不敢起来反抗,他们就是从以前的历史运动中就已经知道,共产党是惹不起的。”

*惩地县官员 保省委书记*

由于“信阳事件”死人太多,中共中央对这里的官员进行了处罚。地委书记路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近千人被撤职,将近300人被判刑,包括50个县级以上的官员。但是在“大跃进”中执行毛泽东指示最坚决的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还照样是中共中央委员,只是换一个地方当官了。

*城市减定量 农村断口粮*

在1959到1961年间粮食短缺期间,农村和城镇有很大差别。在1957年,中国农村人均粮食消费量高于城镇人口4.3%。而在1959到1961年这三年间,农村人均年消费粮食328斤,比1957年下降20%,而同期城镇人口人均消费粮食只下降了2.6%。城镇人口面临的是粮食定量减少,但是仍然有供应保证;但是农村人口没有粮食定量保证,面临的是断粮。

*禁止逃荒 多少人家破人亡*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杨奎松说:“饥荒、没有粮食吃,并不意味着一定饿死人,更不意味着大量饿死人,因为农民在这种情况可以逃荒,而且中国很多地方的农民都有逃荒的历史。他一到天灾或者整个情况不是特别好的时候,或者说那个季节不适宜生产粮食,那么他们全家大小挑着担子,推着车就出去逃荒、要饭。那么过一段时间,灾荒过去了,或者天气转好了,他们又回来生产。

“而各地也为了应付灾民,长期都有粥棚,包括从清朝一直到民国,都有救济,都有粥棚、赈灾的这种活动。所以一般的饥民通常能够得到社会的救助。

“58年以后,特别是出现这种饥民大量被饿死,它很大问题是因为58年以后实行了户口制度,把农民牢牢地拴在农村,而且拴在本地,他不能够随便跑。所以会出现有些地方用民兵看住饥民,不让饥民出村。那么这种情况下,当然会造成人员的大量饿死。”

中共中央也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于1959年2月4日发出《中共中央关于制止农村劳动力流动的指示》。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3月11日联合发出《关于制止农村劳动力盲目外流的紧急通知》,要求制止农民外逃,而且指示各省市收容和遣返“盲目流入”城市和工业矿山地区的农民。

*八方告急 国库空虚*

1960年,中国粮食进一步减产15.6%,只有2880亿斤,农民的人均粮食占有量只有312斤,到1961年又减为307斤。各省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官员们不敢再吹牛了,反过头来纷纷向中央政府伸手要救济粮。但是需求量太大,国库空虚。

1960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说明北京、天津、上海和辽宁省调入的粮食都不够销售,库存几乎挖空。中国政府只好把毛泽东在延安时代的话又拿出来说: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半干半稀。还给城镇人口减少粮食定量,就连中南海里的党政领导人也开始“省吃俭用”了。

当然,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期,17级以上的中级干部每个月可获额外配给黄豆两斤、白糖一斤;13级以上的高级干部(厅、局级)猪肉2斤、鸡蛋2斤、白糖1斤;8级以上的高级干部(省、军、部级)猪肉4斤,其它物资加倍,高级知识分子也有一些照顾配给,

*大饥荒结束大跃进 毛泽东终于认错*

最苦的还是农民。1961年5月17日,副总理李先念给毛泽东写信说:“目前国家粮食库存实在挖不动了,群众的底子也空了,余粮区、缺粮区都很紧。几个著名的高产区、余粮区实在调苦了,农民的生活水平大为降低。”

这时,毛泽东才被迫停止“大跃进”,指示中央领导官员到地方上“调查”。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人在各地调查之后,纷纷写信、写报告或者打电话给毛泽东,告知公共食堂、共产风和“浮夸风”弊病。

毛泽东被迫承认:“我们有时也是唯心主义的,例如食堂,没有调查......没有听取群众的。”“过去的错误,主要是中央和我负责,我负主要责任。”1961年6月,中共中央终于决定解散农村的公共食堂。 

*城乡人口比例剧变*

“大跃进”期间,由于大办工业,大批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进城当工人。1960年,中国职工人数达到5969万人,比1957年增加2868万人,城镇人口1960年达到1亿3000万人,比1957年增加3124万人。

与此同时,农业劳动力人数由1957年的1亿9310万人急剧下降到1958年的1亿5492万人。这不仅突然造成农村劳动力不足,导致农业减产,同时增加了吃商品粮的人口,进一步造成粮食供应紧张。

*压榨农民 大办......*

此外,各级政府普遍对农民实施“一平二调”,就是“平均主义和无偿调拨物资”,既打击了生产积极性,也造成了人力、物力的浪费。

全民大炼钢铁、大办工业、大办交通运输、大办水利、大办文教事业,大多数是通过农村人民公社无偿调用农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实现的。1958年中国“全民大炼钢铁”和大办工业,人民公社派出数千万社员参加。全国上百万小高炉,有60%以上建在农村。新建的7.5万公里公路,有三分之二是人民公社参加修建的。

大办水利先后动员了7000万人,最多时有1亿多人同时在修水利。尽管新增灌溉面积4亿多亩,但是据官方估计,实际见效的可能不到5000万亩。

*公社成了“母社”*

与此同时,地里的农活却没有人干了,一部分庄稼烂在地里没有收获,耕作质量也下降了,例如,1959年有30%左右的春播土地缺乏底肥。1960年10月,中共山西省委报告说,农忙的4、5月份,全省参加田间劳动的劳动力只占农业劳动力总数的48%,而且男多女少,老多壮少。有些人戏称,人民公社变成了“人民母社”。
 
尽管毛泽东1960年11月28日曾经做出《永远不许一平二调》的批示,中共中央也曾经在1961年6月19日作出《关于坚决纠正平调错误、彻底退赔的规定》,但是在人民公社存在的几十年里,对农民的“一平二调”从来没有停止过。

大饥荒发生以后,为了减轻商品粮的压力,中共中央在1961年5月到6月间决定把“大跃进”期间招进城里当工人的农民“下放”回乡,在1961年和1962年将城市人口减少两千多万。

周恩来说:“这是一个中等的国家搬家,这是史无前例的,世界上也没有的,也可能真是空前绝后。”毛泽东还得意洋洋地说:“两千万人呼之即来,挥之则去。不是共产党当权,哪个能办到?”

*假胜利冲昏头脑 瞎指挥减少种粮*

大饥荒还有一个荒唐的原因,就是中国在这个期间减少了播种面积。1958年11月23日,被“高产卫星”冲昏了头的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武昌会议上说:“农业快得很,明年再搞一年。就粮食而论,搞到一万五千亿斤,农民就可以休息了,就可以放一年假。粮食多了吃不完。”

在另外一个场合,毛泽东还说:“我看一个人平均三亩地太多了,将来只要几分地就足够吃了。”这年9月,中共副主席刘少奇在江苏视察时说:“这样再过8年,就可以用三分之一的地种粮食,三分之一种树,三分之一休闲。”

随后,中共中央作出第二年减少粮食播种面积的决定。1959年,中国粮食播种面积比上一年减少了9.1%,其中夏粮播种面积比1958年减少了20%,即1亿1000万亩。以1957年中国粮食亩产量计算,这相当于1959年中国减产339亿斤粮食,相当于总产量的10%。

*死亡知多少?1400万到5000万?*

“大跃进”给中国带来的最大损失是大量农民死亡。究竟有多少人死于这场大饥荒呢?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正式公布过数字。中国国内外的有关资料和学术著作提供的数字从1400万到5000万不等。

前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估计约2200万人;中国现代史专家丁抒的计算为3000万人;中国著名学者茅于轼的估计是3500万;国际权威的《不列颠百科全书》称中国这场大饥荒为20世纪最大的饥荒,“造成多达2000万人丧生”。顺便说一句,这些字句在中国出版中文版时被删掉。

总之,这场大饥荒造成了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这是各方学者的基本共识。时事评论家陈破空说:

“绝大多数都是农民。而这样饿死人的总数恐怕比历史上中国历朝历代饿死人的总数还要多。而历朝历代饿死人往往是通过蝗灾啊,战争了,兵荒啊,洪灾啊等等这些造成的。还没有过经过政府行为,收归土地、胡乱施政造成的这个一个人为的饥荒。”

*人祸重于天灾*

谁应当为这场灾难承担责任呢?中共副主席刘少奇1961年5月31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说:

“这几年发生的问题,到底主要是由于天灾呢,还是由于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呢?湖南农民有一句话,他们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总起来,是不是可以这样讲:从全国范围来讲,有些地方,天灾是主要原因,但这恐怕不是大多数;在大多数地方,我们工作中间的缺点错误是主要原因。”

刘少奇还曾经激动地对毛泽东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

*毛:错误就是那么一点*

但是毛泽东的态度是“现在形势大好,缺点错误是部分的”。1961年8月中共中央庐山工作会议上,毛泽东就满不在乎地说:“错误就是那么一点,有什么了不得。”

在1962年的中共“七千人大会”上,面对各级官员的强烈不满,毛泽东被迫“自我批评”说:“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杨奎松说:“到1962年‘七千人大会’,实际上全党都非常清楚了,都知道这个‘大跃进’出了问题了。作为毛来讲呢,承认刘少奇讲的‘天灾人祸’问题,只不过他更相信主要是天灾,不是‘人祸’。从他的思维方式来讲,他从来强调的是动机。动机是好的,即使事情错了,也是可以原谅的。”

*酝酿文革杀机*

然而毛泽东对被迫认错一直耿耿于怀,认为刘少奇与他离心离德。就在“七千人大会”以后的那年夏天,毛泽东批评刘少奇说:“三面红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顶不住?我死了以后怎么办!”

在1962年的中共中央北戴河会议和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说:“我周游了全国,从中南到西南,找各大区的同志谈话,每个省都说去年比前年好,今年比去年好,看来并非一片黑暗。有的同志把情况估计得过分黑暗了”,“这两年讲困难讲黑暗合法,讲光明不合法了”。

*三年自然灾害?*

从此,“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就变成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再后来又变成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似乎灾难的元凶是“自然灾害”了。

1981年,中共中央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谈到这场灾难时说:“主要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的错误,加上当时的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

大饥荒年代的确存在自然灾害,但是据统计,1959年受灾农田两亿亩,粮食减产200到300亿斤,1960年成灾农田3.7亿亩,粮食减产300到400亿斤。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只占粮食减产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有的研究人员在对那三年的气象数据进行分析以后甚至得出结论说,这三年是中国“风调雨顺”的三年。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杨奎松说:“我们让学生去做过各个省的这种统计,就是历年的自然灾害的情况。现在有十几个省的资料统计出来,可以很清楚,就是58年、59年、60年不是严重的天灾的情况,历史上的灾害情况不是说这几年就特别重。所以从这个情况来看呢,‘天灾’的说法应该说不太准确。

“而且在过去国民党时期,在古代也有过各种各样的天灾,也出现过这种大量饥民的情况,但是饿死人这么普遍,或者说这么大的数字,这个也是历史上罕见的。所以肯定不是一个单纯的‘自然灾害’的问题。主要我觉得还是一个‘人祸’的问题,是政策的严重失误。”

*毛泽东决定提前还债*

苏联当年是否逼债了呢?当时的新华社社长吴冷西在1999年出版的《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一书中回忆说,1960年7月16日,苏联决定召回在中国的苏联专家,但是并没有提出还债问题。是毛泽东自己决定提前还债。

1960年7月18日,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指示周恩来算一下要多少年还请苏联欠帐。周恩来说,中国尚欠苏联80亿卢布,要10年才能还清。毛泽东说,延安时期那么困难,我们吃辣椒也不死人,现在比那个时候好多了,要勒紧裤腰带,争取五年内把债务还清。

于是政治局决定,各省成立外贸小组,挤出东西来还债。就在毛泽东指示提前还清债务的同时,大批的中国人正在死于饥饿。

*如此“苏修逼债”*

苏联不仅没有逼债,而且还向困境中的中国伸出了援助之手。1961年,根据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提议,中国向苏联提出借20万吨粮食。苏联借给了中国,“使东北粮食困境及时得到缓解。”

1961年2月27日,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提出鉴于中国发生食品供应方面的困难,苏联愿意以贷款的形式向中国提供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并且表示中国对苏联易货贸易中没有交货的价值10亿卢布货物可以分5年偿还,不计利息。中国还对此表示“我们永远珍视、并且衷心感谢苏联共产党、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给我们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援助”。

*饿死国民事小?对外援助事大*

另外,在大饥荒年代,中国一直没有停止对外援助。根据副总理李先念《关于1961年和1962年国家决算的报告》,中国从1958年到1962年一共对外援助23亿6200万元,主要对象是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和一些亚洲和非洲国家。

中国官方1993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通鉴》不再把“自然灾害”和“苏联逼债”说成是大饥荒的原因了。这本书写道:“由于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从1959年起至1961年,全国农业总产值连续出现大幅度急剧下降,农业连年减产,造成市场供应紧张,人民生活严重困难。”

*民族巨祸 谁人负责?*

中国官方现在认为,“大跃进”失误的主要责任应该由毛泽东承担,但是中国现代改革的领导人邓小平为了维护共产党威望,不惜让所有中共领导人共同承担责任。他说:

“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说话。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的人都正确,只有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中央犯错误,不是一个人负责,是集体负责。”

然而时至今日,这个“集体”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惩罚和追究。同时,人们也没有看到邓小平和中国共产党对“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的数千万人承担了什么责任。

□ 美国之音



2008-04-29 11:13:54

主题: ZT: 中国数学史
ZT: 中国数学史 
« 于: 今天 10:20:46 am »  

--------------------------------------------------------------------------------
数学是中国古代科学中一门重要的学科,根据中国古代数学发展的特点,可以分为五个时期:萌芽;体系的形成;发展;繁荣和中西方数学的融合。 
中国古代数学的萌芽 
原始公社末期,私有制和货物交换产生以后,数与形的概念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仰韶文化时期出土的陶器,上面已刻有表示1234的符号。到原始公社末期,已开始用文字符号取代结绳记事了。西安半坡遗址 
西安半坡出土的陶器有用1~8个圆点组成的等边三角形和分正方形为100个小正方形的图案,半坡遗址的房屋基址都是圆形和方形。为了画圆作方,确定平直,人们还创造了规、矩、准、绳等作图与测量工具。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禹治水时已使用了这些工具。 
商代中期,在甲骨文中已产生一套十进制数字和记数法,其中最大的数字为三万;与此同时,殷人用十个天干和十二个地支组成甲子、乙丑、丙寅、丁卯等60个名称来记60天的日期;在周代,又把以前用阴、阳符号构成的八卦表示八种事物发展为六十四卦,表示64种事物。 
公元前一世纪的《周髀算经》提到西周初期用矩测量高、深、广、远的方法,并举出勾股形的勾三、股四、弦五以及环矩可以为圆等例子。《礼记•内则》篇提到西周贵族子弟从九岁开始便要学习数目和记数方法,他们要受礼、乐、射、驭、书、数的训练,作为“六艺”之一的数已经开始成为专门的课程。 
春秋战国之际,筹算已得到普遍的应用,筹算记数法已使用十进位值制,这种记数法对世界数学的发展是有划时代意义的。这个时期的测量数学在生产上有了广泛应用,在数学上亦有相应的提高。 
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也促进了数学的发展,尤其是对于正名和一些命题的争论直接与数学有关。名家认为经过抽象以后的名词概念与它们原来的实体不同,他们提出 “矩不方,规不可以为圆”,把“大一”(无穷大)定义为“至大无外”,“小一”(无穷小)定义为“至小无内”。还提出了“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等命题。 
而墨家则认为名来源于物,名可以从不同方面和不同深度反映物。墨家给出一些数学定义。例如圆、方、平、直、次(相切)、端(点)等等。 
墨家不同意“一尺之棰”的命题,提出一个“非半”的命题来进行反驳:将一线段按一半一半地无限分割下去,就必将出现一个不能再分割的“非半”,这个“非半”就是点。 
名家的命题论述了有限长度可分割成一个无穷序列,墨家的命题则指出了这种无限分割的变化和结果。名家和墨家的数学定义和数学命题的讨论,对中国古代数学理论的发展是很有意义的。 
  
