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18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华人世界 - 西雅图地区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征文】暗恋大结局(全)
[版面:西雅图地区][首篇作者:happened] , 2012年03月02日14:44:09 ,1423次阅读,34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appene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appened (卖真爱的小火柴), 信区: Seattle
标  题: 【征文】暗恋大结局(全)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 14:44:09 2012, 美东)

暗恋

(一)
怎么认识他的呢?
貌似是那年要出国了,一个相熟的计算机系学长说他兄弟在美国,去了找他,他肯定会罩着。
学长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学长了。那时候脸书在国内还没有风靡(也没有被封锁),于是加了他校内好友和msn。
那时候真是年轻,最爱干的事儿就是熬夜上网打游戏。我是个男刀客,狐狸是个女药师。我在前面杀红了眼,她就跟在后面给我补血。两个人也不稀罕拉怪,见着会动的上去就是一刀,感觉很是披靡。
游戏玩累了,时间也晚了,扫一眼,发现好友列表里就剩下大洋彼岸的他还在线。

早就记不清刚开始的时候都扯了些什么,想来无非就是他兄弟和他当年在学校都如何如何叱咤,我要是去了他一定罩着云云。
只怪当时年纪小,不知道美国也是天大地大,罩不罩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客套话。

然后就在网络相册里看到了他的样子。
那张照片里,他穿着件暗红色的衬衫,站在一片金灿灿的落寞秋色里,一脸胡茬,笑容里带着点桀骜,但这些都丝毫掩盖不住这男人眉目间的清秀。在那时候的我眼里,这就是惊为天人了。
我忙把狐狸拉过来,叫她看看。
狐狸说,真好看。
嗯。真好看。
这个男人真好看。这就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然后我就抑制不住地翻他的相册,直到看见他无名指上的金属小圈和一个跟他非常登对的漂亮姑娘。我对狐狸说,我突然明白歌里唱的一眼万年是什么意思了。
就是那样,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几度轮回恋恋不灭。
我问狐狸,你喜欢吗。
狐狸说,喜欢。
我说,狐狸啊,我也喜欢,可是他结婚了。
有那么一阵子,狐狸和我都不爱杀怪了。天天下午坐在x道口某咖啡馆里,打八折的时候点一壶酒水单上最便宜又可以无限续满的柠檬茶,然后就开始写写小情诗发发小感慨。没多久,这事儿就过去了。


(二)
紧接着狐狸和我就空降到北美。狐狸被录取倒是一点不稀奇,她的成绩一直是系里第一,每学期都被评优秀学生干部拿一等奖学金。我就太不一样了,从小没当过班干部,连小组长都没有当过。成绩排名从来就是正数倒数怎么数都数不着的,挂过科逃过课,托福考得就比学校要求高一分。但运气来了这种事,拦不住的。

到新学校没一个星期,新鲜劲儿还没过,我就又想起他来。一翻聊天记录,还真有他电话,没头没脑就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听到一个有点低沉又十分清澈的男声说,hello。
我说,喂。
他便用中文问,请问你找谁。
我很小心翼翼地回答说,学长,是我啦。
他听到笑了,笑得就好像早料到有这一天似的。
不过也知道了他马上要从东岸搬去中部了。

那以后几乎每个星期必煲一次电话粥。东拉西扯也记不清都说过些什么,反正基本就是从来只搞笑完全不暧昧那种。
第二个学期,他已经在中部某地落了脚,我和狐狸决定去他那个城市度春假。我比狐狸提前两天飞,他来机场接我。
飞机一落地我就急忙打电话给他,生怕人群里认不出他来。
果然,我还是没有认出来。
直到他站在眼前了,我才意识到,就是这个男人呀。
你没照片上帅。这是我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想想真是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说话比现在要不客气很多。
他看起来有点尴尬。
回想那时候到底是有多傻,才对初见的人说出这样的开场白呢。

其实他和照片上没有差很多,但是皮肤明显是办公室里呆久了,不见天日的那种苍白。穿一件风衣,衬衫第一颗扣子没系,微微敞着非常干净的领子,说话时,表情里隐约有种不和他年纪的不紧不慢的沧桑感。

