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25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龙枪传奇-烽火之卷 第十七节
[版面: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首篇作者:minimouse] , 2001年02月20日15:07:56 ,25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inimous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inimouse (小老鼠), 信区: SciFiction
标  题: 龙枪传奇-烽火之卷 第十七节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Tue Feb 20 15:17:20 2001) WWW-POST

[最近更新]牋 [奇幻文学]牋                    
[艺术画廊]牋                    
[奇幻新闻]牋 [第九艺术]牋牋                    
[贵客留言]牋燵飞鸽传书]

恶龙降世,邪神的阴影在地平线上出现,一群平凡的冒险者,挑下了挽
救世界的重担.在黑暗降临的前夕,他们能找到生命之光吗?


龙枪传奇-烽火之卷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六节
第七节
第八节
第九节
第十节
第十一节
第十二节
第十三节
第十四节
第十五节
第十六节
第十七节
第十八节
第十九节
第二十节
第二十一节
第二十二节
第二十三节
第二十四节
第二十五节
第二十六节
第二十七节
第二十八节
第二十九节
第三十节
第三十一节
第三十二节
第三十三节
《龙枪传奇》:作者是美国的Tracy          
      Hickman和Margret Weis,由TSR公司出版,中文版权属于第3波
公司.译者除非特别注明均为朱学恒

第十七节
    卡拉蒙的马在他的跨下不安的挪动着;大汉正在低头打量着山谷
中的小镇。他皱眉和
雷斯林交换眼色。雷斯林的表情藏在黑色的兜帽之下。从黎明开始,
雨就不停的下着,如
同白色的帝幕一样笼罩着他们。浓密的黑云飘在他们头上,仿佛被高
耸的树木支撑着。
    除了从树梢滴水的声音之外,四下一片寂静。
    雷斯林摇摇头。他和马儿耳语了几句话,随即策马向前。卡拉蒙
匆忙跟上去,武器发
出叮当的撞击声。
    “哥哥,你不需要用到武器,”雷斯林头也不回的说。
    马蹄在泥泞中踏进踏出,蹄声在大雨中显得十分突兀。不管雷斯
林怎么说,卡拉蒙的
手还是紧握着创柄,一直来到了小镇的边缘。他翻下马,将缰绳交给
弟弟,然后小心翼翼
的靠近克南珊娜当初看见的第一家旅馆。
    往内窥视后,他注意到里面有张布置整齐的餐桌,地上破碎的餐
具。一只小狗满怀希
望的冲向他,舔着他的手,发出呜呜的哀鸣声。猫儿无声的在家具间
借行,消失在黑暗之
中。卡拉蒙心不在焉的拍着小狗,正准备要走进去时,雷斯林出声了

    “我听见那边有一匹马。”
    卡拉蒙拔出剑,绕过建筑物。几分钟之后,他皱着眉,武器回鞘
,满脸疑惑的回到门
口。
    “那是她的马,鞍具已经卸下,吃过草,也喝过水了。”
    雷斯林点点头,仿佛一切早在意料之中。他无声无息的将斗篷又
搂得更紧了些。
    卡拉蒙不安的看着四周。水从屋檐上滴下,生锈的门枢发出刺耳
的叽嘎声。没有任何
一间房子有灯光,也没有任何人打招呼或是交谈的声音。“小雷,怎
么搞的?”
    “瘟疫,”雷斯林说。
    卡拉蒙感到一阵恶心,立刻用斗篷遮住了口鼻。雷斯林露出了不
屑的微笑。
    “不要害怕,哥哥,”他从马上跳了下来。卡拉蒙接下缰绳,将
两匹马都绑在柱子上。
“你忘了吗,我们有个真神的牧师跟着我们。”
    “那么她到哪里去了?”卡拉蒙遮住脸,含糊不清的说。
    法师转过头,看着那一排寂静无声的房子。“我猜是在那边,”
    他最后终于说。卡拉蒙顺着他的目光,看见小镇另一边的一间小
屋子中闪动着微弱的
光芒。
    “我宁愿走进食人魔的营地,”卡拉蒙嘀咕着和弟弟一起走过泥
泞的街道。他的声音
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他可以面对钢铁加身的死亡。但是这种无助
,毫无抵抗之力的死
亡让大汉感到无比的恐惧。
    雷斯林没有回答。他的表情隐藏在兜帽下。卡拉蒙也猜不到他心
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在大雨滂沱中走到了小镇的另一边,当卡拉蒙无意之间往左看
的时候,正好来到了
灯光之前。
    “天哪!”他突然停下脚步,抓住弟弟的臂膀。
    他指着眼前的百人冢。
    两人都没有开口。兀鹰愤怒的鸣叫着,飞上天空。卡拉蒙开始干
呕。他面色苍白的赶
紧转过头去。雷斯林继续看着眼前的景象,单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来吧,哥哥,”他冷冷的说,再度朝向小屋走去。
    卡拉蒙看着窗户,手放在剑柄上,点点头,示意弟弟继续前进。
雷斯林用力一推,大
门应声而开。
    一名年轻人躺在床上。他闭着眼,双手放在胸前。虽然那张脸极
度的瘦削、嘴唇死白,
但是灰蓝的面孔却透露着样和。一名身上穿着曾经洁白如雪袍子的牧
师跪在他身边,头靠
在自己的双手上。
    卡拉蒙准备要开口,雷斯林比了个手势,摇摇头,不愿意打搅她