中国古代数学体系的形成 
秦汉是封建社会的上升时期,经济和文化均得到迅速发展。中国古代数学体系正是形成于这个时期,它的主要标志是算术已成为一个专门的学科,以及以《九章算术》为代表的数学著作的出现。宋刻本《九章算术》卷首 
《九章算术》是战国、秦、汉封建社会创立并巩固时期数学发展的总结,就其数学成就来说,堪称是世界数学名著。例如分数四则运算、今有术(西方称三率法)、开平方与开立方(包括二次方程数值解法)、盈不足术(西方称双设法)、各种面积和体积公式、线性方程组解法、正负数运算的加减法则、勾股形解法(特别是勾股定理和求勾股数的方法)等,水平都是很高的。其中方程组解法和正负数加减法则在世界数学发展上是遥遥领先的。就其特点来说,它形成了一个以筹算为中心、与古希腊数学完全不同的独立体系。 
《九章算术》有几个显著的特点:采用按类分章的数学问题集的形式;算式都是从筹算记数法发展起来的;以算术、代数为主,很少涉及图形性质;重视应用,缺乏理论阐述等。 
这些特点是同当时社会条件与学术思想密切相关的。秦汉时期,一切科学技术都要为当时确立和巩固封建制度,以及发展社会生产服务,强调数学的应用性。最后成书于东汉初年的《九章算术》,排除了战国时期在百家争鸣中出现的名家和墨家重视名词定义与逻辑的讨论,偏重于与当时生产、生活密切相结合的数学问题及其解法,这与当时社会的发展情况是完全一致的。 
《九章算术》在隋唐时期曾传到朝鲜、日本,并成为这些国家当时的数学教科书。它的一些成就如十进位值制、今有术、盈不足术等还传到印度和阿拉伯,并通过印度、阿拉伯传到欧洲,促进了世界数学的发展。 
中国古代数学的发展 
魏、晋时期出现的玄学,不为汉儒经学束缚,思想比较活跃;它诘辩求胜,又能运用逻辑思维,分析义理,这些都有利于数学从理论上加以提高。吴国赵爽注《周髀算经》,汉末魏初徐岳撰《九章算术》注,魏末晋初刘徽撰《九章算术》注、《九章重差图》都是出现在这个时期。赵爽与刘徽的工作为中国古代数学体系奠定了理论基础。 
赵爽是中国古代对数学定理和公式进行证明与推导的最早的数学家之一。他在《周髀算经》书中补充的“勾股圆方图及注”和“日高图及注”是十分重要的数学文献。在“勾股圆方图及注”中他提出用弦图证明勾股定理和解勾股形的五个公式;在“日高图及注”中,他用图形面积证明汉代普遍应用的重差公式,赵爽的工作是带有开创性的,在中国古代数学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 
刘徽约与赵爽同时,他继承和发展了战国时期名家和墨家的思想,主张对一些数学名词特别是重要的数学概念给以严格的定义,认为对数学知识必须进行“析理”,才能使数学著作简明严密,利于读者。他的《九章算术》注不仅是对《九章算术》的方法、公式和定理进行一般的解释和推导,而且在论述的过程中有很大的发展。刘徽创造割圆术,利用极限的思想证明圆的面积公式,并首次用理论的方法算得圆周率为 157/50和 3927/1250。 
刘徽用无穷分割的方法证明了直角方锥与直角四面体的体积比恒为2:1,解决了一般立体体积的关键问题。在证明方锥、圆柱、圆锥、圆台的体积时,刘徽为彻底解决球的体积提出了正确途径。 
东晋以后,中国长期处于战争和南北分裂的状态。祖冲之父子的工作就是经济文化南移以后,南方数学发展的具有代表性的工作,他们在刘徽注《九章算术》的基础上,把传统数学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他们的数学工作主要有:计算出圆周率在3.1415926~3.1415927之间;提出祖(日恒)原理;提出二次与三次方程的解法等。 
据推测,祖冲之在刘徽割圆术的基础上,算出圆内接正6144边形和正12288边形的面积,从而得到了这个结果。他又用新的方法得到圆周率两个分数值,即约率22/7和密率355/113。祖冲之这一工作,使中国在圆周率计算方面,比西方领先约一千年之久; 
祖冲之之子祖(日恒)总结了刘徽的有关工作,提出“幂势既同则积不容异”,即等高的两立体,若其任意高处的水平截面积相等,则这两立体体积相等,这就是著名的祖(日恒)公理。祖(日恒)应用这个公理,解决了刘徽尚未解决的球体积公式。 
隋炀帝好大喜功,大兴土木,客观上促进了数学的发展。唐初王孝通的《缉古算经》,主要讨论土木工程中计算土方、工程分工、验收以及仓库和地窖的计算问题,反映了这个时期数学的情况。王孝通在不用数学符号的情况下,立出数字三次方程,不仅解决了当时社会的需要,也为后来天元术的建立打下基础。此外,对传统的勾股形解法,王孝通也是用数字三次方程解决的。 
唐初封建统治者继承隋制,656年在国子监设立算学馆,设有算学博士和助教,学生30人。由太史令李淳风等编纂注释《算经十书》,作为算学馆学生用的课本,明算科考试亦以这些算书为准。李淳风等编纂的《算经十书》,对保存数学经典著作、为数学研究提供文献资料方面是很有意义的。他们给《周髀算经》、《九章算术》以及《海岛算经》所作的注解,对读者是有帮助的。隋唐时期,由于历法的需要,天算学家创立了二次函数的内插法,丰富了中国古代数学的内容。西汉时期的象牙算筹 
算筹是中国古代的主要计算工具,它具有简单、形象、具体等优点,但也存在布筹占用面积大,运筹速度加快时容易摆弄不正而造成错误等缺点,因此很早就开始进行改革。其中太乙算、两仪算、三才算和珠算都是用珠的槽算盘,在技术上是重要的改革。尤其是“珠算”,它继承了筹算五升十进与位值制的优点,又克服了筹算纵横记数与置筹不便的缺点,优越性十分明显。但由于当时乘除算法仍然不能在一个横列中进行。算珠还没有穿档,携带不方便,因此仍没有普遍应用。 
唐中期以后,商业繁荣,数字计算增多,迫切要求改革计算方法,从《新唐书》等文献留下来的算书书目,可以看出这次算法改革主要是简化乘、除算法,唐代的算法改革使乘除法可以在一个横列中进行运算,它既适用于筹算,也适用于珠算。 
  
中国古代数学的繁荣 
960年,北宋王朝的建立结束了五代十国割据的局面。北宋的农业、手工业、商业空前繁荣,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火药、指南针、印刷术三大发明就是在这种经济高涨的情况下得到广泛应用。1084年秘书省第一次印刷出版了《算经十书》,1213年鲍擀之又进行翻刻。这些都为数学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从11~14世纪约300年期间,出现了一批著名的数学家和数学著作,如贾宪的《黄帝九章算法细草》,刘益的《议古根源》,秦九韶的《数书九章》,李冶的《测圆海镜》和《益古演段》,杨辉的《详解九章算法》《日用算法》和《杨辉算法》,朱世杰的《算学启蒙》《四元玉鉴》等,很多领域都达到古代数学的高峰,其中一些成就也是当时世界数学的高峰。 
从开平方、开立方到四次以上的开方,在认识上是一个飞跃,实现这个飞跃的就是贾宪。杨辉在《九章算法纂类》中载有贾宪“增乘开平方法”、“增乘开立方法”;在《详解九章算法》中载有贾宪的“开方作法本源”图、“增乘方法求廉草”和用增乘开方法开四次方的例子。根据这些记录可以确定贾宪已发现二项系数表,创造了增乘开方法。这两项成就对整个宋元数学发生重大的影响,其中贾宪三角比西方的帕斯卡三角形早提出600多年。 
把增乘开方法推广到数字高次方程(包括系数为负的情形)解法的是刘益。《杨辉算法》中“田亩比类乘除捷法”卷,介绍了原书中22个二次方程和 1个四次方程,后者是用增乘开方法解三次以上的高次方程的最早例子。 
秦九韶是高次方程解法的集大成者,他在《数书九章》中收集了21个用增乘开方法解高次方程(最高次数为10)的问题。为了适应增乘开方法的计算程序,奏九韶把常数项规定为负数,把高次方程解法分成各种类型。当方程的根为非整数时,秦九韶采取继续求根的小数,或用减根变换方程各次幂的系数之和为分母,常数为分子来表示根的非整数部分,这是《九章算术》和刘徽注处理无理数方法的发展。在求根的第二位数时,秦九韶还提出以一次项系数除常数项为根的第二位数的试除法,这比西方最早的霍纳方法早500多年。 
元代天文学家王恂、郭守敬等在《授时历》中解决了三次函数的内插值问题。秦九韶在“缀术推星”题、朱世杰在《四元玉鉴》“如象招数”题都提到内插法(他们称为招差术),朱世杰得到一个四次函数的内插公式。 
用天元(相当于x)作为未知数符号,立出高次方程,古代称为天元术,这是中国数学史上首次引入符号,并用符号运算来解决建立高次方程的问题。现存最早的天元术著作是李冶的《测圆海镜》。 
从天元术推广到二元、三元和四元的高次联立方程组,是宋元数学家的又一项杰出的创造。留传至今,并对这一杰出创造进行系统论述的是朱世杰的《四元玉鉴》。 
朱世杰的四元高次联立方程组表示法是在天元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把常数放在中央,四元的各次幂放在上、下、左、右四个方向上,其他各项放在四个象限中。朱世杰的最大贡献是提出四元消元法,其方法是先择一元为未知数,其他元组成的多项式作为这未知数的系数,列成若干个一元高次方程式,然后应用互乘相消法逐步消去这一未知数。重复这一步骤便可消去其他未知数,最后用增乘开方法求解。这是线性方法组解法的重大发展,比西方同类方法早400多年。 
勾股形解法在宋元时期有新的发展,朱世杰在《算学启蒙》卷下提出已知勾弦和、股弦和求解勾股形的方法,补充了《九章算术》的不足。李冶在《测圆海镜》对勾股容圆问题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得到九个容圆公式,大大丰富了中国古代几何学的内容。 
已知黄道与赤道的夹角和太阳从冬至点向春分点运行的黄经余弧,求赤经余弧和赤纬度数,是一个解球面直角三角形的问题,传统历法都是用内插法进行计算。元代王恂、郭守敬等则用传统的勾股形解法、沈括用会圆术和天元术解决了这个问题。不过他们得到的是一个近似公式,结果不够精确。但他们的整个推算步骤是正确无误的,从数学意义上讲,这个方法开辟了通往球面三角法的途径。 
中国古代计算技术改革的高潮也是出现在宋元时期。宋元明的历史文献中载有大量这个时期的实用算术书目,其数量远比唐代为多,改革的主要内容仍是乘除法。与算法改革的同时,穿珠算盘在北宋可能已出现。但如果把现代珠算看成是既有穿珠算盘,又有一套完善的算法和口诀,那么应该说它最后完成于元代。 
宋元数学的繁荣,是社会经济发展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传统数学发展的必然结果。此外,数学家们的科学思想与数学思想也是十分重要的。宋元数学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反对理学家的象数神秘主义。秦九韶虽曾主张数学与道学同出一源,但他后来认识到,“通神明”的数学是不存在的,只有“经世务类万物”的数学;莫若在《四元玉鉴》序文中提出的“用假象真,以虚问实”则代表了高度抽象思维的思想方法;杨辉对纵横图结构进行研究,揭示出洛书的本质,有力地批判了象数神秘主义。所有这些,无疑是促进数学发展的重要因素。 
  
中西方数学的融合 
中国从明代开始进入了封建社会的晚期,封建统治者实行极权统治,宣传唯心主义哲学,施行八股考试制度。在这种情况下,除珠算外,数学发展逐渐衰落。 
16世纪末以后,西方初等数学陆续传入中国,使中国数学研究出现一个中西融合贯通的局面;鸦片战争以后,近代数学开始传入中国,中国数学便转入一个以学习西方数学为主的时期;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近代数学研究才真正开始。 
从明初到明中叶,商品经济有所发展,和这种商业发展相适应的是珠算的普及。明初《魁本对相四言杂字》和《鲁班木经》的出现,说明珠算已十分流行。前者是儿童看图识字的课本,后者把算盘作为家庭必需用品列入一般的木器家具手册中。 
随着珠算的普及,珠算算法和口诀也逐渐趋于完善。例如王文素和程大位增加并改善撞归、起一口诀;徐心鲁和程大位增添加、减口诀并在除法中广泛应用归除,从而实现了珠算四则运算的全部口诀化;朱载墒和程大位把筹算开平方和开立方的方法应用到珠算,程大位用珠算解数字二次、三次方程等等。程大位的著作在国内外流传很广,影响很大。 
1582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到中国,1607年以后,他先后与徐光启翻译了《几何原本》前六卷、《测量法义》一卷,与李之藻编译《圜容较义》和《同文算指》。1629年,徐光启被礼部任命督修历法,在他主持下,编译《崇祯历书》137卷。《崇祯历书》主要是介绍欧洲天文学家第谷的地心学说。作为这一学说的数学基础,希腊的几何学,欧洲玉山若干的三角学,以及纳皮尔算筹、伽利略比例规等计算工具也同时介绍进来。 
在传入的数学中,影响最大的是《几何原本》。《几何原本》是中国第一部数学翻译著作,绝大部分数学名词都是首创,其中许多至今仍在沿用。徐光启认为对它“不必疑”、“不必改”,“举世无一人不当学”。《几何原本》是明清两代数学家必读的数学书,对他们的研究工作颇有影响。 
其次应用最广的是三角学,介绍西方三角学的著作有《大测》《割圆八线表》和《测量全义》。《大测》主要说明三角八线(正弦、余弦、正切、余切、正割、余割、正矢、余矢)的性质,造表方法和用表方法。《测量全义》除增加一些《大测》所缺的平面三角外,比较重要的是积化和差公式和球面三角。所有这些,在当时历法工作中都是随译随用的。 
1646年,波兰传教士穆尼阁来华,跟随他学习西方科学的有薛凤柞、方中通等。穆尼阁去世后,薛凤柞据其所学,编成《历学会通》,想把中法西法融会贯通起来。《历学会通》中的数学内容主要有比例对数表》《比例四线新表》和《三角算法》。前两书是介绍英国数学家纳皮尔和布里格斯发明增修的对数。后一书除《崇祯历书》介绍的球面三角外,尚有半角公式、半弧公式、德氏比例式、纳氏比例式等。方中通所著《数度衍》对对数理论进行解释。对数的传入是十分重要,它在历法计算中立即就得到应用。 
清初学者研究中西数学有心得而著书传世的很多,影响较大的有王锡阐《图解》、梅文鼎《梅氏丛书辑要》(其中数学著作13种共40卷)、年希尧《视学》等。梅文鼎是集中西数学之大成者。他对传统数学中的线性方程组解法、勾股形解法和高次幂求正根方法等方面进行整理和研究,使濒于枯萎的明代数学出现了生机。年希尧的《视学》是中国第一部介绍西方透视学的著作。 
清康熙皇帝十分重视西方科学,他除了亲自学习天文数学外,还培养了一些人才和翻译了一些著作。1712年康熙皇帝命梅彀成任蒙养斋汇编官,会同陈厚耀、何国宗、明安图、杨道声等编纂天文算法书。1721年完成《律历渊源》100卷,以康熙“御定”的名义于1723年出版。其中《数理精蕴》主要由梅彀成负责,分上下两编,上编包括《几何原本》、《算法原本》,均译自法文著作;下编包括算术、代数、平面几何平面三角、立体几何等初等数学,附有素数表、对数表和三角函数表。由于它是一部比较全面的初等数学百科全书,并有康熙“御定”的名义,因此对当时数学研究有一定影响。 
综上述可以看到,清代数学家对西方数学做了大量的会通工作,并取得许多独创性的成果。这些成果,如和传统数学比较,是有进步的,但和同时代的西方比较则明显落后了。 
雍正即位以后,对外闭关自守,导致西方科学停止输入中国,对内实行高压政策,致使一般学者既不能接触西方数学,又不敢过问经世致用之学,因而埋头于究治古籍。乾嘉年间逐渐形成一个以考据学为主的乾嘉学派。 
随着《算经十书》与宋元数学著作的收集与注释,出现了一个研究传统数学的高潮。其中能突破旧有框框并有发明创造的有焦循、汪莱、李锐、李善兰等。他们的工作,和宋元时代的代数学比较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和西方代数学比较,在时间上晚了一些,但这些成果是在没有受到西方近代数学的影响下独立得到的。 
与传统数学研究出现高潮的同时,阮元与李锐等编写了一部天文数学家传记—《畴人传》,收集了从黄帝时期到嘉庆四年已故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270余人(其中有数学著作传世的不足50人),和明末以来介绍西方天文数学的传教士41人。这部著作全由“掇拾史书,荃萃群籍,甄而录之”而成,收集的完全是第一手的原始资料,在学术界颇有影响。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西方近代数学开始传入中国。首先是英人在上海设立墨海书馆,介绍西方数学。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曾国藩、李鸿章等官僚集团开展“洋务运动”,也主张介绍和学习西方数学,组织翻译了一批近代数学著作。 
其中较重要的有李善兰与伟烈亚力翻译的《代数学》《代微积拾级》;华蘅芳与英人傅兰雅合译的《代数术》《微积溯源》《决疑数学》;邹立文与狄考文编译的《形学备旨》《代数备旨》《笔算数学》;谢洪赉与潘慎文合译的《代形合参》《八线备旨》等等。 
《代微积拾级》是中国第一部微积分学译本;《代数学》是英国数学家德•摩根所著的符号代数学译本;《决疑数学》是第一部概率论译本。在这些译著中,创造了许多数学名词和术语,至今还在应用,但所用数学符号一般已被淘汰了。戊戌变法以后,各地兴办新法学校,上述一些著作便成为主要教科书。 
在翻译西方数学著作的同时,中国学者也进行一些研究,写出一些著作,较重要的有李善兰的《《尖锥变法解》《考数根法》;夏弯翔的《洞方术图解》《致曲术》《致曲图解》等等,都是会通中西学术思想的研究成果。 
由于输入的近代数学需要一个消化吸收的过程,加上清末统治者十分腐败,在太平天国运动的冲击下,在帝国主义列强的掠夺下,焦头烂额,无暇顾及数学研究。直到1919年五四运动以后,中国近代数学的研究才真正开始。 
http://www.ikepu.com/maths/maths_history/history_maths_china_total.htm