那几天《xxxx》刚上映,吃完晚饭拉着他非要去看。他说女人的片子他向来不看,可最后拗不过我,又实在无所事事,就真的去了。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停车场的路面上竟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我便矗在最后一阶楼梯上问他,学长,你怕滑不?
他本已经走在前面,到路上了,听到后停了脚步回过头来对我轻轻地笑了,说,不怕。
我的扭捏劲儿就又上来了,站在原地不肯动,支支吾吾终于蹦出来一句,那我要拉着你。
他叹了口气,折回来两步,说,那你就拉着吧。
我顿时兴奋得想要跳起来,可是我不敢。生怕我表现出来的喜爱会被拒绝,或者说,我已经很明白,自己若表现出来喜爱一定会被拒绝。
他从右边的裤子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换到左手拿着,伸过右手在我面前。
他的手真好看,干干净净的,能清晰的看到掌心里错杂的纹路。瞥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时,我还是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我犹豫了,然后推开他的手,一把抓住了他大衣口袋的边缘。他看了我一眼,仿佛就是在说,你想得太多了。然后我就一路小碎步拽着他的衣服溜到车跟前。
那天晚上,他车里一直放着王菲的歌。
她唱着,高架桥过去了路口还有好多个,这旅途不曲折,一转眼就到了。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我,不是不快乐。

第二天晚上狐狸就到了,她拉着我说想去看《xxxx》。我没有告诉狐狸我已经看过了,于是就又看了一遍。这一次看到G第被A邀请爬梯却尴尬地发现自己不是女主时,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哭了。我听到狐狸在旁边小声嘀咕说,G太二了太二了,实在是太二了。她的声音好似从天际传来一般,就像是老天也要提点我,说孩子你不要傻了,他结婚了。

后来那部电影我又看了很多很多遍。我说很多的时候,真的是指很多很多,多到自己数不清。曾经有一段时间几乎能把台词一句不差地背出来。但那时候每天也只盼着一件事,就是这件事,赶紧过去。

(三)
很快就要毕业了。
我没找工作没有申请实习也没有打算读研,一心就想着赶紧回家吃吃喝喝不管未来会如何。回国的机票看了很久,终于买了,在他的那个城市转机。
那天在机场里换登机口的路上,看到了一段特别漂亮的灯光,斑斓这词儿用上一点儿都不过分。然后我就有些舍不得起来。
想了想,终于还是在起飞前还是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在这儿,从机场的大窗户外面能看到和你一样的天。但是我要走了。
要注意安全,要好好学习。这是他在我离开前说的最后的话。
听完,眼泪就悄悄落了下来。我默默对自己说,嗯,要好好学习。
这世界上,大概从来没有过谁,对我说“好好学习”这四个字,有他那么重的份量。

回国第一件事就是考GRE,成绩烂得一塌糊涂。也没顾虑自己平平的GPA和清汤挂面的简历,吃了秤砣一样就申了香槟的研究生院。电面的时候那个老教授跟我扯了很多,貌似对我的背景有些兴趣。可他问到我GRE分数时,我说xxx,老教授静默了几秒,很慈祥地告诉我,即使我有兴趣,研究生院的录取委员会也不太可能通过的,但是很高兴和你谈话。

狐狸那时候已经留在美国读硕士了,我跟她说,狐狸啊,我可能回不去了,我特别难过。
狐狸安慰我说,试试申个普通点的学校吧,总会有伯乐识马的。
狐狸其实并不是真的明白我为什么难过。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如果让她知道当初我没有和她一样放手,这对我们的友情,会是种玷污。我不想我和狐狸因为这种没有结局的事情产生隔阂。我希望在她眼里,至少我是不那么需要男人的。

其实,我就只是想离他近一点。没事儿的时候可以见见面,说说话,这样就很足够了。
那一段时间真是失落,看到他msn在线都不想去打招呼。
有一天他留言说换工作了,要搬去不眠城。
惊叹之余,我开始怀疑,考不上香槟分校可能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于是把《西雅图不眠夜》翻出来看了又看,顺手查了几个附近的研究生院。

之前我怎么说来着,运气来了这种事儿,是拦不住的。
连电面都没有,跟准老板通了几封电邮后,offer就寄过来了。
收到通知书那天,我对爸妈说以后我就是要好好学习的人了。
二老当时一脸惶恐,还以为我小时候的抑郁症又反复了。
等我把通知书递上二老跟前后,老妈特别欣慰,主动要求帮我跟当时的工作单位协调一下。

