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615
未名交友
[了解更多]
[了解更多]
今日头条

“特朗普凭什么不输希拉里?美国该反省了”

   日前,美国总统选举进行了首场电视辩论。希拉里作为老牌政客展现了建制派在各项政策上的应对自如,特朗普对各种基本常识并不熟悉了解的捉襟见肘,就连他自己也认为糟糕透了。但是首次电视辩论之后美国的社会舆论却呈现两极分化的情况。 CNN的统计认为,62%观众认为希拉里获得压倒性的支持率,迎来了首战胜利,只有27%认为特朗普是赢家。《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CNBC电视台、《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也均表示此次辩论赛,希拉里是“最后的赢家”,明显占上风。但CNBC在线网站、《华盛顿时报》、《时代》周刊以及推特网站的民调则显示多数人认为特朗普占优。 《时代周刊》发起的已有50多万人参与的网络调查则显示,59%的网民认为特朗普获胜。 美国网民在辩论期间在推特网站上转发和引用两人的言论中,特朗普的“金句”占62%。而Drudge Report网站的调查显示,81.5%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赢了,只有18.5%的人认为希拉里赢了。有美国媒体在对30多个美国网站进行调查后发现,除全国广播新闻等5家媒体外,多数民调认为特朗普赢得了这一辩论。 总统大选是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但2016年的美国大选变得越来越娱乐化、两极化。特朗普这样根本不懂治国理政的人竟然能够跑进决赛,甚至在表现不佳的情况下亦有诸多的支持者。这不免让人质疑美国选贤任能的民主选举制度是否出现了问题?在过去220多年里,美国的这一制度也随着选举情况出现的问题得以调整,如今,这一制度是否又面临改革的节点? 特朗普本人也承认在首场电视辩论中变现很失败(图源:Reuters/VCG) 美国总统选举的流程主要是初选——提名总统候选人——全国选民选举确定选举人——选举团投票表决出总统。而希拉里与特朗普今天暴露出来的重重问题与初选密切相关。 在1789年至20世纪初的100多年里,美国总统大选中并没有初选这一步骤。1789年到19世纪20年代末,主要采取国会党团核心会议方式(King Caucus)提名总统候选人,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国会中少数资深的政党领袖议员。不过,在1824年大选中,因为杰克逊(Andrew Jackson)不满亚丹斯(John Q. Adams)当选,并首次呼吁废除选举人团制度,导致了政党代表大会逐渐取消国会党团核心会议。从19世纪30年代到20世纪初,提名总统候选人主要通过此种方式进行,起决定作用的是各州和地区的政党组织领袖。 旧问题解决后,新问题也随之而来。政党领袖运用影响力来选出本周的大会代表并左右代表的投票引发不满,民众呼吁改革。19世纪后期,农运、工运此起彼伏,尤其是19世纪90年代应运而生的“人民党”(People’s Party)动员起来的力量进入更为广泛的进步主义运动,为20世纪的党内初选制度奠定了基础,最终,该制度在1922年被高院裁定合宪(Leser v. Garnett)。 初选真正走到了台前,到20世纪50年代,美国大多数州都通过立法把初选制度作为候选人提名的办法,1952年之后,初选的作用一步步凸显,政党背景薄弱的“弱势候选人”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通过初选获得选民的支持后参加全国代表大会的提名角逐,到了1972年,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就基本取决于初选的结果,普通选民的作用明确增强,政党领袖的提名作用明显减弱。由这样一个变化的过程,不难看出,初选从最初的国会党团领袖再到各州、各地方的政党领袖,再到普通的基层选民,美国总统参选人不再拘泥于受到政党领袖青睐的人员,只要该参选人能在初选中表现出色,就可以获得出现的机会,也让参选人对政党的依赖减少。 由初选的产生到发展到今天的状况,很长一段时间内,初选只是改革如何提名总统候选人,并未对总统参选人本身做严格要求。当然,这源于当时的参选人力量基本旗鼓相当,是一场精英阶层之间的较量。但是,今天的初选暴露出的问题是,总统参选人存在的差异性,当建制派与反建制派出现时,应该如何应对?共和党初选中已经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偏激、极端、处处挑战政治正确的特朗普一路领先建制派,后者由于初选中规定的支持率定参选人代表票而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特朗普杀出重围。凭借煽动性的言论就能一步步走上权力的顶端,总统的可信度、常识等等都不是重点的时候,美国的未来堪忧。 另外,初选中的另一个争议性的问题就是超级代表票。希拉里的初选胜利尤其清晰地凸显出了超级代表这一群体的强大作用。如果只考虑初选民意,希拉里与桑德斯的选票差距微乎其微,甚至存在被翻盘的可能性,但由于党内超级代表们强烈亲近希拉里,最终这15%的超级代表票将希拉里送上了总统提名人宝座。 美国总统选举制度总是在随着情况的变化进行适时的调整,今天的美国大选混乱是前所未有的,此前选民是从两个喜欢的总统候选人之间选一个,可现在是无人可选,或者是“矮子里面挑将军”,这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希拉里与特朗普走到台前凸显了选举制度改革的迫切性与必要性,毕竟,希拉里不会是精英阶层竞选的最后一个,同样,特朗普风格的参选人还是会出现。当选举出现了新问题的时候,美国就要考虑是否要修补制度的漏洞了。

    新闻大杂烩 回顾
    赞助链接
    西南交通大学
    www.dealmoon.com/mit160banner
    38所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