    这对双胞胎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门口,雨滴不停的落在他们身边。
    克丽珊娜正在祈祷。一开始她专注于祷文中,完全没发现两人的
身影,直到最后,卡
拉蒙盔甲的叮当声才把她拉回现实中。她乌黑的秀发垂在肩膀上,抬
起头,毫不惊讶的看
着两人。
    她的脸色虽然因为疲倦和伤悲而显得苍白,但却十分镇定。虽然
她并没有祈祷帕拉丁
送他们过来,但是她知道诸神不只会回应口头的祈祷,同时也会回应
心里的愿望。她再度
低下头,感谢诸神的恩典。最后她叹口气,转过身面对两人。
    她的目光和雷斯林交会,即将熄灭的炉火也足以让雷斯林的双眸
闪闪生光。当她开口
的时候,她的声百似乎和雨滴合为一体了。
    “我失败了,”她说。
    雷斯林似乎毫不在乎。他看着年轻人的尸体。“他不愿意相信吗
?”
    “不,他相信,”她也低头看着尸体。“他拒绝让我医好他。他
的恨意……太深重了。”
她弯下腰,用床单盖住那僵硬的身躯。“帕拉丁现在已经接纳了他。
现在我很确定他终于
明白了。”
    “的确,”雷斯林说。“你呢?”
    克丽珊娜低下头,黑发掩盖住她的面孔。她动也不动的站了许久
,以致让不明就里的
卡拉蒙清了清喉咙,不安的变换着姿势。
    “呃,小雷——”他轻声说。
    “嘘!”雷斯林耳语道。
    克丽珊娜抬起头。她根本没听见卡拉蒙。她的双眸现在变成深灰
色,几乎和法师的黑
袍一样黯淡。“我明白了,”她坚定的说。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了解我的任务。在伊斯塔我看见人们丧失
了对诸神的信仰。帕
拉丁回应了我的祈求,让我看见了教皇的致命弱点——骄傲。诸神让
我知道我要怎么避免
这个弱点。它让我知道,如果我祈求,它一定会回应。”
    “可是,在伊斯塔,帕拉丁同时也让我知道自己有多脆弱。当我
离开那座受诅咒的城
市,和你一起来到这里时;那时我只不过是个吓坏的小孩,因为恐惧
而依附在你身边。现
在,我已经恢复了力量。眼前的悲剧已经在我的灵魂上留下烙印。”
    当克丽珊娜侃侃而谈的时候,她慢慢的靠近雷斯林。他的眼光毫
不闪避的和她交会。
她在那两面镜子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响。她佩戴的帕拉丁护身符闪动着
蓝白的光芒。她的声
音变得狂热,双手彼此紧握着。
    “当我和你联手走进时空大门时,”克丽珊娜站到法师面前,“
这个景象将会出现在
我眼前。我将以我的信仰为武器,结合超乎常人的信心;我将和你一
起把黑暗永远从这个
世界上驱离!”
    雷斯林伸出手,握住她的双手。它们僵硬而冰冷。他用瘦削的手
捧住她的双手,以炙
热的体温温暖它们。
    “我们不需要改变历史!”克丽珊娜说。“费斯坦但提勒斯是个
邪恶的人。他的所作
所为是为了他个人的光荣。但是我们不是,你和我不一样;我们真正
关切这个世界。这就
足够改变一切。我确定——我的神和我沟通过了!”
    雷斯林露出微笑,慢慢的将克丽珊娜的双手举到唇边,深深的亲
吻着它们,目光从未
离开克丽珊娜。
    克丽珊娜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一红,勉强屏住呼吸。卡拉蒙闷哼一
声,猛然转过身,走
出门外。
    卡拉蒙站在寂静的街道上,雨滴不停的打在头上。他感觉到脑中
有个声音用同样沉闷
的频率不停的想着。
    他想要封神!他想要封神!
    卡拉蒙又累又怕,疲倦的摇摇头。他对于军队、对于担任将军的