2008-04-29 11:01:31

主题: 爱国粪青丑行
爱国粪青丑行


特稿:韩国媒体批中国留学生首尔表现
DWNEWS.COM-- 2008年4月29日10:58:30(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江天编译报导/外电报导说,韩国媒体4月28日对奥运火炬在首尔的传递过程中少数中国学生的暴力行为进行批评。此外,韩国政府还说中国留学生等采取暴力行动一事,向中国方面表示“强烈遗憾“。(chinesenewsnet.com)

不过,外电指出,从当天火炬传递总体来看,中国学生的集会一直保持着和平的方式。(chinesenewsnet.com)

数以千计的中国学生乘大巴从韩国各地赶来,并持有统一发放的国旗、T恤、标语等。在火炬传递过程中,他们高呼支持中国的口号。两名中国人引涉嫌向抗议的韩国人投掷石块而被捕。在首尔火炬传递全程,8000多名警察严阵以待。(chinesenewsnet.com)

外电指出,韩国是世界上网络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网络论坛上,许多韩国人发贴称中国人的表现给人印象不好,无益于传达和平的信息,歪曲了奥林匹克精神。“把所有中国人赶出韩国,”其中一个帖子称。另一个则说:“中国没有权利举办奥运会”。 
韩国警察在阻止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对峙 
(chinesenewsnet.com)

韩国媒体28日报导说,一天前,首尔市中心被中国国旗五星红旗覆盖。对此,首尔市民发出了感叹。他们表示惊讶和好奇,纷纷表示:“从哪里涌现出那么多中国青年?”。首尔市民将中国青年们的行动视为“爱国心”。但28日早晨,韩国国民对待中国青年的视线变得冷淡。(chinesenewsnet.com)

韩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朝鲜日报指出,舆论发生巨变,是因为拍摄到在首尔广场酒店大厅发生的暴力场面的视频。该视频中,看上去是中国人的100多人涌入酒店大厅内,将几个人挤至墙边,用国旗和拳脚施暴。(chinesenewsnet.com)

而夹在两个组织之间的身穿制服的韩国义警形同虚设般地轻易被挤得后退,后来还被中国人殴打。中国学生们在现场不断高喊“打死他”、“道歉”。(chinesenewsnet.com)

据悉,被围攻的是市民团体“西藏和平连带”的3名成员。他们当天下午5时30分左右在德寿宫前抗议中国的西藏事件,举起西藏旗帜示威,后来被400多名中国人追赶,仓惶逃到酒店,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阻止暴行的义警中有一人被中国人打到,头部受伤缝了六针。 
韩国警察在阻止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对峙 
(chinesenewsnet.com)

朝鲜日报说,有一位网民于27日晚将该视频上传到互联网上后,人们开始对向市民和警察使用暴力的中国留学生表示愤怒。

\\popjpeg{19996,}

在互联网上,中国青年的其他过激行为也接连被公开,其中包括中国青年投掷的木块打中了采访记者导致其受伤的照片、中国人扔出的金属切割机打伤了市民团体干部的照片等。在德寿宫大汉门附近,身穿写有“FREE TIBET”T恤的4名美国高中生被300多名中国人包围,后来被警察救出。(chinesenewsnet.com)

中国留学生们从圣火传递两周前开始就在网上社区发布“27日在奥林匹克公园集合”、“不要携带武器,带上鸡蛋”等帖子,有组织地进行了准备。(chinesenewsnet.com)

文章称,正因为这些,韩国网民们更加激动。就中国人的这种行为,网民们表示反感说“在其他国家可以这样吗”、“如果韩国人在中国对公安施暴早就死了”等。在各门户网站上,包含中国留学生施暴场面的照片和他们的个人资料的文章正在大量扩散。(chinesenewsnet.com)

报导还分析说,之所以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大规模涌现在首尔市中心,是由于圣火传递活动在其他国家受到干扰,再加上韩国的部分市民团体事先预告说将阻止圣火传递,因而刺激到了中国人。 
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发生冲突 
(chinesenewsnet.com)

也有人指出,部分市民团体的过激行为刺激了中国群众。例如,在圣火传递活动的起跑地点奥林匹克公园,部分市民团体成员登上公路对面的公共汽车,用“中国没有举办奥运会的资格”等很难看作是单纯的“反对口号”来刺激中国群众。(chinesenewsnet.com)

因此,当警方离开后,愤怒的中国群众涌向他们强烈抗议,并向对方投掷水瓶和石块等。与中国群众发生冲突的地点集中在圣火传递活动的起跑地点奥林匹克公园和平广场和终点首尔广场周围,在其他路段,则没有发生特别的骚乱。(chinesenewsnet.com)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学教授表示:“如果是在外国迎接本国的圣火,常识上应该是在挥舞五星红旗的同时,也应该挥舞太极旗和五环旗。但铺天盖地全是五星红旗,还出现了暴力事件,我想也许没有经历民主主义的中国人不能接受其他意见也是原因之一。”(chinesenewsnet.com)

韩国东亚日报28日说,韩国舆论纷纷责难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中,许多中国留学生向韩国市民和警察施加暴力的行为。(chinesenewsnet.com)

“阻止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的市民行动”于28日表示,“口口声声说追求世界和平,可他们对于反对自己的人们施加暴力。真想问问中国人,有没有资格举办奥运会。” 
在首尔迎接奥运圣火的中国留学生 
(chinesenewsnet.com)

另外,舆论还纷纷责难警察只注意圣火的警备工作,而没能阻止中国留学生的违法行为。警察在活动现场拘捕了扔大理石碎片等东西的1名中国留学生,和妨碍圣火传递的3名北韩逃亡者。(chinesenewsnet.com)

然而,中国人尽管乱扔东西,甚至闯入宾馆大厅向外国人施加暴力,警察方面也未能积极检举。某位网民督促道,“在别的国家首都向市民和警察施加暴力,真的是太不象话了。应该捉拿所有行暴的中国人。”(chinesenewsnet.com)

韩国朝鲜日报说,韩国政府就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留学生等中国人采取暴力行动一事,向中国方面表示“强烈遗憾”,由此这一事件是否演变为外交问题,令人担忧。(chinesenewsnet.com)

\\popjpeg{19997,}

28日,中国驻韩大使宁赋魁前往外交通商部,对韩国当局为圣火传递活动采取的安全措施表示谢意。此时,外交通商部次官助理李容俊(音译)就部分中国人采取过激行动,向宁赋魁大使表示“强烈遗憾”。李容俊还向中方通报称,将根据警方的录像分析结果,只好对采取暴力行动的人进行刑事处罚。(chinesenewsnet.com)

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打算召见宁赋魁大使,以表明遗憾立场。刚好宁赋魁前来表达谢意,就趁此机会表示遗憾。”报导还指出,政府如此迅速地表示遗憾,可能是考虑到西藏事件等已经让中国引起舆论侧目,而且因为此次事件,反中情绪在网上迅速蔓延。 
当天在首尔进行示威的抗议者 
(chinesenewsnet.com)

对此,宁赋魁在拜访李容俊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昨晚才知道有人(因中国人)受伤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向伤者表示慰问。”(chinesenewsnet.com)

宁赋魁说:“我认为,昨天的圣火传递活动圆满成功。中国政府对于韩国国民的理解以及积极的欢迎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奥运会并不只属于中国的,而是全世界的,希望韩国国民为北京成功举办奥运嵊枰岳斫夂椭С帧?font color=\"#ffffff\">(chinesenewsnet.com)

朝鲜日报说,宁赋魁还表示,包括留学生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对韩国人有着美好的感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两国政府都应该为不伤害两国国民的感情做出努力。(chinesenewsnet.com)

另外,就部分人士指出政府的举措不够强硬,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文泰英(音译)称,表示“强烈遗憾”是非常强硬的外交辞令。


韩媒抨击中国留学生守护圣火传递的暴力行径 
DWNEWS.COM-- 2008年4月29日7:55:1(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中央社记者姜远珍首尔二十九日专电)北京奥运圣火二十七日下午在首尔市区传递过程中发生肢体冲突,造成警察、记者及民众十余人受伤。对此不仅南韩媒体群起抨击,国务总理韩升洙今天主持内阁会议时也决定严惩暴力分子,使得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活动在首尔引发了极大的后遗症。 

北京奥运圣火在首尔传递过程中,中国留韩学生约六千五百多人沿途强势护送,并在各据点与拥护西藏及北韩人权的南韩民间团体成员发生肢体冲突,造成警察、记者及民众十多人受伤。 

南韩「朝鲜日报」、「东亚日报」及「中央日报」等全国性报纸今天纷纷发表社论,指责中国留学生分别在圣火传递起点首尔市奥林匹克公园与终点首尔市政厅广场,与支持西藏及北韩人权民间团体发生冲突,因中国留学生丢掷石块、铁器,并以五星红旗大旗杆殴打人权团体成员而造成十多人受伤。 

朝鲜日报在以「星期天的首尔弥漫着中国人的暴力」为题的社论中严词批评中国在幕后操纵此一暴力事件。部份媒体甚至报导中国提供五星红旗及T恤各三万件给中国留学生,并于事前指导学生排练。 

朝鲜日报社论指出,虽然世界各地发生批评中国流血镇压西藏,而抗议奥运圣火传递的行动层出不穷,但中国人在他国首都造成暴动,首尔算是首例。究竟中国人凭什么在别人国家的首都聚集,并以拳头暴力相向?这次事件不应简单带过。 

社论指出,这次事件决非只是召唤中国大使宁赋魁表达遗憾之意就能了事,首尔市中心几小时的混乱,警察也只逮捕一名中国的滋事分子,凸显出韩国政府的敷衍心态,韩国应该彻底调查,揪出非法暴力分子,并严格惩处。 

东亚日报在以「在首尔奥运圣火传递路途挥舞凶器的中国人」为题的社论中指出,中国人在韩国已如此凶残,在西藏的行径更令人难以想像。 

社论指出,前几天首尔的中国留学生团体发出集会通告,宣称已经进口T恤和五星红旗各三万件,这是组织动员的证据,为阻止韩国国民的反中情绪继续恶化,希望中国政府表示出负责任的态度。 

中央日报在以「中国人的『圣火暴力』与偏狭的民族主义」为题的社论中强调,中国(大使馆)对计划赴台湾参加马英九就职典礼的韩国国会议员扬言威胁说「你给我记着」,这些种种行为都显示出中国的偏狭民族主义,面对此一趋势,韩国要未雨绸缪。 

社论指出,中国声称将以「不会成为威胁他国的和平势力」的「和平崛起」为外交政策,也表示将与韩国建立「全面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次的暴力事件已让中国的这些言论失色,中国政府应对使用暴力的中国人民采取适当的警告措施,而韩国政府也应断然因应。 

韩民族新闻在以「中国示威群众让中国品味向下沉沦」为题的社论中指出,前天圣火传递过程中,大批中国人攻击少数反中国示威人员的行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种行为让中国的品味向下沉沦。对于与自己不同意见的一方施以暴力攻击,这是偏狭的民族主义,与想要透过奥运宣扬成熟的民主社会相距太远了。 

社论指出,希望韩中两国不要因为这次事件而作情绪性的对抗,也要防止群体愤怒的蔓延,因此,当务之急警察单位要严格依法处理这次事件,对社会各界作个交代。



韩国说要将参与暴力示威的中国人驱逐出境 


韩联社首尔4月29日电 对于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发生的暴力事件,政府决定找出不法分子,对其处以刑事处罚,并强制驱逐出境。 

检察厅、警察厅、国情院、外交通商部和劳动部等政府部门官员29日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召开相关部门紧急会议,讨论了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发生的暴力事件应对方案。 

政府官员决定分析事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和市民提供的视频等,尽全力找出不法分子,依法进行严惩。 

尤其是,政府计划对中国人采取同韩国国民一样的刑事处罚,以防止可能出现的韩中之间的外交矛盾。 

此外,对参与暴力示威的中国留学生将采取立案调查,并处以罚款或缓行后,也将强行驱逐出境。 

国务总理韩升洙当天上午在政府中央大楼召开的国务会议上表示,通过法律和原则处理外国人集体暴力事件是最佳途径。此次事件给韩国国民的自尊心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必须采取恢复国民自尊心的法律及外交措施。(完)



2008-04-29 11:00:09

主题: 爱国粪青丑行
爱国粪青丑行


特稿:韩国媒体批中国留学生首尔表现
DWNEWS.COM-- 2008年4月29日10:58:30(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江天编译报导/外电报导说,韩国媒体4月28日对奥运火炬在首尔的传递过程中少数中国学生的暴力行为进行批评。此外,韩国政府还说中国留学生等采取暴力行动一事,向中国方面表示“强烈遗憾“。(chinesenewsnet.com)

不过,外电指出,从当天火炬传递总体来看,中国学生的集会一直保持着和平的方式。(chinesenewsnet.com)

数以千计的中国学生乘大巴从韩国各地赶来,并持有统一发放的国旗、T恤、标语等。在火炬传递过程中,他们高呼支持中国的口号。两名中国人引涉嫌向抗议的韩国人投掷石块而被捕。在首尔火炬传递全程,8000多名警察严阵以待。(chinesenewsnet.com)

外电指出,韩国是世界上网络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网络论坛上,许多韩国人发贴称中国人的表现给人印象不好,无益于传达和平的信息,歪曲了奥林匹克精神。“把所有中国人赶出韩国,”其中一个帖子称。另一个则说:“中国没有权利举办奥运会”。 
韩国警察在阻止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对峙 
(chinesenewsnet.com)

韩国媒体28日报导说,一天前,首尔市中心被中国国旗五星红旗覆盖。对此,首尔市民发出了感叹。他们表示惊讶和好奇,纷纷表示:“从哪里涌现出那么多中国青年?”。首尔市民将中国青年们的行动视为“爱国心”。但28日早晨,韩国国民对待中国青年的视线变得冷淡。(chinesenewsnet.com)

韩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朝鲜日报指出,舆论发生巨变,是因为拍摄到在首尔广场酒店大厅发生的暴力场面的视频。该视频中,看上去是中国人的100多人涌入酒店大厅内,将几个人挤至墙边,用国旗和拳脚施暴。(chinesenewsnet.com)

而夹在两个组织之间的身穿制服的韩国义警形同虚设般地轻易被挤得后退,后来还被中国人殴打。中国学生们在现场不断高喊“打死他”、“道歉”。(chinesenewsnet.com)

据悉,被围攻的是市民团体“西藏和平连带”的3名成员。他们当天下午5时30分左右在德寿宫前抗议中国的西藏事件,举起西藏旗帜示威,后来被400多名中国人追赶,仓惶逃到酒店,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阻止暴行的义警中有一人被中国人打到,头部受伤缝了六针。 
韩国警察在阻止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对峙 
(chinesenewsnet.com)

朝鲜日报说,有一位网民于27日晚将该视频上传到互联网上后,人们开始对向市民和警察使用暴力的中国留学生表示愤怒。

\\\\popjpeg{19996,}

在互联网上,中国青年的其他过激行为也接连被公开,其中包括中国青年投掷的木块打中了采访记者导致其受伤的照片、中国人扔出的金属切割机打伤了市民团体干部的照片等。在德寿宫大汉门附近,身穿写有“FREE TIBET”T恤的4名美国高中生被300多名中国人包围,后来被警察救出。(chinesenewsnet.com)

中国留学生们从圣火传递两周前开始就在网上社区发布“27日在奥林匹克公园集合”、“不要携带武器,带上鸡蛋”等帖子,有组织地进行了准备。(chinesenewsnet.com)

文章称,正因为这些,韩国网民们更加激动。就中国人的这种行为,网民们表示反感说“在其他国家可以这样吗”、“如果韩国人在中国对公安施暴早就死了”等。在各门户网站上,包含中国留学生施暴场面的照片和他们的个人资料的文章正在大量扩散。(chinesenewsnet.com)

报导还分析说,之所以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大规模涌现在首尔市中心,是由于圣火传递活动在其他国家受到干扰,再加上韩国的部分市民团体事先预告说将阻止圣火传递,因而刺激到了中国人。 
中国留学生与抗议者发生冲突 
(chinesenewsnet.com)

