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温柔一刀客
作者: dok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dok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80201000000 ~ 20080301000000


2008-02-25 14:46:19

主题: 临床vs科研:大陆生物及医学生们常见的思维误区
力刀: 临床vs科研:大陆生物及医学生们常见的思维误区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5&nid=32303&s=all  

 
 力刀: 临床vs科研:大陆生物及医学生们常见的思维误区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Re: 临床 科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3 08:54:18 2008)


见有楼下大陆医(学)生一种不屑的口吻说道:“做研究或是做临床,其实不算一个问题。
可以说这个坛子所有的人,只要你愿意,最终都是可以做临床的。但要做科研,能做到
副教授或正教授的,有5%人就不错了。所以这个问题就很简单了,你是那5%就做研究,
不是那5%就做临床。”

这话俺也可以这样说:

做研究或是做临床,其实不算一个问题。可以说这个坛子所有的人,只要你愿意,都是
可以和正在做科研的。但要做临床,能做到好的临床医生、不说世界级就是当地或本院
本系大拿的,更不说临床科研双肩挑、著作等身的有1-5%人就不错了。所以这个问题就很
简单了,你是那1-5%就觉得临床容易,不是那1-5%就在实验室混混,了此一生得了。

其实,这是打嘴仗的事儿。都把问题推到极端。

我这样改,是因为前一种论调本身就有逻辑的问题,把问题顶到牛角尖里,而露出自己的
矛盾所在,我完全可以用你的矛来刺你的盾。

某些人眼里,说科研就是NSC、炸药奖、腾牛级别、而说起临床,就是小诊所开业的、
万金油医生。正如,出国留学生最爱犯的思维错误一样:说起老美学生,那个鄙视
啊、算术差、笨得不行啊。。。。。。。光拿自己和那些笨学生比,岂不知自己是
多少国内学生中拼出来的?拿这个%的群体与人家普遍群体比,可不,就您这个种族
聪明的结论是很显然的。可是,您把自己这个群体与同样尖子群体的老美学生对比
如何?大概这些人根本没这个意识了。

看看在美国能有多少人去当医生,多少人在实验室干,就该明白很简单的道理了:
医生是很垄断的行业,总体而言对入这行的要求是可以说最高的。否则,美国也跟
大陆一样,满电线杆药方的老军医也遍地了。

问个最简单的问题给您几个小辈:

是考TOEFL/GRE出来读研做科研容易,还是让你在国内考USMLE经过面试进住院容易?


把当医生,别说当个好医生看得容易得跟当博士后一样,不知是怎么形成的。都是
在国内时每天门诊打发100多个病人闹的?




【 在 smoker777 (Gcup) 的大作中提到: 】
: 做研究或是做临床,其实不算一个问题。可以说这个坛子所有的人,只要你愿意,最终
: 都是可以做临床的。但要做科研,能做到副教授或正教授的,有5%人就不错了。所以这
: 个问题就很简单了,你是那5%就做研究,不是那5%就做临床。



2008-02-24 11:48:49

主题: 我为何要和常在医学职业论坛掐架?
我为何要和常在医学职业论坛掐架?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临床 科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4 09:39:43 2008)

有位网友小老弟说“ 我突然意识到,刀兄每次跟别人争论问题,我都能免费学到一
些东西”。

为何我要耍态度在医学职业论坛跟不少蒙面ID掐、大刀战板砖包括当年的斑竹小粉
和那个才进住院1-2年的说什么“病理不是临床、干病理的CMG都是些大龄、口语不
行的”内科小住院MADOC以及这条线说什么所谓“是人都能做临床之类”的ID ?

因为:他/她们很多的言论是极为错误和有误导性的,我这人职业和秉性的关系,没
那耐性和时间,也更不能忍受这些才出校门没两年的,对美国临床医学体制没有什
么认识的就信口开河口水四溅,他们自己如何去做,我不CARE,但我CARE无数在屏
幕后默默潜水和观看这个论坛指望来此学点东西好早日进入临床的CMG们,我尤其更
CARE许许多多大龄CMG们--因为我自己就是一员,我深知大龄CMG的家庭负担、压力
及进住院的难度!我要尽力帮的正是这些人!

所以,我掐架、板刀战板砖,目的就是通过掐架,把一些我本来还没想到或深入谈
到的方面借这些人开河之信口说出的机会来针对性地批驳,这样就告诉了那无数潜
水的CMG们,我相信他们有智慧和识别能力,能认识到孰是孰非、能认识到我的动机
和目的。从这些掐架中学到正确的东西--不包括我的态度和很多:让人不爽“的语
言。

我这一年多在医学职业论坛活跃并接受常冒泡和更多潜水的网友几百封来信和百十
个电话求教及目前的申请来我处做见习都说明:公道自在人心,当年图雅大侠名言:

网友的眼是贼亮的!

网友若也能从我那些掐架里学到东西,避免被那些信口开河的胡言乱语误导走弯路,
我之甚幸!



2008-02-23 00:04:35

主题: 再谈USMLE分数和面试问题:孰轻孰重?
力刀: 再谈USMLE分数和面试问题:孰轻孰重?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79&nid=32214&s=all

发表时间:2008-02-22
更新时间:2008-02-22


再谈USMLE分数和面试问题:孰轻孰重?