兴趣、对于克丽珊娜
的好感以及所有其他的忧虑都被赶出脑海。
    现在,借着克丽珊娜之口,他真正回来的理由变得无比清晰,如
同浪涛一般不停的打
向他。
    但是他现在所能想到的都是雷斯林昨晚和他共同渡过的情景。
    他有多久没听过弟弟这样开口笑了?两人有多久没有共享过那样
的温馨和亲近了?他
生动的记起昨夜雷斯林熟睡时的神情。他看见因为工于心计而留下的
痕迹消逝了,代之以
平滑的曲线。法师几乎看起来恢复了原本的年龄,卡拉蒙又回忆起他
们的少年和童年时代,
这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候。
    可是,很快的,另一个阴影出现在他的记忆中,仿佛他的灵魂也
以让他挣扎为乐。他
看见自己站在伊斯塔的地窖中,第一次发现自己弟弟邪恶的野心。他
也回想起他想要杀死
弟弟的决心。他也想到了泰索何夫……
    可是雷斯林已经解释过了!他在伊斯塔的时候就都解释过了。
    卡拉蒙又再一次的陷入两难中。
    如果帕萨理安错了怎么办?如果他们都错了呢?万一小雷和克丽
珊娜真的可以把世界
从这种苦难中解救出来,我却放弃了这个机会,该怎么办?
    “我只是个莽撞、忌妒的蠢蛋而已,”卡拉蒙用颤抖的手将雨水
从脸上抹去。“也许
那些老法师都和我一样,不过是忌妒雷斯林而已。”
    黑暗慢慢的降临,头顶的乌云越来越厚,从灰色变成黑色。雨越
下越大。
    雷斯林走出大门,克丽珊娜挽着他的手。她穿着厚重的斗篷,兜
帽放了下来。卡拉蒙
清清喉咙。
    “我把他抱出来,和其他人葬在一起,”他朝着门走去,“然后
我会把坟填起来——”
    “不需要,亲爱的哥哥,”雷斯林说。“不需要。这个景象不需
要被埋藏在地下。”
他褪下兜帽,让雨水落在脸上,抬头看着天空。
    “让这个景象落入诸神的眼中!让他们的身躯化成飞灰,直升天
空!
    让他们临死的呼号在他们的耳中回响!“
    卡拉蒙惊讶的听着这激昂的指控,转过身看着弟弟。雷斯林瘦削
的脸几乎和屋内的尸
体一样苍白,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
    “和我来!”他甩开克丽珊娜,快步走到小镇中央。克丽珊娜紧
跟在后,一手拉着兜
帽,避免它被风吹开。卡拉蒙则是缓步跟在后面。
    雷斯林站在满是泥泞、空旷的街道中央;他转过身面对稍后跟上
的克丽珊娜和卡拉蒙。
    “把马牵走,卡拉蒙。克丽珊娜的也不要忘记。把他们牵到镇外
的森林,”法师比划
着道。“用布条遮住他们的眼睛,然后回到这里来。”
    卡拉蒙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快去做!”雷斯林嘶哑的说。
    卡拉蒙照着弟弟的指示,将马给拉开了。
    “现在,站在这里,”当哥哥回来之后,雷斯林继续道。“不要
离开你站的地方。不
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靠近我。”他的目光转向克丽珊娜,然后移回
到卡拉蒙身上,“我
想你明白,卡拉蒙。”
    卡拉蒙无言的点点头,伸出手,温柔的将克丽珊娜拉开。
    “怎么回事?”她不愿听命。
    “他要施法了,”卡拉蒙回答。
    雷斯林猛然瞪了他一眼,让他马上闭嘴。克丽珊娜注意到雷斯林
脸上奇异的渴望,不
由自主的靠近卡拉蒙,浑身发抖。两人站在滂沱大雨中,连呼吸都不
敢打搅到法师,静静
的看着。
    雷斯林闭上眼。他抬起头,面向天空,双手高举。他的嘴唇移动