也有人指出,部分市民团体的过激行为刺激了中国群众。例如,在圣火传递活动的起跑地点奥林匹克公园,部分市民团体成员登上公路对面的公共汽车,用“中国没有举办奥运会的资格”等很难看作是单纯的“反对口号”来刺激中国群众。(chinesenewsnet.com)

因此,当警方离开后,愤怒的中国群众涌向他们强烈抗议,并向对方投掷水瓶和石块等。与中国群众发生冲突的地点集中在圣火传递活动的起跑地点奥林匹克公园和平广场和终点首尔广场周围,在其他路段,则没有发生特别的骚乱。(chinesenewsnet.com)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学教授表示:“如果是在外国迎接本国的圣火,常识上应该是在挥舞五星红旗的同时,也应该挥舞太极旗和五环旗。但铺天盖地全是五星红旗,还出现了暴力事件,我想也许没有经历民主主义的中国人不能接受其他意见也是原因之一。”(chinesenewsnet.com)

韩国东亚日报28日说,韩国舆论纷纷责难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中,许多中国留学生向韩国市民和警察施加暴力的行为。(chinesenewsnet.com)

“阻止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的市民行动”于28日表示,“口口声声说追求世界和平,可他们对于反对自己的人们施加暴力。真想问问中国人,有没有资格举办奥运会。” 
在首尔迎接奥运圣火的中国留学生 
(chinesenewsnet.com)

另外,舆论还纷纷责难警察只注意圣火的警备工作,而没能阻止中国留学生的违法行为。警察在活动现场拘捕了扔大理石碎片等东西的1名中国留学生,和妨碍圣火传递的3名北韩逃亡者。(chinesenewsnet.com)

然而,中国人尽管乱扔东西,甚至闯入宾馆大厅向外国人施加暴力,警察方面也未能积极检举。某位网民督促道,“在别的国家首都向市民和警察施加暴力,真的是太不象话了。应该捉拿所有行暴的中国人。”(chinesenewsnet.com)

韩国朝鲜日报说,韩国政府就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留学生等中国人采取暴力行动一事,向中国方面表示“强烈遗憾”,由此这一事件是否演变为外交问题,令人担忧。(chinesenewsnet.com)

\\\\popjpeg{19997,}

28日,中国驻韩大使宁赋魁前往外交通商部,对韩国当局为圣火传递活动采取的安全措施表示谢意。此时,外交通商部次官助理李容俊(音译)就部分中国人采取过激行动,向宁赋魁大使表示“强烈遗憾”。李容俊还向中方通报称,将根据警方的录像分析结果,只好对采取暴力行动的人进行刑事处罚。(chinesenewsnet.com)

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打算召见宁赋魁大使,以表明遗憾立场。刚好宁赋魁前来表达谢意,就趁此机会表示遗憾。”报导还指出,政府如此迅速地表示遗憾,可能是考虑到西藏事件等已经让中国引起舆论侧目,而且因为此次事件,反中情绪在网上迅速蔓延。 
当天在首尔进行示威的抗议者 
(chinesenewsnet.com)

对此,宁赋魁在拜访李容俊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昨晚才知道有人(因中国人)受伤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向伤者表示慰问。”(chinesenewsnet.com)

宁赋魁说:“我认为,昨天的圣火传递活动圆满成功。中国政府对于韩国国民的理解以及积极的欢迎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奥运会并不只属于中国的,而是全世界的,希望韩国国民为北京成功举办奥运嵊枰岳斫夂椭С帧?font color=\\\"#ffffff\\\">(chinesenewsnet.com)

朝鲜日报说,宁赋魁还表示,包括留学生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对韩国人有着美好的感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两国政府都应该为不伤害两国国民的感情做出努力。(chinesenewsnet.com)

另外,就部分人士指出政府的举措不够强硬,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文泰英(音译)称,表示“强烈遗憾”是非常强硬的外交辞令。


韩媒抨击中国留学生守护圣火传递的暴力行径 
DWNEWS.COM-- 2008年4月29日7:55:1(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中央社记者姜远珍首尔二十九日专电)北京奥运圣火二十七日下午在首尔市区传递过程中发生肢体冲突,造成警察、记者及民众十余人受伤。对此不仅南韩媒体群起抨击,国务总理韩升洙今天主持内阁会议时也决定严惩暴力分子,使得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活动在首尔引发了极大的后遗症。 

北京奥运圣火在首尔传递过程中,中国留韩学生约六千五百多人沿途强势护送,并在各据点与拥护西藏及北韩人权的南韩民间团体成员发生肢体冲突,造成警察、记者及民众十多人受伤。 

南韩「朝鲜日报」、「东亚日报」及「中央日报」等全国性报纸今天纷纷发表社论,指责中国留学生分别在圣火传递起点首尔市奥林匹克公园与终点首尔市政厅广场,与支持西藏及北韩人权民间团体发生冲突,因中国留学生丢掷石块、铁器,并以五星红旗大旗杆殴打人权团体成员而造成十多人受伤。 

朝鲜日报在以「星期天的首尔弥漫着中国人的暴力」为题的社论中严词批评中国在幕后操纵此一暴力事件。部份媒体甚至报导中国提供五星红旗及T恤各三万件给中国留学生,并于事前指导学生排练。 

朝鲜日报社论指出,虽然世界各地发生批评中国流血镇压西藏,而抗议奥运圣火传递的行动层出不穷,但中国人在他国首都造成暴动,首尔算是首例。究竟中国人凭什么在别人国家的首都聚集,并以拳头暴力相向?这次事件不应简单带过。 

社论指出,这次事件决非只是召唤中国大使宁赋魁表达遗憾之意就能了事,首尔市中心几小时的混乱,警察也只逮捕一名中国的滋事分子,凸显出韩国政府的敷衍心态,韩国应该彻底调查,揪出非法暴力分子,并严格惩处。 

东亚日报在以「在首尔奥运圣火传递路途挥舞凶器的中国人」为题的社论中指出,中国人在韩国已如此凶残,在西藏的行径更令人难以想像。 

社论指出,前几天首尔的中国留学生团体发出集会通告,宣称已经进口T恤和五星红旗各三万件,这是组织动员的证据,为阻止韩国国民的反中情绪继续恶化,希望中国政府表示出负责任的态度。 

中央日报在以「中国人的『圣火暴力』与偏狭的民族主义」为题的社论中强调,中国(大使馆)对计划赴台湾参加马英九就职典礼的韩国国会议员扬言威胁说「你给我记着」,这些种种行为都显示出中国的偏狭民族主义,面对此一趋势,韩国要未雨绸缪。 

社论指出,中国声称将以「不会成为威胁他国的和平势力」的「和平崛起」为外交政策,也表示将与韩国建立「全面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次的暴力事件已让中国的这些言论失色,中国政府应对使用暴力的中国人民采取适当的警告措施,而韩国政府也应断然因应。 

韩民族新闻在以「中国示威群众让中国品味向下沉沦」为题的社论中指出,前天圣火传递过程中,大批中国人攻击少数反中国示威人员的行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种行为让中国的品味向下沉沦。对于与自己不同意见的一方施以暴力攻击,这是偏狭的民族主义,与想要透过奥运宣扬成熟的民主社会相距太远了。 

社论指出,希望韩中两国不要因为这次事件而作情绪性的对抗,也要防止群体愤怒的蔓延,因此,当务之急警察单位要严格依法处理这次事件,对社会各界作个交代。


韩国说要将参与暴力示威的中国人驱逐出境 


韩联社首尔4月29日电 对于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发生的暴力事件,政府决定找出不法分子,对其处以刑事处罚,并强制驱逐出境。 

检察厅、警察厅、国情院、外交通商部和劳动部等政府部门官员29日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召开相关部门紧急会议,讨论了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发生的暴力事件应对方案。 

政府官员决定分析事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和市民提供的视频等,尽全力找出不法分子,依法进行严惩。 

尤其是,政府计划对中国人采取同韩国国民一样的刑事处罚,以防止可能出现的韩中之间的外交矛盾。 

此外,对参与暴力示威的中国留学生将采取立案调查,并处以罚款或缓行后,也将强行驱逐出境。 

国务总理韩升洙当天上午在政府中央大楼召开的国务会议上表示,通过法律和原则处理外国人集体暴力事件是最佳途径。此次事件给韩国国民的自尊心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必须采取恢复国民自尊心的法律及外交措施。(完)



2008-04-28 14:12:48

主题: 而我们有林昭——王康写于清明节的一篇新作
而我们有林昭——王康写于清明节的一篇新作

杂祭林昭

王康 2008年4月5日

世上有些名字,不能轻易提及,甚至不能想起。它与你无亲无故,离得很远,你在这个星球上茫茫人海中没有、将来也不再有机会与它相遇,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音节,无数普通名字中的一个,你对以它的名义曾经存活的那个生命,从来没有接触过,在你近六十年生涯获取的无数信息中,它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片断。可就是这样一个名字,足以让你发生变化,让你强烈地置疑你的一生,让你的呼吸不再平稳。这个名字叫“林昭”。

我现在坐在内陆山城一幢高楼的办公室室,窗外一片春色,阳光柔和,远处的歌乐山像一幅宋元春山图,看不见的嘉陵江静静流淌——春汛的时节还没有到来。我伏案写字的座椅靠背后面印着“正写作,勿相扰”六个字,四周是按我的意志分类堆积的书籍,它们是我贵为“民间思想家”身份的物证,让几多来访者脚步放轻。墙上是名人字画。我靠它们存活,并且不无自得地据此“大隐”于闹市。

但自国涌一个月前要我写一篇纪念林昭的文字后,我与这一切有了距离。不时出现一些托尔斯泰式的“孩子气”的问题:你靠什么活着,为了什么活着,你赖以生活的理由真实吗?一旦撒手,你敢说你能够无所憾疚地离开,你敢奢望还有一个世界在等着你吗?那个世界上你的全部可称高尚的理想,都可以实现?

我与林昭认识,是通过胡杰那部《寻找林昭的灵魂》。这世上,有这么一种人,如同跨洲越洋迁徙的候鸟,茫茫夜空中的流星,遵循某种旨意,只为体现那神秘而永恒的命运,只为一瞬间的光辉而殒身消逝,他们是每一个外婆讲给小孙孙听的天使,他们是乘马车越过古老山河回家的远行人,他们是只为一种风景——十字架——所陶醉所神往的殉道香客。

林昭离开这个丑恶世界快整整四十年了。胡杰的采访唤醒了林昭亲人同学情人的记忆,胡杰走到了我们时代电视纪录片可能达到的极地,但他无法越出那道门槛,我们谁也地无法再现林昭最后时分的细节。毋需蒙面的刽子手的形象,他们施以牺牲者的最后暴虐,那个时代,行刑者以行将毁灭的生命的痛苦程度直接显示暴政的权威,我们贫乏的相像力和可耻的好奇心,无法打探35岁的林昭最后的姿态,我们聪明高雅酷爱细节分析的全部历史学界,无缘窃取中国二十世纪与秋瑾遥相点头目示的圣女的一声叹息,我们没有资格倾听她与上帝相见的那一声问安与抚慰。

据说,这个国家以“主渠道”为首的成千上万部电视片,足可以赚取数千亿利润,从业人员达数百万,亿兆或清朗或浑浊的眸子、或纯朴或卑污的心灵,从中直观、生动、可感并且幸福地知道了无仙也可攀,无道也可拜的三山五岳,从不断子绝孙的秦火清狱……胡杰一人,没有立项、投资、颁奖、鲜花,没有这个时代全部劳什子,只有心酸,悲怆,痛楚,叹息,只有跋涉,叩问,等待,风险,我不知道最初是什么力量把胡杰拉了回来,推上路,让他南下北上,这条沉默的汉子为此更加沉默之后,他究竟为自己,为世人做了什么?

去年某日章诒和突然来电,称将与胡杰西游,接着把电话交给胡杰。那头的声音似乎远自天边,电流一下减弱,他的声音苍凉静穆。什么也没有说,曾经沧海难为水,从圣地归来的汉子,你何时到来,都是最特殊的朋友,来得最远的客人,我们当然没有盛筵款待,我们只为你,为你追寻的灵魂,点燃红烛。

信息泛滥的时代,我这里不时出现些来路不明的光碟,让人看了恍然大悟的,唏嘘不已的,惊心动魄的。唯有林昭,在最凶残最黑暗最血腥的时代,孤独地站着,因为手铐脚镣,幽幽地站着。你给我们留下的,岂止鲁迅的《药》,这个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绍兴人,他笔下的刽子手仍是自知有罪的小鬼式侏儒,几十年下来,这侏儒已经翻身为天下的主人。索尔仁尼琴早于我们三十年就指出,当年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拉夫科尔尼科夫知道自己是坏人,手上的血不是红墨水,而二十世纪用先进思想观、人生观武装起来的人们,他们踏过牺牲者尸身的时候,内心是平静的,甚至很自豪,他们的眼睛仍然是明亮的,他们坐在温暖的家里,胃口好得很。

不,鲁迅描绘的旧式反抗者和刽子手,已经被大大地、不可逆转地超逾了。惟有林昭,你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最后的时刻。你用刽子手们也听得懂的词语说:历史将宣判我无罪,你用那个时代整个民族都觉得稀罕的声音说:生命有涯,自由无价,你用毛泽东们永远不可企及的高度和宽广,向一切时代一切国度说:奴役的人们不得自由,奴役他人者同样不得自由。你没有姿态,支撑你睁开双眼,站定脚跟的血液已化为那一行行文字,古今中外一切殉道者,中世纪宗教裁判所,俄罗斯北海荒凉城堡中的苦行僧,古拉格群岛终年不见阳光的苦役犯,他们是你的兄弟,父辈,爷爷,他们是上帝的杰作之一,浑厚低沉,混响于天地间的男低音。法兰西幸亏有贞德,巴黎为此蒙受了永久的唯一的神圣之光。俄罗斯妇女,前有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姐妹,后有索菲娅,俄国因此可以骄傲一千年。而我们有林昭。

一切都隐退开去,铁槛,枷锁,入骨的严寒,厉声审问,女性的痛苦,还有“押赴刑场”,这个现代中国最无耻最野蛮最下流的术语,带刺的绳索,针药,他们蹭你,揪你的头发……都隐退了,都不曾发生,连那颗只值5分钱的子弹,也没有从枪膛射出,不,它被很人性地射向空气,是你的头和心脏撞上了……都隐退不见了,一切都过去了,请忘掉吧,本来就没有什么。只是一条线,路线,只是往左偏得远了点,只是人类固有的极端性格,出发点没有什么大错,用心还是好的,俱往矣。

不,俱未往。那个时代曾经有某种慷慨的许诺,如同《圣经》给人类的希望一样,即使遭到最可耻的背叛,只要有一个人在坚守,在向专制复辟抗辩,它的全部道义权威就有生还的可能,而那蜕变成庞然巨物般的利维坦,无论衍生出任何天文数字般的手脚喉舌触角,无论窃据膨胀了多么令世界惊愕的GDP总量,都不能遮蔽一个弱女子的身影,无论多么堂皇的理论体系,多少巧舌如簧的御用文奴,都不能磨洗一叠带血的文字。

女性,生命的缔造一方,爱情的源泉所钟。女性不仅是人类文明的天然尺度,而且是人类不至沦为兽类的无形屏障。当一个国度把女性作为工具时,它便犯下大不义之罪,当一个政权不以虐杀女性为耻为罪时,它便是名符其的邪恶政权。当一个时代,只有女性以其真纯、诚实、朴素和圣洁挺身而出时,这个时代便被称为“地狱”。二十世纪中国,天地翻覆,六合黯澹,都是中国男人们造的孽,犯的罪。除了江青、聂元梓、宋彬彬“一小摄”女人外,中国所有女性的双手都是干净的。秋瑾、张志新、林昭们以其惨烈的消殒,给我们留下的,是一部不仅使专制帝国黯然失色、而且为未来埋下真理、希望和爱的种子的启示录。

林昭的时代虽然黑暗无边,但国人内心还有某种渴求,希望的光很微弱,却很真实地闪耀在苦难的中国。林昭1968年4月29日罹难后,不到半年,几千万青年学生上山下乡,那是一个开始觉醒的时代,然后是被称为“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我们要痛心地承认,林昭所向往的,为之流血的时代,绝不是我们这些苟活者所在的时代。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一个长期不分善恶是非的社会,一个恶贯满盈的暴君,与一个腐败不堪的制度,既能干出杀害林昭以及数以千万人死于非命的滔天恶绩,又能创造世界历史上不曾出现的经济奇迹。现在,我开始意识到,这两者之间存有某种内在的逻辑关系,它们并不冲突。

我们面临中国和世界历史上真正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为林昭平反昭雪,接受林昭为民族先贤祠里的圣女,这意味着我们认同高贵、博爱、正义,理想,意味着我们服膺自由、民主、人权、宽容,意味着我们无法接受权力的专横及其附庸——金钱的贪婪。