力刀


USMLE分数的高低是让你通过住院单位筛选线的第一步,但仅仅是筛选的一步,由小秘
书和住院单位助理把关的一步;而面试则是决定你能否进入住院的关键一步。

我说过,不管你USMLE的分数高低,你只要得到面试邀请,就是好样的,如果不能被
录取,究其原因很大的可能是你面试时犯了错误导致你失败--PD通过面试证实了他
们对FMG能力的疑虑。

我在数次面试时,不止两三个PD都表示过,分数固然是一个指标,但决非决定指标。

UC普外科主任和另一胸外高年资面试医生就对我说,美国和印度学生在学校有辅导,
有历年退役模拟考题参考复习资料,他们要考不过或考不高分才说不过去。象你们
CMG完全另一种语系和教材,全职工作,你这样年龄,每天做显微外科实验养家还是
为数了了的几个最好的显微外科医生、只有夜晚几个小时复习,能考过,我认为是
很不简单的,比绝大多AMG强得多,且不说你以前的临床了。把AMG甚至我自己放到
大陆去这样竞争,大概是死定了。

因此,我一再强调面试的重要,而不是强调分数,在于:过了筛选线的分数后,决
定你命运的是面试了。而很多高分的CMG有10多个面试而不能进入,正说明面试的问
题更大。

在我这一年多电话辅导的60多人次、电子邮件辅导的500多人次经验和印象,让我有
绝对资格这样说:除少数几个来求教的CMG外,其他不同程度的有各种问题:语言的、
技巧的、文化和社会知识的、对美国社会及面试基本文化知识的、等等,可以说,
几句话和问题之后,我就不得不打断(为了节省双方时间和快速解决问题)并告知,
就这样一句话,一个回答,你已经出局或没戏了。我也发现,快到面试了,来求教
于我,仍未把面试的基本问题做好HOMEWORK。

我希望各位在考高分基础上,更要加强自身文化层面的、对美国社会和医疗系统认
识修养。因为:分数只是保证你过筛选线的指标之一!不管你是双99还是82,被选
为面试侯选人,分数就不再重要了,而面试是决定你进入住院(甚至PRE-MATCH)的决
定因素!!!今年,10几个被PRE-MATCH的CMG来信给我或应我请求写个人体会时,
也多是这样的情况,也对此有深刻体会,尤其几位大龄、USMLE分数并非双99的CMG。


再此,也声明一点:

希望今后有来信和电话请教咨询的CMG,请您能事先把要问的问题认认真真准备一下,
就如同你来真正面试了。我已经无力再承受更多的了,我有自己的临床、科研和教
学工作、有自己的生活、辅导这个版冒泡和更多的潜水CMG们、国内三个医学版、美
国华人病理协会的版网络论坛、和母校海外校友会论坛、(我自己的论坛都基本闲置
了)等等。

这是节省你们的时间,也是节省我的时间,对我义务劳动起码应有的尊重吧?


2/22/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2-19 06:27:08

主题: 为中国医(学)生提供病理见习机会
力刀: 为中国医(学)生提供病理见习机会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2050&tid=379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2-18
更新时间:2008-02-18
浏览:246次
评论:0篇
引用:0次
地址:10.0.  
::: 栏目 ::: 

◇ USMLE/专科复习和考 
◇ 国内外医学交流 
◇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 住院/FELLOW单位 
◇ 社会、艺术与医学 
◇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 美加医学院申请及MC 
◇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 Fellowshi 
◇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 医学人物 
 
 
 为中国医(学)生提供病理见习机会

力刀


为了能有更多CMG进入临床、这里专门指定为进入病理专业,对于决定选择病理为住
院医生方向或已被录取为病理住院的CMG,我愿意无偿提供1-2个病理见习名额,经
审核确定后,我将亲自带教,带你看片子学习从正常组织学到外科病理学显微镜下
诊断的基本知识、安排大体标本室及冷冻切片室、尸体解剖的见习,以及参加科室
的住院医生讲座及科内的病例讨论。使你对解剖病理(外科病理)有一些初步认识,并
根据个人实际情况进行具体的申请住院医生及其面试辅导。希望对你今后申请病理住
院及面试、以及进入病理住院后的头3个月的尽快适应有所帮助。

申请条件:

1。你自己解决在本市的住宿和交通以及医疗保险;

2。申请见习名额时,必须提交如下材料:

CV(包括publication)、PERSONAL STATEMENT、USMLE成绩单`以及其他你认为可以展
示和说明你的潜在和实际能力及资质的材料,如你将用于申请住院的推荐信、获奖证
书等。根据文字材料,我将对您做一次电话INTERVIEW。

3。时限:1-2个月。每天9:30am-5:30pm(甚至更晚,取决于见习内容,如冰冻室可
以到9pm以后,尸体解剖可在周末)。但在见习期间,我有权不做任何说明,终止您
的见习。

4。自带一本ROBBINS & COTRAN PATHOLOGICAL DISEASES即可。其他有关书籍图谱,
本刀可以提供借阅。

申请日期:此文张贴后,即日起可以经电子邮件提交你的申请和材料。如有意申请
者,请发至:

[email protected]

开始日期:3月1日或可以双方具体协商确定。



2/18/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2-17 10:44:06

主题: zt 我们何时可以善待自己的殉国之魂?!--写在第一个六十年祭
我们何时可以善待自己的殉国之魂--写在第一个六十年祭

DWNEWS.COM-- 2008年2月17日21:27:44(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章东磐



六十年前的八月十五日,在我们辽阔、顽强、离乱凋零的国土上突现出空前的欢腾,日本投降了。今天的我们已经无法体会那一刻中国人的心情,整个中华民族浴火重生的狂喜,终于战胜强敌的欢乐,和告慰忠灵的哀荣。在欢腾着的四万万五千万人中,最为激动的莫过于数百万中国军人。那一刻,无论在重庆还是延安,所有军人眼中都啜着同样的泪水,誓言流血不流泪的汉子们为着终于到来的胜利相拥着喜极而泣。那一刻,没有人怀疑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那一刻,所有军人前额上都缀着同样的帽徽。那颗蓝天映衬下的棱角分明的白色太阳,是中国军人的标志与胜利者的光荣。