着,片刻之间他们听
不到他的声音。接着,虽然他并没有提高音量,但是两个人都开始明
了他的语言;那是法
术的咒语。他不断的重复相同的字句,他的音调开始抑扬顿挫。虽然
每次的内容都一样,
但是他的重音、音节和速度却次次不同。
    整个山谷陷入一片死寂当中。卡拉蒙连雨声都听不见,耳中只剩
下弟弟奇异的咒语,
那隐含着力量的颂歌。克丽珊娜更靠近了些,双眼睁得大大的,卡拉
蒙拍拍她,示意她不
要担心。
    随着咒文的继续,卡拉蒙开始感觉到一股压迫感。虽然卡拉蒙一
步都没有移动,他却
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自己被雷斯林所吸引,似乎周遭所有的事物都被他
给吸了过去。每当他
注视着弟弟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变得更强烈。
    雷斯林仿佛站在世界的中央,他伸出手,所有的声音、光线和空
气似乎都迫切的赶到
他的手中。卡拉蒙脚底的地面也开始不停的脉动,朝着雷斯林的方向
前进。
    雷斯林的双手举得更高了,他的声音也变得更为高亢。他停了下
来,然后清晰、缓慢
的将颂歌中的每个字念出来。风速变快,大地开始起伏。卡拉蒙有种
感觉,似乎整个世界
都开始被吸向雷斯林的胸口。这种强烈的感觉让他站稳脚步,深怕一
个不小心就被吸入雷
斯林的黑暗漩涡中。
    雷斯林的手指指向灰色、搅动的天空。他从地面和空气中所吸纳
的能量在他的身体内
流动着。银色的闪电从他的指尖劲射而出,去打着灰云。刺眼的闪电
自天空劈下,仿佛就
是对他的回应。闪电击中了年轻人的屋子。轰然一声,蓝白色的火球
吞没了屋子。
    雷斯林再一次的开口,银色的闪电又从他的手中射出。另一道闪
电从云端劈下,这次
击中了法师!雷斯林被吞没在红绿色的火焰中。
    克丽珊娜大声的尖叫,试图挣脱卡拉蒙的束缚。可是,卡拉蒙谨
记着弟弟的约定,不
让她冲到雷斯林身边。
    “你看!”他沙哑的说,用力的抓住克丽珊娜,“火焰并没有伤
害他!”
    雷斯林站在火焰之中,将瘦削的手伸得更高,黑袍剧烈的飘动着
,仿佛处在风暴的中
心。咒语从他的口中流泻而出。高热的火焰从他体内迸射四散,火焰
照亮了黑暗,在潮湿
的草原上蔓延,飞快的跨越水面。雷斯林站在火焰的正中央,变成一
个向四面八方散射的
火轮轴心。
    克丽珊娜感到全身无力。从未感受过的震惊和恐惧让她无法动弹
。她紧抓着卡拉蒙,
后者却也无法给她任何的安慰。当火焰四处蔓延时,两个人像是害怕
的小孩相依为命。活
生生的火焰沿着街道奔窜,从一栋建筑物跑向另一栋建筑物,每一个
被碰触到的建筑物都
会爆成一团火球。
    紫色、红色、蓝色、绿色,魔法火焰往天空喷射,照亮了云端,
取代了被云朵遮蔽的
太阳。兀鹰原先盘据的树木已经变成火柱,现在他们只能惊恐的在天
空盘旋。
    雷斯林最后一次念出咒语。在一道刺眼的白光之后,大火从天空
降下,将百人冢里的
尸体全部吞没。
    火场中的热风席卷四周,将克丽珊娜的兜帽也吹了开来。让人无
法忍受的热浪一波一
波的去打在她脸上。浓烟让她窒息。火星散落在她四周,仿佛也要将
她纳入这地狱的火焰
之舞中。但,其实没有任何火焰靠近她,她和卡拉蒙安全的站在高热
的火焰之中。然后,
克丽珊娜意识到了雷斯林专注的视线。
    从灼热的炼狱中,法师比了个手势。
    克丽珊娜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
    雷斯林再度示意她上前,黑袍随着火场的焚风飘动着。他站在火
焰的正中央,对克丽
珊娜伸出双手。