那时候做着一份没什么大前途的小工作,天天除了混吃就是等死,很不喜欢。但是直到上飞机的前一天,我还坚守在办公桌前,看火影忍者。傍晚,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同事们就开始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准备接孩子回家做饭。偌大一间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不敢出声,生怕那悾悾的回声破坏了我离职的百感交集。我轻轻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阿拉蕾和小丸子人偶们收了收,和漫画书小说什么的一起,一股脑全都扔进早上老妈给我准备的她平时买菜用的大布兜儿里。然后把我最后一次的工资条折了几折放进衣服口袋,就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四)
我把msn换了,电话也换了。一直也没有告诉他,我回来了。
我想,这一页应该有个完美的开端。如果再见,我要用自己最好的样子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收我为徒的教授是个出生在俄勒冈州的白人,年纪约莫五十上下,身材却并无走样,特别爱笑。从机场接我去学校的路上,教授说起自己的大女儿,和我一般大,一年前大学毕业后就去了南非支教。他说起女儿的时候有点自豪,笑容很是安详,眼睛下面的皱纹也愈发清晰。
我便又想到了他,想着,是不是好看的男人老了之后,都会有这样美好的笑容。

研究生院的生活有些枯燥,人也变得越来越乏味。
我不爱出去玩,不爱跟很多人聚在一起吵吵嚷嚷地吃饭,甚至连运动也喜欢挑在下午三四点,几乎没人的时候去健身房暴走一通。
渐渐地,我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人群隔离了起来,或者说,是我把人群隔离了起来。上学的公交车上,我看到那些华人同学的面孔,每一个都似曾相识,却一个也不认得。
这种时候我就非常挂念狐狸,想起以前的日子来。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我们,所有人,会走到这一步。

他还不知道,此时此景,我已经离他是从未有过的近。也许每天他下班回家的路上,车驶过街边的小小的缓缓移动的影子,就是那个落寞的我。
人寂寞了,成绩就自然而然地好起来。年度助研评估的时候,那个4.0的GPA让教授惊叹不已,虽然科研技能显得差了些,最后还是得了个1的评分。1大概就是说没有办法再优秀了。
在评估表上签字的时候,我心中就开始默默念叨,不是说要我好好学习吗,你看,我这是有多么听你的话呢。


一直觉得这座城市不大,就是在北京逛个西单王府井也能撞出一堆熟人来,何况是这个小小的不眠城。可就是这个不大的城市里,我每天这样走走停停,却再没有碰到他。即使去买菜,我也要收拾半天穿戴整齐才会出门。每每这种时候,在停车场里我都会变得异常警惕,生怕对面开过来的那辆车就是他的。
我慢慢就开始痛恨日本车。因为太多了,而且每一辆都那么像,每一辆都那么像是他的。
可就是如此,我也一直都没有再见到他。
我想,这么久了,他一定早就把我忘了。


(五)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相逢。
眼见着狐狸就要毕业了,找工作的事却毫无头绪,春假就借口散心飞来了西雅图。虽说已有些日子不见,机场里两人见了竟然抱着哭起来。
我觉得狐狸是长大了。那些年的花花绿绿的小卡子她不戴了,头发也蓄得长过肩膀,散下来,我觉得甚是喜欢。
狐狸竟然还记得他,问起我还有没有再见面。我有些哑然。
在狐狸几番要求大团聚后,我有些尴尬又很心甘情愿的拨了他曾经的电话号码。我是不相信那个号码还存在的,即使存在,我也不相信还会是他。

什么是天意弄人呢。就是你觉得不合逻辑不肯相信的事情,那样发生了。
再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说hello的时候,时光仿佛倒流,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满心仰慕的小女孩。
他一直都记得我,也记得狐狸。记得那年有两个傻丫头在Union Station外的桥上,追着被风吹走的帽子嘻嘻哈哈地跑跑跳跳。

终于,我们在这个小小的西雅图,毫无喜剧感的,完全不合我心意的,再见了。
这一次,在饭店门口的停车场里,我一眼就认出他来。
他正在从车里弄小孩子的座位。他换车了,不是我坐在里面听《乘客》的那辆了。
抱好了孩子,他也看到了我和狐狸,笑着向我们挥手,那个笑容一如往日的温和。
原来,我们都长大了。他的鬓角竟然也添了几根白发。

他的小孩非常好看,小脸胖嘟嘟的,有着和他一样清澈的眼眸,笑呵呵依依呀呀地说不清话。
我突然觉得,这些年的阴霾终于都散开了。
我看看狐狸,她也看了我一眼,伸过手来在饭桌下握了握我的手,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其实狐狸一直都是知道的。她不说破,是不想我更难过。

回家的路上,狐狸唱起歌来。
星期一,天气晴。我离开你。
等着有一天,忽然想起你,离开的原因再也想不起。
星期一,天气晴。我离开你。
有一点伤心,可是不恨你。
今天天晴,心情很低。突然决定,离开你。



--
想和你,从心动,到古稀。

※ 修改:·happened 於 Mar 11 14:18:45 2012 修改本文·[FROM: 50.4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50.47.]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西雅图地区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