我有幸认识许多当日欢呼着的军人们,但岁月将他们分成了两群人,一群是我的父母和他们的战友,多年以来,他们英勇的抗战故事充满着我们的美术、文学、电影和课本中,只是他们已绝口不提那颗青天白日的帽徽,那帽徽变成了耻辱的赘物。父母和他们的战友在那场欢呼仅仅几年之后,又迎来了另一次欢呼。而这另一次欢呼中,并未包括当年与他们遥相呼唤着共庆民族独立的另一群抗日军人,他们因着头上也曾经戴过那颗可憎的帽徽而从此走上终生的赎罪之路。

几年来,我们在做中国远征军的历史调查中陆续结识了另一群中的好几位前辈,他们一概衰老、贫病、孤寂地苦度着自己的风烛残年。一开始请他们讲年轻时与日本人作战的事情,听来如童话一般,你怎样也无法想象,面前这踉跄挪步,弯腰驼背,卑微谨言的老人竟在当年如此地撕杀于战阵,如此地无畏与豪迈吗?直到有一天,一位叫张子文的老人颤微微地从陈旧的铁皮盒子里取出一张泛黄的照片—他斗胆仅存的唯一一张穿军服的照片。我那一刻的震惊宛如雷击。那是何等英武的一位年青军人,明亮的双眸透射出他灵魂的光芒。60多年前,张子文老人的父亲是当时云南昌宁县长,面对外侮环伺,父子相商少年从军报国,投考中央军校,习炮兵科。在日军攻陷缅甸,直抵怒江,与中国军队隔江对峙的日子里,张子文上尉即是怒江东岸防线上的一名炮兵连长。由于他出色的工作能力,奉调远征军长官部任参谋。张子文老人告诉我,凡调入长官部的军官,无论军阶高低,卫立煌上将都要亲自召见谈话。老人清楚地记得那次见面,临别前,他向卫长官行了礼,将军握着他的手,说道:“青年才俊呀!好好干。”抗战结束, 部队领命北调,张子文预感内战将起, 绝意退伍归家,做了中学教员。

1956年的一天,刚授课完毕的张子文被找去“谈话”。黑暗开始了,他没有机会告别妻女,甚至谈不上任何审判,便被投入劳改农场,罪名是历史反革命。此一别妻离子散,青年才俊在二十六年的牢狱生涯中熬干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切。八十年代初平反释放,恢复教师工作,也已到了退休的年龄,他和现在的老伴,也是一位和张子文一模一样经历的“历史反革命”的前妻住在保山市一中简陋的宿舍楼里,干净而几乎家徒四壁。老人患有腰疾,上下车非常困难,但知道我们要去寻找远征军长官部旧址,毫不推辞陪我们前往,颠簸整整一天。看着八十七岁的抗战军人挺直着不屈的腰,与老伴相携着在山路上蹒跚而行,谁能不为之动容。无以为报的我们请他收下以劳务费为名的几百元钱,老人拒绝之坚,重现沙场风骨。

前不久,几位美国援华阵亡军人的后代来到云南,他们与张子文在保山见了面,老人以流利的英语毫不吃力地与他们对话,遥忆当年连队上美军顾问的故事。那天老人穿着一件浅粉红色的衬衫,整洁的西服,我们知道那是他唯一的“好”衣服。几个小时的交谈,老人没有提一句自己在战后的苦难,那种为抗战中国自豪的神情绝不逊色于任何一国胸前挂满勋章的二战英雄。我知道,那一刻,在那几位美国人的心里,张子文老人是我们民族的尊严。

我问过老人,因为参加了抗战,遭到如此境遇,您今天怎么想?老人看着窗外,窗外是滇西碧蓝如洗的青天,他长纾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其中的无奈与绝望,无论我辈怎样用心,也无法体会其中的万一。我们可以在文章中用讴歌的笔法把这句话写成抗战老人们比天还宽的胸怀,但他们心深处的那个结,能就此自动解开吗?

在云南芒市有一位八十七岁的老人叫吴昌铣,他度过时光的方法就是看电视。老人说,他看得都是哑剧,因为他听不见,如果声音开到他能听见,全体邻居家都能听见了。他年轻的时候耳朵很好,保定军校毕业,学的是重机枪。1944年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他官任团部少校情报主任。滇缅公路在芒市附近有一个险要的隘口叫红山崖,几次攻击都打不下来。团长召来学重机枪的吴昌铣,把全团的重机枪都调给他,组成一个特大号的加强连,让他这个少校当连长。一场恶战,红山崖打下来了,攻击部队死伤十之七八,吴昌铣从此耳朵里永远是重机枪的声音。当年在红山崖上,团里立了一块阵亡将士纪念碑。仗打完,吴昌铣坚决留在了芒市,他要在此娶妻生子,终生陪伴他的战友们。

山东大汉吴昌铣娶了傣族土司的女儿扎根边疆,几年之后,新政权成立,早成平民的吴昌铣被迫过上了逃亡生活。在昆明被捕的国民党情报机构首脑沈醉供出 1200余名特务名单,据说其中包括吴昌铣。吴老伯的冤家出场了,一位年轻的公安人员姜兴治受命抓捕他,而他也得到了风声。就像《无悔追踪》那个电视故事的真实版。新政权对边疆净化的口号是“玻璃板,水晶石”,不能有一点杂质,虽然这片边疆是杂质们用生命从日本人手里打回来的。