    “不要!”卡拉蒙大喊着,紧抓住牧师。但克丽珊娜的眼光从未
曾离开过雷斯林,轻
柔的挣脱大汉的束缚,无惧的往前走去。
    “到我这边来,神眷之女!”雷斯林轻柔的声音穿透周遭的浑沌
,她知道这声音直接
到达她的内心。“穿过火焰来到我的身边。
    来尝尝神的力量……“
    包围着法师的火焰烧烤着他的灵魂。她觉得自己的肌肤一定已经
焦黑萎缩了。她听见
秀发发出焦臭味。肺中的空气被高热绘掠夺走了,换来的是撕心裂肺
的疼痛。可是火焰催
眠了她,不断的诱引她向前,雷斯林的声音也毫不放松。
    “不行!”她可以听见身后的卡拉蒙尖产大喊,但是那对她来说
什么也不是,只不过
像她的心跳一样。她到达了火焰的帘幕外。雷斯林伸出手,一瞬间,
克丽珊娜迟疑了。
    他的手烧起来了!她看见那双手萎缩,血肉焦黑发臭。
    “来我这边,克丽珊娜……”他的声音低语道。
    她颤抖的伸出手,迟疑的踏进火焰中。在电光石火的片刻,她感
受到剧烈的疼痛。克
丽珊娜害怕、痛苦的尖叫、雷斯林的手随即包住她的手,将她拉了过
来。她反射性的闭上
双眼。
    冷风吹过她的发际。现在她可以呼吸到甜美的空气了。她唯一感
觉到的热度是法师的
身体传来的熟悉高温。一张开眼,她发现他就站在他身边。克而珊娜
抬起头,看着他的脸,
感觉一阵心痛。
    雷斯林枯瘦的脸颊满是汗水,他的双眼反射着灼烧那些尸体的白
热火焰,呼吸又浅又
急促。他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的脸上有种狂喜、欢乐、胜利
的表情。
    “我明白了,”克丽珊娜对自己说,紧握住他的手。“我明白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能爱我的原因。这辈子,他唯一的挚爱就是魔
法。为了这个爱人,
他愿意牺牲一切,愿意放弃一切!“
    这个想法让她感觉到痛苦,但是这是种美妙的、忧郁的痛苦。
    “再一次的,”她的眼中闪动着泪光,“他又成了我的榜样。一
直以来,我对这个世
界和我自己都存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说得对。现在我尝到了神的力
量。我一定得让自己
拥有足够的实力来配得上它们和他!”
    雷斯林闭上眼。克丽珊娜紧抓住他,感觉到魔力从他的身体中源
源流出,如同伤口出
血一般不停削弱他的体力。他的双手软垂下来,原先将他吞没的巨大
火球闪动几下之后就
熄灭了。
    他低声的叹口气?跪在焦黑的地面上。雨滴又开始落下。克丽珊
娜可以听见雨滴打在
高热的灰烬中所发出的嘶嘶声。蒸汽从火场中氤氲而上,穿过焦黑的
建筑,在废弃的街道
上如同幽魂一样的飘动着。
    克丽珊娜跪在大法师身边,替他拨弄着棕色的头发。雷斯林睁开
眼,似乎完全不认得
她。在那双眼中,她看见了深沉、永不消逝的忧伤。那是一个刚刚才
看到美丽天堂,现在
却被打回现实世界的人的哀伤。
    法师踉跄的走向前,低着头,双手无力的垂着。克丽珊娜看着快
步赶来的卡拉蒙。
    “你还好吧?”他问她。
    “我没事,”她低声道。“他怎么样了?”
    两个人一起扶着雷斯林站起来。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存
在。他疲倦的倚靠着
哥哥的肩膀。
    “他会没事的。一向都是这样。”卡拉蒙喃喃道,“一向都是这
样!我刚刚在说什么?
我这辈子从来没看过刚刚的景象!天哪,”
    他敬畏的看着弟弟,“我从来没看过这么惊人的力量!我不知道