但是,我们认同的仍然是制度化的人性之恶,我们服膺的从来没有超过每个个人的私欲,我们还在接受使林昭喋血不止的那种变形记,那个浓黑的宿命。

昨天是戊子年清明节,无数国人在法定假节日中祭奠祖宗亲人,中国人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问一下鬼神之事,窥一眼黄泉之境,感受一下生前死后的虚无与意义。既有“人各亲其亲”的人性之常,我们就多少还可以再存希望,终有一日,当更多的人,尤其年轻一代,用眼泪、感叹和心灵的震动,像公祭我们的神祗远祖和历代先贤一样,祭祀林昭,我们就会有某种未来的慰藉。即使到了那一天,我们仍然意犹不平,总得把从毛泽东开始那一个个恶人擒到林昭灵位前,让他们屈膝下跪,忤悔认罪。毋需他们流血,即使是他们那污浊而抽象的血,“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不是林昭的哲学,也不是我们热衷的活计。

年近六十,对一己的人生和世界的意义益发怀疑。生活仍在继续,因为一点小名气,南来北往的事一下多了起来。但心里一个声音一直存在,无法回避。想起托尔斯泰在五十岁上下,突然出现他那著名的“内心危机”,他在《忏悔录》中面对灵魂和上帝发出的“孩子气”的问题。我也有很多缺憾,其中之一与托翁类似,在一个黑暗时代竟免于牢狱之灾。梨洲先生有“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的名句,此生已无缘体验。林昭本来与监牢很远,离镣铐的冰凉锈蚀很远,她的血本不该用来写字,她的头和心也不是生来穿透子弹的……我至今无法面对这名江南女子的噩运,谁在我面前提到她的名字,我甚至觉得我们都是杀害林昭的同盟,我们都是十几亿看客之一。某种意义上,人生的基石只系于一种状态,那常常是另一个生命的形象,她的故事、文字,面临磨难时的态度,甚至那些很不起眼的细节。对于我,在困惑危难袭来时,首先出现的总是母亲的慈晖。我相信,东方的女性有一种使命,无论在地下还是天上,都是我们这些可怜可悲的男人们的守护神。林昭走的时候35岁,而我已苟活到花甲之年,从年龄上,她永远是我的一个妹妹,年轻,美丽,人生才开始,站在那里,孤独地,幽幽地,远远地……


(本文发表于首页社会 · 情感 · 家庭, 已被阅读93次)



2008-04-25 13:44:30

主题: AQ说西藏1
草民说西藏 之一 (农村插图版)

http://gongwt.com/view.php?p=60080

AlphaQ



西藏最为人熟知的小名儿叫做:雪域佛国。咱就先看几张雪域佛国的照片吧。



一如既往,我贴的照片都是俺自己小嫩脚儿跑过去小嫩手儿拍下来,虽不敢说漂亮,顶多大部分也就还算清楚,但可以说是统统的原创。

















这是雪山下银装素裹的寺庙大殿。这雪山看上去大概从来没人上去过,高大险峻。这个时候积雪还不是很厚很恐怖,好处是拍在照片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山的本来面目,不然就是白花花一片不那么耐看了。














远望过去,藏传佛教特色的佛塔的塔尖。与大部分北京的覆钵佛塔不太一样,这塔的塔身是有内容可以进去人的,不过我并没有爬上去,路滑很不好走,也不知道人家是否开门。万一费挺大劲爬上去,门开了,人家一脚把我踹下塔去,就算掉在雪地里摔不死我,落下个残疾什么的,也影响我日后娶媳妇儿啊。












山坡对面的寺院,喇嘛们正准备做法事。一个上年纪的喇嘛师傅早就告诉我去看他们的法事,可我时间紧张来不及去了。我不敢跟他说我在其他寺院看过几次,反正也听不懂,看起来差别不大。














这寺院不很大,但位置非常好,远处看上去一幅唯我独尊的架势,在很厚的雪地里走过曲折的山路才终于爬到跟前。别看庙小,香火却很盛呢。



西藏,听来是个远在天边的地方,大老远的去一趟也确实不大容易,要花不少时间。




从80年代中以来,我去过几次,大部分的藏区算是进去过,比如西藏,青海,云南,甘肃和四川这些主要地区。藏传佛教著名的黄教六大寺院,我去过五个,只有甘丹寺没有去。




去了几个地方,算是对西藏了解么?




我自己认为不了解,所以不敢信口开河,顶多说说我自己看到的,实在表达能力不够说不清楚就贴张照片看看,反正我的照片不是从新华社拿的,都是真的,没有做过手脚,这个大家可以放心。




照片不是我在一次行程中拍摄的,所以照片上看到的不仅不都是同一个地区,也不是同一个季节。以前的照片中胶片比例大,很多没有扫描出来,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是比较近期的。















这是我站在后藏扎什伦布寺的第一层大殿的房顶上。西藏的太阳太厉害,我只好先假装穆斯林妇女把自己包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不然我这小脸蛋儿白里透红以后很快就落花流水了。



仔细看照片可以发现我的手已经不行了,持相机不能戴手套,右手被晒得脱皮红肿。医生说这学名儿叫做日光性皮炎。甭管叫什么,反正挺难受的。




光着两只小嫩手儿在阳光这么强烈的地方拍照片,我容易么我?!!




这照片不是我自己拍的,是朋友顺手给我拍下来的,大概这是唯一不是我自己拍的照片了。




时间有限,今天先到这儿,改天抽空儿我再继续贴。








2008-03-26 20:03:43



2008-04-25 13:43:53

主题: AQ说西藏1
草民说西藏 之一 (农村插图版)

http://gongwt.com/view.php?p=60080

AlphaQ



西藏最为人熟知的小名儿叫做:雪域佛国。咱就先看几张雪域佛国的照片吧。



一如既往,我贴的照片都是俺自己小嫩脚儿跑过去小嫩手儿拍下来,虽不敢说漂亮,顶多大部分也就还算清楚,但可以说是统统的原创。

















这是雪山下银装素裹的寺庙大殿。这雪山看上去大概从来没人上去过,高大险峻。这个时候积雪还不是很厚很恐怖,好处是拍在照片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山的本来面目,不痪褪前谆ɑㄒ黄荒敲茨涂戳恕?














远望过去,藏传佛教特色的佛塔的塔尖。与大部分北京的覆钵佛塔不太一样,这塔的塔身是有内容可以进去人的,不过我并没有爬上去,路滑很不好走,也不知道人家是否开门。万一费挺大劲爬上去,门开了,人家一脚把我踹下塔去,就算掉在雪地里摔不死我,落下个残疾什么的,也影响我日后娶媳妇儿啊。












山坡对面的寺院,喇嘛们正准备做法事。一个上年纪的喇嘛师傅早就告诉我去看他们的法事,可我时间紧张来不及去了。我不敢跟他说我在其他寺院看过几次,反正也听不懂,看起来差别不大。














这寺院不很大,但位置非常好,远处看上去一幅唯我独尊的架势,在很厚的雪地里走过曲折的山路才终于爬到跟前。别看庙小,香火却很盛呢。



西藏,听来是个远在天边的地方,大老远的去一趟也确实不大容易,要花不少时间。




从80年代中以来,我去过几次,大部分的藏区算是进去过,比如西藏,青海,云南,甘肃和四川这些主要地区。藏传佛教著名的黄教六大寺院,我去过五个,只有甘丹寺没有去。




去了几个地方,算是对西藏了解么?




我自己认为不了解,所以不敢信口开河,顶多说说我自己看到的,实在表达能力不够说不清楚就贴张照片看看,反正我的照片不是从新华社拿的,都是真的,没有做过手脚,这个大家可以放心。




照片不是我在一次行程中拍摄的,所以照片上看到的不仅不都是同一个地区,也不是同一个季节。以前的照片中胶片比例大,很多没有扫描出来,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是比较近期的。















这是我站在后藏扎什伦布寺的第一层大殿的房顶上。西藏的太阳太厉害,我只好先假装穆斯林妇女把自己包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不然我这小脸蛋儿白里透红以后很快就落花流水了。



仔细看照片可以发现我的手已经不行了,持相机不能戴手套,右手被晒得脱皮红肿。医生说这学名儿叫做日光性皮炎。甭管叫什么,反正挺难受的。




光着两只小嫩手儿在阳光这么强烈的地方拍照片,我容易么我?!!




这照片不是我自己拍的,是朋友顺手给我拍下来的,大概这是唯一不是我自己拍的照片了。




时间有限,今天先到这儿,改天抽空儿我再继续贴。








2008-03-26 20:03:43



2008-04-25 13:43:10

主题: AQ说西藏1
草民说西藏 之一 (农村插图版)

http://gongwt.com/view.php?p=60080

AlphaQ



西藏最为人熟知的小名儿叫做:雪域佛国。咱就先看几张雪域佛国的照片吧。



一如既往,我贴的照片都是俺自己小嫩脚儿跑过去小嫩手儿拍下来,虽不敢说漂亮,顶多大部分也就还算清楚,但可以说是统统的原创。

















这是雪山下银装素裹的寺庙大殿。这雪山看上去大概从来没人上去过,高大险峻。这个时候积雪还不是很厚很恐怖,好处是拍在照片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山的本来面目,不然就是白花花一片不那么耐看了。














远望过去,藏传佛教特色的佛塔的塔尖。与大部分北京的覆钵佛塔不太一样,这塔的塔身是有内容可以进去人的,不过我并没有爬上去,路滑很不好走,也不知道人家是否开门。万一费挺大劲爬上去,门开了,人家一脚把我踹下塔去,就算掉在雪地里摔不死我,落下个残疾什么的,也影响我日后娶媳妇儿啊。












山坡对面的寺院,喇嘛们正准备做法事。一个上年纪的喇嘛师傅早就告诉我去看他们的法事,可我时间紧张来不及去了。我不敢跟他说我在其他寺院看过几次,反正也听不懂,看起来差别不大。














这寺院不很大,但位置非常好,远处看上去一幅唯我独尊的架势,在很厚的雪地里走过曲折的山路才终于爬到跟前。别看庙小,香火却很盛呢。



西藏,听来是个远在天边的地方,大老远的去一趟也确实不大容易,要花不少时间。




从80年代中以来,我去过几次,大部分的藏区算是进去过,比如西藏,青海,云南,甘肃和四川这些主要地区。藏传佛教著名的黄教六大寺院,我去过五个,只有甘丹寺没有去。




去了几个地方,算是对西藏了解么?




我自己认为不了解,所以不敢信口开河,顶多说说我自己看到的,实在表达能力不够说不清楚就贴张照片看看,反正我的照片不是从新华社拿的,都是真的,没有做过手脚,这个大家可以放心。




照片不是我在一次行程中拍摄的,所以照片上看到的不仅不都是同一个地区,也不是同一个季节。以前的照片中胶片比例大,很多没有扫描出来,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是比较近期的。















这是我站在后藏扎什伦布寺的第一层大殿的房顶上。西藏的太阳太厉害,我只好先假装穆斯林妇女把自己包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不然我这小脸蛋儿白里透红以后很快就落花流水了。



仔细看照片可以发现我的手已经不行了,持相机不能戴手套,右手被晒得脱皮红肿。医生说这学名儿叫做日光性皮炎。甭管叫什么,反正挺难受的。




光着两只小嫩手儿在阳光这么强烈的地方拍照片,我容易么我?!!




这照片不是我自己拍的,是朋友顺手给我拍下来的,大概这是唯一不是我自己拍的照片了。




时间有限,今天先到这儿,改天抽空儿我再继续贴。







 
2008-03-26 20:03:43



2008-04-25 13:41:03

主题: AQ说西藏1
草民说西藏 之一 (农村插图版)

http://gongwt.com/view.php?p=60080

AlphaQ



西藏最为人熟知的小名儿叫做:雪域佛国。咱就先看几张雪域佛国的照片吧。

一如既往,我贴的照片都是俺自己小嫩脚儿跑过去小嫩手儿拍下来,虽不敢说漂亮,顶多大部分也就还算清楚,但可以说是统统的原创。



这是雪山下银装素裹的寺庙大殿。这雪山看上去大概从来没人上去过,高大险峻。这个时候积雪还不是很厚很恐怖,好处是拍在照片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山的本来面目,不然就是白花花一片不那么耐看了。


远望过去,藏传佛教特色的佛塔的塔尖。与大部分北京的覆钵佛塔不太一样,这塔的塔身是有内容可以进去人的,不过我并没有爬上去,路滑很不好走,也不知道人家是否开门。万一费挺大劲爬上去,门开了,人家一脚把我踹下塔去,就算掉在雪地里摔不死我,落下个残疾什么的,也影响我日后娶媳妇儿啊。


山坡对面的寺院,喇嘛们正准备做法事。一个上年纪的喇嘛师傅早就告诉我去看他们的法事,可我时间紧张来不及去了。我不敢跟他说我在其他寺院看过几次,反正也听不懂,看起来差别不大。


这寺院不很大,但位置非常好,远处看上去一幅唯我独尊的架势,在很厚的雪地里走过曲折的山路才终于爬到跟前。别看庙小,香火却很盛呢。



西藏,听来是个远在天边的地方,大老远的去一趟也确实不大容易,要花不少时间。




从80年代中以来,我去过几次,大部分的藏区算是进去过,比如西藏,青海,云南,甘肃和四川这些主要地区。藏传佛教著名的黄教六大寺院,我去过五个,只有甘丹寺没有去。




去了几个地方,算是对西藏了解么?




我自己认为不了解,所以不敢信口开河,顶多说说我自己看到的,实在表达能力不够说不清楚就贴张照片看看,反正我的照片不是从新华社拿的,都是真的,没有做过手脚,这个大家可以放心。




照片不是我在一次行程中拍摄的,所以照片上看到的不仅不都是同一个地区,也不是同一个季节。以前的照片中胶片比例大,很多没有扫描出来,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是比较近期的。


这是我站在后藏扎什伦布寺的第一层大殿的房顶上。西藏的太阳太厉害,我只好先假装穆斯林妇女把自己包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不然我这小脸蛋儿白里透红以后很快就落花流水了。



仔细看照片可以发现我的手已经不行了,持相机不能戴手套,右手被晒得脱皮红肿。医生说这学名儿叫做日光性皮炎。甭管叫什么,反正挺难受的。


光着两只小嫩手儿在阳光这么强烈的地方拍照片,我容易么我?!!


这照片不是我自己拍的,是朋友顺手给我拍下来的,大概这是唯一不是我自己拍的照片了。


时间有限,今天先到这儿,改天抽空儿我再继续贴。


 
2008-03-26 20:03:43



2008-04-24 11:27:14

主题: 香港记者协会和国际记者联盟发起声援胡佳签名
香港记者协会和国际记者联盟发起声援胡佳签名

香港记者协会和国际记者联盟发起声援胡佳签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4日 编译报道)

    香港记者协会(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和国际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联合发起网上签名活动,对胡佳进行声援。
    
     公开呼吁称,胡佳的文章关注中国人权和民主,被政府指控接受两家外国媒体的采访,以及在2001-2007年期间在博讯发表的5篇文章。香港记者协会认为,这是中国因发表文章而被判监禁的最恶劣事例之一。 
    
    呼吁还综述了胡佳在被捕前后所受的不公正待遇。这两家组织对胡佳的判刑表示愤怒,呼吁网民签名声援,并将签名结果送交中国政府。签名的地址是:

    www.hkja.org.hk/Host/hkja/UserFiles/File/other/petition_for_hujia.html



2008-04-22 13:52:51

主题: 怀念表哥
老三届,我的怀念(修正上图版)

大头


已经忘记我为什么要雕这只幼鹰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每当我看到这个雕塑就想到我的表哥。

表哥是我儿时的偶像,人极聪明,领悟能力非常强。上小学有两次跳级,文革前以优异成绩从人大附小考上了清华附中,成为当年全校年龄最小的初中生。文革末期随清华附中第一批红卫兵(也是全国第一批红卫兵)到东北插队,不久被村里推荐去了东北某油田。由于掌握技术迅速,很快升为技术员被派到玉门油田培训。文革后全国第一届高考,他以主科满分被清华大学录取。入学通知书寄到的时候,他人却因白血病(据说是石油职业病)躺在北京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的病床上。开学的那一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最后一句话是:

“我想上学”

......

记得在油田送的花圈上有四个字:“天妒英才”。

一九八零年全家移民美国。除了读书就是打散工赚学费,直到大学毕业我基本上没有机会认识国内来的朋友。工作以后,个人电脑初兴,我因公向一家台湾公司采购电脑,遂认识了在那里打零工的刚从国内来美读书的老三届王君。他是文革前南京少年宫半导体小组的组长,曾得过全国少年比赛大奖。恢复高考后,毕业于南京师范。几杯酒下肚,他妙语连珠,风趣、博学,我们很快就成了酒友。王君拿到博士之后找到工作,把太太、女儿接来美国,从纽约法拉盛搬到新泽西我家隔壁,于是我们又成了邻居。一晃十几年了,王君的才华得到了肯定,在美国某大公司科研部任高职。去年突然发觉手指麻痹,初诊为脑瘤压迫神经引起,确诊为肺癌脑转移。仅仅三个月便匆匆过世。今天是他走后的第一个清明。饮酒思友,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老三届,新中国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和最不幸的一代。小时候看他们戴着领巾,举着队旗,唱着《少先队队歌》、《荡起双桨》、《听妈妈讲她过去的事情》等好听的歌,我真羡慕他们。经历了风风雨雨,长大了,我由衷地尊敬他们,佩服他们。对这些哥哥姐姐中的很多人,我深深地怀念他们。这一贴就献给他们吧!