退休公安老姜讲起当年一次次与“潜伏特务”吴昌铣差之毫厘而擦肩而过的追捕,仍是绘声绘影。直到文革,全国都净化成玻璃板了,老吴再无可逃,终于落网入狱,直至十几年后“平反”重生。

回想吴老伯的一生,自当兵始,从华北打到云南,一寸一寸河山地与日本人血拼,好不客易打完了,床还没暖热,又开始跑,一辈子颠沛流离,终于安稳已是垂暮之年。出狱之后的吴老伯当了州政协委员,老人告诉我们,他每年开会只交同一个提案—把远征军的陵园恢复起来,把反攻红山崖的烈士碑重建起来。这一提案终于随着大形势而获通过。陵园重整之日,少校吴昌铣给远在美国的团长写了一封信,报告长官,我们当年的纪念碑又找到,重新立起来了。团长回了信,寄了一些钱,请吴昌铣代他买些纸钱,祭拜死国的弟兄们。吴老伯把团长寄来的美元全部换了买纸钱,那差不多有一座房子那么大一堆。他给先死的弟兄们烧了很多天,也跪了很多天。这是他一生最后一次执行团长的命令,也是他做军人的最后任务。

是老姜领着我们找到的吴昌铣老人,他们俩现在是好朋友,许多当年远征军散佚民间的幕碑,都是老姜用公安的职业技能找回来的。包括远征军第二军军长王凌云手书的碑文。我们请两位老人吃午饭,两个老头执手同行,竟像两小无猜的样子,此情此景让人唏嘘,这手要是从六十年前相携至今,当然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幸事。

为了寻找当年美国陆军援华顾问团的资料,我们辗转找到陈宝文老人,九十二岁的老人个子很高,只是佝着背,目光仍是炯然有神。他也是中央军校炮科毕业,比张子文早三期。毕业后回到滇军,是当时省主席龙云重整滇军专门向中央要回了这批云南籍学生官。旋即抗战爆发,全中国的地方武装协手御敌,共赴国难,陈宝文又回到中央军,反攻的时候任远征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因职务关系,他与美军顾问团有过比较密切的接触。抗战结束,他也脱下军装回到昆明打理自家产业,昆明最大的一家酱菜园,当时驰名全国乃至东南亚的云南大头菜,十之六七出自他家酱菜园。平静日子转瞬即逝,到了工商业改造的当口,他的酱菜园也“公私合营”了,至今我也不知公家是以什么方式取得私营企业的合营权,反正陈宝文在厂里变成了普通工人,当家作主的穷哥们又揭发出他的历史问题和种种剥削罪恶,结果私营老板陈宝文被剥夺自家工厂的工职,扫地出门了。老人忆及当年,没有丝毫岔愤,只是平静地叙述自己为了养活妻儿,转行改做苦力,拉板车、当脚夫,家里人口多负担重,他仗着身高体健多拉快跑,就此再也挺不直腰。后来凭着自己的手艺终于混上当了工人, 直至退休,每月靠着菲薄的退休金艰难度日。我们找到他,是在昆明边缘的一处住宅区,小小的两居室,陈宝文孤身一人,除了家里请来每天帮他烧饭和打扫卫生的保姆,他已与世隔绝。

就是这位被社会如敝屣般抛弃的老人,用他老去的生命翻译了大量美国陆军援华顾问团的资料。他自己知道这东西换不来稿费,但是这段如此重要的史实国内已几乎无人知晓了。前不久看央视访谈,一位中国社科院的研究史迪威的专家侃侃而谈,谓史迪威的陆军在中国没有一兵一卒。陈宝文的资料告诉我们,以多尔将军为司令的美国陆军Y部队在整个滇西反攻中与中国远征军混合编成,同中国官兵一起亲临前敌浴血作战,多尔将军就是史迪威的副官。多尔将军在战争结来后撰写了大量的回忆录,并由于他独特的工作位置,美国国家档案馆专门设立了《多尔文献》这个专项。

陈宝文老人拿出他翻译的多尔将军回忆中国战场的专著,因为我们调查需要这个资料。老人递给我们只有一份的中文手稿,说:你们拿去用吧,反正我留着也没用。老人不会用电脑,他也买不起,当然也无力雇人打字,中文译稿全是用钢笔工工整整地抄写在稿纸上,文笔畅美,很难想象数十年的苦难生活竟没能摧磨老人骨子里的高贵。而且这部稿子老人完整地翻译了二次,第一次被朋友借去丢掉了, 老人用了整整一年时间从头再译,我们去借,他毫不犹豫地递给我们。行将就木的老人完全不珍惜自己屈指可数的生命,他珍视的是那段历史。多尔将军回忆录的书名叫《当旗帜降下的时候》,悲凉而悲壮。我们取过书稿,望着老人,他生命的旗帜也将永远降下了,他走的时候,是不可能有任何一面旗帜盖在这位昔日旧军官、企业主和苦力身上的。

这三位老军人就是我们认识的另一群人中很小的一部份,把他们个人遭遇的故事讲出来,因为和我们国家胜利的六十年祭有关。

当六十年胜利纪念日来临的时候,有多家媒体找到我们,要线索,要故事。我也希望那些国家战士的故事能为更多国人知晓。但是已经到了六十年祭了,难道我们除了给大家讲故事,不该多想点,多做点什么吗?

