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bbs.com
  首页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谈古论金,黄梁一梦 (武侠)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首页
  分类广告
分类讨论区
  移民专栏
新闻中心
  精华区
  未名博客
  俱乐部
  未名形象秀
  未名黄页
  未名交友
  未名人才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同主题阅读:《溯源二》【第三章 极乐之心,极乐之地】(二)(2)
[版面:谈古论金,黄梁一梦 (武侠)][首篇作者:hcxy] , 2013年01月31日10:56:57
[分页:1 ]
hcx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cxy (红尘闲云), 信区: paladin
标  题: 《溯源二》【第三章 极乐之心,极乐之地】(二)(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an 31 10:56:57 2013, 美东)

“小子,我们回去睡上一觉,你慢慢地说。等说够了告诉我们一声。”说罢,长者把我
放在地上,和老者一起转身向远方走去。

我站在地上,猛地一愣,心想:“哼,刚才我还暗中夸您好呢,原来都是一样的,就知
道以大欺小。”

就在我怒气升腾,就要大发脾气的时候,猛地想起了父亲教育我的话,“这样不开心的
事情,你若是放不下,总是没完没了地纠结,那么你的心情就会越来越糟糕,直到失控
。人一失控,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记得我在石界的时候,在开始学画之前,经常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不是小伙伴们突然
翻脸一起来戏弄我,就是邻家哥哥姐姐看我不顺眼,逮着我就欺负一通,就连我做梦的
时候,都经常被人围攻。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莫名其妙地被邻家的几个大孩子逮到了河边。他们扒光了我
的衣服,把从河里掏出来的泥巴抹了我一身,然后扔下我,幸灾乐祸地跑掉了。当时我
确实还太小,还不知道生气和怨恨,只是觉得光着屁股脏兮兮的像条臭鱼一样很丢人,
又不敢直接跑回家,于是委屈得直哭。后来,我蹲在河边,一小把一小把地捧着河水,
一点一点地洗身上的泥巴,直到我自己认为已经全部洗干净了,才穿上衣服往家跑。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正赶上那几个大孩子的家长教训他们呢,有的还被打了屁股。大孩
子看到我干干净净地回来了,以为我比他们先到家,向大人们告了秘,又洗了澡换上干
净的衣服,再出来看他们挨训、挨打。这可把他们气坏了,纷纷趁着大人们没注意的时
候,冲着我挤眉弄眼地吓唬我。

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帮我脱衣服时看到了我身上的泥巴,惊讶地问:“孩子,你这
是怎么弄的?身上怎么这么脏啊?”

不等我说话,父亲一把抱起我,笑着问:“是不是那几个大孩子欺负你了?”

想起大孩子们挤眉弄眼的恐吓,我紧紧地闭着嘴巴,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欺负孩子了?”母亲问父亲。

父亲笑着说:“我看到那几个孩子挨打了。挨打的原因呢,是他们几个玩泥巴,弄得满
身都是。”

“不会吧?这孩子的衣服上没有泥巴啊。”母亲拎起我的衣服,翻过来倒过去地看了个
遍,奇怪地说,“难道是把孩子扒光了才抹的泥巴?”

父亲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对母亲说:“想那么多干吗,快去弄点水来给儿子擦擦。这
孩子生来就与众不同,注定了要经受一些磨难。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

母亲打来水,一边帮我擦洗身子,一边含着眼泪说:“就你心眼好。这么小的孩子被人
家欺负,你不去找他们的家长理论也说罢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儿。再这么忍着不说,
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啊?”