DT
2004年。清明

于美国,新泽西
---------------------------------------
附记:
王君、刘大姐夫妇,青梅竹马,几十年恩爱。王君聪明风趣,为人豪爽,唯一的笑柄就是“惧内”。刘大姐出身名门,美丽贤惠,性情开朗,深受朋友们的爱戴。曾任此地台湾人办的中文学校的校长。王君去世后,她卖了房子搬到了德克萨斯州,女儿就读的休斯敦大学附近。 至此消息渺然。

今年初,计划回北京过春节,我到纽约法拉盛一个旅行社取飞机票。世界真小,闲聊中得知这家旅行社是王君的姐姐开的。问起刘大姐的消息,我绝对、绝对没有想到:性格温柔,笑口常开的刘大姐在王君去世的第二年,不堪思念之苦,撇下上大学的女儿,自杀随君而去。

当晚,我给他们的女儿打了个电话。之后,对着夜空,把酒无言。
王君夫妇的墓地离我家不远,我会常去看他们的。


DT 2007年,清明 于美国,新泽西



2008-04-18 17:05:21

主题: 胡佳入狱
律师无法见胡佳提上诉家人忧安危 记者: 天虹 
香港
2008年4月18日
  


胡佳、妻子曾金燕及女儿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4月3号被一审判决后,目前10天的可上诉期限已过,但是据胡佳的家人以及辩护律师透露,因为无法会见胡佳,不清楚他是否提出了上诉。

北京中级法院4月3号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北京居民、艾滋病工作者胡佳有期徒刑3年6个月,之后按照法律程序,胡佳有10天时间决定是否提出上诉。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在宣判后也曾对美国之音表示,将和胡佳本人商量是否上诉。如今十天已过,律师和家人都无法联系到胡佳。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自从上次法庭判决之后,公安部门就一直不让家属和胡佳见面。曾金燕说她最担心的是胡佳的身体。

曾金燕说:“因为胡佳在2006年41天失踪的时候,我把药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就是不收,结果就造成他肝硬化的情况,等5月份他住院出院时的诊断是: 他的肝尖后肝已经硬化,还有多项并发症,他的病情是不可逆转的,最多最好的状况就是维持现状,但是他在看守所又遭受了那么多不人道的待遇,所以我们都觉得特别的担心,可能他病情恶化,是不是真的出去住院了,还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

*要等上级批示*

曾金燕表示现在连胡佳被关在哪里也不清楚,给看守所打电话,答复是,胡佳的去向,等法院的文件。

美国之音打电话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询问胡佳是否仍关押在那里,得到的答复是这个问题必须征询北京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电话打到新闻中心,得到的答复是,此类采访需提交书面申请,但是要等上级批示。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北京市公安局的某官员昨晚对胡佳的母亲说,胡佳的案子,从抓捕到审判,是他们办过的最成功的案子。对此胡佳母亲的解释是,可能意思是专门办理胡佳案件的官员又升迁了。

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律师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说,星期二他们到了看守所申请会见胡佳,但没有成功。

李方平说:星期二下午我们又要求会见胡佳,但是他们的前台接待人员说,今天已经过了上诉期,律师不能再会见胡佳了。我们当时这样想,假如他没有上诉的话,我们请看守所转达一个保外就医的申请,但是他们的接待人员要我们去找办案单位,我们问,现在到底办案单位是哪个机构,他也不清楚。”
 
李方平说,正常情况下,如果人还关在看守所,那么保外就医的申请就应该由看守所转交。

*希望同胡佳通电话*

李方平说,星期一他和另一位辩护律师去看守所申请会见胡佳,但是等了三个小时仍然没有见到。当时他们就提出两个要求,希望同胡佳通电话,确认他是否上诉,如果不行,就请看守所转交胡佳上诉状,由胡佳决定是否签字,但是这两件事看守所都表示没法做。

北京律师滕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可上诉期内不让犯人和家属以及律师见面是违法的。滕彪说:“在上诉不上诉还没有决定的时候就不让律师见面,我觉得这个违法太离谱了。”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现在胡佳是否上诉已不重要,因为家人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

当局指控胡佳的主要罪名,是他在海外网站发表的五篇文章以及接受海外媒体的两次采访,知情人认为可能是其中有些用词触怒了当局。

有批评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不顾外界呼吁仍然给胡佳定罪的原因就是要在奥运前夕威慑其他异议人士,但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不久前在人大政协会议记者会上曾对此予以否认。



2008-04-18 12:43:32

主题: 王千源父母的住所遭受破坏
王千源父母的住所遭受破坏
DWNEWS.COM-- 2008年4月18日23:34:47(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山东省青岛市警方证实,留美学生王千源父母的住所遭受破坏,但拒绝透露进一步资料。而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周五报道了王千源遭网民大肆攻击一事,认为部分网民的言论过于激烈。 

王千源父母家所在的青岛市北仲路派出所接受本台粤语组查询时证实,王千源父母家遭破坏,但拒绝透露详情。记者问:听说他家被破坏,也有恐吓。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说:“是。”记者问:他们有没有报警?你们在调查吗?他回答:“我们不能向媒体发表意见,请向市公安局查询。” 记者多次致电青岛市公安局宣传处的电话,但都没有人接听。而王千源母校青岛市第二中学的电话则无法接通。 

本台联络上与王千源同年毕业的青岛二中学生。记者一提起王千源,他就立即划清界线,表示与她并不相识。他说,王千源仅在青岛二中读了一年,在校内的人际关系并不活跃,也不算是高材生,不知道为何她能到美国留学。他甚至质疑当日学校收错了学生。他说:“她只在二中读了一年,我们同学都不认识她。她不是甚么高材生,可能当初学校收生有点问题。”记者问:“但是去年她去美国时报章也有报道,说她成绩好。”他说:“我不知道她为甚么可以出国留学,学校可能为了保护她,同时也为学校作了一点宣传。” 他还说,不支持攻击王千源家人和破坏王家住所的行为。他相信,发表激烈言论的网民只是出于一番爱国热情,并没有恶意,相信实际上会破坏王家住所的人属极少数。 

王千源就读的美国杜克大学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校方已向王千源提供各方面帮助,包括安排社工见面,以及与警方、王千源所属学系、校内的中国同学会,以及王千源的朋友保持联系,暂时并没有迹象显示王千源在校园内会有危险。 

杜克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监委会一名成员也表示,同学间对这次事件并没有太多讨论,反而在中国网民讨论激烈。他认为,网民攻击和骚扰王千源在青岛的家人的行为过份。他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王千源只是表达了她个人的观点和立场,其他人也有其他人的立场,也可以对其他人的立场有自己的看法,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对于国内网友一些过激的行动,我是反对的。” 中国官方新华网周五转载了《新快报》有关王千源的报道。报道引述王千源同学的话,表示王千源当天只希望促使支持和反对西藏运动的示威者交谈。报道又转载了王千源的公开信,表明王千源并非支持西藏独立,但认为若步步相逼,只会化友为敌,将原本和平的西藏民众迫上梁山,最终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报道还引述了网上有关攻击和同情王千源的讨论,表示把王千源视为汉奸的定论下得太早。 

这次风波源于上周三奥运圣火在美国旧金山市传递当日,杜克大学校园里有支持和反对西藏运动的示威,王千源尝试调停,有关录像被放上网之后,中国网民开始大肆攻击王千源,指责她支持西藏独立分裂中国,她和家人的个人资料,包括住址、电话以致身份证号码等被通通放上网。

 自由亚洲电台张丽明报道



2008-04-18 12:09:51

主题: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王千源:中国“愤青”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王千源:中国“愤青”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杜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千源,由于表示藏人有权争取自由而成了千夫所指的攻击对象。年仅二十的王千源被她的汉族同胞视为叛徒,而她在青岛的家人也受到骚扰及威胁。王千源星期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专访时表示,她目前已经不能上课,并受到当地警方的保护。以下文字是这次采访的内容摘要。

  王千源: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父母在那边究竟是否安全。我跟他们每天早晨晚上都发E-MAIL说我还活着,一切都还好。

  记者申铧: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千源:他们现在是三缄其口,有话基本上都不说。他们基本上是在逃难。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他们也坚决不告诉我。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中国政府可能会查。但是从他们的E-MAIL看来,好像还算安全,至少他们说他们安全。

  记者申铧:你现在不能上课,你的学业怎么办?

  王千源:我可以后面补一下。现在先把心态平和下来。如果治根不治本的话,我人心慌慌地去上课,也不会学好。当我回过神来,能够理智地思考、能够进入一个良好的自我调整的状态之后,我可以在很快的时间内回到比较正常的学习。

  记者申铧:你觉得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你支持不支持西藏独立?

  王千源:我觉得西藏绝对是中国的一部分,正因为它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对待它就要像是对待自己的同胞兄弟,要用的方式和对待外人是不一样的。对待外人,你可以不予理睬、你用比较强硬的手段也好,都可以。但对同胞兄弟的话,是自己的亲人,就要更加理性,要注意情感上的交流。跟藏族讲话更多的是要考虑,这不是简单地这几年或几十年或奥运会几十天的事情。我们跟他们是几百年、几千年的渊源,并且会不断地继续下去。

  记者申铧: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发生后你受到的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攻击?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王千源:我感到很意外。但他们可以这样对我,也可以这样对别人。我只是他们的一个靶子。中国人现在这种很奇怪的“愤青”状态是心理不平衡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但实际上绝对不是在爱国。他们标榜自己,攻击别人。

  记者申铧: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王千源:我不是社会学家,但我自己感觉是,一种比较强烈的社会思潮在人民其他的权利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的情况下,每个人不是心理特别感到舒坦的时候,他们需要发泄的地方。而随着网络的出现,他们的发泄可以由一个非常虚幻的概念转化为针对某几个人。而当他们成为几千几万人结合在一起,就感觉到自己去攻击别人时有人保护。这像历史回潮,我感觉这跟“文革”太像了。我读过那些历史,当时还不信。他们认为文革以及过去的一些事没有发生过,但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

  记者申铧:你是在青岛受的小学中学教育。你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多独立的想法,敢说真话,而很多你的同学老师、千千万万的同胞却不能做到?

  王千源:我可能就是比较愿意看书,比较愿意自己思考。其实中国有一大批的人是不说话,是沉默的群众。他们有观察和思考的能力,现在正在观察思考的有深度的人,目前还没有发出一句话来,而浮在表面上的那层一直比较激动地在说一些话。

  记者申铧:你的父母写了一封致歉信,你看了吗?

  王千源:不是他们写的。我跟我父母联系过,他们很清楚地告诉我那不是他们写的。

  记者申铧:那是谁写的,知道吗?

  王千源: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他们绝对绝对不会写。他们很明白地告诉我,他们支持我的做法,他们知道我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国家的事情。他们在沉默中等待春天的回暖。

  记者申铧:我感到很吃惊。

  王千源:你看他们都写了大字报,写口号标语,又泼粪。这简直就是文革。最可怕的是,这次是人民文革。

  记者申铧:非常谢谢你。你年纪轻轻,有这么多想法。

  王千源:非常谢谢您给我打电话。我觉得中国现在就是需要让大家听到不同的政见、不同的声音。我希望一个国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现在有点像秦朝。秦朝当时为什么灭亡?就是因为暴政。现在我担心的是,这个暴政既有可能出于政府,也有可能出于人民,这太可怕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专访王千源的内容摘要。

□ 自由亚洲电台



2008-04-18 11:53:05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51:54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50:53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李九莲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47:41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张志新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46:17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林昭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45:24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江竹筠(江姐)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44:07

主题: 被残杀的女性
秋瑾


中国近现代史上被中国男人们残杀的几位出名的女性-- 


力刀 




 
秋瑾 
被砍了头,其鲜血还要被男人沾了馒头满世界叫卖。。。 


 
江竹筠(江姐) 
被竹签刺手指等酷刑过,被国民党枪杀的共产党人。。。 


 
林昭--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的北大学生,老母亲还被逼 
付给枪杀她的当局5分钱子弹费。。。 


 
张志新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割断喉咙后枪杀的共产党员。。。 


 
李九莲--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下颚和舌头被一根尖锐的竹签 
刺穿成一体,枪杀后曝尸荒野,被精神病人割去乳房和阴部。 


 
钟海源-- 
有着独立思考和感言的勇气,被共产党囚禁多年后,枪杀并在完全断气之前取走肾 
脏。。。 


 
江青-- 
共产党前主席老毛的非婚“战友”,文革中替老毛干了一些具体坏事。但在老毛睡 
进水晶棺后不久一九八一年一月江青被共产党新当政者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 
入大牢,后上吊自杀,其夫却仍酣睡于水晶棺。。。 


鲁迅先生对此早就有过深刻的揭露和讽刺:“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 
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 

。。。。。。 


尤其令人毛骨耸然的是现代义和团粪青们竟发出了“奸杀”动员令口号。。。。。。 

呜呼,这个一片狼奶养大的民族后代会把这个民族拖向何方?! 




4/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1:38:41

主题: 转载:憋屈的爱国
转载:憋屈的爱国 

来源: 小洣粥博客 抵制家乐福就是爱国? 


转载:憋屈的爱国 

十年砍柴 提交日期:2008-4-17 11:28:00    

发信人: weekender (米汤蛋糕), 信区: NewExpress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Apr 16 10:29:43 2008), 站内     



作为51反ZD北京高校联合群的参与人之一,我和我们的群主等人今天晚上一起去北京联合大学见一个51活动的北京海淀区的总负责人,商讨一下关于51活动的细节问题……     


到了KFC,我们一共8个人……我们开始很开心地在讨论,总负责人说,还会有人来,一起讨论。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两个约40多岁的男人,我当时心里很佩服负责人,连这样的人都召集到了,可是,他们走过来,说,我们是北京公\\\\安\\\\局的,想和你们聊聊…… 


当时大家的表情都僵硬了,一时无语。     


后来负责人笑着说,我们也想着要去找你们审批呢……    两个公\\安\\\\叔叔就坐下来了……     



他说,这个,我知道你们打算有一个活动,我就过来和你们交流交流意见。   


我们当时还天真地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得到官方的支持,于是我们就交流了我们的意见。然后他们开始说话,我们才明白,我们真的是太天真了。他们举了当年中关村海龙的反对日货活动,当初他们的目的也特别简单,就是去了,拉个横幅,但是没有想到后来发生了种种事件,包括砸店,烧车,导致发起者怎么也控制不了……所以,我们这个活动会带来的后果,我们无法预料,就算出现了,也无法控制……我们面对面看着,没有说话。     



他们接着说,我们有爱国心是好的,但是,我们不能影响社会的正常秩序,我们不能影响交通……我们说,那你支持我们的行动,不过是担心我们的活动的后果么?  


他笑了笑说,我们不支持你们的活动……我们爱国可以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呢     



他们说,这种集会活动会影响到正常的社会治安,我们说,那开奥运会也会影响到正常的社会治安啊,我们学校里的一条路都已经被横上了,他说,你怎么这么说呢,这个是政府举办的活动,出了后果,政府会负责,你们这个是个人举办的活动,出了事情,谁负责呢?     


我们就问,那正常的集会活动都有什么流程啊,他说,要有预案、有案底、有负责人,一套一套的流程,你们这个活动都不能和学校举办的活动比。     


突然我们群主说,我能看看你们的证件么?对方的一个人笑着从兜里掏了证件出来,是竖着打开的,墨绿色封皮(颜色可能记不太清了),表面上的字是凹进去的,没有任何颜色,所以我看不太清楚,里面有照片还有一些其他的字样……我们群主笑着还给了他们。我看了看群主的表情,应该是真的。     


然后我们又谈论起来。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不允许我们办这样的活动,我们呢,想斡旋,却是斡旋不了……我们说,我们一不影响家\\\\乐\\\\福营业,二不针对家\\\\乐\\\\福和法国,我们只是针对一切反对奥运的国家,让我们周围的人知道真相……但是,我们的言语好象没有什么作用。     


公安叔叔还说,本来有205个国家要来,我们出现了什么事情,那可以被他们拿来利用,那就成为他们运动不来参加比赛的借口……我们只希望能好好的举办活动,之前不要出什么事情……    说到穿反ZANGDU衣服的问题,他说不能穿,我说,那我就随便平时穿着在学校里溜达都不可以?他说,那你们学校的老师会找你的……另一个女生说,我们穿什么衣服都要管呀,他说,你穿这个衣服没有问题啊,关键是你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啊,你会影响到你周围的人啊,这个影响你能负责么?我们说,我们穿的衣服上也没有什么啊,就是支持奥运,反对分裂啊,这个也不可以么?这个有问题么……他们笑了,你们穿这种衣服有目的吧,这个目的就和平时的穿衣服不一样吧,我们何必那么掩耳盗铃呢…… 我们都笑了,没有再说……     



我们好奇地说,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呀?他们说,网络上有你们的宣传吧……我们说,那我们聊天的内容你们都能看到?他说,你们聊一些特殊的话题我们要知道呀,不然恐怖分子怎么抓呀……当然啦,他笑笑说,不侵犯你们的隐私。旁边的我们群的人说,对啊,现在的网络技术特别发达,做个网络拦截,什么都可以看到……他们笑着,没有说什么。     



关于清华原来打算发放衣服的事情,从我们的一些谈话中可以感觉出来,也是他们去平息下来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62.105.16.*]



2008-04-17 09:50:42

主题: “爱国志士”们的最新表演——金晶姑娘呼吁网友别抵制家乐福,竟被打成汉奸
我早说过了, 英雄英雌随时可以变成“汉奸”、“卖国贼”而被踏上一万只“爱国者”的臭脚,群起而诛之:火烧、油炸、打倒、批倒批臭、吃掉、杀头、甚至可以奸杀!!!