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曾有无数仁人志士蒙冤而死的时候都会懔然地说:历史将会还我清白。之后慷慨赴死。如果他们地下有知,历史也会死去,他们还能死的那样从客吗?仅仅六十年前的历史,在我们迈出双脚去用心丈量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现代史已经开始了死亡的进程。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我们中华民族有史以来遭受到的最大规模的以毁灭我们的文化为目的,进而把我们亡国灭种的入侵。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对侵略者最坚决、最广泛、最光荣的一次抵抗。整个民族的主流精英没有人说过要投降的话,国共两党弥消内战,共同唤起国人空前的民族意识,形成全民抗战的大局面。可惜的是,如此值得后辈们千秋万代为之自豪的历史,从掀开之日起,就被淹没在自己卷起的政治风浪中。那是一次空前的民族解放战争,他的意义本应超越一切政治与党派的纷争,因为民族比王朝更长命,这是六千年告诉我们的不争的史实。

本着对历史认真的态度,当六十年胜利纪念来临的时候,我们要思考,这个六十年祭,我们是应该纪念胜利还是应该纪念抵抗呢?

我们胜利了吗?由于中日两国军事与工业实力的巨大差距,作为一个独立的战场,直至战争后期,除滇西、缅北一地,中国军队并无全局性战略反攻的发动,大多地区基本仍呈守势,战中仍是败多胜少。不应讳言,如果作为一个独立的战场,我们并没有胜。但是在反法西斯同盟的共同努力下,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了,而我们是这个同盟的成员国。我们的胜利更多地是来自全民族不屈抵抗的道德感和为此赢得的民族尊严。因此,胜利六十年纪念的主旨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抵抗而非欢庆并不仅属于自己的胜利。

我们光荣的抵抗属于中华民族所有党派与军队,所以我希望自此六十年祭始,我们的媒体在提到抗战的时候停用国民党军队、共产党军队的称谓,而应该统称为中国军队,以此消弥政党抗战的沉疴,重塑民族抗战的史实。

另外,我希望为所有的至今健在的抗日军人授勋。胜利已经六十年,我们对同族军队不抵抗的互相指摘已经整整一个甲子了,一个甲子长到几乎与人的生命相同,就因为兄弟阋墙,就该让我们的众多抗敌者在漫长的人生中活得比投降的敌人还惶恐,比失败的侵略者还耻辱吗?六十年一个轮回,对于我们民族有从头开始的意思, 让我们把对自己人的一切历史怨恨在这一节点上清零好吗?

还有,我希望组建抗战老军人生活救助基金。我亲见一位抗战老兵叶进财给他的救助者郭小华第一次通电话的情景,当我们把接通的手机递给老人时,他只说了三句话,因为在他心里,电话费是很贵的东西,“共产党万岁。你们工作顺利万岁。我现在一个月可以吃二次肉了!”然后慌忙地把电话双手捧回来。我相信今天的中国完全有力量让这些油尽灯枯的老人每个人每个月吃两次肉了。只需小康的我们每个人每个月一点点钱,就可以让这些风烛残年的老迈军人在以身许国六十年之后能真正体味到来自后代同胞的些微温暖;让这些不久于人世的老人将我们的感恩之心带给先死的殉国者;让他们最后的微笑原谅我们六十年偏见带给他们的创痛,他们的同胞曾在自己士兵与侵略者作战的伤口上撒盐。虽然六十年的创伤早已结枷了,但让我们哪怕再晚,为他们盖上薄薄的一层纱布吧。仅仅因为政治,让哪怕一位以身许国的军人蒙冤即是罪过,而让整整一代热血报国的军人在人们冷漠地淡忘中孤独地终老人生则是全民族的耻辱。我们再多地重复对胜利的欢呼,哪怕一百年、一千年之后,此事此时不做,我们这个自诩胜利的民族将永世蒙羞。

在第一个六十年祭的时候,我建议能够把抗日战争研究从历史或者政党史中独立出来,建立专门学科,姑且称之为抗战学研究机构。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六十年来中日两国不冒烟的战火从未真正止息,何以保证不会在将来再打一次呢?我们都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情,而要防止它发生,第一要紧事,就是把上一次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真正地弄清楚。历史本应是现实的镜子,而我们的这面镜子竟如毛玻璃般昏漶,这样不精准的“史实”能够帮助我们洞见自己民族清晰的未来吗。

六十年祭的时候还应有这样几件事必须要作:由政府拨款,为在抗日战争中殉国的三百余位中国将军在家乡重修坟墓;由政府主持回迁中国远征军遗留在缅甸的数万军人忠骸;为各同盟国援华牺牲人员建纪念碑;为全中华民族的战争死难者建纪念碑;修复我们国土上所有的抗日军人陵墓,并立法永久保护。这些事看起来似乎是还旧愿,其实是为未来做准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何况我们偌大的国家呢。坟都是修给活人的,善待了几十年前的抗敌英雄们,是给自己民族和国家买了最划算的保单。

还有最后一件,举办一次大规模的带有宗教仪轨的法事,趁着还有不多的老人会那些超度、安魂的本领,为所有死于那次战争的不幸者, 不仅是我们的军人和平民, 还包括日本军人丶包括被迫或自愿加入日本军队的外国人、包括强征入日本军队的慰安妇和劳工,用我们民族宽厚的心,祈愿他们从此安息,祈愿死于我们土地的外国人早日魂归故里,倘有来世,从新开始宁静、和平的新人生。如果他们还有后人,更应以同情的心态协助他们找到死者的遗骨或遗物,甚或只是死地,允许他们把遗骨、遗物迁回故土或就地祭拜。我们既已在战后不久就基于人道遣返了肯定对中国犯有侵略行为的士兵与中、下级军官,何必要在战后六十年仍让已经战死的亡灵再受不能归国的无尽惩罚呢,与我们中国有着相似伦理文化的多少日本家庭将为自己的家族成员埋骨异国而世世代代地煎熬下去。对于战争的参与者,死亡都是个人和他们家庭最大的不幸。作为一名军人,随着他的死亡,他就仅仅是一个亡灵了,无论他生前做过什么样罪恶的事情,随着他生命的结束也都结束了。让亡灵魂归故里,仅仅是人类最基本的愿望,允许并且帮助日本人将战死在中国的本国军人遗骨移回家乡,恰是我们宽客与善良的内心应该坦然接受的。即便日本人为遗骨归国举行大规模的祭奠,甚至因而掀起军国主义的浊流,再进而引发对我们的仇视,都没什么了不起,因为那是在羞辱他们自己,仅仅是在向外人宣示他们会仇视比日本人更宽容的人。基于此,无论多少仇恨,我们都无需恶待异国的战死之鬼,而应善待自己的殉国之魂。我们只需要以发自内心的感情和行动,将我们捐躯异国的忠魂烈骨重新迎回祖国的土地就足够了。