父亲说:“都是小孩子,瞎胡闹而已,别往心里去。你没看我打出来的那些铁件吗,过
火越多,敲打越狠,那铁件就越结实,越耐用,也越好看。好了,洗完休息吧,千万别
太小气了,啊。”

母亲帮我洗完后,端着水盆抹着眼泪出去了。父亲来了个空翻,一下子翻到了床上,一
把搂过我,用胡子蹭着我的脸,笑呵呵地说:“好儿子,今天爸爸陪你睡。咱可不能像
你妈妈那样小气,更不能那样爱生气。”

平时,我最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听他讲故事、和他一起玩了。一听到他要陪我睡,高兴
得和他疯了起来。等疯够了,父亲让我坐在他的肚皮上,笑呵呵地问我:“儿子,告诉
爸爸,你生他们的气不?”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父亲收起了笑容,表情严肃地对我说:“儿子,你还小,有些话,你可能听不懂,只要
牢牢地记住就好了。你要记着,不管遇到怎样的情况,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不管受了
多大的委屈,你都要牢牢地记着,不要生气,不要怨恨,也不要想着报复。有些事就是
这样,你不去在意,不去多想,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你要是没完没了地想着记恨着,
那这事就永远过不去。”

父亲的话,我能听懂,但我只是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从小话就少,人又显得有些木,从来不和别人争什么,所以,母亲时常觉得我有点笨
,邻家的大们也觉得我有点笨,那些大孩子们觉得我不止是笨,还有点傻。我估计,他
们喜欢欺负我,就是以为我有点傻吧。

第二天,几个大孩子趁大人们不在家的时候,又一次把我逮到了河边。这回,他们没有
扒我的衣服,而是扒光了他们自己的衣服,然后把从河里掏出来的泥巴抹了我一身。当
时,我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们,对他们的作为感到疑惑不解。难道,
欺负我很好玩吗?欺负我之后很开心吗?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见我傻乎乎的样子特别可笑,便一边拍打着自己的大
腿和肚皮,一边肆无忌惮地嘲笑我。

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他们特别好玩。真的,我觉得他们特别特别特别好玩。看着一
个个比我大的孩子,光着屁股,拍得自己满身都是泥巴,却在忘乎所以地嘲笑我,那情
景真的太好玩了。想着他们的好玩,我自然一点气也没有,只是静静地转过身,头也不
回地往家走去。

当晚,他们又挨训了,并且都被打了屁股。后来,我听父亲说,待我走远了,他们也笑
够了想穿衣服的时候,忽然来了一阵旋风,把他们的衣服都刮飞了。结果,他们几个都
是等到天黑透之后,光着屁股带着满身的大泥巴回家的。

母亲给我洗衣服的时候,没有像往常我被欺负后那么生气,她说她被那几个孩子气笑了
,还说也不知道这孩子哪辈子和那些孩子结成了冤家,怎么就无缘无故地被人家欺负。
父亲见母亲没有生气,不但表扬了母亲,说她进步了,心性越来越棒了,还附和母亲说
:“这可没准啊,谁知道这小子哪辈子和谁结了怨气呢。不过,凡事皆有因缘,遇到了
就坦然面对,过去了就不再多想。只有这样,咱这普普通通的人生,咱这普普通通的生
活,才会有不一样的味道。”

想起我的父亲,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别看在人们的心目中,父亲只是一个深受大家尊重
和热爱的铁匠,在我的心目中,他可是一位大哲学家,比全福全更五福、更智慧的人。
迄今为止,还没有谁能够替代父亲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回想到这里我才发现,刚才郁郁得快要暴发的我竟微微地笑了起来。发觉自己又冒傻气
了,我连忙捂上了嘴巴,心中暗想:“别这样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怎么说我也是画工
出身,可不能像个没有素养的人一样。”

想起自己曾经是个有素养的画工,我的心情一下子愉悦起来,禁不住梗着脖子环顾四周
,有点小得意地自我显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里既没有冰河,也没有我熟悉的
景物。我前后左右转了好几圈,总是觉得这里的气息似曾相识,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我是不是真的来过这里。

“哎,等等我啊。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一边追问,一边屁颠屁颠地顺着两位老人家
前行的方向跑去。

--
半壶老酒,邀千古之玄,醉两三往复;
一枕清风,邈十方之始,观生世轮回。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谈古论金,黄梁一梦 (武侠)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