这就是狼奶喂大的中国“爱国”青年!




瞧瞧“爱国志士”们的最新表演——金晶姑娘呼吁网友别抵制家乐福,竟被打成汉奸~~~~ 
———————————————————————— 
金晶:不赞成抵制法国家乐福 


  2008-04-16 14:24:00 来源: 新民网 网友评论 480 条 点击查看  核心提示:奥运火炬手金晶公开表示,希望网友慎重对待抵制家乐福的呼吁,因为家乐福里面还有很多的中国员工,抵制家乐福首先受害的可能是这些中国员工。 
  新民网4月16日报道 近日,一条呼吁抵制家乐福,不再去家乐福购物的消息在网上疯狂流传,很多网友都对这个消息表示了赞同。但是也有一部分网友提出抵制家乐福要保持慎重的态度,这其中就有奥运火炬手、巴黎火炬传递中的亲历者金晶。 
  4月16日,据新民网了解,金晶公开表示,希望网友慎重对待抵制家乐福的呼吁,因为家乐福里面还有很多的中国员工,抵制家乐福首先受害的可能是这些中国员工。 
  另外还有一些网友也表示,中国家乐福销售的商品基本上都是中国制造,法国产的商品很少,抵制家乐福受损的可能是那些中国的供应商。(新民网 戴颖敏) (本文来源:新民网 ) http://news.163.com/08/0416/14/49LIQSV60001124J.html 
  下面是网友留言评论的一部分: 
  网易山东济南网友 ip:124.133.*.*: 2008-04-16 15:09:26 发表 
  金晶是个屁啊!帮家乐福说话。我看他是一个汉奸 
  网易广东广州网友 ip:116.21.*.*: 2008-04-17 07:18:50 发表 
  金晶算个什么东西?给你3分颜色就想开染房了. 
  网易贵州贵阳网友 ip:222.85.*.*: 2008-04-17 06:11:24 发表 
  网易北京网友(123.113.*.*) 的原贴: 
  如果你是那个举火炬的金晶,恳请你闭嘴。你该做的事已经完成了,别和大人说三道四。 
  我看她是先没腿,现在是没脑了. 
  SB38 
  网易辽宁大连网友 ip:221.201.*.*: 2008-04-17 07:22:28 发表 
  8国联军来的时后,清朝就是你这个B的想法,其结国呢? 你能代表大汉民族吗?你该干哈干哈去! 
  网易浙江温州网友 ip:125.108.*.*: 2008-04-17 07:43:28 发表 
  网易广东汕头网友 ip:61.141.*.*: 2008-04-16 15:04:25 发表 
  一些中国员工的利益是无法与一国的尊严相提并论的,抵制它不需要顾忌,让它们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网易山东济南网友 ip:124.133.*.*: 2008-04-16 15:07:42 发表 
  草,抵制家乐福。为了一口气,就是穷死,也要先整死他--家乐福 
  网易浙江温州网友 ip:125.108.*.*: 2008-04-17 07:44:27 发表 
  那么多的下岗工人都有下岗再就业了,有什么关系啊!在里面工作就是为虎作账。 
  网易四川成都网友 ip:220.112.*.*: 2008-04-17 06:33:00 发表 
  一个去了一次法国就觉得自己是一个法国人似的,金晶的话就是一个毫无脑髓的人跟着汉奸白眼狼的腔调,怪不得原单位要把她除名。 
  网易山东淄博网友 ip:60.210.*.*: 2008-04-17 07:04:44 发表 
  你算老几? 
  网易安徽芜湖网友 ip:218.22.*.*: 2008-04-17 06:56:53 发表 
  金精是谁,很出名吗 ?自己不抵制就 算了,不要跑 出来找骂 


网易广东江门网友 ip:125.92.*.*: 2008-04-17 10:17:58 发表 
金晶是个什么鸟,以前没听过,快点消失,小心死无全尸 
网易福建厦门网友 ip:58.23.*.*: 2008-04-17 10:28:41 发表 
金晶???一个没文化没头脑的煞笔!!!也来做火炬手。。强烈要求大家把他的火炬抢下来!!!! 
网易河南三门峡网友 ip:123.55.*.*: 2008-04-16 15:16:40 发表 
让法国人滚出中国 
金晶是个屁啊!帮家乐福说话。我看他是一个汉奸 
一定要抵制 作为一个中国人 他们挑衅我们 我们就应该给予打击 给他们点color see see 
网易广东东莞网友 ip:219.132.*.*: 2008-04-17 10:08:25 发表 
网易贵州贵阳网友(58.42.*.*) 的原贴: 
金晶是谁?不认识?是不是法国派来的卧底? 
金晶是Blue Capital情妇,是个大大的汉奸. 
  网易广东珠海网友 ip:218.13.*.*: 2008-04-17 09:49:46 发表 
  金晶,运动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生意家乐福也得发工资, 
  发不起工资时,卖家产,最后倒闭。。 
  网易重庆网友 ip:61.161.*.*: 2008-04-17 09:49:38 发表 
  答案很简单,金晶肯定收了法国人的好处. 


网易北京网友 ip:124.42.*.*: 2008-04-17 12:06:34 发表 
一个瘸子,偶然的机会出了一下名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信口雌黄,满口喷粪。 
网易陕西西安网友 [xsqy2008]: 
  2008-04-17 13:05:15 发表 
  金晶是个屁啊。一个瘸子知道啥 啊 
  网易山东临沂网友 ip:124.130.*.*: 
  2008-04-17 12:55:22 发表 
  网易山东滨州网友 ip:222.134.*.*: 
  又一个汉奸出来的,草金什么晶 
  网易山东滨州网友 ip:222.134.*.*: 
  2008-04-17 12:32:38 发表 
  我靠!人家都来强奸你了,你还在这里想又没有吃的 。。。 
  网易北京网友 ip:124.42.*.*: 
  2008-04-17 12:08:45 发表 
  网易山东济南网友(124.133.*.*) 的原贴: 
  金晶是个屁啊!帮家乐福说话。我看他是一个汉奸 
  别他妈的瞎扯,任何一个火炬手到了那种时候都会保护火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职,没什么好说的。全国群众给你一点赞誉你就以为自己是女神了,想当汉奸了。腿少了一根不是你的错,脑残可就不大好了。 
网易湖北安陆网友 ip:221.233.*.*: 2008-04-17 14:49:53 发表 
  金奸,可怜,癌细胞转移到脑袋了! 
  网易江苏苏州网友 ip:221.224.*.*: 2008-04-17 15:53:15 发表 
  看来不光腿残,脑也残了 
———————————————————————— 
来源: 
http://comment.news.163.com/news_guonei7_bbs/49LIQSV60001124J.html



2008-04-17 08:26:33

主题: usatravel: 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同主题阅读: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edicalCareer/31184008.html


[版面: 医学职业] [首篇作者:usatravel] , 2008年04月16日17:17:57 

 
发信人: usatravel (usatrave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16 17:17:57 2008)

1. emailed 老刀 and asked whether I can ask him a couple of questions about 
Match; He called me back in 1 minute. Surprisingly quick!
2. He immediately pointed out what is my problem and how should I address it
. ( I have been thinking of these for days with no answer). Surprisingly 
simple!
3. He even remember my MITBBS ID and icon, and the fact that we have argued 
here once. (He he...) Surprisingly good memory!
In a word, It is surprisingly pleasant! Dear Dr. H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help.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06.]

 
发信人: EcoRone (大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16 17:22:14 2008)

the lesson is: if you really want to argue with him, put on a MJ first. Just
kidding:)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11.]

发信人: CrazMo (疯狂的老鼠),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16 17:36:03 2008)

老刀不愧是江湖一侠,火眼金睛,横刀立马人头落地,真是身手不凡。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6.223.]
发信人: dslrmn (糖醋土豆丝),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来自老刀师傅的惊喜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16 18:13:38 2008)

俺也来佩服你一下。你也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有话儿落在明处。其实据刀师傅自己讲
:拿自己的事骚扰他的何止你这样的几十上百人。可是上来讲讲表达一下感激心情的有
几个。可能是怕这样的帖子使刀师傅骄傲?刀师傅是不图名不图利的, 可你表达个心
情有什么扭扭捏捏的?(有感而发,纯灌水,不回帖。)


【 在 usatravel (usatravel) 的大作中提到: 】
: 1. emailed 老刀 and asked whether I can ask him a couple of questions 
about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76.]



2008-04-14 16:17:45

主题: Seeds: 见习归来话见习
Seeds: 见习归来话见习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979&s=all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4-14
更新时间:2008-04-14
浏览:3次
评论:0篇
引用:0次
地址:10.0.  
::: 栏目 ::: 

◇ 现代医学vs中医 
◇ 生物医学人物 
◇ 国内外医学交流 
◇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 住院/FELLOW单位 
◇ 社会、艺术与医学 
◇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 美加医学院申请及MC 
◇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 Fellowshi 
◇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 USMLE/专科复习和考 
◇ 力刀美国医学教育专 
 
 
 发信人: Seeds (麦地瓜子),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见习归来话见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pr 14 12:40:58 2008)

在OSU病理的六周见习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在这里对老刀师傅提供这次宝贵机会表示
感谢,同时也写一下自己的体会和感想,希望对大家有所启示.

一.所学所想
见习的主要内容包括:1.大体标本的处理(grossing);2.冰冻切片(frozen 
sections)的制作和诊断;3.阅片,诊断和书写病理诊断报告;4.参加尸检(
autopsy)和讨论;5.学习一些病理操作,如FNA;6.参加各种会议,包括:
resident teaching conference, tumor boards, research seminar, and attending 
difficult case discussion.

总之,学到了很多东西.更重要的是,对病理工作有了更直接的认识,对这个学科有了
更深刻的理解,也了解了病理RESIDENT和ATTENDING的工作.我最大
的体会就是,自己见过和没有见过是大不一样的.我想,如果你对病理有兴趣,或打算
申请病理,无论是来OSU,或者在其他的PROGRAM,做这样的一个见习都是很
有好处的.当然来OSU最大的好处是有老刀师傅亲自带教,详细指导和解答疑问.

二.老刀其人
正是人如其文,自信,简洁而掷地有声.不过少了他文中的几分幽默,多的是带教的严
谨和认真.最让我感动的是,对于帮助CMG,他不是当作饭后茶余的消遣,而是当成
一项事业来做.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相信在他的鼓舞和帮助下,会
有越来越多的CMG申请和进入病理这个专业.

三.感谢祝福
最后再次感谢老刀和OSU其他老师的帮助.祝福大家也包括我自己能够顺利地进入
resident program, 成功的在美国成为医生,我相信这就是对老刀和其他热心帮助过我
们的朋友以及一直为此奉献的家人的最好回报.
希望与大家多交流,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请用站内的EMAIL地址联系我.
祝大家成功!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28.]



2008-04-14 16:16:48

主题: Morningmoon: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at OSU
Morningmoon: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 at OSU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281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4-03
更新时间:2008-04-03
浏览:465次
评论:1篇
引用:0次
地址:10.0.  
::: 栏目 ::: 

◇ 现代医学vs中医 
◇ 生物医学人物 
◇ 国内外医学交流 
◇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 住院/FELLOW单位 
◇ 社会、艺术与医学 
◇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 美加医学院申请及MC 
◇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 Fellowshi 
◇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 USMLE/专科复习和考 
◇ 力刀美国医学教育专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 at OSU

Morningmoon




1. Overwhelming first day of observation

11:50pm, I laid in bed exhausted physically yet still exciting mentally, what a rich and overwhelming day! I’ve seen so much, heard so much and learned so much…. And I cannot help to write some of my thoughts today – for a memorization of my first day and first step into the real world of pathology!

First of all, the facilities and equipments in Surgical Pathology dept in OSU are so amazing. When I first entered the grossing and frozen section room, I saw several staff busy with processing various samples, colon, breast, bone, kidney, etc, yet I didn’t feel anything abnormal, then I suddenly realized how come there’s no smelling at all with all the fresh or formalin soaked human tissues in the room? The answer is that they have a really strong vacuum system over each bench which continues working and keeping the air in the room fresh. In the grossing area, each bench is equipped with a LCD as well as a microphone hanging over the wall, so very convenient for the pathologist assistant to do grossing while referring to the patients’ complete record in the computer and then give the dictation over the microphone at the same time. The other area is for frozen section, a bench for sample processing and several section machines, a microscope with large LCD display for the pathologist to read and demo the slides. Convenient, organized environment leads to efficiency and pleasure in work.

All the peoples are really nice here, from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PA to office staffs. Dr He showed me around, went through all the paperwork with me and gave me really useful suggestions on how to make a good start and get the maximum of every valuable day here. He and another Chinese attending also showed some interesting cases and talked about some basics of reading slides under microscope to make diagnosis, grade, prognosis, etc. The Pathologist assistants here are all well-trained, I’ve learned a lot with them by watching them doing the grossing and frozen section. They are also very nice to offer me help and answer any questions I asked no matter how basic it may sounds to them, one of them is so kind that she even taught me how to operate the frozen section machine and let me practice on some useless samples. When I watched them to do it, it seems very easy, however, it turns out to be so difficult when I try to do it by myself. So never look down any tiny stuff without your own experience, my first lesson today.

My second lesson is to find myself not able to correlate the medical knowledge with the real world, which is somehow frustrating. Although I got pretty good step1 and 2ck scores, when I watched the attending in charge of frozen section read slides, decide whether malignant or benign and release report in just several minutes, I realize how far away I am from a real pathologist. The truth is I even didn’t look clearly at the samples, I have no clue at all what cell and tissue it is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o switch to a high power of microscopy, the attending has finished reading, dialed to the OR telling the results. Oh my goodness, that’s done? My brain still is complete blank. So lesson 2 today, steps score means nothing if we cannot transform the knowledge into the real world. There’s just so much to learn, to absorb and to digest. 

What a day! My first da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real world, I know I still have a long long way to go ahead, yet I look forward to step onto this journey full of excitement, versatility and challenge. I know I will get to the endpoint one day and look back all my previous footprints to be proud of myself. For that day to coming, I tell myself – good start, work hard and keep going! 


2. Autopsy – how scare could it be?

Pathology has become a more and more competitive specialty nowadays, even for American medical students due to its better lifestyle and reasonable income. Here in OSU pathology dept., 12 out of 14 residents are AMGs with the remaining two being the CMGs. However, it still opens its door more widely than all other specialty to us old CMGs with some research experiences. I know many CMGs are considering applying for Pathology program just like me myself, yet one major concern hesitating some of us, especially females without previous pathology experience, is autopsy. Autopsy, how scare could it be? Am I able to do it? Will I feel extremely uncomfortable? With all these doubts, I watched first autopsy on the 3rd day of my observation.

It came unexpected, just when I was in the FS room observing around noon, Dr He told me there’s a body arriving and we then hurried to the autopsy room. On the way there – a long underground tunnel, I started to feel a little anxious, all my previous related experiences were in medical school studying human anatomy, which is a long time before. Then we reached the place, a bright, spacious room with music. It’s a bit stinkier than grossing room, but after completely equipped by wearing the face mask, cap, shoe cover and protective clothes, I feel much better. Two autopsy staff, one first year pathology resident and a PA student were already there. The body was kept fresh in freezer for 1 day, with face and private area of the body covered with some cloth. No time to think more, the autopsy started. It was a complete autopsy, which means all internal organs are to be taken out for pathology analysis. The procedure was that the 2 autopsy staffs opened the body and took out the various internal organs in one piece and then passed on to the resident and PA student to check if there’re any major abnormalities, resect some typical areas and send for histology analysis later, then fill a form/report. It sounded simple, however, time flied by without being noticed when it’s done. Quite a physical challenge to me – near 5 hours’ standing up and keeping still most of the time.

