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6041
今日头条

“北京电影学院:撤销翟天临博士学位,取消陈浥博导资格”

   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公布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的调查进展:撤销2018届博士研究生翟天临的博士学位,取消陈浥的博士研究生导师资格。 2019年的春节因为翟天林而变得热闹非凡,眼看着他博士毕业了,马不停蹄地接拍新戏上综艺了,被北大录取为博士后了,上春晚了,人生一路开挂,辉煌无比;转眼间他又沦为全网打假的对象,被人民日报质疑,被央视报道,被教育部点名,被北电北大调查,声名狼藉~ 该事件公认的起因是翟天临在一次直播互动中翻牌网友留言,某网友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搜到,翟天临念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卡了一下,把“知网”一词断开了,那句为他招致祸端的”知~网是什么东西啊“是他下意识的真实反应。笔者反复回放该视频,观察翟天临的表情,得出结论如下: 1.直播间的翟天临是真的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 2.他是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会给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否则,他大可以绕过这个问题,选择其它更讨巧的问题来回答,毕竟,选择权在他手中; 3.这个视频最早发布于2018年8月26日,翟和他的团队稍微具备点关于知网的常识,预见到可能的后果,都不会听任这个视频挂了6个月,不予理会,再眼睁睁看着它成为一枚重磅炸弹,引爆娱乐圈和学术圈。 那么,问题来了,已经于2018年6月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并取得博士学位的翟天临为什么不知道知网为何物?为何不知道知网为何物还能顺利通过硕博答辩? 可能的原因很多,但笔者认为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硕博导师都是陈浥,而陈浥学术水平太差,治学不严谨,连最基本的常识性的东西都没有给翟天临教明白,又动用自己的人脉和地位为翟天临保驾护航,才让他稀里糊涂通过硕博答辩的重重关卡,顺利拿到博士学位。也让翟天临误以为自己的硕博学历都是真材实料,光明正大,他才乐此不疲在娱乐圈打造自己高学历的人设。 图片源自网络 有网友戏称翟天临是个大宝贝,葫芦娃,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啊“把北大北电和他的导师及院长全拖下水。但笔者觉得,分明是北京电影学院误人子弟在先。让一个本科毕业,不具备硕导和博导资格,在指导翟天临读硕博期间,自己都未曾在知网发表过一篇论文的陈浥先生担任他的导师。 按照北京电影学院的明文要求,博导一般需具有博士学位,或者“提交相当于博士论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创性专著。”以及“近五年来在国内外核心刊物上发表与我校拥有学科相关的学术论文不少于8篇(第一作者)或出版学术专著2部。”陈浥无论是学历还是学术水平均不达标。他凭什么担任翟天临的博导? 从翟天临发布的一些微博来看,他对导师陈浥是挺感恩挺乐于受教的,尽管他总把导师的名字错写成是“陈邑”,但言语间能看出,他博士论文答辩,导师陈浥是全程紧张陪伴,他通过答辩后对导师也感念至深。 图片源自翟天临微博 但师徒情深的背后也有很多问题耐人寻味。 首先,翟天临多次写错导师名字,甚至在硕士毕业论文致谢环节也写错,导师为什么不指出不纠正,让他一错到底?是事务太忙,根本无暇看,还是看到了也碍于翟的名气或者其他利益关系不敢指正?亦或是觉得没必要指正?无论是哪种,徒弟不走心,师傅不用心,才会有这种离谱的笑话发生。 其次,翟天临的硕博论文在发表前,在答辩前,都需导师审核指导,觉得符合要求了,才能进入下一个环节。但翟天临硕士论文排版凌乱,把导师名字写错,涉嫌抄袭,博士论文知网难觅,已发表的为数不多的论文(文章)在知网的查重率高达40%,这期间,他的导师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本着为学生负责的态度从严把关,对他进行专业的指导和严格的训练,让他的论文完全达标,符合要求后再进入答辩环节? 图片源自网络 是否因为身为北京电影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北京电影学院表演艺术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文化书院导师、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荣誉理事长和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的陈浥导师位高权重,觉得凭借着自己的人脉和影响力,没有专家会为难自己的爱徒(事实上也果真没有人敢为难,甚至没有专家为翟天临指出明显的问题),所以压根就没看过翟的论文,更谈不上专业性的指导和建议? 是不是本科毕业又多年未曾发表过学术论文的陈浥自己也不知道知网为何物,查重率是怎么回事儿,对翟天临提都没提过,才让他碰到这个问题时一脸懵逼,才让翟天临在世人面前被扒的这么光,摔的这么惨? 据百度资料,翟天临2006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本科班,2010年升入本校硕士研究生班就读,并担任表演本科班助教老师。2014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博士研究生。2018年6月博士毕业。他人生最好的12年是在北京电影学院度过的,他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留在这里,肯定是希望自己成为堂堂正正的博士,而不是沦为不知知网为何物的学术不端的典型。 因此,不是翟天临抹黑了北电,是北电误人子弟在先。不是翟天明知自己的博士学历有水分还得意洋洋瞎得瑟,而是北电没有按照规定把好导师的用人关,导师也没有履行好导师职责,为其把好学术关,没有把他必须知道的常识性知识教给他,让他真材实料地毕业,而是一味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影响力为他保驾护航,一路忽悠着把他糊弄到毕业,才让他在浑然不觉中贻笑大方。 俗话说:“严师出高徒。”“教不严,师之惰”。综上,翟天临也是被假冒伪劣的导师坑苦的典型,遇到这种很水的导师,即便是翟天临煞费苦心把他名字中的三点水去掉,他一样也误人子弟,害人匪浅啊。

    新闻大杂烩
    回顾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