    我根本不知道……“
    雷斯林靠着卡拉蒙强壮的臂膀,开始剧烈的咳嗽,他挣扎着呼吸
,最后几乎无力继续
站下去。烟雾在他们的脚边盘旋,雨滴打在他们四周。四下传来雨滴
蒸发的声音、焦黑的
建筑倒塌的声音。当雷斯林咳完之后他抬起头,眼中又恢复了生气和
意识。
    “克丽珊娜,”他柔声说,“我刚刚这样要求你是因为你必须要
对我有绝对的信心。
如果我们的任务成功了,神眷之女,我们将会进入时空大门。我们将
必须活着踏入无底的
深渊,那是黑暗之后的恐怖居所。”
    克丽珊娜开始剧烈的颤抖,眼神却被雷斯林紧紧的抓住。
    “神眷之女,你一定要坚强,”他继续说。“这也是我把你带来
的原因。我通过了许
多考验,你得要通过你自己的考验。在伊斯塔,你面临了风和水的考
验。在大法师之塔中,
你面临了黑暗的试炼;现在,你又通过了火焰的考验。但是,日后你
必须面对更多的考验!
我们两个人都必须作好准备,面对一切的挑战。”
    他疲倦的闭上眼,双膝一软。卡拉蒙严肃的表情突然间软化了,
立刻扶住弟弟,将他
抱到马匹的身边。
    克丽珊娜急忙跟在他们身后,关切的目光跟随着雷斯林。虽然他
的体力几乎已经完全
透支,不过他的脸上却挂着宁静和祥和的神情。
    “有什么不对吗?”她问。
    “他睡着了,”卡拉蒙低沉的声音中似乎隐藏着她无法明白的感
情。
    克丽珊娜走到座骑旁,驻足片刻,看着身后的小镇。
    浓烟从焦黑的废墟中窜起。建筑物现在只剩下一堆堆的灰烬,树
木都已经变成飘向天
空的轻烟。就在她的眼前,大雨将地上的灰烬化成泥浆,冲到不知名
的地方去。雾气被风
吹散,浓烟被强风给吹得无影无踪。
    这座村庄仿佛从未曾存在过。
    克丽珊娜颤抖着转过身去,看着卡拉蒙摇醒雷斯林,免得等下无
法骑马。
    “卡拉蒙,”克丽珊娜对走过来帮助他的战土问道。“雷斯林说
‘另一个考验’的时
候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时我看见你的表情很奇特。你知道,对吧?你
明白他在讲什么?”
    卡拉蒙没有立刻回答。雷斯林睡眼惺忪的在他身边摇晃着。最后
,法师终于头一低,
再度沉沉睡去。卡拉蒙在扶着克丽珊娜上马之后,登上自己的座骑。
然后,他弯下身,拉
起弟弟座骑的缰绳,沿着山脉的小径向前骑去。卡拉蒙头也不回的离
开了这座可悲的小镇。
    他沉默的拉着马匹沿着小径前进。雷斯林趴在马背上沉睡着,卡
拉蒙用一只手温柔的
扶住他。
    “卡拉蒙?”当一行人抵达山脚的时候,克丽珊娜轻声问。
    战士转过身来看着克丽珊娜。然后,他叹口气,目光飘向遥远的
南方,那里是索巴丁
王国的所在地。远方的天际充塞着厚重的乌云。
    “在古老的传说中,修玛面对黑暗之后前,他经过了众神的试炼

    他通过了风、火、水的考验。他最后的试炼,“卡拉蒙静静的说
,”是血的试炼。“

[最近更新]牋 [奇幻文学]牋                
[艺术画廊]牋                
[奇幻新闻]牋 [第九艺术]牋牋                
[贵客留言]牋燵飞鸽传书]

请使用IE4。0以上版本800X600分辨率较小字体全屏阅览本站以获得
最佳阅览效果
本站内容图像皆由本站收集整理,如需转载,请与站长联系Copyrigh
t                  
2000 Vampire




--
※ 修改:·minimouse 於 Feb 20 15:17:20 修改本文·[FROM: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星际浪子 (科幻小说)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