Honestly, I did feel a bit uncomfortable and nausea during the first hour, it’s lucky I didn’t have my lunch before otherwise I may throw up. However, those feeling disappeared little by little as time went by. Especially after all the organs were taken out and the resident started to check the abnormalities, my mind was then occupied more by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pathologic change of the organs. The resident was also a very nice one who explained to me each of his step and answered every of my questions. He also told me that autopsy is one of the rotations during 1st year of residency, the board requirement is at least 50, he’s already done more than that and I can see he’s really very familiar now.

I was totally exhausted after observing a whole afternoon’s autopsy, but I am very happy I went through it and get rid of my previous concern. I don’t think anyone will really enjoy it, but it’s also not that scaring. One may feel uncomfortable during 1st time exposure, but I believe it could be overcome with our strong nerve and will, which we all have at the moment we determined to fulfill our dream – being a Chinese physician in US. 



3. Some thoughts at the end of m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Before typing this topic, I read again the previous ones I wrote when I just started my observation, I could recall the excitement, anxiety and ignorance at that time. Now approaching the end of observation, the initial excitement and anxiety both faded, my knowledge in Pathology is still poor, so what have I gained? I would say: determination and confidence. I would like to share some of my thoughts with any of us CMGs who will find it helpful.

First of all, I will suggest anyone considering Pathology residency program to do an observership before application, particularly those without previous working or research experiences in pathology like me myself. Before the observation, my whole understanding of pathologist’s life is through internet and consultation with friends who’s in this field. However, just like an old Chinese saying, hearing a hundred times is inferior than seeing one time. Only by observation could one better understand a pathologist’s job scope, daily routine, responsibility, and so on, thus decide whether you fit into this specialty or not and if you would like to commit yourself to choose pathologist as a life-long career. Different people have different view of point. For me, I favor more in a better lifestyle – pathologist work in regular hours, rare night calls and don’t have to round at weekends, just perfect for one who want to balance both career and family. Pathologist deals with other medical professionals instead of patients, which is very straightforward – another gain point in my view. However, most time pathologist sits before the microscope for hours to read slides and sign out cases, some may find it boring, but for me it’s much better than rushing to wherever place whatever you’re doing whenever a blue code is called. So again, it’s totally personal decision, interest plays a very important role. 

Secondly, I think doing an observation will booster one’s confidence in future interview greatly. Although it’s not possible to master a vast amount of knowledge in pathology in such a short time, I did acquire a lot common sense, basic rules and general guidelines in various fields of pathology. This definitely helps in writing personal statement, and I am sure it should also help if I will have any interview in pathology program in future – I will be more confident sitting before the PD, knowing what they’re talking, what are the questions I should ask, and what are the most important qualities they are looking for.

Finally, I am so grateful for this observership opportunity all thanks to Dr. He. I tried my best to perform well. This is such a valuable chance for me. I am one in the category without any internal connections, no US PhD – so no home school here. I am sure there’re a lot CMGs with similar background as me. It’s really hard to get an observership without knowing any internal persons. My experience is to try the best to improve any other qualities or credentials you can control including steps scores, oral English, and then don’t miss any chance to build a connection, so whenever a chance appears to you, be ready to grab it. 

M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ends, this experience will be a big plus for my application for sure, I really hope I can make it next year, and wish everyone of you reading my writing – to fulfill your dream one day!



2008-04-11 22:44:20

主题: 歪脖子树: 奥运圣火观礼记
奥运圣火观礼记


·歪脖子树·


一、热闹的会场

4月9日下午,大约2:40分,距离预定的奥运火炬传递的闭幕仪式不到1个小时,Market 街的外滩,Justin Herman Plaza 广场

旗帜遮天、人头铺地,集会者情绪高涨,声浪滚滚,像一锅要沸腾的粥。

广场的中心,搭建了一个大舞台,两排巨幅的五星红旗在海风中飘扬,北京奥运会的标记符号装饰于舞台侧面,舞台上悬挂奥运五色环图案。

舞台正前方的广场,整齐地布列着一个西洋乐队方阵,乐队队员身穿蓝白两色礼服,帽子上还插着长长的白色羽毛。乐队的指挥抡胳膊砸拳头卖力地制造声音,可是周围噪声太大,隔了好几层人,离了好远距离,我居然听不出个旋律。倒是站在我背后垃圾桶顶上的抗议者的喊声很高。

空中至少有两家直升飞机在监视着会场和火炬传递路线。一架直升机往返巡逻旧金山上空,另一架定点悬于海湾水面上空,螺旋桨劈打空气的\"噗噜噜\"声音,加大了背景噪音。

铁栏杆、路障把会场和群众隔开,即使挤在前排的民众,要看清舞台, 也得透过警察的缝隙。高大威武的警察,在铁栏内侧排成一排,和民众面面相觑。

不过挤不到前面的观众也不必灰心,舞台上空伫立着一个超大型电视屏幕。乐队表演过后,一位歌手又开始演唱,屏幕显示效果还算不错。

大会会场的入口处,是准备表演的舞狮舞龙队。中华这一传统的热闹文化,用在这个时候应当是又有民族色彩,又有国际派头。只是这时候抗议者也拥挤在入口,人们挤成疙瘩,演员们动弹不得,没法显示身手。一条中华巨龙,在人潮中僵硬地趴着。真是龙堕凡尘被人欺。

另一条巨龙命运更不济,不能穿过人群,只能卧倒在远处的墙根,没有腾云驾雾的机会。今天,美国人有没有眼福饱览异国情调的大型民间舞蹈\"二龙戏珠\",还是个未定之数。

二,支持者和抗议者

红色的五星红旗和黄白为主色调的雪山狮子旗,代表着不同的政治色谱,你就是个聋子哑巴,只要看颜色就可以判断出一群人的政治倾向。在铁栏杆之内和铁栏杆附近,那里是红海洋,显然是挺中国的力量占据优势,我称为\"挺中区\",而在外围和广场的草地上,则是\"抗议区\"。有时两种区域也会交汇扩散,成为混沌区。

\"挺中区\"的民众基本是清一色的中国人。他们的标志单纯——五星红旗和奥运五色环。这些人也很少喊口号或讲演。相比之下抗议区则复杂得多,白人、黑人、东方人都有。尽管有上千名藏人从美国各州赶来,但是在现场真正穿藏袍的藏族人,或者看上去像藏人的并不占多数。他们在这浩荡的人流中被稀释了。抗议者的象征性标志显得杂乱,雪山狮子旗本身图案复杂,颜色斑斓,另外他们往往还举着各种各样的标语牌,大小不一长短不等。而且,这伙民众似乎没有持五星旗的文雅,他们登高演讲、呼口号、唱歌曲鼓噪不停,似乎肚子里有倒不完的内容。

\"中国,听一听达赖喇嘛说什么!\"

\"西藏要自由!\"

\"中共军队从西藏撤出去!\"

\"中国,无耻,无耻!\"

有的抗议者生怕中共不懂英文,举着中文标语。一看那笔法遒劲,就知道执笔者是一个中华文化底蕴深厚的反共人士;另一些字迹幼稚,勉强把笔画搭架成字,一看就知道执笔者是刚学几个汉字的生瓜蛋子。

有的抗议者也举着奥运会的五色环,只是把这五色环改造成了手铐形状的五个铁环,借此抗议中共逮捕民主和维权人士。一位抗议者,甚至说出了最近被判刑的维权人士胡佳的名字。

一伙百十来个缅甸人的队伍,拥簇着昂山素姬的画像游行过来。又把会场入口的包围层加厚加固了。他们的激愤态度,超过那些藏人。领队的小伙子黑黝黝的敦实个头,携带着一把手提扩音机领头高呼口号。\"西藏要自由\"\"缅甸要自由\"交替呼喊,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缅甸人要自由要到中国政府来,不是认错债主了?\"我表示大惑不解。

\"一些缅甸人痛恨中国政府支持缅甸军政府。\"一位提着长焦镜头照相机的摄影者提醒我。

在Plaza的草地上,抗议者还建造了一个坦克车的模型,其原意是要谴责武力镇压达赖及其信众。但是设计者恭敬地把达赖肖像放置在坦克的前面装甲上——若将达赖的肖像放在坦克车履带下,显然有辱活佛——这就给人造成了另一种误会,好像是达赖引导解放军坦克前进。看来崇拜一个偶像到了不知如何处置的地步,就会产生笑话。

三、不知所踪的圣火

圣火火炬从它开始在三藩市点燃起的那一刻起,就变得鬼鬼祟祟。

火炬手刚出发就突然改变了路线,使两派群众都大失所望。虽然有人打手机试图召集示威者围追杜绝,但总赶不上纽森市长的诡计多端。对于圣火怎样到达终点,人们做了种种猜测,有人估计也许是在金门桥用快艇走水路,甩开追踪着。

3:30分左右,忽然一队警车在沿海的大道(Embarcadero)徐徐开来,一队骑着自行车的警察,尾随其后。随后一字排开,分立两旁,形成一个通道。

\"来了,来了!\"人们一阵骚动。

随后,两辆双层大巴士,和一辆小巴,车前贴有着奥运会的标志,缓缓开来。车子并没有进入会场,而是在广场的另一侧停下。车门打开,鱼贯而出的是一伙华人社团的人士,老头老太太,他们手里也拿着小号的五星红旗。

火炬那里去了?谁知道呢!

大家明白纽森市长又来了个调虎离山、声东击西计。把大批人吸引到Justin Herman 广场,而闭幕式根本不在此举行。美国民众都自以为自己比布什总统聪明的多,却让一个小三藩市长给耍了。不光是企图阻挠圣火的群众恼火。就是连支持奥运的群众也很失望。

一位戴眼镜的女留学生对着电视台记者说:\"怎么他们就这么没有信心呢?不敢跑到这里来,我们这里中国人的声势很大,保证他们的安全没有问题,真太令人失望了。\" 他们是一批中国留学生的保护圣火队,打着巨幅的五星红旗,在上午10点钟就来抢占了有利地段,进入了阵地。

广场的热度开始下降,人们纷纷离去。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打开NBC 即时新闻,新闻说,下午五时在国际机场的登机厅,已经举行了简洁的圣火传递闭幕仪式。 纽森市长会选地点,那机场严格的安检制度,连恐怖分子都过滤出来,何况是招人耳目的抗议者。

市政府发言人内森(NathanBallard)解释纽森市长的鬼鬼祟祟行动:\"市长在最后一分钟作出改变圣火传递路线的决定,是基于警察和执法人员提供的情报,市长也亲临现场视察情况,他明白他必须负起保证火炬手和市民的安全,同时又要保证言论自由的责任。他这样做是为了达到一个双赢的结果。\"

自从圣火火炬在伦敦、巴黎相继遭到侮辱以来,圣火火炬就成了块烫手山药。想不到纽森像杂技演员一样,左手倒右手,噼啪两下,演出结束了。令那些想看纽森的手上烫个水疱的幸灾乐祸者,大失所望。

圣火传递顺利闭幕,国际奥委会满意;中方代表心存谢意;抗议群众传达了他们的信息而无人被捕起诉;护圣火群众没费吹灰之力却达到目的;更重要的一点,没有群众受伤。

纽森鬼祟传圣火,应该是08年三藩市政府一大政绩。

四,地铁的车厢里

在人群从Justin Herman 退潮时,地铁开始拥挤。两派群众磨肩擦踵钻进同一节车厢。打红旗的把旗子卷了起来,拿\"Free Tibet\"标语牌的把牌子塞到座位下。因为广场没发生激烈冲突,没撕破脸,所以当事情过去,还能相安无事的同乘一节车,同坐一排座。

如果把广场情绪激动的民众比做一锅要沸腾的粥,而且是掺了许多原料的八宝粥。在车厢里的乘客就是一碗逐渐冷却下来的八宝粥。在沸腾的时候,红的豆子,白的花生仁,黄的玉米粒都在翻腾表现自己的颜色和特点,但在冷却下来的时候就渐渐凝结在一起,而且还形成一种既有红豆味、又有花生、玉米味的桨汁,这就是八宝粥的风味。

\"就是西藏人也有的说他们阻挡圣火传递,目的并不是反对奥运会,而是借题发挥,让世界关注他们。我还和一个藏人谈了一会儿,他给我解释, \"FreeTibet\"不等于让西藏独立,只是追求在中国框架下的真正的自治。这位藏人也认为烧商店、殴打人的暴力事件是不对的......\"一位脖子上还挂着相机的先生在谈自己在广场的见闻。

\"咱们得承认,在会场中心是支持奥运会的占多数,在会场以外,街上,他们的势力很大。说实在的,我拿着这五星红旗,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我也知道中国共产党做了不少坏事错事,另一方面我又支持在中国开奥运会。按我的意思,我只要打一个五色环的旗帜就是了。可是广场上那位发旗子的非塞给我一面五星旗,我不要不是,丢了也不是。我想,好多从台湾来的人,也会希望中国举办奥运会,可是你一给人家五星红旗,就把人家赶跑了。\"一位手里的红旗卷成红棒棒的女士说。

\"如果我要举什么标语牌,我就举一个\"Free China\" ,连西藏也包括进去了。\"一个两手空空,也到广场观礼而不得的先生大声说。



2008-04-07 20:40:56

主题: 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的BBQ聚会讲座通知
力刀: 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SHIP的BBQ聚会讲座通知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566&tid=379

发表时间:2008-04-07
更新时间:2008-04-07
浏览:44次



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SHIP的BBQ聚会讲座通知

力刀


为帮助更多CMG进入、本刀拟在七月五日,周六,上午至晚八点,“刀客庄园”的草
地上,以OSU多学科及开业医生们的名义,举办一个非正式、BBQ形式的聚会讲座。
内容包括:

认识和理解考版(USMLE)、申请住院医生、进入住院后如何生存、及如何考虑和申请
住院医生毕业后FELLOWSHIP,在大学、私立单位或私人开业,等等问题。

专业方面,目前包括有:内科、家庭科、麻醉、病理、和精神病科。

请各位愿意参加者,将自己的ID/姓名、地址、E-MAIL、联系电话、及所感兴趣专业
方向电子邮件于我:

[email protected]

虽说是非正式聚会,但我仍希望和要求来者能正式表明身份和注册,来宾届时将发
给一个粘贴的ID卡(按自己的选择,可以是网上ID,可以是正式姓名),以方便各位
之间和于ATTENDING医生们之间相互交流。另外,因时是我私人居所,所以,希望来
者能有真实身份,至少让我这做东德知道你的身份。请予理解。

来者可自带所喜欢和拿手的食品,也可以不带任何东西。

希望有意者尽快来信报名,我以便计划人数和招待范围及准备物品。


力刀 4/7/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06 11:31:37

主题: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0.jpg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3.jpg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7.jpg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2.jpg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9.jpg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5.jpg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分享:让我看了数遍仍掉泪不止的YOUTUBE配乐片子–世上最棒的老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4B-r8KJh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DnrLv6z-mM&NR=1

在文学城贴了我的文后,一位网友后找来了这个故事的配乐记录片段。 




2008-04-04 15:23:59

主题: 难道伟光正真相信“达赖是幕后黑手”吗?!
难道伟光正真相信“达赖是幕后黑手”吗?!

力刀


当然绝对不!其实伟光正也很清楚这一切内幕和情况。

但它的目的就是要把什么屎盆子都扣到达赖头上,而拒绝与他好好谈,直到把他拖
死,这样,不走他和甘地推行的“非暴力”路线的新一代藏族人搞暴力正好给CCP们
口实了。

其实CCP是从甘地和曼得拉那样伟大人物身上看到达赖这种影响的更大力量和对他们
自认的更大“威胁”而已。所以要采用这下三烂的手段来对待达赖,也同样好对待
以暴力抗争的新一代藏人。


CCP大流氓是不会在乎新一代藏人的小流氓暴力行为的。


4/4/2008



2008-04-03 17:39:49

主题: 今天,我要送走我的第一个CMG见习生了
今天,我要送走我的第一个CMG见习生了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244&tid=379  

 
 今天,我要送走我的第一个CMG见习生了。

读着她交给我的厚厚的见习日记和报告,我很高兴也很有感触,她从当初和我电话
面试连最基本问题都不知如何正确回答,若是真正的面试,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就足
以让她出局,到今天,能很成熟地认识病理,与她刻苦的努力和勤奋--不仅行动而
已,而且是真正地思考,琢磨体会。从她交来的汇报材料,可以看出她开始成长、
思考在完善和成熟。她并不属于那种“超级牛”的CMG,甚至是个文弱的姑娘,但极
为认真--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她极为认真!

刀客我不是什么“牛人”,但我希望和要求来学习的CMG能成功,并有朝一日成为美
国临床的“牛人”,为我们华裔医学职业人士争光。我这样要求他/她们。我要求他
俩比对住院还严,他们的确比OSU的住院医生还刻苦、努力和认真。

我带的第一个学生是个见习生,一个仅仅跟我和我的同行们见习了一个月的文弱的
CMG姑娘,对了,她是从西海岸飞来的,是一个孩子才几个月大的母亲!

但她很STRONG,我相信她能成功!


4/3/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