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503
【征文】童年 没有春天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文学艺术精华区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征文】童年 没有春天

发信人: JianlianYi (Air Yi), 信区: Prose
标  题: 【征文】童年 没有春天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9 05:27:45 2011, 美东)

(纯属虚构。。。。)

我的童年是灰色的,没有一丝亮彩。我说不清自己是怎么长大成人的,回想起来不可思
议。

小时候,我爹除了打铁,就是在喝酒,喝的很凶,喝完就把我狠狠地揍一顿,用打铁的
力气,嘴里骂骂叨叨。我没有朋友,村里的孩子们都躲着我,我一直不懂为什么。有一
次,我听到老校长给新来的老师说我,才约莫地了解。

“这孩子他妈生产的时候,村子里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一道磨盘大的闪电打到他家土
屋上,半边屋塌了,他娘当时就焦了,这娃倒是命大,刚好那刻落地。娃儿落地一声哭
,却是怪了,云散天开,飞来一大群乌鸦,在天上拼出一个字来。”

“什么字?”

“衰,倒霉蛋的那个衰。老村长是有文化的人,进过县城,喝过洋墨水,见过大世面。
他站在村口看到这个,留下一句'天煞孤星',就也撒手去了。”

“天哪。不过,他真的那么倒霉吗?搞封建迷信可不好阿。”

“他爹看到孩子他妈和老村长都过气过去,冲上去要摔死这娃,刚走两步,屋顶的半根
梁砸下来,把他砸晕了过去。他爹醒来后,气也消了,毕竟是骨肉,还是个男娃,也下
不了手,就整天喝酒。这娃命倒是硬,没娘带,喝着狗奶,住着那半边土屋,就长么大
的。不过自那以后,村里人都躲着他,怕沾上晦气。”

听完这番话,我无力地靠在门后,万念俱灰,原来我娘是被我克死的,怪不得爹老是揍
我,怪不得小朋友们都躲着我,怪不得我养的小鸡总被偷走。。。“天煞孤星”是什么
意思,那时候的我不懂,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好东西。

原来书上写的都是假的,歌里唱的更是假的,生活苦得让人窒息,我没有吃过黄莲,想
来也苦不过此吧。这个世界没有童话,有的只是冷眼,距离、寂寞。我只是想做个普普
通通的人,上学,种菜,做饭,喂猪。。。。可是。。。为什么这么难。。。

就在我打算结束自己暗无天日凄凉惨淡的一生的时候,她走进了我的生活。她就是新来
的马老师,刚从县城的中学毕业,就像是我们的大姐姐。她的眼睛很大的,清澈灵动,
可是我却又看不清,仿佛双眼上总有一层水雾,越是使劲回忆却是越加模糊,每每如此
,我便头痛不已,冷汗淋背,也许过去太久了,我的记忆经过了太多的修饰,不再真切
,也许,她的眼睛并不是那么清澈。。。

她上课的时候会点我站起来回答问题,这是史无前例的,让我手足无措,总是涨着脸说
不出话来。那时候她的眼神温柔似水,满是鼓励,像是洒进窗口的一缕阳光,让人感觉
温暖。写作业的时候,她会走到我身边,默默地看一会儿,如果我抬起头,总能看到她
的微笑,笑的时候有一对浅浅的茶窝,露出整齐的牙齿,白的刺眼。印象中她有一件格
子衬衫,很多种颜色的方块,总穿,显得特别精神。她写板书的时候,我会呆呆地看着
她的背影,马尾辫高高的扎在脑后,脖子纤细白皙,头发上粘着星星点点的粉笔灰,耳
朵小小的,耳边的散发被风吹乱。

日子似乎变得好过起来,虽然爹照旧打我,鸡还是被偷,我依然没有朋友,但是只要每
天上课见到她,心里就会欢喜。小朋友们

都盼着周末,可我却巴不得天天都上课。

直到有一天,老校长进来说:“马老师生病了,县城里来的娃,娇气,有点水土不服,
今天我给你们上课。。。”之后他说了什么,我都没听进去,看着窗外的雨,脑子里响
起一个声音,“要去看看她。”这个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深秋的雨特别凉,叶子开始变黄了,被雨水打得掉落下来,铺满一地。我来到她住的排
屋前,那个声音平静了,我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去敲门吗?学校的老师和村里的
保健医生都住在这排屋,哪间才是?敲门又该说些什么?我如木桩般远远地站着,傻傻
望着,期盼着她能从某个门里走出来,让我看到一眼,知道她还安好。。。

天色渐暗,雨势见涨,这时有人匆匆跑来,在一个门前很大声地拍门,“张大夫,快去
救人阿,高铁匠快不行了。。。”

“高铁匠”三个字宛如晴天霹雳,我撒腿就往家里跑,我姓高,我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
,我不是傻子,我爹出事了。。。

家门口围着不少人,我使劲扒开冲了进去。爹闭着眼睛躺在土炕上,身上沾满了泥,脑
袋下面的床单上暗红一片。我轻轻地叫了一声“爹”,他没答应。这时张大夫来了,拿
起听诊器在爹的胸口四下摆放,又探了探爹的鼻子。我站在一侧,大气都不敢出。

“人已经没了,失血过多,没心跳呼吸了。应该是摔倒撞到了头,把脑袋撞破了。”

“对对,我们在他家门口不远看到他摔在地上,把他抬回来的,身上都是酒气,怕是喝
醉了滑倒的。唉。。。”

是了,爹一定是喝完酒还等不到我回来做饭,出门找我去了。。。是我害死了爹。。。
是我。。。我四肢发麻,跌坐在地,却是没有哭。。。

三日后,爹下葬了,我批麻戴孝,行尸走肉,又过了几日,村长找来了我从未谋面的舅
舅,我跟着一个陌生人离开了村子。

多年后,我也娶了妻,有了女儿。一日,见到女儿在玩一个娃娃,扎着马尾辫,穿着花
格子衬衣,问媳妇,“哪来的娃娃?”

“从你的杂物堆里找出来的,没想到阿,你居然会有洋娃娃,是不是送老相好的?”

。。。。。。


--
地主家 也没余粮啊



※ 修改:·JianlianYi 于 Mar  9 15:47:59 2011 修改本文·[FROM: 71.141.]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02.]

[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