今天的我们作为被害者与胜利者的后代,必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来亲手解开我们前辈因为政治原因而在自己国人心中系下的历史之结,解开中日两国前辈在民族间系下的那个历史之结。不要把这个被血与泪浸死的心结留到下一个六十年祭。不要把历史的包袱再留给我们孙子的孙子们,只有这样,在下一个甲子祭日的时候, 我们民族的子孙们,才能像真正的鸟一样,在人类文明最高的境界里自由的如音乐般飞翔。

我们民族六千年的无数忠烈等的就是那一刻。我们可以给他们!



2008-02-14 14:34:50

主题: 问世间:情为何物?
问世间:情为何物? 

力刀


她,一个应届毕业的漂亮妹妹,对我有“好感”,但从未表示过。可我就是与她同
学同桌同小组实习5年,没有一点CHEMICAL感觉。一位铁姐们儿曾对我说:看到她看
你的眼神,我们女生都替她可怜。。。

她知道我一心想成为中国第一刀,\"黄家驷第二\"的胸外医生理想,也知道我为何以第
一名留校外科却未能进胸外的原因,她是唯一一个敢不顾同学情面公开替我鸣不平
的--一个女孩儿,我的刀太都十分感动。我跟随中国移植外科之父读研的第二年,
她病倒了--同学来信告知可能没多少时间了,希望我回去看看。我抽了个国庆周末
回去看她。她在我们实习血液病的那个科、那张曾住过一个让我们都很为之难过的
死于白血病的漂亮小姑娘的床。

我进门,她看到我,就哭了。我握着她的手,神侃了3-4个钟头,直到她先生来送饭,
我告辞。

两个月后,同学来信:她走了。

她去世20周年那年情人节,我在自己的刀铺与几个美眉闲侃时,突然想起她的故事,
心血来潮填的词,以纪念故人,女同桌。这个月是我们77级入校30周年,也是认识
她30周年。贴于此。纪念一位我不曾爱但让我思念的女孩子,女同桌--

送交者: dok-knife 于 2004/02/15 12:55:8 [治生闲话]
回应 梦中来信 by 云儿 于 2004/02/15 12:29:47 

情为何物? 


人世苦短,生死无常。 
有幸得花,无缘焚香。 
情为何物?骨痛心伤。 
天人永隔,无言衷肠。 
泪做清雨,青丝伴霜。 
痛定长歌,羌笛低昂。 
逝者如斯,化风飘扬。 
日月如初,灵浴华光。 


刀客 7/20/2004 于 “温柔一刀”刀铺


送交者: dok-knife 于 2004/02/15 12:10:39 [治生闲话]
回应 情人节忆旧 by 云儿 于 2004/02/14 13:24:11 
俺倒了个,刹风景来啦,也是V-DAY!

江城子悼同学

-力刀-

        
人生奈何忧烦忙
仕途短,多情伤
少年得意
一览傲群芳
岂顾明眸望穿水
书生狂,铁心郎。

廿年如梦逝时光
想五载,书同窗
闲来神侃
谁知命短长?!
待得握手送君去
寒风里,飘清香。

        
2/14/2003 情人节


2/14/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2-02 10:58:54

主题: 写给那些没出息的CMG男人!
力刀: 写给那些没出息的CMG男人!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0547



写给那些没出息的CMG男人!

今天接到一个电话:一位潜水的大龄CMG她毕业15年以上了,英语口语非常一般甚至
中下水平,来美国将近10年一直做博士后,有一些文章。得到老板的支持和推荐。


前几天,她得到了某大学病理的PRE-MATCH!

我77级的三个同班女同学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在美国拿了PHD又考了版,两个已毕
业,一个正在病理第3年!

那些来这个版,看过那么些CMG,包括我这样的大龄、低分、口语不好的CMG被录取
甚至PRE-MATCH的故事和经历,还在犹犹豫豫、畏缩不前,瞻前顾后的,我很为你感
到羞愧!

如果,我说你还不服,那这个大龄女CMG还有我的那些77级女同学们还不能让你下定
决心,那你这样的萎缩男,不趟这混水也罢。让更有出息的CMG来吧!!!

还男人呢!

丢人! 



2008-01-17



2008-02-01 16:44:07

主题: 如何识别和对待面试考官给CMG的陷阱--“你曾是很有经验的医生。。。” (下)
力刀: 如何识别和对待面试考官给CMG的陷阱--“你曾是很有经验的医生。。。” (下) 

如何识别和对待面试考官给CMG的陷阱--“你曾是很有经验的医生。。。” (下)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79&nid=30952&s=all 

力刀 



鉴于爱胡绞蛮缠的“大陆医生”在有关线里虽宣称“不再与我这个厚颜无耻的美国 
医生纠缠”却仍继续胡绞蛮缠,单独把这问题开一线讨论。 

这个问题我曾写了个开头上半部分,以后忙碌未能写完。 

鉴于目前的实例,我先简要说一下如何识别和对待面试考官给CMG的陷阱--“你曾是 
很有经验的医生。。。”这样请君入瓮的坑人问题,尤其对没在美国临床经历的CMG们。 


有机会和时间,我可能会多写点和举些例子。各位先讲究看这帖,我相信如果你相 
信我的真诚,这些也不难理解,够你应对了。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反面教材给了我必须尽快写的动力和靶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27 14:01:26 2008) 

我在面试时曾遇到这个问题,从大外科椅子男,到普外主任,到我自己工作的移植 
外科主任和ATTENDING都这样问过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有7年外科尤其5年移植外科经历, 
做过得肾移植比好几个移植外科FELLOWSHIP刚毕业1-2年的ATTENDINGS做过得手术都 
多。 

这是个面试中很有欺骗性尤其对中国来的以前在临床工作过的CMG,并有杀伤性的陷 
阱问题。 

好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和认识 总之其实就一句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 
行。 

因为你是住院医生/FELLOW,你是个 TRAINEE,你有向上级医生请教和提问学习的权 
力,但绝对没有“你认为ATTENDING错了”,按你以往当医生时的经验判断并行事的 
资格!这是绝对不允许和违反法律的。病人是你的ATTENDING的病人,不是你这个还 
没有独立行医资格的学徒的! 

其实,住院医生训练即在临床诊断治疗中的一言一行就和士兵在战场上绝对服从上 
级命令一样! 

还有一点忘了谈但补上了。 

因为我电话辅导解答时,有版友问:告诉我的更上级医生,请示他如何办。。。。。。 

这是错误和不成立的,完全是“中国特色”思考方式和社会文化制度导致的错误回 
答! 

因为,在美国,每个病人是具体负责诊断治疗的那个医生的,不是什么也不存在什 
么“上级”医生!他的对与错,是他个人要负责的,他有疑问和困难,可以请教他 
的同事或更有经验的CHAIRMAN、DIRECTOR等。但最后诊断治疗权还是这个具体负责 
医生的,他错了他将接受医院医疗事务委员会、TISSUE COMMITTEE等有关机构甚至 
法庭的听证,处理。作为住院/FELLOW绝对没有越级上告的权力和资格! 

你若根据自己的以往临床经验认为确实不妥,可以以请教探讨询问的方式与导师上 
级医生交流。但绝无你认为他错了,按你认为对的去做,其实,严格说,想都不应 
该想! 

在战场上,你不服从上级命令,可以被立即正法的,在医学临床上,同样,你可以 
被立即开除!这是极为严肃的,涉及到病人健康性命、你的今后医学生涯的问题。 
不可按你在中国的教育和理念来盲目行事! 


若完全理解我说的这些,我就没必要再写大篇文字了。 

也各位也就明白为何这两个“国内的医生”在这个问题上的误区和胡绞蛮缠之原因 
所在了。 

希望这个简单阐述能使曾是国内医生的CMG在面试时不再被这个陷阱问题所迷惑和被 
坑了。 


力刀 1/27/2008



2008-02-01 16:40:05

主题: 由KGMOM网友进入眼科杂谈
力刀: 由KGMOM网友进入眼科杂谈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0677  

 
 
 由KGMOM网友进入眼科杂谈

力刀


这是一个很鼓舞人的案例。

但是,我也更希望大家还是能仔细认真思考,真正做到“知彼、知己”。请注意,
这里,我一而再、再而三把“知己”放在后面以加重强调。因为,在我所电话交谈
的很多CMG过程中,发现,很多人面试的基本问题都不能让人满意地回答,原因就在
于,不能做到知彼,更不能很好地知己。

申请进入眼科的是绝少数,还有更难的:能从名校外科毕业进斯坦福心外科FELLOW的
CMG呢!甚至骨外科、神经外科、皮肤科的都有过,而且也还将有!

但这种绝对牛的CMG案例毕竟是极少数,而且,他们的很多情况是绝大多数CMG无法
COPY的。有些因素也是你完全不知和不具备的。在盲目的情况下去申请这样一些单
位和专业,必然会碰壁。

最近,几位版上网友和潜水CMG来电话时都谈到对即将来临的面试紧张甚至恐惧感。
为何会有这样的心理状态?

很简单,你没有做到“知彼知己”!恐惧的本质是你对一个对自己有至关重要的事
件出于不清楚的状态时的自然心理反应。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去面试,肯定要犯错
误,而如果是严重和致命的错误,你就丧失了原本很有可能被录取的机会--因为,
被邀请去面试这已说明你的分数、年龄、毕业年限等比AMG不如或相差无几的条件已
被认可。

我来这里一向是鼓励大家,但我也希望各位能冷静思考吸取别人的成功经验同时,
也更重视要知道自己的弱点,只有“知彼、知己”才能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到适合自
己的学习方法、申请单位和面试,才能成功进入住院医生。

请各位理解我在这个大喜的帖子线上说这些似乎扫兴的话。因为,我这一年里接的
对这个问题上有惨痛教训的CMG电话已大多(>50-60个了!),这几个月里尤其这几周
里,有时每天就有2-3个这类的咨询电话。每个电话我要花费4、50分钟甚至一个多小
时辅导。许多问题甚至是最基本的问题。

我真不希望看到你们因无知、盲目而失败。

对于那些自以为了不起得牛人,我这个老“LOOSER”没有“说教”的资格,因为,
我自己STEP1/2就很低、我毕业于一个无名的社区医院。

您自己好自为之。


1/20/2008



2008-02-01 16:38:14

主题: 进社区医院当住院医生就是你去TOP单位做FELLOW美丽梦想的终结吗?
力刀: 进社区医院当住院医生就是你去TOP单位做FELLOW美丽梦想的终结吗?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0815  
 
 
 进了社区医院当住院医生就是你去TOP单位做FELLOW美丽梦想的终结吗?


下午收到一位在社区医院PGY-3的妹妹电话咨询关于WU的FELLOWSHIP面试问题。她
虽在一不起眼社区医院,但一下得到WU、UPMC等数个相当不错的ACADEMIC单位
FELLOWSHIP面试。究其资历,仍然是她进住院前的优秀科研背景和其科研时MD导师
的大力推荐起了很大作用。

有意思的是,她因临床工作繁忙,并不常来mitbbs医学职业版,而是她并不是学医
的夫君领导当她的秘书来版上潜水,回去汇报。告知她我曾在WU当过FELLOW,并在
辅导进住院的CMG们。她打来了电话。我和这位妹妹很愉快地交谈了个把钟头。我
不能保证她一定能进WU的FELLOW,但我相信她一定能进她所选的ACADEMIC单位中的
一个。她也允诺将会把自己的住院和FELLOW经验介绍给大家。她的夫君其后仍郑重
其事地给我发了电邮再次保证待她结束这阶段面试,一定督促她写下经验教训汇报
送给我的博客。


有一些的CMG对社区医院看不上眼,这是很要不得的一种心态。小社区医院住院到大
单位当FELLOW是很常见的事,全凭你自己的修行。不管什么单位,住院只是你今后
行医的初步训练,能经过更高一级的好单位FELLOW训练成为专科医生,是更重要的
一大跨步。

当然,我绝无看不起GENERAL PRACTICE的意思。象FM、PSYCH、PEDS及IM,很多是住
院毕业就工作不必FELLOW训练。这是另一问题,与此题目无关。

之所以强调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时不时看到根本不了解美国医学教育和临床的人要
发些奇谈怪论无知的话来误导其他CMG。所以,我就是要不断地“祥林嫂”。只到大
家都清晰认识这一问题。

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住院同班两个CMG一个是MD ANDERSON毕业现在也是某大学分
子病理室PD,一个也是另一南方某著名大学细胞病理PD,一个1/2中国血统的菲裔同
班在NY的ACKERMAN LAB皮肤FELLOW毕业又到MD ANDERSON做了血液病理FELLOW。我的
师兄和师姐也都是如YALE、哥伦比亚、爱因斯坦、康奈尔、UPMC、UM等等好单位完
成的FELLOWSHIP!

我在WU的7个同班里有另外2个,我上一班的也有2个(其中一个是当时接待我去面试
的老总)都是从很不起眼的NY社区单位去的。而且,我在那里工作的第一天是FROZEN 
ROOM轮转,我充满了自信,不仅一点不比WU自己培养的住院FELLOW逊色,可以说,
我比他们几位还强得不是一点!这不是自吹,我的CMG好友,在那里做ATTENDING的
医生也认可这点。

去年我工作面试去的两个单位,与住院和FELLOW们见面交流时见到,他们都有大龄
CMG毕业已拿到和已去了TOP大学和大医学中心,癌症中心如NY的斯隆、休斯顿的MD 
ANDERSON等单位。

我所经历的就足以让那些胡说八道的言论没有任何存在的地位!

相信我这个对你们无任何保留的老家伙的肺腑之言,只要你自己努力,即使住院医
生单位没能进到自己梦想的最佳选择单位,你仍有得是机会在毕业后选择FELLOWSHIP
时补回来。而我已一再告知你们,FELLOW训练是真正能让你成熟和自信地走上工作岗
位的必经之路。

进了住院医生大门只是第一步!进门需要有人引导,但修行和领悟全靠自己的刻苦
和努力。CMG同学们,自强、自信、自尊,我们能干得很好。我们能够成功!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共勉!

我与你们同行。

你们忠实的朋友:


力刀 1/24/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2-01 16:36:55

主题: 我将这样离去......
力刀: 我将这样离去......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1097&tid=395  

 
 我将这样离去......

力刀



人的恐惧来源于对某事物的无知。当真正认识清楚了--俗话,想开了,你就没有恐
惧了。

对死亡的恐惧也是一样。死是什么?不就是长睡---连恶梦都没有的长睡吗!?

我要真到了绝症熬不下去的时候,我会也能够自我了断,不行,也会请“自杀医生”
帮一把。我绝不信奉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价值观。

活,就活得痛快点。
死,就死得利索点。

我已经见惯了生和死,我也就对它,老赵的话:无所谓了。赤条条来这世上,也同样
利利索索地去。

这次回去陪老爷子住院开刀,也坦坦荡荡和两位老人细谈了死亡问题,他们很坦然
地嘱咐我:死了,烧了,撒到黄河就行了,什么也不留。。。。。。

我和刀太及我大弟弟说过并嘱咐他们照办的,假如那一天来临:

1。如果我突然离去,一身平常打球穿的运动服裹了,身边放上我嘱咐的影响了我一
生的5本书和一些保存的信件一起烧了,灰撒海里;

2。如果我得了不治之症,我会高高兴兴享受我还享受得了的每一天,我会做自我生
存预后评估,到认为没必要在停下去时,高高兴兴地与家人吃一顿,告诉他们:我该
出门了,自己出发乘个小艇到深海了跳下去喂鲨鱼。

生命来自海洋,就让他也结束和回归它吧。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